竺可桢日记 1939年

〔重庆〕   晨有阳光48° 987 mb
  上午沙凤岐来.九弟来。午请社重远等于"大三元" 。胡博渊、钱安涛请客,未能往。晚涂长望约在国泰晚餐。
  晨七点半起。上午九点至建设街麟园罗志希处,其地在国府左近大德里旁一煤屑路内。与志希谈片刻。志希太太与侠魂相捻, 闻侠魂去世为之哀悼不置。志希谓汪精卫生二国至河内已有书与蒋委员长,主和并提出接受近卫条件,即防共、经济合作与承认伪满。出至行政院对门之朴居,晤念中夫妇,知蒋于纪念周中曾破口大骂一般批评孔祥熙者,因此汪觉不堪而去。〔补注:后知此说实不可靠〕乘公共汽车至关庙街"大三元" 。重庆之汽车极拥挤,曾家岩为第一站即坐满。上车者争先恐后,车中无一定座数,至挤不上时始止。半路几不能停,一停则乘车者蜂拥而上。若能另设公司,电车或汽车均可,则于人民造福不浅。
  中膳所中请客,到市长蒋志澄(曾在杭州见过)、贵州驻川代表庞炳训及杜重远,其余尚有张元夫、王振祥、胡品元均未到。同时胡博渊、钱安涛在柴家巷新来鸿请客未能往。三点回所。六点借蕴明赴长望之约,至域内国泰饭店,途遇新年庆祝游行,有化装、火炬,极热闹,途为之塞。七点至国泰,到元晋、温甫、宝莹、楚自诸人。膳后长望忽报告黄仲辰种种欺侮涂之行为,并涉及钱逸云暧昧情事,使余与蕴明均不欢而散。(自一日至四日乃本年除夕补记)接吴士选函
  
〔重庆〕   晨有阳光晨48° 987 mb
  
  重庆去年七月平均温度28 . 1 oc ,八月平均温度29.8 oC ,而去夏尚称凉爽云。汪精卫发艳(29日〕电主和,被开除党籍。展丁绪贤来,厦千来。中午丁约在都城饭店'中膳,又蒋复穗约在重庆大餐馆中腾。下午朱仲翔来。伤风。
  晨八点起。上午厦千来。余与厦千至美专校街布雷处不值,囚。据厦千云,中大各院长教授对于总务长张光禹啧有烦言,颇有决裂之势。余于九点至蕴明处,渠已出门,未几与厦千间谈所中事。厦千在中大任航空气象,以讲义相赠。
  未几丁绪贤来。十二点至都城饭店中膳,介绍陈通伯之弟次仲夫妇及其妹陈汲女士。陈况在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所多年, 一度曾住于北极阁气象所之客室中,现在中央图书馆蒋慰堂处任事,系北京女子师范学校毕业生。余坐片刻即入城,因慰堂亦约中膳在城内关庙街重庆大餐馆。余乘公共汽车往,车拥挤不堪。到慰堂、毅侯、蕴明、教育部会计主任郭良俊( 号轶平,湖南)、政治部张棵任及相望年(菊潭)等。据张云,此间中医有一医伤风之良方,余颇欲得之。三点回。
  四点至英庚款委员会一询,知杭立武已回。回途遇朱仲翔,借至中四路88 号盐业研究所,遇所长蔡远泽,曾为北洋校长。借仲翔至都城饭店晚膳,膳后至中四路十三号雨岩寓洗浴。
  接刚复函鲁珍函沙凤岐函晓沧咆
  
〔重庆〕   阴晨50°。
  
  晨赠杭立武。中午与咏霓在渝舍中膳。胡光麃约至其牛角沱寓晚膳。
  晨七点三刻起。八点半借厦千出至玉川别墅晤杭立武,知其于卅一日自兰州回。与谈浙大庚款补助讲座Marriott 事。M 来函谓不日由香港启程返英,十二月抄来函,提出两种办法:一以大学所出350 元,另请人店代,讲座费归M ; 二则M 提前告假。与杭君决定照第二种办法,给假半年并回国以资150 镑。自去年八月至本年一月每月58 镑薪金仍照给,旅费尚在外,财部允给年薪7∞镑之半数,其余须以国币折市价英镑付给。次谈及建筑问题,允英庚十二万元中可用一部,但以教部担认主要部分为原则。
  余出至重庆村,晤叶元龙及孙光远,均不值。至巴县中学晤陈可忠,知山东、安徽各大学教员均分发至编译馆办事。白眉初亦在该馆,待遇凡教授月得1∞-1 20元,讲师80 ,助教50 元,编书得抽一年之税。编译馆经费月实支四千元。时间方面,用于校订教科书者60% ,审查名词者30% 。十二点回。
  一点至气象所颖庐隔壁之渝材。应咏霓之约中膳,到秦景阳、蒋廷黻,谈及战事将来,蒋主张和议之门不可关,但主和须在政府之立场,不能独单与日本娟和。
  咏霓方自嘉定回,谓川省之富,沱江优于嘉陵,由民江又优于沱江流域,而大搜河则更过之。大搜〔河〕下流出沙金,每年可得金四百两,即25 斤云云。三点回。五点至上清寺总办事处晤子竟,遇胡光隅,约至胡新造寓所牛角沱晚膳。此寓费十余万元,膳时吃烧饼。胡之夫人系上海青楼中人,唱留声机直至十点回。
  接罗沉叔电
  
〔重庆〕   晨阴晚雨52°。
  
  中午约丁绪贤在都城中膳, 遇林可胜、金楚珍、颜福庆、杨成志、谢循初等。伤风更剧。
  晨七点半起。上午九点出,途遇陈伯修,知其家住曾家岩新50 号,又吴承洛住51 号。乘车至鸡街江家巷2 1 号中央农业实验所,晤谢家声及沈宗瀚, 托觅农业经济系教员。沈、谢介绍吴宝华,现在成都。本拟至柴家巷晤董时进,以董赴南岸未果。遂至江家巷农业促进社晤穆藕初,约六日晚在穆寓晚膳。穆年64 ,精神尚冕稣可人也。回。
  十一点半晤中央党部秘书长朱骝先。渠对于汪去国深以为不幸,但以为无大碍,且抗战极有把握云。十二点至都城饭店与丁绪贤中膳,谈及允敏婚事,渠于其年岁、家世不甚肯吐实。余告以二月间来时再至次仲家晤面。余以新丧偶,不欲于此事积极进行,文定必在夏后。在都城饭店遇金宝善、林可胜、颜福庆等,知于明日赴贵阳,金约余至筑寓其家。又遇中山大学人类学教授杨成志及谢循初、陈可忠等。二点回所。下午阅涂长望《中国高空测候结果》一文。五点六弟来,在寓晚膳。七点半告别。
  接杭立武函并联名致E. N. Marriou 函稿寄鲁珍函
  
〔重庆〕   晨雨48° 992 mh
  
  晨七点起。八点三刻至总办事处,晤周文治。由旧有之中央研究院职员目录,查得允敏于民廿四年离院,其生年为1905 ,小余十五岁。回途至求精中学,晤刘伯明师母,知汇文巳停办。有高中女生四十八转至求精中学。求精建筑甚佳,学生900 人,其中女生140 人。金陵之电机及影片部亦设此。晤魏学仁,知杨简初赴上海提取仪器,现金陵本校在成都,而机械部在渝。
  十点回。作函数通。中膳后阅China }oumal , 见一节涉及法皇Louis 鲁意十四送教士六人至中国。康熙患疤,教士进金鸡纳而愈,以是得信任。又据魏学仁云,日人人南京时大事屠杀奸淫。美国人某以远镜摄得照片,制成影片若干,成JαpαneseAtrocities in Nanki略《日本人在南京的暴行》一片,其底子现在上海BishopRoberts 处,而日本司令某遂以此而撤职云。
  午后五点借厦千、仲辰、蕴明等赴重庆餐馆,应东大同学会之约,到张梓铭、吴士选、陈石珍、朱健人、毛宗良、欧阳铁翘、乔一凡、刁培然、邵鹤亭、厉德寅、孙光远、何兆清、张道行、肖堂、学素、宝莹、楚白、鹤声、伯谦及聂荣藻、卢温甫等。由学素之介知今日系布雷五十寿辰,适亦在间处晚膳。〈在)( 乃〕至隔壁小酌道贺。据梓铭云,浙省因田赋增加百余万,盐税及营业税共得千余万,而支出减少,故省立大学势在必设。主其事者为复旦一系人,故章友三户,赞成云云。渠并〈纵)(怂〕恿浙大移贵州。据布雷云,汪精卫去国不致有下文,但虑共产党借题发挥耳。今日到者相菊潭长余一岁,陈石珍小余二年。
  接二姊寄来陈训愿收条苦于郑晓沧函杭立武函姜立夫函
  
重庆   阴。晨42°,991 础。下午46°,986 础。
  
  仲辰飞香港。午陈柏青来。晚孙梦超、张大权请客,米住。
  晨七点三刻起。八点半士楷来,知公路车赴贵阳之票于十号不能购得。乃电中航公司王振祥,托购飞贵阳之粟,据云下星期一可有座位,遂于下午嘱陈士毅去定。九点至曾家岩嘉陵江边一走,并国府路对门朴居陈念中宅询章德英,知侠因南京建筑珞现路22 寓曾向其借先后八百元,已还四百元,尚欠四百元。渠亦不希望还,但余以→候有款当即交去。此外所欠尚有二姊、雨岩处各一千元。二姊已云屋已归日本人,此款亦可不必还矣云云。
  十点回。与涂长望谈,劝其与黄仲辰释嫌,言归于好。仲辰方面,余亦以"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勉之。下午仲辰飞香港提取仪器。余为作一函,与洪芬及陈世觉(晤皆) 。中午陈柏青来,知其在中央党部管卫生。谓三民主义青年团虽系中央党部所发起,但目前归政治部陈诚管理,故教部与党部对于此事均不甚积极。在雨岩处中膳。余交雨岩( J 介绍姚春林,乃姚开泰先生之子。膳后洗浴。二点回。
  晚孙以弊(梦超)、张大权在粉江楼请客,余未往。六点至穆藕初家,住怡园,须乘轿往,其地在观音岩张家花园附近。途中受寒。晚膳时到毕云程、祝世康、谢家声、钱安涛、沈宗瀚、傅志章等。膳后并至观音岩下祝世康寓,遇萧一山君,介绍秦含章为农业经济教授。
  接杭立武函寄杭立武、孙洪芬函
  
〔重庆〕   晨阴晨44° 989 mb
  
  中午陈可忠、汪少伦、蒋慰堂在巳县中学请客。下午陈念中、章德英来。
  晨七点三刻起。早餐后至总办事处,晤子竞、毅侯,知叔永于今日下午四点可到渝。中午至巴县中学编译馆中膳,到罗志希、周枚荪、段书i台、郑振宁(张发奎之参谋长)、马锡藩、童冠贤等。一点餐未毕有警报,未十分钟即有爆炸声,疑炸广阳坝机场。二点解除,重人席, 三点半回。志希谈汪精卫于元旦被开除党籍,只陈树人等二人未举手。午间与阵、可忠谈及,知魏岩寿现在内江办酒精厂,日可出一千gal ,但西南公路处代汽油日需一万gal o 所谓代汽油,其成分为70% 酒精、30% 以太(乙瞠〕代汽油,于汽车机件损坏较汽油为速。此则急应研究者,余谓需要乃发明之母。
  作函与Firber 公司。五点知叔永已由昆明飞抵重庆,遂至聚兴村八号晤叔永与仲济。彼二人之经验,均谓自屁明飞出后二十分钟至半小时,即见云雾迷漫,与昆明之天朗气清迥别。余亦有同感。动植物研究所决计在北暗,汽车三小时可达,汽船上水须六七小时云。六点馀借至都城饭店晚膳。膳后嘱叔永作函与香港东亚银行楼上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办事人章元美,嘱其为气象所向兴华公司购买仪器(值四千余马克) ,在外汇未领到前作一担保。八点借仲济至气象所。
  接罗世烧函任叔71<电{中翔函寄伯秋电、仲辰咆
  
〔重庆〕   晨阴日中微雨晨的。
  
  下午往南岸真武山。罗志希来。
  晨七点起。九点至曾家岩,沿嘉陵江一走。回阅蕴明所作《中国之温度说明》稿。叔永来所。中膳后借宝壁、蕴明至聚兴〈里)(村)八号,遇王仲济,未几叔永回,遂借往太平码头,待公共汽车几半小时,可知重庆交通之不便。东洋车上山极缓,不及走路快。公共汽车则拥挤,而时间不定。抵太平码头后乘轮过江时在三点左右。过江至龙门浩,系下水,只须五分钟,回来上水,则须半小时。
  到南岸后乘轿至第十一小学,后徒步行往涂山古刹,即真武山。此地清代香火极盛,迄今进香之路规模犹在。现该庙为航空学校之机械班所用,系成都分校。庙外有一高台,想见北极阁上古庙之情形。其地高出于曾家岩220 公尺、长江水面300 公尺。入内由值日官罗君引导。据云,训练班有一班将于两个月后毕业, 附近一小庙即可让出,半年后全校迁成都。但其地元电灯,电话只有军用电话而巳,饮水亦困难。四点半余等下山, 走广阳坝,至海棠溪之马路回至龙门浩,坐一小轮渡江至左营街换花漠,应王毅侯之约,装善元亦为主人,到叔永、蕴明、安涛、子竞、慰堂、仲济等。九点半回。
  据鲁珍云,十二月初敌机炸桂林时,将唐山交大存于罗英家中之仪器、行李均焚去。慰堂云,中央〔图书馆〕在两路口以七万元造一新屋,可容书四万册,占地八十方云。
  接鲁珍民寄街,珍雨晓沧电
  
〔重庆〕   晨阴晨46° 991 mb
  
  晨沈宗瀚来电话i荐梁兴贵为农经教员.又罗沉叔来。士楷来。
  晨七点半起。作函与姚卓文,嘱接洽农业经济教员梁兴贵与秦含章二人。因彼等均在桂林也。阅么振声所作Stati onary Front 文。士楷来,约明晨乘机同赴贵阳事。罗沉叔来,知其在自流井于五日出发,昨始到, 因有书箱不便坐飞机到贵阳。
  余以朱仲翔曾来函谓盐务署之过卓人将于九十号乘小汽车赴贵阳,故托士楷借罗世展至小园盐务署宿舍接洽。
  午后四点三刻至雨岩处,拟洗浴,因开关坏未果。六点乘雨岩车赴聚兴〈城〉〔村〕晚膳。到叔永、咏霓、骝先, 王雪艇及子竟,决定于二月底三月初开中央研究院评议会。十点半出门时,因车多觅不到雨岩车,乘咏霓车回颖庐气象所。
  已寄沈宗瀚函姚卓文函
  
〔重庆一贵阳〕   晨大雾晨44°。
  
  晨六点起。收拾行装,即在气象所打电话与雨岩借汽车。未几雨岩乘车来,谈及和战问题。雨岩谓蒋本人及孔庸之等均主张和平,但不赞同汪精卫之屈服于日本,离政府而言和。
  时雾甚大, 五十尺外不辨人物。别气象所同人后,雨岩车送至机场。去贵阳之机本定9.30 起飞,客人于8.30 须到,但以雾故,余等八点始出发。由丁正样提行李至机场, 士楷已先在,余连大衣磅得五十四公斤。十点雾未退,但稍天明亮而已。
  赴昆明、成都机先后于9 . 20 、9 . 50 出发于雾中。贵阳天气不佳,故待至10:30 始上机,系Dr鸣。n 龙式小机,可坐八人,今日第一次飞贵阳。同行有士楷及邮政局何某夫妇,上升四百公尺后即超出雾层,机声甚大,不如Douglas 道格拉斯式机声小。
  而初次赴黔,机师夏威夷华侨,路不熟,照其速度于二小时后可抵贵阳,但机师迷途,直飞定番,再行折回。在机中知机师迷途,颇着急,后循公路飞至贵阳巳下午一点半。李良骥在机场相接, 进南门约里许,始雇得车至棉花街中国旅行社招待所,事先电王伯秋定得208 房间,故余与士楷即迁入,洗面后即去华南路中膳,李良骥同往。膳后至文家坝、八十八号伯秋寓,遇朱凤美太太徐先志及刘明水,略谈。出。
  借良lpt至合作委员会晤周寄梅。六点回寓晚膳。膳后至普定路116 号晴金宝善,渠住乐景武诊所,但不久将去渝云。九点半回寓。
  今日乘Dragon 飞机由重庆至贵阳,是为重庆、贵阳间商业机第一次飞行。
  lOh30' 重庆珊湖坝机场起飞,有雾甚重IOh35'1Oh40'1Oh45'1Oh51'II hlO'II h20'一1 1 h50'm制'12hl2 '12h13'12h15'4∞ 公尺见阳光l 仪)() 公尺见雾在下方15∞ 公尺机停止颠簸24∞ 公尺见下面陆地及F. st2680 公尺云中有隙,窗上结冰25∞-27∞ 公尺土有青天,下只见白云25∞公尺低云有隙,上有A. cuA. cu 满布, 2 1∞公尺入云中18∞公尺在低云St. 之下见地18∞公尺见河流h50' 迷途至定番折回向北1 3旧0' 到贵阳高度1050 公尺得任叔永函郑晓沧咆
  
贵阳    晴晨44°。
  
  晨晒省委周寄梅、省委何玉书、郑道儒、李大光。下午晤财厅长王激莹( 借寸)、建厅长叶纪元。晚周寄梅在红石街寓邀晚腊到方显廷、贵阳医学院李宗恩、卫生委员会朱季青、省府秘书长笑I~道儒及王伯秋。
  展七点半起。八点半李良联来,借至省政府,晤省委周治春及何玉书。何曾为江苏农矿厅厅长多年,现为调整委员会委员,主持全省屋字地商之分配。由何打电话与贵阳县县长李大光,约期往花溪察勘大学校址,并由周寄梅之介晤省府秘书民郑道儒。郑,天津人,南开毕业。周并劝余往晤建厅叶纪元、教厅张志韩、财厅五激莹及保安处傅仲光。
  余以今日须往乌当勘地,故先赴县署晤李大光, 由其介绍第一区区长向佩弦,借乘卫生署金楚珍之小汽车往乌当。其地在城东北卅里, 系县道,弯曲而多骤马来往。十点半出发,士楷、李良琪、向佩弦同往。十一点半至乡公所,其地现为贵阳中学借用,有南京人戴君及联保主任何君借同至赵家庄,相距一里,即前月孟闻、晓峰所勘定之地。至来仙阁须过渡,即南明河也。夏季常涨水,民国以来已没人赵家庄三次。此处有平地约百亩, 但建筑须在山上,系砾岩。不久有马路可通洛湾,则赵家庄前之山门口交通始便。沿途在茶店等地治安亦不佳,惟建筑材料颇廉,附近谷定出木材, 后所有砖窑。视察-周,回乡公所中腾。米价在乌当每百斤十二三元,鸡蛋一元四十个,肉一斤三角,菜蔬不多,包饭每月七八元,城内十元。乌当出米,称贵阳之仓库。
  二点由乌当出发, 半小时回城, 至南门外大夏大学。瞄欧元怀。该校假镇台衙门,均系平房,屋尚足用,附近有西南运输处之车房,颇触目。大夏有学生六百人,现添中学部,与贵阳地方人士感情不洽。理化设备简陋,书亦不多。出至天主堂附近MlJ候所,系建厅旧屋,不甚适用,经费月三百元,有同事丘人,风力计装置太低。
  出。借良琪、士楷晤叶纪元及王惜寸。王,南人,曾为浙财厅长。据云,黔省每年收入只二百余万,中央补助年五百余万。鸦片虽禁种, 存货出售,年可得二百七十万。
  盐税二百十万。
  
  
贵阳   晨县日中阴晨45°。
  
  周寄梅、虞振镛、吴意宝、Jl.综销等来。
  晨七点起。八点早餐毕。方显廷来,未几贵阳县县长李大光来。李,粤人,在此方三个月,但自民廿四年以来即来黔省作事。据李云,民国廿四年以前贵州政治极为黑暗,衙门非至下午二三点不办公。贵阳县有人口市区十七万,乡区十五万,已征壮丁二千五百人,但迭次各方招兵已一万二千,故共出兵一万五千。又谓县府收人每年仅十三万,其中户捐占八万元。凡有五六十担谷子收入者,月出六角,全县田赋只四五万而已。方显延为农村建设协进会之干事。此会向在山东济宁,称华北农村建设协会,以南开任政治经济、协和任卫生、清华任工程、燕京任社会、金陵任农业、平教会任教育,由上述六机关合组之。廿六年一月成立, 至十一月即离山东而由汉口人川转黔,现则选定定番县立乡政学院,进行卫生教育等工作,而定番县长即为该院副院长。每年洛氏基金出二三十万金元之经费。
  自贵阳至定番凡55 公里。余借士楷、方、李于9:50 出发, 11 : 20 抵定番,系卫生署之小汽车,于10:25 过花溪, 10:46 过青岩,至IJ 定番后由卫生院陈志潜及农业组章元琦、教育组陈友松、金库主任黄肇兴等招待。中膳后至金库、农场、卫生院参观。所见者均该院之建设,而能否于人民有若何影响,尚难下断语。定番在漾江旁,有大坝子(平原)。粮食、治安、卫生、交通尚佳,但症疾盛行,地价亦贵,田每商一百六十元。而浙大来此最大困难为缺乏房子。定番离城稍远,有土匪,今日县长即往四五区剿匪。
  三点借士楷、方显延乘卫生署金宝善所借车回至花溪,由李大光县长招区长往观乐平及麟山二地。乐平缺水,不宜于大学。麟山风景颇佳,且有水,惟大夏大学已先勘定,但乏款建筑。五点离。花、溪又称花阁老。途中又在太子桥略停。六点半至普定路116 号金楚珍寓晚膳。晚膳时到沈克非、胡定安、周寄梅、朱季青、姚克方。九点回。
  寄蕴明函二姊函
  
〔贵阳一独山〕   晨阴46°。晚晴46°
  
  晨六点即借士楷起身,收拾行装,雇一挑夫,离贵阳招待所,徒步出西门至西南公路处车站。票价每人廿二元五角,已于事先在招待所买就。上车前行李过磅,每人甘公斤。余与士楷坐五、六两号位置,车中共可坐十九人。原定7:30 开车,待至8:30 始开。李良骥来送行,托其转致意于虞振镛、张志韩、薛次莘诸人。离贵阳后过图云关,颇险耍。一小时后过观音'山,为全程最高点。马路虽不平,尚佳,不能称最坏。中午过沙坪,见有三卡车坠于峨岩下,此处并不十分危险,大抵以车方下坡不能停止之故。下午一点在马场坪中膳,其地不大,据云以诸葛武侯养马出名。土午治途见放火烧山,凡有烟者四五处。其巳烧成焦土者不计。下午路稍平,两旁森林亦稍多,不如上午之到处牛山。路旁放有石堆累累,为修理之用。车行亦较速,平均上午不过25 公里,下午可每小时30 公里矣。但至都匀后,因车头汽油压力不足,致时走时停。都匀不愧为贵州二等县,坝甚大,其地出纸。至七点始抵独山,天已昏黑。余借士楷至"亦桃源",住43 号房。今日沿途所见多石灰岩、页岩及沙岩,倾向NW ,各地不通水运。
  时间地点高度( m) 距离(km)8.30 贵阳l 创)() 。
  8.45 图云关1145 8观音山1240 309:50 龙里县l 创沁3710 ,35 沿山狗场960 58I I∞瓮城桥920 62II ,25 货定县9创) 7711.50 沙主F 1040 89黄丝930 9912.31 百阳860 1侃13 :∞-14:∞ 马场坪850 11515:43 都匀750 17317.ω 黑虎场75018 ,∞ 文德83019 ,ω 独山980 230
  
〔独山一河池〕   晨睛晨41°。晚58°。
  
  晨六点起,即进早餐。于亦桃源付账后七点馀至独山站,7:30 车开。行未一刻上升山坡发现汽油不能吸入。修理一小时, 8:30 始能行。独山附近平原不及都匀或定番之大,但四周树木极为葱郁。在上司以北石灰岩多与地平行, 与昨所见沙岩、石灰岩倾斜度迥不相同。上司与下司间马路极坏,车震动极烈,现正在着手修理。下司以南地形均类广西, 马路亦稍佳。自独山出发时,草地上有霜极重,直至下司尚见有霜。上司大半房子近遭回禄,尚见余烬未息。
  至麻尾后地顿平坦, 来几至广西境,即见"建设广西, 复兴中国"之标语。路旁均植有楝树,气象又是不同。桂省森林虽少,但无焚草烧山之坏习惯。如贵州则山之面积十分之一新近遭焚烧,欲造林乃不可能。在六寨以加油及检查待一小时,至芒场又重复检查,均搜鸦片。
  下午二点至南丹车站中膳。膳后14:36 即出发。沿途自上司以南天无片云,贵州所未有也,重庆则更难得。过十里长坡后,地面更低。南丹高出海面650 公尺,而河池则仅230 mo 晚宿河池中国旅行社招待所103 号,与贵阳招待所均为新开者。贵阳招待所经理叶苹生适以河池所开幕(明天)来此。与之谈,知其为曹娥人。据云抗战以来该社损失不小。首都饭店建筑六十万元,南昌招待所(洪都)与西安招待所已租与人云。晚遇黄钩达、阳叔蕉,系广西省党部去五中全会者。又遇熊天翼。
  时间地点高度( rn)8 ,30 独山10209: 15 黑石关9409 .25 上司97010 ,04 下司88010:40 马尾84011 :∞-12:∞ 六寨82012:50 芒场88013.23 下清王7∞13 ,36 上清王74014.∞-14.36 商丹64514:50 车河? 48015: 15 车河4∞15:30 六响42015.45 十里长坡45016 ,30 河池230
  
〔河池一宜山〕    晴晨52°。午60°。
  
  距离(km)。
  ( 17)31487398107115125147157167181晨五点即起,天尚未明。因同住者多U 起身,纷纷赶早上征途,故不能睡也。
  早点后即至车站。广西省党部委员黄钧达云, 昨晚宿河池者除熊天翼外,尚有黄季宽、梁寒操云云,皆赴五中全会者。黄、阳二人亦赴会,但无自备车耳。7:30 车开。
  天气甚佳,但草上元霜,可知黔省高而冷于桂也。沿途朝曦渐上,山麓低雾迷漫,昔人所疑之痛气始即指此。9:24 过德胜。10:08 至怀远。怀远临龙江,夏有渡,冬则浮桥,风景佳丽,胜于宜山,沿河有杭榄树。
  11 :∞至宜山站,即有波若、梅、宁、超、贤在站相接。借士楷回西大街32 号寓。途遇黄羽仪及晓沧,知学生为汪精卫艳电拟发宣言驱汪。鲁珍来。接希文函,知在湘中病寒热。午后鲁珍、亦秋、振公、诚忘、晓峰、一浮及张孟闯来,谈至五点余。女仆阿秀,常州人,侠魂在杭时雇用,时在万松岭,及迁建德,因不愿去遂停。
  后又随其姑夫浙大之铜匠至泰和,复雇用之。其人脾气不佳,惟尚能干, 不甚忠于主人。余离宜山后,与梅口角一去不返,今日叫之来尚悻悻不乐。九点半睡。
   3时间地点高度(m) 距离(krn)7:30 河池230 。
  凉水场320 138 , 13 百旺190 228.24 旧炉场180 308:46 三江口桥140 469 ,04 桥卡220 499 ,20 新兴村210 589 :24-9 :30 德胜2∞ 609:38 榄树村160 669.53 福庆村150 7410 , 08一10 , 20 怀远120-105 江口8211 :∞ 宜山120 102接希文函伯秋任家导华商函张哲民、浙江省府、广西酒精厂林庆煌、吴昌孚杨其泳三函萧山湘湖汪姓匿名函梁庆椿、蒋慰堂、王政声、陈可甫、杨绰庵、黄本立、孙帝仲、熊迪之函过鑫先电
  
   晴66° 99° mb
  
  上午史地系学生胡玉堂、王德昌来,又自治会代表孙翁稿、陶光业来。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史地系学生王德昌、胡玉堂来,谓学生代表大会昨开会,责问晓峰在讲堂上斥责学生不守纪律, 但教员对于学生道德亦负责任, 当然可以教训。胡、王二人为晓峰代抱不平,以自治会布告责问晓峰,将布告撕去。九点三刻至校。乔年、马裕蕃、晓沧、馥初来。又作屏、夏振锋来。学生自治会代表陶光业、孙翁请来报告,以汪精卫艳电发表后,柬星北等即拟稿,通电请中央诛汪,其中有若干教职员以稿中词句不妥,不肯签名,遂致引起误会。晓峰、晓沧均未签者也。
  十一点至文庙作纪念周。首由余报告约十五分钟,讲去滇、黔, ) 11 之经过,次述学生与教员为通电驳斥汪精卫而闹意见之非是,次介绍新到校之哲学兼任教员谢佐禹,讲个人生命与民族生命。十二点散。中膳后周载之来。余往晤季梁,谈及叔永请渠赴渝为研究院文书主任,季梁允考虑。回睡一小时。迪生来,约明晚为马一浮伐行。三点、至校。夏济宇来。
  今日得希文来函,知渠患伤风已愈,惟略有咳嗽耳。又谓,本月十八或二十日可以在中央军官学校第十四届毕业。六点晤马一浮。
  接孙云沛、郑子政、赵真觉、顾华孙函丁荣南、希文、广西银行、陈一得、沈次由、胡肖堂、朱允明、楚白、国华、徐宝箴、顾金甫、晓峰、叔谅、周承溺函又接傅况麟、吴士选函宋子良两咆委座二电郑权伯函九弟、士芳函又接中国哲学社、姚小谷先生、姚尚午、何元成、三益函
  
   晨晴日中昙晨62°。午70°。
  
  晨八点起。九点一刻至校。作函与蕴明、宝望。下午二点半至校。桂林中华职业教育社杨卫玉介绍朱夏声、李述二君来校,谈及该社拟迁移至思恩、,而办学校于宜山, 询宜山方面有否工作可做。
  三点半开行政谈话会,议决迁移校址、第二学期招收新生及房屋置配问题。决定下学期招考新生一百名,校址暂不迁移。五点半散。前杭州|高中校长项定荣来。
  渠在汉口组织三民主义青年团,以委员长为团长,陈辞修为书记长,陈在前方以朱骝先代,其下有分团、分队等组织,陈布雷、段书i台、朱骝先均为常务委员云云。六点约项定荣、马一浮公宴,到迪生、叔谅、晓峰等等二十人左右。回已九点矣。
  阅去年八月Reader's Digest 有Paul de Kruif (我们能消灭症疾吗?} 一文,中述金鸡那只能医有症之人,而不能阻症疾之散布。1 925 年德国医生发现扑症母星Plasmoq u ine ,此药能杀有性时代的症菌,但不能杀无性的,故能阻止由人身传至蚊子, 而不能〔治〕疤。殆1932 年又发明阿涤平Atebrine 能杀无性症菌,此药之效用在医药上与Salvarsan 洒尔佛散即606 之医梅毒及Insu lin 股岛素之医糖尿症Diabetes 同一有效,久吃亦无大害,但使人面暂时作黄色。每天三片,五天服后即能杀身体无性之症菌。又谓全球因此疾病而死者年三百万。蚊子只有一种Anopheles按蚊传染此病云。
  寄杭立武电方显延电蕴明函宝萤函
  
   晨阴61° 1004 mb 下午晴
  
  下午三点开训育委员会。晚雷宾商在工读学校请晚腾。
  晨八点起。九点一刻至校。丁炜文来,谈女生膳食问题。因不慌于教职员中某一人(疑系柳定生,因女生素与柳有意见) ,而藉口一年级新生加人卅人后厨房太小,故强令女职教员另起炉灶。中午四。士楷决以土木系讲师名义聘请,月薪1 80 元,自十二月起薪。又前在气象所侠经手三年前所借洋二百元,此次去渝,余又借一百元及代寄刘福藩(看屋)洋廿元,合欠三百廿元, 已由余浙大月薪中扣除。
  积年欠债,至此全清,心中一快。此款由校中汇划。又士楷借气象所购飞机票洋三百元亦交由校中寄去。
  下午三点半开训育委员会,决定一年级学生集中住湖广会馆及明伦堂, 以便军事管理,希望即日成立标准钟。早操自元旦起停,即恢复。至五点散。六点雷宾南约在校晚膳,到马万里、李耀东、刚复、乔年、亦秋、宪承诸人。据宪承云,昨晚地方各机关会议决定以房租高出于标准价之百分三十作为公益捐,又拟以一个月房租为消防之用。宜山每月本可收房租捐八千,近来租价大增可以收万余元云。
  以上各日均自备忘录中抄得,因此日记簿于十九日始应用。
  接唐擎黄函秦含章函任葆泉函任撞僧函(并介绍外文系~年级生李精治来见)寄擎黄函叔永电醉次莘电梁兴贵电宋子良电
  
    日昙56°。
  
  上午十点半有警报,至十一点余解除后知炸贵县。今日秤得连便衣(无大衣)重]1 2 磅,离( 152)( 1ω ) cm 。梅患伤风,以重庆道门口伍舒芳所购得之万应灵膏贴子背上。
  晨七点三刻(上海时间)起。八点丁炜文及陈冠球来。陈来报告前次在柳州避警报于马鞍山被警察捉去,当为汉奸,以陈箱中有一小镜子及红绒衫里药瓶中贮金鸡霜上扎有线,遂疑其无线电也云云。丁来报告女生本与女教职员同膳,自购菜蔬,但以一月前柳定生等八人加人后,学生不慷于柳,故乘-年级女生廿人加入之际, 藉口键不能容如许米粮,于月初将女教职员强令开伙食。余甚不以为然。嘱女生代表纪纫容来一谈。下午纪来,余告以学校之厨房设备须女生女教职员兼顾,不能让学生自由作主,纪亦以合食为是。
  十点半有警报。十一点余解除。余至标营学生膳厅中膳。膳后至宿舍及新落〔成〕之膳厅一观,疗养室病者尚有胡天爵即患腹部生水,昨日巳抽去一升半,闻其腰子已坏。又教育系余潮冬及农业经济系某生均患肺病,须回里。至农场对面新成讲堂视察。二点回。
  三点又至校。阅《哈佛大学同学会刊》。六点回。梅病伤风,元温度,脉86 0晚膳后至西一街50 号刚复寓,遇冯言安及新到校之罗沉叔与将往复旦之秦含章等。回。叶左之来,又湖南大学考取新生叶宣来,系江西丰城县人,因善于口才,又系女子,故晓沧特准其旁听,余以教部既来一函为之电询教部矣。晤晓峰,知觉明近来元消息。回。振公来。又迪生及晓峰来,谈及明日提出文学院独立问题。十点睡。
  
  
   阴54° 气压997 mb
  
  梦见侠魂并知其死。梅病泻,今日五六次,温度晨37.2 吨,脉84 。昨晚十一点三刻被若解怀获一子。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四分校政治部主任李厚征来(住宜山西四38) 。
  展七点半起。乃超来报告,知波若于昨晚十二点差五分举一男,离发作不过小时, 可称神速。昨晚朱医生及其妻与妻妹均到楼下,但余在睡梦中竟不觉也。小孩磅得重8X磅。惟飞孙因每晚与其母同睡,后不见母亲,遂大哭竟夜云。
  晨刚复来谈建筑计划。十点至校。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李厚征来, 约余赴军校讲演。知该校学生留此有六队约八九百人,而怀远、德胜尚有学生合约二千余人云。接涂长望函,知十五号敌机炸重庆,轰炸大溪沟、曾家岩一带,死伤颇重,达百余人之多。而气象研究所幸得告无恙, 可谓幸矣。
  中午回。膳后有警报, 二点解除。至校三点开校务会议。余报告赴川、滇、黔之经过。次晓峰报告视察黔中校址。次讨论迁移问题,决定目前宜山照常进行建筑,迁黔之事暂不提。建筑委员会吴馥初报告。次迪生临时提议文理学院分为文学院与理学院,讨论许久后,大多数通过,以下学年开始。散会已六点半。在校晚膳。膳后固,途遇稼梅、徐芝纶及其夫人,借至寓谈十余分钟。九点半睡。
  接涂长望、卢温南、Marriou 十一月甘六发函王玉章、刘庆云、夏纯文拜年片寄涂长望函卢温黯函
  
    做雨终日。晨53°,气压998 mb。午52°。
  
  展七点起。九点馀至校。作函数通。一致陈大受告以浙大将招考新生,其女儿可以来此投考,因其虽考人"持志"而无课可上也。近来各校一年级生之欲来浙大,日:有数人,而尤以广西大学、中山大学之学生为多。当余未在校时,有一江西女生叶宜,已准其来校旁听,因此欲援例者大有其人,故校中之不得不招新生亦以此故。中午回。午后二点至校。阅张孟闻自贵阳报告,先后七通,当时余不在校,回后始由刚复处取阔。对于安顺、镇宁、定番、贵阳各地之米粮、菜蔬及建筑材料之价格,调查极为详细。五点阻。
  六点至文庙十一教室,来往均在微雨中。六点半开导师会议。先由苏叔岳、丁炜文、夏济宇三人报告标营二、三、四〔年级〕男生、文庙女生及湖广会馆一年级〔生〕衣食住近况。次雷宾南说明渠与孟宪承所提确定导师任务案,讨论结果,再推委员三人整理此案。次晓沧说明训导目标案,议决亦由同一委员〔会〕审查。最后晓峰提出关于学生会为讨汪锄奸大会而引起之纠纷,谓渠个人本反汪,另有文说明特不愿加人于非正式教职员电报上耳。九点半散。
  梅今日下午至晚泻十一次多,红白色,盖系原性虫喇也。朱医生予以Yatren井少进食物。晚间未泻。日中晚上均无温度。
  寄毛路真、希文、陈可甫、林庆煌函何元成附赵真觉函
  
   雨。晨50°,气压1004 础。晚50°,气压1002°。东南风。
  
  梅喇稍佳,下午灌肠。耿守Jî小姐来。华中大学郁康华来。宜山商会常务主席简可勉邀晚腊,来往。
  晨八点起。十点至校。李乔年、吴馥初来,谈及建筑问题,决计再建芦席讲堂七所十四间,预拟于三月三日完成。又晨丁炜文来,谈及童培真将赴重庆任蚕场事,嘱作介绍函与赵莲芳,为另一友人觅事。午后沈鲁珍来,报告事务方面目前所用人骤多,加胡凤初、胡鸣时、范承履、时'简及朱维新五人,而前四人皆以刚复之关系而来者。余告以总务事不易为。在昆明西南联:大沈茹斋被教职〔员〕拍桌大骂。
  而中大总务长张光禹,则孙光远面斥,邹树文与卢孝侯等亦均欲去之而甘心。故浙大事,鲁珍亦以辞去为妙。以其不得一般教职员及学生之敬爱,实则总务一职,十九来做者终成众矢之的。张孟闻来还地图一本。
  三点半,余至北二街晤晓沧、金秉时及孟宪承,谈片刻,余提及实验中学应注意校长人选。又至县党部晤雷宾南及乐群社,晤罗玩叔不值,遇秦含章,遂回。华中大学生物学系副教授郁康华来,知华中将停课,下学期拟迁云南大理,巳派人往云南察勘。渠则往贵阳,因或须取道贵阳人模也。谓桂林炸轰之惨,仅桂东华南二路一段尚作鲁灵光,余多被焚。华中教职员家属并无死伤,但财物有全被焚者云云。
  叔谅来。又接祝文白拟二姊纪念翼如诗四首。
  接祝文白(廉先)函寄胡子腾(嘱代汇港币至德、美各国)
  
   晨49°。雨低云10°2 mb
  
  今日梅躏稍愈。郑钟英来。又童培真来辞行,渠明日拟乘车赴重庆。
  晨八点起。广西时间用东经120 度标准时,故早晨七点在冬季尚在黎明,早操时人物难辨云。八点半振公来谈会计处尚须助手,余调徐成美前往。晨十一点作纪念周,学生到者不及二百人,皆以近来尚无点名之故,亦可以知自由参加纪念周之不踊跃矣。雷宾南讲"导师制三百年来在哈佛之演进" 。谓哈佛初创系清教徒,故以clean living, high thinking 纯洁的生活、高尚的思想为目标,称大学为a societyof schol缸8 学者之社会。自1636 至1709 为第…期,自此至1869 Eliol 埃利奥特为校长止为二期,无所增进。在Eliol 校长任内,四十年中一跃而为世界著名大学之一。选课制尤为Eliot 所发明,但颇不注重于训导,因其主张自由主义也。1909Lowell 洛厄尔为校长,乃参照英国制实行导师制云云。按哈佛大学在Eliot 以前程度不过与中学相等。1723 年图书馆不过存书35∞本、1764 年到削本而已。十二点半固。
  二点至县署晤县长杨盟不值。至校阅公文。五点回。晚膳后至文庙十三、四、五、六教室视察学生自治会所办之成人班,有识字、常识等,学生多妇女,次则幼童,上课时尚肯用心。回阅《哈佛大学毕业会报》。十点十分睡。
  寄祝廉先、外婆、叔永、二姊函(二姊函中附去彬函) 解翼生、过鑫先函黄秉维函(送空盒气压表)
  
   晨雨50°。不见北山。温度日夜相等。雨均微,一日只
  
  4mm ,询尹世勋知之。
  晨八点起。九点十分至校。作函数通。阅昆明出版之《教育与科学》及《西南边疆》月刊,均为创刊,后者有凌纯声《孟定,滇边一个痛区的地理研究》。自浙大迁桂,十、+一两个月中患症者已达146 , 其中恶性者占百分之七十七。十二月、一月新染布-尚接踵而起,合共不下二百起,每一家中几于必有病之人,其严重性可知。
  而卢1何去li二之症更为猖獗,云南人有"穷走夷方急走厂"之谚,就是说, 非到穷极无聊邀到夷}y痒乡去。云南人说,痒有〈痒〉母虾蟆痒、螃蟹痒、蚂磺摩等。云南思茅之人口因症I而减少至三分之一,其害曾为不浅矣。
  中午至标营中膳。连日阴雨,路颇难行。二点又至校。回途遇黄羽仪,谈ßeauclFlir 有测量学生心理之一种实验,羽仪恐引起误会。余谓,但测学心理之学生,则自无误会之可言矣。四点半至图书馆看杂志。英美杂志间有到至去年十一月者。晚六点回。八点至刚复处,未至。囚。九点刚复来,谈到十点别。余洗浴。
  十点半睡。
  马湛翁将去川中,有留别大学诸讲友诗"故国经年半草莱,痒乡千里历崔鬼。
  地因有碍成高下,云白无心任去来。丈室能容师子坐,蚕丛乃遣五丁开。苞桑若系安危计,锦蔓(茅屋也)应培禹穰材。"今日梅泻几止,但发现脚气病。
  接Barbour 拜年片土楷宜昌十一月初发电薛次莘电方显廷咆!寄涂长望、卢温南、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之介绍函金廷秀、George Barbour 、赵莲芳(介绍俞绚蝇赴南充蚕桑试验场) 郑子政函
  
   雨。低云,不见会仙山。晨5 1°。晚52°。
  
  下午学生相望年、郭志商来。晚许鉴明来。
  晨八点起。今日雨不止,此间冬季下雨不发风,且数日来风向均钮,风力极小,几于静止, 与浙江一带完〔全〕不同矣。九点至校。作函与孙带仲,报告其侄孙华神经病之状况。又电余潮冬家属以肺病甚剧,嘱来带领。下午作函与Beauclair o学生郭志商来,嘱于" 一二八"在宜山献金义卖时作学生练习上作一题签,余书"还我河山"四字。
  下午二点朱诚中来,谓学生在标营者患病达27 起。二点一刻至校。夏济宇来,知昨湖广〈会广〉会馆会给一年级生某失去铺盖, 一年级生失窃事已七八起矣。
  晚作函三通。十点睡。又晨阅教育部所定大学理学院地理系必修、选修课程表。
  四川内江产糖,故称糖内江,富顺、自流井产盐,故称"盐富顺" 。全省年产盐七百万担, 占全国产额15%ο 雅安、灌县为川茶贸易中心,茶之产量占全国4.9% 。
  萦江南川的铁,每年产七千五百吨,桐油产量称国内第… ,占全国三分之一,以万县、忠县、奉节、开县为最耍。民廿五年(1 936 )出口价值,万县一千七百万元、重庆一千四百万元,每年猪鬓出口年四百万元。
  寄Beauclair 函附中国旅行出版西南、西北旅行便览刚复函
  
   晨雾52°。晚56°。
  
  晚丁炜文、王爱云来。
  晨八点起。九点至校。近来校中已用重庆广播电台所报之上海〔时间),但上午七点天犹未明,而下午七点则尚未全黑。宜山离120 0 E则差45 分的时间,故知重庆所报时间之不确,以早晨学生于6.30 即起身,七点即上操,天黑则不能上操也。女生王爱云来,谈本月二十九号在文庙义卖作为捐款事。余拟捐助侠所藏之:(一)油头绣花台布、( 二)绣花手夹、( 三)阳伞,以及(四)新购《生活日记》、(五)网球、(六)盖缸一对、(七)寒暑表、(八)番茄酱、(丸)手枝、( 十)被璃珠一串、(十一) 袜带、( 十二)闽漆花瓶一对等,凡十二件,约值三十余元。
  中午十二点回。嘱梅儿记箱笼中所贮各物。今晨彬彬腹泻,给与蓝麻子油。
  下午顿愈,其效力远胜于朱医生所信仰之yat陀n 等也。四点去图书馆。六点回。
  晚丁炜文、王爱云来, 将余所捐赠各件携去。
  晚阅《西南边疆》创刊号熊秉信著《云南金河上游之地文与人文》及楚图南《中国西南民族神话之研究》。谓碧鸡、神马之传说起于汉代武、宣之际,其初为苗民之传说,后遂成为佛教之神话云云。十点一刻睡。
  费,音po ,即摆夷,为苗之一种。巢,音莘。
  接外婆十一月十七函顾振军、杨昌俊函张演参函(以上均自商丹大厂矿务所发)寄李良琪、周寄梅、两岩函张更(演参)函马一浮函(送象牙困章、漆拿各一)
  
   晨大雾,能见度500 m o日中又雨。〔晨)56°。晚55°。
  
  晨八点起。九点沈健强来。此人并不姓沈,实系前农院讲师孙章鼎之弟,以冒湘湖农场之助理沈健强而得练习生之位置。此皆沈鲁珍之所为,而人因此疑其为鲁珍之侄,则亦非是。自十月间即患吐血不能任事,因此自下月起予以留职停薪,而朱维新则以作事不力, 二月起停职。胡鸣时自高工停办后,嘱管-年级训育不甚热心,后管泰和堤工,及人桂后又迟迟于十一月底始到校,嘱监工亦不努力,现已无职务,故亦拟于三月起停职。
  午后帮同梅整理箱笼。近一星期来无日不雨,因之敌机警报亦一星期无所闻,特二十四号在阴雨中又至贵县炸广西糖厂。敌人之必欲尽毁我国之各项工业而后已, 于此可见矣。下午四点忽闻飞机声,声甚响,似近地面而行,后知系中国机云。
  仲辰与长望及卢温甫均欲向基金会请款,余虽为三人介绍,{旦恐今年机会极少耳。
  在军官学校所出之《新车日报》上见蒋总裁致五中全会文。晚阅《西南边防》胡肖堂著《国防后方的四川1 ) 一文。
  接黄仲辰函士楷十月十八岳口发函寄孙洪芬、基金委员会介绍仲辰函张子明、吴士选函
  
   雨晨53°。
  
  ‘一二八"七周纪念。晚浙大学生献金公演《自由魂》在寄兴园。李絜非、姚卓文赴浙沪。
  晨八点起。九点半至军官眷属工读校浙大办公室。晓沧来,谈昨日招生委员会开会结果,拟招补习生六十名,以十名由浙省教厅保送,此外招借读生二十名。
  余不赞成借读生办法,故将其句去。刚复来,谈及地理系标准课程表及运送存阳朔之货物。余昨与范承履商榷之结果,决派校〔车〕三辆与军委会西南运输处己拨卡车四辆共同由阳朔载货至柳州。现存一千一百箱,每革可装二十箱,阳朔至柳州1 80 公里,二天可来回,则二天装140 箱,若打一七折,尚可装一百箱, 二十二天可以装竣矣。
  中午囚。下午未往校,预备下午及晚间之演讲。四点至体育场。举行宜山各界七周"一二八"纪念大会,公推军校四分校韩汉英主任主席,报告七年前" 一二八"之历史及过去抗战情形,叙述颇详。次余讲从历史地理眼光断定我国之抗战必胜。最后由指挥官岑兆熊说数语。今日见新县长杨盟。六点回。
  晚膳后借梅儿至寄兴园观浙大学生公演赵慧深编《自由魂》剧,共三幕,余在开幕前讲前线士兵之英勇。引用陈诚敌兵伤亡之统计。今H 五元荣誉席座满,表演颇佳。十一点回。《自由魂》中演来表情最佳要算起苏菲的李秀云(农经二女生)和起丁大妈之曹景蕉(男子扮) ,起丁太太之孙振望和本剧主角起史微那之华寒冰和李曦华之罗经材亦尚不错,又扮苏菲者为李秀云、马霞者叶麦珍、杨栋者孙怀礼、刘太太者王灵芳。
  
  
   晨阴,有晴意。〔晨) 54°。午60°。下午六点又有微雨。
  
  昨晚梦见侠魂。今日本校在文庙义卖物品。今日文庙拍卖余捐赠之廿八年《生活日记}.以五十元为周仲奇所购,侠之手杖以三十〔五〕元为学生夏君(安瑾)所购。1926 年毕业化工系学生吴陶迫悼会。吴询,江阴人,前苏中校长吴元涤之少公子。毕业后在永利锺厂任事,战后返乡,后至沪,以嗣疾逝世云。
  晨七点三刻起。九点馀至文庙参与本校之义卖献金, 到者极为踊跃。余以五元购得表链一副(原价二元五角) 。又以五元购得小孩之积木一盒。余所赠之《生活日记》一本,原价一元,有人〔周仲奇〕以五十元拍买得之。(侠之)手杖一根,原价二元,以三十五元售去〔夏安瑾所购〕。今日浙大义卖之物大半售罄。借到学校之留声机Columbian Gramophone 哥伦比亚留声机,余家藏之西乐,只带出十二张。
  久不聆优良音乐,今日始得一闻,已将二十月不闻此声矣。听到Gall i Curc i 唱Home, Sweet Home{甜蜜家庭) ,尤有元穷之悲感也。自侠死以后,迄今将半年,在此期中余薪傣所得已存贮千余金,拟以此数捐给浙大,作为侠魂纪念奖金,动用利息,庶几可以永远保存,作为纪念矣。午后一人徒步出北门,过江至对河乡,循天河大道行一小时,询途人至离龙头材尚有十一旦而返。经望仙亭,知此路辟于民甘年李县长时。经另一新起之浮桥人北门, 已四点余。洗浴。晚膳后学生王爱云来,报告义卖结果。阅《新民族》。
  接自炯、士芳、陈国符等函
  
   天未明大雨晨雨晨56°。
  
  晨至文庙义卖。陈汉兴来(为宁披四中毕业生范慧金事) 。余克绪来。
  晨八点起。九点半至校。作函与任碟泉请彻查湘湖杨其泳事。因有人匿名告发杨其泳在湘湖嫖赌无所不为,并有人为之登报。如果属实则非撤换不可,况顾华孙已经停职,而继任之人尚未觅得,故此事不能因以挟嫌诬告而置之不理。
  十一点至标营作纪念周,自新讲室造成后此为第一次。连周阴雨路极泥泞。
  请程耀椿讲"空间与时间,大学生应做的事"。十二点,余与金秉时即在标营中膳。
  膳后余至疗养室一看有病之学生。现患症者均已霍然,患躏者有数起,而病最重者为余潮冬,肺病己入第三期,讲话声音不明,兼有躏症,难望有起色。余系教育学系四年级生,浙江兰溪人。其次则机械〔系〕四年级生胡天爵,患肋膜炎,而膀肮有病,已抽出肺水升余而仍不见转机,亦难有望。二点又至工读学校。五点回。
  据王爱云、孙翁情之报告,昨日义卖共得一千七百余元, 而三场《自由魂》之公演亦得一千六七百元,故合共得三千四百元之谱云。晚六点约新聘教员刘弘度、金秉时、夏振锋、万一、谢幼伟、余克绪、Beau clair 、士楷、梁嘉彬、熊同和、王培德及张逸樵、吴馥初、郭洽周、箭'鸿、沈鲁珍等晚膳。八点半回。
  接萧山定山乌寄匿名信告发扬其泳函寄黄{中辰、钱逸云函任否在泉(嘱彻查杨其泳在湘湖是否有放荡行为) 又寄《宜山会谈十讲》
  
    60°。中午暗下午元云
  
  童培真赴重庆。
  晨八点起。天仍阴,至中午始有阳光。九点半至校阅新到之《哈佛大学问学会会刊上知去年哈佛耶庐足球战,哈佛以7 对0 得胜。朱医生报告,知余潮冬之病无望,已人膏育,难施药石也。胡天爵肋膜炎今日又放水,前次得1 5∞ CC ,今日又放数百。朱医云需吃鱼肝油,胡生无力购买,适余在柳州托人购得八磅,分给两磅与胡。振公来报告,谓沈次由忽患神经失常,时时怕有人谋害,并疑许鉴明暗中捉弄,大概系受汉口、桂林数次轰炸及余赴美仁里四院一顿怒骂所致云云。其病症与去年此时子竞所患如出一辙。因关于他事,心尚清楚也。十二点回。
  午后朱医生来借Atebrine -盒而去。电周承甜, 嘱弗得辞职离沙村。五点回。
  晚阅去年十二月份之19th Century 杂志中有Morgan Y oung "Caution What Next" 及Mojor E. Shepperd" The Military Aspecl of Crisis" 与D. R. Gillie "The Situation inFrance ,, 。据S 谓,以兵力而论,则英法俄远胜于德意而何以有门兴〔慕尼黑〕之协定软。计陆军德国有常备一百万,后备军二百万人。其余各如下表。海军德国只英国三分之一。意海军尚不及法。空军第一线,德国三千架,意国二千五百,后备二千五百架,但法英俄有第一线七千架,后备三千架。英法之所以不敢战乃其不愿、吃苦耳。
  德意法俄捷英常备1 ,仅泊,仪)() 5∞,α)() 660 ,仅)() 1 , 330 ,α)() 750 ,仪)()后备2 ,创泪,创)() 1 ,()(泊,α)() 5 ,以)(),α)() 1 4 , α刀,α)() 2 ,α刀,创)() 1 ,创刀,α)()接士楷十一月三日沙市电朱荣华向桂林来函张邦翰(西林)昆明〔十〕二月初函周承淄吉安十一月二函吕蕴明函《哈佛大学同学会报》孙泊、涡父亲(江山)电元成、方岩来函总办事处函寄自蕴明函周承浏电( 嘱弗辞职) 武昌中华大学严续苹函(介绍农专学生程雯霖)
  
   晨微雨数点,后出阳光。日中又雨。晚雨。〔晨)60°。午
  
  64 0 。晚ω。。
  捐给浙大洋一千元,为侠魂作纪念,称"侠魂女士奖学基金"。下午剃头。昨晚余潮冬去世晨八点起。九点馀至校。在途遇苏叔岳,知教育系四年级学生余潮冬于昨下午九点余在省立医院因肺病去世。余前日在标营见其神色不佳,讲话不能出声,食不下咽,知其不能久于世矣。公布一年级公费生十三名。
  今日作函与晓沧,以侠魂去世半截,生平对于消寒学生颇为关心,而尤周济女生不遗余力,乃以半年〈以〉所积贮之款洋一千元作为基金,成立"侠魂女士奖学金",以此款存贮于中央银行或中央信托局,可得长期息年八丸厘,即每年可得百元, 以给与二、三、四年(级〕女生中之家境清寒而成绩优良者。
  中午回。午后剃头。二点半至工读学校。四点至图书馆。阅American MercuryJune , 1 938 中有"Chastity in the Campus" by a Coed ,系匿名大学女生所著,谓大学女生四分之三已失贞,并公然主张未婚前青年男女可以发生关系,实际美国男女同学之大学此种现象早已为公开之秘密,此文不过为公然宣布而已。
  寄晓沧函
  
   雨下午阴晨56°。
  
  展七点三刻起。九点半至校。接希文一月十九函,知其于十二月二十六左右曾患喉痛,乃系扁桃腺肿,上有自膜,后经打针而愈,并饮牛奶、藕粉。一月上半月有游击战,希文未能出去。闻作游击战时有两天两夜未睡,两天白天不吃,至晚始有饭吃,有一队一天跑一百廿里云云。一月十六行了毕业典礼。红绒衫是才寄到。
  毕业后分发往各处。希文的第一志愿是陕西咸阳,第二志愿是长沙。课程订到月底,则此时当尚未分发也。今适接希文前在附中级任老师朱静秋的信,知道他是很能了解希文的一个人。他几次在实验中学要被开除,统是他维持而得留校的。朱劝他不要往前线,因为他不能招呼自己,且要希文升学。我意亦如此,所以打一电报与黄超人,此人不识尚在武冈否也。
  中午回。点理箱笼。三点至图书馆。阅J. 盯chte 传记((大英百科全书>>)及新到杂志。五点回。六点三刻至县党部开各机关主任联席会议。九点回。晤季梁、周载之、刘遵宪等。
  接希文上月十九函中央大学实验学校朱静秋函寄希文快信并转朱静秋函又黄超人电韩汉英函何元成函张哲民吴俊升等函
  
   晨阴54°。下午56°。晚有晴意今天终日;未雨
  
  离内有小盆桂花已开。在宜山,乔木多不落叶但尊多衰枯。
  晨七点三刻起。九点至校。作函与二姊,告以捐款一千元作为侠魂奖学金纪念、事,并劝其为翼如捐款在各大学作纪念金,但恐渠迷信神佛,不以此意为然也。
  今日适得其自重庆来函,故即作复信寄去昆明矣。外婆之信决计派人至浙江时带去。
  嘱夏济宇教官于星期日下午率领一年级学生调查宜山之房租。缘宜山房租本极便宜,如余所寓西大街32 号,其标准价原只国币二十三元,而房租竟增至五十元,嘱让不允。宜山全城房租每月约八千元,现当在二万元左右。适前次宜山各机关联席会议,余提出凡房租之超出于标准价者, 应捐一部作公益事业。此事请命于省府,通过征收30% ,但以确实租金非调查不可,故昨晚议决于本月五日下午三至五(点〕派人至各街调查,预期于二小时内查竣, 故不得不派遣学生。因宜山全城有250 甲, 每甲十户,即25∞ 户也。此事拟由一年级生担任之。晚柬星北来,又丁炜文来。派姚寿臣至会计处工作。据会计主任马裕蕃报告,此次迁移巳用去六万六千元云。
  接二姊自重庆寄来函华西大学目录商昌i事炳训电教育部电寄二姊函(提议捐款为翼如作纪念)
  
   晴
  
  下午三点召集行政谈话会。晚七点文庙图书馆举行化学、化工、农化、理化四学〔会〕联合大会,同时召集新生在湖广会馆谈话。
  晨八点起。九点至校。中央银行梧州分行文书主任周仲陶来, 知中央银行已在宜山设一办事处,为将来梧州撤退地步。现该行已可汇划存款,因此于浙大与教部汇款方面可便利不少矣。又谓中、交两行在被占据之区域内,如济南等设有分行。日本在天津设一准备银行, 往往以准备银行之票兑中央票,然后运香港以兑外汇,因此中央去年乃有中央统制外汇之议。现北方各中行,凡本人不在其地者,不能提款。上海方面因有英、美之关系,故始终准备银行尚不能见诸实行云。中午回。
  三点召集行政谈话会,到晓沧、乔年、亦秋、刚复、迪生、鲁珍诸人。得教部电,不准浙省设战时大学,并寄协款; 但浙大须至浙江招生一次。决请晓沧与叔谅赴浙省设…年级分校。新生中本学期如有五分之二不及格, 下学期即人补习班。六点散。七点半至湖广会馆召集一年级全体学生谈话,述浙大校训"求是"的精神与大学新生应有的使命。此外并尚有王驾吾及陈叔谅之讲演。同时余又应蔡弊等之邀,参与化学、化工、农化、理化四学会之联合大会。
  接陈晤皆函
  
   晴晨52°。晚60°。东北风
  
  展借刚复等赴城南太平乡。倭机丸架子午时炸宜山。
  晨八点起。九点至校。九点半借刚复、鲁珍、诚忘及学生孙翁醋、余建彬(粤人)、虞德麟等三学生出发往城南之太平乡,离城二十里。因闻有难童二百余人在彼,多系广东来者。余等原欲捐送棉衣,但拟先一探视。自南门往经了歌山之大道,途经南山寺,见交通部之汽车,知京赣路存有若干材料在此。再向前,十一点人太平乡区域。未几即闻飞机声,时约11 : 15 。余等在途稍停,见有十八机分为两群,经宜山城,由东南南向西北北飞。飞稍远,余等又行,但机声又逼近,仍向宜山。
  至宜山天顶,初闻一枪声,见半空有烟一阵,未几即闻重大之轰炸声,宜山起火。十八机即向东行,但未儿有九机折向南,又作大围绕,余等所在地却在中心。时适十二点,已抵太平乡,将至乡公所打电话,因机又折回宜山城,乃在一山顶隙望。见九机折回至宜山,由西向东,飞至东城时,落轰弹甚多,连续可闻者八九声。向东去复又折回南而西作大围绕,再转北方,又由东向西过宜山,作〔第〕三次轰炸,此次凡四声。自第一次炸至第二次约费时十五分钟。其半径约为三十华里,故机行之速度每小时约三百六十公里也。机之高度最初在三千公尺, 至轰炸时稍低。余等至此亦无心往观难童。机声停后已12:40 ,余等匆匆进点心。
  一点出发,回至半途即闻赶墟之村人言标营被炸。过了歌山将至城,忽说传警报。余等在了歌山足略停。适朱亮臣来,乃〈未〉知标营及乐群社之大礼堂被炸。
  稍息后,余等沿南城墙脚而东至标营,时已三点余。至农场左近,见路上落弹累累。
  后据点数,共有八十六枚之多。至标营,知计共烧去二年级学生宿舍一所、标营大门及办公室与新成之礼堂及农场对门之新造茅屋顶教室一所。五日下午余等在标营,知学生因均于第一次轰炸后避于江边,故无一重伤, (伤者〕仅徐嘉森与高昌瑞二人及一校工。徐脑后破皮,高手指略伤,校工略重。其余尚有徐守渊等因救宿舍之火足上受伤。四点馀进城,知乔年住南一街屋落一弹,正中后房,刚复住西一街50 号落二弹,炸去屋角。余均往-一慰问。并至指挥部询悉此次共死市民三十余人,伤二十余。而浙大员生、眷属均无恙,亦可谓大幸矣。晚七点召集行政谈话会。
  寄教育部电
  
   晴〔晨)55° 晚63°。下午县
  
  晚孙翁醋、盛家庆来。范承履来。
  昨晚会议决定停课两天,惟今日上午之纪念周于下午四点照常举行。以后天气佳良时,上午十至十二点课移至下午七至九点上。并发急电至重庆、南昌、金华各处,说明浙大被炸,师生均安。九点余与刚复、鲁珍至标营新成十九、卅九教室,因二年级学生行李被焚后,即由教职员、学生捐被铺,至该两处席地而卧也。十点回。
  昨日敌机轰炸,东面乐群社及县党部落弹,西面则西一〔街)50 号落弹,若系延烧弹则余寓必无幸矣。所用者似均系到一I∞公斤之炸弹, (弹坑〕直径约} 丈五六左右,在50 号死→不知姓名之男子。则18 号即前丁炜文寓,现则彭慧云与冯斐寓内亦死一年幼女佣人。闻余寓中被炸后亦满房灰尘,而凡所关之窗玻璃尽破矣,寒暑表亦落下。今日为分散物件起见,将3 、4 , 5 、6 、7 , 8 , 9 号七只箱子存贮于城外王驾吾处。中午十一点半又有警报。余即出北门,与群众逃避,但因昨炸后市人成惊弓之鸟,晨四点即早餐,餐后避往城外,因之出城时并不十分拥挤。过河后至市中即有紧急警报,相距十五分钟,再五分钟始至北山,后遇振公, 躲避计二小时。一点半解除后过江,回寓中膳。
  膳后下午三点至校。四点至文庙作纪念周, 因礼堂被炸故。余首先报告,谓以日本人之迭次摧残文化,浙大阜应在被炸之列。如北方南开、昆明联大、南京中大、梧州西大、长沙之湖大、八步之同济皆一再被炸,而本校之独后已属偶然之事。但勘勉学生不要惊恐。次由张孟闻讲敌机轰炸所予我们之教训11 。五点散。六点回。
  接张孟超函(张秋元之子)寄昆明《朝报》南昌《民国日报》重庆、香港各报金华《东南日报》上海《新》、《串》两报等
  
   晨微雨。60°。日中雨,至晚不止。
  
  现校中有学生共七百七十丸人, 内女生八十二人。
  晨七点三刻起。上午九点至校。学生自治会代表孙翁宿、林廷鸿等来,知二年级学生损失,依估计凡一万二千元之谱,其中有八十人全部行李失去,四十二人失去一部分。关于从前在四会、三水附近所失之行李五百件,余〔意〕林廷鸿必须借范承履同往韶关,后以林功课忙,推二年级生张效孟往。张乃与王秉宣同跳水者,张上岸而王则无消息。
  冯言安、卢亦秋来,又柬星北来。作函与外婆,交范承履带去,并洋一百元,又二姊函一通。范先至韶关为学生取行李,后再去湘乡。中午囚。午后二点至校。
  西南运输管理局张庆余来,以薛次莘函相示,乃为接马一浮而来者,以该局乏车辆,故只能拨给一辆赴筑,张特亲来相接c 今日同时又接孔祥熙电,约马一浮至渝主持复性书院,并谓已派寿毅成在筑相接云云。张自贵阳于五日出发,四号日机十八架炸费阳,适前一日贵阳练习防空,故四日市人均以为又是练习,不为之备而敌机竟来,故死人特多云。
  三点开校务会议,讨论炸后校中整理问题。费香曾、冯言安诸人均主张继续停课,另行物色房屋,疏散上课。讨论甚久,困难在于校舍问题。结果分校为农、工、文理师范、一年级四部,由九人组织校舍委员会,设计疏散。决于明日复课,上课时间由五十分钟减至四十分钟,上午十点至下午二点半无课。此外并组织课程调整委员会,二年级学生由校拨二千五百元、教职员捐月薪十分之一救济。六点晚膳。
  九点回。
  接交部西南公路运输管理局薛次黎函(由张庆余带来) 李良骥寄《外人目睹中之日本暴行》寄外婆画(囱范承履带去) 并洋一百元又二姊函一通寄萧友梅电
  
   晨雨晚阴晚49°。
  
  马一浮赴货阳。
  晨八点起。九点至校。借晓沧往标膏,首至新造教室,十九、卅九为二年级宿舍。有一部已有床铺,但大多尚席地而卧。有若干学生因衣服尽被焚,适五号天热,所穿极少,故迄九点尚高卧不能起。钱琢如数学班上全班六十人,到者仅十余人,半为女生。乃与钱、郑二人至三、四年级宿舍及膳厅。膳厅已移至旧礼堂,因厨房屋漏无人修,故至十点尚不能备早餐也。由此至农场遇尹世勋与徐勉钊,见震破之水银气压表玻璃笛'全破,惟自记气压表温度表尚行。
  沈次由昨晚神精错乱更甚。今晨阿秀女仆告余,谓昨子夜及今侵晨曾有人来扣门,自称姓沈,后知乃次由于子夜怕为房东毒死,不得排阔而人至振公处,嘱解毒,经劝慰后与振公同回寓上床,振公囚。至侵晨五点又跳窗而出,至邻居屋上再跳下。又至余处,不得人,乃复往振公处,谓房东持刀将杀来云。之后与振公出。
  早餐后神始定云云。故知次由殆不得不派人送回矣。
  中午回。许绍光来,未几炜文与晓峰来,知马)浮已共得三车。今日马与家眷先乘交通部车赴贵阳,明日尚有二车载书籍赴重庆,乃军政部车。余于二点借晓峰至站,别马一浮。洽周、贺昌群、缪彦戚均在。迪生因出席参政会,苏叔岳因出席蒋先生所召集党政训练班,丁炜文因赴贵阳访童培真之下落,故均于明日乘军政部给马之车赴贵阳与重庆。三点开校务委员会,到雷宾南、刚复、亦秋、葡初、冯言安、张孟闻、晓沧诸〔人〕。决于明展如天佳,同往东小江边视察。六点回。晚叔岳来,又晓沧来。十点睡。送学生丝绵袍一件、头衫樨一套、小衫裤四套。
  接蔡先生十二月十八函王承绪十月间函寄李良5英函龚启昌函、朱静秋函(以上白丁炜文带往贵阳) 吕蕴明函(由苏叔岳带往)教育部电
  
   雨"。
  
  迪生、苏叔岳赴重庆。
  晨八点起。九点一刻到工读学校。今日本拟借校舍委员会赴龙江以北马安、小龙山等地视察,以天雨未果。嘱振公搜集浙大自杭州迁赣迁桂之各种材料,以为异日作一浙大历史记载之用。阅新到之《哈佛大学同学录},见该校近请RobertFrost 罗伯特·弗洛斯特谈诗,而昕者竟达数千人之多,倘在中国若有人谈杜诗, 吾.知听者不过数人而已。又哈佛近为德国逃难来美者增设免费学额甘名。
  下午复至标营,见马路上之被炸洞已在填平,而饭厅厨房亦勉可应用。武汉测候所现暂在标营工作。下午六点发现雨量筒为人窃去。次由神经错乱迄今未愈,己自愿暂时告假赴沪。六点回。下午稼梅来,又定安来。叔谅与晓沧先后校中派渠等赴浙江接洽, 在浙招先修班,同时催去年协款六万元。适五曰:轰炸,故晓沧将送眷至沪,叔谅送眷至鄂。抵浙后将见黄季宽及诸省委阮毅成、伍延贿、秘书长李立民以及赵龙文、贺扬灵等。九点刚复夫妇来,谈及珊与梅下学期读书问题。昭复或将赴沪,珊可进大间,梅则或进上海音专,或赴渝南开或贵阳中央大学实校。十点半睡。
  接钱逸云函陈蜡皆两函M arriott 十二月七日香港发函电沈三多(嘱至金华接次由) 叉电李絜非
  
   晨雨晨51°。晚59°
  
  借刚复、乔年、亦秋赴小龙乡。胡鸣时赴昆明。
  晨八点起。九点至校,时雨尚未止。但以视察校址不能延缓,而乔年、馥初诸人亦相继先后来,乃决计往,虽雨不止亦去。计同往者有孟闻、刚复、冯言安、亦秋、乔年、馥初与舒鸿及余八人, 各于皮鞋上加草鞋。出北门过、江,循天河大道,约一小时馀至下涧村,现归坝头村。此处近小东江,即天河江在此。由一吴姓者领至坝头村, 见村长罩光耀,路经马山荡,至坝头村已十二点, 在此进点心。知坝头村辖66户约282 人,现有四名在外当兵,其村靠天河,故交通尚便,惟粮食不足,须由城中购米及菜。由此过江至莫村,村长陈光荣不在,其村有较大之平原,人口五百左右,辖中涧、洞口、莫村三地。约三点左右更由此出发经中视(又称中涧) ,往北复至马路,过大、小上视而至龙头村,又名小龙乡。据乡长潘荣生云,该村有人口649 ,在街上则l∞余人。办一国民基础中心小学,有教员七人,经费月三百元,薪水二十元左右, 学生高级五十余人, 初级四十余人,全村尚有他小学八。四点出发回,取乡村马路。自晨十一点雨止,中午时并曾见阳光,但回途又商。六点至江边。回至校,发出数电而回寓。
  接吴宝华电害于黄季宽、许,绍楝电赵龙文电贺培心(扬灵〉电赵曾在函萧友梅电
  
    县〔晨〕ω。午66°。首闻燕子声
  
  敌在海南岛登陆。
  晨七点三刻起。九点至校。阅新到之《哈佛同学会会报> ,中有关于法国何以甘于在门兴,屈服一文。十点借舒鸿往标营见四号革开赴西门, 乃载波若等至南山逃难者。余等经标营后仍向东行, 桥上泥多颇难行,过桥里许,折向江边,视察渡江之地点,见一岩石窟,穴大可容百人,其对岸有一大榕树。下岸则可至水边, 有渡至对岸,亦有坡可上,遂回至标营。询得中膳在1 2:30 ,余等又过桥向南行二里许,至大样堡,属刘家村,沿途炸弹〔坑) 亦甚密,可知以标营为中心一里之内均满铺炸弹窟窿也。1 2:30 至标营与学生中腊,方举警而警报至。有若干学生抛若即奔跑,余劝彼等弗慌张,借胡家健与舒鸿赴江岸石窟暂避。一点半警报解除乃回,时波若等尚未回。
  2:30 至校。作函七封,时已六点,赴文庙开导师会议。首讨论炸后导师办法,劝各导师仍不时至标营中腊,并约期会晤。次通过导师任务案,修正通过。又次讨论训导目标, 分为学、服务、持躬接物三项二十四目。此等事本不能以二十四日概括,不能求全, 只可作品定等第之一助而已。讨论甚久,晓沧与琢如因一言之争执,大起辩论,余制止之。十点半散。
  接叔永函张更、卢温商、哈佛大学、赵真觉及顾振军、杨昌竣函萤掌茂电周承溺辞职也寄董掌茂电赵真觉函陈晤皆函士俊函士芳函叔永、蕴明、逸云萄伯秋函金楚珍函
  
   晨阴丸点雨晨63°。
  
  中午钱~如来。下午三点在寓开校舍委员会。
  展七点半起。八点三刻至校。今日本拟再赴中涧、上涧一带重勘校址,但未几大雨乃止。阅陈汉兴所记录余前日在湖广会馆对新生之讲演, 几约三千字,共讲四卡分钟左右。十点半至文庙图书馆。十二点田。膳后阅新到十一月份上海出版〔汀, 1 1 7 Hongkong Road , Shanghai , Millington Co. ,中有丹麦新闻记者K. G. EskerLund 著" Effects of Air Raids in China" 及浙大德文教员Hans Hamburger " 00 AirRaìd Pay " 。据前者谓飞机轰炸于前线, 极少影响但足扰乱后方秩序。谓在汉口有一防空'壤,离十四尺,以屋上加一叹水泥、五尺土、二尺石子,有一炸弹落在顶上未炸坏,但有一炸弹落于门前20 叹,因门未关,致避于内者五十人除坐于门左右二人未死外,〈有)( 其〕余均坐高压与高热之影响而死。在广州一炸弹落于壤外, 壤门虽开,但因出口有屈折,人得未死,因高压直击在墙上也。日人多用contact 弹, 一着地即炸,故在广州于住屋上加五六层之竹网,结果此等屋虽受弹而除屋顶外元大损失。
  第二文则谓百磅弹可打水泥三尺, 二百磅弹五尺,而二千磅弹只八尺而已。泥土阻力不过水泥十之一,而钢之阻力约百倍于水泥。轰炸可生高压与高温,高压之后继以低压,房屋之倒多由气压之变动云云。又谓据交部统计,在粤汉路上所投弹百分之七八十均荒废,击死一人须费弹二十至七十五枚,约二万四千元至九万元云。叉开战一年来,敌人轰炸二千二百次,投弹三万枚,死人二万,伤人亦二万云zi" 。
  三点开校舍会议于本寓,到鲁珍、孟闻、乔年、冯言安、亦秋、醒初、晓沧及刚复,至五点廿分散。据交通部总务司潘君云,在广丸、粤汉二路上,敌人共投弹五千五百卅八枚,凡分六百八十四次。粤汉路上十八小时一次,共死二百二十七人。全国路上共投弹二万五千,值三千万元。
  !寄张更、顾振军
  
   晨见阳光,未几又雨,九点后大雨。53°。东北风。
  
  梦见侠魂。
  晨七点半起。本拟赴上涧,以天气不佳而止。接姚尚午函,介绍马孝先之女为余作伐,马女年仅二十四,按马孝先即中央研究院秘书马祀光,系马帷乃先生之子。
  余复函谓目前尚早,但如人在西南不妨一面,作函时尚不知马为中研院之秘书也。
  接吴斗明函,知其愿就湘湖农场事,适叔谅将为索浙省协款事赴金华, 因是托叔谅约期与吴斗明会晤,傅与顾华孙作交代。
  午后二点半作纪念周,请金秉时讲"抗战胜利后工业上之建设" 。自被炸后上课钟点移改,每〈小)(课〕时自五十分钟改为四十分钟,而纪念周时间亦紧缩,因此愈形伺促,每人所讲乃不到半小时矣。
  接沙村解翼生函,攻击周承谢不遗余力。此事余早函致解翼生与过鑫先二生,嘱彼等弗干涉沙村行政事,因周非大学毕业生出身,但对于垦殖经验颇为丰富,其若干处置上容有不能尽满人意之处,但其不致多招难民。由于沙村本身经费之元着落,白杨绰庵将省款一万六千余元全数拨给后,周应努力从事,但解、过二人因多方掣肘,周卒决意辞职,此等举动殊不足满人意也。晚至晓沧寓,知其因小儿病,明日是否成行尚未可必。晚定安、振公来。
  按廖茂如、解翼生、唐启字、张宝书、姚尚午、浙江抗日自卫委员会、胡子腾、陈晓波函叉沈念慈名片卢温商函Marriott 函Emma L. Ward 函吴学周函郑贞文寄张宝堃、姚尚午陈叔谅定杂志《远东工程》函董幸茂电叉卢温甫函Emma L.Ward 函电吕炯
  
   晨阴,稍雨,即止。但。。东风。
  
  陈叔谅、郑晓沧及眷属赴浙江,为接洽协款及筹设先修班事。
  晨七点半起。九点至校。县政府派邱科长来领往看地,以天气不佳未往。接气象所陈士毅函,知浙大会计处所交账目已收到。余前所借一百廿元旅费,民廿五年侠魂所出借洋二百元之收条及士楷借三百元之收条,均经寄来。吴化予来函,介绍梁君为无机化学教授。
  中午周载之来,以梁君专长理论化学,以另行物色为宜。晓沧又决计今日启程, 与叔谅同车, 二人眷属均有十余人,而行李各卅件, …车满载。适上午两次谣言有警报,第二次且敲警钟,卡车因避警报先行,人随军驰往。余后至县署,询县杨盟, 始知并非警报。
  下午作函与哈佛同学会,报告被炸之经过。学生会蔡烨及陶光业来。晚祭祖。
  余自离家乡后迄未祭祖,已历二十余年,今年为第一次,但与幼时大不相同。在广西过年,既无年糕、棕子,又不能有糟鸡,差幼时之热闹远矣。约士樵晚膳。据云,绍林兄在上海做旅馆生意颇赚钱,曾寄一千元至保驾山购地云云。晚膳。学生寿宇来。又一年级生吴华耀来。
  接气象研究所陈士毅函接陈国符函黄{中辰函胡文照明片接章用(俊之)送《北山楼诗集》二本(系安徽庐江吴保初著) 顾振军、杨昌泼、张更、章用函.吴化予寄浙大与所中账目消单寄陈士毅函寄R. P. Robertson 函
  
   晨阴52°。终日未雨途中桃花将开
  
  展调查户口,四点至六点。
  晨四点即起。因今日宜山调查户口,自晨四点至六点。五点甲长借庆远中学一学生来,缘此间组织全城分为威远、永庆二镇及宜屏乡。镇乡分为街, 又分为甲,每甲十户。今日来者乃甲长与一学生。全城有二百二十余甲之多,四乡则分为乡、村、甲,亦于今日调查户口。八点半至校。稼梅来,知其将赴上海,因拟将梅儿嘱其带往沪上进国立音乐专门学校。
  九点出发赴坝头镇。今日同往者,有刚复、亦秋、乔年、馥初、劲夫、逸樵、孟闻及测量队吴观银、王文炜,又县府派之邱队长与-警。据邱云,警每月只得桂币十元。五角,共有县警卅名,四乡在外。余等过江经亭子后取一小道赴坝头村,在此稍停。余借孟闻、亦秋、乔年,由警察之领带经乌山至往马鞍村。乌山与马鞍间有大山脚,虽循小龙江,而路极〔难〕行,费半小时始过山至旷地。余等知交通情况后即回坝头中膳。腊后分为数队,乔年等留江南,余与亦秋、孟闻及王文炜借警在乌山江边觅得渔舟,过渡至) 山,越山颇陡,下山即为洞口村。此处有一小溪流人小龙江,在流河洞口一带平地尚不少,可作农学院或一年级之用。自此行约十五分钟, 至莫村村公所,前日所至处也。由此行二十分钟抵中搁,渡江后又一小时至龙江边,时适六点。进城后回寓晚膳。
  阅Marriott 寄Our Wartime Adventure{ 战时历险记) ,述二十六年七月至二十七年六月事颇详,为日记体。据; Marriott 云,余等师生一行至金华后,因被炸而火车又不能开, 一时人心惶惶,幸有常山一条路可走,不然则浙大几解体矣。又谓在钱江中船户不能合作,实属目见事。
  接希文上月廿二也接Marriou Ol~r Wω, ime Advenlure 手政雨寄《哈佛大学同学会会报》并消息一则
  
   上午雨下午阴晚56°。见燕子
  
  毛掌秋、王政jti来。俞念您来。丁炜文自贵阳回。
  晨七点半起。八点三刻至校。作函数通。一致郭洽周函,因阅新到之HαroardAlumni Bu1letin , December 2 , 1938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 (1938 年12月2日) ,Fairbank 费正清官9 著America's Place in the Far East { 美国在远东之地位},谓美国万不能随英国在远东惟利是图政策,应以正义人道为前提而竭力予中国以帮助;谓日本之屠戮中国人民,其罪恶千万倍于德国之驱逐犹太人,真所谓先得我心也。故寄予洽周一阅,以备作一短文登该杂志。
  午后一点至刚复家, 告以梅儿将赴上海人萧友梅之国立音专,昭复谓胡珊暂时不欲往,因须随昭复同往, 而昭复又必须刚复送沪,因此一时不能动身云。一点半至校。又作函数通。三点问警报,借刚复过江至北山与南蛇山之间,遇阮性戚与王以中等,在此停留半小时。四点解除警报乃回,半小时至工读学校。五点开校舍委员会,到刚复、乔年、亦秋、冯言安、雷宾南、张孟闻、吴苗初,决定以流河〈筒)(洞〕口为农学院,莫村为文理学院,坝头至下间〔涧〕或为一年级或为工学院,而以中涧或为一年级或为工学院。六点半散。晚丁炜文、施昭仁、俞念慈及王政声来。丁炜文自贵阳囚。
  接儿弟、朱国华、蒋滋恩(英国)、徐守谦函二姊电一通1世俊之函吕蕴明、逸云、中国科学社函希文函(内无信纸) 叉雨岩电教部电Assωiated Harvaro Clubs寄张玉书函王承绪函姐明民仲辰函丸弟函国华函, 韩&英介绍刘大白函二姊函子政函又郭洽周函
  
   雨日中阴
  
  下午开校务会议。宜孙满月。
  展七点半起。八点半至校。本拟送梅至上海,由稼梅同往金华转沪,已作函与谈社英、杨允中,并取出存款三百元,但前(十日)寄萧友梅一电未得复,而下午{I:I刊》又有敌人将封锁台洲湾,在南登岸之说,故拟略待数目再定。
  Mrs. Beauclair 来,谈Marriott 夫妇之行李如何寄往香港事。与马裕蕃商榷二十六年校中积余达八万元之巨应如何利用及报账事。该年度之所以有积余, 乃因各系之仪器未曾购买之故。孟宪承来,谈下年度聘吴毅教心理统计, 并请雷宾南担任教育行政课程。十二点回。许慰勋在寓。
  下午晤稼梅不值。三点开校务会议, 决定迁移校址至小龙乡之莫村与坝头村;恢复特种教育委员会;组织七人委员修订校中章则;教授出席校、院务会议;由全体教授、副教授推选十人定训导组织,与行政学制并列。散会已七点余钟。明日宜孙满月,因适值旧历年,故改于今日邀请晚膳,到丁炜文、章定安、徐谷麟、刚复夫妇及振公夫妇。九点半至东二街十四号,晤稼梅。十点半回。
  接教育部电子潜吴文照电叔纲函寄雨岩电徐守谦函
  
   今日旧历除夕晨雨。晚晴。晨60°。晚63°。子夜电
  
  闪,屋内地板尽湿。
  展七点三刻起。九点至校。接来往函件甚多,即作复与外婆、雨岩,并电周承溺,嘱来桂面洽,以便解决沙村垦殖场问题。午后二点半至校。又作函与蕴明、逸云。孟宪承来,谈为下学期教育系任课问题。胡家健因父丧须告〔假〕一个半月,而晓沧是否回校?即回校是否担认功课?无论如何,教育、心理两方只宪承与羽仪二人,故拟调雷宾南来任教育系功课,而以苏叔岳担认党义。造雷宾南来,乃告以此种办法,渠亦赞同。一年级生制服已做好送去。前次晓沧与叔谅二人家眷赴桂林时,因人与行李过多,将卡车压坏。校车带眷属、行李不收费,巳属假公济私,因此而超出重量压坏车轮与钢板,则显然败坏校产矣。
  晚〔阅〕新到《西南边疆》三期石晋修著《思茅疤疾与其流行之初步研究> ,谓思茅于光绪至民八年时为滇遛南重镇,人口至七千户。嗣后因患症疾,人口逐渐减少,至民国二十四年只一千二百户,约四千人,减至六分之}。其致病之原因由有两种蚊子, 即Anopheles sinensis 中华按蚊与Anopheles minimus 微小按蚊。前者发生三日症,后者恶性疤;前者翼前缘之黑斑在四个以下,后者则在四个以上;前者触器有细臼环,而后者则有三个自环,两大一小。此外,尚有N阳1萨9eπmmus 最黑按蚊及Ma盹c凶u1山1l i川palli比ss 五斑按蚊亦可传染,前者与sm打ml阳e创ennSl比sS 相似'但全翼边毛均为黑色,后者则足有斑点即花脚也。此四种查得思茅之标本内有囊胞cocyst ,但前两种有镰状体sporosoid ,后两种无之。又谓治症在印度以Quinine 奎宁胜于Atebrine ,而意国反是。
  接叔永、楚白两函李良旗、外婆、雨岩、温甫函周桂林、章克生等函寿景伟电叔岳电肺、华孙、杨其掠交代函Marriott 十二月甘七函云南航空学校电寄希文函周承溺电茅唐臣电雨岩函外婆函周桂林函刘粹中函
  
   阴历元旦昙。昨晚电闪,九点大雨,至下午三点始停。
  
  64 0 。
  敌在海门有登陆企图。二点警报, 三点解除。
  展七点半起。八点三刻往办公室, 正拟借校舍委员会诸人出发赴英村,而大雨倾盆,自九点至十点迄不止,莫村之行作罢论, 与刚复等谈及龙江造桥问题。接上海国立音乐专门学校陈电,知本学期不招生,故梅赴沪之议作罢。同时适接重庆宋楚自函,知南开中学于十六号补考插班生,大约梅可以插人该校。胡师母则主张在宜111 请教贝补习,余以若补习则本学期无成绩,下学年欲插入他校,势非降班不可,故不仰不J} .ìl!学校,主张以进南开〔或〕中大附中为是。
  1·jJ、忡" 寓。中屋漏甚。中午雨不停,至二点忽有警报,时云甚低, 不达三百米,余挺有误,未往避, 三点左右解除。作函数通。寄蔡先生、任叔永等以宜山敌机所投炸弹分配图。又据鲁珍报告,自泰和移宜山,已先后用六万七千余元,其中宜山设备建筑一万九千〔元) , 学生津贴每人廿元,七千二百元, 工员津贴一千七百六,运输及购置〔费〕四万左右。晚四点至西四街38 号,晤军校教官李厚征,知其已赴四) 11 0回途至新开之全民书店购得丰子皑著《车厢社会},赠给梅儿,系签名本,原价丸角,实价一元。八分。晚间梅往观军校所排剧《夜光杯》。余将丰子铠书阅竣。
  丰善漫丽,又留心音乐,系浙江石门湾人,善描写中国大众社会之生活,书中以《送阿宝出黄金时代》、《作客者言》、《半篇莫干山游纪》、《车厢社会》等四篇为最佳,淘为今之有心人也。
  接国立音专陈电茅唐臣、贺扬灵电成都同学会电寄苏步背电叔永、蔡先生、楚白、温商函
  
   晨未明大雷雨下午雾晚又雨53°。
  
  晨七点半起。九点至校。寄函电数通。作复与黄坦人,嘱招拂希文。电教厅,告以补习班之待遇。十点至图书馆。阅新到Reader's Digest{ 读者文摘}.中有林语堂The Importance of Living 节略数页,又一篇述伦敦在九月二十六七〔日〕门兴会议以前之状况,及Yale Review { 耶鲁许论》关于英国军备状况文。知英伦当时只有高射炮一百尊,飞机五百架,即此五百架亦尚设备不齐,宜英国之只可求和也。该时妇醋知将有被炸之危险,纷纷搬入乡间,每个市民均向市府讨防毒面具。公园中掘了壤沟。这种凄惨情状,遂全国一致求和。十二点半回。
  二点至西一街49 号,晤谢婴白。据云,下月廿号左右,因十四届将毕业,拟在宜山附近作一大练习。二点半至文庙作纪念周,费香曾讲"中日经济比较" 。谓日本发公债已近二百万万元,现金只剩一万万余元,一年后即元一口外汇。而中国因去年得六万万元之华侨汇款,尚英美两国继续维持,故尚能支持云云。四点开训育委员会,决定学生米价在18 元桂钞以上时,由学校津贴、增加贷金及向六寨等〔地〕购米。六点半回。
  七点半至寄兴园看四分校励志〔社〕剧团之《夜光杯》。演殷尔康(汝耕)冀东伪组织事,情节较前浙大所演之《自由魂》为佳。音乐队训练亦好。前浙大体育教员赵筷亦起一重要角色。十一点回。今日在Asiα《亚细亚》杂志上见浙大前德文教员米君Franz Michael 所著A University on the March{ 一所前进中之大学> ,述浙大迁移之经过。
  接杨其泳、方以矩(成都同学会)、刘粹中、黄超人、林心佛、周寄梅等函蕴明复电教育部电(知前日寄出四万) 浙教厅电寄李良骥函成都四川浙大同学会电黄超人函朱诚中函浙教厅电六姊函
  
   晨、夕雨。日中阴。50°。下午有雪花夹雨。
  
  重庆《中央日报》发表英庚款科学助理,第-次卅五名。浙大沈婉贞、姚元饱、楼恩泽、张祖声、冷揭回五人。
  晨七点半起。九点至校。接晓沧电,知其于十八号抵金华,二十一号即去永嘉,故在浙逗留时间不久, 不能得任何结果。又谓浙江战时临〔时〕大〔学〕决招收一年级生,则与教育部之意志乃完全相反。接士俊函,尚系五号所书,故非航空函究不能与航空信相比也。
  孟宪承与王季梁来,为聘丰子皑事。因丰由晓沧接洽,事先不得郭洽周同意,且国文系教员已嫌太多,但既经聘约,当然不好失信,故决请其来担认儿童艺术教育方面事。同时王政声与毛掌秋间来,毛本托人代课,王则本学期无课可教,故拟派其至总务方面襄助英文文牍事。
  午后三点半在寓约陈鸿逵、梁庆椿、储润科、朱叔麟、卢亦秋谈在城外办小学并妇葡逃避警报问题。日来江水大涨,北门外之浮桥二座均已不能用。因之避空袭更成问题。五点余,马裕蕃及张孟闻、李乔年来,本定亦秋起稿征求同事中之有子女者签名加人。七点晚膳。炜文来。膳后左之来,渠决计不去昆明出席评议会。
  农化学生徐达道等来。又下午胡师母来。渠云,珊珊拟乘车同往贵阳,华景行亦欲同往,但晓峰今日接电,教育部请其出席全国教育会议,故人已嫌多,景行不能往。
  接晓沧白金华电教育部拨一月份经费电士俊函子政函赵丸意函等周i台春电王仲济函丁绪贤踊杨守珍函寄成都浙大同学会函贵阳李良骥电薛次莘电赵九章函
  
   晨毛雨晨49°
  
  今日在下午三点秤得重一百十五麟, 不穿大衣。下午开行政会议。
  晨八点起。九点鲁珍来。即至校。作函与Prof. Marriott o 午后剃头。至北门外,看江水,日来雨不止,故江水大涨,浮桥二座均不可用,往江北者须乘渡船,此在警报来后极困难。二点半至校。阅《远东工程》一月份杂志,有王君《中日之战对于铁路之影响},谓粤汉路开始于光绪廿四年,至廿九年筑成三水至广州49 公里,民四广韶段成,民六长沙至武昌段368 公里戚,未几展至株州,自韶州至乐昌一段五十公里成于民廿二,最后乐昌至株州406 (公里〕民廿五以得英庚款之补助而成。
  全国铁路线共长一万O 四臼. 丸十八公里,六千〔公〕里已人日人之手云。十二点回。
  下午三点开行政会议,讨论学校迁移问题。近来广西第五路军到处悬贴告示,谓将实行焦土政策,嘱人民将杂粮磨成米粉,因之人心惶惶。黄羽仪拟步郑晓沧后迁眷赴沪,教育学系因之而起恐慌。闻张荩谋、费香曾等均主迁移,故今日讨论〔时〕孟宪承即提出学校是否将重迁,余谓如教育部能发给迁移费之一部而能觅得较佳之地点,自然可以再迁。次决定疏散各部地点,工学院在乌山尾霸头以西, 一年〔级〕自马山荡至下涧,文理在中涧、莫村,农学院在洞口。余于上午作一长函与Marriott o 晚张孟闻、夏济字来。十点收拾行装。
  接蔡先生、周桂林、柳翼谋、龚启同、张宝堃等函丽水浙大同学会范承履电寄翼谋电周桂林函陈柏背函蔡先生函Maπi olt 函
  
〔宜山一六寨〕   微雨晨49°。晚52°。
  
  借晓峰、梅、精乘四号车自宜山赴六寨。今日行二百一十公里。
  晨七点一刻起。收拾行李,八点方早餐。丁炜文、李乔年、沈鲁珍来,因梅与珊赴重庆南开中学,行李较多,故司机宝兴颇有难色。晓峰前日始接教部电,约赴渝参与全国教育会议。珊亦于前晚决定,华景行及杨守珍亦欲往,但已人满被拒矣。
  未几,振公、诚忘、定安均〔来〕。最后, 刚复夫妇亦至。余嘱鲁珍,龙江之渡船急应造或租, 二年级生之蚊帐、棉被亦急应制好,此外军训需食粮袋,关于教职员宿舍,与乔年、刚复等说定,薪水少者由学校建造出租,大者学校补助30% 至40% ,但总数不得超过一定数目。
  至九点半始克成行。因连旬锺雨,故路极泥泞,且前面有卡车即不能超越,故1 0:30 至怀远,桥在修理,须过一渡, 11 : 30 至德胜, 十二点至三江口桥, 一点一刻抵河池。车上"军用车" 三字宪兵嘱撕去。余与梅、珊、晓峰赴招待所,则叶君己去。
  中膳后二点即出发,又遇前面卡车行甚缓,且南丹、河池间离南约24-34 公里处,车轮迹甚深,中途泥块甚高,撞击汽车底。4:30 至南丹。自此路稍佳,但离六寨廿四公里,前车坏,等半小时始能行。余等于六点半至六寨,天尚未黑,至粤西饭店,寓六号,梅等寓四号。询旅店中人,据云,此间米价每百斤合桂钞十八元云。米价宜山每百斤大洋十五元,六寨丸元,都匀七元,贵阳十二元。
  接谈社英函寄李良骥咆士楷函
  
〔六寨一贵阳〕   晨雨上午阴下午晴
  
  自六寨至贵阳,今日行三百廿公里。贵阳被炸,轰炸声仪历一分四十秒钟,死五百人以上,伤千人以上。单中央医院当日受伤者-三百余人。二日以后挖掘一处,得活埋七人,一人死, 六人得活。新华戏园事后墙倒, 压死拾物之孩童二十余名云。
  晨六点天未明即起。七点三十分(桂林时)出发,微雨蒙蒙不止。十点至独山,有甚长之平原,据晓〔峰〕云,尚在安顺之上,而为都匀所不及。十二点至都匀,沿途云均极低,离地面不及百公尺,但鲜雨。田陌中油菜花均黄,宛如苏杭清明时节。中膳在都匀广东经济食堂。至贵州公路局晤段长郭会邦,前高〔工〕土木主任也,遇浙大民20 土木毕业生余绍忠,约共中膳。据余云,都匀东北之麻江通公路支线,粮食丰富, 县长拓泽忠字寿珊, 亦努力, 且由下司可通洪江云云。
  -点别郭、余,出发。2:40 至马场坪, 天气转佳。余询宝兴以油是否足用,因马场坪系贵阳南最后之加汽油站也。宝兴以为足用,但四点至贵定,宝兴始发觉袖不足- gallono 5:00 至龙里,乃停西门外销重兵学校, 晤梅儿友人李姓之舅陆君不值,正无法借得汽油时,适晓峰遇龙里县县长刘坤瑛及保甲督习员富荣光,皆中央政治学校学生,遂由县政府秘书、东大学生郭子明打电话与销重学校允借二gallon始得成行,但已废一小时半之时间矣。6;30 出发时尚有37 公里,幸路佳,故于7: 15 到贵阳,至招待所晚膳。得209 房间,嘱胡珊与梅住之。余与晓峰往普定路115 号,晤金宝善,知其赴渝,遂至文家坝88 号,晤伯秋,遇周承溺、朱凤美、徐先志等,借伯秋〔至〕南京旅社晤茅唐臣,得109 、110 两房,余与晓峰分住之,谈至一点睡。
  
  
〔贵阳〕   日中阴。早、晚微雨。晚52°。
  
  晨七点起(贵阳时间) 。周承剧来,茅唐臣及其子于纶赴重庆。八点借晓峰及承溺回至招待所,与梅、珊同早餐。余劝周承溺决计回江西,解翼生召回至校,沙村垦殖场由周一手办理,周允回至汕榨街辞谢沈骗英所荐遵义区农场事而擎眷属赴泰和,周告别。伯秋来,借乘车至南门外气象所,知李良骥赴乡间避警报。余甘电,于廿三始到,故招待所房间未定。至马鞍山中大实验学校,下车后龚启昌来,至校晴其主任杨希敬? ,陪同参观。据云,学生约三百人,筑有课室两幢六间、图书室一间、男生宿舍二幢、女生一幢、教职员一幢,均瓦顶、木柱、竹蔑墙,约百元一方,学生膳八元一月,尚觉苦。
  十二点告别。回南京大旅社,将房价付清,由四号车运行李回招待所。叉上午九点至禹门路西南公路管理局, 晤局长薛次莘、王世析及张庆余与前浙大总务长李伟超。余托莫衡代购明后日赴重庆之公路车票四张,又回宜山沿途购油证。据云,油价每gallon 五六元,可在贵阳马场坪、独山及南丹、河池上油云云。中午在文家坝八十八号伯秋寓中膳,到周承溺及大夏国文系教授李青崖。三点出。余至财厅晤王惜寸、建厅晤虞振镛,遇皮作琼与技术室主任宋麟生。宋曾为公路局长,且系本省人,渠劝浙大移遵义东一百公里之凋潭。据'云其地二三月后可通公路,米粮极廉,且有公路可通思南,以水运人川,并有华姓之大屋云云,此间警察局局长陈世贤即湘潭人,县长为严溥泉云。五点回。李良骥来,借晚膳。王克仁、蒋伯谦来,至远东饭店洗浴。
  据在贵阳人云:本月四日敌机十八架到贵阳,只九架投炸弹,与宜山同。但自东南飞来,一到即炸,为时仅一分四十五秒,时当上午十一点二三十分左右, 城中起火,大半由于民间灶上烧饭之故,火起后任其延烧,无法扑灭。
  
  
〔贵阳〕   晨微雨。下午雷雨倾盆(下午五点儿晨50°。
  
  下午52 0 。
  上午龚启昌、孙茂柏、王克仁等来。下午胡鸣时、王伯秋来。晚朱凤英夫妇约在盐行街扬子餐厅晚膳,到伯秋夫妇及凤美之女朱圣禾。
  晨七点起。八点早餐。伯秋来,借出。余与晓峰至河南路红石街丸号周寄梅寓,谈四号被炸经过。据云,渠当时在招待所, 敌机来炸往返极速,炸轰在11 : 45 ,回途至宜山则为1 : 15 (宜山时间2: 15) , 故由筑飞宜须一小时半,约每小时走240公里。此与余在宜山围绕时敌机速度为2∞公里,约略相合。
  据周云,渠炸后四望,见有四处火处,因乏水龙,兼之元人作主拆墙,遂至燎原。
  余询之湄潭如何,渠颇赞成,但主张速迁,迟则运输成问题矣。渠主张黔西,以其有卅万人口,但据胡鸣时云,该处米价贵至每担八十元。出借晓峰至警察局, 晤局长陈世贤不值,至→分所晤其弟陈世哲,酒潭人,谓其地出产甚卒,肉每元可七八斤,鸡蛋每元1∞个,米二三元一担。有湄潭中学,校长冉牟生号渭若,武昌高师毕业生。县长严溥泉,曾为江阴县长。泪中有学生300 余人。其地有水多鱼云云。回至独狮子,遇王克仁,借往26 号,晤宋麟生不值。至达德中学。十二点在招待所中膳,到王克仁、贵州公路局陈汝善(伯兼)、蒋伯谦诸人。膳后借晓峰乘四号车赴西车站,购赴渝公路车票,每张2 1. 50 。出至对面修理广,晤陈厂长不值。遇一陆姓者,约明日去乘车。约伯秋至西门外张家祠堂藏文澜阁四库全书处,其地离城不过二三里,近火药局,遇浙省派来夏朴山君, 知将移地母洞。四点回。遇胡鸣时及其夫人,至招待所。五点洗滔。六点半朱凤美夫妇约在扬子餐厅晚膳。吴福帧来,知其在松坎左近乘车遇险。十点睡。
  寄刚复、蕴明、贺壮予电各一通刚复等函一通
  
〔贵阳〕   阴47°。
  
  中午遇定番卫生院陈志潜。午后李良骥来。晚农业改进所皮作琼、沈捕英、刘延蔚、雷男、刘大悲、郑庚、戴松恩等约在招待所。陈淑约在扬子餐厅晚膳。
  晨六点起。决计乘四号车赴重庆, 因公路车易出事端,且不能在遵义停留也。
  七点乘四号车至车站,将已购之车票四张退与局中,幸愿购车票者多,故未半小时即已脱手。今日起渝车号为11 83 ,晨7.30 可开出。早餐后借晓峰至西南公路管理局修理厂,晤陈育麟(广东人)及机务处理长霖工程师。托修理汽车。车之钢板虽不断,嫌太软,故车身后面低垂至二寸之多。steering gear 转向装置亦不灵,检查结果驶轮修理今日可毕,但苦无钢板可以换。在此遇王树芳(浙人) ,即前送金秉时、Beauclair 由南宁至柳州者。出借晓峰至禹门路西南公路局,晤莫衡索赴渝来回加油证。十-点因。
  展朱凤美、虞振镛、刘延蔚、雷男来,约往油榨街农业改进所,未能往。据陈育麟〔云),该厂机械处工程师黄纶于四日敌机空袭时回家不出城外, 机至天顶,嘱二孩伏桌下而已立桌旁,结果屋后被炸,屋倒,黄压毙,而小孩无恙。有一友人于被炸时,迅将头部及上身躲人桌下,结果伤臀部云。中膳后李良骥来,借至省府晤郑道儒、何玉书不值。至阳明街贵阳医学院,暗李宗恩,知其赴重庆,见其秘书即商务之丁晓先也。至铜家台卫生委员会,晤周寄梅及朱雾青。周云,如浙大赴湄潭,省府可设合作金库及卫生站。据朱云,湄潭卫生状况并无恶劣之报告,料想尚好云。乘车至西门外车站看所修理之车, 车盘已修好,正在换后铜板,宝兴以二百元购得,在上海不过二三十元而已。四点半回寓。
  寄李良5英明片士楷函
  
〔贵阳一遵义)   晨阴午阳光下午阴晨49°。晚46°。
  
  上午王克仁来。晚晤遵义初中校长傅廷栋及遵义县长刘慕曾。
  晨七点半起。早餐后至西门外修理厂,知四号车正在装钢板, 于中午始能修竣。晤厂长陈育麟。渠谓厂中工人对于宝兴极不满,因其出言不逊也。陈并介绍重庆修理汽车黄家埋口(通远门外)华西兴业公司汽车部钱崇夜,即雨农之弟也。
  十一点回。王克仁来,因昨宋麟生之介,谓瓮安地近平越, 且多粮食, 故托王赴瓮安及湄潭二地视察,余约其于十号后在遵义相会。中餐后十二点车修竣,别蒋伯谦、王克仁出发。
  贵阳出发见桃李己放。佐扎六十户,息烽1 60 户,刀把水l∞ 户。遵义城人口五万。在贵阳至遵义,油菜均已开花,但尚未开足。乌江渡江阔2∞公尺,江南息烽县,江北为遵义。
  人遵义均沙岩,故田能蓄水,人民稍殷富,多稻田, 可知地质与农业之关系。沿途路尚佳,无大山。余等停于和盛旅店2 、9 、11 各房间。五点半即至旧城女子中学,晤其校长傅延栋(号梦秋) ,由一国文教员胡家益在校接谈,知为胡家健之妹。未几傅校长来。据云,该校有学生三百人,女多于男,因最近始改初中,本为女中。出至县署晤刘慕曾县长,乃湘潭人。谓全县人口六十万,贵州第一县也,但回赋仅四万五千元。米价每百斤合五元,猪肉每元八斤。女中膳费月四元五角。遵义无电灯, 建筑不佳。至大东晚膳。十点睡。
  地点距离(km)22780( 车上号码) 12:30时间( h)贵阳沙子哨22 1,0438 1.25札场烽佐狗息48 1.4073 2.20黑神庙85 2.40养龙97 3.∞鸟江渡104 3 -l0-3.4O刀把水115 4.∞螺丝堪滥板凳121 4:06136 4:26遵义157 4:50
  
〔遵义一重庆〕   晨阴。出遵义雨,越委山关后雨又停。下
  
  午阴。晨43 0 。
  地点时间(h) 距离( km) 晨六点天未明即起。六点遵义6.20 157 廿分出发,在阴zz 满布中出遵板桥6 .52 177 义。未几即雨。遵义依丁文江山7.04 186 图高度为860 m 左右,自此向泪渡7.10 188 北渐升,至委山关己1245 公(大镇) 7:25 196尺。故离遵义后即在E 中,至委山关7:34 206桐梓又无雨。山多为石灰岩。
  南溪口7.40 210桐梓7:56 221 7 . 56 至桐梓。在招待所早餐,遇贵阳所见之鲍女士,系金陵女大毕业,赴延安红军大学者。
  在桐梓停一小时又出发。过炒米铺后即上升,是为花椒坪,马路如螺旋状,幸天阴不雨,故并不难行,惟速度甚缓耳。以吊丝岩为最险。10: 05 至新站,见杨柳垂青。花椒坪最高处为凉风哟,自此即下降, 直至松坎,凡28 公里。
  在松坎加油后费20 分钟又前行,再过一山坡,名酒店墟,乃川黔交界处。自此沿一溪名东溪行,逐渐下降。山谷中桃李盛放。人川以后农田直至山顶,大有春景。
  1 2:20 至观音桥。} 11 中榕树极多,油菜花盛开,较广西南丹、河池尤黄,仿佛江南。岩石均红沙岩。自东、溪以后,松坎河通舟樨,可行三千斤之船矣。一点至东溪经济食堂中膳。二点又出发。
  5.45 至海棠误。自豪江以南种桔甚多。
  五点三刻即至海棠溪时,轮渡汽车已停,而渡人轮渡尚有,故地点桐梓出发炒米铺花椒坪凉风劲吊丝岩新站高石梯道消镇松坎(出发)酒店娅观音桥铁桥东溪士甘子划羊塘角(车坏胎)荼江松市海棠溪时间( h)9 ,∞9 . 149.249 ,5010:0510 . 1210 :4111 ,0511 :3011 :5412:2012 ,541,082.∞2:302:403 ,]53.273 ,304 :155.45 1(续表)距离(km)。
  12172943446271811∞1231331511561832∞267即与晓峰、梅、珊等渡江,乘洋车,行一小时至气象所,并电话雨岩为梅、珊二人作一下榻地。借宝壁、楚白等赴都城晚膳。九点至总办事处晤叔永。十点睡。
  接叔谅函晓沧两电
  
〔重庆〕   晨阴晨52°。
  
  晨六点起。托钱逸云借梅、珊二人往南开中学参与补考,因今日适为南开补考之期也。余于九点至两路口川东师范参与第三届全国教育会议,到一百人左右。
  余之坐位为第28 号,出席者除大学校长、教厅外,尚有教员专家四十人。陈立夫未到,由顾一樵主席。首发通电与蒋总裁、林主席及前方将士。次各校报告,国立大学、教厅与私立大学依次轮流。中大第一,继之以南京市社会局,继之金陵大学。
  至十二点半仅报告17 单位。浙大排在34 ,故势必在明日矣。中午四。二点半又至川东师范参与高等教青组审查会。计有议案甘起,尚有教部提出之总议案,李润章主席。首讨论教部提案第一项《全国大学之分区与院、系之整理},将旁案均归井,直讨论至6:30 始散。
  余至雨岩寓,适为五姊去世之周年,晤六、九弟、徐右渔、张大权、德寅、硕德等。
  梅、珊己考好,硕美亦回。八点乘雨岩2526 车赴市商会参与张岳军、孔样熙之宴会,到百人左右,席间有音乐及魔术。借程柏庐乘车回已十点。
  寄刚复函张伯苓名片
  
〔重庆〕   阴〔晨)54° 晚68°。
  
  晨七点起。八点半赴川东师范出席〔第〕三届全国教育会议第二次大会,继续各代表之报告。昨日开始报告每代表尚有十分钟,以后减至八分,又减为六分。今日由蒋梦麟主席,时间仍为每人六分钟。首由中央研究院及北平研究院报告。余到已迟。至十点休息五分钟。遇邱昌群、许绍橡等。重人席后由余报告,浙大宜山被炸情形已油印八十份分送与各代表,但六分钟时间实觉过于短促。今日共报告三十四单位,尚有廿九单位留明日报告,时已十二点。
  借晓峰、叔永至都成饭店,应梅迪生之招中膳,到程天放、孙寒冰等。约孙发起由复旦旧同学联名电谅山马相伯,贺其一百年寿辰,因阳历三月十九为其生辰也。
  电稿托钱智修拟。
  二点半至高等教育组审〔查〕会。讨论提高专门以上各校程度案, 直讨论至下午六点,其中关于经费之分配与统一招生及教授聘任问题讨论时间最长。六点在楼下晚膳。膳后借辛树帜至都成饭店,谈陕西近况,渠极赞美胡宗南之治军。八点回所,与蕴明谈所中各事。西宁人李有棠来。渠在拉萨五年任小学教员,此次经兰贡至腊戍人滇,经滇缅公路由昆明来川云。又武高毕业生、教育部王君来。
  接二姊函亦秋函
  
〔重庆〕   晨阴晨54°。
  
  晨六点半起。上午八点半至川东师范参与第二次教育会议大会。到会因八点开会故到时已迟矣。听各方报告毕己十点半矣。十一点蒋总裁到会演讲,申述三点: 一、战时教育与平时教育应元分别,战时应如平时始能应付裕如,平时应如战时则未雨绸缪, 不致手足失措; 二、各校校训应归一律,应可定为礼义廉耻; 三、办学人员应奉行三民主义,因目前国家所定宗旨教育为三民主义教育也云。十二点散。
  借叔永至都成{饭店〕中膳。膳后回所中。据叔永云,中央博物院筹备处自南京移重庆, 向由袭君维元主持,去年多余九千余元之经费应归还国库,袭捏名报账,已由主计处核准,有现金二千余元为出纳施君(丁在君之甥)挟款潜逃,因是发觉而袭遂自承乃送警厅。迄今此事尚未了云云。
  二点半至川东师范、开高等教育组审查会。下午五点至国府大礼堂参与林主席之茶点。出时至陈立夫寓,与谈摆脱浙大事。余谓一候学校迁移定局即欲摆脱,因叔永欲余兼办地理研究所也。立夫嘱余继续至抗战终结。又谓地理研究所不妨移往广西。关于文、理分院,渠已赞同,而浙省之战时大学,渠不赞同,但浙省势在必行矣。六点半至打铜街松柏厅,应朱骝先、杭立武之邀晚膳,遇黔教厅张志韩。
  八点半又至教育部开小组委员会。十一点半因。
  寄二姊函又报告一份寄重庆浙工同学会报告一份
  
〔重庆〕   晴58°。
  
  晨七点余,浙大毕业生潘家吉、范梅芳、虞正光、端木镇康、叶之毒草、俞奎、徐铸民、金亮方、李彼得、王克钧、李德勋、张信伯、于国隐来。
  晨七点起。浙大1937 与1 938 年级毕业生范梅芳、潘家吉等来谈半小时,知渠等多在交通界及兵工署工作,现重庆有同学二百余人,成都亦在百人以上,两月前曾举行一同学会,到八十余人云。据逸云云,知梅与胡珊二人均未考取南开中学。
  九点至川东师范参与教育会议。今日讨论初等、中等教育及教育行政三组报告。中学行六年一贯制为最重要议案,但无表决。中午回。与黄仲辰、张宝堃谈片刻。膳后至行政院对门朴居晤章德英。二点半至川东师范继续审查高等教育组各案。
  六点半乘罗志希车赴新丰路市商会应蒋总裁之约晚膳,极简单,颇类日本之便当也。席间由蒋致辞,谓中国应学日本人之能吃冷饭、喝冷水、帽冷觉。又谓教育须六艺并重,由梦麟及张伯苓作答,词毕散。乘朱仲翔车,借仲翔及李宇洁回寓。
  十点半睡。
  
  
〔重庆〕   晴昙60°。
  
  晨七点起。八点至川东师范参与大会。今日为星期一,有纪念周,戴季陶主席并讲演"社会教育",论报纸、戏剧、影戏之重要。述其个人在《天锋报上《民权报》时代之经验以及渠幼时在广汉县戏剧之势力,谓可容四千人达十五处之多。并述扯谎坝、莲花络、金钱板所唱小词之影响。戴很能措辞达意,好像一篇文章,但内容并不丰富,十五分钟所能讲了也。九点半继续讨论。
  十二点借叔永在都成中膳。膳后回所。嘱梅与珊至求精中学。晤刘伯明师母,接治结果,梅可以不经考试入学,珊则须经一手续。二点半又至川东师范参加高等教育组审查会。今日将各案必须审查完毕。至三点半,叔永来,借至小梁子美丰银行,看韩文信牙科医生。出至对门经济部液体燃料委员会,晤高主任购汽油20 酬。据云,现价为每gal 五元四角。现重庆需用油每月五万加仑,所产酒精不及此数,因之泊中所加酒精不及50% 。
  五点借叔永至青年会,晤迪生不值。至小梁子青年会,并至油寺街四号参政会晤王雪艇,余询以日本进攻广西之可能性。据云,目前日本各报并无攻重庆或昆明之预期,其实乃力似不能,广西除非欧洲有战事云。
  至米花街川盐里十四号,晤陈次仲夫妇及陈允敏,邀于星期四赴北暗,陈夫妇甚愿同往,允敏有难色。七点至国际联欢社,应颜福庆、金宝善之邀晚膳。膳后至国泰戏园看《民国万岁》。
  寄士楷、雨农、土俊、陈次仲等函
  
〔重庆〕   雨56°。
  
  晨六点半起。胡肖堂来,约开中国地理学会理事会。九点至教育部参与教育会议。开始讨论社会高等教育组各议案。陈石珍与陈礼江二人对于社会教育之系统案略有争执,至十点半略事休息。余先离席,出。回所。允敏来。据(云〕中央图书馆将派渠赴叙府,一人独往。在该处整理西文编目,住宿地点尚未接洽妥定云。
  中午至牛角沱生生花园应叔永之约中膳,到熊迪之、洪芬、立武、顾一樵、济之、战哉、毅侯,叔永最后到。余与一樵谈浙省协款事。据云,浙省府确有电,谓去年度七月至十二月份经费己列入, 且黄季宽上次在此时,立夫与谈取消战〔时〕大学而成立专科学校,黄主席己允,而今则又不履行前言,实足为怪云云。
  午后二点半至川东师范参与大会。五点回。至雨岩处洗浴。六点半至县庙街大三元,应陈柏青、韩祖德之邀晚膳,到许绍棣、胡健中、寿毅成等。八点半至美专校一号,晤布雷,知其病不能见客。至两岩处,谈至九点半。回。
  接晓沧、叔谅28日自丽水电士楷涵伯秋电宜山转来二姊函振公函
  
〔重庆〕   晴昙晚57°。
  
  {补示:拒绝入党〕晨六点半起。上午八点至川东师范参与教育会议,通过军训等问题若干件。
  训育处成为大学组织中之一处,与总务、教务鼎足而三。中学组为会考问题,张伯苓主张废止会考,颇有争执。十二点散会。回中膳。膳后二点半叉开大会。下午审查高等教育组各案。对于道派留学生只限于理、工、军、医各科,与自费公费之限制有长期之讨论。综计此次会议,计共收到议案三百余件,关于高等教育组者五十余件。通过最重要者: (一)训育处之成立; (二)教授之上再加一级正教授; (三)遣派留学生不限理工实科,他组议案之重要亦极少见。六点散。
  今晨张子明以国民党人党书嘱填。余告以已经蔡先生函立夫调余回院,至于入党一事容考虑之,但以作大学校长即须入党实非办法也。六点借袁守和、洪芬至陕西街留春帽应孙颖川之约,到黄涵瑞、迪生、陈伯修、李烛尘(久大华西办事处主任)等,谈至十点半。回。据洪芬云,嘉定附近有一种瘫症,患者于睡后初醒觉手足麻木,渐渐能其麻醉迷漫全体,卒至于不可救。武大学生因是死者数人。查啸仙亦患此病,后医生以木篮子打人strychnine 马钱子碱, 使瘟孪颇有效云。
  接叔谅函丁绪贤明片寄刚复函
  
〔重庆一北碚〕   昙60°。闻燕子声
  
  浙工同学会代表张启华来。
  晨七点起。八点至川东师范开教育会议,讨论提案直至十一'点,余先离席团所。十二点至都成饭店,约允敏、次仲夫妇(夫人名王宗瑶)、逸云、蕴明中膳。宗瑶,镇江人, 与茅唐臣为亲戚,允敏与宗瑶又在女高时代为吴贻芳学生,故相识。次仲因事不能赴北暗,余等三人于中膳后即出发, 途经小龙〈潭)(坎〕分路可至中央大学,经老鹰岩出山洞,凡行74 公里。至四点左右抵北暗。允敏等赴关庙四川中学女子部,余与蕴明至西部科学院晤雨农,遇伍献文及雨农夫人等。四点半回关庙。五点乘滑竿出发往北温泉。凡七八里均沿嘉陵江行,风景不恶,此处乃成峡状。至北泉公园,此处昔为一寺院,经卢作孚改成公园,植树种花,蔚然大观。余等住王家所租之农庄, 因各房客满即住客堂。中膳后至大佛寺、公众食堂及游泳池,余与蕴明在此洗-浴。回己九点,即睡。
  接沈鲁珍函军政部电信机械修理厂厂长
  
〔北碚一重庆〕   晴晚62°。
  
  晨,天未雨,闻嘉陵江中船夫唱曲。未六点茶房起开锣, 后知系告客人以赴北暗之船将开也。七点借蕴明至大佛、电铁瓦寺及背后之网球场,场上有露宿军人,并有男女教官在此分小组训话。
  七点半借允敏、王宗瑶(陈次仲太太)及王贻书在会食堂早餐。餐后至乳花洞一带,时草坪上花好楼前之茶花以及大佛寺前之辛夷均盛开, 在江边桃花盛放。嘉陵江中之水尚未大涨,色作浅绿,时来风帆、沙鸟,对岸晚岩乔〔木),风景之佳,甲于西南。今日又值天气高爽,温度宜人,淘难逢之良会也。经数帆楼、霞光楼回至农庄,借王老太太、少太太及逸云、蕴明、允敏、宗瑶等各乘滑竿赴绪云山。行四里许,先至绍隆寺, 寺l国焉元人闻。轿夫云,党部曾拟租此屋,以太荒僻未果,近为张君肋所租云云。出叉上轿赴绪云山,沿途风景颇佳,树木郁盛。至结云山, 内设汉藏教理院,由太虚法师主讲,有和尚( 学僧)及在家人一百余人, 收初中毕业生,低级四年、高级三年,教藏文、英文。由此更上至狮子岩,共五百二十余级至顶,为附近最高峰之一,惟莲花峰尚高一筹耳。时己十二点廿分,乃下山。与王老太太及其女王宗瑶告别, 乘滑竿取另一道回北暗。至北暗已二点矣。
  余与蕴明应雨农之约在柏庐中膳,到伍献文、裴鉴、卢于道、张宗汉及士俊、郁芬。膳后借士俊、蕴明渡江至江北之东阳材西部科学院所办之测候所,遇赵飞鹏。
  据云,山上有空地可以建屋为研究所用。四点回。至北暗车站,别郁芬,借蕴明、允敏、逸云、王少奶奶等乘四号车出发,行75 公里。六点回所, 即借允敏至米市街寓。
  晚八点半至青年会迪生处,借迪生、士选、晓峰往冠生因茶店,九点半散。遇萧一山、张忠续、九十六师参谋蔡略(袭骥) 、河南大学西洋史教员余协中等。余至国泰应祝世康之约。十点回。
  接浙江同学会四川分会请柬刚复、宪承电
  
〔重庆〕   雨60°。
  
  晨六点起。拟电稿数通。又函浙工同学会,因原拟十二号浙工同学会开会时邀余出席讲演,余既决意乘飞机赴滇出席会议, 故不得不函知之。余之决计参与评议会, 盖决于昨晚。本拟约蕴明前往代表,照评议会规章,评议员不得推代表,故蕴明只能报告院务, 作列席而已。昨据毅侯云,丁巽甫在桂林候飞机不得来, 开开庐会时法定人数大有问题谈浙大在浙办分校问题, 渠以为可在救济费下拨三四万元,故此事决进行,可办一年级,并以浙大经费特少,于将来调整时予以增加。
  晨八点半至雨岩处, 嘱梅、珊二人进四川中学。托允敏作函与欧主任。九点借梅、珊二人至机场,时咏霓、晓峰、洪芬及月涵等均已先在。余秤得53 公斤(不穿大衣)0 10 : 15 上飞机时在细雨蒙蒙之中, 10 :43 至三千二百公尺始出云雾。11 :00仍在云雾之顶。机震荡上下似不能再上升者。11 :36 机已降至2 100 ,在云雾中未几至一千以下,机声有异,知发动机不灵, 已回头人川境矣。II : 45 又落珊珊坝机场,在场复待一小时,知今日不能修复。乃借咏宽、晓峰乘轿至经济部。
  三点至留春握中膳。膳后乘咏霓车至牛角沱资摞委员会,与钱乙攀谈前年该会补助浙大二万元为内燃机设备事。据云,预算内已无办法,但鸽锦矿项下赢余或可拨。候余由滇回川再谈。五点回。六点半至川盐一里晤允敏。遇王大夫。七点半至味腆晚膳,应次仲之约,到中国棉业公司襄理吴汝乾(旋之)、中国银行副经理王君韧及毅侯、丁庶为及唐臣等。十一点回。
  接徐忍茹、士楷、波若、晓沧函寄浙大电贵阳图书馆转夏定域(为库书)电贵州遵义女中傅校长转王克仁电浙工同学会四川分会函又报告十份允敏函
  
重庆一昆明   重庆雨,昆明睛。晨58°。午70°。晚64°。
  
  自重庆乘26 号中航机Douglas 飞昆明。
  晨六点半起。天仍微雨不止,但仍往机场。先至雨岩寓中,渠已外出,晤梅、珊与硕美。梅等明日赴北暗进四川中学。九点至珊珊坝机场。今日虽雨,购飞机票者特多,遇陈次仲、蒋慰堂、缪赞虞、朱晓寰、刁培然、熊迪之等。今日有飞成都、西安、香港、贵阳各机,故更形热闹。时26 号Douglas 机尚未修好,而乘客中除昨来之咏宽、洪芬、月涵、晓峰等而外,又加雪艇与骝先及陆翰屏?,雪艇等拟借航委会之36 号Douglas ,但未几26 号修峻, 11 : 26 上机,机为成都号。至18∞公尺人云中廿分钟后至28∞ m ,虽无阳光,但觉明亮。12:∞至36∞ m ,即觉Bumpy 颠簸不定。
  12 :03 见太阳光,至42∞ m 则见云层在下,嗣后即在4200 m 高度飞行,检查得脉搏为88一钮,呼吸每分钟22-24 ,若作长呼吸至每分钟12 次,则脉搏减至64-72 。
  至13:∞在39∞ m 。下午13 :40 云渐疏稀,可见地面大陆,但仍在4(则公尺之高度。14 :1 5 渐下降。14 :26 见滇池, 14 :30 抵机场,高度2040 0 Dougl副本机重62∞峙,加油重1800 ,能载重1ωo kg ,其中700 kg 为客人之重量。在机场遇汪西林、悻荫棠、叔永诸人,即借叔永乘车至景星街乐群社招待所,住23 号房。借叔永至郭路寓。
  借骝先、雪艇、咏霓中膳,膳后余至黄河巷24 号,晤二姊,遇程毓淮及硕贞。二姊谈及翼如奖金,并联大化学教员朱汝华事,余不识其人。适吴学周来,询知朱系中大毕业生,江苏江北人,为曾昭抡之助教多年,后至美国人Michigan 大学云,较周厚复约后三班。五点回。遇汪戴哉、陈焕铺、胡经甫等。胡来自北平,陈则来自香港。在乐群社晚膳。王仲济来。八点出外至巴黎理发厅剃头。九点半回。
  寄气象所电永康民教馆郑晓沧电振公函徐忍茹函
  
〔昆明〕   睛晨54°。晚67°。
  
  开中央研究院第一届四次评议会。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借胡经甫、汪戢哉、晓峰三人赴云南大学,在大楼下开中央研究院第一届第四次评议会,计到凌竹铭、谢家声、姜立夫、叶企孙、陈寅恪、张云等二十二人。评议〔员〕本为卅人,加十所所长与历史所两组组长,42( 人),其中李宜之已故,应以二十一人作过半数。首选举临时主席,推王雪艇。次评议会书记翁咏霓报告。次任叔永、朱骝先、傅孟真作总干事报告。最后各所(化学吴学周代、工程周子竞、天文余青松、气象由余报告、历史傅孟真、心理汪戴哉、社会陶孟和、动植物王仲济)依次报告。物理丁巽甫、地质李仲揆未到。十二点散,在云大中膳。
  三点又聚会,讨论议案,共十案,叔永提五案。关于理、化、工三所之与实业机关合作、修改组织法伸总干事得以列席等问题。傅孟真提出历史语言研究所大政方针,晓峰批评颇率直。讨论至六点散。借仲济、子竟、凌竹铭至金碧路金碧饭庄晚餐。借子竟回寓。九点又出, 至恒祥百货商店购皮鞋一双,洋十五元,普通在杭州不过五元之值而已勺十点睡。
  寄蕴明函金平15 鼠
  
〔昆明〕   晨晴晨58°。晚69°。
  
  捷克国内之Slovaki 依德国意旨称Slovak 独立国。开评议会。晚龙主席宴会。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至兴华街青宁巷八号晤全文晨,知其将于日内返建水中学。渠返昆明已将月余,何以告假至如斯之久,殊不可解。余询以建水是否可办一大学。据云, 建水有屋,粮食亦相当便宜,治安虽有问题, 但尚无大股土匪云云。出至云南大学开评议会,讨论工程研究所提出钢铁厂计划及下届评议员改选问题等。
  选举出缺评议〔员〕李宜之继任人选,茅唐臣以廿一票当选。一点散。至金碧饭店,应李润章、蒋梦麟、梅月涵、熊迪之(杨季岩代)、杨石先诸人之邀中膳。
  膳后余借立夫至大富春巷64 号晤树人及叶楷夫妇,谈浙大被炸经过,树人颇以昆明被炸为虑。四点借立夫至富春中学同济理学院晤王藻仁不值。至大东门外临江里三友团同济办事处晤陈绍贤,询同济迁移经过。据云,学〔生〕自八步出发,步行至柳州十天,每天发伙食费三角,另雇挑夫挑行〔李〕。柳州雇船至龙州需三星期。自同登至昆明办总护照,每五十人一组,由河内总领事许君与法国总督交涉,同时并由龙州督办公署与龙州领事交涉。火车费同登至河内l. 07 l?,河内至昆明10.96 , 共12 . 03 ,可打对折,约十元之谱。由学校购票,教职员月薪七十五元以下发津贴。货运同登至昆明书籍1∞ B一吨,仪器53P 一吨,自河口至昆明一段可作半价云云。
  六点至小东门外灵光街5 1 号化学研究所,遇柳大权、周行健诸人,知该所自海防运书至昆明价为63 J;?一吨。七点借化予、立夫等至省府龙云主席之宴会,到省府民厅李子厚、财厅陆子安、建厅张西林及任少橙、周钟岳等。九点散。
  据凌竹铭云,柳州至桂林一段本年年底可以造就,柳南段渐停,叙昆拟造狭轨,但自威宁至叙州一段因须接通贵阳,应改标准轨道云云。
  
  
〔昆明〕   晴晨58°。晚7°。
  
  德兵入捷首都Prague 布拉格.捷克之Bohemia 波希米亚与Moravia 摩拉维亚成为德之保护国。
  展七点起。八点至二姊处。九点借叔永、孟真赴大观楼宋园里七号工程研究所开院务会议。途中遇程叔时,知其在两路(即叙昆、滇缅二路)机务处。会中到化学吴化予、工程周子竟、天文青松、历史孟真、社会孟和、动植物仲济及英均一(定良)、心理汪墩哉诸人,物理、地质无代表。讨论为廿六年度赢余项下五万六千应如何置配案,但其中动植物所赢数一万九千已有用度,地质所余一万二千元代表禾便置配,而社会科学运费五六万元从设法, 气象所需-万数千之发动机与一万四千元之建筑费拟在二十五年度赢余项下设法。散会。中膳。
  膳后二点僧余青松、谢家声、张子春、姜立夫乘车出东门至凤凰山天文台及验磁台新址。天文台1 8 方,宿舍15 方,合一万五六千,但目前建筑费已增加,凤凰山杉松颇不少,风景亦尚佳。研究院租地二百商,年出二百元云。自马路至山顶尚有二公里之遥。四点回。
  至灵光街化学研究所,借叔永、谢家声。六〔点〕至二姊处洗浴。七点至才盛巷联大办事处晚餐。今日科学社请省府委员及到会评议员,到龙主席、张西林(邦翰)、陆崇仁(子安)、缪嘉铭(云台)、禄国藩(介卿) 、袁秘书长(嘉谷之子,昔浙提学使)等。席间由王雪艇致辞,述院中将在西南留一永久学术研究机关之计划,并述及气象工作与抗战之重要。席散后,余与龙〔主席〕谈,请其增加气象经费。云南气象费每月不过二百元而已。渠亦首肯,但须中央补助仪器。九点半至绥靖路绥靖旅馆十六号晤金平书。十点回。与晓峰及凌纯声谈迁校地点。至十一点半睡。
  接郑晓沧电( 询是否秋季招生) 又沈鲁珍函电刚复、气象所
  
〔昆明〕   睛晨58°。晚68°。
  
  晨冯泽芳来。罗常培、硕民、黄仲辰、金平书等来。
  晨六点三刻起。金平书来调飞机票,因余原定廿一号,现改为十八号也。孙毓华及中大理学院代理院长林超来。又姜立夫来。十点借立夫至华山南路省党部前待车,先是陆崇仁、禄国濡、张邦翰及缪嘉铭四人今日请游西山,约于上午十至十二〔点〕在省党部上车。余与立夫等待久不至,乃借企孙、叔永至大众影院旁早餐。
  回党部遇委员赵谢, 号公望,保山人,系东大商科毕业,与梁庆椿同班。十二点余卡车来,借赵溺、陈寅恪、孟真、常宗会、蔡元忌、谢家声、晓峰等赴西山。先在华亭寺即云栖〔寺〕稍息,知太虚现在此间讲经。
  与禄介卿谈滇省公路近况, (知〕昆明至建水一线非一二年内所能实现。张西林谓河口一带己种金鸡纳霜上千余株,半数已上七年,本年可以产子。又谓树胶亦可种。又谓拟在思普、昭通、丽江、建水、河口五地设立测候〔站),要求中央拨给仪器。余谓仪器可拨,但每地须指定的款有专人负责,其人须有二三个月之特别训练始可辅助,否则反将仪器毁坏, -事不做。余与晓峰、叔永、企孙徒步至大华寺镖螃楼,一年中此为第二次也。因乏时间未至太华山顶,即在华亭寺中膳,吃海棠春送来之荤菜。四点由西山出发。回寓。
  叉上午冯泽芳来,渠由中央农业实验所分发至滇,明日赴建水一带视察木棉。
  余询以建水、石屏近况。据〔云〕建水有大屋,石屏风景佳,但除域中外治安不甚好,水须吃井水,粮食高贵,每石1 40 斤价十六元,则贵过宜山。六点至昆明大旅社浙大同学会招宴,到叶楷、胡鸣时及梦麟等,方以矩主席。余与梦麟未膳,先讲数语即别。余至碧鸡,应余青松之约,到张子春、严慕光、陈遵纳及朱君,谈及日蚀测候事。九点借慕光至乐群〔社〕。十点仲辰来,知其于今日抵此。
  接士楷函二姊函寄浙大又郑晓沧电
  
〔昆明〕   晨阴。下午晴。晨54°。下午64°。昨闻子规,
  
  今见洋槐开花。
  下午汤慧孙来。
  晨六点半晓峰离寓赴车站,借全曦堂赴建水察勘校址。七点起。八点半陈遵伪拿天文钟来,预备提往重庆作为报时之用。九点立夫与树人来,借出赴武成路连升里七号晤程毓淮不值。遂至小西门雇车三辆赴海源寺,离城约七里之遥,来回车费一元五角。出西门后经联大教室即云南省立农专校址。向西转入-堤,两边均植柏树夹道,高可五六丈,想系四十年前所植。行约一小时许抵海源寺。寺在山足下,庙不及华亭之华丽,大华幽胜,但亦不恶,庙旁有龙志周主席之灵源别墅,内有一海棠盛开,其硕大为向所未见。有袁嘉谷、周惺甫所写之对联。在寺外池旁饮茶,并进树人等所带罐头火腿与面包,远胜于海棠春之象白与鹿筋。
  一点由海游、寺出发回至富春巷64 号树人处,遇叶楷。二点至圆通路1 56 ( 号〕物理研究所,出至隔邻龚自知厅长寓,询建水情况,渠极赞成浙大迁建水。雇车至华山东路大绿水河西南运输公司晤副主任龚伯循,询昆明至保山、大理一带之车辆。据云,自缅甸运货人漠后须载汽油赴保山,故空车不多, 一二十辆可以想办法,二百辆则吨暖难办云云。三点半回。汤慧孙来谈,渠怂恿浙大移建水。据云,饮水、居屋不成问题。华-西垦殖公司在建水东北垦田四万亩云。
  六点至龙井街33 号晤刘春航。遇李宪之与赵九章,知清华航空研究所将在安宁县设立高空气象台,以汽球、风筝测高空。七点至北平研究院,应慕光之邀,到朱应洗、汪敬熙、钱临照、孟起英等。九点回。胡鸣时及仲辰来。十点半睡。
  接蕴明函李乔年电(请水利教员) 浙大询是否到演电叉薛次莘、莫衡(葵卿)名片寄刚复等快信
  
    〔昆明一重庆〕晨晴晨53°。
  
  晚在雨岩家晚腊并洗浴。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乘车至小东城脚下八号晤硕民,遇郑华炽,知硕民已早出。遂至华山东路黄河巷二姊处,适硕民及杨维仪亦在。余在洋车上阅报,见载昨在昆明有前滇军师长范石生被人枪击毙命,刺手杨维毒、维襄兄弟自首。初不知为何许人,至是始知系杨维仪之弟,因报父仇而刺范。其父于民国十四年五月卅一〔日〕死于广西云。二姊颇壮杨兄弟二人之行为,并〔认〕为国家应予以奖励。余谓同情则可,但若奖励是无国法,矣。在二姊处中膳。时已十一点半,即乘车回乐群社。
  与仲辰雇车至中国航空公司,停片刻乘公司小汽车赴车站。据公司中人云,中航机Dougl部只中山、成都两机,余如南京、桂林均在修理中,是项机价每只一天金十三万五千美金,约合国币八十万。其引擎可用一千小时,目前每天行十小时,即成都、重庆及昆明、重庆来回。每星期三次,故六个月以后即须换新机。自重庆至昆明需油150 肘,距离不及六百公里,故每gallon 只能行四公里,油价每gal 七元五角国币。
  至站遇刘衍淮及梅月涵,借赴中央航空学校气象台视察一周。徐宝箴亦见到。
  一点半飞机自重庆来,系31 号中山号,同行者咏霓、雪艇,送行者钱端升、蒋梦麟、金平书、黄仲辰及省委若干人均来送翁、王者。张伯苓、吴康亦到。2 :02 机开,2: 14 已达3(附附公尺。至云下自来〔水〕笔出水, 2:26 至39∞公尺,颠簸,夭阴。
  2:31 至4 1∞ 公尺,见地面有碎层云。2:38 至42∞公尺,上层与下层云皆满布。
  2:44 至4300 公尺,高空无云,机行渐稳。3: 18 (至J 38∞公尺,在云上行甚稳。
  3:40 至4400 近云顶, 云似渐升。3:46 又升至4ω0 0 3:50 降至44∞,人云中有颠簸。4:∞下降至2800 ,见地面即重庆也。4: 16 抵珊蝴坝。
  接李乔年、吴德初电刚复两电蒋右沧函
  
〔重庆〕   阴时有微雨53°。
  
  德国吞并捷克斯拉夫。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聚兴村八号中央研究院晤王毅候,余告以会议经过。关于气象所建筑费,余谓叔永意甘六年度院中积余项下可以开支,而毅侯则谓廿六年度之积〔余〕业已报账,只可在基金盈余项下设法矣。九点至川盐里十四号晤允敏,知渠赴叙府之日期尚未定。约允敏、次仲同往粉江饭店晤茅唐臣,适唐臣往瘦西湖。早餐遂至瘦西湖,借往青年会早餐,因次仲等尚未进早餐也。餐毕闯机声,疑系欧亚机自昆明来,遂往珊珊坝机场,询中国航空公司张绍良,知欧亚机已到,凌竹铭已来,送至都成饭店晤凌不值。往对门康庄王君韧寓, 王已赴温泉,其夫人在寓。
  -点进油饼。二点送唐臣父子及次仲姊妹赴城内,余在市中购物。三点回所中。黄厦千来,谈及涂长望《高空气流分析》一文,有攘夺厦千前在美国所作而未发表)文之嫌疑。又谓中央女生指导陈美瑜女士前在哥伦比习卫生教育,年卅丸,欲介绍与余一面。余以友朋之间尚须长期之认识, → 面固元但不足以谈友谊也。
  五点吴士选来,余告以浙大将迁云南建水,以交通工具与房屋均尚有办法,人黔则二者均无着落为言,请其与陈立夫接洽,并约期会晤。十点半睡。
  寄士俊函
  
〔重庆〕   阴雨53°。
  
  上午九点所务会议。下午雨岩、厉德寅来。
  晨七点半起。九点所务会议,决定气象所于短期内迁往昆明。中膳约交通部公路处萧庆云在都城〔饭店〕中膳, 工务科科长张有彬同来。萧拟向浙大借用测量仪器,余嘱彼等设法运气象所书籍自重庆至昆明。二点至黄家埋口华西兴业公司晤钱崇在,系雨农之堂弟,知其由胡光庸之推荐而来。
  回所。阅三月十… 号之《密勒氏评论> .中有《滇缅路历史背景》一文,谓自1826 年英国割取下缅以来,于1831 年Sprepo 氏即有筑铁路至中国边界之议,自仰光经逞罗以达思茅,但为印度政府所反对,结果只筑至Tann g∞。自1867 (年〕轮航通至离中缅界只42 哩之八莫,以后筑路之说又起。马哥坡罗人模即经八莫,至]885 英又井上缅甸。1889 铁路展至Mandalay ,自曼达莱筑一铁道至中缅边界之腊戍,于1902 完成自腊戍至满江之滚弄,距离甚近。1 898( 年〕英国滇缅铁路公司派H. R. Davies 人川演测量自滚弄渡以至长江上游通航地点之路线。在1894-19∞年间Davies 四度至中国行程达五千五百哩,著书名Yunnan: The μnk Between Indiααnd Yangt.ze 0 1909 年剑桥大学出版Davies 之测量自滚弄以至叙府或纳溪已告竣,距离约为→千哩,造价当时估计为二千万镑,十年可告成。所经地点如下:滚弄、猛浪、云县、南涧、云南县、镇南、楚雄、禄丰、安宁、昆明、曲靖、威宁、宣威、昭通、大关至宜屏即叙府也。另一支线由威宁经毕节、叙永至纳溪,此线实即目前滇缅叙昆二路所采之线也。
  接刚复电f寄仲辰函梅函
  
〔重庆〕   上午阴下午昙晨53°。
  
  展黄叔班来。午陈次{中来。下午雨岩来。五点赠钱乙黎、社殿英及陈立夫。在部遇陈素{;、。
  晨七点起。九点半往编译馆晤陈可忠不值。至川东师范晤吴士选、陈石珍,询浙江,协款。据云,部中已决计由拨浙省款项中扣除。关于迁校问题,吴等已为余约于今日下午六点晤陈部长立夫。十一点回。
  中膳后阅蕴明所作集刊《关于中国东部海滨风之力学影响于温度》一文,其中英文错误极多,而此文已分发与各评议员,实为一不幸事也。阅蕴明所作《中国之温度} ,须改正之处亦不少。晨黄叔班来,约草其七龄女一间赴贵阳。午次仲来,知中行将放二三千万款与四川农民。三点雨岩来,谓所介绍之李女士将于十九号出发来渝。余谓,余将于一二日回桂。五点借蕴明同赴,观行政院之壤沟,系自岩石掘出, 上有三四丈之沙岩,可称完全bomb-proof 不惧轰炸矣。
  五点一刻至牛角沱资源委员会晤杜殿英,谈前会中所允补助浙大机械系二万元一事。据云,各校均有,现尽停顿,恐难恢复。晤乙黎,询以《中国之温度》之印刷费,如数目字不印, 二千五百元已足用,云为设法。六点晤立夫于其寓,渠伤风不能下楼。谈及浙省协款、浙省设分校及迁移问题。关于迁移,渠主张不动。七点至陕西街留春幢晚膳,应唐臣约,到王君韧、次仲、允敏、吴旋之夫妇及王君楼冰。九点半回。
  寄二姊函刚复电王克仁电晓峰电
  
〔重庆〕   晴晚60°。
  
  午王君韧请客在咪腆。
  晨六点起。今日天气极佳,八点余即出太阳,至晚元云,可称重庆难得之天气也。将《中国之温度》英文说明全部改竣。十一点至教育部晤吴士选,告以昨与立夫谈之结果,谓渠虽不主张迁移,但若有迁移必要时,将来有不得不人滇或黔之势。
  又晤顾一樵,托觅水利及土木工程教员。据云,有王师毒者现在复旦,本为山东大学土木系教员云。
  十二点至武库街味腆。王君韧请客,到王倭冰、庸臣、吴旋之夫妇及允敏、次仲。二点借茅唐臣至黄家撞口中国无线电公司,遇中大毕业生王君。据云, 15Watt 发报机以手摇机发电连四灯收报机,价洋23∞。庸臣以学校名义2(阳的元购一枚,余以重庆电报迟缓亦欲购一枚j 但重达2∞磅,故只可运送而已。三点回。
  晚膳后李仲珩即李达来,系湖大数学教员。又陈可忠来,托觅农业经济教员吴藻溪及数学讲师孙泽满二人。九点至雨岩处。汤夫人劝再留数日以待李女士,因巢已于卡九动身自辰豁出发也。人生聚别自有天命,岂不然哉。
  接晓峰电
  
〔重庆一桐梓〕   晴晚桐梓66°。
  
  晨六点起。收拾行装。七点一刻别蕴明、逸云、宝望及楚白等, 乘四号车赴粉江饭店。约唐臣同行,遇许君梯。7 : 40 自粉江出发。陈次仲来告别,过江至海棠漠,费十五分钟。8: 10 自海棠溪出发。天时甚佳,江上有雾, 能见度1 km o 沿途桃李盛放,油菜花作金黄色, 燕亦纷飞,正川中春季鼎盛时也。10 : 10 到秦江,为川中工业中心之一, 有人口约上万。此时公路沿江行,石蜡子拗一带经济部正在改良河道。自重庆出发,七十公里即至江边公路,与江并行至百公里左右有一支路赴长沙,乃新修之路也。12:40 过川黔交界点,其高度为940 m ,高出重庆六百四十公尺。自观音桥以南公路骤升,至酒店坦E升至1120 m 。嗣后又降至松坎为6∞ 公尺。
  在松坎旅行社代办所中膳。二点又出发。三点过新站后叉上升。3:33 过新场。由此转辗上山至花椒坪之凉风坝,高度为1530 m 。自此下山。四点十四分至桐梓,住中国旅行社102 号,房价二元。五点至桐梓县公署。晤县长孔福民,山东人, 北师大毕业生,托其打一电话与遵义县长刘慕曾,嘱王克仁于明晨在遵义站相见。回寓。遇桂林交行经理李钟楚,乃学生李秀云之父也。九点睡。
  以下高度均系气象所Fuess No. ( )盒气压表所测得。
  地名时间高度(公尺) 距离〔公里〕海棠溪8 : 10 3∞ o土桥8 ,35- 品场9 ,079 ,45七星镇a在江10 : 10羊糖角10 ,45柑子拗11 :∞东溪II ,26提水镇11 ,45330 14384∞ "到制ωω矶山叩84112120139144( 续表)地名时间高度(公尺) 距离〔公里〕铁桥观者桥12 ,20 560 167川黔界12 ,40 940 185酒店垣12:46 1120 186韩东店13 ,∞ 760松坎(中膳) 1 3 .,0 -4-14:.∞ 600 196城隆寺14 ,12 640 205青缸哨14.40 l 创)() 215f: 渡14 ,50 680 220高石梯14 ,55 7∞ 223新站15 :∞ 7∞ 226山坡15 ,10 740 231大河坝15: 15 8∞ 236新场15:33 1020 245花椒坪15 ,49 1520 250炒米锦i 15:56 12∞ 255桐梓16: 14 11∞ 267寄涂~望函
  
〔桐梓一贵阳〕   晨起在桐梓57° ( 华氏表),有云,途中一路阴。中午至贵阳晴,700 。晚67 0 。起风。
  晚贵州公路局营运专员陈汝静来。又社会科学研究所张均刚来。
  晨六点起。七点十分由桐梓出发,沿途挑李皆盛放,惟杨柳初绿,尚不及四川菜a江一带之叶满枝头耳。重庆至贵阳一路均见燕子,乃于此三星期中抵此者。绍兴于春分见燕子,可知川黔燕来之早胜于浙东, 昆明则更早矣。行来一路尚称平顺。十点至乌江渡,两岸李花盛开。自北岸下坡至乌江渡二百公尺,对岸高度亦相同。闻西南公路局将费七十万元筑乌江铁桥。7:36 过婪山关。去时过类山关甚觉其险,但来往花椒坪两次以后,乃反觉委山关之平易矣。
  8:40 至遵义车站, 王克仁即在此相待,乃同车回贵阳。据王云,渠曾赴平越、瓮安,于十八抵遵义,待余不歪,遂赴绥阳。三地以绥阳为上,平越次之, 瓮安为下。
  绥阳有川主庙,可容八百学生及甘个教室,乃合三庙为一云。粮食每百斤四元。一点至贵阳,余住招待〔所〕 106 号。在所中膳后即借唐臣至禹门路西南公路局,薛次莘赴昆明,莫葵卿出外,见会计主任李伟;超,嘱取加油证,并为气象所设法免出养路费运件赴昆明。出至省府,知周寄梅赴香港,至毓香里晤伯秋,借回招待所晚膳。
  膳后王克仁、蒋伯谦来谈。
  地名时间高度(m) 距离(km)
  桐梓7: 10 1 悦。。
  商溪口 7.27 1120 11委山关7:36 1380 15
  黑神树 7.40 1200 18板桥7:49 1 悦。25
  上校 8:00 1 仅)() 32小山顶8.07 12∞ 37
  大桥 8.16 1040 44 遵义8 .40 980 649:∞
  滥板凳 9:20 1040 85 螺丝罐9.36 1080 1∞
  刀把水 9:44 l 侃。106(小村) 9 ,56 960 116
  乌江渡 10:00 760 11710: 19 养龙潭10:24 860 122
  养龙站 10:30 920 124 黑神庙10 ,48 1020 136
  息烽 11 :03 11∞ 148 息烽县界11 :30 14∞ 166
  狗场 11.44 1440 173 札佐12.∞ 14∞ 183
  沙子哨 12.17 14ω 199 新桥12:32 14∞ 210
  贵阳 12 ,56 12∞ 221
〔贵阳一平越〕   晨阴晨47°。昨晚雷雨今日晴
  
  晚倪可丰又来谈。
  展七点起。九点至禹门路西南公路局。晤莫葵卿,余询以贵阳至宜山公路近况。据云, 三四天前以久雨不能通小汽车,但近来己可通车。关于重庆至昆明之运费, 二吨重车,仪器等头等货一千二百六十元;书籍、仪器相杂算二等,则为一千一百O 四元; 书籍一项算三等,更便宜。但自昆明运重庆则价目较昂一倍以上。关于宜山运物至贵州,则谓暑假中有办法,因彼时新购四百余辆车现在海防, 均可入国也。十点回。作函数通。
  十一点半王克仁在招待所约中膳,到唐臣、伯秋、曹丽顺、蒋伯谦及唐山交大李君。膳毕即于十二点半乘四号车出发,同行者〔茅〕唐臣、曹丽顺及浙大新生吴昌庚。四点到马场坪,即雇滑竿三乘,借茅、曹二人至平越。六点到。住职员宿舍。
  借唐臣至平安。据湛溪云,织金为丁碟帧故里,菜馆所称宫保鸡丁即以丁著名也。
  谓其地出鸦片, 年三千担,每担五千元,可值一千五百万元,故其富甲于全省云云。
  〔至〕餐馆晚膳,到湛湛溪、何术、鲍志澄、杨静志等。唐山〔交大〕课室为平越中学,屋尚新而适用,有教室1 2 个,宿舍学生住两级小学,屋亦整齐,但均嫌小耳。平越城仅五百户,但街道甚宽,粮食亦廉,每百斤米六元。湛湛溪怂恿浙大迁织金。
  地名时间距离(km) 高度(m)贵阳12 ,30 。11∞图云关12 ,37 7 125012 ,40谷底街22 13∞观音山29 1320龙里1 ,28 37 1140狗场2:03 57 11∞费定2:33 77 1040沙坪2 .55 88 1 1ω黄丝98 1040商阳106 lα)()马场坪3:40 115 9ω4 ,15平越6.∞ 124 980一寄蕴明二函二姊函浙大电孟矛11电
  
〔平越一河池〕   晴晨阴47°。下午大雾晚河池62°。
  
  晨六点起。在交大宿舍与唐臣早餐后,借唐臣与湛溪至福泉山,是山以张三丰得名。张, 宋明间人,传系道士。福泉上有起凤楼,刻有三丰之遗言。有云:" 三教原来是一家,饥来吃饭H回来眠。"自平越至马场坪路上石灰晚岩刻有"神留宇宙",传系张笔迹,但刻漏尚新,疑戚同时人为之。七点半别湛溪,与唐臣在福泉山乘滑竿出发,由王君送至马场坪,计行两小时。据王君云, 在交大晚间用植物油〔点灯) ,每日需四五十斤,价五角一斤,即二三十元一天。*须由河中挑来,而河甚低,用七八挑夫始足用云云。
  在马场坪借昨同来之男生吴昌庚及一长沙女生张范乘车同出发。张系暨大经济教员张君女云。自马场坪出发天已放阳光,但行至都匀天又阴。都匀附近桃花之盛尤甚于马场坪、平越,而油菜花独多在独山江南。借吴、张二生中膳。一点半出, 三点至广西贵州边界。人桂以后挑李花绝迹,但见油桐而己,是亦可以表示桂人之不重修饰而重经济也。(66 年补记:挑李不宜于热带,因桃李冬天必须休息。〕道路则从前桂优于黔,迎来自归西南公路局管理以后乃相反矣。南丹附近最坏,以重车过后车辙深陷成两沟,中部凸起,小汽车有撞破油箱之险。至南丹已有雾,能见度地2∞-50公尺。因南丹无客钱,六点半至河池。招待所得14 号房, 让与张范,宿客堂。
  地点距离(km) 高度(m) 时间马场坪。980 9 ,30甘挖'肖7 9 ,40(此系黔湘、黔桂二大道分路处)(小村) 21 1 α泊JO , I539 980 10 .40都匀53 920 10 :58大桥66 9∞ 11.22林普76 l 创)() 11 ,36墨冲81 960 11.44独山二区99 1160 12 ,10独山城115 1080 12:30中膳独山城115 1080 1 ,30( 小村) 130 1140 1.554章山窑? 136 1180 2 ,05上司146 1080 2 ,20下句163 (11∞)? 2 ,43南平183 1020 3.∞六寨188 lα)() 3. 17为Jl j由3:42芒场2∞ 1020 4 ,15商丹240 8∞ 4 ,56车河264 580 5.34柏怀场280 6∞ 6:06河池296 4∞ 6 ,30
  
〔河池一宜山〕   晨雾晨河池62°。
  
  晨六点未到天将明,旅店客人已先后起身,余亦不能睡,即起床。七点自河池出发,仍在雾。昨日之雾高500→OO ( 公尺),今晨更低不过3∞→∞公尺而已。
  问池至德胜一段路虽劣,尚可加相当速度,计行75 分钟。德胜至怀远则仅中段尚可走车,有时泥高击车底, 至于两旁泥泞如稻田,故自德胜至怀远约二十公里,计行55 分钟。怀远以南路仍坏。
  十点抵西一街卅二号。见波若、士楷及彬彬、宁宁与贤、飞诸孙。未几叔谅〔来) , 知其于前日始到。沈鲁珍来,将表之时间改正为上海标准时。十二点中膳后乔年、霞初来,知学生有反对金秉时、廖文毅及徐有渔事。二点半至文庙出席纪念周。余报告此次赴川、滇、黔出席全国教育会议及中央研究院评议会之经过情形.讲约半小时。回至办公室。苏步青来,卢亦秋来。
  六点四。丁炜文来,谈半小时。校中所雇广西工人来报告夏济宇教官酬酒事,由工人扶回家, 次日指校工窃取二百元,不承〔即〕送往军警执法处。余甚不以为然。固一则元证据,二则酒醉得其助不感激而反欲治其罪, 大不应也。
  接任葆泉、张家肥三益二函士芳、外婆二函希文二函霞姊函姚尚午函基金会:桩事会、陈登元、吴怡廷、吴昌孚、秦含章,~J庆云、《东方杂志》、吴致觉、台J元戚、赵莲芳、杨其泳、Karma n 、赵丸章、Maπiolt 、黄本立、蔡锡炜、朱宝臻、金宝善、赵曾延、腐l巩固、吴化予等函
  
   日中阴,晚雨62°
  
  商昌失守。萧山失守。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学生孙翁宿来,知自余离校后各系学生有纷纷攻击教员者,如机械〔系〕学生之攻击金秉时、徐右渔,化工系学生之攻击廖文毅,农艺〔系〕学生之攻击徐季丹, 生物系学生攻击张孟闻等等。此种风气实使学校纪纲扫地,即良好教员亦将相率引去矣。
  张逸樵来,谈下学期机械系教员事,拟聘范绍宾及现在柳州之项君。夏济字来,谈上学期军训不及格者甚多,何以结束。余告以本学期继续受训11 ,若年终不及格则夏季补习。中午回。剃头。刚复来,谈房屋分配事。四点开行政会议。关于迁校问题及校舍置配问题有所商讨。六点半回。晚至刚复寓,谈至九点园。阅《哈佛同学会报》。十点半睡。
  
  
   阴雨62°。
  
  今日秤得穿绿制服113 磅。
  晨六点半起。九点至校。孙翁濡来,为化工系学生罢廖文毅课事。九点二十分至文庙。借用t 复、乔年、亦秋、载之、截初及鲁珍至各宿舍及课室周览,决定二、四年级移至文庙, 一年级移至标营。因目前一年级所住之明伦堂将做物理实验室也,各系实验地点亦分配就绪。十一点四办公室。
  午后一点半至校。阅各项公文。晚沈鲁珍来, 谈浙江办分校事。章定安来,据z萧山于廿六号失守,日人已渡江,则绍兴亦将沦陷,宁波亦不可守矣。未知此消息固的确否也。阅《哈佛大学同学会周刊》。晚膳后洗浴。
  贵阳至宣山两次测量之结果第一次第二次地点时间高度(m) 时间高度( m)贵阳8:30 1α)() 12:30 I I∞图云关8.45 1145 12 ,45 1250观音山1240 1320龙里9 ,50 1仅用13 ,28 1140贷定11 ,25 锁)() 14 ,33 1040沙坪11,50 1040 14 ,55 1160马场坪13 :∞ 850 15:40 960都匀15 ,43 750 10 ,58 9204虫UJ 19 ,03 9808.30 1020 12 ,30 1080下司10.04 880 14.43 1 1∞六寨11 ,0712.05 820 15 ,17 lα)()芒场12 ,50 880 16 ,15 1020南丹14 :∞ 645 16 ,56 8∞车河14 ,50 480 17 ,34 580河池16:30 230 18:30 4∞宣山11 :∞ 120 11 :∞ 2ω第一次在本年一月十〈七八)(三四〕号,第二次在三月甘〔五〕六七号。因气压于三月间降低,且二次所用气压表并不相同,故有差别。
  接吕蕴明函叔谅函电贺壮予、沈宗瀚、杭立武
  
   晨阴62°。气压744 mm 午75°。
  
  晚叔谅、左之、炜文来。
  晨八点起。九点廿分至校。作函数通。阅来往文件及所收到之《哈佛罔学会周刊》。郑子政寄来书九本,七本已到,均系气象书,又Skrainka Up ω Date Medicallnformαωnfor 仇e Home 书一本。此书甚肤浅, 不知何以购此本,盖卫生常识之书在美国真汗牛充栋也。
  午后到图书馆阅各类新到杂志。在《十九世纪关于波兰、德国于小俄罗斯》一文,谓Galicia 一带虽属波兰,而小俄罗斯人实占百分之七八十,总数有七八百万人,而波兰人又加以种种压迫,故希德拉自强占捷克斯拉夫以后即宣言欲扶植小俄罗斯人独立,其用意可知。波兰政府昔日之欲联德,徒见其不自量力也。英国张伯伦政府仍然欲与希德拉和协,捷克虽为张伯伦牺牲,尚谓德国占捷之实有理由,正足以见英国之不能振作矣ο 履霜坚冰至英国之末路殆已不远。
  晚左之、炜文来,谈炜文等近发起绍属同乡会为校工办一夜校,星期六晚即开始。叔谅来,谈浙江近况,谓黄绍珑在浙以自卫团名义,每年用八百万元,而总司令部费一百七八十万之多云云。
  接刘粹中、福建科学馆林龚谋金廷秀两函郑子政函朱国华函又书两包寄吕蕴明函伺元晋函
  
   阴晚有月光晚76° 742 mm 今日闷热
  
  敌机炸货县。俞宗穰停学一学期。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夏教官来,报告一年级师范学院学生俞宗穰昨晚十一点后高声谈话,郑联奎教官值班戒之不俊,反出言不逊。据该生已屡犯过失。余召之来,告其行为之不当。教官方面认为不可教训,决计开除。按俞系绍兴人。新近绍属七邑同乡会成立,渠被推为补习教育委员会委员。以余观之,此人极似顽皮小孩,但对于教官公然侮辱,纪纲荡然,不得不予以开除,以为后来者戒。
  陈弼佑告假赴桂林。据云,系因共党嫌疑,校中不与以作导师,因是感觉不快而去。今日寄电劝其来。闻工学院一年级对于英文助教任英文教科事表示不满。
  晚丁炜文来,谈渠女生指导与农业经济授课二者不能兼顾,故要求一女生指导之助理员,拟聘李乔年之小姨徐瑾任之。中午房东郭绍理来,欲借用前面堂屋,因其86岁老母病危,如不讳,欲在此作大事也。晚十点半睡。
  接张!g刚电寄郑子政函陈弼佑电
  
   昙晨74°。气压742 mm 晚77°。
  
  今日敌机炸南宁、武鸣。下午开训11育委员会及导师会议。
  晨七点起。八点余鲁珍来。余已告贺壮予来校接办总务事。拟派其人浙办理分校,沈则愿在校教气象功课,但晓峰不欲其担任史地系气象功课,只农业气象三小时,则报酬有限,故余仍劝其去浙或担任迁移筹备校舍事。
  十一点有警报。余主标营视察学生有否全体避去,至则疗养室与宿舍只各一人。余又至江边看学生藏睦地点。目前水小不成问题,若江水高涨,则此一带应无容身之所矣。十二点解除警报。余至膳厅,秩序不佳,肉避警报来膳厅者极为零落也。一点半回。
  二点半至校。三点开训育委员会,讨论避警报时警钟问题以及开除俞宗穰问题,结果俞宗穰停学一学期。又女生宿舍失窃,查系女生范慧金所为,姑念其忏悔,留校察看,不准注册。六点散。开导师会议,议定废止聚餐,以后由各导师分别召集所导学生个别谈话。十一点固。
  寄教育部为分校经费电陈可忠(请代约孙泽撒、王师事提)咆梅函附郑、李二函
  
   晨阴,晨75°,有雨意,742 阳n o 八点半雷,八点四十八大
  
  雨,东北风,雷商自北西北来。午68 。, 转北风。晚ω。。油桐开花,葡萄藤花。
  展陈汉兴来。季梁米捐侠魏女士奖学金甘元。一年[级] 师范生来为俞宗穰缰颊。向觉明来。i午鉴明来。下午至乌道箭。黄羽仪、振公、张孟闯来。
  展七点起。八点早餐。餐后见北方有黑云气,自NNW 向SSE 来, 数日闷热,料其将下雷雨。八点半闯雷声,未几大雨,半小时即止,温度骤降七度之多。陈汉兴来,为女生范慧金盗窃事。季梁来,捐廿元为侠魂女士奖学金。师范学院一年级学生八人来,为俞宗硬说情,所说前日晚上与郑联奎教官口角与郑教官所云大有出人。下午黄羽仪来,亦为俞宗理事,余以此事既由教官告发,不得不听取教官之报告。俞宗穰理应开除,现给以停学处分已属宽大,除非教官方面觉有宽贷之可能,则余决不再为减免。
  四点借许鉴明至对江乌道箭下蓝能村十二号武汉大学所租之屋,房东务农,!4l姓。阅章德龄寄来League of Nations Bulletin of the Health Organization, The Treωmentof Malaria , 4th General Report 。晚七点在庆远中学开廿七次各机关主管人员联席谈话会,到指挥官岑兆熊、县长杨盟、中行周仲陶、庆中裴邦佐、省立医院姚若炯等,讨论清明节民族扫墓及防空、募款、建桥等事。十点因。
  
  
   晴晨览。气压749 mm 批把上市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面毛掌秋,嘱设计校中之无线电发报机事。一年级师范学院学生俞宗梗因对教官出言不逊经训育委员会议决开除,后经师范学院代理院长王季梁等之恳请, 与夏教官说妥后改为记大过二次、留校察看以待后效。而在宿舍窃取女同学之学生范慧金,因无面目留校,己自愿回重庆,由陈汉兴接济川资。
  午后振公来,谈发还去年薪水打六折时一成薪水事。缘中大等校多打七折,浙大于离泰和以后始打七折,从前自杭州至泰和十一个月均到六折,因校中积余达八九万元,一般人以为积余由于薪水,此则大误。在离杭以前校中已有六七万之积余,乃由不购仪器之故。至于薪水打六折加五十元之底数,其总数实已超出全薪水之七折。目前五十元以上打七折则更超出全数之八折矣,且账已报出无从拨还,现时最苦者为五十元以下之小职员,其次则百元以下之职员,拨还-折薪水于小职员全元好处,故余不赞同是议。
  五点晤陈嘉、王劲夫于其寓西一街七十四号。晚膳后至文庙-。今晚绍兴同乡会所办之校工夜读开学。余往说数语。八点固。阅《科学画报》。十点睡。
  接徐守谦、张哲民、姚国伟(以上旧函) 孙奎铺函又何消隐函寄希文函(小照片一张) 陈可忠电毛掌秋函希文《科学画报》四本
  
   晨阴。晨5 1°,气压753 mm,高度90 m o 五点雨,有雷。晚 520 ,气压753 mm 。
  今日为儿童节。上午一年级院联会代表程力方(文理)、方正三(农)、秦望峙(师范)、张由椿( 工)四人来。
  展七点起。九点至校。今日为儿童节,各给彬彬、宁宁、超、贤四人桂钞五元一纸,嘱彼等至体育场献金。原定在下午二点举行,后忽改至五点,但将近五点适下雨,因未举行。
  今晨丁炜文来,报告绍兴同乡会,但组织后无意中发现一年级女生胡xx 与机械一男生朱姓在课室有暧昧情事。缘胡xx 被举为同乡会康乐股股长,而毕业生谢志公现在化工助教,被举为常务委员,与通款好作情书,为胡所拒,且作函与同乡会,谓因同乡之追求不愿服务。以是同乡陈洪达遂作函报告与丁炜文,说道大考完毕的第二天( 三月廿一)因为要预备次日同乡会郊游,所以陈洪达和同乡数人去找胡xx 到处,最后在不点灯第八、九两教室之中间用电灯) 照,发现赤裸裸的一对即是胡xx 与朱某(朱x X ,乃朱x x 之儿) 云云。此事经发觉后已瞩炜文侦查,因看见者不止一人,如已事实, 二人均须开除也。本年一年级确是不幸连续发生,窃案与奸情,但害群之马非去不可。
  夏教官以电相示将赴重庆受圳,余嘱其带函与伯秋等。晚六点往对江蓝能村,〔取〕桐花一球与彬、超二孩研究之,因《科学画报》适有此花之论载也。
  接教育部介绍水利教员周镇伦函 王希文函
  寄Marriott air mail 庸臣、伯秋、王克仁
   睛。晨52°,气压755 mm。 云A.cu 向wsw 往ENE 走。
  
  晚61 0 , 754 mmoh是朱xx 来。四年级学生李子向、郭志梅来。又自治会孙翁揣及钱克仁来。今日秤御一百十二磅。
  展xx 谈及其子xx 犯规事,谓其女朱xx 既摧咎而远遣,其子又与胡xx 犯暧眯而被斥退,则实元以立足于世。余告以胡xx 事单靠陈洪达一人之报告,尚不足恃,但如旁人证实,则不得不予朱xx 、胡xx 以停学或开除处分。此等事在学校不能不如此办理,而于个人不过表示不能自制而已。近在American Mercury 上登有Chastity in the Campus 文,论美国大学生之贞节问题,如l美国女生中并不知有贞节两字也。九点至校。则发现校长为军训禁留发布告上贴有学生之责问,已于八点馀撕下。本届新生人品极杂,迭出乱子, 若不及时整顿则浙大校风每况愈下矣。
  中午为诸孩量重量,较之四个月〔前〕均有增加,飞一人增加五磅。午后朱医4月5日祯112楷125波若128彬66宁56超54贤45刚33飞30( 1 938 年) 12月9日1101306354524525生来。二点半至校。查胡xx虽籍系绍兴而生长在江西,尚系吉安考取者。六点晤乔年。
  晚召陈洪达来,询胡xx 与朱xx 在课室有苟且行为事。晚陈洪达来,又舒鸿来,均报告朱xx 、胡xx 二人事。余决计将二人予以停学处分。
  阅新到之《浙光) ,述及去年浙江桐油出口十万担,值三百万元。茶叶温属二百万元,绍属八十万元。东阳火腿卅万元,绍兴酒三千万斤值一百五十万元。
  接晓沧函寄陈次仲、允敏函晓沧电
  
   晴晨睛晨ω。P 765 mm 晚62°。
  
  晨阅金静庵著《吾国史学最近之趋势) ,载《新民族》三卷十二至十六期。富宾南回。中午至鹤岭即了歌山祭蒋百里及阵亡将士。一点廿五分有镜报。炸柳州机场。晚约炜文、稼梅及芝伦夫妇在寓晚麟c晨七点起。阅金静庵著《吾国史学最近之趋势》一文,述及殷墟道中敦煌石室汉魏六朝之木简等历史。九点至校。雷宾南自桂林囚。据云,南宁至北悔之公路彻底破坏,敌人如在北海上岸,决非短时期内能打至南宁云。十一点回。中膳。膳后即赴了歌山,途遇徐谷麟、乔年、季梁与亦秋,徒步往蒋百里基。十二点各机构在此公祭,由岑兆熊指挥官主祭,余及军校韩汉英、县长杨盟陪祭,奏哀乐(由军校军乐队)、读祭文即散会。今日到者约百人。
  一点左右至中途闻有警报,遂往燕山村郭洽周寓,知其夫人病稍瘤。渠与张晓峰、刘弘度同住。并至王驾吾家,遇王星贤,知驾吾之夫人病人膏育,无回生之希望。王等所住屋系茅草顶、泥墙、木门、泥地,尚高敞。马一浮以二百元购得者,有地一商, 但附近蝇蚊甚多且无饮水,非住家良地也。未几黄秉维及驾吾来, 谈至三点半。余等虽未闻解除警报,即徒步借章诚忘与黄秉维回。
  四点至校。寄金咏深十五元,嘱交与胡立泉, 以十元作为地租,以五元作为祭侠文与衡儿之用。晚六点回。邀稼梅、炜文在寓晚膳。膳后苏步青来。
  今日马相伯老人百岁生辰,亦适为余五十岁生辰(进五十) 。
  寄外婆函金咏深函(洋十五元) 吴士选函
  
   晨晴晨ω。P 754 晚752
  
  张堵刚来校。晓峰回。
  晨七点起。九点至工读学校。作函与蔡竟平、朱善培等。昨接叔永函,知渠不赞同气象所迁云南,以经费故也。但实际气象所迁移费可不牵累预算。函雄弟允汇寄洋一百元至外婆处。中午回。
  二点半至校。晓峰自昆明回,据云建水有朱家花园,有屋一百间,租金八百元。
  此外尚有iß相庙及私宅可用,大约三百间可以租得。尚有龙主席图书馆,则须加门窗而已。大礼堂与膳厅可以借用临安中学,该校系文庙改建。此文庙之大为全国所罕见云。张培刚与晓峰同车来,授农业经济课。
  又二点刚复与陈嘉来,为女生胡x x 说项, 因胡为陈嘉指导之学生也。余谓胡、朱二人不得不处罚,但既不能记过,故只可停学,拟令胡xx 转往广西大学,后询雷宾商,知西大文史系只七个学生,无外国语文系,故允其暂留校察看,但不得住宿舍,交由教职员家属看管。
  晚膳遇舒鸿,渠颇自告奋勇。至乐群社,晤晓峰、雷宾南、张培刚。九点贺昌群、程耀椿、谈家桢与杨守珍来,渠等均主张学校速移建水。十点半睡。
  接蔡竟平、气象研究所电寄蕴明、逸云、权永及雄弟、蔡'竟平、祝世康、吴致觉、何元成函炜文函寄吴雅.中函朱普培(正元)函陶孟和电
  
   晨阴.但62° ? P 75引1°。桔子
  
  原甜云,广西油桐开花,四川初出苞,而而.贵州全未。四川柑l 菜花落,贵州正黄,而广西将收子矣。
  晨四点王驾吾太太病故。上午十点十六分,中午1 2 ;36 , 下午4; 10 二次警报。晚开校务会议至侵晨。周承渴来。
  晨七点起。八点三刻至校。寄自蕴明函、电各一通,关于迁移事,谓所中存款若敷运费迁滇,否则迁北暗。蕴明似有先入之见欲留)1 1.故迁滇之计划甚难实现耳。十点十六分有警报。余出南门往王驾吾处,吊其妻丧。其妻患T. B. 结核病人脊髓,医生知其不治,在黎利时已严重矣。途遇黄秉维,遂僧往。鲁珍、晓峰、洽)司、以中先后来。十一点解除警报。
  十二点回。中膳。未及餐毕, 1 2: 36 又有警报。出西门,借波若等又至燕山村旁,至3 :20 C.警报〕又解除。同至城中,丁炜文来,谓胡xx 已嘱其离宿舍。至工读学校开校务会议,而4:∞警报又来,适周承溺自重庆来,拟往江西泰和,遂借至北山下。据周谈,谓因家脊安顿在四川乃弟家中后,始可放心往泰和任事,故去川实是不得已。渠车于上月二卡三号在秦江相近与四号〔车〕交臂而过云云。六点一刻〔警报〕又解除。余先与周至赵仲敏、何增禄家中,见桔花尽放,其房东郭君系前任县长,勤于园事。六点半回校。八点开校务会议。到卅人,决定迁校,拟定云南建水,即日筹备。散会己侵晓二点矣。
  接罗志希函叉致美总统一电酣家声、沈海搓函罗城县政府笠尚武、黄仲辰函寄吕蕴明函叉电邮汇外婆洋一百元
  
   睛。晨66°,P 748 mm。晚748 mm。下午四点微雨。
  
  报载Franco 佛朗哥人马德里,西班牙内战告终,计为时二年有半。下午孙翁南、丰子tê 、王星贤(培德)来。晚周承淄来。
  展七点起。八点一刻至校。寄全曦堂一电。派冯盲安、程耀椿、张孟闻、张晓峰、吴馥初、梁庆椿、雷宾南、沈鲁珍等为迁校委员会。十点回。作函与希文、外婆,以备于明日由周承溺带去在衡阳寄出。刚复来谈片刻。
  中膳后化工〔系〕学生孙翁搞来,余告以化工系罢考廖文毅之课实属不应,设若不读廖之化工一下,则必吃亏一年。故乔年已答应本学期授化工一上,但须由学生函请,如此则吃亏一学期而已。王培德借丰子铠来。余上月曾购《车厢社会》一书以赠梅儿。
  在点至校。又晤刚复,为胡品清觅人管理事。晚周承溺〔来),余托其带交萧叔纲、杨绰庵、金咏深各函。阅周学普译《歌德对话录>.第120 页说歌德读中国小说,谓在这小说中讲一对情侣,在长久的交际之中竟会那么自制。有一次他们不得已在同一房里过夜,通宵以谈话消磨时间,而不相接触。又有无数传说,都是讲礼义道德的。在一切事情中,严肃的节制中国维持了好几千年。《歌德对话录》是J.P. Eckennann 埃克曼原著。
  接杭立武电寄杭立武电全曦堂电又电二姊(询昆明炸轰情况+
  
   雨晨66° P 747
  
  晨七点起。八点半借周承溺赴工读学校,请其带交泰和金咏深、萧叔纲、杨绰庵{函〕。闻杨已升为建设厅长。近来吉安迭遭轰炸,省府或己移至上回村矣。并交周致外婆一函,内附邮局汇票一百元一纸。作函与吴士选、张梓铭,为浙大将迁云南建水事, 并电教育部,同时亦去一呈文,均交周承谢带至桂林,由飞机递往重庆。中午囚。
  二点半至标营新礼堂作纪〔念〕周,请晓峰讲"建水地理"。据云,建水为临安府首县,因其地逼似杭州,故名临安。当时建水文风之开发,由于浙江人王姓,绍兴人。明代江浙一带人移往者甚多,明末则川人亦群往,杨慎曾留建水、石屏甚久云云。余至文庙阅英美新到杂志,报载Albania 阿尔巴尼亚被意大利所吞并,现在世界已成强权世界矣。五点借振公、诚忘等赴文庙后之操场,检阅一年级之军训, 是为第一次操阅也。余述服从何以是美德,服从与屈服意义之不同。服从是为了尊重自己,是为要做一个奉公守法的人云云。六点半回。晚李乔年来。渠与亦秋将赴川出席五月五日之生产会议。女生王爱云、王慧、范文涛来,为胡品清说情。十点睡。
  据哈佛大学Conant 校长上年报告云,美国人进中学者19∞年只六十三万,1936 年增加十倍,其中只115 进大学云。又1920( 年〕进中学学生只占童年人口30% ,至1930 年降至159岛。
  接叔永、逸云、蕴明、童有梅、何清隐等函接张宝堃(嘱接济张本华洋一百元)、唐岐欧(凤圕)、黄仲辰、李良5英、洪诚函宋麟函寄希文、外婆(邮汇洋一百元)、解翼生、金咏深函(由周承谢带去) 叉叔纲函杨绰庵函希文《科学画报》二本教育部电又呈文寄吴俊升、张梓铭函
  
   晨阴。闷热。65°,P 747°。晚66°,P 747°。日中雨。
  
  三民主义青年团〔团员) ;X1J尧、韦甘睦来(西一街前导书局) 。中午迪生、丁炜文来。
  晨七点起。作函与叔永及蕴明,为气象研究所迁滇与迁北暗事。余以永远计,回迁昆明为上策,但如因所中存款尚不及抵运费,则迁北暗亦行。在重庆不迁而将书籍存贮一处,不打开箱而使霉烂,斯为下策矣。三民主义青年团团员刘尧、韦甘睦来谈片刻。
  中午丁炜文来,谈及胡xx 恋爱事已闹得满城风雨,女生中甚至有欲令胡xx与陈洪达对质者。余告炜文,谓余之处分胡,全由黑暗中胡与朱xx 二人以青年男女在课室中闭门密谈而定,至于二人有否不规行为则非吾所知。现在处分既定,朱自动退学,胡留校察看,无再考虑之余地,请外人弗再纷纷议论此事。未几迪生来,颇怪炜文不应将此事告余,谓外间类此正多,余谓惟其男女生间多此…类事,故不得不处罚。迪生去后,炜文乃谈及去年在泰和农学院某教员(孙x X) 与一女生(谢X X) 发生恋爱,事为某太太所知,经一场风波。此女生(谢X X) 前与一男生(张X X) 同居,而忽又自愿〔为〕此教授之如夫人,后在南昌此男女生均已毕业。
  某教授赴南昌谋续欢,竟为男生所遇,因而大闹一场。至此女生又与在南昌服务之某机关所长(叶元鼎)有染,足知浙大教授、学生间之恋爱问题如此一类者,尚不止此云云。
  二点继续开星期六未开完之校务会议。六点半至合升楼请新来教员吴留青、丰子铠、张培刚、王培德,及季梁、亦秋、向觉明等等。
  寄叔永电叔谅、雷宾南、陈慕等函叔永函蕴明函仲辰、逸云函宝壁、元晋函
  
   雨晨P 748 温度66°。下午见阳光
  
  杜清字家被抢。扑方、徐达道、钱克仁来。晤刚复。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作函与长望,邀其于下学期至浙大教气象。寄梅函嘱交士俊膳宿费,每人十元与士俊,胡珊亦同样交。接雨岩函,知前介绍之李女士已到重庆。她在长沙中学毕业后进雅礼所办之看护学校。我回信说即使我去重庆匆匆一面,性情脾气很难摸到的。照她履历看来,她的学问和家世决不如允敏的,至于年纪听说不到卅,又嫌太少一点了。
  中午炜文来,说胡XX 自从昨天和朱XX 讲后,情愿搬到钱琢如家去住。到了晚上梅迪生又叫她去,劝她住宿室。早晨费香曾又派叶姓女生叫胡不要搬出。我若要闹脾气的话, 就可以令炜文告胡XX 限廿四小时移出,否则开除。但我的原意是为了顾全她的名誉,结果倒是开除了她。这不是我的本心,故决意加以警告,任其住宿舍,一面将其公费停给。中午与刚复-谈。晚间迪生来。
  据子高报告,知住东八街之杜清宇家被抢。他说"杜清宇先生被抢去了",我吓了一跳,以为被绑。到东八街,知八点天已黑,有盗七人,五人持枪人内,杜家方晚餐,盗知皮夹箱笼所在即拿去,费时仅十分钟,并未伤人,更不绑票,损失三百元,其中或有内线云。
  接长盟、炜文、梅、雨岩、严振飞、张秋元、那公炯函晓沧电接周汉章、胡子腾函寄涂t乏望、梅儿、炜文、土俊函龙里县县长刘坤瑛(还所汽油费洋十二元)、李良驭、宋麟生、严振飞、张秋元、雨岩函
  
   雷雨天将明时大雷雨晨64° P 745日中雨
  
  晚费香曾来。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邀俞念慈,嘱其弗辞去职务,因会计室与出纳室时有插阻也。阅Walter Lippmann ( The) Good Society 一书,述及战争之分别,谓自那坡仑之战以迄欧战凡)百年,其中均是割地占城之战,到了1914 才有所谓Total War 是全面战、民族战。所谓民族战,其目的不仅在于割地而在于整个的征服,即是Supremacyo午后四点开迁校委员会。因教育部电未到,故目前暂时不能进行迁移事务,但可各方询问,如各教员所需之房屋及询全曦堂以建水木器之价目等。开会时到雷宾南、张孟闻、程耀椿、梁庆椿、英馥初等。张晓峰、冯言安二人告假。晚费香曾来。
  Tumer Personal Hygiene {个人卫生> p. 197: Defective persons 1. Q. 智商50一70% , morons 弱智. 25-49% , imbeciles 低能. below 25% , idiots 白痴. 1. Q. =巴空旦旦旦旦坐坐旦Normal寄刘庆云、夏纯文函胡子腾函陈晤皆函姚国伟函陈肇元函武汉测候所函
  
   晨阴。上午睛。下午睛。晚十点雷雨,有雹,一小时半后
  
  止。晨66 0 ,P 742 0 中午800 。晚75 0 。下午P 738 。晚743 。
  下午三点半有警报,四点半解除。谢幼伟来。
  今日晨起觉头昏晕,几不能行动,不悉何故。缘晨天未明即醒,复睡后觉头昏,勉强起,直至早餐后始觉如常。余初以为胃中作恶,吃蔑麻子油打泻。中午请朱医生来,渠验得余之liver 肝较普通大一指,即约半寸许,疑为黄瘟病所致。但五六年前在吴旭旦医生处,嘱旭旦为余验身体,吴即谓肝较普通为大,疑曾生jaundice 黄瘁,故知肝大乃巳数年矣。朱医疑肝或因贫血,而贫血亦可使头晕也。近日鼻塞如伤风,此或亦有关系也。
  三点方至校。有警报来,乃借罗沉叔赴对河村乌龟咀武汉测候所,遇徐勉钊、王以中等。五点回寓。洗浴。接涂长望、吕蕴明、钱逸云函,知涂长望与黄仲辰又起冲突。涂以拳击黄,因此二人不能不调开矣。晚张培刚来,又张孟闻来谈至十一点。十点即有电光自东北方来,十一点大雨并有雹子声雷电并作,雷不响而继续不绝,至十一点半即停。
  接蕴明二函涂长望函逸云函外婆函士俊函
  
   晨阴。晨70°,P743°。晚69°,742° 晚九点雨。
  
  今日敌机炸龙州、宁明。中午苏叔岳来。晚邱昌渭来。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张荩谋来,说实验需房屋事,拟将明伦堂一年级生迁往标营膳厅,即嘱沈鲁珍、郑联奎办理其事。寄涂长望及蕴明电各一通,嘱涂即来浙大教课,又函士俊嘱弗辞去职务,同时函孙本忠嘱另觅会计,傅士俊仍得继续其蚕桑工作。
  十一点至张晓峰处,告以请涂长望来校之经过。午后二点至校。苏叔岳来,谈及此次受训之经过,谓晨5 :45 起,到晚9 :45 ,迄无暇暑,蒋亲上讲堂凡六次, 雪艇及咏霓均屡来讲演,陈辞修主持一切,并遇其同乡张冲,即经手购飞机者。谓开战时国家应有飞机- 千一百余架,蒋向周至柔要5∞架,而周只能交1 50 架,因之被扣,但经手购买实孔祥熙,此经蒋夫人之解释而作罢。又谓俄国飞机已来六百架,机师近千人,死者已逾百人。现在大部军械、飞〔机〕均来自俄国。五点回。晚蔡作屏来,刚复、费香曾、邱昌渭来。
  接叔岳带来逸云孚打绒线衫一件接萧庆云电范承履电苏叔岳带来吕炯函一通萧庆云电寄蕴明航快附加毒草单涂长望电又函一通蕴明电萧庆云电士俊函孙本忠函
  
   阴。66°,P 744 mm。晚742 mm,68°。桐油花树小者全
  
  落,树大者尚开。
  昨晚在余台上灯旁飞来数十俘瓣,生下长五六公厘之子备一枚,今晚竟无一只监事赂。上午送王驾吾太太葬。下午至对河村。晚冯言安、沈鲁珍来。
  晨七点一刻起。九点借章诚忘赴燕山村王驾吾寓。其太太于今日出殡,葬于西门外之义葬,去时材己抬至门外,送葬执拂者五六十人,同事文学院中居多,学生除南通同乡外,尚有多绕道自马路经南山前至车站。幸今日天阴未雨,又无警报,坟墓即在悻鸿昆之旁,尚有近来去世之余潮冬及吴天爵,亦相去只二三百公尺之地。十二点回。
  膳后借桦、宁、贤、超四人赴对江,遇吴馥初与广西银行李行长,谈及龙江造桥问题。冬夏水高下相去四五丈,万元之数不足造一水泥之桥。近来水已涨,较一星期前涨至一丈之多。水大时尚可涨三丈。用钢骨水泥非十万不办。至何增禄寓,士楷、波若、洁、飞、刚均来看郭前县长之桔。抽花多已落矣。遂至乌龟嘴武汉测候所,坐逾时。五点回。冯言安来,提出下学期辞职事。因与亦秋积不相能,大抵均系私人事。晚鲁珍来,述及与振公意见不合等事,余仍劝其赴浙江分校。
  接方岩、黄季宽电
  
   晨雨晨66° P 743 mm
  
  下午纪念周,(国民公约》宣誓。张孟超来。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寄黄季宽电,答复定海测候所将迁至处州,无线电不能借用事,缘浙大需用无线电收发机,伸本校、分校得以时时通消息, 以是需一收发报机在龙泉也。中午张孟超来。张系澄衷旧友张秋元之子。去年考联合考试第一志愿浙大,但取人云大,不愿往,遂人约翰。屡欲来浙大,其父母不许,得浙大回信可人补习班后,乃不告父母而行至东乡,南昌陷落车断,东乡至l恼川之路亦断,乃回江山,公路至浦城由邵武经光泽及南城,光泽至南城尚无公共汽车,须乘货车行,由南城又回至临) 11 ,经吉安、衡阳而至宜山,自出发至宜计三星期。自江山来凡十二天}瓦二点半在标营礼堂作纪念周,{国民公约》宣誓,凡十二条,首由余加说明,次宣誓,到者教职员四五十人,学生五六百人。晚七点至庆远中学开各界主任联合会议,岑兆熊指挥官主席,推定造桥委员会即在龙江上造一永久之桥,缘迄今江上之浮桥,水大即须拆除。桥之固样巳〔由〕大中华所打,计长850 英尺,宽14 叹,高出低水面90 叹,四桥洞利用江中石为础,架以竹蔑,估价九千八百余元云。
  《国民公约} :一、不违背三民主义;二、不违背政府议会; 三、不违背国家民族的利益;四、不做汉奸和敌人的顺民;五、不参加汉奸组织;六、不做敌军和汉奸的官兵;七、不替敌人和汉奸带路;八、不替敌人和汉奸探昕消息;九、不替敌人和汉奸做工; 十、不用敌人和汉奸银行的钞票;十一、不买敌人的货物;十二、不卖粮食和一切物品给敌人和汉奸。
  接伯秋函粤商福建女中胡淑卿函蒋伯谦、王克仁函寄黄季宽电吴永庚、何元成函
  
   晨昙晨66° 744 mm
  
  晚迪生、刚复来。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作函与外婆、伯谦、伯秋等。近四五日来每晨起觉头昏,初不知何故,近乃知系神经衰弱之征象。于十年前曾有之,近来因稍忙,又觉麻痹头晕,非稍事体息不可也。接顾一樵电,嘱浙大弗再迁,因此不得不派人与教部作再度接洽。余以回校未久不愿再赴渝,拟派晓峰往,渠亦倦厌旅行, 推迪生, 迪生颇愿往。晚迪生来,余告以在桂不能安定、不能久远之计,故不得不迁移,且人黔为教部原来计划也。
  今日得蒋伯谦函,附瓮安县城图,知瓮安县人士虽雅愿浙大迁往,但该处竟无房屋足资下足,殊非相宜。王克仁则于绥阳仅有口头报告,毫不着实,湄潭与瓮安均未前往, 其人办事太浮夸,如迁黔非有切实调查不可。
  Hooton 谓黄种人之上眼皮垂下使两眼之外边眼角为所掩而不能见,此种眼皮称Mongoloid fold , 大概系因黄种眉柱不高眼球凸出,故不得〔不〕有此下垂之眼皮,以保护眼珠使不致受外来猛烈之光线云云。
  据去年龙江宜山水文记载:廿七年五月十五下午最高134.34 公尺,最低甘八年一月二十下午116.82 公尺,相差为1 7.52 公尺。
  接顾一樵电吴馥初函南开同学会函寄外婆函蒋伯谦函王伯秋函仲辰函叔永函宝莹函陈次{中函
  
   雨。十点见阳光。晚大雨。晨66°,P742°。晨似闻布谷之
  
  音。
  下午开训青委员会、行政会及迁校委员会联席会议。
  展七点起。九点至校。阅二十六年度决算,计收入五十九万而支出仅五十一万,尚〔有〕八万元之数,实因有若干应付未付之款不在账内也。二十五年度临时费八万元为建筑用者亦尚有五万未用去。
  中午回。假寐一小时余。三点开训育会议,讨论膳宿及防空诸问题。苏叔岳报告训育会议在重庆之经过,谓党政训练班于上月卅完结后,于卅一号召集各大学训育人员讨论训育问题。关于导师制、学生思想品行之等第、记分均有讨论。四点半开迁校委员会,到梁庆椿、冯言安、沈鲁珍、张孟闻、程耀椿、张晓峰、吴馥初及各院院长,议决派梅迪生赴渝与教部接洽迁移事,如迁?真不戚,则依照原议移黔之湄潭及赤水等地。
  晚阅E. A. Hoolon Apes, Men αru1 Morons{ 猿、人类与疯子} , Putnam , 1937 0 最后一章(p. 283) 谓黄种恐系人类中之最后发现,亦〈最〉从数方面看来最进步的一种,有大量之脑袋、眉柱不突出、高颊额骨、低鼻子、属中等、额尖突、方顿、发深蓝黑色、眼深色、发直而粗,身上毛少云云。
  寄任碟泉函钱逸云、王玉章、郑晓沧、周汉章函
  
   雨67° P 743 晚P 744 阴子夜雨
  
  晨七点起。寄顾一樵电,告以迪生将去重庆。又请何叔通来浙大教水利。接希文函,知又迁至衡山下五里牌。谓军队中昏天黑地,不能见一线光明。兵士半年不洗澡, 弄得全体生挤疮,大半不能行蹄,打敌人更谈不到。无线电到如今没有成立,似此误己误人,不如另调。故晚间写信与雄弟,嘱六弟设法另调。
  接朱国华函,知航空委员会对于所中广播不甚重视,其原因由于所广播之中国地点太少。故拟将定海测候所移至龙泉, 一则可以利用无线电发报机来广播, 二则测候所较为安全, 三则浙大分校亦可利用也。同时宜山浙大若有无线电机, 又多一广播地点矣。接刘学志函,知其不能来桂任女生指导事。中午炜文来。晚借彬彬、超超至城外一走。回。作函数通。十点睡。
  接景师函接元成、希文、梅、刘学志、朱国华函哈佛Associated Harvard Clubs 、菲列宾大学函寄希文四月二日退回函刘千俊函(迪生带去) 希文又函又寄胡淑卿函何叔通的庄泽宣函何元成函炜文函电林放瑶、顾一樵
  
   雨67° P 745
  
  展七点起。八点半振公来。九点至校。赴图书馆阅二月份Reader's D自gest , 内有关于Death to the Killer 一文,谓肺炎每年在美死人上十万,其患者死亡率达25%-30% ,且肺炎共有卅二种之多。最近英国May and Baker 药房Dr. L. E. H.Whitby 试验Sulfanilamide 磺接至第693 种始有效,名之曰Pyridine 吭吭,减少死亡事,至8% ,且价极廉,为1910 年Paul Ehrlich 发明606 Salvarsan 之后最大发现云云。
  下午六点请朱医生至寓验血,以余觉头晕,疑为贫血症Anemia ,后试得血色素Hemoglobin 90% + ,红血球每c. mm ( 即mm3 J 立方公厘四百七十七万(普通五百万)以上, 均与标准相差无几,惟白血球只每立方公厘五千五百,普通为七千五百,不知何故,但非贫血症也。
  晚阅Hooton <猿、人类与疯子》一书, 谓Pliocene 上新世后期已有人类,即四百万年以前也。如作十二小时计算,则每秒即代表92.6 年,到冰河时期之初期chi l1ean人已能制石斧,但已在九小时,矣,是为旧石器时代之前期。至三万年以前,达中期Paleolithi c 旧石器,则Solutrean and Aurignacian 梭鲁特和奥瑞纳文化时期的人则能制叶状尖石片, 岩上雕女人像矣,为时已在11 h54 ' 。至八千年前始为新石器时代,此时巳有家畜及土屋,是为表上已为llh58'12飞至34∞ 年前始用铁器,48∞ 年前用铜器,故铁器时代以表计算离十二点不过37"而已。人之进化所以与猴不同者,在于足之用以立,脑之扩大,顿之减小与颁chin 之露出是也。在最后冰河时期即25∞〔年〕前已是如此。Neandertal 尼安德特人无颖而突颗,其先祖Heidelberg海德堡人系冰河时期初期人,北京人脑小,亦为冰河时期初期人,至于Eoanthropus原始人、Piltdown man 辟尔唐人则更阜, 大概在BJicem 末期,而人之始祖Pithecanthropus 猿人,即爪哇人当系Pliocen e 初期所遗留者云云。
  接周承溺函又扇寄雄弟附希文函叉梅、蕴明、黄仲辰、伯秋(以上四函囱迪生寄渝) 景师函
  
   昙晨70°。
  
  迪生赴渝,刘弘度赴黔。展赵冕( 步霞)来,广西大学农学院王院长、吴耕民及林君、汪君来。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东大教育系学生赵冕来,知其在无锡教育学院。西大农学院院长王君及吴耕民等来。十点借雷宾南、苏叔岳及李耀东赴南门外乱石中觅文庙学生遇警报避匿之所,此处即所〔谓) ..铁索练孤舟"之铁索也,系石灰岩经风化后作黑色,因乱石d跨向,故岩隙中藏人不易见,有一鲤鱼岩可避三四十人。离文庙十五分钟可到。十一点回校。午后假寐一小时。晚膳后借彬彬、超超赴江边一走。
  回阅Hooton 著Apes, Man & Morons 一书,谓Homo sapiens 人类分黄、自、黑三种。此三种相差甚大,几成为Subspecies 亚种,人种之智慧与其形体无关,种族又与其文化、语言、国家无关,因种族可遗传也。世界无所〔谓〕种族, Aryan 雅利安语是一种语言,各色人种均有用之者。人种学家尚不能将各色人种之优劣排比,纯粹人种为文明各国所无。关于牙齿之进化,谓上下右左各有两颗mClsor 门牙, 一颗camne犬齿, 二颗premolar 前臼齿, 三颗molar 臼齿。猴猿与人相间,但人类齿之退化有数端, 一则上下m Clsor 不相合,上mClsor 露凸出外, 二则molar 之cusp 夫减少, 三则三个molar 愈向内愈减小,且齿易腐烂。而py町les 之病此,为穴居人与猿猴所元。且牙床变狭、牙齿出位, 实是人类退化之大患云。
  接陈允敏函民卅级张宝书、华安保险公司、保家里亚Sofia St. Climent Okhridsky 大学寄Sofia 大学'
  
   晨阴。晨72°,P 746°。晚73°,P 746°。日中阴,晚大雨。闻
  
  布谷之声,但布谷来此已久矣。
  下午钱克仁来。丁炜文来。下午张孟闯来。Dr. Willcox Nations Can μ时at Home.晨七点起。八点半刚复来,谈党义开班问题。十点借定安、彬彬、超超赴对江登会仙山,至齐云阁。景山之道经修理后已较前次为优矣。在山巅遇翁寿南,下山时闻布谷〔鸟〕声,盖已初夏景象矣。此间批把早上市,故布谷殆于三星期前已抵此。十二点回。
  午后假寐一小时。醒后作函与陈允敏及张宝堃。学生自治会代表钱克仁来,谓学生自治会代表前次开不成,拟明日下午再开,并谓下周宜山宣传大会火炬游行恐同学不踊跃参加。余谓中国人之民族性不适宜于Democracy 民主,以各民主国之国民均可有批评政府之权利,但同时亦有当仁不让为公仆之义务,而中国人则〈意〉喜欢批评,但〔不〕欢喜负责任做事。即如火炬游行等事,各本热诚去做是有意义的,若是强迫去做就没有意义了。炜文来。在寓晚膳。膳后张孟闻来,询得有善捕蛇者,将冯君从之捕蛇云。
  接教育{部〕电又广西省府电
  
   晨阴71° P 746 晚72°。
  
  展七点起。九点至校。本周为宜山各界第二次抗战宣传周,浙大担任游艺及壁报工作。明晚火炬游行,余并于星期五广播演讲。中膳后自治会开会,学生到者少,结果又溜会,照例过半数为法定人数,而到者只一百余人,全校学生已达八百矣。二点半纪念周,刚复讲演。三点半至宿舍一参观,秩序乱极,间有昼卧者二人,在宿舍亦有吸纸烟者,余呵止之。又至农场,县农场已全体出让, 农学院已迁人矣。
  遇蔡邦华。五点回校。
  晚阅Aldous Huxley End αnd Means< 目的与手段》第十二章关于教育一章及第五、六两章。关于教育方面, Huxley 主张labored ,谓工程师不但须知其专门并须知其影响于社会,因目前一种技术之改进往往可以影响及于全球,如viscose fiber 纤维之发明足以使日本农民破产;铝alloy 合金发明,与阿比西尼亚〔埃塞俄比亚〕之征服、与西班牙之内战有关是也。同时学文理者应习一种手艺。又谓文学之所以有教育价值,以其足为人之表率,如德之Goethe 歌德之维特, Shakespeare 莎士比亚之Hamlet 哈姆雷特与《三国志》之关羽、诸葛亮是也。又谓基督教从来不教人人慈善之行业,故专以杀人为事之兵器厂主人,只要每星期上礼拜堂亦可做良善之教徒。又谓专制魔王用种种宣传以迷惑,以后甚或用药品以作麻醉剂,如scopolamine& chloral l.若碱和三氯乙酶足以使人易信仰。又谓在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之初期自由贸易为极盛时代,欧战以后各国逐渐即各自为谋高筑税率以防外货之输入,以是有所谓五年十年计划,其目的即在战争矣。各国竞谋自足,欲在此时谋和平只有能自给自卫,即广西之" 三自"政策也。科学之进步必能使每个大国足以自给,自给即可避免战争。日本、德、意三国之所以不能自给,在其拼命增加军器之故。
  接唐臣、湘湖农场、黄厦干、任家骋函寄允敏、宝望、消隐希文《科学画报》一本吴文藻(农业经济)电苏叔岳函
  
   晨雨,至晚不止。晨70°,P745°。
  
  十六日演讲,关于经济部分得自《战干旬刊》十七期卢雪菌《日本的战时财政》。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作函与唐臣,又寄二十元至南京刘福藩,嘱其接济前看守珞咖路房屋之王兆廷。上午阅Huxley End αnd Means , 黑膏黎系Paaifi st 非战主义者,故反对国际联盟约章之第十六条。谓如实行经济裁制即等于宣战,又以国际联盟用武力为非,但亦无更普良之法,惟曰以宗教教育改良人心以治理现在世界,背谬实甚。
  午后阅Wm Chambcrlllin 张伯伦著Jα:pan over Asia ( 亚洲大国日本上氏系Christian Science Mon山r(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记者,在远东两年,所云多皮毛之说,但大致尚无批评之处,谓1 92 1 年中国只6∞哩公路, 1930 年达28 , α刀, 1936 年58 ,仅沁;大学生之数, 1911 年大学生只481 人,至1937 年达435 1 9 人; 1 935 年放弃银本位ltìi用managed currency 币制得以统一云云。
  晚阅Howe John J. Chαpman αnd his letters 。此人生于1 862 年,哈佛大学毕业生, 为文学批评家,卒于1 933 ,生平对于古今人物少所许可,如对于Goethe 歌德、Tennyson 丁尼生、Byron 拜伦均管议不遗余力。又黑臂黎谓Nietzsche 尼采写Su严rman(超人》时因多吃Jam 糖食而致生四月病, Kant 康德闻友朋生病绝不愿探视,知其逝世则不欲闻其名, 谓哲学家多名不符实云云。黑膏黎谓英法各国之所以不敢战, 实缘人口减少之故,缘英国人口现只四千五百〔万〕人,至五十年后须减至三千五百万,而俄国乃有三万万人,试问英国帝国安得持久云云。
  接杨其泳(知惠康于四月一日到湘湖农场)省f茅唐臣、黄厦千函又刘桶滞洋廿元
  
    弈。晨66°,P 747° 晚睛,有月光,天极佳。70°,P 747°。
  
  傍晚闻杜鹊声。
  下午六点在西门公共体育场开会。晚宜山各界第二期抗战第二次宣传周宣传大会,晚间举行国民精神总动员火炬、提灯游行。山东大学机四借读生刘振庶、关效正。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阅Wm Chamberlain 张伯伦Japan over Asia < 亚洲大国日本>, 1 937( 年〕出版。氏谓中日之战,日本如能于六个月以内取胜,则可独霸东亚,否则殊不能乐观云云。又谓自海参战至东京仅700 哩,飞机三小时可到日本,人口1 935 年已近七千万,每年增进一百万人,但增加速度渐减,日本能耕之回仅占全面积〔的) 15% ,棉花、铁、油须靠外国,故经济为其致命伤,在军事地理上则海陆军较英、美、俄均占优势云云。
  寄希文电,嘱于下月初来桂林谋一而。晚六点晚餐后, 至西门外公共体育场举行精神总动员宣传大会。七点开始,到者军校及浙大学生以及各界人士约三四千人。岑兆熊指挥官主席,四分校政治部李主任及余均有演讲,讲后火炬游行。
  余讲演大意如下:精神总动员之目的在于意志集中,以谋得最后胜利。现在胜利即在我们掌握,此非自夸之谈,有事实足资证明。法国记者李蒙近在湘中谓中国已得三种胜利,即抗战至廿二月之久,愈战愈强,全国精神统一与国际形势转佳是也。如有人疑惑吾人着着退守何以能得胜利,则余谓可以历史1905-1907日俄战事为例,当时日虽战胜而未能得到俄国赔款,当时日人引为奇耻。和议大臣小村回国时,人民以黑旗相迎,所以丑诋之者无所不至, 一般人亦不解所以。造美国1、R西奥多·罗斯福总统死后,始知当时怂恿T. R. 出来调停者非俄而实为日本。
  缘日本已势穷力竭不可再战也。目前前线战事已成胶着状态,山西一年来日本迄未能渡河及得中条山;浙江不敢渡钱塘;江西、广东与河南、湖北半年迄无进展,可知军事已现衰弱现象而财政更形拮据。在民甘年日本岁预算为十四万万圆,至口口年为廿八万万,再加特别预算二十五万万圆。1938 年又增至八十三万万,而明年则将达一百0一万万,已等于一年中全国所得总数,决非所能负担。日本所存黄金目前不过二万万即银行备金亦不过四万万,合六万万。日本是人超国。昭和十二年人超即达二万万元,去年更多。日本公债已至二百四十万万,超出高桥藏相所谓危险数一倍半,又无外债可借。故伦敦《泰晤士报》东京通讯谓,战事若不在年终结束,则日本非破产不可。近顷英国驻日本大使克来琪与驻华大使Carri 在上海会议后, Carri 赴重庆大概是主和吧。
  寄希文电华安保险公司也
  
   晴68°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作函与蕴明。阅子政寄来适之去年七月初在芝加哥中国留学生基督教徒年会中两次演讲: ( 1 ) National Crisis and Student Life {国家危机与学生生活} ; (2) Far Eastem Situations{ 远东局势》。对于战事不甚乐观,认学生只能为将来计,目前难以有所贡献,即在美国宣传亦难得效力,因一般助纣为虐之人决不能回心转意。欲取得胜利非有国际尤其其.是美是事实,不过日本尚有苏联要对付,他不能尽全力以攻中国,这点适之似未顾到。
  十二月间适之又有一演说Japan's War in China"日本侵华战争" 。这次好像是较乐观,这是在武汉、广州二处陷落以后,他昕一个美国人的话说道,目前中国正在ValleyForge ,不久就要到Yorktown 了。前者是美国革命时革命军最危险的时候,后者是革命军最后胜利之战,当中却隔了四年的光阴。
  晚膳后借彬彬和超超到南门去,路上见了二月五号那天所焚烧的草棚。晚间看Chapman 的传记。他第一〔次〕文字上得到各界赞许,是他登在《大西洋》杂志那篇Emerson. 才出来不久他的妻死了,给他不少悲感。我读了他的信札,又吃了一杯浓茶,使我几乎整晚不能睡。今日鲁珍接到迪生信,知大汽车在六寨左近抛锚,不出我所料,这又是鲁珍无先见之明。我事先通知他,要他把汽车叫人验过是否能开驶贵阳这条路。
  接元任函刘粹中函孙洋派函Asia 杂志子政寄来适之讲演孟宪承、胡家健电寄蕴明函(嘱代付华安保险公词押款140.22 、保寿费129 . ∞)
  
   晴68° P 746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接涂长望函,不愿于本学期就浙大事,但渠自拳击黄仲辰以后, 已不能在所中二人共事, 实非离所不可,故又去一电,仍嘱其来校,黄仲辰拟另调往滇。若涂再不允,则可以二人同时停职矣。
  接张梓铭复函,关于迁移校舍事有"形势佳则另作计议,形势不佳再呈复, 当可照准"云云。所谓形势佳, 殊不可解,除非是目前战事转佳、和议有望之谓。幸迪生已去渝,不日当可有来电也。接晓沧函,渠又将军眷赴沪,并有自沪来滇云云。
  昨日已接孟宪承、胡建人来电,谓本学期留沪,下学期始来云云。撰晓沧之意,去沪后亦是照样办法,晓沧且仍与许绍橡要协款,此实大可不必,因浙大只向教部要钱可也。晚七点在乐群社政治部所办无线电台广播,系为精神总动员宣传周,余之讲题为"中国儒教之精神",因预备不甚充足, 自觉无精采,但昕者亦不多。九点半睡。
  C. E. lusner Reisonal My Si时, Morby, 1937 , chap 3 0 胃中食物可存留一小时至七小时之久,唾涎可消化淀粉在胃中,则有pepsIn胃蛋白酶,可消化蛋白质, 以成peptone 牒, 胃之下部一小时震动十秒钟一次,至胃中食物尽成液体,然后一部乃经小孔注射至小肠,但小肠中之食物必须巳变成碱性,胃中食物始能前往。胃中吸收食物除酒精以外甚少。小肠之长计20 英尺,直径一时,肝与脾汁均自小肠之上部输人, 小肠为消化与吸收最重要之机构。脾pancreas 长六七寸, 位于胃下,有脾汁,为两种。enzymes 酶( 一) diastase 淀粉糖化酵素使淀粉变为糖, ( 二) lipase 脂肪酶使脂肪变为甘油glycerine 与脂肪油。此外尚有一种enzyme 称tηpsmogen 膜蛋白酶原,至小肠后即变成trypsm 膜蛋白酶能消化蛋白质。肝为身上最大之脏,在胃之右上, 直至助骨以下, 为贮藏glycogen 肝糖元及制造bile 胆汁之机关。有胆汁即自肝出至小肠,使不可消化之脂肪油成为皂而人于lymphatic 含淋巳的管中。胆汁多时流人胆囊gall bladder ,食物在食管至小肠之流动,均出于自然称为peristaltis 。
  小肠中食物每分钟行一时,故通常经过小肠需四五小时。大肠之长约五叹,大部食物为小肠吸收,脂肪由lymphatic 管运至静血脉至心脏。蛋白质由静血管输至肝。
  接张梓铭函涂长望函三益、汪桐函钱逸云、外婆宋兆珩二函黄仲辰函吕蕴明函郑晓沧函电黄本立、郑晓沧蕴明电长望电
  
   晴晨72°。晚74°。
  
  晨七点起。阅Jung 荣格在Asia < 在〉所登关于印度-文。Jung 氏乃〈德国〉〔瑞士〕著名心理学家也。九点至校。作函与元任。下午假寐半小时。近日天气甚佳,而日机未来,且前方战事亦多胜利。今日报载南昌克服,并有广州指日可下,开封我军四度进城,似日军已成强弩之末模样矣。昔日俄之战,日本虽胜利而结束,求和仍是日本,今国际形势较之卅年前不利于日本,而日本死亡人数与所费金钱已超出于囊昔,则其欲求和宜也。
  下午四点开训育委员会,决计严厉执行宿舍膳厅各种规则。六点半在图书室开导师会议,讨论雷宾商所提之训育机构。近来女生黄乃玲头颈发肿,而女生有范文涛等三人亦觉有肿朦之现象,黄已退学,而范等亦起恐慌,是否神经过敏殊不可知耳。谈至九点散。四阅Chαpman letters ()接蕴明二函长望函二姊函《民意周刊H吕希丈函寄希文退回函又退回《科学画报》四本
  
   睛晨P 742 71°。
  
  瓶中玫瑰均开,石榴尚未放,蝉(山蝉)鸣。
  展七点起。八点半至校。发电与蕴明告以不复赴渝。借乃超、彬彬渡江赴小龙江。九点出发,十点始至小龙江边,遇张逸樵借机械系四年级学生在郊外作野游。遂借渡江直至上涧相近,始别逸樵先回。同行者有一山东大学借读生,山西人,阎姓,高六叹四,为全校最高之人。回途遇Mrs. Beauclair 及劲夫、步青、叔岳等。此次来回计行二十四五里。超超乏长途走路经验,觉乏力。十二点四十分返。
  中膳后假寐半小时。炜文来,谈及学生不守纪律问题以及近来教职员男女间往往有暧昧情事。数学系助教方xx 与教育系助教(女)朱xx 发生关系。学生中蔡xx 之子xx 与朱xx 之女亦有同类事情发生。去年农学院女生谢xx 与孙x x 之闹恋爱,而最初开端实为沈鲁珍之与王治,可称始作俑者,悔不当初将沈立即停职也。
  作函与外婆及二姊。晚膳后洗浴。阅{Chapman 函件> ,知C 于1914 年八月初战事发生之初适在德国,渠极祖英,即被海赴英,上车时颇形狼狈,有如民廿六年"八一三"时之境况也。C 当时运动Wilson 及英国Grey 表明,战争后各国将强迫解兵及英国不占德国寸土。此等见解确是高人一等,非同辈人所可儿及,惜元人能从其策划也。
  窑贺壮予电寄赵元任函蕴明电
  
   晨有阵雨P 743 73°
  
  展七点起。上午九点至校。作函与郑晓沧,告以龙泉分校势在必设,协款可不必向许绍棣说项,向中央直接要求可也。阅各种公文。午后假寐半小时。
  二点半纪念周,今日开始点名及读《青年守则》十二条。余对于朗诵此种十二守则可称十二分不赞同。此等和尚念经之办法,奉行故事,于学生毫无益处,浪费时间而已。次余报告学生卫生状况,并责备学生应守秩序, 一年级秩序尤坏,教官应负大部分责任,无以对国家与学校云。次杨耀德演讲"劳动与建设",但大部讲中国古代科学之贡献。三点回。借张孟闻看新捉到之cobra 眼镜蛇过山风。
  晚膳后苏叔岳来报告孙xx 、谢x X ,方xx 、朱xx 之浪漫史。此事已由炜文于先一日为余言之。耍之, 学校非整顿不可也。八点半在寓开行政谈话会,到诚忘、谷顾、振公、刚复、季梁、亦秋、宾南诸人,议决自下星期一恢复早操,并废除上午十点至下午二点半停课逃警报之办法。十一点散。
  药。
  Never take a cathartic in the presence of abdominal pain . 盲肠炎千万不能吃泻接宝莹函华安合群保寿公司函逸云二函蕴明二踊周桂林函数学会函寄二姊函外婆函华安又电(卢作孚函) 郑晓沧函
  
自宜山到桂林   晨雨,毛毛雨,雾。日中雾,68°,P 744° 晚
  
  在桂林温度730 ,气压743 。
  晨六点未到即起,盟漱后收拾行装。七点早餐。七点半由寓出发。刚复、鲁珍、劲夫与逸樵等来送行,蒋、安二教官亦来,谓苏叔岳前日报告先修班学生于半夜唱京戏,实无其事,故今、昨日痛骂教官,实有冤屈之处云云。别士楷、被若及诸孩等, 借乔年、亦秋同出发。时值大雾,街道尽湿,但雾甚低,不及五百公尺之厚,故未几天即佳,一路平j眠。9:00 过大塘。未十点至柳州,在乐群杜略停,与陆翔伯谈数语,知正在待船装仪器赴宦山。在锥容左近两搜,各等二十分钟。沿途稻尚未捅秧,此间稻子种植迟于江浙,亦可怪也。大概以一年只种一造之故歇。一点至榴江中脯,即前次去桂林中膳之菜馆也。二点又出发。三点半过荔浦。四点半至阳朔。
  在中山纪念堂略停,遇陈道明及校警潘海秋,知潘曾至湘乡泉塘,将余给与之款1∞元交与外婆。据云,该时火车轨道已拆,公路未断。据陈道明云,校中有仪器一百廿箱、学生行李四百九十箱存此。
  余等于六点一刻抵乐群社。因事先省府孙绍园已定房间,故得二间,余位207 0 进城时见桂林城南被炸悄形颇与贵阳相似,但雨积较广而不聚在一区,故外表上不及贵阳之凄惨耳。七点晚膳。膳后至环湖路马君武寓,遇赵真觉,谈至九点半回。叔细位社中208 。余与谈,适罗英来,谈至十一点半始睡。据叔纲云,周承溺己在吉安见到云。
  接周承溺电寄三益洋拾元(为祖坟上添泥事)
  
〔桂林〕   月色大佳。晨雨,晨68°,P 743° 下午76°,P 742°
  
  晨六点半起。八点借乔年、亦秋、赵楠华等早餐。餐后即借至省政府晤总务处长孙绍园,知明日亦秋与乔年所定飞机票,因欲往者多故已无法保留,实则为大力者所抢去矣。渠嘱设法与广西大学工学院院长李运华、农学院院长黄益滔结伴同行。余等遂至五美路43 号西大办事处白鹏飞寓,遇李运华、黄益滔及伍廷蝇,决由伍领衔由八人名义发一电与孔庸之,嘱添拨飞机。出至湖滨路,看牙科医生何荣真,知已迁移往昆明,乃至市政府晤庄智焕不值,回寓。罗英来,据云去年八九月间湘桂路工人因症疾致死亡者占全数1. 5% 云。又谓路已通至永福,九月可通柳州-E中膳后,借武汉测候所洪君,乘车至南门外将军桥晤悻荫棠,参观资源委员会中央电工器材厂,知有工人七百人,每日作工自7-1 2 、1 -5 ,分灯泡真空管与机器二厂。前者厂长为冯家铮,后者为许应期。冯,绍兴人。灯泡方面每日出2000 个收报机灯泡,每日200 个发报机100 Watt 瓦,每日四个电池中之MnO 氧化住自国品,余则舶来品。又参观玻璃制造厂,用湘潭沙岩烧至1450 0 C 。关于发电机方面,据悻云,由厂造50 KVA 、1∞o RPM 四千七百元,四个月交货。柴油机柳州鸡拉村中国铁工厂或祁阳宝塔街新出公司均可制云云。次至对门资源委员会与中央党部所合办之中国无线电公司,晤厂长周维干,知前余介绍浙大高工电机系四个毕业生〔之)金、龚二君在此正作。余向其购20 Watt 元线电发报机,据云十天可有,价目依前开二千二百八十元, 可以通重庆及浙东。又谓该厂每月所销无线电收发报机达二十万元, 工人二百余。困难与悔所言同,在于得外汇购材料。悻又谓大学学生不愿做一种事久而不改。
  出至东华路中国科学印刷公司,知宋乃公已于去年,回上海,由一汤君主持。余嘱其明晨来社,谈印侠魂纪念刊事。晚张仲友来,谈教育事,谓广西小学教员六万人,只百分之六曾受师范教育云。晚李钟楚在新亚约晚膳。
  
  
〔桂林〕   睛。月色大佳。〔晨) 72°,P744°。下午80°,P
  
  7410昨敌机四十五架炸重庆市区。下午庄仲文(智焕)、刘寿祥(中正书局经理) ,又教育系三年级生张启极( 一之)来。
  展六点即起。因叔纲在外打电话不能寐也。起。七点借赵楝华、亦秋、乔年〈中> (早〕膳。知今日有欧亚机,赵橡华、叔纲与其女及李又·襄乘飞机往渝。余扭叔纲带函与蕴明、清隐请人,因忙于作函件,故上午整半天未出。
  中午乔年、亦秋乘赵橡华Buick 车赴重庆。余于一点至省府,见省府财厅、教厅均被焚去。与苏希淘谈一小时。至教厅晤张仲友及秘书朱尧元,与莫、张二科长谈及浙大如何指示广西中等教育问题。见黄旭初,谈一刻钟即出。乘车至北门鹦鹉山街中国银行晤行长陈筒人,谈及温州轰炸甚烈,温州中行已撤退。叔岳欲汇款至满州瑞安不果,回。余至桂林高中晤丁绪宝,知渠方在作高中物理实验,知前在凉风洞所撮马相伯先生之照不佳。嘱华景行来,束在校颇寂寞。
  六点至新亚大酒楼,应中正书局经理刘寿祥之邀,到张仲友夫妇、张演参、丁绪宝等。八点半散,回。洗浴。张更米谈片刻。阅{J. J. Chapman 信件},知渠反对哈佛校长Eliot ,而对于Lowell 之任校长(1908 年) 极赞同。丁绪宝来,以去年所撮马相伯照片相赠。十点半睡。
  寄蕴明、何消隐、钱通云、梅函又希文《科学画报》一份
  
〔桂林一宜山〕   晴。晨72°,P743°。晚82°,P741°。晚有月
  
  光,但至侵晓雷雨。
  晨六点起。七点由乐群社出发。临行时寄叔永等函三通,又交一函〔与〕账房,预备希文来桂林时可以知余已离此回校,并嘱其往晤刘寿样于中正书局。八点一刻至阳朔,遇陈道明,知范承履已回校。因天气佳, 一路行车甚速,渡江时待等时间亦少,故于下午一点即至柳州,公路与湘桂路惟鹿寨至锥容一段可见。又永福至鹿寨公路已通。在柳州遇陆翔伯,知乔年、亦秋于昨晚十点始到柳州,盖下午自桂林来车多,而上午则去车多也。在阳朔渡口,去待渡者多至二十余辆。又谓刘孝娴、张儒秀及伍廷蝇等亦于今、昨去宜山。二点出发加油。此间汽油每gaJlon 价三元。询鸡拉〔村〕中国铁公厂,由电话得复,谓最大只有15 KVA 之柴油引擎,不能做40 KVA 者。
  午后四点抵宜山。五点至校。得涂长望电,知其于四号乘车来。晤王劲夫及鲁珍等。六点回。得晓沧函,知渠主张分校由省府办,称浙大东校。此种不三不四之办法省府既不能同意,于浙大亦不方便,去电阻之。晚至江边一走。阅ChapmanLetters 。范承履来。十点睡。
  接郑晓沧、任叔永、李良驭函毕业生谢和一函张秋元、胡建人、子政、伯秋函货主在宽电涂妖望工电寄希文、叔永、周承溺函
  
   睛。晨74°,P 741°。下午一点、四点二次阵雨。晚77°,742
  
  mm 。石榴盛开。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作函数通。并阅来往公文。接龙相齐函,并附来美国John Leighly 函,知六次太平洋科学会议将于本年七月二十四至八月十二在旧金山开会。院中已请赵元任出席,余以子政在剑桥,届时亦可前往。十二点回。一点左右忽大雨,寻又晴,至四点又大雨。此种阵雨西南有之,非江浙所常见也。现时天气巳不如江浙之霉天矣。
  中午为诸孩磅重量,因衣服减少,故多减轻二三磅不等,如下表所示。下午二点半至校。作函与赵九章,请其下学期至气象研究所。刚复来谈至六点回寓。晚作函三通。今日接教育部来文,知廿八年浙大预算实支六十三万六千一百八十四元,较廿七年多二万三千八百十六元。
  Chapman (p. 149) (见4月25日日记〕在他给母亲信里说他做律师不能赚钱。
  Because the power the business re)ations and the money in them blind the eye to everythingelse. 又给其妻函中Elizabeth Chanler 谓有一次演讲谈及it was my great abilityand not merely of my honesty that could not make any money. This seems to be paradoxto the age.噩噩今日4月5日祯110 112楷125 125波若128 128彬64 66-T卢54 56超53 54资42 45刚31 33飞28 30且'‘· 14 13接吴士选函庸瑞东独山购书函蕴明等电周光悼函口u ny92· a4-1·、『E J E年一。。qJ晴-nu i--,,E、" 'Ea1306354524525寄徐家汇Gherzi 龙相齐函叔永函附第六次太平洋会议函蕴明、楚白、宝整合函仲辰函寄赵九章函
  
   晨雾。睛。晨73°,744 mm。午78°。晚77°,744 mm。
  
  晨七点起。九点借彬彬、乃超二人过江至下涧,去时水势已涨,几不能过浮桥。
  至十二点回来,则浮桥一部为水所设,须觅船过渡矣。前星期往小龙江闻布谷与杜鹊对唱,今日则闻竹鸡之声。农夫方在耘田预备插秧,亦有巳插者。余等满拟在小龙江洗浴,但因水急而浊故未果。遇朱诚中夫妇及钱钟韩,途遇Beauclair。
  中膳后假寐一时余,至三点洗陷。阅Chapman letters 。其中述及哈佛大学一节颇多闻所未闻之事,如谓当时校长Eliot 权力极大,即James Palmer 及Royce 均忠于Eliot ,但G. L. Kittredge 常反对之。又谓当Emerson HaJl 落成时,校长令Munsterberg作主席, James 大反对之。又氏于1 884 年毕业,其时James 已在教书,但氏之先生为C. E. Vorton 及G. L. Palmer ,谓后者教哲学时论及Berke1ey 贝克莱有一疑问一一即如何可以证明自己之结果是正确。此问题迄今不能解答云云。
  晚炜文来,与之觅侠魂照片,迄未得-相宜者。晚膳后稼梅来,渠认识允敏,调其态度甚佳云云。接一具名孟寰雄之学生来丽,论学生不能以机械式的纪律来管理的。
  接迪生电接学生孟寰雄二十五页长函(物理系四年级借读生)寄雨岩、子政、蕴明
  
   晴最高84°
  
  挑水之人女子多于男子四倍。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从今日起上课时间改回七点半至十一点半, 因过去十点以后不上课,使每时上课实际只四十分钟,极不方便, 故恢复原来时间。作函数通。十点半举行纪念周。余先报告明日"五丸"宜山各界纪念,须学生全体前往出席。午后假寐一小时。学生陶光业、庞曾漱、钱琦来,为捐助第七中山伤兵医院购办蚊帐费,该医院将移怀远。余捐卅元之数。四点开训育委员〔会) , 定明日"五丸"纪念二十一条国耻,上午停课,全体学生出席西门外体育场大会,并往东门I pJ市民宣传。六点散。晚膳。借超、彬二人至西门外码头看龙江水涨。此间广西挑水多女子,今日计算得男子挑水之多仅女子之四分之一而已。晚张孟闻〔来),知卢析薪愿于下学期来浙大任事。
  据三月份《远东工程> ,五月份有Finn Berge "Some notes on t.he Settlement ofBuilding of Shanghai" ,谓上海大厦之重量可使地面下沉,有下降之速度可以下方程式表示之:5 =0. ∞5P - 2 其中S 为每年下降英寸数, P 为每方叹面积上压力之磅数, 如每方叹2(削lb ,则降8飞接黄仲辰、吕蕴明、重庆中益公司等函寄梅函范资膊仪廿元( 而庄雍熙转) 子政、伯秋、李良驭函周维干又二千元(为买bI:报机)
  
   
  
  晨出席"五九"纪念国耻大会。
  晨五点半起。六点二十分至文庙及标营视察。学生排队赴西门外公共体育场。今日学生去者七百人,几全体出发。台上推余作主席。行礼如仪后余致开会辞,次请雷宾南及岑兆熊指挥官演讲。八点二十分礼成。此次我校秩序较之前次火炬游行大有进步,因前次纪念周中余批评之故。
  至图书馆阅Forum 三月号,内有Rose "Hitler's Aerial Triumph" 文,谓当捷克事件发生时, Hítler 希特勒有飞〔机J12 , 0∞, 目今则16 , ∞0 ,在去年九月间其数三倍于英,十倍于法。意大利亦多于英、法。德国每月能出机一千,战时可至四千。英国至多四百,法国75 只。德最快之驱逐机Messer Schmítt 带20 mm 炮,速度610k m/怡, 上升三千公尺下降及地只要2'5" 。现此种机已有二千。轰炸机有Heinkel皿,每小时行450 km ,可带一吨重炸弹至16∞公里以外,现有25∞只。每只战斗机之命运只30 小时,故此种〔机〕多用木制云。德国有飞行员二十万人,英八万七千,法六万四千,美四万三千。柏林人士于二分钟内可以均人防空壤。在西班牙战争只用八个新式炸弹, 2∞公尺以内无人能活云云。可知近时战争之可怕云云。
  午后二点至校。在图书馆借得C. E. Tumer Personal Hygiene < 个人卫生~'37 0希文来函知请假四日不准。他现在衡山第二预备师无线电排为排副,该师师长陈明仁、副师长口口。
  接周厚复、任碟泉、希文函迪生咆寄周光停、全曦堂、任葆泉寄刘大白最后一笔书款二百五十元与其女刘缘子
  
   晨雨日中阴晚80°
  
  晚十时沈次剧在护跳楼自杀。晚吴志尧来。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至校。阅Tumer Personal Hygiene 关于营养一章。谓多病之人最重视健康,人体65% 为氧, 189毛为碳, 10% 为氢, 3% 为氮,2% 为氯云。每日排水约四磅。所谓Glycogen 乃动物身上之Starch ,在筋肉上占1% , Acidosis 酸汁过多,由于脂肪之不全养化。钙在人身上需之使筋肉能伸缩而神经不致过敏,磷使血能凝结,铁能使细胞活动,腆则使消化进行无碍,此四种矿质身上不可缺乏云云。
  中午囚。膳〔后〕假寐一小时。炜文来。三点开校务会议,讨论提早结束学期。依原定在七月二十之后结束,余以七月间天气过热,不合于卫生,且学生宿舍过坏,故不得不提早结束。一般欲回沪或浙江之教员赞成是说,而物理、化学、生物三系则以实验不能结束反对之,荩谋反对尤烈。后以折衷办法,大考提前于六月廿六举行,七月间凡不能结束之课程继续三星期,在上午上课,下午休息。七点散会。
  又通过《图书馆借书规则》。
  接指挥部函(为需注意德文教师Bωuclair 做间谍事)寄孟宪承电胡建人函
  
   晨四点大雷雨。晨雨量26 mm, 72°,744 mm。 上午雨。
  
  下午晴佳。
  涂长望来校。
  晨七点起。天未明(未达四点)忽大风雨。此间大雨多起于晚间,殆由于高原如贵州一带冷空气之下降所以致此亦未可知,亦极饶兴趣之问题也。晨阅新到之《哈佛大学同学会报~,并摘出要买新书十二本。中午回。假寐一小时。
  二点至校。知涂长望已来。赴乐群社晤长望,知渠于四号晨动身。谓重庆轰炸警报只五分钟飞机已至头上,可知警报网之佳远不如广西也。青年会一带被炸极惨,死者五百人,渠方在青年会检理行装云云。次晨即渡江,故四号之炸并不目睹,但死人更多,计达五千人云。余至标营看滕维藻之病,起初为恶性茫疾,稍痊后近忽变为肺炎云云。又有陈延富系肺病云。六点半至江南餐室,约长望、晓峰晚膳。
  Chapman Letters page 331: Father百are generally dawn fools and anybody who ispious in such a matter is somehow weak. It is the boy who violates their ~athers wisheswho come to something.接前德文教员Michael 函
  
   睛晨65° 744 mm 中午72°。
  
  晚庸擎黄来。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今日天气极佳,宛如江浙之春季,温度亦不高,为此间所罕有也。作函与蕴明,托制侠照片铜版,为印刷哀思录之用。做民国廿九〔年〕度浙大概算书。浙大预算廿七年度为实收六十万余,本年一月至十二月为六十三万三千余元,而龙泉分校在外约可得五万元之数。此外,尚有建设费若干,教部为列八万元,能得若干朱可知也。
  接允敏函,渠甚愿于暑假中赴嘉定登峨眉,但嫌八月过迟,或将改至七月间。
  下午五点半,余至龙江江边看江水涨落,此间最高最低去年相差十七公尺,今年尚无甚高之读数。在东门外见浙大学生有在江中游泳者。六点半至标营晚膳。膳后至农场与雷宾商及苏叔岳等徒步行,遇刚复借擎黄来。八点回。张孟闻来。又九点半辈黄、刚复、宾南来,谈至十-点睡。
  ChαIpTTUJn α,ui His útters page 359 dated Feb. 17. 1919. During the last 50 yearsall American schools. charities and churches have constantly needed more money andlendency has been to put business men on their boards , successful , practical and if possiblerich business men. The result is that such men preponderate in the management ofour spiritual affairs.接杨其泳、允敏、士俊、王毓东(以德之父)函寄蕴明函(托在重庆制侠及衡照片铜版) 陈次仲函吴永庚电
  
   睛。〔晨)68°.744 mm。 晚78°,744 mm。
  
  气象研究所迁北暗。教育〔系〕学生沈衍忻、汤马伟、阮春芳来,又欧阳祖经来。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刻往西南旅社,则唐擎黄已启行往柳州矣,竟不及一见。途遇黄羽仪,与谈下学期心理教授事,因所请胡毅(胡子竞之子)恐不能,而卢于道因与汪敬熙不睦,有愿来之意也。上午作函数通。下午假寐一小时。前浙大程天放时代之秘书长欧阳祖经来。渠本为江西图书馆馆长,南昌失守前即来桂林,现住宜山。五点回。
  晚阅ChapTTUJn and His ÚUers page 441 : Elizabeth (C 之续弦) has been buying2nd hand (scroop) of lace at antiquity shops. She gets as much pleasure out of it 邸picking pursuiting. My notion is this: when you buy something you have the fun. Countthat as the whole matter. The numbers of barrels she will leave behind. . . all suchthings represent past moments of pleasure of somebody. But to find them , to undothem. 10 have 10 decide what shall be done with them. .. Ihis poisons Ihe thoughl ofthem. Page 359- 60: If Harvard had made il a rule to keep one man of purely intelleclualpursuits - and one of their biggest men , Royce. James. Palmer , - on their Boardof Corporation the college would never got into persent shape.接元成函本城西一街四十七号XiJ大白函寄各教员结束学期函士俊、梅函Michael 函
  
   睛。晨72°,746 mm。下午84°,745 mm。
  
  f皆涂长望、何增禄、王淦昌赴小龙江游泳。晚左之借一助教刘君来。
  晨六点半起。约涂长望、王淦昌及何增禄于8:30 在寓相会,同去小龙江,彬彬亦借往。去时温度尚低,又有高积云尚不觉热。回途云散。温度房中84。,觉热极。九点出发,由迪青带面包等往。十点十分至小龙江,即在渡头下水,时浙大学生已有七八人在彼,陈汉兴、陆余等均在。小龙江在此正值幢岩之下,南岸甚深而四北岸则浅。余等在北岸游泳。岩上钟乳累累、鸟类颇多藏身其地。在此进点心直至下午二时鲁珍等来,余与何增禄及涂长望、沈鲁珍乘一小舟迎流而上,视察沙滩。
  过二浅滩乃上岸,回至中涧。时迪青借彬彬已先囚。在此购得青竹鱼一尾,重二斤,嘱迪青带回。余借王淦昌、涂长望等回至城内已五点矣。
  晚邀炜文来吃鱼。晚膳时炜文云女生项颈颇有大者,华冰寒、范文涛等均大恐惧三。叶左之借助教刘君来。接迪生电报,云教部允浙大迁黔,浙江战〔时〕大〔学〕改为英士大学,办农、工、医三院云云。
  接迪生电寄气象研究所电
  
   晨阴76°,746 mm。午84°。晚82°,744 mm。
  
  上水四年级学生陈叔陶来。孟闻、黄秉维来。
  展七点起。八点一刻至校。接教育部公文,准本校成立农化系,又于暑期中迁移人黔。同时迪生来电谓教部已准浙江设立战时大学,更名为英士大学。此全系一种投机办法,因教部长陈立犬系陈英士之侄也。许绍棉等之不要脸至此已极,可谓教育界之败类矣。专设庆、工、农三学院而无文理,焉望能其办好!接宋楚白〔函),知三号·倭机炸重庆大梁子〈县) (关〕庙街,四号炸通远门外且都邮街一带,仅曾家岩、上清寺及城内武库街至校场口、小梁子、会仙桥、小什字等未遭殃而已。四号死伤达一万人云。十点半纪念周,季梁讲"修养与实践" 。谓清初李恕右以欲学六艺中之乐,遂由河北至浙江萧山门业于毛奇龄,目前学校中各色人材均有,不应错过机会云云。中午甚热。中腊,后范承履来。
  三点至校。土木系四年级生陈叔陶来。陈在二年级时即作研究历史上之文字,傅孟真认为甚有价值。前狄在昆明余曾询孟真有否嘱其人历史研究所之可能,孟真,以为如渠志愿在于研究历史,甚愿罗致之。今日陈来,据云渠已得傅孟真来函招其往史语所,渠之志愿仍在土木机械方面, 不愿往。余告以国内无一机关口J 以研究此学, 土木毕业而后只可在路上作测量工作而已,故嘱其于路上工作一年后仍能专心历史。六点至标营晚膳。
  接希文明片张秋元、萧山农场、黄本立函凌家辉、胡建人、宋楚白、周承溺、晓沧、宪承函寄希文函梅函附大理葛洲华中大学邱函孟宪承、宋楚自函迪生等电沈金湘电余说样函张秋元函
  
   晨阴十点半微雨晨78° 744 mm日中雨
  
  晨六点一刻起。今日甚闷热。八点半至校。阅《经世》半月刊38 期湖南大学教员朱皆平《抗战神圣论} ,颇多卓越之见解。谓英文之Religion 翻作"宗教"以后,将其内容重要-部分抹杀,这一部就是生命与真神之联通性,以致我们的认识极为浅薄,以为宗教只是迷信或神秘的东西,但是我国历史上做出惊天动地的事业却是少数富于宗教性的人云云。这正是我今天写信给允敏所说的话,我并举玄樊和爬泰山的小脚老太婆为例。我又说抗战是神圣的,我们用不着问〔抗〕战的结果如何,正如我们不必问我们的生命结果如何一样。虽结果是必败也得抗战下去,好像我们结果总是一死,但人们决不因此而自杀。将抗战和人己的生命不可须央离,那就是神圣。又说文天样的物质文明虽是毁去,却获得精神上的胜利,永远是中华民族的火花,无穷尽的燃烧着于每一个中国人的心灵中。又说我们切不要自外,以为人家的父兄子女被杀害、人家的母女姊妹被奸淫是他们的不幸阳是我们的幸运,不特此种幸运为时至短、极不可靠,且此心一发即如佛教徒所说,将坠入畜生道中。
  又谓抗战神圣的认识有待于国人宗教性的启发。所谓宗教性包含有认罪、归宿与永生三种原素,认罪的心理在中国可说完全没有,就犯了刑戮也不归罪自己,不说家庭失教便说环境不好,罪孽深〔重)四个字只见之于协闻上作为孝子客气之谈,实际国家弄到这个田地,谁不是罪孽深重云。又说宗教有一特点就是崇拜者常觉得有一种不可抗的伟大力量,所谓全知全能存在着而觉得自己渺〔小〕可怜,非向神祈祷,便陷于无依无靠之境云云。
  寄允敏函孟宪承函张秋元函胡建人函傅孟真函
  
   晨阴74°,743 mm。莱莉开花(寓中盆花)° Jasmine 莱莉
  
  来自波斯南方,草木状,称为耶悉著,又称素馨,香片茶即加此而成。
  晨六点半起。八点三刻至校。接郑晓沧电,知其父亲已于日前去世,故不得不去沪并黯分校主任一职。即复去一电。
  阅Tumer Personal Hygiene 关于心脏一章。谓自未生以前以于心脏无一刻休息,而每日所做工作即所pump 之血液达十吨,因人之血液约占人身重量7% ,约十磅左右,而每卅秒钟血液即可循环一次,- cu. mm. (即mm3 ) 血中有红血球约五百万、白血球六千云。又谓Insulin 膜岛素乃Pancreas 即脾所制,如牌不能制Insulin即不能利用糖类而生糖尿症Diabetes 。
  午后李絜非、陈叔谅来。三点至校开迁校委员会,决定于乔年、亦秋返校后派人去黔。乔年等来电于十四号〔至〕荼江,大约于十八丸号可到。大概系乘赵楝华之原车来桂,故途中不愿停留也。四点半开浙江设立分校委员会,到文理学院各系主任及院长、各课谋长等,设定师范学院学生招定后送本校上课,经费经常〔费〕五万元,临时〔费〕二万元,即日请各系开单及指定人选。七点始散会。
  晚膳后至季梁处一谈。余请其就分校主任事,以晓沧不就也。八点半工学院学生代表蔡弊、陶光业等十余人来,陈说工学〔院〕需要新添设备及增聘教员、学校补助、《工程季刊》及三年级实习等事,而尤注意于工学院院长之须易人。余一一答复,盖人选方面已在物色,设备目前不能增加以限于预算与外汇,至于院长人选,已接洽过茅唐臣、李振吾,最近接洽赵真觉等等。十点半去。
  接林汝瑶、凌道扬、郑晓沧电叔永函中国旅行社、雨岩、寰球中国学生会函寄凌道扬、郑晓沧电徐青商、陈由己怀、吴士选电
  
   雨晨二点大雨72° 742 mm 下午睛
  
  晚毛掌秋来,又朱诚中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校。阅二十丸年度概算书。浙大经常费为七十三万余元,再加龙泉分校之六万丸千余〔元),合为八十万之谱;临时费早已停止, 但可要建设费,教部己为列八万元,能否得到殊不可知耳。
  物理系四年级生孟寰雄前上一长函,论列校中情况,谓严守纪律不如潜移默化。今日召之来谈, 其人系松江人,大同大学来借读者,系一勤苦学生也。
  昨晚工学院学生代表来谈,要求撤换工学院院长(时浙大工学院院长李寿恒) ,以其不甚知名。但实际目前各国立大学之工学院院长鲜有知名者,因中国人传统观念,凡受教育不外乎读书,教育受毕即做文章以与人读。因此受教育者称为读书人,而受毕教育之人称为文人,除读书作文以外更无所谓教育。而所谓知名之士无非在各大报、杂志上作文之人,至于真真做事业者则国人知之极少。即如永利、久大为我国最大之实业,但有几人能知永、久两公司中之工程师侯德榜、傅尔放、孙学悟。粤汉铁路以极廉之价、极速之时间造成,但其总工程师凌鸿勋国人亦鲜有能道之者,而天天在报上作文之胡适之、郭沫若则几乎尽人皆知。在大学工学院做院长、系主任者,统是埋头苦干,成问目今各大学之工学院院长有几人能道其姓名者。中大卢恩绪(孝侯)与本校吴馥初,同时在河海、武大之邵逸周, 联大则余亦不知其人,皆无藉藉名。喜做文而有声望者如顾一樵即一跃而为教育部次长,不复在工业界矣。
  
  
   日中晴,至晚又雨。晨74°,74 1 mm。 午82°。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数通。一致蕴明与楚自,嘱于移北暗以后,无线电台能与总办事处合居于牛角沱之生生花园,而与昆明之物理研究所及浙大通报。十点半借孟闻至南门外看蛇,有一蛇长约八尺, 如触之则身能变扁而曲,名为瓜蛇。又有一小老虎。又至北门外见江水比昨更高涨,离岸只三丈而已,较之前数日涨一丈五六尺之多。
  下午二点至校。四点半开浙东分校设计委员会。到刚复、季梁、馥初及徐谷版、雷宾南等,决定分校招收120 名,备取30 名。正取生中由浙省保送八名,赣、闽、皖三省保送四名。先修班不另招生,由一年级生中之一课不及格者即补习某课。招考地点定永康与上海。五点半散。至标营晚膳。标营之菜蔬胜于文庙, 以标营乃学生自己购菜,而文庙则由厨子购菜也。
  晚阅Tumer Personal Hygiene 关于五官一节。谓阅书时书之远近须在十二时至十八时之间,书不应平放,须与台面成45 至70 之角度,总使眼与书之各方距离相同。又谓散光最易致头痛,以是知余昔年之头痛由于散光而来,近来已无散光故无此病。
  寄叔永函蕴明、楚白函
  
   晨雨晨76° 74° mm
  
  交鲁珍侠之照片去缩小。晚炜文、长望来。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在图书馆借阅Nora Waln The Hoωe 01 Exile , 系美国女子所著关于中国之一种小说,所言荒诞不经犹如《红楼梦扎实缘赛珍珠Buck Pearl所著《大地》一书问世以后继起之一种流行品也。又借得Bonimar Limit 01 lnlandSettlement ~中有陈翰笙著《关于中国移民问题》。
  午后三点至校。四点半开训育委员会讨论卫生营养等问题。目前欲增进营养,即费钱亦难有办法。或谓一个鸡蛋一天即可解决。无论鸡蛋中所含维他命B之量不多, C 则元之,且鸡蛋现时已五分大洋)只,若每日要8∞〔只〕鸡蛋,宜山即无如许大量之出产,故不如用糙米以代替自米,则费不增而维他命B 有着落矣。
  次时论学生请假问题。六点回。
  晚炜文来,又涂长望来,约明日下午赴小龙江。阅Tumer{ 个人卫生》一书,中有关牙齿之生成一节,谓维他命A 与C 乃所必须,食物中菜蔬与果子成…碱性之灰与齿有益,五谷剩酸性之灰与齿有损。
  接庄泽宣、王玉章函
  
   晨阴。闷极。晨78°。 741 mm。 午一点雨,二点止。
  
  展;苏叔岳来。工学院代表(咆机)Pt 自仪、(机械)沈宗销、(化工)蔡弊、(土木) 王义道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剃头。十一点至校。下午假寐一小时,时适值阵雨,寻止。
  三点借长望至东三街64 号即王淦昌之寓也。王虽仅三十余而其子女均大,长者与梅几相若矣。借彬彬及王淦昌及次女、涂长望五人渡江赴小东江。江水较昨稍退,但水势仍急,浮桥不可用。在凉风亭遇侯德齐、陈学兴等,借至小龙江,时已四点三刻矣。小龙江水亦稍涨,较前星期涨二三尺,但水黄甚,与赣江涨水时相若,入水约二十分钟即起。此间打渔者常有活鱼出卖,鱼多与下江不同,价须五角一斤。五点三刻出发,七点抵寓。晚炜文来。又工学院学生代表来谈院长易人事。余允乔年辞职即乏人以院中他教员任之。阅刘麟生等著《中国文学八论》中国文学批评一项。
  现在宜山之中央机关除浙大外有: ( 一)中央陆军第四分校; ( 二)粤盐官运办事处; ( 三) 空军第五转运所; (四)第六军械库; (五)高法第六分院宜山地方分院;(六)禁烟督察庆远事务所; (七)庆远税捐稽征局; (八)通讯兵工学校学员队;(丸)交通器材库宜山分库; (十)中央等各银行。
  接杨延跑函
  
   晴。晨79°,742 mm。中午雨数点,即止。下午86°。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作纪念周,请向觉民讲"七七事变后英国之援华运动",材料甚好,惜声音极低,至于丈五以外不能闻, 学生多相率离去,有汤马伟及李姓女生因热闷至晕倒。在标营中膳。一点回。午后涂长望来。办公室日来闷极,作事效力极差。晚定安来。渠与李絜非定于二三日内赴龙泉筹备分校。主任事与季梁谈尚未首肯。
  晚阅刘麟生H 中国〕文学八论》中卢冀野《中国戏剧概论上谓杂戏起于宋而盛于元。宋刘后村诗"身后是非谁管得,满村昕说蔡中郎",足见《琵琶记》中赵五娘故事不始于元之高则诚。又引吴瞿安(本年三月去世)语谓《董西厢》开元剧先声,书出于金代。又谓诸宫调最初只知金代有一本《董西厢> , 元代有一本《天宝遗事} ,最近在俄国列宁格拉发现了{~J知远诸宫调》的残本。至元初王实甫作《西厢记》剧本云。又谓《琵琶记传奇》作者高明,字则诚,瑞安人,中至正乙商进士,讲蔡邑与赵五娘及牛太师招婿事。此外元之传奇著者尚有《荆钗记)( 王十朋、钱玉莲事)、《白兔记H 述刘知远)、《拜月亭》及《杀狗记》四大传奇,称"荆刘拜杀" 。明代有徐渭(文长)之《四声猿} ,即《狂鼓吏渔阳三弄H 弥衡) , {玉禅师翠乡一梦},{雌木兰替父从军} ,{女状元辞凰得页。。明代传奇著者汤显祖《还魂记},又名《牡丹亭》。汤,临川人,万历进士。《牡丹亭》写杜丽娘、柳梦梅事。《燕子笼》系明末阮大喊(集之)作,述扶风霍都梁到京会试事。《挑花扇》系康熙时孔尚任著,孔,曲阜人,述侯朝宗与李香君事,涉及陈定生、吴次尾及复社诸人与阮大辙。同时杭州洪升(号肪思)作《长生殿传奇},述唐明皇、贵妃事。
  接莫衡函张哲民、黄本立等函希文十四号名片寄黄本立
  
   晨阴,有雨意,80°,741 mm。下午六点雨。晚雨不止。
  
  晨土木系学生谢汶米。乔年、亦秋自渝回。
  晨七点起。九点至工读学校。晨步青来,谈方xx 事,谓决计令其离赴英士大学,因方与朱x x 恋爱事发生后,朱之家属亦有所闻,现二人均已离校,方亦不便回也。寄硕民电一通,以步青之邀嘱其下年来浙大。余于两年前曾炯之去校时曾荐硕民, 当时步青不以为然,而用章俊之。彼时硕民尚能来,现则已在昆明结婚且其舅杨氏兄弟因枪杀范石生均系囹圕,决不能再离滇。去电亦姑试试而已。
  下午乔年自渝回,知生产会议自七号开至十三号止。渠等于九号到,则重庆正在轰炸之后,街中臭气〈拍别)(扑鼻],闻死伤确达万人。迪生并未晤到。赤水水路拥挤,陆路可由毕节通公路,自桐梓去需五天。湄潭之路亦未修好云。在贵阳仅停一天而已。贵州乌江渡及广西三江口均有车辆一二百乘过搜,往往费一日之久云。
  六点赴文庙聚餐,膳后嘱学生膳食代表张由椿、柳克令、秦望峙、宋汝纪、施亚夫、何友谅、王慕旦、袁嗣令等八人来谈膳食问题。七点半回,时雨不止。晚阅Gray , G. W. The Advαncing Front 0/ Science {科学前线之推进> , McGraw and Hill ,1937 0接金咏派函许应期函外婆函吕炯函何元成函寄硕民电一通金咏深函何元成函寄雨岩两函( 一托张哲民事) 蕴明函晓沧函(副本由李絜非带去) 许应期函
  
   雨。晨二三点大雨。晨76°,743 mm。晚雨止,76°,
  
  745 mmo1苗现之、陈大宁来。丁绪宝来。炜文米。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至校。接二姊函,又陈次仲及叔永函。陈次仲在渝被炸,衣服虽有损失,幸人无恙,现住康庄一号王宅即中国银行王君韧寓也。次仲函谓死亡者据官方报告在四千以上云。叔永函允派郑子政出席本年七月廿号在旧金山所开之六届太平洋科学会议,前已派赵元任出席,但只一人而已。二姊来函又以北大化学教授朱汝华为言,余未识其人,嘱寄一照片。朱,中大毕业,曾为曾昭抡之助教,后至Michigan 大学, 年约在卅左右,系泰兴人。雨岩所介之李女士,余昨已复函告以余在他方亦有进行,等于回绝矣。
  振公接上海沈三多函,知沈次由之神经失常症初至沪时觉稍好,至本月十号晚忽自晒台跳下,跌于J}(门汀上,伤脑,次日逝去,实可悲悯。今日函蕴明,拟予以半年或一年之薪水为抚恤金。接赵九章函,辞气象所事不就。
  中午陈大宁、唐现之来。渠等在重庆受训后十丸号离渝,昨已到宜,今日因昨大雨路上多水不能去柳州,故折回。晚约唐、陈及丰子↑昌、张晓峰、亦秋、刚复等晚膳。借宾南至江边一走,水较前次更涨,离岸只六公尺,较水小时高六公尺。八点回。丁炜文来。又丁绪宝来,乃赴昆明接家眷者至怀远以阻于大水折回云。
  接二姊、梅、叔7]( 、陈次仲函又接沈三多致振公函(知沈次由在十〈一〉号跳楼而死,惨哉! ) 接赵九章、王伊曾函杭立武函寄韩汉英函硕民、二姊、逸云、蕴明函梅函
  
   晨阴72° 745 mm
  
  女生庞曾漱米报告伤兵捐款;事。晚范祖珠米(为公费事) 。
  晨六点起。九点至校。丁绪宝来,知其未能得车乘赴柳州。阅Gray 著《科学前线之推进》关于天文一部自第一章至第五章,谓新近上海徐家汇天文台发现潮水之力可以缩短上海到柏林距离ω 叹之多,纽约与伦敦亦有同样之减缩或伸涨。
  又谓空气之高度可以无线电浪之反射定之,反射层分为E 及FI 、F2 =:层。前者高七十哩,后者11 5 哩与2∞哩。由于伊洪〔离子〕之众多,故能反射。E 反射之元线电浪较长, F 则较多,因F 层之伊洪更多且密也。所谓黄道光,据现时所知亦为伊洪所成,不过其高度乃在地面二三万哩以上云云。又谓地球绕日每秒19日里,太阳系向织女星座速度12 mνS ,而银河系整个向Sagittarius 人马座移动每秒1 85 mi/so六点借振公等至文庙晚膀,膳时余说数语,嘱学生自动监督膳食。次学生施亚夫发票,选举每桌之代表。膳后借刚复与宾南、沈鲁珍至江边。今日水已较昨退二公尺。八点至庆远中学,听周厚复讲肿项症goiter ,昕者座满,但女生来者并不多。
  九点馀回。
  接晓峰函寄希文函蕴明函林汝混电贺壮予电漏承听电
  
   晨阴晨74° 744 mm 晚78°
  
  存宜山中央银行五百元,中行分行支票号289 0 一年级生陈素子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三刻苏叔岳来,渠欲随浙大分校去龙泉,因家眷尚在温州。
  而中午张孟闻来谈,则表示不愿往分校,因渠之家眷已在宜山之故。目前分派教员之困难即在于此。下午季梁来谈,渠不愿作分校主任,以其职务上离开其本行太远。倘往龙泉,亦只能教无机化学而已。其子女拟掣来宜山云云。工,学院院长李乔年决计辞职,余亦不愿再留,但请吴馥初继任,渠不愿担任,荐何之泰及王劲夫。
  下午至中央银行存洋五百元,年息只二厘而已。从前侠魂在世时欲存一二百元何等困难,但目前则积钱甚易,但觉毫无意义,且钱之价值亦低贬甚多。因之物价昂贵,皮鞋一双现非十元不办,即此一端己可知矣。据广播,昨日黄昏敌机又袭重庆,汪精卫去日。汪之认贼作父,真无人心也。晚借鲁珍至标营晚膳。下午一年级生陈素子来,请王修明作"五卅"演剧指导。晚阅James Jeans 金斯The UniverseAround Us {我们四周之宇宙》。
  接晓沧咆胡建人电寄赵丸章、章克生函外婆函士芳函寄潘尚贞( Madison, Wis. 聘为农化教员,280 )杭立武的
  
   雨下午睛76° 743 mm
  
  下午侮荫棠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三刻至校。阅Jeans (我们四周之宇宙》关于天文部分。午后悔荫棠来,知其自桂林至此费时三天,因榴江附近之渡头车辆甚多,须久待也。
  可知近日旅行之困难。渠系车往昆明者,同行有杨、王二君。借至文庙及胡文虎小学视察物理及机械、电机等实验。六点回。余约悻晚膳,但以明晨演讲,故未能往,邀乔年、刚复、掌秋、杨耀德、王劲夫作陪。接吴士选电,批准浙江分校经常费年四万元,临时费则二次来函谓可得三万元之数。分校主任未能定,大概须推费香曾或胡建人二人中之一。李絜非与章定安将于明日出发赴浙江。Harvard Alumni Bulletin{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 April 14 , 1939 登有余送去之函件,中述二月五号敌机轰炸宜山之经过。
  接《哈佛大学会报》及郑子政寄Rossby 著Liquid Mechanics (流体力学》文周维于函铭延奖学金函接吴士选电两通
  
   晨阴日中晴76° 742 mm 下午84°
  
  展至标蕾浙大土木工程学会讲演"测天"。午许慰勋在泰来饭店被殴。定安、李絜非赴浙。
  晨六点起。八点至标营十八号教室演讲"测天",应土木工程学会之邀。四年级学生李杰主席,听者约六七十人。余讲-小时二十分钟。首述土木工程与天文学之关系。次述中国天文学之起源以及中心斗建与夫星占之应用。次述近世天文学之进展。自1610 年Gali leo 伽利略用天文镜始, 至最近Hubble 哈勃、Shapley 沙普利等之工作。大抵依据James Jeans <我们四周之宇窗》一书。讲毕,借刚复、士楷及诚忘至昆虫室看新自土中掘( li:t)之臼蚁后玉,后长寸半,腰以上作黑色,与普通蚁相似,长不过3-4 mm ,而腰以下作白色,长十倍而大亦十倍,形如玉虫,不知者以为毛虫也。巢大如桌面,有白蚁数千在上奔走,皆工蚁与兵蚁也。
  十点至办公室。十一点团。下午假寐一小时。阅Jeans (我们四周之宇宙》其中所述太阳系八大行〔星〕之来源。Jeans 谓于1 9 1 6 年自创潮沙说,但其说与美国地质学家Chamberlain 之说无异,不过名义为Planetesimal 微星学说而已,且Jeans谓恒星,与月亮均可由Laplace 拉普拉斯之学说而成立,而行星则不能,殊不可解也。晚至江边一走,遇金秉时。晚闷。十点睡。月色佳,见星宿中南十字架。今日水退不少,较水高时降下二丈余矣。
  接吴永庚电孟宪承电茅庸臣电
  
   晨晴晨78°午后88°。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豆校。接迪生自贵阳来电,知伯秋作古。余数次道经贵阳,见伯秋精神日益;或颓。巢有小肠气,余第一次由市.庆固,遇沈克非于金宝善家,余询沈以伯秋之病,据云轩从沈之劝而割去则早已痊愈。第二次余至贵阳.适在轰炸之后,余告伯秋以沈克非之言,渠惧轰炸仍不愿割, 殆余自重庆回,则又生疗毒方愈,临别余与唐臣上车,渠尚欲有所语,询之乃关于迁其家至滇事也。余回桂后曾接数信,最后一信乃刘明水代笔,已不能起,不知其竟作古也。作函与明水慰问之。
  十点半纪念周,丰子饱讲"中国文化之优越" 。中午甚热,至88 。-89。,江水退至冬季情形,可以架浮桥矣。晚与士楷看星,见移宿即Covus 。
  当Dynamo 发电机初发明时, Faraday 法拉第取以示英国Premier 首相格兰斯敦Gladstoneo G 问云此物何所用之。F 答云,不久足下等将可藉此以收得一笔税也。
  政治家之无远见乃如此。见Far Eαstem Engin.eering Magazine Sept. , 19380接郑子政函李良联函j监生也( 知伯秋去世) 重庆华安合理羊保险公司四川分公司汹生又电寄赵真觉函( 介绍方德植) ~1明水函
  
   晴晨8 1°。东北风午房中89°。→1°。晚月色大佳
  
  晨六点馀起。昨晚热极,又无风,睡不甚佳。晨起极闷,如江浙大伏天气矣。
  至午稍有风,因香港附近有台风,故影响及于此间也。接允敏函,知武大内部有磨擦。前约暑中往峨眉之约难以实现,又通伯太太因其母病在北平,或须北行,故此事更困难。余请人生聚合往往天定,所谓月有盈亏明暗,人有悲欢离别,事事如前定,此非迷信,乃一种人生观而已。
  午后假寐一小时。温度竟至90 以上矣。晚膳在文庙。膳后七点半至寄兴因为"五卅" 十四周纪念,我校一年〔级〕生开游艺会, 不售票,故观众甚多。余往时已坐满。开会后余述"五卅"之前因后果。"前因"由于不平等条约,日人得以自由在上海设纱厂,利用中国廉价工人,上海设会审公廓,遂使五卅工潮不得良好解决, 工人顾正红以及各地继续产生惨案之死者数百人:" 后果"则取消会审公膊,日纱厂工人得成立工会,不得无故开除,日人不得带武器人厂等等。可知吾人只要肯奋斗,不平等条约终得取消,虽牺牲亦可不惜也。余讲后因会场中热即出,计演剧三出:《黎明》、《三江好》与《破坏大队》。彬桦等往看,至十点半始回。晚炜文、振公来。
  接杨绰庵函林心佛函陈允敏函华安保险公司函寄梅书一本(卒子也著《车厢社会}) 吕炯、逸云、子政、刘咸(重熙)函朱晓寰函(为《普通气象学》校订事) 晓峰函陈次仲函
  
   睛晨80° 743 mm 七点三刻有虹日中时有微雨
  
  晨六点起。昨晚因有风,故不觉如前晚之热。八点半至校。十点往文庙, 晤张悲谋,谈及近来教员颇多敷衍了事,极少忠心者,亦以校中不能尽如人意。如单身教员之乏宿舍,使苏步青、陈建功诸人须自行煮水洗面。小职员以薪水过少、生活程度高,遂致不能有积蓄云云。看束星北所改良之植物油灯。接朱其清函,询近来气象广播事。渠现在军事委员会军令部技术室。余于二十七日电美国Wis. 省Madison , Wis. 大学,电询潘尚贞是否愿来浙大教授农化。今日已得电复允就。为时不过四天,较之打电报至重庆来回常须二星期,可知国内外情形之不同矣。
  午后假寐一小时。至图书馆阅一月份Foreign Affairs Quarterly (外交事务季刊> ,内有《中日战争》一文。六点借卢亦秋至标营晚膳。七点半回。九点防空练习,灯火管制。九点半即睡。今晚温度已低,故睡较佳。
  图书馆见Nωm 载HaveIock Ellis 著" Hanning of Conflicts" 一文,谓氏生平并无立意去找一个人生观,不过人生观是随着经验而来。Ellis 一生以研究性之心理著名,自谓其毕生最用力处亦在是,而所得亦不外于Hannonious Conflicts ,即吾人所谓中庸之道,惜Ellis 不阅中国书耳。氏又谓诗之好处就在于Fonn 手11 Expression二者之冲突,尚得其平和则成好诗。余谓中国之白话无Form ,此白话诗之所以不能成立也。
  接三在子也、韩平英函宋楚自函士芳函接朱其消函吕炳函何元成、夏济字、郑晓沧函吴字光函接潘尚贞电得朱其消函二姊函(告以伯秋之死)
  
   晨阴下午睛晨74° 744 mm
  
  晚开宜山各界主任联席会议。迪生回。
  晨六点半起。阅汪静之送来《爱国诗选》及《李杜研究》。国人自元微之以来对李白、杜甫诗之优劣多有所主张,其实对于诗之轩在都是主观而非客观的。孟子所谓: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之类。至于客观优劣定评,势所不能。一般人尊祖:为诗圣而抑李,殊无谓也。韩昌黎诗:"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高。"确有见地。
  午后迪生来,知于午前始到宣山。在路上桐梓等车二日,在乌江过渡时又等,至贵阳在王克仁处,知伯秋之死大约在二十二三号云。余于五月五日尚接伯秋函,于五月八日复去,当时伯秋已病倒,故来书系刘明水所作。迪生在贵阳并未至伯秋寓中, 据王克仁云真病初不甚剧,但骤变危症云云。晚至文庙晚膳。学生宿舍时有小窃偷什物。昨晚男女宿舍又失窃云云。七点在庆远中学开各界主任联席会议,讨论临时防疫计划(姚若炯、杨五楷提出)及游泳池事。九点半散会。
  接郭晓岚函义文两篇寄蕴明、楚自、夏济字函郭晓岚函
  
   商晨75° 744 mm
  
  六点半起。九点至校。寄允敏函,嘱其迁至宜宾城外居住,因敌机常炸四川叙府,城内恐所不免也。泰来饭店殴击浙大电机四年级生许慰勋事, 宦山县长杨盟已将泰来主人萧山人王姓叫去斥责并监禁四小时,但四年级学生郭志寓等仍不满意,欲向法庭起诉。余告郭等许之将碗打碎是起衅之原因,故以后学生应大家能自制,所谓"躬自厚而薄责于人"是也。
  午后四点开迁校委员会,迪生报告去渝之经过情形,以大体而论,赞成湄潭。
  桐梓专员刘千俊极赞成调潭。赤水则以治安不佳兼之公路一时亦不能通,天气又热。程耀椿主张在威宁,该处交通甚方便,但是否适宜,非一往视察不可。六点散。
  . 至标营晚餐,膳后至疗养{室J .现在患赤摘者九人,肺病者梁费与陈延富、滕维藻等三人,陈等形势均较佳。八点借涂长望至庆远中学,昕杨守珍讲"人身化学",听者约一百余人。较前次为少,内容亦转专门,如Pancreas 膊之分泌Insulin , 此等名词,如"醉"等等,普通人所少问也。
  接晓沧两函吴雅中函教部电寄允敏、元成函
  
   晨晴日中睛晨70° 744 mm 晚78°
  
  晚林文忠公( 则徐)焚烧鸦片百周年纪念,校中在十气教京举行演讲比赛,蒋鸿宾得第一。
  晨六点馀起。八点半至校。阅郭晓岚寄来《南京雷雨状况下之空气分析》文两篇。李乔年来,以吴馥初不愿就工学院院长事,决请王钧豪继任,请刚复作函邀请。王系无锡人,哥伦比〔亚〕冶矿毕业,民国十丸年至廿二年曾在浙江大学工学院为训育主任。程天放来,方去职,而以薛绍清代李熙谋,王乃去职, 后至唐山交大与资源委员会炼钢厂。
  晚七点至文庙十二号教室参与林文忠公百周焚鸦片纪念竞赛演讲,演讲者二十人,评判员郭洽周、梁庆椿及毛掌秋三人,陈叔谅主席。每人讲演八分钟,题目大概系"抗战与禁烟" 。自七点二十分讲起直至十点半始毕。末了叔谅欲余说数i舌。
  评判结果只五人分数在80 分以上。第一蒋鸿宾(机械二)、第二郑芝书(机械二)、第三名霍少成(机械二)与叶宣(女) (农经二)分数相同,第四洪鲤(电机三) 。以上-名得三十元奖金,二名得二十元, 三名各得十元,四名赠给书籍若干。回寓已十一点矣。
  接潘承圻函物理学会函
  
   晨昙。日中阴。晨74°,744 mm。 晚78°。今晚有云,见月
  
  色。
  晚八点三刻有警报,九点紧急警报,九点三十六解除。下午张( J 。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南一街晤涂长望不值,与王培德、丰子皑谈片刻。丰年仅42 ,但有胡子,故觉其老。渠等所住屋即马一浮之屋也。楼下开明书店开二月即倒闭,现正在修理,为亨达利之用。至校。作函数通。往南门外查游泳池水之来掘。
  初在田野间,循溪行之约一里许至一池不见源,但见水自穴中出,穴不甚大,但在地下不可见耳,余初甚喜,以为此水经过长途之地下流,不致被污水所混, 方前行见另一溪过桥,水势与前溪相等,逆料必二而一,但再循溪行至石山边人一穴,不知去向,乃断定其流人地下至山之北边再出也。在地下流约百公尺之遥。
  下午洗浴。晚炜文来。八点半忽人声嘈杂,时云黯蔽天并无月光,料元警报,但不久闻警钟。九点紧急警报,与炜文、宁二人出西门至大路上。9:30 解除警报。
  十点回。今日晚间警报初疑为一种练习,复得紧急警报,始知其真。翌晨询杨县长,知敌机十四架于七点余自固洲岛起飞,由横县人广西境,至贵县发警报,来宾发紧急警报。由此敌机向武宣南飞往郁林,并不投弹云云。
  英文elbow 称肘,上臂称膊,前臂称挠, ankle 称附,脚掌称辙。
  若按楷波彬宁超长体一回川一本一与-b量一川重一门目川一上一之一b人一们各-H124 Ib俑,/ 133 cm( 4'2.2")57/119 cm(3'9. 5")55/126 cm(4'15")1281b6454531∞ (续表)重量与本月体长各人之土月贤44 42刚32 31飞30 28直18 14接平事硕民函寄希文函李良5英、吕蕴明函
  
   晨阴。晨76°。莱莉花盛开。石榴〔花〕尽落,已结果如梅
  
  子大。桃子熟。
  晚叔谅、鲁珍、振公来。涂长望来。
  晨七点起。八点馀至工读学校办公。十点半至标营作纪念周。今日纪念周与国民精神总动员月会合做。月会应在月之一日,但以教部电到迟故改于今日合作耳。在纪念周会中并给奖与"六三"林文忠公焚烧鸦片百周纪念演说竞争之得奖者,计第一蒋鸿宾、第二郑芝书、第三霍少成与叶宜,得奖卅、甘、十元,第四洪鲤得余所赠赵真觉著《工程与工程师》一书。给奖毕由卢亦秋讲此次全国生产会议之经过,至十一点半散。今日起大礼堂已有凳子可坐矣。借舒鸿至标营后之河边看学生游泳地点。此溪即来自游泳池也。
  在标营中膳。膳后一点。回睡一小时余。刚复来,谈至三点半,至校开校务会议,由迪生报告赴渝、黔接洽经过情形,次讨论教育部新颁之《大学组织》。六点散会。晚膳后至河边一走,江水低落,比近来最高水位差十三公尺。北门桥已架好矣。晚涂长望来,叔谅、鲁珍、振公来,谈至十点半散。
  接裘次丰、茅盾臣、洪绍甫扇孟宪承函薛良叔函蕴明函胡建人函寄希文五月《科学画报》及《无线电原理》书一本又苏步青函韩平夷、丰子饱电何元晋
  
   晨78° 744 mm 晴午86°
  
  中午有警报,敌机炸南宁。
  晨六点起。八点一刻至工读学校。阅土木系三年级谢汶所纪录前星期日在土木工程学会所演讲《测天》一稿。谢生所记错误极多,余今日费金日约六小时之时间始将全文修正,以是知纪录之不能不有人矣,若能有善于纪录之人则至多一小时可以修正其稿矣。
  午有警报。余过江至蓝能村武汉测候所晤许鉴明,嘱其至电机实验室观察以二千元自桂林购得之发报机。侠何元晋复电到后,即可通报。一点半回。中膳后张孟阔来。三点半至校。六点往文庙晚膳,膳后至东门外打米厂旁看舒鸿所勘定游泳地点。此处之水源、本余以为来自上流之乐群社游泳池,但经过细勘,知大部之水来自南方另一溪中。此溪较星期日所见之溪水为大,余与鲁珍原欲循溪穷源,以天晚未果。遇蔡邦华夫妇及冯言安。人城后觉热。至北二街迪生处,与谈下年度教员问题,知陈嘉将去西南联大。九点半回。洗浴。睡。
  接士芳五日合江来电(知将往赤水为浙大调查) 雨岩函逸云函(蕴明函)
  
   晨晴晨80°午后90°
  
  陈隽人来。一年级生熊大莺逝世。学生在宜山患茫疾者达三分之一。
  晨六点起。阅朱诚中本星期四演讲症疾演讲稿,所述甚详,余嫌其作通俗演讲过长而专门。浙大学生自来此后患症者已达三分之一,其数可惊人。寓中宁宁、波若与阿秀三人均曾患此症。
  午后三点半江西一年级学生熊大莺忽患急症逝世。时余方在开行政谈话会及分校设计委员会。至六点散会后急往文庙,遇其堂弟熊大尉。据云,熊向尚壮健,来校后渐瘦,最近减轻十磅,验体格时曾验得有一肺生痴,但尚无大碍。前晚始泻,昨看朱医生以泻者多给与Potassium Primes Just ,亦不以为异,人晚泻三四次,但时时呼痛。晨间周医生往视,认为重症,欲迁疗养室不果,下午二点诊视尚不觉危险,而三点半忽逝世矣。晚间一年级生张由椿及熊大尉等来,均以医务课忽略为言,后朱诚中来,认其病为病之一种,普通均小孩二至六岁患之。据云沈鲁珍之堂弟小孩及岳母均于日前患此病去世,均四十八小时即不救,其死人之速可为寒心。学生等群居一处,一症若蔓延则吾辈无瞧类矣。故余谓广西之疾疫比之日本炸弹为可怕也。晚储润科来。又下午桂林中国银行行长陈隽人来,宜山主任。
  接吴永庚张姓(自称女生)匿名攻击鲁珍函蕴明函丁绪贤电王玉意、胡建人、宝壁、希·文President (Wellard , A. C. of University of Illinois) 来函(要求对于lllinois Union 建造捐款)寄陈念中函(为询交章诚忘还德英洋四百元有否收到)
  
   晨晴。晨82°,742 mm。十点大雨、雷,至下午二点始雾。
  
  下午74 0 。
  晨六点起。八点半至校。作函与Bowie 及晓沧。接贺壮予电,知其己抵重庆,不日来宜山云云。又吴永庚来电,知定海沈家门与宁波间之交通不便,故请将测候〔所〕缓迁。复电嘱候交通恢复后再搬。得李良骥函,知遵义至酒潭之公路经费已发云,于七月底必可完成云云。
  午后二点陈叔谅来谈去浙江办分校各点,经常费五万元,临时费二万元,均极紧缩,浙省所办之战时大学现已改名为英士大学,临时费五万元,经常费卅万元,二者相较所差甚大。而浙分校各教员薪水与职员薪水据目前估计已需四万五千元,只五千元可作办公费等,甚窘可知矣。叔谅询余如裴子不就〔则〕晓沧任主任如何,余以为晓沧太无主见(如沪航路通则又全家赴沪) ,故裴子不就以叔谅代理为是。储润科来,知词载之欲渠往分校而事先不与说明,储以家累甚重兼有岳母、小姨,故不甚愿往,余告载之,如新聘人可嘱往分校,实际路季纳大概愿往。六点回,请乔年代理校务。晚迪生、涂长望、许鉴明、稼梅、炜文来。
  接宋达人、何果(编音)函Bowie( 为六次太平洋科学会议事)、蕴明、李良骥函吴永庚电贺壮予电寄希文、雨岩、Bowie 、晓沧、梅函蕴明、邵裴子函复吴永庚电
  
〔宜山一独山〕   睛。晨74°,743 mm,32°mo 晚72°,672
  
  mm , 1160 公尺。
  高度:上午八点宜山320 公尺,下午六点半独山1 1ω 公尺,相差840 公尺。温度:上午八点宜山74。,下午六点半独山760 。独山现在杨梅、批把、李子均上市,无一不微小可怜。石榴花初放。桃子尚小。
  晨六点起。昨晚觅钥匙不得,后得校中铜匠汪姓之助始得之于已锁之箱中。
  今晨起整行李毕,七点半早餐。炜文、鲁珍、振公、诚忘等来。八点借孟闻及刚复由寓出发,别波若、炜文等。路尚佳, 以昨有阵雨,故其初灰尚少,过怀远后尘乃多,以昨日未雨也。在怀远渡费时一点钟υ 至三江口又等四十分钟,故至河池已十二点。
  至招待所取张孟超之款洋二百元,到上海餐室中膳。膳后一点一刻出发。四点至六寨,一路天气甚佳,惟灰尘大耳。沿途农正在插稻秧,亦有下种者,长不过半尺而已。桂、黔两省山上均无森林,是一大荒废,风景亦不佳。
  六点廿分至独山。住亦桃源楼上50 号,此间甚清净,价每房1. 40- 1. 20 。独山以地高,故温度只76。而已。六点半借孟闻、刚复至城内,先赴文庙,现办民众教育馆。次至职业学校。登南楼,又称难楼,可以俯瞰独山城。该校有学生二百余人,共六班,校长丁姓。遇教员冷泽黎,号德龙,系南京人,前在遗族学校,两年前来此,后知乃南高史地系毕业生,与苏叔岳同班者。据冷云,独山人口万余,从前只数千。近月来粮食之价目骤增,去夏米每斗八角,今则二元六角,每斗二十八斤。肉则去夏一角六一斤,今则三角,余类推。中央机关来此者有财政部、缉私警及农民银行等。七点半出,在南饭店晚膳。
  臼
  
〔独山一贵阳〕   晨独山71°,671 mm , 115° m。晨阴雨,
  
  至下午不止。晚66 0 , 1200 m 。下午四点贵阳72 0 , 666 mm , 1230 m 。
  报载上海汇丰停止售出外汇,以日本人将东洋货代〔套〕取国币以购外汇之故。
  晨六点起。七点早餐后7:40 由亦桃源出发,离独山时已下微雨,一路雨不绝。
  下午至龙里雨更大,各河水均涨。幸路基未没人水中。9:45 至都匀未停,经检查后即出发。至十一点二十分至马场坪,在招待所代办处中膳。十二点又出发,雨始终未止,故上下山时颇担心。
  未四点即至贵阳住招待所,住402 号。四点李良!JjI;来。四点半借李及刚复、孟闻主禹门路西南公路运输局晤莫葵卿,以余等不日赴遵义转湄潭,而乌江渡之待渡船之车常一二百辆,而乌江渡每日只能至多被80 辆,大水时则四五十辆,因此遂成大问题。闻小汽车或得先渡,询之莫君。据云,须与绥靖公署傅仲芳参谋长商妥始行。关于浙大人黔之运输,莫虽允届时可拨一二十辆应用,但以遵义至宜山元件可载,实有困难。运费每吨自宜山至遵义约头等380 元, 三等三百二三十元。出至省府晤周寄梅,嘱打电话与遵义刘慕曾县长,告以星期一余等拟赴遵义转湄潭。遇秘书长郑道儒。七点借刚复等至南门大公巷晤九十九师军长傅仲芳不值,遂至扬子餐厅晚腾。膳后即返。
  寄乔年明片
  
〔贵阳〕   晨阴。晨64°,ω8 mm , 1188 m。晚九点68°,
  
  667 mm , 12∞ m 。
  展郑道儒(达如)来。下午马延英来,丁安期来。晚俞瑞民来。
  晨六点起。作函二通。早餐后借刚复赴南门内大公馆第九十九师军部晤绥靖公署参谋长傅仲芳。傅系萧山人,在此已将四载,故对于贵州情形极熟悉。贵州全省只九十九师一师维持秩序,加之张治中临行时委陈渠珍为湘西师长。陈本土匪,因之湘西之土匪乃遍地皆是,影响及于贵州。关于乌江渡口,傅允给一函与养龙站第十六补训处第二团连长刘球,嘱予浙四号车以便利迅速过江。昨晚消息乌江渡向北车有三百辆,而每日至多只能渡80 辆,来者尚不止此数,因之车辆愈积愈多。
  马一浮之外甥丁安期现在保安处傅仲芳处为秘书,故介绍函于晚间由丁送来。丁谓湄潭之专员史肇周为土匪出身,浙大如往不能不与联络,而风岗县长陈势涛亦系不可侮之势力,湄潭知事严浦泉则系英国留学生云。
  十点回。至白沙井教厅,知张志韩赴毕节未回。至青年会晤蒋伯谦,知渠于一周内赴昆明办暑期学校。十二点至"太平洋"中膳。膳后赴县前街十九号晤王克仁, 寓遇叔雅及彭百) 11 。二点半,余至扬子餐厅对面之罗文刚牙科,请刷牙齿,计费时二小时之久。前中央研究院地质研究所马廷英来,现长东北中学,由金山迁邵阳,现拟赴自流井云。五点借孟闻至文家坝八十八号吊伯秋之丧,至则刘明水已于日前行矣。〔补记:刘明水于1940 年1月21日在徐先志(其丈夫朱凤美)家见到。〕至李良骥家晚膳,到胡泽霖、刘延蔚等。
  接郑秘书长交来乌江车站王指挥官希彭及胡连长五凤函各一通寄允敏、宝萤
  
由贵阳至遵义   晨阴。晨64°,667 mm , 1200 m。晚72°,
  
  遵义1000 mo傅{中芳、姜敦亨下午请客,未往。孙茂柏普定路33 号。位县政府。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孙孝宽医生来。孙,贵阳人, 1904 年即赴日本,后人京都帝(国大学〕学医,回国后在上海行医多年。又孙茂柏借一女生谭傅鲸来。谭系含光中学(长沙)毕业生,去年考人湖南大学,迁沉陵后未随往云。借孙孝宽早餐后于九点出发, 一路甚称平顺, 十一点一刻至乌江渡,在养龙站等渡北往者计297架。余等所坐系小车,故得尽先至渡口。有三木船在来往,余等待十五分即上渡,半小时即过江。北岸有车四十辆,至刀把水又有59 辆等渡南往。
  余等于下午一点三刻至遵义,即至平津馆中膳。此处陆军大学及外国语校学生来者颇多。三点半至县政府晤县长刘慕曾及专员刘千俊叔侄,即与孟闻及刚复及〔于〕县政府下榻,托督学夏禹平觅轿子四顶于明晨赴湘潭。晚膳在县署,刘请三科科长陶昌隆(武高毕业,与蔡绍牧同班)、张杰孙同席。据刘县长云,遵义人口六十万,每年回赋六万,出壮丁往前方者近二万人。出产以稻米为主,玉蜀柔次之。
  出口则有作蚕与自木耳。作蚕于嘉、道时代称极盛,近来以鸦片遍地〔而〕几绝迹,至民廿六年,如j始再谋复兴。去年出产值三四,-万元,本年亦可百万元,较之前清则远逊矣。臼木耳亦生于样树上,树如碗大,每年亦可百万云。
  据金咏深六月十六来函,谓六月十二寇机五六架第二次炸泰和,于新村、老村各投弹二次,次尹公祠、铁门住宅前后数进全部毁,新村学生宿舍大部毁,大原书院炸去西部,其余浙大码头、匡村、梁村亦被炸,死伤廿余人。
  寄逸云函
  
由遵义至溪水   睛下午微雨数点晨67° 98° m
  
  住王席珍区长家,由其子王权最招呼(王权最系武大学生,民16 年在佼云)。
  晨六点起。八点别遵义县长刘慕曾、遵义专员刘千俊,与刚复、孟闻及督学夏雨屏乘轿三辆、滑竿一顶出发赴漏谭,共距离7 1 公里。因轿夫均四川人,吃鸦片烟,故每行十里至十五里必休息过烟瘾,因此非走二天不可。第一日行六十里,息第二区区长王席珍家。沿路天气均佳,直至樱挑埋时有阵雨。风景樱桃埋为最佳,有八九丈高之乔木。高度亦以此为最。遵义附近出煤炭,向东一带出桐油、包谷酒、米及鸡。乡人由马路自调潭往遵义者络绎不绝于途。
  十一点抵老蒲场。现公路只由遵义通此,再东则以石工桥梁未做好,不能通过。在老蒲场至作蚕丝改良场,系农业改进所与县政府合办。遇黄任之外甥女张女士,借至区办公处中膳。后至样蚕场,主任吴姓,福建人。据云,有地六百亩,山地价每亩一元,养蚕二万,预期可收二百万种子,因每对可养蚕2∞枚也。作蚕业于前清时在此甚盛,近则衰落。蚕有黄绿二种,以绿者为佳云。
  时间地点高度(m)8:20 遵义9808 :56 黄泥堡10409. 18 十字均10409:34一10 . 14 礼仪坝10201 1 :∞-14:48 老蒲场104015:56 青神桥96016:06一16:39 樱桃埋JOω16:54 长干子l 例。
  17 :20 子潮沟98017:36 八块土980溪水940距离(中里)εJεJE3'··句,b 句353ω
  
由溪水到湄潭   晨阴。七点微雨。日中晴。晨溪水7 1°,
  
  940 m 。晚78 0 , 940 m 。
  晨未六点即起。六点廿分即别王权量出发,因今日尚有八十里之路程也。沿路所说距离殊不可靠,由轿夫行走之快慢可以知之。今日共行十二小时五十分,但轿夫吃鸦片及休息时间共费四小时四十分钟之谱,故平均速度为每小时十里也。
  在虾子场停于雨台小学,有三班,学生百余人,教员五人,经费年六百元。此处见)碑倒卧于桥边,视之乃光绪六年贵州巡抚岑宫保免抽税山丝府绸入关税厘告示。
  光绪十五年所立,乃余生前一年也。沿途所经均系石灰岩层,树木尚不少,多柏、枫等,其树均瘦长,与江浙不同。〈马路〉人湄潭境后马路较宽,计十公尺,大部已可通车。湄潭河中有小瀑布颇多。
  七点十分至湘潭,即到县府,由县长严浦泉及秘书王君招待。余等四人即住县政府。据严县长云,湄潭有人口十六万,城内一千一百户,教育经费年三万,县立中学有五百人,校长冉君。又谓此处有三恶习,即包头、二不洗陆、三早婚云。又以地方劣绅干涉行政为害。
  时间地点高度( m)6,20 溪水9407 .:2 0-9: 10 - - - . 虾子场9409:40 川心店96010: 10 八节i难94010 :另一11 .∞ 兴龙场9ω11 :43 草鞋峡104012:04 老子顶1 创始12.22 亮碑105012:40-14 ,∞ 三泼关98014 ,24 桥滔jf 界9佣14 ,35 茶碗镇9仪}15 ,04-15,38 梭米孔l 侃。
  16,10 大水井98016:43 福寿桥9601 7:06一17 ,36 王家坝96019 ,10 滔潭940
  
在湄潭   晨阴。晨74°,94° m。晚84°,96° 'm。
  晨六点起。七点在县长处借刚复、孟闻、夏雨屏及王秘书、杨指挥、党部秘书等早餐。餐后由湄潭中学冉牟生校长及严浦泉县长借往至北门外,先至禹王庙, 由此过七星桥,绕道至福龙寺, 经旧平桥魏姓宅往唐、贺二姓祠堂,向南至冯氏宅,由此经火焰山再至西门,经旧平桥往南至万寿宫,宫外有地「窗,可作操场之用。由此至观音洞中膳。此洞又名清虚洞,内极凉,有乾隆十五年碑,述滔潭县之成立在于万历二十八年,首任县长为杨玉柱。观音洞称八景中之最佳者。
  膳后二点又借县长及冉校长等由原路回城,入南门,至朝贺寺及文庙、男子小学及关王庙等处看屋宇。遇泪松(松桃)公路吴段长及西南建筑公司总经理吴运庚,知湄潭至遵义之公路于丸、十〔月〕间始可通车。湘潭方面有桥梁七座待筑,遵义尚全无路面也。
  三点半回至县署。应调潭各界廿一团体欢迎大会,严县长主席,到湄中学生等问五百人。余与刚复、孟闻均有演讲。五点散,拍照。稍息后六点借湄潭中学应各界招宴。今日天热, 而余又伤风,颇难过。在席间遇严持强、周丽中( 二人均曾为团长)、杨岳(县中首富杨斡中之弟)等等。八点半回署,由孟闻约冉牟生校民及庶务谈建筑价目。今日所看者共有房子270 间。十点洗捕。十一点睡。
〔湄潭一溪水〕   晨阴日中阴晚雷雨晨76°。
  
  囱湘潭出发乘轿至溪水。
  晨六点起。在县署早点后由湄潭出发回遵义。同行者除刚复、孟闻、夏雨屏而外,尚有县署会计杨主任及庶务胡君。胡曾在无锡三年云。严浦泉县长直送至老平桥始别。据王慰材秘书云,市民有欲建屋时间出租者,现正欲知浙大之是否能移来也。一7 ,40路行来甚平j帜。余与刚复坐轿,其余四人坐9,04-9,44滑竿。县署又添派护兵两名, 连前共十二10 ,08名。据会计夏君云,漏海县政府收入年三万10:43余,用途一千四百余元, 省方尚有一万余元11 :22- 11 :52可以解省,地方费每年八万余元,以契税田13 :∞一14 : 03赋屠宰等税为多。湄潭中学年经费七千元, l5:02系县立,有附近八县子弟五百余人。前校长15:43-16:28巢君宣传共产, 故学生中颇有信之者,严县;二;长来后曾押禁七人,至今未放。调冉牟生为17 ,50一1校长,风潮始平云。中午在三渡关中膳,晚18.40至王宅由王权量兄弟招拂。19 ,10《遵义府志·农桑》章下载样蚕人遵义地点渭潭洪家坝福寿桥大水井梭米孔三渡关草鞋峡兴龙场八节滩川心店虾子场溪水王宅之历史。谓遵义向乏手工业,民穷困甚,乾隆四年太守济南陈玉璧(历城人)思所利济民生,迫人于秋间至历城收取样茧,回途四月,蚕峨已出。六年又往,于七年在府署养蚕,置青桐上,得以养成之。乾隆八年得茧八百万。其利济民生岂可限量!
  
由溪水回遵    雨。晨溪水70°,94° m。晚72°,102° m。
  
  住县署。
  晨七点起。时雨已止,尚未放晴。九点廿分别王权量,坐轿出发,计刚复与余坐轿,孟闻及夏雨屏、酒潭政府会计夏主任及庶务吴君回遵义。十一点左右至樱挑哑。此处因高大乔木甚多,故鸟类亦众,同时闻姑恶、子规、布谷、黄莺及告春莺等五种鸟声。自青神桥至老蒲场计费八十分钟,因去时系由样蚕场出发,路较近,故只48 分钟,而来时乃至八十分钟也。在老蒲场因汽车未至,乃在区公所吃点心。
  至下午三点二十分车来,遂出发, 二十分钟即至遵义,因仅十二公里路也。余即至上海"一乐也"剃头,虽系扬州人所开, 但不洁净。五点至初级中学晤傅孟秋校长。六点半至陶陶餐室约陆大硕英及其同乡学友王延禀来, 硕英在参谋班,今年重九可以毕业。王在普通班, 须二年才毕业。硕英不久将分发至营中作参谋,届时允调希文。停其所做工作得有余闲,可以预备考陆大。又俞瑞民来。俞为大同学时间9~209~54JO -i210 :3810 ,5611.30-12.1513,2013,34地点溪水王宅八块土子潮沟长干子樱桃级青神桥飞机场老蒲场生,现在西南公路局桐梓站。
  《遵义府志》又载明万历间八路平插事。万历二十六年播州宣慰杨应龙叛变,结纳苗民残害汉人无数。以李化龙为总督川湖贵州军务, 李乃分八路征播州,即遵义一带地,刘由秦江人为主军, 每路三万人, 二十八年六月平之。嗣后苗民只许住乌江南。
  按浙江同学会旅黔分会五娘帘电( 王在贵州公路局任事)
  
由遵义返贵阳   晨阴。晨70°,1000 m o 八点雨,晚停。
  
  晚贵阳72。, 1 2∞ m 。
  晨六点半起。在县署早餐后在雨中别陶、张二科长、周秘书出发,同车者除刚复与孟闻外尚有湄潭县会计主任夏君。9:36 至乌江渡北岸搜口及刀把水站,待旗高-有车辆102 辆,余等小车未受阻碍,至乌江渡适南岸有一车上岸,因雨滑倾倒落水以此耽搁一小时,计过被及待渡共费两小时。至贵阳附近六公里处有一Diesel车陷泥中不得动,交通几断绝, 幸待通过者众,以众力扶开始得通。
  至贵阳已三点半,即至扬子餐厅中膳。膳后余至牙科罗文刚处拔去右下FirstPremolar 第一前臼齿。用局部麻醉,剂甚多,两小时始有感觉( 右牙床) 。六点回。
  洗浴。夏济宇教官来,知其亦住楼下, 定于后日赴宜山。晚八点至扬子餐厅晚膳。
  九点回。阅《遵义府志》卷47-48 (杂记> , 载秦良玉乃石硅宣抚马徽之媳、马千乘之妻,与杨应龙之妻田雌凤有戚谊。万历二十八年正月初二夜, 马千乘夫妇夺取杨应龙七寨,皆在桑木楼111 诸关,良玉夫妇征播功大, 但李于四平播疏中毫不叙及何驮。《遵义续府志》民廿五年出版,列传中有黎悯、郑珍、莫友芝传。黎悯宇笃楼,嘉庆庚午举人,甲戌进士,分发为浙江桐乡县知县,于咸丰元年致仕,是时遵义方僻陋。郑珍为黎雪楼甥行。莫友芝以年家子皆从俐发筐,陈书肆力于学,遵义文风为之一变。惘侄庶昌署吴江知县,几十年后随郭常带、至西洋六年,两为日本公使,著有《西洋杂志》一卷及《药斋笔记》。
  
  
〔贵阳〕   晨阴晚晴晨71°。晚75° 123° m
  
  屁晤周寄梅、郑道儒。中午曹鱼、王克仁、彭百川在"太平洋"请客。下午晤王俑'寸、跳世ω液、陈汝善。下午王冠英、刘启烈来,均中大政治系毕业生。晚浙大毕业生王肇奋、王以仪来。
  晨五点咳嗽颇剧。七点起。王克仁及曹鱼来,曹现为新闻办之安顺国立中等师范学校校长,由英庚款出资筹办者。早餐后曹、王别去。借刚复、孟闻至省府晤周寄梅,周对于浙大迁黔之运输问题极悲观。谓农本局借五十万元与西南公路局购车辆,原期可以尽农本局之件先运,但过去西南公路局只为运二三千吨,尚有二三千吨在沿海未能运人内地,长沙尚有三四百吨衣料亦未能运人。红十〔字〕会近向英国购四乘烧煤汽车,载重四五吨,不用油可省维持费至1120 。省府亦购二乘,八月可到。次晤郑道儒,谈及省方补助,据云吴主席所允之一万元当元问题,但欲增则不易。美国公使Johnson 于十四〔日〕过贵阳, 认英苏协定甚难成立。在省府遇刘千俊、刘慕曾等,谓绥阳房屋虽少而地亩较多。余嘱彼等催路能早筑成。绥阳、酒潭二地,只要有屋字、地段均可,惟先决问题为运输入黔耳。
  十二点至太平洋餐室应彭百川等之邀,到蒋伯谦、王冠英、刘启烈。刘系贵阳湖南省银行行长,而王则为本届参政会议员也。三点至财厅晤王惜寸。四点至贵州公路局晤陈汝善、姚局长,据云运件自贵阳至遵义或都匀可有办法,因有四五十辆运盐车可以装载也。运费客〔车〕自六寨至遵义每车四百八十元,载二十人货车自贵阳至遵义20 1 元重二吨云。五点至罗文刚牙科补右下Incisor& 1 st Premolar。
  接士楷十七号电
  
〔贵阳〕   晨晴晨70° 122° m 下午81° 124° m
  
  晨七点半往暗二桥后方勤务部童第德(藻孙)秘书及毛恭祥(济如)参议,又至汹榨街农业改进所。中午王冠英、蒋伯谦及刘启烈在威西路240 请客。下午董毓秀、夏定域、龚启昌、贺壮予来。腹泻。
  晨七点起。早餐时李良骥来。七点一刻乘农民银行汽车至北门外三公里之新桥地方后方勤务部,由财厅宁波人卢君陪往,部长俞飞鹏在重庆,由童第德秘书接见。童系张孟闻之老师,谈及勤务部之车辆可否借给浙大,汁勤务部自己可以配置之汽车不过两连一百余部,合运输总站则在干部以外。后方勤务部专管军需之贮藏与运输,至于购买则归军需处。在二桥又见参谋毛恭祥及代部长徐君。据徐云,欲利用部中空车南下尚有办法,北上机会极少,专拨车辆至宜山事实上难以办到,但不妨电俞部长云。车辆运输情形可以至龙里询车辆管理处斯立。九点乘部中车至油榨街农业改进所晤沈辅英,知在此有地六百商,经费年十四万元之谱。
  中午至威西路240 王冠英处中膳,到李超英、彭百川、蒋伯谦、王克仁、曹鱼及主人刘启烈、王冠英等。托彭百川至绥阳调查校址。三点至孙孝宽寓,在蔡家房14 ,不值回。夏定域来,龚启昌来。五点至牙科处,遇虞振镛。六点半虞来寓,知三合至都匀路于今年年底始能通。七点至龙泉街152 号清华中学内周寄梅处晚膳,到朱季青、李宗恩,托觅看护妇。遇学( )兵团武崇豫,知兵工署运输大队有新车五十辆将自镇南关来此。
  接蕴明函
  
〔贵阳一黄果树一贵阳〕    晴晨74°。晚76° 126° m
  
  晨王肇奋介绍杨君绍芬来谈货果树事。蒋伯谦来。李宗恩、吴考之、夏定域来,来晤到。
  往黄果树瀑布及陈家岩。
  展七点起。蒋伯谦来。未几浙大毕业生、贵州公路局王肇奋介绍杨绍芬来,杨系黄果树人,言其亲戚陈德安(号少怀者)有大屋九开间三楼加厢房,可以出让与校中。借伯谦、壮予等早餐后.决乘车赴黄果树, 九点半出发。同行者胡、张外,杨绍芬、壮予。至黄果树后,由杨君觅联保长,余与壮予、刚复及孟闻下坡观黄果树瀑布。此瀑布全国闻名,有拟之于Niagara 尼亚加拉者,实则相去甚远。计高度自街面至水面为1∞公尺,而瀑布本身最后一段高六十公尺, 宽约三四十公尺。水并不大,作黄色,名为白水问殊不称,至冬季则水清。据联保主任云,水大时尚可五倍于今日。据刚复估计,如发电可得数万匹马力。3:20 借陈区长等至二里许山中陈家岩看大屋,两旁均有杉林。兵工署正在附近建屋,已伐木二十根。陈德安之屋木制,但仅足容百许人, 其地亦不宜于大学,惟果木多耳。在此食桃数枚,主人留客甚殷。4 : 30 由黄果树出发回至贵阳已八点矣。
  浙大同学会在扬子餐厅招待, 到工、农、文理毕业生甘丸人。余所识者只王肇奋、王以仪, 并有女生杨志远(民廿三)等。十点散。
  距离( km ) 时间地点高度(m)。9-30 贵阳123028 10:22 清镇M∞56 11 ,01 平坝14∞73 11,22 石板屋146095 12 -∞-13 ,∞ 安顺1530126 13 ,58 镇宁1420141 14 ,20 黄果树12∞
  
〔贵阳〕   阴。晨72°,1 23° m。午78°,1 23° m。
  
  皮作琼来。王炳庭、武崇豫来。浙四中校长励乃骥来。卢建平来。西南广西、货州诸省产地瓜,又名肖萌.形如番薯,皮薄可以撕去,其肉臼如脂,为西南一带最廉之食物。
  晨六点一刻起。七点半至省府。借刚复、孟闻晤主席吴达佳(鼎昌) ,渠年不过四十五六。谈及浙大校址,渠亦赞成湄潭,谓其地文化尚高,物价廉, 而交通虽便,不在大路上,惟运输亦元办法。谈至黔省状况,渠以为黔省并不穷,惟乏人力开发而已,故贵州问题首在人口与人力。次谓自交通便利后,黔省将失其童心,因以后去滇者不必人黔也。此说余颇疑之。谈一小时半,出至财政厅晤王借寸,谓黔省廿八年度预算为九百万元, 其中央津贴以鸦片捐四百余万,连其他合六百余万元,对于浙大迁校,补助-二万元终可商量云。次至西南公路局晤王世析,谓乌江桥由法国公司包造, 预期明年二月可戚。车运方面,允于日内估计一时间运费表交来。
  次至中山路159 号兵工署办事处晤杨处长,商车运。据云只西南公路处宋子良或有办法。又谓现国内有汽车7∞0 辆,加所购一万辆,以用半数,计75∞ ,每日用20gallon 即十五万gallon ,即3∞ 吨也。现进口由安南到同登只能装一百吨一天,滇越装三百吨,合不过4∞吨, 全数运油尚不够,故三五月以后,油将成大问题云云。
  出至会文路晤任可澄,知其赴滇。回。
  午后在扬子餐厅中膳。膳后回。睡一小时。洗浴。下午五点浙大毕业生丁守常(西南公路局) 、王肇奋、王以仪等来,茶点,共到浙大毕业生二十余人,女生一个名冯慧芳。六点半散。八点至福禄寿晚餐,李良骥同往。九点至周寄梅处。托李宗恩觅校医,李介绍前保定医学院院长齐清心。
  接孙茂柏函
  
〔贵阳)    晨阴74° 126° m 晚78°
  
  展李良骇来。晤王俊昌教厅秘书。下午借教厅三科科长杨克天、图书馆蓝馆长、夏起域赴地母洞。财厅会计主任卢建平来。《中央日报》社社长王亚明来。晚王炳庭( 防空学校汹榨街) 。
  晨七点起。八点借孟闯至教厅陌主任秘书王俊昌,并由王克仁约三科科长杨克天于下午赴地母洞。九点半借刚复、孟闻至鸭江桥晤后方勤务部车辆处处长斯立( 号卓然) ,谈后方勤务部车辆情形,知该处有一百余辆车子可以支配,但其余则均调用西南运输处之车辆。至于车运情形, 渠亦不甚了了,由陈科长查复。十二点回。在扬子餐厅借励乃骥及故宫博物院庄科长尚严中膳。一点回。
  二点借教厅三科科长杨克天至威西门外张家祠堂约图书馆蓝馆长、夏定域同往地母洞看《四库全书》贮藏办法。现国内仅有二部,文澜阁在贵阳,文渊阁则在四川峨眉乐山。由威西门向北至官溪镇须步行十里许。三点出发,四点到。全路系小路,半在山中,雨时则极泥泞不可往。至地母洞知只有二仆人看守,洞尚大,高约二丈,尚通风见阳,惟所盖屋面用木板,均潮涩。因开一箱在内者视之,则图2 其中巳略潮湿。因与杨、蓝二人商定,屋须改用瓦片,箱中书籍须晒曝,而该地必须有人主持,因此不能不有预算,约计每月一百六十元之谱。4 :45 出发。
  五点半凹至城中。借杨科长至铜像台卫生委员会晤朱季青,购得贵阳卫生署自制伤寒虎疫防疫苗120 瓶,每瓶四十CC ,价每瓶八角,对折计四十八元。据云,可用三个月云云。七,点回。借杨科长在寓晚膳。
  寄二姊函(托伯谦带去)
  
〔贵阳一都匀〕    阴。晨74°,124° m。晚雨。晚都匀82°,
  
  968 mo今日退罗改名泰国Thai 。都勾全县人口十二万,城中二万人,吃鸦片者三千人.苗人占全人口三分之一.全年税赋三万.教育经费一万七千元。壮予来。晚遇齐学启。
  晨六点起。八点别贺壮予,借刚复及孟闻乘四号车自贵阳招待所出发回宜山。
  至图云关红十字会H吉林可胜,待几一小时始由张君祖菜借至林处。据林云,前方需军医一万五千,而中国有训练之医生共只六千,困难可知。每师应有六十人,但实际为数极少,所有军医几乎均不及格云云。又谓七月十七起将训练卫生人员,余托其介绍看护。据云,宜山有卫生署之医疗团徐君必能为助云。十点别张、林二君。
  方过龙里闻车底有击撞声,视之乃shock absorber 避震器与车胎相撞也。停一小时,至一点在贵定定安饭店中膳。膳后二点半出发,经马场坪,沿途各地可以为学生驻足之所,如龙里(37 公里)、贵定(73 ) 、黄丝(99 )、马场坪( 115) 及麻江公路分路处(1 45) 及都匀(173 公里)均可落足。
  五点三刻抵都匀。遇炮兵学校毕中道及吕蕴明之弟,乃询炮兵学校自鹿寨迁都匀之情形。知该校有学生千五人,教职员工( ),物品三四百吨。自柳迁都匀共费六万元,学生行路每人贴四角,走二十日共八元,教员每人甘元,均在内云。自柳州至三合行二十余天始得达, 三合至都匀公路80 公里,行路三天可到云云。中大学生炮兵学校庄诚(子信)、县长余守信(子丹)、毕中道、吕蕴明之弟、都匀师范晋启生及樊平章夫妇等约在华兴晚膳。十点半回。
  寄黄君豪电一通梅及宋楚白明片'备一张
  
〔都匀一河池〕   晨阴,有微雨。74°,94° m。上午十点独
  
  山1130 m 。下午四点南丹8∞ m 。六点六寨l(削m 。晚河池86 0 , 480 m 。
  定海陷落。今日由都匀至河池,宿招待所。
  晨七点(广西时间)起。八点由第一招待所出发,离都匀行一小时知一汽车胎坏费二十分换之。十点半至独山。因加油稍停,刚复至东坡街46 号黔桂铁路办事处,余与孟闯久待不至,人城至东坡街,则刚复迷途尚未至,余等询局中人,知在此只有测量队黔桂路线,均循公路,惟独山至龙里则经苗岭及东胜? 云。十→点在湘黔饭店中膳。膳后十二点又出发。独山高于都匀,前次所测为〔高出J 160 公尺,此次为190 公尺。独山、都匀间村落尚多,自独山至六寨则极少,惟上司(离独山32公里)、下司(离上司18 公里,离六寨25 公里)、六寨、南丹间。
  下午二点到六寨,离南丹约十公里处。方上山,迫山一驾驶兵运输队车, 宝兴将四号军尚未全追出时已将车开人路中‘ 致卡车头撞于四号军右后叶子板上,余等停车验视,知尚无大损,而运输队在南丹有修理厂,遂至南丹陆军驾驶兵教育第二段运输队第一分队修理处修理。自三点五十分直〔至〕四点半始修好。余与孟闻至县署,请一韦秘书打电话至问池招待所定房间。据韦云,河池县有人口八万,城内只五百户,田赋年四万元,山产桐油为大宗。下午七点至河池,宿302 号。洗浴。
  遇陈方之(侍从室医宫)、张宗级。
  都匀出白纸,系构栩皮制,每日出四十包,每包值九元六角,可作包物、糊窗之用云云。
  
  
〔河池一宜山〕   晨阴。晨82°,河池4ωmo 晚宜山88°,
  
  340 m 。
  展七点起。昨晚甚热,因房中不通风,故觉格外闷热。八点别陈方之及招待所乐俊德君,借孟闻、刚复出发回宜山,马路路面甚坏, 未曾经具体之修理。昨据陈方之报告,谓三江口与怀远被均有六七十辆车子,但余等至三江口( 64 公里)及怀远(距宜山20 公里)均不见有车辆,随到随渡。
  于十一点抵宜山。知自余等离宜山以后,只有一次警报而已。今日起已大考,并知学生中曾发现有躏疾,幸元死亡。中午振公、鲁珍相继来。鲁珍已知贺壮予将至,有先期让贤之意。晚洽周、晓峰、迪生来,为鲁珍说项。余谓总务一职必须更,鲁珍可暂代图书馆长,因叔谅于廿一去浙,如邵裴子不就,即在浙办分校不回也。
  下午睡一小时。四点至校。与乔年、步青谈,并阅书电等。步青不赞成迁移,并谓川大程天放曾约建功等去峨眉川大云云。晚季梁、载之来,又胡建人来,丁炜文来。
  十点睡。
  接黄本立、曾今可、湘湖农场、卢混甫、叔永、徐先志、沈次出父亲沈钧、杨道专、次仲、允敏、刘醒英陈士毅二函视世康、杨昌业、孙希仲周承甜二函敏部会计主任郭叔谅、刘千俊Marriotl 二涵二姊二函希文柿、士俊、士芳、惠成妻函外婆雨又接晓沧电絜非电教部二电郭贻诫电湘湖农场电胡鸣时电
  
   晨阴晨82° 34° m 山蝉鸣
  
  今日朱医生为打防疫针,伤寒与霍乱合并注射。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工读学校。即往大考考场。场分三处,在图书馆、大礼堂及二十九号教室。遇冯言安、雷宾南等。雷将就广西教厅事。余托其在桂林觅包工建屋并觅农夫至此间工作。因浙大以交通之困难人黔大有问题也。十点半开行政谈话会,报告视察经过,并定四号招待毕业生,十六号行毕业典礼。十二点半散。
  中膳后睡)小时。周载之来,谈化学系教员问题。又张逸樵〔来),渠F半年必欲辞职,余以逸樵在杭时挽留无效之经验,故亦不坚留,同时机械系之金秉时、徐右渔、万一等三人以教书不好,亦不续聘。四点至校。迪生、亦秋来,谈农、文两院教员问题。六点回。晚膳后至江边过北门桥,遇Mrs . Beauclair ,知渠在江边发现一沙滩可以洗浴。八点回。阅《哈佛同学会录》。
  t卖张注视、子政、唐岐欧、希文、陈士毅、梅、祝世康函任否在泉叔永二函步酱、蕴明函寄教部吴士选、陈立夫电(索浙欠款)
  
   晨阴晨83°。晚雨84°。雷
  
  报载外蒙边境苏敌空战。徐世大来。土木系二年级生陈家搬来复学。电机一年级生李纪和来。晚晓峰来。今日接金咏深函,知泰利于六月四号、十二号二次被炸,新村学生宿舍、老村、次尹公祠及铁门住宅、大原书院及浙大码头均被炸甚烈云。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廿分至校。作函数通。中午四。睡一小时。三点至校。
  晤华北水利委员会徐世大,知该委员会现在改良四川自流井之永宁河及广西之柳江。据云不日将由桂林飞往重庆云云。上午雷宾南借电机一年级生李纪和来。李生云其指上数处发红,疑一年前在江西时为人点穴,恐不久全身血脉将停留,其人似神经过敏,对于其本身血脉上有种种之疑虑,自昨晚发现拟即日赴桂林就医。余宽解之,断定为神经过敏,嘱大考后往桂林。晚六点回。
  八点晓峰来。谈梁嘉彬、王以中加薪事。余告地理研究所任先生已来函嘱聘人,拟以任美锷调往。任在Glasgow 习自然地理,本年可回,已允就浙大事,月薪280 ,当可调赴地理研究所。此外,尚有李旭旦(中大)及鲍觉明(南开)均习经济地理。李玉林则曾为浙大助教者,此四人根底均不错云云。晚陈鸿逵、梁庆椿及刚复来,为女生高惠英(广东人)人学迟到事。
  接钱昌祥、金咏深教育部二函朱其消函吕炯函寄张志韩、钱莘觉、张述植、任藻泉、黄本立、祝世康、武炽庭、朱其消函蕴明函
  
   晨雨晨80° 355 m 晚77°日中大雨
  
  今日发聘书。下午炜文来。贺壮予来。晚姚含英来告别。看护耿守真将去昆明。雷宾商去桂林。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至校。寄希文、梅函。梅于本月十一二间气喘大发,幸云十九号来函已痊愈。函陆军大学硕英,嘱设法调希文至营部,因渠在第二预备师工作极不满意也。阅各院聘书,数学系本届毕业生全数受为助教,因此助教之数乃达十人之多,实际外间若欲推荐亦并非无地方可位置也。
  下午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四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去分校之教职旅费问题,决定自宜山出发者,给与一百元之旅费。暑期中拟办一暑期讲习班。贺壮予来, 借至寓晚膳。鲁珍来,决于七月一日将总务事交代与贺壮予,鲁珍任图书馆职务,但渠尚欲兼史地系副教授则大可不必也。
  接逸云廿一〔日〕函庸臣函寄希文、梅、硕英、陈士毅、何元晋、卢泪甫函叔永函
  
   晨阴。晨76°,36° m 或739 mm。日中雨。下午阴。晚大
  
  雨。
  机械〔系〕学生张盘、沈宗铺来(为挽留张逸樵事) 。步臂、建功等回浙。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工读学校办公。作函与叔谅, 交与朱叔麟带往浙江。
  今日去浙者有数学系苏、陈、朱、毛诸君,姚含英( 沈鸣瞌太太)亦随行,渠并带有小孩二人。电贵阳李宗恩,嘱物色看护二人至校,因耿守真将离校也。下午睡一小时。三点至校。晚长望来。阅《哈佛大学同学会报》。十点洗浴。睡。
  六月份Mαgazine Digest 有Big Bertha of Air 一文,其中谓高射炮在欧战时口径均小, 最大不过75 mm ,但近来轰炸机愈飞愈高, 结果非大口径之高射炮不足以击中,如西班牙在去、前两年战争中,飞机常至十一二公里上轰炸, 高射炮之射程若无空气阻力,则炮射出发速度若为8∞ 公尺,则可廿公里,但因空气阻力大且阻力之大小视炮弹之面积而定,而炮弹之射程则视容积而定,故口径愈小射程愈短。
  37 mm之高射炮若8∞公尺之出发速度,则只能射五公里,且须朝天顶放;同样放法75 mm 口径高射炮可达十公里,但普通高射炮放时总有角度, 因之阳力大而高度更小。且速度与准确度大有关系。37 mm 炮射到五公里要19 秒;75 mm 只要1 0飞更大者只要6.5"。德国已在制造105 mm 高射炮许多,英国则拟造11 4 mm 。
  接叶企孙函张场刚函寄叔谅函晓沧函李宗恩电陶孟和电重庆气象研究所电( 嘱IlP移北磅)
  
   雨77° 741 mm
  
  中午鲁珍邀在合升楼中腾。
  晨六点半起。展刚复及贺壮予来。贺对于接受总务事颇有为难之点,对于鲁珍之不肯合作,暗中捣乱,尤所顾虑。中午鲁珍邀贺壮予及余、刚复、乔年、亦秋、季梁、迪生中膳。膳后鲁珍欲将各件即行交代,壮予则欲援接受,鲁珍必欲壮予于当日接受,引起余之大不快,真不识鲁珍之是本月重量六月重量107 110 一一一一何居心也。中午耿守真借丁炜文来辞行。
  余嘱耿弗去昆明,因渠看护工作极为得力也,另觅人不易。
  四点开训育委员会,决定"七七" 三周纪念会垒体参加宜山各界典礼。六点四。
  晚七点半晤费香曾不值。回。炜文、稼梅及香曾、杨守珍、吴志尧、季梁先后来,谈至九点半。近为徐芝纶加薪四十元又引起种种纠纷。每一次发聘书必有许多不满人意之事,故除非一概不加薪或一概加薪则无争执,否则必有争执也。晚洗浴。睡。今日诸人秤称均减轻,惟波若)个未减而已。
  锁波若12S6412466彬宁超S3 57S3 ~5刚贤30 3241 44飞毛姚27 3017 J8108接蕴明两函接费番曾函寄叶企孙函郭一岑电碟泉、黄本立、祝世康、朱其消、张培刚、唐岐欧(凤固)、刘千俊、茅庸臣函士侵函叉药四包(交周厚复带去)
  
   晴。晨78°。八点半大雨,寻又睛。下午晴。晚月色佳。
  
  今晨季梁、香曾、沈间洽、张逸樵等赴南宁。展晤张2革谋。午后E否县党部主挥委员。晚壮予、炜文、迪生、琢如来谈。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拟借彬赴对江,适大雨。至工读学校。发电与贵州教育厅召陆翔伯来,询问浙大在柳州所雇船二只于来宜山途中为运商会货而被扣货充公事。九点由阿狗之引路赴张葱谋处,嘱弗辞物理系主任事,谈约二小时,述及数学系滥加薪水以及优容本系学生之无理,卒至外来教授不能立足,而本系毕业生不愿往外作事,且极乏常识,不能在外立足。
  十二点回。炜文来,谈至二点半。睡一小时。贺壮予、章诚忘来。贺初不愿就浙大事,恐鲁珍从旁捉弄。余告以鲁珍以昨日午间情形促余决定去之,壮予始允试做二月,定明日接事。午后晤县党部李委员,嘱广西本地人为本校庶务,同时并询船舶总队压船将商会货充公事。据云船舶总队局长已撤职,谓此事与浙大无关,因总队局长无故不能擅将商货充公也。晚炜文来,壮予来,迪生来,钱琢如来。十点半洗捕。睡。
  接教部电絜非二电元晋电黄君豪电寄贵州教育厅电
  
   晴晨78°午后86° 34° m
  
  下午杨玉楷来。晚开欢送毕业同学会。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沈鲁,珍今日表示任何时可以移交,只要壮予能接收就好,而贺壮予则又多所顾虑,诸多延右,事务处各事不免耽搁。壮予至标营周视一次。卢亦秋来,余告以蔡邦华将去云大之消息。中午至孙逢吉家,嘱孙打消辞意。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舒鸿借至乐群社游泳池,知池始于昨开放。游者不多,闻水中每cc 有微生物七八千。次至磨坊旁水池中,此水每cc 亦有微生物五六千,且二者均有大肠菌,殊不适宜于卫生。
  六点至东六街蔡邦华寓。适蔡不在,遇其夫人及姨,其夫人乃陈佩忍(去病)先生之女。陆璜何及冯言安来,未几邦华园。余劝其弗去云大。云大初办农学院,由汤惠孙主持,汤与蔡系好友,故邀其去云云。晚七点半在图书馆招待本〔届〕毕业生,到六十人左右。余述过去两年颠沛流离之经过,并述毕业后美国哈佛大学数年内之生活状况, 与中国大学相较。次刚复、迪生、亦秋、乔年亦均有演讲,时已十点,乃嘱毕业同学发表意见。当有王义道询问中国学术何时可以独立问题。凌廷洪提出导师及经费等问题。马文农谈及功课太重,无时兼顾体育及社会活动问题。
  十二点始散。
  接杭立武画面王仲钩函手守唐榆生电上海杨次兰电(钱琢如名义打) Mrs. Beauclair 函
  
   晨阴晨8 1°。晚85°
  
  浙江大学毕业同学会开成立大会。晨杨玉楷带护士罗淑贤(惠阳,中山大学毕业)、朱慈普( 三水)来。下午开系主任会议。晚Mrs. J. Beauclair 来辞行。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至文庙浙大毕业同学会开成立大会。因过去只有浙工同学会,民廿四始有农学院毕业同学会,民廿五产生文理院同学会。余屡次表示毕业同学会应有整个团体,不应分立。前在贵阳亦以余之劝告始有全体同学会之组织。
  在校毕业同学连同本年毕业生约一百五十人,今日到会者六七十人之谱。杜达主席,吴志尧报告筹备经过。次余演讲约历半小时, 次迪生演说。余以事先回,遇杨玉楷,约Mrs. Beauclaí r 乘车赴南宁。陈鸿逵来,谈蔡邦华将去云南大学事。
  下午三点开系主任会议。决定派胡建人、梁庆椿、舒鸿、王政声、黄羽仪等为暑期讲习会筹备委员,计划暑期留校学生如何利用事。次谈房子建筑问题及招生问题。六点散。晚约炜文来吃西瓜。自农场购得西瓜,价二十元一担,三枚十八斤,价洋3.60( 元),其昂贵可咋舌。Beauclair 来辞行,余给以介绍片子熊迪之。
  接董时进
  
   晨阴有雷声日中阴晚雨晨82° 晚8 1°。
  
  敌机于晨一时炸重庆。下午刚复来。晚炜文来。今日下午七点清周医生来打第二次防疫针。
  晨六点半起。八点作函与蕴明、逸云。九点至校。四年级学生林廷熔、高昌瑞二人与收发室练习生赵君宗棠略有争执。余召林、高二生告诫之,赵宗棠自动辞职。壮予来,谈定明日与沈鲁珍谋交代。十二点回。睡一小时。二点半刚复来。
  三点至校。因考试作弊开除土木系一年级生李仲伦及病虫害一年级生李新民、田景民。李仲伦为土木系一年级成绩最佳之学生,但为李新民枪替不得不开除。田景民则有传递答案与李新民之嫌疑,姑予以停学。李新民亦开除。壮予又来谈。余约徐谷麒八号去桂林。六点回。洗浴。雨。炜文来,知渠将与蔡邦华等同车赴贵阳转四川南充访童培贞。余劝其弗往。
  接蕴明函雷宾商函航空委员会函寄蕴明二函逸云函杭立武函
  
   晨阴晨742 m 80°
  
  贺壮予与沈鲁珍交代总务事。上午胡建人来。下午学生陈鲤、张由椿来。化工陈伯耳来。
  晚张孟闻、丁炜文来。BeaucIair 去昆明。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二姊。又电胡泽霖,催询本年贵阳所办暑期讲习班事。
  函茅唐臣,嘱让王君豪来〔任〕斯大工学院院长。上午贺壮予与沈鲁珍办总务上交代。余令鲁珍赴浙赣至泰和沙村垦殖场及湘湖农场二地查账,因沙村之账一年未交来,前已与周承谢讲定派人赴泰和查核,而湘湖顾华孙则账目不清必须清查,并嘱鲁珍至浙购办货物如纸张、油墨、印刷物品之类,并令雇农工来桂工作。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接北暗场特急电,使余心攘,因梅前病气喘,方上月十二三甚剧,士俊来快函要药。后得梅十九函,知已愈,忽得急电,余疑病复发也。六点回。七点半炜文来,余劝其弗赴南充,因丁走则苏叔岳亦不能不任其回温州,何况觅替亦难耶。孟闻来。九点预备明日在"七七"卢沟桥事变二周纪念之演讲。十点洗浴。睡。
  接宛敏渭、张志韩函北砖特急电( 气象所)寄允敏、士芳函二姊函胡泽霖电雷宾南电吴永庚电庸臣函
  
   晨晴晨80°
  
  "七七"抗战两周纪念。晨中行周仲陶采。
  晨五点黎明即起。六点至文庙。至西门外公共体育场参加卢沟桥抗战"七七" 二周纪念大会,到四军校、浙大、庆中及民众二千余人,岑兆熊指挥官主席。行礼如仪后,岑报告大会意义,次由余演讲二年来抗战之检讨。欲知未来可从过去得若干教训,如放枪者子弹之路径与其距离单从其枪口速度不能算出,须从加速度或变速度计算而得。自"七七"抗战后,第一年中,日本占领我国土地凡一百二十万方公里,第二年则减至十二万方公里,换言即其速度减到十之一。以此例类推,第三年只得)万二千方公里等。即以重要城邑而论,日本人第一年获得八个省会,即保定、济南、太原、开封、万全、杭州、镇江、安庆,此外尚有重要城邑如北平、上海、天津、南京、青岛、徐州、苏州、嘉兴、芜湖、九江、大同等。而第二年只获广州、武汉与南昌三地。而此三者,广州由于我之过于迷信英国,实际门兴会议以后,英国纸老虎已为看出。字垣下野以后,广州早应把守。广州不失,武汉尚可维持若干时。而南昌之失由于日本人声东击西,我未将武宁至南昌路破坏,遂使敌人于二星期内即到南昌。但九江失守至南昌失守, 共凡八个月,日人几一筹莫展。而南昌失守之速实出人意表,正与广州之失相同。如吾人外交上略有认识,军事上再加慎重,则二地皆不致陷落。即以铁路而论,津浦、胶济、沪宁、沪杭、同蒲、道消均于第一年失落,平汉亦去大部。第二年则粤汉、浙赣虽失二端,但并未能打通。此外则南海与潮汕二短线,亦于第二年失去。故第一年日人所占者为线,如津浦、平汉是也。第二年则只能占点,如广州、汕头、厦门而已。第三年料想点亦不能,则惟有在空中轰炸肆其残暴而已云云。
  接李宗恩电寄Marriotl 函
  
〔由宜山至柳州〕    睛晨81°。下午86° ( 柳州)
  
  敌机炸柳州后飞宜山绕城二臣。
  晨六点半起。沈鲁珍来,又壮予、诚忘来。八点甘分借刚复、徐谷麒二人乘四号车出发赴桂林,原定于即晚可到,但宜山至大塘间路久不修,高低不平甚。于十一点半始抵柳州。发现汽车后部整个车厢移动,后察知钢板Belt 已坏,决请西南公路局设法修理。晤段长邵禹襄,允为设法修理。回乐群社,住203 号房。知陆子桐及汽车夫曾道材均在柳,陆亦住乐群社,以上月十丸号函交来。知在龙泉坊下勘定曾姓屋共六十间,房租每月一百元之谱,此外尚须建厕所、厨房及配桌椅,预算三千一百余元。陆于上月廿三离金华, 经鹰潭换汽车至南城、宁都、赣州、吉安、茶陵而至衡阳,于本月三日抵桂林,共用1 10 元之谱云云。
  中膳后约二点正拟赴沙塘,闻警报,即乘四号车赴郊外三公里之羊角山农事试验场,暂避在家畜保畜所岩洞中。二点四十分闻机声,宝兴见共廿七架,未几即闻爆炸声,离余等所在尚远。后知炸机场。在此遇前浙省府职员王君及防空招待所刘梅云, 与俞雍衡为亲戚云。
  四点回城中,即过江至培新路农事试验〔场〕及广两大学站。未几陆大京来,以小车相接,十七公里至沙塘,余于民廿三科学社开会时曾到此二地。在沙塘遇黄瑞纶、唐秘书。据陆云,试验场经费年十二万, 马保之为场长,最初系伍展空开拓,其时土匪遍地,后由榕县招来难民,迄今尚留一百余家,仅最初之十一而已,难民开垦之地尚不及一千亩。迄去年共用桂币四十五万元。伍家眷仍留此,陆方在试验以汽车灯捉虫以展时季之迁移。又自制一种Fht ,系除虫菊花制粉与洋油相合而成,据云甚有效。据云分全省为六区,程世孙主第一区,在桂林。柳、支、美三区,在长安。此外则柳州、南宁、百色与龙州各方均在搜集害虫。全省以蟆虫与苞虫为害最烈云。黄瑞纶则在试验害虫剂。近在融县得一种ZnCO) 可有用云。场中精神颇佳。次至西大,已放假。王益滔址桂林,遇汪、赵二君。新建二课室费七万桂币,学生1 30 人。张肇毒、吴耕民在此,以时促未见到。沙塘惟患治安尚差,须有警保护。九点半告别。乘小车回柳州北岸,过江至乐群社。据章宝兴、曾道材报告,知四号车须大修理,明日须乘卡车赴桂林。洗浴。十一点睡。
  接拿絜非函
  
〔柳州一桂林〕   晨睛晨81° 30° m
  
  晨由柳州出发赴桂林,乘浙219 卡车。
  晨六点起。上午七点一刻别陆子桐、张侠。由乐群社出发,乘校中卡车,由曾道材及宝兴开车。在柳州及锥容过江时各有二三十分钟之担搁。锥容见铁路桥,于三四个月后可以告成。又载上宪兵四名乃赴湖南归队者。一点抵荔浦。在远东饭店中膳。知昨飞机廿七架由广州至此飞往柳州,曾在荔浦投二四弹。
  二点由荔浦出发,在阳朔、马岭两渡又待一小时余。在阳朔渡遇孙潮洲,乃于今晨六点乘中央银行车出发者。六点半车进城,至桂林。在良丰以北二十里间马路极坏,较宜山、大塘间为甚。即至乐群社,已事先由雷宾南定得225 、223 房间。
  洗浴后阅报,知昨敌机曾至庆远。乐群社有战利品展览会,外间有铁甲车,载3. 7c m 炮,有机关枪二座,速度每小时45 公里,铜板厚1. 7 cm ,坐五人。晚膳后至蜀园晤仲揆,适汪缉斋亦在。谈至十一点始回。
  寄叔谅电复絜非(批准预算)•
  
〔桂林〕   晨阴。晨83°,38° m。下午78°,3叨m o 午雷
  
  雨。下午雨'不止。
  晨七点起。八点半早餐后至乐群社礼堂参观战利品展览会,其中有降落伞、机关枪、各类炮弹以及我国各色宣传品。最触目者为日人之迷信,如千人为、千人发、千人针以及神符、"武运长久"之太阳旗等。所获照片及家书等亦不少。此外尚有通讯包,尚有十万分一南昌21 号地图,中有等高线甚详, Contour Interval 等高距十公尺。长沙日本领事馆所获之秘密文件等。据一个统计说,光绪中日之战日本军费二万万元,日俄之战十五万万元,这次到明年三月已是一百廿万万元之巨云。
  午后睡一小时余。三点半马保之来,谈及广西农事试验场。据云经费年约廿万元,其中十四万为经常费,分病虫害、农化及国艺三组,园艺在羊角山,此外畜种场在良丰,家畜保育所在南宁。关于浙大在宜山方面稳定以后应进行之工作,马认为农业经济、制糖手工业与兽骨厂为浙大可以着手之事云。六点雷宾南来,约明晨开会。余告以中学津贴及代办高工事,因桂省尚无高工也。七点半至蜀园仲揆处晚膳,到汪缉斋夫妇。谈及前月成都被炸,陈裕光家险被殃及。十-点半回。
  寄陈次仲函外婆函希文六月份《科学画报》又希文函蕴明附梅函
  
〔桂林〕   雨晚昙晨78° 38° m
  
  晤温子瑞。裴益祥(季浩)米。又广西种畜场场长莫甘霖及周明~羊来,未晤到。晚马保之来。又教育部秘书郑集合(醒如)来。晚苏诚{正持)来。
  晨七点起。上午遇教育部秘书温子瑞,知其将赴浙江、福建考察高等教育。谓英士大学并未经部批准,但云此名称可用而已。十点至教育厅。晤雷宾南,知其屡约臼鹏飞不得要领,原因由于广西大学内部发生小冲突,理工学院之西洋留学教员与留日派不相能之故。后由电话通知,白允于下午五点来。
  由宾南之介晤黄旭初主席,谈及宜山小龙江圈地及浙大与省府合作事,谈半小时。回寓。时昭涵〔来J,据云科学实验馆良丰新建筑六万余元,复兴黄学琦包工八月可以完工云。又谓元线电业余组织在内地不多,总部由朱其清主持。在重庆电台呼号XUOA o 广西科学馆为XU6KL , 6 即代表两广, 5 则为云贵。西南联大呼号为XU5FA 。而贵阳则为XV5KH 。第7 区为闽浙一带。广西科学实验馆每日与昆明通报,上海、香港亦每星期二次云。上海方面由朱松龄Donald Chu 及ZM 两电台可通话云。渠并谓气象报告将来亦可由此法传递。拟告朱其清以此事。
  三点借刚复至凤凰街中华营造厂晤杨扶青,杨赴重庆。晤邵钟山,据云该厂柳州有工人百余,不久铁路工竣后可派赴宜山,嘱赴柳州。晤柳州经理石博文。五点回。白鹏飞来,即开招生委员会,到雷宾南、教厅科长赵君征麟及谷膜、刚复。议决添聘刚复及西大邓良为委员。晚膳后苏诚来。
  
  
    由桂林回柳州晨阴。晨78°,38° m。桂林晚32° m,
  
  80 0 。上午阴。下午雨。晚有庭。
  晨七点起。八点雷宾南来,余托其打电与教部。早餐后乘219 号浙大卡车借刚复、谷膜回宜山。至正阳门外湘桂路桂柳段工程处稍停,晤凌竹铭及罗英。据凌云,渠此来为解决笆柳段是否继续进行工作问题。据此次会议已决定于九月初开工,预期明年二月造就,桂林至柳州于十一月可通车,柳州至宜山明年三月间可以造就,镇南段则明年二三月云云。又谓黔桂路接叙昆路以威宁为交点。九点别竹铭由桂林出。十一点至阳朔渡头。一点至荔浦,在平津饭店中膳。二点出发,在脚板州等技计一小时半,至洛荣渡天已将黑,近七点半。
  九点半至柳州。住乐群社,以教育厅赵征麟科长预先有电话仍住203 号房。
  近来由内地汇洋至上海汇价极昂,昆明至上海40% ,且数目有限,广西至上海汇率亦贵,惟广东省银行只取10% 云。现在沪订购货物,不能不寄款项赴沪,以此大有问题。金镑已涨至四十元一镑,美金八元云云。晚膳张侠来谈,知八号敌机炸柳州后在宜山城上曾盘旋二臣。此实不怀好意,系侦察城中被炸后恢复情形。可知其念念不忘于浙大也。按厦门大学亦被炸二次,余如广西大学与中山大学则次数更多,故浙大第二次之被炸亦意中事矣。
  与自鹏飞、雷宾南联名电教部
  
〔柳州一桂林一宜山〕   晴。晚微雨数点。晨78°。晨柳
  
  州320 m o 晚宜山380 mo晨七点一刻起。洗浴后,借谷膜及刚复至交通大旅社左近南京新苏饭店早餐。
  膳后借刚复至谷埠中街湘桂路局办事处晤殷之艳,询柳州之包工中华营造厂、中亚建筑公司及龙城街有成公司(殷姓) 三家。中华之经理石博文来,河北人,北洋工科毕业,据云建筑三四十万元之屋可不成问题,约其子十六号以后来。中亚在贵县,作函与其经理邓锦波。有成则托人转达。据殷云,铁路桥工目前需价每公尺三千元之谱,一百〔公〕尺之桥即需卅万元云。十} 点半至柳州西南公路局车站,探询修理四号车'情形及约工程师来宜山看龙江是否可造桥。
  十二点四。一点中膳。膳后一点半借谷膜、刚复乘219 号车出发。闯九号晚大雨河池上公路有一段180 公尺在山腰者全被冲去,赴筑车暂停。三点经大塘。
  五点至宜山,知八号飞机九架来宜山,未投弹。晚膳后至江边,见江水已涨,较前次最高时尚差二米之谱。晚振公、鲁珍、壮予、诚忘来。
  接仲辰、蕴明、刘重熙、沈努斋、权永、允敏、梅儿、景师函贵州教育厅、郭一岑及叔i京电寄贷县中SIY 建筑公司邓锦波函
  
   晴晨85° 38° m
  
  上午汪缉斋来,李-厚征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四军校李厚征来。据云,四军校第十六七期共有学生三千人左右,以每…百三十余人为)中队为单位,住一乡村,房屋给材料后由兵士自建,伙食公家供给,每月丸元,因都匀无地点,故决计不移云云。九点汪缉斋〔来),渠今晨自柳州于五点半即出发。缉斋现为英庚款观察学校,已去中央大学、西南联大、武汉〔大学〕、川大、西大诸校。据云,迁校以同济最为狼狈,迄今仪器均在龙州无法运昆明,故医、工学生只有几只板凳而已。中央大学则已恢复工作之大部。jlf 大则不待程天放校长之允许学生已纷纷移峨眉矣。由刚复、乔年、亦秋陪缉斋往观校址及实验室。
  十二点半约缉斋在广州饭店中膳,到刚复、亦秋、羽仪、迪生、荩谋等。荩谋与缉斋系同时出国者。缉斋谓国内研究农业已上轨道, 工j~则尚未发韧,惟五通桥之黄海化学研究所及经济部之水工实验室差足观耳。次谈及心理教员问题,渠介绍辅仁之王君。三,点散席。余回办公室。四点半开校务谈话会,谈及十六号举行毕业典礼仪式及招生建筑等事。六点回。晚打防疫第三针。作函与允敏。九点半睡。
  接雄弟函杨绰庵函杭立武、鲍叔'*紫非二函晓沧函林荣鲍函张宝堃、陈念中函寄杨绰庵函周承溺函(由鲁珍带去)
  
   睛。晨81°。晚86°。 38° m 改正为24° m。晚有雷。
  
  下午二点有警报,闻炸柳州。晚鲁珍、范祖珠来。
  展七点起。八点至校。请蔡邦华来,因卢亦秋前曾提出辞职,而余觉亦秋对于助教、学生太乏管理方法,故请下学期以蔡为院长。过去两年均在迁移之中,谈不到所谓计划,嗣后在宜山安定,则农学院不能不有一办理之方针。此事亦秋漫无主张,蔡比较能干而有计划。故余拟以蔡为院长,而以亦秋为系主任。蔡允考虑。函允敏,允于八月甘边赴嘉定。作函与叔谅、晓沧。嘱鲁珍乘2 19 号掣〔眷〕赴浙东。
  请斯何晚、赵仲敏谈浙东分校无线电事。-点睡一小时。方醒有警报, 遂出西门经省立医院至一竹林下避匿,遇陈嗣虞。三点三刻解除。今日有紧急警报后闯炸柳州。四点至校。六点三刻回。晚范祖珠来,为要求做家庭教师事。
  据七月十四日《扫荡报》云,香港历史最悠久之《华字日报>,销数最多之《工商日报) ,以何东为后盾、张数最多的《华侨日报》与《循环日报》四家,近均为汪精卫所收买,此外《华南日报》是汪精卫私人办的, ( 天演日报》和《华南》一鼻孔出气。
  港中之中央报有《大公报》、《国民日报》、《大众日报》及《星岛H 报) ,后者系胡文虎所办, 注意国际新闻。《巾报》有一共产党气味。小型报有《立报》、《天文台》及《早报》云云。
  寄允敏函蔡邦华函陈叔谅、郑晓沧函(由鲁珍带浙) 周承谢、杨绰庵函(由鲁珍带赣)
  
   晨8 1°。午90°。晚83°。上午晴。下午阴。五点发风,远
  
  处阵雨。晚微雨数点,即止。
  十二届略业典礼,共生存业六十一人。沈鲁珍、赵仲敏、陈嗣虞去浙东。助教方本炉、胡步青、斯何晚、钱兰峰同行,带去仪器十六箱。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文庙。今日在文庙图书馆举行浙江大学第十二届毕业典礼,到来宾雷宾南、宜山县长杨盟、第四中央军校李厚征及杨巢荣( 欣) 、县党部李主任等。九点举行典礼。首由余报〔告),励勉学生以出校后须有正确之人生〔观),为名为利均有弊窦,只知为社会服务、不顾名利而自然可得成功。所谓成功亦非名利兼收。古人有不惜牺牲生命而保存其志节、主义,虽身死而志行则亦为成功,如诸葛武侯,中山先生亦即其例也。最后以毛文成公答陆文静书所云:"君子盖有举世非之而不顾,千百世非之而不顾者,亦求其是而已矣, 岂以一时之毁誉而动其心哉" ,为我校求是精神之精义。次请来宾李!事征、雷宾南及杨盟讲演。次教职员代表吴翻初,最后学生代表郭志嚣答辞。散会拍一照,已十二点半矣。又刚复代教务长报告, 谓本届毕业生仅六十一人, 其中女生八人,四年前人学时则有三倍'于此之数。毕业证书发给时工学院由马文农接受,义理学院由纪纫容, 农学院由郑衡,郑、纪二人皆女生也。
  下午四点约雷宾南、刚复及羽仪、胡建人、迪生、亦秋在寓茶点井吃西瓜,谈教厅与浙大合作事。雷允由厅补助浙大约五万元之数,由浙大开中学教师辅导班及收广西师范生。次谈及办高工及农学院学生调查问题。六点半散。晚阅报。
  接希文十日函二姊函硕英函张志章在函国民党组织部函龚启昌函成都农学院同学会函教育部电
  
   晴晨81° 736 mm 晚雨
  
  教育系学生阮眷芳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八点至校。接定安函,知于五月二十八边离宜山,六月一日至衡阳, 经吉安、广昌以至南城,六月十一至金华,乘汽车由长乐经嵊县于六月十四回绍兴,定安与其子二人共费二百甘元。绍兴被炸城内数次,六月十九弹落大善寺、陶泰生布店。现绍城商店均于四点后开门云云。
  至图书馆阅新到各杂志。六月份Current History < 当代历史》中述及中日战事,谓不久结束。美国人之不知东亚大势如此,否则受日本人之津贴耳。中又有W肌张伯伦一文,谓日本将与英、俄相战,意亦为日本宣传,美国人之不顾信义而惟利是图至于如此!十二点三刻回。中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四点开训育委员会, 讨论学生烧菜问题,决定凡烧菜者不准住宿舍,此外宿舍亦须清理。七点半散。黄羽仪、胡建人约晚膳,在合升楼,到亦秋、刚复、迪生及宾南、贺壮予。九点回。丁炜文来,余给以龚启昌函,为考中大实验中学事。龚将赴渝,谓诸事可托张振宇老师云。
  接何元音函胡斗明函张志韩又电顾荫亭函货州教育厅、华安公司、郭-岑、定安、景师函寄杭立武函《青年月报》函
  
   晨雨晨79° 737 mm 午84°
  
  展冯言安来。黄羽仪来。学生代表钱克仁、孙翁搞来。毛燕誉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乐群社。晤雷宾南,谈及教厅与浙大合作事。雷意省立之特种专科师范为造就师资之用,一时不能办理,即托由浙大师范学院代办,至于附属初中、高中辅导班等即由整个计划中安排, 经费亦与中央相同,年五万元,而由教厅参与师范学院之类政策, 余允院务方面可以由厅指派人员加入。次谈及蔡邦华为农学院院长问题。蔡所俱者厥为人材方面,余允该方尽可尽量延揽,即畜牧、森林亦需人材。
  九点至校。冯言安来辞行, 渠辞意已决,余虽挽留亦无效果。至于渠辞职之理由余始终不明了,渠与亦秋不睦,但余已告以亦秋辞去院长,余拟照准,但此点渠似无动于衷,则非为亦秋可知也。学生代表钱克仁、林延熔来谈学生行李免缴汽油费事。十二点回。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作函数通。得吴永庚函, 知其于五月廿五接余电, 嘱迁龙泉而迟迟未果,迄六月廿三敌人上定海犹未将仪器迁出,实属咎有应得也。六点半至合升楼,柬星北约雷宾南、王淦昌、朱桶欣、刚复, 及束之夫人及弟与弟媳等等。九点半回。
  接林天兰函卢亦秋辞职函余克绪函吴永庚函寄何元晋、吕蕴明
  
   晨阴8°。 737 mm日中有阵雨
  
  展范祖珠来。下午在高约)颇似南等茶点。
  晨六点半起。七点余敬育系三年级生范祖珠来。提欲来寓为彬彬、宁宁等补习,藉'可得稍微补助,波若不赞同而止。八点至校。阅陈汉兴所记录余在毕业典礼之演辞。余之演讲本极难记,因所讲甚快,且讲与写文截然二事,不能合一,故今日几费了一天的工夫始将全文改宽。中午睡一小时。
  四点约顾谷宜、梁庆椿、程耀椿、张晓峰、丰子饱、刚复及胡建人等(向达亦到)来谈暑期讲习会问题,结果拟召集学生自治会与教职员委员会联合讨论此事。据胡建人云,暑期讲习拟分读书、社会服务、娱乐及演讲四组,但只社会服务已组织有头绪云。又知政府密令向九月一日起在宜山召集工人五千建筑机场,于一个月内完工云。晚膳后晤蔡邦华、徐季旦, 蔡已允就农学院院长事。回。振公来。
  接叔谅函抗立武函士芳函有成建筑公司函
  
   晨阴。晨80°。日中睛。下午有微雨数点,寻即止。
  
  今日去小龙江。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八点半由校出发赴小龙江,同往者有刚复、亦秋、乔年、壮予、蔡邦华、郭洽周、晓峰、缪彦戚、胡建人、向觉民及钱曰坤诸人,并邀县党部李委员同往,由望仙亭直至小龙江边。过渡后经中涧村至莫村,在此进点心,并招莫村吴村长来询其地价。据云此间算地亩均以斗石计,如一块地可下豆子一百斤,豆子每百斤可获七百斤,以十五元之挂币一石计可得105 元, 又第二次可收获玉〈斗) (米〕七百斤,如以四元桂币一石计可得28 元共1 33 元也。据吴村长所指地商每百斤豆地大概五六商,故每亩收成约可得二十元之桂钞也。在村公所旁有一大枫香树,旁有朴树二枝,其荫可坐数百人。二点由此出发,经洞口岩下而至流河,有水自山中出伏流浸成巨河,水极消,因水大桥梁坏,涉水渡河余由仆人背过。遂至流河乡再行八里许至小龙江渡口, 过江即为马鞍村。此处昔日曾与陈轻驭县长一同来此。至李委员家休息后,四点再出发。行八里至城中,经木棉村稍休息。六点回校。晚炜文来。
  接Mrs. 8eauclair 、沈鲁珍函陈士毅函冯天荣函张孟阅函电陈逸民及马保之
  
   晨阴79°。晚80°。时有微雨,但大多数时有阳光,路不
  
  湿。
  今日敌机炸宜山,共十八架投弹百余枚。上午十点半警报,下午二点警报。晚晓峰、刘之远、向觉明、~t左之来。蔡作屏、贺壮予、舒鸿及胡建人来谈。晚裴季浩(益祥)、黄寿益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作函数通。十点半有警报。余借胡建人及教育学系学生姚方煽至北门外江边插水标处,因水尚不小,无桥,过江者人多,故未渡江。十一点半解除后知系炸龙州。十二点中膳。膳后睡-小时。二点又有警报,余至西门外,遇梁庆椿之弟,即借至江边西一街避难所,系临江一岩穴,尚好,而本地人多,常游移不定。三点方谓将解除警报,骤闻机声,未几即有丸架自东向西,余等在河边能见,甚清晰, 至西门外投弹十余枚。未几又有九架自北向南而来,至西门外又投弹,数较第一〔次)为多, 声不甚大,因距离相当远也。第三次自东北向西南,仍在西门外,则投弹最多。第四次由东向西,余等不得见,因在天空高处,则弹亦不多,比机声远, 已三点五十分。四点三刻解除警报。
  余以波若等素喜在西门外躲避。颇为之危惧,乃向西门外行,见省立医院外及沿路均落弹。遇寿臣及波若等,知炸弹落彼等所在地不远,约一二百公尺。彬彬则借张元龙匿北门外。据姚若炯报告,谓车站及龙江公园落弹最密,共死四人。军校医务室在山谷公园压死二人,又江头村炸死二人。又据军校余姓教官云,航空机关以宜山西门为油库,共有二十个之多,每库之油值六七十万元云。六点半黔桂路副局长裴益样来,同来者宜山德胜段段长黄寿益君,于暑假中商借房子。
  飞机在16 , 5∞'高度每小时225 哩之速度,则未达目的地9 , 750' 以前即须投弹,如高度为26 , 4∞'速度为每小时337 哩,则19 , 8∞'以前须即投弹。见MagazineDigest June , 19390接陈隽人函寄吴馥初、叔永函雄弟函
  
   晨晴有低雾77°。晚82°。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作函与希文,并寄洋十元,因据希文来函,谓第二预备师之饷逾期不发,故已身无分文云云。十点召集行政谈话会,到壮予、乔年、蔡邦华、迪生、晓峰诸人,决定明晨各院分头出发,指定建筑地点,于一点在下涧搜头汇集商谈}切。十一·点半散。中膳时余回寓,则全家已出去逃警报,余一人独食后一点半果有警报。余与陆子桐过江时浮桥尚未搭好,而上渡船者颇多,常因拥挤而落水。过被后余借子桐赴武汉测候所许鉴明处。二点在途时已有紧急警报,迄三点左右解除。许之房东姓申,籍湖南,为两湖会馆会长,曾有六个妻子,尚有二妻在家,年巳五十八云云。遇孙泽藏、郭怡春等。
  四点回。遇黔桂路黄寿益及庆承道(前北洋工学院教授) 二人来借草屋,余请贺壮予陪往。六点回。晚膳后炜文、朱诚中来。又学〔生〕盛祖廉来。有谣言敌机于月夜来袭云云。借彬、超二人赴西门外车站及龙江公园,见有一弹撞树炸于空中,打死汽车队部夫妻二人。七点半回。
  接陈登元接朱劲秋致希文函马保之结婚请帖- 楚白、金延秀、朱允明、六弟、孙恩理事、傅斯年、杭立武、李宗恩、中华营造厂寄二姊、梅、允敏、科学印刷公司汤浩、吕蕴明、陈士毅、冯天荣寄希文洋十元
  
   晴下午五点阵雨晨8 1° 下午85°。
  
  今日去莫材、下涧、坝头等地。今日起放假。此次考试开除一年级学生李新民、李仲伦、侯寨勋,停学一学期者回景明、朱华锋、胡庆钧、张白椿、戴广述。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至校。八点借贺壮予出发赴下涧,途遇乔年、杜清宇、朱亮臣等。今日浮桥已架起,故过液较易。闻昨晚六点时有一渡船在北门外翻身, 二十人均落水,有二人不知下落,可知龙江架桥之重要矣。在望仙亭略停,张~谋来。
  余借壮予、乔年又由小道至马山荡,经渡口至坝头村,由此别乔年赴渡口,遇晓峰及刘之远,遂乘竹徙搜江。据晓峰云,叶左之房东系天河煤主人,故欲购煤可向商榷云。由莫村至背后山上,遂取大道,至中涧村由此沿河走至渡口抵下涧对面,则乔年、刚复、葱谋、作屏等均先到。一点蔡邦华、熊同和及陈鸿邃等来,进点心、鸡蛋及面包毕。三点,余一个人水游泳。四点半借壮予、蔡作屏回。在望仙亭南遇雨。抵宜山已将六点。晚膳后诚忘来。余至南六街十八号晤卢亦秋,嘱弗怀退志,坚留下年为农艺系主任,承其允诺乃回。丁炜文、俞锡荣来。
  接希文十六号函赵真觉函成都农学院同学会电黄季宽、许绍橡电接林天兰电寄张志韩、郭一岑、事家彦、余克绪、陈国符、林荣货主、林天兰
  
   晨昙晨8°。
  
  下午晤岑兆熊。晚晤涂长望。晚朱诚啡'来。今日起学校时间又改为陇蜀标准时,与广西地方所用者一样。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今日作函十余封。晤迪生,渠将明日赴香港,余嘱其将英文、国文教员定就。国文因邀刘弘度耽搁时间,再邀马宗霍,则马己应湖南之聘矣。英文沈同洽与吴贻芳介绍之章女士均尚未定。
  电陈布雷,嘱催浙江省协款,因每月一万元之协款自去年一月起不来,以七折计迄今一年半已十三四万,而电立夫,复电谓向浙催索。浙大派人至浙面索尚无效,岂一电之所能为功。故电布雷设法。同时并以中央拟将宜山飞机场扩〔充J.限于丸月一日起雇工五千, 一月完成,以柳、庆二地之近何必再一机场,徒劳民伤财,于宜山又加一大目标,故嘱布雷阻止。电百川,嘱来校任训导主任。函吴士选,为召f~鹤亭,并介绍沈鲁珍,又索款(浙协款) 。
  中午睡一小时。下午五点至南门外游泳池,并至指挥部晤岑兆熊,告以校中需圈地并龙江造桥与阻止扩充机场等事。晚膳后晤涂长望夫妇。于南门遇黄秉维、陈大慈夫妇及学生王爱云等。晚洗浴。睡。
  接何元成、邵裴子、周兆谦、皮宗石等函赵丸章驾于六弟、希文孟宪承函附郭一岑函傅孟真函定安、景师函布笛函郑子政函叉陈布雷电立夫电寄彭百川电林天兰电陈叔谅电陈布it函朱允明、金廷秀函吴士逃航快
  
   晨晴晨82°。晚85°
  
  迪生去港。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开建筑委员会、行政谈话会联席会议。到蔡邦华、乔年、壮予、刷复、叔岳及重复初,决定建筑五种格式及文理、农、工建筑地点,初步计划工学院150 方,文理230 ,农l∞,学生教职员宿舍、图书馆、教室共三百方,合780方之谱。现愿来宜山投标者计有中华营造厂、中亚建筑公司及有成三家。十~点散。囚。下午睡一小时。二点至校。召钱克仁、孙翁南二人谈学生行李款项问题及暑期讲习会问题。五点至中央银行晤其主任周仲陶。据云,港币二年半前为1. 06 , 去年十月间为180 , 本月十八号为230 ,十九号骤升至280 ,廿)号又至350 ,今日为320 。据谓最近国币之突降与英日对于天津事件之会议极有关系,因众料英国必须有让步之故云。六点晚膳。膳后至西门外一行。回。沈仁湘、朱践中来,沈将于一二日内赴海防师范学院。- 年级英语张文华、〔物〕理马正蛋、杜汝随及数学陈良助来,为投考一年级报名事,因校中规定师范生投考必须缴清欠费也。
  接奠定域函杭立武、萧橙、迪生函寄孟宪承电赵真觉函陈可忠电
  
   晨昙晨81°。
  
  展洽周来,为诸国文教员黄淳伯事。
  晨五点三刻起。七点至校。八点至图书馆阅各种外国杂志,见六月份RoundTable{ 圆桌》上海通讯者《关于中国之将来》一文,谓自去年十一月汉口、广州相继陷落,日本已改变其向日进攻政策而取退守政策,一方以飞机轰炸, 一方面则以经济压迫。谓各国在华利益被侵占之最大者,厥惟英国,故英国应对于日本作强有力之表示云。但下午见《新军日报》上,所载英国首相张伯伦答复议员之责问,谓英国已承认日本在占领区域内有特殊利益,英国不欲反对, (做〕有侵害日本利益之行为,则吾人读之不能不为齿冷。故上月美公使Johnson 过贵阳时,郑道儒询以英倭交涉, Joh nson 认〔为〕英国势必让步云云,今其言果验矣。
  今日有假警报二次,市人尽趋北岸。中膳时波若等亦未回。中膳后睡一小时。
  下午四点开训育委员会,对于学生在宿舍不准烧饭菜仍维持原议。自前晚在长望处吃了一杯咖啡后即觉腹涨,迄今未愈。晚膳后'请朱医生来。又孟闻来。知本月二十二号炸柳州江北,烧房屋三千余间,精华尽毁,死人二百余。又十五号房屋损失较小,惟死人更多,死伤共五六百人云。近世战事之元人道至此已板,而美国尚源源供给日本以杀人利器,真不知天下有羞耻事矣。
  寄张振字、沈骗英函(囱俞锡荣带去) 又寄金咏深函
  
   晨阴日中晴晨79° 739 mm
  
  展林兆型来。晚蔡邦华、孙翁葡来。
  晨五点一刻起。七点至校。召集暑期讲习会师生联合会议,到梁庆椿、顾俶南、舒鸿、张清常、王修明、晓峰、羽仪、刚复、馥初诸人及学生会代表阮春芳、陶光业、钱克仁、吴恕、之、施亚夫、戴行钧、虞承藻诸人。决定分三股,即读书、社会服务与游艺三股进行。游艺由黄羽仪报告组织经过,分漫画、国乐、西乐、昆曲、歌咏、戏剧、运动诸门,以丰子铠、张清常、王政声、舒鸿诸人为指导。读书股分政治经济(顾俶南)、自然学科(荩谋)、艺术(子饱)、史地(晓峰)、中西文学(洽周)、哲学(谢幼伟)、教育(羽仪)、时事(假南)诸组。社会服务则有成人教育与代农家收获、慰问伤兵等工作。成人教育一部分在宜山, 一部将赴广西各处。十点散。林兆型来。
  下午睡一小时。二点至校。作函数通。三点半至南门外乐群社及磨坊浙大游泳场。六点半回。蔡邦华来,谈及卢亦秋仍欲离去,大概以蔡接手后请人过多所致。孙翁带来。
  接雷宾商二电沈鲁珍茶陵来函(谓廿…可到吉安) 次仲函梅函寄何元成函夏定域、张志韩函王钩豪电宝壁、楚白、逸云函林荣银电
  
    时有阵雨晨81°。
  
  展炜文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电报局。因余初到宜山时楼上望电报局门前屋顶有蓝花如牵牛不以为奇,后历冬春迄夏见四季均有花甚以为奇,久欲至门前一观,虽不过一箭之地,卒未前往。今日特往,则果系牵牛, 其藤人地特大。八点五十分有警报,余过江至武汉测候所晤许鉴明。十点余解除。余为中小学事欲为物色一块公地,许谓有牛岭旁有之,乃借往。经会仙亭向左转, 则一秃山无水源,无法利用。绕道至下涧而出,途遇士揩等测量队, 未几遇雨,知又有警报, 因许鉴明处。路滑失足跌一交,几落沟中。许己与其房东申姓女订婚,不久将嫁娶矣。武汉测候所旁有地一块约七八分,前其地主允以桂钞七十元售给人,昨托许往询,索一百廿元,若再有人往询则必增至180 或240 矣,本地人之索价往往如此。申姓家养鸡不少,有一公鸡每走几步必绕三四圈, 可怪也。第二次警报解除己一点余矣。
  中膳后睡一小时。今日走路觉甚疲倦,近患腹中作气,服朱医生药未有效。晚侯家源(苏民)来。余至刚复处。炜文及女生张范及张秋芳来。丁因接童培真电必欲赴四川南充,适西南公路处有车来接马一浮之书,避定于明日往川,女生宿舍拟托方慧贞招拂。
  接王师事是函卢于道、钱逸云、桂林招生委员会、陈念中函叔谅电贵阳招生委员会电寄梅函附邮票、成绩单陈~仲函王毅侯函叉寄梅洋五十元(囱炜文带去) 寄陈裕光、许崇消函徐谷麟函陈叔谅电张志韩电
  
   晨雾737 mm 79°。下午雨晚雷雨
  
  丁炜文去)1 I 。
  展五点半起。七点至校。作函数通。黔桂路侯家源来,知车站将设宜山之九龙岩相城,在城南三四公里处。学生陶光业、阮春芳来。又陈鸿逵来,为蔡邦华电请朱风美事先未得其同意,故颇快快。前卢亦秋为园艺系请一助教成汝基未得冯西安同意而闹意见,朱事较成尤严重,以冯言安人不在校而鸿连在校也。接毅侯、蒋慰塘函,为允敏作媒,余复函允之。合江易乾初来函,询上芳是否已断弦,因其侄女将嫁士芳也。中午睡一小时。午后刚复来。晚六点约候家源晚膳,在天厨,到重复初、乔年、屠达、徐芝纶、刚复、庆承道等。至八点半散。大雨中散。先是六点已有阵雨,寻停,八点又雷两。
  战时半月刊《浙光》六月十六出版,有杜宋缓《战时英美借款之经过》一文,谓英、美两国近顷借与我国五次借款,共有二千三百五十万镑之多。计英国三次:民廿七年卡二月商业信用借款五十万镑; 二次本年二月稳定法币借款三百万镑; 三次本年三月汇兑平衡基金借款一千万镑,其中汇丰麦加利五百万镑,中交工行五百万镑,成t 中国购料委员会。美国借款第一批二千五百万美金,美国复兴公司放款作为购买交通工.具及农产制造品之用,以桐油还本;第二批一千五百万美金,三月成立飞机发动机借用款与美国联合公司订约。又第一批中罔设立晋一贸易社。
  接彭湛园、杭立武、黄厦千函王毅侯、蒋慰堂函易乾初函(士芳婚事) 姜秉曦、鲁珍(育安) 函希文函刘粹中函寄卢于道、黄厘千函又王劲夫电王师事童电陈可忠电并德国刘被英电王毅侯、蒋慰堂、刘j桶藩函彭湛园函杭立武函易乾初函
  
   晨阴79°。上午西方有阵雨。中午雨,寻止。八点又雨。
  
  今日两次警报。上午八点半紧急,9 : 15 至10:30 解除。下午3 .20 警报, 5:20 解除。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阅公费免费案卷。作复与希文。八点半即有警报。
  途遇波若等,即借至标营。余在宿舍巡视一周,遇刘守绩,知疗养室有一王姓病人患恶性症疾不甚能走。至江边后遇徐世功, 与谈电机系设备。据〔云) ,电机系设备由杭携出者为80% 以上,路上朽坏者尚少, Storage Battery 蓄电池幸未坏,有18只,每只50 Volts 可9∞ Volts ,此A Battery 亦有十六只,新购之发报机只能发1 5Watt 电, Input 500 Volt 云云。10:30 解除警报乃回。
  中膳后睡一小时。梁庆椿来,谈及亦秋欲引去不就系主任及教授事。谈论问3:30 又有警报,余借彬彬出西门至沿江又坐待一小时三刻钟,至五点余解除而回。
  晚作函与赵九章及黄仲辰。
  昨报载美国总统罗斯福断然的处置,把1911 年美日商约宣告废止,这是美国将要停止供给军火与日本之先声。在英日东京谈判开始后,英国的承认华北倭寇占领区域之特种状况以后,美国的声明不能不算是我们抗战前途一线光明。
  接昆明德震电孟宪承电寄希文函香港冯世辉电(农经系)
  
   阴日中阴晨79° 739 mm
  
  今日敌机炸桂林。今日往小龙勘地。中国银行行长庄祖贤请客.禾往。
  晨五点半起。七点半至校。八点出发往小龙江。今日梁庆椿带收获学生三十七人亦赴小龙,帮乡下人作收获工作。余在工读学校前对学生说数语。朱亮臣来,为欲去浙大, 应柳州二百师机械化学校工作。余以机械系全部无人负责,金工木工场全赖朱亮臣, 故坚留之。此抗战时期办学校,较之做商店主人更不易。去小龙江者有壮予、刚复、张蕴华、张慎勤、舒鸿及县府派来之谢君(警队副谢家邦) . 一路与收获队不相先后。九点在望仙亭遇吴馥初、刘之远及金仁隆、李长生诸人。余等先由下涧过江至莫村,小龙乡乡长谢家林已在此相待,并召集莫村吴村长、坝头草村长以及甲长等训话。谢家林乡长人尚精明,话毕已十二点。遂借谢乡长往国口定农学院之教室、宿舍位置,及文学院位置。一点半回到莫村乡公所,收获队即住此间。拟分三队,以吕高超、钱英男、寿宇三人为领队,在岗口、莫村、坝头三地工作。
  初来时厨灶元锅,须向乡人去借。村公所须打扫,亦托乡长觅人。收获队去乡中原为助人,而反须人助,岂非笑话耶? 二点在乡公所进点心。三点循江旁回至下涧洗浴。今日彬彬、超超亦同往,洗浴者有舒鸿、刚复、钱曰坤及彬彬等。回城已七点矣。晚晓峰来,贵阳暑期讲习班名单始由彭百川寄来。
  接钱安涛为介绍昆虫作物教员函朱其消、何建文函教育部电寄赵九意函仲辰函徐庭瑞电(为留朱亮臣事) 晓沧电
  
   晨昙阵雨79°。日中昙
  
  晨举行精神总动员月会。朱亮臣来。徐谷翩赴桂林。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标营举行精神总动员月会,到学生一百六七十人,职员仅舒鸿、马宗裕、振公、诚忘、叔岳、柳定生诸人而已。行礼如仪,余讲暑期讲习会之组织,谈约半小时。七点四十分散。八点朱亮臣来,渠柳州机械化学校之约,因昨晚振公及刚复二人之劝阻,故决计去辞,但不得不往柳州一走, 言辞恳切。
  作函数通。一致邵鹤亭电,嘱就教育系主任,因孟宪承已来电辞职,孟之辞似与费香曾之去沪有关,从此亦可知香曾下学期亦不回校。复陈宗元函,又吴永庚电。十一点回。中膳后睡一小时。四点约农学院诸教授茶点,到熊同和、顾青虹、陈鸿逵诸人。谈及经济农场问题,拟请成汝基即赴小龙乡勘地。晚振公来,知叔谅有长函,对于晓沧下年度不能回宣山应如何待遇问题,颇费踌躇。孙逢吉来,为川大王善俭(尧臣)请渠往川事,余允作电留孙。
  接张晓峰函臭永庚上月十一电接沈同治、王云华、贵阳教育厅电陶瑞麟函萧山湘湖农场农民代表陈方坤、戴阿炎、朱福太代电寄朱其消、陈允敏、陈次仲寄悔荫棠电邵鹤亭电项任澜电杭立武函(汇M 三千元事) 蕴明挂号函陈登元函
  
   晨雾。晨78°。午88°,741 mm。上午晴。下午三点大两。
  
  会计处招生报考八人今日揭晓,第一名香山女生黄婉华总分58% ()晨五点三刻起。六点三刻至校。作函数通。九点至图书馆,阅新到之外国杂志。暑期讲习班报名者人数不多,其中以读书组较众,约三四十人,游泳及时事演讲亦二三十人不等,话剧只一人而已。招考一年〔级〕新生,宜山报考者昨止巳130人,闻桂林报考者近千人。日来敌机每日轰炸广西,不知将来题目是否会成问题,因每种只预备二套而已。桂林有电灯或可于晚间考试耳。
  丁炜文在怀远渡等候二日,因该渡每二小时只能过五车,不知何以如此之缓,恐三江口亦须等待。丁去后不交代而行,原定方慧贞接替,以其夫陈大慈病症不果,前日拟觅刘孝娴,适又于前日发症,今日觅物理系孙泊来,嘱为刘孝娴暂代。午回睡一小时。午后作函数通。晚抄年初之日记。今日为小孩磅称数目见一年中回忆录表上。
  接丁炜文函周寄梅、徐先志、吴士选电梁庆椿函寄蕴明函朱凤美太太(徐先志)、梁庆椿函
  
   晨晴。晨78°。二点阵雨,寻止。
  
  侠魂去世周年。上午黔桂路局工程师刘振安(希之)来东门外宜山旅行社一号。
  晨五点三刻起。六点半往工读学校。上午成汝基来,余嘱其主办经济农场,不日赴小龙乡勘定地点,据云明日可往。以全校一千五百人计,则四十亩地可以供给充量之蔬菜,如需西瓜、草莓,则需多种十商。又谓现在农场学生往往有偷吃西瓜等事。接陈叔谅电及长函,知考试已竣事, 于十号前可以发榜。
  今日系侠魂去世周年,只在家中设祭,极简略,到昭复、陈鸿逵夫妇、士樵、壮予、诚忘、振公诸人,学生吴佳伟等。闻陈大慈患恶性茫疾甚剧,昨以所有之Atebrine借予,共十五粒。午后睡一小时。下午抄年初所缺之日记。侠魂大照片已由絜非带往永康制铜版,如桂林科学公司不能印,决寄浙江付印侠之纪念册。
  下午蔡邦华来,知在柳州与西大及马保之接洽经过。又谓前次敌机轰柳州,十五号死七百余人, 甘二号死三百人。西大教员萧某受伤,于腿上得弹片,卒以中毒而死云。近来校长办公处电报均在外泄露,故校中请人、加薪等学生立刻即知。晚张孟闻来。余至徐芝纶处,嘱为小龙江办事处主任。九点半睡。
  接辛树帜、梅蕴明二函吴:i}<庚、陈叔谅、陆承祖函吴永庚电接叔谅电有成颤显祺函萧一山函杭立武函寄霞姊函吴贻芳函( 为英文教员章德卫女士事) 吴放-初函梅函叔谅电
  
   晨睛晨78°
  
  晨五点半起。六点半至校。作函与顾一樵,嘱物色工学院院长及机械系主任。
  又复叔谅长函。晓沧二十四号来函,知病未痊可。余复叔谅一电,谓晓沧病愈来宜山, 否则留浙东为特约讲师支半薪,主任由叔谅担任,月薪350 。
  十一点回。中膳后一点有警报,余以在警报中费时,故决意赴小龙江。先至武汉测候所晤许鉴明,病方愈。次至蓝能村九、十各号看贮藏室。遂一人至下涧。遇寿字等,渠等已下班休息矣,时约二点半。三点半赶至坝头村公所,则徐芝纶、刘达文测量队巳离村回宜山。与罩村长略谈。至李家埠头洗浴,现值水退,水清而石底见游鱼三五颇自得。未几有一李姓女,二十余岁,来汲水,云其夫系渔夫,闻浙大迁坝头甚愿来受推广教育云。而莫村罩村长家之老母则一闻浙大有人来,欲饷以闭门羹,可知年青者'之较易接受外界影响也。
  五点回。途遇钱日坤、邓绵波即中亚建筑公司之经理,应余召而来。据云,曾包梧州广西大学及广东岭南校舍,并主张自烧砖瓦。回寓已七点矣。徐芝纶来。
  又刚复来谈至11 :30 。
  接王师事是电王劲夫也晓沧自绪'云仙岩铺来函(甘四发,今日到) 张志将电影百川电寄二姊函蕴明函顾一樵函辛树帜函茅唐臣、陈叔谅函李振吾电叔谅电
  
〔宜山一桂林〕   下午桂林88°。晚桂林85° 737 mm
  
  借舒鸿至桂林。
  晨五点即起。六点早餐。贺壮予来。收拾行装后早餐,嘱壮予与徐芝纶接洽测量地商事,舒鸿来。6 :30 别士楷、波若、壮予、振公,乘四号〔车〕出发,同行者舒鸿,并随带统一招生题目二份,计一万余张,分为四箱。9:00 至柳州,在乐群社暂停,晤杜清字。据云渠无去机械学校之意,机械学校之主持人曾招之去,但此时不欲遮离云云,至于朱亮臣亦是言过其实,该校现虽缺人不过暂时而已。又谓项任澜已接机械学校之聘,其事先在渠应聘浙大以后云。9:30 自柳州出发,在柳江及锥容渡均未停留,一点抵荔浦,在大友饭店中膳。二点→刻出发,未五点即到将军桥,沿途马路己较一月前为佳。至资源委员会机器厂(电工材料厂) 晤许应期,托其觅一监工之人。渠询土木组钱君,据云有一人可以借给。余又托觅机械教授。
  五点馀至环湖酒店,住1 7 号,遇胡建人、翁寿南、徐谷麒、叶克勤诸人。七点借舒鸿、胡建人、徐谷麒至乐群社晚膳,见新宿舍已炸倒,饭厅旁亦落一燃烧弹,幸人草地未烧。八点雷宾南来,谈桂林警报既多, 一千余学生如何避警报问题,又请人监考问题。因西大原允负责,但恐不可靠也。九点借雷至四川会馆晤仲揆,知卅一号敌机炸桂林,在仲揆寓所落五弹,死三四十人,李济之外甥重伤,死一工友。仲按全家与缉斋夫妇在老君洞,几亦被难,有一弹片离仲按不过数寸云。时昭涵来,直谈至十)点馀始回。11 :30 睡。床上有臭虫,隔房小孩又闹,幸尚能成睡。
  寄教育部请任彭百川训导长电复彭百川电
  
〔桂林〕   晨晴晨80°午86°。午后三点90°。晚大雷雨
  
  江西学生李纪松来。下午白鹏飞夫妇来。晚浙大25 年电机系毕业生吴钟琦来。丁绪宝、雷宾商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八点借胡建人、舒鸿赴"维他命"早餐。浙大一年级学生江西人李纪松来,其人疑心不日将死而医生验得其毫无疾病,假中特来桂林国术馆看中医。余问其有何病征象,据'云觉血脉流动过快,余斥其妄, 实系神经过敏耳,若不安心自践必致成神经病也,嘱其速返校安心读书。
  十一点即在寓中膳。桂林警报总在上午十一点至下午三点间,故此间于十一点均开中腾,非特广西向来之习惯如此,即外来人目前在桂林亦不得〔不〕如此。
  睡一小时。广西大学校长白鹏飞来,渠今晚约又不能到。此君对于统一招生实不能有所助。闻敌机今日又炸武鸣与南宁。阅报《广西日报》与《扫荡报上均于中午始出。作函与费香曾、晓沧及季粱。五点至桂林中学东楼开监试委员会, 到〈西大〉广西大学千家驹、林东海、陈蔚光、陈葵仙等廿一人, 桂林中学陈振祺等十一人。教厅赵科长及刘士驹与建人、谷膜等等。吴钟捕、窜去南、丁绪宝等来谈。十点睡。
  据廿八年十二月二日出版《教育通讯》黄龙先《大学统一招生考试的检讨》云:本年招生报名21338 人,投考者2仪>06 人,平均七门总分196 . 9 ,凡得230 者获取为一年级,220 者为先修班,卒均分数以永康区为最高304.0 ,去年应考11 11 9 ,录取5460 ,即49% ,今年取26.8 ,浙大取377 。其志愿,第一149 ,第二71 , 第三102 ,指派人数55 0寄振公函季梁函晓沧函费香曾函
  
〔桂林〕   晨睛晨77°。
  
  陈大;练在宜山病故。晚至定桂路太白酒家贺马保之结婚。
  晨四点半起。五点至桂林中学试场。5:30-8:30 考国文, 9. ∞-11 :∞考公民,共分十二个试场。因大礼堂可容4∞人外,其余均只能容ω-80 人,因之监试员需30 余人之多。由谷麟、建人、舒鸿及叶克勤、胡文波等分头招呼,此外桂林中学教员及西大职员监试。广西大学之邓秘书长始终未到会。教授中除开会时有千家驹、林东海到外,监试时米至。报考学生共1040 人,以湖南人最多,计379 人次,广四321 人,广东166γ江苏36 , 江西弛,浙江2 1 ,湖北20 ,安徽14 ,福建12 人。以同等学力报考者196 人。
  余于七点至东华门,沿途见水东门外房屋被烧惨状。至科学印刷厂遇汤浩,因厂屋后面被炸不可居, 正在迁往南门西成路五号。余询以侠与衡之铜版。据云已到,但一星期内元暇印刷云。次人城至独秀峰下,见中山公园落五弹, 其中一弹落于励俗亭东之防空洞前。此洞系一山下岩穴,作半圆形, 深约二丈,洞口高一丈,人内则低,外且筑有厚二尺半之6块墙。弹落于洞口外之树上(推想)将墙之石块推人,躲在穴内被炸死十一人,邻近岩洞被炸死数人。始在园中一弹落下遇树顶,在离地三丈处,将并立之三棵树(直径尺半)上部完全炸去。至五丈外一树直径约八•寸,在离地五尺处全树削去如被斧斤所削然。
  八点回至桂中。十一点考毕。中膳。回睡一小时余。洗浴。四点半至桂林中学。今日4:∞- 6 :∞考物理,余借谷膜于六点乘车赴桂定路太白酒家贺马保之结婚之喜,新娘蓝姓, 湖北人。遇徐宽甫、陈隽人、邓家彦及君武、黄旭初、仲揍、庄仲文、邱昌渭等。九点半田。睡。
  寄毛启爽函浙大电(为高等检定考试出题事) 希文明片
  
〔桂林〕   晨80°。晨七点雨,寻止。
  
  一年级史地系学生李秩西病故。展至环湖北路26 号锡业管理处。
  晨四点半起。五点半至桂林中学监试。今日5:30-8:30 考数学, 9: ∞JI :∞考化学,下午4: ∞-6 : 00 考史地。上午七点馀至省府晤农管处处长陈大宁,商浙大与建厅对于农业合作事。陈谓宜山方面只有分场,年费万元之数,将来或可托浙大办理。至于事业方面,渠以为广西蚕丝希望甚小,煎糖手工业急应着手,棉花则正在试种,但不应与粮食相竞争。并谓今年早稻有十分收成,去年只六成云。次至环湖北路20 号晤徐宽甫及秘书陈恒安、总务施复昌。据云,广西年出锡三千吨时价每吨230 镑,锦无定数价50 镑,鸽13∞吨价160 镑,江西出鸽年7∞0 吨,全国12 , 000 吨云。余请其介绍监工人员,据云八步鸽矿有监工张梦镜,现在怀远或可借云云。打一电与八步陈可甫。
  八点半回至桂林中学。十一点化学考毕即在中学中膳。膳后回睡半小时。洗浴。作函与吴士选。四点至桂林中学。今日下午考中国史地,余到后即出至"一乐也"剃头。由中南路走回桂林中学(在桂西路)。六点借舒鸿至大华晚膳。膳后遇原颂周,知其应邹秉文之邀将出发赴皖浙赣闽湘诸省考察农产之增加可能。八点回。阅《西风》林语堂有《不为斋随笔} ,及《宇宙风》九期浙大学生吴某作《卒子铠先生在浙大》文。
  寄陈可甫电(约监工张梦镜) 浙大电(为与桂林电台通报事) 吴士逃函
  
〔桂林〕   晴。晚五点半大雷雨,寻止。晨80°。午88°,738
  
  mm 。晚82 0 。
  展晤宽商并至基恭。曾膺联来。晚臭钟两倍无线电发报生张国坤来。
  晨四点三刻起。五点半至桂林中学。今日上午5 : 30-8 : 30 考英文, 9 :∞-11.∞考外国史地,下午4 : ∞- 6:∞考生物。英文翻译题中错一字, 余为改正。
  中外史地第一题"生产革命"四字,意义不明。生物题尚易,但第一题"蜓蚓之神经分布"嫌范围过小。七点馀至榕城路九号湘佳铁路理事会晤曾膺联,知其自八步回来已数月,其家眷仍留上海。出至环湖路十七号基泰工程司驻桂办事处,晤其主任谢振文,嘱其派人赴宜山参与浙大建筑投标,并告以十一号有校车往宜山。出至甘六号锡业管理处,晤览甫, 遇施复昌、陈恒安,托购下片初之飞机票及为徐芝纶取上海银行押汇。
  八点半回桂林中学。十一点在挂林中学中膳后回。睡一小时余。中正书局经理刘寿样来。渠与广西大学机械系教授陈嘉同住,故余托其约陈下年至浙大,因西大白鹏飞与理工学院院长率运华意见不合,故陈等人之聘书尚未发。陈在西大实得250 ,余允以340 元礼聘,使其与西大待遇相等。陈在南洋毕业多年,曾至高工教机械,后至Mich. 大学二年,回后在西大己二年云。洗浴。四点半又至桂林中学。近三天竟无警报,亦幸事也。五点至桂东路。遇大雨。乃至中南路三教咖啡馆晚餐。去年此时在汉口曾至三教咖啡馆, 不图今年同逃难至此,适舒鸿、谷麟、建人亦来,谈至八点回。桂林鸡买一元一斤,而鸡蛋每元可得卅枚。宜山鸡五角一斤,而鸡蛋每元只廿枚,则以桂林酒馆众多之故。
  接陈大慈去世电寄吕蕴明函陈允敏函阵、大葱太太方慧贞
  
〔桂林〕   晴晨80°二点芝刻阵雨85°。
  
  晨曾膺联来。马保之介绍新荣囚建筑公司主人陈德辉来。小央储蓄会张洁夫、杜鸿森来。
  基黎公司谢振文来。邓家彦来。晚庸现之、韦青云、刘寿祥、绪宝来。
  晨六点起。七点曾膺联来,胡建人来,谈实验学校事。八点,余出至正阳路湘桂路工程处晤罗英,嘱介绍建筑包工。据云,复兴公司之黄闻诗在脚板州造桥,该铁路桥长80 公尺,费七万元,公路桥亦须四万元云云。又谓渠可介绍建国公司,该公司曾为浙赣路建屋云。出至上海银行隔壁样趾路二号邓家彦处。邓系初至美国时Illi nois 大学同学,现以重庆天热, 故来桂林避暑。邓宅及湘桂路局旁均落弹,可知近二三次敌机炸桂林之烈也。九点回。谢振文来,知基泰工作多, 恐不能赴宦山。又马保之介绍广东包工陈德辉来。此人曾造桂林马之住宅及柳州乐群杜, 并曾至宜山,约其于明晨六点乘校车赴宜山。
  十一点至环湖路宽甫寓中膳,到曾膺联、庄仲文(智焕)、萍乡煤矿王季良及施复昌、陈恒安等。接陈可甫复电,不允借张梦镜。一点回。睡一小时。腹泻。得许应期电,允借监工勇君,薪水45 外加津贴30 元。接广西音乐人员养成所吴君函,约共同向湖南购钢琴,价七百元一只。中华营造厂周君来。又许应期及周维干来,许允借剪叔颐赴宜山监工,明日乘校车往。四点借舒鸿,&曾膺联至定桂门外乐群社所辟静洲游泳场,即在漓江中用一浮船而已。余等〔以)75 英镑之代价另雇一船往皆洲,漓江水浅石底且极滑,温度亦高,水流不急,故乘舟游泳者极多。六点别曾回。七点至乐群路广西艺术师资训练所晤吴钧超,不值。遂至乐群社招待口试诸委员,到省政府陆起华、余和善、江苏教育学院童润之、林警华、中华职业教育社石显儒、陈重寅等。
  接陈可甫复电叔永函逸云函寄梅儿、任叔永、钱逸云、林荣银逸云又函
  
〔桂林一宜山〕挂林   晨睛。晨80°,五点半739 mm。下
  
  午宜山739 mm , 83 0 。四点有阵雨。晚雨。
  晨五点起。六点即借胡建人、舒鸿及徐谷麒三人乘四号车出发,柴油车则掣翁寿南、叶克勤、胡文波、侯德齐诸人及考卷与包工陈德辉、监工勇叔颐于今晨出发,午后可到柳州。余等一路甚平顺。八点至阳朔,在西街63 号晤孙潮洲。十一点过鹿寨, 至湘桂路局第三总段晤李绍德,知屠达在此,其兄则服务于局中。余托李嘱复兴建筑公司之黄学诗来宜山一行。十一点半在洛容江渡口遇徐宽甫,渠与建设厅陈厅长赴龙州, 于今晨三点即出发,因陈怕日本飞机在公路炸汽车也。余、宽甫一路至柳州乐群社。据李绍德云,锥容铁路桥工费四十万元,钢骨水泥在外(前日所记者误) ,脚板州之铁路桥80 公尺费七万元,公路1 20 公尺三万元云云。在柳州遇殷之格、邵雨襄,托殷之将嘱中华营造厂之杨经理或石博文来宜山。二点由〈宜山)(柳州〕出发。三点至大塘。四点半回宜山,遇雨。晚振公来。
  经济部工矿调整与广西省政府合办之机械厂出一种植物油灯,市上极通行,各中学将普遍用之。据云,每日可制八百盏,每盏资本四角,价一元四角五,大者容油五两,叮点十二小时,合八分钱一小时,初点时须用小火使油温增高,然后用大火则明亮可不致烧灯云。
  接六弟、梅、外婆七月廿八、二姊七月卅一函陈允敏七月卅一函士芳、易绍先订婚帖孙毓华函郑子政二函何元晋函叔纲函南通学院郑w,同函霄宾南函武进王秉初函项任澜兄项思宣函又李熙谋、茅庸臣、王钩豪、晓沧、笑士选、章友三、冯世范、刘穰英宾商二电杭立武电李今英、沈鲁珍、陈礼江、气象所张志韩三电叔谅二电叔纲电
  
   晨80°。晨、晚雨。下午睛。
  
  兰年级学生王仁铸病故。庶务戴绍霆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发电与赵元任,询郑子政是否到六次太平洋会议。因余接郑子政〔函〕似神经错乱有庆世之语,似乎大难临头不能回避命在旦夕之样子。并以后事及妻事托付于余,大抵系神经失常。今日连接子政两函,知其父亲于今春去世,逸云又在所中受排挤,故在美国居恒郁郁不乐以致神经错乱也。
  上午舒鸿、贺壮予来谈。中午天转晴,余睡一小时。二点馀蔡邦华来。又晓峰、治周来。胡建人谈至四点。蔡邦华提议, 与省府合办一卫生昆虫研究所,经费年二万二千元,校中除教员薪水外,担认二千八百元之谐。又教育部来公事,嘱校中办数学及史地研究所, 经费年各二千元。以二千元之经费能办一研究所真是大笑话!四点半至校。晤枣谋,知物理题目有错误。至北一街陈大慈寓唁其夫人方慧贞,知大慈于上月廿日病病,经周医诊视己稍愈,此时余曾在长望处见到, 但当晚即发热,朱医生认为恶性症疾,但未吃阿涤平, 直至月初在余处拿去一瓶,至二号打针,晚间即晕去。渠颇怪朱医生之乱投药。陈,东羌人,年二十六岁。八号又死一史地系学生李秩西,今日死土木系三年级学生王仁铸。生命真如朝露。晚周医生、孙翁商来。
  接郭一岑函沈思玙函王约夫函杭立武沈鲁珍宝丽(永康、浦城、龙泉) 关水庚、晓沧踊湘湖农场函刘明*函1紧缩真电林汝瑞电接叔谅也寄二姊附彬彬致森森的外婆鼠希文七月份《科学画报》赵元任电(询郑子政) 叔谅电叔纲电
  
   晨79°,741 mm。午后六点84°,739 mm。晨昙。上午昙。
  
  下午阴。
  晨五点三刻起。阿秀因足病告假,请一周姓来,系湖北人。作函与允敏。范承履来。据云渠辞职不出于自愿, 实缘此次在外办事自觉尚称努力,但有人批评以费时过多云。九点三刻有警报,余搜江至武汉测候所。国连日雨,昨更大,计30 mm,故浮桥昨晚又断,今日渡船人拥挤。据云一女子抱一周岁小孩,不小心小孩落水随波,妇哭不止。余谓造桥修路确是一慈善事业也。
  至武汉所。晤许鉴明,知其十一号与其房东申姓第二女结婚,年仅十六,小学毕业生。谓其岳父曾为庆远中学教务主任,许妻为其正配第二女,母已故世,巳续娶妾五人,今年又娶第六妾,此妾亦曾嫁人四茧, 次。广西社会腆不为怪,有" 一嫁水, 二嫁油,越嫁越风流"之谚云。
  「点半回。至校十一点。回寓中膳。膳后睡一小时。知l孟;宪承确有应西南联大聘之消息, 而陈学惘则应岭南〔大学〕庄泽宣之邀云,谈A 师范学院院长,渠颇主张瞿菊农即瞿世英,至于1雷宾商则荐高阳(践四) 与俞庆棠,罗延光荐李相励。晚腊后晤卢亦秋、贺壮予诸人。
  接鲁珍函仲辰函梅函得陈允敏函陈健安、施复昌面何元晋函张逸樵电李振吾电
  
   晴
  
  下午十二点半警报, 三点解除。廿九架倭机炸柳州。晨黄羽仪、过兴先、徐芝纶、沈衍听、复济字、刘孝娴来。陈德辉、勇叔颐米。毛煎誉来。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展黄羽仪来,决定约心理研究所陈立来校。上午并作函与汪敬熙。过鑫先自泰和沙村田,来见。据云泰和开垦六百余商,但其中二百亩系熟荒,购自河南人, 每亩六元之代价云。又谓余在泰和〈在)(时〕住宅间余轩已全部炸坏云。自泰和至此凡经十天。又谓浙大所担认之款项前付三千八百元,尚有多余。沙村农场拟继由建设厅办理。向桂林许应期所借之勇叔颐来,于一二日内即令赴小龙江。
  十一点回。中膳后睡半小时。有警报,余即过江赴武汉测候所,途遇壮予、陈鸿造等。在蓝能等至三点警报解除。回校。作函与刘明水等。四点由。胡建人来,谈及教育学系问题。西南联大屡拉浙大之人,去年拉庄泽宣,今年又拉孟宪承,而同时卢廷元又推荐李相励与胡昌骥与浙大,未免过于自私自利也。晚晤徐芝纶,渠身体不佳,重量继续减轻。至叶左之家,知其于三天前感胃,近两日避警报致发热。回。八点半孙翁醋、钱克仁来。钱方自德胜慰劳伤兵回,谓德胜有伤兵三百余,本校学生三十余人前往慰劳,送给蚊帐等,并为代写书信、组织、俱乐部云云。
  接陈叔谅二电寄了绪宝电林汝瑶咆萧一山函杭立武函陈叔谅咆汪缉斋函刘明水函蔡邦华函
  
   晨晴晨82° 739 mm 晚88°。
  
  下午一点有警报。今日往小龙江, 晚七点半始囚。
  晨五点半起。六点半至文庙图书馆。在阅考试新生卷子。七点开建筑委员会及行政谈话会联席会议,到穰韧j 、乔年、孙念慈、邦华、晓峰、孟闻、壮予、芝纶等诸人,决定于会后出发再赴小龙江。现工学院校址巳测量就绪,次即着手ij!~理、文、农、师范各院之地基。今日同行者有芝纶、孟闻、建人、晓峰、壮予、邦华、成汝基、钱曰坤及包工陈德辉,监工勇叔颐。先至坝头材公所看刘达文等,知测量工学院明日可藏事。次由李家渡河至莫村,在材公所中餐(十二点) 。餐后往看文、农两院宿舍,由罩村长之指引看岗口岩之大洞。回至村公所稍息。三点又至江边看师范学院之地点,时已五点,至下涧洗浴乃回。回至城中巳七点余,知城中有警报,在一点左右。今日决由张孟闻住莫村为建筑办事主任。
  寄梅函
  
   睛。晨82°。午后89°。三点阵雨,即止。
  晨2在政部第七重伤医院监理员张绍烈来。中华营造博文来。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中华营造厂石博文嘱钱日坤同往小龙江视察校址地点,石颇主张以煤烧砖瓦。又葱谋来。杜清字来,为朱亮臣加薪事。渠极觉不平,因机械化学校请渠两人,杜谢绝而朱允就,故朱若加薪则于杜殊不公允也。此类事,实使我头痛心酸不置。
  校阅李絜非《浙大西迁记》。接季梁函,未述结婚事,但费香曾寄孟闻函知于十四号结婚云云。接张逸樵函辞职,并谓项任澜可来,适项任澜于下午派人来物色房屋,则知项之决意就事矣。此事使我安心不少。今M 又接邵鹤亭来电,允就教育系主任事, 不久即来。惟孟宪承来函辞职,似无挽回余地矣。得教育部电,谓浙江协费于给浙省义教经费内扣除,亦一快事。
  中膳后睡一小时。今日较热,午后至89。,三点阵雨,不一刻即止,骄阳又作祟矣。盆中玫瑰有死者。晚张孟闻来。接童培真电,知其并无甚病,谓炜文自愿前往,并无病重电召之说。又得炜文自河池覆车电,故寄一电相询,实际炜文未受伤,所谓庸人自扰而已。
  接刘毒草英、朱其清、童编真、朱骝先函教育部电接邵鹤亭电沈同洽电孟宪承、王季梁、张逸樵、沙学俊函密梅、季梁、沙学俊、陈行政的
  
   晴。晨82°。下午二,点阵雨,即止。
  
  项任澜派毛正禄来觅庭。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吴志尧来。又蔡邦华〔来) .知园艺系蒋芸生可以应聘。接桂林转王毅侠、任叔永函,知子政于剑桥赴旧金山途中在芝加高发神经病,到旧金山后进神经病医院,已有起色, 一候出院后乘轮问国,并嘱派人赴香港去接云云。叔永颇怪目前青年何以如此容易生神经病。但并til"所目击者无非灭绝人道之事,如日本人之横狂轰炸,而尚有汪精卫等汉奸为之作怅,势非逼稍具人心者发狂不可也。
  下午阅李絜非《浙大西迁记》完。其中缺第一部四二页以后又附录13 、14 、15 、1 6 诸页。前自桂林来之新美西公司开宿舍价单,每座三间,每间24' x 40 '共卅方,索价56∞ 元,即每〔方J 190 元,系瓦顶三〈画)( 合〕土竹箴墙,余尚嫌其贵。有博文明日去柳州,云作价日后交来。晚开宜山各界主任联席会议。
  接杭立武函吕蕴明函元成函叔永函王毅侯函赵丸敢函士芳函宾商函韩议~ i涡3寄士芳函教部陈部长电黄仲辰函苏步青电寄童地真函朱其消、李良驭函逸云、蕴明挂号函((浙大西迁记》稿) 宾南、毅侯函
  
   晨雾七点半晴晨80°午9 1°。东南风晚雨
  
  孟闯米,为简家纯事。
  晨五点半起。觉喉中不快,似有伤风。七点至校。接刘寿祥函,知陈蕉愿来此间,寄去聘书由刘寿祥转。又寄王劲夫书,嘱拉李熙谋来校,并告以各教员如联快来校则校车可以至镇南关相接,庶几自沪上来者不致吃苦,将来自浙东来者如人数众,亦势必派车至桂林相接也。寄赵元任函, 告以前电不必复,以余已收到叔永函,知子政确有神经病且已在旧金山进院也。
  校中欲觅一广西本地庶务不可得。去年曾由县党部李君介绍一人不久即离去, 本年又托其介绍久不得人。最近由陈鸿逵之介绍,得县长之侄杨字中愿来, 现任县科长,但县署中愿来者多, 豆相争持,各科长不任其来,故事又停顿。今日由张孟闻介绍县商会会长之子、厦门大学教育系毕业生简家纯君,以助教名义由事务课调用,月薪80 元。因小龙江圈地及建筑等事, 故不得不即用一本地人。中午士楷约黔桂路薛君中膳。午后四点至校。作函与元成。晚晤叶左之、张孟闻, 因起风恐雨乃回。
  接陈宗元函刘寿祥函舒挝;消字函赵元任函X1J寿样函附陈蕉聘书李振吾、在劲夫踊杭立武函雷宾商函韩平夷函何元成函
  
    上午雨下午晴晨79°。午84°。
  
  简家纯来校办事。晚晤胡太太。
  晨五点半起。昨晚大雨, 迄展不止。七点半到校。往文庙阅卷处与张惠谋等谈,知曲江之卷雷同者颇多,成绩亦不佳。宜山、曲艺1:与桂林三处以宜山平均为高,因大多为本校先修班学生也。成绩最佳者有理工组徐宝华484 分、童纪川456 分、余启)1阪422 分,皆已由先修班升人大学而欲转他校或院者。此外, 尚有农组朱守箴412 、郭成珠402 ,而郑佩芝只288 、华景行25 6 ,华以同等学力考恐无希望耳。
  接姚小谷先生函,知其大世兄戊生病故而经济状况困难,拟予以接济一百元之数。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解翼生自泰和来,谓周承溺至沙村后并不常〔去〕垦殖场而反常驻于唐启字之垦务所。谓目前所垦地不过六百亩,而其二百商尚系河南人所开之熟荒。又谓赣湘今年丰收但沙村则因所种者为都阳早稻种,下种须比他种早十天而反迟半个月, 因之秋收极每亩谷子只八九斗至一石半,江西谷贱每石一元半而已。又谓七月间泰和大水,水几平浙大之堤,为近来罕见,故地方人士称道浙大不置云。五点半回。晚膳至合升楼。今日许鉴明新婚后请客,到媒人段君及涂长望、郭春颐、徐世功等。八点回。途遇昭复,谈方慧贞工作事,渠希以女生指导兼教英语。
  接赵九章、叶企孙、姚小谷、姚尚午、黄仲辰、邵鹤亭、钱逸云函毛掌秋、陈允敏寄希文、赵九章、黄仲辰函姚小谷先生、姚尚午及款一百元何洋廉
  
   晨阴下午四点雨晚晴七点半又雨下午六点83°。
  
  今日借涂长望、黄秉维赴英村。
  晨五点半起。六点五十分至校。梁庆椿来,谈陈大慈太太方慧贞应予以位置事。余询炜文在农业经济下半年只能担任一个课程,故女生指导事势不能脱离,故方慧贞决计予以外文系讲师名义矣,与张儒秀同样待遇。
  八点由宣山出发,同行者彬桦与校工达富。至龙江公园合黄秉维及涂长望夫妻, 步行至龙江下涧破口,遇沈婉贞、冯慧、邵瑞贞、姚文琴诸人,留涂太太在此。余等于十点出发至莫村公所,中间曾勘察办公室地点。在莫村公所遇农学院助教张慎勤及成汝基,稍停即返。自莫村公所至下涧液口需时36' 。十二点,余等人水游泳。涂太太以大洋九角购得草鱼二尾,重一斤'二两,即假船夫的费具烹调,昧尚佳,此间鱼肉终觉老,不如江浙一带之嫩鲜耳。至四点出水将回,遇雨。至宜山五点一刻雨止。
  晚见成都退回王尧臣电,示孙念慈,因川大农学院长为王善俭,尧臣其号,人不知也。故下次打电报以称名为是。途遇蔡邦华,告以林汝瑶己抵永康,允乘校车来。据邦华云,薄芝生可来,惟生物化学罗登义则辛树帜坚留不放云。
  接周裁之电林汝瑶也江植棠函(介绍安徽大学农业经济系二年级生邵太炎函)
  
   阴晨79°。下午86°。晚八点气压743 mm
  
  苏联与德结订贸易条约。先修班学生许道辉、一年级学生王政先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七点至校。阅上海出《工程》杂志中有关于以酒精制燃料为煤油代替品一文。因近来金价大涨,汽油、煤油腾贵。去年余等初到时,煤油每箱只八元,现则二十六七元之谱。每箱合新斤32 斤、老斤28 斤之谱。汽油外边市价每gal 至十元左右矣。据云, 纯粹酒精以水与Benzene 与杂酒精制成,创始此法者为Young 氏云。
  壮予来,余告以下年度书籍必得购办。阅桂林区考生成绩,其理工农学生总数达4∞分者极少,只4∞3 号码午406 分,西大转学生;20 17 周泰康428 分,长郡中学毕业;2152 张应春419 分,岳云中学;及2218 彭程莹402 分,明德中学毕业。此外2298 徐勉钊397 分,苏中毕业,即气象班学生。2058 王鸿儒,苏中毕业;2166 周志成,桂林中学; 及2026 许永嘉,重庆职校,均为397 分。中午四。睡一小时余。
  三点又至校。与贺壮予谈小龙江宿舍,决交新美西陈德辉建筑,每座三间约卅方31'x99' ,价四千七百元,以瓦顶蔑墙及三〈画)(合〕土地面,小学房子亦拟交新美西。今日柳州之有成公司派人来,宿舍估价一万余,较新美西贵一倍。晚至刚复处,晤孙振坤、华翼及洪初等。
  接子政寄来Albright Physical Meteorology 书一本陈恒安二函寄雨岩函允敏函逸云函蕴明函又罗宗洛电寄爪l哇巳达维气象台Boenna 函寄陈叔谅、周载之、王季梁电陈恒安函(定下月三日机票) 教育部桂林区学生成绩
  
   晨昙晨79° 745 mm 午后88°。
  
  苏联与德国结互不侵犯条约。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开行政谈话'会及建筑委员会联席会议。议决小龙江第一批工程宿舍七座,每座47∞元,住四十四人,交与挂林新美西建造,预期于七十天造成,即十一月中完工,则十二月初一年级生可以开学。预定在丸月中在各报登一广告,嘱新生于十二月一日前切弗来校。关于实验学校拟先办小学,同时在小龙江建屋,屋好〔后〕兼办中学。教职员住宅决推徐芝纶、吴馥初、孙念慈、孙样治、黄羽仪、涂长望、蔡作屏七人为委员,董理其事。由学校出钱,租与教员。十点散会。得刚复十七号电,知其将赴渝。如此则渠于九月间恐尚不能回校。
  十一点回。膳后睡一小时。三点姚方攘、舒厚信、胡建人来。余借建人及姚过江,至小宜山旁蓝〈静)(能〕村简家,并晤黄羽仪,谈及图书馆之书,书单与箱中所藏者完全不合云云。五点回。过西门外之渡,由小宜山至城内亦须半小时之久也。
  晚阅新美西建筑公司学生宿舍合同。
  接张克忠、吴士选等函叉卫生署医疗防疫队接刚复十七(贵阳)电雷宾南电Pennsylvania大学二百年成立纪念函寄刚复二电雷宾南电王劲央电复本色而凡尼〔宾夕法尼亚〕大学函陈叔谅函
  
   晴晨82°。下午两点9 1° 晚88° 742 mm
  
  报载德俄订立互不侵犯条约。晚师范学院学生宋景贤、吴华耀来。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接唐臣电,约同往重庆,余即复一电,盖渠以为余必乘车往贵阳走也,但余如能得飞机票,拟走桂林,坐飞机至重庆。阅壮予所订包工建筑承包施工规则。阅Albright Physical Meteorology 。此书甚浅近,实一普通气象学也。十点有警报,余即过江至蓝肯定村许鉴明处。据云七月本地称鸭节,家家购鸭食之云。十一点解除警报。回c 十二点中膳。睡一小时。
  三点至校。得《新军日报》消息,谓俄德已订互不侵犯条约。东京路透电谓日本舆论大不满。从此日本将更孤〔立),英、美两国自可于此时再开一远东国际会议,以正义迫日本退让也。五点胡建人来。晚膳后张孟闻来。今日士楷接士芳来函,谓九月间与易绍先结婚, 拟加以铺张云云。使余大不高兴,在此国难时期尚欲铺张,不知是何心肝。父死未葬,有母女不能接济而欲铺张婚事,何其背谬至于如此。
  接茅盾臣电王劲夫、陈士毅、顾钩禧郭一岑退聘画面基泰电罗志希函吴永庚报告寄士芳函易乾初J 函寄邱仲彦电茅}茜臣也张克忠函郑晓沧函陈士毅并附吴永庚《定海沦陷经过》顾钩梅、王劲夫函
  
   晴晨82° 743 mm 午92°。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寄士芳航空函,嘱与易绍先结婚切弗铺张,因渠寄士楷函中有请雨岩证婚加以铺张等语,余告以国难期有干法纪,且二哥死未葬、二嫂在家不能接济,安可以费款以捧一场面耶。
  九点至圈。与阵、豪楚、张左手谋察勘书库,因目前书库黑暗不通风,故书多霉烂,拟在西墙开窗。十一点回。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寄李振吾函,告以学校近况。
  阅C. Nordhoff 、G . M. Hall Pitcairn Islands { 皮特凯恩岛} , Chapman Hall 公司出版。述1787 年S . S. Bounty 帆船由英赴南洋Tahiti 岛采取面包树种子往西印度,以为黑奴之食粮。二年后1789 四月廿八在Tahiti 回国途中,因船主Bligh 凶恶打人,其副手Christian 与Young 起而反抗,将船主及其随从放一小船上,共十九人随波浮沉于大洋上面。Bounty 帆舟则又回Tahiti ,有若干叛变者留此不去,其余尚有丸英人带同十个Tahiti 少女及六个土人复出航寻一小岛,使人无从寻觅。至年底彼等到达Pitcaim 岛,该岛长二哩、广一哩,自海中直起二百尺且有山岭,但大部为平原,在南纬24 0左右, 澳洲之东,南美之四,适居二者之间。彼等于1790 抵岛,但不到十年,十五个男子中只余一人,即Alex Smith ,其余均因横逆而死。至1808始有美国帆船Topaz 至其地取水,船长Folger 始告世人以此荒岛上为Bounty 帆船逃走水手之渊亵也。
  接梅香山回电(知元任巳离去) 叉货阳退回刚复电李振吾、季梁函吕炯电寄基泰工程公司电刚复电(渝) 黄仲辰函士芳航空函李振吾函
  
   晴晨82°。
  
  广播、报载欧洲形势严重,有一触即发之势。社消字来。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借徐世功赴电机室察看新购之发报机,系15 Watt ,连同四管收报机,共价二千元,系购自无线电制造广者。昨得蕴明电, 嘱购一直流收音器,故前往一看此机,只能收25一140 公尺。九点有警报,余即过江至武汉测候所。遇许鉴明、徐勉辛Ij,知浙大之收报机可以收天气图上大部所需要之电报,故若无舶来品,则无线电制造厂所出之机亦勉强可用。据云价目不过六七十元而已。
  十一点半解除警报即回。
  在今日上午余继续阅读Pitcairn Isla叫人读到Mcloy 主张分地,酿白人与印第安人之互相残杀,人欲横流至于如此,可见人性兽性所去几何。再加剧洞奸淫,诚狗蝇不若矣。
  贺壮予又要辞职, 原因又为了要增薪水。近来教职员为了增薪水而辞职巳闹得不成话,最初是徐芝纶,以后居达、毛燕誉、陈遥,继之以孙逢吉,而其他尚有冯言安、夏振锋、朱亮臣等,其中有准有不准,这使人不能不叹目前教育之失败。
  接王承绪' 函张志事在电接张有生函( ffL械系教员)寄张志韩电
  
   晴晨82°。午9°。 739 mm
  
  敌机十四架炸柳州。展七点开陈大葱.ìß悼会。上午九点一刻警报,十一点解除。与新美西建筑公司订合同建筑小龙江宿舍七座,计三万二千九百元, JL月十五动工,七十天完成。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文庙今日开陈大慈追悼会,到教职员学生三百余人。
  由张清领导奏哀乐(歌亦系张制) t 献花圈,读祭文。余演讲十分钟,次郭洽周演讲,梁庆椿报告陈大慈生平事略,最后陈太太方慧贞答辞。八点一刻散。梁庆椿来。又新美西建筑公司来订合同, 给与款一千五百元。今日即派陆子桐与新美西老间同往桂林。余托子桐赴桂林与许应期接洽购无线电收报机,预备寄往重庆。
  又杜清宇往柳州修理灭火机。
  九点一刻有警报。余过江至武汉测候所。十一点警报解除。在此时间余阅Nordhoff & Hal! Pitcairn Jsland (前记作" lslands" J 一书终卷,后部系Alex 所述而船民Folger 记下者。以该岛上最初时水手之野蛮互相残杀如射狼封东, 而十九世纪初诸水手死后只余A lex 一人与十个印第安女子与24 小孩,几和睦如附外桃源。
  此不能不归功于Alex 之晚年服膺耶苏之力也。
  十二点中膳。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钱钟韩、蔡邦华来。六点请宜山士绅于天厨饭店,到李耀东、杨炎巢(政治部队商会会民简可铭、军警督察处处长熊天梦、法院院长张达材、征收局刘信壁、参议会韦参辰、陈清如及壮予、建人等。至九点散。
  接许应期函异于天擎的温敬守、乌名海、黄厦千、郑予政明片希文邮包Marriott 函吴贻芳电结f许应期函教育部局炯电
  
   晨昙78°下午晴
  
  展祭孔子,教师节举行宜山各界会议。晚六点过江。晤京谋,喇余去渝代理校务。
  晨四点三刻即起。五J足半至文庙。以今日孔子诞辰,中央令举行教师节。宜山各界推余为主祭人,祭文由浙大备,而事务方面由庆中主持之。但昨晚威远销举行会议时忽改于今日六点举行,故余与诚忘二人独早到,学生沈衍析等亦不知也。
  至六点一刻始举行,作一极简单之仪式后即继续教师纪念节。仍由余主席, 宣布开会宗旨,振公演说约半小时,七点散。今日到会者有裴邦佐、韦参议长及两镇教师与本校学生约六十人。
  寄迪生函,告以校中拟聘方慧贞外文系讲师。九点回。阅H . Zinsser" Rats,Lice and History" (鼠、虱与历史> ,George Routledge 公司1 937 年出版,述Typhus 斑莎伤寒病菌在历史上影响之大,并及其传染之状况。此病有两种传染方法,普通有疫时则均由人身人头之虱子传染,但无疫时病菌常可留于鼠类身上或鼠蚤上云。
  欧战后191 7一1921 俄国大饥,思Typhus 症三千万人, 死者三百万人。1489一1 490西班牙Granada 之战,西班牙人死于M∞rs 之敌人者只三千人,而死于各种病疫者1 7 ,创沁人。美国南北内战,北方死于病者十八万人,战死者丸万人。Crimea War在1854-1856 俄国人战死者丸万二干,病死者三万七千。英法兵战死者五万八千,病死者六万六千云云。那坡伦于1 812 年率五十万兵攻莫斯科,出发时极少有病, 一人波兰即觉地方穷苦寒冷,不时营养不足,即设立四个医院。至六月间Typhus已发生, 八月间病者八万人, 九月十四人莫斯科,居民卅万多逃走,十五起火,至十月十九那翁离莫斯科只有八万余。病躏疾、伤寒,亦致命伤。十二月八日至Vilua. 只剩二万病兵而已。至18 1 3 年只三千人尚活着。
  接湖南桃源十一队弹药队张宝书函(中文坏极)寄马名海函梅迪生函寄马校中购药洋290 元
  
   晨80° 741 mm 一点半雨三点88°。
  
  日本内阁平沼等辞职,阿部继任。敌机炸宜山。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开建筑委员会及行政谈话会联席会议。因学生宿舍于9九月十五开始建筑,十一月底始竣事,故一年级定在十二月十一开学, 十八上课。
  教职员住宅决定不以租之方式,而以校中借钱各人自造之方式, 三年还清,至多借五百元。九点十分警报,十五分继以〔紧急〕警报,闻敌机六架已至宾阳,余即过江至武汉测候所,为时仅十五分钟。方坐下饮茶一杯未下口,闻机声,未几见六机自东南来,在宜山城上空向西,至西门外抛炸弹。以后分为二队,每队三架,均先环绕至西门,愈抛愈近, 共投弹五次,约七八十枚,自9 :40 至10: 10 。机于10: 10 去,余于10: 1 6 即出发过江,询途人知城中未投弹,标营亦安,乃返家。士楷等方乘四号车回寓。后据迪生报告,谓西门外省立医院左近落五弹,军校汽车间落三弹,均未中,但在河边一弹伤六人云。曾见西门外起火,开烟历时半小时,不知何物也。中膳后睡半小时。雷雨。晚7:3 0 昕伦敦及马尼拉广播,知欧洲时局暂缓。
  Page 1 84{ 鼠、虱与历史趴在中世纪时瑞典Hurdenburg 地方市长之选举,使被选举者坐于桌上,以须放桌面, 中置一虱,此虱爬上何人之须,此人即为市长。英国此时不但穷苦者多虱,即富有亦恬不为怪。Cau Terl ug 教主死时在冬季,穿衣极多,死后身冷,虱即向外爬出。其数之多直若开水之沸之鼎镜,使来治丧者莫不仰天大笑。华盛顿十四岁所写治身格言中有谓:"见人身有虱蚤急捉去之,不使知,如他人捉汝之虱,汝当谢之。"接IFi任澜退聘书函教育部改正题目函陈布雷电刚复贵阳来函寄柳州检消字电
  
   晴午晴晚六点87°。
  
  闯嘉定武、汉大学被炸。今日秤得连衣106 (磅J.去衣103 磅。
  晨五点半起。上午七点至校。寄仲辰一电,又教育部一电。八点十分即有警报。余至对河村,遇波若等。时未发紧急警报,故缓步至武汉测候所略坐数分钟。
  余至蓝能村浙大之贮藏室取所寄存之衣箱以备明日赴桂林。遇陈鸿邃,知渠在此租得-屋,又知彭谦亦住此,以其太太将生产也。九点半见一飞机在宜山城上飞过, 后知系中国机。未几城中起火,后知西~街余寓对门西边一家裁缝铺,因避警报前未将厨房火熄灭,遂遭回禄也。十点解除警报,余等乃回。整理行装。
  至十二点中膳。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贺壮予、胡建人等来谈。又今日上午得丁绪宝大塘来电话,知渠赴龙州提取仪器。晚八点张孟闻、晓峰、洽周、左之等来,渠等以宜山警报众多,故又主张迁黔。余则以迁黔交通困难,事实上所难能,故只能积极进行小龙江建筑。又涂长望来。华昭复、方慧贞来。徐谷摩再来,报告今晚伦敦广播消息,英法与德仍在讲条件,德要波兰走廊与淡泽云云。
  接黄仲辰电丁绪宝电话李良骥函赵真觉函意亮熙函寄黄仲辰电教育部电葱谋函苏叔岳函
  
宜山至桂林    睛。天无片云。下午五点在桂林83°。今
  
  晚月色大佳。
  在途中三次遇警{ 报),在柳州、锥容及荔浦。
  晨五点即起早餐。诚忘与壮于来。未六点即借诚忘乘四号车出发。行约三公里,知遗忘一皮夹,乃折回。第二次出发在6: 10 , 一路甚平静。7:25 过大塘。8 -10离柳州约十公里处,有黔桂铁路职员告余等以柳州有警报,停约一刻钟。8:40 至柳州乐群社时警报方解除。余所访之人项任澜( 202) 及杜清宇(224 ) 均尚未回。
  各留一名片即出发。至柳州渡口又遇警报。在船中见马瑾如,知其赴桂林,遂令坐四号车。9-20 至锥容,遇紧急警报,闻机声,待一小时始得解除。过锥容江已十一点矣。
  一点半至荔浦。在旅宾饭店借马瑾如、诚忘中膳。二点十分将出发, 又遇警报,故今日三次警报。后至挂林,知亦有三次警报,第一次炸贵县、迁江,第二次炸柳州云。余等于四点二十分至将军桥电工器材厂晤许应期,遇勇叔颐,并至对门无线电制造厂晤周维干,询气象所需购之收报机。据云明日可送来,价目需五百五十元,因港币涨,前浙大所购只二千元,现须四千元云。五点余乐群社为马瑾如定一房间后,雷宾雨来晚膳,谈及短期理化教员讲习班已嫌过迟,延至下学期。七点半借雷与章诚忘至锡业管理局宿舍。晤宽甫、陈恒安及施君。余以购飞机票便利即住此间,诚忘住环湖酒店。八点陈隽人来。九点半睡。
  接玉毅候函寄雨岩、陈通伯及刚复电
  
〔桂林〕   晨晴。晨70°,742 mm , 17° m。上午十一点
  
  81 0 。下午四点半920 。晚九点81 0 。
  仲换来,不值。
  晨五点半RIJ起。桂林温度阜晚甚低,远较宜山为凉爽,但中午则极热,且较宜山过之。昨今两日天极佳丽为北风。但昨桂林三次警报,炸柳州之拉铺、凭样、龙州、南宁、贵县,而迁江被炸三次,闻有渡头停车甚多之故。七点至环湖酒〔店〕晤陆子桐、章诚忘。借诚忘至基泰公司晤谢君,不值。乃至正中书局,遇刘寿益及张仲友。据刘云,陈嘉本拟就浙大事,以西大忽改国立,马君武长校,以李运华为教务长, 故陈又改变计划云云。机械系教授乃大感闲难。
  {皆诚忘至"维他命"早餐。餐后至西城路五号科学印刷厂晤汤浩,嘱印侠魂纪念册,据云二三星期后可有。余嘱印连史纸三百份。铜版均已制就。余拟之稿交诫忘,于明日付印。十点回至环湖,经马家巷三号锡业管理处宿舍。十一点半中膳,庄仲文(智焕)亦来。膳后睡二小时。阅默君撰《侠魂小传》及其他纪念文。二姊挽联下联"独伤我战云b. 6 修路阻黔滇"有二字不明, 当作函询之,于校对时加人。〔补记:据二姊九月十八号复信,下联为:"独伤我战云恫忧修路阻黔滇忍携哀涕洗蛮荒"云云。〕五点赴环湖酒店晤陆子桐,不值,至汉口三教咖啡馆晚膳。膳后至乐群社觅萧庆云,不值,回至锡业管理处。未几诫忘来,余将侠纪念册稿交与。徐厚甫来,系今日由重庆与萧庆云同乘机来者c 据云昨晚敌机炸渝郊外,自十点警报, (至〕晨三点始解除云。宽甫与仲揆均劝余乘此次赴川之便即与允敏结婚,余颇以时间匆促为虑。九点睡。月色大佳。
  寄皇宫定安、希文、张荩谋、外婆
  
〔桂林一重庆〕    上午四点桂林72°。十一点重庆90°。上
  
  清寺气压(220 公尺)733 。
  欧战第一声,德军三路攻波兰。晚月色下有警报,九点三刻开始, 一点左右紧急警报, 二点解除。炸重庆广阳坝及梁山、万县。余与毅侯、紫阳在聚兴村十二号防空洞。
  晨三点即起。昨晚餐以饮咖啡,故人晚不能眠,九点上床至十二点始睡去。诚忘、子桐于三点半来,由钝业管理〔处〕仆人烧牛奶饮之。3.40 乘四号车至环湖北路欧亚航空公司,则门尚未开,乘客无一来者,始知陈恒安劝余早来之过虑。五点左右乘客始先后到。余因为气象所购一直流收报机,故行李超出应有15 kg 之重量凡14 公斤,以三元-公斤须付四十二。余仅磅得48 公斤,即加14 公斤亦只62公斤。而人重者如侯家源,称270 磅即120 公斤,但亦不算。此亦可称不平矣。五点半到南门外约八公里机场,所乘机名哈密,司机中国人,乘客坐满, 有小孩四五、女客三四人,机甚安静惟声浪稍大,椅位不及中航机Douglas 之新,而玻璃等亦欠拭净。-路所见如下表:时间6:066: 146 ,216:366 ,477.107 ,257:368:06高度(m)1701 J ∞18∞23∞27∞28∞29∞2织)()28∞天气起飞c1ear向NW向NW谷中有雾, 沿途均山元林觉冷目光渐热见公路甚宽, 疑贵州黄平左近山高度约16∞ m ,见公路在峨岩上西北方St. cu见公路地面开垦者较多时间8 ,168,268 ,358 ,42高度( m )28∞27∞24∞2α)()天气山上多梯田有Cu 云公路疑滔潭歪风岗之路,地稍平下有高山约l 仅)()m山渐低, 小回增多:46 16∞ 天晴8:56 11∞ 见长江:05 180 到猾湖坝机场(续表)高度均系Fuess (No. 1 22557 ) 气压表所测。抵机场后以余带有证函,故收报机不发生困难。乘船过渡时遇资源委员会杜殿英,系来送客者,亦乘其车至上清寺廉兴村八号,由仆人陈锦洪招待件:叔永房。么振声、樊翰带来,知子政已到北暗。在雨岩家中膳,遇梅儿、硕德、硕美等, 知雨岩又获一雄矣。十二点回。遇毅侯。睡一小时。下午五点至特园康庄一号王君韧寓,遇次仲及藏启芳。
  写于宣山电( 广西直山浙江大学:屁抵渝) 浙东浙大电
  
〔重庆〕   睛晨82°。午9 1°。晚九点87°。
  
  朱习生(熙亮)来。
  晨六点半起。因昨晚避警报至二点始解除,故睡眠实不足。晨八点半雨岩来,谈及二姊。余谓在昆明元一亲信之仆人,而儿女幼小须照顾,故以丁炜文前往同住,为之做秘书职务最相宜,但渠二人均有脾气不能相合耳。
  十点至玉川别业晤杭立武,谈M aπiott 问题。M 已辞职,余提汪胡椒为水利讲座教席,月薪五百元。杭以月薪最高数只四百,馀一百元,余允由校贴。又渠主张以讲席费贴补,请蔡乐生为心理教授。关于建筑十二万元,杭以原为永久性质,故如用于广西,只允以三分之一,而其余三分二为设备。余则主张三分二建筑,因广西可办分校,故亦可作永久性也。
  第七届留美公费生中考取者清华六人,中央五人,浙大、交大、北大、光华均二人,协和、燕大、金大各一人。浙大二人均化工系,一为姚玉林, 一为张禄经。地理二人, 一为李春芬,中大,一为罗开富,中山大学。
  在英庚委员会遇徐志萝老同学。渠自粤汉路脱离即来此,欲以陈裕光之妹陈竹君( Mary Chen , graduate of Oberlin ) 介绍于余,年约40 左右。回至枣子岚擅晤六弟不值,遂囚。在院中膳后睡一小时。洗浴。四点至牛角沱资源委员会晤翁咏宽,谈一小时。论及时局,咏宽谓德俄不侵犯条约结定后,英已拉拢日本, 上海海关巳收新华银行伪币, 不收国币, 于我国经济一大打击。对于经济方面颇为悲观。五点半至牛角沱生生花园中央研究院办事处。六点至雨岩寓。梅足上湿气未愈。与雨岩谈及九弟在行政院之受人莫落多由自取。七点半回。
  接徐志、萝函(介绍陈竹君) 陈裕康E.E. 电机工程师又曾心铭E. E. (八步平桂煤矿局转)寄吴馥初电王季梁电张主事谋函
  
〔重庆〕   晴。晨8 1°。午92°。下午五点半91°,735mm,
  
  250 公尺。
  报载德军不退出波兰,英法决宣战。
  晨六点半起。八点何元晋来,谈渠赴峨眉之经过。据云,自重庆乘轮至嘉定上水须三四天,水小则须六天。自嘉定至峨眉八十里,乘滑竿一天可到。峨眉全山风景以龙门洞为最佳。报国寺离峨眉尚十五里,可宿。又谓顾侠现在嘉定主持测候所,其地可下榻。千佛顶亦有测候所。自万佛顶下有小道,风景极佳。在千佛顶非加重袭棉衣不可,且风大不可当。渠下山至峨眉县正值上月十丸,敌机大炸嘉定,在峨眉亦投弹。嘉定房子烧去三分二。在竹根滩遇陈源方自叙府回家,尚不知其家中安全与否也。嘉定有石佛井有苏东坡读书处,测候所即在此云。
  十点至求精中学,晤金陵魏学仁、杨简初。据魏云,此间美国人常有款汇至中国,故欲得外汇或沪汇颇方便云。又晤图书馆专科学校沈祖荣, 嘱物色圈管理员。
  十一点一刻至教育部,部中各司均移青木关。十一点三刻陈立夫来, 与谈浙大建筑事。渠以为即可进行,不必待图样之核准也。关于邵鹤亭来浙大,渠颇不肯放走,此事须邵鹤亭自定之。
  十二点三刻回。一点半睡一小时。下午热极。此间远较桂林、宜山为热而不舒服,街上尘土飞扬, 易于伤风。五点六弟来。六点借至生生花园晚膳。八点回。
  十点一刻有警报,人防空' 壤, 至三点、一刻始解除,在壤中四小时余。遇蒋慰堂,知其父亲于上月在映石去世。敌机炸重庆三次,系化龙桥、小龙坎等地。一弹落军令部防空壤,裕丰纱厂散'焚云。
  接丁炜文函寄允敏、二姊函童培真转丁炜文函又附虞振镛介绍函
  
〔重庆〕   晴晨的。午后91°。晚五点半90°。
  
  晨晤〔朱骝先〕。晚刚复来〔咆〕。
  晨六点半起。只睡三小时,因房朝东南,有太阳,故不能安睡。八点至中央党部晤朱骝先,渠对于战事以为中日事情须与欧战一同解决,并以为俄国最后仍当加人英法方面。但余意则以为中日事件因日本既未参加〔欧战),不能与欧战并为一谈。关于浙大在宜山建筑,渠以为不必费大钱。余请其于下星期英庚款会议提出将前会中允拨补助费廿六七八三年度合共十二万即作为小龙江建筑之用。谈约半小时即出。至美专校街一号布雷处,谈及三民主义青年团问题,渠〈请> (谓〕最近蒋先生曾两次向团员讲话,以为要青年人团,在质不在量,且此项组织又非秘密团体而为公开的。余谓目前国家对于大学教育方针须要确定,不能徘徊于统制与自由二者之间, 三民主义青年团组织以后使学生分为团员与非团员,实非得计云云。
  十二点至雨岩处中膳。遇胡珊,知璜病盲肠炎已进宽仁医院。回。睡一小时。
  作函数通。刚复自北暗〔电J.知其于廿三至重庆云。
  接刚复电叔谅电寄荩谋函士楷函诚忘函振公函杭立武函
  
〔重庆〕   昙晨83° 午88°。
  
  晨晤周枚荪、周鲤生,又孟和、件'辰来。屁何元晋来。黄厦千来。
  晨六点起。八点半至城内青年会26 号晤刚复。九点馀借刚复至油寺街四号参政会晤周枚荷、及周鲤生,知武大上月十九被炸,死学生六人。出至关庙街购衬衣,遂借刚复凹,在院中遇陶孟和及黄仲辰。余颇怪黄仲辰之乘飞机来渝,因上次渠曾以飞机来往,费所中六百元之费用也,并怪其两年来无成绩。约仲辰在院中中膳。
  膳后睡一小时。五点至川东师范教育部晤张延休(梓铭) ,谈及彭百J J I 。据云彭尚在犹豫,因渠尚不愿放弃贵阳教部服务团事也。五点半回。今晨何元晋来,谓已约孙金华(机械工程司)于下午六七点来。待至七点未至,借毅侯至牛角沱比国公使馆后面朱骝先宅晚膳,到孟和、鲤生、端升、毅候、杨振声、周枚苟、及安徽第八国立中学邵君等。骝先兴致极豪,押拳饮酒,杨振声于二者均擅长,毅侯不发拳,但饮酒甚多,结果毅侯、鲤生〈极)(皆〕大醉,今甫亦有醉意矣。至十点三刻始散。
  前在宜山见严武《军城早秋》诗"昨夜秋风人汉关,朔云边月满西山,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颇美其气概之壮。今(甘八日)在叔永处见《杜诗镜锤~ ,杜工部和严郑公《军城早秋》诗云:"秋风崩塌动高艇,玉帐分弓射虏营,已收滴博云间戍,欲夺莲婆雪外城。"诗似不及严佳。
  接叔永函
  
从重庆经青木关至北碚    暗晨80°
  
  晨五点半起。六点半别毅侯至两路口重庆公路局车站,时仲辰已先在车上,研究院阵、德洪为余购票至青水关,票价三元)角。七点车开。车上遇教育〔部〕会计主任郭君及李德毅。九点半车至青木关。途中在化龙桥、小龙坎一带可见三日晚间敌机炸轰之余烬也。抵青木关,由教部会计郭君(良俊)陪同至教育部,晤吴士选、顾一樵等。邵鹤亭部中不能放走,故教育哲学须另觅人。经费问题晤章司长,据云八月份经费及本年一月份之追加数目2818 元,浙省欠款三万二千余元,师范生贷金二万五千元及史地教育工作三万元,均已先后寄去。所谓史地教育工作乃晓峰所拟制地图标本之用;师范生贷金所以补师范学院经费之不足; 部中扣发浙江省协款,计二十七年一月起共十万元。五千,在义教费项下扣除,但中央拨浙省之义教费每月亦只一万元而已。
  →点借吴士选、马继援、黄龙先及邵鹤亭,借至市中青阳春中膳。遇普通教育司戴应观,知大夏与复旦虽未改国立,但各得教育部补助,复旦年卅万,大夏二十余万。因教育部有款多须缴国库,故特慷慨也。据吴士选云,该款系补助性质,不能用诸于建筑费,故作为贷金之钱则甚多云云。三点别吴士选。三点半由马、邵二君送至车上,乘公路车至北暗。三点半开,四点半到,即有子政及仲辰在此相接。子政无异状,但比前寡言笑而已。乘滑竿至张家沱气象所,离车站二公里。晤蕴明、楚白、陈士毅、曾树荣、钱逸云、宝壁、温甫等。所租屋共三幢, 一为办公室,一为男职员, 一为女职员宿舍,月租合二百元之谱。九点半洗浴。睡。
  接二姊函希文二函
  
北碚   阴晨78°午88°。晚间有雷雨
  
  上午王仲济来。
  晨六点起。作函与荩谋、希文、二姊等。中午乘滑竿至北暗市松鹤园中膳,到北暗区长卢子英及西部科学院李乐元、王仲济、钱雨农及宝楚、楚白、温甫、子政、仲辰、蕴明诸人。据李云,西部科学院原分理化、地质、生物、农林四部,现后二部巳缩小范围。每年经费由民生公司等津贴约二三万元,省府津贴亦二三万元,但不甚可靠。民生公司每年以3,X%之赢利补助文化教育事业。据卢云,大明电厂机器64马力,但尚不足以供纱广之用,故气象台需日电,非经特别交涉不可。
  二点半借雨农、仲济至〈西部科学院)(中央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遇陈世骥、邓叔群诸人。三点半借蕴明、仲济及刁君往三里外之彭家园子,动植物研究所在此另起建筑。五点回。晚膳后借宝望赴张家沱左近之山巅,可以) 览此间地形。北暗为巴县、璧山、江津、合川诸县交界处,向来土匪特多,故另设特区,地临嘉陵江,有沥痹峡、温泉峡、观音峡三峡,又称小三峡云。
  接刘重熙函寄去n某、希文、二姊
  
〔北碚〕   昙。晨77°。晚84°。中午雨数点,即睛。
  
  浙大化工四〔年级〕学生俞锡商在宜山病残。孙以骋(梦超)来。
  晨六点起。作函数通。雨岩之侄婿孙以桦(梦超)来,为其子(孙自全)前在东京工专肆业,战事起后转人重庆大学电机系一年级,因伪造证明文件被开除。余为作一函介绍与魏学仁, 嘱进金陵大学。
  八点半借蕴明乘滑竿出发赴绪云山。此处高出张家沱四五百公尺之谐。十点馀抵绪云寺,由知客止安招待。未几汉藏教理学院教务主任法航来。渠因约蕴明赴该院教气象,故招待甚殷,并欢迎气象所移香炉峰上。略进茶后即徒步上狮子峰,并至香炉峰。此处商出张家沱约六百公尺, 步行0),不觉热。香炉峰上原有青云寨寨址,已废。但其地既在山巅,只可作为台址,为观测之用,办公必须在山下。自北暗至北温泉之马路正在建筑,据云年底可竣事。自温泉至绪云山马路局部己筑成,但坡度太陡。法航又劝余等至石华寺一观。该处原定尼姑班宿舍,后因战事起,院中不收女生,现则作客旅矣。一点回至绪云寺中膳,代理院长法尊亦来, 院长太虚则在昆明云。太虚本浙江崇德人,原姓吕,年51 。法尊曾留西藏十年,故常着藏服或缅服,著有《现代西藏》、《我去过的西藏》等书。膳后借法肪至石华寺,在绪云寺西三里。陈布雷眷属亦寓此。交通不便,竹林甚多,但不适于所中。三点半别止宏、法航, 乘滑竿回至北温泉,取另道下。晤阵、次仲夫妇。五点别次仲。因寓巳六点半。
  接陈一得函寄吴士选、六弟函魏学仁函
  
〔北碚〕   晴晨76° 午94°。
  
  展倪志越来。下午王仲济来。
  晨六点半起。早餐后士俊来,知士芳已于前日到北暗,位上坝中央农业实验所士俊处两晚。昨回合江,并未向士俊借款为婚娶之用。士俊谓在川中养蚕, 每年可出五次,现在正忙秋蚕,以后尚有一次。郁芬新获一雄,现有四女一男,与士楷四男一女正相反也。此间生活程度较前已高,白米每石八九元,肉每斤三角,鸡子每元卅个, 一切尚比宜山为廉。昆明则更贵,白米每担三卡二三元, 猪油每斤二元,猪肉每斤一元二角。仲辰等包伙食每月卅元,而学生伙食亦需十七八元云。倪志超借一蒋君来。
  下午睡一小时。房中热极, 达九十四,宜山所未有也。据云此间今日有风,尚算不恶。昨在绪云山则较凉爽。仲济来。四点半召集宝壁、楚白、蕴明、子政谈话,仲辰后到。决定高空气球照常施放, Radio Sounds 无线电探空仪由仲辰在昆明施放,图书馆书籍只复本可借出至外间,印刷须经所长审查, (集刊)工作重新支配等诸问题。余询逸云以于政回国后神经上有否异状。据云于睡后初醒时曾疑隔壁有人讲话以为鼠'谋害,可知其神经尚未全清,但其余则无异状。余谓是犹-根电线不明而其余元恙也,昔次由亦如此云云。八点洗浴。
  接九弟函黄厦千函寄陈一得、九弟、子竟(仲辰带去)、海关Coast Inspector 函
  
〔北碚一重庆〕    晴晨北碚73°。晚六点重庆86°
  
  晨五点半起。七点别蕴明、仲辰、子政、逸云等,借丁振祥赴北暗轮埠。原定七点开到埠,知票巳购尽,乃由丁振祥送至公路车站。途经北暗场车于七点半开,直开重庆。在车上遇一高工土木系学生詹敏,现在中国无线电公司任事。十一点廿分抵上清寺,即至研究院,并至雨岩处中膳,知梅与珊尚未赴北暗。余得咏霓函,知已与张伯苓、喻传鉴说妥,嘱梅于十六日再去考试。又遇厉德寅、硕德、美、安、健等及前五姊〔似指蒋作宾之续弦〕所介绍之李女士。李习看护,曾在上海办医院,人似甚干练,年约卅一二岁,借乏女子柔善态度。
  一点半回。睡一小时。叔永借马君武来。咏霓来。谈及地理研究所,咏霓谓英庚款有意于此,但拟以黄海平主持其事云云。与叔永谈所中事,据谓已电蔡先生,下次院中基金保管委员会开会时拟提出化学研究所、气象研究所各三万元,气象〔所〕为建筑及购发电机之用。时间定在本月廿五号。六点借叔永、毅侯赴生生花园晚餐。八点半固。余至交通部宿舍剃头。十点回。
  〔补记:北暗与重庆虽相隔甚逝而气候不同。昨午在北踏940 ,今晨72。,今午后在重庆860 ,十一〔日〕晨800 ,大抵以北暗近山故也。据张宝堃与杨鉴初二人于本年十一月甘八日同时所测结果,绪云寺双柏精舍比张家沱气象所水银气压表相差47.33 爬。中午十二点一为745.04 , 一为697.56 0 )接陈叔谅长电蕴明、振公、次仲、启事谋函士芳明片咏霓二函士楷函
  
〔重庆一嘉定〕    睛。晨80°。晚嘉定84°。天睛,下午只 有F. cu 而己,黄昏天边有英状云。
  今日间行赴叙府者纸厂厂长钱子宁。在中航公司释得109 磅。上午十点警报,十二点解除。
  晨六点起。别叔永后,作函与蕴明、士选、梓铭等等,并电邀艾伟为师范学院院长,嘱彭百川速去桂办事。布置就绪后,方拟出发赴机场则有警报。十点人防空洞,至十二点始出。遇李毅士,渠身体不佳,今日又患寒热,走数里来逃警报殊不相宜也。在院中膳。遇郑曼青及其姑张红薇之丈夫,现在院中为文牍,年己七十四矣,系前清举人云。膳后至雨岩处,将士芳来函交与一阅。又交梅介绍喻传鉴函,胡珊、刚复函,并胡太太带来金鸡那霜一包。
  时间3 ,103 .203 .343,504.044 dO4.364 ,404 ,505,055.235.335 ,586 ,12地点重庆水面c1ear above江津合江见泸州起火泸州在水面上泸州起飞江安叙府水面叙府起飞绩为嘉定水面高度3∞ m6∞ mlα)()ml 侃。
  380 m850 m9∞ m440 m1α)()m12∞ m5∞据雨岩云,今日炸泸州,飞机自泸州嘉定来,则今日无飞嘉定之希望矣。一点半打电话至航空公司,知飞机已抵珊珊坝,即雇轿夫至飞机场。二点启行,二点半即到机场。盖机上不设无线电,故早晨来时离泸州后不知川境有敌机,至珊珊坝始知之,乃避匿他处,一点始田。由重庆至泸州需60' ,约一百八十公里;泸州至叙府29分,约90 公里(水路六六二里) ;叙府至嘉定49 分,经150公里(二四八里) 。合为420 公里。飞机已取直线( 三四0 华里) ,舟行不止此数,约六百公里( 一千一百五十二华里) , 一说一0 四0 里。嘉定水面高出叙府60 公尺,泸州1 20 公尺,重庆2∞公尺,回途为65 、110 及1 50 公尺。
  中航机Dragon 赴嘉定c 泸为沱人江处,叙府为自民人江处,嘉定为大渡河入眠处,均成三角形。日人所炸均在三角州尖。
  寄艾险舟电彭百川电陈叔谅电蕴明、予政、雨岩、喻传鉴、张梓铭、士选、土楷、振公士芳函 又洋一百元詹敏转胡光腐函
〔嘉定〕   晨睛晚雨晨78° 72° mm 46° m 晚84°。
  
  九点雨昨晚抵埠后即取行李由中航公司船〈迫)(泊〕至码头,即遇通伯在码头相迎,乃相借至嘉定饭店,住二号房。七点借迪伯至其寓,在嘉乐门外半边街57 号,遇其妹允敏并其幼弟。晚膳后八点半回。昨机过泸州已四点半,泸州尚在大火中,有五六处延烧。余逆料火熄时三分之一将成灰烬。及六点馀至嘉定,则全城三分之二已成废墟,盖上月十九所炸也。途中所见自重庆至泸、叙虽有丘陵起伏,但尚平坦,田芜均至山顶。叙府以西,山陵较多,人口亦稀矣。在叙府金沙江与由民江会合处,一红一青,判然不同。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县街上海五芳斋早餐,回。八点半通伯来,即借至文庙。
  途经嘉州公园,花木颇佳,且有茶馆多家。中山堂中一弹,屋全毁。闻武大一教员荤妻子在此稍息,闻飞机声始又走,夫妻得免,其子受弹片死。又闻张镜澄之妾亦遭难,钟兴厚及杨端六之母均由火中背出。嘉定文庙远较宜山为大,现武大总办公厅及文法两院办公室、图书馆均在此。大成殿为图书馆,极宽敞。主任皮君云,武大有西文书三万册、中文书七万册,均携出,但最重要之丸十箱系西文旧杂志,因船沉致潮湿,损失甚大。晤王星拱,以病住城外,由法学院院长刘南眩(秉麟)代拆代行。知定本月廿五开课。次至叶阱寓。叶,化学系主任,曾在中央研究院任事,温州人。在其寓可见乌尤、大佛二寺(凌云山大佛寺.唐海通造,商三十六丈,视之仅如百尺许) ,并隐约望见峨眉山。借叶麟至西门李公祠理学院。化学方面有机、无机、定量、燃料、药品各有一室, 在物理,方面,遇马思亮、刘云山。未儿警报来,借马至其寓。同居者为前南开学生吴大任,大献之弟也,其夫人即陈衡哲之妹。又遇生物高尚荫及政治教员刘君秉麟。
  十一点警报解除。通伯来,借至其寓中膳。拜见其七十四老母,现住乡下,于今日迎至城中。膳后桂质廷来。二点借幼弟序叔雇船至对江嘉陵,为大渡河与由民江汇合处,前者水急而后者缓。眠〈山〉江为大被河水所阻横流。在乌尤寺尔雅楼之复性书院晤马一浮,知林主席昨过此,熊十力上月十九几被炸伤一腿。出至凌云寺即大佛寺,在东坡楼测候所遇顾侠。水银气压表坏。六点回。遇仲襄。
  
  
在嘉定赴五通桥   晨阴。晨78°。晚丸点72°。中午在五
  
  通桥雨数分钟。晚阴。子夜雨。嘉定九月间水果有桂圆, 较宜山为小,梨大尚佳,但非本地产。黄果树(即榕)到处有之。
  刘雨骸(梁麟)来。张纲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五芳斋早餐,回则序叔与允敏已先在,遂借至船码头雇一舟赴五通桥。自嘉定至五通桥顺流而下,凡四十里。九点十五分出发, 十点四十分即至竹根滩。自叙府来之轮船于水小时即停竹根滩,水大时则可至观音滩,在五通桥上游二十里。由竹根滩徒步经大街过一溪,至五通桥黄海化工研究社晤孙颖}I I.并遇傅尔放、张克忠等。据云,永利碱厂不久又将在五通桥开办,资本五百万元,以傅为厂〔长〕。侯德榜现在N. Y. 纽约,不日回国。政府借三千万元办硫酸厂云。
  在黄海研究所之宿舍中膳。膳后由颖川指导参观。其研究室特点在于能物物事事自己利用国货制造,破璃管等亦在嘉定附近制。研究最著成效者为由五桔子中以Mold 霉菌及Yeast 酵母提没食子酸Gallic Acid ,以制造染料、代腆酒等消毒品、墨水、照相药品等。按五桔子系盐肤木树之虫瘤云。
  三点半由五通桥乘黄包车三辆,回至嘉定对江。时微雨,天气骤凉,幸途中序叔借得衣服分穿。六点半始至披头,得船过江。上岸后,余与允敏徒步回至半边街57 号。谈及婚事,允敏虽不坚拒,但深疑吾二人相知不久、不能相处为虑。余则以为吾二人性情并无不合之处。在允敏家晚膳。九点回。自五通桥至嘉定公路十八公里,中须经一大镇名为牛花溪。
  由民江亦称府河,由乐山上驶337 华里即至成都, 下水二天可到,上水一周至成都望江楼唐校书薛涛故里云。大搜?可甚急,东坡《初发嘉州》诗有"奔腾过佛脚,旷荡造平)11" ,可以形容铜河水势之急也。
  
  
在嘉定    阴。晨70°。午气压726,高度39°,与初来差10
  
  mm 。晚73 0 。九点725 。
  展张纲来。电稿"广西宜山浙江大学张葱谋兄:庚电悉,前月敬日函振吾巳允设备三万,可聘李相助教授,弟养返渝。帧删"晨六点起。七点半早餐,在五芳斋。至高西门外晤钟仲襄,知昨晚曾遣助教张品三来寓等候,直至八点始回。时仲襄不在寓,其兄云云。囚途遇仲襄。十点半回。作函与惠谋及泸州吴钦烈。中午在嘉定饭店中膳。膳后至东门,见一片焦土,在城调上极目瓦砾之场。嘉定如此,泸州亦如此。日人惨无人道,以飞机轰炸不设防城市。异日如再有东京之大地震,世界人将元一人能同情于倭奴矣。由铜河街至公回回。睡一小时余。钟季襄来,谈片刻。余即至半边街57 号通伯寓,知其母亲已赴乡间,由允敏送去。余询通伯关于婚事之意见。据云允敏迄未表示,但亦不拒绝,但据余个人推断当可能就,因余屡次邀同游,渠均允同往也。
  接毅侯转来函电,知李振吾以无设备费不肯就工学院院长事,同时毛燕誉亦来电辞职,电机系亦大乏人矣,烦恼之至。故与通伯拟定于廿二号乘飞机回渝,即赴峨眉来回只一星期时间也。六点半至仲襄处晚膳,遇张纲及生物系张君,谈至八点半回。嘉定城以玉堂街为最热闹,炸后则一片瓦砾,而旧有电灯,现则电杆尽成焦木矣。人家多用菜油等, 一如余儿时所见者。城中走路均用火把, 已恢复古代现象矣。
  寄吴钦烈函张荩谋函
  
〔嘉定一峨眉〕   晨雨。午后阴。晨72°。午后至峨眉
  
  68 0 。高度晨400 m ,午后460 m 。
  囱嘉定至峨眉行八十里,实只六十里而已。同往者通伯、允敏及武汉大学植物系助教张纲。午敌机又炸宜山,文庙后落弹。
  晨六点起。七点至市中早餐,时各吃食店如紫阳湖、五芳斋虽开门而尚无食物,故遂在街上进一碗酒酿与三鸡蛋。七点半凹,则序叔已先在。至八点五十分允敏及通伯来,遂乘滑竿出发,每顶至峨眉价六元,普通只三四元而已。因川大学生去峨眉者多,故骤贵。在仲襄处略停,约张品三同往。十点二十分过草鞋峡,即俗称张献忠见大草鞋而回头处,因之峨眉得以保全。此处为青水河( 青衣江)与大渡河将会合处,离嘉定十二里。又六里至塘坊则为峨眉河,水较缓而小。又十二里至苏稽镇,适值市集,乡村来者达万人。陈其可在此相候已两天矣。十一点馀到,即至其寓中膳。渠有五小孩及母亲与妻子,购有《嘉定县志》一部,民十三年辑,欲以相赠。据其可云,抚五与鲤生、端六及通伯不睦,而与通伯尤甚,文学院教员亦有不满于通伯者。在历史系多系清华毕业生,故其可不安于位,欲他调。
  二点由苏稽镇出发。余徒步行一小时,沿途因进香者多,故均系大道,平坦易行,元山谷崎岖之弊。四点馀过正子场,离峨眉20 里、苏稽卅里。六点至峨眉城,时天已渐弈,不见阳光。大峨顶在雾中,初见不甚伟大。至中正门外胀行社峨山招待所三号宿。据武汉大学学生留此者报告,谓二日前有强盗五六人于深夜破门抢一孀妇,因其藏有金铺十二两并其他贵重物品。抢后扬长而去。适中委丁届五亦住该处,因以报县。县府即于晨间八点接信后派兵搜查,已得嫌疑犯二人,盖疑有内线也。晚十点睡。至一点半闻喊救命声,疑起火,后知系有贼爬窗云。
  寄去享i某电毅侯函
  
〔峨眉山〕   晨阴。下午阴。晨66°,722 mm,45° m o 下
  
  午五点洪椿坪66 0 , 960 m o 阴。
  晨8 :50 由d晓山招待所出发,取小道上山。初沿马路,遇川大教员郑衍芬,前东大物理系毕业生,已数年不相见矣。知其住保宁寺,即川大理学院所在也。9.30至圣积寺,门外有大黄葛树(榕树)二株, 圣迹有一钟重万余斤,圣寺晚钟称为峨山十景之一也。寺内古迹有老宝楼,楼额乃宋魏了翁书"峨峰真境"四字。余与张纲徒步往,而阵、通伯昆仲则坐轿。以时间匆促未及观老宝楼。寺内又有华严铜塔,系永川万华轩制。由此余与张纲等一行至黄湾,遇川大教员邓膏功、李哲生,文学院院长向楚,法学院院长曾天如。再前行即为龙门洞,乃为一两岸耸立之润,其石层均直立,有一处水自洞中出,分为七八支流,变为瀑布流入河中。惜瀑布均甚短耳。
  再下有一铁束桥,通伯为拍一照。十二点至五显亭稍停。一点至清音阁。是处亦为一涧,即黑龙江之峡,上驾以桥,以水声清越得名。在此中膳,遇物理教员严君。
  2.50 余等由清音阁出发,至牛心石一转,未至黑龙江棋道。自峨眉至此沿路均有臼蜡树、冬青类及槌树,其木材可制软木塞,五椅子树即盐肤树亦有之。4.20 过三道桥。五点至洪椿坪,余等即在此住宿。今日天气虽阴,但不雨, 徒步上山甚佳。
  时间8.509.3010 ,2011 .101 2.∞地点招待所圣积寺黄湾龙门洞五显亭清音阁高度550 m ( 原稿为红字〕540 ( 原稿为红字〕590 ( 原稿为红字〕{630 〔原稿为红字〕林主席不久曾住洪椿坪,传说此地有大椿二株得名,但现已无椿,惟有大四五抱之楠木及白果等树而已。八点睡。余与通伯、张纲占一房,允敏占一房。
  红字数目系照峨眉县所牌示数。
  圣积寺有老宝楼,额题"峨峰真境"四字, 为宋魏了翁书。
  楼上悬八卦铜钟,明代铸,高丸尺,径八尺, 重二万五千斤。门前有大黄葛树二,其一围为五十四叹十〈叹> (时),一为五十叹。大殿有铜铸普贤像,像前有铜塔。
  15 ,5016:2017 ,∞牛心寺三道桥制Om8∞ m洪椿坪9∞ m
  
〔峨眉山〕    上午阴。下午雨。上午洪椿坪62°,高度
  
  980 。下午55 。,高度19∞ 。
  晨六点起。八点出发。通伯、允敏坐滑竿,余与张纲( 品三)徒步,尚有一滑竿一背夫负荷杂物。洪椿晓雨为峨眉十景之一。余等行时雨已止, 但满天阴黯而已,温度620 ,但寺中尚多蚊蝴,至洗象池则无之。沿路有自小花,据张谓系茅草科植物,时间8.∞10 :∞13 ,4014 ,0614 ,5415 ,301 6.∞地点洪椿晓雨99 倒拐上九老洞仙峰寺长寿桥遇仙寺莲花石再歇亭洗象池高度980 m1325 m15901440157016ω179019∞ m此外尚有凤仙花类之白、红、黄三色。花亦多,有时满山皆是。
  今日终日行云雾中, 不能拍照。
  中午至九老洞下雨, 迄晚不止。
  九老洞老和尚名起然。据云山上猴子惟九老洞、遇仙寺及洗象池三处为多。据下山人云,今晨尚有猴四五十在洗象池,于十点方去云。十点馀即至九老洞,稍歇即赴洞,洞在山下二里外,内人黑暗,约三百步有财神赵公明像。自洪椿坪至九老洞称卅里,九老洞至遇仙寺十五里,遇仙寺至洗象池十里,但其数目均嫌大。晚息洗象池寺,比九老洞为小。九老洞之蔬菜称山中第一,地点即较开敞,比洪椿坪及洗象池为佳, 惟九老洞不能吃荤食。九老洞有拱桐,为陈焕铺所发见, 花于春季始开,称为峨眉之特产。
  臼今日天气阴沉,余等在九老洞中膳,时有阵雨,但至一点余等出发雨即停,故余与张品三走路上山尚无困难也。下午四点至洗象池寺,比洪椿坪为小。余等鞋袜均湿,温度渐低,须穿所有带来之衣服,房中烤炭火始得热也。今晨在九老洞相近遇兵士押犯人男妇十三人过路下山,乃阴历初)抢万年寺之罪犯也。以丁超五翌晨函峨眉县长,兵即来捉,故得破案如此之速。晚八点馀即睡。余与通伯居一室,允敏、张品三各占→室。人晚又雨。
  在莲花石对面有弓背山,种黄莲甚( ),允敏摘-心给予尝之,苦极。
  
  
〔峨眉山〕   晨雨。中午阴。下午阴。晨50°。高度洗象
  
  池1910 m 。晚44 0 。千佛顶538 [ mm) 2820( (地理学报> ,余计算高度为3093)今日值"丸一八"之八周纪念。于峨眉山之千佛顶与允敏定惰。
  晨六点半起。至七点又雨,以为今日元上山希望,但至八点雨又渐止。8:50借张品三徒步上111 ,允敏与通伯则各坐滑竿。在大乘寺遇雨。10:40 至雷洞坪,武大采标本之孙祥钟君即在此处,并遇武大英文教员李纳George Rainero 孙君示余等以冷杉之果,灰蓝色,长二寸半,圆径一寸,外间所罕见也。在此中膳。12 :∞出发,时天已渐雾,时见阳光,余等游兴为之一振。12:30 过接引殿。丸老洞以上植物与山下稍异,普通杉为冷杉所代,而茅草科之小臼花亦不时间8:509 :3610 ,10;::2}地点洗1J.池出发大乘寺遇商经阎王坡至白云寺雷洞坪接引殿天气转佳大子坪经七里坟达太子坪见。14:08 至卧云寺,已近极巅。13 :56 七天桥卧云寺14:30 至金顶,稍息至正殿求签,余金顶正殿得大吉(第八签曰:日上吟诗月下(气压535 mm)歌,逢场作喜笑啕呵。相逢会处难15 :25 千佛顶测候所藏隐,唱罢齐声随哩咿) 。至千佛(水银气压表530)顶即歇此处。前面有渺楞坪。千16:却万佛顶最高峰佛顶寺院名万寿寺,小于金顶,但高度19∞ m2仪到22∞22∞2330262027802820285528302860招拂较好,故余等住此处。余与通伯住一向南屋,以为明晨可望大雪山也。千佛顶最高处川省设一测候所,民甘二年胡振锋、姜亚光、瞿邃理三人居此十三个月,寺僧圣渭(知客界兴)颇称胡等均极虚心,不若目刁庆奎之有官架子。刁适于昨下山。
  周凤梧来谈,谓薪水二月不发,渠与刁均拟辞职,且二人薪水与山下同。余告以在高山测候所应得双薪,回时当与所中商给津贴。刁之妻女亦住山上,不日下山,因冷也。今日房中烤炭,只70。, 室外4 0 C而已。
  晚膳后余得一吻允敏。未儿老僧圣渭来,谈胡振锋及刁庆奎在山上之行动。
  此僧住山上已经卅余年。据云往年四季留山,近则在山下过冬矣。今日天气二三点时似将显阳光,但至傍晚雾又大。晚间在测候所看佛灯,周谓均人家灯火也。余等所见不过二三十盏而已。
  在万佛顶有玉笠一枚,相传系光绪时僧了明入京,经川督鹿传栋保见,敷送护国搏师而赐云。
  
  
〔峨眉山〕    阴。上午九点雨(在钻天坡)。晨干佛顶房中
  
  4尸,室外3 吨。晚中峰寺66 0 。
  今日宿中峪寺,黄山谷曾习静于此。阴历初一有暴徒'抢一孀女。
  晨闻外间风雨声,知今日欲见大雪山与佛光已无希望。六点起,则A. cu , A. 5t满布,但雨已止。七点测候〔所〕周凤梧来,并与知客僧一同进早膳,系干饭与稀饭。顶上沸点虽低,但亦不觉有异,徒觉饭粒如散沙而已。8:00 别老僧圣渭下山。
  通伯以须先一日通知亲友于明晚招宴,故今日一天必须至峨城,遂'兼程而行。余与允敏定二日至峨眉,行稍缓。初下山与张品三徒步行。山顶冷杉均脱顶如人之脱发然,张谓其年老,余则信为一种Fungu5 具菌商病,应可医治也。峨竹直至山顶,高不过二尺而已。过华严顶与九老洞则元冷杉,只有普通之杉树而已。过雷洞坪遇孙祥钟,在此略停,后张即留此不下L11 。余与允敏下山乘轿,行至华严顶中膳,以胀行社须待一小时始可进膳,遂再下至初殿,地不大,未至华严顶。11 :45 在丸老洞饮茶,适有一猴群来,乃与允敏出外观之。时烧香者多人伫立,驻足观者甚。猴约三十左右,大者重可五六十磅至八十磅,高三尺,母猴怀小猴于腹中只露一头在外而已。猴群中有一斥猴,专司监视路旁行人之逼近者,则以齿咬爪〈爬)(撕〕之。
  停留半小时始往华严IF;初殿。膳后下长老坪顶心坡至万年寺,合新殿、砖殿、毗庐殿三者而成,均无足观,以毗庐稍佳,内有象齿一枚,寺僧颇宝之,即在万年殿也。
  过清音阎未停,高度反较来时差80 公尺。下午五点至中峰寺,即在此息。夜允敏住前房,余住后房。九点睡。
  峨眉寺字以金顶、大乘为最老,报国、伏虎、洪椿、仙峰(九老洞)及万年为大。
  时间7. ∞地点千佛顶房中温度41 。室外3 0 C气压537 测候所53 18.∞ 千佛顶出发8 :32 太子坪高度2820 m2620(续表)时间地点离度三倒拐9:07 接引殿2320八十四盘9.35 窑洞坪2210(温度表7 0 C)10 ,20 白云寺224010 ,30 大乘寺208011 .10 洗象池19∞钻天被11 ,45 莲花石166012 ,15 华严顶175012 ,50初殿158013.10 长老坪1460风洞14 .20 息心所132014 ,45 观心殿1150鬼门关15.ω 顶心坡下海会寺lα)()15.30 万年寺9∞15 ,35 金龙寺74015.50 白龙洞740双飞桥16 :∞ 清音阁64016: 10 广褐寺62016 ,30 龙升岗740三望坡17.∞ 中峰寺"。
  
  
〔峨眉山〕    阴晨中峰寺64°。下午三点峨山招待所72°。
  
  郑涵清、张仪尊、王文元、王希成、张宗愈来。在报国寺遇李哲生。
  晨六点半起。中峰寺与大峨、洗象池及洪椿坪为峨眉饮水最佳之处。此次来峨正住宿于上述诸地, 三处皆不宏敞, 且庙宇亦多失修。以菜蔬及被楠之清洁论,则当推九老洞也。洪椿坪有赤桂二株,已盛开,但不香。洗象池较洪椿坪为小,中峰寺则更小矣。8:40 借允敏带原雇轿子出发,徒步行往大峨寺。寺内有一马尾松,在大殿屋字上插天而起,高近百尺,大三四围。旁为神水阁,以水清得名,入内品茶稍坐。阁之下有相传东坡书"云外流春"及"泰和人明",郭子章书"陵灵大妙之天",大概均系膺品也。在此留连一小时之久,并拍古松照一帧,乃借允敏上轿。
  在慧灯寺左近可望见金顶。今日虽阴但云尚高,故可见之。峨眉自上下瞰,可见群山俯伏,尚称大观,但自下上望则并不见其伟大。山中多流泉深林,但无黄山、雁荡之大瀑布,亦无天目之古树,故其风景元一奇异之处。山路之险,远逊于天都与莲花峰也。
  11 :20 至伏虎寺,川大文法学院有七八百学生方到此校中注册,事务、校长办公室亦在此。遇前中大注册主任熊文敏,由其指导参观各处。女生宿舍在罗汉殿前,男生宿舍在两廊。
  余见男生多西装,且坐在廊下与女生打纸牌,亦有女生坐男生宿舍床、七缝针线。据熊云,明日上课补足上学期所缺,但以意度之,恐二三星期内难复课。程天放适在开会,留一名片而去。
  次至报国寺,在掉堂中膳。蚊蚓极多,允敏以为苦。一点半出发,经圣积寺至峨山招待所已二点半矣。稍息即借允敏至东门外大佛寺,以存故宫博物院件未得人。晚膳后郑涵清、张仪尊来,知理学院在保宁寺附近以一万五千造茅屋二幢,每幢八间,故明日可以上课。
  此间生活米粮价廉,故学生膳每月七八元可以勉强。川大学生向无读书习惯,程天放自兼训导长,引导学生研究党义等。实验室及一年级生宿舍均未造云。谈至九点馀始辞去二大佛寺在东门外,明万历年间铸,乃千手观音也。高三十六尺,成于万历乙巳时间高度8 ,4010 .2510 ,3010,45门.仪}。υ11 ,2011 .4014 ,30地点中峰寺出发6ωm大峨夺神水阁慧灯寺7∞700780 m纯阳殿华严寺雷音夺8∞7206∞解脱桥解脱坡伏虎夺5505∞风洞报国寺450峨山招待所390 m即西历一六O 五。
  
  
〔峨眉一嘉定〕   阴。早晨微雨数十分钟。中午又有微雨数分钟,即止。晨峨眉66°。晚嘉定69°。
  晚六点半在嘉定饭店与允敏二人出名请客,作为正式订婚。
  晨六点起。七点由四川旅行社峨山招待所雇滑竿二乘借允敏出发。滑竿价自嘉定至峨眉每乘六元,回途每乘只三元半而已,因四川大学学生方自嘉定纷纷来校之故也。在东门外因快子吃鸦片停半小时。7 . 40 出发,行二十里。9 :20 至政子场,停半小时。约十二点卅里至苏稽镇,遇前高等教育司司长黄建中君。中膳后已十二点四十分,将出发,知有警报,遂匆匆行十二里过塘坊渡,又六里过草鞋渡。天气均阴,惟出发及中膳前有微雨而已。三点至嘉定,遇王子香、桂质延等。先至半边街允敏寓所,在通伯处得信电甚多,其中有惠谋一电,知十五号中午敌机炸宜山文庙,提坏校舍,不可用,仪器亦略有损失云云, 令人焦急之至。
  四点至嘉定饭店,住三号房。五点吴仲常来。吴系武大法学教员, 江西人, 与王子香为亲戚。渠谈及武大校长与周鲤生、杨端六、陈通伯不睦。周、杨均将辞职,陈亦不安于位云。六点半客人相继来,到钟仲襄、刘南阪、王抚五夫妇、桂质廷、朱东润及k生指导顾如与苏雪林女士。陈家到者母亲、允敏、通伯与序叔。八点三刻散席。陈老太太之意,结婚以在嘉定为相宜。据通伯云,武大学生得贷金者占全数60% ,有五元与八元二种,以战区学生为限,所谓战区乃以某省有一县陷落,该省即为战区。与通伯、允敏谈至九点半始别。
  接九弟、杭立武、赵九~,贺吕群函各一通 士楷六日、十日两函 晓峰二函 子政函 毅候涵 葱谋十三、十五电 叔谅电
〔嘉定一重庆〕   晨阴晨嘉定 68° 28°m 737mm
  晨五点一刻起。进早点后六点半吴仲常来。将出发,允敏来,知通{自己在中航公司相等。七点十分借吴仲常、允敏至中国航空公司 遇通伯、王子香及久大经理阎幼甫。七点二刻别通伯、允敏上小舟至眠江上所泊之水上飞机,系双叶独轮发动机之邮航机,可坐六人。阎幼甫同往 在中航公司余秤得 门0 磅,允敏 饨,通伯120 至7 :50 机即开动,8:00 起飞。今日靠地有雾, 高只80 m,上面有A. c u 、A. s飞机在800公尺左右飞甚稳,较来时为低,园地面有雾,而过叙府以后则上面即6∞ 10.∞公尺以上亦有雾。自嘉定至叙府实飞45 分钟,叙府至泸州卅分, 泸州至重庆五十二分。来时49 ' 、29' 、60' .亦不相上下也。
时间 地点 高度
8:00 嘉定起飞 280m
水面 265
天阴但云薄 只80m
8:05 在云上 750
8:15 880
8.45 叙府水面
9:15 叙府起飞
9.20 云中
9:46 泸州水面 l55
10:00 泸州起飞 145
云高 400m-500m
10:30 480
10:39 雾渐多
10:53 重庆水面 115m
抵珊珊坝后即借阎幼甫各乘轿一座。余至上清寺中央研究院,遇毅侯、叔永、朱习生诸人,并知子竟已到,孟真尚在。中膳后至雨岩处,遇硕英,知其将分发往陕西胡宗南处为作战参谋,余托其为希文设法调往他处。至气象所,遇杨鉴初与樊萤君二人。回。孟真来。渠颇以允敏年长婚娶后初产为虑。四点至教育部晤吴士选,知新生分发榜明日在《新民报》揭晓。彭百川不愿去浙大。遇王冠音与赖硅: 。
  五点晤立夫,渠介绍张兆海为训导长。余谈及浙东分校经费不足,希望在学生救济费项下拨五万元。六点回。借叔永晚膳。膳后至曾家岩1 43 号晤稚晖先生,不值。
  接杜清字、胡建人、权同、晓峰、絜非、沈祖荣函又比鲁珍三函王军i某电寄J%.谋电郑涵清明片(蕴明、子政函厦千函晓峰函鲁珍函)
  
〔重庆〕   晨县。晨71°。 重庆上清寺1 60 m,747.5mm。
  
  晚73 0 , 1 70 m 。
  晨王冠音来。何元晋、王仲济、次仲来。午晤骝先。下午晤沈宗瀚、孙金华、徐伯隽、翁咏冤。晚次仲邀晚膳。
  晨六点半起。王冠音来。又仲济自北暗来。十一点半至中央党部晤朱骝先,知中英庚款决办地理与蚕桑二研究所。地理研究所以黄海平为所纭,经费八万元。
  蚕桑研究所则请蔡作屏。庚款董事会补助浙大十二万建筑费已通过,可用于小龙江作建筑,而尚有一万元之麦里奥特讲座费,则用诸请中国教授二人。
  中午回。与叔永、仲济、孟真中膳。膳后二点借何元晋至化龙桥资源委员会炼钢厂晤孙金华,系涂长望介绍,原以为是机械工程司,但面询知系化工专家。余约其去浙大,渠本人甚愿,但厂长叶君不肯放。叶系一华侨,不谙华语。后晤咏霓,知钢厂现有昆明与化龙桥二者。化龙桥只费十万余元, 而于短期间能出品,昆明则常发生问题,故王君豪因以离滇。二厂每日出品各约人吨,即年〔产〕二千五六百吨,而我国需用一万吨。余询以敌机轰炸系一目标,但据咏霓云,重庆附近150 工厂无一被炸,即日前豫丰纱厂之被炸,重要机件亦未损失,即各兵工厂亦无一被炸者。
  当然此种见解不免过于乐观。凡元防空设备之地,如下摄司、八步之工厂均被炸命中也。四点至晨庐晤谢家声, 不值,见沈宗瀚与何廉。又至牛角沱资源委员会晤徐伯隽,托介绍化工教员。渠介绍黄人杰与沈熊庆,机械工程介绍彭开照。又云, 梁厦之子曹友德习化工,不日将回国云。晤咏宽。六点回。
  七点至生生花园,次仲夫妇请客,到王老太太、君韧夫妇及弟,又王酌清及吴旋之夫妇。余与毅侯同往。毅侯饮酒颇多。余亦饮三杯。九点回。以叔永、毅侯、慰堂、孟真四人出名电通伯,嘱陪允敏来渝成婚。
  接彭百川电涂长望函宋楚白跑二姊函教部电稿寄蕴明、子政、厦千、晓峰、鲁珍函召11鹤亭、王子香函
  
〔重庆〕   阴晨微雨72°
  
  展高工电机毕业生钱国治来。上午稚晖先生介绍吴士置来。中午借叔永至任家花园。下午蕴明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出,至求精中学晤魏学仁、沈祖植,均在做礼拜。囚。于十点借叔永搜江由牛角沱至嘉陵江南岸任家花园,乃其大、二兄时所置产业。两兄均去世,现在管事者为其侄辈任锡朋等。所置产业不下百余亩,占一山头。山巅地以六十元一亩一年出租与人造屋,十年后屋归地主,故山上造屋巳七八家, 任家自居一号即任家花园也。内有极大之皂英树、白兰花及梅、桃等,皆二十年前所植,尚有素心兰,铁树正在开花。叔水之二嫂及姊管理家政。
  余等至全山→走后,点半中膳。膳后借叔永至附近之观音桥看一杨家坟,乃四川富商为其父杨斗焕即杨文光所造,均以石制花木,布置极佳。旁有墓,即去年与徐新六乘桂林号飞机被倭寇所炸夫妻新婚不久同时殉难者。其稍下尚有坟,视墓碑乃余伊利诺大学友人杨仲熙( 培贤)及陈椒芬夫妇之墓也。余与杨君夫妇于民元二年分手后迄未晤面,后知杨氏优俩相继作古,不料于今到此得一瞻吊也。墓碑立于民十六年,迄今已十二年矣。
  三点坐轿回上清寺。吕蕴明来,余告以峨眉山周凤梧与刁庆奎在山上工作应得双薪,所中可以补助。关于北暗气象所地点,余赞成张家沱附近,以交通便,有饮水源,且尚安全也。晚七点至曾家岩51 号政治部招待所,应魏学仁、杨简初之约晚腾,到李润章、重庆电话局局长黄如祖(茹左)及工程师学会欧阳君〈据〉等等。据黄云,现重庆电话自动者五百号,间接者六百号,自动电话系拆自南京云。杨简初介绍中央广播电台总工程师钱凤章为无线电学教员。九点回。洗浴。
  寄钟仲襄函叉洋五十元通伯函允敏函
  
〔重庆〕   晨昙晨73° 747 mm 175 m 下午75°
  
  元背借孙金华来(徐植礼、当I~元;曦) 。沙学俊、周枚荪、徐伯隽、王超人来。下午开基金保管委员会,到主计处傅光培、教部意友三及叔永、毅侯、子竟等。
  晨六点起。因傅孟真乘飞机赴滇,蒋慰堂送往,余托其带通伯、允敏函在机场发出。晨元晋借孙金华来,孙以炼铜广方面不肯放,故决辞不就浙大事。据云浙大毕业生徐植礼、邹元嫌二人在彼工作云。周枚羽;来,知端六与鲤生确有离武大之意。又徐伯隽借王超人〔来),王系C h . E. 化学工程师,在M. 1. T. 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去年在湖南大学。余约其赴浙大代程耀椿,渠允考虑,于一星期内答复。得振公函,知蔡作屏欲拉顾青虹与蒋天鹤向来渝人蚕桑研究所。余作函与骝先,痛诋作屏此种不顾信义之人尚安足为人师,因蒋、顾均在浙大多年, 且下学期已应聘, 焉有、临开学而拉走之理。中膳后睡一小时。二点赴研究院办公室,途遇韩祖德。
  二点一刻在院中开第四次基金保管委员会。此会已两年半未开,现有十一万二千元之利息过剩可以分配,由今日委员会解决。到叔永、毅侯、子竞及教部代表章友三、主计处代表傅光墙。通过四案,计五万元与工程研究所、三万二千元与化学研究所为建筑用,又一万元与气象所为北暗建筑, 二万元为气象所购发电机。四点散会。据傅君云,十月一号用公库法,各机关所有积余均须交与国库,以中央机关如考试院、财政部、行政院等有积余达一千万元以上者均不肯交出之故云。回。
  吕蕴明来,决定北暗建筑地点在张家沱附近。六点至生生花园应杭立武之约,到刘士能、王口芳、鲁漳平及梁大纯等。八点散。博渊来。
  孩子政函振公函荩谋二函晓沧甘五电寄雨岩〈为去年分发农经系新生刘泳园,行政院秘书刘公潜之妹) 骝先函(为黎作屏约蒋天鹤、顾宵虹事) 批金亮方函寄六弟函
  
〔重庆〕   雨晨73°。晚73°。
  
  上午货厦千、吕蕴明来。下午蒋慰堂来。晚隔杨简初。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蕴明来,余交还Fuess 空盒气〔压〕表一枚,又回嘱北暗建筑事,图书馆须以砖建造,不妨另筑小屋,与办公室可隔离二三丈之远,发电机于余回途在桂林购办。蕴明、清隐去后,作函数通。厦千来,知艾险舟与胡肖堂曾于十二号来研究院,时余己赴嘉定。艾因湖北参政会开会赴恩施,余即寄恩施一电。据厦千云,中央大学自组织三民主义青年四后,罗志希对于毕业学生之升任助教等事以是三民主义青年团为依归,故学生乃分为团员与非团员之二派矣。
  中膳后睡一小时。蒋慰堂传达朱骝先意志,以蔡作屏临行拉顾青虹与蒋天鹤事先不知,候蔡作屏到渝当与一谈云云。王仲济与吕蕴明均于今日回沙坪坝及北晤。午后与叔永〔谈J.余以英庚款以八万元办蚕桑研究所,以八万元办地理研究所,在此期间书籍设备毫无办法,不如交中央研究院办理之为上算。余嘱叔永与雪艇、咏霓二人商之。
  六点半至生生花园请客,到稚晖先生、志希(不速之客)及君韧、葛家小妹、次仲夫妇、毅侯、叔永与子竟等。九点散。
  据胡博渊云,西康、冕宁有磁铁矿,铁之成分65% ,较大冶60% 为佳,而矿藏相似,约二千万吨或有估至一万万吨者,乃此次考察极佳之收获也。
  教部分发统一招生本年度第一次名额共7155 名,先修〔班)591 名。中央727加先修班0 ,西南562 +49 ,西北132 +65 ,中山319 +0 ,武汉378 +0 ,浙大344 +45又51 ,同济121 +0 , )11 大206 +0 ,湖大149 +0 ,东北95 +0 ,厦大90 +0 ,交大106 +78 ,西大78 +饵,云大142+47 0接沈祖荣函振公函寄艾伟电(至恩、施)又函(交厦千带去) 沈熊庆函沈祖荣函(为沈丹妮事) 杭立武函(为拨讲座费移聘机械、电机教授各一人及汇划四万元至沪购设备事) 二姊函赵九章、宝堕函寄吴士选函蔡振吾电
  
〔重庆〕   晨雾日中阴晨66°。下午72°
  
  展晤顾一樵。下午张克忠、孙颖川来。
  晨六点半起。作函数通。九点半至雨岩处。十点半至教育部晤顾一樵,见教育部下年度所开各大学经费,浙大本年六十万元,下年增十一万元余,其中四万三千系增教授薪捧一层, 三万五千为分校经费,余为师范学院。武大本年六十九万,下年亦为七十二万。中央大学本年1 22 万,下年1 44 万。据云各省府补助国立大学经费均将逐年减少,如西大于三年内停拨,云大于五年内停拨。故浙大不久亦将全归国库。关于电机系教授钱起凤资格虽高于毛启爽而学问弗及, 故予以英庚款讲座不足以服竞夫、耀德。余回后即电杨简初,嘱以普通教员聘钱。
  十二点至雨岩处中膳, 王固磐(前南京警察厅长)亦在座,王已六十,视之若四十许人也。睡一小时。打电话与咏霓,渠允让程耀椿回浙大。孙颖川、张克忠来。
  据云,程如来工矿调整处,则植物炼油厂孙增爵、夏勤锋均可以教书云云。晚餐在院中。膳后至上清寺购水果梨与胡桃而回。十点睡。
  重庆水果现有梨,黄、棕二种,黄色梨每斤一斤( ?),胡桃多而且廉,柿子不大,椅子绿色已上市,桂圆亦有。今日中秋,鸡每斤一元。闻昆明鸡蛋每元只十二枚,肉一元二角一斤,砖一千元一万云。
  所谓峨周十景,余只见到洪椿晓雨、双桥清音、九老仙府三者而已。即此三者亦并不伟大庄严。其余金顶祥光、圣寺晚钟、象池夜月、臼水秋风(万年寺)、罗峰晴云(伏虎寺) ,虽至其地〔亦〕难见其景,尚有灵岩叠翠,则在二.峨山即绥山,根本未至其地。
  接咏霓寄工矿调整处廿八九年计划及廿八年上半年报告寄蕴明、梅、允敏、钟仲襄函浙大电
  
〔重庆〕   晨阴70°。
  
  德军今日入波京华沙城,波兰亡。湖南泪罗失陷,长沙危急。晚有警报。彭湛阔米。晚至冠生回遇伍叔镜、姜伯韩及李蕃(锐失) 。
  晨六点半起。今日赴桂林又无飞机。作函数通。九点半至交部宿舍剃头。
  田。读《杜诗镜锥. (同〕元使君(次山,名结)春陵行》云:"道乱发尽白,转衰病相婴。沈绵盗贼际,狼狈江汉行。叹时药力薄,为客赢擦成。"我虽元病而发亦均白,更乏救世'良方,奈何!展询叔永以训导主任及一年级主任人选,叔永荐前川大法学院院长徐敦璋( 号元奉)及陈翰笙。对陈,人活动但以思想左倾,以之训练一年〔级〕学生不甚妥,故拟与徐敦璋作一接洽。中膳后睡一小时。电话欧亚航空公司,知桂林机场被水淹, 于下月一号始能飞, 烦闷之极。午后三点馀至康庄一号晤次仲夫妇,知彼等于今日将赴南岸汪家花园,其地离渝须二点半之滑竿云。
  四点赴重庆城内川盐银行经济部晤钱安涛,遇川建厅长何北衡,谈及峨眉山测候所事,余谓刁、周二人应给双薪, 气象研究所愿加补助。出至油寺街四号参政会秘书处晤徐元奉,适徐米上消寺, 相左。余至冠生因晚脯,适途遇陈柏青、张耀德诸人。在冠生罔遇东大第二班毕业生李蕃(现在重大教数学)及中大师院国文系主任伍叔悦与姜伯韩。余邀姜伯韩至浙大,渠适得李燕电邀往城固。六点半晚餐方毕,茶役报告敌机过宜昌,余即雇车回至上清寺。约一刻钟警报,人防空洞时约七点,至九点余解除。
  据咏霓云,英法劝我中央与汪精卫联合,滇越铁路已令路上除已人口之军火汽车外再不准运军火等,可知英法已渐以压力加诸我国矣。
  寄允敏、林继庸、自蕴明(仲济带去)
  
〔重庆〕   阴晨68°。晚72° A.cu 阴约有月光
  
  近日重庆未雨而长江水涨,嘉陵江水倒浓。桂花开,袖子、柿子上市。展中央党部社会部彭f民间来,为其弟彭凤庭事(豆豆,永新人) 。孙颖川介绍久大公司李易钦(文俊)来。
  昨晚十二点又有警报,自睡梦中起。至十二点三刻紧急警报, 二点半始解除。
  展七点起。:今日又不能飞桂林,据欧亚航空公司电话云, 系因桂林飞机场淹水, 但叔永明日票飞昆明,中航公司亦谓滇飞机〔场〕坏。今日下午过两路口,见珊砌坝水大.机场几乎全淹没,则所谓机场或指重庆而言驮?上午至城内油寺街四号平事委员会参事室晤徐元奉,其人年约卅五六,清华1926 班,至Wisconsin 及Chi cago 学政治经济,回后曾至南开教授,后至川大为法学院院长。余邀观其为人尚谨伤诚恳,邀其任一年级主任并兼政治经济课,渠允考虑。回至观音岩中国饭店晤姜伯韩,不值,拟请其教教育哲学。下午得复函辞。
  中膳在院中。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中国饭店晤姜伯韩,复不值。至一心花园晤陈剑修,邀其任训导主任事,渠以其夫人(徐叔那之女) 有肺病转带胃病恐难离渝,但允考虑而已。
  五点回。得孙颖川名片介绍李易钦(久大同事,长沙人)为其女李蔼云人先修班事。阅罗志如等编《区域计划经济与川西南区》文。t午彭湛园来,为其弟彭凤问记. 1 939 年1 73庭事。彭考人去年浙大一年级农艺系,功课尚佳,但有心脏病,校中嘱其休学。彭湛园云其弟靠渠给济,现尚有三百元在身边,可以至桂林休养三二个月云。五点借叔永至枣子兰坡一走。晚膳后电话报告谓敌机十八架至宜昌,旋有警报,不久, 二时解除。
  接杭立武、姜伯韩、欧亚.航空公司函
  
〔重庆〕   昙晨62°。午74°。
  
  民久大公司李文俊来。姜伯韩来。漏家吉来, 为张世磷、杨治平事。下午徐元泰(敦璋)米。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与晓沧及叔谅。九点久大公司李文俊来,为其女李蔼云入学事。因未考取统一招生,故欲入先修班,余未允,嘱其试考大夏或复旦。十点半洗浴。姜伯韩〔来),余告以浙大拟请担任教教育哲学等功课, 同时兼训导主任或师范学院院长事,渠颇有可就之意。电机系毕业生滞家古来,为张世磷(化名陈德夫)、杨治平二生在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室工作太不自由,意欲他调。其局长为贺耀祖,主持人为戴笠(雨农)及魏大铭。嘱余设法。余即为作一函与朱其清。
  潘在牛角沱廿六号资源、委员会电业处任事。
  中膳遇郑曼青,知其不日将在渝行医。徐元奉来谈,据云以父老在垫江, 一时不愿离渝。余仍对J其就浙大一年级主任事,月薪350 元。下午咏霓来,未值。徐伯隽来,介绍机械系讲师戴中孚。
  又下午三点至中国饭店姜伯韩处,力劝其就浙大训导长。在研究院晚膳。晚子竟来。将睡,发警报,九点半人防空洞,十点半解除乃睡。十一点半又有警报, 再起人防空壤,至一点半解除。幸防空洞即在聚兴村十二号。晚间只睡五小时而已。
  客f姜伯韩函(请其为训11导主任,月薪四百元) 寄沈祖荣、吕蕴明民又晓沧、叔谅函(由桂林发) 朱其消、王雪艇函
  
由重庆飞桂林    睛晨重庆71° 晚桂林72°。
  
  徐谷底~~辛职就因大总务事。
  昨晚警报至一点半始解除。未六点即起。别毅侯,乘轿子至南纪门外珊砌坝机场。今日因长江水势稍退, 遂可不必再飞广阳坝。由高裕怀送至机场,遇参政员王造时,曾在叔细家中见过一次。余等到时在七点, 而欧亚机自昆明飞来于九点半始到。十点始飞,同行者有俞飞鹏及其随从四五人,故前面坐位均满,余得一倒座c今日为欧亚20 号三轮机。天气颇佳,为秋间重庆所罕见。初起飞时云极少,十分钟后即在1000 公尺上,超出F. cu , 但上有A. st ,在贵州境内则云F. cu 渐高,至2∞0 公尺左右将近广西境则云又少。中层云初为A. st , 后变为F. CU o 起飞四十分钟后过一城(湄潭) ,其北有河流向西流。二小时后过一县城(黎平或永从) ,未几经山脉。飞机在此顿减至16∞ 公尺,下近山坡,故颠簸甚有吐者。见西方有一河谷(融江) .甚平坦,未几即见广西北部之Karst 喀斯特地形矣。
  计费2 h40'抵桂林机场,即有宝兴在此相接,知刚复、谷膜亦在此相候,已五日矣,因余本定廿七飞桂也。一点借王造时乘车至乐群社。余寓环湖十九号。一点三刻至三教咖啡馆中膳,适遇王恒守请刚复、谷底骂中膳,并到李运华等。膳后囚。
  余约宾南来,谈及师范学院合作事。四点乘车至将军桥电工器材厂晤许应期,托其为气象所购十匹马力之发电机及40 KVA 之浙大发电机。回途至科学印刷厂晤汤浩,嘱速印《哀思录》。六点半至乐群社,雷宾南请客,到君武、仲楼、侯家源、刚复。
  接宣言诚忘函接子政八月廿八函!寄晓沧函叔谅函
  
由桂林回宜山    晴晨67°。
  
  桂林用重庆标准时,故晨六点实已六点三刻。
  晨六点起。七点、将出发,待刚复久不至。与汪戴哉谈半小时。适基泰建筑公司谢君来,将所绘图样交阅。余意欲令基泰包工兼绘图样,而刚复则令其制图坐拿4% 。目前草棚任何人略有常识者均可打图样也。七点半由环湖酒店出发,同行者徐谷麟、刚复与王恒守。王至良丰即下车,送其至西大也,渠担任西大物理系主任。
  九点半至荔浦购芋头一篮十斤计八角,荔浦以芋头著名者。一点半至柳州乐群社中餐。膳毕已二点半,即出发,于四点半抵宜山。五点即晚膳。振公来报告一月来情形,知李振吾己决计来浙大,孟宪承则赴湖南独立师范。未几张荩谋来,渠于余离职期间代理一月余,余甚感激之。在此一个月中宜山曾于十五号一度被炸,西北两门起火。以余推度,敌人之目标显然在于热闹之东大街、西大街,但以风向偏南,故弹遂落江边也。未几蔡邦华〔来) ,渠对于顾青虹极不满意,以顾曾暗中挑拨毕业生反对也。壮予与诚忘来。晚十一点睡。
  接毛费远誉、步曾、王劲夫、施昭仁、马名海、二姊、汪就哉(敬熙)、季梁、晓沧、孟真、冯言安、湘湖农场、高践四叔谅二函陈受昌、杨守仁、黔教厅、邹其英、陈回符(德国)、宣言克生、蕴明、仲辰、叔永、陈裕光、赵九辈' 、夏定域、刘石城子政明片邱宗岳、唐臣、陈嘉(近朱)、刘明水、毅侯、子政、慕光、孙季恒、高尚志、沈骗英、程力方、吴税中季梁二函寄仲揆函马名海函艾伟电沈尚贤咆姜琦电李振吾电希文函
  
   晴晨71° 下午82°。晚77° 宜山袖子上市
  
  晨森林教员黄希周来。晚沈鲁珍、涂长望夫妇及郭晓岚、林汝瑶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至校。阅来往信件多封。EZ谋来,决定以贺壮予为总务长兼化学系教授,因照例总务长须由教授兼也。电姜伯韩促其来校; 电李振吾嘱其约彭开照为机械系主任;电艾伟请其为师范学院院长,如教部不允,为教育学系主任。又胡建人来,知小学教室已将造就,昨日招生, 报考者三百人,预备取-百五十人,十日上课。义蔡邦华借新聘森林教授黄希周来。十一点半回寓中膳。丁炜文间来,在寓用餐。一点睡-小时。三点教育学系学生阮春芳来。三点半至校。吴磁初及李乔年来。
  接希文函,知其于八月卅日晚由衡山出发,经茶恩寺、益阳至宜都.中经湘潭、宁乡、益阳、汉寿、常德、临遣、城泡、松滋县及枝江县。于丸月六日至益阳,十六日至宜都,其中只休息一天,十七天行到目的地。今日信中来要棉大衣,预备寄四十元去宜都。
  五点半回寓。晚膳后沈鲁珍〔来),渠对于分校账目管理人员颇有疑问。余谓政府既以会计统一起见派会计员, 分校当然一例办理。涂长望借其夫人与郭晓岚来。又林汝瑶来,以请吴耕民为言。余谓园艺系已有蒋芸生,再不能请吴耕民,且吴过去二次失信, 余亦不能元芥蒂也。
  接希文函又士街汇款六百三十五元孙毓华、宛敏洞、旦起域、王驾吾、杭立武、霄宾南、严溥泉、惠康函霞姊函希文叉扇上芳、次仲、亮熙函奴·四先生协告
  
   睛晨71°。晚78°
  
  《浙大西迁纪实》出版。上午钱宝琼来。下午黄羽仪来。晚晓峰来,寿字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开行政谈话会,到晓峰(代表师范学院)、治周(代表文学院)、蔡邦华、同IJ复、苏毓菜等。议决师范生免杂费一部及一年级制服费,改办公时间为上午七至十一、下午二至五点。钱琢如来,谈及贵阳所办暑期学校事,知听讲者程度不齐为一大缺点,而教师则最初人极少, 至l恼了时始稍多,结果缺席者以大夏教员充数云。十一点半回。
  中膳后据士楷云,徐谷麒曾与长谈,谓徐本人将去西大,故不妨直育, 以为校中各事,刚复干涉过甚,故人多不喜之。即如土木系请一建筑师,吴馥初并不知之,故引为不快。各方事权不统一,人人相推楼。又谓李乔年亦有离去之意。并知苏叔岳对学生抨击余之政策。余早承认余办学校弄得焦头烂额,结果只是害人害己,早欲脱离此苦海而他处,不过叔岳对学生作此论调,将自己过失读之于人,实是大不应该。渠教课不行, 干训育更不行。
  二点将去重庆账目结出,共用公家八百余元,其中六百元为重庆、桂林来往飞机,电报费六十三元, 伙食费六十元。三点半至校。黄羽仪来。六点剧。晚晓峰来。九点半睡。
  收救国公债1 85 元,计29 1 774 百元一张,∞92240 五十元一张, 19936 1 2 、1 993643 、1993斜4 、1993445 、1 993446 、1993448 、1 993449 五元七张。
  接费香曾函单纬章、叔谅、晓沧函寄教育部电(荐文伟、王季梁为师范学院院长) 陈剑修电吴士选函
  
   阴微雨晨76°。晚78°
  
  学生陈锡臣来,为廿八年级题字。张范、王政先来.为许道范途阻不能回湘潭事。又姚文琴、姚凤仙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至校。寄宜都希文洋四十元为其添补棉衣之用。今日校车两乘赴郁林,接姚卓文及其所带之化学药品以及零星杂物。姚卓文去沪已半载, 今撞来校所带物件计有二三吨之多,故嘱钱曰坤带洋丸十余元前往迎接。女生张范、王政先来,为女同学许道范至衡阳不能返湘潭家中事。但余今日接外婆自湘乡来函,足知其路尚通也。希文幼年同学孙在来函,知其在上海已人沪江,而希文荒学两年,真,堪叹息。余将孙函转往宜都第二预备师。
  女生姚文琴、姚凤仙来,为女生指导乏人事。因丁炜文前月抄到校后,既不前往女生宿舍接事,又不与刘孝娴代理作一接洽,实属玩忽职务,今日且远迁乡间,战余决意将其辞退,另邀方慧贞即陈大慈太太继任。晚苏叔岳米,余责其不应敷衍塞责。余嘱振公至张枣谋处,请其担任教务长。渠欲兼管训育与事务为前提,余颇有难色,以责权不分,异日必致闹意见也。晚方慧贞来,又刘学志来。
  今日实验小学出榜,彬彬考取六年级廿二名,起十四名,宁宁三年级第二,贤贤二年级第一名云。
  接邵鹤亭、肖堂、杨传克、周桂林函朱炳海函王子待雨季梁电外婆函孙:ffi函鲁寄于宦都希文四十元汇曼祟照何兀晋二E面Z元汇款便条一纸张宝萤、朱晓3寰董、沈鲁珍、夕外卡婆、纠孙飞环班. 函寄高子毅、胡肖堂、孙主季参候、允敏希希.文又丽咆徐伯隽
  
   阴晨76° 11° m 747 mm 晚76°。
  
  今日我军克服平江、泪罗、湘阴。晨工学院四系代表学生来。下午颐青虹、卢亦秋来,为开除王沛( 蚕桑系一年级生)事。涂长望来,为录取张由椿、王维鑫为统计生事。晚学生王沛来,又师范学院学生代表秦望峙、梁续生、黄友松、张续渠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开训育委员会。丁炜文于八月初旬不受余之劝告,因接童培真病重即来一电,不候人交代而离职且离校达五十天之久,于上月底始囚校,已足以证明其乏责任心。{旦到校以后又不立即去女生宿舍任事,最近且赴离宜山八十里之乡间,真使人莫名其妙。故今日余提出训育会议让丁辞职,遗缺由陈大慈夫人方慧贞接替。又有学生(一年级蚕桑系,江北人)王沛因事务员阮乐庭为执行检点桌椅而破口骂人,决定将其开除。午后顾青虹、卢亦秋来说情,余不允。训11育委员会〈因〉议决作辍时间表。十点借各委员至女生宿舍及湖广会馆。十一点回。
  下午阅新到之Reader's Digest < 读者文摘H 九月)及Nαture < 自然》等杂志。
  下午涂长望来。四点至校。晚王沛来寓,余不允其改为留校察看之处分。洗浴。
  睡。
  Reader's Digest Sept. , 1939, p. 110 载一故事,表明谣言之如何易于遍布而难于灭除。美国总统林肯与Mary T叫d 玛丽·托德结婚相传将成礼,林肯忽不见。
  此事全属伪造,而世人多信之,可知谣言之惑人,中外皆然。
  接沈尚贤电(邵鹤亭函) 梅、劲夫寄步曾函徐名材、张有生、向觉明电
  
   晨阴晨72°。晚78°
  
  展萧卫回来。请方慧贞为女生指导员。
  晨六点起。七点开建筑委员会,到刚复、荩谋及蔡邦华、吴馥初、贺壮予等。刚复在重庆与基泰公司接洽绘图,决定留作参考。贺壮予报告收小龙地商由评价委员会评定。结果分地为三等,计上等购价39 元,次等32 元,下等25 ,荒地12.5 元,租金作20% 算。瓦以定烧五十万,每万110 元;砖定五万,每万350 元;石灰定烧二千扭,每扭二元。大约造至每方地需瓦三千张,墙每方需砖750 块。目前〈除〉已由新美西正在着手建筑之宿舍七座,每座价约四千七百元,每方合150 元。现由吴中记承包课室,亦为瓦顶竹蔑墙,价142 元一方,共甘三座,约190 方,合二万七千元之谐。教职员单人宿舍系七座中之二座,分为十六间房,每房拟收房租六元,年可收1152 元,约合20% 利息。目前校中能支配之款项为廿五年度建筑费二万元、本年建筑费四万元、英庚款六万元及浙省所欠协款十万元余,合甘二万元。十二点始散会。
  中膳后阅《科学》杂志甘三卷丸期章俊之著《赞夷佛历解),驳董彦堂著《樊夷奉秦正朔之说》体无完肤。二点半至校。自"九一五"宜山被炸后人心更惶惶,见北山挂一灯即相率逃走。今晨余等开五小时之会,并不以山上挂灯为意也。晚士樵来。
  接徐伯隽电杭立武函中央电工器材厂函铭延奖学金函彭凤延函寄梅函
  
   睛晨74°。
  
  今日至小龙旺。今日有警报, 二次炸龙州、武鸣。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七点四十分借壮予、勇叔颐过江赴小龙。行至东门外即有警报,时在7 . 56 。余等至望仙亭后取小道往坝头村,至新美西工场。虽开工己两旬余,而现在尚只在平地,故下月二十五号决难造成。且现时所造者乃只工学院之二所宿舍,尚有五所则更谈不到也。故一年级新生非另造宿舍不可。余等沿途将江南五十一处所拟圈之地点勘定者重复一遍。在工场附近由竹~渡江至对岸莫村浙大办事处,即苦日租定为张孟闻住处而未用者。遇刘达文及测量学生五人并戴君、谢君等诸人。在此稍息,进中餐时刚复来。中餐后至筒口村左近看农学院地,再回至莫村稍息后,循中涧村南面之路而回,至城已六点矣。晚农学院二年级生四人又来为开除学生王沛说情,余不之允。未九点睡。
  浙大浙东分校于十月一日在龙泉坊下曾家大宅开学,八日举行开学典礼。学生实到1 47 人,教员十人,尚有八人未到,职员十九人。各处送礼者有银盾五个、立轴五个、缎幢一轴,参与典礼者有毕业同学十余人。十月十一上课。
  接贝时璋函熊庆来电寄次仲函
  
   晴72°。
  
  上午七点半警报,下午一点四十分解除。今日敌机上午炸龙州,下午炸全州、始兴。交通银行宜山通讯主任许崇墨来宜山北一街39( 号〕。
  晨六点起。七点至西三街64( 号〕晤韩主任汉英,不值,乃出。见街上市民纷纷向北门逃避,盖山上已悬二灯也。余至办公室。七点廿分有警报,余与壮于乃出东门赴对河蓝能村实验小学。过河后在途中闻紧急警报,时在7:40 左右。至实验小学视察新建之茅屋两座,每座有二教室,价每座七百元,每教室24' × 3l' ,二教室间隔一小室,故每座有28 方之谱,每方价为廿五元。又新添办公室用泥墙,三间价四百元,此屋由新美西建,于一个月造成,可谓迅速。在小学之西北一里余有一岩洞,堪容数百人。余与壮予至其处遇胡建人、刘景志、孙振楚、阮春芳诸人。待一小时余,闻机声乃相率下洞,但二十分钟不见动静,余与建人等在洞外阅《科学通报》等,直至十点馀不见解除,乃至小学办公室,由孙、刘二女士作临时主人,在此中膳。
  膳后约一点半解除警报。余与壮予别建人回。
  三点至校。因闻朱诚中与范承履、看护士陆余等有组织公司在宜山售药之事,余极不快,立即作函与李宗恩,嘱前介绍之高永恩医生来此。五点回c 晚安民教官来。又荩谋来。8:30 赴军校主任韩汉英寓。9:30 睡。
  吴中记作价造课室甲种四座,能容每座72 人;乙种九座容64 人; 丙种一座容73 人;丁种五座二教室,各容卅二人。价甲每方170 ,乙175 ,丙163 ,丁173 元。共十九座,共价三万三千O六十八元。预期戒十天完工。瓦顶竹墙。〔补注:此合同来订, 后有变更,看十月廿号日记。〕接三益阳、青虹辞职函寄贵阳李宗恩(为请校医高永恩来宜山事)
  
   晴晨71° 午84°。晚78°
  
  上午9.50 警报,至下午一点半解除。今H 炸河池、南丹。双十国庆纪念,在公共体育场下午五至六点开大会,余及韩汉英、郁林、刘指挥官、肖君均有演说。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作函与叔谅及晓沧,致叔谅函尚未写好即有警报,时在9:50 。余乃过江,遇夏济字,遂同至武汉测候所。10: 10 有紧急警报,在武汉测候所(蓝能村)坐甘分钟,余因欲取日记簿遂往贮藏室即蓝棋村一号与十一号。十一号住马裕蕃, 一号住张孟闻。马、张二家均有产妇,马太太已产,举一男,孟闻太太亦足月矣。在孟闻处坐谈至十)点三刻方中膳。十二点闻机声,乃避于山边。未几见敌机十八架分二批由西北向东南,盖已炸南丹、河池而回也。一点余解除警报。三点回。
  五点至公共体育场举行宜山各界二十八年国庆纪念。指挥官岑兆熊在桂林未回,到四军校主任韩汉英及政治部黄炎巢等,推余为主席,致开会词。余历述辛亥革命为推翻异族专制,而迄民甘六年倭寇复思侵入,故吾人不得〔不〕继续总理遗志以抵抗倭寇。次述近来前线胜利,岳州有克服消息,且自政治、经济断定日本之败北。据Chinα Review Weekly 八月十二及十七号所载,去年日本人超五万万元,而日本存金已不过五万万,故一年内非举债不可。日本套法币使美国借我平准外汇基金一千万镑,于数个月内为日本偷去四百万镑。国币由一仙令二便士低至四便士,但日金亦同样低落。外交方面,美商约已由罗斯福单面取消。一月廿六日以后,若美禁止军火输日,倭寇即不能取得军火云云。
  t主第四军校励志社函(为学生李久春捣毁社中物件事)寄晓沧
  
   晴晨71°。晚78° 744 mm 不见燕子。
  今日九点警报,下午一点半解除。姚卓文、钱曰坤由上海、郁林返校。
  晨六点半起。七点至校。抄去年四月底至五月初日记,为审计部报销之用。
  事隔年余而忽来追缴, 幸余有日记可凭,若无日记则殆矣。此等官样文章愈弄愈多,将来必成一事不做,在上者专想方法以发表格为能事,而在下者则务以欺骗为手段,上下交相欺而国殆矣。近来之公库法亦是Red Tape 官样文章之一种,无形中使政府多一笔支出,多用一批冗员而已,结果不守法者以势力为后盾,不守法令如故,而奉命惟谨者则天天填表楠, 一事不能做矣。
  九点有警报,余先至实验学校,寻解除,十一点回。十二点又有警报,乃至武汉测候所, 一点半解除。回校。下午得丁祖炎电,知大嫂于上月甘三日在绍患病病故。前阔景臣先生于八月间在绍病故。二个月中死一老师宿儒,死一嫂子,何老成凋谢之速!接姜伯韩电,知不日来桂林。晚涂长望来。
  又沈鲁珍来,余嘱其早,日去重庆, 盖在渝谋事必亲在当地方得速成,而此间亦非彼所宜久居也。据云,此间米了手续有学生行李四千余元。审计部退回单据,中外旧欠及暂付款待'理。杭州产业契据在撤退〔时〕为孙季恒遗忘未取出,及各种未清手续如游泳池建筑款未付清,柴油车主人来索车未还,天目山旅馆尚有五百元押金未取回等等事。余询以王治事,据云渠于三号至十八在绍兴曾晤子余, 已决娶王治为妻,将前妻作一退婚手续云。
  接刘福潜八月卅日函 孙瑾函 姜伯韩、丁荣南电陈叔谅电 丁祖炎函
  寄希文附孙班第二函 马裕藩日记(为报销用) 寄咏霓、二姊、外婆《浙江大学西迁纪实》各一本 陈叔谅电桂教育厅函
   睛晨70°。
  
  8 :∞警报, 9:35 紧急警报, 9:55 闻机声,十点机过宜山, 11 : 35 又有紧急警报, 1 1 : 55 机到宜山, 12 : 10 离去。
  晨六点起。六点三刻至校。作函数通。八点即有警报,余借壮予、诚忘过江赴实验学校。停约四十分钟有紧急警报,遂上后面之蛇山。约9-55 闻机声, 十点即见敌机九架已在宜山上空自东向西而行排成一列, 10 :03 已不闻机声。待半小时,余个人即循山路走至山巅稠堡处, 已近中午,乃下山。11 :35 又有警报, 11 : 55 闻机声,即见三架由西来,过怀远上空折向南,又有三架则直向东飞过宜山城,最后三架在西门外折向北, 过北Lll c 十二点半,余下山至小学办公室。一点解除警报。余即过江回至北门, 不得人,以城内检查汉奸故,因北山有人见飞机来时宜山城中有人映光至天空也。又闻今日上午炸武鸣、桂林,及中午则炸怀远渡头,因浮桥己成也。
  二点至校。三点回寓中膳。四点复至校。四点半开行政谈话会,到张右手谋、刚复、蔡邦华、壮予、马裕蕃、苏叔岳、舒鸿及周仲奇,决定校中各部于发警报时始停止办公,有心脏病及家有病人、小孩多者例外。至六点三刻始回。
  晚王驾吾来,知在贵阳之库书潮湿甚多,以开箱在丸月,太阳已少,云雾多,故晒曝极缓,一号下山时尚只晒一半。彼时贵阳连日阴雨,在地母洞须挟扩并烤火矣。
  接鲁珍二函(又火腿、茶叶二事) 接陈叔陶函徐名材电吴士选电鲍克兰函(贵州安j帧陆军医校,邮政箱四号)寄察邦华函浙东分校款一万六千元(连前'合四万元) 吴士选电马君武函汤浩函
  
   睛晨72°。云量2 向S A.cu
  
  今日终日元警报且敌机未入桂挠。何广信、徐世功来。
  晨未六点即起。六点三刻至校。作函数通。昨议决, 北山挂一灯职教员照常办公,挂两灯则有心脏病或家有病人或其他特殊原因可以离去,至警钟打后始停止。盖若敌机一人境挂一灯后即纷纷离去,则扰乱人心过甚。宜山人士现见山上挂一灯即万人争先恐后而避实非办法,即二灯亦相去尚远。前数次均敌机至武宣发警报, 至宾阳发紧急警报,查武宣离宜山150 公里,来宾120 公里,有时敌机至南宁向北飞即发警报,则195 公里矣。
  寄二姊函,告以丁炜文回校后不到办公室,因而激起学生反感,近更避往离此八十里之北山乡〔间),故余已将其辞去女生指导职务而以陈大慈太太方慧贞代之。中午丁炜文来,余责以不应离去。假寐一小时。二点至校。阅《工程学杂志~ ,并至图书馆见Living Age 上有《泰晤士报》访员Abend 著《日本人之观点》。
  此君专为日人宣传, 可恶之至。
  徐世功来,告以设法与浙江、重庆由无线电通报事。据云自何广信接手后,通报尚顺利进行,浙江方面已与省党部电台接通云云。本校业余元线电台呼号为XU6K ,波长40 or 20 米,或XCG 波长37 0 今日阅浙大《园艺》一卷二期章恢志《广西之柑桶》文,知闻名全国之沙田铀于乾隆五十五年有人将种传于广西容县沙田乡龙田村育兰堂云。
  接梅函学生黄觉生函寄鲁珍、鲍克兰函陈立夫函(为浙省协款事) 外婆函二姊函李相励电顾青虹准辞踊寄吴稚中、梅函县政府
  
    午84° 晚86° 气压741 mm
  
  敌机炸宜山,9:40 警报刊:29) 0 , 10:06 ( 9:45) 紧急警报, 10 :22 (10 :08) 闻机声, 10 :25 机向NW 飞过宜山, 11: 03 又闻机声, 11: 06 ( 10 : 30 )第一次炸声( 三江口), 11: 15 ( 10 : 38 )第二次, 11 :30 第三次炸, 门:36 机声熄,十二点半解除。
  晨六点起,觉头晕而身体不自然,近来时觉夜半起时有头昏之病,不知何故也。
  七点至工读学校办公。八点北山上挂一灯,即有办事员纷纷离室者。余作函与蕴明及毅侯。方拟作函与费香曾,时在9 : 40 , 有警报。余独自过江至武汉测候所, 无人在彼。遇一许鉴明之邻人,乃借往石山洞中,遇余克绪、屠达及徐芝纶、裴(庆巾)校长话人。未至武汉所即有紧急警报, 至山洞未数分钟闻机声, 未几机去渐远。待半小时机声又来,在宜山西门外飞机场附近投弹凡三次。以第二次较近宦山城,余等以为在城内。后知系炸子弹库,被炸中一库去。11 : 36 敌机他去。此次敌机来共六架,宜山损失不大,城内不受影响。自空袭警报至紧急警报凡廿八分钟,至闻机声又十四分,共四十二分。故人欲逃避,总可至安全地点也。
  余于机去后至蓝商定村十一号马裕蕃处,在所贮藏箱内取留声机片十二张, 此系在沪宁一带历年所购以备家中听者。梅小时颇大受此等片子影响,故长而喜唱歌。
  今在难灾中,因昨王政声云浙大无唱片,甚难教音乐,故举以赠浙大。但王只知需要时来索,至用毕则弃置不颐, 女u钢琴能好好保存何致毁弃耶?可叹! 一点半回。
  中腾。今日甚热。假寐半小时。三点至校。至图书馆。五点半回。
  接李絜非、吴士选、仲援eB 叔uj(二电苦f蕴明函附电工器材厂作价单( 并嘱温甫来桂) 毛毅侯、费香曾
  
   晴晨76° 晚84°。
  
  今日开始在房中早操。骑马至坝头村。今日下午二点余11警报。晚中央银行徐世璋讷容。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僧壮予过龙江,乘校中所备马至坝头。8:30 至新美西工场上,则场中只木匠,数H 地已平而不能建筑。据陈德恢之兄陈德符云,以天河所购之木料未至故不能建筑。余催之急,据云三日可到。即借陈过江至对河莫村浙大办公处。今日会计处职员姚寿臣、许昌己及一新考取之广东女子黄婉华移莫村办公。遇叶左之,渠移居坝头已一月矣。又遇莫村村长.在办公室。
  中膳后借勇叔颐及壮予至筒口村左近之经济农场。此处土质不佳,将来难望菜蔬良好。并至史地教育研究室新筑之屋。该屋26' × 39' ,内室有八方,价8∞, 泥峭茅顶, 一月半落成。余谓教职员住宅亦可依此而造。循琉?可至小龙江, 回至办公室。四点渡河,在李村前骑马回至对河村,计费四十分钟而已。晚中行徐世璋〔请在:〕,前中央银行主任周仲陶已赴梧州, 主持梧州中央银行。
  《乐山县志》卷七清张瑞《盐井记》。苏子瞻云: 有宋庆历皇格以来蜀始创简井。用圃刀凿如碗大,询:者数十丈。以巨竹去节,牧牡相衔投井,以隔横人淡水,贝IJ咸束自上。又以竹之差小者人井中为筒,元底而窍,其上缀熟皮数寸提动之, 气自呼吸而启闭之, 一筒水致数斗盐。
  接在绍伯也李振吾(替港)电
  
   晨晌晨76°。晚87°。
  
  木学期第一次纪念周。罗韵珊至文书谍。机械系学生蒋鸿宾、沈宗铺、任传车来。
  晨五点三刻起。六点半至校。七点北山挂一灯,八点挂二灯,但迄十点未发警报,余照常办公。但文书课孙样治等服小者则均不到,直至下午二点一灯下落始来。
  十点作纪念周,余报告。初述校中状况,谓暑期中不幸讲师陈大慈及学生俞锡南、李秩西等三人〔病故〕。次述职教员中之变动,今年更张最多。教务长郑晓沧( 宗海)因病留浙东,以张荩谋(绍忠)继;总务(长〕沈鲁珍(思玛)辞,以贺壮予(熙)继;训导长新聘姜伯韩(琦) ,不日来校。此外,文理分院以梅迪生、胡刚复为院长; 工学院李乔年(寿恒)辞, 李振吾(熙谋)继;农学院卢亦秋(守耕)辞, 蔡邦华继; 师范学院拟以艾伟(险舟)、王季梁(碰) 二人中择一逃任,教部尚未复。教员中辞职者有刘弘度(永济)、陈嘉、沈同洽、Mrs. Beauclair 、王以中(庸)、贺昌群、蔡作屏(堡)、蒋天鹤、唐凤图、毛启爽、毛燕誉、张逸樵(闻骏)、金秉时、徐右渔、万一、朱亮臣、廖文毅、冯言安、顾莹、孟宪承等等。新聘者有佘坤珊、刘之植(节)、张肇费、王师被、侯家熙、叶允竞、黄人杰、刘蘸英、蒋芸生、陈立、李相助、凌纯声、李凤蒜、黄希周、沈尚贤、鄙承佳、薛声岳、陈楚珩等等。次述及余川行经过, J 1 1 南工业开发情形,并希望校中对于广西本地有所贡献。
  十一点回。中膳。睡一小时。二点至校。今日购连料布鞋(布底) 一双,计大洋二元五角。此鞋在广西已算上等货,至多穿一个月1而已,比杭垣之边福茂鞋能穿一年者则相去远矣。晚作函与允敏。
  接卢温甫寄单行本接允敏、希文、朱其清、姚仲辉函姜伯韩电广西教育厅、宁夏同心城?马天荣、金延秀函有f海防中国银行转李振哥等电呈牧部( 为分校经费事) 寄希文函(希文迁湖北枝江)
  
   晨县78°。下午昙。午85°,薄层51 间有Cu,上有厚块。
  
  此尚贤来。
  晨五点半起。六点三刻至校。孙潮洲借沈尚贤来,沈本在清华无线电研究所,知联大于本月丸号开学。该校学生膳费每月需十余元之谱。沈谈及机械系教授张有生,谓系德国相识,此次在贵阳相遇云,浙大恐不就。余以机械系缺人即去一电,瞩其来校,并予以英庚款讲座。
  昨晚看护士陆余以药品赴家,余甚不以为然。因朱诚中与范承履等在陆翔伯家开一西药铺,以陆之子为经理,即设在陆翔伯家。而陆余在校为看护,随时可以摘药品回家。瓜田李下,嫌疑极为重大, 故拟即将陆停职,并即寄李宗恩电,嘱高唱生速来。下午朱诫中来解释开药铺之经过,但余觉理由不甚充足, 盖以公务员而经营与本行有关之生意, 且拉拢庶务与看护妇狼狈为奸,岂能以一手掩尽人目耶。
  晚接函件多通,大抵以重庆飞机又到桂林也。接通伯函,又允敏函,知陈老太太病剿,但己痊。四点三刻开建筑委员会,决定建筑一年级新校舍。六点三刻回。
  晚丁炜文〔来) ,渠以辞去女生指导员后薪水减为ω 元,颇引为不快。但学生不喜选炜文课,蔡邦华为余言之,余亦不便转告耳。
  接六弟、杨其泳、希文函蔡作屏、允敏、郑子政、徐伯隽、沈熊庆、陈通伯、陈序叔、仲辰、王子香等函又陈剑修函寄李宗恩电张有生电允敏函希文、六弟、徐伯隽函又电沈学植电
  
   睛晨78° 午86°。
  
  徐勉辛IJ 、顾钩禧来。陈建功来。苏步音来。晚吴志尧、王政声来。
  晨五点三刻起。七点至校。阵、建功来,知景臣先生之死,渠曾往吊丧, 当时振公为余发一电去慰问。未几步青亦来。自绍兴、温州来宜山, 正需两星期。由绍至诸暨须坐轿,至诸暨后可以乘浙赣路至金华转车至鹰潭,由此乘汽车过商城、宁都、兴国,达古安,凡三换车,再经茶陵、来阳、衡阳三换车而上湘桂路。云温州近〔日〕日本又封锁,以我国运茶至香港也。丽水曾经两次大炸,碧湖旁之英士大学新校舍未落成即被炸,故英士大学现假他校屋开课,教员均由各机关职员兼云云。午后睡一小时。寄希文绒背心一件,恐前寄之四十元在宜都不易取得也。晚六点出席宜山各界联席会议,船舶总队陈桂平报告与县府为盐船辖辅状况。九点睡。
  今日补送教育部廿五年度财产目录,计图书卅一万〔零〕六百,器具十二万九千,仪器十一万九千七百七十元,机械三万五千三百元,标本五百元, 体育用品六千六百元,房屋十一万一千元, 场圃六千五百元, 各项合计为七十一万九千五百九十七元二角五分。但浙大历年财产决不止此数。所以如此小者,因甘四年度只六十七万元,故廿五年度不能增加过多且须与财产增加表相合。又额外补助如英庚款等均不能在此列, 不然单房屋价格已一百余万,又物理仪器已值三十万元之谱矣。
  据鲁珍谓,书籍四十万,仪器八十万,房屋八十万,合二百万元。
  接孙光远函向达电接周厚复、萧叔纲、赵九章、吕蕴明、国民参政会、)11康建设视察团报告寄希文包裹一个(内绒衫背心一件) 序叔、通伯、郑涵消函寄胡定安电雷宾商电(请看护士) 教育部廿五年财产目录(t十七十一万九千五百九十七元)
  
   雨晨76° 晚72°。
  
  报载( 驻〕美国大使胡适之、〔驻〕俄国大使杨杰辞职,以宋子文、贺耀祖继任。晨姚卓文坐5问号车赴龙州转安商。复旦学生马珠华来。自治会代表虞承藻、洪鲤、戴行钩来。晚沈鲁珍来。
  晨六点起。六点三刻至校。王政声来,余嘱其赴安南购钢琴,与姚卓文同乘四号车出发,并有徐勉钊同往。姚此去-方系接李振吾等, 一方则提取香港之化学品及仪器,共拿去洋六千元并约于日内再汇二万元至广州湾赴香港。今日适逢雨,故汽车可无遭空袭之虞。
  上午阅陈道明记录之星期一余之演讲,至晚始改竣。晚复旦土木系学生马琛华来。马,宁波人, 欲转人浙大化工系,曾持昆明教育部学生分发处查良钊函。前昨二日已与诚忘、振公、乔年面谈许久,余卒未应允, 以允渠一人借读则以后将元以拒绝他人也。且复旦在北暗开学,不能在他校借读。如渠欲人浙大,则经过考试可也。
  学生自治会代表虞承藻、洪鲍、戴行钧来谈,为学生会行将改组,嘱出席指导。
  并谈及贷金、医药及宿舍失窃等问题。据云,宿舍常有失窃,日前草棚中失去面盆二十三个,女生宿舍亦常被窃,校中屡次函军警督察处熊天梦设法,无效。据谓系本校广西校工为眼线所为云。鲁珍来,知其将于日内赴重庆云。
  接叔谅告假电社会教育司揭鲁珍函寄蔡作屏函萧叔纲函黄羽仪函
  
   阴晨7 ]° ]002 mb 午75°。
  
  晨五点三刻起。七点至校。作函与蕴明及子政。近日觉头昏,据医谓贫血,余则疑为神经衰弱或年老之现象也。往年余终以为尚是壮年时期,自侠魂死后,余渐觉年老。晨间近来每起觉头昏欲倒,中午睡起后亦如之,不知何故也。
  今日与湖南包工吴中记订建小龙江教室之合同,计十七座甘四教室1 80 方, 共价三万O九百余元,约折合每方1 70 元之谱。巳较前新美西所订合同为贵,以材料价涨也。吴中记代理人为黄桂秋,言定十月甘七起七十天完成。十一点回。中膳。
  膳后剃头。
  午后作函与Maniott o 遂至图书馆、农场等地一走。农场荒芜不堪,几于无人管理,助教既不负责而农场主任林汝瑶又不常往,结果任一二工人任意安排,有菜蔬果子则学生、助教任意采食而已。晚请新来教员, 到鄙承娃、刘之植、陈卓如、陈楚珩、沈尚贤、李凤蒜、黄希周,及刚复、荒草谋、壮予、邦华等。
  阅《乐山县志} , 述及(卷八)隋嘉州郡守赵显以提剑斩蚊除地方害。唐明皇封为川主清源妙道君,今四川所祀川主是也,人谓川主系李冰,非,云云。
  接陈其可《乐山县志》一部李宗恩电寄吴士选电金华善电寄蕴明、子政函查良钊电姚{中辉函林维新函(广东省府)蔡作屏、朱骝先、周桂林、金廷秀、宛敏渭、冯言安、Marriott
  
   晨峭晚74°。
  
  鲁珍今日去重庆,甘九到重庆。第四军校政治部主任李厚征来。
  晨五点三刻起。六点三刻至校。作函数通。接叔谅电,知渠背发瘟赴南就医。
  李犀征来谈请谢幼伟兼课事,余告以小龙江一带浙大有建筑计划,而四军校拟将政治部、教务处、总务处、经理处及会计室移〔一〕处,将来必致密集,成为空袭之目标物,故嘱其与韩汉英商榷另迁。
  九点借简家纯及壮予赴标营勘一年级生宿舍,并至广东会馆及大东戏园看屋。
  如此二处能租得则可以不另建一年级宿舍矣。在标营遇蔡邦华及林汝瑶,余请林位至农场以便指挥一切。在疗养〔室〕遇彭凤延及王天心(史地) ,二人均忠慢性俐,瘦弱不堪,可叹也。回。中腊。膳后假寐一小时。二点至校。作函与麦列奥〔疑为麦利倭特),并寄证明书。又寄美-国传记研究所余之行状履历简表一纸。
  笠姓不知始自何时。一说始于汉,来自天笠,如笠法兰等皆天笠僧人。一说本与竹通。今日阅《乐山县志》卷二有竹公溪、竹郎庙等。唐薛涛有《竹郎庙》诗"竹郎庙前多古木,夕阳沈沈山更绿。何处江村有笛声,声声尽是迎郎曲。"在城北十五里为竹郎庙云。王士帧亦有《竹公溪》诗。
  李白《峨眉山月歌)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人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东破《送张茹州>:"生不愿封万户侯,亦不愿识韩荆州。但愿身为汉嘉守,载酒时作凌云游。" 云云。
  接叔谅电lnstitute for Research in Biography 传记研究所、次仲函厦千、骝先寄允敏附洗象池猴照片又《两迁纪实》寄周载之电赵丸帘函
   阴晨72°。晚六点78°上午微雨数点午睛{皆长望、壮予至小龙乡。
  展五点三刻起。七点至校。七点半借涂长望、贺壮予、蔡邦华、林汝瑶、成汝基及共中记黄君赴小龙乡。余与长望取大路至中涧往晤郭治周,遇其夫人,知洽周往岩洞内观书,乃至附近…岩洞。知中央军校四分校已在此圈地谋设总办公处,并将岩洞圈人在内。因军校之政治部、总务处、教务处合有三百余人,均不能租得如许民房,势非建筑不可,故与本校之计划冲突,不能不与之交涉也。途中遇李厚征政治部主任,渠并不赞同军校总办事处移此间,以学生均在江南, 指挥不便也。九点别洽周, 往莫村浙大办事处,则有廿八级毕业生及贺壮予等已先到此。余等略息即赴农场指定教职员住宅及武汉测候所之地点,回办公室已十二点。中膳。目前菜蔬与鸡蛋均向城中购买困难,故经济农场与合作社实为必需也。
  麟后至莫村东勘定课室地点,因吴中记于下星期将动工也。二点借长望被江至坝头,乘马回。三点至对河村,遇程耀椿,知黄人杰已由渝出发来此。四点回。
  洗浴。晚七点约长望、陈立来寓,谈一小时。
  接姜伯韩、李相勖电姚卓文电叉梅十六号函得陈通伯、汤养哥、许应期( 二函交陆子桐带桂林)、陈剑修函姚卓.文电
  
   晨雨下午阴晨68° 午66°。
  
  蔡作屏、陆子桐去桂林。王云章、王建中来。
  晨五点三刻起。上午七点至校。开训育委员会,决定新生不能住宿舍,责成安教官等劝令住人之新生八人迁移出舍。次谈及膳费问题。近学生膳食已加至八元,因此贷金亦请求增加,此事须由贷金委员会决定之。闻昆明联大学生八九元一月膳费, 一桌上只两菜不加油,其情况远苦于宜山也。次谈及学生李久春因与军校励志社女演员周丽城相友好,遂致发生妒嫉被殴,决定以书面警告。十点天虽雨,北山挂二灯。纪念周,惠谋'讲演半小时。十一点晤蔡邦华。
  中膳后蔡来,余告以桂省将裁并测候所,托其赴桂林向建厅一言,由中央研究院补助若干,归科学实验馆办理。四点至图书馆。借得Harlow Shapley 之Flight〈听(Jrom) Chωs 及J. B. S. Haldane A. R. P. < 防空须知》二书。五点回。晚膳后学生虞承藻来谈自治会事。
  Haldane Air Raid Precαutions (A. R. P. )谓民廿五以前人均信延烧弹之破坏能力大于炸弹,但在西班牙战争结果适相反,马德里轰炸,炸弹毁屋数百间,而延烧弹只23 间而已,故十一月以后即不用。
  赞,音葡。在四川或称摆夷。《风俗记} :费于夷中最有人道,故从人。赞在汉为键为郡,在唐为于矢部。
  接李振吾、戎昌骥、胡健中、吴jj(庚的宛敏消函艾伟、马名海、陈士毅、张有生函张有生电寄宛敏消、吴永庚寄李仲授、苗宾商函絜非、戎昌骥、胡健中、蕴明、宝萤、厦千
  
   晴晨64°。午66° 1006 mb 晚66°。
  
  晨候家JttQ 、胡建人、黄羽仪来。晚壮予来。
  晨五点三刻起。七点至校。侯家照来,渠于七月初离美国,在M町三年。余询以郑子政及蒋硕豪,渠均不知名,在同一校何以不相识。侯在同登遇李振吾、季梁、劲夫诸人, 定在廿二而车未觅到,但姚卓文廿二来电,谓李振吾等尚未到,何以相左也。胡建人嘱题实验学校小学部事。函孙季恒嘱补杭州校舍地契,因杭州临走时孙季恒不辞而去,将一切房屋契子统未带出, 此人可称冒失之至。今作函嘱其向市政府补抄。
  中午约周仲奇来,余嘱其向沪觅医生,又询以一星期来常作头昏,尤其是在早晨起床以前,未知系贫血抑神经衰弱,渠断定为神经衰弱。又余脉搏甚少,中膳前46 ,中膳后58 ,晚膳后63 ,但仲奇〔认〕为脉搏甚平匀云。
  延烧弹之所破坏力不及炸弹恐由于thermite 铝热剂之不易着火故云,炸药TNT (Trinitrotoluene 三硝基甲苯)亦不易炸之物,须有引炸物始爆发,如lead azide叠氮化铅、Mercury Fulmi nate 雷呆。炸弹之可怕在于碎弹片震动与压力,当爆炸时所造成之风,速度达每秒二千公尺,略远变成声浪仍足以死人。250 kg 之炸弹足以炸倒25 公尺以外之屋云。
  f妾姜伯韩电马王集华函桂林电工器材厂函张禄经、蔡作屏踊寄稀汉英请弗在小龙乡进行建筑函孙季恒嘱补杭州校址图号函蔡邦华电李振吾电
  
   晴无片云晨63° 午70°。晚70°。
  
  李振吾、季梁、劲夫等回校。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接希文函,知渠已由第二预备师元线电排调至该师骑兵连作排辰。惟该连并无马匹,只作步兵侦察队。何故调开殊不可知,似该师不久将开往前线也。九点半至图书馆。阅九月份Atlantic Monthly < 大西洋月刊> ,其中有Walter Duranty <波兰》、Ruth Jone "A look in the glass" 及英国小说家某著"1 amnot myself " 三文。Jone 系一著名女戏子,述其25 年前日记之一页。
  中午李振吾、王季梁、王劲夫等自龙州来。近日天气虽佳,幸元警报。中膳后假寐一小时。二点至校。五点回。晚郭治周与晓峰〔来) ,为请钱穆(宾四)事。又任美锷来,渠于七月初离英国,据云现牛津、剑桥、利物浦、爱丁堡四大学均有地理学教授。任在Glasgow 格拉斯号,则有Stephen ,为- Reader 高级讲师云。
  阅A. R. P. 0 Haldane 著A. R. P. 云,在阿勃西尼战争时意大利人以飞机上带芥子气制为流质,散布于地如下雨然。英国红十字会曾于1936 年四月间在Kworam科勒姆〔又作Korem ,埃塞俄比亚地名〕地方救护受芥子气伤者三千人,死者达2% 。在民廿六年B ilbao 毕尔巴鄂〔西班牙地名〕地方,德国人于六月甘四号一天之内投下一万颗炸弹,死二千人。廿七年一月Barcelona 巴塞罗那受炸三十五天中77 次之多,死273 ,伤456 0 同年三月在Aragon 阿拉贡〔西班牙地名〕地方,德、意二国七百架飞机轮流轰炸, 自三月十六晚十点至十八下午三点Barcelona 被炸十三次,共投41 吨炸弹,死人1300 。迄甘七年五月止,西班牙共被炸死小孩一万O七百六十,成年人四倍之。
  按朱骝先、梅附致彬函子政、胡定安接希文函(知己调第二预备师骑兵连第三排排长)雷宾商电马仙麟函唐启字函9寄希文函梅函教育部、陈涛修、雷宾南电陈隽人、吴士选函
  
   晨阴晨66°。
  
  今M 炸商宁。中午程声援椿、黄人杰来。又余均山、钱琢如来。黔桂路宜山材料厂厂长樊伯滋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开行政谈话会,讨论办公时间,改为上午七至十一,下午一点半至四点半。又低职员薪水不足以维持生活,决予以膳贴,每人六元,以薪水五十元为限,但至多不得超过53 元。以十月份起,于自米价超出于九元一担( 100 斤)施行。校工在~.T元以下各给米贴四元, 30 元以上者二元,亦自十月起实行。
  九点三刻有警报,乃过江至小学,遇胡建人、刘学志。小学于十八开课,定于下月一号正式行开学典礼,现有学生一百卅余,教师五人,已上轨道。胡建人办事可称迅速,予已通知出纳室与胡以每月五十元之办公费, 因渠在外奔走,不能不用小费也。
  十一点回。中膳后程耀椿及黄人杰来。程对于校中薪水低而折扣大极不满,余告以中央、武大, ) "大均为七折,且最高薪亦不超于浙大,惟联大与独立师范稍高。且教部请中央增浙大经费,下年度十二万元,其中四万三千元为增薪之用,则一月份起或可有减少折扣也。余坤山来, 渠昔年邵裴子时代曾来浙大。黔桂路樊伯滋来, 谓在标营之东将筑贮藏库与码头,余嘱其让口东面。五点回。六点约李振吾、侯家熙、张有生、吴明腔、、孙怀礼、王师载及乔年、程初、刚复、劲夫、季梁、壮予等在校晚膳。
  接吴士选、自蕴明、艾险舟、翁咏霓晓沧二函迪生函徐伯隽函寄周厚复、刘明水、迪生电又车镜(美国)电唐启字函
  
   雨晨65° 晚63°
  
  中午胡太太来捐寒衣。化四学生虞德麟来。晚炜文来。晚工院代表来虔、周存国、察畔、叶自仪来。朱正元来。
  晨六点起。上午黄羽仪来谈图书馆须人管理,因陈豪楚不能指挥图书馆中其余诸人也。谈及设立教育,心理研究所问题,艾伟有函来表示愿来浙大,但同时已在中大上课,必须先得罗志希同意而后来。余若作函与罗志希,渠虽愿艾之去中大亦不愿、正式表示,因中大之同事与学生均欲留艾也。但因艾之请求,余不能〔不〕作书与志希耳。
  接蕴明函,知涂长望于暑假中来回贵阳之旅费开作公账,此次旅行全属私事,故嘱复函拒绝之。学生侯德麟来,知草棚第一宿舍昨又被窃,贼将草墙剪开,将各人床上之物均窃取稍许, 二十余人竟无一醒者,亦可怪也。
  五点半回。学生代表来,为约李振吾晚茶点事( 廿九号) 。俞念慈来,为吴志尧代晓沧领救国公债致起冲突事。俞实过于呆板也。至卅五号晤李振吾、杨耀德、王劲夫。九点半睡。
  据马主任(裕蕃)报告,廿八年一月起至十月医药费已用七千六百四十五元,其收入则为二千一百六十元,加暂收七百元,合二千八百六十元c接陈叔谅、章定安函王熙桂函寄罗志希函艾险舟函黄羽仪函蕴明函章定安函
  
   雨日中阴晨62°。
  
  张侠去职。苏叔岳、高尚志来。振吾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作函与晓沧。又为广西裁并测候所事作函与黄旭初主席及建厅陈杰夫厅长,嘱设法维持,并望能归桂林科学实验馆办理,即李仲揆所主持者。又函吴士选,为师范学院院长事请速发表。中午得教育部电,嘱季梁赴渝,大抵劝就师范学院院长事也。十一点回。二点至校。叔岳来报告视察黔桂路所筑标营以东仓库结果。振吾来谈片刻。五点回。晚膳后许鉴明借一本地木匠来,造屋事以土墙茅草顶三合土筑成五间,开间12' 、深20' ,共价七百五十元,尚称廉,据〔云〕一月完工云。约明日天晴赴小龙江。
  The }ournal 01 Higher Educαtion Jan. , 39 , Vol. 10 , No. 1 {高等教育杂志~ 1939年一月十卷一期The Professor [ρoks at President {教授眼中之校长》一文,谓从教授眼光中鲜有良好之校长,著者E. W. Chubb 。有专事迎合学生心理之校长,有与教授以种种难堪之校长。或谓校长之难由于世人以校长万能目之,而校长亦以自己万能则殆矣。或则谓校长从来不说真话。或则谓校长视教授为雇员。又谓大学管理有两种办法,一则为专制Benevolent Autocracy with Occasional Association (PressHyde of Borodoins) ,一则为共和政策Well-meaning Democracy o 前者较后者能效为大而亦易于计划(在中国,校长时常更易,不尽然) 。据各教授之意,以为成功之校长须有二要素, 一为Appreciation of Scholarship 尊重学术, … 为Sympathetic Personalily富于同情心。美国大学校长之著〔名〕者不尽在有名之大学,如Eliot , Watson ,Jordan , Harper , White of Comell 之类,尚有Wolflaud of Brown , Mark Hopkins ofWilliams , Alice F r. Palman of Wellesley 等。
  接武昌师大学生罗剑函许应期函教育部电胡定安函北黯江苏医学院寄乔年函黄旭初、建设厅陈厅长陈杰夫(雄)函吴士选函刘石城函晓沧函陈其可(祖源)函
  
   雨晨62°。晚62°。
  
  晨六点起。今日本拟赴小龙乡,因天雨作罢。七点三刻至工读学校。作函与陈叔谅,嘱在五万元预算内开支,因若照七万元经常费一年,则以后将无以为继也。
  下年若中央照教育部所规定之数拨给,亦只三万五千元而已,故五万元一年巳须张罗,若增至七万元可说无法维持。十点至东五街五号王季梁处,告以昨收之电报,教部嘱其赴渝,余劝其赴渝一行,因有若干事,如师范学院经费以及办实验学校,均非亲自接洽不可也。中午回。
  午后将半年来所摄照片贴于簿上,全城购胶水不得,浆糊亦坏极,可知我校可做之事甚多。三点程耀椿〔来),余约其为住宿导师residential tutor。标营已有叔岳,若伯韩来可在该处为主,而文庙则高尚志一人尚不足,故须以一教授为领袖,同时程之经济问题亦可藉此解决矣。
  晚工学院四学会请李振吾院长及新教授,余于六点半往出席。到振吾、荩谋、沈尚贤、侯家熙、黄人杰、吴明愿及劲夫、孙潮洲、程耀椿、士楷、杨耀德等等。蔡哗、叶自仪为主席团。蒋鸿宾致辞欢迎,有振吾来复兴工学院之语,并提及史地购书多而工院购书少,因此提及预算独立问题。次嘱余致词,余首谓浙大已由分而合,再不能由合而分。文学院书籍势必多于工、农二学院,以除书籍无其他设备也。次荩谋、振吾、到J夫均有演说,最后新教授说数语。
  接叔谅电寄杨其泳、霞姊、允敏函叔i京电叔谅函
  
   雨晨61°。晚61°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十点作纪念周,请李振吾讲演。李讲"青年与建设",关于政治建设、经济与社会建设三点,并及青年应注意之人格、体育及智识三点。
  十一点散。学生自治会代表多人来见,谈及开除王沛问题。渠等以为校中对于此处置太严,并以为以后办庶务者将更傲蛮。余谓职员方面有不尽职与不讲礼貌者,亦一例停职。
  中膳〔后〕睡一小时。阮烁亭〔本月6日记为"阮乐庭")来报告,谓当时搜查课桌时,苏亦同往,但是叔岳不于当时制止且亦不予王沛以训斥,故显然事务方面与训育未能取得联络也。四点至图书馆。晚六点约刚复、荩谋、壮予、王建中、王云章、佘坤珊、张肇毒、朱正元、杨守珍、郭洽周、苏步青、陈建功、黄羽仪、贝时璋、程耀椿、梁庆椿、卢亦秋、陈鸿逵、夏振锋等等,未到者有张晓峰、蔡邦华、任美锷、黄人杰四人。
  接教职员住宅建筑委员会函 省f叔谅函子政函气象研究所电( 代季梁购飞渝机瑛) 致宽甫电胡定安函
  
   晨阴上午见阳光晨60°。下午雾晚有月光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寄迪生一函,请其速来主持文学院事。七点开建筑委员会,到刚复、振吾、荩谋、晓峰、壮予诸人。议决建教室十八座,蔑片墙瓦屋顶,大小分甲、乙、丙、丁、戊五种, 由吴中记建造,共价三万二千元。此项图样均未经教育部之核准,因急需故不得〔不〕先行订合同,再送图样。此外,关于实验室以理工二院为最多,决请振吾与刚复商酌定之,但经费目前合共可支配者只英庚款项下六万元、甘五年度建筑费二万元、廿八年建费三万元、浙江协款欠费七万二千元,合为十八万五千元,其中巳订、将订之合同为宿舍七座三万七千元(新美西)、教室十八座三万二千元,已去几七万元,尚有师范、实验学校二万五千元则在此数之外,故实验室与办公室等等不过能用十万元之数而已。十点散。
  十一点回。中膳后睡一小时。一点半至校。五点回。回途至城外一走。晚刚复请客,到振吾、意谋、劲夫、季梁、谈家桢、步青、建功、朱正元、何增禄诸人。膳后建功颇有醉意,立身即走。后知渠回绍之日,其续弦妻即抛弃所生四个子女而离去,因向与前浙大农学院助教王镜相善已三年,近始随王而离家, 并提出离婚,因此建功遂愤激不乐云。八点半回寓。
  接教育部电(嘱派训育员)寄il!!生函
  
    算晨59°。
  
  实验小学行开学典礼υ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七点半借季梁至对江蓝旋村实验小学,因今日补行开学典礼,来宾到者有指挥部龚耀中?、县党部李耀东及庆中代表简女士即简家纯之妹也,本校职教员到者有朱正元、黄羽仪、振公、壮予等诸人。八点三刻开始举行,首由余报告.次代理师范学院院长季梁及实验学校主任建人均有演说。次来宾中龚君致辞,渠系本地人,故学生能解者多听得较有兴趣。家属代表诸葛振公及教育会代表阮春芳致辞。十点散会, 参观一周后,告别。现实验学校有学生162 人,中广西人占半数约78 人,浙江27 人,江苏23 人。以职业而论则以商学二界为多,农家子只一人而已。年龄自五至十四五,课室现只二座,分四间。关于嗣后购置物品,决定由胡建人签字, 只要在预算以内不必经过总务处矣。十一点回。
  下午一点一刻至校。三点至图书馆。阅新到书籍{Theodore Roosevelt 传}~罗斯福伶》及HUT1Uln Body{ 人体》一书。五点半回。膳后往西三街72 号〔晤〕李j早征,不值。街上迎龙灯,询之市人,据云近有吐泻之症,患者不一日即倒毙,故迎龙灯以解之。此间所〔谓〕龙灯亦至简单,乃群小孩取一绳,前导者持一纸糊龙头,殿后者以芭蕉作龙尾,过时大放爆竹而已。阅新来美国杂志。.接雨岩函士俊函林维新函允敏函蕴明函逸云函宝荤函许孝同函陈汉兴函寄梅函子政函附林维新(珍)函
  
   阴下午晴子夜雨晨63°。
  
  上午七点半警报,八点一刻紧急警报,十点解除。下午三点警报,炸南宁、武鸣。波若愚寝。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作函两通。正拟借刚复、振吾出发赴小龙江,有警报,遂出东门,壮予亦同行过江。后未至望仙亭有紧急警报,余等取小道先至马山荡。
  因振吾尚系第一次到,故坝头至乌山尾均视察一周,晤叶左之、王福春,渠等二人以病居此间。在此经浮桥渡河,此浮桥系校中费125 元纠集乡人而筑者,一至春天即行冲去。至莫村浙大办事处稍息,中膳。乡中惟有玉蜀泰、袖子与鱼较便宜,馀均购自城中。膳后至回郊指定文理教室地点,乃循中涧村之路而回。四点过下涧渡。
  五点抵城,回时亦为刚复、振吾、壮予、刘达文及余五人。至校知蔡邦华、李相励、姜伯韩已自挂林来。余至岭南晤李及姜。六点约韩平夷(汉英)主任及李厚征、县长杨盟及新县长区岳生,校中壮予、荩谋、刚复、季梁、振吾、邦华作陪。八点半,散。据韩云,前次湘北会战自九月十七至双十节,日本死伤达四万人,我方伤者万余人,死者之数当半之云云。现日人调五师团人关,大战又在目前云云。
  舍,又作番,音余或斜。《礼坊记>:"不耕获不商舍,凶。"郑注曰: 一岁菌, 二岁曰舍, 三岁曰新田。又"舍"音奢,火种也。训为烧捺种田,所谓火耕水黯是也。温处平阳、龙泉等地有番民。近浙大在小龙乡圈地,村民代表罩启蕃、罩光耀、罩启珍等"为田舍建校,民生何赖,叩恳迅赐令知迁移旷地建筑,以维村民生命而免流离事"呈至省府。其呈文中尚有"回少舍多"之语,则田与舍又不同。校中与蓝〈回〉〔能〕衬吴家惠立租地约亦有"租到乙方名下舍地二块"之语。
  寄蕴明函逸云函
  
   雨晨66°。
  
  十点警报, 10:20 解除。下午1 : 14 警报, 1 :26 紧急警报,1 :50 炸柳州, 3: 10 解除。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校对科学印刷广交来之侠魂纪念册稿件,将阅竣,有警报,遂借壮予至对河村。方过河又解除,遂田,阅毕纪念册稿。十一点回。中膳。
  一点十四分又有警报,余又过江,途遇陈嗣虞,渠告余以周厚复与储润科交恶之故由于极小之事,缘甘五年夏因化学系助教加薪事不成。周适于此时辞主任职,留信校长办公处,谓渠之所以辞由于不愿任事务。而储与晓沧谈则谓纯由于助教加薪事,因此二人遂生意见。迄今周去渝后尚未固,因周主张储去浙东分校而储以家眷太多不便去也。
  至实验小学,晤胡建人,遇李相励。至岩洞遇王修明及夏振锋,知吴学溥去黔蚕桑,测候所有抗不交代之意,后经解始允交代。三点一刻回。蔡邦华来谈半小时,为请汪厥明、吴耕民事。渠二人均在桂省府办事云。五点半回。膳后至广州饭店,因觉胃不佳,故先吃而后至宴会,到姜伯韩、李相励、任美锷、晓峰、壮予、荩谋、叔岳、尚志、羽仪、建人、季梁等。八点散。晚膳时丁炜文在寓。
  接刘明水、二姊函接杭立武、翁咏霓函接金宝善电介绍王禹昌医生(现任虹十字院医生)寄王毅候电(约罗志如)
  
   晨阴晨64°。
  
  今日是彬彬十岁生日,也是希文十九岁生辰,侠魂的生日也相近了,不禁感慨以之。晨八点一刻警报,九点半解除。下午一点警报, 三点解除。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作函一通。八点余即有警报,借壮予至实验学校,遇胡建人与刘学志,谈及刘明水因欲守墓不能来此主持一年级女生宿舍管理员问题。
  并借简家纯等至校旁一井,因实校汲水于河,河深而路远,故拟在附近一沟井中取水。十点过河入西门。十点卅至校。与季梁谈去重庆时应接洽之各点,如师范学院经费等等。十一点回。中膳。至一点又有警报,借士楷、孙潮洲过江至北山旁沿江之沟洞,遇左手谋、佘坤珊、王劲夫、钱琢如诸人。三点解除,即至校。五点开行政谈话会,时论寒衣募捐及教职员聚乐部诸问题,到姜伯韩、荩谋、刚复、振吾、蔡邦华、贺壮予、季梁、振公诸人,谈及补警报时所缺课,导师及教授迟到等种种问题。
  谈至九点散。
  嘱振公借季梁一同赴桂林为(一)汇款一万六千五百元至香港王云五转交姚卓文,为购设备之用,其中10% 为汇费; ( 二)与季梁晤雷宾南接洽师范学院设进修班事及办实验小学、初高中事; ( 三)接洽余克绪不令下年回广西大学; (四)接洽看护及配药师; (五)接洽广西气象所不至于停顿; (六)将侠〔魂〕之纪念刊交与中国科学印刷所汤养吾。
  据盛成桂林《大公报》十二月十八《马相伯百年大事记》云:先生名良,又名斯威,晚号华封老人。兄弟五人,殇其二,长兄绍良,先生生于1840 即鸦片战争之年,弟周叔以著《马氏文通》著云。
  寄雨岩函金宝善画郑晓沧函
  
   晨大雾,不见山。晨63°。晚70°。
  
  上午八点四十分警报, 九点紧急警报,十点半解除。
  晨六点迎。作函与允敏。贺壮予来谈小龙收地事,以莫村乡民不肯让地,致起纠纷。二天前晚乡致纠众持刀威吓,结果给与青苗费十元而去,大抵以村长戚懦弱而副村长罩极刁恶指使乡民为之云云。适有警报, 余渡江至武汉测候所,途遇林兆型及其妹。坐武汉测候所阅侠魂纪念册。至十点余解除警报。许鉴明回时本地包工韦隆安亦在座, 遂与谈建筑武汉测候〔所〕事,嘱于本年内完工,庶几于下年一月一日可以开始在小龙乡观测,包工价目在一千元以内, 四十天完工。但农场地迄今未收,为叮虑耳。十一点回。
  十二点季梁来, 余请其在重庆接洽杭立武,嘱汇款至沪以备购玻璃等事。中膳后程耀椿来,渠愿任训育职务,并对于卫生、医务方面有所主张。四点借程耀椿往:标营晤叔岳及伯韩谈训育事,余嘱伯韩介绍人赴重庆受训练。六点回。壮予、振公托振吾带函三通在桂林航空寄出。晚学生邵全声来,为文学座谈会事。
  百龄老人马相伯病毁于谅山四号下午三点。相伯老人生于1 840 年阴历三月十九,实际尚不足百岁。今日接指挥官岑兆熊送来治症药方如下:撑脑一两, 胡椒一两,山茶一两,生雄黄二两,甘草一两为引,共研为细末,以少许药末倒于薄之棉花,襄之成小球,于发症疾半小时塞入左鼻孔(女子右鼻孔)。此方系何宣所传云。
  余不信此药有效,但交医务课试之。
  接沈学植电寄允敏叉梅、士俊函(由季梁带去,并单布衣裤一包二套) 二姊函张宝堃函
  
   晨晴晨64°。晚76°。
  
  上午七点一刻警报,九点一刻解除,炸隆安、贵县。下午十二点一刻警报, 二点一刻解除,炸桂林、秩捕。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送季梁、振公等赴桂林。将出发,有警报,余借壮予赴对河实验学校间壁之县党部,遇李委员耀东,即在其办公处昕电话。广西有专线报告各处以敌机之所在,故只要接一线至防空总机即可昕到敌机之最近消息。今日有三批敌机起飞,第一批十一架在隆安投弹,第三批八架在贵县投弹,炸后即向南飞。余借壮予及建人至小学办公室,阅夏令成人教育表证班报告,系沈衍桥、阮春芳所作。十点解除,即回至标营作纪念周,请姜伯韩讲演。余先报告捐募寒衣应即发动。十一点散会。
  余借舒厚信、苏叔岳、伯韩、刚复及EF谋均在学生膳厅中膳。膳后方借刚复凹,至中途遇警报,至对河北山下之沿河窟穴中。十二点一刻警报,一点余紧急警报,二点一刻解除。回。至校中。五点借刚复、简家纯至标营勘定新生宿舍草棚地点。
  六点回。今晚吃面,为补做彬彬十周岁也。晚洽周来谈,为请英文讲师高君事及薪140 元。洗浴。自治会代表李君来,为征求义实物品事。
  The Education of young starred scientist {论青年杰出科学家的教育}, S. S. Visler, Journal Higher Educαωn March , 1939 。分科而论:解剖以Chic鸣。、Harvard 、Hopkins 、Michigan 为佳;人类学推哈佛、哥伦比〔亚J ;天文以加州、芝加哥及Princeton普林斯顿;植物以芝加哥、哈佛、霍布金及哥伦比〔亚J ;化学以加州、芝加哥及哈佛;数学称哈佛、芝加哥与Princeton; 地质以耶鲁、芝加哥、加州及哈佛;病理以霍布金、哥伦比亚与哈佛;生理〔以〕芝加哥为首,哈佛、霍布金与Penn 宾州次之;物理称芝加哥、哈佛、Princetoll 、霍布金、CIT 加州理工学院、哥伦比亚;心理〔称〕哥伦比亚、哈佛与芝加哥;动物哈佛,次之为Comell 康奈尔、芝加哥、霍布金,云云。
  接教育部总务司(为浙省协器;归中央拨给事)、萧叔纲函吴钦烈函二姊、孙毓华函浙大龙泉毕业同学会盐湖分会寄乔年、晓峰、李凤,那
  
   晴晨70°。午76°。晚79°。
  
  今日元警报。晨徐开~过宜山赴海防。下午李凤苟、来。晚女生段若青、pt楚珍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知前浙大毕业学生徐开源赴海防将带新卡车25 辆进口,嘱其与沈仁湘在海防接洽。阅林文英著《近廿年来中国石油地质研究概况},谓中国石油最有希望者为新砸、陕北之延长及四川盆地。新疆方面地质尚未有详细之勘定。而川中盆地为水相,陕北为陆相,例应川优于陕,而迄今止延长产量优于自流与贡、键、乐等处。王竹泉、潘钟祥等曾断定延长二井、永平二井、永平20 1号井至65 公尺即得泊,每日六千斤,后因红军来而停开云云。
  中膳后假寐一小时。一点半至校。近来会计与文书两课一见挂灯于北山均尽室逃走井非办法,因此公事搁置甚多。下午三点至标营,遇卢亦秋,知其侄病细菌娴一周,以打血清得退热。去年侠与衡之死生于乏血清,不亦冤乎。四点李凤拣来谈印刷昆虫学为丛书事,谈及防止蝇蚊办法。余主张至小龙乡后设法进行较易为力,以大学可自成一区也。涂长望来,余告气象所长期预报经费至年底为止。五点半固。晚膳后学生段若青、叶楚珍来,为湖南同乡女生尹纪新欲由中大转至本校借读事,余不允。
  接西北联大出版《地理敬学》五、六二期罗剑函接林罄侯、徐成美函中央电工器材厂收条杭立武函南通学院郑亦因函(为蒋芸生事)寄次{中函数部电杭立武(为水利数席事)
  
   昙晨73° 晚九点82°
  
  上午八点半警报,十点一刻解除.炸都安。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八点甘分有警报,即借高尚志过河赴实验学校,遇梁庆椿、建人、壮予诸人,决电邀张德粹为农经系教授。十点半解除警报,即回寓中膳。膳后假寐半小时。一点半至校。作函数通。蔡邦华来谈畜牧、农化工作问题,农化拟制酱油、豆浆,畜牧养鸡与牛等问题。
  接教育部密函,嘱晓峰、叔岳、洽周等组织浙江大学区党部。又接电音密凡五百字,诚忘翻译凡历四五小时,其中述及五次重庆党政训练班应带渝之件以及应备之事项。可知政府正在积极整理党歧人员。晚包工韦隆安来。
  《徐霞客游记~:崇祯十年( 1637 )十月初一,霞客由左江、驮卢人左州,初四由驮柏至太平(今崇善) ,谓驮柏陆行至太平辄见冈陀盘旋,四环中坠,深者为井,浅者为田,上下异穴,彼此共窑,荒他处水皆转峡出,必有一泄水门,惟此地明泄涧甚少,皆从地中透去,窍之直坠者下陷无底,旁通者则底平,可植可稼云云。翼年二月十六至横山,为忻城界。经永定司、永顺司, 已在宜山县境。当时皆瑶窟升降,土阜上多回环,中洼如塘如井,俯不见底,水由地行,此其中坠处→如太平府云。又卅六里抵庆远之南门。
  接允敏卅号函李良骥《贷州气候与植棉》顾钩禧、张宝荤教育部密电又密函(为区党部事) 王毅侯电奇王云五(为汇款至港一万五千元及李凤拣著《经济昆虫学》事)、圕(购World Weαther Record)、尹世勋函周维干函
  
   晨三点雨。六点雾。云向北。东风,风力增强。下午阴。
  
  良7 1 0 。午70 0 。
  今日元警报。
  晨三点发东北风,下雨,天气较凉。六点起。七点至校。七点半开建筑委员会,到荩谋、刚复、壮予、邦华、振吾诸人。决定商县政府出布告征收土地,租者作四期交款,购者则一次付清,教职员住宅以三万元为限,每人住宅不得超出五百元之数。近来莫村征收地皮,农民时来阻挠,恐有人民误解以为学校强占土地不名一钱.之故。十点散会。
  十一点固。中膳。今日天气复凉,长江流域当更冷,北平已至零下。余寄希文之绒背心不识有否寄到也。膳后刺头。一点三刻至校。本拟赴九龙岩黔桂路,以接洽事众未果。程耀椿来,为加薪事。姜伯韩来,交阅训导处规则草案。吴学溥来,告蚕桑系已交代清楚,不日赴遵义。五点半回。
  《霞客滇游日记~:八月十八日平明雨色军霉,余谓自初一漾田晴后半月无雨,恰中秋之夕,在万寿寺狂风酿雨,当复有半〈日) (月〕之阴。营兵曰: 不然。罗平(在曲靖东南、宜良之东)自月初即雨并无一日之晴,盖与师宗(罗平西、宜良东)〔隔一山J.而山之四今始雨,山之东雨已久,乃此地之常非偶然云云。
  接蕴明、么振声、减启芳、喇华昆、黄旭初、陈雄等函浙东分校快邮代电沈仁湘函(由学生带回)需伯事在函《西迁纪实》四本与蕴明、楚白、子政、宝望函减启芳电
  
   睛晨的。晚66°。
  
  展十点警报,十点半紧急警报,十一点飞〔机〕来,十二点四十分解除。今日炸武鸣飞机场。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作函与楚白、蕴明诸人,嘱蕴明在北暗租屋或建屋,电东北大学戚启芳介绍鲁珍教气象、气候与地形,月薪三百元。适得鲁珍来函,知其已由白沙抵渝,晤吴士选及张梓铭等。又知教育部之所以召季梁前往者,以不知王璐为何人,因部中并不知季梁之名也,遂使季梁仆仆千里,可称冤枉之至。十点有警报,借壮予至对河,通荩谋、振吾、劲夫诸人。十点半紧急警报。十一点飞机过宜山,未投炸弹。后知机九架由宜山至都安到武鸣投弹而去云。一点回寓。
  二点馀又至校。作函与允敏、鲁珍,决推高尚志赴渝受第五届党政训练班。四点半开第一次社会教育推行委员会,到梁庆椿、胡建人、李相勖、储润科、惠谋、伯韩、刚复、壮予、邦华及振吾等诸人。余与伯韩商决,请李相励为社会教育推行委员会主任干事并兼师泡学院主任导师,谈至六点散。至合多|楼,蔡邦华请农学院诸教员晚膳,计三桌,余同桌者有梁庆椿、陈鸿逵、杨新美、亦秋、杨守珍、李凤蒜、熊同和、孙逢吉等。八点半散。九点一刻睡。
  接车镜函(交芥年) 鲁珍函二通寄楚白、么振声、希文、蕴明(内喇华昆、新中等函)函二姊、允敏、鲁珍函教育部(推高尚志赴渝受党部训练班)
  
   晴晨63°。
  
  上午八点一刻警报,八点三刻解除。十一点半警报, 一点紧急警报, 二点十分解除。炸贷县。彬彬腹泻。侯家源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寄陈剑修电,促其来校。又高尚志来,渠决于日内赴渝参加五届中央党政训练班。余托其交毅候一函,并带麻黄索与梅儿。八点一刻有警报,借高行至对、河,未及小学巳解除,遂回。十一点一刻又有警报,借振〔公〕进点心后过河至小学,与建人谈。至二点十分解除,余已在小学与建人、刘学志、孙振望等中膳矣。回。假寐半小时。至校得希文函,知其又调松滋,从此又接近前方矣。余前函士俊,嘱黄超人设法将希文调往别处工作,最好能有升学之机会。今得复,知其已得黄复函,谓希文应自动请假较好,否则设法由超人调湘,因超人在湘北也。余复士俊函,谓希文告假必不能照准,故嘱黄设法调用。
  晚五点余侯家源来,余与谈在广西圈地事。渠主张由省府设立浙江大学征收地亩'机关,则一切纠纷全归本地人处理矣。余甚善其说。六点开行政会议,到邦华、荩谋、刚复、振吾诸人。七点半〈中)( 晚〕膳。膳后谈至八点半散。
  徐霞客于崇祯十一年二月十六经忻城人宜山县界, 十七至庆远南门,十八至张丹霞墓,十九至百子岩(北山)臼龙洞,甘日至廿五以雨停香山寺即今日西门外之龙江公园,甘六借慧庵至九龙洞,廿七游北岸观音阁雪花洞三门岩, 甘八由庆远四南行往多灵山,晚宿黄部道人茅屋,廿九至多灵山巅,上多奇花。三月初一取原道回,初二至庆远,初三至初八待骑不得,初九由香山寺出发往南丹。
  接臭荣熙电周厚复电允敏画士俊、黄超人函潘尚贞函寄季梁电陈剑修电士俊函梅及王毅侯二函(由高尚志带渝并附麻黄片一瓶) 允敏函
  
   晴晨64°。晚六点68°。
  
  今日元警报。新事务主任许侠武(仁章)来。至九龙洞黔桂路办事室。下午离尚志、贺壮予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作函数通。未几黔桂路局局长侯家源派汽车来接,遂借葱谋、刚复、蔡邦华并侯家照太太等赴丸龙洞。由西门外马路向南经宜屏山附近约五公里至九龙洞。黔桂路局自七月间起着手建筑,迄今总办事处于? 个月工夫即造竣。今日晒侯家源及收地陈科长、工务林科长、张医生、束工程师等。据云,总办事处瓦顶木板搓、水泥及地板共约四十方,汁洋一万一千元,其余树皮房顶蔑片墙则约为1 40 一方,用树皮屋顶每方只化三十元,又茅草顶箴席墙木架每方五十元,竹架卅元。借侯局长先〈生)(至〕渠等之防空洞,谛视之乃张丹霞墓洞也。张丹霞为宋宜州刺史。据《游记} ,霞客于崇祯十一年二月十七至庆远, 二十六日早借僧慧庵至九龙,绕丹霞墓洞东麓东南六百步,巨枫树下为九龙祠。至今祠已毁,只存张丹霞之牌位及崇祯时所立之碑。余等进九龙洞未十丈,因洞为内政部藏物而寨,不得再进,乃回。
  一点馀在办公室中膳。膳后二点十分借刚复、荩谋、邦华徒步回至城内,适费一小时。据霞客记, 九龙洞在郡城西南五里,丹霞慕东南。北崖有洞, 下即深潭,嵌石壁中, 一石中横,东西界潭为二,潭多巨鱼。洞高悬潭三丈余,门北向,颇隘,人乃高穹。此与今日所见无甚异,即潭中大鱼至今尚有之也。又霞客未至古城嗣,但闻氢在其中多种菜蔬,则何今昔之异也。
  寄高尚志、希文(寄松滋)函
  
   晨微雨,日中大雨,下午更甚。晨63°。晚61°。
  
  层高尚志去成都。适接敬部电嘱派主任导师参与五届训练班。晚学生虞德麟来。晚郭洽j刮来。
  晨六点一刻起。近日觉头痛,不知是否因穿衣太少之故。今日天两温度骤降,不知希文收不到包裹如何过冬,若是在松滋还可以送给他一件绒衫。松滋气候当冷于此间也。十点至标营作纪念周,请蔡邦华讲"抗战时期之教育" 。在标营中腾。膳后回。睡一小时。二点至校。
  今日接《西南边疆》杂志、五、六两期。六期内有江应梁著《诸葛与云南西部边疆》一文,谓云南西部边民非常崇拜孔明,推其原因,是等夷族由滇东移往云。.fL明五月渡泸,泸是何水,迄今尚无定论。据今日所见江应梁文,(三国志· 后主传》及《武侯传》均对于南征寥寥二十余字。裴松之注引《汉晋春秋),遂有七擒七纵孟获之说,又谓其遂至滇池。晋常穰《华阳国志》所记较详,谓武侯由越密、西昌渡泸进征益州,生虏孟获。故相传泸即是今之怒江,谓往腾越所过之惠人桥即擒孟获之处,不可靠。《太平寰宇记H 宋乐史著) : 会州(今会理)汉耶都地,泸水历郡界,瘁气三、四月间发, 至上伏则元,故五月渡泸云。是则泸即会理以南之金沙江无疑云骂。
  校务会议教员公推代表十人,巳选出,计费香曾七票,顾谷宜、徐季旦、杨耀德、缪彦戚、储润科、陈建功、胡建人等七人各四票,此外三票者六人,以舒鸿、钱琢如当选。
  接陈辞修电梅函沙村示范垦殖场七、八、九月报告浙东分彼叉赵九章、季俞、严承甜、许翼生函寄刘寿祥面
  
   雨终日晨60°。晚60°。宜山橙子上市
  
  女生王爱云得第一届侠魂女士奖学金e 阿秀回。电机系学生蓝蝙寿病故。下午黔桂路材料库J军长樊伯滋来。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校。接东北大学校威启芳电,嘱沈鲁珍即赴三台东北大学授课。余即复电井电鲁珍。今日上午十一点电机系三年级生蓝端寿猩红热去世。昨日纪念周前,余至标营疗养室,知仅学生患病者二人住内,皆不甚剧,心颇慰。但此时蓝生尚未住人。渠病仅三日,初起不以为意,至昨下午始转重,今晨尚可讲话,十一点即去世。同时有物理二年级生徐常嗣病风湿已三星期,昨晚忽转剧,今日亦奄奄。余于下午三点往,眼尚能动,但不能语言,不辨人,周仲奇在彼打强心针数次云。四点樊伯滋来,渠允在标营造浮桥,于挂二灯时连接可过渡云云。
  晚程耀椿又储润科来,为张孟闻太太产后乳房出毒,请军校韩主任介绍医生开刀事。
  Haldane A. R. P . 第六章"炸弹损失之避免":5∞磅之缓性炸弹之可以穿通四五层之水泥地板,但不致于使钢骨结构倒塌。凡在钢骨水泥屋中居民其炸死机会半于砖屋中。在西班牙,潦沟为防空重要设备,大部无遮蔽,兵士均谓飞机投弹不能影响于攘沟中之兵士,攘沟之深不得过于6' 。当房屋倒时,大部之砖均垂于离墙脚距不及高度之半处,故卅尺高之墙即要在十五尺以外可掘潦沟。至于地窟或Tunnel 隧道,如能在地面下六丈则可称完全保险。据英国估计一码坐三人,以砖墙水泥地板则每人将费九镑。如加通风,每人以1 50 立方公尺-小时计,又须再加一镑。如此则每小时只损0.5% 氧气云。伦敦八百〔万) 人口须一千一百哩长之隧道,价一万万镑。
  接减启芳电气象所电寄减启芳、沈思王与电气象所电又梅儿平函茅庸臣、越真,觉电(为工程奖金事)
  
   雨晨览。晚58°。
  
  上午九点日军在北海登陆。展丁普生来。葛果行来。晚叶自仪、虞承辣、虞德麟来。侠魂在世日每逢初冬、暮春必忙于晒衣,多至旬日之久,余引以为苦,但日后开箱,元一霉烂,完好如新。
  晨六点、馀〔起〕。今日温度更降,终日在58 度华氏左右,穿大衣、棉袍者渐多。
  余冬衣未取出,颇觉冷。故至下午一点前借校工麻金生赴蓝能村十一号取衣服。
  只要得内衣数件,其余大衣及冬制服均在燕山村王驾吾处。途遇张孟闻,知其夫人产后乳房出毒开血二次未愈。雨后路至难行。
  三点半回校。学生葛果行来,为义卖日记上题字事。晚七点自治会代表叶自仪、虞德麟、虞承藻三人来,为收集下星期日之义卖物品。余交去放大镜一枚、商务出版吴兴业《实用治疗'概要} -本、日历一块、Del Monte 桃子一罐、金华茶叶一瓶、鼻针一盒1 40 枚、牙膏二盒、衣刷一个、女拖鞋一双,计九件。洽周来,为德文教员事。
  依下述《霞客游记),则徐霞客亦深信诸葛曾至怒江及高黎贡山。崇祯己卵为十二年,即1 639 0 <霞客游记}:"己卵四月初十,自永昌(今保山)出发赴怒江、高黎贡山。十一日过石子哨、大板铺。东西两崖夹成一线,俱摩云夹日,溪嵌于下,路缘于上。有碑倚南山之崖,题曰:‘此古盘蛇谷,乃诸葛武侯烧藤甲兵处。'然后信此险之真冠滇南也,晚至磨盘石,即高黎贡山之东峰。亿诸葛武侯于此前后开疆,战功昭著。今已风流云散,所谓‘往事如看镜,浮生独倚崖' 。慨然者久之。"西班牙Castillon 城有七万人口。民廿七年五月卅Franco 佛朗哥叛军以五十架飞机炸C 城,投450 炸弹,只死一人,次日十九只机又来,毁屋六十间,投弹180 ,只死二女子、三小孩,原因C 城每家屋下四十尺均挖有防空洞也。
  接基泰谢振文、杨廷宝(刚复信附来) 、丁绪贤函张慕聪电寄刚复函丁绪贤函教育部电(催拨建设费八万元) 熊迪之电(购血消)
  
   雨。晨56°,754 mm , 36 m 高度(Casella 10772 高度表)。
  
  晚56 0 。
  昨报载苏倭将开会议解决一切悬案,而英法将华北驻军撤减,是则外交上日本将大有利。
  可叹可叹!呜呼!正义于何时得重见天日乎?四点至七点开训育委员会。
  晨六点馀〔起〕。今日天气更玲,幸昨日取woolen -made wear 绒裹衫来,今日即穿上矣。上午寄季梁一电,物色德文教员。接季梁来电,知下年度预算尚未通过国府,陈剑修允于十二月间来。蕴明已见到梅儿,衣已交去矣。今日将建筑小龙乡之宿舍与教室之条件列为表付印。自本月起中行已接到中央命令实行公库法,故各项款子均须交公库,照规定校中每月只有三千三百元之需用可以支配。今日将中英庚款、技术合作、高工、初农以及廿六年度建设费二万元均改存中央〔银行J.不以浙大名义而以中英、技术两名义存人者。中午十一点回。
  一点半至校。四点半开训育委员会,讨论医药卫生及膳食诸问题。决定下月起停止学生米贴, 一则以教部不准以贷金用于非战区学生,二则贫富同等待遇,为不公允也。
  浙大在小龙乡莫村、坝头诸村收地,于七八〔月〕间己先通知省府,嘱县政府会同勘定。经于丸月卅号由谢家林乡长召集评价委员会委员罩启蕃、罩启珍等评价,定上、中、下三等舍地。根据莫村舍地鱼塘甘八年二月造报调查表第一甲韦家芳所报商数,价值为标准每窗三十二元为中等,舍地分别加减评定,上下二级复以豆( ?)本十斤为一亩计算,上等地每商39 元、中等32 元、下等25 元。租定年给20% ,稻田租金每亩上等34 、中等28 . 5 、下等22.8 。复以陈罩氏地因吴中记建屋须用场地,初已允收割青苗,至晚间(本月初事)忽来外甥十一人之多,声势汹汹不准强收。复又有村人罩启蕃、草启珍向省府告浙大强占民地不通知县府。罩等实为评价委员。草启珍为副村长,村人之刁横如此。
  接季梁电吴士选、骝先、梅、子政、徐勉钊、季梁、周维于、蕴明函寄季梁电马名海电梅函希文函3
  
   晨阴有阳光午雾晨57° 754 mm 午62°
  
  阮春芳来,为青年运动座谈会事。晚王劲夫来。
  晨六点起。七最至校。寄希文红绒绳线衫一件,虽明知其不久将调动,但以近日宜山之玲,鄂中温度必在五十度以下,故希文之衣服必不够暖。今日以小包裹即当普通邮件寄出,挂号须五元。八分,亦可谓贵矣。寄季梁、吴士选函各)通,为分校向教部要款事。接外婆函,知《浙大西迁纪实》已于日前寄到。今日振公、丁炜文由桂林回,知去时乘柴油车,因开车者不小心,在锥容、鹿寨问几于覆车。在桂林汇香港一万五千,以10% 为汇费,由广东省立银行汇出,第二次一万元即未汇出。
  看护妇有一简姓者,杭州人,在融县可来。教育厅对教导班可办,中小学方面则津贴希望甚少。
  中午天雾,但仅悬一二灯,无警报。三点至圃,在New Republic 见关于欧战一文,谓德国人之所以能三星期占领波兰者,由于数小时即将全波之飞机场尽行破坏.故波兰飞机之毁于降落时乏机场者多于被击落者。以是披军全不知德军之动静,如〔元〕眼之军队,故乏战斗力云云。见Harold Laski 文述工党战争之目标。
  接外婆函长郡中学李循范、浙东分校薛岳父协闻胡伦消之子胡守纲函第九战区千训班祖楚、桂林电工器材广函寄希文红绒绳包裹一个(寄松滋) 赵季俞函季梁函通伯函蕴明、吴士选、外婆函
  
   雨63°。晚65° 749 mm
  
  校中实行公库办法。晨五点物理二年级生徐常嗣思风湿病故。师范学院代表高挂泉、王鸿札来。周厚复回校。孙翁搞来。程样德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物理二年级生徐常嗣,湖北宜昌人,以患风湿于一月前不良于行,旋改看中医稍愈,十二日因避警报致疲倦又进中药,十四晚遂发症,嗣后虽经仲奇诊视,卒无效,于今晨去世。
  阅外文杂志。十一点回。二点至校。周厚复由重庆来,知其于十一号由渝出发,曾晤季梁、蕴明诸人。据云化学教员吴荣熙于觅到替人后始来。孙翁濡来,谈学生会事,知本年主席为虞承藻云。晚工专本校毕业生程样德来,知其在第三路战区司令交通处,现奉令赴渝转昆明办理厂务( 电讯厂) ,约其在校中膳。六点开行政会议, 谈预算及建筑诸事。
  〔据) Foreign Affairs ( October, 1939) Brown "American Jsolation" (美国的孤立主义) , 民廿六年九月据Gall up 之美国大众普选结果,对于中日战争完全中立占5 1 % 。廿八年六月只24% ,同情中国者自47% 增至74% ,愿不购日货者自37% 增至66% 。
  努看护闵定芝电汤浩函又侠魂纪念刊三校
  
   晨雨65°,996 胁。午992 mb 或744 mm,70°。
  
  9.30 警报, 11 :∞解除。下午2 :26 警报, 4 :2 1 解除。敌人子「五在龙门港登陆后IlP 占据防城县,速度颇快。幸此间人心尚稳,因均信日人之实力不能至宜山也。今日学生在文庙义卖,晚汤兰九{来),知义卖所得不及下元。晚俞念惹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文庙学生义卖处,在图书馆。余购Kodak Vero Chroml 120软片一卷,又学生自制墨水一瓶,各洋五元(抗战前一元) 。前者在重庆价在六七元,后者则普通市价不过数角钱而已。今H 陈列物品虽不及今年" 一二八"之多,但亦不少,有自制警报椅、警报袋等。因天雨兼之经济困难,故购者不多。加之在黯云暗谈中,上、下午二次警报,各在义卖时间,使购者更不踊跃矣。
  上午余在寓阅章则修改委员会所修订之章则.及排定过去一个月警报损失上课之时间。下午假寐一小时。至2.49 忽又有警报,借沈尚贤过河。沈所抱一小孩穿小背心、红绒衫, 守城警必嘱其脱下,复以沈衣衣之了事。余至武汉测候所,遇士楷及储润科。阔天气图,知低气庄中心约在宜山西北, 一·周来宜山己下1 40 mm 之雨云。五点回。俞念慈来辞职。
  霞客粤西游记:丁丑六月廿一日抵柳城,谓江道分为二,西者日庆远江,源出天河者为龙江,出贵州、都匀者为乌泥江, 已误,因龙江之源出黎波也。其论南盘、北盘,谓南盘自交水下回州至南宁合丽江是为右江,尤误, 因南盘与北盘在贵州册亨相合成红水河,人广西至来宾移黔江。
  
  
   晨阴,有晴意,晨70°,992( mb ) (即744 mm),潮湿如江
  
  南霉雨天。下午989 mb , 74 0 ,有阳光。晚74 0 。下午三点起南风,天转睛, A. cu 渐分裂,方向S ,速度较快。
  8:48 警报, 10:12 解除。曰:06 警报, 1 6 :05 解除。雷宾商来,谈及辅导班事。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今日闷极,类似江南之霉雨天。因温度甚高、风小而湿度大也。自十三号天气骤冷, 气压升高,至十六号温度房中只560 ,而气压达754 mm 。十七号天晴,以为有数日可以秋高气爽,但十八日温度升高、气压降而下雨。气压至749 ,至廿号达744 ,温度700 , 低云SSW ,风东。今日上午仍闷热,下午三点后忽起南风,温度虽高但以得阳光稍觉舒适。寓中楼上尚干,楼下地板均潮矣。此次十三至十六号之雨为高气压雨,而十八九号之雨为低气压雨也。
  上午往小学,壮予向往。下午宾商来,谈及辅导班史地与理化于下学期二月间开始,大概派工三十教师来, 经费桂教厅可担任一部。此外尚希史地、理化各为国民中学出教本,史地己允每月拨400 元,自明年一月起。并谈及钱家贞介绍在中学服务事。一点六分又有警报。余在寓作各系购图书统计表。晚七点至标营作纪念周,贺壮予讲"抗战时期之大学生" 。晚洽周来,学生郭太炎来。报载钦州己继防城而失守。
  据雷宾南,驻钦廉之防守,广西师长冯璜现在重庆受训,指挥臼崇禧在重庆开六中全会,七军军长夏威又以丁忧不任事,由副军长何某驻南宁代行职务,旦驻防桂军与钦廉人士不睦,故日人得以数日内夺取防城与钦州。并曾有敌人已过小董夺取大塘之说。大塘曾自动焚毁云云。
  接子政函严振飞函金宝善电陈雄电
  
   晨阴晨72° 993 mb 晚74°。
  
  7:35 二灯, 7 :40 警报, 1 : 10 紧急警报, 3:30 解除。今日炸商宁达六次之多,又炸迁江、贵县、来宾。逃警报时作函二通,又阅王应麟著《困学记· 闻史》条下。今晚梦见希文。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7.40 即有警报。借振吾至小学。余作函与允敏,告以余目前家庭状况。
  近日敌机炸南宁甚烈,昨炸四五次之多,上、下午均在南宁。今日上午亦连续炸南宁,可知日本人之急于夺取南宁也。防城、钦州之失守,由于汉奸报告,日人乘虚而人。但北海、钦廉登陆之说传之已达二年余,而我军事方面人员毫不介意,扬言事事有准备,而实际则徒以坚壁清野为抵制之策,遂使日人得扬长而人,岂不痛哉!以南宁目前地位之重要,理应早事严密防范。盖目前国际路线以镇南关一路为最耍,南宁失守此路即断,而防城、钦州为敌人登陆后夺取南宁最短之路线,岂能不加注意?而于此吃紧时,军长夏威以丁忧坚不视事,师长冯璜又调往重庆受训,加以白健生出席六中全会,黄旭初疾症不能起床,李品仙赴皖就主席,结果竟无)人能指挥,可称荒唐之至! 至临时手忙脚乱调兵遣将,不亦晚乎。
  下午开本届第一次校务会议,到廿八人,至晚九点-刻散会。
  本年十一月钦州、防城之失守, 龙门港之上陆,与去年十月十七大鹏湾之上岸,惠州不械。读放翁"阴平穷寇非难御,如此江山坐付人1" 至今读使人心痛。邓艾深入阴平七百里,行无人之道,粮运将濒于危殆,故陆放翁望剑阁感蜀亡诗"自昔英雄有屈伸,危机变化亦遥巡。阴平穷寇非难御,如此江山坐付人1 "接李宗恩、梅迪生函寄子政、允敏函
  
   雨。九点见阳光,未几又阴雨。晨73°。午75°,低云
  
  SSE ,994 mb 。下午一点半70 0 , 999 mh ,低云转东北。晚63 0 08: 10 警报, 9 :45 解除。10:52 警报, 11 : 55 解除。2 : 10 第三次警报, 3: 12 解除。罗登义来校( 生物化学教员) 。陈鸿逵来。
  晨六点起。今日晨起仍闷。七点至校。未几又有警报。余以路泥泞难行未赴河北。在〈家)(校〕中阅萧一山寄《经世》杂志学术专号,见黎锦熙所著《钱玄同先生传> ,知其为吴兴人,于本年一月去世,年五十二而已。从太炎先生治国〈家〉〔学) ,精音韵,曾至日本。宣统时归国鼓吹新文学,于国音、注音符号、国语、罗马简字体等制,悉心归划亘甘年。名钱复,又以疑古更名"疑古玄同";以崇拜刘献廷,又名摄献玄同。要想在1948( 年〕刘继庄之生日三百周定为国语纪元,因继庄主张用拼音罗马宇云。
  十一点回。又有警报, 未几解除。假寐半小时。至校。二点十分又有警报, 一小时后解除,至校。许鉴明来,又勇叔颐来,知莫村收地大生辖辅。以前副村长草启珍因未能从中渔利,故暗中捣蛋,怂恿乡民不租地与浙大。昨日以副乡长与乡长之力将草启蕃之地租约写定。今日简家纯取款往乡,无人至村公所订约,明日拟以传票传人。余一方电知黄旭初,嘱其电县晓喻乡民。同时吴中记合同将订款已付六千元, 工人已到五六十人,而木料齐全,只待地面盖屋。幸数日霍雨,故尚无工作可做。一旦大晴工人即无事可做,是为浪费矣。现拟先盖坝头之教室。
  晚七点五十分昕马尼拉广播,知敌人在南宁东南35日里处与我军争持云。八点半至振吾处,遇一姓姚广东人,制一钟,可表时、秒、分、时、日、星期、月与年。九点回。今日骤冷。
  接陈辞修电接丁荣商寄省主席黄旭初电寄陈辞修电尽i某函振吾丽又A. R. P 一本
  
   阴下午睛晨58°。最低11°C 晚ω。
  
  第一次警报9 : 钮,2:50 解除。3:07 二次警报.4:20 解除。晨至县政府晤县长区岳生,遇交通银行许崇鉴(坚白) 。晚学生汤兰九、蔡挣来。又女生指导方慧贞来。订臭中记合同,计教室十七幢,共一七六方.共价三万0二百元,七十天完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今日气候又如冬天,但至下午日出后则如江浙之秋天矣。作丽数通。未十点又有警报。余至标营训育处办公室。与伯韩、叔岳谈至十一点,即在标营学生膳厅进膳。膳后借叔岳至标营土墙外视察一周,见黔桂铁路方在造一马路,由土墙穿人标营操场,事先毫不通知,殊属不成事体,故嘱壮予急设法阻止之。在武汉测候所阅Gold ie & Abercromby 著Weαther 一书关于低气压一章。
  7三点回。至办公室。又有警报。
  今晨七点至县公署遇区岳生县长,知寇方在小董与我军激战,是则尚未过十万大山也。谈及莫村租地问题,渠以为只是少数从中作梗,但租价或须稍增,余谓稍增未始不可。岑兆熊指挥官赴河池赶造经东兰至回阳之马路,盖恐南宁一头国际路线将不通也。
  阅《教育通讯》二卷四十二期陈科美《教育与民族性》一文,谓中华民族之根本之特性为反应能力之坚强与消极,如恢复健康能力之大与忍受能力之强,心灵方面有折衷与调和之力量;至于由于适应环境而起之附属特性则有容忍性、保守性、中和性与实现性,所谓实现性即"行乐须及时"、"人生不满百,难为千载忧"、"今朝有酒今朝醉" 。今日在《教育通讯》上阅陈科美《教育与民族性》一文指出: 民族性有根本特性,实际不可变。与教育所形成的附属特性,比较容易改变〈的> ,其说根据Le Bon Psychology 01 Peoples 。陈因之指出中华民族的永久特性为适应环境力之强,而附属特性如保守、中和等则为暂时的,可知中华民族实为青年民族,以其能造应环境也,至于保守性系受环境之关系。
  接高尚志函接毅候电得叔谅电陈杰夫咆寄刘石城函伯韩函寄次仲、晓沧函
  
   睛。晨56°,100o mb。午阴62°,996 r巾,St.cu SW。晚
  
  阴, Al. St S, 62 0 09:34 警报, 12 :50 解除。2.26 二次警报,2:44 紧急, 3:03 机声过头顶,3: IO 由商向北,飞在A. cu 之t. ,满天是云。4:45 闻炸弹声及机声, 6:04 解除。今日下午炸都安。壮予赴黔桂路晤梁汝庶。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据壮予报告,谓已与黔桂路第五段工程处梁汝庶接洽,允将所造马路仍经大路,不另穿过标营之土墙。
  阅陈科美著《教育与适应性> ,谓中华民族如欲生存于此世界,必须改造其特性,使由被动而改为自动,消极而改为积极。其附属特性如容忍应改为坚忍性,从小就教儿童不畏艰难,养成一种奋斗的兴趣。保守性改为创造性,由创造中得到人生乐趣。中和性改为诚毅性,使有刚果的信念,有独立不移之精神,有此信念则不致于汉奸如毛。把实现性充分的社会化,养成人的同情性,不致养成自私自利的习惯,如对家畜不加以任意伤害等。关于以上诸点, 与余意见完全相合,可谓先得我心者矣。
  上午至标营视察黔桂路所造马路, 知已改道不经由校中土墙人。在标营中膳。
  膳后未几, 1 2 :50 解除〔警报〕。余即回校,但至2:26 又有警报,余在校未走。2:44紧急警报, 过江至北山东坟地上阅《困学记闻> 0 3 : 03 闻机声,机过天顶由南向北,但在云上不明架数。至四点余,余方欲回,未几又有紧急警报。4 . 43 闻机声,自西方向南行,并闻轰炸声,疑炸大塘。避警报时见一个枢倭者匍伏而行,手脚均风〔湿〕。据云,常姓,年45 ,无父母妻子,赖县府给每月挂币二元为生活云。余于五点廿分人城,但至6:04 始解除警报。在江北遇祝廉先夫妇。
  接戎昌骥电(教部指拨分校/飞至十二月份每月四千元金,又本校防空设备五千元、修理五千元)寄郭洽周函(为请陈楚衍代女生指导事) 寄严振飞函程纯枢函陈叔谅函v
  
   雨。晨60°,1°03 mb。低云Ni NNW。午阴60°,10°5
  
  mbo S1. cu from NE。风力强。晚北风56 0 , 1007 mbo南宁陆落!离龙门企沙上岸只十天耳。"阴平穷寇非难御,如此江山坐付人。" 可叹!可叹!今日元警报。展开建筑委员会。今日给竺士樵丝棉袍一件。黔桂路王乃仁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召集建筑委员会,到刚复、振吾、理:谋、邦华、壮予等。
  决定教职员住宅收25% 年租,如五百元者年收1 25 元,推壮予、刚复草定租地办法。莫村已有数处地主自愿出租,故问题似较简单矣。十点散。黔桂〔路〕王乃仁来谈筑公路经标营事,余嘱振公借往。中午回。膳后剃头。
  一点半至校。三点至教务处。与左手谋谈校中组织规程及校务会议章则等事。
  至图书馆阅Round Table 关于英日外交一文。五点回。开行政会议,谈新生人学手续及宿舍等问题。闻北山避警报时有人被抢消息。又昨余自标营回校时,途遇一不相识之河南人,据云系军队之伙夫,行至此元人相识。余询以所长,无一长,但能烧饭而已,余嘱其于下午来,但以警报迄未至。膳后借刚复等谈至7:40 ,欲昕马尼拉广播未得听得。九点回。
  浙大电台XU6K or XCG 与他台通报时间@20m呼号地点时间电力(Wau) 机关XUOA 渝T. F. lO P lω 业余总台XU4A 蓉D.1 P 50XU5th 昆Th. 7:30 P 25 清华XU6D 昆0.2 P 30XU6A 桂M. W. F. 3 P 50 中航XU7A 阅0.11 P 50XU8LM 永康0 .7 P 15 浙省党部XU8Ml 沪3∞ 商人XPT 丽水9:30 P 1∞ 浙TEL接伯韩( 师范主任导师)、荩谋(为减教务长薪事)函寄教育部电(询军训事) 杨允中电(代垫4∞元为i单其骥薪水) 教育{部〕叉电(索贷金)
  
   晨微雨。北东北风。晨6h 50°,1013 础。午52°,1011
  
  mb o 天阴。A.5t o季梁来。学生代表虞承藻来。学生会推出代表, 主席虞承漠,文书沈自敏, 情报汤兰九,纠察孙新盔,交通洪银,组织王慕旦,交际吴俭侬, 警卫陶光业, 卫生孙翁而.膳宿赵梦环,会计蔡导华。
  晨六点起。昨晚北风不绝,天气更玲。今、昨均无警报,心知有异,盖必日本寇敌已达目标也。学生代表虞承藻来谈学生会活动、工作及膳贴,最后问及企沙土岸南宁危急,学校善后处置。余谓学校〈曾)( 仍〕继续从前计划,预料寇虽得南宁,并无北上企图,盖其目的无非欲切断国际交通线而已。季梁来,知其于十七由渝乘公路车出发,昨始到。计走八天,在贵阳停留二日之久,曾遇高尚志云。据云, 重庆方面仍极乐观。
  九点余,余至西三街64 号军校韩主任汉英寓,证实南宁已于昨日陷落,可痛之至! 闻吾方只有三师兵在大塘、南宁一线。余询以军校计划,据云拟先送妇踊西去,东西陆续送怀远、德胜等地云云。中膳后诚忘来, 嘱约刚复、壮予、振吾等于晚间至寓一谈。今接梅函,又胡定安函,即复梅及蕴明、宝望函。四点至对河村晤张荩谋,遇杨守珍与荩谋,谈片刻至东五街五号晤季梁, 约晚上开会。途遇建人,借至西三街九号晤李相励,不值。回。晚膳。士楷、波若颇急于迁移赴)11 。
  七点在寓开行政会议,到刚复、荩谋、姜伯韩、振吾、壮予、诚忘及季梁,蔡邦华最后到。决定目前照常上课, 小龙乡建筑继续进行;侠敌人进占宾阳时始停课,书籍、仪器等不得已时即留存小龙乡,女生由校车送至相当地点,男生步行。谈至九点三刻散会。
  接梅函附致波若、彬彬函王毓东(以德父)、吕蕴明、张宝堃、沈鲁珍、吴士选等函
  
   雨下午阴晚微雨晨50° 101° mb 晚52°
  
  丁炜文来辞行赴川,丁未成行,因汽车修理。看护闵定芝来。下午二点智报, 三点解除,敌机炸到11马。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张孟闻及苏叔岳来,均云学生自治会于七点在标营开会,讨论迁移问题。十点余至标营,原定请李凤苏讲"害虫之重要",但以时局紧张,改至下星期一。余报告昨日行政会议所议决各条,即照常上'课,候敌过宾阳后即出发赴黔。并述南宁与宜山相距等于沪宁,宜山与宾阳相距等〔于〕沪杭。南宁之易于失落由于我军之疏忽,因师长、军长均不〔在〕场,而目前则夏威在宾阳、蔡延错在武鸣,指挥有人。且已调大军前往阻塞, 决不致于短期内有危及宜山之事。
  余报告后, 一般学生即欲自治会主席虞承藻召集自治会重开会议,且不许到会教职员离室,余等即坐定。虞承藻报告学生自治会议决案五条,其中二条,一为立即停课, 一为筹备迁移,要余即答复。余谓, 立即筹备迁移并无冲突,因过宾阳即须出发,不能不立即筹备,惟上课则须照常进行。关于迁移何地点与时间问题,可由校务会议决定之。十二点散会。
  今日开会秩序不好,且有学生沈自敏等不令教员出外,余面斥之。又霍少成批评过去移家之狼狈,但学校职员尚未有弃所载物件潜逃之事,而学生自己行李则一遇危难立即逃避并致溺死一人,何面目再批评。十二点散,即在标营中膳。膳后二点回校,即有警报, 过江至小学。三点回。四点学生代表来。
  接允敏函寄梅函附彬彬函及邮票蕴明、宝望函湄潭严浦泉咆遵义刘千俊专员电教育部电
  
   晨雨"°,1004 胁。云极低。午52°,阴雨,1006 础。
  
  今日学生罢课。罗剑汇其子罗拔汇票一百五十元。中午卢温甫来。长望来。又事务主任许仁章(侠武)来。
  晨六点起。七点三刻至校。发电数通,一致瓮安县长询容纳大学地点,一致军训教官王超,嘱速来。十一点回。涂长望借卢温甫来,知温甫与其夫人曾广琼住长望处,余告以目前宜山因南宁陷落而紧张,武汉测候所之小龙乡建筑是否仍须进行。余以心理研究所在三江,如浙大果迁移,则武汉测候所即可赴三江,惟此事须与心理所作一接洽。
  午后一点半至校。四点开临时校务会议,到会员卅二人,讨论应付时局问题,议决迁校, 立即筹备。由校派筹备委员会七人,余派定张晓峰、吴馥初、梁庆椿、贺壮予、胡刚复、李振吾、蔡邦华七人,由委员会定紧急处置办法, 于敌人侵入武鸣、宾阳线时实行。通知各系将图书、仪器分为紧急与不紧急两部,不紧急者先行起运。
  对于学生自由停课表示痛心,嘱训导长纠正。直谈至十一点始散。学生自治会虞承藻等请求旁听未准。余离会〔时〕代表十一人尚在外相待,询会议消息。余告以会中已授权姜伯韩训导长转告会中经过。
  接遂宁顾金商、三民主义青年团、罗稻仙(剑)、宛敏渭、吕蕴明、陈士毅寄昆明中央信托局运输科林世良、汪建才、沙炯勋电(拨车辆) 瓮安县长电(无电局未发出) 军训教官王超电
  
   晨阴日中晴晨51°
  
  2.3 1 警报,4 :20 解除。
  晨六点半起。七点三刻至校。接希文自枝江来函,谓黄超人嘱其告长假,而渠不愿云云。余嘱黄超人调希文至渠处,而黄欲其告长假,余圆明知希文之不愿出此也。又希文来函谓十月十八所〔寄〕之绒背心已收到,而十月五号之邮汇四十元未到,但汇票之回贴则于数日前巳来,岂有人冒领耶,当询之。
  晨蔡邦华来,告余以此次星期一学生自治会开会时实有二年级少数学生欲从中捣乱,其原因虽似由于开除王沛与学业不及格学生,而其后或尚有背景也云云。
  又谓程耀椿不但于星期〔日〕晚在学生自修室扬言宾阳已失,汝等何必如此用功,遂使学生人心大乱而要召集星期一之会议,且今日复在外扬言训导处官气太足致使学生撕训导处之布告。此君真无脑袋之人,余悔将其召回。
  午后2:31 有警报, 借温甫、长望、任美锷至对、江, 4:20 回。五点开建筑委员会,惟惠谋一人未到。决定小龙乡已建木架之房屋继续进行,其未动工者则磋商作罢。六点开迁校委员会,到晓峰、邦华、刚复、振吾、壮予、庆椿、霞初,及余与马裕蕃,余主席。决定派晓峰、振吾二人至贵州独山、都匀、瓮安等等地方,觅得150 间房屋可为暂避之所, 二人有全权决定。派刚复至长安、三江、合江等地,探运行李之路线。教职员家属及女教职员、女生由学校派车运送至相当地点,由黔公路局接送。
  接希文自枝江发函沈鲁珍函寄希文(附洛依垢( ?)步兵学校重机班某函) ~j咸、吴士选函柳州莫葵卿电刘慕曾函西南公路局函(以上二函由谈家桢带去)
  
   晨阴。八点雨。晨51°,1013 mb。晚晴52°,1011 mb。
  
  苏俄军队开入芬兰境内。晨9:44 警报,中午1 2: 16 解除。1 2:46 又有警报, 1 :46 解除。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校。在阴雨中仍有警报。余知敌人目标在于宾阳、武鸣,决不来宜山,故亦不动,继续作函与允敏述浙大又决计迁移之事。晨余招叔岳来谈,知学生星期一开会时, 二年级学生曾有少数人拟假纪念周包围余,即日停课迁校,否则辞职。后以余在会场之态度虽和平而极坚决,故未能贯彻彼等之主张。昨开会二年级多数学生仍不欲上课,以三、四年级学生力争得以通过。但二年级生仍有二星期后必须罢课出发。至于学生对于伯韩反对更烈,因伯韩作事极为积极也。
  张荩谋来,余告以昨日迁校委员会议决各事。伯韩来。
  十一点回。虽在警报声中,余与士楷仍在家中膳。膳后余往校中,第二〔次〕警报解除。学生代表虞承藻、沈自敏来询迁校委员会进行状况。余告以校中巳请梁庆椿、周厚复、王~J夫、胡建人、姜伯韩五先生为指导学生迁移组委员,积极与学生以接洽与指示矣。下午晤中国银行主任庄祖贤, 询以车辆事。五点回。晚膳时丁炜文来,渠将于明晨出发往贵阳云。七点半至工读学校。听马尼拉及广州等报告。今日元广西消息。借振吾回。
  接笠鸣涛(为新生王一字因病休学一年事)、军事委员会办公厅总务处、寿橡缆函叔~~函成局l蜒的顾振军函刘明水的在f陈剑修电允敏函刘重熙函
  
   晨雾晴晨48° 1011
  
  展9.∞警报,下午1 . J 6 紧急警报, I :48 解除。2 .26 二次管报, 2 :40 紧急警报, 3:50 解除。
  今日炸使林、横县、灵山、宾阳等地。民廿一年级土木系拿兆槐米。
  晨六点起。七点馀至指挥部晤岑兆熊指挥官, mJ 以前方情况。渠以甘八号白主任健生之通告相示,谓此次日兵入邑系板垣一师团二万五千人,力Il另一旅团15 ,以沁人,而我前线只有三十一军担任贵县至肇庆一线,四十六军担任邑至钦州一线,共只六万人,故敌乘虚而入。现则已两机械化部队去前线,共有十师之众云。
  余告浙大目前照常上课,但亦不得不准备迁移,并望有重要消息随时告知。谈一刻钟而别。回。
  9 :∞ 有警报,余至对河村小学,遇刘学志及胡建人等。余制宜山、贵阳及贵阳、遵义、酒潭间距离及高度表。在彼中膳。膳后二点解除,回校又有警报。至东门外江边,遇杨耀德。网点|剧。晚振吾、晓峰、洽周、王瑞德、刘之远、叶左之等来,义学生代表叶自仪、刘守绩、跳文琴及一年级新生若干人,均为迁校事。余允在学校可能范围内可用汽车送女生、女教职员及教职员眷属。
  近来教职员亦纷纷离去。古人有言"疾风知劲草,世乱识忠臣。"到紧急关头方知谁是谁。教职员中以带家眷而走已有王驾吾、朱普培、储润科,不久离去有谈家桢、朱诚中、张孟闻,而单身欲走者尚有顾谷宜、梁嘉彬。此二人余均劝弗离,但均一意要去。黄羽仪以夫人病亦将离去,而陈立则已数H 不见,是否已回心理研究所不可知。职员中则陈道明不告而别,陆子桐欲辞职,以余坚留而止,俞忏溶亦将辞去。
  窍三江心理研究所唐慰挝、茅腐臣、易明晖、宛敏消、杨白业函教育部电
  
   晴晨52°。晚56°。
  芬兰内阁改组,接受苏联条件。世界上只有强权而无公理,可叹之至! 8:23 警报, 8:36 紧急瞥报,下午1 :40 解除。炸柳州、伏击( 三次) 、宾阳等地。展振酱、晓峰、屠达及军政部之阮仔骚:11 发赴六寨、独山。机四学牛.颐乃9 来。梁嘉彬来。陆子桐、俞忏溶醉职。
  晨六点起。七点一刻到工读学校。梁嘉彬来。提系单身教职员而一见危急立欲跑走,我国智识阶级之立身行〔事〕己于此可见一斑。
  8:23 即有警报。余出东门,遇蔡邦华及林汝瑶,借至小南门外之石山间,农学院教职员在此避者甚多,遇蔡太太及孙逢吉、徐季丹及熊同和等。待四小时余,中经二次紧急警报。十二点偕蔡邦华夫妇往其东门外寓, 遇罗登义夫妇及五建中, 即在蔡家中膳。罗系贵阳人,而其夫人则为遵义人。前i次余偕刚复赴滔潭时,值彼在湘潭中学教书。县知事严浦泉请客时彼亦在座也。1 :40 解除警报。回校。
  五点开行政会议、建筑委员会及迁眷委员会联席会议, 到刚复、蔡邦华、姜伯陈、季梁、荩谋、洽周、壮予、馥初、梁庆椿、王劲夫等诸人。建筑仍照原议,新美西与吴中记巳建屋架者继续完成,余则缓建。汽油尽量购买,现价为十元至卡一元一加仑,悔不于从前立六元一加仑时多买二三千加仑也。现校中只有五百加仑而已。
  次讨论新生入学问题及应付紧急问题等。在校晚腾。直至九点二十始散。据诸葛振公出席宜山各界联席会议报告,谓今晚会议时岑兆熊报告此次敌人占领南宁用便衣队汉奸先入城,故近来宜山等地查稽甚严,因此与军校职员发生冲突云云。
  接涂长理、郭晓岚函 晓沧、浙东分校
  寄黄旭初电 徐宽甫电 希文(转去孙硅函)
   晴晨5 1° 1014 晚58°。
  
  t午九点半管报,十点紧急警报, 一点解除。3:54 警报, 4 :36 解除。今日炸宾阳。晨壮予米,卢温甫来。晚性消字来。
  晨六点一刻起。壮予来,为吴中记停造合同内十所房屋事。又卢温甫来,为武汉测候所移三江事,因涂长望希望武汉测候所与浙大同入黔。余谓浙大往黔何处尚未定,故不能应允。七点半至校。杜清宇来,余嘱其帮同照料迁校事。
  八点一刻借姚寿臣、彬彬、乃超三人出发步行往小龙江。先至坝头看吴中记造工学院教室。木架已搭五座, 工作可谓迅速。余询工人,知有木匠十八人,水匠二卡人,泥匠二人, 工钱每日68 ,吃包头饭菜,不作工时只吃饭无工资。次至新美西所建工学院之宿舍。墙已起好,只差屋面盖瓦与三合土地板而已。木材;远较吴中记粗,但价较廉,每方1 53 元,而吴LI-I 记则至178 元。由竹桥过江至莫村办事处晤戴绍霆、勇叔颐之作坊与所造之二教室。遂借彬彬、乃超回。
  一点半出发。肉知早回有警报, 故行甚缓。三点馀至对河村晤陈鸿逵等,知警报解|垛,但未入城已有二灯。未四点又有警报,直至4:36 解除。回校。借勇叔颐回寓与壮予谈吴中记事。余主张只造七幢教室,余十幢不造,因合同尚未订就,无法律上效力也。学生朱祖鳖、袁慰堂来报告,日人己至九塘。彼等自柳州回,得诸宪兵司令报告云。
  接王政声函莫葵卿电寄王政声函
  
   晴晨49° 1011 午ω。晚56°。
  
  闻武鸣、宾阳陆藩。吴佩孚去世。9:36 警报, 11 : 56 紧急警报,下午2:06 解除。红十字会医生王禹昌借看护姚伴予来。胡颖明、Lyman H∞陀人Paul Moritz 、穆励知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馀因具中记交涉停建教室事晤刚复,渠尚未起,与昭复谈片刻。七点半至办公室。钱钟韩来,谓川桂公路有汽油可购,可向黄文治想办法。余嘱其与接洽。八点王禹昌医生来。渠系金善宝介绍,向在贵阳红十字会总会,为救护委员会医务指导员,号善之,合肥人。9.36 警报。余至标营,与叔岳及伯韩等tl1j腾。膳后即有紧急警报。余借学生代表洪鲤及虞承藻、蔡弊及叔岳、伯韩同至野外,与叔岳及学生代表谈一小时余,谈及迂校时学生如何步行及行李迁移办法等。
  2:06 解除警报后回校。作函与晓沧。五点回。晚膳。膳后农学院学生林伯欣来,谓陈遥与东六街四号所住女生王汉英过从甚密,外间谣言甚炽, 应请留意云云。
  七点至标营作纪念剧。余报告迁校筹备情形。次请李凤蒜讲"中国昆虫之残害,..谓每年损失可达二十万万元云云。又谓中国昆虫局过去缺乏良好结果在于乏统一政策。八点散。回寓。余劝李凤拣弗因薪低而辞去。蔡邦华及舒鸿在寓相候,谈雇汽车赴贵州I ,由阿根介绍得一车,至都匀需1 550 元,载重二吨半。适~I-f.自仪来,为载四年级学生行李铺汽油事。壮予来,知指挥部消息,谓武鸣与宾阳已陷落云。未儿陈炎盘(圣生)亦来,谓得西南公路局工程司周汝潜消息,谓宾阳已失落。余嘱士楷、波若理行李,于明晨乘车人黔。
  寄顾金商、汪缉斋、郑晓沧函陈辞修电陈布雷电
  
   睛晨50° 101°
  
  今日尤警报。李伟跑来。
  展六点半起。上午七点馀至韩主任处询宾阳消息,知昨壮予及陈炎盘所得宾阳失守之消息全属子虚。出至指挥部,则岑兆熊已赴大塘,乃借刚复至县署晤区岳生。渠亦谓武鸣音息不通,攸情况不明,但宾阳则确未失守,且八塘有克服消息。
  回校与霞初、琢如、佘坤珊诸人谈。十点馀至圈阅报,见课室均阑焉无人, 后知教员告假者已有十六( ?)人,其中文凡丸人,理工农各三人,可知文人之胆小也。明日告假者恐将更增多,学生中亦有去者。
  十一点回寓中膳。膳后俞念慈来,又提出辞职。余徒步赴九龙洞黔桂路局, 一小时到达目的〔地〕。与侯家说;谈,知局中有船四十艘, 大者可载十吨,中者可载五吨,至柳城下水, 16.20 元, 三天可到。回空之船赴柳城者浙大可以利用。至于汽车则因路局走向与校中同,故难利用。渠并允为修理校车。三点回校。
  五点开行政会议及迁校委员联席会议,到刚复、邦华、劲夫、梁庆椿、洽周、伯韩、荩谋、壮予、馥初、振公、诚忘、季梁诸人。议决职教员月薪在l ∞元以下者,迁遵义、湄潭单身给津贴40 元,带眷80 元;迁都匀、独山单身10 元,带眷20 元。男生步行者,贷金生各给廿元(湘、遵)与十元(独、匀) ,其余学生亦可请特贷金。女生有学校车送,贷金生免费,非贷金生公路局半价。职员押送仪〔器〕每人给150元水运,押车则免费送达地点。教员薪水在1 ∞元下者得预支十二月份薪水。课程于本周内告一段落, 下周起另排课程表。派刚复至罗城、大河。散会已十一点半。时士楷尚未睡,知波若等一行于明晨赴都匀。
  接二姊函王毅侯函李振吾电梅函(廿七日)寄陈雄电候家源函外婆电独山李振吾电雄弟咆
  
   晨睛晨52° 1008 晚58°。
  
  10: 16 警报, 10 :26 紧急警报,下午1 2 :20 解除。炸迁江、桂平。波着借彬彬、宁宁、乃超、贤、刚、飞、宜及女生方淑妹、仆人子商、阿秀与陈妈于晨六点出发赴都匀。新生代表徐宝华(浙杭)、陈承泼(皖捆)来。李伟越来。
  晨四点半起,因波若借彬彬等一行今晨须出发也。余将阿秀、子高之工钱付清。未几天明。今日同车赴都匀者除余家人外,尚有数学系助教方淑妹、蔡邦华太太及其妹陈绵干与子女各一、胡太太与仆人。车价为1550 元,其中1 ∞0 元作客票,每人恐派七十元之谱。行李以余家为最多,共卅件,重540 公斤,须派三百元之数,而客票则算六张(四大票,四小票) ,约需五百元,即共为八百元,占全车价之半数也。( 后以胡太太之主张改为客票、行李各半计,客票共十三张半,每张五十八元六角七分,行李共丸百卅四公斤,每公斤八角四分,我家行李五百四十公斤计四百五十八元,客票六张计三百五十二元,共付洋八百一十元云云。全车共付一千五百八十四元。廿九年一月二日补记。)七点,余至乐群社,见系普通货车,上无棚盖, 行李堆积如山,蔡、胡二太太坐车前,波若及小孩等均在车后拥挤不堪,而临行刚复尚提许多竹藤凳椅加入。同行者共四车,徐芝纶、贝时璋夫人、张肇赛等一车,舒鸿等一车,郭治周等一车,而波若等车以胡太太l临时加行李最后走。余不及待别彬彬等先回。
  10 : 16 警报,借壮予过江至小学。今日新生检验体格,计到146 人,有十… 女生,有名吴玩雪者(广东人,近在部郭市第五中, 69 年补注) ,高为185 公厘,即英尺6γ。余疑其误,因中国女子极少有在六叹以上者,询之果然。即在小学中膳。荩谋、舒鸿、王禹昌及壮予与看护妇等均在小学。12:26 解除,余即回校。贵州赤水学生高桂泉来,知其于去年十一月四日由赤水动身背负十五斤衣服徒步至宜山, 于十二月十七到宜山,但在贵阳、独山均停留多日,自独山至宜山只五天半,自贵阳至宜只九天,费二元五角而已。
  接希文甘'六( H) 、李锋函接莫葵卿电谈家锁电寄余守信电二姊函希文函梅函学术审议委员会函
  
   晴
  
  今日元警报。层学生张正弊、李纪和来。首复初、伯韩来。今日新生注册1 97 。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作函数通。吴馥初来,知渠明日亦将送眷赴独山,同时走者尚有黄羽仪、梁庆椿、陈鸿邃等。据蔡邦华来报告,谓农学院巳几于不能上课,单身教职员如王云章等亦去都匀,学生方面对于贷金数目至都匀、独山只十元认为不足,因鞋、帽、袜等需钱已多,而费用每日七角尚嫌不足。但以余度之,学生最大'问题尚在行李也。黔桂路局送来柳江运输报告,现已决定派杜清宇先生主持水运,故余即交与杜君。7}(运自宜山经柳城、长安、三江、榕江(古州) , 三合登陆至都匀,据现估计每吨需二百五十元,如由车运则须八百元,相差三四倍之'语也。
  晚五点开迁校委员会及行政会议联席会议,决定旧杂志及重要仪器雇利通公司车运黔。该公司有车~ 15 部,价目都匀1513 元,到贵阳2250 元。共有车十五,部,水运同时并进。在此时适二年级生朱祖鳖来,谓据柳州宪兵队马队长来谓,武鸣已于三日失落,宾阳四日失落。余电韩平夷,不能证实,但谓武鸣我曾一度退出而已。
  又谓蒋有命令,武鸣、宾阳线不必坚守云云。余等讨论至学生贷金问题。学生请求41. 90 , 其中挑力1 8 元,而会议中只准1 5 元,行李水运约费五六元之数,学生不满。
  渠等正开大会,由刘守绩报告大会,嘱全体来工读学校。未几虞承藻率学生约百人来,秩序尚佳,但其中有孙祺奎等数人出言无理、形同要挟。余嘱彼等外出再讨论。
  结果给与公路局车资(都匀24 元左右)而散。
  接陈次仲、熊迪之、教育部、蕴明、三民主义青年团、徐瑞森(徐常嗣之父)、稽抗函'卡央信托同运输科接教育部又函晓峰函晓沧函黔桂路柳江运输报告寄希文、三民主义背年四、蕴明函次仲函谈家锁电
  
   晴晨50°。午62° 1003
  
  今日元警报。新生裴远秋、黄化二人验得有心脏病。晚马瑾如来,知雷厅长尚未知l下落。
  晨六点半起。上午八点至校。接朱诚中自都匀电,谓齐学启介绍旧黄平可容本校。得振吾三电,谓都匀南28 公里之墨冲地方有小学一所并余屋共七十间,又都匀南五公里之良亩地方有小学一所,可容一年级云云。但只能住人而不能上课, 7且房子亦须修理。寄叔谅函,告以建设专款八万元将到浙大本部,迁校以前将寄四万元至分校。阅IllÙWÌ$ ALumni 8ulletin < 伊利诺伊大学同学会公报) ,知余同班H unter 至今尚在河北办教会学校,其精神实可佩服。吾人服务观念非有宗教之鼓励实无由能维持也。昨学生包围会议要求增加津贴,批评学校优待女生与有眷属之教职员,自私自利之面目狞恶万状。
  下午得指挥部密报,谓白健生将于下午5.30 在宜屏乡讲话,嘱本校教职前往。
  此信于1 :40 收到,而余等于4:30 出发,造5.30 至宜屏乡公所询军校在公所人员,均不知有此事。打电话与韩平夷,始〔知〕自未到,遂扫兴而退。同往者有四五卡人之多。晚至校昕广播。
  按朱诚中电李振吾三电( -二白贵阳,自都匀) 丁炜文的衍陈叔惊函王毅候函
  
    日商午64° 1 003 mb
  
  Q钱克仁来。下午张孟超来。
  晨六点起。七点余钱克仁来,谈及此次学生要求增加津贴之来由,谓一方国十元之数觉太少,而同时学校代运二十公斤之行李又未公布,因此要求增加津贴易于引起学生之同情。而前日主张开大会者为四年级刘守绩诸人,为之魁首, 而息学炳、孙棋釜则赴各生宿舍前往煽动。至于前次罢课要求迁移,则程耀椿之昕信诲盲散幡于学生实其起端也云云。来Aik炳即前次孙翁前报告窃取标营小贩银钱之人,而前次赴德胜、怀远暑中宣传时,靠学炳、孙祺奎、盛万三人又曾以投稿不登持棍行凶云云。
  fL点至校。接贵阳屠达电话,询校中是否急需车辆,谓贵阳有车,每次价三千元,余以价员拒之。又谓晓峰与振吾将于明日去酒潭,而独山至据潭则贵州公路局可设法拨车云云。电话余听其清晰,而贵阳方面不能听明。今晨胡凤初与会计王修明、马裕蕃大起冲突,胡性索暴躁,当戒之。下午十二点四十分又接指挥部密报,i自由他生将于今日来,嘱教职员排队前往。余以昨日已失信于人,今日再去不便,故唰叔岳、振公二人前往。下午五点馀开行政会议及迁校委员谈话会。
  J主m达长途电话:好雄弟电二姊函( 均询外婆病状)
  
   晴午的。晚60°。
  
  上午十点十分警报, 10 :20 紧急警报,十一点解除。炸都安及全州| 车站。胡守纲(胡伦消之子)(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一刻至西三街64 号晤韩平夷,询昨日白健生来此,晤后有何消息。据云自廿四号南宁失守,第五军机械化部队由湘调桂,白即主张进攻,但蒋主张慎重,候大军云集以后再取攻势。故本月三四号且曾一度放弃武鸣与昆仑关而退守迁江一线,此系蒋之命令。但敌兵单薄,至武鸣、昆仑关不敢人内而去,因此我兵又恢复原驻地云云。
  八点至校。开迁眷委员会,到蔡邦华、陈鸿逵、赵( )、钱琢如、孙祥治诸人,推蔡邦华为主席。大部眷属均已迁都匀、独山,留者只24 家而已。余作函与鲁珍、晓沧诸人。接迪生函, 渠不到校,而批评校不早迁移。凡事批评甚易而执行极难。
  函李乔年,请其在墨冲筹备一年级教室,并约额初、亦秋诸人为之助,并请陈鸿邃于明日送眷去都匀之便,嘱其在都匀师范设立办事处。十点余警报,至对河遇王劲夫等诸人,谈至1 1 :∞警报解除而回。振公在寓中腾。脯后一点半至校。
  下午接刚复函,乃九月中所寄交由陈通伯转来者,迄今始到。浙东分校国文讲师胡伦清之子胡守纲来。渠于RJ9水联合初中毕业后赴东阳考取第七军校,于七月考取出发,由浙江步行人〈陕)( 江〕西,由鹰潭东乡经吉安、安福,翻武功山至萍乡,因得病中途落伍。由长沙乘车至桂林,由正中书局刘石城之介得人上海书局。一月又辞去而来此,于昨到。其父来函嘱其返浙东。
  接迪生四日函蕴明上月廿二电子政五日函沈鲁珍、梅、王云五、晓沧函又黔桂路转米波若电侯家源函徐瑞森电接刘石城、土芳、高尚志、刚生t夏天寄出函寄鲁珍、洽周、晓沧函梅函予政函寄李乔年(由陈鸿边带走)
  
   晴晨5 1°Ci.cu 风向S 晚58°
  
  与劲夫决定工程奖学金电机冯绍昌、化工张胜游、机械史汝楠、土木周存国。下午胡建人来。教官王越来。女教职员姚慧英、胡践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至校。接振吾、屠达、晓峰等长电及函,知渠等在贵阳亦得宾阳、武鸣失落〔消息),并有二日宜山被炸消息,乃长安被炸之误传也。振吾等于十日去湄潭。同时接蔡作屏来函,谓遵义有屋足容浙大,因师范学校可以迁移而子弹库亦可让出云云。湘潭则已有中央机关,尚余之屋甚少。而湄潭县长严搏泉则来函要校中派人前往接洽。
  十点作纪念周,余作简单报告,谓一年级已定暂在墨冲,预期于一个月后能开课,并谓本星期起概属自由上课。二、三、四年级已上二个月之课,上礼拜告一段落,而一年级新生则尚未上过课,故不得不从速觅定点。二、三、四〔年级〕拟在遵义或湘潭。讲半小时即散。余又谓近来两次包围, 一为迁移校舍, 一为增加贷金,均属无聊之至。因无此包围,同属一样结果。浙大势在必迁,而原来校中所拟津贴办法,即每人步行者各十五元,再加二十公斤行〔李〕由校中负责运输,实不亚于目 9今得一西南公路局之票价也。现在学生得到票价而失去人之同情,亦大不值得矣。
  十一点在标营中膳。姜伯韩有辞职之意,亦以训育之事难办,故有赴渝报告教部〔之意〕。今日作一长函来,余嘱其弗辞。十二点回。剃头。二点至校。胡族、姚慧英来谈女教职员车送事。五点固。士楷决于明日去都匀。晚膳时农经系学生陈献、洪语仁〔来),为肺病学生彭凤延及陈延富事。
  接蔡作屏函洒海严鸿泉函章定安函接孙季恒函振吾、晓峰函减启芳函叔谅电振吾、晓峰电屠达电熊雨生函晓峰函寄叔谅电屠达电
  
   睛晚58° 101° mb 市上楠子虹且多
  
  赵明强来,嘱在出纳室办事。士楷赴都匀。下午杜清字来。
  晨天黎明即起。士楷已预备出发。六点馀至西门车站,借任美锷、涂长望及士楷同往,至则见车上行李堆积如山。校中同事有二车出发,计物理王淦昌、柬星北、朱福炘、何增禄及刘遵宪、张大有、王仁东与国〔文〕刘子植、缪彦威诸人。七点馀即回。作函多封。
  十点半至标霄,晤有病学生陈延富、彭凤廷。渠等以校将迁颇恐慌,余慰之,谓校即迁,余必设法为彼辈安顿。据王医(王禹昌)云,彭尚可行动而陈则以肺病过久不能走远路,但彭亦旭瘦不堪,殊可怜也。在标营中膳。膳后至武汉〔测候〕所,遇曾广琼。回。钱琢如来,谈及王禹昌医生来而周仲奇去主任〔职),周颇不平。
  余谓朱诚中假校医地位而作药房营业应停职,但周名为主任而事实不负责,故应去主任职,如能周、王二人能负起全校职务,则朱即停职,朱去,陈炎盘亦必走,因二人系连襟且同为公务员而营业也。
  晚五点开迁校委员、行政会议联席会议,到~谋、邦华、劲夫等诸人。报告派舒鸿等为六寨临时办事处主持人,胡建人为代理一年级主任,并决派许侠武前往墨冲。至八点半散。
  接阮性咸电镇韧咆王禹昌电叔谅电胡伦消电寄刘石城、丁炜文、蔡作屏、徐谷麟、李凤蒜、高尚志等函叉稽忧贺结婚电士芳、吴斗明函孙颖川函叉马湛翁《宜山十讲》朱晓寰函
  
   晴晨5°。 晚53°。
  
  今晨第一批船载仪器赴柳城转长安、三江。晚第一批书籍装上汽车二部。制守纲离校。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至校。胡伦清之子胡守纲抵此后一身无长物,连手巾、牙刷全不带。昨得刘石城函,知其人极不诚实。守纲交阅其父来函,责其不应随处借钱用。自前日起膳宿在余寓,知其人甚懒而喜纸烟,故决意送其回浙。晨涂长望来.知其乘车赴贵阳。接训导处交来教育部举办建国抗战论文,计有二十六篇。余择训导处认为较佳之沈玉昌《滇缅公路上赵和铃《抗战与国策》二文,多系抄袭旧文,无甚特长。汤马伟关于教育建国文尚佳,情因他事未能阅竣耳。
  中午遇刚复自罗城间,极吉罗城四乡之佳,谓罗城有六百户, 而北乡黄金龙岸·寺门诸泸,其富庶皆过城内,全校移往可以上课。余以迂校为已决之事,往罗城不过为危险时万一之计而已。今日黔桂路有便车赴桂林,即函侯苏民,嘱准胡守纲搭牢往。余交胡衫两件、裤一条、袜二双、鞋一双、袋一个、被单一条,并零用十元。此外给一名片与刘石城,嘱在桂林为觅便车赴浙东,并再交军用廿元。计余为胡所费达五卡元, 而实际余与其父亲胡伦情亦元一面之缘,不过因其为浙东分校之教员而已,情其将流落异乡不能不拯救之耳。
  下午虞承藻来,余特以上次自治会两次大会包围之举动,凡属以浙大利益为前提之人均极痛〔心〕。渠亦〔以〕此举动为孟浪, 且谓大多数学生亦不以为然云云。
  晚至东六街57 号晤马瑾如,见其母亲,知雷宾南尚在回阳。
  接刘石城、丁祖炎、浙东分校、蒋硕贞、何家大姊、蕴明函乔年电锡矿管理处电接昆明中央信托局林丰聋?也寄侯家源函刘石城名片(交胡守纲带去) 屠达电
  
    晴。晨48°。午55°。 1009 mb o 院中石榴树叶尽落,桂
  
  花叉开。
  看护严琳英来。附小屋以二千七百元让与财政部盐务署缉私臀团。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至校。作函与蕴明及硕贞。硕贞向中英庚款委员会请求科学工作人员补助金。但其条件尚有研究工作,而硕贞元成绩。报告只二拟翻译Martonne 马东之《自然地理上吾恐其希望极少。盐务署缉私总队由桂平退下之警有百五十左右,在宜山觅地点,欲得小宜山下蓝能村之小学屋。该屋校中以2400〔元〕建筑,再加桌椅簿,在34∞元左右,结果以2700 ìJ 与。先是余嘱振公向县府探询县政府是否愿承买是项崖宇,区岳生县长不置可否,但大意以价格太高,欲浙大以无条件相让,故不得〔不〕售与财部也。看护严琳英来, 系姜伯韩介绍。
  十一点回。中膳。膳后周仲奇来,渠决以医务课主任事让王禹昌,而校中回复朱城中,嘱下年不续聘。午后朱诚中自都匀来, 谈及都匀近况,知波若等住第一招待所, 学生已有不少在都匀,膳包饭,每月15 元,房租亦贵,且有人满之患云云。五点开行政会议、建筑委员会谈话会, 决以墨冲或瓮安为一年级集中地点,请胡建人不日赴黔。事务许侠武今日已动身。九点回。
  接蕴明电胡守纳电资源委员会电王超电览甫电广西盐务办事处接允敏、通1伯、黄本立、胡定安寄蕴明函(附武汉测候所仪器清单) 蒋硕贞、中英庚款函刘石城( 邮汇洋廿元) 臼健,(:.也
  
   睛晨49°。午57° 10°7 晚57°
  
  h盘子?集一年级生谈话。晨郭治!词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至标营。八点召集一年级学生谈话,到学生一百六十人之谱,女生十五六人及尽谋、伯韩、壮予、刚复、邦华、季梁、建人、相励、叔岳、筒'鸿等。余演说半小时,述国家之困难,及大学之颠沛流离;次述吾人在现代人欲横流之世应持之态度;最后述浙大过去简史与夫迁徙之过去与将来。次介绍各处院长,乃请建人演讲。九点散。
  寄通伯、允敏函,说明婚事将在来年三月间。展七点洽周来,知因小孩在都匀病,将赴都匀。中午刚复来,渠拟电物理柬星北、王淦昌诸人回宜授课。刚复终思迁往罗城,余谓罗城为万一之预备,目前不能作此打算。下午吴耕民来,知其来就浙大事,谓建厅陈杰夫已辞职,又谓目前日本飞机不来炸此间,由于忙于造大塘、小董问之公路,飞机即在路线左右保护、侦察云云。晚约伯韩、壮予、王禹昌及周仲奇晚膳。王禹昌虽非留学生,但对于医药行政颇富经验。
  接中央研究院函咏霓函毅侯函撤明丽胡子腾函苦于毕中道、樊平常函( 由成汝基带去) 寄黄本立、侯苏民函允敏附通伯函许应期、胡定安函马保之雨吕蕴明、任叔永所中薪水函寄吴达铃函吴葡初电屠达电瓮安啻绅曾存如等、朱朝荣、宋名扬等廿五人函
  
   晨阴A.cu 下午晴晨52° 10°9 晚56°。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校。函朱仲翔,嘱拨载盐自都匀至重庆回头空车,以便在都匀接载行李赴渝。阅暑假时宜山成人教育班及怀远成人教育班之报告。宜山计有学生180 人,共教两个月,修业八十余人。其中共四班妇女班,两班妓女班。
  妓女年较轻而进步反较普通妇女为缓,可知妓女意志薄弱与不肯长进矣。怀远亦为妇女班,并有伤兵班四十余人。
  十一点至标营。因姜伯韩昨接家函,谓部中对于浙大迁校不甚赞同,以为日人不能深入,故今日余作长函与吴士选,并令伯韩作函与陈立夫。在标营中膳。十二点回。二点馀至校。解俊民来,要余演讲,余允在星期三晚上。接乔年电,知墨冲房屋一年级勉可敢用,即电齐学启,嘱缉私营让屋。接屠达电,知校车己为振吾等坐往遵义矣。晚五点开行政会议、迁校委员联席会议,决定一年级在宜山上临时课。八点余散。
  接陈剑修函吴士逃函屠达电李乔年电允敏十一函金宝善、王驾吾、陈叔谅、涂长盟函寄孙立入电齐学启电屠达电寄士楷函(成汝基带去) 朱仲翔函吴士选函咏霓函叔永函蔡邦华、姜伯韩函允中函
  
   晨阴。下午晴。晨52°,1°09° 午60°。晚58°,l008°。
  
  借章诚忘往小龙乡莫材、坝头。
  晨六点半起。姚寿臣来,渠昨晚住寓中。八点借章诚忘出发赴莫村、坝头撮学校已建各室之照相。行一小时半抵坝头工学院宿舍。墙已筑就,惟须盖瓦而已。
  在宿舍西近江岸处看小龙江及近筑之竹片桥,风景极佳。前二星期借彬彬来时以来带照相机故不能撮一小照。嗣后被若赴都匀,照相〔机〕收拾箱中为其带去。今日诚忘带一照相镜来,但满天云黯,且照相机亦太旧,不识结果如何耳。遇劲夫、耀德等借学生来,知今日电机学会聚餐。余与诚忘过江至莫村,又拍一照。过江时适一舟下水,将竹桥拆去一节,舟过桥后不顾而去。适有电机学生来邀余赴会,幸诚忘帮同将拆去之竹排放,始过来。
  余至莫村后即又回至坝头参与电机学会。叶自仪主席,余等到时适劲夫在述学校过去。劲夫讲毕,余'讲约一刻钟。次杨耀德,次戚忘,时适中午,闻飞机,知为中国机,故毫不介意。讲毕中膳。一点,余与诚忘取原道回,时适二点半。
  三点蔡邦华来,谈半小时。余洗浴。浴毕见后面屋上有公鸡、母鸡各一,在瓦上乱跑。阿牛以为我家之鸡,乃将其赶来家中。其公鸡在瓦上乱走,往别家,母鸡飞人院中。前日失去一黑母鸡,今日来一黄母鸡,不知何家物,当还之。又俗传鸡走屋顶要遭回禄,姑志之, 以占是否灵验。
  接乔年镜电侯苏民函接杜清字函
  
   晴晨56°。
  
  2:50 警报, 4 :25 解除。晨陆子桐来。晚约吴耕民、邦华、汝瑶晚膳。晚虞承藻来。
  晨六点半起。陆子桐来辞代理事务主任职务。先是壮予以胡建人之推荐觅许侠武为事务主任。许本非事务材,又值校中多事,事务方面陆子桐、马宗裕及属下职员、校工中均不与之合作。适因都匀须设一年级筹备处,乃以建人暂代主任而以许侠武主事务,校本部以陆子桐代理事务主任,陆不愿就,以有驱许之嫌疑也。
  上午得蕴明电,知郑子政之精神病复发,天天闹鬼,蕴明以为逸云太尖刻有以致。余离所前曾嘱逸云对于子政务必尽心看护,不然必复发。
  3得振吾电,谓"决定遵义,馀再详"云云,似振吾信从蔡作屏之建议。余即复电,询是否能容全校。中膳后二点至校。刚复、荩谋来看振吾之电报。2 :40 左右有警报, 余借刚复、舒厚信等过江至老虎洞,4 :25 解除。回。
  五点至寓。晚约吴耕民、蔡邦华、林汝瑶在寓晚膳。据吴云,始知李德毅在杭州时代种种之作伪与写匿名信等之行为,其人可鄙而萧辅则亦一类人也。现萧在广西大学为农艺主任云。中午王政声送一对白鸽来,余以饲养恐为猫所捕,吃则不忍,乃放去,但至晚间王又送来。余拟嘱建人送往都匀。晚膳壮予、建人来,谈至十点。
  接李寅恭诗帧钩禧、顾振~函晓峰、振吾、孟阅、蕴明函李振吾电仁T辑、徐守渊〔函〕必植物汹灯接迪生电胡子i腾电唐山罗忠忧电寄允敏函屠达电乔年电蔡作屏转振吾电
  
   晴晨52° 10 1° 午56° 晚56°
  
  下午2.40 警报, 3:20 解除。建人去者ß匀,舒厚信、张名德、倪振群同往。姜伯韩来报告叶楚贞失去420 元事,女生意瑞华极有嫌疑。教部西南边疆考察团团员郭莲峰、倪达书、黄举安、王建光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文庙。送别胡建人往都匀, 舒厚信赴六寨。校中今晨有三车仪器载都匀,每车价1 5∞, 可称贵极。余以王政声所赠之二臼鸽交建人带都匀。八点教部边疆考察团郭莲峰四人来,其中有倪达书系科学社生物研究所派来者,自叙府经昭通、东川至昆明,再往建水、石屏、邱北、广南至百色。遇雷宾南,又谓回州以上路未通,万岗以上尚未有路基,一月底难成此路云。
  接刘石城函,知侠魂纪念册于年底可出版, 而胡守纲则已于日前购票送上汽车往衡阳,并交与零用洋二十元。惟胡随身之卅无若欲往浙江龙泉则路上非吃苦不可,但此人若予多金必在途浪费元疑'矣。
  十一点至标营。十二点回。中膳。膳后二点至校。晚开行政会议及建筑、迁校二委员会联席会议,到刚复、邦华、悲谋、壮予、振公、佘坤珊(代梅)、王师疆、钱钟韩、王劲夫、季梁等诸人。议定以水运与陆运费相差有限,总务方面酌量有水运停运之权。关于遵义,振吾来电谓有240 间之屋正在交涉。但如赴遵义,运费不货,故复电嘱振吾或晓峰去重庆接洽教部要运费,不然则校中现款只能运至都匀而已。
  接刘石城、胡守纲函货仲辰函寄马五革虫n 函九弟函张孟闻、顾振军、王驾吾、金宝善函寄陈叔谅电并汇四万元(嘱丁荣商即来)
  
   晨昙A.cu 52° 1 006 mb 午60°
  
  8:06 警报, 8: 15 紧急警报, 1 1 :53 解除。下午2:20 警报, 3 :∞解除。一点接贵阳李振吾电话。中午孙振聋来。下午接馥初电话。晚在图书馆讲"现行历法之来源" 。今日一年级上课。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八点余即有警报。余一人至对江武汉测候所,因预料今日警报时间必长。遇许鉴明, <及)(其〕邻舍租与宜容照相馆专制快镜照片,即余去年在龙州所见者。其照片不以软片而以特种纸作Negative 负片,印时再由Negative 上摄取,如此于数分钟内即可得照片,不必用暗室,乃用黑布箱足矣。询其价为1 5 ~ 一张二寸。现时虽价贵,然比软片廉多矣。
  十二点解除乃囚。中膳。接李振吾电话,谓遵义可容全校, 一年级不必另设都匀,似太乐观。余告以都匀乡村师范屋可让。振吾欲余赴渝,但余不能离校,因外间谣传巳多,有谓浙大已解散之说,故余万不能离宜山,嘱振吾或晓峰往。孙振聋来。二点至校。不久又有警报,寻解除。接馥初自独山来电话,知有农民银行所租屋23 间可转让,再加民众教育馆、法院与中学所让之课室,约有七十间之谱云云。
  晚膳时刚复来。六点三刻孙翁猪来,借至图书馆自治会学术讲演会。余讲"现行历法之来源",听者坐满。余讲一小时。八点半回。
  接吴士选函电财部(催款) 电振吾(汇五千元) 寄周维干函张梓铭函
  
   睛晨51°。
  
  10 :∞警报, 10:10 紧急警报,下午3: 15 解除。敌机窥商丹、车河。
  晨六点起。7:30 至校。寄振吾二电,嘱晓峰去渝,振吾回校。十点有警报。
  余借振公至标营。据姜伯韩云,教部方面消息,有派顾一樵长浙大之意。余数年欲脱离浙大,一旦能释负担,何幸如之!但此说不知从何方来也。
  在标营中膳。二点至文庙。据程耀椿报告,知女职员沈宛贞、杨霞华、邵瑞珍、吴宝华四人于警报时在河边打纸牌,为警察所见,带至县署。过文庙时嘱程耀椿间往,时区岳生县长在对河,交涉不得要领,沈等四人暂留县署。余欲打电话未通,遂至县署与警长陈某交涉。据陈云可与区通电话,遂由余作函具保,由电话中陈警长将字句读与区岳生后始得释出,适警报亦解除。渠等四人以不知玩弄纸牌为犯法,虽属咎有应得,但于警报中关县署二三小时,亦可谓适当之刑罚矣。
  五点开行政会议,至八点半散。九点馀睡。二点闻爆竹似的声,又见东南角起火,乃知子弹库失火,大概系汉奸所为。
  《颜习斋言行录》谓:书之病天下久矣……古今圣贤豪杰旋乾转坤开务成物,由黄帝五霸以至秦汉唐宋明,皆非书生也。读书著书,能损人神智气力, 不能益人日iè . 1939 年225才德。其间或有一二书生济世救难者,是其天资高,若不读书其事功亦伟, 然为书损耗,非受益也。
  援汪跋哉、十楷、徐谷鹏、晓沧、振吾等函寄振杏二电池生自自
  
   睛晨54°。晚58° 101° mb
  
  晨八点警报, 8: 15 紧急警报,未解除,至I :∞又有紧急警报. I :50 解除。晚5 :40 警报,7:∞紧急警报, 7:26 解除。在柳州空战,击落敌机一架。屁二点宜山城东南有一子弹库被焚。
  晨六点一刻起。八点方欲至工读学校,至办公室门口即有警报。余至文庙与王劲夫、王师雄等:谈移时,钱原如、佘坤珊来。因拟一电稿与晓峰, 嘱其至渝接洽教部并索款。8. 1 5 紧急警报。由文庙出,未五分钟即闻机声, 乃中国机也。至十一点左右解除紧急警报。借许国容、陈崇和、佘坤珊、王劲夫、钱琢如、杨耀德等同在M arriott 厨子家吃两菜, 给予2.50 元,可称廉极。
  十二点至文庙图书馆阅书,并观至正时代立庆远城池之图碑。此碑经浙大移来修理, 重立在明伦堂前阶下右手西方。1 : 00 又有紧急警报,遂复至河边。1 :50解除。回至办公室阅《浙大组织规程》。阅竣送教育部备案。五点回。
  五点半晚脯,闻警报声,时天色已将黑,有A . cu 云而月不甚明。刚复来,渠主张校迁融县,以迁遵义则费大, 所有学校之存款将用罄,故不如移地较近。但融县决不能容浙大, 且地亦过近,警报频仍, 不能安居。7: ∞有紧急警报,此乃宜山第一次晚间有紧急警报也。7: 26 解|垛,乃回。至校中昕马尼拉无线电广播。
  颜习斋又谓:心之理日性,性之动曰情, 情之事曰才。
  接教部电n人函陈杰失函寄晓峰电(囱黔桂路及本校电台打UI)
  
   晴晨53°。午56° 101°
  
  7: 15 警报, 8: 10 紧急警报, 1 1 :30 解除。下午3 : 35 警报, 3 :40 紧急警报,4: 15 f割机声, 4 :20机过宜山向东北,晚6:∞解除。鲁立刚介绍抵都中学学生林济川来数学一年级。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遇叶克勤等方待车欲发往都匀,余交以士楷及胡建人函, 及十二月份《科学画报》交与上楷。今日有汽车七部出发,载约1 80 箱左右。
  有三车车价1 200 元,余四车1500 元。迄今运往都匀共十六车405 箱,费23 , 204 ,即每箱须$ 57.3 。截至现在止, 连汽油5 600 元、水运10∞元、车站29∞,又胡建人带3∞0 ,汇李振吾5似) , 共费38 ,ω0 元,而尚有- 千二百箱未运出。以上四万元乃自新到建设费八万中开支,余四万寄浙东分校。校中现款可作迁家用者尚有26年度建设费二万、高工初农38α泊、技术合作9ω0 、中英庚款18 , α刀,共八万五千。
  而教育部应拨未到之款则有机械、化工两班合三万元,师范膳费等25 ,∞0 ,合55 , α泪。但此十四万元之数,亦不能将全部学校搬往遵义,故不得不留一部仪器在宜山也。
  7: 15 即有警报。十二点解除后回寓中膳。二点至校。3:35 又有警报,未五分钟即有紧急警报,借佘坤珊、钱琢如至河边。4 .20 有敌机九架过宜山。六点始解除。晚开迁校委员会及行政会议联席会议,决定请刚复、振吾、邦华三人为遵义新校舍筹备委员,即日赴遵。又吴中记依照原合同建筑十七座教室。九点散。
  接杨其泳函周承溺函寄士楷函胡建人(交叶克勤带去) 晓峰电(寄重庆)
  
   晨睛。晨51°。下午4:3058°,1008°。晚55°。桂花、月
  
  季尚开。
  镇南关陷落。9:30 警报, 10 .∞紧急警报,十二点半?解除。下午无警报。昨系冬至,太阳落山在重庆时间五点左右。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作函与梅,知其又发扁桃腺。阅叔谅函,正拟作复,有警报。至标营与李相励、苏叔岳及姜伯韩〔谈),拟请渠等三人送女生赴贵阳转遵义。伯韩有于月底赴重庆之意,吾恐其一去将不复来。晨孙祺奎为向会计马裕蕃索取贷金生膳费大肆咆哮,余告伯韩应加以处分。现大学学生最坏之习惯为依赖公家,不论贫富均欲赖贷金与津贴以度日。而教员则视校中合同为片〈之)(纸) ,职任教员可以随便自由离校。此二点教育部急应加以纠正者也。伯韩为道武功西北农专情形,谓该校舍甚佳, 且有极佳之防空壤,辛树帜人亦诚恳。但北平农校并人后,觉西北农专教员多非学农之人, 于是遂相水火云。西北联大则以李蒸及徐诵明二人与张北海不能合作,而胡庶华因联络张遂得为校长云云。
  在标营于十一点中膳。膳后一点回城,途遇勇叔颐,知吴中记营造厂人已〔离〕开,今晨全去桂林。勇叔颐实有通同舞弊之嫌疑。午后作函与叔谅。剃头。
  阅黄龙仙《统一招生之检讨》文下。晚膳后晤蔡邦华于其寓,遇吴耕民及其家属。
  又至东五街五号,嘱季粱移寓至余处。出至刚复处,遇贝时璋。得军校韩主任电话,知陈辞修部长及李任潮在乐群社,即至乐群社谈廿分钟,约陈明晚演讲。九点回。
  接梅函分校孙玄衔函(孙同裴之弟) 学生郑全持自湖南函胡建人电稽抗函寄黄旭初电莫衡电梅函
  
   晴晨50° 101° A.cu 薄N 缓晚53°。
  
  9:50 警报, 11 : 50 解除。12:50 警报, 12: 55 紧急警报, 1 :05 中国机声, 2 :∞敌机过宜山,4:∞解除。晚6.∞管报,7 :∞解除。晚请陈辞修在文庙演讲。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接振吾廿三电,知青岩乡村师范屋已被教厅支配为别的用途,故一年级之屋又落空矣。9. 刃有警报。余至标营,借壮予同往,遇佘坤珊、张荩谋诸人。至农场,在标营中膳。膳后警报己解除,乃回。1 2:50 又有警报,未五分钟即有紧急警报。过江遇王禹昌及看护卢英、闵定芝等。
  2:∞ 左右敌机自宜山东过去。余以欲往宜屏乡参与第四军校十五期甲级班毕业典礼, 故先搜江至南岸。4:∞解除,余遂至直屏乡。原定3 : 30 行毕业典礼,后延至五点,计毕业生1472 人,李济琛(任潮)主席,到陈辞修、梁寒操诸人,六点即毕。乘李任潮〔车)至乐群社,至陈辞修房中,谈军训问题及南宁战争局面。未几又有警报,以月色甚佳也。余等在乐群社晚膳, 膳后解除警报。8 :∞ 借韩主任及陈部长至文庙,到学生六七百人,即由陈辞修演讲前方战事状况及智识阶级所能做之事业。渠对于浙大希望甚大, 勉励学生有加。诸生昕之当有以自勉也。谈一点四十分始散。回至十点矣。10:45 睡。
  接振吾廿三电寄布雷、糖先、咏霓三公丽(为迁校事) 叔谅函附晓沧函侯家熙咆
  
   晴晨47° 101° mb 晚56°
  
  8:∞警报,9 :∞解除。9.30 警报, IO :30 解除。中午12:30 警报, 1 :∞紧急警报, 2: IO 解除。肉。复赴融县。
  晨六点起。七点至乐群社约李济琛至标营讲演,适蒋总裁自重庆有电话与陈辞修,谈约半小时。据陈谓敌人目的在打通粤汉路,现已占银盏塌,清远危急,故今日李任潮与陈辞修均将赴曲江前线也。‘七点半借李任潮至标营,讲"敌人后方即沦陷〔区〕之措置" 。谓敌人所占土地已有人口二万万,铁、煤、盐、棉四项已占全国出产96% 至75% ,故若予敌人以利用,则抗战前途不能乐观云云。敌人之兴亚院每年经费四千万,而中国所设后方党政委员会(李为副主任)只三万元而已, 言之不胜感慨。次谈及中国儒教自汉后没落,遂成消极态度,以致屡被外族侵凌云云。
  余感谢李后并为申说,谓中国之儒教到近今至成黄老之学,"将欲取之,必姑与之",实为汉奸哲学。李陵《报苏武书》振振有辞,即以"身降匈奴,心实在汉" 。今之黄秋岳、汪精卫亦同具此心理也。八点半散,未几有警报。在河边与杨耀德谈。
  作函与李良琪、周寄梅,交蔡邦华带去。
  中午借佘坤珊至寓中膳。余籍南京,于192 1 赴Andover Academy , 1927 回国后曾到浙大教英文。近自城回来,为言西北大学、西北农专、工专之情形。一点又有紧急警报,遂借至河边。
  阅《扫荡报》上徐厦替《颜习斋动之哲学> ,谓34;与实验主义柑似。《颜元言行录》中谓:正义便谋利,明道便计功,不然是空寂,是儒腐,道而无功不能为之道。
  又谓:一身动则一身强, 一家动则一家强。又谓:故八股行而天下元学术,无学术则元政事,无政事则无治功,无治功则无升平矣,故八股之害胜于焚坑云云。
  按1凭良钊、胡伦请电阜拱华函( 生存云程之子,电机四, 桂林正阳路社公巷四号} 陈鸿逵自西接顾尧阶( 交部川滨公路)在fl系如、步青、建功函(约甘七晚膳) 候家熙电查良钊l毡
  
   晴午59° 晚54°。
  
  展9:∞警报,9 :30 紧急赞报, 10:30 解除。下午3.∞警报, 3: 06 紧急警报, 3:40 解除。晚约步背、建功、琢如在离晚腊。余坤山移入寓中。蔡邦华、朱诚中来。
  民六点起。接梁寒操片,约今晨七点在标营讲演。此片系昨晚9.30 送来,但门房阿狗延至今晨送到。比余知,已晨七点矣。即至文庙,梁已先在,乃临时通知在标营讲演。据梁云,现在战区凡九: ( 一)河南卫立煌; ( 二) 山西阎锡山、蒋拙文;( 三)江西、安徽、浙·江; (四)两广张发奎、余汉谋、李汉魂; (五)湖北李宗仁; ( 六)湖南湘江以东陈辞修; (七)元; (八)元; (丸)湖南回部薛岳云云。八点借至标营。
  梁演讲凡二小时半,中经半小时之紧急警报,听者五六百人,警报解除重来听者约四百人。梁讲中国人之乏中心信仰,谓个人人生观救国救世均应以三民主义为前提,并以智仁勇与真善美、知情识三者相配合。
  卜二点在标营中膳,后借梁寒操回域。梁颇服膺于马一浮之学间,渠明晨去桂林。午后又接部中电,谓战周转佳,暂可不移二三,}) 1 .六所发电。三点馀借叔岳、壮予、伯韩、邦华等至江边,未几警报解除。余告伯韩以其将赴重庆,嘱报告浙大之所以不得不迁,以及余于明春三四月一候遵义迁定以后必去浙大而回气象研究所。
  六点约步青、建功、琢如诸人在寓晚膳。余坤山移人寓中,住楼下房间。方晚膳时杨耀德、王劲夫、王师截等来,知薛次莘今日在宜山谓西南公路处有大批车运往贵阳,本校可以利用。柳州办事员为吴琢之云云。
  f卖土·楷、张文美、李振吾函乔年、陈剑修、权谅电寄自事次莘、莫葵卿函~李良5英、周寄梅函( 蔡院长带去)
  
   晴元片云层47°
  
  6:30 警报, 8 :∞解除。9:30 臂报, 1 0: 10 紧急警报, 1 1:10 解除。指t军官尹任纲回庆远。
  岑兆熊赴桂林。蔡'邦华、姜伯韩、王季梁赴遵义。
  晨六点起。往西门外车站送蔡邦华、季梁、伯韩赴都匀转遵义。伯韩恐一去不复回矣。走县署前有警报,余仍出外, 至车站不见蔡、王诸人,以为车已开行, 因彼等定6 : 30 启行也。后知车在站内,余未得一面,怅然回寓早餐,整理箱子。八点解除, 赴办公室。9:30 又有警报, 10: 10 紧急警报,乃至1可边。十一点回寓中膳。
  午后二点至校。五点开行政会议迁校委员会谈话会,决定向部请款为运费,计仪器、书籍廿五万, 教职员津贴二万,学生四万五千,合3 15 ,∞0 元。八点散。借壮予至四二街广西高等法院晤院长张达材,询其关于吴中记半途弃未成之建筑而走之事。彼以为如校中欲中止建筑,应予吴中记以赔偿;如校中欲完成建筑而吴中‘记潜走,则屈在吴中记,可luJ 其劝告, 劝告不听可由省府拘留云云。别后回寓。杨耀德来,余请其往柳州,因闻军事委员会西南公路处有车数百部,由柳运物赴筑,可以搭学生,每车三四人,则可以解决运输问题矣。因主持人为吴琢之故,托杨君往,以其素1 1:.1也。九点半睡。
  接夏剑尘函()II桂公路局柳州办事处) 丁炜文、朱翠芳、孙潮洲接陈剑修、雄弟、蕴明电t:楷前:奇侯家照吴王京之电陈立夫函
  
   睛。无片云。晨47°。七点10]4° 午58°,]O lOmbo 晚
  
  60 0 , lOlO ( 下午六点) 。
  下午一点警报.) : 30 解除。学生陈献、罗良构、吴俭农来。今日连制服秤得1 11 ,连大衣l 门, 穿单衣1 05 。中午11 2 磅。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作函若干通。今日葱谋接晓峰函,以为一、二、三、四〔年级〕均集中遵义。但实际遵义决元如许之屋字也。二年级农学院学生罗良构之父亲在后方巡务部工作,因是接洽得有车八辆,于明晨出发。明日可以元代价每车带学生五六人赴贵阳。罗系农学院二年级,因是农二学生均拟于明日往,而女生亦有愿往者七八人,以如此既可坐免费之车而学校又有车费可领也。但此乃欺骗学校之事,当然不能掩耳资铃当作不知,故明晚必须提出解决之。女子不准坐军用车已有明令,故不准女生前往。
  阅姜伯韩所著之《抗战建国与人生哲学》书,姜序中述及中庸之道,谓中庸之妥协主义而为→种中和,实动而不静云云。
  接齐学启、翁咏霓电胡伦清、士楷、振吾(22) 、骂声黄函允敏、勋、钩德寄孙季恒、汪缉斋、唐擎黄函杨其泳函朱翠芳唐擎黄又函寄士楷函寄蔡邦华(贵阳)电李振吾电顾尧阶、夏剑尘、孙玄衔、刘j石城、汤浩函
  
   睛。元片云。晨48°,101 3(7a.m.)。午57°,1007°。
  
  9. 35 警报, 11 :∞紧急. 11 : 50 解: 1涂。1 2: 56 警报, 2 :∞解除。汪厥明来。
  晨六点起。七点馀至校。农经三年级学生潘家苏来,报告上星期学生四十人(中布女生七八人)往大塘沿途宣传经过。谓大塘有基督教负伤将士服务协会及浸信会赈灾会工作,该会中央补助卅万在桂省工作,浙省战时后方报务团拟与之合作,派甘人前赴宾阳、武鸣至南丹一路设站,为救护、宣传、歌咏等工作。余赞成其事,但告潘以预定二、三、四年级生在遵义于三月一口以前开学,故届时必到遵义,并戒体弱与女生弗往。
  志谋来,谈徐谷麒辞事。苏叔岳报告工学院四年级生彭日知发狂事。振公报告赴后方勤务部接洽车辆。据云, 六月间余等在贵阳附斯烈时,斯仍有意拨给车辆,但嫌吨数Z∞ T 过大,未有具体表示。现有陆军第三汽车团第三营营长曹艺在河池(信箱33 号) ,谓于二个月内可以给浙大二十辆车子云云。
  9: 35 警报。余抽暇赴对江白龙洞指挥洞晤尹任纲,来宜山以来此为第二次也。尹劝浙大弗搬。白龙洞内有石达开诗,太平天国时刻石。余告尹以文庙内之庆远城池之图〔碑), 并拟立一所大留庆一年纪念碑, 尹甚赞成之。十一点告别,适有紧急警报。十二点回。中膳。午后贵阳胡建人来电话,报告青岩乡师屋教厅允让给,代价五千元。晚开行政会议。八点回。寿臣来谈胡风初购汽油作弊事, i目前购6500 元中每桶只40 元而报53 元,此油购于军校云云。
  接候家照电电工吉普材广、楚自、士楷、周寄梅、鲁珍函寄允敏函黄羽仪、浙大贵阳同学会、徐守渊函沈克非、赵梯熊蕴明附颐钩禧及新中公词2256 收条一纸寄楚自函附履历
  
   睛。无片云。晨48°。晚60°,1016 mb。日来晨间草t
  
  有箱,但盆中桂花尚开花。
  子夜四次炸柳州。子夜1 2: 1 5 警报, 12 :45 紧急警报, 3:40 又有紧急警报,4:20 解除。中tr- 11 : 45 警报, 1 1 :50 紧急,1 :∞解除。展潜家苏来。
  晨一点有紧急警报。余方在睡梦,问外间人声嘈杂,余亦不以为意。但未几阿牛上楼,谓甲长等来打门叫起,因有紧急警报。余乃外出,过江时月色甚佳,虽已近下弦'仍甚明亮。在外觉玲, 余在堤上及公园来往徒步行一小时余c 遇浙大四学生,渠等自情报部来, 知昨晨在柳州空战,被我击落三架,故今展有三批乘月色来犯。
  至3 :40 又有紧急警报,但半小时后解除。回寓又睡。
  六点半起。至校。复朱仲翔一函。学生潘家苏来,调将出发赴大塘, 1 6 人同往。十一点四,中膳。膳未毕警报,未五分紧急警报。余至许鉴明处, 一点解除,乃回。叔岳借洪E昆来,知土木四〔年级〕学生彭日知发疯欲打人,关室内欲破屋而出。
  以乏可靠校工,余嘱阿牛往。卢温甫、郭晓岚来。三点馀至标营,晤叔岳。五点回,途遇宝兴坐四号车,知巳修梭,但尚有数处须重修。回遇琢如夫妇及佘坤珊。余在寓晚膳。膳后俞念慈来。
  今日为阳历除夕, 三年前余与侠及诸儿在珞咖路,时翼如方新故, 二姊赴浦口迎栋,元旦侠亦随往。不料于今三年,侠魂与衡儿去世,而希文、梅、彬彬、宁宁亦天各一方,寓中只余一人,寂寞之至。
  接朱仲翔(报告盐1在已接洽贵阳运输处朱处长康臼)寄朱仲翔函 士楷函

  编者注。作者子稿中此处时间数字旁标蓝色数字,注有"蓝字钟点依照报上",编者整理"1将这些蓝字录在( ) 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