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 1943年

渝   晨12°,午后14°。晴。
  在重庆住聚兴村廿二号。
  晨七点半起。与吴印禅早餐。即至黄家娅口中苏文化协会看照片展览,计四百幅,分政治、军事、文化、经济等四组。照片虽好,但均为宣传品,无甚科学上之价值。回遇月涵、丁文渊。丁谈同济大学迁移状况,知附属之高级工业〔学校〕迄今尚在昆明,又仪器六十吨,亦留滇未至李庄。与月涵至立夫寓中,访立夫不值,乃回。据月涵云,联大教授除中央各种津贴外,又加薪水之一半为补助费,房贴单身者每人100 元,有家者贴半数。又谓联大在1真建筑两次,共约→百万元,本年新生700 人云。
  午后借月涵、企孙、刚复至中美文化协会,今日方开幕。并至美专街十七号晤王亮畴,遇陈伯庄。新村九号晤凌竹铭(鸿勋)。据凌云,目前甘肃出油,日可二万加仑gasoline 汽油,即原油十万加仑也,因100 加仑原油只能炼廿加仑汽油。又谓西北可移民数百万,如甘州、凉州以及宁夏均膏腆之地云。
  六点回。在寓晚膳。据董?堂〔董彦堂〕云,傅孟真欲以嘉靖黄历一本,以一万元售与中央圄蒋慰堂云。
  接迪生电寄默君函
  
渝   阴。晨13°,午后15°。
  敌陷立煌〔今皖西之金寨县〕。英山、罗田、麻城、黄梅、太湖〔县〕去年年底陷落。
  晨七点半起。九点至教育部晤月涵。回至生生花园。今日政府机关虽不放假,但教育部与资源委员会之重要职员均不到办公室,惟研究院尚照常办事耳。张更来,在此中膳。午后硕民与硕平来,知硕民于昨晚始到,廿九动身。谈及平、安、健诸人之教育问题,余谓非另向政府请一笔教育基金不可。缘此次丧葬费政府所拨十五万元已用去十万,所余之数只能作为三嫂家用。中四路房租月八百元,连伙食开支月须三千元,故硕民主张三嫂往北碚与四弟同住。硕美归毓淮、硕贞管,健健由硕民管,安安由德寅、硕德管,平平进军官学校。余亦赞同是说。
  四点借叔永沿小路至两路口,经嘉陵宾馆至基金会。在叔永寓晚膳。叔永长女都都今年23 ,已在Vassar 瓦瑟为senior ,年可得千美金之奖助金,但尚须工读以付学费。次女(安安H 书书〕、三子(苏苏)(安安〕则在身边,均在十五六岁之间"矣。与析薪谈明日社友会事。九点回。
  接资源委员会函并廿万元支票(由黄肇兴之弟黄志仁交来)寄肖堂函楚白函
  
渝   晨15°。上午雾,下午阴。
  中午科学社社友会。晚磐溪浙大廿九级毕业同学会。
  晨七点半起。十点至部晤士选,与谈经费事。据云,校院长之办公费,部中并无此款,乃一空头支票。以各校积余项下支付,倘元积余则请追加。但去年七至十二月份,目前已无从追加,此所谓"口惠而实不至"政策也。中午至卡尔登开科学社社友会,到树人、慕光、欧阳章、张克忠》洪沉、寿标之弟、卢析薪、涂长望、郑涵清、刚复、振吾、叔永、周均时、企孙、驷先、曾昭抡、范旭东、张宗蠢、王恒守、戈定邦、吴稚老等三十人。膳毕,叔永说明开社友会目的,并请推定大重庆社友会职员,定七月初在北碚开年会,推卢作孚为年会筹备委员。次3留先演说自然科学之重要性,稚晖先生讲杏佛对于社中与研究院之供献,范旭东主张专门名词用英文。最后余讲科学社之应集合各科学团体成立科学协进会,即Chínese Association for Advancementof Science 。.三点散。
  浙大廿九年级毕业生张直中以电信修造广之车来接,往沙坪坝对江之磐溪聚餐,长望、刚复、振吾借往。四点半过江至中央工业试验所,计到廿九级同学汪达、吴守一、张直中、李成章、王兴尉〔前作"王兴蔚"J 、程民德、严寿宜、徐龙、李志超、孙新传、吴志华、李水娟、范文涛、陆慧英、周敏先、钱大业、陆颂强、李敬机、李克寅、汤翔、吴祖基、余学熙等。中工所所长顾毓瑰亦来。茶点后参观电机厂,由施君指引视察关于标准量电阻、力、压〔力〕部份。尚有机械厂及制革、制陶等部份无暇参观。
  晚膳后过江。复乘车至沙坪坝,别诸同学。与长望至肖堂家,知今日中大地理系适为肖堂作任职十五周纪念,并欢送往新疆考察。余与长望即往地理研究室,即16 号教室。至则方在开会。现地理系有学生70 人,今日又有展览成绩会。余以太老师资格说话约十分钟,述中大地理系成立之经过。同学中有四人愿随肖堂人新疆,此与十五六年前毕业生之只愿留苏杭者大不相同矣。十点散会。余至气象局。与厦千谈,直至十二点睡,宿沙坪坝气象局。教部近应英国之请,派各大学电机、机械、土木系毕业生卅二名赴英实习。本校、联大、中大各得四名。计本校为沈庆核(电)、周存国(土)、丁成章(电)、梁允奇(机)。
  接李鼎芳函(临江路十六号) 朱善培函季梁电
  
渝   阴。晨13°。
  晨六点黎明即起。七点借厦千至沙坪坝市乘车人城,遇邹树文。九点李鼎芳来谈。李,吴兴人,清华历史系毕业,系张荫麟学生、徐芝纶同学。渠愿至浙大为主任兼教中国通史、文化史之类。浙大廿一年毕业金学洪(土术)、孙鼎三(化工)二人来,约十七日开同学会,据云每年本拟举行春秋两次云。借乘车至校场口。余至汇利楼上英国驻华大使馆新闻处看报,并晤司密士。待廿分钟不见,乃至冠生园。今日同济生物系教授吴印禅(帷宁人)与淮阴李女士结婚,请经济部总务司司长吴君均培为证婚。李女三兄与士楷为同学,亦在场。到企孙、慕光、毅侯及丁文渊、前江苏财厅赵楝华君。、三点散。
  五点至生生花园研究院。作函数通。晚膳后范祖珠、长望、黄秉维来,借至中央图书馆昕彦,堂讲殷墟甲骨,以人多不果。晚十点为彦堂题字,因其在《青年中国》七期上有文,讲"高宗谅暗,三年不言"之辨。谓高宗,即武丁之所以不言,由于渠与其祖庚出猎追兜牛,曾覆车,武丁伤舌,故不能言。祖庚常患头痛,或以是故,或则因太胖而血压太高。故余题"董子下帷攻甲骨,祖庚骑马追兜牛,血压高虽同,而血压之所以高则不同"。
  今日接新疆省政府寄来迪化、吐鲁番、塔城、焉菁、阿山、哈密等六处之民卅年气象记录,残缺与不正确之处颇多。十点半睡。
  接季梁电朱i普祈函寄迪生等、邦华、振公函又请代发朱谱听、贝时璋、吴文晖等函肖堂、陶希圣函  
  
北碚    阴。晨11°。
  美英苏中等十七国宣言,对于轴心〔国〕在战时产业地权之转移认为无效。今日为牛顿生辰三百周纪念,中央研究院请骑先、一樵、慕光三人广播。中午在青木关。午后至北碚。
  晨五点即起。六点廿分借董彦堂别慕光、刚复出发,至两路口时天尚未黎明。
  待一小时,七点半赴青木关车始开。现渝暗间车费己涨至六十四元八十公里,三年前则为八元而巳。十点至青木关,留彦堂在桃园相等。余至教育部晤高等〔教育〕司吴科长、马小波、钟、郭诸君。知公务员生活补助,重庆北碚己定二百元底数加五成薪,但遵义底数只120.加三成薪,泰和90.元〔加〕二成,浙江等另案办理。昆明160.元加四成,兰州180.加四成,福建、桂林与遵义同,湖南全省11 0.加二成云。晤总务蒋养春及殷司长,知汇款情形。十二月米贴、一月贷金于十二月卅始汇出。米贴十万,贷金十一万云。晤中等教育司孙继丁,询中学每班之经费。据〔云J r骂立中学去年初中每班14 , 40.0.,高中16 , 80.0.。今年拟加至19 ,0.0.0.与22 ,0.0.0.,每班加建设费年40.0.0.元。晤余井塘次长。
  十二点与彦堂在桃园中膳。膳后乘一点车至北碚。先至动植物研究所晤仲济、杨平澜、陈义等。四点至所。与宝莹、子政夫妇等谈。未几,肖堂、李善邦亦来p所中新成风力风向室,在大门外,但嫌仪器太低耳。肖堂在北碚宿所中。
  
北碚   阴。晨房中8°,户外6°。
  克复立煌〔县〕。
  晨七点起。自余人川,教部及国库所拨各费至浙大者已达一百六十三万元之巨,故校中不应再患缺款,但卅二年度预算迄未成立。一月份经费将照去年数发给,则二、三两月恐仍有困难耳。
  九点请董彦堂在所讲演"殷代之气候",即三千三百年前河南安阳之气候也。
  彦堂自九点直讲至十一点半,对于美国《地理学报} Wilt Foggil" 殷墟气候"文颇多辨证。以佛氏圆囹吞枣,本不科学。龟甲"雨"字多问卡之辞,并不记载"已雨"或"未雨"。真正晴雨记录,在龟甲文亦不可多得。举文丁时代二例为证。有一则有六日天气记录己极难得,可称最古之气候记载矣。"雪" <氏)〔字〕少见,"雾"与"雹"有之,但雹均在冬季,疑系霞或雪也。问雨在十月至二月,有卡一个月者,可知冬天之少雨。农作物麦、禾(小米)及泰(高粱)均象形,惟稻宇则会意。故彦堂以为殷人但见米而不见稻,以甲骨文"稻"字乃以一坛盛米也。余则谓Anderson 发现河南省古石器时代之仰韶陶器外有稻,足知河南古代亦种稻,但少耳。彦堂又谓道清路终点之道化镇(黄河北) ,镇出大量竹器,生竹甚多,可知古《卫风》有" 〔瞻〕彼漠澳,绿竹猜猜"并不足奇。关于历,彦堂以为殷人已知阳历年为366 天,但武丁以前置闰,乃闰余于终为十三月,岁首为一月。祖甲将闰置在年中,无节置闰,名→月为正月,无十三月。此说为极大发明。又谓一日间,殷人分为日与夕。日中有昧旦、大采、大食(早餐,殷人吃两餐)、日中、日皮、大脯(晚餐即日脯)、小彩云云。
  十二点借蔚光、彦堂至松鹤楼,到卢子英、沈宗瀚、海平、雨农、仲济、肖堂。膳后至西部科学院中农所, 〔晤〕戴兹创(Theodore P. Dykstra , Principal Pathologist ,u. 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美国农业部主任植物病理学家)与赵莲芳。戴系Oregon 俄勒冈大学毕业生,在Wis. 威斯康辛大学得博士学位,专门马铃薯之病害,系美国政府派来者。余〔询〕以湄潭种马铃薯推广困难以有黄蚂蚁吃根之故,渠认为闻所未闻,盖在英美均不知有吃马铃薯之黄蚂蚁也。余劝其于春天赴湄潭。
  谈半小时出,晤雨农、裴季衡。浙大欲请裴去教植物形态分类,裴以此间入不敷出愿往,但以有家眷五人,无法迁往湄潭。四点回。
  晚与彦堂谈。彦堂认殷纣、祖甲均为英明之主。殷纣即位五十九〔年〕,始为周武所灭,灭殷之年为西历纪元前1111 (年〕云。
  寄迪生电又函振公函 李鼎芳函 张晓峰函
北碚   阴。晨6°。
  阅董士漉著《心算术》 ,乃自上海寄来者。晚宝望来谈。
  晨七点起。蔚光昨晚交董士谦《心算术》 ,乃由其子董泽如转来者。谓董系我澄衷同班,查同班中只记有胡洪骋(适之)、郭传治、陈受昌、陈钟英(永械)、葛文庆、张秋元、余承任(早故) .不复记忆董士漉(原名董祖理)其人矣。岂已改名耶!九点借彦堂走往北温汤至崇胜寺,适遇杨家骆自北碚回。余与彦堂绕公园一周后,即至北泉圄,即在大殿内,于去年双十节甫成立。杨为馆长。藏书五万卷,并有四川各地出之金石。有铜器,状如麟凤,其年代尚待研究。有鸥鸦,有翼,作蛇形,彦堂认为殷墟之图案也。又有铜盆,如面盆大小,边缘上有两耳,以手抚磨,则全盆震动。盆底铜作,绘有鱼四根如吐水,盆中水即由此起溅为飞沫,高数寸,全系震动所为。闻高时飞沫可达尺余。杨编《中国学术史》,自汉高祖起,迄宣统,凡三千万言,乃依二十五史中按年〈按>c抽〕取与学术有关各条,加以注脚。定稿只编前汉,比初稿字多两倍,凡二百五太十万言,亦如《图书集成》,为类书。馆中尚存有合川人张森楷(号石亲)著《史记新校注》133 卷及《二十四史校勘记》 ,系傅沉叔增湘处得来者。馆中尚存有姚际恒著《诗经通论》版片全套。教部本聘杨为《教育学辞典》主编,后以与部中宗旨不合,遂辞去,而邵鹤亭继。近闻又合并于编译馆矣。余初知杨在十年前,时渠方初编《人名大辞典》 ,屡得其函索照片及传记,余之不理,忆其为一大腹贾。抗战后,遇之北砖,则俐'向儒者。所为工作,虽非特创之研究,但以个人力量,能带出图书八十箱,毅力可钦,故时与之来往。今日彦堂往谈,亦有同一感想。回途遇楚白,渠今日回歌乐山。
  三点彦堂下山,昨为余书殷墟气象卡辞数片: (一)葵卵卡,其自西来雨?其自东来雨?其自北来雨?其自南来雨? (二)贞:之十二月不其雨?贞:自今至于庚戌不其雨? (三)三四吉其雨丁未卡,贞:及今二月雨? (四)贞:之于戊子(少牢) ,今一月雨? (五)丙申卡,翌丁西酒伐,启,丁明雾,大食日启?一月。(六)圭申大风自北。葵亥卡。贞:旬?三月乙丑夕雨,丁卵明雨,戊小采日雨,风,已明启。(七)昧雪,乙丑卡,贞:今日雪。(八)葵卵卡争,贞:日、止、风、祸?三月。云云。
  彦堂谓甲骨文共二千字,其中有五百字尚不能辨认。字之演变相当速,且形声、假借、转注、会意、象形莫不尽有,可知进化程度已高矣。即名辞、代名辞、连系辞亦均有之。
  罗斯福在美国〔会〕第78 届开幕之演说提及中国及委员长时,均有长期之欢呼。渠谓1943 年可能在和平大道上获得重大进展,而此种和平须以联合国家所能同意之人道主义目标为中心云。又谓以公正对待所有人类,勿以不义加诸任何一方,在此次争取生存之战争中,吾人应不仅弗忘与之作战之恶劣事物,且应谨志吾人所为作战之良好事物。
  接董士潦《心算术》<子名董泽如)
  寄允敏、梅、刚复函 电话马小波
北碚   阴。晨房中6°。福州|飞雪。
  天气对于战争之影响。董泽如来。顾时希、查济民来。
  晨七点起。阅董士谦《心算术》 ,颇饶兴趣,虽无高深学理,但确乎实用。川人称福楠为桶柑,广桶为广柑。北碚因临嘉陵江,而桶柑出自江津,顺流而下,故廉。
  昨令丁正祥以八元购五十五个,即每元七个。在遵义须二元一个,重庆亦五角一个,但在民国廿八年,则一角钱可购六十云。
  晨士芳与绍先来。知士芳现在地理研究所为事务员,月薪180 加生活津贴310 元,米一市石。因家中只一小孩,故有五斗半一月可多,因之勉强可以支持。
  余告以气象局短亏之二千二百元,虽由薪水项下勉可弥补八九百元,尚有一千三四百非赔还不可。因此款系职员伙食账,放士芳袋内为人窃去,但此说是否可靠,则·不得知。责任攸归,此款不得不还。绍先极矮小,比允敏尚矮三四寸,当在四尺九寸左右,合江人。
  中膳后至檀香小桥遇李尔康,约十一号讲演。阅去年十一月Reader¥Digest《读者文摘》 M. W. Childs 《天气为战争工具》一文。谓德国战舰Schamhorst 及Gneisenau 本停在法国Brest 布雷斯特,于去年二月十一日由法经英吉利海峡,冒英国飞机轰炸危险赴脑威,竟安然无恙,决非偶然。乃由德国海军司令Raider 令天气部查明,于何时可得英吉利海峡有低云、能见度弱而机翼上容易结冰之时天气。
  但知二月间风暴西来时,最易有此等现象。适二月九日有风暴自大西洋,二战舰乃于十一出发,卒发目的地。过去德国侵波兰在秋初,人皆惧道路泥泞,而结果秋高气爽。德攻脑威,以四月已有低云时。攻希腊,时适有良好天气。Rommel 之攻北非,英军两次均藉划,、暴为保护。美国陆军准将H. H. Amold 亦为信天气之可以襄助军队,故请Irving P. Krick 至军部,因Krick 原开之工业天气机关IndustrialWeather Service (在〕美国加入战争后已不能公开之故。
  午后董泽如来,乃澄衷同班同学董祖理之子,于三年前由比国留学归国,留昆明机器厂二年,近在度量衡局郑礼明处。董,昆山人,其父年49 ,余已不忆其人,当系走读生,且同学只一年,改人民立中学,后业商云。浙大高工廿年级毕业生查济民及本年大学毕业生顾时希来谈。查对于恢复高工极为热心,并知大明厂将于二三月后新装发电机有200 余KVA。又谓有home light( 一种小型汽油发电机〕可以介绍,但用汽油云。余以所中如发天气广播,则非发电不可,故询之。又董泽如谓,去年资源委员会派廿一个技术人员去美国,其中有中央机器厂所派江厚棚、韩云岑二人,乃浙大毕业生也。晚阅蔚光著《西域古气候》及《巴江夜雨》二文。
  接陈其可函 魏大铭函
北碚   晨阴7°。
  伪组织与英美宣战。中午北碚浙大同学会中膳。
  晨七点起。晨阅馆中期刊。中午至北碚,遇胡定安、李清'惊、杨家骆、陆步青诸人。,至兼善公寓。今日北碚浙大同学会聚餐,到杨守仁(农药,中农所)、冷福田(农27 ,同上)、黄有馨(农27 ,中工所)、龚义道(农24 ,复旦)、杨平澜(农27) 、席连之(农29 ,地质所)、陈孝存(工25 ,大明厂)、顾时希(工卅一,同上)、盛机(工卅,汽油厂)、张财光(农卅→,直接税局)、谢觉民(史地卅→,地理所)、张志澄(农药,复旦)、查济民(高工廿,大明厂)。
  膳后余对于校中情况作简略之报告,约十分钟。据查君云,大明染织公司渠为经理,每日可出布二百匹,每匹长十一丈余,价二千元左右。此类布均须售与物资局(经济部) ,而部中供给廉价棉纱,故物资局或平价购销处之所以有廉价布,以是故。阴丹士林布亦能织,染料仍多用外国货。据席连之云,焦龙华已赴酒泉,为油矿厂办农场云。三点回。
  接俞宗穰函胡肖堂函樊君穆电寄魏大铭、赵丸章函晓峰、陈其可、张梓铭函
  
北碚   昙,有日光。晨6°,晨户外3.护。午后11°。
  至绪云山。
  据美国Physics Ne切s Letter , No. 1 (Dec. 1942) 谓,美国科学研究局(Office ofScientific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共用科学人员(头等)1224 人,经费七千三百万美金。不到一年,已发明一百件以上之科学技术与方法,足应用于抗战与国防。
  一年以前,物理学家之作国防研究者只113 ,现则3/4 。
  上午阅Pααific Affairs 期刊。午膳后12:20 即出发,一人徒步赴绪云。今日天气佳丽,不穿大衣并不觉冷,上山时则稍出汗。沿山均种豆麦,豆已开花,此与江浙一带不同。行1:15 分即至绪云寺。寺之牌坊系万历卅建,寺内之碑则天顺六年建,赐名崇教禅寺。山上有画眉不少,树花亦有放者,所谓花香鸟语,此间寒冬尚如此也。在寺内外周视卅分钟,即下山。取大道,未几下-峻坡,则又至取煤路。此路有骤马甚多,余不喜之。回三点二十分,来往适三小时。上山一点廿分,下山约一点十分而已。余脉搏上山88 96 ,坐定即按。国家后十五分80 ,晚九点64 跳。
  晚预备明日讲演。
  接盛家廉、振公函吴化予函寄振公、荣南函董泽如函俞宗穰函
北碚   晨阴温。房中7°。

今日中美新约在华府、中英新约在重庆签字,基于互惠平等之原则,但中英条约未提及放弃九龙租界地。上午余在北碚中央.工业试验所讲演并参观。下午沈海搓讲"小麦分区"。
  晨七点起。十点至北碚中央工业试验所参与纪念周,所长顾毓琅适在暗。顾主席行仪式后,余讲"边疆问题",到者约十余人。余演说大意谓:中国地理上之重心在于凉州,故西北非边疆。即唐以前,尚以黄河流域为中原,以阳城为坤舆中心。
  南宋后,人口中心南移,苏杭遂成文化中心,而西北几为化外矣。如自黑龙江暖碎划→线至滇之腾越{今腾冲) ,则东南方面虽只面积36% ,但有人口96% ,所有国立大学以及重要工业区均在此线之东南。抗战以来,趋势已改。西南川、康、滇、黔、桂,西北陕、甘、宁、青四省,及东北辽、吉、黑、热河、察哈尔五省,面积各一百五十万方公里,但三者之开发以及将来之展望,各有不同。西南区抗战来业已开发。
  倘非抗战,五十年以后,恐尚不克睹目前之现况。西北之应经营,近来报纸宣传极热闹,但实际只限于畜牧、油矿。如移民,则无多大希望。东北诸省,实为我之宝库。铁之蕴藏,辽占729毛,察7.5% 。抚顺煤矿,近来年出一千四五百万吨,与战前关内全区相坪,而299毛之面积可以耕种,即三千三百万heètare 公顷,但已垦者只一千三百万hectare 。现有人口三千二百万,日本、朝鲜不过一百一十万人,满人廿万而已,故至少尚可移民三四千万也。昔人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抗战以后,吾人应以吉林、黑龙江为天堂云。讲三十分钟,讲毕,由顾君及北碚主任李尔康陪同视察各试验室。计酿造试验室,乃金培松主持,培养有yeast bacteria 酵母菌等数百种,为酿酒、酱、醋酸等等之用。次及油脂部份,顾毓珍主持,浙大毕业生陈仁悦在此工作已五年矣,在试验各种油类之挥发温度等。次及纯粹化学药品部份,乃李尔康主持,能制硫、硝各酸及阿磨尼亚。李谓以炭窑之烟搜集后,在其气中提炼(加石灰) calcium acetate 醋酸钙以制acetone 丙嗣得极大成功,单四川|→省可以制600吨,为兵工方面制无烟火药,航空方面制漆,年可省二万万元云。并送出版品《工业中心》、《研究专报》等。一点回。
  膳后二点半沈海搓与其夫人来。其新夫人闽侯人,本在金女大为生物系主任,与钱逸云同时在校。所中请沈讲"中国小麦分区",讲凡二小时,谓小麦种区分春麦与冬麦。自山海关沿长城至六盘山以西北为春麦区,东南为冬麦区。冬麦复分(一)冀晋、(二)豫鲁北部、(三)陇海东部、(四)渭河流域、(五)淮河流域、(六)长江流域。谓以小麦之品质、病类,则此六区之性质显然不同。如含淀粉多之softwheat 软质小麦,在北区极少而在南区极多,黔川二省尤多。以品种之适宜论,则可分为三区。如金陵2905 、中农28 ,则适宜于淮河流域与长江,但不适宜于陇海路,至北方更不适云。结穗期最有气候性,在黔川三月十五,长江流域四月十五,华北五月十五是为最早期。但其时间颇参差,则南方较北方为甚,自结穗至成熟时期,北方较南方为短。余谓此因四、五月北方温度日光增进较南方为速之故。五点告别。
  接杭立武、康泽请帖电话与刚复比阶升函余坤珊、黄羽仪、振公、允敏、周寄梅函
  
北碚   晨侵晓风S,晨房中7°。九点半见阳光。下午11°,睛。

  豫南克复商城、固始。我国西南不适于水稻。杨守仁(浙大民廿六级,农,现在中农所为技士)。中午至沈海搓寓中膳。午后黄海平来。
  晨七点起。中农所杨守仁来,为川滇一带推f 晚稻问题。缘晚稻收割总在阳历十月中,而抽穗时不应有雨,故九月雨量须在100 mm 以下,雨日须少。而川滇两省,如重庆、成都、开远,九月雨量均多,十月亦不少,故不适于推广二季稻,惟长沙则以秋早故,晚稻推广特易云。杨系民廿六浙大农艺系毕业生,现随赵莲芳工作云。作函数通。
  中午至沈海搓(宗瀚)寓中膳。沈太太为制牛骨髓,所熬之油揩于馒头上,以为营养胜于牛奶。按牛骨髓可以自制,而重庆售三元一两。海楼谈及其前夫人沈驷英之死在前年一月以脑充血,而驷英之弟叙昆铁路局长沈昌,去年亦以脑充血暴卒。抗战以来,亲戚友朋死亡率特大,如侠魂、衡儿倘非抗战,决不致死,不禁唏嘘也。谢家声名义为中农所所长,但渠患T. B. 肺结核,常卧疾。
  一点至北碚市剃头。三点回所。海平来谈,知陈士毅现在小龙坎一公司为会计。据立夫报告,后方学生领贷金者五万人,公费生一万六千,领寒贫救济者→万五,去年共去八千万元。教职米贴救济又去一万六千万元。去年接送战区青年三万六千'人。大学在抗战前不过35 ,现有40 。国民教育方面现有入学儿童一千七百六十万人(后方十四省) ,占学龄儿童59% 。
  寄浙大电允敏函方致远(廿六厂厂长,在长寿)、蒋养春、振公、荣南、羽仪、余坤珊函肖堂函•
  
北碚   晨阴。房中7°,午后8°。
  牛顿之生平。
  晨七点起。上午开所务会议,讨论本年预算。计研究院全院三百三十七万元,气象所廿六万,占全院8% 。较之过去,百分比已减小。但气象局本年预算凡一百八十万元,计抵院预算百分之六十也。所中概算棒给十一万二千,办公六万三千,购置五万七千,营造无特别二万九千,外加学术研究三千二百元。保管款项下,现共有五万六千元之谱,但其中有五千元借所作流动金,又借五千元与所中合作社,故可存折中四万六千元。次讨论添招练习生等问题,并拟制悬挂中国雨量、湿度等图。
  午后二点北碚各界在重庆师范开牛顿三百周诞生纪念会,乃复旦理学院院长李达等发起者,余未往。阅美国各界在1927 年所举行牛顿二百周逝世纪念刊,系科学史所印行,中有Campbell ~牛顿对于天文物理之贡献》、lVJiller ~牛顿对于光学之贡献》、Birkhoff ~牛顿与相对论》、C苟ori ~牛顿万有引力之发表何以延迟廿年之故》。按最后一文甚饶兴趣,盖在1666 年牛顿在剑桥大学为学生时,对于万有引力已有端倪,但直至1686 年始发表,此其故有二种猜测: (一)根据Henry Pemberton在1728 之记录,谓当Pri配制α 《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第三版将出版时, P 与牛顿常见面,时1726 ,为牛顿死之前一年。P 谓牛顿之记忆力已大坏。但牛顿曾谓,当渠计算地心吸力至月球时γ其所取地球之体巷,系根据当时普通水平所通用60 哩为一度(地心一秒加速率应为13.24 ,与16. 1 feet/ sec. ,相差189毛) ,故与地球加速率不合,遂置之。直至1671 年, Picard 量地得每度为69. 1 哩,此说最普通,如《大英百科全书》、英国天文学家Dyson 、诗人Alf. Noyes 及美国Splendor 01 Heaven ~星空壮观》均引之。但R. T. Glazebrook, H. N. Turner 及G. C. Adams 则以为不然。
  因在牛顿时,早知一度等于六十哩为不可靠。如荷兰Snell 于1617 年实测得每度66.91 哩,英国Richard Norwool 以夏至日高在伦敦与York 之差得2 0 23' 。得每度69.5 是在1635 年。即古代之推算,如Strabo 79. 6 , Eratothens 78. 9 哩,阿拉伯人Alazer 69. 58 (哩J,均大于60 哩,唯Ptolemy 计算56.8 。惟此等推算,因各人估计古代尺之长短而有不同,但牛顿对于Snell 与Norwool 之数必有所闻元疑。如取Norwool 数,则相差仅3% 而已。牛顿之所〔以〕迟迟不发表者,乃由于一个难决之问题:即吸力与距离之正方作反比,对于天体如月亮虽可应用,而对于地面上之事。物,因其距离甚近是否可应用?如Prin叩ia Book m Prop. 8 证明,牛顿于证明此点如Book 175 、76 两节所云,乃始恍然于此理之能普遍应用,乃能成为万有引力之定律也。且牛顿在1686 年与Halley 哈雷函中可知,在1685 年始恍然于此。按欲知地球吸月之力,必须先知:(甲)月之公转周期, (乙)月地相距倍于地球半径数, (丙)地球半径, (丁)地心力加速率。设OA 为月绕地〔球〕每秒行路,则NA 为月亮下降之数。
  ON2 =AN x NA' , ON = arc OA , NA' =2 x Moon's distance =478 ,000 miles(甲)等于廿七天又三二, (乙)等于六十倍(约数) , (丙)等于三千九百六十三478000 x 31416-Ì- _ 1-:-- -+.f:-" D / 1\ T A 27.32 x24 x360o - 哩(赤道径) , (丁)每秒十八点一央尺(NA= A 巧。~~~. -~~~ x 3600 = 16. 1 per"Newton's Philosophy of Gravitation and Relativity" by G. D. Birkhoff: The theo- 、可of Einstein 0征ers amazing contracts with that of Newton Space & Time are no longerseparate , but joined together in a 4 dimentional space-time. The fundamental elèmentsare no longer points & instant of tilÏ1e , but are events defined by a point-at-an-instant.Absolute time and simultaneity no longer exist , but only a local time at each particle.Like the Newtonian theo町; the theory of Einstein is only successful in explaining gravitationalphenomena. It throws us light on other part of physics."Newton" by E. W. Brown (p. 118): Developments from Newton's work. Wenow know that the authority of even the greatest investigator should begin to wane assoon as. he clips work. Invocation of past' authority is the chief weapon of reactionary.
    接李鼎芳函 浙大教育学会函程耀椿函羽仪、邦华函吴持钟函允敏函
  寄九章、叔永函盛家廉(甘肃张家寺农林总场)、胡振锋函
北碚   晨7°,阴。下午9°。晚有月光,上弦。
  午在黄海平家中膳。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数通。中午取小道至北碚黄海平寓中膳,计费四十分钟。
  到者陆步青与教部史地研究会黎东方。黎,河南正阳人,巴黎大学毕业,研究历史。
  陆己脱离正中书局,在编辑馆任事。据海平云,中大哲学系方东美亦患气喘症,以冷水于夏季洗浴后,则冷水终年洗浴得愈。黄之幼子才一岁,亦患是疾,拟迁眷至兰州云。今日交来王德基《汉中盆地之气候》一文。三点田。
  在今日《大公报》见任承统( Lowdermilk 学生,译作罗德民)作《建设西北与水土保持} ,谓建设西北应以保持水土为中心工作,且主张组织中美技术合作委员会。晚间阅《时与潮》四卷六期Peffer 著《日本的真面目} ,论日本人民均同意于军阀之侵略中国,他们不愿和美国开战,但他们均要统制中国,雄霸东亚。这一点我是觉得很对的。另有一文讲东条英机(即目前日本首相) ,一文讲山本五十六(日本舰队总司令)。
  接合川庄雍熙、侯希忠、俞宗夜、陈宁馨电董泽如函晓峰函寄庄雍熙等函沈阶升函士选二函程辉椿函( ,临江路十六号广孚化学工业公司) 黄羽仪函平准基金会函浙大教育学会函
  
北碚   晨阴7.8°,午后8.5°。
  重庆毕业同学会约十七午在新生路苍坪街天天食堂聚会。
  晨七点起。作函与晓峰。近得徐近之自美国来函,知渠已去哈佛攻地理。据云Brooks 之康健胜于余, Conrad 已出版一本Physical Climatology。地理方面有Whittlesey 及Kamp ,而Ackermann 则去美京主持国防地理矣。哈佛有中国学生五六十,但自余后尚无人在哈佛习地理者。现在美国学地理者罗开富在Clark (大学J,胡如敬在芝加哥,万启扬在密切根(燕京)。中午借蔚光至士芳家中膳。士芳寓黑龙江路,与沈海楼寓相近,租庇屋二间,每间约一方,无地板,价月五十元。绍先已生一女,二岁半,名讳,能行走。雇一十四岁四川女小孩,以护视之。四川女子本矮小,绍先更甚。
  二点借蔚光至大明染织厂。厂长查济民赴渝,由顾时希招待参观,并见郑副厂长。据云工人共五百,其中四百为女工,膳宿外给工资平均二百元。共有发电机三部,一为60 马力,一为75 马力,另一为125 马力,已在装制。现有织布机一百卅四架,每天可出布二百匹,每匹四十英码。其中制制服的花布,厂价八百元,蓝布与黑〔布〕则一千二三百〔元〕一匹,即十二英丈,全由物资〔局〕收买,以平价卖与各机关,故价较市上可廉一半。染之一部,仍用外国染料,将来颇成问题也。适裴季衡、刚复来,余等至地质调查所。所长李春旦与曾世英均不在,遇李善邦、周赞衡。四点回。
  五点半刚复来谈,知刘云浦去浙大与否未定。裴季衡愿去,但车辆成问题。刚复所云资源委员会能得廉价车辆,未必可靠。物资局购布,据云已批交江家巷之平价购销处,由熊祖同核准后,即可付款取物。但此又失之过于乐观,因八万元之物资,甚难一次取得也。据宝垄云,沈呜睡太太姚含英现在松溪,欲调至遵义云。
  渝市今日起实施限价,计物价656 种,工资212 种,运价38 种。重要者:米每市担520 元,面粉每袋190 元,猪肉每斤14 元,猪油24 元,牛肉8.5 元,菜油8.3元,酱油7.20 元,油条四角,阴丹士林布每匹2450 元,柴每斤0.60 ,人力车城郊每里一元。
  接厦千函李润章函罗宗洛函俞宗穰函寄晓峰函叔永函朱善培函吴学义、允敏
  
北碚   晨大雾,外间1.1°,为今冬最冷。房中5.3°。
  日本人进攻滇南车里附近之猛龙、打景等地。自昨日起,粮食、油、盐、棉、纱、布、燃料、纸张,滇黔川各省均限定价格。吕蔚光著《西域古代地理与气象》。李旭旦著《嘉陵江上游之人生地理》。楼桐茂来。李春里来。
  晨七点起。阅蔚光作《西藏高原四周之雨量》及《西藏高原上各地气压之变化》二文。上文根据Kindon Ward {西藏的一个植物搜集者》一书。谓太平洋水气之影响,西不过东经100。,印度洋之影响不达喜马拉亚山以北,唐古拉山所受已少,唯横断山脉因南北向,故水气北侵较远,北冰洋风至天山而止。地中海影响止、,于帕米尔高原及克什米尔云云。又引王之涣(唐H 出塞》诗"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例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而左宗棠平定新疆回乱,有人献诗谓"大将筹边未肯还,湘湖子弟满天山,手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则误矣。春风殆即今之所谓Monsoon 季风,故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之语,既不能渡东经100 度,安能至玉门耶?十点地理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楼桐茂来谈。楼,金华人,中山大学毕业后又在中央大学一年。去年九月随林超至四川东北大巴山调查。由巫山至湖北竹山,经陕西平利以达城口。据云去年八九月间,云阳巫山一带患旱,而至大巴山一千公尺以上,苞谷生长均佳,可知雨量之多。又谓八九百公尺以上多种小麦、莽麦与包谷,一千七百以上则多燕麦、马铃薯与莽麦,二千多公尺以上马铃薯亦极小。大巴山至1700 公尺以上见冰河遗迹甚著,尤以在shale 页岩上为甚。高山上人均屹马铃薯。
  至于黄榆树,在山南六里一千二百公尺,山北只能至八百〔公〕尺。秋冬不见阳光,与地面同高。至二千公尺,只二三月不见霜,沿途治安尚佳云。
  下午阅王德基《汉中盆地之气候} ,划汉中为温暖冬干山间高型盆地气候,乃依据柯本与费师曼二氏之气候区域而再为更正者。但此类分法仍不能指出汉〔中〕区域之特点。文中提出特点,计有最高年雨量在八月份,与北之兰州、西安,南之成都同,但与长江黄河下游不同。四五月间无梅雨,与成都不同。冬不及西安及秦岭以北之冷,夏无成都之酷热。王君以为梅雨由于小型之低气压,此乃普通说法,实则由于海洋气团上大陆后,下面受辐射蒸发骤高所致。此乃系physical 物理之代empirical 经验之解释,所谓更高一筹矣。不然,人将问何以此时有如许之小型低气压也。
  晚膳与所中同人聚餐,计到二十人。余年最大52 岁,最幼者26 。到蔚光、宝望、陈学洛、朱光馄、赵海、萧望山、梁实夫、宛敏渭、杜靖民、子政夫妇、程纯枢夫妇、杨鉴初夫妇、曾树荣、陈五凤、周克强、张以刚等。有四人已离去,即元晋、樊茧君、宋楚白、么振声。
  晚阅《地理学报》八卷。李旭旦著《白龙江中游人生地理观察} ,谓长江黄河之分水岭在甘肃与四川之间,颇难划界。经实地考察,知嘉陵江支流白龙江与挑河之分水界,或南北气候分区线,应在右昌与武都间。汉水与渭河流域气候区之分界,应在天水与徽县间。天水一若昌尚是华北风光,而武都徽县则水田纵横矣。碧口(武都南)山色青苍,北行六十里口头坝(尚在武都南)山色突转褐黄,口头坝实为华南气候之极北点,而看昌则〈可)(是〕华北气候之极南点。口头坝以南夏季作物以稻米、玉米为〔主J,高粱、莽麦见于山地,冬季植小麦。口头坝、以北,山旁见黄土堆,植枣树,稻米、玉米少见,高粱盛植。武都为稻田最北界,海拔1087 ,碧口695 ,而若昌则1800 公尺。至看昌地势亦变,南面为高山深谷,北面平山缓坡,故岩昌为华南终点。以北则生长期短,玉米、高粱不能生长。通北口为玉米之北界。右昌为高粱之北界。看昌以北,作物以青裸、大麦、莽麦为主,于八九月收割。洋芋、马铃薯、当归极普遍。小麦二月下种,五月收,百日可熟。再北至哈达铺,高2350 ,作物以青裸为主,但多草地,畜牧占主要位置矣。
  接晓峰马小波函寄李润章、晓沧函默君函李健、厦千、罗宗
  
  洛  
  
重庆   晨房中7°,外间5.3°,阴。下午14°。
  浙大重庆毕业同学会。
  晨五点起。六点半别宝望,借工友丁正祥去车站。丁系南京所带来之工友,中途曾一度赴乐山士楷处,近乃又回,其妻即彬彬之奶妈也。现所中只姚福全、陈来庚与丁三人乃南京带来者。士芳与绍先至车站相送。七点半开车,车行甚缓,十一点始到两路口。余先回聚兴村廿二号,知刚复已于晨攘江行。余乃乘公共汽车至都邮街,车费己自三元涨至五元,此亦政府限价之效果也。棕榄皂自24 元涨至37立已。
  十二点半至民生路天天餐堂,此点系一浙大高工毕业生钱君所开。今日到毕业同学一百二三十人,共坐十二桌。教员到者振吾、庆椿、徐谷棋、程耀椿及赵君。
  同学到者有求是〔书院〕之史久光,高等〔工业〕学校之吴景直(钦烈)、赵君、於达准、仲静(现在军医署)等,毕业同学到洪王昆、刘奎斗、任家韩、范祖珠等等。金学洪主席,一边膳时一边即谈话。首由金君致词。余述校中近况及教授之进修、部聘状况, (认〕为大学校内须有名教授之努力,校外则赖毕业生之争气。次请振吾讲演,述及化工毕业生朱紫光在庆华染厂发明硫黑色染料以代舶来品,为昔时中国化学家所不知者,去年赢二百万元。次梁庆椿、史久光致辞。最后吴钦烈报告,朱紫光天资并不高,但能镇而不舍,故能底于成云。最后金君报告同学会捐母校书款13 , 580元,西书卅一册,此外尚有王洲蒜捐五千元,直接交与振吾。最近土木系同学又捐5170 元作为《土木通讯》之基金,交余带校。又推举下年主席傅铭九,系甲种工业毕业生,现在经济部。
  三点出。至嘉庐九号晤顾一樵,设计局晤陈伯庄,均不值。回。解俊民(通讯:解在磁器口谭庐廿九号)与一张君谓,二十九、卅、卅一级毕业生集资六百元以交王惠、何友谅。因王有函与梅镇安,知需款云。余拟交与三民主义团康兆民,适刘熊祥来,即以六百元交刘,因刘在青年团办事也。与之恭、企孙、毅侯晚膳。膳后萧学皑来,乃去年为游行而休学者,拟回校复学云。又朱光世来,谈购物理系柴油机事,价九千元。
  接吴宝丰、李振吾、迪生、刚复、长望、家玉、坤珊函宋子文请帖寄蔚光函晓沧电
  
〔重庆〕   晨9°。大雾卅公尺外不见人,十点后雾开雾。
  午后10°。
  层次仲来。至交大作纪念周。敦煌之平佛洞。
  晨七点起。八点振吾来,即乘交大车赴九龙坡交通大学总校新舍,离两路口约十六公里,在土桥之对岸。路经复兴关时雾极浓,山上三十公尺之外不辨人物,余等车几与一卡车相撞。回途见其地点有一小车与卡车均毁,大约亦系雾中不能见之故也。八点三刻到九龙〔坡〕。九点在礼堂作纪念周,到交大及交通部训练班学生四五百人。余讲"边疆问题"。述边疆之解释,西北天然富源之限制。提出河西天山南路增长水源之办法,亦首先调查昆仑、祁连山顶积雪之面积厚度,然后在河西、新疆夏季水量不足时以黑土铺于冰河上,如此水量可以由人为的操纵。末述及开发东北之重要。约讲四十分钟,讲毕参观校舍。共教室四、宿舍六,连礼堂、甲、乙种住宅,共去二百万元。现以学生增至五百人,故尚须造新舍,拟由交大毕业生捐二十万元。教职员住宅乙种只二房与一厨房,约三方地。去年一〔万〕五六千元一幢,今年当在三万元,乃瓦顶、三合土地、竹版墙,每月取租三十元。学生宿舍亦拥挤。贷金每月近二百元一人。用菜油每月费一万二千元,因此间油每斤九元,每人给二两油一天,故每人须十八元一月。现拟改用电石,以一灯只用二三两一晚,每两价约→元,而有八人可用,故较省也。
  回至中央图书馆。适彭浩齐亦来,由教部敦煌艺术考察团团员雷震指导参观一周。知千佛洞古名莫高窟,始于前秦建元二年(西历三六六) ,较云岗龙门为早,历北魏、唐、宋、元续有凿造。宋、元以后,海上交通发达,东西通街,遂阻于流沙。
  现存佛洞不下五百,但北洞多空。最近张大千将南洞编为305 号,其中雕塑壁画因时背景而不同。魏像受印度、波斯、罗马、希腊之影响,成所谓健陀罗式。唐塑像,现东方人之体格。壁画,魏有浓厚之渲染,唐则流利之描写。莫高窟碑文系元至正八年建,有印度、西藏、中国、西夏、回生乞、蒙六种文字。
  午后硕民、厦千、月涵来。至南京浴室洗浴后,至美专街十七号晤次仲。谈一小时,遇郎醒石、彭振寰二人。回。刘熊祥来,谈王慧、何友谅在内政部所办之训练班近青木关云。允将款600 元交去。晚朱光世来。
  据任之恭云,前浙大教授齐学启本为孙立人之副师长。缅甸之役,孙人印度而齐学启被俘,据日本之广播云云。
  接允敏函楚白寄钢笔(梅)叉款八十九元(温甫)寄解俊民、宋楚白函长望函孟和函
  
渝   晨阴10°列宁格拉解围(该城已受围十六个月)。陈良勋来。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晤周寄梅于求精中学张肖梅寓(电话..2677) ,遇张鸿远?.。
  据周云,渠尚有五天耽搁云。因。周桂林来,知渠曾〔在〕航空委员会空军总台重庆测候站。据云殷来朝、邹祥伦、陈家极均在成都,杨则久、毕梦痕已到印度。陆展叔、戚启勋将去。近在南川金佛山、印江梵净山成立二气象台,以其在渝与浙江各站之路上也云。
  中午至牛角沱怡园宋子文处中膳,到参政会驻会委员滕飞黄、李中襄、江一平、黄任之、张伯苓及叔永、立武、企孙、王文伯诸人。宋子文七八年不见,较前更肥硕。
  余询以本月十一所订中英废除不平等条约而重订新约中,何以对于九龙不能放弃。
  据云此乃由于英国殖民地之广大,若放弃九龙,势将在Gibraltar 直布罗陀等处成问题。余询香港是否有归还之可能。据云大致不成问题,因香港在军事与商业上均无重要性也。并谓英国对于内海内河航行权及银行存款权初不肯放弃云云。关于其余国际问题,如统制物资、英美政策等等亦均谈及。
  二点借叔永〔回〕。据叔永云,昨中美文化基金会议决,补助气象研究所二万元吕炯之"小气候学"云。三点由南纪门至马蹄街中国救济委员会(电话2615) 晤.章元善,据〔云〕教授救助金四百万元经中大教授反对、教部不赞同后,曾有决议以此款救济私立大学。但私立大学教员不愿独得此款,故星期五尚须开会。渠拟提出交各校长分配,作教授研究补助费,或由各学会分配。余赞成前说。四点至和园晤陈伯庄。知本年预算一百七十万万元之中,军费占九十七万万元,铁道、军工之建设占四十七八万万元,教育经费不过占数万万元而已。六点回。午后陈良勋(浙大土木25 级)来谈。渠在南川西南公路局任事云。晚硕民、肖堂、朱光世来。
  接蔡邦华电接晓峰、刘云浦函寄允敏函迪生、谢家玉等函振公函
  
重庆   晨驴,下午10°。阴。
  晨七时半起。章诚忘借华新电气冶金股份有限公司协理兼工程师唐汉宗(绥之)来。唐向在兵工厂,现则自开厂在磁器口,自炼ferrosilicon 硅铁(75% pure 纯度759毛)、ferromanganese 住铁(859毛) ,以售与钢厂。据云在遵义团溪领一矿区,本校毕业生金亮方去遵,即其所派。近并拟在宝鸡设炼钢厂。唐君对于团溪锤矿已试用数十吨,据云不及湖南湄潭之佳,但运费可省60% ,时间则一需七个月,一则二个月,因唐君厂系私人厂也。团溪矿可得Mn02 70% ,而Mn 则在40% 以上云Z王。
  十点至国库署晤李伺君,遇张大权(子厚)。至教育部见立夫.'以客多待约一小时,嘱将部中积欠五十三万元寄遵义。中膳后赴城内江家巷经济部平价购销处交款61 , 662 元,取得提货单,计有全白布、霸王阴丹全灰布、全青布等七十匹之提单龟,多在曾家岩取货。回后六点半至教部。今晚立夫请梦麟、月涵、减启芳、杜佐周、张梓铭、李伯纶、周寄梅晚膳,彭百川与吴士选亦到。
  九点回。与凌纯声谈大小金川一带情形,渠在该区域考.察九个月,据云其地为羌人与西番。所居羌人元文字,而西番则用藏文。高至1200 公尺上,则辣椒不辣。
  又谓Lattimore( 著H 中国之边疆》书中历史人种谬误颇多,因其不识汉文,故有隔膜也。
  接蔚光函振吾函  
  
重庆   侵晓雨,上午阴,下午睛。
  中国之四千公民高气压何以不夏高而冬低6晨七点半起。九点次仲〔来1.谓德主攻苏,由于派Rudolph Hess 赫斯飞英→着所造成之错误,是则同盟国之幸也。民廿九年,英国人于七月将滇缅路停运,适有日、意、德三国之同盟,非然则英国或将与日本妥协。民卅年,若非十二月珍珠港之役,则英国决不致参战云。凡此皆中国之幸也。
  至生生花园。作函与蔚光。余前阅蔚光《西藏之气压》一文,知亚洲中部高山在1500 至4000 公尺之气压,其周年变化与各洲不同。非夏高而冬低,乃秋季最高,约在九、十月之间;冬低,六、七月更低。蔚光疑是季风之故,但所说理由甚不充足。余前疑亚洲中部六、七月对流特盛,遂使1500 4000 处温度特低。今接蔚光函, <固)(果〕然余理想为不谬。以南京与美国Groesbeck 格罗斯贝克较纬度几相等,地面至1500 ,南京高于Groesbeck; 而1500 公尺至4000 ,南京之高空为低(七月)。
  在院中得悉孟和太太于今晨一点在兰州去世,渠患肺病去兰养病。据钱乙黎云,近患感冒转肺炎云。至晨庐农本局。知穆藕初已辞,赵君继为代理。中膳。三点晤驷先,为气象局改任蔚光为局长事。出至资源委员会,遇张克忠、卢辛?安。见咏霓,约余至中央训练团讲"科学对于思想之影响",余以星期二将回黔婉辞。向咏霓为晓峰借李仲撰著《中国之地质》一书。四点半回。叔永来。
  接诚忘估价单寄蔚光函晓峰函振公、荣甫函余坤珊
  
〔重庆〕   晨驴,午后10°。晨大雾,下午昙。
  俄军克复伏罗希洛夫斯克。北非英、美军进攻的黎破里,指日可下。世界各国史前洪水之传说。
  晨七点半起。九点至飞来寺九号,晤徐谷麟、茅唐臣、蒋梦麟。十点至张家花园菁园晤黄任之不值。晤穆藕初,述及渠于去秋在农本局任内,以与何浩若不协被撤职查办之经过。据谓咏霓亦受何之蒙蔽云。现则物资局亦撤消,而农本局将改组为花纱布之专卖局,归隶于财部。
  阅James G. Frazer 弗雷泽Folklore in the Old Testαment {旧约全书中的民间传说》第一卷关于古代洪水部份。知最早洪水传飞说为巴比伦Sumerian 苏美尔人,起于纪元前之2100 。次则Hebrew 希伯来人,起于纪元前七八百年,二者传说相类。
  希腊阿列斯多德、Plato 柏拉图均述及洪水。稍后Parian 帕罗斯岛历史家以为洪水乃1539 B. C. 之事,罗马亦有是种传说,均大同〔小〕异。Noah 挪亚之名字不同。
  Ark 方舟降落之陆地在Hebrew 为Mt. Arrat ,在希腊为Pamassus 帕尔纳索斯山,在罗马〔为J Athos 或Etna。印度之洪水故事,发源于纪元前六世纪,故不受希腊影响。因Alexander 亚历山大攻印度在326 B. C. 也。据Satapatha Brahmana {百道梵书》经传,印度之Noah 名manar ,其船止于Himarat 山顶。又206 页述Cashmere 卡什米尔本为一湖,近代始变成陆之传说。云南5罗3罗亦有洪水传说,亦有Àrk 。此故事恐系得诸耶教,因纪元后六七世纪已有Nestorian 景教在滇也。夏禹洪水在纪元前二千四百年。
  为何友谅、王惹事,四点至青年团晤康泽(兆民)。五点回。刘熊祥来,知浙大团部选出干事周恩济、王汇东、沈稚利、许丽云、余品笃、陈剑之,郑士俊、石剑生、王开凤,监察振公、士生与孙祁。八点章诚忘来,谈及林世良为中央信托局运输处经理,以三千万元购大成公司车辆运私人货,被运输统制局扣押枪毙事。据云,林向为孔祥熙之家人素极信任,屡为孔二小姐在昆明运货。此次之货乃系林私人之货,不亦冤哉!晚阅卢温甫所著《中国界面说纲要H 一)中国冬季气团界面与气旋。谓湘赣二省之多风暴,由于冷面遇地形崎岖,则坡度增,切力亦增,故气旋易于形成。暖面反是(根据Sverre Petterssen 彼得森)。但山过高或山岳区辽阔,则界面反衰弱云Z王。
  接蔚光函张健民(沙坪坝柑园)函寄张健民函蔚光函  
  
渝   晨10°。阴。日中微雨。
  英军克的黎波里Tripoli 。拉铁磨著《中国之边疆》。晚康兆民、刘熊祥来。
  晨七点半起。九点叔谅来谈。知去年政府之所以忽然褒扬梁任公,乃因张晓峰之文提及任公对青年之影响未被政府所重视,接着张荫麟又在《思想与时代》上著一文,均为委员长所见而有褒扬之议。张浦泉、戴季陶反对之,故《中央周刊》曾出专刊,有吴其昌等所著,为张继等所阻而销毁云。叔谅又借钱宾四来。阅赵敏求/译Lattimore 著lnner Asian Frontiers of China {中国之中亚边疆},美国地理学会研究报告21 种。第-部第六章论游牧之起源及中亚沃洲与沙漠问题。其中有数点颇饶夹〔味) ,如: (一)汉族与中亚之关系始于三世纪; (二)游牧不起源于草原社会而起源于Oasis 沃州; (三)左宗棠征回败绩,但在政治上得到成功; (四)中国士大夫统治的结果必趋于贪污; (五)新疆多古墟,由于泥盐之汗积; (六)从哈密到包头铁路运输起点,凡1200 哩,需九十天始到;苏联土西铁道完成后,自塔城至土西只二百英哩,故新疆之商业自必向苏云。
  接蔚光寄蔡邦华函诚忘、熊祖同函
  
渝   晨阴11°。下午偶见阳光。晚11°,有月光。
  至任家花园及相国寺。振吾来。鲁毓秀来。晚次仲来谈。
  晨七点三刻起。上午十点至李子坝,晤叔永、陈衡哲。日前中美文化基金会开会,叔永主张将李子坝房屋出售而购其侄近在江北竹林村之新屋。此事咏霓、周寄梅均不赞同,任太太疑林伯遵在中作梗,故大发牢骚。十一点由李子坝码头过江。
  至相国寺竹林村叔永侄锡朋新造之屋,同行者叔永及太太与第二女书书、子安安。
  由锡朋招待中膳。
  文华图书专科学校沈祖荣夫妇来。知该校亦在竹林村,有学生四十人。从前招收大学二年级生,两年毕业,现则收高中毕业生,二年毕业。至遇福建协和大学农院院长陈兴乐及《自由西报》编辑夏震。三点由相国寺码头回至牛角沱。
  寄刘熊祥、王慧与何友谅
  
渝   晨阴10°,晚12°。
  严之泳、周桂林、侯家熙、吴景直(钦烈)、于震天来。
  晨七点半起。上午至青年团交刘熊祥嘱转王慧、何友谅函。阅Lattimore 著《中国之边疆》。十一点至南京三星池洗浴。午后周桂林借严之泳来。严在航空委员会为测候生,已五年之久,现方自桂林来。据〔云〕何清隐曾嘱其转告网球尚未买到云。吴景直来,谓明日回。泸州于震天来。渠现在组织部缪培基部下作事,愿赴遵义为党部书记长。侯家照来。寄杨钦函,嘱邀施成熙去浙大教土木。
  接晓沧二电寄李振吾、杨钦函  
  
渝   晨雾12°。下午雨。
  苏军肃清斯丹林格拉城内德军之大部。
  八点于震天来。渠自愿赴遵义为县党部书记长,并推组织部同事霍翰琦为湄潭书记长。霍,河北人,中央政校毕业。上午至教部晤彭百J lI。知下月十四中央团部将召集各大学校长来京训练,其中由团聘顾孟余、王抚五及余三人为指导,其余十七人为干事云。余以为期虽不远,但预算等必须余回校一行也。与凌纯声谈及苗民。据云历史所芮逸夫、李方桂研究此问题已历有年。所谓苗民无文字,但有语言,因之国人与传教士有为之创造文字者。苗以伏毒草、女娟为祖,而瑶则以盘古为祖。贵州最初之民族为葛佬云。大金山一带人民为像隆,用西藏文字。
  下午至组织部晤驷先不值。晚章元善来。又章诚忘来。在平价购销处所领浙大布七十匹,已由张以刚领到交至生生花园,托刁泰亨作蔑包,并嘱诚忘雇车运遵。
  诚忘云,有红十〔宇〕会赴贵阳车,或可代运。生物系所购之玻璃器,亦托诚忘代订。布款六万一千已付,玻璃器一万二千只付诚忘五千元,馀托诚忘垫付中。
  接晓沧电寄迪生函振公函(附布单及杨钦函)
  
渝   雨。晨10°,午10°。
  四强战略会议成立,虽未实现,但罗、邱二人在北非Casablanca 卡萨布兰卡会议十天,邀斯丹林列席,并时时报告蒋委员长。
  晨八点起。在中美文化协会早餐,价二十六元(小账加一在外)。闻中午50一70 元,晚餐同。每日三餐连住宿则为130 元。阅新到美国期刊,去年十
  
  二月七日之Time 周刊。内述及十中全会,题为Rice , Salt & not Histo巧,批评该会除统制盐、米价格外,毫无成绩。对于财政孔、陆军何敬之、教部陈立夫均不满意。称何为反对共党最力之人,陈为保守派,以为离民主国家阵线日远云。
  中膳后邵鹤亭、胡肖堂来。晚电话周寄梅,知最早于星期六始能动身。晚杨鉴初来,知渠来军令部晤魏大铭云。今日在中美文化协会见Foreign Affairs < 外交事务}, July 哩,关于Karl Haushofer 豪斯霍费尔著《太平洋之地界》→文,谓H 氏〔希特勒〕始终主张德国联俄,以大陆制海洋.,即英美云。
  接谢家玉电寄浙大电  
  
〔重庆〕   雨。晨11°。晚大雨。
  罗、邱在Casablanca 会议,决定轴心无条件投降,否则继续抗战。法国De Gaulle 戴高乐与Girard 吉拉德均参加会议。陶孟和来渝。杨鉴初来。
  晨七点起。十点至国库署晤李惆君。知二月份经费可照四百O六万分配数发,并补足一月份尾数。晤吴士选。知二月十四起,中央训练团召集川、黔二省大学校长受训。遇卫挺生于途。孟和自李庄来,唁其夫人之去世。据云其二女一在昆明,一在兰州,子在昆明云。中午李伯纶带一仰光大学转学女生林某来,系外文系四年级生,其人不能作国语。伯纶不拟再回筑,因受训期近也。
  下午在中美文化协会阅去年七月《大西洋》杂志及十月份《亚洲》。见Victon著《战后之英国),谓英国经济情形即使同盟国胜而轴心败,亦必大受影响。以战前英国输入超出输出计二十万万金元。英国食物三分之二、原料四分之三,来自国外,人超数近年尤多。英国商、工业保守,市场为美、德、日所夺,此项漏居全取给于殖民地。如投资利润十万万元,其中印度及各殖民地占27% ,保险、轮输各业五万万元,而殖民地长官之薪金尚不在内也。
  近来余之记忆力坏极,几于过目即忘。杨鉴初来。知魏大铭欲收日本气象广播,尚无法可将其译出云。
  寄谢家玉函寄李慌函
  
渝   晨阴9.5°,下午昙10°,晚又雨。
  美国大学生入伍。汪缉斋来。
  晨七点一刻起。上午八点半晤周寄梅,尚未起。至总办事处。今日将.Lattimore.<中国之边疆》一书阅竣,中午交还蒋廷献。余在所购赵敏求译本上作一余个人对于本书书评。
  午后至中美文化协会阅新到之报。见其中有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之《新共和杂志} ,中有Michael Straight 斯特雷特著《即救中国},谓中国己靠陆军与戴笠之特务工作以维持。其人对于中国情形似不熟悉。又去年七月《大西洋杂志》有G. B.Conant 科南特关于青年动员一文,谓美国每年有一百二十万青年到人大学之年龄飞,但平常只20% 能λ大学。现陆海征兵年龄降至十八,拟招足每年十六万人。渠主.张以考选办法,以后陆海军即依此主张而行。在大学只留二年,功课由陆海军规定。
  今日购得歌德著、郭沫若译《少年维特之烦恼},系民廿二年出版,去年重印者。第四十四页有云:一个人不为自己的热情, (不〕为自己的要求,只为金钱、名誉或别的,在替他人工作什么的,永远是个蠢夭。
  寄郑晓沧电,
  
渝   晨阴8.5°,午10°。
  午后至四德里访刘次策。
  晨七点起。水泻二次。九点赴求精〔中学〕张嘉铸寓,晤周寄梅。知渠决于一日启程回,嘱于七点往乘车。张系张嘉嗷、嘉森之三弟,号宇九,现在经济植物油料厂,其夫人即张肖梅也。途遇童佩贞,知渠仍不能回浙大,不久须回南充。至中美文化协会阅Hαrper's Mα, gazine Julian Haxley 赫骨黎"On Living In a Revolution" 。遇朱君毅及四川李审计处长。午后晤次仲、叔谅,均不值。因腹泻未进晚饭。至中美基金会阅报,并至求精〔中学〕阅去年七月至十月Scientific Monthly 。
  寄晓沧、士选、肖堂、卢析薪函  
  
   晨J8°,下午10°。阴昙。傍晚毛毛雨。
  希脱拉执政十年纪念。上午晤叔谅。下午晤吴士选、彭百)11 。浙大廿丸级周存国、周宗汉来。
  晨七点半起。九点晤叔谅。午后二点至教育部晤彭百) 11 。始知各大学二十万美金所购书籍仪器之所以未能全部运人,乃因章友三购得卡车后,派→徐姓在外运商货,将图书仪器搁置。而部长与两次长以所购小汽车均到,故亦置之不理。而章个人则己面团团为富家翁矣。可叹之至!遇士选于途,知文化教育团将于下月廿四出发赴印度。余嘱其将龙泉分校事查明电晓沧。学术审议会原定三月初,恐将移四月矣。凌纯声自沙坪坝回,据云中大校长顾孟余又视事,闻已筹四百万元补亏空。叔永来谈,知中美基金会以不平等条约取消,有停办之意,正托周寄梅向孔庸之疏通。晚膳后借叔永访周寄梅,约明晨七点赴渠处一同出发。
  昨日为希脱拉德国执政十周纪念。希脱拉并未演讲,但有一宣言,述欧战结束非为共产党之奴隶即为德国胜利,前者若成事,实则亚洲之洪水将泛滥于欧陆。全文并未给德国人民以最近可以战胜之希望,相反,警告德国人民继续牺牲,谓时间对德国有利。当昨晚Goering 戈林广播时,英国飞机继续轰炸柏林,使其演讲延迟至六十三分钟之久。因开战之初,哥林曾告德国人民,英国空军决不能至柏林也。  
  
桐梓   侵晓雨。晨10°。綦江一带梅花盛开。
  晨六点起。七点至求精中学与寄梅早餐。七点半别张宇九及孙君。乘寄梅车至聚兴村廿二号,取行李至嘉陵新村五号何敬之家。接其甥女王女士(王伯群侄女) ,系大夏〔大学〕毕业生,去贵阳休假者。至重庆招待所接张道宏,遇伯纶。八点半四人乘1295 号国黔车。过江时己九点。微雨已止,路尚佳。在渝与秦江间梅花沿途盛开。十二点至秦江,在天津馆中膳。此间广柑每一元五角一枚。-点出发,过酒店哑即逢湿路。傍晚至钓丝岩,则又微雨。花椒坪在大雾中,天亦黑,故颇险。行缓,而司机亦熟手,故未出险。
  七点馀至桐梓招待所。事先寄梅于廿二号己定两房间,迄今未放弃,故得住104 ,与寄梅、道宏同住。询周寄梅,知本年贵州之收入约可五六万万,均归国家。
  其中以征收实物为最大,计一百四十万担,每担二百元,即二万八千万。盐税可六千万元,其次则营业、烟酒等。矿之出产,去年以水银为最贵,尚不过一百七十吨。
  至于支出,则省府一万二千万元,其中公务员津贴去五千〔万〕元,薪水不在内。教育八百万,卫生四百万元云。关于基金方面,寄梅主张维持原状,以对外信用关系。
  余颇赞同教部各庚款集中办法。张道宏,合肥人, 1924 美国西点陆大毕业,曾在Clark 大学,回国后从未带兵,不亦惜哉。
  接何元晋寄网球一筒(由欧亚陈子钊交来)寄于震天函
  
在遵义   晨微雨7°,下午至遵义?。午后阴。
  下午过委山关遇雪。
  晨六点三刻起。与周寄梅、张道宏、王女士早餐后正拟出发,适1295 汽车发生障碍。觅永昌修理厂机匠为之修理无效,乃至四十一兵工厂晤厂长钟道锢,不值。
  未几钟来,为介绍厂中机匠,来时己中午。在旅行社中膳之后,汽车才能出火行动。
  即别钟厂长,于一点半出发。三点半车开至旧府中办事室,请周、张、王三人略坐。
  四点渠等三人即乘车赴贵阳。
  余与丁荣南、谢家玉谈半小时,知校中经济曾一度极困难,幸得追加数得以解决。五点回寓,途遇章恢南、振公、劲夫诸人。回寓。知彬彬于星期五田。梅自去年十二月廿一后未发气喘,但近患耳痛。松松则常叫腹〔痛〕。但似均无大碍。遵义远较重庆为冷,房中只五六度摄氏,故不生火非衣装不可。
  今日下午过桐梓委山关时,山上树木上均积半寸之雪,但1200 公尺以下即无雪矣。  
  
在遵义   阴。晨房中4°,午5°。
  晨劲夫、余坤珊〔来〕。电四学生吴士宣〔来〕。荩谋来。
  晨七点起。遵义冬季较渝远冷,非亲身体验不觉。劲夫来谈资委会补助电机、机械、土木三系廿万元,规定为购置设备之用。但李振吾与资委会谈判时稍迟,故此款至一月间始到。其中又经过←电机系学生蔡学林在《电工通讯》上批评资委会,使此款更耽搁。但振吾不得资委会同意,将此款分配作各教授、助教作研究之用。余在渝时晤乙寨,据云未悉其事。后晤振吾,据谓与黄肇兴及杨家瑜谈妥。杨为中大工学院院长,地位与振吾同,不能代表资委会。黄肇兴则为研究津贴,不能报销,惟校中可以作研究材料费用云。晚五点回。希文回寓。余至遵义即觉腹中•5不适,而松松、允敏即觉患胃肠不畅,不知是否因饮水不洁,或素油内有杂物之故。
  寄钱琢如函
遵义   晨阴5°,下午7°。
  晨七点起。松天亮即欲吃饼干,此习惯养成颇难更易。八点三刻至迪生寓中。
  九点半至校。任美愕来。又晓峰借陈乐素来。陈系援庵之子,向在香港,近携其眷属六人来此,费二万元。晓峰为之奔走,由于斌主教及教部资助,仅得万余金而已。
  又训导处陈庸声己去永兴,此间由王克章君接替。
  午后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到迪生、荩谋、劲夫、谢家玉、晓峰、振公、王欲为及王克章。决定二十开校务会议。本学年迄未开过会议。讨论预算,定龙泉分校之经费为七十二万八千元。去年则为五十六万元,加三成则为此数也。因之校本部尚有三百三十万之谱,即每月廿七万元。此数分配与帽、永、遵三地,而中学尚须得一部份,故经费仍极拮据。工学院因教员少,故钟点多,遂引起钟点问题。大家不肯教十二个钟点,因有若干人如张孟闻、顾谷宜等每周均只教三小时至六小时也。
  新年(旧历)庆祝中美、中英新约成立,各界定明日(阴历元旦)上午十点在播声电影园庆祝,请振吾代表出席。七日下午二点座谈会,晓峰代表前往。五点回。
  晚希文回。
  接萧庆云、何元晋、吕蔚光、贝时璋、张孟闻、谈家祯函 胡庶华函 中央训练团聘书漏潭教职员会、步青函
  寄陈立夫部长电
遵义   阴历元旦阴。晨5.5°。

  美国人平均寿命。上午黄尊生夫妇、陈卓如夫妇、胡颂翰、国恩光、王驾吾、谢家玉、士楷全家来。下午黄秉维夫妇、方杰人、朱诚中夫妇、赵元卡来。余坤珊来。晚晓峰夫妇、陈乐素夫妇、劲夫、元复、开听来。
  晨七点起。今日终日阴。希文丸点即回。渠在家度元旦,抗战以来此为第一次。梅儿昨晚起床吃年夜饭,今日仍未起。今日终日未出,但客人来者络绎至十余起之多。陈援庵之公子陈乐素,广东人,向在香港教会学校教历史。香港沦陷后,伪组织邀渠与陈焕铺、陈寅恪、袁守和诸人赴广州中山大学。陈焕铺以植物标本故受聘,余人均未往。陈带妻及子女五人来内地,共用二万七千元。校中为各方设法得万元作资助,均晓峰为之设法者。
  阅十月份Reader's Digest {读者文摘~ L. 1. Dublin "How many years will youlive?" {你能活几年?~一文中谓,美国人平均寿命自1930 1940 年已添了四岁。
   . I目前美国人平均寿命为64 岁,印度30 岁,日本平均寿命48 ,意大利刃,世界上惟澳洲与新西兰人平均寿命较美国为长。按罗马时平均寿命为25 岁。十七世纪据天文学家Hall什雷统计, Brus随时鲁塞尔城平均寿命33÷。在1850 年,美国平均寿命40 岁,在19∞年增至50 岁。寿命之延长,一方由于病症如虎疫、白喉、伤寒之能预防,水与牛奶之消毒。如吾人能医癌症,则平均寿命又可增一年。营养学之进步,亦一极大帮助。钙质加多,则幼年易于发达,壮年精力更强,老年不易衰退。腺上之液体honnone 激素亦有重大影响。如患糖尿病者,卅年以前患者于一年后即不保,自insulin Jl夷岛素发明后,十岁小孩仍可活至五十云。按石灰质以牛奶所含为最佳,蛋黄等次之。十点睡。    
  
遵   晨4°,微雪。下午阴。
  贵州田赋征实与军粮。上午出拜客。下午孔福民、黄羽仪夫妇、叶左之夫妇、振公、王太太来。晚梅发气喘。
  晨七点一刻起。微雪。十点出往拜客。至陈卓如(协台坝)寓,仙龙巷一号叶左之、黄秉维寓,石家堡郭洽周寓(郭新获一子,甚钟意,因郭家有数女而无一子也) ,朱诚中寓,大井坎余坤珊寓。水恫街三号晤士楷、晓峰。见史地研究室为张荫麟设一研究室,名"东莞室",荫麟遗著及遗物均存在内。次至黄羽仪(杨柳街)及经历司〔街〕黄尊生寓,遇萧仲硅夫妇J午后孔福民来,知本月中遵义将各类货物定价,重庆限价原定以去年十一月底为标准。定价之结果,舟车价目以及白糖肥皂之类均加50% 至70% ,米价亦略加,但不多。只要六个月以内物品不再加价,可算成功。遵义虽未限价,物价己大增。
  余去渝时,米价每老斗卅四斤约三四十元,今则七十元以上。肉价六元,今则九元。
  鸡蛋六角一个,今则→元。肥皂等较重庆尚贵。一经平价,价即高涨,此则在中国可称千篇一律者矣。浙大教职幸在团溪华仲麟家定有谷子五百老担,当时价只每担一百七十元,现已涨至三百余元。华家之谷,距城不远,由合作社主持,送至各教员家,每斗只三十九元,较市价只二分之一而已。此事虽系余之主张,但两次赴筑交涉,晋谢总务长家玉之力也。若非谢,即他人往亦不克达目的,因华家损失在三四万元以上也。今日与孔福民谈,向县府所征收实物之米谷,拨一部给浙大。渠谓须依照时价,但谓如中央有明令,可作米贴无偿拨给。按贵州卅一年度田赋征实总额,原定一百四十万市石谷子,实收可得九成。遵义七万八千市石,漏潭三万八千市石,均已征得九成以上。盖以每粮一元征稻谷三市斗,加县级公粮一市斗计,依现时价计→元可抵一百廿元。至于征购军粮,贵州全省原定一百五十二万市石,价自七十五元一石至一百卅五元。遵义军粮七万五千石,每石折价一百元,半为储蓄券。湄潭三万五千市石云。
  接玉抚五、顾孟余、熊迪之、士俊函
   晨3°。上午微雪,下午阴,晚满天星斗。
  梅气喘打四针。上午出拜客。田德望夫妇、萧仲洼夫妇、杨[ )夫妇来。下午李诞来。谢家玉、士楷、钱钟韩来。
  今晨子夜起梅儿即叫喊至天明,请戚美英于八点打一针。中午一点周仲奇打一针。均adrenaline 肾上腺素。午后七点及九点,请陈看护士又各打一针。近来梅发气喘,胃口即不佳。十点,余出晤孔福民、法院国恩光(住水井湾廿三号)、孙季恒及振公。又至大仕阁十一号晤王劲夫。据昨朱诚中云,校中有一麻风Leprosy病人,谓在出纳室。余以询振公,知为戴立均,在校己一年余矣。今日晤周仲奇,嘱其诊视。据周云,其人貌状一望而知为麻风,可不必再验。周既为校医,知麻风为可传染而不能救药之症,何以不先告余,其〔不〕负责可知。
  午后二点至交通银行。开江浙同乡会联欢大会,为浙江灾民筹款,决定日期为
  
  三月四日至九日。演京剧,假播声戏园,票价10 30 元。推定余与应高岗、蒋慰祖为正、副主任,孙必仁为主任秘书而散O 谢家玉来谈一小时余。十点睡。今日金妈亦病倒。    
  
遵义   晨阴3°,午3°。梅花盛开。
  下午王仁东来寓。
  晨七点半起。梅儿昨晚气喘虽未剧,但今日仍须打三针,即上午九点、下午七点及〔晚〕九点。金妈卧病未起。九点至校。办公室以节约经费起见,未生火。早晨只10 ,中午才3°。学生葛文鸿来,渠因考试作弊被开除。葛生前在水曲同街三号时常深夜出人,为人告发,其行为不谨可知。后至航空〔委员〕会为翻译,中途离职作禅贩,故其人终非善类,且屡戒不悔,故不得不开除矣。
  晨羽仪、劲夫来。又师院学生来谈,为聘孟宪承事。余告以孟先生为浙大老教授,校中已设法聘请,惟渠在沪,能否内渡,大是问题。暨大教务长杜佐周,以欲内渡,几被日人监禁,以机智得脱。刘重熙受中正〔大学〕之聘而被日人看管,使其老师秉农山亦不能自由行动。现费香曾己到衡阳,侯来校可知沪上消息。现杨耀德夫人已自沪到此,费六千元。大兴面粉厂吴鹏高去沪十个月,近回此,带大批家属来,每人费三千元,均由汉口经长沙而来。费香曾则走江西云。午后王仁东至寓,五点回。
  接中央训练团令咏霓函张宝华、周寄梅函接蔡邦华马铃薯计划吕炯函晓沧函‘••接张仲在川大被殴记、《天行》杂志、俞志夷(南平)、科学社、刘古董英接成都中大医学院徐达道、刘熊祥、陈铭璇(正安)寄彭百)' I 、翁咏霓、胡春藻、张宝华、柳大纲、诚忘、孙逢吉、罗宗洛、黄肇兴、何元晋函  
  
   晨昙,出太阳,睛。家中晨4°,办公室1°。
  苏兵巳至Rostoff 近郊。美国之存银。
  晨梅气喘稍好。金妈亦能起。七点半起。八点半至校。自圄借得章俊之〔赠书J Frank R. Michael 著W. von Leibniz und die China Mission {额勃尼与中国教会》一书,惜无暇阅读,今日还图书馆。尚有新到Reader亏Digest 两本,己阅竣,今日还去。其中有Sylvin Porter "12 Men agianst Nation" 一文,谓西方六f"l Indiana 印第安纳州、Nevada 内华达州、Colorado 科罗拉多少川、Mo时ana 蒙大拿州、Utah 犹他州、Arizona亚利桑那州等六州之参议员,以恐银价跌落,不准政府用会计部所存之银为国防之用。在1939 年,美国国会定购入银价每两为7l .1rt 美金一两。且1934 年定政府所存银之价格,不得少于金银合存量四分之一。但目前市价,银一两只值美金四角五分,而美政府且禁止银在每两1. 29 元以下时出售,故政府存银遂永远不能出售。现美政府有卅五万万两之银,全无用处。此六州之参议员因为顾全廿五个银矿公司之利益,而不惜牺牲国库国防,故著者认为民主政体之大危机。且美国存金值二百卅万万元,故为巩固值一百卅万万元币制起见,无存银之必要。虽会计部长Morgan Chan 与Donald Nelson 之请求用银,卒元效果。银在照相、解剖、医药为不可少之物。银之传电较铜尤佳,战时需银尤多,因机器关节上之焊brazing jöint可以经震动、锈蚀而无妨,如飞机、潜艇、坦克车、鱼雷均需之。而飞机上之引擎engine、bearing 方向计则非银不可。故若干应用银之处,美国均以锡Tin 代替之,但不经济。目前美国每年用银二万三千万两,除半数可自外国进口,四分之一自产外,每年尚缺五千万两之银云。
  午后借允敏至水嗣街15 号晤卫士生、田德望,均不值。遇田太太。下午俞宗穰来。又邱淋|若来寓,谈片刻。至火柴专卖处晤卢云琛。午后五点半至子尹路姚家巷秦先艾寓晚膳,到迪生、洽周、士生、晓峰、振公、郑兰茂、孔福民、孙必仁诸人。
  若之祖父辈与郑子尹、黎庶昌有旧,故家中藏有黎庶昌来往信札及子尹墨迹。塞之父亲与梁启超为挚友云。八点回。
  接胡肖堂函程毓淮函陈贻孙《半月历险记》寄蔚光函萧庆云函中央训练团电韩太太函
  
   晨阴7°f
  日军退出Gandacord 岛(所罗门岛之一) ,承认损失二万六千人,飞机l30 架。刘植培、张荩谋、钱钟韩、李乔年等来。又学生黄福生、胡淑珠来(为陈秀禾病事)。吴正西来。晚魏春富、曾生来。俱乐部联欢会。
  晨七点半起。昨晚松儿发热咳嗽喉痛,余于晚间亦觉喉中不适。上午李乔年来谈,为学生丁锡康〔前作"丁熙康"〕因〔与〕女看护亲昵而被退学事。遵义县中校长刘植培来,谓师范五年级生在该校实习,尚能负责云。而遵师校长霆先艾则谓诸人私相授受。中午学生黄盛智、谢福秀、吴正西来,为本校剧团发起河南旱灾演剧募款,原欲以十万元为目的,但欲另捐款为筹备费。余告以豫灾应募捐,但江浙同乡会定三月四日至九日演京剧,故二者必互受影响也。
  午后一点半至何家巷十三号教室学生自治会"战后中国问题"座谈会。傅轶群主席,余讲战后中国国民性之检讨,晓峰讲地理问题,顾谷宜讲经济问题,各约廿分钟。次讨论国都问题。
  六点半借允敏、彬彬、宁宁至柿花园一号俱乐部教职员联欢会,到者坐满。任美锷主席,报告下届已推定任美锷为主任干事,王戚美英为副,劲夫、家玉、余坤珊、振公等九人为干事。余兴有谭季龙夫妇之昆曲,徐芝纶、萧仲硅、殷元章、余太太等京戏。至九点半回。
  接郭晓岚、么振声、刘粹中、卢析薪、王之耀函接陈建功函丁炜文函(季福生事务所)庄雍熙、胡颐、侯希忠接吴学义二函孙增光、张素诚、吴正之、李宪之函 赵九章函
  寄中央军校毕业生调查处新生活俱乐部函又购票洋50 元 孙振莹函
遵义   晨晴6°。月色佳。
  德国潜艇之威胁仍严重,闻数目已达600 艘之多。英海军总长亚历山大(A. V. Alexander ,First Lord of the Admiralty) 谓德国用新潜艇大批出发势力可惧云。
  晨七点半起。戚美英来。中午劲夫、沈开听、沈尚贤、苏元复、吴文械、孙怀慈、殷元章七人约在江浙餐厅〈晚)(中〕膳。渠等于膳后〔书面〕提出五点欲学校改良: (一)确定预算, (二)理院迁湄, (三)建筑问题, (四)校产清理, (五)医务问题。
  其中虽多余逐次欲加以改革者,而一知半解、断章取义亦在所不免。如谓理院迁酒系单独行动,实则工院不愿二年级移湄是一、二年级不能集中湄潭之症结。谓士楷历任审核、顾问工程师、总务委员、秘书等职,近更加"工修"名义攫升过速,未免贻人口实。丁祖炎未孚人望,颇遭物议。樊平章去年教授数学,敷衍塞责,今乃出长一年级,学生深感失望于本校,前〔途〕殊堪忧虑云云。此外尚有一年级之应集中,校务会议之应开而不开,均属余屡次声明应做之事,而限于环境不克实现者。故从此函中即可以看出工学院浙大毕业生对于学校行政之隔阂矣。函中对于戚美英、丁祖炎攻击,似因开除工院学生丁锡康而起,而此事丁实有行为不检之处。惟丁祖炎与戚美英过于亲昵,余己令士楷告诫。但苟能得一善良之医务主任,则戚势必去而人言自息。丁有何行为不检,则余当询诸王劲夫。书系王国松、沈开听、沈尚贤、俞国顺、苏元复、殷元章、吴文械、孙怀慈八人出名。
  三点在子弹〔库〕打球,到苏元复、陈卓如及任美锷诸人。五点半田。晚为彬彬改平面几何问题。
  接钱琢如、陈其可、刘j粹中、李宪之函宋公楷、张孟闻、吕炯、杜宾仪(迪生房主)
  寄何增禄、束星北、卢析薪、陈贻孙、么枕生、谈家帧、张裕征、吴文晖、贝时璋、杨守珍、蔡邦华函
   晨阴7°。
  何敬之总长至印度New Delhi 新德里。浙大及分校与附中学生人数。
  晨七点半起。昨天气极好。今日又转变。今日阅呈部〔文〕件,知去夏考新生,遵义第一次,武大、中大、浙大三校50 名(报考164) ,其中报考浙大83 ,取32 。
  又浙大在重庆取70 名,昆明5 名,成都18 名。桂林报考浙大781 人,取263 人。
  恩施投考16 人,取4 人。龙泉分校报告,本〔学〕年学生人数共362 ,内女生31 人。
  计一年级179 ,二年级183 人。各院之分配:文54 人,理26 人,工120 人,农58 人,师范学院初级104 。教员60 人,其中教授19 人,副教授13 人,讲师16 人,助教10人。据潭附中目前共有学生五百余人,分初中七班,高〔中〕三班,又六年→贯制一班,共十一班。教员薪金每月五千余元。校本部学生一千五百余人,教授九十一人,副教授32 人,讲师45 人,助教79 人,合二百四十五人。
  上午张荩谋来谈。余以医务科周仲奇龙钟不负责任,即应觅一医务主任,请其约朱诚中〔来〕。又季梁来谈。余坤珊来谈。午后自治会代表黄盛智来,接洽豫灾捐款问题。谭天锡来谈休学学生刘纫兰复学问题。渠与俞宗程均以驱孔而被处分者。
  又校本部学生1568 人内男1401 人,女167 人。以院计:文130 人,理169 人,工753 人,农271 人,师194 人,研究生28 人,先修班23 人。以年级论:一年级339人,二年级270 人,三年级464 人,四年级368 人。以各系论:中国文学19 ,外国文学50 ,史地61 ,数学32 ,物理40 人,化学82 人,生物15 人,电机207 ,化工244 ,土木110 人,机械192 人,农艺绍,园艺22 人,农化59 人,植病13 ,蚕桑6 人,农经113 人, [师范学院〕教育82 ,国文16 ,史地刃,英语12 ,数学15 ,理13 。研究部:数2 ,生物3 ,化工7 ,农经4 ,史地12 。
  接于景让、苏步青
  寄晓沧函又电吴士选电蒋养春电张孟闻函陈建功、饶树滋寄孙增光、丁炜文函
遵义   晨雨

  晨七点起。松儿晚咳嗽甚,故不能安睡。今晨嘱孙祥治拟复部以乙种奖助金>教授名单。本校、分校合共教授副教授为159 名,部定只限人数八分之一,而本校五口以上直系亲属待赌养者,单本校共六十七人,达二分之一。即在六口以上者亦四十三人。现择其中尤急需者卅六人,连同分校五教授报部。如能核准,则六口以上之教授当可得此乙种奖助金矣。因王劲夫等联名攻击笠士楷升级太快,今日查复。士楷与张树森均为河海〔大学〕毕业。张己升教授,而士楷尚为副教授。但张月薪400 元,士楷430 元,但士楷昔为秘书时曾加四十元。自去夏以丁荣南代士楷后,此数即已减去,故士楷之月薪昔为470 ,现为430( 正薪360 加研究津贴七十元) ,较之张树森圳、怀慈(400) 为高矣。此点确不是公允而引起物议。
  午后开本年度学生救济委员会。到邱渊若、Norgate 罗伟德、梅迪生、王克章及振公、家玉,通过本年春季五个月预算。漏遵永三地预算十三万元,其中以六万元为工读费。又秋季学期遵义一地工读〔费〕五个月一万八千元。推遵师校长塞先艾代李振吾。三,点开行政谈话会。传观教部令不准再添员工及裁撤人员令,讨论本年加薪办法。晚约王劲夫、孙怀慈、殷元章、沈尚贤、沈开折、吴文械、苏元复晚膳。余以口头答复彼等提出五,点。十点回。今日请朱诚中来为松松诊病。
  罗斯福发表林肯诞辰演说,谓"吾人不希望在太平洋中,由此一岛至彼一岛,以浪费击败日本之时间,而将采取伟大决定性之行动,将侵略者驱出中国,将中日之天空中为之"。又谓"吾人对于日本之政策,与对纳粹完全相同,即本无条件投降之不妥协政策结束战争"。
  接胡达人函杨守珍函寄于景让国库署李愤电
  
湄潭   晨阴6°,下午阴。
  苏联夺回Rostov 罗斯托夫,按此城于1941 年十~月廿一为德兵夺取,于一星期后又为俄兵夺回,至1942 年夏德兵又占之,于今日又夺回。
  晨六点半起。松儿今日稍好。梅日来未发气喘,但卧时甚多,有时起作函。渠于去年在歌乐山中央医院割喉鼻时,曾遇上海医学院毕业生胡鸿慈〔补注:胡鸿慈即以后之陶照),交往一阅月,年来通信,常寄气喘之药与梅。余在渝时,又托寄钢笔一支。毕业后曾至昆明,近在恩施服务。校中现缺乏医生,曾有人介绍胡来校,为避嫌计,以不出此为妙。然校中需一主任医师甚急,前日托张荩谋与朱诚中商之。朱现在外行医,收入甚大。每星期六至酒精厂一次,月五百元,来回车资在外。
  家用月非三四千元不可,故不愿来浙大。并谓张君定、戴圣瑜等等均不愿来。因介绍上海东南医学院毕业生李天助,曾随孙立人赴缅,现在湄潭云。
  八点半至校。九点乘校车出发。今日同至湄潭者彬彬、乃超、孙怀慈等等。九点开。因柴油车已老,故初行时每数十码即须修理,行数里后渐顺利。车夫关兴汉手术纯熟,-路平安。二点到调潭。熊同和方自中央大学回来,谈中大近况。韩张裕征来,谈被出纳室胡士元辱骂,意颇不平,因发薪数目不符启衅。束星北来谈。
  又钱琢如来谈。余约钱为下期一年级主任,因樊君穆在一年级教数学不甚得手,近又告假两月回遵看子病,放弃职务殊甚也。钱如不肯,则约润科,总之→年级主任必须解决,也。
  五点借孙怀慈至常家园子视察化学馆建筑情形。余金生、张百丰同往。此屋余金生以廿一万元承包。因常家不肯售地,耽搁时间几两月。于阳历
  
  一月一日由谢家玉约同县长谷炳仑,率宪兵八人前往常家。妇女犹吵闹,雇人持武器,声势汹汹欲动武。经捆绑一人押县署,卒开工。其后虽数次暗中打人,但近已告安息。晚张裕征、陈建功来。又杨守珍来。蔡邦华来。刚复来,谈此间新年(阴历)国乐会演剧学生互相争执事。
  接孔福民
  寄孔福民
〔湄潭〕    雨。晨6°,晚7°。
  遵义今日终日大太阳,白天有大风,房中温度高至十七度。
  晨七点起。白锡瑞太太来。此人在员工子弟小学教五年级,不为学生所喜,因教授法不良之故,余己面告之。许鉴明述武汉测候所经济困难之状况。召唐世忠与马宗裕、孙斯大三人来谈。孙斯大述及附中本地学生金仕接与其未婚妻詹发英,因久未迎娶,发生讼案。金来函告发大学师院学生罗源善与詹过从过于亲密。由孙查明后,知此事校中无能为力,但嘱罗生注意而已。余告马宗裕,嘱出纳室胡士元出言不逊,向张裕征道歉。午后孙逢吉谈及阴历新年国学会演剧,主席张兆青、监察邓一桂推孙出面主持。但化学系学生杨浩芳等于演剧时不购票人坐,又不相让。孙请处置。
  苏步青来。谈及陈建功假研究所-万元无法归还,以"山s Works 《高斯全集》二十五本作价充数。吴文晖来。又王爱予来谈。余嘱其送清华中学亚磨尼亚二磅。下午贝时璋、张孟闻等先后来谈。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到刚复、邦华、孙斯大、韩夫人、建人、翁寿南、唐世忠、马宗裕,讨论校中预算及校务会议等问题。孙逢吉提出惩罚国学会演剧时扰乱会场秩序之学生杨浩芳、蒋泰龙、陈正师三人。讨论结果,杨浩芳记大过-次。晚膳后丁兆辑来谈。又吴文晖来,谈张之毅将去西北,张德粹将去中央大学事。又谈家祯〔来),为缺乏助理养瓢虫,因施九泉已被停职也。
  接中央训练团电
  寄遵义浙大电
湄潭   晨雨6°。日中阴。风。
  f我军克Rostoff 罗斯托夫及Donetz 顿涅茨盆地首府伏罗希洛夫格勒,德军向乌克兰溃退。
  按Kharkov 哈尔科夫为乌克兰最大工业中心,有八条铁路集中于此,德军于1941 年占此城,死士兵十二万人。晚金孟武、施履吉、杨浩芳来。
  晨六点三刻起。作电二通。一致布雷:"中央训练团来电,嘱兼程赴渝。弟初回,校务待理,候车需时,乞转陈准于三月中到渝。乞电复。弟帧。"又致教育部一电,谓"浙大一年级单独在永,耗费甚巨,管理不便,本年决迁湄,请拨建筑费八十万元。训练团延至下期,准否电复。堂"云云。
  八点张孟闻来,陈鸿适来。九点晤硕民太太,始知硕民己于昨抵遵义。渠于十一动身,十五即到湄潭,可称神速矣。晤张德粹、张之毅。渠等一拟往中大,→拟至西北,为社会科学研究所调查。余嘱彼等弗同时离校。九点半乘校中柴油车赴永兴。同行者刚复、朱善培、王以德、张复生、江希明夫妇等十余人。十一点到永兴江馆一年级办公室,与储润科、丁思纯、王承基等谈一年级主任问题。因一年级主任樊君穆半年中只到五个星期,以子病回遵,迄未来。各方物议颇多,而在学生方面亦失去信仰,不可挽回,故不得不易人。余劝润科复任,储则推钱琢如,决计侯润科与琢如面洽决定。学生会代表戴继毒来谈。又师院学生程融巨、何宏道二人来,为制服事。主任教官詹行旭君来。中膳后召集学生谈话约半小时。
  四点出发。乘原车回。至浏河渡附近,因车载木料至化学馆,余等徒步行三公里。晚学生施履吉、金孟武先后均谓校中学风日益颓废,仁、义、礼、智各斋均麻雀之风盛行,真可晴叹之事,而训导孙祁视若无睹。又化学系学生杨浩芳来,谓日前不肯让座者并非杨浩芳,而系别人云。建人来,谈孙斯大(祁)之不负责任,谈及校中医师吴廷桂已辞职。余拟邀东南医学院毕业生李天助来为主任,建人谓恐渠不愿。李之外科胜于王禹昌,而内科亦不弱云云。又谓师范学院遵义籍学生刘礼芳,员工子弟小学拟聘为教师,但刘仍欲继续在师院,因渠成绩尚不致退学也。刘已与师院英文系学生钱学中订婚云。未几,吴廷桂来辞职,余坚留之,允维持至春假云。
  寄布雷电教部电丁思纯函
湄   晨6°,午8°。日中风。晚大雨,霞。百舌鸣。沿遵漏路油菜渐黄。
  宋僧参廖子华亭道中诗:"白水茫茫天四空,黄昏小雨湿春风,五更百舌催残梦,月到官河柳影中。"蒋夫人在华盛顿对参众二院演说,为我国在美国演说之第一人,为珍珠港〔事件〕后外国人在美国会演讲者之第九人云。农化二学生徐拔和来。化工毕业生朱紫光送人造染料。
  晨六点半起。召集学生谈话,于八点在礼堂会齐。余述新约成功之意义及其利弊与国人责任之加重。因吾人事事落后,昔日犹可读为不平等条约,受人之剥削,今则无可藉口,因此非自己努力不可。吾国工业、农业、交通、教育、卫生,事事落后,故非各项专家奋发努力不可。如俄国Stalin 斯大林于1931 年宣言,谓国防物资俄国均有,惟缺橡皮。因之俄国科学院竭力设法使植物、化学各专家尽力以搜求研究,卒于六年后能出天然橡皮与人造橡皮。俄国于1940 年夏至与德启衅后,曾欲将制人造橡皮方法售与美国,以便设巨大工厂。美国人以为甫洋橡皮及市场可靠,拒之。珍珠港事件以后,爪哇、马来半岛相继沦陷,美国橡皮轮遂成严重问题,至此后悔己噬脐莫及矣。我国抗战以来,待解决之问题甚多,但无一能得圆满解。惟化工系毕业学生朱紫光,于此时能造人制染料synthetic dye 中之硫黑sulphurhlack ,实→极大贡献。不但庆华染料厂去年赢利一百四十万元,即国家亦可减→漏盾。次论及阴历新年国学会演剧之台下不守次序,以及宿舍中打麻雀等问题,痛加眨针。
  九点回。步青、罗宗洛、贝时璋来谈。又建人、怀慈、刚复来谈化学馆木料充价问题。校中存有大料250 根,给80 根与良友公司,作价长丈五者150 元。以后每长加一尺,价加十元,至长三丈为止。三丈以上,长加→尺,加价廿元。八十根大料中,三丈以上之料以二十根为限云。沈文辅来。中膳后刘学志来,知戴绍霆未将彬彬应交之五斗米交与学校。戴之舞弊营私,己屡次为人告发,此次竟敢得款不交,必须澈查也。于景让来谈。又农化二学生徐拔和来谈龙泉分校事。三点在中学开湄潭中国科学社社友会,到卅四人,推刚复为会长、张孟闻书记、钱琢如会计。六点至王爱予寓晚膳,到束星北、朱善培、张其楷、张启元、程石泉夫妇等。八点半回。
  润科来,推琢如为一年级主任。晚谈家棋来。  
  
遵义   晨雨7.0,日中时有微雨,晚电雷霞大雨。
  漏潭发生麻瘦,孩童死亡率甚大。
  晨七点起。据潭一带,时疫盛行,小孩生麻痊,患者十〔之〕七八,死者十〔之〕五六。据润科云,永兴人口七千,小孩以麻摩measles 死者当在三四百人。谈家帧漏潭之四邻,死小孩十八人,皆由不知避风、慎食所致。浙大教职员家属,虽患者甚多而无死亡。大人之患伤寒而病故者亦不少。附中学生数十人患此者,亦无一死亡,可知卫生知识之重要矣。
  九点馀自文庙前出发,借同校务会议同人刚复、邦华、亦秋、孙念慈、吴润仓、夏振锋、吴文晖、陈鸿适、杨守珍、束星北、苏步青、陈建功、贝时璋、罗凤超、孙怀慈、钱琢如、储润科,乘柴油车赴遵义。时路甚泥泞,但至黄家坝后路即干,至菩萨岩则两边土壤均干燥。昨晚似未雨,至十二点达虾子场,过此有微雨。礼仪坝过后二公里,车抛锚半小时。三点抵子弹库,即旧府中办公室。最后一段路又潮湿,回家始,一知上星期一此间大太阳而热。湄潭晨雨,日中阴冷。相差悬殊,何也?四点在校中膳后,季梁来。又教育学会代表萧鑫钢、陈焕文、魏春富、朱正来,渠等欢迎孟宪承来校。但前此开会时,拒卫士生、李相勘、王欲为三教授,因此引起三人之不欢,相率罢教。
  接施成熙函美国大使函蒋彻士函接默君函章诚忘请帖吴学义二函厦千、士选、晓沧、士芳、黄海平、蔚光、长望、张先培、萧庆云
  
遵   晨房中5°,午6°。

遵义四周山上有雪。
  高学淘来。
  晨七点一刻起。樊君穆来,余告以一年级下学期决改组,以钱琢如或储润科为主任,君穆留遵教Least Square 最小二乘方。十点开教职员待遇调整委员会。余提议自二月起,教职员各加研究津贴或生活津贴二成,至少以20 元起。其薪水在二百元以下,又各再加二十元。次讨论钟点问题。凡超出十小时者加薪,如有重复之钟点,以减半计算。六小时以下者以兼任待遇。十二点散。午后孙念慈来。又王欲为来。因教育系学生攻击王欲为、卫士生、李相助与孙祁四人,故欲为决辞职,赴贵阳师范学院,李相助则告假。今日与季梁谈,将攻击最烈之朱正、魏春富、曾明洲、委博生、倪振群、董服群、赵肃常、王一明等八人各记过一次。
  吴静山交来去年度预算,计原定二百O 五万七千,追加七十六万七千,增班十九万五千,增级十二万,先修班一万八,计共三百十五万七千。分配于:傣给一百十二万二千(实用一百廿一万) ,其中饷项十二万四千,办公费八十四万六千(实用一百一十万四千) ,购置九万(实用九万七千) ,学术研究五万四千元(实用廿一万五千) ,特别费十万元(实用十万元) ,龙泉分校廿六万,附中十万,科学馆十万元。
  午后阅来往公文。五点剃头。六点囚。石光莹来谈,知其在高楼[ J 办农场,有田六七十亩,租自牟贡三,年纳租谷卅担,现拟借校中机器以制酒精云。又晓峰借钱宾四来。钱于十五抵此,本年在校教历史。适晓峰去美国,美国政府催于三月动身,故《思想与时代》事将由钱暂时主编云。香曾来寓。
  十八号蒋夫人出席美国Congress 国会演讲,大受二院议员欢迎。在Senate 参议院讲十五分钟,在House 众议院读演辞23 分钟,各报一致赞誉。此系第一次中国人在两院讲演。在下院讲时,全体起立,鼓掌为前所未有云。
  The prevaìlìng opìnìon seems to consider the defeat of Germany ìs unìmportant andHitler is our 1 s1. concern. This is not borne out by actual facts , nor is it to the vitalinterests of the U. N. to allow Germany as the waiting sword of Damocles.寄叶述武电
  
遵   子夜雨。晨6°。日中阴。晨见空中一燕子独飞。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至柿花园一号开校务会议。今日自晨至晚,开至一天之久,九点半始足法定人数。此次会议,全体卅九入中,只李相勘因学生反对教员事不到,王爱予因病后未复元未到外,馀到会。今日讨论预算案。本年预算四百零六万,除附中十万、分校七十二万外,只余三百二十四万,即每月廿七万。而目前薪停工资,如不再加,已至十万。办公费去年一、二、三{月〕各四万八千,而十、十一、十二各月平均十四万八千。如仍以去年十、十一、十二各月之数,则为十五〔万〕左右,再加改善待〔遇〕之二成研究津贴,已达27 万元之数矣。故本年不足之数总在每月十万至十六〔万〕之间。会中推定五院院长、三处处长及一年级与会计主任及校长为预算委员会。次讨论建筑款→万元以上者须经校务会议通过,及组织聘任委员〔会〕等。
  午后洗浴之后,三点继续开会。决议设立招生委员会案等等。最后通过民国廿九〔年〕章则修改委员〔会〕拟提出而迄元时提出之《浙大校务会议规则修改革案》及《校务会议议事细则修改革案》。又临时动议增设政治经济系及物理〔系〕发电机十万元案,均通过原则。惟设委员会调查附中案未通过。时已七点半。散会。
  晚膳。抗战以前,浙大教授对于校务会议漠不关心,故开会时常不能足法定人数。
  近来因生计关系,各觉有切肤之痛,故渐渐认有开会之必要。而同时对于学校,亦认为余已休戚相关,此则不得不认为一种进步也。
  接黄厦千电杜乐道函寄施成熙电
  
遵   晨阴6°,晚微雨。
  晨七点起。八点三刻至校。十点半至播声〔电影院〕举行本学期第一次纪念周。余讲新订中美、中英新约及吾人应有之努力,并述及学生戏迷及赌钱之不当,与夫学校经费之困难情形。午后在硅窝井九号寓中开各院研究部章则会议,决定研究生须修毕24 学分方能称卒业;所读学分须以七十分为及格;无故退学,追还公费;指导教授每一学生作二学分计,加一学生作一学分,至四学分为止。五点散。
  今日到荩谋、迪生、刚复、劲夫、邦华及晓峰、步青、吴文晖、贝时璋、李乔年。六点至柿花园一号,请钱宾四、陈乐素、高学询、费香曾晚膳。到渠等四人外,又季梁、刚复、迪生、劲夫、王军谋等。知今日县府召集各界限止物价。九点回。
  Representative Modin J. Kennedy , Democrat from N. Y. introduces bill in congressrepealing Chinese Exclusion Act.
  接黄肇兴函高级训练班函 吴士选、厦千函
遵   昙。下午睛,晚月色大佳。午后14°,晚10°。
  今日为〔苏联〕红军廿五周纪念日, Stalin 演说,谓"自苏俄开战以来,德军死亡已达四百万,伤者五百万。过去三个月内,德军死七十万人,俘虏卅万,坦克七干,飞机四千"。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永兴、酒潭同人于今日回去。谢幼伟来谈,以晓峰将去美国,训导长一职拟以谢幼伟或郭洽周继。谢辞,推洽周。洽周亦不甚愿,强之始可。推迪生、劲夫、费香曾、振公、杨耀德、黄羽仪为遵义训导委员,推杨守珍、刚复、邦华、季梁、步青为酒潭训导委员会。余则主张洒潭生活指导孙祁不得力,调丁思纯代之。十点余,萧庆云借柳翼谋来,知于昨自渝动身,下午一点即须赴筑。翼谋将至贵大教课,并编篡《四库全书》中关于西南四省之文选。同车来者尚〔有〕西南公路局之颜寿曾,系浙大毕业生,及一王女士-o十二点至江浙餐厅中膳,到迪生、刚复、季梁、劲夫、晓峰、洽周、驾吾、丽F衡叔、梅太太、钱宾四、谢家玉、高学掏等。一点半缪经田亦来。不久翼谋、萧庆云即趁车赴筑,颜寿曾同往。二点回校。束星北来谈,说索还机械系所借之milling machine ,否则给予物理系以一发电机。即招钱钟韩与劲夫来会商,决由机械系出五万元(在科学馆建设费项下出五万元)购发电机,此事遂告解决。刘之远、叶左之来谈。
  据刘谓疾肺,周仲奇嘱告假半年。又谓团溪之手孟矿矿藏达一二十万吨,最初进行虽为兵工署,但最佳之矿均为资源委员会所得,而每年所用只一千吨而已。此外,尚有私人公司均来开采云。六点回。
  六点半至柿花园一号。召集教育学会学生谈话,因彼等曾假借欢迎孟宪承为名而排斥卫士生、王欲为、李相助等三人。当时曾有记录,为李所知以转告卫与王,三人乃相率不上课。除记过处分外,余嘱学会代表向李相助三人道歉。至九点始散。学生发言者魏春富、陈敏中、安博生、萧鑫钢等。
  接黄厦千函分校电建人函慰堂函应西锅函寄美国大使馆函彬彬函青木关国立音乐院
  
遵   晨天葬5°。睛。午9°,下午12°。晚睛。
  倭寇占广州湾,法国元抵抗交出。下午打球。
  六点三刻起。九点至校。十一点半回。中膳后借允敏至首都别墅隔邻史地研究室陈乐素处。回。在大十字购网板一柄,价一百五十元。此种网球网板从前不过值一元五角而己,因其轻而薄,乃女孩所用者。二点半偕陈卓如、任美锷、苏元复打球。本约纽西兰人罗伟德Norgate ,以下乡故未到。
  五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晚膳时希文回。渠本年双十〔节〕在步校可毕业,有意入陆大。但须至军校补习,因其所入之十四期只肆业一年,须补习半年始能投考。如以步校毕业资格,则尚须带兵二年,故有人劝其先入外语班。如均不行,则往印度云。渠原来部队第二预备师在腾冲与日人战斗,只剩两千人,且同班军官多患恶疤云云。
  接钱乙黎电
  寄彬彬函 研究院电 施成熙电 蔚光函
遵   晨8°,昙。下午阴,13°。
  德国又放弃Dnepropetrovsk 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相距只廿五哩。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洽周来与晓峰、振公商洽接收训导处事。决定洽周于三月一日接事。关于许丽云与任美锷发生恋爱,决将任美锷调中央大学,李玉林来本校。许丽云已记二大过,拟令其退学。闻许丽云曾语人,谓爱人与夫妻原是两件事,以蒋委员长之伟大,亦有昵爱云云。
  今日接刘学志函,知戴绍霆不承认余曾交彼250 元以付上期彬彬在附中之膳米。按上学期校中己为彬彬请贷金,但尚未经核定,当时中学方面自费生应交五斗米与百元之菜金。当时余交戴250 元为购米五斗之用。前次在据查得戴并未交米,但云彬彬已由余请贷金,不必交米,余亦未以钱交彼云云。幸当时余以戴所购米价为每斗45 元,与许鉴明来函35 元一斗之数不符,曾去函责问何以相差一日价跌十元,且交款之日并非赶场,故戴如非极端糊涂,即随口说谎矣。
  下午三点开贷金委员会,讨论工读问题。决定图书馆工作以乙种工读计,作甲种之六成计算,将工读委员会合并于贷金委员会。
  接刘学志、吴士选、助教会等函寄陈哲生(廿一兵工厂)、樊君穆、丁兆骇函袁同礼
  寄方杰人函厦千、蔚光、许鉴明函蔚光(应美记) 寄建人函
遵   晨晴11°,办公室晨9°。
  松松能数至百,又知用代名词你我他。
  晨八点半到校。本学期开始,学生中因上期成绩不良而退学者九人。计化工三年级四人,机械二年级二人,电机二年级一人,农化二年级一人,理化二年级一人。林季儒、李良翼、徐家骥、杨周济、曹明德、张士志、李汉江、葛维洲、傅嗣润,其中葛维洲读十六学分,十五个不及格。又留级者卅六人:电机10 人,化工5 人,土木2 人,机械7 人,理化2 人,农经3 人,农植一人。
  今日整理过去二月中之来往信件。下午作函与姚寿臣及晓沧,告以本年分校预算数目及分校不办三年级等各点。晚阅《世界学生月刊} ,乃杭立武等所主持者。一卷九期有陈俊《武大在嘉定》一文,行文极流利而叙述详尽,使阅者能知武大之一般:教授人选、设备与学生之活动。十期有李絜非之《浙大近况} ,则大嫌简略,阅后仍不能得一概要。又九期有《中国之科学研究事业》一文,述数理化、地质、生物、心理、医学、工程、农学、社会、人类、考古、历史、语言等。对于李仲授之于地质、林可胜之于生理尤极赞扬,对于天文、气象、地理几未提一字,生物学叙述最详。浙大方面提及苏步青、黄翼与罗宗洛、谈家祯,但未及贝时璋、何增禄。大概而论,尚称平允,但遗漏亦不少。化学、农学尤简略。此文虽不写著者姓名,但可推想而知为汪战哉无疑,因英庚款曾于两年前派渠视察各校。渠在浙大仅留数小时,安能尽知浙大人物?但同时浙大理、化二系研究空气之差,亦是事实。物理方面何增禄与王淦昌二人对于光学与理论物理实均极有根底,惜元机缘发展耳。
  接陈其可函高级训练班函诚忘函接研究院函尹世勋函•寄曹瑞卿、胡建人函姚寿臣函周寄梅、刚复、刘之远、贝时璋、企孙函
  
遵义   晨晴,高积云,温度14°。午后16°。
  莫洛亚著《法国的悲剧》。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校。近日温度骤高,大有春意,房中温度较二三日前高至华氏十五六度之多。院中樱桃含苞待发。硅窝井丸号院中所植梅己六载,迄未开花,今日特放数瓣,天主堂之茶花亦早盛放矣。晨做函与宪承、泽宣,嘱于下学期来校。接企孙电,谓"全国气象事业之组织尚待卓裁,务希来渝出席院会"云云。
  因院务会议定在
  
  三月三日开会也,先是余已去电,谓不能到会,请蔚光出席。
  作函与孟宪承、庄泽宣,嘱于秋季来浙大。缘自泽宣与晓沧离校去港、浙二地后,教育系顿失重心,故遂引起系中之纷乱情形。士生来校后又与黄羽仪、李相助诸人意见不睦,加以自剑修来校时,既有江西同乡之小组织,相勘又号召安徽同乡。
  故此次攻击教授,发动虽欢迎孟宪承为名,而一部份学生遂假以攻击士生,因此引起皖人攻击王欲为、赣人攻击李相勘之对峙。现士生欲辞去赴渝,李、王二人于下周起上课,但社会学与教育哲学本期将缺课矣。晚希文回。
  阅Andr今Maurois 莫洛亚《法国之悲剧》。谓英国上次送兵八十五师至法国助战,而此次只六师立刻于开战时能发动,即法国所希望的卅二师亦办不到。及开战后九个月,在Dunkirk 敦刻尔克撤退时亦只三十二万五千人,约十六七师,其余未撤退的不过三四师而己。1937 年法国出产的飞机只每月38 架,而同期德国每月一千架。法国之所以未预备,由于迷信马奇诺防线之可靠。法国内阁Daladier 与财长Lenon 二人之倾轧冲突,工厂中之怠工,以及军部方面相信德国闪电战不适用于西线,以为是第一次大战那样死守防线可以重演,后面空虚无重炮可以抵住德国机械化部队。他最后结论,一个国家若不能准为他的自死〔原文如此],而国将必灭亡。午后晤陈卓如。
  接企孙电全曦堂、张裕征函寄宪承函庄泽宣函蒋彻士函曾广证、章诚忘、刘学志寄士芳、蔚光、钱琢如函郑晓沧函·
  
遵义   晨晴11°,中午17°。
  晨七点起。学生史地三陈平章来。戚美英来。九点至水曲同街三号。途遇曹瑞卿及其侄,欲进附中,余已为作函与建人矣。晤士楷夫妇及晓峰夫妇。余抱松松随允敏同往。晓峰定三月十五去渝转往美国。渠欲由《思想与时代》社主持,在美国出一英文月刊,以介绍中国思想。余颇然其说。渠初抵美三个月拟闭门著书,将•《中国政治地理》一书写就。余对此颇有疑问。以闭门著书,则在美国与中国无异矣,昂弗将计划定就于回国后著书乎?渠拟请贺麟来,但浙大已有哲学教授程石泉与谢幼伟二人,无此机缘耳。回途遇钱宾囚。
  希文回。余劝其集中精力读书,并摘录要点于日记上。因希文好阅览,但太滥,不易有成就也。午后一点至交通银行开同乡会,尚无一人到场。半小时后始陆续有劲夫、胡颂翰、应高岗、卅五电台周主任、纸烟公卖局张局长、孙立人O 余以打网球约二点至校。三点借陈卓如与苏元复、任美愣打两盘,结果为7:5 , 7:5 0 五点至柿花园洗浴。遇王欲为与希文。今日浙大足球队与外语班比赛,输二球。
  News Bulleti叫英大使馆发,二月廿三) :太平洋轮只之损失。自1942 年二月十五至本年一月底,英、美、荷在太平洋损失轮只115 只,日军17 ,但小船不在内。又日本损失飞机2435 0 在Guodal Canal 岛上,日人死亡兵五万,轮57 只,机800 云。
  接叔谅电(教育部
)  
  
遵义   晨16°。阴,天有变意。晚雷雨。
  蒋夫人至纽约,受市长及市民欢迎。La Guardia 给予市钥, Waldorf Astoria Hotel 搜尽纽约城之梅花。手腕与腿骨之疾痛。
  晨六点半起。前次打网〔球J,觉右臂肘上骨痛,迄未全愈。昨打球时,忽觉左腕之骨痛。今年冬季每坐久即觉右腿右足之骨痛,殆由老衰血脉不灵而骨易于致病拔。前接默君函,知其右腕痛不能作字,迄今半年未愈,恐由此乎。盖年渐老,骨亦渐硬stiff 也。
  八点半到校。湄潭豫灾筹赈委员会赵梦瑞、汪容工人来谈,拟于十五号起演话剧、京剧等。黄盛智同来。又浙大豫灾募款,颇为遵义特务工作人员鲍沧所注意,以异党不免在此期借题活动也。近来举行之木刻展览与《新华日报》登浙大消息,渠等均比校中为留意。
  午后三点借师管区詹龙光副司令及四十一兵工厂吕君、外语班李君打球。晚徐芝荣及汪密来谈,为汪改进外语班事。张由椿来。渠欲核〔准〕俞宗程回校复学,余拒绝之。据云渠曾在联大半年,后至桂林某中学服务,明日去重庆云云。今日金妈看牙医张鹏飞。据〔云〕拔牙一颗需150 元,补牙一枚200 元。
  接苏步青函寄萧庆云电丁思纯、夏振锋、叶述武、蔡邦华函  
  
遵   昨晚大雷雨。晨昙。晚雨15°。
  甘地绝食三星期,期满进食。蒋夫人在纽约城Madison Square 演讲。孙宗彭(稚苏)来。马师亮来。
  •晨七点起。昨打球后右肩臂仍觉酸痛。九点至校。迪生来谈,为方丽韶教英文不能满人意拟调整事。又关于八大学演说竞争办法,拟请高尚志在筑出席
  
  三月十三日会议。家玉来谈关于租屋购物等事。十二点至江浙餐厅。王劲夫约重庆赴桂林开会之马师亮与刘振清,到朱伯康,王仁东、钱钟韩、吴穰初、李乔年诸人。又汤永谦借刘奎斗来。刘将本月赴印度加人机械化部队,闻同往者多洪江机械化学校人。缘印度中国军队现虽只数万人,但战车已由美国运到。已派陈诚(辞修)为总司令,杜幸明副之,成立第一军(军长郑洞国)。孙立人之卅八师即属于第一军五。
  二点晤卫士生。知士生已于今日上课,打消去重庆贸易委员会。缘士生所教社会学与教育哲学乃四年级所必修,故亦不能贸然离去也。晤胡颂翰。遇周子光。
  知胡集资廿万搜集猪鬓以售与贸易委员会,每斤毛长者值二百元。又晤高专员文伯。知孔福民三科长以共产嫌疑被逮,迄今未了。三点至校。孙稚蒜来谈由桐油炼汽油事。谓紫铜价每吨廿万〔元J,钢亦十一万元一吨。五点回。晚赵元卡来。
  又马师亮来。余托带一函与桂林何清隐,并ammonia 氨二磅与周寄梅。
  接刚复、吴文晖、宋兆珩函方丽韶、梅迪生函许鉴明寄王爱予、吴文晖、气象所等函
  
  ,  
  
遵   昨晚雨。晨阴,风,13°。晚微雨。
  倭寇侵滇西之孟定镇康。蒋夫人至纽约, La Guardía 市长给市钥。研究院开院务会议。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据潭学生汪容、赵梦瑞来。又暨南大学女生孙佩英来。
  近来梅气喘未发,神色稍佳,但未起床。昨施恩胡鸿慈曾来一电,问询梅之病状。
  松松则日来精神不甚佳,前天曾热一天。
  下午三点至校。蒋丙贤来谈。五点晤洽周于其寓,谈漏潭训导、生活指〔导〕及女生指导问题。晚约高文伯、塞先艾、蔡作屏、方杰人及劲夫、振公、晓峰、洽周、家玉等晚膳。据高文伯云,遵义县府三科长被逮事至今未决云。今日中央研究院院务会议, (按〕例余应出席,但以回校未久,诸事方有头绪,故能不去则不去。而允敏以久不见通伯、次仲,甚欲往渝,但以下榻地点为虑。久不得次仲函,能去与否未定。故余早已电企孙说明不能到会。昨得次仲函,知康庄一号虽挤,但勉强可住。但允敏又以余不热心劝其赴渝,又决计不去矣。此次通伯来渝,乃以应外交部之邀赴美国讲演,实一难得会面之机会,留美国自一年至二年云。
  接教部总务司电苏步青、贝时璋函胡朴函寄何元晋函教育部〔函J (询贷金生在家用膳事)  
  
   晨阴11°,午晴13.5°,晚大雷雨。
  蔡先生忌辰。谢义炳《贵阳之气候机晨七点起。九点至校。十点即回。为豫灾募款纪念册义卖题字曰"理思天下有饥者,由己饥之也。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也。人能以禹穰之心为心,则国治矣"云云。
  阅谢义炳著《贵阳之天气与气候》。知贵阳十年测候结果,其四月气压与中南半岛蒙开气压相关系数为+0.93 ,温度与蒙开气压为一0.79 ,雨量与蒙开之气压为-0.59 。贵阳一月气压与伊尔库斯克一月气压为+0.05 ,但贵阳温度与伊尔库斯克气压为-0.51 。贵阳十月气压与上海气压为+ 0.53 ,而贵阳十月雨量与上海十月气压则为-0.41 。七月贵阳雨量与火奴鲁鲁之气压相关为+0.31 。火奴鲁鲁七月气压与昆明七月气压为一0.51 ,温度-0.44 0 关于贵州之界面与气团,谢君意以为贵州冷面来时,在其前常有副冷面之存在,为Tp 与NTpo 自北退回者之风向不连续面,气温、湿度相差甚小。但因气流辐合,故可产生丰沛之雨量。此副冷面过境后有短期之晴罢,待真正之冷面来后天气始变阴罢。又谓贵州极少发生真正气旋。自民〈卅)[廿〕二年十月至民卅一年九月,只有八次等压线能闭合,而气流成逆钟向系统云。
  下午二点至校。三点半开行政谈话会。孙祁亦到会,决定学生汇款收到元论数目多少不扣贷金。留级生停止贷金者,改为降级作乙等自费生,缘此次留级生达卅余人也。自三月起教职员各加薪二成,但至少廿元,二百元以下者再〔加〕廿歹巳。
  接薛子良电黄肇兴函寄刚复(胡瑛)函张裕征、步青、贝时璋函国库署李榄函<  
  
   雨。晨11°。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今日校车开往湄潭,家玉、洽周、劲夫乘车往,孙祁亦同行。张荩谋、胡建人则自湄潭来。建人对于余坤珊在校务会议提出调查附中事极不满意。李克波来,为学生雷福润在戏园冲突事。成斐然来,谈及司法界之腐败。
  谓前高等法院院长卢益美以被女职员告发调戏而去职。继之者雷姓,以经济不公开而被控停职。首席检察官国恩光则收罗苞直成之太太,致被诲告受贿云云。
  下午高等法院首席检察官陈棒生(章笙)来。渠系闽侯〔人J.到此方一月。
  建人借医生李天助来。李,金华人,上海东南医〔学〕院毕业,曾在芜湖行业,后借孙立人至缅甸。因其夫人在附中为看护,故来此,近欲至红十字会医院。校中缺主任医师,故劝其留此。红十字会会长蒋梦麟、秘书吴兰生均可由余函商也。六点回。
  接萧庆云函周
  寄梅函金克南函 九弟仁甫函 寄欧愧安函施成熙、周寄梅、孙祁、王爱予函
遵   晨阴6°。天气骤冷。
  太平洋盟军总部电,新几内亚东北,美空中堡垒炸沉日军舰十艘,运输舰十二艘,日军一万五千,皆沉〈日)[子〕海底。
  晨八点半至校。张荩谋来谈。又孙怀慈为化学馆改图样问题。今日阅Borel恃雷尔著《空间与时间} ,系对于相对论之浅近解释。序论题为"自牛顿至爱因斯坦",述空间与时间的测量。谓在地球上所能量者,以地球为最大,其大小约为吾人之一千万倍。一公尺为子午线一周〔之〕四千万分之一。而原子之小,则约为吾人之一百万万分之一(p. 9) 。次述多加→小数位之重要O 谓地球、火星之轨道虽为椭圆,但离正圆极近。火星轨道偏心率为.093 ,约为十分之二。(Eccentricity ofMars' orbit = .093 , Émile Borel , Honorary director , L'École Normal Superieure 巴黎高等师范学校, Space and Time , Blackie & Son , 1926)在Kepler 开普勒时,须极精密地观测,但此椭圆之定理,使牛顿能成立万有引力。十九世纪初Leverrier 勒威耶与Adams 亚当斯以天王星小有不规则之行动而发现海王星。近顷爱因斯坦之相对论,乃由水星近日点时稍微异动所证实(一百年中差四十三秒)。凡此均需极精密的观察(p. 15) 。次论引力有天然与人为之分,均能影响时之测定。人上升降机,初动时觉人骤轻,机停时又觉骤重,此乃由于加速〔度J acceleration 变动之故,而使地球吸力减少或增加。且详密的研究,知人为与天然的field of gravitation 引力场并不能分辨。且时钟之钟摆,既因地心引力之强弱而长短不同。法国Richer 里希尔于1672 年发现法属Guiana Cayenne 圭亚那地区首府卡宴地方之钟摆,须比巴黎短4 mm 始能每秒一来回。缘赤道上之吸力,因离心力大而距中J心远,故三公斤重之物须减少十公分(gram) (p. 34) 。不但时钟受引力影响,即如木星卫星之运行,光波之vibration 波动亦受引力影响。结果为:在一引力场内,无论其引力由于星球之吸力或加速度之剧增,均能使各种时钟走慢。若使二人能往天狼星,百年以后回到地球,必觉其在天狼星时间不及地球上所记之长( p. 24) 。次述牛顿万有引力成立之历史。牛顿之苹果与月亮故事,其真实性姑不论,但-件日常司空见惯之事,→经有心人指出,立觉其事之非偶然,而为大自然现象中普遍定理之一例。在1666 年,牛顿己计算月球落地每秒之速度。当时Hooke 胡克己猜到二物间引力与其距离正方成反比。因之在山巅与山足称物之重量,但因相差过小不得结果。牛顿之计算,因以纬度作60 哩计,亦不相合,直至1682 年,法国Picard 皮卡尔测经度,结果与理论相合,始敢公布。但此不过一种观测。百余年后, 1798 年开文狄处〔卡文迪什〕始造扭转天秤Torsion Balance ,使吾人CMM.任意可以量二物间吸力之大小,以定引力常数C。一寸土=两物间吸力(p. 29) 。D~ . ? .~.... .... ,...--....- ... "J.又述爱因斯坦相对论最大贡献,乃在于能将万有引力之定律影响更普遍化,尤其与磁电方面发生关系,亦是以另一副眼光去看人人司空见惯之事。在爱氏眼中,万有引力乃是情力之一种,与离心力相类,在数〔学〕家称之为a quadratic form ofdifferential equation with 4 variables (p. 34 )。第一章讲几何学与地球之形状。谓赤道半径约6300 公里,两极直径短21 公里。最初以实验证明者乃法国天文学家Richer , 1672 年至开阳发现钟摆需缩短4 mm ,始能于一秒钟来往一次。牛顿解释,由于地球自转使两极平扁。十八世纪时法国科学院乃派人北至Lapland ,南至Equador 量经度。此时决定以子午线四千万分之二为公尺,为万国制C. G. S. 之起源,但为便利起〔见),普通以巳黎臼金制标准公尺为准,各国均制有标准尺,其精密程度可至I忐志忐俨γ缸俨画肌m俨nrr俨rr足以为科学上新发现之前趋。第二章讲天文学上之时与空,谓天文学上有优越的轴与优越的时Privileged axis and P. chronology 0 优越的时即恒星时,优越的轴即穿过太阳系重心之轴。前者未必常而不变,如日月生潮即可延长恒星日。在此处必须引用光之速度,因出现于吾人眼帘前之事物视光速而定,同时恒星位置彼此有移动,实增困难而为相对论之中心问题(p. 78) 。天文学上之时空虽非全确定,但大致不误。Laplace 拉普拉斯之天体力学出版己有百余年,可以解释→切天体行动,但不能解释水星近日点之行动耳。以行动极缓而所不能解者,仅百年中差四十三秒arc 而己(p. 80) 。从肉眼量星,则日、月只各占视径30' ,即1800飞如能量到上',亦只到小数点下第四位。金、木、火各星视直径更小,金最大时1F6" ,木5。",火1026" ,故其精密性更小矣。但从公转周期可以算各行星轨道直径之比例。Kepler 之定律,牛顿之万有引力,与Laplace 之天体力学均由此成立,、所不可知者,太阳系之大小耳。此数可由金星之经日面Transit of Venus 或木星之月蚀计算之(p. 68) 。
  晚请李天助、朱诚中、梅迪生、高学淘、胡建人、费香曾、张荩谋晚膳,希文亦在座。香曾述南昌至东乡、进贤时由沦陷区人自由区情形。晚十点半睡。
  接石延汉函
  寄熊雨生唁函 魏大铭函金学洪、蔚南函
   雨。晨5°。下午有阳光。
  Borel 著《空间与时间》。午后沈思岩、谢文通太太来。士楷来。学生徐思荷送梅牛奶两罐。晚晤迪生。
  晨七点起。询允敏是否去渝,渠已决意不去。希文回。晚晤迪生,并至新都招待所晤建人不值。今日学生豫灾义卖,得一万余元。可知教职员经济虽枯绝,但学生以既不出膳费又有工读,故少数颇有钱。阅Borel 著《时间与空间》第三章,题"抽象几何与地图",引法国Henri Poincaré 庞加莱语谓: There was no sense in sayingthat Euclid geometry was either true or false. 著者解释: For Poincaré geometry is apurely abstract science , an ensemble of deductions derived from a certain number ofaxiom and postulates. They can neither be true nor false , all we assert is that ifaxiomand postulates be true , then such and such consequences are equally true (Page. 84).又谓:若以右手用剪刀,则刀之上下两片相轧,可以裁剪;但若用左手,则上下二片反相离,故不能剪纸。左手应用之剪刀须另制,乃普通剪刀之镜中小影也(p. 86) 。
  又谓以平面代表圆球,如地图,就非有不连续discontinuity 不可。如麦开托画法,则两极处成无穷,其余用两半球代表,而赤道之间即有discontinuity 0 在平面所谓直线,乃二点间最短距离,直线之方向不变。二线相交只在一点,以及二平行线相交于无穷,在球体上均不适用。因大圆为二点最近距离,其方向不似直线,常常变动,且球体为有限度,但无边际,但平面则若无限度,即有边际。
  接刚复函  
  
遵   晨阴6°,午9°。
  浙江大学卅年度操行体育兼优学生6 人。
  晨七点起。九点半至水曲同街三号晤钱宾四,约其下年留此,继晓峰为史地系主任。但渠在成都齐鲁大学之国学研究所主任尚未脱离,故于四月间需回成都,秋中或可再来。但余则以为此事急应决定,以晓峰原定二月间去美也。十点半在庆华戏园(改名"友联" )作纪念周。宾四讲"五十年来中国之时代病"。谓中国之病在于不振作,元朝气,青年不立志自强。但以不亡国为满足,以"不作亡国奴,愿作刀下鬼"一种口号为近五十年来国人心理之代表。大难既,则又苟且姑息,从无一人想作大事业,立大宏愿,以拯救世界国家为己任云云。
  下午刘之远f皆兵工署、资委会合办钢铁迁建厂委员会遵义锤矿筹备处处长陈培佳(仲衡)来。知此厂名义虽两属,而实际系兵工署主干。兵工署每年需瞌五千余吨,远较资委会为大(资委会约五百吨→年,渝鑫亦五六百吨一年)。而资委会已将最佳之矿地点占有,此外尚(有)渝鑫公司。
  今日寄教育部卅年度学业操行体育均甲等学生名单。计六人:郭本铁(数学系二,革~县人)、邹国兴(物理系三,盐城人)、沈庆咳(电机三,绍兴人)、丁成章(电机三,丰城人)、支德瑾(女,园艺一,蝶县人)、李敦仁(史地二,广德人)。
  晚阅Borel 著《空间与时间》第五章"光速之测定量"。光波之单位为angstrom••埃,为1 mm 千万分之一,即1 micron 万分之一。cadmium 铺气所发火焰红光量得为在真空内6440 ang. ,在标准大气15 0 C 为6438 ang. ,每秒波动为466 million million。光线之速率,最早Roemer[ 丹麦天文学家J 1675 年求得299 千公里每秒,现定为卅万公里每秒。光之波动有1015 ,即等于最早地质时代迄今数万万年之秒数云(p.131) 。
  接三民主义青年团电白伯函周寄梅、陈哲生函琢如电接许鉴明、彬彬、刘熊祥函王慧函接英使馆Culture Relation Office John Blofeld 12 , 320 元给16 个学生(的)支票寄萧庆云函振吾函全曦堂、石延汉、宋楚白函  
  
   晨星7°。硅窝井九号樱花开。
  德国死亡在两次欧战之比较。我国之医生数及国民健康与他国比较。何友谅在五云山集中营已不知下落。
  晨七点一刻起。接王惠函,知渠在青木关附近之五云山中。前托刘熊祥交去之卅、卅一级毕业生捐助六百元已收到。惟何友谅不知在何处,不能转交。王惠本人在团内一切安好,于夏天可望出团,将转往川大或中大历史系。王惠有妹在南岸,且周敏先在化龙桥燃料化验厂,均时时接济。惟何友谅现在何处不可知。因刘熊祥告余,谓何在团曾失踪一星期又回团云。
  中午约自来火专卖厂卢云琛及锤矿筹备处陈培娃中膳,并约穰初、士楷、乔年、沈国析、刘之远、高学淘作陪。据陈云,锤矿以运输〔问题〕为最大。缘自重庆运此最多为盐,每月不过五百吨,而此间有一千吨之货每月运渝,故锤矿势另辟运道,缘钮矿亦有每月五六百吨也。
  阅十二月份Reader's Digest , 其中有Wythe William 关于Goebbels wiU fool usagain文。依照德国人自己之报告,谓经波兰、脑戚、法国与巴尔干四次战争,士兵损失极少,计死亡五万六千,伤十二万五千。但民卅一年
  
  六月廿日止,因德俄之战在东方损失,死亡六十五万,伤一百六十四万二千,两共二百三十万。数虽大,但与俄国估计(谓较第7次欧战死亡二百六十一万,伤四百廿万者不相上下)则大不然。卅一年秋冬, Stalingrad 死亡德人尚未宣布,但当在卅年冬死伤人数之下。德国之俘虏,计波兰64 万,法人130 万,希腊人22 万, Serb 28 万,俄人300 万,大部在作农夫,尚有600 万外国人在工厂。
  五点回。高学润来并送礼物。余告以余不愿有此种习惯,故昨日送来未收。  
  
  三月八日《中央日报H 筑)载安顺军医学校叶维法著《民族健康与营养} ,谓我国至民廿八年三月止,登记合格医生只九千八百人,连助产护士计之,亦只二万二千人,即约人口五万人中有一医(生)。而俄国每一千八百人有一医生,英美每八百人中有一医生,相差甚远。以学生之体重、高度与英美相比,亦远不如,而死亡率则中国各大城市平均29.2( 每一千人) ,英1 1. 8 ,美10.7 ,德1 1. 7 ,法15.4 云。
  体重kg 身高cm安顺军医学校五二·九一六三·八英国牛津大学六八·五一七六·五美国斯旦福六八·四一七五·三美国哈佛六四·五一七三·八上表不注明年月,哈佛大学之数恐非与牛津、斯旦福同时期。
  接立夫函分校电寄钟道号昌、九弟仁甫函英大使馆函张德粹、许鉴明    
  
  
遵   晨阴10°。樱桃盛开。
  重量106 磅。Borel 之相对论。
  肺量[ cc)三五三八四三一五四六四八四O 五一•晨七点起。九点至校。郭晓岚来,拟考清华留美,试验于五月底在重庆举行,并拟向中美基金请求补助。渠夏中将赴气象所,又交来论文两篇: "The long waveradiatíon ín atmosphere" 及"大气中之垂直运动对减温率之影响"。午后舒厚信来,决定春假派篮球队赴贵阳加入八大学比赛。阅Emile Borel 著《空间与时间》。晚至白农路沈思岩处。今日有音乐会,到迪生夫妇、谢文通夫妇及学唱歌浙大学生华景行、周桐、陈伯陶等二十余人。节目有沈思岩、陈伯陶之独唱·,梅家大小姊之钢琴。九点一刻散。到家己过十点矣。谢文通方自渝回,来两次均将行李遗失而复得者,可谓不留心之至矣。
  《空间与时间》之第六章讲狭义相对论,谓special theory 即狭义的相对论,与广义general theory 不同。因后者完全为数学,而前者之创立乃所以解释Michelson迈克耳孙与Morley 莫雷之ether drift 以太漂移试验之失败而来。一般士、民往往为由相对论所发生之奇妙事件而怪异。如Langevín 朗之万之长生不老人,只要能住在一永久运行而速度极大的地方。Jeans 金斯谓燃烧能使一壶水变成冰。此类事虽属可能,但机会极少。欲知相对论者,不应注意在此。简单言之,如声浪受风速之影响,但何以光速不受ether dríft 或地球运行之影响。且Doppler effect 多普勒效应既能成立,何以地球随太阳前进每秒达到公里之速度。冬夏两季(或春秋)地球朝相反之方向而行,何以光之速率不会增损。但Michelson 之试验证明在地球上光线之速度随处相同,且发光体本身之行动与光速亦无关。如发光体之速度有关,即不致有Doppler effect。根据Fitzgerald 斐放杰惹与Lorentz 洛伦兹之解释,谓空间之距离,静立一处与向前行动者所量乃不同,并谓长度可因运行而减短(但寿命则增长)。故据爱因斯坦相对论空间与时间之定义,不能独立分离,均有赖于运行。
  故两地间所谓同时,必须以光定之。所谓时间或同时,须依观测者之位置而定。如尺上之两刻度(在空中所量之二点) ,其距离须视观测者从何方向而来及其速度而定。因尺上之刻度与空中二点均以每秒卅公里前进,而观测者视之,所谓尺上之两刻度,所量者未必即为吾人视为同时之两点。盖彼所谓同时,非吾所谓同时也。据狭义相对论,各种速度以光速为最大。有人以为速度既可增加,何以须有一最大而不能超越之速度。但此犹如数学上1 加112 、加1/4 、加118 以至无穷,数目虽可继续增加,但总数不能超越2 。要之,相对论打破时间与空间分离的观念。时间上之→秒,即为空间之卅万公里(光速)。同一房间内,两桩事情其发现先后相差一秒,则在太阳上观测者,此二事相距卅公里(因公转) ,而在月亮上(因地自转)则相距500 公尺,如此房间在地球赤道上(p.165) 。
  今日秤得松28 磅,宁81 ,梅99 ,允敏97 ,损106( 去衣)。十→点半睡。
  接钱琢如与贝时璋寄姜立夫、中央训练、团高尚志电  
  
湄   晨晨阴10°。日中睛热。遵义→带田野中油菜花满地作金黄色,樱桃尽开。
  美驻苏联大使斯且德雷Admiral Standley 发表批评俄国言论,谓对于美国供给苏联物品俄报不予发表。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校。九点出发赴漏,乘1935 号校车,由宝兴司机,车中只余一人。一路平顺,途上见油菜花己满地作金黄色,樱桃尽盛开,道上所插柳树出芽,沿途己现春色。十一点到文庙,途中曾遇洽周与劲夫。到文庙与家玉中膳。
  邦华与王爱予来,同乘车至永兴。晤钱琢如与储润科。一年级事务己决定请侠武复职。训iI导请姜炳兴,乃教育系讲师也。军训教官虽称五人,但多不负责,如徐钢、王汇东纷纷告假。英文教员方丽韶教法不合,决予以半年薪水,而以宋雪亭代。
  四点田。硕民、季梁来。又上学期有不准注册学生曹锡华(数二)、毕振民(化二)、朱旭(化二)、尹纪新、刘建新五人,除刘已准借读,尹纪新因病离校外,尚有曹、毕、朱三人近又有二分之一不及格。学生彭景曾(化二)应退学,而胡院长欲令其注册者。
  四点晤刚复及胡太太,瑛瑛与珊珊。谈及化学馆建筑改图样事,余谓只要不加费用,可用。但告刚复切弗耽误余金生时间,因良有公司无大资本而工资物价日高也。晚膳后此间讲师、助教代表胡式仪、卢庆骏、曹宣龄、吴载德、黄宗班等六人来,陈述贫乏状况,请发清米贴积欠薪水。津贴按月发,而百元以下能增加津贴廿元。
  余告以米贴所差无多,有款即发。第二项过去校中己办理,但垫款至卅余万之巨。
  •第三项在普加二成内已于小薪水者另加廿元。晚邦华、吴文H军、孙稚蒜、谈家帧来。
  十点睡。
  Borel' 著《空间与时间》第六章(pp. 162 163) 谓,宇宙间之空间与时间之距离大小,在空中运行之诸观测者视之各不相同。Let us suppose that several groups ofobservers , observe the same two events , for example , the collision of two hodies , andthe explosion of two hodies of gas. For the diverse groups of ohservers , the distances ofthese events in space will he different , and the distances in time equally different. If,however , we estimate the distance in time in terms of space units , and if we call theinterval of 2 events the length (or Einstein' s interval) , the square of which is equal tothe difference hetween the square of their distance in time , and the square of their distancein space , then the value of this interval will he the same for eveηgroup of ohservers.有两星球,设一人自地面上视之,其空中距离(角度)为AB , 但A距地为十光年, B 距地为110 光年,则相差为一百光年。在一百光年以前, B 之位置在B' ,故AB' 为当时二星球之相互位,此数即所谓Einstein Interval。此解释余于漏潭至永兴车中得之。
  。
  t /矿- - .~p.  
  
遵义    侵晓雨。晨外间9°。中午11°。阴。子夜后雨。
  总理忌辰。
  晨六点半起。八点张裕征来。又教员代表束星北、杨守珍、江希明三人来,为设俱乐部事。又助教、讲师代表卢庆骏、吴载德来谈。至张德粹寓中又晤硕民。又丁思纯来谈。又张百丰与余金生来,谓改变图样,势非加价。余谓如加价,则不能改变图样。中午时刚复来,余亦以此意告之。
  中膳后二点借谢家玉、白汉熙乘车出发回遵义,行至离樱桃哑相近换一车胎。
  白汉熙至遵义车站下车往酒精厂。四点半抵家。沿途见树丛中有开花者,为杏、李或樱,初难辨认,后知樱花丛集成团;李花则与叶并出,且成一带;杏花分布匀静作点。途中所见,多为樱花与杏花,但桃、李之初植亦有开者。
  晚阅Reader's Digest 。十点睡。服aspirin 一粒,据孙稚蒜云,服之可愈骨节痛。
  接武汉大学张斑(镜澄)教授讲学卅年纪念会函又萧庆云函湄潭助教会朱文荣函罗登义函  
  
遵   晨低云,微雨,12°。晚雨。告春莺鸣但尾声不畅。
  郭洽周为训导长事。秤得108 磅(去衣)。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接武大生物系发张班教授卅年纪念筹备会〔函〕。
  按张镜澄安徽桐城人,余在武昌高师时为同事,当时尚有汪采白、陈梅僧、薛良叔、艾一情、吴子穆等,但诸人星散,独张留校。及民卅三年为卅年,淘难得之事也。近已逾六旬,而生活清苦,故其门人为发起此事。
  晨方杰人来,拟搭车赴渝。洽周来,为训导事。决以姜炳兴为永兴分部训导主任兼女生指导。以丁思纯为漏潭学生驻舍导师,并组织湄潭训导委员会,以杨守仁为主席。五点囚。晚黄尊生来谈,谓广州之华严寺之五百罗汉中有一西洋人为马可坡罗,犹之西湖灵隐五百罗汉之有乾隆,殆皆传闻之辞也。又谓日本佛教专家河口慧海能读英德法文书籍,并解西藏梵文,曾在北京大学讲学云云。
  寄张镜澄讲学卅周纪念会函朱经农电解俊民函陈可忠函寄叔永、方丽韶函  
  
遵   晨雨12°,下午阴。
  苏军占据维亚兹马Vyazma ,上星期占塞夫Rzhev ,但卡尔科夫Kharkov 则又为德军所侵入。
  争夺已近六日,德军以25 师进攻。胡适之《中国思想史》。浙江大学友朋中重量。
  晨六点半起。阅《读书通讯》六十期胡适之《中国思想史纲要},译自去年十月Asia 杂志。谓中国思想史可分三时期,各约一千年。即耶稣纪元前为上古时期;中古期则为佛教、道教时代;自宋代理学兴起,大规模的刊印书籍,为近古时代。上古时代又可称为古典时代,理智的遗产为人文主义、理智主义与自由精神三,点。第一点孔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古代无天堂地狱之说。第二因为重视学问和思想,所以成为唯理智主义。孔子说:"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i 不如学也。"老子乃有"不出户,知天下;不窥脯,见天道",则己专靠直觉。但均未诉之于超自然或神秘的事物。因为人文主义的兴趣与唯理主义的方法合起来,就给与中国思想以自由的精神,而对于真理的追求,又使中国思想本身得以自由。孔子说:"君子不忧不惧",又曰"饭蔬食,饮水,曲股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孟子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为大丈夫也。"鲁定公问:"一言而丧邦,有诸?"孔子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日,予无乐乎为君,唯有言而莫予违也。如其善而莫予违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违也,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孟子告齐宣王:"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这是中国自由主义政治批评的精神。中经佛教思想的洪流,到唐韩愈才指出中国思想最高理想必须有社会目的,而这个目的就是齐家、治国、平天下。而一切志在由苦行逃世以自救的个人教育,统是反社会的、非中国的。这才造成唯理哲学的复兴。理学复兴中的健将朱嘉就说:"致知在格物,至于用力之久,而一旦豁然贯通,则众物之表里精粗元不到,而吾心之全体大用元不明矣。"这种严格唯理智主义的精神和方法论,在中国思想上就产生了新唯理主义。可是没有对于自然本身实验及处理的传统和技术,终至于这种科学的理想,并没有能产生一种自然科学。可是他的精神却渐渐在历史及哲学的研究中被觉察出来了。过去三百年对古典与历史著作的研究方面,产生了一个科学的方法论,曾展开了对于高级与书本的批评。图谋推翻传统注疏的学者们,可以凭借历史的证据及演绎的推理法,去扫除一切的主观见解和传统的权威。又引吴稚晖语,谓早年〔见〕到江阴南菁书院的山长黄以周,他室内挂有黄自己写的对联"实事求是,莫作调人"八个字云。
  下午约同事眷属在寓茶点,到二十余。有黄木耳白菜汤、豆沙包子及烧饶口子等。余来此己四载余,自廿八年春迄今度过五个春天,但始终未见院中樱挑、梨等开花。今年樱已开花,而桃与梨则尚早。又结婚已三载,亦未有一次周年纪念,在家今年是第一次。今日所到客人均称重量,计男子十一人中,余居第六。计陈立(卓如)127 磅、迪生126 、晓峰124 、谢文通124 、士楷120 、余则118 、黄羽仪115 、黄尊生112 、沈思岩117 、左之92 磅。女客中戚美英136 、卓如太太127 、谢太太116 、波若114 、尊生太太101 、余太太100 、羽仪太太、晓峰太太均98 、梅太太90 、沈太太杨增慧86 ,此外钱老太太80 、傅二太太112 、梦秋109 。希文147 ,为最重云。据羽仪云,若于地球赤道面上筑高三〔公〕尺之墙,环球一周,其与赤道圆周相差之数仅十八公尺而己,思之果然。
  寄二姊函王毓英、刘学志函  
  
遵义   晨阴12°。樱花己谢,院中桃有已开一瓣。
  倭寇伤亡人数,军委会发表五年半来倭寇在中国死者六十四万二千,伤者一百廿八万八千人,俘虏二万一千三百人。梁任公阴阳五行之来历。
  晨六点半起。九点至校。十点半纪念周。今日自治会开会,故元讲演。至圄借得梁任公《饮冰室合集H 共二十二本)四本为希文i卖。其中第三十六卷《阴阳五行说之来历》一文谓阴阳二字,孔子、老子以前两者不相连续, {诗》、《书》、《仪礼》、《易·卦交》均无二字相连。《易·系辞》始言及阴阳。如"一阴一阳之谓道",又"阴阳之义配日月",又"立天之道日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但《易·系辞》论体例,应为七十子后学所记,不出孔子手。即为孔子学说,亦不过孔子二元哲学,不含有何种神秘意味。五行二字最初见于经典者在《尚书·甘誓~:"有届氏威回侮五行,总弃三正。"{洪范~:"我闻在昔,筋、涅洪水。
  泪陈其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说金,五日土。水日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爱稼稽。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稿作甘。"后世愚儒,乃将凡百事物均纳入五行中,与原来《洪范》区物质为五类〔相较J ,已失本意。《老子》、《论语》、《孟子~,均不见五行,惟《墨子·经下》有五行。而‘A《左传》昭〔公〕二十五年记郑子太叔与赵简子问答,有"用其五行,气为五昧,发为五色,章为五声"。但《左传》真伪可疑,梁任公以为非子产语。五行说之有组织而极怪诞者,首见之《吕氏春秋·十二览》。其后《小戴礼记》采为《月令》篇, {淮南子》又采之。如是将一年四季分配于五行,春木、夏火、秋金、冬水,所余之土无所归,则于夏秋交界,特为拓一位置。于是五方之东南西北中,五色之青赤黄白黑,五声宫商角徽羽。五味辛酸戚苦甘,五虫羽介鳞〈羽H 毛〕保,五祀之井灶行户中雷,五谷之泰覆稻麦寂,五畜之马牛羊犬泵,五脏之心肝肺脾肾,皆一一如法分配。此种诡异之组织,二千年来蟠踞全国人之心理,且支配全国人之行事,甚至关系吾辈生死之医药,皆此种观念之产物。民元以迄革命北伐之国旗,为此种观念之表征。
  但春秋战国以前,阴阳、五行二事从未并为一谈。孔、老、孟、墨、苟、韩均未齿及。
  造此阴阳家之邪说,以惑世诬民者为燕齐方士,而其建设之传播,则有负责者三人,即邹衍、董仲舒与刘向也。《史记·孟子苟卿列传》云:"邹衍乃深观阴阳消息,而作迂怪之变",又云"称引天地剖判以来,五德转移,治各有宜" (如土德后,木德继之,金、火、水又继之)。司马谈作《六家要旨} ,以阴阳家与儒、道、墨、名、法并列,其势力可想。《汉书·艺文志》载《诸子略},阴阳家21 家。《兵书略} ,阴阳家16家。《数术略} ,五衍家31 。共为书一千三百余篇,占《汉书》之《艺文志》总数13 , 269卷之10% 。董仲舒之《春秋繁露},其中袒述阴阳家之言,殆居半数。其篇目中有廿三篇讲阴阳五行,一时经学家皆从风而靡。两汉所谓今文家经说,其能脱阴阳五行者,什无二三。《汉书·五行志》云:"董仲舒治《公羊春秋} ,始推阴阳,为儒者宗。宣、元之世,刘向治《谷梁春秋》数其祸福,传以《洪范} ,与仲舒错。呜呼,祀祥灾漫之迷信,深中于士大夫。智日以昏,而志以偷,谁之咎也。吾故略疏证其来历如右, 1"卑诵法孔子之君子,得省览也。"亚列斯多德分物质为四类,即土、水、火、气。其中以火为最有势力,以其急速的改变他物。直至十七世纪,人们仍以火为重要物质。五金钻石之发亮,以为其中有火。硫黄含火多,故能烧云。此即phlogiston 燃素之由来也。Hyman Levy ModemScie配e p. 57 0晚七点借允敏至播声,看浙大自治会所演话剧《蜕变》。曹闰所编,共四幕,今日为第三晚,亦最后一次。步兵学校丘笠导演。述一伤兵医院故事。院长秦仲宣与庶务马登科狼狈为奸,为医师丁大夫所不满,经梁专员视察改组后,开赴前方,情形蜕变。其中丁大夫与秘书沈西堂尚不差(沈系朱祖培扮) ,华慰曾起秦队长,谢福秀起院长夫人,郑佩芝起孔夫人。此剧无climax 高潮,亦无star 主演,故不易做好。全场四幕,经四小时,嫌冗长,对自大可减少,如第一幕之前半是。原定六点半开幕,但至七点四十分始启幕。幸余等到时已迟,若依期到,则须等一小时余矣。
  此皆非好习惯也。余等看三幕即回。
  接萧庆云、蔡邦华函安顺李振翩函寄希文、刘奎斗函寄陆子桐、晓沧电  
  
遵义   晨昙13°。午雾17°,最高19°。晚月色佳。院中桃花有开者,梨花苞已发白,樱花全凋谢。
  太阳之远近中西算法不同。周醉谓天高八万里。
  晨六点半起。九点至步兵学校晤牙医张鹏飞不值,回校。午后公路检查站徐站长来告,谓西南公路局科长林淦青将于十七八〔日〕坐薛次莘小车往渝,嘱余同车往。盖萧庆云之嘱托也。晚六点约刘奎斗在寓晚膳。希文亦回。刘君于月底去印度,为写陆放翁《金错刀曲》一阕。
  阅Endeavor 杂志中有Spencer Jones 著《太阳之距离》一文,亦已译登《科学世界》十一卷六期中,谓太阳之距离为天文学之基本一5量尺,最近Jones 测定为九千二百00 五千哩〔即9200.5 万哩〕。所差至多不过九千哩。氏谓最初欧亚测太阳相对距离为纪元前三世纪之A由tarchus of Samos 。谓月亮在上弦时则日月地成直角,如图。若此时量E 角为75°,则日距比月距大四倍。阿立斯塔扣量得E 角为87°。故算出日距比月距大十九倍。但实际此角极近直角,为89 。51' ,不易量得。纪元前二世纪之Ptolemy 托勒玫用Hipparchus 依巳谷月偏蚀之材料,量出月距之确数,而断定地球距日一千二百倍于地球之半径,即约五百万哩而弱,此数直至十六世纪尚用之。直至Tycho Brahe 第谷始觉此数太小,以为日地距离为地半径之三千五百至七千倍,即约一千四百万至二千八百万哩。
  在1672 年巴黎第一届天文台台长G. D. Cassini 卡西尼于火星行近地时,由两地量得火星距离,由此推得太阳距离为八千六百万哩。此数引用一百年之久。火星近地时可三千四百五十万哩,但金星近地时,只二千六百万哩,故金星凌日为测太阳距离之极好机会。故在1761 1769 ,但因金星与日初遇first contact 时间不易定,故结果不佳,计为九千五百二十五万哩。1858 Leverrier 由月亮之异动算日距为九千一百万哩。又1725 年Bradley 发明aberration 光差,著者Jones 以此法自1917 至1936 求得日距为九千二百九十三万哩。1874 与1882 又为金星凌日之年,测量结果为九千二百五十万哩。1898 年发现小行星Eros 谷女星〔爱神星〕在1931年离地仅一千六百万哩,有二十五个天文台同时测量, Jones 总其成,得结果为九千二百00五千哩,所不确定者九千哩。一百〔年〕以前,日距之不确定程度为廿分之一,目前则为千分之一矣。其视差微小之程度,正如人之一发在十哩外之远Z王。
  按我国量日之远近,首见于《周醉算经》。其书不见于《汉书·艺文志>,首见《隋书·艺文志> ,故著者年代可疑。谓测天之高,先立八尺之竿测夏至日中日影之长。其长在周都为一尺六寸。自周都向南行千里,日影一尺五寸,自周都向北行千里,日影一尺七寸。每千里差一寸。故求从太阳直下无影处至日影长六尺处之距离,以比例法推之,得六万里。依句三股四弦五之关系,由此知日高八万里,日附于天高亦八万里。按夏至中午,暑影一尺六,其纬度为34 。46' ,与洛阳相合。但影差一寸,纬度只差41' ,约合七十四公里,与千里相差甚远。
  接庄泽宜、晓沧、吴文晖函吕炯电萧庆云函魏大铭函九弟函
  寄丁兆骥函萧庆云函崔苹村函晓沧函
   晨晴16°,午22°,最高25°。院中梨花有开者,近来遵义仍不见燕子。
  晨六点半起。今日天气骤热。子弹库后院桃梨均开,宛如下江清明时节。校门外四株大杨柳亦均出芽成叶矣。午后三点打网球。今日到罗伟德、陈正修、陈卓如及苏元复,尚有子弹库之韩君。六点至俱乐部洗浴。六点三刻回。希文亦来。
  知渠昨晚去看《野玫瑰》。晚阅EndeaVOT 杂志,其中有关于Vitamin 一文。谓〔维生素)A 为nicotinic acid 烟酸,治pellagra 糙皮病;B 为aneurin 硫膀素,治beriberi 脚气病;C 为ascorbic acid 抗坏血酸,治scurvy 坏血病;D 为calciferol 钙化醇,治ricketf句倭病;E 为tocopherol 生育盼,治生产。
  接胡博渊函教部电廷献电丁思纯、刚复、振吾函通伯函寄李振翩、罗志希唁函蒋碧微唁函胡博渊函爱予函  
  
遵   晨15°,下午26°。和平路上见燕群飞。
  浑天与盖天说。
  晨六点廿分起。今日硅窝井九号院中李花己放白,挑花小半己放。九点允敏带松儿至旧府中看花。到后院李花盛开,桃花亦有开者,而尚有一种花似挑而叶则椭圆形者,花已落而叶满树,余疑其为杏树。晨谭季龙〔来〕谈,知日内借方神父开史地学会。
  午后阅崔朝庆著《中国人之宇宙观》第二章:盖天、浑天、宣夜。浑天说起于汉武落下阂,浑天仪即其制,厥后张平子重制,具内外规、南北极、黄赤道,列二十四气、二十八宿、中外星官、日月五纬,以漏水转之,星中出没,与天相应(见《晋书·天文志})。故崔子玉为碑铭称之曰:"数术穷天地,制作伴造化,高材伟艺与神契合"云云。王充据盖天之说,以驳浑天。葛洪据浑天以驳王充,但葛洪引黄帝书与河洛,均用阴阳五行之说。如曰"水火者阴阳之余气也",又云"天为金,金水相生之物也,天入水中当何损",此乃全凭臆说。且汉以后,星官之数无增加。《天官书》言,星座分为中宫与东西南北宫,~汉书·天文志》与《天官》书同,内外官118 ,,共783 星。张衡《灵宪》云,"中外之宫,常明者124 ,可名者320 ,为星2500 ,而海人之占未存焉"0 {晋书·天文志} ,陈卓撰,凡283 官, 1464 星。《隋书》则官数同,但多一星,并二十八宿及辅官为1465 星。宋郑樵仍之,直至明代。
  接胡瑛函寄Theodore von Ralman 、长望、仁甫、振吾函  
  
   晨昙20°,热如初夏,晚起风SE。梨花在春分前已盛开,桃李均盛开。
  《三国演义》地理与天文。
  晨六点起。昨晚松儿伤风,闹数次。余则腹痛,吃匿麻一匙,无效。晨起见南窗外梨花白如雪,桃花亦盛开。苏东坡诗:"梨花淡自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惆怅东阑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可见梨花在清明时始开,而遵义则春分前已挑李梨花矣。十一点回。
  十二点至何家巷。f皆郭洽周及训导委员会劲夫、香曾、迪生、羽仪及家玉、李昌臣诸人参观男女生宿〔舍〕。因昨洽周己看过一次,今日并有布告,故情形尚不恶。
  以杨柳街女生宿舍为最佳,老邮局〔为〕次,而何家巷因挤较差,楼上尤甚。学生午睡者甚多,占百分之十左右,半由近日排戏之故。何家巷十一号宿舍最为洁整。女生宿舍以有余岩竹管理,故特佳。四点至旧府中。余前日起腹痛,今日请杨润身医生一诊。谓肠胃有气,服直麻油,并于饭后服炭屑与纳炭酸。
  晚阅罗贯中著《三国演义} ,其中地理上错误极多。如第四、五两回,曹操刺杀董卓不遂,欲逃往谁郡,路经中牟为关士所获。县长陈宫释之,与之借逃。行三日至成泉荣阳(应向东而反向西) ,至吕伯奢家,因误会杀了吕伯奢。曹操到陈留,寻见父亲。又第六回,刘、关、张战吕布后,迁都长安,把水关与虎牢关己先后降于诸侯,孙坚且飞奔洛阳,而董卓行至荣阳,嘱吕布断后,又与曹操追兵相战。按荣阳即成泉,乃洛阳之东。第十回、第十一回,刘皇叔北海救孔融,吕温侯樵阳破曹操。时曹操在究州,其父隐居琅珊,操派泰山太守应由往琅珊取父曹富来充州,路过徐州、1 ,为太守手下张阔所杀(以上第十回事)。按琅珊在山东,去究何必经徐州、I? 曹操遂为雪父仇而南下,直至徐州城下。后吕布攻人,故允刘玄德之请,与徐州守陶谦和而北向时,吕布已在完州。陈宫告吕布云:"此去正南一百八十里,泰山路险,可伏精兵万人。操兵闻失充州,必倍道而进,一击可擒。"按泰山在完州之北约一百里。
  曹操自徐州来,何必过泰山? C 补注:按当时充州府治不在今之济宁府,恐在今日济南以北。〕又第六回孙坚至洛阳,见紫微垣中白气漫漫,坚叹曰,帝星不明,贼臣乱国,万民涂炭,京城一空云。四十九回,七星坛诸葛借风,三江口周郎纵火,是皆迷信之谈。
  注1也暗斗车主
  接石延汉测候用表琢如电树人函江文汉函士芳函
  寄廷献电石延汉函姚寿臣函钱琢如电及函教育部电
遵   晨阴14°。山查亦开花,梨挑李大盛。
  血压。diastolic 舒张压84 , systolic 收缩压104 0晨六点半起。读陆放翁《老学庵笔记》。卷二谓"吴几先尝言:参廖诗云‘五月临平山下路,藕花无数满汀讪l' ,五月非荷花盛,不当言满汀洲。廉宣仲云,此但取句美,若云‘六月临平山下路',则不佳矣"。又卷十张继《枫桥夜泊》诗,"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欧阳公嘲之日,"句则佳矣,其如夜半,不是打钟时何?"八点至校。阅Levy 著《近世科学》。午后三点开学生救济委员会,到Norgate 、迪生、高学淘(代家玉)、振公、孔福民。据孔云:"蒋委员长己到贵阳,将廿六来遵。"今日会上通过申请工读办法。杨润声〔前作"杨润身"J 医生为余量血压,量得高104 ,低84 0 从前则为96 与72 。会未完,余觉腹痛。及会终约四点,腹痛不可当,回途几不能行动。回家卧床,于腹部加热水瓶无效。周医仲奇来,为打吗啡针。
  十分钟后痛始息。六点士楷、荣南来。又朱诚中医生来,为余诊。据云系肠中colic绞痛或cramp 瘟孪,中午时食不消化物所致云。晚戚美英、陈小姐来为余灌肠。
  此病只觉痛,痛去后别无恙也。八点睡。希文来。
  接张一能请帖又应高岗、孙必仁请帖  
  
遵   晨阴12°,低云。下午晴17°。紫荆、山查盛开。
  张一能请中膳。文伯请中膳。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阅《近代科学》。十一点至玉皇观九号张一能寓,到詹龙光、步校王嘉楠处长、孔福民、党部书记长易炎白、应高岗、高文伯及张一能、缉私所廖仲文,商委员长于廿六来遵招待事。决定住步校友庄招待所,副官住首都别墅。
  委员长此来系检阅各陆军专校,故于星期一到筑后,前日去安顺检〔阅〕军医学校,今日至龙里看韬重兵学校,明后日至都匀炮兵学校及麻江通信学校,廿六可到此。
  浙大势在检阅之列。在张寓中膳,并分配各处担任工作。浙大方面担任作一遵义名胜人物小册,余托王驾吾为之。三点出。至大井坎余坤珊寓茶点,到三十余人。
  五点回。今日中膳时约士楷夫妇及小孩与华景行吃面,盖明日为余53 生日也。
  希脱拉在无名英雄日演讲,承认东线死人五十四万二千人。英邱吉尔今日广播谓1944 或1945 可以战胜希脱拉。邱氏之意于德国败后,即以英美俄为主开一和平会议,讨论世界之组织,成立-欧洲与亚洲之council 委员会。
  寄通伯函、  
  
遵   晨阴13°,中23°。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十点半纪念周。洽周报告膳堂、寝室事,费香曾讲"日本占据后上海之租界"。中午希文回。又钱老太太来。今日为余阴历生辰。
  午后二点至校。闻近来丰乐桥边,即新城南门外狮子桥东花西花径一带,桃李梨开花极盛,两溪相夹成林,实为此间佳景云。四点开行政谈话会。
  六点约旧府中内各机关主任晚膳,到第二军械库库长姚亭、监护大队陶章钧、三十五无线电台周台长。尚有四十二厂陈正修不在遵义,步兵学校严主任、张兴南亦未到。校中来者有王劲夫、荩谋、振公、迪生、家玉、洽周诸人。至八点散。晚阅Levy 著《近代科学》。今日中午时借洽周去何家巷三号膳堂-观,则人实太挤,几乎不能立足也。
  接诚忘、张德粹、王爱予、季梁函李鼎芳函教部函 经农电-子桐电庆云电 接涂长望、王立耀
  寄季梁、刚复、邦华函萧庆云电章诚忘、张德粹
   晨阴19.5°。午26°。下午风转冷。晚雷雨。山查盛开,桃花有落者,玉兰开。
  下午至步校开会。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今日收拾抽屉,发现民国廿九年蔡先生信二封,乃介绍黄尊生至浙大者。中膳后行至步兵学校开会。浙大时间较步校早三十分钟,故余早到。二点半始开会,到王嘉楠、张一能、孔福民、易炎白、应高岗、廖仲文。谈警卫、交通、招待等事。此次委员长之来,极不机密,街上妇需皆知,故余疑其未必来。
  住所已指定步校友庄及大楼"首都"。今日会后,余去-观友庄,即昔万武樵所住地也。闻同来者将九十人。单香烟用企鹅牌,每日须廿五厂〔包装香烟的量词,似为"听装"之"听"字的简化写法J,每厂廿五包,每包十六元,即每日一万元云。
  晚得林淦青函,知明日有车去渝,惜余不能往。九点雷雨,一小时后止。余又觉腹痛。
  接林淦青函丁世纯函寄刘熊祥函
  
遵   晨11°。阴。昨雷雨后落英满地,但桃梨仍开,而山查花则盛开。
  晨六点起。昨购黄皮鞋→双于和平路之源丰商店,去法币四百卅元。战前皮鞋价五六元而己,十元已称贵,卅元则欧美上等皮鞋矣,不料今竟达如此高价也。
  八点至校。今日旧府中前以及满城街道均在打刷。中午钱老太太在寓中膳。又上午劲夫来谈,为工院预算事。以为校中对于理院太注重,此乃工院一般之舆论。但漏潭方面则以为理农二院校中视为赘疵。可见看法各不同也。午后五点张卓如司令来,借至工厂一观。今日建人借李天助来。李不愿为本校主任医师,只任特约或兼任医师,一星期来三上午。建人又以新出委员长著《中国之命运》一书。闻此书到筑后,三万本顷刻售尽。晚希文回。
  接陈绵干、张礼纲结婚帖胡博渊函陶百川函张治中电寄建人函刚复、邦华等函分校电  
  
遵   晨阴冷9°。旧府中之海棠盛开。
  晨七点起。今日骤冷,与前日晨相差至十一度之多。交王驾吾制《遵义人物》一文。已交孔县长,因估屈聋牙,不甚适用。今日为中央训练团填曾入团训练各人之考语,此又做校长极不易做之事。上午借家玉至旧府中各实验室一观。午后一点借允敏至蚕桑研究所。途遇作屏夫妇,在所中谈半小时。遇蔡圭侯与其夫人,即慰堂之女公子也,说北京话甚佳。因允敏得慰堂函,故往视之。据作屏云,许元龙(骤)己抵桂林,将来此。回途由香山寺山下至挑源洞江公祠,别允敏至校自治会。
  学生代表黄盛智、朱祖培来谈,知此次演话剧《野玫瑰》及《蜕变},六晚共得五万余元,而内外场用去不到二万元。可惜十七晚失去衣包一个,内有谭季龙之皮袍及他件,且将校中无线电收音器中六个灯炮烧坏,损失在万元以上。余嘱渠等嗣后演剧,务必依时开幕,且不必有六天之多。五点半回寓。
  接教育部征求翻译人员电寄丁兆骥函建人函(为小学事) 孙怀葱、刚复、张百丰、张霞函寄张治中电  
  
遵   晨阴9°,午晴15°。晚雨,闻雷声。石榴叶已满,核桃尚未抽叶。

  中国之人口多寡。委员长著《中国之命运》。
  阅梁任公《饮冰室文集》卷十,有中国史上人口之统计。列周东迁时为一千一百九十四万人。西汉末为五千九百万人,但光武时只二千一百万,东汉末又至五千••万人。晋武帝时只一千六百万,但南北朝盛时又四千八百万人,南北朝末减至一千一百万。唐天宝时五千二百九十万。以后逐减,至宋真宗时只一千九百万,徽宗时增至四千三百万人。南宋光宗时与金合计为七千三百万人。元初为五千八百万,明成祖时为六千六百万人,神宗时为五千一百六十万。顺治十八年减至二千一百万,康熙五十年尚只二千四百万,但乾隆十四年为一万七千七百四十万,十八年又至二万八千四百万。以上数乃依据《文献通考》、《续通考》、《皇朝通考》等。康熙五十一年下谕,人丁永不加赋,故人口骤增。且各朝计户口法不同。宋李心传著《建炎以来朝野杂记~ ,谓西汉以十户为48 口,东汉为52 口。唐人以十户为58 口。
  宋元丰至绍兴以十户为21 口。高宗时浙以十户为15 口, J 11 为20 口。玛儿梭司〔马尔萨斯〕所谓庸调之赋愈增,则人口之数愈减,信然也。道光廿二年有四万一千三百余万,中国之称四万万同胞以此。
  晨八点至校。以电话询孔县长,知委员长改明日来遵义。十二点至大仕阁十一号晤孙怀慈,劝其不辞职。又迪生、洽周、羽仪先后来谈。午后两点至校。五点回。晚膳后借允敏至城墙上一走,希文、宁、松同往。
  阅委员长著《中国之命运》共八章, 209 页。前四章讲中国之历史,其中三章讲国耻之起源直至不平等条约之取消。第五、六两章最重要。前者讲今后建国工作之重心,分心理建设、伦理建设、社会建设、政治建设与经济建设。劝青年为小学教师、飞机师、自治员如保甲乡长等,为边区屯垦员,为工程师。谓我们中国之民主制度决不以欧美19 世纪个人主义与阶级观念之民主制度为模型。又谓青年战时必立于前线,开发必趋于边疆。为社会服务则深入农村,一扫现在平时则优游于都市,战时远避于后方(p. 154) 。第六章革命建国的根本问题。谓风气之改造在于青年,以救国家、救人民自任,并举历史上孟子、王通、韩愈、王阳明及顾亭林、黄梨洲以为例。在政治上则举武侯、范仲淹、张居正、曾文正四人,眨针目前时弊,以个人的私欲为前提而自以为自由派, (以〕个人的私利为中心而自以为民主,以守法为耻辱,以抗令为清高,告诫学者均应切实体验国父行易哲学的真理与革命力行的精神。又谓我们的国民革命是要建设中国为法制国家。谓人人谨守法定的界限,始可以达到人人都有自由的境域。
  接胡博渊、陈子宽寄陶百川、胡博渊函教育部(展期发米电) 张梓铭电  
  
遵   晨阴12°,晚雨。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途遇贵阳防空司令惠济之母出殡,高文伯、孔福民均在送葬。高云昨晚贵阳电话,谓委员长大概不来遵,后得张卓如电话亦同。余即通知谢家玉约今日下午二点出发。羽仪亦拟同往,但以车坏不能载重却之。洽周来谈,自治会代表欲缓行70 分以下不准为代表一条。又机械系学生马逢周来〔函J,谓有马元骥等八人愿去印度人机械化部队。中膳。回。
  二点借谢家玉乘1935 号车出发,由宝兴开驶并用汽油,但至酒精厂上山时己觉能力不足,略有坡即用头排挡。行至距遵二十三四公里处遇一修车者,修至四点半仍不能上坡,乃回。至农本局与经理沈召滋商,知明日有车往渝,乃即购二票。
  六点回。遇希文。允敏至元锡同乡会聚餐。
  接北碚马逢周函胡博渊函
  寄吴文晖函胡博渊函
桐梓   晨微雨10°,午后微雨。桐梓10°。
  晨六点起。微雨而冷。硅窝井院中挑花己落,梨花亦过,但他处桃、梨、玉兰、海棠、李尚盛开。昨见沿途菜花金黄、萝萄紫白,遵桐之间可称黔北乐土。晨晤羽仪。十一点希文回。十一点半别允敏等,借家玉乘校车至新街农本局站,乘231 号车运防毒面具赴渝,但车夫湖北人贺德麟种种刁难,不愿开。幸邀农本局之吴君与军械〔局〕陈君二人同来,由吴允给汽油六加仑,始于12:30 开出。车上装面粉、米粮,均司机所购。行四十公里至上站,又借余等四百元在此购米。车夫之坏,真堪发指。三点五分已抵桐梓,但不愿再开松坎。余与家玉住新招待所102 房,价35元。至剃头铺剃一头(铺名国光)。借家玉至西成公园及其祠堂。祠堂现为桐梓中学,宿舍内有白碧桃二棵,方大开。校长姓顾。西廊壁上有各县送周西成纪念之石碑,每县一块,所以仿华盛顿塔。其中正安、郎岱二县之碑上,均有珊湖如@形之化石。余在招待所晚膳。八点半睡。  
  
綦江   晨微雨,午后睛。綦江22°。
  晨六点起。六点半开车。时天微雨,途泥泞,而车夫每次下坡均将油门关住,虽三五十〔公〕尺亦如此,因之行车极缓。十点半始至1诠坎。中膳。十一点一刻开,过青杠(硝)C 哨〕时,刹车几烧毁。自遵至桐,桃李盛开,油菜花黄。自松坎以后,即六百公尺以下,鲜见花。至东溪附近,则见桐花有开者,亦可见气候之不相同也。下午天晴极暖。二点半至东溪,停一小时,车夫购铁C J.余购-刷子。四点馀启行,至秦江己六点矣。借家玉住招待所统房,共有六床,价十元。在"白云"晚餐,食一青鱼去→百卅元。此间客饭14[ 元J.松坎12 ,桐梓10 。晚九点睡。  
  
渝   晴。晨17°。
  晨六点起。车夫贺德麟又借口押车者未到、汽油不足,不欲行。与商再囚,至九点开车。余至中山公园一走。此间之电气炼冶厂在三溪,离城二十余里,以元时间未往。车开至杜镇,车夫买情柑,又停半小时。在离渝28 公里八节中膳,膳后又行至海棠溪三里下车。车既不肯行,且前借家玉四百元购米之款亦不肯还。昔日曾闻汽车夫之坏,今〈使)[始〕目见其种种陋习也。先是在离海棠溪31 公里之一品场检查站,余等车以押运员林柏枝未来,本不得行。余至站与检查所所长韦贤谈,韦为振公同学,以是得放行。而车夫所带私货遂得过站,此车夫更毫无感激之'心。
  抵海棠溪雇力夫过江,至储奇门遇刘淦芝。坐轿至研究院。住企孙房中。因孟和、缉斋、子竟、钮哲与孟真均在聚兴村廿二号也。家玉、诚忘先后来。晚驷先约Joseph Needham 李约瑟在嘉陵宾馆晚餐,到梦麟、月涵。九点半回。
  接朱国华  
  
重庆   晨阴17°,日中晴21°。
  苏联冬季攻势结束,向西进展深处六七百公里。列宁格勒被围十六个月解围,塞夫Rzhev克复,但Sevastopol 塞瓦斯托波尔及Novorossi)咄新罗西斯克则未。出席第一次三民主义青年团全国代表大会。
  晨六点起。八点借孟和至复兴关马家寺青年团干部训练班中正堂开会,开幕式已于廿九日黄花岗纪念日举行。昨预备会。今日上午昕取中央干事会工作报告,计有组织处康泽(兆民)、秘书处项定荣、视导室程思远及编审室倪文亚。主席朱驷先与王文俊,出席人数二百人左右。遇廖茂如、郭有守、洪瑞钊(君勉)、周枚蒜、韦润珊、减启芳诸人。各处报告后又有讨论,有代表余琪发言最多。团之经费,据项定荣报告,民廿七年120 万,去年三千万,今年六千万,但地方团部均嫌经费不足,此点为各方攻击最多之点。此外,如女团员无特殊组织教育,与团部之缺乏联系亦受责问。贪官污吏之未能检举,常务干事之未切实负责等。最后由书记长张文伯(治中)答复,自认种种不合理之事。
  十二点散,乘经农车回,与谈张德粹事,因张目前不能离浙大也。三点去生生花园。作函二通。晚蔚光来。又家玉来。与蔚光讨论气象局发展事,蔚光定于下星期去接事。
  接中央训练团寄朱国华、允敏、振公、荣南、中央训练团    
  
渝   阴。晨20°。晚微雨。
  丁成章、梁允奇、沈庆核来。厦千来。陈柏青来。
  晨六点起。八点借孟和搭驷先车赴复兴关青年团干训部。今日昕监察委员王•雪艇报告,及重庆、四}川川!川|、湖南、陕西、甘肃、广东上海之沈君报告最为具体,因江苏各地之团员青年均在与敌人、伪组织、共产党奋斗中。据云死难之团员已二十人,而被拘禁者尚五十余人之多。谓谢晋元团部为青年团活动中心云。谢被共党所害〔另见5月2日日记〕为止,沪上各校均有组织。自南京至上海,均在与敌伪共三方争斗云云。江西代表蒋经国,系委员长长公子,在赣州为专员,成绩卓著。此次报告亦极精彩。谓青年团领导者之官僚化,谓农工青年之应注意,谓团精神良好即可以打倒共产党,皆他省代表所未经想到者。
  其他代表所谈,均为组织上问题,以及如何与党部、学校取得联系,绝未谈到如何与民众取得联系。十二点散。今日布雷主席。
  遇张洪沉。渠因马寅初将至重〔庆〕大〔学〕讲演"经济哲学",正拟设法阻止之。乘梦麟车回。中膳与廷献、志成及蔚光同膳。据廷献云,去夏河南缺雨,酿成旱灾。中央已拨一万0八百万元,农民银行筹借→万万元赈灾。灾民数目,据税收机关谓三百万人,省政府报五百万,三民主义青年团估计七百万人,而u. P. 美联通讯社向外发表谓死者一千一百万人。可知中国统计之不精确。
  午后叔谅来不值。安涛来。又中训团陈正纪来。晚丁成章、梁允奇、沈庆核三人来。渠等将下月中赴英国工厂实习,故来一谈。余告以英国之所以欢迎中国电机、机械学生而不欢迎化工者,以化工之process 工艺流程可以模仿,而机器则不易之故。余劝三君注意将来必须学得自能仿制。
  美国Time 周刊二月十五号发表:美商轮水手于一年内死三千余人,占35% ,可知潜水艇之凶恶。目前潜水艇总数在600 左右,每月生产二十只至三十只,每只载重800 吨,可于数秒钟沉下,能至100 fathom 吁。炸弹非在20 码以〔内〕炸发不至于沉没云。
  接家玉函并缅甸绿毯一条寄许隽人(世英)函  
  
渝   微雨。晨19°,下午17°。重庆桐花开。
  至高级训练班讲演。
  晨六点起。今日因写《科学与近代思想》稿,故未至三民主义青年团出席会议。晨厦千又来谈。渠对于气象局长被调事,心中快快。此亦不免之事。余告以渠回中大最相宜,否则至浙大,因回气象所则与蔚光难以合作也。但晓峰对渠亦不甚欢迎,故此事颇可虑。樊蛮君来。知王华文公然告人,谓若非士芳在局中与叶某相闹,则厦千必不致被调。此种论调想厦千亦必同情,故厦千初以为余有意欲做局长也。中午四。
  一点半高级训练班派陈君正纪用车来接。至复兴关中央训练团党政高级训练班讲演,由教务处梅蝶高招待。二,点演讲至三点四十分,昕讲者二百五十余人,均为第一至第十期党政训练班选拔而来者。王学素、熊东泉均在内。秩序佳,但对所讲似不甚感兴趣。余所讲"近代思想与科学"。由熊君约车送至附近新市场航空气象总台晤朱国华。至六点回。
  晚八点至中央党部昕Needham 讲Axis Attack on Intemational Scie配e 。谓德国对于科学方面之趋向为反理智anti-intellecture ,为种族主义,为侵略科学,为独裁主义。述及纳粹当政后大学中理科学生降至以前35% ,文科259毛,而教育、新闻则增加。又谓一等科学家之被逐者1800 人云。晚洗浴。睡。
  金圣叹颇有科学精神,谓"世俗竖高横阔,不计道里;浩浩荡荡,不辨牛马"。
  他又主张注意极微,谓"灯火之焰,自下而上,达其迎穗也,乃作淡碧色。稍上作淡白色,叉上作淡赤色,又上作干红色,后乃作墨烟,此天下之至妙也"。
  '接王之耀函寄许世英函  
  
渝   雨。晨1r。
  晨六点起。八点乘驷先车赴三民主义青年团干训班出席五次大会。段书治、张伯谨主席,昕取广西、贵州、台湾及海外十五个支团、分团报告。据山东支团龚君报告,谓团员在鲁被敌伪共所杀在四百以上。美国团部黄文山报告,知在东方纽约州等有团员六百人,西部七百人。此外越南徐瘦秋、马来半岛李义亦有报告。大致而论,在沦陷区及海外,均较后方精神为佳,以作团员者须牺牲也。又河南、山东、安徽代表,均谈及灾况,知豫灾之重,且灾区包括鲁西、皖北、豫皖边区。金陶报告,一日走六十里,走路上倒毙者八人云。中午乘雪艇车回。
  午后至生生花园。四川青年团代表任觉五著《三民主义的哲学基础} ,内有云:"毛厕里的石头亦有生命…. . .石头亦有感觉,多数的结晶体内部均有一定关系……如不认结晶体有生命、知觉,怎么去解释"云云。又今日向周恩济索阅浙大区团部报告,其中三次说及学校环境不适于青年团。文中脱漏数处,似未加校阅者。下午继续写《科学与近代思想》文。    
  
渝   晨阴16°,午后昙。
  至歌乐山。张永立、方杰人来。
  晨六点起。七点半借王毅侯赴七星岗坐车往歌乐山。因车已开出,二班尚早,遂往都邮街冠生园茶点。遇浙大毕业生(廿六年)张毓静、吴立卓,均土木系。张现为川康营造厂(中华路十一号)主任技师,吴则为成都军校土木工程教官。又遇国立二中校长严立扬与家玉。又遇廿九级化工毕业生徐龙。
  十点半乘公共汽车赴歌乐山,十二点到达,在三友北方馆中膳。膳后即至中央医院晤刘次萧。渠病胆囊被塞, Bile 胆汁不得出及流入血内。上月初起病,加剧进院,十二〔日〕己昏厥。幸沈克非在院,即施手术,将Bile 引出于体外,接人玻璃瓶,每日出600 CC ,其中以400 cc 加于流质内,以橡皮管通喉中咽下,割后神志即清。
  近己能一日三餐,且须多吃维他命K ,不久再施手术,将胆囊割去,此亦奇症也。晤萧文炳大夫。
  二点借毅侯至木鱼堡五号晤寅初。渠精神墨宝乐,不减三年前。但对于国事,如胡适之、何浩若之去职极'愤慨,对蒋先生则始终了解,即对孔亦觉财长总长处境之困难云。四点下山。~许季菇,发须已全白矣。默君尚未返,余托寅初致意。五点二十分回聚兴村。八点晤彭百川,知中央大学易长之经过。十一点睡。
  接振公函 子政函 迪生、高学淘电 王惠亭函 赵冕(步霞)函
渝   阴。晨17°。

  子竟感冒入医院。
  晨六点起。上午七点借孟和乘杭立武车赴青年团。今日各校分团代表报告,计廿二单位。首由胡朱杰报告复旦等校,次刘英舜报告白沙各校,谓文书之多,不克应付。厦门大学陈德恒亦有同样意见。中山大学汪洪法述中山团党之困难。尚有王文元代表川大,韦润珊代表武大,均系教授资格。曾济宽代表西北技专,则院长亲自出马。王文元谓青年领袖欲大而无服从精神,享受欲大而不肯吃苦,亦是实话也。昨青年团举行扩大纪念周,总裁出席,谓本团首要在推行三民主义、恢复民族固有德性、建设现代化之新国家及转移社会风气四大运动。并谓应使青年确定人生观,了解人生应手脑并用,生活以劳动为第一义,学问以科学为第一义,努力目标以建国为第一,从事职业以工业为第一,信仰以主义为第一,立国以国防为第二云云。晚咏霓约晚膳,到3留先、孟曾、企孙、月涵、梦麟、孟和诸人。
  寄迪生函子政函  
  
渝   晨17°。阴。
  晨六点起。八点至复兴关马家庙青年团开会,昕取各中学九个单位报告。十点讨论提案。此次共收到451 个提案,印成四大本,均铅印,无怪乎此次开大会须费八百万元之巨也。青年团本年经费六千万。高等教育经费一万三千万元,只一倍而己。昨国华云,航空委员〔会〕迁移,自蓉至渝费数千万元,可知国家浪费之多。上午通过六个提〔案),乃审查委员综合数十提案而来者。计制定团纲,定青年节日期、团经济基础及增加经费、提高待遇等。
  中午由张洪沉约至聚丰园中餐,有经农与茂如等四人。遇吴志华。李振吾、王抚五来谈。武大学生1800 人、教员130 人、助教五十人、职员一百余人、校工180人,均较浙大为少云。晚中大同学在三青团者何义均、韦润珊、王文元、鲁骥参、余纪忠、周光定等十八人约晚膳,余未能往。七点后大风雨,至翌晨不止。
  接刘粹中、荣南、王劲夫函杨臣华函赵九章函寄荣南、劲夫、刘j粹中  
  
〔重庆〕   晨大雨风。晨13°,下午10°。复兴关飞雪。贵阳飞雪。

  报载晨六点起。八点搭黯先车赴复兴关开青年团大会。狂风骤雨,今晨迄午不止,温度骤低。相传四川开桐花时天气必→度骤冷,今日亦非例外也。上午讨论提案,有发展团务十年计划案总纲,计分十八条。其中有十年内吸收新团员三百万人,及组训全国青年技工→百万人、工作干部十万人。设置青年馆、通讯社、服务社,提倡远足旅行,举办团员事业等,尚属具体。但有若干以限于经营,不免为空谈。第二条团员成份,在学青年提高至百分之六十,农工社会青年提高至百分之四十。此两种青年已包括所有团员,安能二方均提高之理?主席为谷正纲与何义均。何主席时几至于不能维持秩序。中午散。党部请中膳,到秘书长吴铁城、张道藩、驷先、书治诸人。一点至生生花园,作《科学与近代思想》文。
  接曾树荣函谢家玉函张钮哲函  
  
重庆   晨晴9°。洋槐盛开。

  晨六点起。今日告假,未去青年团大会。八点至教育部晤段秘书。彭百川因家有病人,赴青木关。至国库署晤李佣君(搅)。余询以何以生活补助费一、二、三各月迟迟不发。据云因教育部未将名册送去云。至中央圄晤蒋慰堂,唁其二凡之丧。其兄系千叶医科毕业,在卫生署为医生,以心脏扩大而致死。曾服胡子当归,虽量大而无效云。
  参观西北物资展览会,乃工矿调整处林继庸费四个月时间调查所得。余匆匆一览,可注意者有甘肃玉门之石油矿,其octane 辛坑数为54 至60 ,即可作飞机教练机用。新疆出油之处更多,而库车之油不经提炼即作淡黄色,闻可提汽油359毛,而玉门之油只提得1513毛。陕西耶县之石墨每日出十余吨,可得85% 。青海之盐良,极其富。陕西西安制药公司产西药多种,如atropine 阿托品等。所织棉布、毛呢均尚佳。最近出土有赵宽碑,系汉灵帝时人,赵充国之孙。又新疆地毡,虽毛粗•而色泽甚佳,红色,经水及光照不退,乃系一种草所制,白、黄、蓝之色亦佳。据林云,正拟在内地仿制云。西北铜矿散布极广,迪化附近有佳良之bauxite 矶土矿,附近并有大量之水可以发电,铁矿在新疆亦不少云。
  至公路运输总局晤茅唐臣不值。中午吴化予来,知张雪帆不能赴浙大。因方千里为之办车辆,将四十余件行李与其家眷由峨帽送重庆,故不能不至方千里处。
  雪帆并来函荐刘春甫、张更、程之迈来。三点至武汉疗养所视周子竞,知其患副伤寒,温度100.4 0 F ,头等病房,每日70 元,而伙食极坏,无牛奶,但吃米汤、菜汤云。
  为河南鲁阳中学李鸿勋(炳泽)题字。三点将《科学与近代思想》稿写毕,约一万字,交企孙一阅。晚九点半睡。晚雪艇在中央团部请客。
  接张雪帆函又二千元旅费寄迪生、劲夫函  
  
〔重庆〕   晨晴10°,下午阴。

  研究院招待E. R. Dodds 陶育礼与Joseph Needham 李约瑟。
  晨六点起。上午八点到青年团开会(为第十二次大会) ,驷先主席。今日讨论审查委员会提团务工作改进案,系合136 案而成。分组织、训练、宣传、社会服务、编审、一般管理等八组旷其中关于组织,因未印刷文件,留待下午讨论,馀均照原拟办法通过。组织案中,其中关于学校团务之进行,有学校团部改由当地最高团部指导管辖,学校团部应设置专任工作人员,团务负责人员应参加学校之校务、教务,ìJ!I导会议等。凡训育、军训人员,体育、童军教师,均应聘请团员担任;其任务之任免,应征求团部之同意。对于此诸点,实溢出青年团范围以外。今日下午讨论诸点,惜余以中央研究院招待,未能往。又昨晚通过统一全国组训纲领案,分青年为学校青年与社会青年。学校青年自7 1O(岁〕一律编为幼童军, 11 15 为童子军, 16-17 为少年团,所有童子军各级领导以本团团员充任。中国童子军总会改隶本团,其全国理事会理事长,由青年团中央干事会书记长兼任。高中、大学军训,与本团须取得密切联系。童子军、少年团之经费应列入青年团经费内。此案昨晚监察十余人在雪艇处晚膳均反对之,但在会场只一人反对云。幸此案通过交干事会参照办理,当不致见诸实施也。
  中午至范庄,孔祥熙请客。到英国大使Seymour 、牛津大学Christ Church 希腊文教授E. R. Dodds 及剑桥大学Joseph Needham 、立武、立夫、天放、月涵、减启芳、雪艇诸人。四点,研究院在中央圄招待各界,到一百六十余人,驷先主席。陶育礼Dodds 读British Academy 、英各大学副校长协会及牛津大学给研究院函O 李约瑟(尼德汉) Needham 读皇家科学会、英国科学协进会及剑桥大学来函。次驷先致谢辞,并述院中工作。咏霓讲民廿六年去苏联开地质会'情形,谓德、意无代表,而日本代表最多,请地质学会去日开会未成云。遇美国公使馆Wina川、Sprout 、Fairbank 荣正清等。六点散。晚蔡用之、济舒及家玉来。
  接晓峰函学生自治会函寄晓峰、振公、张雪帆函    
  
  
渝   晨晴14°,下午阴20°,晚雨。
  晨六点起。八点乘驷先车至青年团。今日上午及下午均有大会。上午讨论青年团之文化建设、经济建设及国防科学工作等等。下午干事会书记长工作检讨及自我批评,演讲2 小时15 分,其中多于前次报告已述及者。演说中并屡提及团中只能有-个领袖,不能分立为小组织。关于组织,主张不妥协;训练,主张自工作着手;宣传,主张因地施宜。今日上午孔庸之来讲十分钟。下午戴季陶来。
  中午经农约在沙坪坝农院中膳,到咏霓、孟和、茂如、抚五及肖堂、月涵与江总务长。下午五点尚未毕会,即回聚兴村廿二号。
  接刚复函寄劲夫、振公及朱祖培、韩泽民、黄盛智函  
  
渝   晨18°,微雨即停。下午雾。杜鹊花盛开。
  今日至中央训练团参加纪念周。此次参加入团者指导员有王子吁、周伯敏、陈思义、胡步曾、熊迪之、廖茂如、胡春藻,干事有严慎予、韦润珊、陈省身,又有女子一队干事汪秀瑞。‘晨六点起。九点搭驷先车至中央训练团作纪念周。今日又为二十五届党政训练班入学典礼,故蒋总裁亲自出席,到各院部长官及团员与青年团员。总裁讲训练班之宗旨,在实行三民主义及过去何以不能推行之原因,切望推进地方自治及军事化、合理化与生产化。又讲人应日日自省,对于过去应有检讨与悔悟。讲约一小时。至训练团报到,主其事者为杨君、庄君与孙寅君。遇金楚珍。此次受训校长颇多,惟余与梦麟、月涵、金湘帆为委员,住留园。余如胡春藻、丁文渊、胡步曾、廖茂如等均为指导员。
  中午总社在励志社邀中膳,到青年团监凛干事与各处长。遇何敬之,谓中大某教员发现一锡矿密不以告人。遇叶楚f仓,余告以其公子在浙大以学京剧费时过多,致不能将功课及格。晤雪艇,嘱制一文讲"战后中国国都问题气。三点本定开大会,但以总裁临时将名额增加,计理事至72 人、候补者25 人、监察至40 人j民补者19 人,故选举票于六点始发。余与胡春藻、胡木兰、邓文仪四人被推为总检票,故不能离会。计有投票369 ,每投有二票,写72 与49 人,其数之繁可知。因此终夜不睡。

渝   晴。晚18°。

  入党政训练班。
  晨检票至一点左右,各组检票员始将结果陆续拿来。余与邓文仪二人复核,并安排获选次序。因票多、候选人多,故极费时。韦润珊被派为检票人,亦终夜不睡,至晨五点始毕事。计获选票数最多者为理事张文伯、康兆民、朱黯先,而立夫竟列在甘-名,可知团员之排教育部。监察以胡春藻与王雪艇得票多。其余老人亦均获选,而月涵、孟和、枚蒜、抚五与余均在内。
  五点半借润珊至其房卧二小时。七点半起。进点心后又出席十七届大会。通过称呼团长为领袖案及大会宣言,由李惟果宣读。其中因攻击资本帝国主义而不攻击共党,故颇有责问。又陶百川今日己答复关于
  
  四月三日《中央日报》之社评。
  十一点半散。余乘轿回院。
  午后四点坐轿至复兴关中央训练团,并移住在团中。现为委员,除湘帆、月涵、梦麟外,尚有第一军校孙元良(七七事变后曾在沪抗敌者)及军委会侯成孙(系昔八十八师旅长,系绍兴籍,生长于四川1) 0 (补注:孙元良苟全d性命事,见《文史资料选辑~22 辑30 页,梅汝嗷著《南京大屠杀~ 0)接胡建人、方正三、郭洽周等函费香曾函中央设计局秘书处函寄胡建人、方正三、谢家玉函  
  
渝   晨晴16°。上午有阵雨。下午晴20°。初闻杜鹊鸣。

  晨六点以前即起。中央训练团作事极有规则,目前5:10 起床, 5:40 升旗、早操, 6:40 早餐, 7 :30 第一课,至11 :43 中膳, 5:30 降旗, 6:00 晚餐, 9:20 就寝, 9:40熄灯。故一天几无余闲,虽指导员亦如此。余等专门委员得免所排课。大抵上午系精神训话,或各部报告,或名人讲演,下午多操练云。团内花木不少,惜太密。近来洋槐与月季、杜鹊正盛开着。留园系一黄姓之公馆。
  上午阅Wm. C. Whitham Cαmbridge Reading in the Literα, ture of Science , 1924年出版。下午到聚兴村洗浴并剃头。晨报已将青年团监察干事名单发表。五点回团。在企孙处见元任自哈佛来函,附本年三月Sci衍e叫n佣n1有将来之高等教育计划。谓目前有104 个高等教育机关,将来拟合,为四五个,并大派留美学生,注重实用科学,以一人管理之云云。此殆统制办法之→也。
  接孟宪承、费香曾函 寄刘熊祥函 又广西支团部常德普函  
  
渝   复兴关雨。晨18°,下午雨20°,晚大雨。
  《科学名著》。牛顿万有引力定律得自开普勒第三定律。庄纪泽来。学术审议会改于五月三、四日开会。
  晨五点三刻起。阅Whitham 著《剑桥大学科学名著) ,第七页述希腊Aristarchus of Samos ,系纪元前280 左右间人,较亚列士多德(384 321) 略迟。在Aristarchus 以前, Pythagoras 巳意料宇宙之中心为火,七耀围之而绕。至亚列士达开始以日为中心。又谓月光得自日。月亮绕地。谓上、下弦时候,月亮离日之距离不及一象限,与一象限相差一象限〔之Jl/30 。谓地影比月球大二倍。谓月亮所占角度Subtend 等〔于〕十二宫一宫〔之〕十五分之一,故断定地距太阳较距月大18-20 倍。日之直径大于月亮同样倍数。日之直径大于地径在3/19 与6/43 之间云云。至Hipparchus 于130 B. C. 以数学理论赞同地球为中心之说,三角为氏所发明。亚力山德之Ptolemy (1 27一151) 赞同其说,遂成立,牢不可破。直至十五世纪哥白尼〈原名Nicolaus koppeH1141 , NikolausCopernicus , 1473一1543 )始创七重天说({天体运行》书于1543 出版) ,以太阳为中心,即恒星、土、木、火、地、金、水也。
  其土、木、各星运行之周期均己知道。加利略于1610 年著The Sidereal Messenger ,述氏于1609一1610 年在天文镜中所见,其时量天体角度已精密至一分,恒星己分为六等,天文镜扩大直径三十倍,面积900 倍。加氏并解释何以月与行星可以扩大,而极远之恒星则不能。而牛顿时micrometer 已发明,故天体距离可以量至→秒。如木星卫星第一个距术星之距离,加里略算得为木星半径之六倍,牛顿时Flamstid 量得5.31 倍。牛顿之万有引力可由Kepler 第三定律即D3 =γ 求得,盖加速度α= 告, V =2 1TD 。
  41T2D2 4τ2·.α=T2D=D2而吸力与加速度则成正比也。Issac Ne wton The Mα, thematic Principles 01 Nαture Philosophy, 1687 , CoroIIa巧6 , Proposition 4.月亮距地既为地半径之60 倍,则月之周期在目前为27日7h 43 分。但若在地面上,则周期为27日24'27" ,即'1也。据3600最近法国Picard 定地球圆用123 , 249 , 600 巴黎尺,则月亮应向地降落每秒15 上巳12黎尺,与地面上加速度合。
  晚遇步曾,知于昨到渝。晚黄副教育长来。
  接杨守珍、学术审议会寄刚复、振公、香曾、朱岗昆、顾季高、黄羽仪函、飞,
渝   晨阴,午阴20°,晚雨。

  蔚光接气象局事。大同主义。相对论。甘11育干事刘侠任来。晚陈时在参政会请客(未往,收帖太迟)。
  晨五点半起。上午阅《科学名著》讥。国防科学研究院研究部主任吕文海借沙学1设麦来阐扬大同学说,引"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O 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b 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白是谓大同"。
  下午阅《科学名著~ , A. S. Eddington Space, Time αnd Gravitαtion , Chap. 6"1921 0 谓牛顿万有引力之最大缺点,在于不能解释水里近日点之移动,但相差极微,即字上2 应改作2.0000肌同时M 之大小,视速率而定, D 亦须视其运行之方向与速度。一般人以为牛顿之定律较爱因斯坦者为简,但在四向空间则以爱氏为简。据爱氏,一质点旁之空间方程式为dsz=-i.dJ-Jd02+dtzγγ=1- 子从爱氏,则引力无非是一种curvature of space ,如元物质则m = 0 , y = 1 。普通r与1 相差数2旦极小,如太阳吸力m = 1. 47 公里,地球m = 5 mm ,但日地之所以有引力,正赖此子。且速度小时可证明α= 号, α 为加速度。若吾于五码为半〔径〕之圆周中心放1 吨重之物,则径与之比非为τ ,较τ 大,但影响在小数点下二十四位。即因空间非为Euclidian 也。依照旧说,光线在日轮边过时应弯曲O. 87" ,照新说倍之〔为J 1. 75 飞1919 年五月二十九日蚀测量结果,在巴西可测为1. 98".+ O. 12 ,在西非测得1. 61"+0.3 。尚有二不同之点,即旧说以行星轨道为椭圆,永不改变;新说谓近于椭圆,但不闭口,略向前进,相差3v2 /C2 , 其中u 为行星速度, C 为光速。如地速为光速1/10 , 000 ,故每→年远日点移0.038飞但地球轨道近于正圆,不易觉察。水星速度大而偏心亦大,每百年相差至4'3"。此则为旧说所不能解者。
  寄家玉、立武、国际宣传处函  
  
重庆   晨阴雨17.5°,下午阴18.5°。樱桃上市。
  晨五点半起。仍阴雨,有类于江浙之霉雨状况,因云并不厚,时可见太阳、月亮,而瞬息之间可雨也。昨训育干事刘侠任来,知外间批评浙大,谓余放纵学生自由,甚之纵容共党。此种一无根据之谈,本不足辩,惟众口稣金,难免人之轻信耳。
  中午吕蔚光来,借乘梦麟车赴城中。在研究院中膳。在廷献处〔见〕
  
  三月一日美国Time 周刊,载有《蒋委员长周围之人物},称张群为一人智囊团,王宠惠为学者,陈布雷为办报之秘书,亦最受信任。陈辞修为新军人物,王雪艇为亲英,何应钦为反共党最有力者,董显光为翻译者。〔对〕孔祥熙不加批评,独对于二陈兄弟攻击最力,谓系有名保守派notoriously reactionaIγ 。同期对于蒋夫人在华盛顿演讲有详细之记载,因限于时间,余未细阅。
  膳后晤叔永,并至武汉疗养所晤子竟。在叔永处见元任一函,知蒋夫人在美国确得一极好之印象,有人谓其演讲胜于罗斯福。又知元任长女lris 已将在Radcliffe毕业,次女Nova 则人二年级矣。叔永方自中央医院出院,为prostate gland 前列腺肿胀而开刀,尚须静养二三日。子竟所患乃斑痊伤寒,现热已退,二三天亦可出院回研究院。振公介绍高工毕业生周玉森(农本局)来,为欲抄向觉民所藏《针位编》残卷事。又周敏先来,借往中央团部晤刘熊祥。周欲去青木关兴隆场晤王慧。
  接徐公起函接英大使Seymour 请帖(茶点)、张雪帆、蔚光、振吾、士芳函寄彬彬函金咏深托扫墓函  
  
渝   雨。晨17°,晚16°。
  阅《曾文正公家书》至道光廿九年(自甘年起)。晚看美国电影片。
  晨五点一刻起。阅《建国大纲》及总理五权宪法演讲。填《人三民主义青年团志愿书》。以53 岁之人而入青年团,使人有老少年之感。盖余初未〈出)(人〕党,青年团乃预备党员。既经被选为监察,自亦不能不为团之一员。
  作函与杨守珍、翁咏霓。院中蚁光炎奖学金请求者四千。给予张礼千、李加勉各2500 元。经南洋学会张礼千、姚楠等告发,谓李加勉之《逗罗排华史》乃全出之于海上鸥《抗战以来的来泰国华侨} (海上鸥本名汤伯器) ,星圳、|出版。故咏霓来函,将李之奖金取消。
  阅Whitham {科学名著》关于物质之组织部份。原子说起源于希腊Ionian PhilosopherDemocritt民谓物虽有1|-E 、寒热、黑白之辨,实际只有原子与空而已。其说与Empedocles 分物为四类相反,即水、火、土、气也。特氏之一元说,拉丁诗人Lucretius 著为诗而赞扬之。经近世化学家Antoine L. Lavoisier 1743一1794 , JohnDalton 1766 44 , Gay-Lussac , Am_ Avogadro 1776 56 , Svante Arrheníus , J. J.Thomson 诸人之发现,由原子而发明电子。万物之最后归宿,实为一元,从此大明矣。在十四世纪末叶,尚有荷兰Von Hohenheim 假名Paracelsus 以日月五醒与七金相配之说,以日为金、月为银、金星为铜、木为锡、水为水银、火为铁、土为铅云云。四点半昕外次吴国帧讲"最近之外交",对于将来并不乐观。七点半蒋总裁约在励志社晚膳。膳后讲演,谓青年团干部应注意学校青年,以感化及领导学生人团,不得敌视,以陷于压迫他人。次述国防建设(自然科学)、经济建设(工业)、文化建设(乡村)为中心事业。最后主张言忠信,行笃敬。
  寄徐可镖(公起)、杨守珍、咏霓函
〔重庆〕   雨。晨16°。午后晴。
  晨五点半起。雨仍时停时下,如霉天模样,至下午始转晴。八点庄纪泽来。余告以今日出团,明日青年团大会,后日去北碚写文,礼拜六可回,并告段书泊。九点纪念周,委员长主席。行礼如仪后,王东原读委员长所著《三民主义之体系~,由原理、主义、方法,推而至于目的。王教育长读65 分,蒋先生又自解释55( 分〕钟。故历二小时半方毕O中膳〔后〕作函二通。乘红十字会车借梦麟、月涵同出。余至聚兴村,知子竟己出院。中英庚款徐公起(可镖)来谈,为邀建人去酒泉办中学事。余告以建人未必能去,且校中亦不能放也。
  晚在廷献处晚膳。梦麟亦来,渠深信委员长对于青年团之热心。谓黄花岗、武昌乃民权之革命;自民十三年经北伐至废除不平等条约,乃民族之革〔命J ;从战后至完成建国,乃有民生之革〔命〕。组织青年团,可以完成民生革命也。余则谓民十三年总理创立黄埔军校,推翻军间,迄今军柄全归中央,一极大成功。自今以后,此制将延用于各文校。至中美文化协会,借次仲阅报。十点睡。因臭虫多,起二次。
  接湄潭电报(挽留吴廷桂) 张智侯、士芳、浙大教育学会、羽仪、絮非函寄学术审议会函吴廷桂电允敏函乔年函    
  
  
渝   晨19°。阴。晚微雨。

  青年团干监会议。英国大使馆茶点。
  晨六点一刻起。八点半至教育部。与代理高等教育司黄龙先谈,并将浙大乙种奖助金名单交去,告黄以渠已允可由教授总人数1/8 增至1/4 0 浙大教授副教授共160 人,故可得40 人左右。遇茂如,渠不肯放宪承至浙大。十点至中央团部开青年团新任监察、干事及指导员联席会议,宣誓就职。委员长监誓,并讲青年团工作的要领,告诫青年团不得衙门化。谓非劳〔动〕不能生产,学校纪念〔周〕正可以训练青年。十一点散,拍照。下午联席会议,余未往。
  四点赴李家花园,英国大使Seymour 西摩请茶点。地点在复兴关李家花园五十六号。,余与企孙自上清寺走往。到Lady Horace Seymour 、参赞John Blofeld 、牛津大学E. R. Dodds 教授等。大学校长到梦麟、步曾、经农、月涵、春藻、丁文渊、熊迪之。知Dodds 陶育礼借Blofeld 蒲乐得将于廿七乘邮车往遵义。Dodds 本不拟往,近忽变计。Blofeld 谓得各报告印象甚佳,蒲本人并拟赴洒。六点告别李家花园。
  余于廿七年曾一履其地,借宝望同往。花木甚多。Seymour 嫌晚间杜鹊鸣不已,谓系叫brain fever 云云。
  晚阅三月一日Time 周刊,有蒋左右之人物Men around Chiang 及蒋夫人抵华盛顿后之种种,对蒋夫人备致赞词。晚谢家玉来,交与大衣及衣箱。
  接王仁东函宋楚白函张智侯函(介绍盐务总局杨伯寿,为其子杨慎修被开除事)寄迪生函又电    
  
北碚   阴昙。下午20°。

  晨四点半即起。六点至两路口,已有工友购票。遇陈长衡(伯{彦儿知其寓独石桥。六点半车厢颇挤,一路尚平)1顷。九点至青木关,即赴教部晤马小波。知生活补助(浙大教职员)名册因不合手续,系旧表,非新表,已自主计处退回部。幸部中己照填,于日内可寄出。又委员长来电,谓嗣后留学生就业、改业,须由教部统制。
  附中经费本年补助二十六万元,双班二十八万八千。
  十二点借小波、陈东原、吴世瑞及钟君在新杏花村中膳。余颇不愿多叫菜,而小波则以难得有客,假宴余名义,故菜颇丰。与蒋养春谈。渠对于经费极悲观,谓贷金米贴预定月一千八百万,但目前己二千一百万元,数可惊人云云。又谓英士、山西等校改国立,但财部不付经费云云。
  膳后至车站,别小波、东原。遇周敏先,渠往小湾附近之兴隆站看王惠,余嘱其代询何友谅所在。遇陈嘉,现在中大云。二点半车来,三点馀到北碚,即由丁正祥来接。四点半至象庄。曾世英来。
  接周巨桥函寄胡建人附刚复函谢家玉函丁荣南函  
  
碚   晨阴18°,下午22.护。
  宋楚臼来。印度天文学。Brennand 误以十二属为中国之十二宫。
  晨五点起。气象所院内花木甚佳,惜余此来,花己谢去,惟剩月季、情花,而金盏菊则满地皆是。院外空地胡豆(即绍兴之大豆,江苏之蚕豆')己老,而包谷亦插下矣。气象所新进用人员,测候组有中大毕业生黄仕松,金华人。此外取技佐四人:张培绪(鄂)、陆廷泰(苏)在天气组,吴立功(浙)、赵世禄( ) 11 )在气候组。
  晨阅w. Brennand 著Hindu Astronomy {印度天文学} , 1896 年伦敦出版。谓中国、印度、波斯、埃及三巴比伦均有十二宫与二十八宿,且均有六十甲子,故信其λ种同出一源。夏少康日蚀在2155 B. C. ,故定夏禹为〔前J2207 年即位,此时αDraconis距北极仅十分弧,故中国对龙极崇拜。并谓祀五岳之习惯,与印度相似。此二点似不可信。印度名Asterism( 宿)为Nakshatra( 二十八宿之宿) ,希腊元之,埃及得之较迟。十二宫在西方各国每宫占三十度,其神与名如白羊、金牛等均相同,惟中国除二宫外均异(除第二宫牛与第八宫羊外?)大抵由于原始民族移动时改变之故。按此点不可靠,因中国十二宫与十二属乃完全两事也(原书p. 15) ó 又书中18 页,谓中国二十八宿与印度不同,因印度每宿均13 。20' ,而中国之宿则大小不等。谓中国之宿得于阿拉伯,因28 宿中有13 宿相等,与阿拉伯同。此依据Bertley又不可信。因中国二十八宿于《淮南子》、《史记·天官书》己见之,有若干见于《春秋》、《诗经} ,较阿拉伯人为早。且印度之分为一宿13020' ,乃以后之事。中国二十八宿之有角、有女,足表示与印度起一源也。
  十二宫降委大梁实沉鸦首鸦火鸦尾寿星大火r析木星纪玄持娘告西洋白羊金牛双子巨蟹狮子室女天秤天揭人马摩翔宝瓶双鱼印度Misha Vrisha Mahuna Carcati Sinha Canya Tuhi Vrishohica Dhanns Manara Cumbha Mina以上十二宫之名,中文与西文既不同,与印度文亦不相似。即以二十八宿比,中印之间名亦不同。
  〔印度宿名〕二十八宿Yogatora( 即每一宿最大星名)此表依Colebrook角(Arataras)亢、民(αLibra)房(õ Scorpio)l心?尾篓斗牛、女虚危室壁奎委胃界(αScorpio)(λScorpio)(αSagittaris)( T Sagittaris)( Vega)(αAquila)(αDelphini)(λAquarius)(αPegasus)(αAndpuia)(~ Piosium)(αAuitis)( Musea)〔距星西座名〕SwatiVisakhaAnuradhaJyaisthaMulaPurvashadhaUttarshadhaAbhijitSravanaGanishahaSatabhishaPurva BhadrapadaUttara BhadrapadaRevatiAswiniBharava印度月名VaisakaJyaishthaAshataSravanaBadraCeswini(续表)〔印度宿名〕二十八宿Yogatora( 即每一宿最大星名) 〔距星西座名〕印度月名此表依Colebrook毕(τTauri) Kritica Kastica赏(αTauri) Rohini~朱 (αOrion) (Tolhix) MrigiAdra Magasirsha井(ô Cancer) Punarvasu鬼(αCancer) Pushya Pauaha柳(αLeo) Alesha星(ô Leois) Magha张(ß Leois) Phalgana Phalgana翼(ô Coroi) u. Phalguni丰乡( Spica) Hasta Chaitra在Asoka 之孙为印度王时,信奉佛教。印度月份以Magha( 星宿月)为年初(此与中国同以冬至所在月为岁首) ,是为当时冬至值虚Srava 宿(虚星二宿相距180 0 ) 。其时在204 B. C. 十二月二十五云(p. 126) 。此时天文大有进步。有许多天文表传人逞罗,自其经度之差可知。则因佛教徒受其宗主之退位,由于Sancara及Udayans 二人之排斥,因携天文学说入中国,亦未可知。在纪元之初, Crγabatta信地球自转,地球直径1050 Yojar风周3393 ,故径周之比为7:22 ,知用代数。按印度古代史,在亚历山大( Alexander) 征印以前者殊不可靠。印度六十甲子,以上表中十二月月名与五个yuga 相合即得(岁星绕日须1 1. 862 年,故五周不到六十年,差八月八天)。此5 个yuga 乃( 1 ) Samvatsara presides Agni 、( 2 ) Varivatsara presidesArca 、( 3 ) Idavatsara presides Chandra 、( 4) Anuratara-Brahma 、(5) Udravatsara-Siva 。
  甲子第一年在Prabhava ,以此时Magha月(第一月此即Regulees 星之印度名。当纪元前二千三百年左右,夏至点距此只三度。故夏至日此星与日同升)木星Vrihaspati出地平时与日相近,故六十甲子又称木星周。每甲子均有一名。此木星周或人信以为起于Chaldean 人,名为Sososo 按《史记》及《尔雅》均称太岁在丑曰赤奋若,在寅曰摄提格。按赤奋若即Surini (见表中) ,而摄提格即Krittica 也。太岁在甲日阅逢,不知何字。纪元前一千一百年印度古天文学家Tarahava 述十二年木星周云(第154 页) :岁星早晨出时所在之宿得名,与月份名同。如在摄提格宿,即名摄提格。
  印度天文学参考书:Davis Essays in Asiatic Reseαrch, The lndian Cycle 01 60 Yeαrs, Calcutta 1789 ,1791Bentley Hindu Astronomy飞Bailey Astronomie lndienneColebrook Essαyαnd Translations from Sansclits孙星衍《问宇堂集~ Vol. 5" 再答钱少詹书"云:太岁岁星同得为之摄提。《续汉书·律历志~:"摄提迁次青龙移辰为岁。"  
  
〔北碚〕   晨阴昙,潮湿如花房,2°。。下午晴23.5°。北碚苹果花将落。
  去年四一八炸东京情形公布。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科学社,知檀香山桥己修好。四月十八是美国轰炸东京周年纪念。五月十九是我国神鹰队徐焕升、佟彦博、苏光华至九州、福冈发传单的五周年。于十一L点出发,廿日晨二点到日本,三点离去,五点十七分到东海边云。
  中午至北碚场。回途至仲济处一谈,知Needham 李约瑟在暗仅三天。回。与蔚光谈。晚阅重庆《大公报~ ,知去年四一八美机(领队人Doolittle 杜立德)轰炸东京,在离海八百哩处起飞,参加者80 人,其中有64 人到达中国自由区,五人在苏联被扣,八人或为日人所俘,另有二人失踪,一人阵亡(每机五人,共16 架)。为双引擎之B 25 飞机。原拟在中国降落街州,但以联系不行,元一到达目的地。除降落于苏联←架外,余均毁坏。
  按去年四月十八,浙江淳安、东阳,江西南城、泰和,均有雨终日,而淳安则十六日有寒潮,连续五天雨。上海二十年之纪录,寒潮之多寡,以十二月最多,四月次〔之J,以旬计,十二月底为最, 29 次,四月中次之,二十二次。各机在炸东京、名古屋、横滨、神户、大阪之军火厂、造船厂、炼油厂等。原定于离东京400 哩处起飞,且定在黄昏,但因发现日巡逻艇,虽将其击沉,但因此改于上午八九点起飞(8:20) ,下午九点降落于浙江。在东京环绕三臣,于中午到达东京(三点离日本)云云。
  接王劲夫函(知宋鹏飞、毕硕、萧朝旭三人因豫灾募款作弊被开除)  
  
北碚   晨昙20°,下午26°。闻姑恶鸟鸣。
  调卢盔、李良琪、程纯枢去气象局。
  晨六点起。近来子规鸟日夜啼不息,较布谷啼尤勤。) 11 中布谷极少,与下江相反。社会科学研究所张之毅来。渠方自浙大来渝,拟赴新疆考察,先至所中,阅关于新疆之书籍。中膳后至温泉洗浴。池中人满,而水不清,更衣室中满地皆水,来游泳者又随地吐痰。游泳本为快乐之事,而来此如人地狱,可慨也。
  三点回。四点开所务会议。蔚光报告接收气象局经过,程忆帆为总务,温甫预报,良骥气候科长。次谈《中国之温度》及《中国气候资料》印刷问题。前者已交科学公司印三年,以校对未竣,迄未出版。气象局借书,参照地理研究所办理。关于英美与我国气象合作问题,余主张先作详尽之研究: (一)如日本广播密码,(.二)湘赣天气对于日本天气间之关系, (三)上二项之相关系数, (四)以内陆天气定台风之所在等问题。
  接迪生电寄士芳函寄迪生、振公、王仁东、王劲夫函王惠亭函厦千函羽仪函晓沧电  
  
渝   晨阴23°,午后30°,晚雷雨。
  晨五点起。六点半别宝望等借丁正祥至车站,途遇地理研究所谢君。七点半车开。顾惕生同车,大谈古来人口增减及孔、孟、庄、老、宋明理学问题,攻击孟子、程、朱以及蔡先生。谓将出书宣布孟子卖国罪状,因其出卖祖宗,"舜东夷之人,文王西夷之人也",把祖宗当夷人;出卖国防,谓"善战者服上刑"云云';出卖大众,谓"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君子〈保) C 存〕之","庶民去之"。顾好创奇谈,又衣冠不整,故人以疯子目之,但亦有见地,特嫌偏耳。言时侃侃,全车人均昕其背诵四子书。十点半到两路口。
  下午洗浴。刘云浦来。余约其去浙大,渠以在渝尚有委托进行之事,但允考虑下学期。傍晚范文涛、周敏先来,知王慧在兴隆场附近五里处。王尚自由,可以见客,但欲离训练团,则非全体教员赞〈动)(助〕不可。何友谅则因一度逃走,故被监禁,恐永难恢复自由云。晚谢家玉来。又劲夫来,知校中近有在酒遵间以校车购私货被遵义扣留云云。此事急应澈查。
  接湄潭教员会、余坤珊、阮春芳、吴化予、农经留渝同学、洽周、张禄经、刚复函寄程宗阳、祝颐函张智侯函  
  
渝   晨昙26°。闻黄莺。
  李约瑟为科学社名誉社员。吴联辉、程其保来谈未遇到。途遇袁孟超。
  晨五点半起。未七点,顾惕生来,谈及《尔雅》、《史记》中太岁在甲曰阙逢,在子曰大荒落,丑日赤奋若,寅〔曰〕摄提格。顾谓昔北大教授屠寄曾亲告顾,谓是出于Sumerim 。而孟真亦谓其之地理讲义有之,但信系Chaldean 云。八点回训练团,知昨大学校长会议在中二路78 号湖南省银行宿舍。余虽告经农通知送聚兴村,但仍送训练团,故未能到会。
  九点纪念周,总裁讲"行的道理"。系印好讲义,由副教育长黄仲悯代读,再由总裁讲解十五分钟。十点散。十一点馀借金湘帆乘梦麟车外出。余在嘉陵新村下车,步行至李子坝文化基金会,应叔永之邀中膳。到步曾、经农、美国大使馆Fair'bank 费正清、英国大使馆Blofeld 蒲乐得及Dodds 陶育礼、Needham 李约瑟等。余告Fa协a此以中国气象与美国空军之应密切合作,渠谓将告Stilwell 司替威〔史迪威〕将军。余〔请} Dodds 、Blofeld 设法将英国Nαture 等杂志能带入中国重印,分发各校。三点Dodds 等告别。渠与Blofeld 定于廿七去遵义。
  未几,子竟来。开科学社理事会。到析薪、子竟与叔永。通过新社员一百余人。定七月十九在北碚开年会。推李约瑟为名誉社员。社友费增至年二十元,人、社费三十元。此数点均须经大会通过。《科学》交由文化服务社(刘百闵)印行,社中交稿,印刷费全由文化社担任。四点半散。因时已迟,余即在聚兴村宿夜。
  接希文、允敏、刘祥熊、黄超人夫妇羽仪二函刚复等电寄孟闻、迪生函    
  
渝   晨阴23°,雨数点。下午昙。
  
  李鼎芳来谈。十天干,十二地支。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服务社220 号晤劲夫,遇丁成章。八点至中央训练团。
  午后假寐一小时。李鼎芳来,至山上谈一小时。至图书馆。请袁君借《史记·天官书》及《尔雅·释天》一阅,即欲知《史记·历书H 卷26 )中之太岁纪年,如摄提格h单阀、执徐等事,是否与印度相合。〔结果〕与本月廿一所抄者大不同,至为失望。但《史记》卷二十七天官书:大角者,天皇帝庭,其两旁各有三星鼎足,句之曰摄提。摄提者直斗勺所指,以建时节,故日摄提格。
  子,丑寅卵辰巳午未申西戌亥困敦赤奋若摄提格单阀执徐大荒落敦胖协洽活滩作噩淹茂大渊献甲乙丙丁戊己庚辛-1:类焉逢端蒙柔兆疆梧徒维祝黎商横昭阳横艾尚章以上为太岁所在年。如岁在寅曰摄提格。按摄提格之格乃起字之意。以上各宇显为外国宇所译无疑。印度文中只一寅字之摄提格与Crittica 相同。而英人Breimand 谓六十甲子起于CI叫deano 故屠寄谓摄提格等,乃Sumerim 文,似可信也。
  寄迪生、洽周、子竟、唐臣、吕炯、刘熊祥函黄超人、Rob. E. Fleming  
  
〔重庆〕   晨睛21°,下午24°。满天星。
  团中白兰花盛开香甚。
  晨五点半起。晨阅《时事新报} ,载苏联国内发生xxx 。数字为检查者删,于是使人发生恐慌,以为苏德两国停战议和,但他报不载。后知其不确。9:30 昕杨耿光讲"国防与建设"。谓日本新秩序,在东三省将富有者强迫迁往外兴安岭而取其财产,名为迁勤。每村有日人监视,工作由日人支配。次述目前国防为总动员国防、时效性国防、全民国防。所谓时效性国防,即各种工业,在平时与战时一样,人民亦可随时作战。德苏即如此。而英美则须一年以后始可办到作战时之能嫂。
  故初交战必失败。谓德败波兰只十四天,法国只四十余天,荷、比均一二星期而己,使人猝不及备。所谓全民国防,惟苏联已办到云。
  接钱逸云、任叔永奇谢家玉、允敏第四号、梅、希文、荣南、坤珊、士楷、张以刚、逸云、阮春芳、晓峰、企孙
  
渝   晨19°,睛。下午23°,阴。晚雨。
  梅蝶高、陈桂清采取文稿。下午刘熊祥及王德昌来。晚团长来。邱大年、许恪士来。
  晨六点起。上午至图书馆,并作函数通。下午假寐一小时。接帽潭讲师助教来电,谓将总请假,以米贴等不能依期发足。《管子》所谓"仓廉实而后知礼节,衣食足而后知荣辱",现人将断炊,故虽明知停课于学校有损而于己无益,亦试为之,可悯也。校中前有学生演剧募款作弊事,近有职员用校车载香烟走私事。大家需钱用,不知廉耻之事,层出不穷。故余谓:如此,大学可以不办矣。三点方欲作"战后首都"文,忽欲呕吐。初以为腹疾,后思之乃眼痛也。因房中光线不足,光又自右而来之故。晚团长来巡视一周即去。
  接吴正之函基金委员会函邦华、荩谋函湄潭助教讲师电
  寄梅幡高函正之、树人、杭立武、孙越崎函
渝   晨20°。雨。下午阴。
  晨六点起。九点昕梦麟演讲"中国何以无科学"。谓中国向注重道德而不重知识,且所注重在于应用方面。如达尔文{进化论} ,到中国不问其是否合理、真假,而先问其于实用如何b 谓弱肉强食,则群谈瓜分之惨。见一物必询有何用处。
  如希腊< Euclid) ( Archirr时es J 之抱几何而至死不舍,谓性命可不耍,而几何不可毁,中国元此精神。中国之精神所宝贵者在于忠孝信义云云。
  中午乘梦麟车至中工路78 号湖南银行中膳。到大学e校长:联大梦麟、月涵,中央经农,中山金湘帆,胡博渊、胡步曾、胡春藻,河南大学王庆广,赖瑾、朱恒壁、王子开、李运华、张洪沉等十八人。议定七条: (一)增加经常费30 50% 为办公购置;(二).生活补助以紧急命令支付; (三)研究补助费队教授400 600 、副教授300一450 、讲师200 300 、助教100 150;( 四)送助教、讲师出国; (五)每人食米改由二斗一至二斗五升,伙食菜占米价60%; (六)米贴或给米或给钱; (七)提前发放经费等七项。
  四点至教育部。晤陈立夫部长,渠对于第一项谓无把握。在研究院晚膳。膳后晓峰来。:知六教授出国因委员长不以美国直接通知各大学为然,现晓峰等须人训练团受训云。
  接慰堂兄蒋公谷先生《福京行略》又校中电
  寄迪生、邦华、荩谋函
渝沙坪坝   阴。晨六点大雨,寻止。日中阴。

  国防策进会开理事会。国防策进会己聘定庄前鼎、赵真觉、顾一樵、日十秀峰、马文平为五组主任。黄超人夫妇来。
  晨六点起。上午八点至中一路311 新新糖果店晤谢家玉。知丁荣南已于一周前离校回龙泉,如此则荣南走漏运私之嫌疑颇大。因渠来信,只云接家中来电其夫人病,并未云即回也。劲夫适来。
  九点至教部开国防科学技术策进会理事会。何敬之主席,到立夫、咏霓、杨家瑜、企孙、唐臣、徐恩曾、赖硅、月涵、真觉、庄前鼎、杨继曾等。议定兵工署、航委会及交通部所需解决问题十二项。如橡皮代替品、汽油精、耐火漆、〈涂)[镀〕铜法等,可得赏自三万至十万元。十一点半散。
  晤国库署李慌。知四月份经费确未汇去遵,经余催,允将四、五两月即电汇,至早于下星期三四可到。回院中膳。膳后至牛角沱乘车至沙坪坝九石岗中央气象局。三点借蔚光至洪沉家晤张雪帆、方千里,知雪帆不能去浙大。晚膳。朱晓寰、厦千及长望来谈。十一点睡。
  寄迪生电
  
渝   阴。晨20°,下午21°。晚大雨。
  晨五点即起。作函与刚复、迪生等六人,即在沙坪坝寄出。中大每月经费五十五万元,但须用九十五万元,即竭力节省,亦须用八十五万元。单灯火一项月九万元云。八点自气象局借蔚光出发,途遇牙医蒋祝华及局中刘兆湛。九点至研究院。
  遇凌竹铭(鸿勋)。十点半回团。接允敏函,知遵义物价骤贵,米价超出限价74元,黑市至八十八,菜油竟至二十元,因
  
  四月七日之雪将油菜冻死之故。下午觉眼又痛。假寐一时。团中孙君来。四点至复兴关顶上之国防研究院访吕文贞、沙学泼,二人均不在,由勤护领至最高点,看嘉陵、扬子二江之形势。重庆全城至沙坪坝、江北与南岸一览在望。其地昔名佛图关,有夜雨。附近李家花园有遗爱寺,内政部与英大使馆所在。自此下山,即为李子坝矣。晚有音乐会,指挥满谦子,最受欢迎者:提琴戴粹伦,二胡高登洲,女高音胡雪谷、徐嘉生。
  接卢析薪函允敏第二号函寄迪生、刚复等函(报告经费、张雪帆事) 谢家玉函析薪函允敏No.5
  
渝   晨雾2°。
  1谢晋元团长之死难。委员长对于大学改进之意见。
  晨五点三刻起。八点半在训练团各大学校长、院长共拍一照,到十八人。据西昌技专学校校长周宗莲云,渠校前训导长季锡五近为律师,半年收入二三十万元,因商人善讼云。按季即丁炜文之丈夫也。阅前八十八师师长孙元良著《谢晋元烈士》。谢系该师团附,"八一三"之役,为最先开火于闸北八宇桥,即其所领262 旅在阵地75日。大场陷后, 524 团即谢所领,最后离开阵地,令该团第一茜杨瑞符部死守四行仓库,所辖官兵只452 ,时廿六年十月二十六也。于十一月一日晨经新垃圾桥退入公共租界,伤亡仅37 人。在"孤岛"留三年余,于民卅年四月二卡六日为敌伪派人所刺0,刺客当场被士兵所擒。葬谢团长于胶州路孤军营中云。
  中午,委员长约在训练团之专科以上校长十九人及布雷、立夫中膳,地点中四路103 号官邸。战时膳食极简单。饭前委员长请大家述训练团感想。膳后委员长对于大学,主张提倡尊师重道,学生守纪律知卫生。校中应常有卫生讲演,校长应主持伦理一科,至少应相当时期讲→次,纪念周必须按期举行。未提及教员待遇问题或经费。余明知此为逆耳之言,但此为各校最迫切之问题,不得不提。故进言教职员入不敷出,不能维持生活之困难。委座意一般解决甚难,惟有特殊困难,尤其关于家族生活者,可以径向委座请款云。
  二点半散。洗浴。晚膳到霍秉权、陈省身、孟昭滴等。知团中讳言"拥护委员长抗战到底",以其为共党口号。渠等在团均无一时之暇,但全不费脑力云。朱炳海来。晚陈之迈、陈可忠来谈。至十一点睡。今日纪念周,委员长讲"政治之道理",阐明《中庸》哀公问政章,凡一小时余。
  
  五月二日浙大农经留渝毕业生请汤慧蒜、黄公安、张之毅、梁庆椿诸先生,中午十二点在中苏文化协会(系中一路227 号渝市合作金库来函) ,未能往。
  〔补记:黔中八大学联合运动会及国英语比赛一日在筑开幕,四日结束。计浙大获田径赛冠军。仲赣飞得三个第一,得个人冠军。篮球浙大得冠军。国语演说贵大刘广厚第一,浙大李敦仁第二。英语演说(一)吴鸿兴(大夏)、(二)周保煌(湘雅) ,二人均女生。〕接迪生、左之、振公函王惠函洽周函寄羽仪函家玉函振公电  
  
渝   睛。下午阴,五点起风,晚大雷雨。

  改善公务员待遇。开学术审议会。
  晨六点起。八点至教部晤士选不值。遇蒋养春,知公务员改善待遇委员会今日下午开会。教部提出一案,以目前薪水为标准,依生活指数之倍数之1/10 ,加其薪给之倍数,将米贴等一概取消。与杨端六及戴季陶所提相似,但低薪级以薪水作150 元为限。困难在于如此则须增二三十万万元。目前教育经费为年三万万元,员工津贴、学生膳食月一千八百万,但实际不止此数已嫌其多,故再加二三十万万元难望通过。
  上午为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审查天文、气象、地学组申请奖金人选。计特种奖金五千元者一人涂长望(国内)。乙种奖助金者郭晓岚一人、三千元。外每月生活津贴九百元。长望提出拟写英文本《中国之气候》→书,按长望过去著作有: (1 )General Circulatlón and W orld Temperature; (2) W orld Weather. and Chinese Climate ,均登本所《集刊} ; (3 ) The Air Masses of China ,本所《集刊} ; ( 4 ) Chinese Air MassProperties (10旧n. of Royal Met. Soc. 1939); (5) Climatology of Upper Air of China(Beitrage zur Physik der Freien Atmosphere 1940) ; ( 6 ) Origin of Typhoon (AmricanMet. Soc. 1940) 。其用力不可谓不勤,余主张给予5000 元二郭晓岚为后起之秀,亦主张给予乙种3000 元。
  午后二点半至教部开学术审议会。为第→届最后一次会,到曾养甫、吴稚老、驷先、雪艇、孟真、赵兰坪、唐臣、芝生、胡春藻、罗志希、梦麟、张道藩与教部诸人。
  立夫报告,谓战前高等教费二千二百万,国立各校学生13 , 000 人;去年经费一万一千万,学生28 , 000 ,但员工津贴, (学〕生贷金又二万万;本年则经费一万五千J万,贷金、津贴二万一千六百万,但不敷甚巨。次稚老、梦麟、雪艇、驷先、曾养甫均有演说σ 余与梦麟因训练团有工作指导会议,故先退。乘梦麟车人团,开会于四维堂。
  六点三刻又借梦麟飞月涵出至飞来寺九号曾养甫处晚餐。到子竟、企孙、孟真、廷献、大维、胡春藻诸人。十点回。大雷雨。据今日立夫之报告,则高教费比战前加五倍,但重庆物价已增八十八倍,昆明较战前140 倍,而学生每人费一万三千元贷金,师范生等共(高中在内)八万人,连教职员十六万人。目前贷金米贴教部月得一千八百万元,实需三万五千万元。但俞大维云,兵工署预算十五万万元,而实需三十万万元。
  接涂长望、王季梁函寄叔永函又审查报告
  
渝   晴。遵义不见白头翁,而此间甚多。
  晨六点起。劲夫来。八点至教部开学术审议会。开文理两组审查会。文组梦,麟主席,理组余主席。理组收到自然科学论文28 种,应用科学18 种,工艺三种。
  审查结果,自然科学得一等奖者,周培源《激流论》、苏步青《射影曲线概论》及〔吴大献H 振动光谱和多原子分子结构};此外二等奖吕炯《西藏高原与今古气候》六人;又三等黄翼《儿童物质因果观念》等六人。每人得一等15000 、二等八千、三等四千。应用科学元头等奖,二、三等各四人。文组元头等奖,吴文晖《中国土地问题》得三等奖。
  下午开大会。丁超五《科学之易},余观其内容,有以近代有生物中因子xx 、yy 为雌性, Xy 为雄性,与《易》奇为阳、偶为阴之说相配合;又为大衍五十之义,以径7 周22 ,与正方四边4 x7( =28) 相加成50 相附会。甚觉其名之不妥。卒改为《易理新锥},得通过。会中养甫、孟真反对尤烈。又吕凤子罗汉画亦得一等奖。
  次讨论院系及课程问题。最后通过每年派留学生一千人,各留三年,以五千为度,预期须三千万美金。又教授亦将派遣。最后推定冯芝生、邹树文与余三人为监票人,开四十六校、院长所选下届学术会议会员。晚膳后开票,计文:冯友兰14 票,柳翼谋5 ;理:吴正之12 ,空可帧12; 法:周鲤生6 ,钱端升6; 商:刘大钧6; 工:茅唐臣5(与振吾同) ;农:邹树文11; 教育:茂如8 ;医:徐诵明8; 美术:徐悲鸿10; 体育:郝更生7 。十点回。    
  
渝   晨微雨如雾,即止。阴。下午20°。
  
  晨六点起。八点至生生花园。作函数通。徐古渔来,并约看其夫人闽县陈思置之画,即悬在复兴公司总经理康德炳之办公室内,均系山水。据云被糊→幅须二百余元。中午至3留先牛角沱寓中膳,到企孙、孟真、子竟与余共四人。讨论英国送李约瑟、陶育礼二教授来华拟派人报聘事。决定组织国际科学研究合作委员会,以研究院五人,合教育部、经济、交通、农林各部,兵工、航空、卫生、军医各局,各派代表二人组织之。拟派陶孟和、吴正之二人报聘,并〈至美>c致英〕国。企孙今日提出于九月间离院返清华,余谓在聚兴村廿二号臣门如市之状况下,若为总干事者须常川驻于其中,靡不感头痛而欲辞职。遇叔永及洪流。四点回团。
  接王仁东、逸云、杨维仪(硕民太太)函寄迪生、邦华、振公、叔永函又树人函(托化予带去)
  
渝   晨昙20°,下午23°。中央训练团留园子规夜啼通宵不绝,闻寿带鸟之声f1ycatcher°

  吴联辉来。周宗莲、齐清心来。
  晨五点半起。上午吴联辉〔来J,知其仍在政治学校。午后假寐一小时。预备明日之演讲"科学与国防"。西昌技专校长周宗莲、河南医专校长齐清心来谈。周宗莲欲约樊君穆去西昌教书。余以浙大教数学者多,故如君穆愿亦可答允。傍晚教育长王东原来谈,知此间水电每月只用三万元。但水用自来水,电则来自城,恐均系特价,不然必不如此之廉。自来水接管费六十万元。余〔询〕以此间劳动服务,据云第一要计划周详。渠对于升降旗之制颇自夸,谓足感人也。国防研究院所招学员,一部系陆大毕业,一部则己去过外国,一年后又将去欧美云。晚作函。九点睡。
  接陈果夫请帖定九日午十二点在诚庐(学田湾十八号)中膳寄吴载德、卢庆骏函
  
渝   晨睛19°,午后22°。阴。晚十点大雨。

  北非战争结束,德军退出比塞大Bizerte 、突尼斯Tunis ,但尚留轴心军廿万在北非。盟军夺取突尼斯Tunis。中美文化协会讲"天气与战争"。训练团讲"科学与国防门前步校职员谢光平来。晚吴志华(女生)来。
  晨五点一刻起。上午9:40一10:30 讲五十分钟"国防与科学",地点在中央训练团大礼堂。听者人多,虽有放大器,但在后者仍嫌听不见。余讲极缓,故五十分钟能讲之材料不多,述应用科学与纯粹科学与国防均有关系。最后讲纯粹科学为知,而应用科学偏于行,撰诸总理知难行易学说,又三民主义"民族"第六讲:对西洋科学须迎头赶上,不能老跟人后,则可知纯粹科学推进之重要,欲巩固国防必先研究科学云云。第二小时晓峰讲"我国战后五大问题"。遇华宏德、寿勉成等。午后五点进城至聚兴村。八点在中央党部礼堂为中美文化协会讲"天气与战争"。
  主席Maurice V otaw 武道,前约翰大学教授。听众百余人。企孙、凌纯声、蔚光、化予及王毅侯等。
  接希文函周宗莲函寄杨维仪函黄羽仪函
  
〔重庆〕   晨阴,下午晴23°,晚八点雷雨。
  英兵人突尼斯,美军占比塞大。自十一月初英军反攻,八日美军登陆,迄今整六个月。上午晤民二九级余学熙。
  晨六点起。八点至教育部晤士选、百)11 。嘱向立夫言,请其函农民银行顾季高,使透支二十万改八十万事,又定期见孔与为李约瑟三事。中一路316 号晤家玉。回至美专校街→号晤叔谅。中美文化协会阅Times , 见三月廿二号有《泰晤士报》访员White 述河南目击灾状,人相食,而供应外国人极丰厚云云。中午劲夫来谈,知渠即日回校。午后洗浴。二点回。庄纪泽来谈。晚八点团中有影戏。
  接梅、宁函杭立武、梅迪生、张孟闻、程民德、陈其可、沈鲁珍j,
  
〔重庆〕   晨闷热,阴,22°。蟠蝉鸣。
  倭寇占湖南安乡。二十七宿。戴胜,唤起。中午至诚庐中膳,陈果夫请客,到罗时实、梅d磷高及各大学校长。
  晨五点即起。五点卅分借金湘帆、梦麟、月涵至大礼堂前行升旗典礼,是为人团第一次,应教育长王东原之邀也。升旗有音乐为助,壮声色不少。升旗后余等四人在台上观团员作徒手操十分钟。在王教育长处早餐,副教育长黄仲'陶亦来。七点半到各处巡视一周,察看内务。据云团员初来集合,费时初需九分,后减至六七分。各项内务至最后一星期轮流检察。关于告假等工作集体负责。此法大学亦可行,如同舍有一人不到,全体受罚是也。床铺均极整齐,各人有帐一顶,箱笼另有一室。洗面用冷水,吃饭每桌八人,轮流交换,法亦至善。每人枪一杆,汉阳兵工所造,重七斤。八点十分检查回。王君又云,此间屡被炸,二十九〔年〕炸中三次,三十年八次,大礼堂与国民大会会堂均中弹。国民大会会堂以七十万造,现值一千万,可容二千一百人,现改为操场。复兴关原名佛图关,为人渝必争之地。目今训练团大门即遗爱祠云云。
  阅《文史》副刊卅期刘操南《诗"定之方中"作于楚宫解》。谓自秦以降,本宿四星分为营室、东壁二宿,{淮南子·天文训11 }、《尔雅·释天》、《京房易传H 离卦旅卦)皆如此说,惟《史记·天宫书》犹存古意,云营室为清庙,又镇星在东壁,故在营室,可知东壁为营室之一部。清张照云:二十八宿列于《天官书》五宫者惟27 。
  又曰"殆室、壁本一星,若日室,壁耳"0 {史记考证},室壁本属一宿,张氏所言甚是。孙星衍作《史记·天官书补目》云:王元启作史记三书正伪,于营室下补东壁二星,未免费词云云。又孟闻《戴胜唤起考} ,谓"戴胜"即小和尚、山姑姑, VppUp~Eppos Saturate Lomsbag ,以三月来、八月去。"唤起"大于燕Dicrus Cirussituo,歧尾长翼,羽淡清灰,鸣声架架格格,五更鸣至曙止,故曰催明,又曰唤起,湄潭称灰鹊。
  戴胜因毛冠有斑文,故名。啼呼孤孤,三声为一鸣,欧美人呼为Hoopoo ,亦候鸟也,阴历三月呜云。
  晚八点半看《沙漠大捷} Desert Victory 影片,述英国第八军战胜Rommel 隆美尔。首讲Englisher 英国人去年六月败退四百哩(离亚力山大六十哩)至El Alamein阿莱曼,遂由Alexander 亚历山大与Montgomery 蒙哥马利为统帅,而美国Shennan坦克车(75 mm 的炮并四面可转动的)亦于此时到。休孟坦克与英国胜利很有关系,因其射程可至2000 码,比德国多700 码。英国运输绕好望角至埃及有12 , 000哩之遥,六倍于德国。尚有一条路线?系横断非洲。十月二十四晚开始攻击,十月十二日坦克车会战,德大败,退出埃及。十三日英军到Tobruk 托布鲁克,二十日到Bengasi 班加西,十二月四日到得利波里,共进530 哩云。
  接杨守珍函士楷、王爱予函寄鲁珍、程民德、张孟闻函  
  
〔重庆〕   晨大雨18°,下午晴25°,晚九点雷雨。闻唤起鸟鸣。
  重庆区运动会成绩。
  晨五点半起。上午为学员王运明解答。王运明来询问以三测站测定敌方炮位事,此问题希文亦曾询,余当时不能解。后询企孙,谓有三未知数,有三方程式,应可解答。余今日以解析几何解之,询陈君省身,甚是其说,但解法可以简略,并知何故三点不能在一直线上。如在一直线上,则此法不得解决。近日沙坪坝开各校运动会,重〔庆〕大〔学〕罗元一1500 公尺4'45. 7 飞400 公尺刘敢之56" , 5000 公尺罗元一18 '41. 7" , 110 公尺高栏阎兆甲18.6" ,铅球刘大为9.60 米,撑杆跳李泳棠3.17米, 100 公尺闰兆甲1L 7" ,跳远林伯勋5.74 m 。
  午后假寐一小时。迪之来。陈省身来。周载之来。载之将〔赴〕英国伦敦大学研究化学,渠对于plastic 电木一类尤注意云。午后六点半至小组工作讨论会。
  余被派在25 组,姚子和、汪震与余三人为指导员。今日与三十五组合并讨论,王守竞亦到。王现在昆明为资委会机器厂厂长。浙大毕业生江厚渊、韩云岑由该厂派出国。其妹王明贞于Michigan 大学毕业后,现在Boston 为美国陆军作物理研究云。
  接王运明询以声浪求炮位函,、寄程忆帆、陈其中、吕蔚光、振公、高学淘函寄中央训练团教务处(答复王运明询以声浪定炮位事) 寄陈省身函梅、宁、希文函允敏第六函又寄希文(附件及测定炮位解答)
  
〔重庆〕   晨雨23°,S 中晴,晚满天星。夹竹桃有开花者,石榴花开。
  晨为孙元良将军写阳明语录。作函数通。午后作《战后首都与陪都之意见书~,乃王雪艇为设计局所托也。联大派赴英国教授金岳霖(湖南长沙人)、云大费孝通(吴江人)于昨由滇乘飞机来。今日入团,实际不达一周,因目前乘飞机至美要护照,时非人团不可云。
  接黄羽仪函寄长望函寄迪生、振公、束星北、杨守珍、谢家玉、任美愕、叶左之、王惠函
  
渝   晨睛大雾。晨22°,下午晴24°。
  作《战后我国首都意见书》。入党(以后从未付过党费,也未参加党的会议, 1968 补记。
  1969 年5月21日社会科学部派李敏生来了解金岳霖参加训练团时,说入团要被强迫入党,并以我为例。他并拿出黄仲悯写的证件。看69 年日记。1969 年6月补记)。十二日下午六点东大毕业生叶镜文、程式、刘侠任、尹良莹、贡沛诚、吴联辉约在上清寺聚丰园晚膳。
  晨五点一刻起。上:午作《战后国都陪都问题之意见书~,约一千八百字,乃应中央设计局王雪艇之约也。以天、地、人、物四因子推论北平、南京、西安、武昌四地之优劣,结论以战后中心问题在于开发工业,非自开发东北不可,故主张以北平为首都。命人缮录寄去。下午有中央训练团谢光平来,嘱余填人国民党志愿书。现大学校长中只余一人非党员,而实际余于日前开三民〔主义〕青年团干事、监事联席会议时宣誓人团,故实即等于人党。今日填就交去。下午三点王东原约在励志社茶会。五,点团长点名,训练团全体出席,余等在旁旁观,并讲礼乐之重要。又三点王东原招待茶点,请批评团务。晚贡沛诚、刘侠任、叶镜文、程式、尹良莹五人约茂如、步曾、迪之、晓峰及余晚膳,在聚丰园。余即在聚兴村宿。有蚊相扰。
  接迪生、黄尊生、郭晓岚、振公(乙种奖助金呈)、建人、邦华寄王雪艇《关于战后首都陪都之意见书》
  
渝   晨睛,午后热晴26°,晚十点雷雨。
  北非轴心军昨停止抵抗。阿敏统帅及轴心军十五万被俘。
  晨未五点即起。八点至部。晤百川,知向农行续支五六十万之函,已由立夫部长径寄顾捕群矣。晤士选,交与浙大乙种奖助金名单。计总、分校教授168 人,得乙种者占118 , 可得二十一人。特案办理再加一半,可得十一人。共三十二人。与士选商,以需款者多,报36 人。计丁思纯(直系亲属11 人)400 ,丽盯在锤(10)400 ,诸葛膜(9)400 ,步青(9)400 ,琢如何)400 ,润科(8)400 ,乔年(8)4∞,定域(7) ,坤珊(7)400 ,宗洛(7)400 ,劲夫(7)400 ,士楷(7)400 ,汝桂(7)400 ,相助(7)400 ,钟兴锐(7)400 ,陈家祥(7) 400" 建人(7)400 ,吴钟伟(7)400 ,夏振锋(7)400 ,洽周(7 )400 ,建功(6)200 ,逢吉(6)200 ,朱正元(6)200 ,贝时璋(6)200 ,谈家帧(6)200 ,孟闻(6)200 ,彭谦(6)200 ,胡哲敷(7)200 ,程石泉(7)400 ,祝汝佐(6)200 ,王淦昌(6)200 ,陈崇礼(9)400 ,毛信桂(8)400 ,徐声越(8)400 ,顾谷宜(6) 200 ,缪彦威(6)200 。临时抽出谢家玉(6) 、李恩良(6) 、孙增光(5) 、张树森(6) 、金城(7) 五人。
  〔补记:六月二十六日部令,丁思纯、夏定域、钟兴锐,系讲师资格。〕午后谢家玉来。
  出外购内衣等。晚八点回团。至九点半雨。十点后雷雨。
  接九弟、唐山校友会、瞿邃理、王慕旦(重庆合作金库)、学员孙文海函寄迪生、尊生、振公、季梁函建人函郭晓岚函
  
渝   晨阴23.5°,午后24°。阴昙,出太阳。重庆市上有批把。

  晨五点半起。上午九点开校长会议于余等留园房内,到步曾、梦麟、月涵、迪之、茂如等十八人。推梦麟主席,陈思义记录。讨论二小时,决计上委座签呈。主张校中改进宿舍、膳堂之整沽,开会之秩序,提音乐、体操、礼貌各项。对于军训,说明军训教官学识不足以服学生。关于经费,主张追加预算三成至五成。此点不人签呈,但十六号推月1函、步曾与余三人与立夫部长谈之。午后假寐半小时。午后作《国防与科学》文。六点至四维堂晚膳。段书i台亦到。
  接稼梅六姊函程宗阳函寄学员孙文海(问风暴自西向东之理) 曾虚白、梁庆椿函寄瞿邃理、丸弟(元群)、王慕旦、叔谅函陈上) 11 (青年训导团)函
  
渝   晨雨23°。
  土尼斯克服后,地中海航行可通。绕道好望角自英至埃及一万一千哩,经直布罗陀峡只三千哩,来回一次本须八个月,现则二个月即行。自伦敦至孟买经好望角一万零七百哩,经苏彝士六千三百四十哩。
  晨五点半起。留园多花木,因之鸟类亦多。晚间有杜鹊鸟鸣不已,每三秒钟一声,呼啼甚切,通宵不止,挥之不去,即以步枪打之亦不惧,邻舍击死一只,而留园树上之鸟夜夜啼不止。又有寿带鸟→对,在西窗下停歇,恐有巢在树下。黄莺、灰鹊、白头翁,亦时来往,惟乌坞及八哥罕见耳。树木种植过密,园内有白果、夹竹桃、梅、白兰花,皆盆景移植者。扁柏Arbor Vitae 及检柏juniper 皆多,目前石榴与夹竹挑均开始放花,较江浙早一个月,桶柑类则巳落花矣。沿路均黄杨、海桐。乔木则洋槐、黄果。月季盛开,此时即野草亦开花矣。
  下午陈上川来,谈及王惠、何友谅事。据谓何友谅曾逃逸一次,回后不肯说明缘故,于九天后始追回。未逃以前,一切行为均极谨慎,现则禁闭一室。王惠之父亲已到渝。渠嫁人不相得,尚未离婚,故心中快快。渠不久可出云。陈上川宇西冷,战时青年训导团一总队二中队队长,醒陵人。晚同乐会。
  接王慕旦寄陈思义(诵宜)附范光辉函马小波函寄训练团函  
  
渝   晨阴22°。晚大雨。重庆市上有杏子。
  美兵在Aleutian 群岛之四岛阿图岛登陆。中央训练团行毕业典礼。中午浙大31 年级在渝同学于十一点半假中法比瑞同学会(中苏文化协会)大会,马步原、王慕旦、陈树惨出名。下午开地理学会理事会。
  晨五点一刻起。八点为韦润珊书王文成公训蒙条文。九点纪念周,见程樨秋(其保)、谭仲遥(熙鸿)诸人。总裁讲"负责与自动"。昨晚王东原嘱学员练习于团长出来时作欢呼一分钟事,今日未实行,大概因团长不赞同此项办法也。未一小时纪念周即毕事。
  乘梦麟车至观音击,徒步至临江路中法比瑞同学会,到留渝浙大卅-级同学会。到陈树樱、王慕旦、郑尚文、王世文、张季良、徐立成、陆万荣、马步原、翁家潮、吴光镜、施祖述等十二人,知化龙桥电讯修理广有浙大学生最多。王慕旦主席,报告组织卅一年级级友会经过。据云社会局不准组织院以下之级会,同时同学会须有地方性毕业同学会总会,否则亦所不承认。余告彼.等以政府将派大批留学生事。
  一点至胜利大楼。参加南高、东大、中大同学会,欢迎朱教育长到任及吴士选游印,又蔡翘、张晓峰出国。遇李尚春、庐前、彭百川、陆翰芹、肖堂、鲁珍、厦千七八十人,罗时实主席。时适又开地理学会理事会,到咏霓、肖堂、晓峰、李旭旦、朱晓寰诸人,决定年会筹备委员会肖堂、旭旦、海平、蔚光等五人,司选委员长望等三人。
  年会定七月十九日。会后至东大同学会昕士选报告印度教育状况。知印度人口占我国十〔之〕七八,而大学生我国六万人,而印度在学者十万人。不过国民教育印不如我,不识字者占80% ,而我国只占40% 云云。借蔚光至城内。六点囚。晚金龙苏(岳霖)、陈之迈等来谈。
  接步青、允敏、梅、树人、刘云浦、蔚光、吴文H军、振公、晓沧、杨其泳函
  
渝   雨。晚亦雨。
  闻梅发病一周始愈。刘庆云、章德英、章诚忘来,均未遇到。
  晨六点起。晨费孝通来。九点至生生花园。九弟来,借至三楼,晤徐古渔。知二姊已动身来渝,住屋尚无着落。余介绍叔永侄锡朋所造任家花园屋。作函数通。
  下午阅晓峰英文《中国地理》第三章"中国之气候",系温甫所作。其中关于风与气压一部,乃其中最精彩者,可惜辞不达意。空气团亦在此一节中,谓春秋雨季,长江有高气压,故春季河北、山东有东南〔风J,乃在扬子江流域之先。分front 锋为三种,此皆温甫之创获也。
  晚五点半因。余与企孙约晓峰、龙苏(金岳霖)、费孝通、蔡翘(卓如)、茂如、迪之、步曾晚膳。菜系聚兴村厨子作,二人费四百元一席。梦麟来谈,余介绍胡鸿慈人红十字医院。晚孟真、袁守和及金龙苏谈至十二点始睡。金龙蒜系湖南人,清华1914 年去Pennsylvania 大学及哥伦比亚研究哲学,在北大多年,与锡予为莫逆云。
  寄王雪艇《战后我国首都问题》刘云浦、苏步青、允敏No.7 、梅函梦麟函(介绍胡鸿葱)
  
渝   晨阴,下午昙23°。
  晨六点起。晨八点半至生生花园研究院。打电话与财部顾季高,知渠已收到布雷、立夫函,允浙大可在遵义农行透支六十万元,但须得教育部正式公函担保。
  因之去北碚又须耽搁一天。余鉴于聚兴村之臣门如市,雅不愿在此多留一天。午后蔚光来。又李润章来谈。知昆明米涨价至每市担一千八百元,即十二三元一市斤。
  午后六点至教部。立夫请各大学校长晚膳,到梦麟、月涵、步曾、湘帆、王之开、周伯敏诸人及士选与一樵。膳后立夫报告,谓上次签呈委员长己批。第一条追加经费30% 至50% 上半年决无望。助教、讲师出国已可有办法。提前发经费,可嘱财部并发各校周转金五万至十万。米贴每人自二斗一升改至二斗三。研究费以教授与公务员一律待遇,侯下届行政院会议决定,内定为增加生活补助费之成数云d此外关于校工人数,必须减至教职员人数1/4 ,门房、水夫、清厕夫在外。招新生由各校自办。步曾提出大学由四年缩至三年半,颇多讨论。此外关于贷金改公费,理、工、医学生人数,教职员旅费,均有讨论。十点至新新晤家玉不值。十点半睡。
  接王草函吴均一《中国脏骨之研究》寄赵元任函(交晓峰带去) 寄吴均一、张晓峰
  
渝   晨睛22°,午后25°。

  方正三来。
  晨六点起。九点至聚兴村。将卢温甫著英文《中国之气候》一章阅竟。中午回。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中央图书馆晤晓峰不值。至教育部晤彭百) 11 ,取教育部担保浙大向遵农民银行借款函,计六十万元。即至财政部晤农行总经理顾季高,谈半小时出。六点回。晚膳时方正三来。至中美文化协会,阅新到《新共和报> ,内有Ralph Pe町关于苏美友谊一文。九点回。睡。
  英国以Lancashire 飞机十九架轰炸德国摩尼、伊沱两水堪使鲁尔水灾。〔补注: Breach of Ruhr Dam 鲁尔坝之决口( The Times Dec. 1 ,咱)英国人如何在WingCommander Guy P. Gibson 领导下炸Mohne 与Eder 两水池。近见美国《大西洋报> ,Mohne Dam 850 码长, 150 码厚, 150 码高。普通一码厚之水泥,己称安全地下室。去炸有十九架Lancashire 轰炸机,一小时以上,烟气上升7千尺,破口100 码,水向Ruhr Valley 流。〕接杭立武函寄霞姊(赎屋事)、杨其泳函振公、学沟、王仁东、吴文晖函
  
北碚   晨昙,下午睛。
  晨五点起。六点十分至车站。北碚车原定6:30 开,但至6:40 尚未见车到,而山上已悬一球,知日机己出动。两路口车站秩序即大乱。成都客最多,开车时间元一定,乘满即开。而北碚、青木关车则不依时开,一闻有警报,拥挤不堪,若闻飞机声,必闯大祸。张姓仆原在购票,闻警不告而去b 七点有机报。余于途中遇陈可忠,借至教部防空洞。七点半解除。回聚兴村借一仆至两路口,至九点馀始开,余初无座位,十二点至青木关始得座位。原定在小湾下车,至兴隆场看王惠、何友谅,但以为时过迟未果。)一点馀至北碚。在兼善公寓中膳,单吃一盘鸡蛋、一猪肝汤,去五十二元。
  三点至所中。阅《亚洲文会会报》二十六卷T. W. K缸in吨gsIHmI表》讥,谓二十八宿原始于房而终于民,中国乃以房起,故知中国之有二十八宿不能早于纪元前二三世纪(依Weber p. 56) 。房,印度Annradha( 参看四月二十一日记)意即"完成"。波斯Mitra ,即九月太阳于此月过赤道。心,即阿拉伯Kalb ,意"相同";印度Jyeshtha 意即"长子"。尾,印度Mula ,尾也。集与宾子有关,盖殷末周初宾宿于秋分时适于黄昏时落山。按,此说余以为不可靠。印度CI呻a 意"相似",在印度宾与斗,但斗分Purva 上与UUara 下, Ashadha 斗在欧洲为Milk Dipper。印度人将织女当此宿,以旁无明星。但织女在赤道北40。,黄道西60°,牵牛织女故事与《诗经·大雅》有关:"大邦有子,倪天之妹,文定厥祥,亲迎于渭,造舟为梁,不显其光。"牛在印Cravana 以牵牛,为主星,在希( J 牵牛星亦与牛有关。中国牛女二宿位置均系新定。印度Crarishtha 意乃"最富",虚宿在印度元相当者。阿拉伯之旬'd ,危,为印度Catabisha ,即"百药"之意。室、壁本为一宿,在印度亦然,但分Purva 先UUara 后。Bhadra pa巾,意即"足"也。奎,印度Revati , "多"也。奎之意为"去",与Revati 同。委,印度Dacvins ,意I!P Puper ,春分时日出时东方之星。《诗·白驹~ ,与希腊故事Eos 与Tithonus 可相比。胃,印之Bharani 。昂,印之Kriuica tocut ,在2350 年B. C. 春分时,日在昂。毕, Hyades ,印之Rohini (the ruddy) , "月离于毕,傅磅沱兮"0 Hyades ,希腊即作雨解。椅,印之M吨aciras ,鹿头也。参,Ardra ,按参撑二宿,经度相似,故我国有先需后参之争。井, Punarvasu 0 双子宫中Castor & Pollux 二星。鬼, Pushya o 柳, Asleshas ,意I! P "留"也。星αHydra ,阿拉伯ωFard ,印度Magha 包括Reg山恼。张翼二宿,与印度元相当者,其地位等于Nakshatra。轮即印度Hasta 象牙。角,即Chitra ,明亮也。亢,印度Svati ,以七角为主星,但阿拉伯与中国同。民为二十八宿最后一宿,谓《诗旭·祈父白驹》章,乃指双子星:"胶胶白驹,食我场苗",译成英文Shine on ye glowing studs of day , our meadowswide with light suffl时。其说近荒诞无稽。
  邱吉尔十九日讲演云: In regard the bringing of immediate aid to China as one ofthe most urgent of common task'. .. 1 repudiate the slightest suspicion that we hold backanything that could be usefully engaged while the defeat of Japan would not mean thedefeat of Germany. The defeat of Germany would infallibly mean the ruin of Japan.1 rate the U boat danger as still greatest we have to face. 英国首相邱吉尔在英国国会讲演,谓愿会见委员长与斯大林,将空袭日本,预言战争五年。谓潜水艇仍为吾人所应付之严重危险。参看本页及p. 140 (指后之5月31日日记〕。英文摘自ChinαHerald June 4 + 5 , 1943 。
  接振公函 士芳函
北碚   晨微雨22°,下午阴21°,晚雨。所中芙蓉开花。

  晨五点三刻起。上午阅China Review , 并作函数通。下午阅《通报} Leopold Desaussure" 关于中国天文学"O 原来外国人研究中国天文学者分为二派。-派如法国十八世纪Gaubil 及1840 年Biot ,均信二十八宿由中国起源。一派如德! Weber 、美国Whitney 、英国Kingsmill ,均信中廿八宿得自印度。De Saussure 赞同Biot 之说。同时日本人研究中国天文者亦分为二派,即新城新藏与饭岛忠夫是也。新城赞成Biot 等说。昨阅Kingsmill 在1891 年《亚洲文会会报》所登,知其误会过甚。
  以《诗经}"胶皖白驹"当双子星解,以"侃天之妹"作织女解,已不可通,且一方谓中国二十八宿起于战国春秋时,以角宿Spica 在秋分时日所在为其明证。但同时又信《诗经》时已有二十八宿之传说,实矛盾。同时Edkins 在China Revi♂w 十四卷中有文谓中国天文起自巴比伦考,全文亦不见精彩。但云巴比伦亦有甲子六十纪年,以木星太岁所在为主。其木星名Dabbat Guttav ,与我国太岁在寅日摄提格相近,但余则谓印度参宿Krittics 与摄提格更相近。新城以为印度之Sratic 即摄提格p.2790接肖堂函寄陈上川、谢家玉、允敏No.8 函梅、希文、王惠
  
北碚   雨。晨21°。

  报载日本海军总指挥即偷袭珍珠港之山本五十六,于四月间在飞机上被美国飞机击下毙命。Joseph Davis 持罗斯福函见Stalin。午后开所务会议,减少工役自八人至六人。
  晨六点起。昨晚九点后大雨,迄晨不止。共下雨38.5 mm。本月共已得雨136 mm ,农田雨水充足。上月北碚雨只七八十公厘,月初雨亦不丰。此间向例,稻田谷雨下种,立夏下秧。去年据宝望谓,五月三四下秧,今年迟至五月九日。迄昨止,高田尚有未插秧,经此大雨,高回亦可下秧矣。
  今日阅Leopold De Saussure 著《中国天文起源考},在《通报》卷十(1909 年)与New Chinα Review 卷三(1921 年) ,氏反对Weber 与Whitney 之谓中国二十八宿起于印度之说。谓《左传》昭公元年,子产曰"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阙伯,季日实沉,居旷林,不相能也。日寻干戈,以相征讨。后帝不喊,迁阀伯于商丘主辰,迁实沉于a大夏主参,迄今仍有参商"0 (杜工部诗:"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 Saussure 之意,以为二十八宿中,心参二宿起源最早,一为冬季晚上最触目之天象,一为夏季最触目之星,厥后乃有二十八宿。其目的实在由月望时幌月亮之所在,可知日之踵度。故中国之二十八宿均相对称,以图示之(见《通报》及China Review) 。但自下表即可知二十八宿宿星之对称。
  角Jt 民房心尾笑13h.25 14h. 1O 14h.80 15h.90 16h.30 16h.6 18h.0013h 19'85" 14h7'34" 14h 45'21" 15h 52'48" 16h 15'06" 16h 45'06" 17h 59'23"奎类胃rr 毕赘参Oh.90 1. 95 2.80 3.70 4.40 5.50 5.70Oh 51'52" l h49'7" 2h 45'06" 3h 41'32" 4h 22'46" 5h 12'06" 5h 35'45"斗牛安虚危室壁18h.30 20h.3 20h.7 21 h.35 21 h.9 22h.60 Oh. 15ISh 39'26" 20h 15'24" 20h 42'16" 21 h 26'18" 522h 0'39" 22h 59'47" Oh 8'5"井鬼柳星张翼丰乡6h.30 8h.52 8 飞60 9h. 45 1Oh. 0 1Oh. 95 12 飞206h 16'55" 8h 25'53" 8h 32'22" 9h 22'45" 10h 21'15" 10h 54'54" 12h 10'40"上表均以各宿第一星为标准。(从上表可知二十八宿指星均相对称。)相距12 h 即1&0。也。印度元此现象,角亢等七星对斗牛则否。阿拉伯人只知阴历,阳历不并用,故岁首时季年年可不同。中国则在有史之初,己更进一步用土圭法以测太阳坪,实早于罗马一二千年云C{ 通报}1 909 , 148 页)。又引《五经类篇~"火出于夏为三月,于商为四月,于周为五月",而参宿在中国与希腊均为武士(p. 155 , p.156) 。在印度吠陀经Vedic 亦有以月望时定日所在法。但不言及参伐与大火,要之在印度只知此法己存在,而中国则可知其改进(p. 159 , p. 160) ,可知印度传自中国。新城新藏《东洋天文史研究》亦为反对Weber 之说,谓二十八宿起于角,乃以角为斗柄所向。又谓河鼓织女瓢瓜之原为牛、女、虚宿,在中国于《史记·天官书》时代已改良,而印度犹延用。又印度以大角代亢。又谓《尧典》之虚,乃今之辄瓜。
  Weber 以印度之二十八宿以昂为始,乃由于其时p 为春分点时所设,而中国则起于角,以角在秋分点时所设。推断结果,印度应比中国早一千余年(见二七四页)。
  但印度七昭之顺序,及十九年七闰之法,均来自西洋,又以春分为二月,测日中之一影长与二十八宿,均与中国同。且立十二寸之表,记日影之长,从此可以推得平均纬度43 。非在印度境内(p. 276) 。或谓二十八宿出自巴比伦,但巳比伦元二十八宿之记载。且中印二十八宿均元广车capella ,此乃巴比伦所谓星中之星也。又为鼻之起首,由于《尧典》中"日短星昂"而起,似曲解。
  又《亚洲文会会报~ Vol. 26 , p. 71 , Kingsmill 谓,在印度昂宿称Krittica ,意tocut ,谓天球自此分也。按春分日在昂,约当2350 B. C. ,当尧时,希腊人置昂于天上,由于其姊妹毕Hyades 之死。
  接允敏函叔谅函郭晓岚、陈建功函
  
北碚   晴。最高26.5°,最低20°。
  二十八宿指星:中国与印度。Communist lntemational 共产国际即Comintem 于廿二日被共产党执行委员会解散。
  晨六点起。今日上下午均未出。上午作函数通。阅《通报~ Saussure{ 中国天文学源流考}({通报》第十卷, 1909 年出版)。氏反驳美国Whitney 、德国Weber ,谓中国二十八宿起自秋分日在角,故不能早于纪元前二百年。印度二十八宿起于昂,故其春分日在昂,故不得迟于纪元前二千年。氏谓中国向重立春,在2800 年前?尚未有二十八宿,只知有心、参二辰,在立春点之对面,有大星为龙角,即Spica ,因此以角为起点。但中国最早亦以昂为第一宿,昂在印度曰Krittica。且中国尚有第三种安排,以壁为起点。因当2400 前,立春日在壁也。从此以定冬至日在虚,春分日在昂,可知由太阴月望所在法变为日踵度所在法之步骤(pp.164 166) ,以角宿定立春,至以日踵在昂定冬至,相差千年。印度所得,乃以日踞在昂之法也。故印度传得此法,立春月望,月己在较翼之间,故印度以Phelguna?月祭春,且中国将二十八宿分为十二宫四陆,四陆之大小不等,春,东方青龙70050' ,冬,北玄武101 。10' ,秋,西白虎75 。40' ,夏,南朱雀112 。20' ,印度亦如此分法。
  印度指星,依BrennandααVirgoArcturusLibraScorpioScorpioScorpioSagittariusSagi ttari usLyra (Vega)Aquila (Altair)Delphinis 瓢瓜AquariusPegasusαK中国指星,依赵元任图Virgo spicaVirgoLibraScorpioScorpioScorpioSagittariusSagi ttari usCapricomusAquariusAquariusAquariusPegasus星匕曰一,,, 4 一咱一角亢氏房心尾笑斗牛女虚危室J/十α8αλααλααTα".BμγAVRVEQVαα(续表)v 二十八宿指呈中国指星,依赵元任图印度指星,依, Brennand壁γ Pegasus 'y Pe苞asus奎η Andromeda α Andromeda委ß Aries E Pisces胃(αMuscal) 41 Aries α Aries界η Taurus (Pleiades) Pleiades毕E ( Hyades) Taurus 1T Taurus?曹λ Orion α Taurus参已Orion α Orion (Batilguese)井μ Gemini 。Gemini (Pollux)鬼'p Cancer 8 Cancer柳8 Hydra α Hydra星α Hydra (alphard) α Leo (Regulus)张μ Hydra 8 Leo翼α Crater 。Leo (Denebola) •4步Y Corvus 8 Corvus上表可注意之点,中国之牛女,在印度为织女,河鼓即牛郎,其位置对调。中国之虚,印度为瓢瓜。角,印度为大角,但代替亢。室、壁二宿成一宿。参看
  
  五月九日、四月二十一笔记。
  新城新藏p.639 谓十二支中辰为第五号,盖大火系夏季傍晚见于南方之明星,曾用为正仲夏五月节之标准星象。殷代全世尤主测此星,以正季节,称之曰辰。殷墟文字,戌为斧缄之形。因仲冬十一月,见于东方三星之参,宛成斧锁之形云。
  接马伟函寄郭晓岚、迪生、振公、建功、允敏No.9 函士芳、肖堂  
  
北宿   晨阴23°,下午26°,晚雨。
  苏联消息:解散国际共产组织,嘱各国共产党效忠祖国。此乃第三国际领袖提议通过。
  晨六点起。阅《通报》。作函与彦堂(董作宾) ,询殷墟辰宇与戌字之文,十二生肖、子鼠丑牛初未可晓。今日阅《通报} V 0 1. 10 , 1909 年。De Saussure 解择十二宫名称,谓子在正北为冬至,日在虚宿,虚鼠声近。丑在牵牛,而辰在大火为龙( p.273) ,惟其余则不可解耳。今日读Gustav Schelegel {星辰考原} Uranogrα'PhieChinoise pp. 366→369 ,谓《诗经}"月离于毕,侮湾沱兮" ,{洪范}"集风毕雨",其理乃由于古代秋初月望时月在毕,春初月望时月在寞,而春月多风,秋月多雨故云。
  又p.80 谓印度二十八宿始于昂Kriuica ,即2500 年B. c. 前春分点之所在云。是乃依据吠陀经者Vedas o午后裴鉴(季衡)来谈,知刚复又来函催其赴漏。但渠谓三月间曾得贝时璋函,告以已有人(林汝瑶)代课勿往云云。余嘱其下学年能往。据裴云,复旦吴南轩之辞职由于老复旦派江一平之排挤。晚膳后出外一走。现高田均已下稻'秧,山边冬季种豆麦者均种包谷,番薯极少。
  W. Brennand Hindu Astronomy p. 50 ,谓近世印度二十八宿起于Aswini 委宿,按春分日在委,乃当西历纪元后六世纪时。但Vedas 以二十八宿起于昂Crittics ,JJlU 春分时日踵当于纪元前1528 1371 年云。
  接梁庆椿、刘j云浦、谢家玉函
  寄董彦堂、马伟函
北宿   晨雨24°,午后阴27°。

  讲演"二十八宿起源考"。
  六点起。近日腹泻,昨晚睡不佳。余肠胃不健,近两年更甚。在遵义常闹肠中多气鼓胀,每次至北碚则腹泻,但此次尤甚。一至重庆与调潭便愈,以重庆、酒潭水佳也。依De Saussure 云,中国人之所〔以〕特择星之小者而不用大者,乃由于欲其两两相对之星相差为180。也。故中国二十八宿中星之大者其差误在对称反觉多,而星之小者则较少。下表示星之小者(按: De Saussure 所算之数有误) :毕宿一(四等)与尾宿一(四等)相差。。9' ,常(四等)与宾(四等)相差。。26' ,鬼与牛(五等、三等)相差0059' ,柳与女均四等相差。。47' ,翼(四等)与室(二等)差。。16' ,轮(三等)与壁(二等)1 0 10' 。
  下午讲演"二十八宿起源考"。述过去法国Biot( 1840) 之信二十八宿起源于中国,继有德国Weber 、美国Whitney 之印度起源说, Schelegel 1875 年著《星辰考源》主中国起源。继之英国Kingsmill 及]. Edkin 均主张巴比伦起源说。二十世纪乃有De Saussure 与新城新藏又为中国起源说张目。大抵反对中国起源者,以为印度二十八宿起于昂,为春分,而中国则起于角,为秋分,故印度应早一千年。不知中国《尧典》亦以昂为冬至昏中之星,角乃以后变动,犹之后代印度二十八宿以委起不以昂也。且中国二十八宿起源有历史上之根据,自殷墟中之火鸟二星,至《尧典》鸟火虚昂四昏星,{诗经》、《洪范》牵牛织女算毕昂等,以至《夏小正》、《吕氏春秋》、《史记》、《淮南子~,而印度则初次见时即全盘己备,可知其为传入无疑。至于巴比伦说尤元确证云。讲一小时余。惟对于太岁在寅为摄提格与印度昂宿之Krittica虽声相似,元确证其为→事。
  接程民德函胡建人函刚复、振公、季梁函寄谢家玉、叔谅、梁庆椿函
  
碚   晨阴23°,北风,似将雨。下午23°,阴。

  晨六点起。腹泻不已。接振公函,知梅又病。余本拟留暗至月底,但以此间饮水不佳,故拟回渝。渝晚不能安睡,暗水使腹泻,真难两全也。家玉来函,合川此君有蜀中乐、不思黔之慨。阅子政著《重庆之雾》文。晨,大明厂顾时希与陈孝存(高工毕业)来。知大明电机尚未装就,近出印旦士林布、灰色布、蓝布,一例均须售于花纱布管理局即农本局。局长已换尹任先。售价八百元一匹,约十丈。局中官价每匹一千六百,黑市则三千余元云。前读《放翁人蜀记~ ,谈及参廖僧诗。据《辞源~ ,参廖即宋僧道潜云。
  下午阅StαrCαtalog {星辰目录机定中国二十八宿指星之经度。报载二届学术审议会名单,二十五人中改变者七人而已。计钱端升代马寅初,徐诵明代颜德庆,刘大钩代赵兰坪,徐悲鸿代吕凤子,郝更生代马约翰,廖世承代郭任远,柳翼谋代罗家伦,余元变。惟傅孟真、梦麟均由选任改部聘。
  接卢温甫、季梁、刚复、振公、蔚光、胡瑛寄迪生电士楷函尹任先函设计局秘书处函吴士选电话
  
北碚   晨阴21°,下午阴。

  晨五点半起。今日泻尚未痊。上下午均计算中国及印度廿八宿赤经,并将印度廿八宿主星之名查出。其中有九宿其指星与中国同,另九宿虽非中国之指星,但与中国同宿。尚有十宿则全不同宿。如大角、牵牛、织女、瓢瓜均在内,而委宿为5.5 等小星,亦选择在内,良以其为春分点时与日同出也。中国有毕宿好雨,希腊古代亦然而。所不同者,中国以离宿见月望为雨季,现时毕之赤经4h23' ,故须在四千年前,月望适当秋分多雨。宾星好风,以寞之赤经17h59' ,故在四千年前,则月望在宾为春分时多风。希腊以Hyades 为雨神,因毕与日俱升则雨(希腊雅典,萨路尼加雨季均自十月起,四月止)。故英国Tennyson 丁尼生有诗云: Through scuddingdrift , the rainy Byades next the dini sea.晚洗浴。此间练习生陆贻定来,以所著《行船表》相示,余谓可以寄天文所。
  渠系商船学校驾驶科毕业,此次在中央训练团遇商船学校学生,均将被派出洋,但系造船科。计毕业十八人中取十五人,可谓有幸有不幸也。但若中国战胜,将日本商船取得后,则驾驶人才大为缺乏。
  接家玉函寄顾惕生、胡瑛、萧庆云、茅唐臣、王毅侯陈叔谅电话
  
北碚   晨23°。昙。

  下午歪动植物研究所晤仲济及Dykstra 。
  晨泻两次。六点起。作函与Charles F. Brooks o 阅《书经·洪范} ,有"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当则有冬有夏,月之从星,则以风雨"。但未明言冀星好风,毕星好雨。惟《诗经》中则指明毕与雨有关耳。按二十八宿四陆中,春秋较小,冬夏较大, De Saussure 已指明,但未说出理由。今日推算春5 h 19'31" ,夏6 勺'30" ,秋T33'59" ,冬7 勺'00飞若以四季之长短算,则春79 天§夏94 天,秋85 天,冬107 天。
  据宝莹,十年西安平均春60 天,夏110 天,秋55 天,冬140 。但此数以冬为10°,若以6。为起点,则与星宿所排数相仿。以西安为例,则自十一月二十四小雪5.6 0 起,至三月七日惊垫6.9。为冬。自惊萤至五月二十四22.5 。小满为春。自小满至八月三十日处暑23.1 。为夏。自处暑至小雪为秋。则冬却相合摄氏6°,为生物能长之最低温。而夏初22。为可穿夹衣与单衣之界线p晚又算牵牛织女之岁差度数。知在五千年前,牛郎确在织女(赤经)之前。则目前二十八宿应有五千年之历史矣。新城新藏《东洋天文学史研究》译本p.234二十八宿起源说之结论,谓(一)中国存在之二十八宿,得追其迹至周初。(三)巴比伦二十八宿之存在未有确据。(五)印度二十八宿系相当于中国之原态。(六)二十八宿起源地方当以主北斗为观测标准星地方。(七)二十八宿起源地,恐有牵牛织女之传说。(八)二十八宿传人印度以前,有停顿于北纬四十度内外地方之形迹(因土圭测量数目) ,故谓二十八宿系于中国在周初时或其前所设定,而于春秋中叶以后自中国传出,经中央亚细亚以至印度,更传至波斯、阿拉伯。但自牛女之传说观之,则乃五千年前之传说也。p.260 古代中国用昏星,而埃及以天狼初见晓晨东方为Nile 将汛滥(夏至)为年始,巴比伦以广车Capella 御夫座α 初见晓时为年始。北斗在中国为重要星座。新城分授时最初有五种方法(pp.261262):〈一)昏星晨星。(二)北斗斗柄所指。(三)以月亮定星座。(四)土圭。(五)以日踵。又谓二十八宿距度自赤道上算其度数,初见于《淮南子》。十二次类似希腊黄道十二宫。新城疑牛、女、虚昔时为河鼓、织女、辄瓜,至战国时始改定驮?二十八宿中有十五宿意义明显。角为起首,以对斗柄故。印度记载二十八宿有《摩登伽经》、《舍头谏太子二十八宿经》、《大集经》及《宿耀经》云一二原相同。第一类译于三国,二类译于西晋,第三种译于南北朝,第四种译于唐。Weber.根据Veda 经,主二十八宿起于印度,以昂为首宿故。而中国起于角在秋分时代。《摩登伽经》有立十二寸之圭表,其影长尺寸算得纬度为43°,决非在印,恐系月氏Samarkand 等地。《摩登伽经》宿数有时27 ,或时28 0 如27 ,略去织女(p. 277) 。印度宿名全部不能由今意释之。印度织女与牵牛颠倒,由于岁差。但此点余上面己提及。又谓大角之名为Srati ,角也,余谓与中国摄提相近(p.279) 。
  接家玉函寄Henry 1. Transtrom (罗小其) 寄大公报函马继援电话Charl田F. Brooks (晓峰带交) 刚复、建人函  
  
沙坪坝   晨微雨,阴。下午睛。

  倭寇于二十一号由宜都、宜昌向渔洋关、聂家河进攻,共十万人,目的在于恩施。我师以石牌、渔洋关为决战地区,于三十日击败之。此役得飞机之助不少。自三十一日起,敌由长江溃退。自六月一日至十四日克服公安止,敌败退三百华里。敌之精锐13 、39 两师伤亡甚众。警报。晤王慧、何友谅于五云山青年训练团。
  晨五点起。仍泻。早点后,以帐子、小箱交姚福全。余步行往北碚市车站,六点半到,始知车于7:30 始开。等一小时,车开。在车上遇卫琛甫、戴修骏、姚传法等,知渠等赴独石桥开会,立法院每两周一次大会云。
  余在小湾站下车,往探王慧、何友谅。问站旁人,知战时青年训练团距站七八华里之遥。余徒步往,自八点二十分走起向东南行,为一石板路,至一石桥,名群力桥,则已为五云山矣。训练团在五云寨。余上寨觅队长陈上川,即召王惠来谈约半小时。王惠告余以被捕经过,谓系反孔为主因,并以湖南学生杨姓失金戒子事而结私仇。至贵阳后,何友谅因被打三次而招供,逼写自承共党等。王惠并曾指出陈天保、王天,心、吴恕三、庄自强、庞曾漱、周仲奇之女为同党。其中陈、王指为共党,于心无愧,惟吴恕三等均系揣度云耳。渠现急欲离团,陈上川亦谓其(玉慧)不久可以出团,但望陈立夫能去一信。何友谅以逃越一次,二日即重被捕,故监视尚严。
  方被放出,编人第三队,但不能见客,故余颇失望。下山时已十点半。有警报,闻飞机声,十二点解除。在小湾中膳。→点半再坐车至青木关。在站见一穿制服者押一学生模样人加于铐者来,余为之泪下。
  二点至教部。晤士选、黄龙先及马小波,知梅之铺盖放在孙总务主任家,为一杨姓女职员祯芬取去。三点至站,适立法院车来,遂乘立法院车,遇陈伯庄、卫琛甫、姚传法、马寅初等。四点馀至小龙坎下车。至气象局晤蔚光、忆帆、曦堂诸人,见宝望。将蔚光函退回,且批若干语于上,实太不知礼节,余劝其能大量。  
  
沙坪坝   睛佳。下午28°。
  下午开气象学会理事会。
  晨起。今日虽不泻,但腹仍未愈。晨八点至牙医院晤蒋祝华看牙。知上左第三臼牙张鹏飞所套金crown 巳穿通,张又劝将牙拔去,谓其只剩四分之一在上,而神经己死也。至重〔庆〕大〔学〕晤刘云浦,渠允下年赴浙大。九点半警报,十点半解除。谢家玉来,知渠一时尚不能回。午后二点开气象〔学会〕理事会。到肖堂、晓寰、长望、蔚光,议决七月十九与科学社同时开年会。推定蔚光、长望、国华、宝垄、子政为年会筹备委员会。黄羽仪来谈。四点借长望至小龙坎经济部资委会电工器材厂晤马师亮,遇苏绍文。五点回。晚九点半睡。
  寄石延汉电
沙坪坝   晨21°,午后31°,晚29°。
  卫生实验院牙病防治所医牙。下午张直中来。
  晨六点起,仍泻。七点半出席气象〔局〕纪念周。八点至卫生实验院牙病防治所看牙。余以两年前在遵义张鹏飞所做金crown 已破,经昨蒋祝华验视,以为须将左上第二molar 拔。但余上面左边只第一、二臼牙,下边只二、三臼牙,若将左上二臼拔去,则左边全不可用。右边下面三日牙均全,而上面只三日牙一半。蒋祝华亦主拔,恐牙根有病传染,害及心脏。归王主任疗治。王来时,余告以过去左上牙痛,于五年前去香港照X 光,不得要领,但牙有时仍痛。三年前又在贵阳中央医院照X光,与前次相似。但蒋祝华及贵阳省医院均主拔,结果将左下第一臼拔去。回遵后牙仍痛。看张鹏飞始知乃左上第二臼作'怪,始将旧补挖去,但牙三分己去二,因作→ crown ,悍可嚼物。迄今二年,赖有此耳。但王亦〔主〕拔,拔后以乏料不能配上。
  据朱章庚出席粮食会议回后可带假牙回,须待秋季再做。以余牙既不痛,故暂留之。并为补左上第二premolar 小臼齿,又令看护洗牙,计费一点半钟。其人经验不多。按王君亦华西毕业生,有六年经验云。午后浙大毕业生张直中来,据云军政部电讯修理厂将有车赴贵阳,于一星期内出发。余托张为余留一位置。近日泻不止,虽日一二次,亦觉伤元气。  
  
  本月二十日英国Winston Churchill 在国会讲演,谓甚愿与斯大林及委员长相会。又谓北非之捷,赖Sherman Tank 之功不少。又谓德兵在俄国者尚〔有]190师,其余轴心军28 师,而北非则不过十五师而已。故大部之负担仍在俄。北非德国死亡与被俘只二十五万人, (为〕最优良兵士。No one can tell what new complicationmight arise in 4 or 5 years' war and it is dragging out the war at enormous expenseuntil we are bored 0 1: might drift apart or split that the main hopes of Germany and Japanmust now reside. We must destroy their hope.寄郑子政函  
  
重庆   晨26°,下午33°。挑子上市。
  美国煤矿工人五十三万人因物价增涨罢工,要求矿主增工资。晚晓峰、叔谅、谢家玉、杨慎修来。
  晨五点半起。八点借蔚光至沙坪坝,即乘车回重庆上清寺。十点半晤俞大维 1于兵工署,见Dalie 云南图,乃1906 年左右所印者。谈及欧战,渠以为德国在二年以内决不致于崩溃,故战争至少尚有三年。余则以为德国于-年内或不能支持。
  大维对于兵工署与大学合作,极不赞同。偌大维夫妇及同事二人(总务周自安与云秘书)在附近小馆吃牛肉。大维长子系德国夫人生,已入空军。陈夫人所生子二人尚只九八岁。
  二点回。睡一小时。往晤咏霓,知研究院总干事企孙既决辞职,驷先已约请李书华(润章)继任,有允意。渠对于气象所与气象局分,亦不赞同,此点与黯先不同。囚。谢家玉来,余交以教育部十万元支票,以六万元汇校,三万元为车运费,一万元购件。五点晤骗先于组织部,余告以气象所非增加研究员不可。涂长望与赵九章须并请,否则至少请一人。但长望希望能代理,此点黯先不赞同,以恐蹈过去不合作之覆辙也。据咏霓云,厦千曾去渠〔处J,请介绍与周至柔,并欲将气象局与房屋等归并与航空委员会,可知厦千之不择手段矣。
  回。晚膳。家玉为余购shirt 两件,每件490 ,两年前只17 元而已。晓峰、叔谅〔来〕。知晓峰定星期六借蔡翘等乘飞机赴美,余交以Brooks 函。杨慎修来,欲得一转学证书。
  接刚复、梅电允敏函孙越崎函黄超人、雪艇(支票一千元) 设计局顾惕生、王友西函叶左之、吴文晖、振公、教育部、孙逢吉、张孟闻函谢义炳、叶笃正函端木值、陈之迈请客
  
  片  
  
海棠溪   晨微雨即止,25°。。下午时雨时阴。
  晨晓峰、美愣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观音岩晤家玉,因其昨日所交钥匙与余箱子之锁不符也。
  晓峰与美愕来,不值。九点半至生生花园。作函赵九章等。中午回。知叔谅己打电话约晤布雷,惜余在生生花园,未悉其事。中午晓峰来。渠等定星期六赴美,并知美愕允回浙大。次仲来,以稚晖叔对两幅相交,知渠颇受稚老之责,以渠不愿为人书对联也。允敏箱子以放防空洞故,箱内均发霉。有余之大衣及允敏之皮袍在内。
  中膳后借兵工署俞大维车赴临江路戴家巷植物油料厂晤罗经理。系羽仪之同班,清华毕业生,名家选。同车至厂者有兵工署周自安君。余等至植物油料厂后,羽仪亦来。三点半车开,别罗家选、周自安二君。车号为国渝2355 ,系Ford ,用1-t~汽油。车夫范姓,宁波人。同行者则有厂中徐廷正、盛宗利诸人。过江即住海棠别墅,斗室12' × 8' ,每晚七十五元,价可惊人。九点睡。12 点电灯熄后,臭虫大作恶,不能睡,至天明。
  寄张宝望函寄杨昌俊函家玉函黄肇兴、赵九章函中央设计局函子政夫妇、4
  
东溪    晨阴21° 左右,下午雨。
  晨七点起。八点半开车。由植物油料厂稽核徐君廷正为指挥,此外羽仪及余与厂中盛君、戴君、司机范姓共八人。有两排座位,故一切远较商车为舒适。所载系镜铁,一路尚称平)1厌。在一品场中膳。膳后开车,上坡甚慢,故至东溪已下午四点。乃即技宿,住东江旅馆,以为其地或可无臭虫,但晚间仍有,且后间有小孩常哭,不能安睡,惟比昨略佳耳。晚膳在对门华北膳厅。东溪地方虽小,但有水力发电之电灯。街上污秽不堪,室中亦如此,厕所竟不可立足。途中代汽油每gallon 只能走六七公里,因上坡多也。沿途水稻均已栽秧,街上有桃杏可购。客饭海棠溪二十元一客,一品场十八元,东溪十四元。房间三人宿每人十二元,亦远较海棠溪为廉。  
  
遵义   雨。晨18°。左右。下午雨。
  晨五点即起。六点廿分出发,时天下微雨。余与羽仪均以为无当天抵遵义之希望。在酒店主E川黔分界处又停一小时半,修车胎。途中遇欧愧安车,知与军车相撞,幸人与机器无损,亦是大幸也。余若知欧有车来,或乘其车,因车中人不多也。
  十二点在新站中膳。膳后过花椒坪。在微雨后,一切顺利。在桐梓停车片刻,时己下午三点。沿途水田均已下秧,本年丰年可以预卡矣。五点馀至遵义北大路23〔号〕植物油料厂。六点至岭南酒楼晚膳。余本拟请徐、盛诸君,慰彼等一路照拂,及范司机,但遵义植物油料厂朱文汀主任又将款付去。六点半雇车回寓。途遇振公。回家知梅方病愈,而金妈亦一度卧病三天,梅则病七天之久。松、宁均好,允敏亦觉腹不适云。  
  
遵义   晨17°,晴佳。下午25°。
  法国组织Committee of National Liberation 民族解放委员会以Gen. Giraud 吉罗、De Gaulle戴高乐二人为主席。下午一点半警报,三点解除。
  晨五点起。七点三刻至校。谈家帧来。洽周、迪生、劲夫、相国等来谈。阅批公文。进修教授以连续任七年者为合格,由校长推举合格人三分之一。余所推为劲夫、鸿适、亦秋、润科、霞初、何增禄、苏步青、香曾等七人。又工程学会工程奖学金,四系之优良学生推定电机游德清(84. 1) ,沈维义(83.9) ;化工叶祖游(86.7);土木张明显(84.2) ;机械周森沧(84.4) 。
  下午一点半睡。学生朱祖培来。余嘱其弗为自治会之职员,因其已记两大过,容易被开除也。午后荩谋来,谈招生问题。晚贵阳来长途电话,系卫生人员训练所‘林可胜打来者。知英国大使Sir Horace Seymour 将于明日下午二三点至遵义参观浙大,即晚住遵义,次晨即行。余即至社会服务处,晤张呜岗,嘱留四间房子,为彼等下榻之所,并预备下午在招待所茶点。晚迪生约定明天招待人员。
  接晓沧二函姚春台、刘明水、朱驷先、宪承、顾谷宜函顾季高、朱允明函何元晋
遵   睛。晨23°,下午26°。
  英国大使西摩到遵义。黔桂铁道独山金城江段通车。晓岭、金龙荪、蔡翘等一行飞印转美。
  晨六点起。七点高学淘来,嘱其预备招待英大使西摩。九点在旧府中约洽周、迪生、劲夫、振公、学淘讨论招待事宜,并派振公往晤高文伯,知其又病倒矣。赵元卡来谈,知其曾作论文二篇,在贵阳与重庆得奖。并谈及上次豫灾筹款作弊之毕硕、肖朝旭、宋鹏飞被开除事。此三人均化工四年级,肖能办事,毕则湖南人,以为能号召同乡,二人皆于金钱进出不可靠。宋则一向为同班所信任,但此次竟至伪造戏票而自承,则尤出于意料之外也。左之来谈。
  十二点至环城路新建成卫生院。徐瑞和请中膳,到胡颂翰、刘震清、孙必仁、胡世炳、丁假生(绍均)、孙怀慈、郑兰茂、刘肇基、刘庚等四十余人。新造卫生院为二楼砖房,共36 间,费二十六万元。头等病房、二等病房各八间,外有产科、外科等及普通病房。二等病房每日取费二十六元云。
  下午二点,借迪生至南门外接西摩。未五分钟,西摩大使及其夫人S仙i让r Horace1. Se叮ymo佣u盯r飞、V盯iolet Se叮ymoωur 及秘秘、书E.B.B阮0∞O咋k巾y 与Colonel P. Mun町lro-Fau盯1町re叫〔到],即与迪生借至新建筑之社会服务处。在该处已定有房间四间。并约羽仪、黄尊生、费香曾、洽周、卓如夫妇,及允敏、梅太太、羽仪太太、劲夫、振公等,在社会服务处茶点。四点一刻,请西摩大使讲演。临时召集在社会服务处昕者五百人。西摩讲近来大学生与四十年前之异同,并谓大学内有free discussion 与free exchange 之精神。次请lady 西摩讲数分钟。五点借西摩等一行赴次东门看工场。六点半约西摩大使一行四人及洽周、劲夫、荩谋、迪生夫妇、允敏、卡青芳在俱乐部晚膳。九点散。余与西摩谈,谓战后希望英国能送教授来,如过去Marriott 然。并希望能得期刊与新出书籍。西摩此次带有Carr , E. H. Internαtional Relαtions < Afier > Since thePeαce Treaties {和平条约订立后之国际关系~, 1940 , R. Cohen The Economics 01 Ag- .ricuture {农业经济学~ , 1940 。
  接三益函
遵义   睛。晨23°,下午29.5°。
  杨梅上市。
  端午节。梅发病。
  晨四点半起。五点馀至新城福音堂。因西摩夫妇及Munro-Faure 、Bookley 诸人均在Gihhs 处早餐。六点西摩等一行即赴渝,迪生夫妇、余与允敏与彼等告别。
  七点回。今日为端午节,士楷、波若及诸孩来。
  八点至校。自治会汪积功、谢文治、庄惟、傅轶群、委博生等来,为朱祖培任常务干事,请其继续维持事。余谓朱祖培己记两大过,不应令其再任自治会职务。中午希文田。又钱老太太来。中膳后睡一小时。今日侵晓,梅又发病,于上午七点、十点,下午三点及晚八点,共打囚针。前三针王太太打,晚间陈护士打。梅骨瘦如柴,若非另觅办法医治,吾恐其不久于人世。拟请朱诚中来一商,送梅入卫生院,庶几晚上发病即可打针,不至如目前子夜发病,须七点方可医治也。
  四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六月廿七开校务会议,教职员、学生米之运费自出。
  因县府所交之米,远在四十里以外。香烟走私,余主张澈底清查。晚希文回。上午十点半作纪念周。余报告在渝接洽经过。晚学生代表郑士俊来。知渠己推为常务干事,代朱祖培。
  接萧庆云函宁波旅渝同乡会、叔永、晓峰
遵义   晴。晨22°,下午30°。闻布谷。贵州少杜自鸟,而川中杜鹊多,布谷少。
  晨四点三刻起。梅今日病稍好。晤朱诚中,嘱下午至寓。晨谢幼伟来,知谢文通与黄疯子争吵事。学生马国钩来谈,谓萧朝旭、宋鹏飞均因毕硕而牺牲。吴志尧来谈。又纱花布管制局沈召滋来谈,知胡颂翰交代未清,尚差三万三千余元。渝总局尹任先已有函来催,并嘱逾期押专员公署云。因余为胡之保人,故沈特来此云。
  接地方法院公函,传冉憨森为捣毁萧澄清所开源丰皮鞋军帽店事。
  浙大预算'遵滔永共体给43 ,500 36 ,500 9 ,700 88 ,700工资- 15 ,000 6 ,800 2 ,000 23 ,800115 加薪14 ,200 11 ,000 3 ,000 28 ,100办公费60 ,000 36 ,000 14 ,000 110 ,000购置8 ,000学术14 ,000特别办公7000 6000 500 13 ,100学生公费6000共292 ,600吴静山来谈目前预算事。知目前每月收入338 , 623 ,除龙泉60 , 000 ,附中16 , 666外,每月实得270 , 290 。故依上表,每月须亏负二万二千元之数。中午资源•委员会技正兼水力发电勘测总队长黄辉(则辉)来校,约在江浙中膳,到霞初、钟韩、芝纶、培华、施成熙、侯女士及劲夫。二点回。
  三点半朱诚中来,为梅诊验。据云心脏无病,惟肺弱,兼贫血。现正吃Levix ,每瓶100 粒,三百元,日吃十五粒。朱医赞成梅人卫生院。余定于日内与徐瑞和接洽。五点至合作社开理监事会,到坤珊、沈尚贤、殷元章、孙祥治、迪生等。开票检新理事、监事,只55 票,未达过半数。须催各人再将票寄来,始可决定。六点回。
  晚师范学院春孚来。据云教育系对于李相助、卫士生均无好感。又谓毕硕素来行为放荡,赌嫖吃著,无所不为云。
  接朱3留先、顾谷宜等函寄谢家玉
  
遵   晨晴23°,下午29°。
  香烟走私事。
  晨四点余,因松儿闹而起。作函与家玉。八点至校。阅各种文卷,读邱吉尔上月十九在英国国会演辞(见5月31日日记)。十二点因。睡一小时。三点至校。
  沈尚贤来,报告调查附中职员祖国材走私,及三月二十五日校车离捕后随带香烟六箱,被遵义缉私机关扣住。原欲取贿五万元了事,以一时无法得款,故将香烟充公了事。此事车夫关兴汉当预闻其事。警备司令部应参谋长似知各人之姓名。同车来者,只有看护陈玉如。陈已往农林部,曾派家玉去问,不得要领。事后并有庶务胡士元、马宗裕、唐世忠陆续来遵,是否交涉香烟不得而知。司机助于费有全于事后即离去。外间谣传颇多,如丁荣南、胡刚复均在嫌疑之列。振公亦谓丁恐有关系,但不主张澈查。余则主张查明其事。荩谋来谈。余坤珊来谈。五点洗浴。六点回。晚希文回。
  阅R刨出自Report No. 3 中有关电木文,谓电木plastics 塑料将造成第二〔次〕生产革命。因其可以代替玻璃、丝、毛、棉织品、橡皮与五金也。其历史1828 年德国W出ler 维勒造urea 尿素,为有机物人造之初, 1848 年德国Schoenbein 舍恩拜因以棉花置硝酸、硫酸中得guncotton 棉花火药, 1868 年美国Hyatt 亚特制celluloid 赛璐珞代象牙, 1909 年比人Baekeland 贝克兰发明bakelite 盼醒塑料,目的在觅shellac虫胶留声片代用品。1919 年以后, plastics 大盛,大多用于电之隔离,汽车、飞机之gear 、knobs 、Handles ,代玻璃,以及房子之代木料、桌面、棕刷、家具等。战后房屋与汽车全部有以plastics 制造趋向。
  接士俊函接宝望函子政函邦华函晓沧电(云已启程来)顾济之函
  寄谢家玉函
遵   晨阴21°,下午晴27°。杨梅上市。
  晨四点即为松儿闹醒,不复能睡。七点半至校。十点半至何家巷。借劲夫赴首都别墅烟类专卖局晤宋振华不值,由秘书蒋君接洽。初询去年及本年有否大批香烟由浙大校车私运被扣情事。据蒋云并无此事,但本年
  
  三月十日曾有附中职员祖国材被扣事。祖乘商车运香烟二万九千支,值七千余圆,以无准运证被扣。当时祖国材被押。据祖口供,谓系湄潭王正清所托带。后由张继哲、夏炎二人保释。至于学校走私,则但闻传说谓有七大箱,值二十余万元,于离遵若干公里外为人所没收,但亦查无实据云云。
  十一点至卫生院晤徐院长,告以梅儿病状并欲进院事。据〔云〕院屋有空,近年患气喘者已有十七起,女多于男,有若干人不能吃鸡蛋与馒头。此说余亦闻之于高文伯。
  下午胡颂翰、丁绍均等来谈浙江同乡会与浙大共办员工子弟小学事。又招夏炎来。晚招司机关兴汉来,询以汽车运香烟走私事。夏炎初不承认保释祖国材,经余告以亲查有据,始云祖有股本一千元。关兴汉不承认校车被扣(为香烟走私) ,但不承认钓黄鱼则与陈玉如所说不符。关自承向马宗裕要学校封条。
  接《大公报上毅侯函教育部颁甘、黔、赣三省高中毕业会考升学办法接曾慎、姚春台晓沧二函刘明水、孟宪承函蔡竟平函源丰号萧橙清函接贺壮予电王伊曾、严振飞、杨臣华、史地图表编篡会顾顿刚等函寄叔永函杨臣华、短彩、王贻蒜函王爱予函  
  
遵   晨晴22°,下午28°。
  意国南Pantellaria 岛投降同盟国,计三十方哩,在西西里岛南六十五哩,有兵八千。梅儿进卫生院。
  晨五点馀起。戚美英来寓。八点至校。叶左之来,谈渠不愿任史地系主任。
  而任美愣又不能回,故决计请涂长望回校任史地系主任。高学淘来谈。余询以校车走私事,知近来校车运输监查更不如往时,故庶务主任势非更换不可。荩谋来谈。阅厦大寄来萨本栋对学生之讲演,因厦大学生以运动会而与长汀中学学生动武也。
  中午回。吴荣熙来。渠系遵义刀靶水人,德国留学,现在兵工学校方千里处,因视父病而回。其父于去年调潭运动会时曾到会。据梦秋云,入六月不雨,米价将大涨。现下秧者只占1/3 ,再半月不大雨,则虽雨亦不能栽秧。又云贵阳师范学院王克仁以学生领米而致闹风潮。缘部中嘱学生食米由学生自运也。二点半借允敏送梅人卫生院,住210 号病房,为二等,日费26 元。闻头等房一二日即可腾出云。
  除徐瑞和外,尚有陈医,无锡人。晚钱老太太来。
  接张孟超、黄质夫函任美愣函一年级生袁功铺、刘名贤、朱占元函
  寄马小波函谢家玉、涂长望、叶左之、刘明水函
遵   晨晴22°,下午睛29°。

  百岁老人罗声荣寿庆。
  晨五点起。六点有学生来报,谓新到第十师军队因住屋将一浙大学生陆豫如捆绑至经历司四号云。近遵义人罗声荣,生于道光廿三年八月七日,即西历1843年,生于新城龙王庙侧,参与剿川匪蓝大顺之乱及陕西回乱。自陕西回,经商致富。
  六十九岁妻黄氏故,又娶江氏,生一女及第八、九子。今岁八月为揽授之辰。其子世华、世显、泽传、泽民于十三日迎养来城,为之寿庆。其寓子尹路333 号,即在校门外。门庭如市,并结彩楼已数日矣。任可渣为之作征文启,余亦为发起人之一。
  请罗韵珊作一颂,并写单条云"鼓战播州,得地之厚,灵气所钟,人多上寿。前有蒲公,市臻黄营,百余年间,公继其后"等云云。
  午后睡一小时。二点半至校。晚五点学生自治会欢迎毕业同学聚餐,未往。
  七点半借允敏、宁儿、钱老太太至播声听音乐会。七点开始,八点半因桃园起火而散。
  今日秤得:祯(去衣)101 磅,允敏91 ,梅89 ,宁83 ,松27 ,希文143 磅。
  接西康测候所陈永福、王师事是函李振翩(医专)、刘粹中函、寄吕蔚光、胡肖堂、王师载、徐品高、士俊、黄超人函寄英大使馆新闻处、中国史地图表编篡社、戴季陶、陶元珍、中大  
  
遵   晨阴22°,下午25°。晚雨,下午五点始。
  意大利西西利岛以南Lampedusa 兰佩杜萨与Linosa 利诺萨投降同盟〔国〕。
  晨五点起。中午樊君穆来谈,知渠八岁子已病八月,患肺病第二期。近西康技专周宗莲请其往,渠已允可,但以子病所牵连。余告以如其子病不起,则以迁地为良。晨七点借宁步往卫生院,自丁字口向南门行,需20 分钟。回途自北门下山,只18 分钟。梅在院第一天,因同房闹胃病,不能睡,但次日未发。据陈医云,梅贫血,普通每cc 红血球五百万,渠只四百万。此外则有慢性气管炎chronic bronchitis ,易致T. B. 肺结核云。余见梅致胡鸿慈一函,知二人相知只三个月即告别。信中语气似近来不甚相契。浙大请渠为校医,渠不愿来,可知其不愿作甚大之牺牲也。宁近患咳,但诸儿以宁身体为最佳,惜其愚鲁难造就耳。
  九点馀至子弹库并柿花园一号开教授会。余对于经费作一报告。此外讨论米贴运费提案。在入不敷出之情况下,教员均不愿出运费,但学校则以每月上万元之运费过大,亦不能出。故成一困难之局面。到会者如沈尚贤、殷元章,把薪水与米贴并为一谈,实片面之见。因米贴乃国家所发,学校不过代办而已J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旧府中。与苏元复、陈卓如、周恩济打球。今日民众食堂来报告,谓叶元在该店毁物380 余元。
  接张公权函罗登义函 接王抚五、陈祖源、蒋经国、杨钦、杨昌业、曾广证、科学社
   晨大雨22°,最高22.5°。
  克服公安。
  晨五点起。八点后大雨。昨市民求雨,而今日竟得雨,亦可谓巧矣。遵湄一带,半月未得雨,稻田下种者已干,而未下秧者则不能下秧,今日雨后得可解除困难矣。闻前日米价每斗已110 元,昨150 。倘再不雨,则二三日内即可至斗二三百元也。今日雨终日,米价稍跌。上午以播声电影院屋漏,未做纪念周。
  下午二点至县府晤新任县长卡青芳,河北赵县人,中政校毕业生(民廿四)。
  余嘱其将员生谷米送至城内,伸可减少运费。二点半开行政谈话会,到刚复、邦华、季梁、劲夫、迪生、高学询、洽周、荩谋诸人。决定龙泉二年级生来黔,每人给运费二千元,但借读〔生〕与平均65( 分〕以下者不给旅费。乙种奖助金,决重行分配。晚请卡青芳来校晚膳。八点半回。
  接教部电寄蒋经国、杨钦
  寄严振飞、顾济之函 袁守和、张孟超、李振翩、陈立夫
遵   晨微雨20Xo,下午晴25°。
  张百丰辞职。
  晨五点起。八点至校。邦华来谈。又高学淘来谈。渠昨与夏炎言语冲突,将夏开除,后改辞职。今日又以唐宗望收受筑路一千元之款,被迫辞职而起冲突。又沈尚贤与余坤珊来。为合作社事,并拟调夏炎至合作社为会计。合作社本年可赢余五万元。但除去四个职员与二个校工之薪津,则可谓毫无盈余之足言。因所有职员之薪津、校工之工资,均由学校出也。故余主张学校单出25 , 000 资本作为周转,不给薪津。另由学校担保,向银行借款。午后睡一小时。
  午后三点,王欲为约杜佐周在寓晚膳。王欲为系杜在武昌师范大学时代之学生云。到张济时、李相助、邮衡叔、振公及杜之亲戚阮太太等。杜己被命为英士大学校长。据云英大工院归并于北洋大学。英大经费二百二十万元,其中临时六十万元。现在云和、泰顺二处。暨南大学则在闽之建阳。又谓日本人对于上海各大学尚不强迫登记,因之各校周旋若即若离云。
  接石延汉电刁泰亨函接董彦堂、企孙、陶百) 11 、装翰兴(克安之父)、邵祖平、茅以升、钟伯谦函
  
遵   晨阴。下午28°,闻雷。晚雨。

  晨五点起。七点馀至卫生院视梅之病。知渠于十二三曾稍发热,晚间有时吃andrenalin ,但日来甚佳,在房中作走动。乙等病房每日二十六元,但鸡蛋、藕粉等与药在外,其数当可观也。希文适亦在院,因知其今日军官学校成立廿周年纪念,放假一天。
  八点至校。浙江省党部主任委员罗霞天及其太太来,知渠等于昨由渝出发回浙江,余送交《浙大概况》二本,谈半小时即行。中午至柿花园特一号李相勘寓中膳,约杜纪堂,则杜已于今晨启程赴浙矣。田。睡一小时。
  三点开学生救济委员会,到邱渊若、洽周、王克章、高学淘、振公、塞先艾等。决定夏季二月中预算,计遵义六万元,据潭二万,永兴一万一千元。四点开建筑委员会,蘸初未到,馀出席,并邀孙怀慈列席,讨论化学馆建筑付款问题及本年临时费五十五万,其中卅万系建筑,廿五万系增班,应如何分配。六点半借允敏请侯毓芬晚膳。侯与允敏系世交,在密切根于1940 年毕业,得B. S. 与王明贞同时。到李相勘、王欲为、季梁、邦华与刚复。晚九点回。
  June 11 , Allied Food Conference at Hot Spring set up a United Nations Relief andRehabilitation Administration , organizing a commiUee of 4 with representatives fromChina , Russia , G. Britain & U. S. A.接吕蔚光函谢家玉电于国荣函毕硕之父毕芷英函寄李振吾、吕蔚光、企孙、刁泰亨函
  
遵   晨雨23°。下午24°,阴。
  晨五点起。七点馀至校。作函与叔谅,将公务员进修考察条例寄去。系国府公布,凡高等委任任同一职务五年以上而成绩优良者,如学行体格兼优,可以派赴国外考察一年。余即函叔谅,告以近年办大学已无发展余地,故甚愿出外一游。作各院系教授统计,依教部所定,共教授超出四人,但公共科目体育方面尚超出。助教超出十余人。而职员超出尤多,计156 人,超出五十人之数。
  午后睡一小时。士楷来谈,知暑期中渠有去桂林之意,亦以生活不能维持也。
  三点开预算委员会,支配五十五万临时费,计建筑遵义工院教室与实验室卅万元,湄潭建筑十万元,公共设备十万元,医药五万元。又讨论下年聘任教员,决定薪水各晋一级。在旧府中晚膳。九点半散。刚复来谈,以柬星北函相示,谓张孟闻挑拨物理系何增禄与束星北之感情,因此刚复之意欲将孟闻停聘,余则以为如此不啻强贝时璋辞职,故并不赞同。
  接贵州省府电周锦水(衡阳华成电厂)函学志函林馨侯
  寄陈叔谅函
遵   晨大雨22°,下午23°。
  晨五点起。近来虽得雨,而量不多。自月初迄昨,只33 公厘,其中星期一得18 公厘。昨晚今晨乃大雨倾盆,可以稍苏民困矣。下午睡一小时。三点到〔校〕。
  廿一日在贵阳开高中汇考及联合招生委员会,决请荩谋出席,己与商妥。余因不久赴媚,故不能往筑。今日〔接〕到晓峰自加尔各塔函。知己抵印,四五日即飞非洲转美国云。渠等于六月五日由渝于6:30 起飞,于昆明、丁江二地略停,下午五点半抵Calcutta 加尔各答,四五日赴Karachi 卡拉奇。远征军训练中心在Putna 普特纳SE 一百哩之Ramgarh 拉姆格尔地方。加城物价较战前约涨五倍云。
  晚阅《科学与近代思想》稿,此稿由俞心湛抄录,拟登《思想与时代》,并改名为《科学与社会》。晓峰此次飞行,自渝至美凡一万三千哩,计十五天,为四发动机之巨型机。
  〔补记:据晓峰六月廿二日自Miami 迈阿密来函,知于六月十五子夜自喀喇基〔卡拉奇〕起飞,十六晨七点在Eden 伊登早餐再飞,九点至东非洲Asmara 阿斯马拉附近之Gura 古拉。十七晚九点再飞,十八晨七点至黄金海岸之Accra 阿克拉,九点横渡大西洋,午后八点至巳西Natal 纳塔尔。二十日晨五点续飞,下午二点抵Trinidad 特立尼达。晚一点又飞,二十一日晨五点至Miami 云云。〕
  接晓峰自印度来函 金咏深函(附中正大学风潮事,为打《民国日报》)
  寄欧愧安电
遵   晨雨2 1.5°,下午微雨22.5°。
  威尔斯著《和平与战争之常识》。
  晨五点起。七点半至校。校工张迪青近来常迟到,于晨九点始来。故办公室早晨余最先到而迪青最后。余询迪青,彼谓校中所给不足以糊口,故早晨不得不作营业云。可导永兴来函,知
  
  五月廿七日有一年级学生武景文以领汇票,邮局给与一元票一百八九十张,致起冲突,武生于掌李光华之颊。同日下午,学生陈宝庆亦因赴邮局取三百元之款,与邮局办事员口角而动武。近来重大、中大、中正、厦门各校均有捣毁邮局、报馆等事,实可注意也。
  J午后睡一小时。劲夫来谈。晚阅H. G. Wells 著Common Sense 0/ War αdPeace , 1940 年出版,系101 页之小本, Penguin[ 出版〕。书第四章题"世界战争之终结为革命"。".26-31 谓目前乃系一种生物革命,人类科学上种种发明,使人类于五十年中由贫乏而臻于富庶,由辽远而变为比邻。有和平,即家给人足。但人力物力虽增加,若不善用而趋于战争之一途,则惟有灭亡。It is now a truism that if wedon't end war , war will end us. "人类不终止战争,则战争将消灭人类"0 ~中国之命运~205 页引用此语。但如欲世界有永久和平,则各国政府的宗主权也须削弱或消灭。故大英帝国与纳粹主〔义〕必须同归于尽而后可云云。
  接余坤珊函唐宗莹函高文伯函寄李絜非函又文稿《科学与社会》一篇金咏深函张宝莹函寄李宗恩电欧元怀电
  
遵   晨微雨21°,下午22°。
  遵义人罗声荣百岁上寿。
  晨五点起。七点徒步赴卫生院。梅已于日前迁头等病房,每日膳食住36 元。
  住十天费七百元,其中四百元为药费,因常吃铁质价贵之故。卫生院除院长瑞和外,尚有陈、张二医。陈,无锡人,贵阳医〔学〕院毕业,行将往成都。看护五六人之多。今日看浙大学生山西人武宝琦,因头肇肿人院,谓患漆病,打数针后二三日可出院。广东人侯材泉则最后期肺病,自到校即人疗养室,在酒潭几一年。人卫生院后病更剧,下午温度至390 ,近两日呼吸迫促至27 35 ,命在旦夕矣。回。希文亦来。
  午后至子尹路333 号罗声荣寓,祝其百岁大庆。查罗系遵义乡下团溪尚稽乡附近人,生道光廿三年八月七日,今年适值百年高龄,林主席特赐"兴国人瑞"匾。
  其长孙家在子尹路,在丁字口开布店,浙大易养泉即住其家。自本月十日起每日请客三次,每次廿桌,今日为最后一天,特专函邀余往。中膳后余以好奇心所动,前至其寓。遇梦秋、李仲明、王筑生、刘肇基、柏健生诸人。老人坐床上,行走虽须人扶,但甚康健。惟耳聋,目则近年始不明。九十五岁时尚可步行七八十里,自乡走至城。惟尚健饭。其第八、九子(世华、世显)均年只二十余,乃七十岁以后出。余于民廿七年见马相老于广西,时年九十八九,虽能言语,但坐椅中不能行动,尚不及罗之健康。闻罗记忆力甚强,亦胜于马。罗声荣不嗜烟酒,居乡时多躬自操作,从不服药。其致高龄,非偶然也。
  接刘震清、王子培函寄蒋梦麟函谢家玉电
  
遵   晨晴20°,下午26°最高。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今日本拟赴湄潭,以王家坝桥断未果。十点半纪念〔周),为最后一次(本学期)。本约杨耀德讲"工程分析",以毕业考试,到者人少,举行仪式即散。午后睡一小时至校。刘廷蔚及贵阳私立某农场主任张继志来。六点回。晚接高文伯函,知明日有车开湄潭。宁发高热,中午lO3 ,下午104 ,晚退净,谓觉欲呕吐云。
  接王爱予二、陈叔谅、马小波、徐著新、步青函二吴均一、黄肇兴、肖堂、蔚光等函张素诚、任叔永、冯天荣、董希贤寄三益函王师事是、陈其可、钟伯谦、陶百川、侯苏民、贺壮予寄翁咏霓、吴廷桂、周寄梅、襄翰兴、顾惕生、徐著新
  
湄   晨晨19°最低,六点半21°。
  晨四点半即醒。昨夜睡未佳。晨宁热不复发,今日嘱告假-天。七点半别允敏至校。今晨八点半,遵义托儿所行开幕典礼。吴主席夫人亲临主持,余请允敏代表往。八点由旧府中出发赴车站,邦华、季梁、刚复同行,此外尚有施九泉、张百丰亦同来。此次开车由于刘廷蔚之力,因渠与张继志欲来湄也。未几,刘、张二君亦来。九点开车。车只能开至王家坝,离湄潭尚有九公里之遥。→路甚平}1J9t。十二点至王家坝。吃米粉、莽麦面外,于二点半雇挑夫三人,每人三十元,徒步至湄。王家坝桥为大水冲去,连桥脚亦散布于河底。四点半抵文庙,途遇耕米场胡场长。刘廷蔚等住茶场。
  寄吕炯函
湄   晨晨阴,日中昙。
  月中玉兔,日中赤乌,中印相同。刘学志、中学骆主任、张德粹、程石泉来。许鉴明、叶笃正来ο晨四点即醒。五点起。阅39 卷六期《东方杂志H 上〕陈安仁《印度文化对于中国社会之影响》。引《楚辞·天问~"鳖戴山拧,何以安之",与印度的"以上负在龟王Kurma 背上"相同。《天问~"夜光何德, HU-- 何顾兔在腹",与印度的《吠陀经》飞Tig-Veda 里以Sasa 即兔为月中的形象相同。《天问~"弄焉射日,乌焉落羽",与印度的Madra 以电击Garnda ,落其一羽同,云云。
  晨余金生来,并招唐世忠来,知科学馆付款,余嘱速将第二期款付清。中膳后刘学志来,知彬彬近方在大考中。据云祖国材香烟走私与戴绍霆甚有关系。余告以祖国材应撤职。午后至农场,晤孙逢吉、杨守珍、陈鸿适、吴文晖。并至生物系与贝时璋、谈家祯等谈。回晤建功、步青。六点约刘淦芝、谷炳仑、刘廷蔚、张继志、亦秋、邦华、守珍、季梁、刚复晚膳。张继志之父亲向在上海自办民生农场,现在印度,张本人在贵阳水口寺办民生农场。云自土耳其Angora 安哥拉购兔子,以其毛织绒〔线J.胜于羊毛云云。
  电刘云浦(昆明化予转,重庆家玉转)  
  
湄   晨24.7°,微雨。下午睛。
  今日冯慧、叶笃正结婚。季梁以旧传得意诗四句为祝,即"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挂名时"也。
  晨五点起。六点上滑竿往永兴,行六七公里,适有木炭公路〔车〕来,遂坐公路车。因滑竿需三小时,木炭车一小时可到,滑竿一次八十元,而公路车票价只36 元而已。与姜炳兴、许仁章、琢如、费培杰等谈。据姜云,武景文、陈抱清二人打邮局职员是实,但邮局有意诬攀失款一万余元,经视察员认为不确。又袁功铺、刘名显二人出壁报攻击女生,引起公愤,记过了事。招大维之养女Jl瑞贞及九弟仁甫戚周定之。周系外文,广ß为生物,二人功课均佳。又女生费坤华(化工)、陈仲子(史地)二人,在班上较能作事云。军训教官徐纲温、张权等来,诉生活之困难。决发校中研究津贴,又加房租。教员住宅中幢一万元,连前一万七千二百元。润科来、朱福忻来谈。
  十二点半乘费培杰之马回。因鞍下之带为绳索,故跑时切两腿如刀。三点半到〈遵)(漏J.路上如受刑。至晚解袜观之,两腿去皮均六寸许,红痕甚阔。四点至媚江招待本届毕业生茶点,到九十余人。余与季梁、刚复、邦华、润苍讲演,学生陈永淦答辞。五点散。
  至县党部参加叶笃正与冯慧结婚,余为证婚人,与邦华同。杨守珍与王淦昌代主婚人,刘泰、张鸿漠为介绍人。六点始行礼。九点回文庙。束星北、江希明等来谈程石泉购盐事。晚舒鸿、亦秋来。十点睡。
湄至遵    阴晴互间。下午最高29°。
  晨四点半即起。贝时璋、罗宗洛、邦华、于景让、束星北等来谈。嘱马宗裕将购置朱北泉调换。丸点半至车站。别步青、邦华诸人,借程石泉、林良桐夫妇及张继志、刘延蔚等乘公路车至王家坝。因桥断,故须遵义之车来接。时第二车亦至,故行李山积,客人亦在卅人以上,本届毕业生亦十余人之多。十一点半遵义车始来,王站长亦到。知只来一车,遂将二车之行李、客人尽装于其上。十二点出发,三点到遵义站。别张、刘二人乘车回。知宁近病症,允敏与松曾至卫生院云。接丁荣南来函,知龙泉物价比遵义高,米一斤六元八角,肉卅四元,鸡五十元,蛋每个二元五角云。
  接荣南函  
  
遵   晨阴25°,下午雨26°。
  晨五点起。七点到校。阅来往文件多种。接涂长望函,知渠以与晓峰事先元谅解,故不愿回浙大任史地系主任。接晓沧电,知已于二十号抵筑。又接于景让函,攻击邦华不遗余力,有伤忠厚之道。中午至专员公署。应卡青芳、高文伯之邀中膳,到吴主席太太、张继志、刘延蔚、许秘书(吴夫人秘书)、刘震清太太、孔福民太太及张一能司令。吴太太前昨在桐梓保育院对于儿童甚为留意。许秘书在杭州黄河桥女中教书多年,陈立太太、王慧、周惠卿、郑佩芝均系渠之学生云。膳后吴夫人等一行许、张、刘即去筑。湄潭谷县长于中膳后赶到。谷炳仑乃吴主席之学生也。二点回旧府中办公室。戚美英为〔余〕在两腿上敷药。发现左腿已肿,二腿均出版少许。又陈卓如、劲夫、乔年来。六点回。晚八点半睡。傍晚黄尊生来。
  接吕蔚光、缪岩裙、涂长望、谢家玉、张晓峰、郭洽周、于景让接叶述武、晓沧电寄吴均一函企孙电刘廷蔚函
  
  •  
  
遵   晨侵晓雨。上午阴24°,下午25°。时阴时雨。
  sulphanilamíde 磺胶之发现。美国近又出sulphathíazole 磺滕哮哇可治疗鼠疫之一种,s叫川u1才l卢pha伊guan晨五点余,士楷来。又戚美英来,为腿上敷药。阅→卷三期EndeαVOUT July ,1942 ,中有Edwards Appleton "Plastics" ~塑料} ,又E. G. Richardson ~空中声浪之传布》及L. P. Garrod ~杀菌药之进步》三文,均饶有兴趣。Garrod 系伦敦大学微生〔物〕学教授,据云原虫Protozoa 因较微菌的组织复杂,故易于疗治。如症疾、原虫病,可以用Quinine 与Ipecacuanha 吐根制剂疗治,但微菌不易致其死命。至1935 年,奥国G. Domagk 多马克发现一种azo 偶氮化合物,名Prontosil 百浪多息,能治肺炎、脑膜炎与血毒。Prontosil 之重要杀菌毒为p - aminobezene sulphonamide,昔称为sulfanilamide 磺膝。至1938 为改进其疗肺炎。又发现Sl郎hapyridine ,乃Middlsex 医院A. G. Ewin 最初制造, (英国)肺炎死亡率自259毛减至5% 。最近美国又制s\均hadiazine 磺滕嘻吭,英国又制sulphamethazine ,则可以减呕吐等弊。
  此等药何以能治病?按Prontosil 等等均非杀菌剂,但能使微菌不收受营养、不繁殖耳。而所以能使微菌繁殖者元他,乃即p - aminobenzoic acid 可与sulphanilamide 对抗,而使之无效。此类acid ,在yeast 与peptone 中有之云。
  
  
遵   晨雨23°。
  周隆畏来谈。
  ‘f··eι,,.信毛宁i' ;良,晨五点半起。阅Endeavour 期刊关于Richardson{声浪之传播》一文,谓声浪因空中十七公里以上有温度逆转,遂使炮声近者不能闻而远者能闻。炮声常可闻于180 300 公里以外。由于"'4/\川-df 二JJUJ '‘『‘ p.. ...、唱.. ~" J , .r 悟、..声浪在17 公里以下速度渐减,故作concave 凹形。
  十七公里以上温度渐增,则作convex 凸形。其上升之角度为40°,故可至70 公里之高,尚可下降云。远处闻声之地带,常有二三圈,而其中间则不能闻,由于数次之反射云。按由此推算,则五十公里以上,温度在70 0 C 。按声浪近处有时不能闻而远处能闻。在欧洲1914一1918 年欧战时,伦敦能闻炮声,而其介于伦敦与西线间之Kent 肯特反不能闻。但陆放翁《老学庵笔记》卷七已有一则云:"熙宁葵丑,华山阜头峰崩,峰下一岭二谷,居民甚众,皆宴然不闻,乃越四十里外平) 11 ,土石杂下如簸扬,七社民家压死者几万人,坏回七八千顷,固可异矣"云云。
  今日报部以本校学生籍贯。龙泉除外1548 人之籍贯:省别男生女生省别男生女生浙江311 39 河南10 1江苏229 30 上海8 。
  湖南184 24 辽宁4安徽139 22 云南4 。
  江西106 7 西康3 。
  广东73 6 热河2 。
  贵州55 9 吉林1 l湖北48 8 北平1 。
  四川46 6 天津l 。
  福建50 2 陕西1 。
  广西47 3 甘肃1 。
  南京17 3 察哈尔。
  山东18 1 共1385 163河北17 。
  先修班不在内,各院研究部则在内。六点回。晚九点睡。
  接宝望函陈锡臣函舒鸿、刚复、张汉松函吕蔚光函刘明水寄《大公报》函王子培函黄质夫函•
  
遵   晨雨24°。
  晨邱仲廉来。
  晨五点起。七点馀至校。阅来往公文。并阅下学年教授助教等升级等事之统计。下午二点至校。开遵义浙大合作社理监事联席会。本年己终结结账,赢余七万余元,营业六十万元左右。下年理事仍为沈尚贤、殷元章、谢家玉、陆翔伯。惟余坤珊本为监事,现改为理事。下年监事仍为余与迪生、劲夫、荩谋诸人。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下年升级。升教授者朱福忻一人,副教授王漠显、吴志尧、胡士煌、刘之远。助教升讲师者朱良壁、过鑫先、(计克敏)。晚六点半请程石泉、顾谷宜、洽周、迪生、香曾、黄尊生、振公、迪生诸人,决于暑期中在酒、遵均举行讲演会。晚大雨,子弹库操场积水成池。
  寄谢家玉
   时雨时阴

  晨五点起。晨九点至校。二点至社会部新成立之社会服务处,招待卅二年毕业生茶点,共约到二百人。教职员到者迪生、劲夫、洽周、王克章、杨耀德及黄羽仪,各有演说。劲夫讲事业应要持久,不要见异思迁。迪生讲学生与先生之不同。羽仪谈中国社会之如何应改良,清洁、秩序方面之应整顿,在于社会本身之有善良种子与舆论制裁。耀德讲法兰克令〔富兰克林〕自传。洽周讲浙大之精神,以为批评、分析、合作三种精神之不可缺。当迪生、劲夫起时,均言无准备,余谓元准备方为训词。以王安石《字说}(以)[为〕例,波乃水之皮,则训者言之,川流不绝,信口开河者也。
  四点半至何家巷三号看宿舍。又至唐家祠。五点至中兴楼晚膳,系合作社理监事聚餐。七点在柿花园一号开合作社大会,新旧理事长迭为主席(沈尚贤与余坤珊)。计一年以来营业报告,计收到学校股本二万五千元,普通社员143 ,计645股,共五万七千余元。所办事有食盐、米粮、菜油、肥皂、茶叶、面粉、酱油之购售,并向外边营业(按此为违法事,合作社不应向外)。计九个月营业收入五〔十〕万四千元,其中去进货三十九万元,寄售物品十五万三千元,官息、四千二百元,毛利九万二千元等等,尚余纯益七万七千元。其分配办法:公益金259毛,营业人员159毛,红利30% ,每股50 元,可得三十余元,社员购物30% ,每元可得四角云。下年因学校裁员,政府减米贴,职员自156 人〔减〕至107 人,故合作社职员四人、工友二人之一米贴不能由学校担任,故此合作社将成问题。此数以每月计三千元,即纯益七万之中须减去三万六千元左右也。十一点散会,议决下年仍继续进行。
  接叶企孙、子政、季梁函寄谢冠生
  
遵   晨22°。雨。

  胡刚复、贝时璋之纠纷。
  晨五点起。上午八点刚复来谈生物系事。渠与张孟闻、贝时璋不睦,近以孟闻造谣作为香烟走私之蛮语,语侵刚复、束星北诸人,因之势不两立。故主张不聘请张孟闻,而自兼生物系主任。又农艺系于景让为人率直,而又好攻讦人,与蔡院长积不相能,蔡主不聘,而罗宗洛、贝时璋以植物形态无人教欲留之,亦使刚复为难。
  余则主张调张孟闻来遵义,但于不发聘书。
  九点至校。叶左之来谈史地系事,晓峰作事亦不按照规矩。史地系教员甚多,而各人所任钟点极少,故渠去后有裁人之必要。职员竟达十二三人之多,下学年拟裁至史地教育研究室,裁至绘图员四人,史地系助理二人。教授方面,钱宾四来遵义费钱甚多,闻汇去二万元外,留遵二月去八千元,此人万不可聘。故下年渠如不来,亦不函约矣。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四点至社会服务处毕业同学会年会。晚间,化工系学生胡孝璧、童勤文(均浙人)以考试作弊被开除,胡来哭诉,谓童起立看人卷是事实,但渠虽与人交谈,并未作弊,同讲话者彭荣泉仅记一小过。胡又谓此次考德文,张君川指定范围只考两页,这实太不成话矣。
  接教育部乙种奖助金卅三人名单(每月合可得一万八百元)
  
遵   晨雨21°。下午23°,阴。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阅本届毕业生共311 人,其中女生25 人。院别分配:文35 人,理38 ,工178 ,农60 人,此外尚有师范44 人。其中平均成绩在85 分以上者有史地毛汉礼85.4 ,诸暨人;数学秦元勋87.2 ,贵阳人;郭本铁85.6 ,郭县人;物理邹国兴90.0 ,盐城人;化工叶祖游86.8 ,闽侯人;机械王启东,浙黄岩人, 87. 5 ;农经高德根,新昌人, 85.0 。共七人而已。师范五年最初七学期平均85 以上者有:教育李家伟85.9 ,郭县人,一人而已。按王启东即季梁次子,与希文同年生。此次毕业生311 人中,浙江人竟占114 人之多,计三分之一而强。计浙苏湘赣皖闽粤桂黔鄂川滇冀豫晋鲁十六省,内地十八省惟陕甘元人而已。
  午后二点至校。三点开本届合作社理监事联席会议,到乔年、迪生、陆翔伯、荩谋、劲夫、坤珊诸人,决定本月十日发股息。殷元章、沈尚贤二人以图书馆取回书籍通知有"离校"二字,以为余有意迫彼等走路,又快快,其多心乃如此。晚五点馀又觉肠中气胀。晚田德望、张君川来,为胡孝璧开除时胡自辩谓德文考试范围指定只二页为考试用。今日偶与迪生言之,故张君川来否认此事也。
  接叶企孙函筑教厅函萧望山函 建功、步青、吴学周、杨治平、赵九章、卢温甫函接杨昌俊、《西北日报》赵惜梦、缪培基函
  寄《黔声日报》
   晨昙22°,日中阴,下午23°。

  今日发聘书。
  晨五点起。八点至校。十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考试作弊而被退学处分之学生胡孝璧、童勤文改为停学一学期之处分。升计克敏为讲师,卢婆为副教授。十二点半回。睡一小时。三点至校。乔年、苏元复、蔡作屏、李相勘诸人先后来谈。
  晚七点至柿花园一号约工学院全体教授、讲师晚膳,嘱士楷、穰初、怀慈等视察何家巷三号屋宇之是否安全,并预备于暑假中作科学讲演。八点半回。
  接邦华二函寄罗凤超、陈寅恪、尹任先
  
   晨阴22°,下午24.5°,晚雨。
  梁任公《饮冰室文集》卷九十六论陶渊明诗。下午江家小孩升树取八〔百〕舌之雏三枚以去。其雏虽大,不能飞,恐将终成饿享耳。
  晨四点馀即醒,为松所闹也。八点至卫生院晤梅儿,知两周来并未发气喘,但贫血仍如旧,且常卧床上。余与徐瑞和谈,据云梅无病,只患气喘与贫血而已。前者无治疗之药,惟CaC12 绿化钙或可有效。高专员已打三十针而得良效,使气喘发之时距离延长。贫血则宜吃肝精与铁质。余告梅天好明日出院,以费用太大也。
  见土木系三年级生梁尚彬,患伤寒,肠穿变为肠膜炎,一、二两日颇危险,今日温度己低减。惟侯林泉已奄奄一息,度其不能久于人世矣。十一点田。
  中午请本届毕业生马国钧、周存国、王启东、赵元札郑佩芝、茅于美、顾贻训及希文。知周存国将至重庆广播电台,马国钧至渝交大,顾亦将离校云。士楷来,知将去桂林。又学生中有欢迎晓沧为教务长之匿名揭帖。见壁报有学生匿名函,谓系王惠亭及一绍兴学生冯宗道所为。三点至仙龙巷一号浙江同乡会开会,到张一能、应高岗、胡铭元、丁绍均、胡颂翰、国恩光、谢荣棠等十余人,决定以四千元一月办小学。推定胡颂翰、胡铭元、国恩光、潘凤、应高岗为校董,余为董事长,由浙大另推五人,合十一人组织之。款向遵义、贵阳募捐,暂移用已捐得之浙灾赈款二万八千元。五点至柿花园洗浴。六点田。钱老太太来。
  晚读《饮冰室文集》卷96 0 陶渊明述其家世,其行文之冲远高洁,亲自耕耘情况虽苦,但最能领略自然之美。如《读山海经》第13:" 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
  众鸟欣有记,吾亦爱吾庐。既耕亦已种,时还读我书。门巷隔深辙,颇迥故人车。
  欢然酌春酒,摘我园中蔬。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乱滥周王传,流观山海图。
  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如!"又《饮酒》一首:"结庐在人间,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接《青年月刊》、张继志、张君川、李克之函
  
   晨阴雨22°,午后23°。
  晨五点起。近日因忙于发聘书、举行毕业典礼等事,甚形忙碌,因之胃病又发。
  湄潭诸人已于昨到遵,预备明日开校务会议。本拟将梅自卫生院带出,上午允敏往,以汽车坏未果。下午又派惠国农往,预备雇洋车回,又以梅昨发气喘而未果。
  邦华、季梁、琢如、念慈来谈。
  晚阅《读书通讯》共十八期周达夫译《中印学术合作方案~ ,系Prof. D. D. Kosambi所著。氏系Puna 福开森学院数学教授,精于Path 几何,与陈省身为同行,主张中国政府派科学家、医师、工程师至印度学术机关。其指导人、科目及地点除氏所在地而外,物理学则C. P. Raman 之光谱与Bhebha 之宇宙光研究,二人均在Mysore 迈索尔之Bangalore 班加罗尔。物理尚有Alahelk 大学之Krishnam 教授及Culcutta 大学之Saha 教授。植物有Locknow 大学Shani 专门古植物学。医学在孟买方面,对于病理外科,均有专人。此外电气工业与东方史研究均有机关,吾人可以派遣云云。
  接胡肖堂、王以德、夏宏君函孙宗彭、卢于道寄陈锡臣函卢于道函晓沧电  
  
遵   晨阴22°。下午25°,阴。晚雨。
  校务会。浙大财政状况。
  晨五点起。八点至校。杨守珍、吴文晖、贝时璋来谈。午后睡一小时。二点半至柿花园一号开校务会议,到卅三四人。首余及荩谋、洽周、高学淘、钱琢如之报告。又会计吴静山报告经济状况,知去年经常〔费〕收付两抵,相差甚微。亏负约四万五千元,但有收入三万元,足资弥补。去年米贴收支均一百六十二万元。贷金收一百O八万,支→百O六万。工读收支各十一万四千。但生活津贴支出六十五万,收只五十一万,亏十四万元。卅二年经常〔费〕每月(连添班二万四千,先修班二千)二十九万六千(中学年十万、分校月六万在外)。自一至五月收一百四十→万,而支用一百三十九万,尚有账目十万,两可相抵。但单旅费一项计十二万,可知.,L旅费所占成分之大,乃各院向筑渝购物及新聘教员之旅费也。此外透支利息年须七八万元。五个月中米贴收支均为八十二万;贷金收八十四万,付约六十万;生活津贴收十八万,付为四十五万,相差二十七万云。
  次讨论提案,定下学年上课每学期各十八周,毕业生中化工赵元卡等四人须补材料力学,史地系十余人须补经济与哲学概论。乙种奖助金决照原单分,校不再支配(单见五月十三日记)。次讨论自八月起加研究津贴及本届遵义招生诸问题。
  通过〈院)(校〕务会议章程。时己十一点。临时朱正元又动议讨论五十五万临时费支配问题。余事先巳报告,此五十五万以五万为医药购置,卅万为遵义建筑,十万为湄潭建筑,十万为各系设备,经各人讨论,迄无结果。至十一点三刻散会。
  接三益函梅函
  寄士樵、李伯纶函叶述武、侯润芳函许道夫电刘学志
   晨雨23°,下午26°。
  芦沟桥事变六周纪念。梅儿返寓。
  晨五点起。上午钱琢如来谈。据云渠于著《甘石星经考》后,即着手作《二十八宿起源、考~ ,迄未能实现。渠原欲考二十八宿中国各地星宿之不同,如晋主参星,宋主大火,以及春秋之实沉、营室,各有特别地点。谓十二次早于二十八宿。且信以月望定太阳之所在为起于晋代姜炭。此二点与余意见不同。渠甚不以董彦堂之著作为可靠。谓印度《摩登伽经》中有二十八宿之经纬。又谓圆周率τ 之为3.1416 ,见于《九章注~ ,疑系三国时中国已知之,或则以为祖冲之始发现。中国古代算术理论不及希腊,而实用方面较早。故3.1416 早于希腊云。
  中午史地系徐规、范易君、祝修麟、管佩韦来谈。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开研究院章则修改委员会,决定各教授必须教课至六小时,连研究部教授在内,并在浙大成立研究院。六点散。今日与洽周在中兴楼请湄潭训导委员,到杨守珍、苏步青、贝时璋、卢亦秋、钱琢如、季梁、刚复、邦华诸人。知本年附中高中毕业吴耕民之子及琢如之女,均得保送资格。下午希文接梅儿返寓,渠住院几四星期,仅于上星期四小发一次,但仍不起床。
  抗战六周纪念。军委会发表:六年来共毙敌六十八万八千人,伤敌一百三十七i万四千人,俘敌二万二千人。以二十七年为最多,毙敌十四万八千;二十八年次之,十三万六千;二十九年又次之,十一万四千;卅年八万五千;三十一年五万三千;三十二年四万五千云。据U S Senator 美国参议员Homer T. Bone , Reader's DigestFeb. , 1943 ,在罗马凯撒时代,战争死人每人需费75 美分;那坡仑时代杀一敌人须三千元;美国南北之战五千元;上次欧战二万一千元;此次大战不在五万美金以下云。第一次欧战,法国死亡casualty 六百一十六万人,英国三百一十九万人,美国三十五万人。
  寄赵惜梦、王伯雷、欧愧安、刘震清、王德笠、张汉松、王惠
  
遵   晨24°,昙。
  德国在俄境发动新攻势, Orel 奥廖尔、Kurd 库尔德二区激战中,自奥勒尔〔奥廖尔〕至比尔哥罗德165 公里线上向苏进攻。浙大行毕业典礼。晓沧至遵。彬彬回。
  晨五点起。八点馀借允敏至旧府中学。九点至县党部举行毕业典礼,是为浙大十六届典礼。学生可毕业者210 人,应毕业而成绩不全者115 人,其中极少数己离,一部在湄潭未来。今日到党部行礼之学生只一百人左右。来宾到有牟贡三、张一能、党部杨治亚、士绅牟贡三、万仁伟等。九点廿分举行典礼。余述抗战及战后的大学,引黄龙先著({大公报》六月廿八、〔廿〕九二天H 十年教育计划》文,谓依总裁《中国之命运},经济建设十年所需高等专门人材计五十万人。自民元至民卅二年所造就者只十二万人,而目前在校之大学专门生共只六万,毕业生每年只九千人。故欲于十年后达五十万高等专门人材数,势非增加五倍大学人数不可。浙大自民廿七年至今已增五倍。是年毕业生65 人,今年355 。该时(在泰和)全校只三百七十余人,现则计二千学生矣。分校不在内,亦达一千六百人。但国家需求尚须增加五六倍,至全校人数达一万至一万二千人。抗战时期,人力物力两难,抗战后,仪器设备方有办法。在泰和时,有教授、助教130 人,现则连龙泉260 ,故学生增六倍,教员只增二倍。全国现在大学为教员者计约九千人,再加九千,势非大量派遣留学生与扩充研究院不行。次请来宾高文伯、刘震清、王梦等致词,苏步青代表教职员致词,张荩谋报告本届毕业人数。最后学生代表王文彬答辞。摄影散,已十→点半。借允敏回。
  梅以床多臭虫,晚不能睡。中膳后刚复来。又何增禄、朱正元来。渠等对于步青,颇有闲言。步青亦以贝时璋未得主任聘书为言。刚复则坚持贝不能作主任。
  晚九点半,亦秋、吴文晖、杨守珍、陈鸿遣、吴润苍来谈,亦以贝元过失,不应夺其主任职。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下学年九月十日开学。
  接于国荣、杨次山(慎修之父)、谢汶、任叔永函接吕蔚光函咏霓函胡庶华、程耀椿、王仲济、夏伯初
遵   晨阴,下午睛。最高27.5°。
  学生万良柴、陈逸樵来。周廷规来。
  晨五点起。七点半至校。据潭同人回湄。因刚复欲去贝时璋生物系主任一职,引起步青之不满,遂怂恿农学院及文、工各院同人起而反对。实际如朱谱泉不留校而孟闻来遵义,则贝自不愿为主任。若贝时璋聘书不发,则连张孟闻迁遵亦成问题矣。
  中午僧晓沧回寓中膳。余请其任漏潭分部主任或研究院院长兼教育学系主任,渠颇以酒潭情形复杂为虑。实际湄潭情形之所以复杂,最重要原因由于刚复之不守规则。中午迪生、劲夫来。三点至校。
  晚羽仪来。又田德望、魏春富来。知有华北(山东)化工本届毕业生张长椿以与田为乡亲,故常至其家,因欲得回夫人之照相为其所拒,恼羞成怒,今日竟敢入田之门,以拳相击,故学校必须处理之。王太太来,为梅打一针。晨王仁东来。晚赵元卡来。余与王仁东谈后,知王确允赵生等三人补考材料力学,故余特准赵等三人补考。晚希文回。
  接王师载函章定安、陶光业、林馨侯电 李振吾函
  寄孟闻函 刚复函 季讷电资源委员会电
遵   晨晴22°,下午27.50°,晚月色大佳。
  同盟军在Sicily 西西里岛登陆。
  晨五点起。七点借允敏、松儿至石家堡五号晤洽周。又至三号晤费香曾、苏元复、左之夫妇。香曾下年将去复旦,理由于浙大不能成立政治经济系之故。余与洽周挽留之。九点半至校。樊君穆在校教数学,不甚受学生欢迎,而半年来又以其子之病而负债累累。余本介绍其赴西昌技专,又以子病不能往。季梁来谈。又穰初来谈,知徐芝纶下学期将去成都。每年到此时总有数人离校。校中不续聘之教员有卫士生、朱谱泉、曾慎诸人,孙祁与樊君穆、丁思纯聘书亦未发。
  中午至百艺桥蚕桑研究所。蔡作屏请中膳,到高文伯、卡青芳、吴世炳、胡铭元、迪生、许元龙(骥)、蒋天鹤等。许方自香港人内地不久,据云香港总督为日本人矶谷,限定米价每斗港币四角,即军用票一角云。
  三点借高文伯至卫生院,知徐瑞和赴湄潭。院中除主任外,现有三医生。本年经费五十五万元。去年初诊人数一万二千人,即每月一千人。回至"环球"剃头。
  .六点半至柿花园一号,请晓沧晚膳。到迪生、劲夫、季梁、羽仪、卓如、洽周、李相勘、王欲为。八点半散。
  接刘学志、士芳、徐延照函寄张君川函国际学术文化资料供应委员会、欧元怀函
  
遵   晨睛22°,下午最高30°。
  秦元勋来。
  晨五点起。七点叶左之末,为史地系学生毛汉礼等十三四人应届毕业,而尚有经济、政治等学程必修者未修。由于晓峰告彼等谓将来可用他学程代替,但晓峰去美国而系务由左之代后始发觉。因此事既有系中负责,诸生所修学分,均在132 以上,经赴荩谋处与之商榷后,决计准予毕业。晤方杰人神父,渠将于月底赴渝,以《中国名人集·徐光启》交阅,乃故事体裁,由潘公展托编者。回。戚美英来。又晓沧来。决请渠任研究院院长。数学系学生胡钦训及秦元勋来。秦为贵阳人,本届毕业生中平均成绩最高之一,其人体格亦佳,而性温厚,淘难得之人材也。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浴后参加教育学系欢迎晓沧大会,到羽仪、相励、欲为、周淮水及陈学悯及教育系学生王丽、周惠卿、俞宗暖、朱政、孔宪祥诸人。魏春富主席。余报告请晓沧为教育系主任事。晓沧讲沿途困苦及人生乐趣。羽仪举《小妇人》小说中Bessie 病中母亲回家时家中快乐作比。五点散。
  晚田德望来谈。又刘操南来。
  阅钱琢如著《甘石星经源流考} ,寻I{ 天官书·太史公后序》所引占候有"二十八宿十二州,斗秉兼之,所从来久矣。秦之疆也,候在太白,占于狼狐。吴凡~坦,候在荧惑,占于鸟衡。燕齐之疆,候在辰星,占于虚危。宋郑之疆,候在岁星,占于房心。晋之疆,亦候在辰星,占于参罚",谓占候疑是甘石旧文。观其分野,不取东井舆鬼而取狼狐,不取骨髓而取罚星,皆与《史记·律书》二十八舍及《汉书·天文志》岁星缠次引甘氏说相符。又谓战国中期,约当390 B. C. ,冬至点在牵牛中心,即山羊座之第二星自Capricom 摩揭座。至汉时,冬至点因有岁差,己移至斗牛之间。
  接萧仁源函
遵   晨晴22°,八点26°。晚月色大佳。
  晨五点起。八点至校。化工学生张长椿来,渠不承认有殴打田德望事。而迪生与洽周则昕田君方面之陈述,必欲将张长椿开除学籍。余谓苟张自愿道歉而回能接受,则此事可了。因张生己届毕业,且证书已发,而忽予以一绝路,想亦非田君之所愿,且田与张之交涉乃纯粹私人之事,故田如愿了,校中亦不必苛求于张。且四年来张亦无重大过失,此事经洽周与训导委员会商后决予以除名,但拟再给张长椿以声辩之机会云。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开招生委员会,评定各校保送新生及审查成绩合格新生。
  计取保送者50 名,审查成绩者230 名,共280 名。其中文院40 ,理院26 ,工院131 ,农院49 ,师院38 。此次计收到保送学生约一百名,审查成绩1800 名。由陈卓如、钱钟韩、黄羽仪诸人,经数日之力,经审查后,决定其中分学校为一至五等,第→等只南开、浙大附中,十四中学及中大附中。余谓青木关附中成绩恶劣,应改人三等。
  此等学生入学以后,将与考取学生同样受编级试验。.五点至专员公署,公宴新到遵义第八军军长何绍周及熊师长( 103 师) ,与军部参谋长梁军(彼秋?) ,及副官处刘主任等。到张卓如、刘震清、高文伯、卡青芳等。
  张饮酒甚多至醉,喻界凡亦醉。七点至柿花园一号。陈卓如、李相勘、王欲为请晓沧。十点回。
  接谢家玉电欧元怀函蔡邦华函
  寄刘云浦旅费五千元寄欧元怀公民题目季讷电章友三电周宗莲电
遵   晨睛,八点24°,下午32°。
  李天助来。
  晨五点起。七点半至校。作函数通。舒厚信来谈。中午回。魏春富来。睡一小时。午后训导委员会召集会议。招田德望、张长椿二人分别究问。闻田之态度甚佳,而张则极为狡猾,显然有意破坏田之家庭,而犹不自引咎,以引诱人之妇女为不可耻,被女子拒绝为若无其事。歹语侵田之夫人,认为太无道德观念,故决计与以除名处分,吊销其毕业证书。
  晚化工系何鑫荣来。又张长椿来。张已知将被开除学籍。余告以今日审问结果于渠大不利,因渠蓄意破坏田家家庭。今日尚对余言谓渠系被动,且田德望已默认其行为。凡此皆足以证张之居心不良。因如固有其事尚须隐瞒,何况皆神经过敏之谈。大抵田家夫妇最初亦过于忍耐,若最初即予以警告,当不致如此也。
  晚黄尊生夫妇来。谈及县党部杨治亚以女生下婶有共党嫌疑,常被召往,第一次受审问至数小时之久。余谓嗣后如有传问,可以不往。又告余以许丽云与任美愕恋爱事,于去年旧历除夕竟往住石家堡达三四日之久不回,为同学所耻笑尚不觉悟。黄太太与晓峰劝告无效,于课后仍往石家堡,穿着任之衣鞋如己物,真不知廉耻为何物矣。
  接李伯纶、谢冠生、彭百川、刘云浦、欧元怀王伊曾二函防策进会分校学生庄琪电姚寿臣函
  寄李伯纶、蔚光、张以刚、徐延熙、卢墨、萧望山叔永、温甫、陈锡臣、郭有守、国
遵   晴。晨24°,午后有风29.5°,晚微雨。
  晨五点起。八点借黄尊生夫妇至何家巷三号十二号教室举行第一次暑期讲习会,题为"我国战后首都问题"。主讲者为余与黄尊生,主席为迪生。余所讲大意与月前交与设计局文相同,以天地人物四事评莺南京、武汉、北平、西安四地,余则主张在北平。讲约四十分钟。次尊生讲,多从历史、文化方面着想,可与余之观点f互为补助,但主张在武汉。次迪生、洽周、朱伯康与学生三数人均有意见发表。至十点余始散。中午张长椿来。又钱老太太来。
  接贝时璋、童勤文、士樵、许道夫、蔡用之、黄超人叔谅二函王毓英
  寄陶光业、李元石、张步元三毕业生函程耀椿、吴宝丰、郑彦菜、尹士英、张孟超、缪培基、王爱予、杨昌俊函寄三益、叔永、赵九章
遵   晨阴25°,下午阴26°。
  晨五点起。七点馀赵凤诗来。知昨晚有人擅闯入注册课,将荩谋与赵之桌上及抽屉内均倒有人粪,室内臭不可近。成绩单一部污湿不堪,以真所谓恶作剧也。
  大抵为本学期考试不及格或作弊者所为。近来学生日多而人品亦极形复杂,所谓良亮不齐。去其害马,实属要务矣。刘震请来,为一刘生人学事。午后睡一小时。
  三点至校。国恩、光来,知渠将调四川泸县为推事。但渠因家累过重不愿意往,故欲余再作函与谢部长冠生。又今日坤珊、洽周诸人来,为贝时璋未继续聘为系主任事。实际聘任函已于九日发出,此时当可到理学院院长室。但湄潭同人因事前已有传闻,故神经不免过敏。而刚复接到聘书后迟迟不发,亦是意中之事也。
  接施成熙、方正三、许侠武、孙念慈函
  寄美国空军Fleming 函寄李运华电士芳、士樵、贵阳卫生人员训练所L. C. Yen ,子政函
湄   日中晴,晚有阵雨。
  晨五点起。六点半别彬彬、松、宁、允敏及梅赴车站。七点至站,则晓沧已先在。由站长汪义端招待。并遇唐家祠堂唐宗垄三兄唐湘滨。渠系步校秘书,此次应史绍周之约,赴凤岗作墓志云。七点二十分车开,时天气甚佳。九点半抵虾子场,停半小时。十二点至王家坝,又停半小时。王家坝之桥梁尚未造就,恐再需二月也。一点半至湄潭。在王家坝遇马宗裕及李挺中。膳后发现所带温度表己破,由于在行李室有人坐在箱上,将箱子亦压扁所致。三点曾慎来谈。下半年曾不续聘,但渠颇不以为意,惟对于杨守珍致不满。实则曾教书不努力,不能怪杨也。陈建功、苏步青、蒋硕民、吴廷桂、孙祁、张裕征先后来谈。接贝时璋函。知孟闻不肯去遵义,而步青之意则以为贝时璋因无主任聘书而不免恼羞成怒,遂致得聘书后未必肯接受云云。如此则必成僵局矣。第八军103 师在湄潭滋事,有学生椿听与曹锡华被殴受伤。
  接钱琢如、王克仁、袁守和函戴明扬函寄家玉电金宝善函贝时璋函陈建功函
湄   晨晨睛,午后雷雨。
  建人太太陈叔贞、吴耕民、吴文晖、束星北、刘学志等来。
  晨五点起。七点束星北来谈。又尹世勋来。尹以老父在广西,愿往桂林。八点至对江魏氏宗祠晤孟闻及杨守珍,而贝时璋则不在。据孟闻云,渠曾骂谈家祯为狗,且曾为束星北打杜乐道事而说束被人利用。可见孟闻说话之不谨慎矣。至农场购洋葱与黄金瓜,遇熊同和。到双修寺与化学馆,见化学馆之墙已起至窗口矣。
  回。
  中膳后睡一小时。贝时璋来,谓渠与刚复巳势不两立,几于拂袖而去。余告以生物系主任之聘书已发。但渠之目的在于此恶劣环境,不在于争主任云。晤谷炳仑县长,嘱其将昨日进驻财神庙之军政部扎佐演习场之兵设法迁去。至财神庙晤演习场第六连连长许君。回。
  六点半约晓沧夫妇晚膳。郑太太不来,故陪客中太太无一到者。到廉先、罗凤超、硕民、杨守珍、邦华、刚复诸人。八点半散。刘学志来,知彬彬大考成绩甚佳,平均在中等以上。建人太太陈叔贞来谈,知建人适去遵。余请人去电话,嘱在遵相候。晚谈家祯、孙稚蒜来谈至十一点。  
  
    据日中昙,晚微雨。
  美机炸日本千岛之幌娃岛。
  晨五点起。束星北来谈,主张去张孟闻,不然将辞职。金城来谈此间水利问题。谓西南一带山田之蛙条均作直行上下,由于水大时可以作摸沟。如与等高线平行,则雨大时睡条即被冲去。余认为此乃事实也。余此来为调解生物系主任事。
  刚复以为时璋不作系主任,无非表示不满,但决不会离浙大,而贝为主任,各事均不经其手,故必欲去之。而贝则以刚复措置与渠为难,故表示势不两立。双方既各走极端,故不得不有断然的处置。遵义诸人曾有以晓沧为师范学院院长,季梁为理学院院长说,而以刚复为分校主任。至捕后,步青建议以刚复与荩谋对调,但余以龙泉太远,去路不易,刚复又不肯守规则,不宜于为教务主任,故拟以刚复为研究院院长,而以晓沧、季梁为师、理二院院长。今晨晓沧来,余以此决定告之,渠已首肯。
  十点半至农场,到蔡院长及各系主任鸿适、杨守珍、亦秋、吴润苍、夏觉民、吴文晖及农场主任孙念慈列席,记录张鸿漠。余提出三原则: (一)地租以农场生产相抵; (二)生产收入公开,集中于院再分配; (三)各系可以收入挪用,抵其预算内应用之数。一点晓沧来,即在农场中膳。膳后至农场一览。时唐富蒲、Gladiola 剑兰、土水仙、福禄考等盛开,黄金瓜、洋葱、番茄均成熟。余购洋葱(五元一斤)、番茄(二元一斤)、金瓜(四元一斤)共一百余元而回。四点借晓沧晤江问渔。六点至朱习生家晚膳,见康南海所书字甚多,因朱太太系康之外甥也。晚朱正元、胡建人、蔡、胡二院长来,建人又欲辞,余慰留之。十一点睡。又下午晤建功、步青,余告步青以生物系处置办法。
  贵州省卅二年度暑期高中毕业会考升学联合考试:七月十九上午7 10 国文,下午1:30-3:30 理化, 4:00 6:00 中外史地。七月二十日上午7一10:00 英文,下午1:00-3:30 公民, 4 6 生物。七月廿-上午7 10 数学。
  接韩忠祥函刘学志函
  寄何增禄函吴良电(荐吴至王伊曾处)
遵   晨时有微雨,下午睛,子夜又雨。
  晨五点起。早餐后邦华来谈。八点至北门车站。今日去遵义者有韩张裕征、于景让夫妇及毕业生陈用淦。车几乎是由浙大包用。外人有第五区专员公署科长李翼钧君。刚复、建人在站送别。九点车开,未半小时即至王家坝。此处桥梁旬日可通车。在此等待至十二点始开,因行李太多,车夫刁难也。车系木炭车,又太重,故行缓。未十公里,断一钢板,前面四轮上三轮能〔转J,故更缓。四点半始到虾子场。余与专员公署李君购米粉、大饼与麻花(俗名巧姑)食之。五点又开,八点一刻至站。抵家九点余矣。
  科学社与气象学会六学术团体在北碚开年会,到二百余人。联合会名誉会长翁咏霓主席,社中与动、植、地、气、数五学会共收论文四百余篇,以动物为最多,气象有廿一篇。社务会决定科学社社费常年费20 元,理事增为26 人,加总干事27人。新选理事叔永、仲撰、步曾、曾叔伟、企孙、雨农及慕光七人,再加原有刘咸、刚复、洪芬、农山、正之及余,共十三人。气象学会理事蔚光、余、长望、晓寰、宝莹、厦千、肖堂、温甫、国华、九章、子政十一人,候补展叔、宪之、仲辰。监事咏霓(肖堂)、高曙青、晓峰。
  接徐著新函王慧、刚复、欧元怀、朱炳海等函许平函寄刚复函
  
遵   〔晨〕阴25°,下午27°。
  张长椿来。
  晨五点起。八点至校。约季梁谈,请其任理学院院长。因刚复不守章则,擅自专权,近来坚不欲以生物系主任给贝时璋,尤为众所不喜。余屡劝无效,故决计以刚复任研究院院长,晓沧任师院院长,而以季梁任理院院长。季梁对于此事颇有难色。以如此调动则理院中如束星北、朱善培必反对,谈家帧亦必响应,而化学系中或亦稍有问题也。晤洽周,遇左之、香曾,渠等均赞成。晤迪生,请其向季梁劝驾。
  余坤珊来。中膳后睡-小时。
  三点至校。国恩光来。又荩谋来谈,渠甚赞成三院院长移动办法。劲夫来谈。
  六点半回。学生程以德、赵廷杰、李文榕三人来,为张长椿事。缘张被开除处分后,自知悔过,不久将离去,故未书悔过〔书〕。余谓若田德望提出,可以通融减轻,一年以后或可发文凭。至于证书,则早已发与张长椿矣。
  接龙泉学生电新新糖果店电
遵   晨阴25°,午睛。
  请许骥、蔡作屏、方杰人晚膳。
  晨五点起。八点至校。今日第二次暑期讲习会,请陈乐素与傅在源(步校)讲"日本问题",惜余未能往。傅于半年前始由日本早稻田返国,谓在日本饮食极困苦,待遇可分四级:兵士最优,生产者次之,工商公务员又次之,而以学生为最坏。
  每学生所得食米只二合,约每日两碗而已。
  晨与王军谋、季梁商谈理学院事。季梁所顾虑者为接事问题,以刚复或不肯移交。余谓将来若将公文均送季梁处,虽不移交亦可执行。而私人感情,则余个人愿任一切。得爱予、增禄电,不愿维系,知风潮已在发动。余发→电与刚复,嘱其来,并函告其调整办法。此事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余将打消贵阳之行,或与季梁同去湄潭。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下学年九月十日开课,一月廿四寒假,寒假二周后,第二学期开始,七月一日举行毕业典礼。招生总数,由审查所得与保送者共取280 人。而继续来函审查者尚有八百名之多,若再取120 则共400 人。
  此外贵阳拟取120 ,重庆100 ,桂林100 ,若部中分发100 名,则共为820 。如折半到校,得410 人。五点半洗浴。六点请蔡作屏、许骥、方豪晚膳,迪生、季梁、高学询、王军谋、劲夫、洽周作陪。八点散。今晚硕英借希文在寓晚膳。
  接何增禄、王爱予电又函莫葵卿电又函九弟仁甫函刘学志函
  寄刚复函又电二姊电
遵   睛。晨23°,下午30°。
  晨五点起。七点半至校。国恩光来。又韩张裕征来。文学院已决计不续聘韩张裕征,余为作一介绍函与外语班萧仁源。中午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姜炳兴借洽周来。又与季梁谈,余以刚复来函相示。季梁明日去湄。余告以己电约刚复来谈,但如明日不来,则星期六必须发表院长之更动,而余则星期六或星期日去贵阳矣。至于漏潭方面必有一番扰动,殆无疑。但余凭公正之立场,即有风潮,亦所不惧。至于张孟闻,因其将余之私函到处抄缮与人,以声其冤曲,欲求人之援助,可称其掀风作浪之伎俩已表现其原形,故不拟再聘。此事与荩谋、洽周、迪生接谈,认为公允,且亦无另法可想。振公以余与刚复之私交为虑。振公昨又病发热,故校长室更形'贮碌,因荣南去后,无人接替也。六点回。胡珊来,在寓晚膳。顾贻训来谈。
  晚九点睡。
  接王惠亭、苏子美函高尚志中央训练团又稿费三百元琢如函
  寄振吾电李运华电彭百川电周家乾字刘学志、李振吾、孙怀慈函萧仁源函硕民函尚志函周寄梅
遵   睛。晨22°,晚28°。
  晨五点起。七点赴旧府中办公室。郭本铁来谈。寄晓沧一函。又函王爱予、何增禄,说明生物系系主任事之经过。理学院形成拥胡与倒胡两派,物理、化学属前者,生物、数学属后者,壁垒森严,此乃最不幸之事。而文、农、工三院对于刚复均乏好感,故夺贝主任一事,遂闹得如此之大。
  中午刚复来,与谈三小时,迄无结果。渠认调研究院院长为侮辱,但渠在理院使理院内部发生裂痕,处于对立状态,如何能辞其咎。刚复又以如将院长更动,则理院内部必闹,危辞耸听。余则谓余只顾是非,不顾利害。要之,此次事变,苏步青鼓动,毫无疑义,但步青于事先(七月七日)告余以贝之主任不应去,则亦不能不算忠告矣。故余仍怪刚复处事之不当。
  六点与劲夫谈。渠以为若愚谋任理学院院长,比季梁为宜。同时教务主任一职,荩谋已有不安于位之状态。余颇然其说。赴荩谋寓,与之谈,深叹好事者掀风作浪,竟能酿成风暴。荩谋允于晚间晤刚复。八点晤迪生。渠亦深以季梁太弱,不能控制理院,亦赞成荩谋为理院院长,而晓沧为教务长。
  接刘廷蔚函琢如、周庶成、卢温甫、吴士选函
  寄晓沧函丸弟函肖堂函刘廷蔚函刘明水函寄卫生院梅之住院账训练团函王爱予、何增禄函建人函
遵   睛。晨23°,下午31°。
  同盟国进占Sicily 岛首都Palermo 巴勒笑。许绍光至办公室。
  晨五点起。上午七点半至校。八点至何家巷三号第一次通俗科学讲演。吴征铠讲放射性物质radioactivity ,听者约五六十人之谱。余为主席,说数语。吴讲放射线发明及对于物质观念、原子结构观念改变之经过,约一小时馀始毕。余即回。王-E劲夫、迪生来谈。渠等主张以荩谋为理学院院长。适何增禄与王爱予又连电辞职,而荩谋不愿、任理院院长,且谓刚复己愿将贝系主任聘〔书〕交与。余默推校中局势,如更换院长,必经一番波动,但波动后或能安定。如依现状调停,则一触即发,日后尚多磨擦。但余雅不愿长干浙大事,故决意进行调解办法。午后睡一小时。
  刚复来谈一小时余。李天助来谈片刻。至校晚膳。荩谋来。借劲夫至迪生寓谈一小时余,决定请荩谋赴洒。十点半睡,至二点始睡着。
  接增禄、爱予电 章友三、顾季高、谢幼伟、蔡用之函 邦华、金城 接束星北
  寄莫葵卿、周庶成、卢温甫、方正三、蔡竟平、王仲济、施成熙、蒋经国函 马小波函
   晨晴24°
  徐光启《几何原本》。
  晨三点半即醒。七点国文系学生韦廷光、孟醒人、周永康、宋作后l 、傅轶群、熊嘉骏、周本淳诸生来挽留王驾吾,因闻其将去中大。又缪彦戚来谈。八点赴旧府中办公室。王驾吾来谈。驾吾、邮衡叔与缪彦威意见不合。缪主张读国文应中外文学并重,驾吾则主张中西各有专长,不能两全。缪主词章,而王主义理。学生多信服驾吾,故有排缪之议。中央〔大学〕胡肖堂、张世禄、王玉章约驾吾往,余嘱其侠明年。十二点回。希文来。
  中膳后睡一小时。一点半阅方神父豪著《中国历代名贤故事集·徐光启~,谓徐译《几何原本》中之几何乃geo 之译音,自谓翻译时曾再三推敲,务必妥显。阮文达《畴人传》谓其反复引审,务使其理、其法得以人人通晓。而梅文鼎《几何摘要》则谓《几何原本》取径萦纤,行文古奥峭险,学者多不能终卷。其书于万历丁未1607 ,利玛窦口授而徐译述,五年后1611 再校复刊云。
  三点至柿花园一号俱乐部洗浴。并开浙江小学第一次董事会,到迪生、劲夫、胡颂翰、余坤珊、黄羽仪、王欲为。议决以师院五年级生陈焕文为小学主任,经费月四千元,由浙江同乡会担任。九月一日开学。地点在仙龙巷一号。五点散。晚膳晤荩谋与刚复。
  接陈伯康函粟宗嚣介绍盛澄渊博士贺烛庆
  寄胡肖堂(陈叔谅函)、刘云浦、列念葱、钱琢如函
筑   晨睛23°。下午热,房中32°。一33°。
  意大利首相墨索利尼被意皇爱密尼免职。Badoglio 将军组阁。
  晨五点起。七点半至校。冯斐、张裕征来谈。广西大学招生电未到,故士楷不能同车来筑。余于七点别梅、彬、宁三人,借允敏、松儿至校后,九点半自旧府中乘1935 车出发。宝兴开车,一路平顺。惟回气管短,故车箱中有烟气耳。十二点至息烽。在"好公道"中膳。十二点半启行,车中己觉热。沿途稻田多干。
  二点半至贵阳西门社会服务处晤项伯刚。知己定房间五天,二大房,每日100元,费500 元矣。今日方停去而余到,乃为腾一小房间203 号,每日卅元。四点至阳明路晤贵阳医学院李伯纶,知此次会考参加六百余人,而单升学者乃一千人,两共一千六百七十元。以浙大为第一志愿者凡630 人,其中会考者占300 人。第二志愿者亦600 人。并谓卷子尚未起始阅,今日方开阅卷会,本星期六始能阅竣。分往各阅批,故不免有弊病。出榜须在下月十八学生出团以后。又谓此次青年团一千一百人在磐江滨费二百万元。谓章元善已定学生救济委员给药办法,每沦陷区500 学生六个月可得药1750 元,由校中开所需之药品云云。
  六点回。遇本届赴滇待车之毕业生陆豫如等四人。晚九点睡。床上有臭虫,而房中有鼠,不及家中之安静。
  接CIT .R. G. Dickinson寄贺磁庆、蔡邦华函龙泉分校电  
  
筑   晴热。晨24°,下午36° ( 外边)。
  中.午刘延蔚在招待所请中膳。晚项学儒、张其清约晚膳。
  晨五点半起。七点在服务处剃头。八点阅何遂(叙甫)之画展。何之山水胜于花木,花木胜于禽鸟兽类,而尤以虎为丑,与胡文虎万金油招牌相去不远矣。见何所藏林则徐、樊樊山、吴昌硕等墨迹。至科学馆晤刘廷蔚,遇助理浙大毕业生林君。在陈列馆遇寿宇,见蜡虫标本及蜡树,系冬青一类植物。蜡虫雌者不能移动,雄者可孵化为峨,与之交配。而蜡则为雄虫群集所成,可作油漆与电料绝缘等。
  十一点至省府晤吴主席,谈半小时。渠对于宪政,主张即时宣布,于战后开国民大会实行。谓国民党不应有党军,前次委员长在筑时曾提议云。又谓委员长意,国都应在西安云云。晤严慎予,托其为浙江小学筹款。晤周寄梅,为浙大合作社借款事。中午刘延蔚约在招待所中膳,到严慎予、欧愧安、刘述康。膳后在刘房中睡一小时。招待所早餐价已增至卅元,中餐六十元,晚餐八十元,房间则五十元至九十元一天。
  四点至三民后路四号资委会运输处晤莫葵卿处长。嘱让俄国汽油15 酬,每gal 三百余元。据莫云,现在出口每月向昆明运美国一千吨,向甘肃运俄六百吨。
  80% 为鸽,价每吨1400 美金。玉门出产油每天约一二万加仑,月可五十万gal. ,一年不过一二万吨而已。但如开二十四井,预计一天可出一百万酬,则年可出一二百万吨矣。又谓学生出校作事,道德极重要云云。六点回服务〔处〕。项学儒、张其清约新到立法院秘书长吴尚鹰(一飞)、史维焕、楼桐蒜、张肇元、刘君等六委员晚膳。膳后何市长辑五及高等法院刘念华来。又马湘(总理参军)亦在坐,谓其友人之子陈吉昌(粤人)现在浙大云。九点半睡。因臭虫、老鼠夹攻不能眠。加之饮龙井太多,至晨四点始稍得睡。
筑   晴。晨24°,下午36°。左右(外边)。
  宋子文赴英外相Eden 宴会中,艾登演说如左〔原文竖写) : Our detennination to defeat Japanis noune what less than our deteminaHon to overthrow Hitler- 浙大毕业生刘俊杰、T守常来。严慎予来。卫生材料厂黄琪谓来。
  晨五点半起,倦极。七点半徒步行至南门外测候所,知良骥将于月初返。本月雨量迄今只57 mm ,昨温度已至36。云。行至油榨街,晤农业改进所之虞振铺。渠以入夏令营学生不能再与考试机会,故欲浙大遵义考试延迟至八月二十以后。晤管家骥、雷男诸人。九点半刘廷蔚来,知其子病,所以迟到。余颇以累渠两日为念。
  借刘乘马车至水口寺纸烟厂、印刷所、防疫处附近之民生农场。晤张继志,即前次来湄潭之张君也。有地一百六十余亩,有Angora 兔种,可以制毛衣,胜于羊毛。又有手工业部,织袜机近百部。外有计划作农产制造及养鸡、养猪等。浙大农院新毕业之张志超与任女士均在此,但均欲离去。以二人皆习农化,而此间无农化设备也。余劝彼等勿见异思迁,且民生巳花五百万元资本,张君刻苦经营,在农业界可以作一番事业,惟苦乏人材耳。在此中膳。张君屋宇均系亲自制样监工,Bungalow 平房之结构甚佳,水、Philco 冰箱及电灯,地板用木系梓树。中餐由仆人制,极精妙。
  三点回。则李伯纶已相等,因未依时到,已先去矣。睡一小时。《贵州日报》记者汤黑子、朱乔青来谈。六点半至贵阳招待所,应欧元怀、周寄梅、严慎予之邀晚餐。八点半回。张孟超、林郁、卡慕华、金逸民、熊良等来谈。九点三刻睡。
  接农院毕业生卡慕华、林郁、李庆庚、金逸民、冯福生、李宜城、姜仁、熊良、江丽泉、李兰芬函
  
〔贵阳〕   晨晴,约24°。下午外间当在37°,房中34° 左右。
  意大利法西斯党解散。
  晨五点起。七点至大十字。七点半借李伯纶乘马车至图云关。先至军政部卫生人员训练所。林可胜去昆明。晤严智钟,以浙大工场肥皂一包相交。闻附属有重伤病院,并印刷、制药工场及微生物实验室。次晤中国红十〔宇〕会材料库汤蠢舟。主任吴兰生在重庆。余嘱汤送药品若干与浙大,渠允可以乘便带交遵卫生院徐瑞和。汤处即红十字会,不能售给药品,但赠送而已。卫生署金宝善与国际救济委员会则均可售给。又闻教部近自印度运到大批药品云。汤,上海人,浙江医专毕业。严(L. C. Yen) 则系北洋医〔学〕院毕业,与刘瑞衡为同校云。遇U.C.R 之Corbe巧。
  十点回城。晤交通银行邹经理安众,为合作社办理借款十万元事。至教厅晤欧元怀,嘱其于十号前送浙大第一志愿名单与成绩至遵义。十二点在卡尔登中膳。
  睡一小时。二点半秦元勋来。五点刘俊杰来谈。又《贵州、旧报》黄丽飞来谈。刘约余留至星期日,因八月一日为浙大成立纪念,此间开毕业同学会第六次会议。余以得荩谋电,知在漏调解无效,故急于返校。晚在金龙晚餐。至青年会晤之江大学李培恩。九点回。
  接王炳庭、王道弊、李鹿苹函 荩谋电
筑   晨阴,24°。左右。十点后睛。下午户外36°。左右。晚雷电未雨。子夜雨。
  下午贵阳市府视察崔之主来。柳大纲(纪如)、何橡光(惟科)来。
  晨五点起。伤风。八点出六广门(北门)至盐务新村招待所,晤柳翼谋。渠以贵州大学放假,故在此依其表弟暂居,侠秋凉返渝云。王克仁辞师范学院院长,已照准,因为其同事告发有作弊情事。贵州大学工院将移安}I质,梓铭己筹得二百万元。晤何叙甫,渠气态如囊,频询默君,谓在长沙乘汽车相值,未招呼,颇见怪云。
  偕翼谋、叙甫及翼谋之友人至冠生园茶点,谈甚欢。何叙甫有子,欲由西大转浙大。
  十二点至卡尔登,应李培恩之邀中膳。到之江大学毕业生宋君,知之江工院高年级将移贵阳。
  二点半回服务处。卧一小时。四点航空委员会养气厂霍少成来,知氢气设备已购得,去年养气厂赢余二百余万元云。张孝毒草来谈。余询以气喘病之治疗,渠以CaClz 殊元用,如化痰可用NH4 Cl 或KI (Ammonium Chloride 氯化咎, Potassium 10-dide 琪化钟) ,并劝余于梅之食物加以注意,以视何物可造成气喘。又谓贫血由于营养、日光、运动不足,与气喘元关,根本治疗以易地为良。
  晚王炳庭(贵阳防空学校教官)、李鹿苹(兵工署化学兵总队)及王道骋,约在冠生园晚膳。遇朱笃袖。八点杨壁廷来。据谓美国物资近将由Iran 伊朗经苏联来,每月可2000 吨,而飞机所运,中国所得,春间尚只有600 吨云。晚九点半睡。
  接大夏大学林超函刚复电
  寄张梓铭、李伯纶函刘廷蔚函
遵   晨阴,下午晴,傍晚29°。
  浙大学生徐正书在遵义溺水死。
  晨五点起。七点至冠生园早点。遇刘廷蔚及其夫人与吴夫人。八点至护国路146 号晤刘俊杰,并告以明日不能到同学会之茶点聚会。八点半至社会服务处。
  熊全治来。八点半即出发。时在新雨之后,故路上尘少。上午一路平!帜。十一点三刻下霸王坡,至旅行社中餐。遇陈素兰。过江上坡时,至老君关以后,即觉车有阻碍。至115 公里处,发现油巳用罄,不能再行。宝兴欲在此等油,余知路上各车决无余油可让。故询此间居人,知离刀靶水仅八里,时在二点左右。乃决行至刀靶水,向车站吴站长借油。知此处无油可借,而吴瑶陪去此尚二公里,时亦尚早,并知公路车即来,乃决意乘公路车。三点车来,由吴站长介得挤上车头。但人多不能闭门,故颇危险。四点三刻到丁字口,即至办公室。晤高直侯,知谢家玉己因。谈半小时回。晚劲夫来。余伤风加甚,因车上吹风故也。十点睡。
  接长望、士选、百川、雨农、徐延熙、顾季商、叔永函硕民
  
遵   时晴时有雷雨。晨25°,下午29°。
  林主席于今日午后去世,享年77 。主席名森,号志超,又字长仁,间侯人。晨荩谋来。下午洽周等来。
  晨六点起。今日感冒更甚,终日咳嗽流鼻涕,幸尚不发热,脉搏72 80 ,温度中午98.6 0 F ,是为常人之常态。而余之脉搏原只60 ,体温原只96 0 F + ,则已高矣。
  晨八点,戚美英来,为松儿刮沙眼。中午梅约徐培根之女一年级生徐思衡及胡珊在寓中膳,知徐家住贵阳,有弟二人,其父初自英美借熊天翼返国,将任陆大教育长Z王。
  晨荩谋来谈。知廿六〔日〕去漏潭调解理学院事未得结果,劝贝任生物系主任,贝不受,但聘书并未交与。因之刚复以贝既未受,即出布告自兼系主任。而贝则谓聘函并未交去,言辞各执。余得硕民函,劝余兼任理院副院长,管理生物、数学二系。余与荩谋商,渠初颇不以为然,后以为较他法为佳。午后迪生、劲夫、洽周、羽仪、坤珊诸人来,渠等亦未有善良之策。余最初拟以生物系拨农院,以须经校务会议,且牵涉二院;次则以余兼研究院院长名义,管理生物、数学二系。但亦此办法颇为离奇,故不如以理学院副院长名义。但迪生等均不以为然,以为不如以校长名义,直接管理二系之行政,故遂决定。羽仪原建议余兼理学院院长,较此更困难。
  下午周仲奇来。晚八点睡。
   晨阴24°。下午27°,雨。
  晨六点起。咳嗽未愈,但未发热,因怕风,故未往校办公。上午招祥治来,嘱拟电稿致刚复与苏步青、贝时璋,大意谓数学、生物二系系务,暂由余与二系直接洽办。建人来谈。渠告余以助教讲师罢教时,苏步青为罢教者张目,并于火上加油。
  有教授〈应)[因〕同情于助教〔有〕协同罢课之举。后见事不妙,遂顺风转舵。当时并声言在程天放时代,苏与贝曾有手掌黄华表之事。可见其人为一到处讨好而无人格者。但刚复不征求余之同意,而擅自发表为系主任,虽可谓根据余九日之私函,但私人函件不能作公文发表之根据,且中隔二十天之时期。同时刚复之电〔称) :荩谋来酒调解无效,面致贝君主任聘函〔被〕拒绝,不得已公布主任由弟自兼。但贝致余坤珊函,则谓并未拒绝聘书。询荩谋则谓口头上仍请任主任,但聘书始终未交去也。建人之意,显欲拖延。余则谓拖延必发生变故,甚至运动学生出而反对、挽留等等,外间则散布谣言,故不如当机立断。建人在寓中膳。膳后睡一小时。大雷雨。荩谋来,再与之商。渠以为余直接处置二系,出一布告不妥。遂仅发刚复、贝、苏电。
  接吕炯、张宣三、杨慎修、戴明扬、二嫂、张孟超、张盛、宽甫、徐达道
  寄梅函虞振铺、士芳、子政函寄刚复电步青、贝时璋电
   晨昙24°,午26°。
  侠魂逝世五周纪念。洽周、家玉、坤珊、丁绍均、舒鸿、王欲为、陈焕文来谈。
  晨五点起。八点至校。与家玉等谈,并阅卷案。十二点回。今日为侠魂逝世五周纪念。约希文回寓,并邀士楷、波若全家在寓中膳。午后得贝时璋、苏步青来电。知刚复于二日中午始布告自兼生物系主任,而刚复廿八两电及增禄、爱予廿九函,迭次函中均表己公布。而刚复来电中又无盼复字样,以致二号以前余本有机会可以阻止者亦未去电。且贝电申明聘书未交去,可知贝之主任聘书始终未交与意谋转达也。晚振公来,知驷先先生过遵义。余往社会服务处,知驷先曾至县党部→转后即去重庆,以林主席逝世故也。
  〔补记:侠魂与衡儿均以菌性病致病而死,死未三年,美国即发现sulphaguanidine, sulphapyridine 磺曹先氨类药品可治此病。本年五月间,中国预防医学研究所(北碚)汪美先等发表马齿克对病菌作用之初步研究,知下江一带野外常见之马齿克,经余云山由依据《大观本草》知其能治赤白病,经汪美先、金锦仁、赵慰先等之试验,知马齿克在259毛稀释度对病菌Sl吨a Kruse 、Flexner 及Y 型均有抑制发育及杀灭之用。其中Y 型尤敏感,以10% 稀释度即停止发育云。闻道太晚,悲哉!悲哉!卅三年二月廿五补注。〕
  接邹安众电 贝时璋电 苏步青电
遵   晨昙24°,下午有阵雨。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阅来往文件若干。胡颂翰来谈,定明日开同乡会理事会。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开行政谈话〔会) ,讨论招生、龙泉分校办二年级、建筑等诸种问题。又谢家玉报告在渝办理运输物件经过。此次带来仅二吨三百公斤,尚有水泥与盐酸等未带。带来者为药品、烧碱与合作社之物件。次讨论酒精厂汤元吉托售该厂之汽车Fargo ,愿以数千元相让,但须与翁部长商之O 最后谈生物系系主任问题,缘刚复来电不愿让出也。
  接刘明水函刚复电寄叔永、长望、子政函
  
遵   阴。晨24°。
  附中招生。顾象元来。孙必仁来。
  晨四点半松即醒,有温度100. 50 F 0 余感冒亦未愈。梅则日来又多卧床上,但无温度。十一点请李天助医生至寓诊治,均无大患。惟梅之病不宜静卧,因运动可使消化改良而血脉流通,不然则贫血愈甚,驯至于成肺癖未可知。但梅则喜终日高卧,惟待病之来而已。顾象元来,询其尊人顾铁生来函,为树胶事。下午睡一小时。
  三点半至校。史地毕业生黄博施来。又晨请律师孙必仁来谈,为生物系主任发两聘书事。渠以为刚复元诚意送贝聘函。下午得刚复函,不赞成二系由余直接洽办。
  但谓系主任自兼,乃电发后四天始出布告。而电中未有"候复"字样,是明明矛盾也。下午劲夫来。
  接秦元勋、李振吾、孙叔平、曹叔谋、陶光业、张签、刚复函寄雨农函蔚光函宽甫、虞振镜、林超、戴明扬函
  
湄   晨睛,晚雨。晨22°,午30°。
  俄军克服Orel 奥廖尔及Byelgorod 比尔哥罗德二城。后者于去冬俄得,三月底与Kharkoff卡尔科夫一同失去,地在Kharkoff 北50 哩。
  晨六点起。七点半别允敏、梅、宁、松诸人,至校中作函数通。劲夫来谈。九点借振公乘1935 号车出发赴湄潭,用酒精开驶,一路尚称平JI顷。与振公谈解决生物系主任办法。余谓有两点不可变易,即一生物、数学二系系务暂与余直接洽办,二则张孟闻必须去媚,此外尽可商酌。十二点至湄潭文庙。中膳后余即往晤晓沧,知其次女郑钟英忽患神经失常。此病较梅之气喘尤为痛苦。余去时钟英方痛哭也。
  招邦华来谈,觉目前办法,只能以余冬电为根据。回文庙,储润科来谈,渠亦提出调停办法,但目前只可依照余所提之二条,侠胡院长与生物系贝主任可妥协时而数学系同意,则二系仍归理院系统。余甚以其办法为然。储于今日即晤贝时璋商调停办法。余晤爱予及硕民。四点孙稚蒜来谈。又建人来。渠二人均与刚复同一主张。晚晤陈鸿逞。
  接生物系学生电中华自然科学社、陶元珍、王斯成、杨昌俊、吴学义寄振吾电士芳、连生、迪生、二嫂函又孙和平、王克章、路季讷函寄曹叔谋、秦元勋电  
  
湄   晨阴,下午睛。晨22°。一23°,外间中午30°。
  公路车运费大增。
  晨六点起。八点晤谷县长,知病不能见客。中膳后睡一小时。谈家帧谈一小时。渠得哥伦比Prof. Dunn , L. C. 教授及McClintock (Barbora) 教授函,谓研究生施履吉、盛祖嘉可赴美国哥伦比得fellowship 奖学金,但旅费须自筹云云。谈来请教部能为设法。近(人)(日〕公车运费大增,计客车每人每公里自-元八角增至二元五角,货价每吨每公里自廿七元增至卅五元。按泰和迁宜山运费公路车每吨只六角一公里,自宜山迁遵义己涨至〈八)(一〕元二三角,在抗战前不过一二三角而已。
  客车每公里承平时二分而已,均涨→百倍以上也。美国飞机票价目前每哩五分,货运每吨每哩九角云。晚膳后晤胡建人。借储润科在晓沧处中膳。    
  
湄   晨晨睛23°,午后29° ( 外间)。
  飞机与轮只之争。
  晨五点半起。八二点振公来谈。知昨日渠奔走终日晤步青、贝时璋所得之结果。
  阅Reader's Report 关于战后空中运输一文,谓飞机与轮只运输工者孰优,近来颇有争执。轮船自美赴澳需两月,赴英37 天,而飞机只需48 h 与20 h 。过去美国轰炸机B24 改成运输机C87 以后,能飞来回8000 哩,载净重十吨,飞高至七哩,速度300.m/h 哩每小时。如美澳之间以6000 吨轮装载,年能来三次,则年为18 , 000 吨。
  但飞机年可来回五十次,则30 架C87 亦可得18 ,∞0 吨。可以减少潜水艇之危险。
  即有损失,人手亦少。但同时飞机所用材料铝、镜、铜较轮船需用之钢为难得,用油甚费。自旧金山装五吨货至重庆费油35 吨,飞机场、测候所需人甚多。到如今最廉之运输仍为轮只。据HemγKaiser 之计划,欲造5000 只飞船(70 吨New Maro) ,于一天之间可以运五十万大兵至英国,将来可攻日本。计划将所有轮船厂停工,赶紧制造,于六月筹备,一年后即可成5000 架。结果Senator 参议员Truman 杜鲁门研究认为危险,姑先造三只作试验,费一千八百万元。此飞船有七引擎,如单带油可行17 , 000 哩。又1000ctane 辛:民值汽油已大量出产,比87 oct.能效高20% ,较数年〔前〕每gal 十六元,现为16 ø 分。
  下午振公、润科来谈。三点半至体育场游泳池,遇包和清。游泳一小时。六点回。晚膳后至西门外一走,遇韩老板。
  接荩谋函 梅函
  寄荩谋函
〔湄潭〕   晨阵雨,日中睛,下午二点阵雨。
  Keynes Report 凯恩、斯报告。Morgenthau Report 摩根索报告。
  晨五点起。八点至化学馆新址及农场,与吴润苍谈。本年农场以一亩地种洋葱,以三亩地种瓜,各得利一万余元。种洋葱以九月下种散播土上,每亩十二两,十二月得葱,长尺许即可拔起,插每方尺两株,故亩可得12 , 000 个葱头,于六、七、八月收获,次年以葱头抽芽得子云。借念慈至稻田看水车,晤祝汝佐、陈鸿遥等。中午吴文晖、邦华、杨守珍来。午后睡一小时。硕民、刘学志来,知建人决辞职他往,仍以去年校务会议琢如、余坤珊、沈尚贤等攻击之故。钱因其子克仁欲来校教数学不成,故怀恨尤深云。晚晤晓沧。
  阅Reader's R甲, ort 六月份,有平准国际币制文。谓世界经济之解决其道有四:(1)币制, (2 )国际贸易制度, (衍生产分配与价格, (4) 国际借款。上述二种报告,专论第一项二种办法异同之点,据五月份Economist 分析如下:同者为战后国际债务困难如何解决。因若干国际必有许多之出超,而其他国继续出超。此两种国家将统有责任解决此问题,并解除国际贸易之阻碍。异点在美国制之Unitas 可以与金子相买卖,英国制之Bancor 可以购金子而不能以金换Bancor。美国制各会员国须出资或金元作quota 限额,而英国制则会员国不须出资,以战前之国际贸易作→quota。英国制且依银行习惯以账簿上之记账作为出超国家之收入。依英制因英美战前之国际贸易英为1.375 兆磅,美为5.455 兆金元,二者势力相等。而美制以存储金元计或国家收入计,则美国占优先,且美国制Governing Board of 平准基金,开会时须以80% 大多数决定,而一个最多quota 可至却%,故美国可得-veto 否决权。
  ‘
  
〔湄潭〕   晨昙,下午阴,晚雨。晨23°,午后30°。
  宋子文在英发表中国元增领土野心,不侵占越南而使高丽独立,但须得东四省云。
  晨五点半起。夏振锋来,向校借款4800 ,以本年乙种奖助金作抵。振公与润科来谈。又季梁来,转交胡建人辞职书。九点借季梁晤刚复,谈三小时。午后阅Mabel Dodge Movers αnd Shαkers o 此书诲淫,余己告图书馆弗公开借出,不知如何又在此间图书馆。午前振公将昨自刚复处取出之聘书交与贝时璋,请其作主任。
  此时酝酿四天,终算告一段落。四点至指江游泳。遇包和清,知吴士宣已于今晨离校赴贵阳师范,因该校有体育系之故也。晚晓沧来,知挽留建人无效。八点睡。
  接季恒、蔚光、季讷、金宝善、吴学义、王伊曾、张梓铭、熊祥照
  
湄   晨晨晴,下午阵雨,晚雨。晨23°,下午31°。
  生物系主任事已解决。上午苏步青、钱琢如来。下午徐贤仪来。
  晨五点起。六点剃头。润科因调停生物系事已告一段落,于八点回永兴。渠此来原为储椒生与吴耕民大女公子结婚事。九点贝时璋来谈,决定电约裴鉴来湄教植物形态。又调孟闻赴遵义调查动物分类。
  阅Reader's Report no. 9 ,关于国际经济问题。据伦敦Times {泰晤士报》本年三月24 社论,谓基本问题在于过去贸易入超国家因经济匮乏,遂至减少人口,而使出超国家增加失业。故应使出超国家增加进口,发展工业。New Republic Dec. 28 ,1942 , George Soule 则主张出超国减低关税,以资金低利借与人超国,并大量投资,以为Lend Lease 租借法案应于战后继续。此种租借,实为赠送,但于赠礼者大有益处,以其可以免除失业,增加贸易。伦敦Times 四月份称Lend Lease 为近世最有力之字眼。谓十九世纪国际贸易为Exchange 交换,而二十世纪为Gift 赠予,目的既非贸易,更非借款,乃系Development 发展。世界各国均将工业化,无可阻止,不久中国城邑人〈工)(口〕或将占60% 云云。但在本年四月Foreign Æ庐的《外交事务》上Condliffe 则对Lend Lease 取怀疑态度,以为各国进出口应相抵。Times
  六月八日Walter Elliot 亦以为分区之Autarchy ,自足自给乃不可避免,故必须有计划,决不能因中日丝业之受损而废弃Nylon 尼龙工厂。科学工业之继续发明不可免云云。
  《泰晤士报》四月十九社论则以为,分区自足或不〔可〕避免,但最后终必失败,仍非良策,故有国际协定之必要。五月Hot Spring 之粮食会议实系开端。会议结果欲使世界贸易较为自由,而使各区分工合作。1.最大限度地向适宜的地区输出合适的粮食, 2. 以合理能承受的价格进口外国的粮食。午后睡一小时。
  寄裴季衡、钱雨农电
湄    睛,月色大佳。晨22°,午后31°。
  Pepys Diary 0 美国飞机炸千岛系B24 五架、B17 式三架(按自阿图岛至幌娃计765 哩)。晨晤刘淦芝。上午九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下年房屋支配。下午罗登义来。
  晨五点起。今日阅Samuel Pepys Diary {塞缪尔·佩皮斯日记~ Jan. 1 , 1660〈及)[到JMay 31 , 1668 ,所记颇多兴趣。1660 年所记,有初次饮中国之茶。1661年
  
  一月三日,初见actress 女演员上台。此时Charles II 由荷兰返国, Pepys 乘轮与Ed Montagu 蒙塔古去接回国。登基后杀其篡位棋父之仇人,支解去心,甚至OliverCromwell 克伦威尔已死亦戮其尸云。Pepys 之姊雇为女仆。又此时大辟受hang 吊死之罪者,往往示众,长久不收。1666 年九〔月〕一日,伦敦大火,叙述极详。延烧至五号,三日未进餐。嗣后梦中尝见遭回禄。书之损失,全城值十五万镑,全城缺•书。邮局被焚,信札不通。晚间满天火光, 5t. Paul 礼拜堂被焚。Pepys 在Tower 伦敦塔于二日看火,但见各人抢自己物件,或放于河边,但无人救火。Pepys 见英王令市长,Lord Mayor 拆屋,用此法于四、五两日渐使火得熄云。此时英、荷有海战,1666 六月英败于荷。英王逼民夫人海军,妻子哭送,极为凄惨。1665 为伦敦瘟疫年,自四月起至十月止。六月底起疫炽,城中人群趋乡村,-日死人267 0 七月初事业均停,死无葬地。八月初每周死人达4000 ,八月底达6∞0 。十月中伦敦全城已空,惟留贫病不能离去之人。WestrnÌnster 区无→医生。嗣后疫渐减。十一月中每周13∞,月底330 ,交通渐恢复,至年底店均复业。Pepys日记原系缩写,专备自己查看,故所记极忠实而朴素。对于金钱极为注重,喜吃酒玩女人,而写当时风俗亦详尽。
  今日下午三点至河中游泳,包和清与舒厚信同游。此处水远较遵义佳,而同事中极少来者。晚建人夫妇(陈缤)约晚膳,到刚复、季梁、学志、邦华、晓沧、昭复,菜极丰。近林主席〈世界>c逝世) ,外间禁宴会一月。十点半戴月而归。  
  
湄   晨晨雾,日中睛。
  教育系一年级学生何宏道、张克东来谈。
  晨五点起。护士侯、李二女士来,侯润芳本月底离去。谈家帧来谈,为增加助教事,欲用应幼梅。步兵学校(军〕械股股长朱拯民来,欲余为永兴区长陈武山及张博向谷县长说项。余拒绝。缘陈以检查雅片得贿被扣也。晓沧来,介绍同济医生李化民,留德,乃本校毕业生何紫玉之丈夫云。
  阅罗登义《增进蔬菜中P 维生素之研究机知水果中以枣6.7 mg pet c. c. 与刺梨5.8 mg per c. c. 为最多,菜蔬中以茄子1. 5 mg 、红豆1. 3 mg 为最可代替桔子类。
  维他命P 可治Hemo础agic neph出is 、Hemorrhagic diatheses 、Hematochromatoses 、Polya由ritis 及微血管病云。辣椒亦富维他命P ,但不及前四者,约0.3 mg c. c. 。
  中午刘学志来。又建人来,余劝渠弗辞。钱琢如来谈。四点至江边游泳,水又退数寸。晚膳后借硕民在西门外江边散步。湄潭新辟运动场,马路亦大加修理,市容为之→整。今日月色甚佳,在江边散步者多,又值阴历七月十三,故沿江烧链(冥钱)者极多。惟新来第八军兵士到处大便,臭味触鼻,为煞风景耳。
  接贺勉吾函名心(捏名信) 正安县长沈宜初、刘明水
  
遵   睛。晚月色大佳。
  晨五点起。祝廉先、贝时璋来。贝之意,欲发孟闻聘书。余谓非孟闻复
  
  七月九日之函认为满意,始可发聘书耳。九点借振公乘1935 号出发,别邦华、唐宗壁、杨守珍、马宗裕、苏步青诸人。至菩萨岩。因车挤,停四十分钟。十二点抵寓。午后睡一小时。朱伯康夫人杨志华来,知今日渠等赴渝就资源委员会事。三点至校。
  晤谢家玉。六点回。希文来。
  接士芳函晓沧、刚复函分校二电默君函蔚光、束星北、朱善培电贺勉吾  
  
遵   晴热。午后30°。

  晨五点起。七点士楷来。丸点至校。十一点半回。中膳。硕英、希文来。知硕英现在步校训练班,五个月卒业。渠现在军训部办事。希文将于星期三出发,作野外练习,有五个星期之时间,回后即可毕业。渠已填志愿留校与回原部队。而军训部令则以回部队为原则。其原部队第二预备师属于远征军之第六军,团长以上已赴印度受训矣。午后睡一小时。赵元卡来。四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晚希文回,谈至八点。
  接九弟函
  
遵   晨晴24°。下午雷,阴。晚雨。
  Sir John Anderson , Britain's Lo时, President of the counci1 and m. of war cabinet 至华府与01-tana 接洽交换科学情报事。
  晨五点起。早餐六点。全家均起。余与梅、彬、松照例各食鸡蛋一枚。梅在房内吃,谓渠得一坏鸡蛋,以为允敏有意给与,实则余等各取一枚,元从辨别,渠即骂人。余怒人房内面责,声色俱厉。梅即发神经,将茶壶投地,并谓家人将毒死他,大哭又大笑。余顿悟其为神经病发作,乃大悔悟,但已无及,嘱其卧下,神稍安。此真大不幸事也。晓沧女钟英,与梅年相若,亦以失恋而发神经,可知在梅之年岁,易有此病。
  人点至校。接晓峰自美国Miami 六月廿二来函,知此行13 , 000 哩,费十五天,用四发动机之巨型机,可乘30 人,各据一榻,机中多美国高级军官云。全程旅行,见六月十九日记中。阅英国直接寄来《每月科学新闻~MSN 中,有关于Foll町, s.G. 在英国Shinfield 牛奶研究所发明母羊可以不交配而出奶。但须ovary 卵巢及脑下anterior pituitary 垂体前叶二腺中之hormone 激素能起作用。Folley 以DiethylstilboestrolHepoestrol 喂未交配之母羊即得奶云。
  下午三点在柿花园一号开浙江小学首次校董会,到王欲为、羽仪、胡颂翰、劲夫及小学主任陈焕文。决定延期至九月一日开学,每学期收杂费二十元。六点回。
  接刘百闵、毅侯、蔚光、张晓峰函寄喜蒜、罗忠忱、二姊函熊祥熙、吴学义函
  
   雨。下午四点起大雨,迄子夜不止。晨24°,下午25°。
  轴心军自西西里岛撤退。
  晨五点起。洽周、家玉来谈。又吾舜文来。学生赵廷杰来,为杨曦在卫生院患脑膜炎事。按杨系孙光远之外甥。又被开除学生葛鸿文来请求复学。乔年来,为助教事。羽仪来,谈现在教授多入不敷出,以借贷为生。最近郁衡叔以重病、樊君穆以子病、夏觉民以二子由沪来,均向校借款。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开行政谈话会。五点于大雨中回。希文将于明日出发赴野外实习,故于下午告假回。晚吃面。希文食量大宏,步校亦著名,每食必四碗。彬彬亦可三碗,大有乃舅之风也。希文实习有王星期之久。适梅由校借留声机来,佐以唱片。自下午四点起,倾盆大雨,人晚不己,故希文即睡客堂桌上。今日秤得宁81 ,彬80 ,梅91 ,希文141 ,松28 ,允敏92 ,帧去衣100 磅。
  接朱晓寰、谷宜、霍秉权、地理研究所寄黄国华、王爱予、陈建功、卢温甫等函蔚光、毅侯、明水
  
遵   晨微雨,七点即停,23°。
  晨四点三刻起。希文即赴野外实习。八点至何家巷三号,最后二次讨论会。
  由梅迪生、杨耀德主讲,题为修养问题。香曾、洽周、仁东、羽仪亦到,学生到七八十人。迪生讲历史上之不妥协精神,以齐太史、左光斗为率。杨耀德讲私德与公德。
  迪生所讲不免过偏。杨谓道德标准应以人群社会为前提,的是确论。讨论时有学生提及导师问题。至十一点半散。
  据浙大测候所报告,昨二十四小时下雨140 mm ,较之四月全月88. 1 ,五月117.5 ,六月127.0 ,七月6 1. 2 ,均超出甚多云。接王惹来函,知已于本月十二出团,住黄桶哑堡。王惠为飞机带狗案、驱孔案,被省党部所拘已一年半,损失与所受打击不少。同被拘陈海鸣巳早放释。何友谅尚拘禁于兴隆场青年团。王天心与陈天保则逃匿无踪。湄潭方面所拘滕维藻早已入南开研究所,潘家苏在渝任事矣。
  接晓峰纽约函郭晓岚、汤元吉函接王慧二函M. 1. T. 招生委员会B. A. Shere咀her 函杨其泳函霞姊函寄九弟、善培、费杰生函  
  
遵   午后有阵雨
  美军克服阿露训11 (阿留中〕群岛中之Kispa 岛,离东京1400 哩,离日海港Paraniu~llI阳7∞哩。赎取东关老屋。
  晨五点半起。接晓峰七月十一自纽约来信,知美国政府所用地理专家于作战后自30 人增至180 人, Cressy 任研究院亚洲地理组组长。在纽约曾晤适之、通伯、鲤生,并曾参加南高、东大毕业同学会,遇郭鸿声与邹秉文云。
  又得霞姊函,谓东关南岸老屋拟向沈光庆赎取,计须洋1400 元,但沈家要新币(储备币) ,约一抵二元,即2800 元法币也。谓如款不便,可以垫付云。又知何元泰于本年正月去世,杨其泳、范惠康则仍在龙泉云。
  八点晤士楷于其寓,为请水利教员金伯彤事。第二子弹库库长张章图来谈。
  渠于八月一日到任,代姚君。作函与何建文,请其向沈光庆定期出屋。中午回。
  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荩谋、家玉来谈。晚钱老太太来谈,知金妈将嫁与大兴面粉厂之厨工,因此我家仆人大成问题。因本地人不能信托,且极难觅也。而梅迄未愈,需人招拂。彬彬、宁宁则均取人附中,彬在高一,宁在初一,故梅在家乡将元人服侍矣。而梅又极不了解此困难,与允敏几不交语,一谈话即起冲突。l 如何处置,大是问题。晚魏春富来,为史地系杨曦病脑膜炎病重事。
  接赵九章、姚春台、次仲、季梁函 翼谋、杨臣华
  寄振吾函霞姊、沈光庆、杨其泳函建文寄柳翼谋、赵九章、胡肖堂函寄汤元吉、朱晓寰、黄海平、陈可忠、顾谷宜、刘百闵、王慧、姚春台
   睛。晨23°。
  珞动日路廿三号屋契押在兴业。《百袖本廿四史》。
  寄王毅侯一函,嘱其询浙江兴业,珞咖路廿三号之屋押款如何付清。按此款于侠魂在时向兴业所借,计六千元,每月还125 元,利息10.5% ,四年还清。于廿四年一月起至廿六年八月,共还32月,计还本4000 元,尚余2000 ,以战事起未还。故地契等尚押在兴业。如二千元以10.5%月息计,按年复利计,则应还本利廿六年八月2000 元,廿七年八月2252 元,廿八年2536 元,廿九年2856 元。卅年3225元,卅一年3631 元,卅二八月4082 元云。但目前之四千元只可抵战前之一百元而已。如以月利复利计,则为数较大。
  又今日寄玉云五一函,索取《百袖本廿四史} ,此书于民十九年预约,定单为A282 号,于19 、20 年取得两期154 册,尚有3 6 期666 册未取。于前年年底得上海商务坚宇350 号催取,以英日开战未复。今日始函云五,按一、二两期所出,只《汉书》、《后汉书》、《三国志》与《辽史》而已。
  八点至卫生院看史地系学生杨曦。渠患脑膜炎,于月初到院,十四以后不省人事。徐院长瑞和谓其T. B. 性脑膜炎,无法可医云。至穆家庙30 号林熏南寓,晤其太太,约于明日陪梅前往看病。九点至校。今日决定职员薪水。午后睡一小时。
  二点半至校。五点回。至柿花园一号洗浴。并约李天助、张章图、姚可亭(新旧子弹库库长)及此次暑期演讲人员吴征铠、杨耀德、王宏基、陈乐素、黄尊生及振公、家玉、荩谋晚膳,到二十一人。八点半散。
  接刚复、次仲函夏觉民、蔚光、骑先、顾季高、叶笃正函
  寄次仲、温甫、毅侯、云五函刚复电
遵   晴。晨雾23°,晚2?D。
  f皆梅看林萧南太太。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洽周来谈国文系学生傅轶群。谓傅与八中同学(皖)宋样鼠等五六人专与学校捣乱,惟崇拜王驾吾与邸衡叔云。又许道夫来。八点为梅雇一滑竿赴穆家庙卅号林熏南太太处,为梅看病。林太太向在日本学医,且彼个人曾患气喘,其子女二人亦此疾,因此各方征求药石,以眨针此病,迄元效。后乃自得一方,以为须〔去〕身上水毒,始可见效。有特效药→种,先驱痰,并劝吃猪肝,只须以开水沸其外去污,然后以纱布绞肝汁一匙,加姜汁二点饮之,一星期可见大效。
  又嘱梅每日晒太阳,初只五分钟,继十分钟,每日加五分,至30 分为止。又谓自手足起渐渐增至露全臂与全腿。此意与余相合。并嘱多吃夜菜、瓮菜与萝卡云。孙祥治为其夫人病亦来。
  九点至图书馆。国恩光、迪生、左之来谈。中午回。睡一小时。三点至校。教育学系二年级生来。今日得建人函,知彬彬已考取高中一,平均46.4 。国文38 ,英语55 ,算学29 ,公民11 ,历史30 ,地理45 ,物理饵,化学82 ,生物46 。录取标准30 。
  宁考取初中-,计42.6 。国文45 ,算28 ,常识55 0 标准39 云。
  接建人、叔谅、朱正元、李振吾、贺勉吾、马宗裕、国防策进会寄袁守和、章诚明(定安子)、蔚光、马宗
  
  裕  
  
遵   睛。午后28°。
  罗斯福、邱吉尔在加拿大奎北克作第二次会议。
  晨五点起。早餐时以宁吃鸡蛋(前年冬天宁每晨不吃鸡蛋)事,梅又大发其神经。余甚忧之,幸中膳时已差复元矣。七点至校。宁来,知梅病复发,乃回。士楷来谈。十点又至校。晤沈召滋不值。晤陈卓如亦不值。午后杨允中之子杨臣华来。渠在广西大学化工一年,决拟转浙大,故来此投考。据云桂林猪肉每斤四十元,鸡蛋四元一个,较遵义贵二三倍之多。又翼谋甥女张瑛来,系自大同初入内地,于八月初抵筑,在途行两月,由宁波经温州来云。又龙泉分校学生沈隆威来。沈,东关后永兴沈家。据云杨韵侯先生于前年去世,是为余长兄承祖之挚友,现惟任藻泉硕果仅存。余如鲁光祖、冯霞堂,则早物故矣。沈自龙泉来,费七千元。而张瑛自沪,亦只费七千元。则因沿途均乘盐车也。晚羽仪来,知晓沧女钟英违其父命,f乘车来遵,欲赴重庆云。其神经失常程度,当甚于梅,但身体元恙耳。现住女生宿舍。九点睡。十点刚复来。
  接吴大忻、吴学彬、陈建功、金克南(家声子,淳安卫生院)、翼谋、寄梅、愧安函寄金克南(建人、贺憋庆)、马宗裕-
  
   睛。晨23°。
  俄军收复卡尔科夫Kharkoff ,莫斯科大庆祝。
  晨四点三刻起。八点晤黄尊生,遂至校中。据孙季恒报,迄目今止,校中经济状况尚佳,亏负不过十万而已。刚复来谈,及陈卓如来谈。中午借刚复回中膳。谈至二点。睡半小时。三点至校。开行政谈话会。讨论部令,支特别办公费人员不得支研究津贴或学术研究费问题,决定暂时不发,托刚复向部面陈。此外讨论追加预算,亦托刚复去交涉。六点散。此次刚复去渝,托交涉经费及分校继续办文、理、农、工一、二年级,亦为余直接管理生物、数学二系地步,但此事至刚复回校止。说明去渝以一个月为限。
  接吴竞清、蒲立德、刘j次策、李良骥函江条橡电谷炳仑函寄叔谅、建人、贺憋庆函蒲立德、夏觉民、江山寿、王师姜、谷炳仑函寄分校电又贵阳刘俊杰转分校生电
  
遵   晨阴23°,晚大雷雨。
  宋子文加入罗、邱会议,在Quebec 魁北克。九点警报,十一点解除。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据孙季恒报告,学校经济状况迄目前止亏负不多,约十万元之数。上午有警报。中午刚复知今日有邮车,渠将乘车赴渝。接疗养室病生函,计顾荣申、黄→芹、李金长、吴惠、朱祖辈、徐道观、顾金梅、方圆,皆患肺病,请多给鱼肝油事。今日遵义招本校一年级生,报名者二百一十余人,而上午适有警报。
  史地改在二十六考。
  昨日天气极佳,今晨温度25°,较昨高,至下午五点雨,初尚微,余适回寓,几倾盆而下d 回寓衣服尽湿。六点馀至柿花园一号。6:30 又下大雷雨,至七点半始渐小,但人晚不停,共下雨92 mmo 本月降雨已达306 mm 云。晚约永兴教授晚膳,到戴明扬、薛效宽、张志岳、蒋炳贤、杜乐道、成斐然、詹镇、郭洽周等。九点散。
  接郭晓岚、吕蔚光接分校学生代表于用德函吴浩青、余金生、杨短彩、允中函寄长望、李良骥、王启东函李伯纶、罗登义、袁守和函寄刘次策、杨姐彩、季梁、长望又函顾惕生函

遵   晨阴,时有微雨。日中阴。晚九点大雨。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刘云浦来谈,知于前日由昆明来此,草一子一妻,行李九件,计费八千元,路上并无停顿。知昆明物价高涨,自米三千元一市担,比遵义高八倍。教育系一年级生何宏道、张克东、汪璜(女)、刘定(女)、岑凤荣(女)、陈志庸来谈。晨十点晤农本局沈召j兹,购壁山布一匹,十丈,计1640 元。在"环球"剃头。
  昨接王师恙函,知渠被学生吴学彬骗去一万六千元事。缘吴在沪时即己招摇撞骗,谓家中开纱厂、银行,有汽车两辆。到此后又自称为吴达锥之侄,竟有人信之不疑。现吴学彬己读竟四年离校,拟扣除其证书。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晚约周2寄自女周定之、晓沧女钟英、季梁子启东、允中子臣华在寓晚膳。八点半尽欢而散。今日惟钟英因精神不安未来。
  接希文(老蒲场)、贺愁庆、王爱予、陈耀邦寄吕蔚光函周定之、郑钟英、Roscoe G. Dickinson C. 1. T.寄刘震清
  
遵   晨雨22°,下午雨。
  
  浙大教职员人数。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作函数通。并将校中报部之教职〔员〕名额核定。计教员251 人,职员155 ,共为四百零六人,其数如左表〔下表〕。
  浙大职员数源潭浙大教员人数永兴(5)2223232-3348295133遵义48-698135573317''A导室指馆级长训活册书务纳书务计务务导院院院院院年校军生注图庶出文医会教总训文理工农师一嗷了28989863252衍75564巳ψ-r£-实一投二2221089%56%3456770-封主]1J4444444544一卢足-↓ 一-AH 寸呵31U 句JqMA 叶1JA 吨,31u部-4 教一一助数一部-44590 南753343476573报-JJ-定一000IMM665555566760师一部-111188讲一一授一数一教一部一口口口HHU85556369779m报一文文地学理学物艺艺化害桑经机工木械育一国英史数物化生农园农病蚕农电化土机教一上表("浙大教员人数" J 左第一项分二行,一为校中报部数,二为部中核定数。
  第二项助教亦同。除部定数外,尚有公共教授额,部章亦有规定,依照人数(学生)计算。此外机械、电机双班,每班可加教授、助教,技术人员各一人,研究院教授、助教另案报部。第三项为实际教授、助教人数。此外实际公共科目,尚有第二外国语三人,社会科〔学〕四人,自然科学四人,体育八人,哲学、三民主义四人。
  上表( "浙大职员数" J 系实际数。照部章规定,学生一千名可有职员83 人,以后多加学生,每百名以4 名计。故如1600 人算,则应为107 人。但其〔中〕有若干为技术人员,其算法又略有出人。且史地教育研究室又有绘图员三人及编辑一人。
  中英庚款补助研究人员亦可在校领得米贴。至于员工子弟小学、合作社职员,前在校领米贴,近已剔除矣。又工院加班,每班可得加技术员一人。
  接方千里、罗忠忧、黄国华、Olga Demant 、邹安众、王毅侯寄允中、季梁、章元善、俞大维函张继志、郭晓岚、杨存富、方千里、作屏、吴宝丰
  
   晨雨23°,下午阴。
  孔子诞辰2493 年纪念。
  晨五点半起。八点半至文庙举行祭孔,到二百人左右,张一能司令、高文伯专员、外语班主任萧仁源、师范塞先艾等。八点半行礼,余为主祭。读祭文后,余讲数语。谓孔子主张玉道,在列国时适用,迄今亦适用。《论语》鲁哀公问政,孔子主张柔远人、怀诸侯。所谓柔远人,乃送往迎来,嘉善而矜不能。所谓怀诸侯,乃继绝世、举废国、治乱持危。希脱拉、墨索里尼、东条、荒木反其道而行之。目前同盟国即欲以王道治天下云。次请遵绅朱穆伯讲演,述中庸之道。九点半散。
  借羽仪至校中。梅神经有时受剌激失常,余甚引以为忧。彬彬功课甚好,但不喜讲话,终日闭口不言,亦鲜与人来往,余甚忧之。阅J. B. Morgan The Psychologyof Abnormal People {变态人心理学~, 1936 。晚羽仪来。知郑钟英必欲去贵阳,以求达到结婚之目的,并谓其父欲害死之,故不得不离去。羽仪拟强留之。八点半梅又发气喘,但不严厉。彬彬叫看护陈小姐来。中午请刘云浦中膳,到乔年、沈开听、吴征铠、家玉、荩谋。晚余腹泻。今日祭孔,分得牛肉五斤、猪肉十斤。余以分赠黄尊生、谢家玉诸人。
遵   晨阴22°,下午有阵雨。

  晨五点起。七点半至校。邦华、沈文辅来。又杜乐道来,向校借洋四千元。十点借梅至穆家庙卅号看林太太。梅坐滑竿往。至则林太太(名雪梅)外出,待一小时始回。余阅Nathaniel Hawthorτle 霍桑An Ambitious Guest {雄心来客》故事,述N.、H. 省Saco 河旁一家人为山崩所压死事。十二点回。陈卓如太太移其才四月幼子来,在寓中膳。昨分到之昨肉,牛老而猪肥。按吾人均嗜瘦肉,而古谚偏称"择肥而噬"。
  午后睡一小时。四点至社会服务所,参加中央训练团毕业同学会。到张一能、高文伯、张鸣岗、李翼钧、豫章中学陈震、冉憋森、刘晨光等等。余讲演委员长所提示中央训练团之意义,述民族、民权、民生三种革命之步骤。谓民族革命于废除不平等条约可称完成,民权则开国民大会,可称完成。民生则方开始,因平均地权与工业化尚未实现也。次讨论国都问题。至六点,余先回。七点至羽仪处。知钟英昨决欲去贵阳,今日得其姊美英自美国函,又其爱人左君函(严寿莹已另结婚) ,劝其去美国,左并约渠结婚,故遂狂喜云。晤刘淦芝。
  据罗斯福报告,自民卅年四月《租借法案》成立后,借与联盟国物资共一百四卡万万美金,英国得1/3 ,俄1/6 ,半数为军火。所借军火占全国出产15% 0 计坦克车22% ,战斗机25% ,轰炸机17% 云。以上根据罗氏对国会报告。
  接刘明水函Beauclair 函吴文晖函寄吴士选、陈建功、贺勉吾函俞成孝函(民卅一级)
  
   晨22°。大雨。
  晨五点起。雨不止。十点至校。知史地系学生杨曦已于今日病故。以慢惊风即T. B. 脑膜炎乃不救之症也。与彬彬、宁宁读《儒林外史》第十三、四田,述马纯上游杭州事。彬彬只长宁一岁,而程度高出三年以上。晨大雨。屋漏,宁等帐湿,脱去观之,则臭虫不胜数。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柿花园洗浴。回借羽仪至子弹库,遇高直侯自据潭来。钟英今日又变卦,必欲去重庆,办护照出洋。
  五月份Reαder's Digest 中有E. R. Stettinius Jr. →文,题为"我们食物那里去了"。谓1942 年《租借法案》供给英国一千八百〔万〕磅牛肉,为美全国产量千分之二。但同时澳洲亦供给美兵二千五百〔万〕磅。羊肉供给四百万磅,亦较澳洲给美兵为少。但牛奶、猪肉与鸡蛋则美国供给较多,大多均往俄国。中国从未向美国要食物。猪肉赴俄计十万万磅,占美国出产1/10 。需五十五只一万吨轮只运输。牛奶二十万万夸脱,等于美全国产量七分之一。大部为蒸发于奶。奶油一千七百〔万〕磅,全国1/100 弱。鸡蛋四万五千万打,多为粉末。等于出产〔之J 1/ 10 。英国人每人本只能月得三个蛋,由美接济可多得每口月四个。总算起来美国供给同盟食物〔占〕全国产量6% 。据云1943 年食品出口须增二倍云云。
  接章诚忘、叔永、次仲、马宗裕、施成熙、陈其可、程耀椿、王汇东、舒鸿寄晓沧函黄国华
  
遵   雨。晨22°。
  俄取Taganrog 塔干洛格。张世禄来谈。
  晨五点半起。士楷来谈。八点至校。迪生来谈,为教育系二年级生迁漏迁遵事。十点开建筑委员〔会),到吴静山、谢家玉、吴霞初三人,劲夫川、怀慈、孙祥治列席,决购次东门内杨姓地四亩二分,价每亩六千七百元。拟造大教室一座,草顶,能容250 人,每方约2500 元,约廿方。又工院实验办公室一所, 50 方,每方5000 ,需二十五万元,合为卅万元。即日登报招标。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沈召滋及丁绍钧来谈,为合作社借款事。得孙振望、郭太炎函,均欲自费赴美。现毕业生中欲赴美者不下六七十人,政府只要美国学校准许,有七万元现金,兑3500 美金即〔可〕。校中拟略加限制, 70 分以下者不给成绩优良函。
  晚步校董继兴以希文函来,知渠仍在老蒲场。上午中大国文教员张世禄来谈。
  晚借宁读《老残游记H 刘铁云著)。
  接沈玉昌、华寿松、郭太炎、孙振壁、狄君武、季梁、罗宗洛、贺勉吾、希文寄邵天毅(彬写)、Beauclair 、张以刚、叔永、次仲函•'
  
遵   晨大雾21.5°。

  邱吉尔今日Quebec 魁北克广播,论英美苏极多,对于中国仅仅提到一次。Quebec conferenceannounced , Lord Louis Mountbatten appointed as supreme allied commander, S. E. Asia based inlndia and Ceylon. 刘健群来。
  晨五点半起。大雾。八点即出阳光。至校后作函数通。龙泉分校第一批来校学生代表于用德来,为旅费事。知首批52 人均到,第二批27 人、三批26 人尚在途中云。十一点晤律师孙必仁,以束星北来函三通及罗宗洛〔函〕交与一阅。渠谓可以由孙名义去函警告,要其登报道歉。余不赞同登报道歉,因登报道歉无非为律师作广告耳。后决定由校中出函与彼,由孙函束星北,要其书面道歉。
  中膳后睡一小时。刘健群又夏炎来。晚许绍光来,知许将去中大,因与郭洽周积不相能也。余劝其去永兴教一年级。二点至集义桥民众教育馆看古书画展览。
  有郑子尹、莫友芝、庭芝事多幅。郑字苍老,学颜体,莫兄弟则平平无奇。此外古画腐真不可知,岳武穆屏条必伪无疑。尚有祝枝山、文征明、仇十洲、赵孟顺、董香光墨迹。视有长条甚佳。最可贵者为莫、郑二人之手〔迹〕。此外何子贞、王文治、曾涤生、清道人等均有墨迹。
  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开课延期至
  
  九月甘日,以龙王庙学生救济会为膳厅。五点借允敏至子弹库。张章图夫妇请客,到陈裕生、军政部尹君、徐惕冰、步校林主任及电话局局长。知步校得上峰令,迁往扎佐。
  接胡肖堂函张祖训函王云五、许崇清、许道夫寄希文、马小波、钱雨农、裴季衡函  
  
   晴22°。

  松儿入托儿所。
  晨微雾,即晴。六点即起。七点半借允敏章松儿至附近托儿所,即保育院。内有幼稚生一班四十人,保育生一班亦四十人,地方尚静逸。
  遇夏炎与王欲为。据欲为来谈,江西同乡会在遵有地产值千余万,每年可收八十余担谷子,尚可收四十一家房租,惟为郑振汉把持b 自郑之豫章校董被教厅撤职后,渠又推贵阳之罗某出为董事长。近欲为等开校董会,将其罢免,另推欲为为董事长。必有一番交涉也。劲夫来谈,以万一为机械系主任事。至子尹路251 号晤刘健群不值。钟英来寓,谓其父欲毒死之,故非避往他处不可。
  十点半在合作社开理监事联席会议,决定与交行订立透支十万元约,以余与周寄梅二人为保证,月息一分六,已称最低息。中午睡一小时。今日大便三次,觉腹不快。三,点至校。阅公文多件。丝织厂吴世炳来。五点请李天助诊治腹疾。又为彬彬诊治,渠肺甚佳,但肠中有虫,须验大便。
  接晓沧函(李韵瑜拿来)寄刘震清、诚忘、陈其可、虞振铺、俞成孝、华寿松、郭晓岚、吴竞清函
  
遵   睛。晨阴22°,午后26°。

,晨士楷来。
  晨三点腹又泻,乃吃硫酸楼二汤匙。至五点半即觉腹动而水泻。自此至丸点半凡泻七次,且觉肠痛。十点略佳,始吃稀饭一碗。午后泻稍止。上午周医生来、下午李医生来诊视,知非病病。但余肠中有气,且肠弱耳。下午龙泉生数人来报告,知昨有公路车在息烽翻车,计重伤四人,其中有三人系浙大学生,二人来自龙泉。故余上次回遵,曾于此处停留,视周惕扬、戴树本二人之墓。知其路在此处成一"S" 而下坡,车夫不小心者易于翻车,路局早应加以改良也。晚希文回自老蒲场,知不日将调往深溪水,练习至本月廿二完毕云。晚八点半睡。
  接长望、蔚光、剑修、左之、索天章、《扫荡报》丁履德函寄刘俊杰电蔡邦华函寄谢六逸、吴廷桂、狄君武、张孝蓦、刘靖宣函  
  
遵   晨昙22°。
  今日;英军在意南部勒佐登陆。告假。
  晨六点起。今日泻三次。但腹中不痛,因吃泻盐所致。余肠素弱,在杭州时已患泻。近两年来则常患肠多气。普通多吃菌麻油,此次以家中无油而有泻盐,故遂服二汤匙,不知其竟凶猛如此也。今晨八点请刘健群在校讲演"抗战建国与青年"。晤黄羽仪。下午睡一小时。振公与李相勘来。广西大学陈剑修与庄泽宣来函,邀李往桂为总务长,李不愿往。余与晓沧因学生对李不甚满意,颇有任其前往之意。余坤珊、王劲夫来。又俞恩湛来。五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晚钱太太来。
  阅J. B. Morgon 1936 再版Psychology 0/ Abnormal People 。
  接程耀椿、李彼德(金德椿事)、周至柔函董彦堂函寄王毅侯、刚复、晓沧函刘俊杰  
  
遵   晨阴21.5°,下午晴。
  晨梅又略发气喘。王戚美英来,为打麻黄〔素)(应为肾上腺素) adrenalin •针。八点至校。阅来往文函多件。张荩谋来谈。十点往环城马路卫生院,晤徐瑞和,与商郑钟英住院事。据云卫生院不收神经病人。但介绍贵阳中央医院,谓有精神病一组。又为彬彬验大便。十二点田。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开招生委员会,取录遵义与考学生。计与考者218 人,文组37 ,理工115 人,农66 人。四十分以上31 人,五十分以上五人,六十分以上只杨臣华一人而已。定以四十分及格,又加39.8 者农科二人,故共为33人。30 分以上者取为先修班,计得56 人。张瑛平均得34.5 分,取人先修班。胡珊得20.3 分,不能。虞振铺之女佩珍得37.4 ,亦为先修班。一年〔级〕计取文三名,理三名,农四名,师二名,工廿一名(其中一名系转学) ,共32 人。一年级生前次审查保送与贵阳考取计文74 ,理45 ,工221 ,农邸,师54 人,共482 人。连重庆考取与教育部分发,当在六百人以上。
  寄Beauclair 函吴士选电(为部聘教授事) 许道夫、许崇清、顾季高函 寄蔡邦华
   睛。晨21°。
  晨五点半起。晨士楷来。九点黄羽仪、吴志尧、费香曾三人来谈处置郑钟英事。缘钟英住女生宿舍,因精神不宁,为同住者所不容。晚间常闹,使人不能安睡,行动怪异,故巳为女生逐出。志尧已为其另觅一处。余昨晤徐瑞和,知贵阳中央医院黄友岐专于治精神病,或可送彼前〈彼) (往〕。托羽仪驰函贵阳蔡邦华,询〈之〉〔知〕钟英之友左君在印度招其出国。但余等商榷之下,觉钟英之病状,实有使左知悉之需要。余至漏后,当与晓沧谈之。生平见友朋中有神经病者,周子竟与郑子政均惧受人之害,但经静养而愈。二人均亦曾住医院。沈次由情形较坏,于晚间可起来跳窗,卒于回沪后跳楼而死。羽仪之意,以为钟英之病近于后者。即schizophrenia精神分裂症或dementia 智力衰失,而非简单之paranoia 偏执狂。如昔日哈佛同学郑思聪一类病,谓其心中常有冲突,欲见人,至门口遥巡不入,即其一端。
  中午请招生委员会在办公室中膳,到羽仪、卓如诸人。晚钟英来。知被女生宿舍学生所不容,但渠坚欲住人。七点借允敏、尊生夫妇赴白农路沈思岩寓。今日为其小孩生日,约友人作音乐会。借Mr. Gibbs 唱片多张。此外尚有梅家小姐钢琴独奏及沈思岩独唱。回时己十点余矣。
  寄蔚光函肖堂函
  
遵   晨阴21°。日中阴。
  哈佛大学给邱吉尔名誉博士学位。
  晨五点半起。士楷来。九点Gibbs f皆安顺牧师Lowry La町来。其人于1924-1927 在英国剑桥大学读书,人Emmanuel College 0 来中国后,曾在北京、山西等处,于1940 年始离路安,即长治。谓日本人已自太原造一铁道至璐安。渠常在沦陷区进出, 1940 年以前并无困难。共产党时与中央政府为难,但与日本亦不合作。渠在安JI民对于军医学校颇多好!惑,谓其较贵阳红十字会所办训练班为佳。
  渠有弟在南非洲管理气象事业,故对于气象极有兴趣。今日特欲参观测候所,不知是何意也。卫生院报告,验得彬彬大便内有ascarid ova 蚓虫蛋云。ascarid 蜘虫,应吃santonin 山道年。
  午后睡一小时。借梅出购皮鞋)双,外胎底,去四百八十元。三点开生产工场会,到万一、傅廷杰、乔年及劲夫、家玉。知去年金工场只接收外边工作一万七千余元,肥皂工场现尚存300 kg 烧碱NaOH 及500 kg 流质烧碱(可得45% )。现价固体每300 kg 可八万元。前次谢总务长运500 kg 液体,价只5500 元,而运费13 , 000 。现每月可制肥皂2000 条,价为七元一条,售与同人。油中含NaOH 7% ,油占肥皂之一半。故每月制2000 条则年须360 kg 云。金工场现有职工五人,铸工二人,木工二人,锻工二人,合为九人。
  五点散。回。荩谋来。知图书馆吴其常将辞,拟留之。晚f皆彬彬看刘铁云著《老残游记~~九点睡。因腹痛不成寐。
  接蒋慰堂士选二函卫生院颜泽俊报告振吾函接资委会合同、子政、孙麽年、钱万寄士俊、林雪梅函
湄   晨晨阴21°,上午阴微雨,下午雨。m缸.24.5°,min.18.6°。桂花已开,地瓜、石榴、梨均盛,枣子已绝迹。
  诗人不顾事实。
  6晨五点起。七点半家玉来。知渠决计离校,拟回江阴。余告以贺勉吾己就农林部秘书,不能就,劝其留校。但渠去志甚坚。家玉作事热心而有豪气,但能效并不大。甚廉洁,肯吃苦,但不肯作恶人。在渝四个月,为校办事者,恐只居半数之时间,馀均花于应酬与友朋杂事。闻亏负至九千余云,则亦荒唐矣。故渠亦非宜作永久总务者。
  八点半借梅乘1935 号出发,章宝兴开车。尚有曹礼德之女曹静华同行。在附中初二,年十三,小彬一岁。别家玉、欲为、戚美英诸人,允敏借松儿已进托儿所。
  去途在穆家庙林太太处略停取药。在老木顶以前一路平JI顷,至湄潭县境后,车又于上山时常停。十→点半抵文庙。余住西屋,梅住钟楼,已由马宗裕安排。仆人名张辉良、徐永庆,均老人也。午后睡一小时。舒鸿、季梁、许道夫、琢如、增禄、余金生相继来谈。又孙斯大来。据潭肉现时十二元一斤(遵十六元) ,鸡蛋每枚一元(遵1. 5 元) ,鸡则十四元至十六元一斤云。
  沈括《梦溪笔谈》卷廿三,白乐天《长恨歌》云:"峨眉山下少人行,挂旗无光日色白。"峨眉山在嘉州,与幸蜀路全无交涉。杜甫武侯庙诗:"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四十围乃是径七尺,无乃太细〔长〕乎……此亦文章之:病也。
  接贺勉吾、谈家帧
  
湄   晨微雨,下午昙,晚又雨。min.18.5°,max.26.7°。

  苏联克Stalingrad 0 读洪迈《容斋随笔》。小名阿龙。今日中膳前磅:祯连衣(制服、皮鞋)106 ,梅98 磅。
  晨六点起。晤郑晓沧。上午爱予来。孙逢吉、吴润苍来谈。又硕民来未值。
  阅《参寥子诗集} ,按《放翁人蜀记》所引"五月临平山下路"乃囚绝,且卷一题为" I[臼平道中"云:"风蒲猎猎弄轻柔,欲立蜻蜓不自由,五月临平山下路,藕花无数满汀洲。"按参寥诗与苏东坡、秦少游唱和甚多,乃北宋高僧,集中有子瞻席上令歌舞者求诗,以此赠云:"底事东山窃究娘,不将幽梦嘱襄王,禅心已作沾泥絮,肯逐春心上下狂。"诗中咏西湖甚多。又读《容斋随笔》卷八云,东坡作《石弩记} ,谓《禹贡》荆州贡跚砾器丹,梁州贡窑罄。春秋时,靠集于陈廷,桔矢贯之。石弩,长尺有咫。问于孔子,孔子不近取之荆梁,而远取诸肃慎,则荆梁之不贡此久矣。可见春秋已离旧石器时代。东坡之言极有见地,而洪迈谓东坡不考,非也。卷七王导小名,谓《世说》王iß相拜司空,桓廷尉叹曰:"人言阿龙超,阿龙故自超"云云。迄今绍兴人称呼有阿狗、阿猫,其来殆已久。卷九引《庄子》载惠子之语曰:"一尺之捶,日取其半,万世不竭",此即今之所谓近于零也。卷十论程婴、样臼之妄,并谓宋元丰中吴处厚以皇嗣未立,上书乞立二人庙。访寻遗迹,得其家于锋州,真犹西湖之有武松墓也。
  •••晚刘学志来。渠与吴瑶卿〔前作"吴耀卿" )不相能,欲回常州。又知明水将赴四川教育学院为副教授。余今晨侵晓适梦见伯秋,亦巧合也。孙宗彭、稚苟、来谈。
  谓阿蛋子可治红俐,有奇效,日吃三次,每次十至十五粒。以硫化镜治白荆云云。
  洗浴。睡。  
  
湄   晨阴,下午晴。mín.16.7°,.max.25.5°。
  意大利无条件投降。维他命C (Ascorbic acid) 。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理学院办公室。晓沧来谈。又步青来。知一日建功与朱良璧结婚,请客达十二桌之多云。吴润苍与陈鸿适来,为贵州大学转学生粤人黄小玲(女)说项,以其分数39.8 ,欲通融转二年级,余不许。晚黄自来;亦不许。中膳后睡一小时。午后由北门徒步至双修寺,晤王淦昌。时双修寺有八棵桂花已开,香芳溢四处。系中所购十万元之柴油机正在装置中。回晤卢亦秋。晚膳徐思衡在此,中午薛禹谷在此中膳,皆梅同学也。
  晚孙稚拣来谈,以维他命C 一文见赠。知蔬菜中以辣椒与豌豆苗为最多,〔为)1.73 、1. 65 mglg。芫要0.92 ,马兰头0.68 ,蒜苗。.50 ,小葱0.57 ,藕0.56 , radish小萝卡0.47 ,萝卡0.34 ,苦瓜0.50 ,冬瓜0.28 ,夜菜。.55 ,番茄0.18l等,次甜瓜、竹笋、茄子几于无之。其结果与罗登义所做维他命P( 见八月十二日记)试验大不相同。孙文与李暖华、郭俊袜合作,登在1941 年《中国化学》杂志。
  阅《容斋随笔》续笔卷二,谓唐诗无避讳。臼乐天《长恨歌} ,元微之《连昌宫词》始末皆为明皇而发。杜子美尤多讽谏,如《兵车行》、《新安吏》、《石康吏》、《新婚别》、《哀江头》、《丽人行},终篇皆是,今之诗人不敢尔也。在"汉唐置邮"一条下谓,赵充国在金城上书言先零事,六月戊申奏,七月甲寅笠书报从其计。金城至长安1450 里,往返倍之,自上书得报,才七日。唐开元十年八月己卵夜,权楚璧等作乱时,明皇幸洛阳,相去800 里,圭午遣河南尹王怡如京按问,首尾才三日。置邮传命,如此其速云云。续卷三"乌鹊鸣"条下云:北人以乌声为喜,鹊声为非。南人闻鹊噪则喜,乌声则唾云。自乐天和元微之,至有"此鸟所止家,家产日夕丰"云。
  《梦溪笔谈》卷十一:驿传旧有三等,日步递,曰马递,曰急脚递。急脚递最速,日行四百里,惟军兴则用之。熙宁中又有金字牌急脚递,如古之羽橄也。以木牌朱漆黄金字,光明炫目,过如飞电。望之者无不避路,日行五百余里。
  接罗登义寄直侯、振公、允敏No.l 分校电
  
湄   晨阴14°,日中阴。

  苏军占Azov 亚速海要港Maripo1o <容斋随笔》中之天文。
  晨五点半起。赴南门外一走,在理学院办公。武汉学生(生物)郭朝胜来,要借读。杨守珍来谈女生另开炉灶事,余不赞成,以费太多也。仁斋学生徐拔和、王以诚等八人限今日搬出。又晓沧来。十点晤贝时璋。午后祝廉先来,渠不愿再任训导委员。
  晚阅《容斋续笔》卷十六"月中桂兔",谓段成式《酋阳杂姐》引释氏言,须弥山南面有阎扶树,月过树,影人月中。或言月中瞻桂,地影也;空处,水影也。东坡《鉴空阁》诗云:"明月本自明,无心孰为境。挂空如水鉴,写:此山河影。我观大痛海,巨浸与天永。九州居其间,元异蛇盘镜。空水两元质,相照但耿耿。妄云桂兔基,俗说皆可屏。"~容斋三笔》卷三"十二分野",谓十二国分野上属二十八宿,其为义多不然,前辈固有论之者。晋《天文志》谓:自危至奎为撒誓,于辰在亥,卫之分野也,属并州。卫本受封于河内商墟,后徙楚丘,河内乃冀川、|……其他邑皆在东郡属充州,与并州了不相干。而并州之下所列郡名,乃安定、天水,陇西……自系凉少H ..…·谬乱如此,而出于李淳风之手,岂非蔽于天而不知地乎? ~三笔》卷十一"镇星为福",世之技术以五星论命者,大率以火土为恶,故有昼忌火星、夜忌土星之语……持坚欲南伐,岁镇守斗,识者以为不祥。但《史记·天官书》云:镇星所居国吉云云。晚十点睡。
  寄振公函
  
湄   晨阴,下午微雨。晨17.2°,二点22.4°。
  日食之理。火葬曰"升遐"。
  晨五点半起。八点晤建人。知化学馆建筑,常家将土木工人尽行驱逐,工作全停。常家园子旁有公地十余亩本可利用,刚复不取,而必欲圈常氏十六亩地。在再两年,工价物价增至十倍,而房屋不得建筑。庸人自扰,莫此为甚。晨步青、吴文晖等来。
  阅《容斋四笔~ ,谓二十八宿,宿音秀。按绍兴人读如秀,古音也。《容斋五笔》"月非望而食"一条云:太史局官刘孝荣言,月本无光,受日为明。望夜正与日对,故一轮光满。月行迟速,日光所不照则食……朔且,
  
  如月在日上,掩太阳而过,则日光为所遮,故为日食云云。《四笔》卷一"亭橄立名"条,谓杜诗云"越女天下白,鉴·湖五月凉"。迄今鉴湖五月并不凉,越女亦不白,何也?又引《列子》曰:秦之西有仪渠之国,其亲戚死,聚柴积而焚之,熏则烟上,是谓之登遐。楚之南有炎人之国,其亲戚死,另(音寡)其肉而弃之,然后埋其骨(民俗火葬条) 0 ~随笔》卷十五"有若"条:~史记·有若传~ ,孔子没,弟子以有若状似孔子,立以为师。他日,进问曰:昔夫子当行,使弟子持雨具,已而果雨。弟子问何以知之,夫子曰, ~诗》不云乎?月离于毕,傅谤沱兮. . . . . .他日,月宿毕,竟不雨……有若无以应云云。
  今日中午后借梅至江边走走。二点半彬彬、宁宁乘酒精厂车来。借王太太子杨强同来。刘云浦亦来。梅儿喘,打两针。
  接韩宗祥函赵九章函俞颂华函家玉函寄赵九章电俞颂华函罗忠忱函
  
湄   雨。七点15.1°,二点18.0°。
  岁阳甲曰阙逢,葵曰昭阳,岁名寅曰摄提格……丑曰赤奋若。中国最早气候纪录。
  晨梅气喘发,打一针adrenaline 肾上腺素,晚八点又打一针。
  昨阅洪迈《容斋四笔~15 卷"岁阳岁名"一条云:岁阳岁名之说,始于《尔雅~ ,太岁在甲日阔逢……谓之岁阳。在寅〔曰〕摄提格……谓之岁名。自后唯太史公历书用之,而或有不同,如阙逢为焉逢……重光为昭阳……此乃年祀久远,传写或说,不必深辨。《尔雅》又有"月阳月名",月在甲曰毕……正月为限,二月为如。考之典籍,惟《历书》谓太初十月为毕聚,{离骚》曰摄提正于孟阳,{左传》十月日良月,{国语》至于玄月,他未尝称引。郭景纯(郭瑛H 尔雅释》注释云:自岁阳至月名,皆所未详道,故缺而不论。({尔雅疏》又曰:李巡、孙炎虽各有其说,皆构虚不经,疑事无质,故阙而不论。H 资治通鉴》专取岁阳、岁名以冠年,不可晓解。韩退之诗"岁在讲|亥牵牛中",王介甫《字说》言疆圄,自馀亦无说。又十六卷,郡县用阴阳字,谓山南、水北为阳,{谷梁传》之语也。山北、水南为阴。山之南者,如雷阳、华阳……凡百有五六十。水之南者,有汾阴、颖阴、汝阴、湘阴、江阴、淮阴三十余。
  《四笔》卷三引坡公诗曰"耕田欲雨刘欲睛,去得顺风来者怨,若使人人祷辄遂,造物应须日千变"。
  《四笔》十一卷"用书云之误"条云:今人以冬至日为书云非也。左氏传倍公五年正月辛亥朔日,南至遂登观台以望而书礼也。凡分、至、启、闭,必书云物为备故也。杜预注,启者立春、立夏,闭者立秋、立冬,云物者气色灾变也。汉明帝永平二年春正月辛未,宗祀光武毕,登灵台,观云物……,今太史局官每至此八日则为一状,若立春则曰风从良位,春分则曰风从震位,只是定本,元非掠实。起居注,随即修人为文具,盖古之书云意也云。
  《四笔》卷八"历代史本末",孔子因鲁史记而〔作〕春秋,左氏为之传。郑志、宋志、晋、齐太史皆见焉。更篡异同,以为《国语》。汉司马谈自以其先周室之太史,有述作之意。传其子迁,铀金匮石室之书,网罗天下放失旧闻,述黄帝以来至于元狞,驰骋古今上下数千载,间变编年为十二本纪、十表、八书、三十世家、七十列l传,凡130 篇,而十篇有录元书云云。
  今日接科学社函。知社中理事共十三人,计刘戚、胡刚复、孙洪芬、秉志、吴有训、空可帧及新选之叔永、仲授、步曾、曾叔伟、企孙、雨农、慕光。
  接季恒、劲夫、吴宝丰、蔚光函刘震清函接谢惠兰〔前作"谢慧兰" J 申辩及女生徐景霞、朱宝英、叶学洁、罗少芳、程葱晖、邵令娴、张克范、陈福梅、周惠卿、吴菊芬、下婶、张智婉、范瑞君、潘朝艳、金月英、顾明训11 、江乃尊卅函呈寄振公、劲夫函科学社函  
  
湄   晨阴,日中睛,月色大佳。晨15.4°,午后25.1°。
  五届第十一中全会举蒋委员长为国府主席兼海陆军大元帅,对共产党促其觉悟,取消赤化运动及红军与苏维埃。
  晨六点起。梅病稍痊,今日未打针。得遵义电话,知郑钟英发疯更甚,自子尹路宿舍跳窗而逃,并击伤程秦晖出血,因此非将其关锁不可。拟送阿王庙〔当时为浙大有病学生疗养所〕。九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女生不能在宿舍开饭。化学馆因常家人出面干涉,工作全停。电吴主席,令谷炳仑制止。决筑宿舍两幢,明年湄江饭店拟让出。午后晤谷炳仑县长,托以化学馆建筑〔被〕常家阻挠进行,即伤派人制止事。三点半借建人、晓沧赴风水连保。其地有一竹林,为前次所未经者。又至党区长家。六点回。晨步青来。近来不常走,今日缓步至风水连保,来回不过二十里,但觉乏力矣。
  接孙季恒函黄羽仪函允敏电话黄龙先函允敏函
  寄允梅函Nó.3 劲夫、列季恒、《时事新报》函吴主席电
湄   中秋晨大雾,日中睛,晚月色佳。晨14.1°,下午28.00°

  晨六点起。八点至理院办公室。张孟闻太太来。十点至湄江饭店,晤增禄、季梁、罗凤超。午后三点至游泳池游泳。江水己凉,故以鼻吸水觉不!帜。今日来游者人不多,但实际空气温度与水温均不能算低,在阳光下尤和暖。遇彬彬与同学数人在河中游泳。晚六点至数学系研究部。与钱琢如作十五周任教纪念,共到四桌客。
  到程石泉、朱希亮、翁寿南、季梁、建功、步青、硕民、王福春、孙斯大、吴润苍等。至九点半戴月而归。席间琢如谈及校中资格最老教员,除朱叔麟外,推李乔年,继续不断在校十六年余。琢如次之,建功、晓沧又次之,十四年。贝时璋、苏步青十三年云。
  五届十一次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全会修改组织法。国民政府主席为陆海空军大元帅,任期三年,连选得连任,于宪法实施后依法选总统,即行退职。国民政府对于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负责,五院院长对国民政府主席负责。于抗战结束后之一年内召开国〔民〕代〔表〕大会。
  接赵九章函张以刚、马小波、振公函刘述康、王震英结婚请帖
  寄谈家祯函振公函
湄   晴佳。晨15.2°,下午27.1°。
  元微之、白居易与唐明皇。玉川子月蚀诗。苏联占Bryanok o 澳军在新几内亚克Solomon18. 所罗门群岛。午后孙怀葱来,借至物理、生物室及农学院。
  洪迈《容斋随笔》卷二《古行宫诗~ ,卷八《人君寿考~ 0 {续笔》卷二《开元五王~ ,唐诗元忌讳;卷十五《连昌宫词~o {三笔》卷六《白公夜闻歌者~ ,均述元、白二公诗及唐玄宗事。微之行宫绝句"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谓其语意有元穷之味。又谓元、白在唐元和、长庆间齐名。《连昌宫词》与《长恨歌》皆脸炙人口,但《长恨歌》不过述明皇追怆贵妃,元他激扬,不如《连昌宫词》有监戒规劝之意。如云:姚崇宋琼作相公,劝谏上皇言语切。长官清平太守好,拣选皆言由相公。开元之末姚宋死,朝廷渐渐由妃子。禄山宫里养作儿,破国门前闹如市。弄权宰相不记名,依稀忆得杨与李。庙漠颠{Ifl四海摇,五十年来作疮痪。殊得风人之旨,非《长恨歌》可比云。又谓唐人歌诗其于先世及当时事,直辞咏寄,略无避隐。至宫禁壁昵,非外间所应知者,皆反复极言,而上之人亦不以为罪。元白《连昌宫词》、《长恨歌》其尤著者。杜子美《兵车行》、《前后出塞》、《新安吏》……七言如"关中小儿坏纪纲,张后不乐上为忙。……岂谓尽烦回绝马,翻然远救朔方兵"等。张袖赋连昌宫……李义山华清宫诗亦然。今之诗人不敢尔也。
  自汉迄宋136 君,惟汉武帝、吴大帝、唐高祖至七十一,唐玄宗七十八,梁武帝八十三,余至五六十者亦鲜云。在宋则有光尧太上皇帝(高宗)云。〔旁记:历史上享年最高之皇帝:罗马Augustus 大帝即第-个皇帝,名Caius Octavius ,乃Caesar 之侄,报叔仇战胜Brutus 及Cassius 于42 B. C. 。于30 B. C. 井Antony。安氏与Cleopatra自尽于埃及。于AD 14 年,卒于罗马,享年76 有余。自29 B. C. 年征服Antony回罗马,以迄其死,在位四十三年,在罗马历史上为在位最久者。( "Bimillennium ofAugustus Caesar" <<奥古斯都·也撒两千周年~ , By W. W. Hyde , Scientific MonthlyJuly , 1941 , pp. 38 51) oJ 英国皇帝自827 1603 年元一人能享古稀之年,只Queen Elizabeth 伊丽莎白女王在位四十四年,享年69 岁。自1603 年以来享寿七十岁者有三人,即George N , 1760 1820 ,在位五十九年,享寿81 岁。Queen Victo巾, 1837一1901 ,在位63 年,享寿亦81 0 George V, 191O_ 1936 ,享寿70 云。美国三十位总统,有十四人到七十以上。John Adams 至九十岁。法国鲁意十四在位七十二年(1643 1715) ,享年七十七岁。
  又谓白乐天《琵琶行趴在海阳江上为商人妇作对客奏曲,乐天移船夜登其舟与饮,了元所忌,岂非以其长安故倡不以为嫌。又有《夜间歌者》一篇,自云由京滴得阳,宿于鄂州,其词曰:"夜泊鹦鹉洲,秋江月澄澈。邻船有歌者,发调堪愁绝。
  歌罢继以泣,泣声适复咽。寻声见其人,有妇颜如雪。独倚帆椅立,婷婷十七八……"乐天多于情,故所遇必寄之于吟咏……瓜田李下之疑,唐人不议也。今诗人罕谈此章,聊复表出云云。
  晚阅卢全著《玉川子诗》。卢全与韩昌黎同时,诗极怪僻。录《月蚀》一首,以见一斑:"东海出明月,清明照毫发,朱弦初罢弹,玉兔正奇绝。三五与二八,此时光满时。颇奈暇蟆儿,蚕我芳桂芝。我爱明镜洁,尔乃痕黯之。尔且无六翩,焉得升天涯?方寸有白刃,无由扬清辉。如何万里光,遭尔小物欺。却吐天汉中,良久素魄微。日月尚如此,人情良可知。"会有一月蚀,甚长而奇,世所称道也。又《走笔谢孟谏议送茶》曰:"日高丈五睡正浓,军将打门惊周公。口云谏议送书信,自绢-斜封三道印。开缄宛见谏议面,手阅月团三百片。闻道新年人山里,垫虫惊动春风起。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仁风暗结珠啡瞩,先春抽出黄金芽.. . . .. . ..其诗如今打油诗。又有"夏夜闻蜓蚓吟"、"直钩吟"等等。沈括《梦溪笔谈》卷七,"人问日月之行,一日一合,有蚀有不蚀,何也?予对曰:黄道与月道,如二环相叠而小差,凡日月同在一度相遇则日蚀,正一度相对则月为之亏,二道不相近自不相侵。"接直侯函胡清安舒太夫人征文启寄建人函允敏No.4 刘述康函刚复函
  
湄   晨雨,下午阴。七点19.1°,午后2.OOh 20.6°。
  汪容甫时金山在江中,但长江则已南迁。
  晨六点起。上午邦华自贵阳开省政府农业会议回。据云中央医院可以收容神经病人,有湘雅医生黄问岐主持之。普通如郑钟英之病,有两种药可用。一为insulin月夷岛素,用大量打进,使之受大剌激,几濒于死,然后葡萄糖打针,如此数十次。二则用Cardizole 。二者价均昂。住头等病房每日65 元,故势非三四万元不办云。朱善培、何增禄来。
  午后三点约理学院教授茶话会,到步青、琢如、硕民、冯乃谦、徐瑞云、增禄、善培、丁思纯、王漠显、爱予、刘云浦、贝时璋、谈家桢、江希明、孙宗彭十六七人。余述学校追加预算,本年得一百六十万元。新生至现在止共572 人,计重庆57 ,'遵义32 ,贵阳120 ,审查保送365 。其中文79 人,理59 人,工275 人,农98 人,师58 人,尚有先修班56 人二将来教育〔部〕尚有分发云。
  江都汪中(容甫) ,清乾嘉时人,著有《述学》二本(四部丛刊集部) ,有《京口建浮桥议》一文,日《尔雅~"天子造舟",郭瑛谓比船为桥(今之Pontoon) ,即今之浮桥也。)11 之大者若河、洛、渭,皆有浮桥。其建于大江者,汉建安二十五年夏侯尚为浮桥以攻南郡,唐乾宁四年朱友恭为浮桥于樊港以攻武昌,宋开宝二年曹彬为浮桥于采石以攻江南,元至元九年伯颜为浮桥于石算以攻宋,前史具载之。今京口之渡,自瓜州至金山一里三分,自金山至算湾半之,于江津最狭。若南北造浮桥二道,交会于金山,行旅往来如在枕上,此百世之利也云云。中又有石鼓文证述孙星衍(渊如)以岐阳石鼓为宇文周时所作一说之妄。又《广陵曲江证》驳朱检讨(彝尊)以枚乘《七发》之广陵乃钱塘江。谓晋以后江益徙而南,故《水经·河水注》云:毗陵县丹徒北200 步有故城,旧去江三里,岸稍毁,遂至城下。城北有扬州刺史刘踩墓沦于江是也。今扬州城外运河,唐王播所开,事见播传。其时江犹至于扬子桥,而东关以外,在汉则江浒也。
  接杜纪堂(佐周)、振公、季恒(孙恒)函 稼眉函 家玉
  寄振公、洽周、季恒函迪生、家玉函
湄   晨昙,下午晴。晨18.8°,二点27.2°。
  王安石病气咐。文庙桂花大盛,香闯西门外。
  晨五点半起。阅沈存中《梦溪笔谈》卷九,有一则云:王荆公病喘,药用紫团山人参,不可得。时薛师政自河东还,适有之,赠公四两,不受。人有劝公者曰:"公之病非此药不可治。"公曰:"平生无紫团参,亦活到今。"竟不受。公面建黑,门人忧之以问医。医曰:"此垢汗,非疾也。"进澡豆,令公旗面。公曰:"天生黑于余,澡豆其如余何。"按前总统美国老罗斯福亦患喘疾,以锻练得愈。
  晨九点半,借邦华、杨守珍及孙斯大与马宗裕至学生宿舍,查仁、义、礼、智、信〔斋〕。先至信斋,为女生宿舍。名义上有女生七十二人,实际到者不过六十人。
  次至仁斋,有徐、何二生,抗不遵命,住在仁斋,拟予以记过处分。闻尚有徐拔和、章作藩亦于最近搬出。龙泉新生来者往往为人拒绝,不令搬入。仁斋乃专住助教、研究生,故原有学生一律勒令迁移。次至义、礼、智各斋,发现学生(农院二年级)椿析,江阴人,擅取参考室图书。查福于去年在永兴,曾有盗窃图书馆书之嫌疑,己记过二次。
  十二点半回。二点宝兴来。三点至江滨游泳,见乃超满身疮班。在江中游泳后,至体育馆借球。六点建人来。晚约曹瑞卿、刘云浦、许道夫及杨守珍、蔡邦华、吴文晖、何增禄、王爱予晚膳。至九点散。
  接朱导留先函二姊、振公、刚复、王喜蒜、周药白、允敏、希文、程祥德函寄允敏No.5
  
湄   晨晨大雾,乔木下如落细雨。晴。7 点17.3°,14 点30.1°。
  新几内亚倭寇退出Lae 菜城。漏潭县运动会。
  晨五点馀起。作函数通。命宝兴带回遵义。致允敏函一通。今日为湄潭县第•一届运动会。八点半到开辟之新运动场,计有地卅八亩。此次拟选选手十人至廿人,往贵阳参加双十节全省运动会。县中筹款三万元作经费,但恐不敷用。遵义于十日开运动会,闻己用去三万元,拟派六十人为选手云。
  九点开会,行仪式。县长谷炳仑、党部书记长余德勋与余三人讲演,即开始运动节目。女子五十米决赛浙大孙怀琳第一,男子百米预赛第二组游达钩以1 1. 9"获隽,跳高成绩平常,1.55 m。
  十一点至财神庙选课。中午聚乐饭店开两桌,到二十余人。卢亦秋极言离此十五里有老虎洞者极险,为共党来时居民避难之所云。二点选课。余签名者凡八十余人。化学系选学分多者至二十五六个,因上学期之理论化学须补也。四点至河边洗浴。五点回。梅、宁往徐恩衡处晚餐。晚建人来。
  接洽周(谢治英)函又聘书三荩谋及蔚光
  寄允敏No.5 、振公函
湄   晴,晨有雾。七点19.5°,下午二点32.1°。
  至水嗣沟看瀑布。
  晨三点起。觉腹中不快,起如厕。七点孙怀慈来谈。知道义建筑大教室,容250 人,计九方,实验室五十方。有三家投标。其数如下:•工丁义华记包一重永寅大教室实验室111 ,199119 ,20893 ,920337 ,712398 ,020272 ,500以上三家合共数目均超出卅万元之数,寅记最低亦卅六万元,故非核减不可也。八点半借邦华、杨守珍、彬彬往水曲同沟。其地在城之西北约十五里许,带一本地工人挑馒头等往。有乡村道可以行车,但路面则尚未铺。行十里至官吉巷联保办公室略停,十点半又行。过一河,乃流往王家坝者,湄江支流也。
  十→点馀至水恫沟即所谓挑花江小学,有学生七八于人,均去指看运动会。在此进点心。一点左右往观瀑布,颇类庐山三叠泉,但可以走近至瀑布下,是其佳处,水量则不友,亦不如奉化之千丈岩。遇农学院三学生。三点起身回。取另→小道,走五六里,至草坪附近人大路。
  四点半到文庙洗浴。晚膳约园艺二女生姚同玉在此晚膳。姚系梅实小同学。
  。钱琢如、江希明来谈。今日天气如炎夏,如终日在烈炎之下。
  据邦华云,此间有种草名乌头,可以去踊,粪缸中放此叶则踊尽死。又谓草麻叶上之茸毛,人触之则肿痛可逾时,以其含有蚁酸,亦可除虫。余读《梦溪笔谈H 卷〕三,谓古人藏书辟蠢用芸。芸,香草也,又名七里香,叶类豌豆。将叶间白粉置席下,能去蚤虱云。晚步青、建人来,为许乃章说情。缘许乃文、乃章兄弟,均于本年高中毕业,平常弟在兄之上。而此次遵义考新生,乃文以四十一二分获隽,而乃章则以38 分落第。且乃章有数学天才,故彼等以为言也。
  黔中有一种物,形如豆腐、凉粉,而作灰色,乃南茹(读若诸弱)所制。闻制浆糊可以避虫与温。日本用以糊飞机翼云。又此间避虫之药,尚有马桑与麻柳云。
  President Roosevelt 罗斯福总统在他的九月十七对国会演讲有云: It all goeswithout saying that when Japan surrenders the United Nations will never let her have authorityover island. 国际联盟给他的。同样亦不给与自中国所抢夺之地。
  接吴士选函顾季高、杨次山、曹文彬、李宗恩函
  寄刚复函毅侯函
湄   睛。七点2 1.1°,下午二点3 1.9°。
  沈括预告天气。岁差。今日二、三、四年级上课。
  晨五点馀起。读《梦溪笔谈》卷三,谓庄子所云野马也,尘埃也,二者并非一物。谓野马乃田间浮气,远望如水波。卷四引《吕氏春秋},谓桂枝之下无草木。
  又谓以桂屑布砖缝,宿草尽死。谓古之华容,即今之监利。唐自皇甫铸为垫钱法,至昭宗末,乃以八十为百。汉隐帝三司使王章每出官钱,又减三钱,以七十七为百。
  至今输官钱有以八十为百者。云梦者,江南为梦,公安、石首!、建宁等地;江北为云,玉沙、监利、景陵等县。卷五谓善歌者皆称部人,但宋玉问客有歌于部中者……阳春白雪,和者不过数人,是则邹人不解歌明甚。今之部州乃北部,非楚之故都。·楚始都丹阳,乃今枝江。文王迁部,乃今江陵境。杜预注《左传》楚国今南郡江陵县。
  今江陵北十二里有纪南城,即古之邹城,称南部。卷七熙宁中京师久旱,祈祷备至,连日重阴,人谓必雨。一日骤睛,炎日赫然,时余因事入对,上问雨期,予对曰:雨候已见,期在明日。众以谓频日晦褥,尚且不雨,如此肠燥,岂复有望?次日果大雨。
  历法步岁之法,以冬至斗建所抵,至明年冬至所得辰刻衰秒,谓之斗分。故岁文从步从戌。戌者斗魁所抵也。正月寅,二月卵谓之建,谓斗构所建。但春为寅卵辰,夏为巳午未,理自当然,不须因斗建,缘斗建有岁差。制帝历冬至日宿斗初度,今宿斗六度。古时正月斗构建寅,今则建丑。又《尧典》日短星昂,今乃日短星东壁……汉时尚未知岁差,至北齐向子信方知之。今以今古历较之,凡八十余年差一度。汉以前皆以北辰居天中,故谓之极星。自祖阳以矶衡考验,天极不动处乃在极星之末,犹一度。熙宁中,以巩衡求极星,初夜在管窥中少时,复乃稍稍展窥管候之,凡历三月,_极星方游于管之内,常见不隐。然后知天极不动处远极星尚三度有•余。别画为图,图为?圆规,乃画极星于规中,具初夜、中夜、后夜所见各图……凡二百余图,极星方常循圆规之内,夜夜不差云。'下午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农二生椿听以取出参考书《植物图鉴} ;记大过一次,开除学籍。何志学、徐长春以不遵令住宿舍,各记小过一次。
  接允敏(硕民电)寄蔚光、李宗恩、硕民、胡玉莲、应幼梅、允敏No.6( 孙怀慈忘带走)、振公函j‘、‘ , .
  
湄   睛。晨午温度与昨相似b 卷云自西北。晨22.9°,下午30.8°。‘文庙桂花落英满地黄。
  邱璧光来。'. ' h晨五点半起。孙怀慈回遵。《梦溪笔谈》卷七,二十八宿多者33°, 少者止一度。非不欲均也,黄道所由,当度之星止有此而已。所谓距度星者是也。卷八,二十八宿谓有二十八星当度,故立以为宿。前世测候多谓改变,唐书测得毕有17.5°,常只1/2 之类,皆谬说也。自是浑仪距度疏密不等耳。九二十八宿度数,皆以赤道为法,惟黄道度有不全度者,盖黄道有斜有直,故度数与赤道不等,即须以当度星为宿,惟虚宿未有奇数。咱又谓熙宁中予领太史令,卫朴造历,气朔己正,但当王星未有候簿,乃于每夜昏晓夜半,月及五星所在度秒置簿录之,满五年,其间剔去云阴昼见数,可得三年,然后以算日缀之,古所谓缀术者此也。是时司天历官皆承世族,隶名食禄,本无知历者,恶朴之术过已,群起沮之……候簿至今不成。又谓国朝置天文院于禁中,设漏刻、观天台铜浑仪,皆如司天监,与司天监互相检察;每夜天文院具有无滴见云物祺祥及当夜星次,须令于皇城门未发前、到禁中门发后,司天状方到。
  以二司状奏对勘,以防虚伪云云。J午后一点半至江边游泳。与包和清、舒鸿谈,决聘李兰芳为漏潭女生指导。三点回二林汝瑶来谈。又沈文辅来谈。五点至广东酒家,何介三请客。缘何以永兴有人欲捐八十亩之出产与浙大作员工福利事业。到韩仲强、田孔皆、严持强、罗祥文与永兴傅继光区长。傅继光东北人,乃新委者。前任陈区长以作弊被押。韩仲强欲以湄江继续押与浙,大,但索十万元。八点回。召智斋学生闵观铭等六人来谈,以渠等拒纳龙泉新生余树槐住人也。
  接张孝蓦、李宗恩函岁
  寄张孝蓦函黄超人、周绚白、张稼梅函‘·?鸟警
湄   晨晴佳,午后热甚Q 7 :00 AM 19.6°,2,:00 PM 31.80°桂花尽落。
  晚果文晖来。晤陈建功。晨五点半起。《梦溪笔谈》七:"古今言刻漏者数十家,悉皆疏谬,历家言暑漏者自制帝历至今,见于世谓之大历者,凡二十五家,其步漏之术,皆未合天度。予占天候景,以至于验于仪象,考数下漏,凡十余年,方粗见真数,成书数卷,谓之《熙宁暑漏~ ,皆非袭蹈前人之迹。其间二事尤微。一者,下漏家常患冬月水滥,夏月水利,以为水性如此。疑冰撕所盔,万方理之,终不应法。予以理求之。冬至日行速,天运已期,而日己过表,故百刻而有余。夏至日行迟,天运未期?而日已(未)?至表,故不及百刻。既得此数,然后复求暑景漏刻,莫不吻合,此古人之所未知也。二者,日之盈缩,其消长以断,无一日顿殊之理。历法皆以一日之气短长之中者,播为刻分,累损益。气初日衰,每日消长常同。至交一气,则顿易刻衰。故黄道有舰而不圆,纵有强为数以步之者,亦非乘理用算而多形数相诡。大凡物有定形,形有真数。方圆端斜定形也。乘除相荡,无所附益,泯然冥会者,真数也。黄道环天正圆,圆之为体,循之则其妥至均,不均不能中规衡。绝之则有舒有数,无舒数则不能成妥。以圆法相荡而得衰,则衰无不均。以妥法相荡而得差,则差有疏数。相因以求从,相消以求负。从负相人,会→术以御日衍。以言其变,则秒刻之间消长未尝同。
  以言其齐,则止用一衰,循环无端,终始如贯,不能议其隙。此圆法之微,古之言算者有所未知也。……其详见余奏议及所著《熙宁暑漏》四卷之中。"午后睡-小时。阅《沈氏三先生集~,{长兴集》中无沈括之奏议。四点至江边游泳。五点回。九点睡。
  接周寄梅、黄羽仪、许绍光寄马小波、振公、羽仪、沈思岩、袁守和、许绍光函蔚光函(介绍余和直)
  
湄   晴佳。上午七点22.5°,下午二点32.1°。
  晨章宝兴自遵义来。知陈部〔长〕于今天可到遵,嘱余回遵。后知渠中午已到,余回去已不及。请其来〈遵)(漏〕则知渠当晚即去桐梓云。中午借梅、彬、宁等三人赴硕民处中膳。硕民约于寒假赴重庆。知渠家中所得抚恤金月六千元,只能维持其继母在北碚母子三人之费用云。
  午后何增禄来谈。接刘次萧函,劝梅于秋天去渝。谓渝中央医院不及红十字会高滩岩重庆医院,以后者有著名内科医士应文岳为主任,中央医院亦须请教之。
  地点在小龙坎与新桥间,较便而价亦廉。中央医院头等病房每日连伙食己七十五元(五十元伙食) ,二等五十元,伙食均不良,且设备亦以红十字会为佳。午后睡一小时。四点游泳。
  《梦溪笔谈》卷十六:蜀人魏野,隐居不仕官,善为诗,寇忠憨准甚爱之。有警句曰:"一声离岸槽,数点别州山。"乃陕州平陆县诗也。又北都有妓女,美色而举止生硬,土人谓之生张八,寇令乞诗于野,野诗曰:"君为北道生张八,我是西州熟魏三。莫怪尊前无笑语,半生半熟未相谙。"卷十四小说云:崔护题城南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挑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以未工,改第三句曰:"λ面只今何处在"。
  接江山寿函振公函刘次策、赵九章、严慎予、章元善函接么枕生电劲夫函
  寄张荩谋函么枕生电王友西、章元善、许昌荣函刘次策、肖堂函
湄   睛,十点阵雨。上午7 AM 22.60 ? 下午2 PM 28.2°。
  邱吉尔在英国会演讲,谓6-9 四个月北大西洋无商船被U Boat 击沉。沈括记气象及迷信事。毕异活字版。沈括对于地理之贡献。
  晨五点半起。《梦溪笔谈》述气象事甚少。沈括预告天气,余巳记之。兹又录数则如下。卷二十二:世传虹能人摸涧,信然。……孙彦先云:虹乃雨中日影,日照雨则有之。登州海中,时有云气如宫室、台观、城蝶、人物、车马、冠盖,历历可见,谓之海市,或曰蚊屋之气所为,疑不然也。熙宁九年,恩州武城县有旋风自东南来,望之插天如羊角,大木尽拔。俄顷旋风卷入云霄中,既而渐近,乃经县城官舍民居略尽,悉卷人云中。县令儿女奴姆卷去,复坠地,死伤者数人。民间死伤亡散者不可胜计。县悉为邱墟,遂移今县。宋次道《春明退朝录》言:天圣中,青州盛冬浓霜,屋瓦皆成白花之状,余亦两见如此。世人有得雷斧电棋者云:雷神所堕,多于震电之下得之,而未尝得见。元丰中予居隋州,夏月大雷震,一木折其下,乃得一棋。雷斧多以铜铁,模乃石耳云云。
  但沈括所记,迷信事极多。如卷十八云:爱属于心,禀火气,故上生。鬓属肾禀水气,故下生;眉属肝,故侧生O 卷二十:信彭泽、洞庭之有龙。又沈括本人持舍利,奉之如神。所记邹州鱼人,与《天方夜谭》相似。谓张忠定(咏)与沈文通均自知死期。卷十八记板印书籍一则云:庆历中有布衣毕异为活板,其法以胶泥刻字,薄如钱唇,每字为一印,火烧令坚。先设一铁板,其上以松脂、蜡和纸灰之类冒之。欲印则以一铁范置铁板上,乃密布宇印,满铁范为一板,持就火炀之,药稍熔,则以一平板按其面,则其宇平如破石。只印二三未为简易,印数十百千本,极为神速云云。
  《笔谈》卷廿一,谓旧俗正月望夜迎紫姑,厕神也。予少时见小儿辈闭则召之,亲戚间曾有召之而不肯去者。景拈中常太博士王纶家,因迎紫姑有神降其闺。女自称上帝后宫诸女,能文章,颇清丽,有《女仙集》行世。……纶与先君有旧,予与其子弟游。其家亦时见其形,自腰以下为云气所拥,以上为好女子。善鼓筝,音调憧婉,昕者忘倦。尝谓其女曰:能乘云与我游乎?女子许之。乃自其庭中涌白云如蒸,女子践之,云不能载。神曰:汝履下有秽土,可去履而登。女子乃袜而登,如履缮絮,冉冉至屋复下。曰:汝未可往,更期异日。后女子嫁,其神乃不至……为之传记者甚详,此余目见云云。此上一则,极类《聊斋》。
  •《笔记》卷二十四云:那延境内有石油·…. .试扫其煤以为墨,黑光如漆,松墨不及也,遂大为之。……此物后必大行。自余始为之。石油至多,生于地中无穷,不若松木有时而竭,今齐鲁间松林尽矣,渐至太行、京西、江南松山大半亦童。解州盐泽之南,秋夏多大风,谓之盐南风。其势发屋拔木。然东与南皆不过中条,西不过席张铺,北不过鸣条,纵广止于数十里。解盐不得此风不冰。……又汝南亦多大风,方谚云:汝州风,许外|葱。予奉使河北边,太行而北,山崖之间,往往衔螺蚌壳及石子如鸟卵,横亘石壁如带。此乃昔之海滨,今东距海己距千里……凡大河、漳水、撑沱、冻水、桑干之类,悉是浊流。今关、陕以西,水行地中,不减百余尺,其泥岁东流,皆为大陆之土,此理必然。又雁荡诸峰,皆峭拔险'怪,上耸千尺,穹崖巨谷,不类他山。皆包在诸谷中,自岭外望之,都无所见,至谷中则森然千霄。原其理,当是为谷中大水冲激沙土,尽土,唯巨石局然挺立耳。如大小龙揪水帘、初月谷之类,皆是水凿之穴。嘉荷中,苏州昆山县海上有一船折脆,风飘抵岸,船中有十余人,衣冠如唐人,系红鞋、角带、短皂布衫,见人皆惕哭,言语不可晓。试令书字,宇亦不可读。
  久之,自出一书示人,乃唐天桔中告授屯罗岛首领制。方家以磁石磨针锋,则能指南,然常微偏东,不全南也。水浮多荡摇,指爪及碗口皆可为之,运转尤速,但易坠,不如倭悬为最善。其中有磨而指北者。予家指南北者皆有之。磁石云指南,犹柏之指西,莫可原其理。
  卷二十五:余尝因出使按行了F渠,自京师上善门量至洒洲淮口,凡八百四十里一百三十步。地势京师之地比洒州凡高十九丈四尺八寸六分。……验量地势,用水平望尺干尺量之,不能无小差。沟水令相通时为一堪,节其水,候水平,其上渐捆则又为一堪,相齿如陪膛,乃量堪之上下水面相高下之数,会之得地势高下。江湖间惟畏大风,冬月风作有渐,船行可以为备,唯盛夏起于顾盼,往往罹难。国子博士李元规有一术:五鼓初起,视星月明洁便行,至巳即止云。
  七点借梅出东门至体育组。梅秤得102 磅,较来时重四磅。由北门回。余至卫生院晤杜院长,并视学生顾霖之病,以桶把水致吐血云。又女生雷淑贞亦在院,患伤寒。罗宗洛、江希明来,知穆藕初病故重庆。藕初与余Illinois 伊利诺伊于1913 年同毕业,长余十五岁。今冬相见尚健,惟牢骚。闻其以rectum 直肠有cancer癌致不治云。午后三点开贷金委员会。
  接杨守珍、振公函寄允敏No.7 、杨守珍、振公、高直侯、劲夫函
  
湄   晨昙,中午微雨,下午晴。晨24.驴,午26.5°。
  苏联克服Smolensk 斯摩梭斯克,并已抵Dniper 第聂伯河,迫近Kiev 基辅城。沈括知黄道为椭圆。下午建人、晓沧、琢如、善培来。
  晨五点半起。早膳后借梅儿出西门至农场,行一小时,八点回。琢如来。余与谈沈括《梦摸笔谈》中卷七"古今言刻漏者数十家"一条(见廿二日日记) ,有"圆之为体,绝之则有舒有数,无舒数则不能成妥"。又谓"以言其变,则秒刻之间消长未尝同"。余以为沈括已知黄道为一椭圆,但因中国向元此名,故仍有黄道环天正圆之说,不然则何以舒数,何以有差?惜其所著《熙宁暑漏》四卷不传于世。《北宋史·天文志》卷第一(卷四十八)载,熙宁七年七月沈括上浑仪、浮漏、景表三议:五星之行有疾舒,日月之交有见匿,冬至之日日之端南者也。日行周天而复集于表锐,凡365日四分日之几一而谓之岁。周天之体日别之谓之度,度之离其数有二。
  日行则舒则疾,会而均别之曰赤道之度。日行自南而北升降四十有八度而造别之曰黄道之度。度不可见,其可见者星也。……度在天者也,为之巩衡则度在器;度在器则日月五星可搏乎器中,而天无所豫也。自汉以前为历者必有矶衡以自验迹,其后虽有巩衡而不为历作,为历者亦不复以器自考。气朔星纬皆莫能知其必当之数。至唐僧一行改大衍历法,始复用浑仪参实,故其法比诸家为精。吴时陆绩之说,以为天形如鸟卵小椭,而黄赤道短长相害不能应法。……臣今辑古今之说,以求数象,有不合者十有三事。其→旧说以谓今中国于地为东南,当令西北望极星,置天极不当中北。臣谓天常北倚可也,谓极西偏西则不然。……臣观古之候者,自安南都护至泼仪大·岳召才六千里,而北极之差凡十五度稍北不己,庸距知极星之不直人上也。……其五,前世皆以极星为天中,自祖阳以矶衡窥考,天极不动处乃在极星之末犹1 。余。臣考验极星更三月,而后知天中远极星乃三度余。晚约刘学志晚膳。
  接刘之远、费培杰、罗忠忱函寄刘之远、费培杰函  
  
湄   晨昙。午后三点三十分雷。四点半雨,人晚止。子夜又雨。晨七点25.0°,午后二点27.1°。
  至耕牛场。孙渊如不信岁差。孙星衍以岁差为后人误会。
  晨七点半借张鸿漠骑耕牛场马赴土地埋,离北门约六里,骑马半小时可到。场长陈乙枢不在,由吴士英及朱慰直二人招待。前校中庶务欧阳麟辉亦在彼处,并遇看护侯润芳。又江希明、徐瑞云夫妇亦来。场中有地五十亩,同事二十,工人三十人,牛三百余条,多借养民家,不收费,但时时加以检查,故乡人德之,乃系农林部直核机关也。在此进茶点。与朱、吴及张鸿漠、江氏夫妇登土地哑。至十点半借张骑马回。
  阅《四部丛刊·孙淋|如诗文集》。孙为晚清考据巨子,袁简斋认为奇才。但迄今观之,其成就实有限。至少在天文方面,考据极不精确。如斗建辨,信《黄帝素问·五运行大论} ,以招摇、大角为斗构,引《汉书·历律志》则以玉衡为斗构,然后引《淮南子》斗指子冬至,指樊小寒,……引《天官书·天文志》用昏建者构,又引《鹊冠子》言"斗柄东指、天下皆春"之说,又引《天官书}:"摄提者直斗柄所指以建时节,孟康日摄提星随斗构所指建十二月"。夫斗建所指何星既不能定,且昏为何时亦未定,安能断定斗建(司自尧)至今不异而谓无岁差乎? ~问字堂集》卷二:斗建亦有七星及九星之异,构端有星曰招摇。鹊冠子曲礼。淮南时则训,皆谓招摇即为构端之星,大角又在招摇之下,摄提六星左右夹之, ~楚辞》甘氏皆言摄提,~天官书》亦言构携龙角,是招摇与大角并斗七星为九星。古人以九星纪时,即此之谓。
  但大角在瑶光前半次,则月建不能无小异。故古时推步亦不同。《问宇堂集》卷四:答江声书"论中星古今不异"。足下解中星必以为古今之异,盖泥后世岁差之说。若以为恒星历六十九年半而移一度,则斗建将与中星俱移。察古人所称斗指于冬至,指葵小寒云云,何以至今不异?所以疑其小异者有二端耳。古人言昏,不审为日人之初,或兼戌亥二时。郑注日人三(刻)商为昏,尚书谓刻为商,~天官书》言用昏建之下,云夜半云平旦,则昏兼戌亥。中星斗建一时移一宫,既不知古人之所昏,何可以定古人中星乎?此其-也。古人称斗九星,以摄提言则以右摄提视斗建。后人称斗七星,则以开阳视斗建,后右摄提50 ,淮南时则训称招摇云云。
  下午阅长望著Air Masses Fronts and Wave disturhance of S W China ~西南气团界面与扰乱》第一部份,信〔风〕西南-带有界面,能成风暴于NP5 与NT IO 之间,而以广西为尤甚,时季则在春夏较多,又信〔风〕上层反信风有减少风暴趋势。余认为以TS 指Tropical Superwìnd 气团不甚相宜。又阅赵九章Layer of Frìctìonal Inf1uenceand the theory of dìurnal wìnd varìatìon wìth height ,中多微分方程,余不能解,但为英文而已。晚九点睡。
  寄允敏No.8 季讷电寄谈家椒函
湄   雨,下午雨。晨七点16.1°,午后三点17.9°。
  孙渊如不信岁差。
  晨五点馀起。今日天气骤变。较昨〈下午〉玲摄氏九度。七点祝廉先来,为教课钟点事。八点作纪念周,并给湄潭运动会奖品。计得两个第→者有短距离游达钩,中距离陈维新,跳高、铅球余仁,又游达钧跳远亦得第一,故得三个第一。女子薛禹谷得百米、二百米第一,姚谷士得五十米、跳远第一。晨建人来谈。午后刘学志来,知建人必欲辞职,只能任至双十节云云。学生救济委员钮志芳、邱渊若来谈。
  又季梁来。接允敏函并梅所要之衣料-包。晚六点睡。
  孙星衍《嘉谷堂文集》卷一"天文辨惑论"云: <<宋志》载何承天曰:日之所在,虽不可见,月盈则蚀,必当其冲,以月推蚀,踵次可知。舍易而役心于难,臣所不解。盖日之出人四时有定。春分出卵人西,夜视斗柄,即知其时卵西值何宿(不通之至) ,日在何次。承天又云:~尧典》日永星火,以正仲夏,而季夏则火中,又宵中星虚,以殷仲秋。今季秋则虚中,迢来二千七百余年,以中星检之,所差二十七八度。则尧冬至日在须女十度左右也。按一月有上中下旬,承天知《尧典》所云上旬乎?中下旬乎?……所谓之中旬检之而差者,以初昏中星检之乎?或夜半乎?则尧冬至日在何宿?不可定也。又谓虞书以闰月定四时成岁,岁之名以岁星行一次,自有甲子以来即如此云。
  接允敏函又梅袍料接王草、章元善、胡兰生、罗凤超、吕炯 接刚复、允敏、孙必仁、王福春太太、洽周、迪生、季恒及振公二函
  寄袁守和函及涂长望与赵九章之论文
湄   晨雨。7 :00 AM 14°,3 :00 PM 16°。微雨,午后阴。
  中国政府以《租借法案》二万万元美〔金〕购160 吨黄金由飞机运华。
  晨五点半起。日来天渐冷,蚊子骤减而亦不吮人。梅又有发喘模样。建功、步青来。建人来谈,为开除高中二学生胡步洲及孙季恒公子事。午后钮志芳来谈学生救济会预算。计秋季五个月份一1月) ,调遵二处共二十-万,洒占六万五。工读一项遵五万,调三万,故其数己不在少矣。晤祝廉先,知其公子现在衡阳。
  亦患喘,但非asthma 哮喘耳,乃气短,恐与心脏有关者。
  晚阅Reαder's Digest 本年六月份pp. 105 106 "战争中之秘密武器radar 雷达",即以元线电侦飞机之所在。在民廿四年,英国R. A. Watson Watt 已发现此原理,名为radar ,抗战后制造甚多。至卅年七月此器成公开秘密,因德国亦照样制造。此器若用于檀香山,则不致有珍珠港之役,以其不待人之观察早有报告也。用此器可以使飞机于雾中安全降落。此器之收与发报机可以安置同一地点云云。
  接荩谋、左之函祝廉先
  寄允敏No.9 、洽周、迪生、振公附王惠函高学涧、季恒函(以上交宝兴) 寄振公又函左之、荩谋、长望、蔚光函
湄   晨微雨,日中雨。七点12.7°,三点14.5°。
  我国汽油生产增加。
  晨六点起。上午华昭复来,为借款五千元向湖南购布事,又为胡南琦向校要鱼肝油事。胡太太请托之事实在太多,前为购平价布事曾已拒绝之矣。地质调查所尹赞勋来。午后王爱予、陈建功来谈。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湄江饭店之押典,自二万元加至十万或十二开元,请建人、邦华、孙斯大、马宗裕面洽。又决定年久职员在校十年以上者给奖助金一千五百元,廿年者三千元。以委员长去年曾给教授奖助金而职员向隅也。
  晚约季梁及尹赞勋在寓晚膳0. 据农民银行报告,卅一年度汽油产量为廿七年之三百七十六倍。尹云新疆油矿在独山子(乌苏县近迪化)及阿克苏二地有之,前者拟中俄合办。敦煌玉门甘肃油矿每日出汽油可四五千加仑(但尚夫可增加云) ,但以卡车运重庆,则只能作来回燃料而已。渠此来系为制十万分之一湄潭及团溪、绥阳(即东经107 。一108 0及北纬27 0 28 0 间)地图云。八点沈仁权、罗凤超、林汝瑶来,为伙食团包饭事。
  接防空技术研究会、季恒、劲夫、蔚光、罗忠忱、家玉、杨存富函
  寄劲夫、季恒函
湄   晨微雨不止,下午阴。晨12.0°,午后16.2°。
  、• r英国发明外科药penicillin 青霉素,用以除菌极有效。
  、晨六点起。十点晤朱善培、季梁。·午后三点至学生服务处开救济委员会分会。
  到罗凤超、邱渊若、孙斯大、蔡院长及钮志芳,通过秋季学期预算六万三千元及工读生左学金等三十人,预算中每月有6000 为工读费。借斯大晤建人。4 回。晚晓沧〔来J ~知钟英病又剧,竟打其母亲至于臂出血,乃将其禁闭于玉皇阁。
  '晚阅Reader's Digest 四月份"Thomas Jefferson" by Donald Peattie , pp. 1 6 。杰福生死于一八二六年
  
  七月四日,正值独立五十周纪念日。他说:1 shall not die withouta hope that light and liberty are on a steady aâvance. Even shoùld the cloud of barbarismand despotism again obscure the science and liberty of Europè , this coíint巧remainsto preserve and restore light and liberty to them. ... The 'flaine kindled on the4th of July 1776 have spread over too much of the globe to be extinguished by the feebleengines cif desþotism; cin the contrary , they will consume them and all who work them.接振公函H寄允敏No.10 刚复电
  
湄   晨雨,日中时有微雨,晚见星。七点13.1°,午后二点15.7°。晨尚有蚊子咬人。
  英美进占Naples 那不勒斯。
  晨五点半起。梅又发气喘,请吴廷桂打针。梅此次发病较前次九月十二号一次为甚。打adrenaline 肾上腺素一针后十分钟喉中之响声未已,中午,后痰多响止,。此病真不了之症也。吴医以为应吃内分泌及维他命。学生顾雨林在卫生院吐血又发。04A 般.坠八点龙泉学生焦登樨、鲍延福二人来。渠等于九月二日坐公路车由筑出发至遵,行至息烽北七公里处,在下坡转弯处,因车速而翻,渠二人均重伤。鲍伤后脑之皮,而焦之臂及前脑均伤,流血甚多,均送贵阳中央医院,幸而均痊。并以余函电接济款项,故来道谢云。渠等翻车,适与周惕扬、戴树本之翻车处相近,而时间几为一年,均惨事也。拟函西南公路〈局〉警戒之。
  午后召集各系主任讨论双十节扩大科学运动化。决定十一日放假一天,十日晨作庆祝典礼后作科学讲演,十、十二两天下午作科学表演,十一上午作卫生宣传,并请何增禄管理micro film 微型胶卷。晚七点吴廷桂来,为梅打一针ephedrine 麻黄素,半小时无效,又打一针adrenaline ,十分钟即有进步。
  接蒋慰堂、么振声、家玉、季恒、叔永、直侯、荩谋、郑佩芝、宝望、坤珊
  寄李振吾函
湄   晨晨阴,日中睛,晚有星,子夜阴。晨12.3°,午后21.3°。
  Fosdick 讲"为人之道"。校务会议教授代表。〔补示:汪容〕晨六点起。梅喘虽好,但仍未能起床。钱老太太来。知金妈于今日出阁,其新婚夫为结婚将费去查万元之数云。家中现元女仆,而厨子老李(宾仙)又不得力,正在物色中。钱老太太来,系乘本校学生汪容、汪52及其母亲所坐车,乃自昆明牙往重庆。汪EZ 以坠楼骨折,将休学一学期。孙念慈来,为季恒之子怀定在附中与军训教官闹,致被开除,故欲设法使能留校。余不可。午后天气佳良,余徒步往农场。
  步青、建人、晓沧等来寓。-又宁儿来。余嘱彬、宁明日来中膳。晚晤季梁。
  校务会议本届当选人:余坤珊40 ,黄翼40 ,杨耀德37 ,费巩36 ,诸葛膜34 1 储润科347 顾谷宜34 ,陈建功31 ,孙逢吉24 ,王焕镰刀,钱钟韩23 ,沈尚贤220 候补:胡家健21 ,黄尊生19 ,舒鸿19 。
  Reader's Digest March 1943 , Ha町Emerson Fosdick "On being a real person" {论做一个具正的人》书于1943 年三月出版。Horper Brothers 印行。中有云:人不得意时常委过于运气不好,须知Bunyan Pilgrim's Progress {天路历程》与Don Quixote《堂吉坷德》均在牢狱中写成。Glenn Cunningham 迄今保持一哩快跑纪录,小时脚踢坏,致不能行动。那坡仑身长只五叹二,毕业时在43 名。故Dr. Alfred Adler"The human beings' power to .turn a minus into a plus" , George H. Palmer said: " HarvardCollege pays me for doing what 1 would gladly pay it for allowing me to do it . "接允敏、振公函迪生、季恒函学淘电陈正修函蒋慰堂、余坤珊寄敏No.11 、宝莹函徐延照函并家产损失表蔚光函蝴1'b- • ' a• •
湄   晨昙,午后睛,晚细雨如雾。晨13.9°,午后22.4°。
  今日磅得余108 ,彬91 ,均穿衣在体育组磅。
  晨五点半起。八点夏觉民来,借建人、季梁至晓沧处。遇清华中学新来教员索天章,借行往观音洞,即昔之清虚洞。洞为乾隆时代杨玉柱县长所发现,经历届重修,始有今日。本校学生来此聚餐者颇不少。近洞处有尼丘墓颇不少,都嘉庆道光各代。洞外有对云:"音亦可观,始知聪明无二理。佛何称士,方信儒释有同源。"于观音对极切。以科学观之,音固可观,色亦能闻云。十二点回。彬彬、宁宁二人在文庙中膳。膳后借彬往体育馆磅称,余得108 ,彬91 磅。
  接钱琢如、刘j之远、振公函
  寄允敏No. 12 、迪生、洽周、家玉、直侯函振公长函余坤珊函
湄   晨昙15.9°,午后晴21.9°。
  至附中纪念周讲"为人之道"。一人所需之空气。
  晨五点半起。梅昨晚咳嗽,但今未发气喘。上午作函数通。午后史地系毕业生余泽忠来,知渠将赴中正大学任地理课。又陆翔伯来,带来梅之药品及绒裤等。
  又接林太太郑雪梅函。渠交梅药五十包,但不肯收药〔费),将来拟送礼物还之d八点至附中纪念周,建人主席。余讲"为人之道"。谓抗战必胜已有把握,但建国必成还是问题。抗战是三五年的问题,建国是三五十年的问题。要建设国家先要建设个人。从三点着手:-须有信仰,不能谋自私自利,必须信仰主义、信仰领袖J信仰国家至上,把自己放在第二位。二则要能奉公守法,成一个法治的民族。
  三则保持健康,英、美、俄重要人物均六十以外人,如罗斯福、邱吉尔、史太林等。讲适为一小时。
  据Reader's Digest 本年三月份Simon Lake 一文中谓:Lake 发明潜水艇,自己试验,一小时所需之空气为十五立方叹,但各学校中教室之构造则每人以200 至250立方叹计云(后数见梁阻第著《地理学派与教育)) ,~教育研究)) 103 104 期)。晚晓沧、学志来。
  接洽周、劲夫、组织部函郑雪梅医生、高学淘、蒋仕材函并诗寄郑佩芝、任叔永、么振声、钱琢如函振公、直侯、洽周、劲夫、季恒函
  
湄   晨雾,大树下尽腥。7 AM 12.1°,2 PM 23.2°。
  晨五点半起。六点半剃头。昨晚梅又咳嗽,吐出血块若干。吴医廷桂主张用绿化钙。余向在湄向业医而现经商之余德祥购一盒20 cc 2 % CaC12 五支。此药据、徐瑞和云,高专员打卅针,对于气管发炎颇生效。上午王爱予来。又何增禄来。午后借晤胡太太不值。拟将梅儿住湘江二楼胡南琦所住房。学生张景伦、张克东、杨莲生来,为学生顾雨林肺病吐血转为pleurisy 肋膜炎事。午后五点,余至卫生院晤杜院长。知顾于昨晚起温度骤升至39。,且肺出血心痛。余去时,心痛不止,为打吗啡一针。过去己打ergotine 麦角碱止血针、camphomasm 强心针,并coramine 强心针等。余把其脉为104 ,尚正常,但云胸部痛。其双胞胎孪生兄于一年前亦以急性肺病死。晚约谈家帧、贝时璋晚膳。
  接俞志曾、袁守和、振公、李德损
  寄振公、子政函孙祥治函 荩谋函 蒋仕材函
湄   晨睛,天气佳。晨7 AM 15.5°,2 PM 24.1°。
  德国兵退出科西嘉Corsica 、撒丁尼Sardinia 两岛。
  晨五点半起。今日天气佳良。梅咳嗽未愈,且出鼻血。吴廷桂医生又为打CaC12 一针,午后请卫生院杜院长诊视,听心与肺。谓肺下部甚佳,但上部尖端与喉管连处颇可疑,心脏极弱。故谓须当心饮食起居,先给与消痰之药。杜与吴医对于顾雨林吐血之症用药意见不同。杜所用之digitalin 强心剂与ergotine 止血药均不宜于顾,而主张打glucocalcin 及glucose 。但以余外行人看之, [疑〕葡萄糖有何用处。吴并攻杜甚力。
  接广安来电。知一年级教育讲师兼训导主任姜炳兴(号让一)草眷来校时,行至北碚上游五里大沱口地方溺毙。拟即去电慰家族,并抚恤五千元。〔补注:后得其族祖姜祖肇九月十六函,知于八月廿九遭难,子女各一人均溺死,惟一仆人及其妻得救,可云惨矣。十月二十八日补注。〕姜妻名杨世德,子名健伶,女名如伶。仆(女)名王自清。同时落水十四人,救出十一人。
  午后晤建人,知永兴石泉寺林木之胜在场之东北二十里。晚晤晓沧与邦华。
  本年新生成绩,据在校复试如下:分数0--9 10--19 20一29 30--39 40-49 50--59 60-69 70一79 总人数考试。
  审查。
  部厅保送lnuqLtI 125匀,"A--1J 句J气U叫3117621 且句3OY-- 。。
  正UA 斗ny 句,"。023 95117917139此表依据十月初之在校考试。考试学生包括遵义31 人,贵阳103 人,重庆39 人,龙泉6 人。平均以龙泉为最佳,贵阳最差。审查包括各校保送名额。保送系教部与赣、鄂二厅。
  接广安电(知姜炳兴在安坝溺黠) 允敏、范祖珠、孙季恒寄允敏No.13 、二姊(默君)函振公、路季讷、徐声越、刚复函寄振公又函退回孙必仁函
  
湄往永兴镇   晨阴,日中睛。七点16.4°,二点2 1.°。

  自湄潭走永兴十丸公里,走三小时二十分钟。
  晨五点半起。七点由湄潭出发往永兴。一校工带随身行李。途遇庶务陆翔伯及赴永新生四五人,其中有梅天强,乃自龙泉考取而来者,计用六七千元。八点三刻至浏河渡。余行走较速,故嗣后为一人独步而行,每公里须时平均十二分,但在平地只十分己足。十点二十分到永兴江馆。晤琢如、润科等,谈及训导主任姜炳兴在川溺堤,继任人选拟王承基(子培)与陈庸声,二人均不肯就,又拟宋鹤亭。又王汇东来谈北碚青年团训练情形。中晚膳均在火神庙教员宿舍。学生到者已达二百四十余人,男生200 ,女生约40 0 晚膳后与陆绩何、润科、许侠武等谈。晚宿江馆楼上。琢如交近作七古诗多首阅读,知渠对于《庄子》近来用力甚勤。
  接允敏函孙季恒函寄范祖珠、振公、丁思纯
  
永兴→湄潭   睛。七点11.8°,下午二点24.2°。
  晨五点半起。八点行新生开学典礼。到新生253 人,其中女生约五十人。文院23 ,理20 ,工126 ,农刃,师29 人。行礼如仪。第一小时,余讲我国民族国家之地位。第二时琢如讲校史。第三小时则邦华已自湄潭来,讲农院近况。训练新生原定十月→日至十四,现改迟一星期。招叔永之外甥女刘锡琛及振铺之二女公子虞佩珍来。
  十二点中膳。约何介三、傅继光区长、霍镇长、邮局曹局长、中国银行胡行长、李玉阶,并邀琢如、润科、王汇东与许仁章作陪。何介三极言湄潭金坚白在地方上种种与学校及公益事业为难情〔况J.近更联僧人欲收回庙产,常家园子亦金从中作梗。曹局长谓永兴邮政月共两万件,浙大占一半。李玉阶乃赣商李福泰之子。李在永以棉纱起家,为永商界巨壁,死后其子无一能承父业。
  二点三刻借邦华乘滑竿出发,取一小道至89 公里处始人大道。行甚速,每公里平均十分钟。田中均在收割。今年以七月旱,多稻苞虫,故只五六成而已。途中在推广所及浏河渡略停。浏河渡近曾回禄,十室七八已烧。推广所离湄四公里,有学生秦国宾主持云。六点回文庙洗浴。
  接孙季恒、蔚光、温甫、洽周、高直侯、贺绍伯函田代沂函
  寄军训部电
〔湄〕   上午阴雨数点,下午阴。晨15.3°,下午20.8°。
  美众院移民委员会以八票对四票通过废除六十年来限止华人入境案,并规定每年华人105之移民额。(Magnuson Bill)晨五点半起。上午学生自治会代表喻国泰来谈关于双十节宣传卫生事。又浙大剧团负责人邓一桂来。又杨守珍、晓沧来谈。晓沧劝余将二十年来所作文出一文集,余以印刷为难辞之。余单行本藏北碚者多为所中人携去,余亦不问。最近几全部失散矣。
  午后出外散步。至西门外遇Latvia 拉脱维亚人Demant 德梦铁携-狗闲步,余与同行。知其近已人中国籍。谓来中国已八年,由张家口人内地。其本乡在Riga里加,谓其父俄人,母德国人,大概均犹太人也。能说英、法、俄、德、Latvia 数国文字,甚赞湄潭地方之宜于大学。现授学生德文,嫌班上人过多,谓学生不能得益。
  近学说中国话,谓学生不能懂,惟魏春富常教之云。熊全治来谈。
  接王惠、吴士选、杨次山、陈棒生、赵九章、李通、陈建功寄允敏No.14 、直侯、洽周、季恒函振公函
  
湄   晨七点起雨,日中阴,晚雨。晨16.4°,下午19.6°。
  双十节国庆。蒋公介石就国府主席职,吴稚老监誓。主席演讲,誓必实行民主,提倡法治。
  印度科学家莱曼。
  晨五点三刻起。八点借季梁、步青、孙斯大至大礼堂开卅二年国庆纪念大会。
  到邦华、朱善培及学生二百人,刘子超司仪,余主席。述科学对于人类之供献,可以救中国之愚、贫、病三缺点。而三者,愚尤为根本。又谓今日之庆祝,不但为武汉起义,而亦为元旦之废除不平等条约。十一中全会之决定于抗战〔胜利〕后一年召集国民大会及蒋总裁膺主席职,故卅二年之双十节更有庆祝之价值。次请季梁讲Lavoisier 拉瓦锡法国化学家之生平。氏生于200 年前,其供献为能以数字表示化学中之各种作用,推翻古代四行、五行及燃质phlogiston 等学说,实为近代化学之鼻祖,于1794( 被〕法国革命政府所杀。次江希明讲德国Robèrt Koch 科赫。氏生于100 年前,首先以科学方法考验微菌,发现anthrax 牛羊脾脱〔炭瘟热〕及人类肺结核病菌, 1905 得Nobel 奖金, 1910 年去世。
  散会看大学教职员与附中教职员比篮球,附中以30: 18 占先。中午约彬、宁在文庙中膳。下午三点至物理生物农场看展览。病虫害部份采昆虫多种,极有兴趣。
  其中黄蚂蚁与稻苞虫有经济上之价值。又见菌类多种,如冬虫夏草、夜苓、麦角,均以菌类为药。广西人以吉丁(昆虫)为陪嫁之物。在物理生物农场参观者极多。
  五点回。
  Sir Chandrasekhara Venkata Raman 在1907 1917 年间供职印度财政部时作科学论文十篇,遂被推为加尔加塔物理教授。迄1941 年,氏与门人共作论文六百篇,关于折光、声学、音乐、气象、光学、X 光学。1921 年初研究光之分散, 1925 年发明莱曼效应Raman Effect ,可用以侦察化学化合物内部之组织。1930 年得Nobel 奖金。见美国《科学月刊》民卅年七月号。
  接郭洽周、王师毒草、三益函 晓峰
湄   晨雨,下午阴,傍晚又雨。晨七点15.2°,下午17.5°。

  科学与发明。科学之定义。科学方法。炸药之发明。
  晨五点三刻起。昨接晓峰七月廿八日自剑桥来函。知哈佛大学已为其在Widener 图书馆No. 271 Charles Norton Study 作研究室,另在Dunster House J. 31有房子三间为卧室。哈佛大学及Clark 大学均请其特约讲演。Brooks 己见到。气象书籍已交与范祖淹(中大学生) , Universal Trading Company 代办,寄至印度。哈佛大学改成三学期制,宿舍七所有四所借与军官。中国学生在哈佛者七十余人。
  张培刚、装开明亦在彼。顾振军在M. 1. T. 麻省理工学院云云。
  今日阅美国《科学月报》卅年七月份,中有芝加哥大学生理学教授"The HappyAccident" by Franklin C. McLean 著。谓若干发明虽系一时之巧遇,但必有经年累月之深思,思之不得,始T偶然得之。即中国之所〔谓〕神通也。"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工夫就费在踏破铁鞋的时候。如1839 年Goodyear 古德伊尔发明橡皮如何抵抗压力高温, Vulcanization 硫化作用在灶上将一锅橡皮与硫磺打翻在火热之铁盖上而发明。不知他十年以前已在尽力求此方法,使橡皮能抵抗高温与低温。故Pasteur 巳斯德云: "Luck favors the man who best prepared to makeuse of it. " Sarton 萨顿说: "Science is nothing but human mirror of nature. "科学方法元非是从经验上可以在自然界求真理时而得最优之结果。培根以为科学之方法在于搜集材料,检定结论,然后用归纳法,由个别到普遍。但实际此法不能完全应用,因其缺三种因数: (一) W orking Hypothesis , (二) Experiments and deduction , (三)Reasoning from pa时icular to general。如相对论之是否能成立,视乎光线在日旁是否弯曲,故演绎亦极重要。随便搜集材料而元-预定之计划,不得谓之科学。以名学或数学为理知的分析Rational analysis ,虽科学上不可少,但单是理知分析亦不能发明。因此种分析用演绎与归纳,能应用于己知事物之关系,而发明则自从前并不知有相关之方面而来。故亚当之预告海王星, Mendel可eff 门捷列夫1871 之PeriodicLaw 周期律能使其预告三个新原子之存在,结果发现Gallium 嫁(1871 )、Scandium锐(1 879) 、Germanium 错(1 886) ,但此类事乃鲜有耳。新关系之觅见,常在不知不觉中。但此种巧遇,只有在清醒时对于此问题必己先有深切之考虑方行。如苹果落地、灯之摇动,何人未曾目击,但必有牛顿、加里利〔伽利略〕之天才,始能有作用。Roentgen 伦琴之发现X 光, Galvani 伽伐尼之发现电对肌肉之动作,虽皆偶然,而其所以有结果,则非偶然。1875 年Nobel 诺贝尔在巴黎以Collodion 敷指伤处,使之痛不成睡,乃思及如何guncotton 火药棉与nitroglycerin 硝化甘油可化合。至侵晓四点,乃想及以nitroglycerin 与nitrocelh山se 硝化纤维合并可以成blasting gelatin肢棉炸药,即至实验室中得结果,是即炸药之起源。1908 年L. Bakeland 贝克兰欲得一易榕解fusible 之物以代替天然resin 树脂,结果反得一不能搭解fusible 之物,即bakelite 盼酶塑料,乃carbolic acid 石炭酸与formaldehyde 甲醒所成。
  下午借梅至农场。
  接刚复、马小波、章元善、孙钮、休学生何贞观(女)函允敏、希文函
  
湄   晨晨大雨,日中雨。晨14.2°,下午15.10°。
  美总统于致国会咨文中赞同撤废限制华人移民律。Geopolitics 地缘政治之起源。
  今日阅九日贵阳《中央日报} ,知本年教育部进修教授卅人,我校得三人,即苏步青、费巩与晓沧,晓沧并在国外进修。午后王淦昌来,又胡建人(来)。上午王爱予来。
  阅Reader's Report 第四期"Geopolitics" by J. J. Thorndike Jr. 。十丸世纪末叶德国地理学家Friedrich Ratzel 主张国家扩张领土,创为Lebensraum = living space生存空间学说。其门徒瑞典人Rudolf Kjellen 主张大日耳曼主义,包括瑞典在内。
  并谓国家系有生命的有机体,政治学一名由民而起。1904 年英国皇家地理学会开会,伦敦大学教授Halford Mackinder 宣读一文,题为"历史之地理据点"( The GeographicalPivot of Hist。可) ,世人并不注意。文中述欧亚二陆中心之重要,凡独霸东欧者即可独霸此World Island 欧亚中心而称雄于世界。第一次大战后,氏在和会时提出警告,谓德国之地位可以独霸世界。但元人重视其说,惟德人研究之。知大陆国确足以致海洋〔国〕之死命,乃有Karl Haushofer 之崛起。在第二次大战时日,H 在日本为参赞。深佩日本人因主张日德俄联盟以制英,并作《太平洋之政治地理》一书,由Hess 认识希脱拉。或谓《我之奋斗》第十四章出于氏之手笔。乃纳粹政策尚有更有力之操纵者,即Alfred Rosenberg 之Nordic 北欧人优越人种主义,故主张联英排俄与犹太,故H 不能贯彻主张。但希脱拉之重视H ,可于希氏之将H犹太夫人与其子赐姓为A巧an( 见之〕。自1925一1935 , H 在Munich 慕尼黑大学为地理学教授,搜集极多之材料,为之工作者竟达一千人之多。氏之主张以为space is power 空间即权力。以为海军之力不足恃,新加坡炮位方向完全错误。民廿八年俄德〔订〕不侵条约时, H 之主张似将实行,但二年〔后〕俄德之战,使H 政部策完全废弃。德国若败绩,则以希氏不从H 计也b 在H 计划,一国之四要素为space 疆域空间、manpower 人力、resourclès 资源、organization 组织体制。晚近空军之兴起,已使地政学家对于大陆中心之重视减少其根据。但海强之不能抵御陆强,则此次大战已甚明显。惟有陆强之俄始能抗德。空间之重要,天于中日之战而知之。
  由此学说,惟美、苏、中三国可以称强。美国近已有不少地政学家,如Isaiah Brown 、D. Whittlesey( 哈佛)、Nicholas Spykman (耶尔)、Harold Sprout (魄灵司东),等, Spykman"America's Strategy in Wörld Politics" {美国的全球政治战略》以为有欧亚中土者足以侵略美国。故目(前)世界大势趋于三途: (一) Balance of Power 权力平衡,(二)英美独裁, (三)国际联盟。
  寄赵九章函宝望、子政函(附晓峰) 寄允敏No. 14 、希文、陆续何函孙哇、高直侯、李絜非、王师事主函
湄   雨。晨13.0°,午后15.2°。

  葡萄牙放弃,中立。秋叶何以作红色或黄色anthocyanin 花青素。晚梅儿气喘,又打一针。
  晨五点三刻起。梅咳嗽迄未愈,打20 cc 2% 绿化钙五针后,昨起打3% ,但咳嗽未愈。日来天气变冷,今晚又有气喘模样,故打)针。林郑雪梅之药,则两月以来继续不绝。鱼肝油精丸亦每日吃二粒,营养亦不坏,而迄无起色,实可焦急也。
  梅用之款,在湄潭巳愈千元d 宁、彬l二人亦千元。故已向校中借二千五百元矣。晨步青来;谈。下午王爱予来。傍晚晓沧来。又学生自治会代表喻国泰、陈毓定、刘守德来,为迎新会补助费事。
  阅《美国杂志H 中H 秋叶之色》一文,旺. F. Robe由"The Causesof Aut-umnColoration" Nov. , <'37 0 谓秋叶之红色,由于叶中色素anthocyanin 在日光之下生成。
  高山之地易生成,故同样植物高山上较红。蚕豆花之红亦因此,草莓之红亦是。但番茄之红则非,另由一种色素名Lycopene 番茄红素近于carotene 、胡萝l、素。此红色素乃存于cell sa:p ,非如叶绿素之在细胞内之Plasí:id 质体,其化学方程为C3H60 5 ,在酸素作红紫色J在碱素作蓝绿色马与前青Indican~5.虽Jb剂Digitox 皆为glucoside 葡萄糖类也。红色案之生成必须有低温与阳光,如元阳光则作黄色}桃、李;玫瑰之花果,橡枫之叶,均易于生此色素。但柳、胡桃、栗树鲜见之。秋叶之黄乃由于叶绿色素chlorophyll 叶绿素a 、b 死去,而遗留叶黄素xanthoaphyll 与carotene"之故O 盖叶中色素绿者原比黄者为多,约为85 与15 之比,经霜后绿者先死,乃作黄色。此色素均存在于细胞皮上,不在于汁中云。
  接孙祥治函袁守和函3协寄振公、蔚光、温甫、三益函路季讷电,•
  
〔湄〕   晨雨l3.2°,午后16.4°。
  梅气喘。
  晨六点起。梅气喘复发。八点吴廷桂来为打一针adrenalin 肾上腺素,而3%绿化钙则继续打。此次咳嗽较前次为厉。作函与晓峰。接广兴姜肇初函,知姜炳兴溺毙是在北碚。渠于阴历八月廿四日携→妻一子一女一仆,由广安出发,乘木船九月初一至北碚出险,尸未寻获,是否全家遇难函中不明。炳兴系姜肇初之侄孙,此事可称惨极。昨步青来谈。知印度与中国交换学生十人,有一印度学生将来浙大人数学系。
  中午又为梅打一针吗啡与atropine 阿托品。普通打- adrenalin 大概十分至一刻钟可有效,可维持三四小时。但今晨打adrenalin ,一小时后即失效。中午打吗啡,则半小时后始稍有效,但气喘未能全平。又将如去年秋冬时之连发数天,实可怕也。晚七点四十分打adrenalin 一针,十五分钟喘稍好,但仍喉中作声。八点又打吗啡一针。今日梅未吃中膳与晚膳,以打吗啡欲呕吐也。
  十月十二、三两天MacArther 麦克阿瑟将军以其个人声誉为赌注,几乎全部出动空军,对Raubaul 拉布尔作空前的大规模袭击,结果毁日本飞机→百廿一架。十四日麦克阿瑟宣称,盟军己获所罗门与其邻近海洋区之制空权。
  接休学生童启祥、复学生陈善鸿振公二函军委会函姜肇初函
湄   雨。晨14.3°,下午16.5°。
  晨四点闻梅咳嗽声,知气喘甚厉,乃起往询。至六点半,梅又作呼痛声,如去年模样。嘱徐永昌觅吴医来打adrenalin 一针。至十一点半又打adrenalin 一针、pitUEalory 一针。但后者极元效,打后喘声未退。午后三点又打adrenalin 一针。七点又打ad. -针。今日稍进饮食,脉搏常在110 120 间,打后脉不匀,喘时汗甚多。至晚九点半又打一针麻黄epl时ri町、半针吗啡,但并不能发生效力。十点咳嗽仍厉。
  今日下午四点开行政谈话会。拟定本学期纪念周演讲之人,并讨论湘江饭店之押租与伙食团问题。晚约邱璧光、李兰芳、索天章及季梁、邦华、建人、马宗裕、孙斯大、晓沧晚膳。湄中校长游国梁以病未到,而县〔党〕部书记长余德勋一到即去。
  接陈卓如、姚春台(寿臣)、洽周与直侯接黄超人、孙季恒、王劲夫、叶左之、费培杰函1
  寄允敏No.16 、美国张晓峰、振公、季恒函劲夫函
湄   晨雨14°,下午15.6°。终日雨。
  东南亚总司令Mountbatten 蒙巳顿今日至陪〔都],与我国蒋主席接洽。杜威科学方法论谓、除非人类能以科学教育代文艺教育,则将来永无出苦海之希望。李润章到研究院为总干事。
  昨晚梅气喘终夜。晨六点半吴医来打肾副腺汁adrenalin 一针。马宗裕将回,嘱带函二通赴遵。十点梅又打一针麻黄ep!时rine ,一针atropine o 昨晚迄今晨,梅不能睡,饮食亦无胃口,可为忧虑,昔人所谓忧心如捣,余昨晚自一点后亦未睡好。
  二点又打adrenalin 肾副腺汁一针,此系在医务课取得者,乃上海海普药房所制。
  打后喘声如常,至一小时后始略见效。七点又打一针肾副腺汁,喘声较小。打针前脉搏115 ,打后112 。八点后喘声息。但晚咳嗽甚厉,出汗多。今日下午增禄、步青、程石泉与杨守珍先后来。又刘学志来看梅。
  阅美国《科学》杂志卅年一月份p.55 引美国杜威"科学方法"John Dewey "ScientificMethod and Study of Process" 0 Mankind so far has heen ruled hy things and hywords , not hy thought , for till the last few moments of history , humanity ha8 not been inpos8ession of the conditions of secure and effective thinking. Without ignoring in the1east the conso1ation that has come to men from their 1iterary education , 1 wou1d even go80 far as to say that the gradua1 rep1acing of a 1iterary by a scientific education can assureto man the progressive ame1ioration of his 10t.
  接季恒、孙振望 寄陈卓如(季恒转)、季恒、贺绍伯函
〔湄〕   雨不止,下午阴。晨13.4°,午后15.6°。尚有蚊子咬。
  战时科学之损失。科学靠国际合作。
  晨六点起。侵晓梅咳嗽甚剧,但六点不闻喘声。七点半打肾副腺汁一针。气喘本平,打后更稳。脉搏在120 左右,打后一小时略高,且略有快慢。十点吴医又来。以气喘已平复,故未打针。中午脉搏→百零四。中膳后仍咳。
  上午将一月多来之来往函件及公事重新翻阅,并整为香烟案,将束星北之函寄出。缘束函中所说之事,余面询罗宗洛,均属子虚乌有。
  阅美国《科学月刊~,知Nobe1 诺贝尔奖金自1901 年以来迄1936 ,以德国为最多,英国人次,法美两国又次。但自1928一1936 年,则美国得奖者超过德英诸国。
  目前美国惟天文学、牙科与神经割剖胜于欧洲。数学英国之Analytic numher Theo可分析数论,俄国以Prohahility 概率论,法国以代数著名,瑞典〈诸>c则〕以物理、生物著。Scient作Monthly OCt. , 1940 , pp. 366 367 , Raymond B. Fosdick "Nightover Europe" 。氏系洛氏基金之会长,谓战争对于科学损失不小。第一次世界大战死物理家Henry G. 1. Moseley 、天文家Karl Schwarzschild 、数学家S. B. McLaren ,微菌家Von Prowazek 0 法国Eco1e Normale Superieuse 240 人伍,死者140 人。此校毕业生服务各大学而入伍者560 人中死119 人。法国最重要工学院Ecole Centraledes Arts et Manufacture 死学生179 人,毕业生362 人。故此次战争从事科学研究者均可免人伍。但科学之进步端赖国际合作,近年两大发现即可为例。如以neutron中子打击铀之原子核可使变成坝,于1934 年意大利物理家Fermi 费米发现。1939年柏林Hahn 与Strassmann 设法能使击碎之原子实现。此消息一传至美国,哥伦比大学卡内奇基金社与加州大学,即立刻追求如何能打破铀之原子。又如1935 年德国Gerhard Domagk 多马克发表如何可以用Prontosil 杀Streptococcus 微菌i 巴黎Pasteur Institute 即将此药分析,以舰其何部有杀菌之作用。知其活动在于sulfanilamide磺膀,英国伦敦Queen Charlohe Hospital 即用此药以治Puerperal (Child hirth)fever ,死亡率即减少259岛,美国Johns Hopkins 医学院即推广之,以治各种Streptococcus所致之病,如肺炎、破伤风等。
  寄束星北函,
  
湄   晨晨雨,下午阴。晨15°,下午19°。
  晨六点起。近余觉眼痛,吴医以为微有砂眼trachoma ,给余硫化〔酸〕钵点之。
  梅今日咳嗽,系隔数时咳一次,而晚间亦常咳。痰中有黑丝,疑为血液,嘱生物系验之。今日未打麻黄素或副肾状腺,但打绿化钙3% 20 cc 。
  八点作纪念周,蔡院长讲演五十分钟。华昭复来谈,介绍敦复之女为校医,余以大学部元此需,为转告建人。午后晤贝时璋。近来贝太太、祝廉先、孙宗彭、卢亦秋均患热症,温度370-39。,下午稍高,如伤寒而和缓,二星期始退热Q 贝于七八岁时亦患气喘,后以服银耳三年而愈云。阅Hyman Levy Modem Science 0接遵义电接季恒函寄姚寿臣、吴士选函分校电(加路主任薪水) 季恒函
  
湄   雨终日。晨14.7°,午后15.6°。
  八卦方位:坎良震翼N/NE/E/钮,离坤兑乾S/SW/W/NW 。
  晨六点起。今日梅未打针,但咳嗽未愈。交生物系验痰中是否有T. B. 微菌。
  上午步青来,得遵义电,知允敏自十五起发热,十八未退,催余速回,想系指头灌服作恶,可虑也。余近亦觉头痛,如将病者。念允敏在家,有松儿须照顾,而无女仆,殊可虑。今晨侵晓,梦见衡儿与侠魂,年来少见于梦寐中者。
  阅孙渊如《问宇堂集~ ,其中迷信之处极多。《问宇堂》卷一《厚性篇~:天为阳,主性。地为阴,主情。性有五常,地有六欲。五常者仁义礼智信,六欲者喜怒哀乐好恶也。又相宅书叙乾、坎、良、震、翼、离、坤、兑八卦,定相生相克以视吉凶。全是误会。卷二《释人~:火谓之心,木谓之肝,土谓之脾,金谓之肺,水谓之肾云云。
  《先天卦位辨》(卷二) ,驳邵雍乾南坤北、离东坎西之说。据说卦之言谓震东、离南、兑西、坎北、冀东南、乾西北、良东北、坤西南。又《五松园文稿》卷一《杨光先传~ ,谓康熙三年十二月戊午朔日食。汤若望推初亏在申初一刻,光先推在未正三刻。汤推食亏在南,光先推在北。候之如光先言,若望由是罢黯。孙星衍谓《孝经》云:非先王之法言不敢言。《论语》云: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西法误会《大戴礼》四角不拂之言,而创地圆之说。误会诸子《九天》及《楚辞~"寰则九重"之言而创"宗动天"之说。误会岁差之言而疑恒星有古今之差,变古"日月经千里"月来食日之言,而云日体大于地,地影蔽日故曰"食"……云云。杨光先,徽州人,崇祯十年劫大学士温体仁被廷杖。又《天文辨惑论》谓《汉书》言以闰月定四时成岁。岁之名以岁星行一次。自有甲子以来,即以岁星定岁,非至周人始定。此说可称荒谬矣。
  接洽周、张之毅函直侯电
  寄直侯电二通
湄   雨终日。晨14.5°,午后15.1°。
  允敏病重。
  晨六点起。上午学生(女)王璧等二人因住宿舍不遵训导处办法,各记小过一次。农经三学生俞凤祥以偷改学程卡而记大过二次。今日终日打电话与遵义未得通,不知允敏病势如何。梅之咳嗽已将好。上午硕民来。又杜乐道来谈。午后迭接希文、高学淘两电,知允敏病重。余迭接允敏函,知家中无女仆。仅一李炳兴烧饭,人极懒,系遵义人。除烧饭而外,不肯作别事。故允敏上午须带松上学,手指上灌服月余迄未愈,每日须至医务课去看,故终日忙个不了,余正思在此觅子高前往为烧饭夫,子高已允。不料自十五起竟发热不退。家中与校乏联络。孙祥治十人午到,说事事均顺利进行。下午即有电,知允敏病热不退己三日,此电于十九晨〔发〕。嘱欧阳麟辉觅车,知有车即开,来不及赶,须待二十一日。复电校中,嘱宝兴来,但宝兴忽于双十前派赴贵阳,真不巧。电话又不通,昨接一日未接通。晚接急电后,幸晓沧相告,谓可由高专员转。余遂亲至电话局,待四十分钟即打通。嘱高转告家中,谓余明日回。不知家中是否已请李天助与朱诚中。余恐允敏中血毒,单请戚美英敷药则〔不〕中用,因血中毒则为不治之症。余四年前在长沙闻侠泻,以为平常病,故章诚忘来报告时不甚注意。刚复时与余同行,亦怂恿余去桂,及至桂林接电始回。而衡己不起,侠亦垂毙。今允敏病又值余在酒潭,与刚复有关。且孙祥治亦适自校来,元报告,而忽接急电,情形正复相同。焦急之至。且昨梦中见侠与衡,更不知何兆。晚召朱北泉,嘱明日必须购得车票赴遵。八点半睡。
  〔补记:自十九起至三十日,在莫斯科开英苏美三国外长会议。决定: (一)完全消灭意法西主义, (二)德并奥元效, (三)严惩纳粹暴行, (四)设立欧洲顾问委员会European Advisory Commission (十一月一日发表) 0 Moscow Declaration by 4nations (中文见752 页(10月30日日记J) : The 伊vemments of U. S. A. , U. K. ,USSR and China united in their determination in accordance with the declaration ofJan. 1 , 1942 . .. jointly declare. (1)咀leir united action pledged for the prosecution ofwar against their respective enemies will be continued for the organization and maintenanceof peace security. (2) Those of them at war with common enemy will act togetherin all matters relating to the surrender and disarmament of enemy. ( 3) They will takeall measures deemed by them to be necessaηto provide against any notation of term imposedon the enemy. (4) They recognize the necessity of establishing at their earliestpracticable moment a general intemational organization based on the principle of sovereignequality of all peaceloving states and open to membership of all such states , largeor small , for the maintenance of peace and security. ( 5) For the pu叩ose of maintenanceof intemational peace and security pending the reestablishment of law and orderand the inauguration of a system of general security , they will consult with each otherand as occasion requires with other members of the united nations with a view to jointaction. (6) After the termination of the hostility they will not employ their militaIγforcewithin the territories of other states except for the purpose envisages in this declaration ,and after joint consultation. (7) They will confer and cooperate with one another andwith other members of U. N. to bring about a practicable general agreement with respectto the 吨ulation of armament in the post war period. J接杨其泳、许超、汤冠雄、温应星、鹤环(许、汤函就近交祥治)、郑震宇接叶左之接希文电高学淘电寄吕蔚光、张之毅函叶左之

回遵    雨。日中阴,下午房中16°。
  晨五点起。收拾行装。早餐后嘱梅移住校长办公室,于天晴时迁往湄江二楼。
  昭复来,余并托其招拂。待至十点,仆人始来告,谓公车己自凤岗开到车站。建人、晓沧来告别。余与增禄行至车站,十一点一刻车始开。因车乏酒精,余嘱欧阳麟辉借给四加仑酒精,始成行。至中正公园,又以来车塞途,待半小时。十一点三刻过农场,一路尚称平顺。一点三刻至虾子场。停一刻钟,二点出发,三点三刻至遵义。
  四点半雇洋车回家。沿途尚以为允敏之发热由于指头上灌肤,但一回家即遇金妈,知允敏昨晚热己退。上楼见其清瘦不少,发热由于中耳炎。盖初于二星期前•••伤风,毒由鼻人耳,耳中出版血。十五起发热三天,十八平,十九又发热,此疾可以致命。民二十四年友人郑厚怀即患此病人中央医院,不治而逝。幸近来已发明sulfanilamide 磺膀。当初周仲奇医治,尚不知耳膜己破,后请朱医,于十六号起服此药,始暂痊云。现服巳止,但至晚尚觉耳痛,惟元热耳。金妈于二日出嫁,近又允敏病,特请其来帮忙。七点半即睡。
  接二姊函刚复函傅明德函
遵   阴。晨16°,午后16°。闻促织尚有鸣者,但以后即不闻。
  晨五点半起。为松儿穿衣。八点半借松儿至校。迪生、洽周、直侯及振公、舒厚信来谈。振公之母亲于一月前去世,迄近始知悉。振公元兄弟姊妹,故母死须亲戚照料。振公己七八年未回家,且东阳遭日人一次沦陷,家中动产殆难保存云。十二点回。午后未至校。下午朱诚中来。视允敏耳疾,知耳鼓出版处结口,但内部是否有服不可知。戚美英近日上午下午各来一次,为允敏洗耳,但所用双氧水均已走气,今日乃改用新双氧水。晚间始能安睡。温度下午98.8 0 F ,但至傍晚即减至98 0 F下。希文日来均在寓中。
  接英使馆John Blofeld 函
  
遵   微雨61 吁,终日元大变化。
  印度孟加拉大饥。远征军在印度状况。
  晨五点起。八点至校。荩谋来谈,又学生膳食委员会代表来谈,谓政府所拨二斗三升,原扣运费二升,至冬季已嫌不够,因所拨二斗一升实际只一斗七八也。松儿因允敏病倒在床,无人招呼,故随余至校,但一小时后即欲回家。又万→来谈。
  中膳后二点至校。五点因。至水嗣街一转,知高文伯又发气喘。晤士楷,渠方与波若等斗牌为戏。顾贻训、明训及钱老太太来寓。晚七点至俱乐部开联欢会,到六十人。戚美英主席。推定黄尊生、余坤珊、王劲夫为下届干事。八点半回。
  今日接刘奎斗自印度来函,知渠于五月下旬飞印度,六月十五到达目的地Bihar);!:.哈尔省之Ranyach ,为美国训练中国军队之中心。谓国军抵印者共四万人,计步三师、工兵二团、炮兵三团,化兵一团,辅兵一团,汽车兵一团,战车Tank 亦将成→部队。军器到者,有美国1942 年式M3A3 式14 Tons 轻坦克1000 辆, 28 吨之中坦克百余辆, 4 吨轻机枪战车500 辆,卡车数千辆。每团战斗力足抵国内二团。
  无线电为连络工具,每团有收发两用之电话机69 部,极灵便。国人皆欲成为师,而美方则想成许多营。目前建军前途之危机,在于干部及领导者之缺乏。机械化官•兵之训练如空军,绝非短期所可完成。故刘生以为同盟〔国〕可得胜利,但怀疑中国会得到真正胜利。军函中并附释伽牟尼讲道、玄类留居四年之佛教圣地BudhiJoya 菩提树之叶一片,亦良好之纪念品也。刘生函系九月廿四书,托友人带至国内转来者。
  接子政、宝垄、江文汉、胡肖堂、顾济之、柳翼谋、刘奎斗、赵九章 接谢家玉、程毓淮、王劲夫函 朱维藩、刘锡琛、毛汉礼、徐贤璋、徐延熙、方豪、华仲唐
遵   雨。晚大雨62° F。
  苏军克Dnepropetrovsk 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城。
  晨五点半起。允敏晨间元温度,但至中午又达98.6 0 F ,傍晚99.2 0 F ,脉搏92 。
  晨又两次由戚美英来寓洗耳,但耳中灌服仍不止。用双氧水洗似元大效。今日觅朱医未来。上午马宗裕来,嘱其带衣服函件与梅。又严德一与左之来。黄羽仪、洽周、左之太太等来。午后沈思岩太太、顾贻甘11 、刘操南、冯斐来。冯斐此次回湘,在贵定附近翻车。车中所载汽油将乘客压死二人,冯斐乘车头得免云。下午杨耀德夫妇来。晚九点睡。
  接梅、中国天文学会、沈旦初、新阵地图、黄萍苏先生函任宅三函寄梅函
  
遵义   雨

  日皇昭和召集临时会议,首相东条为日本之自存自荣向一亿国民请命,要各方放弃从来见解。
  晨五点半起。八点带松儿至校。今日纪念周,因昨晚雨不果举行。十点回。
  与梦秋谈,知渠已将遵义高中筹备主任事辞去。余住植窝井九号,初来时房租五十元,五年不加。而市中他屋有加至四五倍之多者。梦秋以熟人不愿增。今日余又提议,拒不允。连日阴雨半月,方打下之谷不能曝晒而腐烂,以致米价大贵。自每老斗一百二三十元〔涨〕至一百七八十元。午后三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追加预算之支配等问题。五点回。阅英大使馆送来之书七十七本。今晨朱诚中来。下午李天助来。允敏耳中灌毒更多,中午99.2 0 F ,至傍晚退热。
  接江问渔寄胡鸿慈为梅购药洋一千五百元
  
遵   晨阴60°1 晚雨。
  日本首相东条在八十三届临时会议呼吁全国人民应付英美攻势,东方会领袖中野正刚切E••腹自杀。
  晨六点起。允敏耳中灌毒仍多,戚美英晨夕各来一次。英大使馆所送书乃系Prof. Dodds 在印度购寄者,共七十七本,均牛津大学图书公司出版。(所送书中,尚有Dean Wm. Ralph Inge "The Philosophy of Plotinus" ,上有Prof. E. R. Dodds 所赠字。)其中有Amold J. Toynbee 汤因比"A Study of History" {历史研究~ ,凡四、五、六卷三本,系近时大著也。其第一、二、三卷,乃述世界各国之组成,四、五、六则述各文化国家之如何进化。其中对中国、巴比伦、印度、希腊、罗马均有详述。其余多为经济、政治、哲学等书籍。关于科学者只Charles Singer 所著A Short History 01Science {科学简史~ ,至十九世纪末为止。十点至江公祠图书馆,并至环球剃头。
  十二点回。午后三点至校。五点回。下午允敏温度又高达99.6 0 F。晚希文回。
  十点睡。今日嘱事务处派一女仆来,因寓中元女仆也。
  接束星北、王爱予、陈其可韩仲强二函寄John Blofeld 寄孙振望、英公使馆、比旦初函袁同礼、蔡邦华、韩仲强
  
遵   晨阴,日中阴,晚雨。桔子上市,均黄色。
  二十六日西南太平洋盟军占所罗门群岛区内之宝库岛的摩诺与斯特林。晚卡县长请客未往。
  晨七点半至校。八点半回。叶太太来。士楷来。阅Singer 著《科学简史》第五章,述中世纪时黑暗时代天文之迷信,第152 页谓自阿拉伯人传天文于欧西后,成为当时知识阶级中心问题云。With the advent of the Arabiári leami吨, astrologyhad þecome the central interest. It retained its position until the triumph of the experimentalmethod in 17 th century. Especial attention had always been paid to the zodiacalsigns and to the planets. Each zodiacal sign was held to govem some region of thebody , and each planet to influence a special organ.午后允敏温度比昨又高,傍晚至100.2 0 F ,至七点半又退至98.4 0 F。脉搏自92 退至77 。五点李天助医生来,据云治标方面以H2 02 洗净,以Rivenol 消毒,实为最适宜妥当之办法,惟耳鼓所穿孔小,故药力或有不及之中耳。且一部份之孔又为毒所塞,不能透过,实为困难。今日卫生院验得版中有diplococcus 细菌,此系脑膜炎、肺炎之病菌,照例须吃sulfapyridine 、sulfanilamide ,后者较前者有效。但后者已服六十粒,故自前日起已停。前者则于贫血之人不相宜,故须检验血液云云。若病菌人脑,则成脑膜炎。若至耳后骨Mastoid 则耳骨炎。均极严重之症。余今日嘱高电宝兴自贵阳速回,以备将小汽车开回,预备有开刀必要时可去筑。
  接梅函子政函c. 1. T. Dickinson 函钱琢如函胡孝璧函玉爱予函寄次仲、梅、硕民函
  
遵   晨雨,中午晴雾。晨13°,午15°。
  晨六点起。昨晚闻雨声,至侵晓不已,以为今日霆雨又连绵。晨起,知有大雾,但其雾不接地面而近山腰,离地可三五十公尺。中午出太阳,天乃雾。自八日迄今,阴雨达二旬之久。允敏晨热退,神志较清。下午三点,又至99.4°F。卫生院派颜君来取血汁验贫血。中午戚美英、陈看护士来。午后钱老太太来。嘱迪青将Prof. Dodds 及British council 所赠书七十七本送江公祠图书馆。胡珊来。知明日回湄,嘱其带函与梅儿。晚遵义各机关聚餐,未往。晚希文回。知学员班毕业留校十二人,渠未在内。晚九点睡。
  接毛春翔
  寄徐瑞和、傅明德、江问渔、孙斯大函教部电梅函 时璋函
遵   晨大雾13°,午后18°。
  晨六点起。允敏耳中仍出版不止,且温度比较来得早。本来上午元温度,现则十-点亦有,至晚十点始退,最高在99.6 0 F 左右,二日睡均未佳。今日卫生院〔验〕血,得血球红者三十六万三千,自者八千二百, Poly 749毛, Lymph 24% 。据李医云,系贫血,但化服趋势并不严重。每日开始吃sulfapyridine ,一日六粒,作两次服。阅《中学生杂志》六十七期,有云彬著《严复》与郑振锋著《悼伍光建》二文。
  接张以刚函仁甫九弟函孙辉禄、钱逸云书寄方千里、子政、程毓淮函赵九章、步青、宝望、梅之函寄方杰人、胡孝璧、徐延照、毛汉礼、钱逸云、九弟函《气象所集刊》十三卷四期
  
遵   睛,下午热。晨16°,下午20°。

四国宣言签字ο晨五点半允敏自服sulfapyridine 之后,温度似稍低减。昨晚头痛不能睡,今晚已进步,耳中服仍不少,温度最高99.1 0 F。精神稍好,惟吃饭时出汗甚多,以虚弱故。因下午有温度,下午李天助医生来时,恐为T. B. 肺结核。但肺中无T. B. 征象。
  晨九点至校。余坤珊来谈。午后孙祥治来辞职,余不准。以浙大事务上轨道者只文书一组,其次则教务上之注册〔组〕。余询知,其拟往昆明中央机器厂王守竞处,薪水达五六倍之多。余坚决留之,并打一电报与王守竞之代理人费君。晚顾贻训11、明训姊妹与希文在寓晚膳。.本月(
  
  十月)卅日(英文见十月二十日记)中苏英美四国在俄京莫斯科签订普遍安全宣言。谓四国政府根据1942 元旦之联合宣言,各向其现与作战之轴心国家进行战争,直至此种国家在无条件投降屈服为止之决心·…. .且为维护国际和平起见,用特联合宣言: (一)联合组织维持至和平时期。(二)对敌采取一致行动。
  (三)略去。(四)成立国际组织。(五)继续会商。(六)不得在他国土地行使武力。(七)战后军备之规定。本宣言签字者:莫洛托夫、赫尔、艾登、傅秉常。
  〔接〕孙祥治辞职函寄毛春翔函寄John Blofeld 函中央机器厂费君电
  
遵   晨阴,时有微雨,子夜闻雨声。

  下午61 oF 0晨六点起。今日终日未出门。上午士楷〔来〕。中午黄尊生夫人来。希文在寓晚膳。允敏病仍未见进步,日中有温度,而耳中服甚多。终日卧床,厌倦万分。
  偶一移动,即觉无力,讲话亦乏力,故余得终日陪同玩耍。中膳后或能睡一小时,但亦有时不睡。女仆无一合适者,而金妈临时来帮忙已均患感冒病倒,可谓不巧之至。
  午后三点半至俱乐部洗浴。遇郭晓岚。晚八点三刻睡γ
  
   晨阴61° F。日中阴。蟠摔尚有鸣者。

  钮志芳来。梅发气喘。允敏病况。麻疯病leper 麻风病患者。
  晨六点起。允敏温度及耳出版仍如昨。中午晤朱诚中,约其下午来诊视。中午温度99.2 0 F ,脉搏邸,身弱,故略动即觉乏力,尤易发怒,而家中竟无一女仆。为三个洋葱久藏出芽,余说了一句"可惜没有早吃",又大哭一场。其神经之不能扰动乃如此。接硕民来函,知渠亦曾患此病,似民廿六年在汉口时,当时余曾往医院视其疾。硕民函中,知梅儿又发一次气喘。则上月梅发气喘竟至三次之多。其身体之不能复元,概可想见。余有二病人须照拂,真不知如何办法。昔林肯谓,其若渠个人之忧患能平均分配与世界人类,则将全世界无一笑脸云。
  五点朱诚中来,据谓无变成脑膜炎或Mastoiditis 乳交炎之危险,故无送贵阳之必要,但劝函询贵阳有无其他治法。余即作函与李伯纶,并将近三日之温度、脉搏纪录寄去。脉搏常在75 94 ,温度则人晚至晨十点在98 0 F 以下,十点后升高至98 0 F 以上,午后可至九十九度四或六。每日洗服三次,服大健黄Sulphapyridine 至今已三天,至明晚已服二十四粒, 12gm ,拟停数日云。
  今日阅Reader's Digest July , 1943 "Connecticut Y ankee at Heaven's Gate" 一文。
  述美国Marγknoll 教会在广东天门(Gate of Heaven ,其地隔Kongmoon 江门江即为沦陷区)立一麻疯病院,主其事者Joe Sweeney 系美Connecticut 康涅狄格州人,高六叹囚,年四十八,专治理麻疯已十年,曾至檀香山、路意斯那州麻疯病院工作,管理卫生清洁等事,使病者视之如慈母云。并常以药品、纱布等自菲列宾带人。民廿五年中国政府捐Kongmoon 河〔地〕三百英亩云。
  接陆星南、高文伯函黄龙先电寄梅、马宗裕、王爱予函
  
遵   晨昙19°。
  士楷又生一子。Allied troops landed at Bougainville Island ,乃所罗门最北岛。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十一点回。午后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校中总务、训导与教务各组组长均给每月二百元之办公费。近来遵义米价大涨,自上月之每老斗130 元,涨至240 ,教职员生活更起恐慌。傍晚波若又获一男,是为士楷之第七子。士楷每月需亏负五六百,从此更加一层负担。允敏今日温度略退,最高99.2 0 F ,平均七次所测,较昨低二分,脉搏亦减少二跳。亦以今日服朱诚中送来M & B (May and Baker 639) Tagenan 大健黄(Trade Mark Sulphapyridine) 六粒之效。过去二日所服大健黄乃红十字会制。
  晚阅
  
  十月卅一日《大公报》星期社论,有伍启元著《经济建设应有的准备》。谓第一要有思想准备,放弃高度经济国家主义。基本工业与军火工业必以轻工业与农业为基本。最后又提近来政〔府〕将派1200 留学生至英美习技术,而元文法商名额。伍以为管理人员比技术人员更重要。因技术人员可以客卿代,而管理人员不行。其言可称先得我心。
  接子政、蔚光、李鹿苹、霞姊、杨守珍、琢如、陈之迈函寄李伯纶、江文汉、钱琢如、次仲函接次仲、步青、自然科学会
  
遵   晨阴17°。日中昙。晚起风,热至2 1.5°。、73° F。燕子尚未南归。

  晨五点半起。八点借松儿至校。万一来谈。又香曾来谈。松儿一至校后,即欲吃零食,若非有与之玩耍,即欲回家。故余在校不能多留,十点左右即须回。午后又须为松脱衣睡,未一小时卧起,则又非有人照顾不可。直至晚膳后七点半,松睡后余始有时间作事。但翌晨天未晓则又闹矣。今日来一女仆,极腊月赞。九点即要吃饭,给稀饭不吃。余不愿用此等女仆,情愿自洒扫,苦中亦得乐处也。十点至水曲同街三号晤士楷,知昨波若临盆极速,获一男,尚肥硕云。
  午后迪生、尊生太太来。又顾假南太太来。晚希文回。今日在水嗣街三号士楷寓见燕子巢与浙江所见不同,系泥制,作如下状州、白白,浙江燕巢如半月铲啡02 ,泥亦不作粒状,此时燕未南归,季候亦迟矣。
  接周谦冲(齐鲁大学)、杨昌业、古寿柏、苗树腆接路季讷、王爱予、季梁、邦华函王之耀送面巾彬彬
  寄梅函彬彬函
遵   晨晴热,晚阴22°。
  彬彬、希文生日。王毅侯在渝病故。马国钩来。
  晨五点半起。八点借松儿至校。阅李絜非著《战后中美文化之关系~ ,系应征中美文化协会第一奖论文。此外,陈锡康、乐森璧及袁同礼亦各得二、三及名誉奖。
  允敏今日温度自十点至晚五六点均在平均以上,最高99.2 0 F。前日温度最低,大概以服M&B 大健黄六片所致歇。今日为希文廿三岁生日,适渠校中放假得回。
  午后四点至校→行。晚十点睡。
  接农院、絮非函丁普生函寄爱予、步青、善培与增禄函李絜非函
  
遵   睛。晚月光。晨20°,下午25°。有蚊子。
  史地系戴占元、倪士毅来,为十二号开边疆地理学会事。
  晨五点起。七点半国恩光来,知其在贵阳任大夏大学讲师,兼聚康银行行员。
  因公出差旅费,简任职自九月底起己改为每日180 元,上半年只每日六十元。谢家玉在渝四个月,共用二万七千元,实际只能用一万三千,其余一万三千余元,只能在保管款内报账。前年胡建人去渝取美国订购化学药品五六十箱,在渝二月,亦超出应报旅费二千余元。皆于今日交会计主任吴静山,于代管款项下报销。余每次出差,均极小心,故用费不至超出。十一点为松儿洗浴。今日甚热,晚有蚊子。
  午后苏元复夫妇来。与房东梦秋谈,渠将院中余地辟菜园,以增收入。但余所住楼上三间房租月五十元,在当时可称高价,目前则不过时价五六分之一。士楷在水嗣街楼下三间,初只每月十余元,现己百余元,将增至三百元。自朱诚中处又索得大健黄十二粒,嘱允敏服之。渠热迄未退净,今日下午99.2 0 F。一星期未得梅函,想气喘未痊也。
  接步青函寄蔡邦华、守珍、晓沧寄杨昌业、谢家玉、丁普生函寄顾一樵函
  
遵   晴。晨22°,下午2T。
  苏军克基夫Kiev o 浙大区党部及青年团。曹作俊来。
  晨五点半起。八点借松儿至校。松儿日来喉中作痛,今日又腹泻,精神较差。
  午后一点至柿花园一号参加浙大区党部大会监选,振公主席,选出浙大区党部执行委员,振公26 票,建人24 ,逢吉20 ,相勘、洽周各20 票。又监察委员季梁13 票,厚信七票,假南七票。以假南为候补监察委员,孙斯大、谢佐禹为候补执行委员。二点散会。
  三民主义青年团自振公离去后,筹备主任迄无人。今日晤谢幼伟,请其担任此事,渠虽勉允,但渠担任《思想与时代》之编辑,亦极忙。每月只一万六七千元经费,而印刷最近已需一万四千。印三千本,虽可售去二千余本,但每本只售三元。
  稿费每千字百元,月五千元,故维持极难,稿亦不易搜集云云。三点劲夫来。五点因。晚阅开明出版克鲁泡特金著、巴金译《我底自传》。
  接航委会寄束星北函寄陈之迈、周谦冲、邦华、孙斯大等函朱骑先、季梁
  
   晨阴22°,午昙有风。晚九点雨。
  克鲁泡特金自传。
  晨五点起。昨晚睡不佳。因松儿腹痛,五点吃菌麻子油,到九点即泻,腹痛乃止。余亦服油一匙。房东近将其前面空〔地〕作为菜园,重作篱笆。上午黄尊生夫妇来。又朱诚中夫妇来。适接李伯纶自筑复电,谓允敏如热未退,即去筑。但近日允敏热虽未退净,但只华氏六七分(今日最高) ,故与朱医商之,亦颇踌躇。沈思岩太太来,为机电学生陆费锦借留声机事。学生周镇中、俞宗硬、余怀定来,为走城成中学操场发生冲突事。
  阅克鲁泡特金自传,述在侍从学校中良教授对于学生影响之重大。尤佩数学教师苏空林、俄文学教授克拉沙夫斯基及德文教授柏克。谓克拉沙夫斯基能给与不断地开辟意料不到的新眼界,好像有意想不到的世界之幻境,在他们的眼前打开了。俄国凡是文学界与政治界中知名之士,他们向上发展最初的动机,未有不从文学教师那里得来的。全世界每一个学校统应有这样教员。在学校中每个教员都有他的专门科目,这些不同的科目间并无联络。把历史的与人类的科学联成一片,在俄国这个重任便落在俄国文学教师的身上。……对于自然科学也应该如此。单授物理学与化学、气象与天文是不够的。全部自然科学的哲学,如洪波特的"宇宙论",应该灌到学生脑子里去。……也许地理教师来暂时担负这任务。
  今日为苏联革命纪念日26 周。史达林在莫斯科广播中有关于同盟国作战五个目标: (一)自希脱拉之束缚下解放欧洲各民族。(二)予解放民族以权利及自由,使能按其本身之愿望而决定其本身之国家生活。(三)罪行及暴行之负责者,应使其受严重惩处。(四)建立欧洲秩序,以消除未来德国再施侵略之可能。(五)•建立各民族间之持久合作。
  接季讷电李伯纶电
遵   晨阴14°,晚微雨。
  允敏退热。
  晨六点起。今日骤冷,比昨晨差摄氏八度之多。八点至校。蔡作屏、许元龙来,知丁翼甫于星期二曾过此。十点半在播声作纪念周。今日i卖委员长双十节就职词,述总理于民元所定国策,对外交须睦邻平等,对内政须统一民主。蒋主席以为国际平等现已做到,国民大会将于抗战〔胜利〕后一年内召集。民主亦可做到,惟须人人依守法治,方能真正达到民主云云。
  午后三点至化龙巷一号开浙小校董会,决定于年假做话剧以募款。后视察小学〔→〕周。现有学生98 人,大多为浙大教职员家属也。四点出发,至北大路友庄晤军训部部长白崇禧。渠于今午到遵,参加步校学员队毕业典礼。因客甚多,余留名刺即回。询刘宣靖(震清) ,知定十日举行毕业礼。晚希文回。今日允敏热已退,松泻亦止。丸点馀睡。子夜大雨。
  接九弟函接何增禄、马宗裕、卢温甫、孙宗彭、邦华、杨次山、英大使馆寄梅儿函(鱼肝油一瓶) 李伯纶函
  
遵   雨。晨13°,晚13°。
  张泽群来。
  、晨五点半即起。八点至校。阅来往文件若干通。万一来。又叶左之来谈史地系主任事,渠不愿再兼,而余个人又无时间。余主张召任美愣回校,但闻任将去地理研究所。十一点三刻回。午后钱老太太来。三点开行政谈话〔会J,决定追加预算一百六十二万元之分配,提出校务会议。五点至专员公署,应高文伯及卡青芳之邀晚膳,到王伯群及牟贡三、喻界凡、王筑山、杨治亚。据王筑山云,子弹库民国以来向为师范与中学,至共党于廿四年退出后,经陈余生作为子弹库云。
  七点半〈今日〉接次仲函,知毅侯在中央医院病故。初以〔腹〕膜炎,后以肝出血,大概以饮酒过多所致。今春借毅侯赴中央医院晤刘次萧割胆囊,以为刘乃不治之症,但刘竟痊而毅侯逝世,岂不出于预料乎?毅侯于院极忠心,企孙辞职,润章新来,其死将发生甚大影响。
  接洽周、增禄、晓沧次仲函(知毅侯病故)寄次仲函•
  
   睛。晨12°,晚13°。
  步兵学校举行第四期学员班毕业典礼。前日秤得允敏88 磅,松31 磅,祯去衣102 磅。
  晨五点起。八点至步校参加学员班毕业典礼。军训部部长白健生特自重庆赶来参加。余与白谈,约其至浙大演讲,以无时间而辞。余由电话嘱浙大学生于三点至步校昕讲。九点毕业典礼开始,自健生主席,教育长刘震清宣读蒋校长、何总长训辞。次自部长讲演,致意于纪律问题。谓学生毕业后,应依军训部所派定之地点服务。谓嗣后各战场将成立督导处,以加强士兵之训练。因步兵学员班每期只毕业一百余人,而下级军官有五十万人之多,不胜其训练云云。次王伯群演说。'此次外语班有六十人亦同时举行毕业典礼。在礼堂聚餐。因白信回教,故膳时只有饭与牛肉而己。二点至步校旁岳家庙参观射击教育计划,系作战表演。敌人在600公尺外之独松山,以6 cm 迫击炮及轻重机关枪、烟幕弹夺取独松山。三,点,白在步校操场讲演。浙大学生到者约三百人,尚有本地中小学学生及步校学生,述军训与青年,劝大学生从军。
  四点乘步校车回寓。知允敏耳中服带血甚多,因之又有送贵阳疗治之意,但头痛较剧。五点至校。晤虞振铺。五点半请白健生、王伯群在专员公署晚膳,到宪兵营殷华,柏杰生、陈秉忠、刘宣靖、张一能、高文伯、萧仁源、杨治亚、卡青芳,法院胡长泽,周旋冠等等。晚七点半回。八点半振公来谈。十点睡。
  •
  
遵   阴。晨13°,午后14°。
  学生杨树荣病故。陈慌生来。
  晨五点半起。八点借松儿至校。荩谋、江文汉等来谈。请振公以电话询李伯纶以允敏有否去筑之需要,因渠热未退而耳中服带血也。今日下午温度最高99.0 0 F ,头痛比昨好。午后请朱诚中、李天助来寓,以久用双氧水元效,明日起拟以盐温水2% 代双氧水,而以4% 跚酸、96% 酒精代Rivenol。又余坤珊、香曾、杨耀德及羽仪四人来,谈改善教职员待遇事。晚希文回,知渠毕业后部中派留步校,大概为低级教官云。晚十点睡。
  接子政、宝望、叔永函邦华、吕炯函
遵   晨13°,阴。下午晴。
  总理诞辰。
  晨五点起。八点半至校。钱琢如来谈,知学生己到永兴者,计四百三十余。此次测验考试,一年级生因复试而国、英、算三门均不及格者共廿六人,须降人先修•班。其中有十人己自动退学。而先修班考试成绩有许乃章等二人平均得六十分左右,故升为一年级试读。教部嘱学校派讲师赴印度教数理,余颇属意熊全治,但熊欲去美国,不愿赴印,余嘱步青劝之。沈文辅来。中午偕荩谋、迪生、季梁、振公、邦华中膳。二点回。今日起允敏耳服改以酒精969毛、棚酸4% 洗,初不觉痛。希文回,知渠已定留校。傍晚钱老太太、顾贻训、金妈等来,又看护陈女士来。晨总理诞辰纪念会,余未往。
  接王之耀函梅二函
  寄吴祖基电高尚志电
   阴。晚十点后雨。
  晨五点半起。八点借松儿至校。步青、时璋、善培、邦华诸人来谈。下午三点开校务〔会〕议,行礼如仪后,由余及荩谋、振公(代洽周)、直侯、晓沧、琢如报〔告J,经二小时之久。次讨论提案,有核定本年一百六十二万追加预算案,计设备四十八万,医药八万一千,低薪职员十二万一千,分校廿万,中学四万,抵亏负六十万,加二成薪十万元,结果交预算委员会。此外尚有机械系提增加设备费十万元案、印行学则案(迪生提)、设立教务会议常务委员会案(香曾提)、整理各种委员会案(羽仪提)。讨论终结己九点三刻,散会。今日到会三十三人。当时有余坤珊、沈尚贤等提议,于追加预算项下提出四十万加教职员八成薪水,未通过。以季梁、穰初、念慈、鸿造等以设备费不可全元也。晚十点半睡。
  寄叔永、洽周、梅(又包裹一个,交邦华)、顾济之函
遵   阴。晚微雨。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柿花园一号继续开会(校务会议) ,讨论农场租金及出产列入预算案、补助教职员煤水案及下届校务会议在调潭举行案。最后沈尚贤对于二十万元教职员住宅建筑费中以十万元为湄江饭店押租表示异议一节,以元人赞〈动)[助〕不能成立议案。散会己十二点半。至于弹库,约青年会总干事江文汉及学生救济委员会钮志芳、季梁、劲夫、迪生、晓沧、邦华、振公、直侯诸人,李振吾尚未到,而虞振铺在湄潭,故均未来。席间谈及重庆饭馆不准售肉,行之颇有成效。遵义肉价骤贵,由前二月每斤十六元、廿元,增至卅五元,似亦可仿效也。江文汉拟明日赴湄障永兴,对于农院学生垦田养羊,颇愿补助云。二点回。
  三点半至柿花园一号洗浴,遇润科。四点半赴北门外阿家庙疗养院,误走至兴隆寺及高桥。在阿家寺,肺病学生骤多。余所见者,有高炳全、方圆、朱祖辈、徐( )、吴奎(史地) ,楼上尚有顾金梅、李景常,以天黑未及往观。闻医生非请不往,故病人并不知是否健康在增进否。近来肺病骤多,学生中竟有讳疾言医者。闻习林亦有第二期肺病,拟勒令休学。晚五,点半回。十点睡。
遵   阴

  晨六点起。七点一刻至校。农院毕业同学林郁、工院毕业同学楼思武二君来,渠等曾往湄潭永兴,以楼君将在永兴东十里处假企业公司地三千亩设立农场,资本三百万元,以养作蚕、白木耳等为目的,拟与本校农院合作。虞振铺劝允敏去筑就诊。十点半纪念周,请蔡邦华讲"战后之农业建设"。午四寓。
  一点半至校。三点开预算委员会及行政谈话会联席会议。决定全校学生检查体格、增加讲义费。夏季停止供给热水,冬季停止办公室炭盆。呈部请学生宿舍建筑费一百廿万元及支配本年追加预算一百六十二万,设备费减至四十四万元,薪水加成改为四成,而以四万元为工友补助费。设备费中工学院得十二万元,理农二学院各十一万元,师范学院五万元,文学院三万元,研究院一万六千元。工农二院对于刚复在渝支款十万元事颇有责难。八点散。十点睡。
  美国参院移民委员会一致通过废止华人移〔民〕律。每年可有105 人移。按Quoth 法案,系1924 年美国会通过,为1920 年在美国各国生育人口数之一万分之十五(按1920 年美国人口正为一万万)。见Carr Saunders World Populαtio叽p.192 。又问.41 有1920 年华人侨生美国数。fig.4 有美国各年人口总数。  
  
遵   上午阴,下午雨14°,晚雨。
  史国英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步青、增禄等来谈。季梁拟去渝未果。据潭同人均乘酒精厂车回湄潭。第三军分校教育处处长史国英来谈,知渠被任为军官预备学校主任,驻毕节,共有九分处,每处一中队,队〔员〕一千二百余人,正在筹备设立云云。此数日允敏耳服略少,但仍有温度二三分,须洗耳每日三次。今日最高体温98.7 0 F ,在午前脉搏最高,在睡后一小时9301午后阅公事。三点李振吾、吴宝丰及美国Oregon State 大学Prof. Fred McMillan来,渠系电视教授。据云在Union College 与陈茂康同时而略后。陈与余同舟往美国,可知与余亦差不多同时人大学也。六点约McMillàn 及振吾、宝丰、劲夫、苏元复、王季梁、张荩谋、万一在办公室晚膳。据McMillan 谓,美国大学理工学生均缩短为两年。第一年三Terrn 学期,习基本课程,如数学、物理、化学、地理之类。第二年四学期,则工程理化专门。学生欲得学位者,可以于战后回校重习必修课程。
  渠对于中美交换教授极为赞同,并谓于六月廿四曾在华盛顿遇张晓峰云。Oregon大学工院战前有学生一千人,现约有-千五百云。
  接茅唐臣、李宗恩函
  寄马宗裕、王爱予函
遵   雨。午大雨。晨13°。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九点李振吾来谈一小时。渠以交大元人继任,且事事不如浙大上轨道,故愿留交大,而以工院院长实缺异劲夫。交大待教授,因宿舍可以自住,煤水凡不在公共食堂吃饭者,由校供给。水由校工挑,煤则由校每月给一挑。惟校中所给研究津贴每月只三成五,而浙大已六成,故差胜耳。交大在九龙坡f 一片荒地,故非校中建筑不可。学生人数一千二百人,经费三百万元y 而交部尚有一百廿万元之津贴。教职员合共不过百余人,校工亦百余人。以集中在一处,故较为俭省也。
  顾谷宜、余坤珊来,渠二人均得乙种奖助金。当时曾来函声明,得乙种奖助金后,不再在外语班兼课。但得奖金后,本秋仍继续兼课。占去二名奖金位置,实为不平。故余嘱彼等勿再兼课,否则即不能领奖金。渠等欲余向萧仁源、说项,意图推语。
  中午借吴宝丰、McMillan 教授至柿花园一号中膳,到振吾、迪生、劲夫、李乔年、吴穰初、沈尚贤、殷元章及王超人。三点在清华〔中学〕讲演(因天雨播声电影院漏水过多,故不能映影片也) ,所讲题为"Education & National Development" 。述中国交通、卫生、工业及农矿之应开发。讲约卅分钟,未加翻译。余致谢辞,并陈述战后希望大批美国教授来华。晚劲夫、迪生出名请McMillan ,余未往。回寓后李天助来。
  接张婆、姜肇初函宁宁函方千里函寄刘次策函吕蔚光函
  
遵   晨阴,骤冷,7°。
  五点三刻起。七点三刻至校。作函数通。十点半至社会服务处,晤Prof.McMillan 不值。至外语班晤萧仁源,为顾假南及余坤珊二人兼课及希文旁昕事。
  知余每月得960 元,顾得800 元。余告萧仁源以乙种奖助金名额有限,故若二人再兼课,势必将名额让出。午后一点,闯吴琢之(江南汽车公司)来,将借振吾等即乘车赴渝,以吴车上有空也。余即赴丁字口晤吴琢之,劝其停留一晚,与乘客商之。
  车中适有童润之及眷属五人在也。渠等愿、留一晚。遂约McM. 及振吾、宝丰于明晨首途。
  三点晤羽仪。四点请Prof. Fred McMillan 在播声电影院演讲,有影片为助。
  首述美国抗战时大学情形,次述美国Liberty Ship 之制造与Oregon State College 之风景以及Mt. Hood 等等。晚在社会服务处晚膳,系张呜岗所约,到McM. 、宝丰、琢之、季梁、童润之、迪生等等。据McM. 云,自由轮每小时行十二涅,载重一万吨,二十七天可以造成。渠即乘自由轮抵印。凡航行一万六千涅不加油云。吴琢之谓江南汽车公司战前有车300 辆, 210 辆为政府所占,目前只有车四十辆,多用柴油、木炭,公司在贵阳马鞍山云。七点半回。与希文整理书籍。十点睡。今日允敏未发热。
  厨夫李炳兴辞去。刘大娘来。李工资每月一百元,刘则250 元,且带一小孩,只八岁。刘于;段不及李,但能洗衣打杂而已。
  函接刘大白、孙丽群结婚帖游学泽函寄梅儿、彬彬、宁宁函李鹿苹、孙宗彭、成克毅、章张图、附中蒋梦麟、胡兰生函
  
   晨6°,阴。夜雨。
  寄茅唐臣、美国红十字会巴金译、克鲁泡特金著《我的自传~ ,原书于1899 出版。俄国并吞黑龙江左岸之历史。
  晨六点起。七点至社会服务处,送McMillan 、振吾、宝丰、季梁、童润之、吴琢之等乘车去渝。余托McMillan 向美国红十字会要罗斯福布为教职员分发之用,因金陵大学校刊上曾有美国红十字会捐布与教职员一事也。并与振吾、宝丰等商榷改善教职员待遇必须〈有〉澈底。拟由浙大起稿函振吾,征求渝各校同意后, [以〕全体大学校长名义呈委员长。八点吴琢之等车行。九点别McM. 、振吾、宝丰。午回。二点半至校。晚为希文朴习英文,宛如民国二十五年在珞咖路廿二号时情形,而希文英文当然毫元进步。
  阅克鲁泡特金自传,知俄国并吞黑龙江省,是N.N. 穆拉维约夫伯爵,做了几〔任〕东西伯里亚的总督。他是一个专制者,但非常诚恳而聪明,把西伯里亚刮地面的官僚完全撤换了。1862 年当K 到西伯里亚时, M 方卸任,继之者为科尔沙科夫。这时波兰的革命使俄国反动派得志。亚力山大二世虽颁令放了农奴,但实惠不能显现。据书中p.211 穆拉维约夫吞并黑龙江左岸的计划,不但为俄国中央所反对,圣彼得堡的人们均不赞同。陆军部说没有军队,财政部说没有款。他既没有款又没有兵,就把刑期已满、在矿山工作〔的〕囚犯放出来,组织成贝加里亚哥萨克队,在乌苏里与黑龙江沿岸殖民,一把囚犯一千名送至黑龙江下游,并把一百名女囚犯统配给男囚犯,这是1856 年的事。其中有一部份士兵不喜农耕,因此粮食短少, Irkutsk 当局须每年用船运多量的盐和面粉、脂肉到黑龙江下游。
  接谢家玉、蒋慰堂、徐声越函梅函李海晨、玉林、郭洽周•寄梅函家玉电
  
遵   晨阴7°,日中阴冷。
  今日英国R.A.F 皇家空军轰炸柏林与Ludwigshaven ,共落炸弹2500 吨,为历来最多之一次。德炸英伦最多不过450 吨。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陈卓如来谈。午后三点至校。五点李天助来寓。今日允敏又有99 0 F 体温,但为时甚短。余嘱李医有暇赴阿家寺疗养院诊视肺病人,并开购药品单,嘱屠振权为医务组配药。今日又得英大使馆寄来c. E. M. JoadGuide to Modem Thought {近代思潮之指南} ,Faber, 1933 , J. F. Wolfenden The Approachω Philosophy {哲学之探讨} ,Amold 1932 等书九本。
  六点约史国英、卡青芳、子弹库监护大队葛兴华队长及电话局徐局长与劲夫、荩谋、羽仪、高直侯等。八点半回。
  接何增禄、任叔永、刘次策、《大公报》
  寄张宝望、郑子政
遵   阴终日。晨驴,晚10°。

  委员长借蒋夫人飞至Cairo 开罗。允敏体温骤高。
  晨五点觉允敏体温甚高。六点起量之已101 吁,上午十一点102 0 F ,午后一点馀103 0 F 。余乃决意借允敏赴筑诊治。人晚稍降,但仍在10 1. 4 0 F 也。精神困疲不堪,不进饮食。午后一点半往卫生院晤徐瑞和,据云中耳炎Otitis media 若自破流服,照理应于一星期内即退热痊愈。不然则变慢性,慢性颇难治,且易引起急性复发。所用治疗方法,往贵阳亦不过如此。〔但〕赴筑中央医院,有耳鼻专家林小周,系湘雅毕业,终较普通医生高一筹,且有工具可将药打人耳膜之后。其言似甚有理,余送允敏赴筑之意更决。惟小宝(松松)大成问题。余本拟带往,但允敏以为不便。决计托黄羽仪太太招拂晚间,而日中则由金妈看护。自允敏病后,余每晚膳教之识字,己能辨牛、羊、马、上、下、天、人、堂、松、手、小、大等十余字,并以铅笔玩白太太、冯先生、黑爹爹、傅三姊等。松乐此不倦,今日玩至八点许。余告以后要数日才能再与玩,松谓明日晚上仍要玩。余辈去筑后真不知其如何寂寞,因三年来未离母亲一步也。
  今日上午三民主义青年团浙大区团部团员大会,到五十余。振公主席,到谢幼伟、李相助及石燕生等。有新团员卅人宣誓入团,余监誓。读委员长民廿七年七月二十五日团员宣誓训辞,约一小时,并有演说。十一点半在社会服务处聚餐。
  午后三点至元天宫三号学生救济委员会,到江文汉、钮志芳、迪生夫妇、尊生夫•妇、王承基、杨学行、学生谢福秀、刘长庚、潘维洛等。五点回。自卫生院由顾君〔查〕允敏白血球,较前次增进11% ,尚无大碍云。朱医今日来二次,又服sulfanilamide三粒。今日将书架移至梅与希文房中。希文本早晚餐在家吃,明日拟在校吃,惟住家中。刘大娘拟停雇。
  美海军占吉尔贝特群岛塔拉瓦、梅金、阿比马三岛Tarawa , Makin , Abemamao 。
  Makin 在Caroline 中Truk 岛之东南1000 哩,东京之东南2700 哩,夏威夷之西南1850 哩, Rabaul 之东1150 哩。
  接梦秋函寄李伯纶急电
  
贵阳   晴佳。晨8°,下午贵阳17°。
  委员长与罗斯福及邱吉尔在埃及Cairo 开罗开会,商对倭作战计划。
  晨五点起。昨晚允敏未退热。晨起体温10 1. 4 0 F ,精神仍疲倦不堪。九点至校。开出支票若干,带8500 元至贵阳购药及棉花、纱布等。羽仪来,托羽仪夫妇招拂松松。十点出发,士楷、振公、戚美英及羽仪来送别。金妈抱松儿来,金妈及允敏均哭。松儿则以手招作势叫Bye Bye ,尚不知离别之苦。但至每日早晚,度非大闹数天不可。宝兴驾驶国渝1935 号车,初尚顺利。十点开行。十二点渡乌江至养龙站。嗣后即于上山打转,时时不能上坡,于养龙迄扎佐间为甚。过扎佐已下午三点。幸嗣后山低路直,五点至三桥站。
  未六点至中央医院。时主任医师已他出,由挂号处张君挂一号至急理处,遇耳科杨温敏医生,乃湘雅毕业。即为允敏诊视,据云,无Plastoris 及脑膜炎危险,余始放心。但谓左耳亦肿,有穿破耳膜使其出毒之需要云。耳科主任系钱士良,明晨到院云。院中床位已满,余与杨再三商榷,得二病室临时铺位一个。二等病房日科元,头等七十六云。余以电话商招待所王经理,得201 号,乃刘述康结婚后新近让出者。七点半别允敏至招待所,宝兴开车往748 环城路。八点至冠生园晚膳。
  寄梅、次仲函
  
贵阳   晨外间0.5°。初霜。
  倭寇陷湖南挑源,在常德外围相持。英飞机1000 架炸柏林,落炸弹2300 吨,至廿四止,本月共在德国落炸弹一万吨,超出滇缅路运输量。今日浙大毕业生陈献、熊良、任允慧至医院相访。
  晨五点三刻起。七点廿分出外。招待所及冠生园均元早点,因太早。七点三刻在冠生园早餐。八点馀至中央医院,知允敏昨睡尚好,温度在100 0 F 左右,脉搏116 。晤耳科主任钱士良,允于晨间诊视后,至下午三点相告诊察之结果如何。
  出至油榨街农业改进所,晤虞振铺,遇雷男、陈献。出至天主堂左邻气象所,晤李良职,知所中己训练三个月,将不日出发至玉模、河池、三江、凤凰(湖南)、罗甸、威宁、安顺、曲靖各地。瞩余讲演,余为讲二十分钟。遇钟山及浙大毕业生宋铭奎。
  十-点至贵阳医学院,知前日;遵义急电于今晨始到。余询以棉花、纱布之购办。据云,院函自纱花布管制局购纱布(脱脂)与棉花(自己脱脂) ,因外问价贵也。中午在金龙中膳。膳后在大十字购书数部,一为郭沫若《屈原研究》。
  二点又至中央医院晤钱士良医生。据云,上午已为允敏验耳,至四点又至二号病室为之验。据云右耳虽有睐,但内部已暂干净。左耳亦无发炎现象。故认为一周后可以出院。温度己平复,惟脉搏则在110 以上,余颇以为虑。余请眼科姜君辛曼视察有否沙眼,据云元之。五点回。在社会服务处晚膳。七点十四中教员本校毕业生邹含芬(女)、罗聚源、张生春、秦望峙、刘哗、王鸿礼、宋铭奎来谈。
  寄振公函
贵阳   晨晴

  赵梯荣来。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冠生园早餐。八点晤教育厅欧愧安厅长。与谈文澜阁四库书放在地母洞潮湿,于库〔书〕不相宜。且浙大派戴明扬本年晒库书,回校报告认以为有移置必要。欧谓曾去三次,认为相当干燥,且许绍楝来时亦认为满意,如移他处,则怕空袭云云。出晤财厅寄梅先生,渠方欲出往吊王漱芳之丧。余至建厅晤叶纪元不值,遂至中央医院。知允敏未有体温,且脉亦低。十一点往次南门贵番路47 号民生工厂晤陈子宽,知告病在家。至湘雅医学院,张孝毒院长赴滇为陈嗣修将军治胃病。晤朱鹤年教授,据云红十字会汤彝舟近送该院若干纱布棉花云。
  十二点至金龙中膳后,至南明东路平坝路子宽寓晤子宽嫂,告以允敏己入中央医院。出至企业公司晤彭石年,不值。至养气制造厂晤葛正权厂长,知渠近病齿,瘦诚不少。厂中养气供不应求,桂林、昆明需要尤多。目前美国机以桂林为根据,而昆明则为修理配合等站云。人城至护国路124 号晤王子静女医士,允敏友人也。
  渠在渝与允敏曾同住。四点至中央医院。五点回。晤李伯纶。下午一点卅级机械系毕业生赵梯荣来,并带20 kg 砂铁运校。渠在资源委员会运输处修造厂作事。
  厂长赵级进,大同毕业生。据云该厂可以代修汽车。余乃嘱赵君至环城路748 号晤章宝兴。晚寄梅、愧安、葛君正权来谈。
  寄黄羽仪函赵级进函、
  
贵阳   晨昙,日中阴,晚微雨。
  中美空军美第14 航空队炸台湾新竹机场,毁日机47 只。新竹在台湾之北,离日本660 哩。
  李良琪来。江文汉、邱淋|若来。刘俊杰来。晚浦亮畴(同烈)来。卫生处处长姚克方来。
  晨六点章宝兴来,嘱其开车往十四公里资运修造厂修理国1935 渝宇汽车。八点至冠生园早餐。九点至中央医院晤允敏,遇杨温敏大夫。十点晤交行经理邹安众,立国立浙江大学户,存款八万元,擂子1842 号,支票0629051 0629075 簿一本。据邹君云,日本占桃源、常德,志在由资江而上,经新化而夺邵阳即宝庆,或由汉寿、益阳、宁乡而取湘乡、湄潭云云。在邹处又知在交行尚有浙大筑记户,乃由胡刚复签字取款者。此则为余个人所不悉,回校当询孙季恒也。尚有存款1626.96Z一王一Z立。
  十二点朱鹤年来谈,并介绍安顺军医学校总监、教育长张建(号扫霆) ,梅县人。并遇该校何宰羹(新昌人)及湘雅赖斗岩等。张君亦住招待所。朱君约在卡尔登中膳。西餐价每人140 元,可称贵矣。二三年前,招待所早餐一元,午餐二元,晚餐二元五,现则为$ 50 , $ 100 , $ 120 ,计涨到倍之多。
  后借朱鹤年至中央医院晤院长钟世藩及副院长游维义。游系芝加哥大学毕业,习骨科。钟为协和毕业,习儿科。四点回。子宽来谈,知民生工厂初为建厅办,名为模范工厂,现改为市办。资本原为二百万,现增至三百廿万元。渠接事一年,赢余一百万元云。分金工、木工、纺织三部云。晚在张建处遇浦同烈,渠在太子桥即青山坡口办一新讪|制药厂,颇获利云。又姚克方来,允送浙大纱布及药品若干。
  谓平坝有内地教会美国传教士,以本地种羊出羊奶,每日可得八磅之多云。凡挤奶时必挤完,则奶始多。  
  
贵阳   睛。温度高。晨15°,午后22°。
  苏军克Gomel。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废止"限制华人移民律",反对只一票。经总统签字,定为法律。毕硕来。《贵州日报》记者朱乔青来。十四中校长杨希震(存在初)来。
  晨六点起。七点朱鹤年来,约张扫霆同往冠生园早餐。先时已有赖斗岩相等。
  赖向在上海医学院, Johns Hopkins 毕业,其夫人与十五岁公子在Yale 。据云,二人在美一百美金可以为伙食费,房租美金卅元而已。知洛氏基金George F ockner 来筑住招待所。九点借赖斗岩至中央医院晤允敏,为允敏透视X 光看肺部。十点回。
  十一点至西门外贵州公路局晤姚思漉局长,请其定下星期二三之赴遵义车位。
  出至社会服务处中膳。膳后回。阅c. E. M. Joad Guide to Modem Thought {近代思潮之指南》三、四两章。午后贵州卫生处处长姚克方嘱人送金鸡纳2000 粒、aspi·rin o. 3 1000 粒、美国制细纱布300 码、药水棉花五磅、棚酸二磅、Mercurochrome 红药水结晶二两,乃送与浙大。依目前市价,棉花每磅250 元,粗纱布450 元一磅,三百码约在十五六磅,总值当在四五万元也。四点至中央医院,途遇虞振铺,借晤允•敏。六点在大十字乐露春晚膳,并至玉远洗浴。晚刘俊杰、王炳庭来。十点睡。
  〔补记:苏、英、美三国领袖斯达林、邱吉尔、罗斯福从廿六起至卅日,在伊朗首都Teheran 德黑兰集会,于一日发表宣言,六日始公布。保证美、英、苏三国将制造一种和平,能供全世界大多数民众之善意友谊,并在未来数代之内,驱除战争之祸患与恐怖。并宣布三国己在东、西、南三方进攻之时间方面成立谅解,并商定完成战争之若干计划。奠定国际机构之基础,并一切大小国家之合作与参加,此机构形式将为民主形式。宣言并保证战后伊朗之独立。〕接卫生处函寄希文、振公、次仲函
  
筑   睛。晚雨,转冷。晨约16°。

我五十七师败困倭寇于湘北桃源、慈利间,守常德之师长为余程万。自廿二至廿七,英机续炸柏林五天,计炸弹六千吨。晨民生工厂钱春祯来。化工卅一年级李康诩(子羽)来。彭炯来。
  晨六点起。在冠生园早餐后,乘红十字会车赴图云关中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晤〕副队长汤蠢舟,向其索药品如Sulfapyridine , Sulfathiazole , Ephedrine , Vaseline, adhesive tape , gauze , Cod liver oil pill , etc. ,渠允酌量送给。回至中央医院晤允敏,告以校中小汽车在资运会修理,需时二三个月,故余与允敏不能不同回。幸允敏昨验肺部甚好,耳服亦[ J,三四天或可出院。余即设法觅车辆。
  十点半至西门外液体燃料委员会,向王乐明购外国油20 加仑,价@$380 。又玉门汽油100 gal. ,@ 328 。校中四万五千元款早汇到,但无人负责购油,遂致价目大涨。出至西南公路运输处晤副局长谢文龙,知己赴昆明,晤其秘书余璜,嘱设法觅赴遵义之车。在社会服务处中膳。
  午后化工卅一年级李康诩来谈,知在西湖路火柴原料公司孙景华处。三点馀至贵阳医学院,为该院附属医院二周纪念。遇缪经田、江文汉、邱渊若等。三点半又至中央医院,知子宽每日叫人于下午送鸡汤面于允敏,至可感也。四点半回。五点半至护国路158 号刘俊杰寓晚膳,到浙大同学罗元谦、汤辰寿。晚惠国农来。国恩光来。
  接李宗恩、函高直侯函赵梯荣函寄直侯、梅函‘是"
  
筑   晨阴,微雨,约10°。
  下午王绪贞来。梁团第来。贵州师范学院学生贾仁礼等来。
  •晨六点半起。柳大纲来,借至冠生园早餐。九点至中央医院晤允敏。陪同至门诊处看钱士良大夫验耳。据云右耳已元肤,且膜上已结捕。惟日后感冒,或将再出版耳。十点回寓。阅《近代思潮之指南》第四章。贵州师范学院学生贾仁礼、王元彬、李献琛来,邀余至史地学会演讲。下午王维屏来,亦为此事。四点半至威西门外,即黔灵门外北新区九十号资委会矿产探勘处,晤谢季华。据云,修文及贵阳附近均有Bauxite 铝土矿,且有水力可以设电厂云。六点至社会服务处晚膳。  
  
筑   晨约驴,上午阴。午16°左右,睛。
  我军在湘北克桃源石门。晨任泰来。晤谭克敏、邵禹襄。中午彭湖请客。下午谢季华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贵州大学教务长任泰来谈,约至冠生园早餐,到清华二十五级董君,建筑师也。遇北极阁包工朱森记。至民政厅晤谭克敏厅长。出至三民后路资委会运输处晤莫葵卿,因病未到。遇副局长邵禹襄,托渠觅星期五六赴遵义之车辆座位。回。:ìI!毕业同学楼思武。十一点乘马车至油榨街农业改进所晤虞振铺,因彭湖亦约中膳,故即出。至西湖路贵州企业公司同人总会。座中余所知者,惟郑道儒。此外尚有中国银行赵经理、企业公司陶君、胡君与昆明新来筑之中国银行王君、葛君及水泥〔厂〕副经理宋祖芳,乃本校毕业生也。
  二点至中央医院晤允敏。三点入城晤警备司令惠济及市政府何辑五,均不值。
  回。四点半谢季华来谈。六点浦同烈借防空学校王君、电厂孙君来,借惠国农共五人往挑园晚膳,余将学校药品单交与浦君,并托孙君购电话铅丝六百公尺。七点半回。王维屏、高尚志、胡士选来谈。  
  
贵阳   晨微雨如雾,即止。
  晨余文琴来。惠济来。
  晨六点半起L 七点半晤同寓407 号Fockner ,约于下午八时再谈。遇张孝王军在冠生园早点。九点至中央医院,允敏己移七号二等病室。遇钱士良及游维义。回。
  打电话与汤蠢舟。上午余文琴来,知渠在花溪贵州大学,尚有陆年青在农经系,亦为浙大毕业生。顾青虹则己辞农院院长。九点半至中央医院,则允敏己在第二病室得一床。回。得彭石年电话,知邮政车去遵义须迟至十
  
  二月八日始有位置。托周寄梅觅邮政车座位由遵义赴重庆。
  午在招待所中膳。膳后赴马鞍山十四中学,须时五十余分钟。据校长杨希震云,现有中学生四百余人,附小二百廿八。中学十五班。班月高中2100( 元J,初中1700 元,故每月经费只二万余元,尚不及浙大附中。但十四中本年临时费得五十万元,各中校全数临时〔费〕十二乙一。学生每班不超过四十人。高中教课每人12小时至多,初中十八小时。薪水自180 200 ,亦有高至三百元者。学生教员每人给地一块, 10' × 10' ,一丈见方。各生须自备锄→把,每周三小时之劳作,故冬天菜可自给。电灯每月只需3000 元。学生伙食菜钱,贷金生公家65 ,自出60 元云云。
  借杨君至中央医院。四点半回寓。
  五点谢季华来,约至卡尔登晚膳。八点与罗氏驻华医社社长傅克纳BlandeEllis Fockner, Director China Medical Board Inc. , New York Chunki吨,谈约四十分钟。余询以此行目的,据云渠系哈佛医科1926 毕业,曾在协和教五年。此次于五月来我国考查医学教育,将去桂林,回途甚愿在遵义留一日云。余邀其至帽潭视察。渠并赞成Premedical 由大学举办云。阅C. E. M. Joad 所著Guide to ModernThol喀彻。至十一点睡。
  接振公函余坤珊、建人函又建人电一通寄姚世液、刘震南
  
筑   晨雨,上午阴,下午晴热。18°。

蒋委员长返陪都。毛春翔来谈。齐洋林来。又遇青年团宋志伊。
  晨五点半即起。本拟乘7:30 汽车往花溪讲演"宇宙与人生",适以天雨不果,因昨己与任泰约定也。昨据谢季华云,玉门油矿渠与翁咏霓赴甘肃时曾见及之。
  在《农商公报》季华曾作报告,谓其地有anticline 背斜,且上下地层不透水而中间透水,且自古知有石油,故有开采可能。抗战前,顾少川约美国人至甘视察,调查所派孙健初与之同行,回作一油印报告,始知其地有希望。后在石油沟内掘土,未到300 公尺即得油云云。上午楼思武来。中午在金龙中膳。至午后三点往中央医院。遇江文汉与虞振铺。四点半电话姚世漉局长。
  晚刘俊杰、浦同烈约在河西路巴西酒店晚膳,到毕业同学十丸人。刘俊杰'20土木,严庚雪'23 农林,顾寿曾'20 土木,陈允明古O 土木,孙庆曾'32 化工,杨明洁〈女) '24 物理,楼思武'22 电机,宋祖芳'22 化工(水泥公司副经理) ,浦同烈化学'24 ,王般生电机'16 ,寿宇农经'27 ,陈献农艺'31 ,袁嗣令病害'31 ,陈裕明农艺'31 ,葛容农经'32 ,张学厚农经'32 ,徐明唐电机丁1 ,叶宣农经'31 ,沈锁'16 电机。席间由刘俊杰致词,余作答。浦同烈发起捐款,余劝大家人合作社股。八点半回。晚王维屏来。又余文琴带硕民太太家中送来火肘六听,人参一包,大头菜一匣。九点青年团中央监察兼秘书处处长宋伊志来谈,据云团中将派学生赴美。又知朱驷先主张献九鼎,为委员长阻止事。
  〔补记:中、英、美三国领袖在Cairo 会议后,于十
  
  二月一日发表声明,见三日贵阳各报。三国军事方面人员关于今后对日作战计划已获得一致意见……我三大盟国此次进行战争之目的,在于制11:'.及讨伐日本之侵略。三国决不为自己图利,亦无拓展领〔土〕之意思。三国之宗旨,在于剥夺日本自1914 年第一次世界战争开始后在太平洋生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之中国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其他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我三国人民捻知朝鲜人民所受之奴隶待遇,决定在相当时期,使朝鲜自由与独立。……我三大国将坚忍进行其重大而长期之战争,以获得日本之无条件投降云云。此次参加会议,包括英美军事各重要人物,如蒙巴顿、史迪威、陈纳德、马歇尔、安诺德、艾森豪威、金氏、肯宁汉、布鲁克、艾登、卡尔、威南特,中国有蒋夫人。〕接梅、希文、次仲函接王欲为电高直侯电寄建人、振公、坤珊函
  
贵阳   阴。晨14°。左右。
  允敏出院。万一、杜清宇来。王梦(敏修)来。省府秘书秦乐棠来。贵州银行涂自强来。
  晨七点起。八点至冠生园早餐后,至贵州银行晤总务主任严庚雪,托其购赴遵义与重庆之票。据云此间某公司有10 KVA 千伏安G. E.新机器出让,价约十六万元。但点灯300 盏,又(需)铜丝线4000 码,每码17 元云云。九点半至中央医院办理允敏出院手续,计住十天,共用住院膳药490 元(前买麻黄150 元在外) ,可称廉省。因二等病房只每天四十四元,再加X 光检验费五十元也。回寓后,贵州银行总务主任严庚雪来送邮车票,自遵至渝计每张827.50 元。中午借允敏至冠生园中膳。膳后回。杜清宇、万二二君来谈。余托万君至贵州银行晤严庚雪。
  午后由201 号移至406 号。三点半至次南门外师范学院晤齐洋林院长及罗(志甫)、范诸先生。四点,余应史地学会之邀,演讲"宇宙与人生"。罗志甫君主席。
  (罗系法国留学生,曾在浙大一年) ,昕者百余人。余所讲宇宙与人生,大概得自c. E. M. Joad {近代思想指导》一书中,约六七十分钟。五点借王炳庭回招待所。
  六点至南明北路企业公司俱乐部,应林郁、楼思武之邀晚餐,到虞振铺、易庭鉴、前丝织厂张稽二君、中国银行赵雨圃、农行薛俊迪、企业公司协理陶君、省政府秘书秦乐棠等等。易君·乃贵州人,故述民八年王文华在上海一品香被袁某手下所刺,及民十五年周西成时代第一次发电及造公路事颇详。八点散。晚惠国农来。
  接次仲函接赵梯荣函    
  
  
筑   晨阴,约12°。
  湘北常德失守。此次战事围攻常德,起于
  
  上月廿二日。敌军来自三方,一由南县攻汉寿,一由石门经慈利至羊毛滩,绕至桃源,一由安乡至德山,一由新洲经整山至官仓云。
  晨六点廿分起。作函二通。借允敏出,早餐在冠生园。至社会服务处剃头。
  出。在《大公报》购得刘尊棋译美国威尔基《天下一家》译本,既无原支书名,亦无威尔基之名字,可称荒唐矣。中午与允敏在大十字新开南京金钮兴清真馆中膳,吃牛肉、豁水、蛋汤三菜,去282 元。田。惠国农来,知姚局长己为余设法拨一酒精货车赴遵。同时资源委员会(电话380) 亦来电话,嘱余于明晨九点至红边门沙河站上车。三点至财政厅粮政管理处晤严慎予。
  四点至招待所对门新成立艺术馆,内陈贵州金石,如安龙明永历帝时之墓碑,及张香涛幼年在安龙所作《半山亭记},以及本省名贤丁宝祯、李端菜(梁启超之岳丈)、青岩状元赵以炯之墨迹。闻馆中藏有唐代皮画,则未之见。楼上方在陈列丰子皑画。丰君画别创一格,不可不为谓成功,风趣幽默,近于其人,且大有人民风土观念,甚可表现时代。有一画标题"不令浮云遮望眼,自因身在最高层",价四千元。丰画亦有缺点,以有无Dynamic 动的气象也。
  六点借允敏至乐华春晚膳。七点惠国农来,将药品交与。又外交部条约司第二科黄德澄(月波)来,据云其公子黄鼎在浙大农经系,渠此次回金华原籍草眷云。
  渠对于魏道明为美大使极不平。又谓二年前孙科赴俄借款至莫斯科,竟无俄人迎接,数日不得结果。后向俄外交会询,始谓欲借款非订商约不行,竟订商约极不平等。以我国所派商务参赞,只能居莫斯科大使馆内,而俄得在西安、兰州随处设庞大之商务参赞,不得干预。所借二千万卢比,均以在波兰所抢物资作抵云云。又浦同烈夫妇及楼思武来。十点睡。
  接直侯、振公、梅函寄梅函建人函(介绍张乃生、王达二人来) 寄刘次策函次仲函浦同烈函
  
遵   上午晴,下午昙10°。

晨四点允敏即起。余以房中老鼠作恶,亦不能安睡,至四点半亦起。收拾行李,直待天明。将贵阳招待所账付吃后,即借允敏乘洋车至大西门外贵州公路局,王君时、惠国农已先在,盖约定于七点以前车将出发也。余将各事交与惠国农后,车久等不来。楼思武至车站相送。直待至九点一刻, 456 号卡车始开。时楼君同班王君及姚局长均来,此卡车乃系姚局长特拨者。握别后一路尚称平JI顷。余等行李三件,托同车新民街齐老板招呼。一点馀在养龙槽农村饭店。此处系一小村,在息烽与乌江间,汽车夫喜停此中膳,不知何也。中膳后出发,车厢漏水,故时停。四点半至遵义丁字口停车。雇洋车二乘回。至杨柳街口,即有人关照金妈抱松松来。
  抵寓后羽仪来,坐片刻。晚膳系房东傅家送来,钱老太太亦在此晚膳。膳后希文回。余以晨起早,且在车吹风,故早睡。
  接丁荣南函英国红十字会John Nicholas 接马宗裕、王爱予函秦乐棠电周宗莲电二姊《中国政治与民生哲学》二本

遵   阴。晨8°。
  中午至培华家中膳。下午黄尊生来。晚膳在梦秋处。
  晨六点三刻起。九点士楷来,知姚寿臣(兰姑之丈夫)于上月二十七在龙泉染鼠疫病故。其长女于去岁迁闽时染鼠疫,一门两人,均染此病而亡,殊堪痛惜也。
  兰姑现尚有二子一女云。其子长者十七八岁,已在闽学徒。次子在中学云。
  十一点半借允敏辈松儿晤羽仪。今日士楷夫妇为新生子弥月请客二桌,到晓峰太太、吴征铠夫妇、樊君穆、振公、高直侯、杨炳彰、李宗缓、乔年夫妇等。二点半回。羽仪太太及黄尊生先后来。晚傅梦秋约浙大总务人员晚膳,到祥治、季恒、吴静山、冉雄森、尊生、君穆、李宗缓、杨炳彰诸人。傅己就浙大庶务主任,而冉改就图书馆阅览室管理员。晚九点半睡。
  接蔚光、琢如、陆步青、洪语仁蔡邦华二函杨守珍函金城、孙稚苏函    
  
  
遵   睛。晨7°,午后14°。
  罗斯福、邱吉尔、斯达林在伊朗京都Teheran 会议六日于一日发表宣言,谓已成立共同谅解,将开辟新战场云。下午思安德来。威尔基著《天下一家》。美国空军之气候情报。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阅来往信件。十点至播声作国民月会。请顾谷宜讲"美国之认识"。以为美国在外交及经济政策上均摇动,不可捉摸。但美国维持东亚门户开放及菲列宾之独立,则数十年来如一日。惟参议院有权通过条约,则往往对行政发生困难耳。中午回。二点半至校。阅来往公文多件。内地教会思安德Spl盯来,谈片刻。四点半回。希文现仍早出晚归以为常,渠在步校任助教,月薪130 元,外加140 元生活补助。又每月盐九两,米约四十五斤。如有直系亲属,每口可多得四十斤米。故步校待遇实不及浙大。冬季每人发棉衣贷金160 元。
  晚阅刘尊棋译、威尔基Wendell 双Tillkíe 著《天下一家》书。第六章讲"中国继续在抗战", p.86 说道:"倘若没有中国人民在过去五个年度坚持抗战,要击败日本,无论在军事上或政治上或许己经失之过迟。而在过去五年中,很少的人体会到中国抗战对我们整个文明的重要作用。"第七章"中国西部的开发", p.91:" 战争完了以后,我们的问题之一,就是帮助中苏二国处理他们在亚洲的世界屋顶附近的土耳其斯坦面对着的共同问题·…..用四天工夫从俄国边界运到甘肃河西的苏联货物,要用七十多天运抵兰州。但还没有到一个铁路的终点。"第八章"自由中国用什么抗战", p.103:" 他(委员长)在信中附了一个建议和平的草案……他提议建立纪念碑,使人民厌恶战争而不称道战争。……他的方案中有一项题为6 增进人类间的亲爱'……他向我写道:‘只有科学总能解救人的痛苦,弥补自然的缺陷,提高人类的生活水准,使全人类与自然界争,而非为人类自己相争JV.113:" 我们的司机凯特少校告诉我说,陈纳德将军的气候情报系统,空中飞行情况,……原来在中国没有好的气象台设备给飞行员必需的情报。陈纳德将军大部份依靠中国信差在羊肠小路上传送到广大区域的情报。"……第九章"中国的通货问题", p , 121:"依我看来,这种通货膨胀形势有几个原因:第一,中国不能不借发行纸币来筹措战费……中国几乎没有公共储蓄来消纳政府公债。第二是政府未能采取-种货币和物价管制制度。第三是由于中国内部货品的尖锐缺乏。"p.123:" 解决之道。主要特点是放松对于中国经济生活和遗产的严紧控制以及动员全国伟大的人力泉源从事更大的货物生产和劳役。"接士俊寄家洋→千元寄梅儿函并寄袜子、手套、副肾汁(打针用)三瓶又硕民人参(托看护士葛品玉带至漏潭)
  
遵   晨大雾,房中7°。
  英空军之气象情报。
  晨六点廿分起。大雾。百公尺外不见人物。八点至校。今日将调潭经费收文办法与马宗裕、高直侯、孙季恒三人说明。将过去欠账一律还清,以后按照预算用〔款〕。修缮必须经过遵义总务,而旅费不得在漏潭支出, <如)(须〕在遵义支取。
  十二点回。
  午后一点半至校。高尚志来,余催其速赴永兴。郭晓岚来。又张荩谋来谈。
  三点半开行政谈话会,决定招收先修班旁听生十名ο 五点半回。阅《英大使馆情报》十二月一日, British Embα町Bulletin December 1 , 1943 0 p.5 有关于英机炸柏林之气象情报。谓精密之天气预报,对晚间大规模之轰炸,如上周英机之轰炸柏林,实为必要。Manchester Guardian {曼彻斯特卫报》谓,民卅至卅一年,英轰炸机常在途中遇到不测风云,其危险不亚于德国之防空。嗣后天气预报进步,上周之柏林轰炸,若非有高度技术之天气预告,决不能得如许之成功。凡每次长距离轰〔炸),必须有来回程途中及目的地之天气预告,并须有高空飞行层之风速、温度、达冰点之高度以及云层之有无与高下。轰炸之成功,赖有此耳。
  接袁同礼寄洋一千元张澄修函秦乐棠函国恩、光函
  寄楼思武、士俊函赵梯荣函
遵   晨昙,房中8°。晚10°,月色佳。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十点半晤迪生不值,与迪生太太李今英谈片刻。出至羽仪寓。中午回。午后三点至浙大合作社开理监事联席会议。知近五个月合作社每月营业约九万元,而开销则七千元以上,故赢利不多,勉可维持而已。拟向教部呈明,以合作社职员作校中职员,提用公益社资金作为合作社资本。暂借已到之廿一万中之五万元,以购菜油与柏油。
  四点半借劲夫至次东门,看新建工院房屋地基计五十方,共二十四万余元。五点至柿花园洗浴。晚六点半至社会服务处,浙大青年团举行时事座谈会,题为"战后之世界",主讲者史国英、顾谷宜、黄尊生、诸葛振公与严德→,由余作一结论。
  散会己九点半矣。今日据直侯谓李天助已允就医务主任。余拟调戚美英至中学为医师。盖各方对于医药管理时有烦言,而中矢集于戚也。
  接士俊函唐宗主主函又洋一千元(此款即汇与龙泉丁荣南) 接美国大使馆Fulton Freeman(3rd SecretaJγ) 地图五张寄Freeman 、王爱予函    
  
遵   晨8°,外间有霜。月色佳。

  报载石瑛(号衡青)病残于乐山。膳食委会程羽翔等来。外文系汪积功来。
  晨六点廿分起。八点至校。允敏今日腹泻,精神又不佳。召戚美英来,告以医务主任己请李天助担任,并调戚任附中医务事。渠初颇不愿,并诋李甚力。又王劲夫荐杨耀德或沈尚贤为电机系主任。但杨必不就,沈实不甚相宜。与万一之不宜为机械系主任相类,因万脾气不好,而沈则脑不清楚也。马宗裕来,将梅之账目付清。知苏步青住公家屋不出租〔金〕而尚要房子贷金,其人之贪利至于如此。
  下午李天助来,谈医务主任问题。先是医务主任悬空已久,周仲奇年老龙钟,杨天1盐、李天助均系兼职,故支配药品等事均由戚美英主持。而戚好以好恶作人情,又口快,易得罪人,大为同事所不满。昨据高学淘谓李己允就,故今日余遂告戚,调其往中学,不料李不承认,遂成僵局。晚黄尊生来。五点遵师霆先艾请客,未往。
  接唐臣、胡兰生、张宝望、郑子政、赵九章、朱光馄建人电接建人、研究院函晓沧寄胡建人电蔚光函函导生丁光炎(化工四)、王家楠(土三)、方根寿(机三)、俞祥雯(电四)、吴秉道(化工四)
  
遵   睛。晨驴,霜。晚13°,月光佳。
  晨六点一刻起。八点至校。今日将家中所藏东关老屋典与沈光庆之屋契,寄与浙东分校杨其泳。该约系民十年所订,早满约,于廿四年可赎。近霞姊来信欲住此屋,故将房契寄去,附屋内物品单一纸。该屋系余生一年即庚寅光绪十六年所造,在当时不过一千元而已。十一点回寓。
  午后二点至校。三点至图书馆借书。回途遇吴荣熙之父亲吴瑶阶,渠送黑米粉、毛尖、高粱来寓,余邀其〔至〕校晚膳。四点导生丁光炎、王家楠、吴秉道、方根寿、俞祥雯五人来,谈至五点一刻。六点在子弹库请吴瑶阶及工院新来教员钱令希、王超人晚膳,到迪生、劲夫、荩谋、直侯、振公等。八点散。今日接卫琛甫(挺生)来函,附追慕仪孝老人并念默君诗,有"衡湘秀毓大家风,侠烈高哦板荡中。
  代词坛推母女,千秋女传列英雄。待贤院外呼天远,仪孝堂前化雨空。极目江流东尽处,重重翠需断飞鸿"云云。
  接许鉴明、晓沧、孙宗彭、刘学志、姜炳兴夫人杨世德函束星北函硕民函接王季梁函卫琛甫
  寄梅、硕民、荣南、霞姊函杨其泳函叉东关老屋(押与沈光庆)契寄王季梁函次策电子政函卫琛甫
遵   晴。晨8°,重霜。晚12°,月光。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今日决定浙大久年职员应发奖助金者,计卅年以上者:陆攒何、叶绢二人;十年以上者:孙祥治、金学煌、曹礼奎、姚佑林、马宗裕、曹礼德、易养泉、陆翔伯、任仲英、任旭圆、翁寿南等十一人。十点希文来。万一来。开〔列J (1)出版委员会(召集人幼伟)、(2) 图书馆委员会(荩谋)、(3) 建筑委员会(藕肪)刊4) 戏剧歌咏委员会(迪生)、(5) 演说论文竞赛委员会(劲夫)、(6) 社教推行委员会(欲为)、(7) 章则修改委员会(羽仪)、(8) 教职员福利委员会(迪生)、(9) 预算委员会(藕肪)九个委员会名单。尚有训导委员会,于洽周回后始定。
  午后高文伯太太、陈立太太(王文锦)来。三点至社会服务处。今天为该处学术演讲第一次,余题为"宇宙与人生",内容与在贵州师范学院所讲者全同,多取材于c. E. M. Joad 著《近世思想之指导》一书中。计讲-小时,昕者座满。五点在服务处洗浴。浴后即在膳厅应张呜岗、胡颂翰之邀晚膳,并到萧仁源、钟钟山。膳后吴静山与士楷来。七点回寓。
  接余贵棠函彭谦、胡建人函
  寄二姊函刘学志函刘俊杰、浦同烈、朱鹤年函
桐梓   晨雾,睛。(北碚晨9.5°,午12.6°。

)( 此时尚未至北瘁,应为抵北待后据气象研究所之记录补记,下同。〕与周伯毅、沈尚德等乘邮车4124 号赴渝。
  晨六点起。收拾行装,并作函与指潭诸公。王劲夫来。又戚美英〔来J,知渠愿接受中学医务事。季梁自重庆回,知渠婚事尚未定局。高直侯与孙季'恒二人来。
  九点半至校。阅文件数种。羽仪来谈。十点半回。十一点中膳。膳后即借希文赴丁字口左近邮局待车。允敏送至杨柳街口。在邮局直待至2:30 邮局车始来,为4124 号酒精车, Dodge 1941 0 邮局本只买二张票,坐司机旁,但局长王闻骏已售票四张,余在遵上车,势不得不坐后面放邮件〔处〕。但坐位尚好,因邮件均尚轻软也。
  五点半至桐梓。余宿招待所。西南公路局职员周伯毅同车来宿此,遂同晚膳。
  其人与丁守常相熟,同事多年。现与丁均脱离公路局,自做建筑包工。此来系至四十一厂揽包王程云。周系苏州高工专廿三年毕业云。七点半睡。
  寄胡建人、蔡邦华、郑晓沧、朱善培函
  
綦江   晴(北碚晨房中9.8°,下午一点12.40 )晨五点天未明即起,因邮局站在桐梓北门外二公里许,故须早往。黎明至站则贵阳来车须回筑。赴渝之车4137 乃昨由綦江来,须修理。余与邮局视察员比尚德同在丽村早餐。沈,上海人,幼年失学即人邮局,后在庐山受训,近升为邮局视察。
  余询以邮局行车何以能〔较〕其他机关良好。如纱布管制局,余上次乘来,作弊多端。据沈述,则有下列诸点: (一)待遇较高。凡邮务员,初来时为100 元,年久可升至500 元,年愈久,升愈速,至服务25 年后可以告退,领大量退休金。信差与邮务员待遇稍次,相差不大。现时高级邮务员在贵阳薪津可得四千,低级一千五。司机待遇略如之。此外尚有里程奖金,一个月中若按期开到,无一次迟误,则得奖金,其数远在薪傣以上。若→次迟到,记→过,无奖。二次迟到须罚。沿路不得招揽乘客,所谓"黄鱼",查出亦罚。酒精依里程发给,有余还公家,依价收买。故每次到·后,车皆细细检查,而邮政局得按期开、到,不致误期。沈为检查员之一。余〈得〉〔等〕行至秦江、松坎间,见迎头一邮车,即令其{亭,待查不职。据沈云,因上有黄鱼故不受检,即须报告受罚云云。邮局司机过剩,故停职后随时可以补充。在筑渝间每gal.酒精须行7.3 公里,但车上二司机均极按规矩,转弯时响喇叭,亦不尽抢先。
  此决因有检查同行,司机或格外守规亦未可知。闻检视员分五组云。抵秦江己八点,所有旅馆尽满,至青年团办宿舍亦满。介绍至秦江县合作社办宿舍宿一宵O晴(北碚晨房中9.7°,午后12.20 )渝    
  
  
   
  晨六点起。借沈尚德赴站上车。早点后七点开车。沈在离海棠溪八公里处下车。十点三刻邮车抵海棠溪江边,余即雇力夫过江。十二点至聚兴村廿二号,遇济之、润章、次仲、孟真、许元龙、仲济诸人,知毅侯于十二开吊,继任者未定。?闰章以教部不欲其离北平研究院,故就总干事后,又有辞意。研究院人事因之大有问题。
  在院中膳。上次每餐十元,现已加至35 元矣。膳后至教部,遇叔谅与百J 11 .知王伯流有去世之消息。翼谋己来渝,今日移住教部。余与士选谈半小时。出。
  四点至组织部晤驷先,余告以气象所必得有→解决。余意若不脱离浙大,则气象研究所所长一职必另派人,余愿为名义上之研究员。又谈及派留学生名额问题,以教育部有十名给与院中也。3留先出语含糊,余意则气象在十名名额中必须有一二名为气象。教部所考之名额600 名中,据士选谓有七名云( ?)。留一百名为派教授、副教授云(其中十名给研究院)。五点田。晚树人、端升来,知汤锡予去年殇-子,今年又殇→女。孟真移往廿一号,余乃得住其所腾出之屋,殊可感也。十点睡。鼠作恶颇剧。
  接张缸哲函
渝   晨大雾,雾重,五十公尺外不辨人物。日中睛。(北碚房中晨10.1°,午后12.4°。

)二届第一次学术审议会大会。
  晨六点半起。七点孟真来。f皆孟真与余君在上清寺早餐。九点借孟真乘驷先车至教育部,参加第二届学术审议会第一次大会,到会员廿二人。计稚晖先生、驷先、养甫、道藩、孟真、端升、唐臣、树文、翼谋、刘季陶(大钧)、悲鸿、郝更生、徐诵明、天放、梦麟及部中立夫、一樵、井塘、士选、汪典存、张北海、陈东原等。张君功迟到,而胡春藻于下午始来。上午行礼如仪后,首由立夫报告。知审查教员资格计七千人中,己有五千馀送审,而尚有一千馀未核准,核准者三千八百余人。高等教育经费,战前一千二百万元,明年度二万二千万元,不及二十倍,而物价增涨达100-200 倍之多。次士选报告。报告后稚晖叔、梦麟等致辞。『悲鸿抨击传统之科学〔科举〕观念,即正路出身之观念,引起稚晖先生在伦敦学制铜板之一段历史,颇饶兴趣。十二点散。在部中膳。膳后继续开审查会,计分行政、学术二组,余被派在行政组。讨论培养经济建设人材及缩短大学年限与大学公费待遇办法各案,三点即毕事。余又参加学术组,为余提议大学研究院扩充事。
  四点至美专校路一号晤叔谅,余告以余愿一赴国外机会。据云国家既大批派出洋学生,布雷曾谈欲任余为留学生监督。余畏行政事,颇难之。五点回寓。在部与印度学生余亚梅Said Mohammed 谈,知其为回教徒,在印度大学毕业后,愿研究统计及中国数学史。余初颇以湄潭元牛肉为虑,据云但有鸡蛋、菜蔬即无妨,但愿自住一室云。
  晚至国防最高委员会,与次仲谈,知本年国家预算原定三百六十万万元,而实际用度至一千万万元,计约三倍。明年拟七百万万,恐将至三千万万元,其濒于破产也可知。国防最高委员会以五院院长及军政、外交、财政三部长,与监察院常务委组织之,而行政院秘书长与国府文官长亦得列席。下设法制(雪艇、彭浩齐)、财政(徐堪、布雷)与经济(刘维炽)三专门委员〔会),改善生活待遇即由国防最高委员〔会〕议决。十月至十二月份,已定生活底数:渝800 ,加成30; 滇1000 ,成30; 筑450 ,成15 ;遵360 ,成曰:浙400 ,成10 。但自民卅三年起,将以物价指数为标准,底数以物价倍数乘十五,成数以物价指数1/10 乘薪水。如物价指数为100 ,则底数1500 ,成数如薪水为100 元则为10∞元也。
  寄浙大电
  
渝   阴(北碚房中晨1 1.4°,午12.5°
  •••,开学术审议会。部聘教授。
  晨七点起。偕孟真出外早膳。八点半至部,与马小波谈片刻。九点开二届学术审议会第一次大会。立夫病,稚晖先生亦未到。推梦麟主席。讨论第一、二两组审查案件。教部交议培养经济建设高级干部人员,依照教部原则通过,但不赞成增设新院系。大学缩短年限案否决。此二案为本届最重要之案。第一案所增预算为一万万四千万元,拟办工科各级四十班,医十五班。此外余所提二案亦得通过。大学新生公费,文、法、商、农、工、理以后将一律待遇。扩充研究院案,交部增拨经费,并请外国学者来华指导研究。最后提交大会以部聘教授人选。除国文刘文典?人以有嗜好,以次多数之胡光炜递补外,余均由各科教授之票数最多者当选。计中国文学胡小石(中大)、外国文学楼光来(中大。迪生只差一票)、历史柳翼谋、哲学冯友兰、教育常道直、数学何鲁、物理刚复、政治萧公权、法律戴修璜、经济刘秉麟、农邓植仪、工刘仙洲(联大)、化学高济宇(中大)、医梁伯强、艺术徐悲鸿。十二点散A-zs:: 。
  应刘季洪与彭百川之邀,至外交协会食堂中膳,到叔谅、汪典存、卢锡荣及西南中山中学陈校长,及王公屿、女师院魏建功等。l 二点散。{皆典存至李子坝晤叔永,直谈至晚八点始回。Sophia 丑诋子竞太太及述香港逃出经过,畅谈不倦。回后作函四通。十一点半睡。
  寄允敏第一函希文函迪生、劲夫函阴,雨数点。北碚晨12.1°,午12.6°。
  振公函 
〔渝〕    美国Eaton 教授。英国李约瑟教授。
  晨七点起。八点至上清寺萃华楼滋美楼吃镇江点心,乃应翼谋之邀,到典存与余三人。典存与其夫人袁思庄有意赴浙大,余即邀其于明年春间往。其夫人亦可教英文或历史。渠愿赴遵义一观,欲约余同往。余谓余于下月十日左右始能回。
  十点借典存至求精中学国际文化资料供应社,晤袁守和不值,遇学佛学之龚君。出至教育部,遇士选与百川,与谈派六交换教授至印度事。缘印度有达达钢铁公司,其主人系袄教中人Parsi ,欲以三万卢比请中国大学教授去印度参加研究。教部曾指定五六大学,嘱派人,但说明系讲师,与印度来文意见已不一致。今日询士选,则谓印度政府是否欢迎尚成问题,可知教部未将此事弄清楚。适李方桂将去印度出席All lndia 科学会及东方语言学会,驻印周达夫来函,嘱中央研究院派人。适树人在院中,谓Puna 数学教授Okari 来函,谓前次一樵、士选去印考察,殊乏意义。以两方工作,不能联合。Raman 教授希望吴大献能往印度,故印度所希望者,乃中国科学界第一等人材,非普通讲师也。
  午间晤唐臣,渠主张浙大请翼谋,并介绍张含英为水利教授。其女于美在浙大外文系毕业后,去昆明联大随雨僧作研究,大失所望。谓联大既无书籍,雨僧忙于谋生,难得见面云云。
  午后至中美文化协会阅报,并晤美国政府派来Cornell 大学机械教授P. B.Eaton 伊顿,其人在唐山交大教授多年。民四五年间,明复、叔永、杏佛等发起科学社,即在其房中( ? J 。余告以明复溺毙、杏佛被刺之消息,渠颇黯然。据云,美国正在大量训练气象人员,择定七个学校训练二千人,两年毕业。渠允于五月间回美后将详情告知。如派中国学生往,渠以为可以收受。余邀Eaton 赴浙大演讲,渠谓定三月初乘邮车去遵,可停二日云云。
  晚润章约中英科学合作馆Sino British Science Cooperation Office 之JosephNeedham 李约瑟,邀余与许元龙作陪。据Needham 云,其夫人不日将来,而皇家学会总干事之一A. V. Hill 亦将到。渠去遵义将延至三四月间。合作馆将分为纯粹科学、工业、军事、医药四组,可知其范围之大。研究院特请许元龙为参加国际科学合作室主任,以作与外人接洽之事。Needham 又谓British Council 将专派Prof.Roxby 为代表,拟留华五六年之久云云。该馆每月可由印度运人400 磅之科学设备。凡大学所要之书籍、仪器,少量可为代运。渠有一万镑可以化用。如有研究作品,可以代寄英国。谈至九点半散。余即作函与增禄、步青、爱予、时璋。
  接九弟仁甫函吴文晖函
  寄步青、增禄、爱予、时璋函吴文晖函商务函
渝   阴。下午天气变冷。晨10.1°,午13.0°。

  陈寅恪诗嘲九鼎。甲子名称焉逢摄提格之来源。
  晨七点起。八点至滋美早餐,遇翼谋、典存、叔谅、曹镶衡及第三侍从室吴铸人。吴约余于星期二去南温泉演讲。九点半借典存至观音岩晤俞大维及陈寅恪。
  寅恪方自广西大学挟其夫人及三女往成都燕大。渠夫妇身体均不佳,但三女儿均强健活泼。寅恪对于骗先等发起献九鼎、顾顿刚为九鼎作铭惊怪不止。谓顿刚不信历史上有禹,而竟信有九鼎,因作诗嘲之云:"沧海生还又见春,岂知春与世俱新。读书渐已师秦吏,钳市终须避楚人。九鼎铭词争颂德,百年粗橱总伤贫。周妻何肉尤吾累,大患分明有此身。"余询以《史记·天官书》中干支以焉逢摄提格字之起源,寅恪以为尚无定论。但法国人Chauvanne 译《天官书~ ,曾加以注释,谓系出于印度、巴比伦Sumerian 之说。又谓梁任公《说文解》及郭沫若、考古著作中均有提,饭岛忠夫与新城新藏并有辩论。渠对于董彦堂主张夏正寅之说,以为无根据,因殷正与外国相同,在农业社会最合理。子正以冬子所在亦有理,惟寅正并无理由云云。大维对于战事,以为非二三年可了。以为日本如守其国土,英美海军无法侵入。余亦以为日本决不妥协,但余认以为日本将放弃长江,固守华北或关外,大维则不以为然。
  午后晤顾季高于财部、吴士选于教部。晚六点约汪典存、柳翼谋在寓晚膳,到孟真、润章、树人、典存、翼谋、次仲。膳时刚复来。渠在渝三个月半,仅仅采办化学药品,植物与化学教授均元着落,不知作何事也。晚卫琛甫来谈。
  接余贵棠及唐渭滨函高直侯函王劲夫函
  
渝   阴(北碚晨9.4°,午10.5°

  我军在湘北克南县、津市,此为湘北战争之尾声矣。美国总统、内阁均爱运动。美国梅毒之多。中午仁甫来。晚国华来谈。
  晨七点起。晨5留先来谈。九弟来,以其诗集见示。余约仁甫九弟在寓中膳,适傅孟真约衍圣公孔德戚来。余于民十一二年时在济南参加教育改进社开大会,曾在曲阜见之,其时不过七八岁而已。
  三点人城。途遇浙大毕业生刘作霖(土木'26 )、吴惹元(农经'29 )。在民族路购皮箱一只,七百廿元。六点回。在寓晚膳。膳后朱国华来谈,知其已移在国府路283 号办公,科中有陈嘉棋、殷来朝、徐宝箴、廖国侨。气象台由展叔主持,瞿邃理、邹祥伦助之,高振华则去昆明。会中已觅得日本制Radio Sonde 六七枚之多,极为精巧,中国仿制未有效云。
  晚阅美国Time 报,知美国总统与国务院无一不〔喜〕运动。罗斯福每日游泳。
  副总统Wallace 年五十四,每晨六点夏季打网球。海长Knox 近七十,常打golf 高尔夫球。国务卿Cordell Hull 71 岁,打Croquet 槌球。内长Ickes 69 岁,打Ping Pong乒乓;陆长Stimson 75 岁,早膳前行一小时,中膳前打台球,每周骑二次马。TimeJune , 1943 , p. 18: of the 2 ,000 ,000 drafts examined in 44 states , 4.6% were rejectedas syphilitic , 1. 5 had gonorrhea. 在44 个州二百万受检查之被征士兵中, 4.6%因系梅毒患者而被剔除,1. 5% 患有淋病。
  寄王劲夫、唐滨渭(中正路205 号中国旅行社)、张缸哲、高直侯
  
   阴冷。晨5°,办公室3°。
  倭寇入江西之高安。甘地绝食十四日,重量减少十四磅,情况极劣。
  晨七点起。魏春富来,余责其不应召集教育会以攻击王欲为、卫士生、李相勘。
  三人均罢教,欲为且辞职,不可挽救,故非处置不可。魏谓王一明并不在场,愿全体记过。余至校与季梁商后,决将在场攻击教员各人记过。香曾、朱伯康、罗凤超、迪生来谈,为设立政治经济系事。晓峰来,提出谢幼伟、振公、洽周三人为训导长。余主张谢幼伟,即征求同意,谢不就,乃与洽周商之,洽周允考虑。樊君穆与储润科来,君穆辞一年级主任,储推钱琢如,而琢如亦愿就,故即发琢如聘书。近来因一年级骤增办公费五百元,故遂有人愿就,非此则此职又将虚悬也。
  午后二点开四十次校务会议,到三十六人。首由余报告半年来经过,提出分校是否办三年级与永兴一年级迁帽问题,次谈及中央改善待遇办法。教职员校工人数,教部己决心限制,并报告办〔法〕。次报告本年概算数,最后讲国防科学技术策进会经过。次教务长张建谋报告,总务长谢家玉及会计吴静山报告卅一年度办公费。一、二、三,三个月平均四万八千元,而十、十一、十二,三个月平均十四万八千元,增加三倍,即可显示通货膨胀。至于总务方面是否有浪费之处,亦是问题。关于龙泉分校,议决下学年不办三年级。次讨论提案(一)设立校务分会,在湄遵二处分别举行,每月→次。讨论约二小时,始通过。次讨论改善教员待遇案,因本年预算如维持原薪与原办公费,即无余款。故决设立节约委员会,推选黄羽仪、钱钟韩、胡刚复、沈尚贤、王劲夫、杨守珍、余坤珊七人为委员,并通过增薪开源等决定,时已九点。晚膳后回已十点半矣。
  接湖南南岳农业专门学校钟伯口电
渝   晨阴(北碚房中晨1 1.0°,午12.4° )

  晨七点半起。上午九点至牛角沱生生花园中央研究院。途遇许元龙与张镜欧之丈夫许继廉。余至研究院每次必见王毅侯,并托以种种事务,此次到院不免有物在人亡之慨。晤刘次萧,次萧告余以毅侯得病之经过。谓其以得伤风,熊医生验为腹膜炎。初不以为意。至腹部肿胀送人医院,乃知其肝脏尽坏。毅侯年来晚不能安睡,吃肥肉不消化,皆肝病也。出。在上清寺剃头。出歪求精中学,晤袁守和。
  回。
  十一点陆展叔、朱国华来。未几卢温甫、吕蔚光来,约至外交协会食堂中膳。
  余告温甫,研究院如派人出洋,则必派宝望。但二月间将派公费留学生,有气象名额若干。并望温甫下年去浙大,温甫甚愿,但蔚光颇有难色。以局中缺人,李良琪己辞职,故欲以王炳庭调温甫,余允商之左之。
  下午李润章与王女士在Victoη 大厦结婚,以润章不欲铺张,不发帖,不受贺,故余亦未往。晤邮政储汇局局长徐继庄(子清) ,托购赴遵义之邮车票,为作一函与太平门东川邮政管理局祝季兴股长。五点至李子坝基金会〔晤〕叔永夫妇,约美国访华教授葛德石George Cress町, visiting Professor in China o 葛氏系代表美国外交部国立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到者尚有Cates 及《大公报》王芸生,Cates 系代替Fairbanks 费正清夫妇云。谈至六点半散。
  接陈述彭、石剑生函梅、硕民函寄凌纯声函
  
渝   晨阴。北碚房中晨10.5°,午13.2°。

  同盟国飞机袭逞罗首都曼谷。晨子政、程忆帆、卢析薪来。
  晨七点半起。作函数通。子政、程忆帆、卢析薪相继来谈。十点半至中央图书馆晤树人。渠患感冒发热,但今日已稍好。庄主可方自上海由徐州至归德人界首,以进自由区,然后由旗县以至洛阳,计时二百,始至重庆。费几三万元。搜查检验,以上海、北〈暗〉站为最严,下关次之。上海伪币一元尚可换法币一元四角。并知农山、赵石民等均好云。晤蒋慰堂。中膳后至中美文化协会阅报。
  五点赴城内新生路国泰戏园附近之凯旋归,与研究院同人约请新结婚之李润章夫妇(夫人王文田,天津人)。到余友森、济之、梁思成、刘次萧、许元龙、傅孟真等。八点半借元龙先回。至中央党部,听葛德石Cressey 讲Geopolitics 地缘政治学。
  接蔡邦华、王爱予、高直侯函寄梅、硕民、高直侯、黄羽仪函
  
渝   阴。北碚房中晨1 1.9°,午12.7°。

  任天纬(伍五)、黄国璋、洽周、家玉、曹丽顺等来。
  晨七点半起。九点至生生花园晤郭庆林,将过去浙大账弄清,并托赴新桥卫生署购药。回至聚兴村。读Ted Lawson 著、白禾译《东京上空卅秒》。知去年四月十八美国炸东京,系十六只B 25 轰炸机,每机五人,故共八十人。在上航空〔母舰时〕原定于离日本400 哩起飞,但因瞥见日本侦察艇,改于十八晨起飞。飞行员上黄蜂号航空母舰以前,并不知其使命与目的地,可知其秘密。但在未上船以前,驾驶员已有三个月之训练而均不世漏,此为中国人所难能。但轰炸东京举行于霉雨季实是大错也。
  午后叔永、庄巫可来。郭洽周来,方自训练团出。据云,曾与朱光潜、杨石先同见委员长。黄海平来,知地理研究所制缅甸等图每张价八十元,印三千张即廿四万元。南洋图印四〔千〕张,即八九十万元云。家玉来,托为浙大购药,价约一万元。
  生物系购玻璃价二万元。借许元龙晤咏霓,谈中央研究院派代表赴英美,以对英美派Needham 及Cress町等之好意。余于一年前已建议于院中,企孙深以为然,而黯先不能用,以元的款。但目前既有十个名额可以派遣出洋,则昂弗利用此名额为此用乎?此咏霓之意,余甚赞同其说。七点至打铜街,即中华路中国旅行社。应唐渭滨、余贵棠之邀晚膳。到Cress町、洪皱(思齐)、外交部尹藻宇及中央信托局凌宪扬。九点半因。
  接冉蔚若、高学淘、陈建功等、陈鸿逮函允敏、傅廷杰函梅函寄允敏No.2 函沈鲁珍函
  
北碚   晨雨。北碚房中晨12.3°,午11.0°。

  晨六点起。七点草行李至两路口。今晨有细〔雨) ,路已泥泞不易走。待至九点,青木关车始开。重庆市内汽车最为拥挤,但近来秩序甚佳。均依次在月台上登车,无争先恐后之现象。惟开赴外埠之车则不然。在两路口车站开出者有成都、遂宁、永川、青木关、北碚、石家桥?等,早晨即有五六次之多。而各车均无一定位置,待车者不知应坐何车。车到元期,如今日青木关车7 :00 ,北碚7:30 ,但实际j~暗先开,青木关至9:00 余始开。永川车已到期应开,久待不走,直至有一军官模样来始开。在此后到者自以为威风凛凛,而全车人等候一二小时在所不计。在每次车到,即有人藉势力或贿赂上车,故登记者往往不得坐位,当司车人喊一号时,车中已半满矣。旅客行李白车窗入,不以为奇,此皆司空见惯之怪现象也。车夫之索诈则公然行之,不以为讳。
  九点馀开车,十一点半至青木关。即至部晤士选、蒋养春、马小波,适刚复亦在此。余向医药卫生组徐诵明索药,得Sulfapyridine 磺牍吭吭五百粒, Sulfathiazole 磺滕喀哇三百粒,此二者除医学院外,各大学所元。前者遵义市价十六元,后者至七八十元。即托刚复带校。询养春知学生伙食费除米外将由教职员生活补助为标准。若底数在五百元以下则为20% ,如遵义360 元,故学生伙食费为72 元。若在500 元以上则五百元以外者作10% 计,如中央大学教职员生活底数800 元,故学生伙食费130 元云云。十二点借士选、小波、徐诵明及吴科长中膳。膳后又至高等司及医药组。三点别士选下山,乘四点车赴北碚,遇子政与李景奇(立法院)。五点抵北碚,即有丁正祥来接。五点三刻抵象庄。
  罗斯福在圣诞节海特公园发表演说。谓美国出征罕一年以前一百八十万,现在三百八十万。谓世上的和平对人类的好( J 必能实现。在开罗,与委员长、邱吉尔决定归还偷盗的财产,依照自己的方式建立自己之政府,永远消灭日本帝国,使不能成为侵略的潜在力量。
  接、寄何增禄函
  
北碚   雨。晨房中8°。晨8.2°,午9.0°。

  发表以艾森豪威为美国远征军统帅,统率英美〔军〕解放欧洲。威尔逊为地中海区统帅,亚力山大为意大利盟军统帅。英美科学的合作。Conant 之讲演。美国之科学作战机构。英国之作战机构。英国战后农业。
  晨六点半起。上午顾惕生来。又任美愕来。美愕甚愿回浙大,并愿于下年二月即往。余允与复旦大学章友三面谈,并托士选转达。据云复旦史地系史方人颇不少,学生亦多云。渠现兼任编译馆与地理研究所,故收入可达八千元之巨云。午后施雅风、毛汉礼来谈。作函与郭庆林,愿放弃研究所所应得救济费2000 元,给与事务员张以刚、徐延熙、钱逸云、陈学溶四人平分。以研究院来函,谓研究人员可得2000 1000( 元J ,而事务人员不能得。但为顾全事务人员起见,可由所长酌定核减研究人员所得以与事务人员云。试问此时谁愿分润?·故余愿放弃全部。幸在浙大余已得委员长所馈六千元,足弥补矣。
  午后至图书馆阅报。见美国Universal Trading Cooperation 世界贸易公司(张晓峰托购书之范祖淹,即在此工作)出有《世界工程丛刊) u,时versal E昭ineering DigestJune , 1943 ,一卷二号有G. B. Condliffe( 加州大学经济教授) "The Iudustrial Developmentof China" 一文,谓战后国际合作以发展中国工业,实一极好机会。但谓中国学生不要过于看重了欧西科学技术之巧妙,而忽略了本国经济与政治制度结构之复杂。中国不能于刹那间工业化。经济的发达非单学欧美几项奇巧即可藏事。
  基本原则应用于中国时,须与中国新环境相配合,这是科学更重大的一个问题,比单靠依样画葫芦要难多了。小手工业与农业改良之重要,不亚于交通工具。一位微菌学家若能发明治蚕病之方法,一位园艺家若能产生一种强于抵抗病害之桑种,其有益于国家收入,而使人超减少,当胜于建筑大规模工程之工程师也云云。按上文著者Condliffe 系League of Nations secretary , Chairman of the Intemational Committeeof the lnstitute of Pacific Relations 。
  又阅Nαture Jan. 3 , 1942 , James B. Conant Anglo-American Cooperα, tion in ScientificReseαrch ~英美在科学研究上之合作} , pp. 10 12 ,系1941 年九月廿六在BAAS 演讲,谓在1940 年六月美国成立National Defence Research Committee 国防研究委员会,以Dr. Vannevar Bush 为主任,并非如国家科学院之顾问性质,而系执行机关。使科学专家立时可以召集,实验室可以工作。此委员会系六个科学家加一海军部与陆军部之代表而成。本身并无机关,所有工作均交大学与工业研究所代办。分为若干组,每组以一委员为主席。如物理Karl Compton 、化学Conant 、工程Jowett o 1940 六月至1941 六月一年中化一千万金元。分由四十七个大学、专科学校办理270 种工作, 39 个工程机关办理153 件工作。M. 1. T. 之辐射实验室,因欲从速解决一重要问题,自二十五个大学招请150 位物理学家从事研究。自1941年六月Bush 改任Office of Scienific Research & Development 所长,而Conant 被推为NDR 国防研究委员会委员主任。研究所之责任在于将各种科学包括医药在内互相合作,解决战时各项问题。并可将政府各部如海、陆军部之科学工作亦可支配。
  因此除原有国防科学研究委员会外,复立N. Medical R. 委员会, Alfred N. Richard为主任。用上所述方法可以不另设机关、另造实验室,即可征用一切科学工作人员、一切科学设备。依照研究所Office of Sc. Research & Development 之组织法(Executive order) , Provided that the director should initiate and suppo时such scientificresearch as m町be requested 。英国于1940 年成立Scientific Advisory Committee 科学咨询委员会(四月成立) ,以Lord Hankey 为主席。不久又成立Engineering AdvisoryCommittee 工程咨询委员会,亦以H 为主席,至1942 年辞职。继之者R. A.Butler 0 By the govemment of any country the defence of which the President deems vitalto the defence of the U. S. under the term of the lend-lease Act of Mar. 11 , '41 。自1941 年3月以后, Horde 及Louis 二人乃美国所派常川驻于英国以交换情报。最后氏i冒:Today the men of Science of G. B. and the U. S are working almost as orie groupwith the purpose of improving the instmment of war. Is it fantastic to hope that in notthe distant future the men of science of all free nations may be joined in effective actionto improve , not instmment of war , but those of peace?在同本Nature 上有Sir Jóhn Russell (Rothamsted Ex. Station) ~抗战后之农业》、,一文,谓英国每人食粮需1. 6 acre 之地,故全国农地只足40% 人口之用。机械化可以减少费用至一半,但损失亦大,因副产减少。且一人能做十人之事,则九人失业。前次大战后之失败,由于国内农产品无法与外来之廉价者竞争。此次战后必须规定价格,然后地亩之种植,农品多少即可决定云云。
  寄郭庆林、刁泰亨函
  
北碚   雨。晨8.3°,午9.5°。

  科学与人生。战争死人数。印度数学家Srinivasa Ramanujan 拉马努金, Dec. 22 , 1887-Jan. 12 , 1920 (印度科学,参看卅三年二月廿一日记)。抗战时期之大学Universities in War Time ,Nature July 25 , 1942 , pp. 97 -1 00 。史地系毕业生范易君来。
  晨七点起。阅Nature 1943 年三月十四号,中有A. F. Blakeslee 叮ndividualityand Science" ,此文系美国科学推进社社长退职演讲。其中有云:科学对于人生最大利益,并非增加其富源material comfo此,或减少其痛苦physical pains ,其主要贡献实为人心之自由Science has freed men's minds 。在此自由意志中,最要者为宇宙间事物均有秩序,而此秩序可以扣问天然而求得之,但迷信至今并未扫除。在NY 车站,著者购得七种不同之Astrology 占星术杂志,其中一种月之销路十三万二千份。
  单是善意good intention 未足成事。《圣经》中有云: "By their fruits , ye shall knowthem." 凭着他们的果,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十字军有崇高意志,但目的极为卑小,仅一耶稣葬地。十七世纪之鼠疫,死者二千五百万人,但欲当时拨款以研究虱,了元人肯昕从,以元真知故也。在Jenner 詹纳发明种牛症〔前〕一世纪中,欧洲死于症疫者六千万人。即战时,科学救人即较杀人为多。可于下表死于炮火与死于病疫见之。
  战争死人数(以美国陆军每千人计)死于病疫人数死于炮火人数墨西哥战110 15南北战65 331916-18 19 5.3足知每千名兵士死亡总数,实减少甚多。故知识即为能力。吾人必须知天然环境,然后始能与宇宙和合自然。追求真理乃最好之用度。科学需要容忍,去掉各种的阻碍,而得到个别的发展。Knowledge is power in our effort towards human betterment.The free search for truth , in the long run is the best investment.在我们改善人类处境的努力中,知识就是力量。从长远看,对真理的自由探求乃是最好的投资。
  •今日上午王仲济来谈,知此次中央研究院之改组织法,均由孟真策动,将历史语言分为三所,动植分为二所,而怂恿驷先请罗宗洛任植物研究所所长。午后作函数通。Nature 1942 年三月十四有关于印度数学家Ramanuj胡文。其人生于1887 ,长余三岁。生于Erode 村, Tajore 省,后人Madras 大学。以专心数学,致各科均不〔及〕格。人矮胖,首脑甚大,而有明亮之眼。得数学〔家J Ramachagra Rao of N ellore之助,得重人Madras 大学。气象总台台长5ir Gilhert Walker 奇其人,诀扬之,使得在大学专攻数学。其所发明,全在代数微分方面。与G;. H. Hardy 哈代为同行。但最初往见之数学家为E. H. Neville ,于1914 年会面后不久,即赴剑桥,与Hardy 合著。1917 年生肺膀,因战事不能回。追1919 年回印,而不可救药矣。
  晚阅Nαture July 25 ,马2 社论《抗战时期之大学} ,文中谓战时大学最要目的,在实际上,第二为训练战时参战人才及解决军事上之问题。第二为训练医生、物理、化学人才,但精神上之领导更为重要。The universities are among the ultimatesafeguards of freedom of thought , and to them we must look for the constructive criticismand imaginative insight essential in the elahoration of any sure plans for reconstructionwhen victory is won. The intellectual activities of universities as president Hutchinswrites , are symhols of everγthing we have to defend , and the hest service the universitycan render is to see to it these adivities are maintained ín full force and vigor. 继谓忠勇、坚忍、秩序在英国廿年以来即被人轻视,勤俭被人唾弃,宗教被人厌恶。卒以养成柔弱好娱乐之人民,为德国人所轻视,而自招侮辱。此乃Lord Elton "5t. Georgeor the Dragon" 一书所指示道德O 从此大学以下之教育,对于品格〔道〕德,决难漠视云云。
  寄允敏No.3 函振公函直侯函唐臣及陈柏青
  
北碚   阴。下午有阳光。晨9.1°,午11.°。

  中国何以无科学。金属与《大西洋宪章》。英国Association of Chamber of Commerce 与实业机关政策换汤不换药。上午毛汉礼来。自季眉来。下午曾世英来。
  晨七点起。中国古代科学之不能发达,余尝作文申述之。尚有一点可以表明,数字之不精确,为一重大原因。如近来中医西医之争,若有精确之数字,如本日记p.302[指日记本的作者自编页码,即12月25日日记。〕美国几次争战死人之数,则中西医之优劣立见。又昨读印度数学家Ramanujan 传, Hardy 谓其以一人之智力,敌欧洲二三百年来积智。可知科学之知识,乃由积少成多。古代中国向不喜以一己所得传诸人。人亡政熄,有若干有技术者又不肯以传人。与友人谈,常有谓请西医多人〔治〕不愈,而经中医疗治者。又有自吹常吃菜馆冷食而不得病者,犹之黄河桥过保险期走火车,与中国汽车夫于急弯时不吹喇叭,以不知有小数点下数字之精密也。
  晨阅Nαture 。午后十二点半出发,至天生桥岑楼晤雨岩夫人,适以雨岩廿四去世周年赴渝。遇谈婿,说南京时代如何热闹,不胜感慨之至。至熊家石屋晤琛甫夫妇,据云蒋委员长在开罗Cairo 会议中曾提出台湾归还、朝鲜独立。经罗斯福问询,中国有否专家。谓如无之,则美国己带有专人云云。谈至三点。由北碚回。购黑手套(皮面)一副,价450 元,尚称廉云。五点回所。
  去年夏七月廿囚,英国科学改进社举行社会国际关系组会议Division of SocialIntemational Relation of Science ,讨论矿藏与《大西洋宪章} ,其时Stafford Cripps 、Thomas Holland 二人均有演说。荷兰之演题为"矿藏与世界和平之关系",见NatureSept. 26 , '42 。谓矿藏所在,与国界元关,故若矿产不能交相利用,必致引起战争。
  在廿世纪最初37 年,美国产钢量增加五倍,自一千万吨〔增〕至五千万吨。在1937年七十五万吨锚须来自进口,本国只能供给5% 。全世界产量为六百万吨,英、苏各产三分之-。若各国不供给锤与美,则钢业必受打击。德、法、日均为缺锺之国。
  在1937 年,合五分之四之钢量产出国家,只能产290 吨髓。印度年产钢一百万吨,但产锤极多,只用2% 。惟苏联产钢与锚均多,为一例外。1937 年前十年中,苏产钢增加十倍。著者认德国之攻俄,非为汽油,而为锚矿。战前德国所占领国家,每年需锺一百五十万吨,十九来自国外。自十九世纪中Bessemer- Process 贝塞麦工艺发明后,十分之九锺用以制钢。此金属无代用品。不久以后,除Robert Hadfield 之锚钢,又有其他合金钢,如镰、钻、锚亦可制。又如他金属如铝、镖,在战时亦为重要。故十九世纪以后,英国不得不赖加拿大以得错、法国与基阿那以得铝、加拿大以得燥、印度与非洲黄金海岸以得锤、中国与缅甸以得鸽。此类金属对于国家之生存,比食物尤重要,因其无代替品也。且金属之用度,与年俱增。如锢在十九世纪初,年产-万吨,中叶四万吨,末叶五十万吨,近来二百万吨以上。因此各国均情情恐惧他国之夺取矿藏。但世界任何一国之矿藏均不能自给自足,故不得有无相通。
  而英、美二国之矿藏占世界3/4 ,故二国之政策极为重要云。在去年1942 、,英Durham地方美国大使明Tinant 讲演,谓我们现有技术,足以使理想实现。战时制造坦克,即可用以造平时之住宅,战时尽力供给兵士之粮食,即可用以战后各国之平民。
  战时用以维持军士健康之努力,即可用以维持疾病者之健康,战时之拉夫即可用以使人人得一职业。总之,战〈事> (时〕同盟国之合作以取胜,亦可于战后合作以和平之成功。此讲, Scripps 于七月甘四英国科学改进社中表示赞同。谓《大西洋宪章》如实行,必须有一种道德上之革命。又据三月十七统计学会R. G. Glenday 演讲,谓此次大战由于殖民地已支配无余,富国人口渐减,穷国人口日增,但氏并不能说出一救济之道。且技术进步使失业者日多,亦为自然趋势。(以上见Nature '42年十月二号。)又英国商会总会出一报告,名《战后建设} 0 Federation of British Industry 亦出一报告,名《建设} Reconstruction 。二者均主张战后观点应焕然一新,但所取政策与所定方法,无一与国际合作、提高生活标准及发展企业,而非以卖买之多寡、限制企业、大量借款等问题,故仍为换汤不换药也。(见Nature 卅一年七月十一号社评。)但美国《时》、《生命》与《幸福》三杂志之报告"Relation with Britain" ,则主张极为新颖。希望英美两国经济完全合作,可以通有元。并主张第一废弃〈孟禄〉〔门罗〕主义;第二主张common security policy followed by common economy policywi出a free market area 公共安全政策,继之以具有自由市场地区之公共经济政策,始于英美,展而施于全球。又Cripps 以为,若欲《大西洋宪章》见诸实行,非有moralrevolution 道德革命不可云。《天然》杂志1942 年十月三号。
  英海军在诺威北角击沉德舰艇Scharnhort ,载重二万六千吨。此舰于1936 年完成,其姊妹舰Jneisnau 在法国被炸逃脑威后不见踪。Lützow 则于去年九月修理后不见下文。Tirpitz 为最大德舰,为潜艇所伤,未活动。
  接振公、陈学溶、徐延熙、McMillan 、增禄、爱予、良联、戚启勋、程毓淮、允敏函
  
北碚   晨雾,下午阴。晨8.3°,午9.3°。
  晨谢觉民、阮春芳、王惠来谈。下午方正三来。四川土脸自上而下的原因。
  晨七点半起。十点谢觉民等来,知此间毕业生二十余人,以大明厂查济民为会长,谢觉民为书记,约二日中膳。谢近赴川东考察。余询以四川种早作,何以土埂,即回膛或哇,均自上而下,使水易冲去。据谢云',此间俗语云:"种土不作沟,好比强盗偷。"非农夫不知如此士可冲去,故每于坡下筑塘,使泥冲下后可以积聚。若作膛与地形作平行,则水大时土埂将全部倒也云云。午后一点赴北碚,拟至西部科学院昕刘廷蔚讲蜡虫。途中遇彭学沛(浩齐)与英国公使馆来休假之Gage 相遇,欲参观气象研究所,遂借回。至四点半始告别。
  接F. O. McMillan寄允敏No.4 、士楷、程毓准、次仲、振公、劲夫
  
北碚   阴。晨9.2°,午10.2°。
  上午电话沈宗瀚。下午孟闻、卢析薪来。张志澄来。
  晨七点半起。作函与晓峰,请其在美国购书二十种。开同样单子与彭浩齐,嘱其由大使馆设法购书。同一书单希望于半年内或可有收获。下午孟闻、析薪来谈,知科学社之困难。全年经费仅有十八万元,米贴只四石,上月供工人之用。现析薪、雨农及季衡均在复旦兼课。
  三点借孟闻至北碚编译馆晤陈可忠不值。在阮春芳处借到任公先生《饮冰室全集》,中关〔于〕中国文字起源一文中,任公对于摄提格、困顿等名字之意见,以为起于飞尼基,嘱阮君抄余一份。出至农业改进〔所J,即地理研究所之旧址也。适沈宗瀚在演讲"美国〔农〕业研究情况",余等即人内昕讲。遇赵莲芳、管家骥、刘廷蔚、朱凤英、吴雨公、刘淦芝等。据宗瀚云,美国人对于中国之科学工作极为注意,较国人为甚云。五点半回。
  寄梅、彬彬、宁宁、硕民、士选、马小波函晓峰寄书单又G. E. Stechert 函寄赵九章函重庆世界贸易公司函徐子青函彭学沛
〔北碚〕   晨雨,日中阴,晚雨。晨9.4°,午10°。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午后阅T. H. Morgan {进化论之科学基础》。张以刚、陈学溶自重庆回。带来信数件,得希文函。字迹先小后大,心不能定,正如其人。
  寄士芳女儿(保驾山太平桥)秀英函,告以士俊有二千元寄其祖母(二嫂) ,士芳回合川云云。盖士芳在气象局与地理研究所二地离职时均交代不清,欠二三千元而去。晚卫琛甫来。
  寄谢家玉、吴士选函振公、赵凤涛函高直侯、何增禄、王爱予函寄秀英(士芳女)、蔡邦华函孙瑞桓(号介人,音乐院总务,改任交通部)
  
北碚   雨。日中阴,晚雨。晨9.3°,午10.0°。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任美愕来谈。在图书馆阅民廿三年出版饭田茂三郎著《支那人口问题~ ,引洪亮吉《意言》卷二十"治平篇"云:人未有不乐治平之民者也……治平至百余年,可谓久矣。然言其户口,则视卅年以前增五倍焉,视六十年以前增十倍焉,视百年、数百年以前不啻增二十倍焉。试以一家汁,高曾之时有屋十间,有田一顷,身一人,娶妇后不过二人。以二人居屋十间,田一顷,宽然有余矣。
  以→人生三计,则至子之世而父子四人,各娶妇即有八人。不能无佣作之助,是不下十人矣。以十人而居屋十间,田一顷,吾知居仅仅足,食亦仅仅足也。子又生孙,孙又娶妇,其间衰老者或有代谢,然已不下二十余人。而居屋十间,食田一顷,即量腹而食,度足而居,吾知其必不敷矣。又自此而曾也,元也。视高曾祖时已不下五六十倍,……或者曰:高、曾之时,隙地未尽辟,闲崖未尽居也。然亦不过增-倍而止矣,或增三倍五倍而止矣,而户口则增至十倍二十倍。是田与屋之数常处其不足,而户与口之数常处其有余也。(按洪稚存,阳湖人,乾隆进士,嘉庆时以直言戍伊犁。)氏又曰:又况兼并之家,一人据百人之屋,一户占百户之田,何怪乎遭风霜雨露而颠暗而死者比比乎?曰天地有法乎?曰水旱疾疫,即天地调剂之法也。然民之遭水早疾疫而不幸者,不过十之一二耳。曰君相有法乎♀日使野无闲田,民元剩力,疆土之新辟者,移种以居之,赋税之繁重者,酌今昔而减之,禁其浮靡,抑其兼并,遇有水旱疾疫,则开仓康以赈之,如是而己,是即君相之调剂法也。要之,治平之久,天地不能不生人,而天地之所养人,原不过此数也。治平之久,君相不能使人不生,而君相之所以为民计者,亦不过前此数法也。且一家之中有子弟十人,其不率教者常有一二,又况天下之广,其游情不事者何能一一遵上之约束乎?……此吾所以为治平之民虑也。
  接希文函王惠亭函李宗绞、阮春芳、马小波、晓沧、贝时璋、直侯函接章友三请帖彭浩齐函张世磷函高学淘电寄谢家玉、王惠亭、戴家巷三号天坛工程有限公司
  
北碚   晨阴。所中室内温度晨9.3°,午10.1°。
  晨七点起。十一点复旦派轿子来接。过江约须四十分钟。至礼堂,系去年新成者。晤章友三。适方杰人、任美愕均在。未几,郑鹤声、邵鹤亭、陈可忠、徐季康、吴定安等均来。参观复旦校舍。复旦有地四百亩。现章向四联总处以明年一至六月经临费抵押借款二百万元,大兴土木,造学生及教员宿舍。新成单身教职员宿舍可住十余人,费十一万元。图书馆费六十万?元。借款利息仅八厘,但六个月归还,亦可称苛刻矣。膳后卢析薪、自季眉来。邵鹤亭方割治扉漏初愈,据云有此已二十年,由中央政治学校校医医疗云云。
  二琪,余在史地学会演讲。余于光绪末年宣统初年在复旦读书时,严又陵、夏敬观为校长时代,迄今已三十四五〔年〕,而登辉先生迄今尚健在,惟其夫人与子均去世,晚景萧条云。复旦有学生一千九百人, ) 11 籍四百人,较清末远盛矣。昕讲者约二三百人。余讲题为"~大西洋宪章》与战后和平"。谓《大西洋宪章》值得我国之赞助,但实行之困难有二:即(一)自给自足主义与自由贸易主义二者间之冲突。
  我国为工业落后国家,不能完全应用自由贸易。(二)人口问题,必须与以适当之解决云云。讲一小时余。参观图书馆。复旦房屋不少,而设备太差,是其缺点也。
  三点半借美愕、季眉、析薪过江。回。知文学院院长现为伍蠢甫,梁宗岱为外文系主任,陈望道新闻系主任,理〔学〕院为李达。至科学社与析薪及季衡谈,约仲崇信至浙大教植物。五点半在所中聚餐。到十九人,谢义炳、徐尔顿、毛汉礼亦加人。
  晚阅L. Hogben The Nαture 01 Livi昭Mαtter ~生物之本性~ , 1930 年出版。氏系伦敦大学教授,他自称Publicist.时事评论员。乃mechanism 之一种,反对Vitalism生机论与Holism 整体论。而J. S. Haldane 霍尔丹与Smit 即信Holism 者云o ".Carr-Saunde凡A. M. World Populαtion ~世界人口~, Oxford 1936 37 , Chap.3 , p. 43. On the whole it is more likely that the definitive increase in population ofEurope began after rather than before 1700. On the other hand the population of Japan was in the state of fairly rapid rise from 1650 1721 , while the population of China expandedswiftly during the 18th and almost certainly also during the last half of the 17th.上文证明十七八世纪中日人口之增进,在于欧洲因工业革命而增加人口之前。康熙时代之停止以调查户口为增税收之工具,因可以使匿报者免除,但实际之增进,在中国十七世纪亦为事实。一则由于康熙、乾隆时代之安定,一则由于玉蜀泰与番薯之普遍种植也。
  顾惕生《国学运动大纲》第41 页:清初裁撤乐户以防遏汉族反动,并奖励贞节妇女,其用意深矣。然从此男有分,女有归。至乾隆年间,人口激增至四万万矣。
  据饭田茂三《中国人口问题》,才商书店,昭和九年版,三章二节p.51( 人口总论} ,中国人口如下:汉平帝元始元年东汉桓帝永寿二年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宋徽宗崇宁元年元世宗至元二十八年明神宗万历六年乾隆六年乾隆32 年乾隆48 年嘉庆元年嘉庆十年嘉庆十九年道光元年道光十五年道光廿九年光绪十一年2A. D. 59 ,594 ,978156A. D. 56 ,456 ,856755A. D. 52 ,919 ,3091102 45 ,324 ,1541290 59 ,848 ,9641578 60 ,692 ,6561741 143 ,410 ,5591767 209 ,839 ,5461783 284 ,033 ,0851796 275 ,662 ,0441805 302 ,250 ,6731814 316 ,574 ,8951821 355 ,540 ,2581835 401 ,767 ,0531849 412 ,986 ,6471885 377 ,636 ,000光绪廿八年1892 439 ,947 ,271民国十二年1923 443 ,373 ,680康熙五十一年谕旨:"……今海内承平已久,户口日繁,人丁虽增,地亩并未加广……。自后所生人丁,不必征收钱粮。"又康熙五十二年:"以康熙五十一年丁册,定为常额,将来增加人口,其以实数奏闻,永久不加赋。"又乾隆卅七年及四十四年亦有上谕。
  寄张世磷、谢家玉、振公函琢如、王爱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