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 1948年

杭   晴佳。晨院中草上有霜,40°。下午46°。

  RR. transportation in Britain nationalized 英国铁路运输实行国有化。1946年英国火车载十二亿六千万人,美国只载七亿九千万人。1938年英国每哩铁路每天走54次火车,美国九次。
  晨七点起。今日天气极佳,希望代表未来一年度之光明现象。未九点,士楷、波若来,以后陆续有客来,计有朱仲翔、严群夫妇、陈立夫妇、振公夫妇等。九点至保国厅举行团拜,首先举行一庆祝元且仪式。余并演说约七八分钟,述本年庆祝之意义: (一)庆祝抗战胜利。盖胜利虽已二年半,但前年元且余以迪生丧事去贵阳,去年元旦又以联教会议去伦敦,故今年在校庆祝实为余抗战胜利〔后〕第一次也。(二)庆祝和平胜利之来临。盖和平统一为国民人人所期望,目前虽不能看到如何能达此目的,但抗战时期余辈亦不能预期胜利之来临,但有此信心而已,故对于和平之胜利亦不能不有信心。(三)则为行宪之庆祝。今年为实行宪法之年,过去选举种种虽未必能尽如人意,然亦可表示政府之有决心行宪,离开真正民主距离尚远,但不能不说更进一步也。讲毕团拜,家玉报告。游艺余兴,有振公之讲故事及音乐节目。但因事先布置不佳而今日到十二〔岁〕以下小孩极众,计有三百人之多。至抽签给奖时秩序大乱,诸孩蜂拥而前,奖品一部分被抢。此可代表中华民国之现状,不守秩序,不按纪律,而计划之人缺乏头脑。故今日之庆祝在人数是大成功,在纪律是大失败,计划主持者乃家玉、沈思岩、魏春孚诸人。
  午后罗霞天、方重、周庆祥、王季午夫妇、刘震华夫妇来。二点半借王爱予、佘坤珊及一学生打球,后田浩培亦来。四点半俶南来谈。五点半约袁绪英、章定安晚膳(1973年补记:朱兆祥也来了)。绪英今年六十五,而每晨做半小时之体操,据云极为得益。余昭示彬彬、宁宁二人,告以年青时不得不运动,而二人置若罔闻。
  七点,孙斯大偕松松赴体育馆听浙大合唱队音乐会,系自治会主办。今晚座虽满而秩序甚佳。沈思岩指挥,周西林为演出委员主任,有蒋称、梅仪昭、芝、邢育青之钢琴,岑玉鍪之提琴,潘昌本、刘悦山之独唱,袁箴华之钢琴。昕至八点半方休息,余与松先走。允敏以骨节痛未往。
    
   睛。晨重霜,房中38°。晚晴,房中42°。

  罗马尼亚〔国〕王Michael让位,改为民国。美国Henry Wallace争选总统。上午偕Antony Spurr、允敏、松、宁等赴韬光、黄龙寺。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半约Antony Spurr 及允敏、松松、宁宁等乘车赴灵隐。初坚不肯去,强而后可,其不喜欢各种活动,实不可解。抵灵隐,经云林寺上韬光,见沿途竹子尚未长成恢复抗战前之状况,有牛山濯濯之感。引泉水之竹管滴水成冰,成淋铎Icicles。Spurr 摘一根与松,松即吃,吮之如冰棒然,长一尺余,至二十分钟竟然吃竟。今日太阳虽猛,但阴处仍寒,余等留允敏与宁在韬光,余借松松及思安得直上北高峰。自九点从山下出发,四十五分钟到山顶,在山上略停。与→知客问松略谈,知抗战前之僧人均已离去或死,现时和尚均新来者。停约十分钟即下山,至半途由另一大道下山至飞来峰下,遇允敏、宁在此相待。遂上车,趋车赴松木场之黄龙寺。二年前曾至松木场,但未进寺,今日到此己恍如迷梦,因十年馀未到此间也。然黄龙洞并不失修,余等循幽曲路径至山上一游,并吃所带点心。下山出寺己将十二点,回。
  约Spurr 在寓〈晚〉〔午〕膳。彬彬一早即赴影戏园看《一江春水向东流》,讲八年抗战故事,在太平洋影戏园,自治会以一千二百万元包全台一上半天云。午后刚复太太、华景行、珊珊来。三点俶南、斯大来,约学生自治会代表蒋世澄等谈星期日出殡事。出大难题为: (一)省政府不许送葬经迎紫路、三元坊一段大街; (二)出垌至停云山庄,不准有仪仗、挽联。谈一小时半。五点,余至省府晤雷秘书长,谈出殡经大街事。今晚沈主席约晚膳,余请医学院王季午夫妇、李天助夫妇、刘震华夫妇及楼大夫。八点至体育馆,听自治会京戏,有《空城计》、《苏三起解》及谢太太之《玉堂春》。余与松至九点即回。
  接希文函 石延汉函 奉祀官孔庆臣函 希文照片三张
杭   睛。晨40°,下午44°。霜。
  纽约城大雪十八小时积雪26 inches ,城中交通断绝,积雪重量九千九百万吨,费六百万美金。熊正理(雨生)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中正大学熊雨生偕振纲来。雨生系中央大学老同事,朱则为中正大学化学教员,渠等来京沪觅化学、物理、英文教员云。
  于子三原定明日出殡,但路线几经商榷,省政府最大让步是由停云山庄经竹斋〔街〕至鼓楼赴凤凰山,而学生必欲经官巷口、三元坊等热闹街道。省政府并不准有仪仗如军乐、照相亭以及喊口号、发传单等事,而学生则要把一二百挽联持之游行,且沿途唱挽歌。上午召蒋世澄来谈两次,余并约各院院长与李教务长、顾训导长熟商,无结果。下午决计出布告告诫学生不得任意出外游行,并说明自治会不听学校劝告,若有意外,学校决不负责。并有学生自治会蒋世澄、陈业荣、李德容、唐汉超〔后作"唐超汉" 〕 等,渠等均主张坚持代表会之路线,干事无权变更,惟彭国梁因近来失去六百万金,要向学校借,故闭口无言。至下午四点蒋世澄又来谈,谓路线可以迎枢后走竹斋街,但需将挽联自校门由整队学生送至停云山庄,且沿途唱挽歌。余等仍认为不妥,故告以明日不能领枢。五点半偕俶南赴省府晤雷法章及沈成章(鸿烈) ,遇俞嘉庸,沈之意以为此事应由校内解决,目前即可开除学生,解散自治会,免得出外滋事。余等告以学生如有规外行动,学校自可加以处分或解散自治会,否则无所根据。谈一小时,结果校中尽量劝导,校外尽力防范。
  七点回校。约熊雨生及朱振纲晚膳,到步青、束星北、卢鹤续、何增禄、朱善培(正元)、俶南、季梁、晓沧诸人。九点散。十点俶南来,知学生定明日召集自治会大会决定办法。余约舒厚信谈,约明晨至校办公,十一点睡。
  接李教厅长函 范国梁、王德崇
  寄China Trade & Engineering 函
   晴。晨霜。晨42°,下午49°,晚47°。

  缅甸离英成独立国,受英辖122 年。缅甸之首相Aung Sun 昂山于去冬与同事五人被人刺死,继任者为Thakin Nu 及U Tintut 。晚女生代表张德新(史地三)、冯紫仙(教三)、宋淑持(教二)来谈。
  晨七点起。今日学生自治会为安葬于子三欲排队游行。昨日已劝阻,谓拿标语旗帜、唱挽歌均为地方当局所不许。而自治会执行委员以同学主张激昂,今日八点半仍在阳明馆前召集约四五百〔人〕旗帜写明"报仇"等大字。所散〔发〕挽歌有"抬着你尸首往前走,走在这中国的土地上,仇恨的人呀,记着记着,今天将将士来埋葬。凶手凶手,你不要高兴,你的死期将到临"云云。此类挽歌比任何标语更为恶毒,故军警若知道势非冲突不可。余事先约各院院长及教务、训导长、舒厚信等于八点到校。乔年最早到校,谓校内外军警林立,断绝交通。次蒋世澄来,余告以环境之险恶,今天如出外游行,必遭阻止,渠一味推委。至八点半,闻集合者在外唱歌。余与乔年、俶南、邦华、劲夫、子桐、季午、浩培等均往,学生适在公祭,蒋世澄主席。余对学生报告交涉经过,并说明何以原定四日出葬,因自治会条件省府不接受故已出布〔告〕缓葬,今日如大队出发,必致冲突,酿成惨案。辞毕,谭天锡代表讲师、助教,亦劝阻弗出。余等下台后,陈业荣方报告交涉经过。人马未出大门,闻大学路人声鼎沸,趋视,知有游民六七十人持红绿纸旗蜂拥入内。第一次阻止退出,第二次又闯入。直冲队伍,将学生所持牌楼、纸坊尽行撕散。压倒(教四)女生刘季会,折肋骨数根。国三女生贺光华头伤,电一男生韩祯样亦头伤。当将大门关闭后捉获流氓十名,有头破出血者。出事后余即电雷秘书长,告以情形,并嘱设法制止流氓再来。渠对于流氓一名不甚心服,以为是工会工人与学生冲突。但渠等冲入校内则为众目昭彰之事矣。当请俶南赴省府,并将刘季会等三人送医院,电法院俞首席派人赴院检验。余电省府派车来接被擒之流氓,计有陈瑞标等十人及警察委玉挺一人赴法〔院〕,省府派保安司令部车来接,不料一部分学生以于子三死〔于〕保安司令部,移恨于汽车,打司机并将车窗打破,司机急逃,冲门而出。
  又下午学生二百余葬于子三之衣冠于校内土山旁,余与俶南等同往。余告学生以校内不得做坟,做就后将来亦将移去。学生中初亦无言,追余与俶南走后,有人问不能做坟之理由,余告代表谷超豪、苏芳志二人。所捉之流氓送法院,因校车不便出,乃请地方法院派车来,分二批送院,由检察官许幌(玄斋)来校接去。时己八点,俶南、劲夫、乔年、厚信等方去。派邦华赴京。
  接范国梁函
  
杭   晴。晨霜。晨42°。日中睛。晚49°。
  At the advice and counsel of U. N. committee , Indonesian and Dutch agree on plebiscite whetherIndonesians will be a separate Republic or part of the Dutch-sponsored U.S. of Indonesia, 40,000,000 will vote within a year.
  晨七点起。丁庶为来谈。八点偕庶为乘车至田家园浙大医院看昨日送院之三病生。刘季会,湖南人,在校尚有一弟,左边三、四两肋骨已断。刘生自己称被暴徒打一棍, 〔刘〕系教育系四年级学生。尚有国文专修科三年级贺光华右眼角边际〔被〕凿一洞。电一韩祯祥头皮上被击一棍,有6 分长(6 cm) 。三人均无温度,刘季会可不开刀,于两星期后可以出院,馀则较轻。九点廿分借王季午、李天助回校开校务会议,讨论昨日暴徒殴击学生事。事先昨晚学生自治会代表会己议决数项,如罢课三天及惩凶、赔款、根究祸首、保障安全,以及仍依原路线安葬凤凰山等诸点。自治会陈业荣来要求列席,以自治会已有书面报告,且昨日之事目击者甚多,故遭余拒绝。上午讨论三小时无结果,即中膳。最初余与俶南二人之报告极详,次讨论提案。上午大抵主张停课、放假或停顿,十二点半即中膳。
  一点半又开会。时有电话来,一为南京长途电话,骝先电话询校中情况。继杭立武电话,并询是否赞同程稚秋来,余询何时,答今日晚车云。会中继续讨论善后办法,决定〈四〉〔三〕点: (一)向地方政府抗议暴徒闯入校中殴打学生,希望以后不再发生同类事情,并恢复学校左右交通; (二)学生克日上课,如不遵令上课,即依部令解散学生自治会,并呈部解散学校; (三)校地除公墓外不得另辟葬地。散会已五点半矣。
  晚膳吃菜泡饭。七点半至刀茅巷晤俶南,未几斯大亦来,谈善后问题。俶南认事局严重,如到星期三、四仍无上课表示,恐学生暴动,故有召军警人校之需要。余甚不以为然,因此与余素来主张极端相反,以学生中固不乏莽卤如田万钟其人,但如召军警则其乏头脑之人更多,随时可出乱子。故余情愿受包围而不召军警。但可虑者为允敏与松松,母女胆均极小,昨日受惊后即不能吃夜饭矣。但亦不以因噎而废食。余始终认大多数学生乃系善良的也。
  接张梓铭、周筠白、程稚秋、沈衍圻、谢家玉、贝时璋、郑子政、Brentano's , Stechert 接李超英
   晨晴44°,下午51°,晚6 点49°。

  美国80th Congress 国会开会,不久将讨论170亿援欧计划及三亿元援华计划。联合国准缅甸加入,为第58会员国(幅员261610 Sq. miles,人口15,000,000) 。下午严群来。
  晨七点起。九点偕顾俶南召集浙大学生自治会代表、干事谈话。余最初谈及对于学生自治会代表会议决各点,校中均己办理,惟坚持将于子三出殡维持原案,如照原来唱挽歌、持仪仗,则绝对行不通。次则报〔告〕昨日校务会议议决三条: (一)向地方政府抗议暴徒侵入学校殴打学生,要求保证此后安全,并恢复学校附近交通; (二)令学生克日上课,如不遵令上课,依照教育部令解散学生自治会,并呈部解散学校; (三)本校除指定公墓外,校内任何地点不得作墓地。余并说明关于第一项,杭州《正报》有短评,评浙大事件云:据省新闻处,此次浙大校外人与学生之冲突殴打事件,乃由搬伏业及夜班人力车伏与三轮车伏等工人意欲赴浙大请愿而起。该工人等此种举动自属不妥,因在勘乱时期聚众请愿,早为政府所禁止。今犹有此类事件发生,且酿成流血事件,治安当局应严加查明云云。可知杭州亦有公正之舆论。至于第二案,校中不能任意罢课。如不上课,学校即失去意义。此次事变,出于校内,实属意外。但三号校中已有布告,延期举行安葬,而自治会不听校中指挥,擅自召集,于四日预备出发。万一如出门外,则当天将出大惨案。同学既如此不昕校中指挥,则学校也不能负责保证学生之安全,故必须依校中指令,即日上课,否则解散自治会,余亦将向教部引咎辞职云云。次俶南复报告昨日讨论结果极详。余等报告后,惟干事会主席蒋世澄问数语,馀均默元一言,余等遂退。
  中午时晓沧去车站接稚秋不值,在寓中膳,膳后谈半小时。学生自治会杨振宇来,为受伤学生刘季会照X光事。又慰问组吴大信、张瀚、朱帼英来。晚膳后毕业生曾守中、杨忠道来,为学生自治会说项,以为星期四原拟上课,但以学校校务会议议决如不上课将解散自治会,因此不服云云,因此欲余再与代表讲话一次。七点半偕俶南至省府晤沈成章,要求撤退军警并申斥工会。沈第一点表示接受,第二点需有时间性云。八点半偕雷法章至车站接程稚秋,不值而回。
  接沈衍圻、赵荣琛、Hadley,J.鲁珍、建功、宗洛函 寄石延汉、陆志鸿、赵启雍、熊正理、沈衍圻函
  
   晨44°,阴翳。下午阴47°。
  在日本之Allied Control Council for Japan 盟国管制日本委员会今日开会,美国代表询俄代表在东北投降日军军火是否供给中共,俄代表A. P. Kislenko 不愿答复。Wm. J. Seabold 为该会主席,系美国代表。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数通。一致Brentano's 购书,一致贝时璋。贝函谓原定乘法国轮Andre Lebon 于十二月二启程,因法工〔人〕罢工延期,改期于一月初回马赛。此船系卅余年之老船,自Marseilles 至上海要四十天,所以要二月中以后才可到。并谓己晤到刚复,自瑞士至巴黎转赴荷兰,年底返英,尚有数个月停留,再需赴美,返国期在明年暑假前后云。致Brentano 函,系为次仲购H. G. Wells 之Science fo Life《生命之科学》及气象书二本。
  今日上午将楼下之无线电收音器Model NC173 (National) 移至楼上。与振公商处置学生罢课事。中膳后学生自治会代表陈业荣、李浩生二人来,欲余于无线电中广播与同学,或出布告,述与省府交涉经过。余初原欲召集学生大会,以时间不及,因二点学生代表会开会也。至一点,余在北教室广播,所能听到者惟工学院内部之学生。余讲十分钟。首述此次流氓破门而入,治安当局未能事先阻止,同人均深引为耻辱。与省府交涉结果,撤退军警,除去交通阻碍。昨晚省主席并亲允担保本校师生之安全。至于赔款等,必须侯法院之宣判,同时余等亦须对于校内自己之秩序加以注意。若四日早晨口昕从学校布告,延缓举办葬于,亦决无此次之暴动。
  此次校务会议,各位教授均以学校为重,对于此次事件虽极愤慨,但皆以诸生未能顺从学校之命令为遗憾,荒废学业为可惜。故如明日不上课,本学期即不教课,学校秩序不能维持,安全亦成问题。望诸生念学业之贵重,学校前途之应顾到,即日上课云云。同时余并告蒋世澄,以近日校门由学生看守,家属、外人出人需签名,极不自由,需撤除。
  三点程稚秋〔来〕,知今午车到杭,未遇邦华。谈半小时,余告以此次事变经过情形。四点程去省府。开行政会议。余报告湄潭赵荣琛来函报告施教耐及陈柏林在湄以共党嫌疑被捕情形,及家玉来函中所述各点,美金二万六千元己收到。五点佩南来报告,知自治会议决明日起休止罢课至礼拜六。六点偕振公、稚秋乘车赴高长兴晚膳,膳后至罗苑晤晓沧。八点回。昕无线电。
  寄贝时璋、Brentano's 寄俞大维、谢家玉函 九章、蔚光、子政、振飞、杨方惠
   阴。晨50°。下午三点雨。晚阴,见星数粒。
  俞大维、贝祖贻飞美,商讨美国一千八百万短期Interim aid 临时援助(stop gap 弥补亏空)(本年上半年五万八千吨米及肥料已决定在内,尚有棉花汽油) .次则自今年5月起每〔月〕二千万合共十五个月三亿元之用法亦将商量。俞以母〔亡〕中止去美。随员有李干、洪绅、陈良辅等。会计处任橦僧来。
  晨七点起。九点程稚秋来,偕至校内各处一走,访王劲夫、张晓峰、沈丹泥。由图书馆回后,十一点召集学生自治会代表、干事约十人谈话,到陈业荣、蒋世澄、李景先、徐型仪、向惟洨、周西林、李盘生等诸人。余介绍稚秋后即令学生报告。陈业荣起立致辞后,请稚秋报告部中意旨并与省府接洽,定日后再谈一次。午后兰点省参议会召集中等以上各校校长、报馆主笔、工会代表谈勘乱办法,余请孙斯大前往。
  六点省府沈主席约晚膳,到稚秋、季午、晓沧、俶南及吕公望、张毅夫、雷法章、李超英等。余等与沈谈法院方面俞首席怕得罪省府,恐将对于四日工人闯入本校打人案予以不起诉处分,若如此则将引起全校教职员之不平矣。今日吕副议长极热心劝酒,季午、晓沧均吃酒不少。据吕云,断肠草(即钩吻)可医大麻疯;而武义一带山中有山黄蜡,将蒸之磨为粉末浸于酒作六次吃之,治风湿Rheumatism 必愈云云。
  九点兴辞而出。
  今日下午省参议会召集实施宪政动员勘乱座谈会,到四十余人。议长张毅夫主席,并到副参议长吕公望、各报社社长、青年党刘子鹏、民社党钱天任及各校校长。参议员张毅夫首先说明政府七月间所颁《动员勘乱实施纲要》,并《宪法》廿二、三条加以解释,对于子兰出殡一月四日之纠纷有所报告。次孙斯大述当时目击状况。律师公会汪廷镜,参议员廖家驹、金越光对于政府均有所责难。最后雷法章为政府辩护至二小时之久云。
  沪定建席节约:建席120 万以外,加140 、160 、180 万三种。西菜每客十二万以外,加十四、十六、十八万三种。中菜经济客饭二万至二万八,西菜二万五至三万五千元。
  接商务印书馆、士芳、任培道函 胡彦久函
杭   晨晴,日红如蛋黄,48°。日中阴。院中腊梅花开。
  The French High Commissioner M. Emile Bollaert submitted a 4-point proposal for peace in Indochinato 保德B阳Dai: (1) Vietnam 越南在法国范围〔内〕成立独立国; (2 )兵警由越人担任;(3) 官吏由越南任命,但大使与部长须得法国同意; (4) 法国希望越南政府为民主的。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与家玉及陆攒何谈校中经费问题,一月份经常费仍照上年年底未加八成时发,故每月只一亿六千万,而上月已实发二亿五。闻本年可再加一倍五,则应为每月六亿二千万元。目前因1 6月份之生活费己到,故暂时挪用尚有七亿元之数。
  十点半程稚秋来。十一点复约学生自治会五人谈话,到谷超豪、陈业荣、李景先、吴士攘、蒋世澄等。程稚秋报告昨接洽经过。十二点约稚秋、李超英、孟宪承、俞子夷、王季梁、王劲夫、蔡邦华、俶南、晓沧中膳。膳后三点开校务会议,余主席,报告数日办理于子三出殡所引起之纠纷经过,并请稚秋说明部中态度,及本月份改良公教人员计划。苏步青、王爱予等六人提议派代表赴京要求实物配给。讨论甚久,决定派五人,以晓峰、步青、振公、谈家桢、江希明五人得票最多。次讨论上次所议决工桩提案,即一对地方政府抗议暴徒闯入校内殴人案,讨论甚久,决定成立委员会,以李浩培、徐家齐、鲍律师、顾俶南、蔡邦华五人为委员。对于学生仍责成继续上课,如下星期一二停课则须解散自治会。争论颇烈,有若干人以为此时不是解散学生自治会之时,但大多数以为如罢课即解散。七点始散。
  Abraham Lincoln & Hi Letters {林肯及其书信} : "To follow Lincoln's daily roundsthrough his problems is to understand what is meant by the executive function. It is torealize that govemment is a human art. " Living with Lincoln {与林肯一起生活} by J.G. Randall , an article in Sundα, y N - Y Magazine Dec. 14 , 1947 0
  接杭高中黄葵初、Fitzgerald 、赵松乔、胡春藻
  寄张梓铭、李超英
杭   晨阴47°。下午微雨。晚48°。
  会计处谢祖光来。新疆跳舞四孩名:乌莉雅,左莉菲,麦尼古,贝尔赫尔尼莎。此外女舞员哈比巳小姐、男舞员阿布提加。
  晨七点起。上午与振公、俶南谈于子兰安葬问题,拟由训导处出函与其在青岛之家属于椿明,告以一月四日安葬未成之经过;其枢由家属领葬实最妥善;尚有二十二中学寄来之五百五十万元,燕京大学所捐之奠仪二百五十万元,可由于椿明领去等事。学生自治会李浩生来,欲程稚秋赴今晚代表大会讲演,但程稚秋昨云今晨来,迄十一点未到。又农学院学生朱寿民来,为球赛捐款,余捐十万元。阅吴望假所赠《中华民国宪法》,即民卅六年国民大会所通过者。其中有考试、监察二院,总统六年制,有国民大会等诸点为特色。午后杭州四十四团体在石塔儿外宾招待所举行欢迎新疆青年歌舞团,定留杭日十一至十四日由市府招待,十五由浙大招待,十六至笕桥由航空学校招待。
  二点借程稚秋赴地方法院,晤地方法院首席俞履安,告以一月四日暴徒闯入浙大经过情形。渠提出二点:一校中须补一正式起诉公文,二到堂作证之人须先行登记。三点至市参议会,为欢迎新疆歌舞团(青年歌舞访问团) ,杭州省政府、市府、省参议会、县参议会、空军军官学校,浙大、之大、浙赣铁路、省教育会工会、农会、青年会等等四十四团体主持其事。歌舞团计三十余人,由上海来此,定十一至十四在杭州市演出,十五在浙大,但浙大因元适当之礼堂,故仍借太平洋影戏园,卖票较廉:杭州市五万元、三万元,浙大十五号定一万元、二万元。十六日去宽桥航校。今11日下午招待歌舞团时,申报馆储裕生为总招待,张毅夫致欢迎词,有省府之军乐队、周西林(浙大) Whistle 口哨、艺专合唱及中国丝竹等。由何光奎担任翻译,副团长伊敏致词。并有年在八岁至十岁女童四人跳舞等,最后唱蒋委员长万岁歌。座中有人欲请最著名跳舞之康巴尔罕跳舞,以今日初到杭己倦,未果。四点三刻散,借稚秋回校饮咖啡。团契及物理学会吴大信、林传岑二生来,为明日出外募寒衣事。
  接雷做寰、史久恒、陈雪屏函 寄吴望饭
杭   雨。45°。雨终日,温度元改变。
  新疆歌舞团到杭。
  晨七点起。今日天气极〔冷〕,以日出甚晏,而天又下雨也。依照Information Pleαse Almanac {资料年鉴} 1947 ,则纬度30 0 N 各地日出最迟为一月四日至一月十七日,均为6 h 7' ,由此可知一月十一为一年中日出最迟之一日也。
  上午阅浙江省教育会寄来上月廿八在该会所演说"阴历与阳历"讲稿〔记录〕,记得极坏。余若重写一遍比改造尚易也。朱仲翔来谈,为一年级理化、生物设备要美金。中膳后一点半借谢太太、允敏、松赴青年会,参加附中音乐研究会演出之音乐会,指导者袁箴华,有邹新华之男高音独唱,周庄先之女高音独唱,男女合唱《修堤》、《屈原》、《明妃》、《国旗》等。余坐卅分钟即先别沈铸颜(金相) ,出至九莲村约程稚秋到校。三点馀约稚秋与自治会学生代表谈话。因今日学生捐寒衣,故到者仅四五十人。余即请程稚秋演说,讲十五分钟。首述教部对于浙大之企望,次及浙大过去,最后述一月四日事件。劝学生弗操切从事。渠以教育界前辈地位与学生谈话,劝学生要昕校中之命令及规则,免得贻外界之口舌。次余说数语后,俶南提出关于所望教部及学生两方之意见。次嘱学〔生〕代表陈述意见,有李浩生、陈业荣、杨振宇及李德容四人起立说话,至五点散。程至丁成章寓晚膳。
  今日学生赴外捐募寒衣,发动大中校学生,计共募得衣服一千六百余件,寒衣贷金三千余万元,事由杭州市冬令救济劝募委员联合会办理。
  资本主义十足的哈佛大学校长J. B. Conant "America's Fitness to Survive"《美国的生存之道》,Harvαrd Alumni Bulletin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 October. 25 ,1947 ,p. 124 , Address to Boston Conference <<在波斯顿大会上的演讲> Oct. 21 ,1947. Our educational system , our political institutions & our social ideals form a closelyinterwoven pattem. Equality of opportunity could be realized only in political democracy.It would have meaning only in a competitive society , in which private ownershipand the profit motive were accepted as basic principles.
  接朱骑先、朱祖祥函
  寄商务书馆、李仲揍函
杭   雨。晨44°。气压不增。

  国防部程祥德来。程稚秋回沪。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蒋世澄来,为法院来票传受伤同学到院验伤。余以受伤人若全不往,将予法院以疑窦,故劝一二人能代表前往。今日将上月廿八日余在浙江省教育会之演讲稿《阴历与阳历》改就,费了四小时的光阴,等于自己写也。交与石作珍重新缮录四份,一拟交与杨允中登《科学画报~ ,一交晓峰登《东南日报》副刊《云涛~,一寄赵从仁转浙省教育会,一则留底。此文虽非研究工作,但对于通俗科学亦不无供献也。凡过去对于历法没有了解的人们读余此文,当可明睹中西历法的历史和现行历的缺点了。
  十一点程稚秋来,渠定今日赴沪。余因定星期四赴京参加UNESCO 的中国委员会,所以顺便托他带信与季讷、次兰买张十四晚的卧铺票到南京。十二点借程稚秋、晓沧、振公、家玉赴天香楼中餐,见天香楼墙上贴有美味糟鸡,取而试之,几元糟昧,可知杭州人亦不知糟鸡之为何物也。稚秋给余电话号码,谓万一自治会如议决明日尚要罢课,则渠明天当再回杭。以余度之,当不致有此举矣。今日子桐、斯大来,知昨在太平洋第一天演出新疆歌舞团,观者拥挤不堪,秩序大乱,买票者均不得座位,以前场看影戏之军人均不愿离座也,因此原定浙大十五日招待,晚在太平洋包全台者,决定改在健身房演出,晚间两场:七至八点为教职员与农院学生,九至十〔点〕为大学与中学学生。
  二点送程稚秋土车返沪。下午工专毕业生程祥德来,渠在国防部任印度物资管理员,住印度四年之久。渠为东阳人,此次赠大学一元线电收音器,已由劲夫取去矣。晚作函数通。晚九点半得俶南条,知自治会代表以十二票对四十一票通过明日复课案。
  接杨一飞函教育部、G. E. Stechert 、徐洽时寄次兰函岑仲勉函徐洽时函
  
   晨昙46°。日中有阳光。下午六点起风。晚48°。

  晨六点三刻起床。上午《阳历与阴历》稿石作珍己缮就三份,余即寄一份与允中登《科学画报》。九点至图书馆,询沈丹泥有否中国书籍在图书馆为复本而有中国科学史资料者,余欲交上海British Council 送给剑桥大学李约瑟也。因昨年余在法国巴黎时李约瑟交余一中国书单,嘱购置,此单余珍藏之,到伦敦交王承绪带回,王交郑晓沧,晓沧以交张王军谋或图书馆中人。余回国后忘询晓沧,造王军谋八月去13世,欲追查而无由矣。今日特开一简单书单交沈丹泥。华昭复来,示以贝时璋之来函,函中述刚复己在巴黎晤见,方自瑞士归,将遣返英国,尚要逗留数月,今年赴美国,于暑假可归。但渠一到美国,又不知到何时言归。在美可留二年,在美地大物博,更恋恋不舍矣。先是余函敦复,告以刚复离校久,自二月起势再不支薪,因离校己廿一个月也,希望能在大同支薪,去信后迄无回信,此事不得不提出行政会议讨论其事。
  午后三点开预算委员会,讨论本学年教育分配二万六千元之美金应如何支配案,决定以二千美金还G. E. Stechert 及Faxon 二店之旧欠;以二万美金由各系依照去年比例分配,其中40% 为图书, 60% [为〕设备与消耗;馀四千元以二千元为一年级之设备,计物理、化学各七百元,生物四百元,史地二百元;以二千元为新添各系即航空、森林、哲学、药物、人类及法、医两院支配。此外并决定嗣后购图书需经图书馆馆长签购,设备、消耗由总务长签字,上次预算超出之美金于本次扣除,书籍中留百分之十为公共图书之用各点。六点散会。
  晚Rev. 牧师Antony Spurr 来,谓有美军杰克〔夹克〕皮衣一袭可以赠人,嘱余物色,余允之,但不知何人为最Needy 也。今日打电报至南京告韩庆攘以十五晨到南参加会议,但下午见报载驷先已去台湾矣。上午俶南来辞职,因渠年假将回里葬母也。余请其维持至四月间。
  接陈叔时、楼韵午拜年片(华盛顿)寄G. E. Stechert 函鲍觉民函希文函允中稿一篇叔永函赵欲仁(稿一篇) 韩庆潦电
  
杭至沪   晨昙45°。
  王外长向英交涉,为港警在九龙拆屋作飞机场,同时与香港政府同立关务协定以缉走私。
  晨六点三刻起。作函与任美锷, Prof. Glenn T. Trewartha 等。九点至建德村晤顾俶南,渠昨又提出辞职,因寒假中渠将回锡葬母也。余劝其万弗辞,因余决意于四月间辞浙大校长事,故帮忙帮到底,亦不过二三个月而已。关于校务,目前处于内外均不谅解之状态中。学生自治会以子子三不安葬则校内之衣冠葬不得取消,而省政府又要开始人之名单捉共产党。其名单是否可靠,大是问题。余与俶南己与程稚秋谈及校中开除学生,只能凭个人之行为,不能任意开革,否则莫须有之事,何以服人?如政府欲提人,则凭法院传票来提,学校亦有义务交人。至于于子三之安葬,学校本元责任,应交由其家属来收领,与校内衣冠葬截然二事,侯大考完毕以后再开校务会议商决之。
  午后二点开行政会议,决定体育教员加课钟点与其他教员一律办理;教职员借款问题亦商谈甚久;并报告学生募集寒衣共得一千六百余件,款三千余万元。昨Spurr 交来之皮Jack 夹克一件决赠与罗韵珊。又报告明日招待新疆歌舞团,下午三点到学校参观史地及生物之展览,晚膳后七至八〔点〕为农学院学生及教职员表演,九至十〔点〕为大学部学生及中学表演。故歌舞团原有十七幕之表演,将分作两场,每场仅十四幕云。收票每人五千元。
  会议未终席,余先离席,因今日去沪转京也。三点四十分偕允敏至城站,别允敏即上车,西湖号快车赴上海头等票己增至266,000〔元〕而车中并无暖气。西湖号己非汽油车,系京沪路调来之旧车,窗均不合缝,故在车中觉足冷,惟车上人并不拥挤。八点到沪,至天目路管理局六楼晤陆次兰,知季讷己辞去两路局职而就染料厂事,谈半小时。九点馀由次兰送上车(637 号)上卧铺。余十点即上床睡,程稚秋于十点余来车。车中晚间甚热,但因一室四人空气不佳。
  接赵松乔、美大〔使〕馆George Harris 函
  寄任美锷函 Glenn T. Trewartha 函
沪至南京   晨睛。南京42°( 南京室内有火盆)。

  晨六点半起。七点车过尧化门, 7:20 到下关,与程稚秋同下车,遇叔永乘卫生部车〔来〕。借叔永进城至山西路,余至珞咖路廿二号,森森等方起,希文已去办公。九点至气象所,又至气象局与蔚光谈移时。未几程忆帆及九章来谈,知八九月间全球气象会议经过,颇多政治性作用,如蒙古国之欲加〔人J Polar Commission 之组织。蔚光带来元任太太代购Singer Sewing Machine" 胜家"缝纫机一架,价每斤[ ? J 一百廿五元美金。又宝塑代购120 号Kodak 软片四卷,蔚光并赠以The ScientistsSpeak , Warren Weaver 书一本。出至中央大学。晤戚寿南,遇叔永,又欧阳铁翘、肖堂、雪帆、高济字、戈定邦诸人,讨论中基会借美金给中大、浙大、武大、北大之办法。至南园十一号中大招待所中膳。膳后余借叔永晤蒋慰堂不值。至教部与周纶阁谈半小时,知本年经常、临时费均未确定。
  二点开UNESCO 中国委员会,到润章、立武、菊农、本栋、韩庆蝶、叔永、稚秋七人。立武、菊农、润章报告墨西哥政府招待极周,政府费六十万美金。1948 年开会在Lebanon 黎巳嫩。通过本年经费七百六十万元各点。次讨论中国所担认会费五十万美金,兑十二万四千镑,于十二月汇出。Huxley 赫骨黎来函谓有至多六个Fellowship奖学金: Social relations of science 科学的社会关系, Cinema and radio 电影与广播,沦陷区儿童教育,图书馆,教育行政,及美术、歌咏教育等,期限半年,交与委员会进选。〔补注: UNESCO 进修,中国推定人选见三月十一日日记之下。〕六点散会。七点借叔永至珞咖路。
  新疆问题。新疆面积一百六十四万余平方公里,人口四百〔万〕人,有十四种民族。主要的是维吾尔族,占全省人口74.5 [% J 。该族文字为全省人民所通晓,15与塔兰其、乌兹别克、哈萨克、柯尔克司、塔塔尔均奉回教。自卅三年伊宁事变后,使伊犁、塔城、阿山三区形成特殊化。卅五年一月签订和平条约,给予新疆人民高度自治,七月一日成立省政府,去年(卅六年)夏任麦斯武德为主席,阿合买提江为副主席,但二人不合作,八月间阿合买提江回伊宁。
  新疆歌舞团到浙大演出,该团隶属新疆省政府宣传委员会,男女团员共55人,到杭者37 人。西北行辗秘书长刘孟纯兼任团长,实际由副团长伊敏负责主持。年龄最大36 岁,最小11 岁,他们并不是职业歌舞家,大多数人统没有到过沿海,所唱是他们习唱之歌,如《春天来了》、《我们走吧~ ,音律短促而轻快,歌声尖厉而迸裂,乐器是介乎中西之间。全团最受人注意的是维族之花康巴尔罕女士。去年四月他代表维族参加新疆歌舞比赛,因得此名。是哈什葛尔人,年27岁,苏联乌兹别克歌舞学校毕业,己出嫁三次,现丈夫为奈依纹,是骑士。此外帕丽达是团内最负盛名歌唱家。新省秘书长名艾沙。阿山专员乌斯满曾收复承化。
  
  
南京   睛。晨房中34°。下午晴41°。外间冰,房中亦冰。
  Melton Reynolds of Ball point pen fame 来南京、上海商洽以飞机探测积石山事。积石山又名马沁雪山,西藏语Amne Matchin。在青海,为黄河发源地(郝景盛《积石山探险》,《大公报》二月四日第一页)。
  晨七点起。七点三刻至鼓楼头条巷六号晤云五,询以京、沪、平、津四大城市外,杭州是否可配给食物,渠谓必无希望,惟今年夏季可配给一套夏衣。以本年预算定九十六万亿元,而以四、五、六各月物价涨100% 为原则,但如此已需六十亿元以用诸文武人员之薪津上。至于粮食,则军粮尚恐不济,安有余力再配公教人员之粮食,今日须讨论京、沪、平、津之实物配给或减少差额云云。
  出至青年部晤陈雪屏,渠深以省政府处置一月四日之事为不然。据云俞嘉庸曾费二三小时报告布雷,布雷厌听之。出至司法行政部晤谢冠生不值。至薛家巷七号晤杨一飞,知Dean Roscoe Pound 允至浙大演讲。住国际联欢社,现在改订中国法典,于三四月间可至杭州。出至考试院,由珠江路走往。在院中见花木道路布置极住,实为各部院之冠。晤陈大齐,据说以限于地方,看卷至为缓慢。晤副委员长沈士远,遇廉先。渠等方谈浙大事,士远为浙大抱不平,言下殊愤慨。高教以人数多故出榜需在二月十五六以后云。至中央研究院晤本栋。至UNESCO ,所派JanSmid 于昨晚去上海。关于Fulbright Act ~富布赖特法案》事,在华已成立美国教育基金委员会,有Stuart 公司、Harris 、Melby 、Greene Watson 诸人为委员,而适之、本栋、吴贻芳、韩庆癖四人为中国顾问,但实际事事不得顾问,其款若用于派教授出洋则需政府允以官价代美金云。
  中午回珞咖路中膳。三点至山西路中英文教基金会晤李润章,遇徐公启及去年同轮回国之朱炳乾。朱在此为秘书已半年,并知同轮之李君亦在南京。润章述本年UNESCO 在墨西哥大会之情形颇详,又谓墨西哥有纯西班牙人一百万人,纯印第安人四百万人,混血种一千六百万,但均无歧视之心云。出至北京路69 号中英协会楼上之中国科学促进会Chinese Council for the Promotion of Science ,晤李振翩不在。遇胡金麟,正在调查中国科学工作人员表,计发信五千封,得复仅1700 余云。至附近玉泉路二号英国文化委员会British Council 晤Fitzgerald 不值,遂回山西路口咖啡店买糖果而回。又下午三点半至颐和路37 号晤谢冠生。
京至杭   晨晴,南京房中36°。晚杭〔房〕中41°。

  上海学生二万人为九龙英人拆屋事游行。
  晨六点三刻起。收拾行装。与森森、希文二人早点后即自珞现〔路〕出发,由森森开车赴下关,未廿分钟即到。出担江门,此门非仪风门,乃民十七八年所新辟者。七点五十分,希文、森森送上车,八点车行告别。在杭州来〔时〕所乘西湖号车中无Steam ,故觉冷,且窗不密缝,故空气可以窜入。今日乘钱塘号则不但有热水管且窗门均闭紧,故至沪以前已觉热,而窗外一望四野皆冰,直至下午一点以后冰始融。在车上阅《观察》杂志, Warren Weaver 著Scientists Speak {科学家演讲集> ,系1943 46 年八十一位科学(美国)闻人之广播,夹在New Y ork Philhannonic 纽约爱乐乐团奏乐之中间。其中有Weather Bureau 气象局Reichelderfer 著The Scie町e 0/ the Atmosphere {大气的科学> ,写得不见高明。
  二点一刻到了上海北站,余下车至餐室中餐,将行李交与车上茶房。至三点馀回车,遇苏高等法院郑文礼自苏回杭运动立法院委员选举事,渠虽在苏州,但对于浙江省选举国民大会代表、立院〔委〕员、监察院委员事均极详。据云,如自由竞选者其票数较高于国民党指定之代表,则代表即失败,故默君在湖南竞选票数在曾女士之下,其失败无疑矣。八点半车到杭城站,乘洋车回校。
  Nicholas Murray Butler, Bom Elizabeth , N. 1. , April 2 , 1862 , graduated Columbia1882 , specialized in 哲学, served as assistant in Columbia 1885 , Prof. in 1890 ,succeeded Seth Low as President in 1902. 在1902 Columbia 有407 faculties , 4293 学生,每年预算1 , 380 , 000 。至1938 年教员3325 ,学生32 , 248 ,预算15 , 039 , 000 元。
  University capital endowment to 86 ,688 ,000 0 His crusade against prohibition , and aidto Kellogg put outlawi吨war (1927) , and obtained Pope Pius XI's endorsement of theKellogg-Briand Act (1 930). 见New York Sundαy Times Dec. 8 , 1947.
  
杭   晨霜,晨晴40°。日中晴佳。晚五点49°。
  晨七点起。上午未出,阅新到New York Sundα, y Times Dec. 8 , 1947 ,其中有关哥伦比亚大学前校长Nicholas Murray Butler 传记事略(见昨日记)。振公、佘坤珊来,坤珊欲赴美进修,余告以此次UNESCO 所给之六个奖学金名额无文学在内,惟Fulbright Act 之每年一百万美金变为国币后可作为教授出国旅费之用。
  中膳后一点半至华藏寺巷15 号晤季梁夫妇,遇徐晓。据季梁太太云,前次来之新疆歌舞团团员有能说俄语者,但〔其〕俄语如Georgia 格鲁吉亚、Tashkent 塔什干等地之土话云。此次新疆歌舞团到校在下午四点左右,茶点后参观史地展览会时,维族之花的康巴尔罕女士见一舞女照片而大哭,询之乃知为其妹之照片,于去年去世。渠从未有其妹之照片,晓峰即持以赠之。晚膳在太和园。晚演歌舞两场,第一场八点开始,而下午三点学生即去体育馆占坐位,允敏六点往,已座满矣云。
  自季梁处出至邦华、劲夫、京谋寓,与王军谋夫人谈安葬惠谋之日期。自此(振恒小筑)至建德村,见大门已制成,门房亦有守候之人矣。先至顾俶南处谈半小时。见允仪。四点半回校。洗浴。
  晚膳后家玉来谈,知浙大校址操场南黄河桥之北金润泉有地十五六亩,愿以每亩三四千万元出让。学校得此地可以扩展至河边,惟鲁珍亦欲购其中二三商云。
  未几鲁珍亦谈此事,并谓军械局之地直达河边,现已有草蓬户筑屋于上云。前次余托鲁珍去沪与商务交涉购置《百袖本二十四史》,缘此书余以二百六十余〔万〕元于民廿年向商务订购,曾取到一、二两期,而战事起,余赴黔、桂,第三期出书未取,现四、五、六各期亦出。余与经农商,以六百六十万元之代价购一、二两期,而三期以后亦同时交货。鲁珍赴沪为余垫付六百六十万元,由商务发行所罗品洁接洽,应允将全书运至南京珞咖路廿二号,余以重复之气象书〔中〕新自英、美购得者〔交换〕,共值42.50〔美元〕,如以十五万元作美金一元,则与六百六十万元相差无几矣。
  接杨允中、赵如兰、元任太太、仲揆
杭   晨霜,晨晴44°。日中晴。下午50°。
  印度回、印两教为争Kashmir 克什米尔冲突,甘地于六日前绝食,因印、回二方已有恢复和好之意,故即复食。甘地今年78 岁。Shanghai Evening Post: "Indian leaders , moved by fast ,pledge peace at Gandhi's bedside. "晨七点一刻起。上午钱安涛来,渠来杭州已将一月,但除在农学院演讲外未至学校,今日将去沪,故特来一转云。关于F. A. O. 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粮食会议之情形,余询之极详。渠以为优点劣点均有,劣点在于各国不能自由买卖各国多余之粮食,优点在于可得较合理之分配,渠以为救济总署之款用以大部开销职员之薪水,实为可惜云云。
  劲夫来,余告以四月间余必须辞浙大校长事,但教部元继任之人,故必须由校内自己产生。目前惟晓峰与劲夫二人可以继任,但晓峰因国民党色彩甚浓,渠不但自己不愿,且必受一部份学生之反对,故惟有劲夫能任。劲夫表示渠不愿就,以为此时余不能离去,可设一副校长以暂维持内部事务云。十一点半章问渠来,巳十年不见矣。
  余询以其子章启瑜近况,深以其到校后交接非人,乱用款项卒致被撤职为憾事。
  今日上午,沈思岩介绍上海中央钢琴制厂厂长兼工程师王定安来。玉,宁波人,曾任福建音乐专科学校乐器室技师。缘余在Boston 去年四月间所购S缸t怆e阳di肘ne盯Mr眈t公司之钢琴Everre部破坏,琴门落下,遂放会客室中,闲置己达三个月。觅人修理,今日王定安自十点起修理,至二点修好,即在寓中膳,费四十万元。据玉云,此琴在上海值一亿五千万元,因中国自制之琴也要→亿元左右云。
  沈丹泥来,开一可送李约瑟之书〔单〕有:《梦溪笔谈》、《日知录》、《近思录》、《明儒学案》、《宋元学案》、《涵芬楼秘笼》、《十驾斋养新录》、李俨《中国算学史》、《畴人传》、《碑集传续》、《碑集传》、《通志略》、《碑集传补》、《中国农书》、《通志略》、《书林清话》、《说郭》、《苟子集解》、《墨子间沽》、《老子道德经》、《枕碧楼丛书》及《古今图书集成》 不全, 1488 册,全1628 册)。
  接么振声、李振翩、易鼎新、Charles Brown 、严振飞、任美锷、冯慈珍、陈宁馨、石延汉
  寄易修吟、吴望饭、赵九章函 教部电
杭   晨晴Frost,45°。下午晴54°。晚56°。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作函与任美锷及美国大使馆George Harris,为交换教授事,因任将往Wisconsin 威斯康星大学而Prof. Trewartha 将来中大也。复李振翩一函。王季午来,为医院名额事及请解剖学教授王君仲侨由中山大学来浙大事。十一点出至长生路罗霞天寓,片刻即出,至商务印书馆以廿二万元购胡适之《留学日记》四本,即战时出版之《藏晖堂日记》也。
  午后自治会李景先来,为于子三坟墓事。自治会为于子兰坟基己用三千余万元,而落葬尚需四千万元,可称耗费矣。校中不能为之动用公款。在义乌觅一石碑,连镑刻共费一千七百万元。碑高七八尺,自义乌运杭,费用甚巨,而火车上又不敢运,自治会欲用校车,校中又不许。
  午后三点打网球,到胡士煌、吾舜文、张强邻(之大)、高尚志。四点洗浴。晚六点李树化来看钢琴,缘王定安昨修理钢琴后即赴李处告以修理情形。李弹琴后谓声音不甚佳,因声调尚未调正也。且谓在后面Sounding Board 共鸣板处尚差一块绒线云。李教松松以弹琴之法,请李于有便〔时〕来教,是为松松之第一个Les19son 也。七点半体育馆职员与谭天锡及邵君等二人来,以洗浴而口角,因出言不逊,几于相打,余劝解之而出。八点半,教育厅李超英及新任中等教育司吴兆棠来,吴明日即去金华。
  美国本年预算President Trumar白budget message for fiscal 1949: expected federalincome 44. 5 billion , expenditure 39. 7 billion: 11 billion for defense , 7 billion for intemational commitment , 6 billion for veterans , 5 bil. for interest on debt.
  接吴庆瑞函 张宗汉函 王仁东函   寄任美锷函 George Harris
杭   晨晴52°。下午阴。晚58°。无霜。
  晨六点半起。八点化工系学生许莲蒜来。其人系江苏江北人,抗战期间担任地下工作,但早在民国廿三年考人化工系,肆业三年而辍学,于前年十二月来校复学,以工课太坏不符合标准不能毕业,故来哀求要毕业。今日选举立法委员,计专科以上学校可出四名,而有二十二个候选人,蒋梦麟、胡庶华、欧元怀、程其保均在内,女子有任培道。余投周鸿经一票,实为生平第一次投票选举也。李景先又来,为于子三坟墓费用事。作函与赵如兰。
  午后三点开行政会议,首由余报告去京交涉经费及杭州发实物之元希望情形。
  次述联教会议之经过,中美文化基金会将以基金提出二十万美金,以三厘半之利息借与北大、武大、中大、浙大四校作为理学教学设备之用。余主张此项教学设备应包括一年级理化生物之设备在内。利息、三厘半,每年一千七百五十美金由教育部担保。其次则训育上购留声机及〈机〉〔唱〕片得教育部资助美金四百元。次关于名额方面,政府决定各机关裁减人员四分之一,本校核定人数,医院在外为六百四十一人,应裁去四分之一,从二月份起,每月5% ,至六月裁25% 。现有教职员570人,需裁89 人,虽医院名额167 人并未用足,只用六十人,总数仍有多余,但医院人数必增,不能以六七十为限。次谈及前晚之江大学有人放火,一夜四次,山西大学失火损失甚大,故不能不为之防备。次讨论提案,议决送剑桥大学Joseph Needham李约瑟中国书若干种。六点散。
  China Relief Mission , an amount of 47,700, α)() U. S. currencies was allocated byC. R. M. to public welfare organization. Director Donald Gilpatrick ,副James C. Moody.目前已决定送值二千七百万元之米麦、四百万元之药品。与UNRRA 之530 ,棚,栅金元〔相比〕殊嫌渺小。十二万吨之米麦即将来华。医药将赠送各机关,米麦则以低价分售与京、沪、平、津
  接张云函
  寄赵如兰、Walter Hacker 、U. of Ill. Alumni Association (定《同学会报> ,洋三元)
至萧山湘湖,晚回杭   晨元霜58°,阴有雨意。日中微雨。下午三至五〔点〕60°。晚雨寻止。
  咏霓介绍其侄心搓来。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借邦华、觉予、汝瑶三人乘校中Jeep 车赴萧山湘湖,由净寺道过钱江桥,收费二万元,需时三分钟。此为余第一次过钱塘江大桥。经钱江车站后折向西(右)在堤上行至闻家堪附近下车,走三里至浙大湘湖农场。余于民廿五六年曾一度来湘湖,相隔十一二年已毫元印象矣。人农场大门向东行,昔日庐舍均已毁弃元余,在链山旁另建屋五檀为办公室,三檀为贮藏室。此时正值收租,张东旭在此主持,场主任黄玉骋及范惠康与一沈君助理之。闻已收得租谷八九万斤即八九百担也。现自种之地仅九十亩,尚有二千亩交与农夫耕种。今年上等田每亩收105 斤谷子,故预期可收一百五六十担云。余前次来时湖中养有北京鸭,有鱼,现以元人照料均不养。余等循南北大道至王西北角第一区王家村一带视察,以湘湖师范金湘帆欲将压湖山之地与农场对调也。十二点半在办公室中膳。膳后约一点,与觉予、邦华、汝瑶三人乘一小船找至压湖山视湘湖师范,旧址已成蔓烟荒草,前垦之地二百余亩亦多荒废矣。由此乘船经上湘湖,过桥至下湘湖,在闸口登岸,行一里即至萧山县城。至抵园寺乡村师范晤金湘帆,谈十分钟,知该校有学生270 人,有师范、体育、音乐三班级。又知沈肃文之学校已办在钱清,但只一二班而已。萧山县立师范则租一民房,另外尚有一萧山中学云。四点四十分由萧山县出发乘原车回,过江循南山路至浙大仅四十分钟而已。回。时李树化正在教松松和宁宁钢琴。晚阅新出之《浙江学报》。
  接研究院、Ed. Bumpus 、G. E. Stechert 、徐学崎、胡颂翰函
  寄希文函
杭   晨元霜,晨雨转北风,55°。日中雨,北风。晚42°。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萨本栋,为顾俶南要向联合国文教委员会中国委员请求UNESCO 之津贴赴欧美考查Science and Social Relations 科学与社会关系事,此乃六个问题中之一也。今日晓沧赴南京,即托他带去。上午王季午来谈。又谈家桢、江希明来谈,欲赴七月间在瑞典所开之国际遗传会议也。
  阅药物学系民卅五年所购卢比账目。缘药物学系在民卅五年购得卢比16,600余,约合美金5100元,此款交British Council 购件,件未购,而物理、农艺各系均纷纷向李约瑟购物,结果至卅五年余来杭州时总数达19000R 。余当时将所差之尾数二千余Rupee 付清,计作国币一百五十万元。及回杭后孙宗彭以所购卢比为他系用去大不甘心,与校中大闹,校中忍痛以六千八百万元购还,但仍认为不足,因其〔时〕物价大涨之故。余今天阅账目后拟提下列办法:
系别 用Rupee 应还数 应还美金 本期分配还1/3美金
生物 R 1,036.21 R 888 $ 90 $ 1,328
化学 2,548.24 2,182 220 2,308
物理 2,900.00 2,486 250 1,828
理化 308.00 264 26
农化 60.00 52 5 736
病害 2,518.00 2,158 220 636
园艺 24.30 21 2 556
蚕桑 3,934.12 3,372 340 484
农艺 6,047.12 5,183 520 636
共 19,376 16,606 $1,673
按药物学系买Rupee总数为16,000刀,每卢比值U.S.32。

  Many an English eyebrow will be raised in horror at the thought that at amagistrate's discretion , an innocent man may have his fingerprints taken. " New Statesmanand Nα, tωn Nov. 15 , 1947 , p.388. 按现时赴美国留学者,均需打于印,实为极可耻之事。
  接张缸哲及元任函 寄萨本栋函 John & E. Bumpus、咏霓、单纬章函
杭   晨骤冷,西北风34°,房中有冰。飞雪片。
  下午办公室亦有冰,晨七点十分起。今日天气骤冷,房中结有冰,至下午西北风仍紧并飞雪片。上午为复张钰哲来函,查明武康莫干山之雨量、云量、湿度、日照时数等。缘美国为五月〈八〉〔九〕日之Annular eclipse 环食将派七队观测人员至亚东,一队至暹罗,一队至缅甸,又一队至日本,一队至中国武康,即在莫干山。张钰哲将回国为副天文观测员,大约三月间出发,四月一日以前到达目的地,余告以武康之地理位置及大气状况等各点。
  机械系二年级学生贝郁章以上次考补习物理借土木二年级〔学〕生潘家铮代考,经人告发,查明为事实。贝郁章即日退学,潘家铮记大过、小过各二次、留校察看。贝今日来,欲得转学证书。校中只能给学分单,成绩查考则可,不能以之转学。俟一年行为尚好,准发转学证书。
  为一月四日流氓五六十人闯人学校,杭州地方法院准予起诉,但作为两造互殴论,将工人屠兆亭、徐子云、俞寅康、钱志贤、楼先水、韩瑞根、陈金水、徐云灿、陈瑞标、徐仁康等作为被告,而将学生中之受轻伤者陈雅琴、杨孔娴、何素心、金国华、王志洁、董静珊(以上女生)及陈文和、潘志新、欧观群、周峻璧等廿二人亦为被告,学生刘季会、贺光华、韩祯祥、工人黄东浩四名受伤较重〔者〕予以不起诉处分云云。
  现此事由李浩培等诸人处理,一方呈部说明司法处理此事之不公,一方则在觅证人,以备开审时到堂作证之用。
  今晚六点,数专三全体同学约教师晚餐,余以事先与中学教师有约未能往。五点晤黄炳坤。又李树化来教松弹琴,在寓吃咖啡。六点送李回灯心巷。应附中教员之约晚膳,觉予亦到,有主人卅人,沈铸颜也在坐。首谈附中福利事业,秦望峙主席,虞开仕、阮法道、王道骋三人说明各点,由觉予答复。八点回。九点半睡。晚仍飞雪,地上冰冻。
  寄萧叔纲、杭立武(谈先生带去)、徐学铮、胡颂翰
杭   晨天雾,地上积雪一寸,房中有冰28°。下午阴。

  Philippine Islands 菲律宾群岛中Panay 班乃岛地震之剧为历史上所稀见。希文回杭。
  晨七时起。房中温度只28°,为本年最冷之一天。九点半借松松、允敏乘车赴安吉里路八号晤羽仪太太,并以家乡肉三斤余及奶糖一罐相贻。遇宁而、陈学d闹,并以新出纪念邮票赠阿皑。羽仪太太以黄尊生太太函相示,知中山大学近来颇受地方不靖影响。有一学生、一教授被绑票,学生已放而教授未放。以后且有土匪抢女学生宿舍,结果打死警察一人云。
  十一点半至罗苑晤晓沧太太及俞子夷太太。十二点半,允敏及松松借Lucy 周弟姊二人乘车先回。余至楼外楼中膳,应省政府雷秘书长之邀,到克莱普(美国国会图书馆副馆长) Mr. Verner W. Clapp , Chief Assitant Librarian ,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Washington D. C. 罗斯福圄筹备委员会秘书严文郁(严文兴之兄)、中央图书馆之于震寰及文兴夫妇、李超英夫妇。膳后到文澜阁图书馆,由陈馆长招待参观《四库全书》及宋版《苏文忠公集》以及所藏置之木版,因房屋有自蚂蚁,故急于迁徙,有一种木版已全为白蚂蚁所蚀(Termite) ,楼上下共藏廿余万片云,若再不设法,难免陆续被白蚁所蚀也。
  余先回,至丁种宿舍四号晤沈丹泥不值,遂觅王一元来,嘱筹备有人来参观。五点半Verner Clapp 等来,遂在办公室进茶点,六点至图书馆参观。六点半到车站,始知今6:50 应开之特快车到站误点,在站等二十分钟车始到,送Clapp 、严、于三人上车后,又以特快车上有军人,宪兵须逐一往劝下,故迟至七点半始开出。回已八点,知希文已回。渠坐昨南京十一点夜车于晨九点到上海,曾至中山医院石美鑫询梅儿地址元下落。下午一点车来,应于6:50 到站之车也。晚发西北风,房中仍冰冻。
  
杭州    晴。晨楼上楼中28°,办公室32°。上海最低摄氏零下8°。
  晨严寒。昨西湖已冻,但校内慈湖未全冻,只边上有冰而已,但房中温度楼上只28°F。办公室亦同烧炭盆,至中午尚只31°,故今日在办公〔室〕甚难坐久,余仅复数信。浙大师范学院国文专修学生己两年半,修业期满将毕业,假哈同花园下午二点开会并约晚餐,余未往。前天数学专修科请晚膳亦未往,因余觉此时毕业生不应如此费钱也。
  晨沈丹泥来谈,为姚佑林要结婚欲向学校借一千五百万,于半年内还清,余以时间过久,因一百万元半年以后只十万元而已。余主张结婚不请客,如有一百友朋每人捐十万元就可得一千万元,如此则可不致负债,结婚时但请茶点足矣。午后李天助带冯医生来,系上海医学院同学,曾在镇远办卫生院多年,将以代替李天助及高皑,李、高二人均去医学〔院〕任事也。
  李浩培借顾俶南来谈,为呈部说明-月四日流氓五六十人闯入校内殴击学生事。地方法院对于此事不予起诉,但以互殴罪两造均作为被告,认为不公平,又向地方法院再为此事递呈起诉。五点允仪、昭复来看希文,在寓吃Coffee。
  晚膳后士樵带堂兄安阿哥及三益哥来,知安阿哥大余三岁,然外貌比余年青,渠子现在香烟公司,每月收入尚丰,所以可不必劳神矣。余辈均曾祖继高公系统下,继高公长子大奎元所出,次子大富公三子,嘉忠、嘉信、嘉本;大江公亦生三子嘉林、嘉贵、嘉祥。其系统如下:

  余同辈堂兄弟十〈六〉〔五〕人中现存惟三益、阿安及其弟、阿友与余五人而已。
  余同年之运、永二人均去世,当时称竺家三虎也。
  接赵九章、项思鲁女士、教育部等函 Trewartha , The America Academy of Pol. & Social. Sc.美国政治与社会科学院
  寄张钰哲函 附表格(莫干山)雨量、湿度等萨本栋、张梓铭函
杭   晨睛28°。今日风止,故觉较热。下午晴37°。

  Thomas Amold , Head master of Rugby school. ( of Tom Brown's School Days fame) was convincedthat education's primary task was the making of Christian genùeman , not the development of anintellectual. (year about 1828)晨七点起。今日慈湖全结冰,但风已停,故不如昨日之冷,但房中手巾潮湿者均仍硬如冰块也。在房中不能坐久,故必须时常走动,亦不能作坐久之事。振公告余以昨日浙大医院曾出一事,缘葛岭饭店主人患心脏及肾症来浙大医院求治,在院已数日,有王季午及院中医生诊治。昨适换吃一种药,晨十点吃一次无甚影响,下午二点又吃一次,病人觉心痛,医生诊脉元他异,但向其夫人要一于巾洗面,手巾未到而人已气绝,故其妻认以为误投药剂所致。此人之女系学药剂而幼子亦人大学Z一王一Z玉。
  关于于子兰安葬问题,余与振公商谈,以为此事学校必须有一政策。俶南不喜多事,故事事待学生主动。余则以为衣冠葬为校内所不准安葬在校址者,故主张早日除去。不如首先函于之家属于椿明,告以如不能来杭,嘱其全权交浙大办理。如得复可行,则校中即可径行办理,不再与自治会商酌。如不得复,则候下学期上课后办理。下午俶南来,即将致于椿明之函、电寄出。又下午何增禄借哪伯瑾之父亲邮肩时来谈片刻。渠与增禄为中学同学,现在宁波中学教数学,此次特探其子者。
  余为作一函与第一监狱狱长孙诗圃。
  阅美国Science , 知美国科学协进会所主张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国家科学基金会,为科学家、社会、国会及总统Truman 杜鲁门所赞成,但因组织办法或主张有委员会廿四人至四十八支配,或主张由总统直接指定一人负责,意见不一,遂至1946 年七十九次国会及1947 年80 次国会均未通过,也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也。晚彭国梁来,为所借六百万元借款展期事,余不允。
  寄于椿明函及电
  
杭   晴。晨房内34°。慈湖冰,草上霜。下午房中(炭盆)39°。
  美国军事团以Major General 少将David Barr 代替Lucas ,近已至u 南京。
  25晨七点起。今日仍冷,慈湖昨下湖冰,融后今晨又结冰,西湖上结冰可走人。
  上午作函与Prof. Glenn T. Trewartl风为下半年来中华调查演讲事。谈家桢、朱正元来,谈住校人之房租问题。午后波若借阿六、阿七来,谓庆春路有一堂姓女开南货店,其父名堂家瑶,保驾山人。自幼在沪、杭经营事业,与余辈尚属五服以内之同宗云云。波若送一鸡及饼干一盒来。
  三点开行政会议,讨论津贴住校外同人之房租、下年收费等问题。上学期收费每生七万元,下学期定学杂费六万元,讲义赔偿十万元,体育费四万元,共二十万元。用于药物学系之美金案久搁不决,余提出一案,如廿三日日记所示。但农学院蔡邦华、陈鸿逮均反对,结果调查各系所得于British Council 之仪器另开一单,同时并详查药物学系因迟订货而所受之损失。六点散会。晚希文、彬、松赴振公家晚膳。
  哈佛大学本年有学生17 , 000 人,外国学生660 ,即约4% 为外国学生。加拿大122 人,中国人90 ,印度60 ,英国36 ,俄国元人。外国学生之监护人名Capt. C. H.J. Keppler。哈佛毕业九万人。大礼堂在Memorial Hall ,坐1240 人。
  俄国科学家被免职,因理论不合共产主义: Eugene Varga , Director of W orldEconomics & World Politics in the Soviet Academy of Science , was stripped of his directorshipbecause he maintains that no crisis looms for Westem Capitalism and that SovietCommunism & Anglo-American Capitalism should collaborate. The book is on PostwarOutlook of the Cαpitαlist Economics.
  接晓沧函 陈玉伦、任叔永、冯平贯
  寄Glenn T. Trewartha
杭   晨晴,房中38°。慈湖结冰,草上霜。
  缅前首相宇素因谋杀盎山等七阁员被判死刑。
  晨七点起。上午天气虽较温和但慈湖至中午止尚结冰。施有光来谈,为出证明书证明另一人为酒精厂职员,余认为不可。邦华来,与谈单纬章担任湘湖农场主任事。陈乐素太太、谢幼伟太太来谈房租借款,缘彼等所租屋各出月租七十万,但九个月房租需一次交清,余允每人借五百万元,但需于二、三两月薪内扣清。束星北、苏步青、李乔年三人来,为姚佑林要结婚借款一千五百万元事,余以所借之款必须于两个月内扣清,故姚只能依照此办法。束星北愿送五百万元,坚欲学校借一千万元。余认为两个月还清可办,否则不如私人方面贺礼设法凑五六百万元,则所借学校之款即可减少矣。
  得张梓铭来函,知施教耐与陈柏林二人以共产嫌疑被捕于湄潭,现由罗宗洛托马留先与中统局方面说情,施教耐不久可放,但陈柏林系押尚有相当时间。缘陈去湄潭接施教耐时,在上海以陈为于子三发传单,已为军警注意。施教耐之兄自菲列滨〔菲律宾〕寄款四千五百万元作为其弟由贵州至上海之用,军警更疑二人有背景,故将二人一同押往贵阳。施患肺病甚重,平日卧床上不甚能动,竟遭如此无妄之灾,可称冤枉之极。下午步青又来,为姚佑林借款说项,余主张凡借款于两个月之内必须还清,否则法币贬价太大。姚原欲借一千五百万元于一年内分十二个月归还,但四个月以后物价涨三倍,八〔个〕月以后涨十倍,一年以后卅倍,则→千五百〔万〕元所还之数实不及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矣,故余不能允,交福利委员会办理。
  " If anything in the field of political science can be called a proven discovery , it isthat a system of law will not produce order if it operates only upon states , and that theenforcement of law becomes possible only as the laws operate upon individuals."W alter Lippmann Internαtional Control of Atomic Energy
  接硕平、单纬章、金克南、谷春帆、张梓铭函G. L. Harris
  寄任叔永
杭   晴。晨36°。下午五点半雨。晚雨44°。
  印度圣人甘地于今日(卅日)向祈祷室走去时为一极端印度教少壮派者肯德赛Poona 普那人所枪击,中腹部,甘地连呼上帝,当日即去世,年78( 地点新德里)。他被刺后对刺客说:你已经太晚了。Death of 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晨七点起。今日温度较高,慈湖已无冰。上午作函与李约瑟,并附浙大赠送李约瑟之书单一纸,计有《图书集成》 ,阮元《畴人传》,沈括《梦溪笔谈》(书名见后)等等,并为谈家桢、任美锷二人向UNESCO 要Intemational Congress of Geneticists 国际遗传学家大会及Intemational Geographical Congress 国际地理学大会(前者在Sweden 于本年七月,后者在葡萄牙Lisbon 里斯本本年九月)出席津贴费用。
  中午偕允敏、松松至安吉路八号黄羽仪太太处(林谴maiden name 未婚时名) ,今日为渠46 岁生日,仅到余等三人外客。余与阿皑走象棋二盘,余均大输,盖十五六年未着棋,几于全忘矣。三点回。接士芳函,知为纪造新(普宁人,年廿八岁)假造电报召士芳回上海,使士芳受经济、时间上之损失,余初不信其是事,以为士芳捏造。一月十一日杭《东南日报》登琼州消息,谓纪造新己判决有罪,而今日又得士芳寄来琼山地方法院判决书(卅六年度宇38 号)纪造新伪造私文书,判决有期徒刑六个月。至于赔偿旅费一节,地方法院认为非经长久时间不能终结,应送本院民事庭审理,故土芳又提民事诉讼。余以纪造新未必有钱,若再诉,徒费时间,不如与琼州农林试验场主任有了解,士芳所借之款交由纪赔还,好在纪亦为农林场之雇员也。
  五点至建德村晤黄炳坤,约召集Harvard Club 同学会,以严仁展等去上海,拟27迟至二月八九号举行。回途下雨。晚学生自治会李景先、陈业荣、谷超豪来,余以阅书忙未见。今日下午希文借彬、宁看电影,晚希文至昭复家晚膳。中午时与阿皑走象棋,余几忘却马之着法,且心思不能专一,故两盘均告失败。晚阅Stiglitz 著The Second 40 Yeαrs。
  接Commiuee for Foreign Correspondence 、Association of Scientists for Atomic Education 、么枕生、士芳函   寄赵元任、杨步伟、Joseph Needham (附中国图书单一份)、硕平函士芳函
杭   晨阴,无霜,房中42°。下午阴4°。
  印度全国为甘地去世绝食祈祷,并在赞木纳河畔的加特火葬,群众百万人沿途高呼甘地万岁。甘地的遗体安置在火葬场后,由他公子德瓦达把火点着,成万印人高呼甘地。骨灰将放河滨一天半,然后倾入恒河。联合国总部下半旗致哀。
  晨七点起。今日转热,地上潮湿,雨雪之预兆也。晨阅农经系作《湘湖农场计划~ ,称合作农场,以场中现自有之二千亩为基础,以取之于农场者用之于农场者为原则。但余所不赞同者,则将农场归农经系管理。余意农场最要者为一农场主任,其人必须专任,常川驻场,不得遥领,更不得兼任其他职务,以能吃苦耐劳、亲自耕种、富于农业知识而又善于应付人者为合式。农场之是否成功,大半视场长之是〔否〕得人也。阅Bulletin 0/ the Atomic Scientist March ,啊, Vol. 3 , No. 3 ,其中有关于David Lilienthal 在美国上议院审查原子能委员会时之申辩颇足采纳,其立场甚足为矜式也。
  上午教授会代表苏步青、谈家桢、佘坤珊、张晓峰、王爱予五人来谈,为余拟于四月间辞职事。余告以在校十二载,已属忧患余生。抗战时期,日在流离颠沛之中,抗战胜利以后物质条件更坏,同事所得不敷衣食住,再加学生政治兴趣浓厚,如此环境,实非书傻子如余者所可胜任,故拟早避贤路。步青等均主张能分工负责,晓峰主张多设委员会。余则谓余在校时间必己不久,以精力日就衰颓,不自量力,将为高践四、何柏Æ之属。如派人为副校长,则也不过一短时期作过渡而已。余感谢彼等之盛意,但余决心总不能改也。学生自治会代表谷超豪、李景先、陈业荣三人来,亦为余辞职事,余告以余在校十二年,即临走亦必有交代,使继任者可以顺利工作,决不拂袖挂冠而去。彼等又谈及于子兰坟墓己费三千七百万元,尚欠四千万元元以付包工。余怪彼等何以如此廉费,且事先校中未与闻建坟之工程,故校中当然不能付款云。四点洗浴。
  今日接菲律宾华侨李扶聪函嘱写字。又钱逸云函,知子政己辞上海气象台台长职,而以卢温甫代之。又斯杰来函,知朱国华巳调离气象处处长,而以航空人员代之。航空委员会素不上轨道,国华离去恐气象事业将大受影响矣。
  接钱逸云、胡彦久、李扶聪、周鲠生
  寄谷春帆、金克南、吕蔚光、么枕生、周鲠生
杭   晨微雨44°。下午雨,下午阴。晚42°。

  " We have nothing to fear but fear itself. "-一罗斯福(F. D. R. )名言之一。新马来联邦成立,以金德爵士为高级委员。舞女及歌舞工会三千人打上海社会局。
  晨七点起。今日系星期,二月薪水未发,一月份钱早用光,允敏说元钱买菜,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适读美国伟人Benjamin Franklin 富兰克林自传,内有致富之道,言极扼要,因急译出,以饷元钱买米的同人: Poor Richard's Almanac by B.Franklin , 1749 , {法兰林述致富之道~ How to Get Riches: " 发财之道在于节俭,不是每个人可做富翁,但是尽人皆可节省。一个人在世界上想有超越的成就,必得他的事业有超越的成就。把早晨应做的事留到下午做,不但是错误的方法,而且是恶劣的习惯。少年时候学点本领,成年以后可以吃着不尽。写作和簿记是应学习本领中的重要者。知识无论是应用的或理论的,在民主政治之下统是富贵的来源。"中膳后二点,借允敏、松松至马市街附属中学看成绩展览,由沈铸颜招待参观,遇程振华由此至佑圣观巷叶左之寓,遇王仁东太太。四点回。回途〔在〕清泰路福昌罐头批发处以十京万元购Baker Cocoa 可可粉一磅,又以三万元购Carnation 康乃馨牌奶〔粉〕一罐,为招待Harvard Club 哈佛同学会之用。余家钱已用完。前日接到教育部汇来前次出席中国委员会旅费一百七十三万元,余将此款交陆攒何以一百万元交与姚佑林作结婚贺礼,馀作为购Harvard Club 招待茶点之用,日后尚有台湾学生八人,拟予以一次招待。
  美国、苏联与中国工人之生活程度,据New York Sundα, y Times Dec. 21 , 1947 ,Editorial 社论"Russia's worker and ours" 说明各项物品之劳工代价。材料见此卫Times 第一版Will Lessner 著之文中。
  美国工人劳作时间俄国工人劳作时间上海洋车夫一磅小麦面包7' 1 hlO' 1 h50'一磅白糖5%,' 2h34' 1 h50'一套衣服28h4' 178h-580h 国币一百五十万元一磅茶39W 11h 3h一磅咖啡(牛肉一磅) 22%,' (34%,') 14h6'(5h15') (3 h)鸡蛋一打38 %" 4h57' 5h香烟廿支9' 2h29据《大美晚报》一月廿九号(卅号?)之调查说,洋车夫Chang Litze 每天拉十小时可得十五万元,其中四万元车租除外,得十一万元,以四万元为自己伙食,余七万元为家用。"Man horse of China vanishing" 文说战前有洋车二万一千,车夫六万人,目前车子6500 ,车夫一万二千人。
  寄韩庆潦、菲列滨 李扶聪
  
杭   晨雨43°。下午阴雨。
  上海申新纱厂第九厂工人七千人罢工,借薪及年赏问题为起因。工人组纠察队迫令全厂工人停工,并断绝内外交通。军警干涉,工人放火,损失四百八十亿,工人死三人,警伤二十余人。
  晨七点起。上午王季午来谈聘下年度教员问题,二年级医学院学生需解剖、生物化学与生理,三年级则需病理、微生物学、药学,故此项教员不能不预备。现解剖已聘王仲侨,生物化学徐达道,生理则有孙宗彭,微生物学接洽项斯鲁,药物有刘宝善,现惟缺病理而已。家玉来谈修理求是桥马路事,单打桩要四千万元云。中膳后胡颂翰来谈,渠谓士芳事正在进行,政府将设立中国纺织业管理委员会,或可设法,但须士芳亲写一函,并填履历交与胡颂翰始有希望。
  关于浙大添设纺织工程,校中已去函要中纺公司补助四十亿,此函亦由胡颂翰转去者。下午四点思安得借青年会总会缪秋笙来,知缪系宁波人, 1919 1923 年在Chicago 大学读教育,此来对浙大学生演讲,明日讲"人生之价值"。余约其四日在校晚膳。
  步青来,知朱良璧在仁爱医院小产。邦华来,为湘湖农场事,余以农经系计划〔农场〕归农经系管理为不妥,应由农场主任负其全责。至于人选方面,吾人不应有成见,单纬章可以试用名义,如有更佳之资格〔者〕自然更欢迎也云云。阅报载上海气象局已改组,气象总局移上海,同时台湾气象台台长石延汉有被魏道明所捕之消息,继任者为蒋丙然云。晚阅One World or None or Full Meani昭0/ the AtomicBomb 。
  苏联预算《东南日报》今日载,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通过本年预算为378,900,000,000卢布(即75,780,000,000 US $ ) ,其中军费占66,000,000,000 ,较去年稍减,本年占179毛,去年189毛。
  又New York Sundαy Times 俄国工人工资:工人600 700 Rubles ,技工1000 卢布,技术员1500 20∞月薪。物价:新卢布肉每磅15 R ,牛油32 R ,羊毛衣服一套1400 R ,皮鞋一双260 Ro The currency devaluation through a harsh measure , makes asounder ruble.美国杜鲁门提出1948 年预算岁人44 ,700,000,000 ,岁出坷, 600 , 000,000元,其中国防占289毛,援外189毛,退伍士兵15% ,教育研究1% ,公债利息13.2 0
  接张宝莹函严寿宣函南京特急电一通
  寄钱逸云、土芳又函(附胡颂翰名片)
杭   晨阴,楼上39°,楼下40°。下午睛。晚44°。
  晨七点起。今日接医务组报告,知门诊去年共57 , 486 人,以九月为最多6733人,十月6039 人,而以四月为最少3637 人,十二月3358 人。看病人中以学生为最多42710 人,教职员4002 人,工友4778 人,家属4900 人。即每日有120 学生,十一个教职员,十三个工友和家属也。朱仲翔来谈,知曾赴严州一带勘察煤矿,均系私人所办,规模极小,日出数吨而已。渠病后健康己复元,较去年此时为佳云。
  作函与叔永,告以本月五日不能出席UNESCO 中国委员会,以校中有事接洽也。同时复韩庆漉一电,复不能去京出席。五日日期系前次开会时所定,当时会中主张在十五六号,余恐考试院月初要开考选大会决定高考及格人选,故主张在五号,孰料次日赴考试院晤陈百年、沈士远,知出榜期至早在月中,余大悔之。但由近日消息则月中尚不能出榜,必须至月底或三月初,原因在于阅卷者大部为考选委员会人,彼等多看一日卷子可以在公家多唤一日白饭,因此迟迟结束亦所以补益彼等私人也。中国事情往往为外人所不可解者,按其实际皆自私自利而已。余此次之所以要改会期为十五号,原亦由贪图自己之便利,自私之念,不料结果反不能到会也。
  三点半约庶为夫妇、Lucy 周传青及其弟、胡太太、珊珊、钱老太太、李树化、徐晓等茶点。据庶为云,彬彬考分析化学不及格,化学为其本门工课而至不及格则其余可知矣。五点约青年会协会干事缪秋笙、思安得晚膳,并约梅太太、振公、觉予作陪。膳后即至学生公社昕缪秋笙作布道演讲,题为"人之价值 Tne Value of Man ,谓依耶苏教义,人是平等的,均上帝之遗裔。人可向善的,至于最可宝贵的人是谦虚,和爱,及有创造能力者,斯为贵云。讲来极为精彩,余所不解者,《圣经》者常说人是生的天然犯罪者,这与Children of God 不是相矛盾么。
  接韩庆潦电
  寄石延汉、赵泉澄、严寿置、胡彦久、张宝望、叶良材、陈建功
杭   晨雪,地上积雪一二寸,39°。上午大雪,下午雪不止。

  Ike Eisenhower: "Generals in politics were bad for the nation and for the army. "浙赣路杭南段通车,杭州到南昌票价十九万元,目前杭至京头等八十余万元。
  晨七点起。地上积雪寸余,八点后继续大雪。何家大姊送糟鸡、酱鸭及年糕31来。接顾谷宜来函,嘱函朱部长推荐,即发一电与朱部长及杭次长。庶为来,为彬彬考定量分析不及格事,计七个题目中有五个题目改定,其中有两个题目系计算者均得零分,今日特由庶为亲自解释其中错误何在。实际上由于彬彬平时不做,只是麻麻胡胡那么过日子,上堂昕昕课,下课将书本束之高阁,定性分析如此,有机化学、德文亦如此。我从未看见过彬彬读过德文。近来彬彬尤其有习惯,一边开Radio收音机,一边看工课,如此用功是不能得益的。今日振公接泰和王义煌函,知侠魂与衡儿在泰和松山之葬地,去年作谷子三担,合价六十六万元,此数余即交与振公,于今日寄出汇王义煌。但地〔主〕王远荣于明年起又要照五担谷子计算,实无理由可言,故此事总必设法由地方政府出面解决也。
  午后学生代表陈业荣、李景先等七人来,要余打消辞职之意,并以《上校长书》交来,有学生千余人( 1139 人)签名其后。余告以目前精力日衰而事务繁杂,已非余力所能任。且余如辞去,必须有接替之人,不致挂冠不顾而去也。三,点半开行政会议,讨论裁减工人、药物学系美金账目、朱润祖支薪半年、教职员子弟人小学津贴等,直至六点散。今日独立出版社约晚膳未往。单纬章自湘湖回,与希文同住一房。
  H. H. Amold "Air Force in the Atomic Age" in One World or None 说据RobertOppenheimer 之估计,每个原子弹费用一百万美金,所有飞机运费等廿四万元,共为一百廿四万元。广岛之炸炸毁4. 1 sq. miles ,长崎炸毁1 . 4 sq. miles ,平均2.8 sq.miles ,故平均每方哩不到五十万美元。用普通炸弹则在日本经验要化三百万美金炸去一方哩,故价值为五与一之比。但日本被炸物资价值估计为一亿六千万美金,故从价值论以普通炸弹毁灭之物资,与炸弹及运输之价值为1:50 之比,与原子弹则为1:300 。
  接Archer O'Reilly 、顾谷宜函韩庆糠、泰和王义煌函寄朱骑先、杭立武电韩庆漉函。'Reilly 、姜(琦)伯韩贺礼十万元
  
杭   晨微雪39°。下午阴,微有阳光。晚41°。
  共产军攻辽阳。
  晨七点起。与单纬章同早餐。昨霞姊送棕子、糟鸡、糯米藕来,乃托惠康交由杨其泳带到者,今日早餐与单同吃糯米藕,已数十年未吃矣。昨晚吃糟鸡,皆绍兴风味。绍兴吃年糕用沙糖,但杭沪所谓沙糖均固体,即绍兴之寻糖,而绍兴所谓沙糖,乃一种胶质之流体也。
  上午乔年来,余为拟英文稿,为与美国交换学生之规则。
  写二月十七日至上海哈佛同学会宴会之演讲稿,约五百字,预备七八分钟内可以演毕。午后士楷来谈希文婚姻事,缘希文不善交际而又眼高,既不能自谋出路而又不同意于旧式婚姻。如朱学兰〔前作"朱佩兰"〕见面后无机缘谈话,故不能决定;杨仙靖之女给一照片,亦不合式;近谢觉予太太介绍一江阴人,在上海作事者;今日士楷又提孙季恒之女孙怀琳,但恐大学毕业生不肯嫁军人也。
  今日送三益洋二十万元,又年糕、棕子各一包。晚间丁荣南、杨静庵、钱源泉均来送礼,余均拒绝之。今晨天气转冷,至下午时有阳光,温度终日无甚改变。
  我国本年度上半年六个月之预算。分普通与特别二部(比去年增20.5 倍)。
  普通预算特别预算二数合共付出收入26 ,615 , 100 million dollars 26 ,615 , 100 million69 ,661 ,400 million fI 31 ,725 ,700 million96 ,276 ,500 million 58 , 340 , 800 厅Peficit 26 Trillions普通收入项下: Commodity t缸商品税九万八千亿元.8% ,所得税18.9% ,海关税16.5% ,盐税15.0% 。
  普通支出:国防部十一万亿即4 1. 5% ,债息14. 7% ,教育部10.9% ,财政部9.4% ,粮食部8.0% ,司法行政部5.2% ,预备费2.6% ,内政部1. 3% ,交通部1. 3% ,水利0.6% ,农林0.5% 。
  特别收入: Loans 贷款54. 5% ,售卖政府财产23.7% ,事业进款6.5% ,关税3.1% 。
  特别支出:薪水增加45.9% ,国防329毛,交通部5.8% ,粮食部5.6% ,各省津贴4.2% ,救济3. 6% , Subsidy 1. 4% ,资源委员会0.9% ,水利0.5% ,详单见Shαnghai Evening Post , Februarγ5 , pp. 1 and 2.   接杜镇远寄泰和王义煌、胡开渠(侠魂坟地洋六十六万元,作去年租金)、朱胜连函三益函又款廿万元
杭   晨阴37°。晚41°。阴终日。
  沈阳外围战事激烈,鞍山、营口均有接触。晨潘凤(采侠)来。黄伯樵在沪以心脏病逝世。
  晨七点起。昨洗Parker 红色自来水笔,将套放玻璃杯中,倒水时忘取出遂倒楼下草上,今晨起偏觅不见矣。浙大台湾籍学生共有八人,其中二个女生,卢品(台北, 21 岁,史地系二) ,童静梓(女,新竹, 19 岁,法律二) ,简石春(新竹, 22 岁,物理二) ,吴才木(台北, 24 岁,化学二) ,洪瑶楹(台中, 20 ,农化二) ,陈泽炙(台北,25 ,土木二) ,蔡金海(新竹, 21 ,化学二) ,蔡彰华(台中, 23 ,电机一) ,除卢品一人已回家外,余均在校。
  晨顾俶南来谈,知回锡葬母后于昨晚回杭。羽仪太太来,试验赵元任太太代购之Sewing machine (缝纫机) ,因需用电,觅顾贻训来视察,谈至十二点。中膳后希文去看影戏,余作函与司徒巨勋,嘱其出席于四月一、二两日在Philadelphia 费城开会之American Social & Political Science Academy 五十二次年会,并函该会会长Pattersono三点半开预算委员会,讨论购买金润泉所有毗邻于校址南之十余亩地,金索价每亩五千万元,计需五亿元,拟售去教育部所给酒精百桶之半数,以为购地之用,但大多数以为造屋比购地更急,购地而不能造屋亦无用处,故未通过。决以一亿元购汽车胎,六千〔万〕元修路,四千〔万〕元种沿路树木,五点余散。程振华在寓晚膳。
  我国去年之进出口(二月九日《正报》) 一月至十月出口进口为4:6 ,十一月份为9.3:10 ,十二月12: 10 ,故十二月份为出超矣。是为复员以后第一次出超,计卅六年全年进口为国币10 , 681 , 000 , 000 , 000 ,出口为6 , 376 , 000 , 000 , 000 元。进口棉花第一15.8% ,机器第二8.6% ,柴油第三6.2% ,钢铁第四5.4% ,纸张第五占5.4% 。出口桐油第一占15.2% ,棉布第二占14.5% ,猪鬓第三占8.8% ,棉纱第四占6.5% ,茶叶第五占3.6% 。据张嘉璈在上海美商会之演讲,经外汇平准基金委员会陈光甫之努力,五个半月中收入出口外汇已近七千万美元,输出人管理委员会李铭氏之努力对贸易管理已有极大成就,李为副主任,霍宝树为正云。
  接土木系蔡为武函 谭超夏、唐凤图、葛果行、吕炯、叶良材
  寄赵松乔、G. B. Barbour 、司徒巨勋、Emest M. Patterson 、Pres. Amer. Acad. of Soc. & Pol.Science
杭   晨阴37°。上午阴。下午二点微雪。三点雪渐大,40°。
  飞机发明人Orville Wright 死于Dayton 代顿,年76。其兄Wilbur 死于1912。辽阳失守,锦州外围有战事。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数通。家玉来谈,知明日去沪转江阴。学生代表李景先来谈,关于赔偿损失,下学期收十万元嫌太贵,但讲义、实验二项,如有损失及讲义,决不止十万元也。
  杭师校长孔祥嘉来谈,赠以《 杭州〕师范概况》一本,知杭师于民廿年开办,现有学生437 人,男生占2/3 ,女1/3 ,目前籍贯以丽水为最多(37 人) ,富阳、诸暨、东阳次之(28 、25 、24 人) ,杭县只16 人,绍兴5 人,绍兴人数不及上虞、萧山,更不及蝶县、诸暨也。毕业生迄今共1061 人,其中以东阳为最多(94 人) ,杭州次之( 68人) ,丽水47 ,义乌42 人,松阳、永康各41 人,临海40 人,兰溪34 ,青田33 ,诸暨30 ,绍兴24 ,嘉兴25 ,吴兴9 人而已。浙东之特多由于抗战之故。
  学生吴大信,其兄吴大肝、嫂李秀云均在Pullman , State College of Washington读书。黄炳坤来,知严仁庚已回杭,决定二月十一日即阴历初二下午在校长公舍请Harvard 同学会会员茶点。
  David Hardman , Ranking delegate of British Delegation to the 2nd UNESCO Conferenceon UNESCO mission: "UNESCO's programs should be streamlined and givenwings , it should be practical and likely to command public attention in the coming yearwith emphasis on press , film and radio." Ritchie Calder in New Stαtesman & NationDec. 20 , 1947. Captioned "For People not Pedants" .J. B. Priestly argued that UNESCO's job is to give hope to the peoples of the worldwho are beginning to lose forth in intemational cooperation.
  接硕平、英国气象学会及刘咸函 李盘生、卢嘉锡、李超英、萨本栋函
  寄钱逸云、刘重熙、皇家气象学会、Brentano's
杭   昙39°。上午晴。下午昙41°。
  美国决拨款五亿七千万元为援华计划,由G. Marshall 提出〔于〕国会,自本年四月起十五个月支用,援欧计划六十八亿同时提出。晚请台湾省学生晚膳。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借允敏、希文、彬彬、宁宁、松松五人乘校中小车赴孤山。
  余从未到过孤山林和靖墓上。余第一次到西湖,是在民八年夏天与赵德华(名文锐)在宋庄过夏。以前光绪卅三四年虽曾经杭州,均由西兴过江,直至拱辰桥坐轮赴沪,不至西湖也。八年夏天在宋庄兰个月,把西湖统走到了,但是从未记得到过林和靖墓与放鹤亭,也许年久忘了未可知。民八以后虽曾屡到杭州,但时不长。直至民廿五年来浙大,从那时起迄今绝未到过孤山,故今日到孤山探梅好像是第一次。在林和靖墓旁之梅均尚未开,仅有一二朵己放。由此越山至中央公园,复循湖至西冷印社。余即至西冷印社,胜利后亦第一次也。十点半趋车至灵隐,时地上尚有积雪,借希文、彬、宁、松拾级登翠微亭。希文与彬击雪球,过小溪至灵隐方面下山(山即飞来峰)。后循小道去天堂,行半小时抵中印庵,以为是下天堂,询僧人云是天堂茅蓬,尚有一二里遥始为天堂。时已十一点馀,允敏不良于行,乃田。余民八年自灵隐走兰天堂,以为路密逛,何今日之觉远也。十二点馀回,希文赴季梁家中膳,松、宁、彬赴士楷家中膳。
  今日寄出物理研究所请国防部津贴计划,计A ten million volts linear acceleratorfor lithium 7 廿一亿四千万元, Cu64 放射性六亿八千万元,红外线研究廿三亿元。
  电何增禄与葛正权接洽交国防科学研究会。晚约台湾省学生在寓晚膳,到简石春、吴才木、童静梓、洪瑶惶、陈泽炙、蔡金海、蔡彰华等七人。
  晚阅UNESCO Monitor Vol. 1 , No. 3 , Julian Huxley {UNESCO 第一年工作报告~,知第一次大会中决议二位Assistant Director General ,一位Deputy D. G. 之决议未曾执行,因当时中国代表曾提出两位副总干事中有一位须〈去〉〔出〕自远东也。
 现任次总干事为Walter Lowes 美国人, Assistant D. G. 为Jean Thomas o接Walter Hacker
  
杭   今日为阴历除夕晨睛41°。日中晴。晚44°。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数通。路季讷来谈,知渠已脱离沪宁路化验室工作而在染织厂作事。谈及时局,渠认为如此内战勘乱下去国家总无办法。余告以中央政府如欲和平,共产必欲抗战到底则也元可如何。渠以为目前惟有委员长下野,庶几时局尚有一线希望。余谓委员长下野于彼个人有利,但于国家未必有利,因起而代之〔者〕多半尚不及也,总之目前时局实不能乐观。今日为阴历除夕,杭沪商业均较去年退化,而城内亦有抢劫之事。不知明年除夕更是何等样子耳。据云我们c. E. M. 同班即1910 级于每月十日必在清华同学会餐,同班中如符京朝、王松海等皆卅年未见面,可于此会到云云。
  林汝瑶来,谈及湘湖农场之黄玉聘于昨在浙江病院以肺病去世,留五个小孩,其家在江北不能回,请汝瑶与子桐办理后事。午后着Roller skate 早;水鞋在院内水门汀上一走,竟不能开步矣。宁宁方才学,而希文则本能滑者。
  三点约哈佛同学会同人在办公室茶点,到黄炳坤、严仁屡、张晓峰、李春芬、丁绪宝五位夫妇,田浩澄、李今英、梅仪慈、谢幼伟本月十七上海同学会约请杭州同学会晚膳及哈佛大学近来消息,次黄炳坤报告。
  今日有郑儒针、赵之远二人未到,因均田家过年也。收会费本年伍万元,人会费伍万元,次唱Fair Harvard , Harvardiana 等校歌,最后由严仁屡映影片,炳坤开留声机,五点散,拍数照。
  今晨钱琢如自京嫁女回,谈及在沪晤刘朝阳,知其在同济物理系教书,对于董彦堂《殷历谱} ,认为不但天文有问题,即甲骨文亦有问题。晚祭祖后晚膳。余家在绍兴时,父母祭祖必要在腊底廿六、七、八等日。晨天未明即起,吃年糕,为小孩最快活之一天也。今日在杭买沙糖不得,据云绍兴恐亦无此矣。
  接朱斌魁(君毅)函张三元函杨守仁、汤永健、周鲠生、张缓青(渲) (河北省立女子师范教务)、萧叔纲、士芳寄叔永、仲济、逸云函沙学泼函陈遵妨函
  
   阴历元旦 杭晨睛40°,外间草上有霜。下午晴50°。晚46°。
  
  晨七点起。今年为戊子年,鼠属,为余五十八岁,盖余系庚寅年生也。八点半后陆续有拜年者来,计士楷、波若全家,丁荣南及姚家两家小孩,元晋夫妇、小孩及元成、士樵及小孩,刘潇然、沈学年、高直侯、仲崇信夫妇、李浩培夫妇、谢屡、陆攒何(交去美金四百元支票为购唱片用)、孙斯大、吴昌孚、陈嗣虞、王一冗、杨静庵、卢鹤绞夫妇、白伯涵及自治会代表陈业荣、李景先等等。中午时梅太太、张其楷夫妇、吴征铠夫妇、王爱予夫妇及江希明夫妇来。
  中膳时约允敏在女高师之英文老师沈君玉(穰德)女士(周太太)及其在艺专之女公子Lucy 传青与十七岁男公子传烈,并约庶为夫妇、绪宝夫妇作陪。膳后在楼下拍照,适杨耀德太太、钱临照太太、坤珊夫妇、欲为夫妇等〔来〕。又附中教员秦望峙、张叶芦等五人来。三点谢文通、吴均一夫妇来。三点半借允敏、松松至泰和村及建德村拜年,在梅太太家、黄炳坤、贝时璋、何增禄、陆攒何、顾谷宜、储润科、佘坤珊、朱希亮、蒋炳贤、梁永康、李春芬、王倘、严仁唐、刘宝善、舒鸿、李浩培十七家略坐。此外尚有华昭复、丁绪宝、仲崇信、方重、谢文通、张其楷、吴征铠、王仁东、孙宗彭、卢鹤纹、杨耀德、钱令希、朱良壁、王爱予、周则孟等,十五家到而主人不在,直至晚六点始回。
  六点半至建德村B202 号庶为处晚膳,允敏、松松及希文亦去。今日乃请沈君玉,因其女传青为允仪之养女也。其母乃在上海服务,此次系应其女之招而来杭州者。下午周子亚、萧仲庄、沈祯、陆孟迟曾来寓中。三日以来寓中所养一黄白混合色猫日夜叫嚣不止,初疑其为叫春,继又疑为腹痛,此猫尚仅生七个月耳,究不知何故也。晚九点回。阅Geographicαl Re1.功w Janua町, 1948 0寄韩庆潦(介轩)、天宜函
  
杭州至绍兴当天回   晨房中40°,草上重霜,南风有雾如疆。〈晨〉〔日〕中晴。晚六点48°。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乘校小包车出发渡江赴绍兴,允敏、希文、彬彬、宁宁、松松及杨静波同行。初时有雾,过钱江桥后雾更重,但十点前即有甚大之阳光。一路平顺,公路路面亦佳。九点三刻过绍兴五云门站。余己十二年未至绍兴矣。允敏、希文等五人均系初次至绍兴者。山阴道上素著山水之称,今日见远山尚戴微雪,屋瓦上亦有积雪者,但田野间油菜、小麦均己绿,惟绍兴人迷信风水牢不可破,田中坟墓垒垒如贯珠,损失膏腆之田不少耳。路上竟无工厂,惟一矗立之烟囱在萧山城东,乃昔日之丝厂,厂址巳毁,独余烟囱如鲁灵光之独立耳。过柯桥阮社见酒作坊之瓶瓮山积,此亦绍兴之特产,以其旁即为鉴湖也。十点廿馀即至东关后岙。十余年未至,光景一如昔日。过任葆泉先生之故居,有屋在人亡之感,其公子任橦僧近已在浙大会计处复职矣。经大庙,知幼时元旦日做市之后寺,近已为乡公所,不及旧时热闹,新年玩游均在大庙前矣。过米市行街,所见招牌无一系五十年前之旧者,不但我家所开之承茂米行、源泰烛淘早已关闭,即源泰、同泰、徐恍兴、杨泰孚等等米行无一存在,真不胜沧桑之感也。过大木桥,见中间已铺水门汀,此则较前为进步矣。
  至我家老屋拜霞姊,事先未通知,故渠不料有如此大队人马到也。幸在阴历年初,由惠康媳妇与元成嫂二人之助,请吃点心。点心后,朱胜莲三店玉王及静波之弟老五(佐清婿)来。遂偕至孙云裳家,与云裳谈片刻,知渠公子已进同济机械系矣。
  十二点回霞姊处中膳。今日至老屋正楼、侧楼视察一周,楼屋尚佳,惟偏屋如书房须修葺耳。在天井中拍一照。余儿童时觉余家天井甚大,由今观之,真局促不堪矣。一点别霞姊、静波兄弟、云裳、元成媳等出发东关。一点半至东湖稍停,去乌门山视昔日东湖书院趾,则屋多毁,惟办中心小学。二点出发,进五云门至绍兴城,在大街上一走,晤县长林泽。三点出发,在水橙桥孟大茂买香糕一斤,价三万元一斤。
  由绍兴经萧山回杭,在元晋家稍停,自东关至浙大凡九十二公里。
  接墨西哥El Norte 报 Director Agustin Basave 函 姜立夫函 方青儒函 熊雨生函 黄乃明函
杭   晨睛43°。十点雨甚微如阵雨。下午47°。三点又大雨,寻止。晚48°。
  美国粮价大跌。
  晨七点起。八点半借允敏、松乘车赴陶社晤王驾吾、吴均一、严群。又至罗苑晤晓沧、宪承、子夷、陈卓如、沈忠、岩、周毒、陈慕,遂借晓沧至景云村六号晤路季讷夫妇。回途至湖滨78 号晤方青儒不值,至弘道小学附近晤陈乐素夫妇坐片刻,〔晤〕谢幼伟夫妇不值。出至马市街161 号晤琢如、振公, 131 号晤江希明夫妇。出至田家园浙大医院遇束星北,晤李医生、王季午夫妇。遂回,已十二点。知李锋、晓峰、季梁、姜辛曼均曾来寓。
  中膳后一点借允敏、松松赴建德村B202 晤允仪,约沈君玉女士及其女公子传青、幼子传烈乘车出外游南山。先至虎跑泉、定慧寺,在泉旁拍一照,遂至济公塔院,见新塔院己造就,金碧辉煌,闻建筑费在二三亿元,尚系去年夏秋时之工价也。
  出塔院后乘车赴云栖,值阵雨,在云栖寺内茶点,由知客性善招待,并取出明万历年莲池大师书手卷及董香光于书来看,后有题跋甚多。莲池大师为云栖寺之开山祖师,寺外有董其昌题莲池大师塔院碑,再上则有莲池大师之墓,内有莲池大师肉身,但不知是否可靠也。墓上筑有屋一檀颇庄严,阶下有明崇祯四年立碑。附近杉竹成林,有一老栓为雷所劈,寺僧谓系藏有妖精云。四点半出,雨己止,趋车至六和塔,余借松松、传青姊弟登塔一望。五点馀至湖滨,见夕阳方将西下,在山峰中渐下映人湖中极为美丽。六点回。
  今日在严群处得其父亲所遗留之伊利诺中国学生会1910 年之照片一张,余于1910 年始到美国,故余亦在照片内也。计照片内卅三人,已知死亡者十一人,计有吴家高、张文廷、黄荣吉( ?)、严家骑、陈庆尧、杨熙仲及其夫人陈吉芬、许宗汉,另一山东许〔某〕、沈文郁、杨永年等。不知姓名者四人,大抵为广东华侨。知姓而不知名者三人。不通音问者四人,计施莹、吴维岳、蒋柯亭及周厚坤,偶一通音问者八人:王景春、朱维杰、吴清度、任传榜、邓家彦、欧华清、陈槐、林天吉。常通音问者三人:庄俊、钱雨农、陆宝淦。自1910 年迄今,卅八年中变迁大矣。余以照相示松儿令其指认,渠不能认出。晚学生自治会开游艺会,与允敏、松松借往。九点半回。
  接任美锷、Prof. Burgers , Sec. of C. S. S. R.
杭   晨48°,雨。终日雨。晚51°。

  日本社会党领袖片山哲辞内阁总理,当政八个月。目前议会四百四十余席中社会党124 ,自由党121 ,民主党104 0 下午二点希文去南京。在医〔院〕验身体,去衣108 磅(医学院)。
  晨七点起。今日起又办公,因校中办公放假仅三天也。九点半在雨中乘Jeep.赴田家园检验〔身〕体,首验脉搏(60) ,呼吸(每分18) ,血压Diastolic 舒张压60 mm , Systolic 收缩压110 mm ,心脏、脾( Spleen) 无他,小便黄色,无糖、无蛋白质,胃肠有气(Distended) , Nerve 神经感觉Normal 正常,眼中有Conjunctivitis 结膜炎, Aorta 主动脉微扩大。左肺有结核,大如钱,己Calcified 钙化,并以X 光拍肺照一张。又由刘振华太太梁大夫看Sinus 鼻窦。血液Hemoglobin 血红蛋白889毛(去年二月Charles Walcott 验80% ) , Red Blood Corpuscles 红血球4 , 200 , 000 (去年4 , 670 , 000) 。据云前者系缺乏铁质,后者系缺乏血轮,但前者在80% 以下、后者在四百万以下算为贫血。白血轮4900 ,去年7300 ,普通自五千至一万。均由王季午经手验视,计费两小时,结果大致与去年验者相同。去年二月廿七Charles F. Walcott(81 Sparks St. , Cambridge) 云: "1 think on basis of these studies , we can rule outany organic disease as the cause of your gas and occasional frequent bowel movement. "十一点四十分中膳。膳后希文即去沪转京。余嘱彬彬送到车站上,松松也要去送,由龚司务开Jeep 车往。乃乘下午二点车赴沪,在沪将留一二天,因元晋家大姊介绍元泰先生之孙女、云五之女(廿五岁)与希文一见面也。
  下午查点半借允敏、松松于雨中赴中正路祝廉先、萧仲庄、刘操南家,华藏寺巷邦华、季梁、鸿逮家,振恒小筑劲夫、王军谋家,中正巷鲁珍、晓峰家及龙泉馆束星北、丁荣南家拜年。回至文学院晤晓峰,遇郑奠(石君) ,谈半小时。
  据民国卅年日记,余于八月二日在贵阳医学院验身体,并以X 光拍肺部照片一张,价一百元,由杨济时医生检查,谓余右〔肺〕有孔但无碍,血压最高110 mm ,最低70 ,与今日所验无大差异也。
  接郑子政函
  
杭   晨雨51°,侵晨雷雨。

  美国援华法案第一次四千五百七十万元(去年七月卅〔日〕通过二千七百七十万元,十二月又通过一千八百万元)购麦五万吨、米四万三千五百吨,已陆续起运,我国政府指定在京、沪、平、津、穗五大城市配给。
  晨七点起。今日天气温和而潮湿,如霉雨天气。吴均一来谈设立人类学研究所问题,余认时局不佳,经费困难,此时不应谋扩充。昨与郑石君、张晓峰谈设立国文研究所问题,余亦如是主张。哲学系近聘熊十力到校。熊已六十余岁,虽对于国学、哲学造诣甚深,但对于学校能有多少供献大是问题。要发展一个大学,最要的是能物色前途有望的青年。网罗龙钟不堪之过去人物,直是养老院而已。由是可见谢幼伟之无眼光也。
  自治会代表陈业荣、向惟夜二人来,谈前晚自治会师生同乐会中请同济学生报告并发起募捐事。余昨与女生来拜年之代表董静珊、张淑政等谈及,谓前晚自治会之同乐会名不符实。假若以同乐会为名而为同济学生募款,不免挂羊头卖狗肉,如此办理实有失信用也。陈、向二人力辩是临时加入同济学生会之报告,余以为此种说法理由殊欠充足,如同济有代表尽可开会另出布告,不致于此次之张冠李戴也。
  此次余告陈、向二生以自治会对政治兴趣太浓、舆论太偏、手腕太玩弄,并举于子三出葬时要全体在凤凰山吃饭一事为证。渠等犹力辩。但过去自治会所出之《浙大周刊》、《求是周刊》以及学报,对于学术文字完全不载,满篇均是骂政府之文字,元怪乎外人以浙大为共产党之集中地也。
  晓峰来谈,为迪生出版其平生著作事。午后杨新美来,又医学院姜辛帽来,知渠系南菁中学及苏州医专学生,董伯豪为其南菁老师,而周仲奇为其校长,又次仲与姜为南菁同班生云云。晚六点至医学院,应王季午夫妇约晚膳。今日起伤风,因昨照X 光时脱衣时间太久而受冷也。
  接Brentano's , Associated Harvard Club 、龚宝荣等函寄李润章、陈遵纳、方青儒、金克南函Brentano' s ,希文、子政
杭   晨雨53°。
  Academician Eugen S. Varga , Soviet No. 1 econömist , has been stripped of his post as directorof Institute of World Economics of Soviet Academy of Science. He wrote a book on Changes in CapitalistEcorwmy ~作er World War II. It showed the Soviet economy & capitalism could cooperate. N. Y.Sundαy Times Jan. 25 , 1948 .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乘车借允敏、松松赴开元路艺专校长汪日章夫妇〔家J,坐片刻即出。赴安吉路八号晤黄羽仪太太,遇其五姨自上海来。十一点至英士路阮毅成寓,适毅成赴吕超先生处,与阮太太(钱英)谈半小时。兴辞出至建德村晤严仁庚,晤其叔严智钟,渠来杭视其侄者。出。晤王子培及夫人,其夫人系南京女师毕业,与程振华同班,比陆冶予、顾慰曾、秦惟一等低一班。允敏以严群所有之Illinois 大学1910 年学生照片示严仁庚与玉子培,其中有卅三人。子培与严君均指出谁为余之照片,此乃卅七年前所照,时余较回国〔时〕为肥硕,比目前更肥,但渠等均能认出也。
  午后丁应豪来,持其父亲丁文元一函,为其一亲戚王君介绍农业机械公司作技工事。何家大姊来,谈及为希文做媒与何家云五之大女振允事,及抗战前元成与已订婚某家女于成婚之前二天因岳母一言而成精神病,因以退婚之事。现元成之太太乃安徽籍,即余在东关所见者,而其前退婚之女于低离后终思破镜重圆,直至去年始出嫁云。今日章继培(耐安)、张毅夫、方青儒相继来拜年,晚阅Hαmαrd AlumniBulletin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 Dec. 13 , 1947 0s. E. Harris Who ShαllPαy for Education? {谁为教育出钱?}。美国廿五岁以上的人4 5% 为大学毕业生,抗战以前大学生人数在校之数与大学年龄人数为11至169毛,据美国Office of Education Record 教育局记录,在十八岁至廿一岁之人口1890 年3% 、1920 年8% 、1940 年159毛在大学,下一代之大学生将达三百万人即30% 。美国各大学之Endowment 捐赠目前不能超出2 Billion dollars 20 亿元,如大学要好的设备,到1960 年尚需12 Billion ,此数如何筹措,大是问题。因1920一1930 年间每年各校所得Gifts and Bequest 赠送与遗赠不过年五千万元,则12 billion之数需300 年也。目前有二百万学生已是勉可敷衍,若加至四百万人,决无办法。自1910 40 ,大学生人数扩320% ,而技术人员与经理、公务人员只增249毛。
  接李祁函
杭   晨雨50°。日中雨。晚48°。

  邵均来。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作函数通。陈叔谅来谈,以为外间对浙大舆论,对于学生过于放任,故外间己啧有烦言,希望能将改弦更张。余告以关于学生方面,省主席巳屡有表示,以为年假中可将左派活动学生开除三四十人,则学校即可安静。余以此事之江、暨南曾行之而有效于一时,但实际此种方法只能收效于一时。浙大向来事事公开,开除学生必须有理由。校中并不知谁是蓄意捣乱的共产党。省府所给名单未必可靠,且昔年被捉去之学生如滕维藻、潘家苏、王惠诸人,迄今均在中央政府作事,亦不见有异。故吾人总须爱惜青年,不能以其喜批评政府而开除之。故目前如省府以为学生中有共产党,即可嘱法院向学校提人,或由教育部给名单,则学校当然开除也。余明日去京,当与布雷谈之。
  朱仲翔来片刻。中膳时余家钱老太太来,膳后晓沧夫妇及沈思岩夫妇来。午后作函与下学镇、Trewa时la 等。阮毅成夫妇来。五点借允敏至翁隆盛购绿茶四两,每〔两〕二万元,最好者拾万查两(狮峰)。晚六点约严仁屡夫妇及其叔智钟〔台湾大学医学院院长)、王季午夫妇、李天助夫妇及姜辛曼夫妇等晚膳。严为范孙先生之第三子,而仁屡乃长房也。据严院长云,其父亲人筑、去欧均有日记,去筑日记己付印云。又谓台湾大学有学生二千余,大部乃原在日本留学之台湾人,医学院有日本教授四人,病床四百云云。
  今日接中央委员通讯录,见余名亦在内,不知何时加入,余亦从未接通知,事极可怪。
  接下学横函杭立武、顾乃亨(西大)寄下学镇、姜立夫、J. M. Burgers 、方青儒、俞大维、G. L. Harris 、Trewartha
  
杭至沪   晨阴雨。至沪阴雨。下午48°。百舌鸣。
  Mars ne缸est Earth 火星近地距离63 ,000 ,000 0 Harvard Club of Shanghai Dinner 哈佛上海同学会会餐。今日称得去衣105 磅。
  晨六点一刻起。收拾行装,别松、宁诸孩。早餐后即借允敏乘车赴车站,时在七点半,上车时适遇羽仪太太、黄宁而等送林家五妹上车。允敏随至车上后谈片刻告别。林五妹带一十一二岁男孩,并有行李四件,欲在沪西站下车,余遂约同下车于西站。八点车开后,十二点半至上海西站,即有林家五妹之亲戚廖文奎君来接,询之乃知为浙大前化工系教授廖文毅之兄也。知廖在台湾政治活动有反政府嫌疑,现避香港。廖车送至岳阳路320 号后,余即至动物所。遇浙大毕业生顾君,知玉所长家樨赴轮埠送友人赴美。
  余打电话至China F oundation 中基会江西路45 号晤叔永,知叶良材巳赴北站去接,余至为抱歉。余与叔永中膳在清华同学会,后略坐片刻即乘叔永车赴福照路中国科学公司晤允中,托印名片二百张,并谈及《科学》印刷情形。谓市面不佳,公司可裁114 之工人而不敢裁。《科学》印月二千份,蚀本月二千万;~画报》月二万份即不能赚钱云云。至陕西南路科学社晤卢于道不值,晤于诗莺。遂至研究院,逸云、子政相继来谈,知子政辞上海气象台职务后,己得中央航〔空〕公司预报SectionHead 科长之职,月薪300 ,办公费200 ,每月可得二千万元,己收入六倍于在〔气象〕台时之薪棒也。逸云谓过年连买米四担费去四千万元,购家具又费二三千万元云Z王。
  六点半偕叔永至福州路American Club 参加Harvard Club of Shanghai 宴会,遇黄国骋、陈梓传〔旁注:陈梓传即陈受昌〕、Homer Lin 、毛掌秋、毛燕誉夫妇、李振吾、吴贻芳、赵曾饪夫妇。在Head table 首桌者有振吾、叔永、吴贻芳、上海美国领事John Cabot 、哈佛大学Prof. Roscoe Pound 、吴国祯(C.K.Wu) 夫妇、叶良材夫妇及会长Le Fevre 等。由主席〔宣布〕下届选举结果:会长张运动27 票,赵真觉(T. C.Chao) 26 票。膳后演讲者吴国祯、Pound 、Cabot 与余,又有周小燕唱歌。十一点偕叶良材夫妇至虹桥路888 弄3 号寓。
  寄杨守仁、支钟藩、丁文元、顾乃亨
沪至京   晨阴49°,日中阴,晚50°。闻百舌鸣。
  晨七点馀起。叶宅在虹桥路,三楼洋屋外有空地,结构甚佳,唯太近铁路,晚间火车过时全屋摇动,睡床上有uncanny 可怕之feeling 感觉。叶家有三孩,一孩已在岭南大学,二孩在家,十三四岁,进江湾岭南附中,一学期连膳费一千五百万一人,可谓贵矣。
  晨早餐与叶良材夫妇同膳,谈及昨晚唱歌之周小燕,知其为汉口人。父名周苍柏,曾为四川财政厅厅长,子女均学音乐。周小燕喜搜集中国民歌。在外国九年,精通英、法、意语言,昨晚唱《长城谣》极佳云。九点半至余庆路177 号晤黄膺白夫人,知孟和现在渠寓养病,阳历年底病Angina Pectoris 心绞痛甚剧,几乎不幸卒,由其婿邱医生(女已过继)诊治,现已稍康复能坐起,惟不能见客云。余告黄夫人为五月〈八〉〔九〕日日全蚀(全环蚀)经过武康、莫干山,美国将派天文家来观测,欲浙大合作。余向黄夫人借白云山庄之屋,渠已允可。并谈及渠在上海办牛奶场,有母牛十九只,每日出奶500 磅。余颇怪其数之大,因浙大畜牧场有母牛二十余而仅出奶二百余磅也。临行时并赠以奶油一磅。
  趋车至海格路175 号晤蔡夫人,知其子'怀新原在大同读书,现以肺病留家。尚有一女名醉盎,交大物理系毕业,欲赴美留学。一女名英多,则尚在校云。并知仲撰于十四赴香港。出至金城银行四楼305 晤达卿,谈半小时。至清华同学会中膳,遇黄国韩、林伯遵、王宗瑶诸人。一点馀乘China Foundation 车至北站,上车后未几车即开。在车中阅Krshnalala Sridharani (印度人)著My lndia , My West 书,氏在甘地所办之Ahmadabad National University 及Tagore 泰戈尔所办Santineketan 平安居所之Visva - Bharati 读书,后至美国留髦。七点三刻到下关,因森森来接稍迟,余乘三轮车入城。至珞咖路始知希文与森森曾至车站也。
  
  
南京   晨阴49°。

  美国G. Marshall told Congress: "While the solution of China's problem is largely one for Chinese, the proposed US $ 570 500 000 US economic aid to China is needed to give 由e Chinese govemmenttime to institute steps towards more stable economic' condition. "涂长望、Marsten 、李振翩来。
  43晨七点半起。与希文、森森同早膳。默君在湘乡未回,英多在上海过阴历年,故森森一个人在此过年。余悔未邀其去杭州。见傅王耳给希文信,系本月十三写,说遵义米每老担一百万元,肉一万六千元一斤,鸡蛋七千元十个,巳觉物价太贵。但较之京、沪米一百六七十万一担,即四百万元一老担,肉五万元一斤,鸡蛋四五万元十个,则相差悬殊。珊已小学毕业,玛将于暑假毕业高中云。上午九点涂长望借陈松樵(美国学术处帮办,上海汉弥登大楼216 号)及Mr. Marsten 来。Marsten 曾在重庆见过,专门搜罗地图。此次Marsten 来为Trewartha 看住宅,因Trewartha 欲来中国也,适余在南京亦可谓巧矣。
  十点借涂长望赴西康路14( ?)号美国大使馆晤George L. Harris ,系美大使馆Cultural Relations Attach岳文化参赞。与谈Fl曲right Act 运用办法,据云为此事大使馆弄得非常头痛,因该法案规定每年一百万美金之款只能用法币,故所有自美国来华之教授与学生均乏旅费,因此大使馆正在设法为来华之美国人筹措旅费,并欲约CNAC( 中国航空公司)收法币运美国人来华。本年来华有教授二十人(而来请求者已达150 人) ,研究生十名,在教会学校读书之中国人100 名云。余与谈及Prof.Trewartha 来华事。临行晤Miss Borchard ,询其关于留学生出国问题,据云只要有1800 美金之担保云云。
  别长望,至教育部,适部中在开会。f皆JÏ)自修赴泰山饭店中膳,到JÏ)夫人及其姊夫、姊姊、四妹与吕斯百。膳毕出至蓝家庄公教乙村成宇三号蒋慰堂处,知渠已将《百里先生募款书》作好在印刷。出借慰堂至兰园六号晤陈念中不值,晤其夫人章德英,又借慰堂至教育部晤黯先,谈十分钟出。晤周纶阁,知本年上半年各大学可得美金廿五万元,浙大可得数在一万以下,临时费四十亿元云云。遇汪德耀。乘车至旱西门(汉中门)龙蟠里晤翼谋,见其精〔神〕墨妹,犹忆十年前在泰和讲学,倒地昏迷,不料其能恢复健康也。五,存、回珞咖路。吴均一来。李振翩来。
  
  
南京   晨雨51°,日中雨51°。
  美国仍主张东北由UNO 代管。许季剪在台湾大学宿舍被人以斧劈颈而死,惨哉。子三:世瑛、世琛、世琼,女世琐、世葫、世璋,夫人陶善敦。季剪年六十六。
  晨八点起。九点至琅野路17 号晤咏霓,与谈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ScientificUnion 下Committee 及Science & Social Relations 出席问题。因该委员会中国代表系余与咏霓二人而已,咏霓主张推汪最哉代表,余则以UNESCO 送六个进修考察员与中国请派代表,其中一人即为专门Science & Social Relations ,不如由此人代表,令其作充分之预备。现人选正由中国委员会酌定中,余推顾俶南,而梅月涵推叶企孙,其余推荐者有九人之多,两星期后将再开会议决定云。关于台湾状况,咏霓认为台湾工业已相当发达,故其治理情形应与内地不同。陈公侠在台励精图治,惟专卖局所用非人,最后台湾银行命令有限兑现,遂致酿成大祸。自魏道明去后完全官派,每况愈下矣。关于国家局势,咏霓亦不乐观,认为陈辞修去东北已太晚。
  武官贪污己养成习惯,陈欲更张,均不听命。陈失败以后更无办法。卫立煌虽能人,但回生乏术矣。东北之放弃,迟早问题矣。美国于一年前曾主张以东三省交UNO 代管,但政府不允。现则美国亦不能不撒手,鞍山、抚顺人材均已退出。又谓在广东宋子文家住六天,有二晚广东铁路被盗劫,宋子文尚谓"诸君若不能居京或将来粤",实则粤省治安反不及浙闽也。
  偕咏霓出,送余至研究院与萨本栋谈,知Jan Schmid 赴Manila 马尼拉。又至教育部晤黯先,谈半小时。余提出辞职问题,告以如部中乏人,则只由内部产生。
  关于副校长,国立学校无此办法。十一点半至气象局晤蔚光,谈及子政辞职上海气象台及石延汉辞台湾气象台事,遇李鹿苹、王炳庭、童世芬、汪德和、张汉松等,即在局中膳。知浙大在气象局任事者有十一人之多,计欧阳海(女)、阐家冀(女)、王连琼(女)、束家鑫、吕欣良、段月薇(女)、庄严、潘寰、施亚西、张汉松、张元明等云。
  寄子政
南京至苏州   晨晴46°。晴。晚苏州50°。
  Ireland 爱尔兰之首相Eamon de Valera 续任十六年,此次选举失败, Costello 继任。住通〈观〉〔关〕坊锦帆路40 号。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由森森开车送至车站,自珞咖路至下关仅十余分钟而已,即与希文、森森同上车。八点钱塘号车开。在车中阅Sridharania (印) My lndia ,My West 书。十二点四十分车抵苏州站,即雇洋车人城至护龙街大井巷之乐乡饭店,开308 号房间,费二十万元。即询振华女学地址,元人知晓,后询书坊店亦不知其处。在书坊购一苏州地图,阅之更属茫然。最后由一杂货铺店员云在药门相近之带桥,乃雇一洋车往。余于民二十五六年曾至振华演讲,现街名已全改,护龙街称中正街,到此已恍如隔世矣。
  二,点至振华女校,遇王季玉校长,年虽六十六而极为康健,惟耳聋耳。沈海搓已先余一天到,乃由王校长、小学顾主任及海搓兰人借同参观校舍。先经礼堂至图书馆,昔为织造厂,乾隆曾临其地。再至科学实验室,并至小学。现有学生432 ,全女生。小学371 ,男女兼收。三点开会,到东吴大学杨永清校长,社教院陈逸民(礼江)、袁思庄、小学顾主任、王女士王季昭等,讨论下学期预算,收费:高中学生学杂330 万,初中250( 万J.己募得助学金六千万元,故114 之学生可免费。教员职员:中学32 人,小学13 人,薪水本学期中学360 万一8∞万一月,小学180 270 万一月。次讨论建筑科学馆,有校友捐木料,故仅缺三亿元,拟由十四人每人担认二千45万元,要余函沈君玉女士,并约周瑞华来校教英文。
  丁炜文、季锡五来,约住渠家中。余至锦帆路40( 号) ,遇俞锡荣。七点在振华,遇苏州师范俞缸校长及地政局(土地局)周局长治(为公) ,谈至九点半告别。
  回季寓,与炜文、锡五谈至十点睡。
  大井巷近观前街,乐乡旅馆是苏州比较好的旅馆,振华女学在府〔前〕街。
苏州至杭州   晨睛46°。晚杭州51°。日中晴,晚阴。梅花开(可亭)。
  《中苏互不侵犯条约》延长二年。30 th anniversary of Soviet army , Marshall , Bulgarian 陆军总长speaks 。
  晨七点起。与丁炜文、季锡五及俞锡荣及友人陆君同早餐,餐后即有王季玉校长及小学校主任顾家煌(其弟顾家荣系浙大土木系毕业生)来。九点借锡五及顾君赴城南沧浪亭,系纪念苏子美者。其亭前后均有假山、横道,四周有溪水环绕,壁上有碑,多道光时物,间有康熙、乾隆时代立者。对门为省立图书馆,有书十万O数千本,其地本称"可园"。出。乘车至城东北狮子林,系苏州士绅贝家所有,余曾数至其地,今日到此,见沧浪亭颇有失修之处,而狮子林则各处完好如故。闻留园盛氏产业因驻兵几全毁矣,在沦陷时代狮子林为日人招待贵宾之所云,故得无恙。锡五于狮子林极熟,故尽至其阁楼亭甜。自出至东北路拙政园,现办国立社会教育学院。晤陈逸民(礼江) ,因星期日未来,遂人内参观。出。别顾耀晨(家煌)与季锡五(福生) ,至观前街。路比三元坊阔,但非柏油路。遂回至锦帆路四十号季家。
  季系租浙大毕业生张则民父母之屋,其母双目已失明,张则民在天津三间屋月租一百廿三万元。膳后炜文即将赴光福(即邓尉探梅处) ,现已无复香雪海,仅残余梅花数株矣。据炜文云,离苏州五六十里之邓尉己为新四军之范围,农民均不交税赋云云。一点由锡五送至车站, 1: 42 钱塘号车来。遂别锡五上车。在车上阅Sridharani 之My India , My West 。车至上海,时车停一小时半, 4 :00 p. m. 叉开。在车遇郑儒针,知其于昨自香港飞上海。八点半车到杭州城站,即借郑儒针乘车回校。
  Leighton Stuart 司徒雷登In so serious a situation , facing the countηat present ,there seems to be a great opportunity and responsibility for all who love their count巧,esp. the patriotic educated people to organize & study what the national problems areand arouse and instruct the people so that they may realize democratic govemment.
  接张继志、士芳、Prof. Lilley 、韩庆潦、单菊亭、么振声、李润章、宝莹函
   晨昙。目中阴昙。晨44°,下午47°,晚44°。

  日本内阁片山哲Katayama 辞职后,社会党、协同党拥护民主党芦田均Ashida 继任,自由党吉田茂Yoshida 失败。众院芦田216 禀(过半数五票半) ,吉田茂180 ,前首相片山哲八票。下午谷超豪、陈业荣来。
  晨七点馀起。八点后阅来往信件多种。冯家外甥(华庭哥之侄)异侯来,嘱写一介绍信与上海江南造纸厂陈厂〔长〕荐渠为庶务,冯异侯现住东关后永兴,并知余幼年同学祝侯(杨韵侯之弟)住孙云裳(介藩子)之旁云。季梁来谈,余告以ChinaF oundation 借美金办法,以补助理学院教学研究设备为目的款,至多五万美〔金J,年息三厘,三年后还本,限三年还清。余〔己〕与周纶阁谈,渠认为由教部担保可元问题云。
  中午乔年、俶南来谈,知补考时又发生有人代答事,系法律三年级周生,有一门不及格,其弟觅人为之代考。余主张周生应予除名。中膳后学生代表谷超豪、陈业荣来谈,为于子三葬事及学生因成绩不良而开除等处分。此次二分之一不及格(学分)及必修课不及格二次须开除者,有七十人之多云。
  邦华借民十八九年农专毕业生杨君来,湘湖农场主任事。缘黄玉弊以肺病逝世后农场主任元人。余主张单纬章,蔡荐一张姓,余以毕业年限太浅志不在农场,故不愿意任用之。单患其太软弱。今日与杨一谈,其人系部县籍,尚有经验,故令明日赴湘湖一视察。
  美国大使之演讲《大美晚报) Feb.22 and 23. J. Leighton Stuart in a statementsaid , "Our problem has been how to help the common people who have been thechief sufferers from the devastating intemal conf1ict which has continued since V - JDay. What the country need is peace and productive activity under a govemment thatcares for their welfare. More specifically , the problem is how to benefit the commonpeople and protect them alike from the extreme reactionary or selfish element , and fromthe extreme radicals with their brutally destructive revolutionary tactics. "接高剑秋、Brentano's ,美国气象学会、J. M. Hagopian 、姚尚午、何植栋、张以刚、沙学泼、谢家玉函杨竹亭
  
杭   (元宵)晨44°。晚月明如昼,53°。

  杀死许季菇凶手高万伴已捕获,原因系偷窃脚踏车与衣服。丁振麟、过兴先、熊伯衡、王德崇、邹元嫌、周英焕、杨荣昌来。黄勋来。
  晨七点起。上午丁振麟、过兴先来,为卢亦秋以台湾糖业试验场场长易人欲回浙大,为其说项。又王德崇借熊伯衡来谈。熊在西北农学院教农经十年之久,此次47乘飞机到摸口转杭云。学生周英焕与杨荣昌来谈补考作弊事,二人均法律系三年级生,缘周有一门不及格,已回临海原籍,其弟恐周来不及考,乃托杨为之代考,由赵之远发觉。因周功课素不好,而此次竟得80 分,查澈之下对笔迹,知系杨所作之卷,故二人均已承认,提出明日会议讨论。
  高尚志来,为购跑马表〔秒表〕事,每只需五百万以上。此次收体育费得七千万元,购球外已嫌不足。李浩培借黄勋来。下午晓沧来,并约李树化同吃元宵。五点借晓沧至火庙街18 号晤邵裴子,谈半小时,知文理学院大门上之字系梦麟所书。
  晚膳后借允敏至建德村,松松提灯往。
  David E. Lilienthal "Atomic Energy is Y our Business" , N. 卫Times Mag. 一月十一。
  There are two facts of greatest importance to every living man: (1) Mankind hasprobably leamed more in the past 30 years about atomic energy than in all the precedingcenturies and (2) Within the next few years , a decade perhaps , we should be in a positionto unlock new knowledge about life and matter so great that wholly new conceptsof life will emerge. .. Radioisotopes can reveal the secret of how a stalk of com uses therays of Sun , how does a plant absorb the fertilizer , and just what happens in aplant ? .. To leam one of nature' s basic secret一-photosynthesis. The answer will greatlyaffect the world food supply & hence road to peace. . .接朱学兰寄杨竹亭、王竹泉、张以刚、杭立武、郑邦琅、周鸿经函希文、硕平
  
杭   晨晴49°。下午睛。
  Czechoslovak communist Prime Minister Klement Gottwald comes close in his views with presidentEduard Benes to form a new cahinet. A decree of communist interior minister Vaclav Nosek convertedCzechoslovakia into a police state, 2∞ arrested.
  晨七点起。作函与叔永,约来杭至超山探梅。并函叶良材,谢其在沪作居停主人事。陈业荣、谷超豪二人来,谓上学期考试二分之一不及格者占七十人之多,可否从宽准试读,余不允。又闻乔和生二分之一不及〔格〕有从宽留校办法,余查无此事,因壁报上造谣言也。此次考试较严,故一年级二分之一不及格因而退学者共46 人。有侨生陈耀刚,生长于逞罗,来说项。余认为边疆学生或可考虑耳。法二年级学生陈全华来,以去年停学一学期(为罢课风潮)欲恢复公费,决提出下午讨论。法律三年级生徐学楠、汤养正、潘襄华、吴英才、齐韶等,为学生周英焕将被开除说项。缘周临海人,考毕回家,但债法篇总论不及格,十五〔日〕补考人未到而有人为之代考,由考得成绩特佳,经赵之远发觉,知系同年级杨荣昌所为。杨亦自承,但讲系其弟托代考。下午三点开行政会议,讨论结果杨记二大过二小过,周停学一年,陈全华、崔兆芳停学一年,不能得公费,侠呈部说明再定。晚庶为来,知彬彬在实验室时冒签汤克之名(汤不到故为代签)云。
  J. Leighton Stuart (《大美晚报》二月廿三日) : He suggested that the intellectuals& the educated might form a new party to offer constructive criticism of the government, or they might simply be organized into groups for the advocating of certain reforms& a progressive movement. He is alarmed by the negative attitude taken by the intellectualsand the educated , i. e. the professors in the universities toward the government. Some of them are criticizing government but are doing nothing to help improving it. Hehopes there will be a progressive movement launched with the support of the government.
  寄叔永函叶良材函
  
   晨睛52°。上午阴,下午雨。
  苏驻华大使彼得罗夫辞职,使馆武官罗申继任。浙赣路全路自南昌至杭州通车。
  晨七点半起。上午贝时璋来,渠于去年六月赴丹麦出席万国生物学会,所乘轮Andre Lebon 安德烈·勒邦号系卅年前所造,绕地中海行程极长,故到丹麦会期已过。此次在巳黎原定年底可以回国,但适值法国罢工,故又待Andre Lebon ,回国走卅九天,自Marseille 马赛到上海,甫于廿四到沪,昨晚回杭。在巴黎曾遇刚复,据云暑假可回。贝在巳黎曾遇Needham 及汪最哉云。顾俶南来谈于子三出殡问题。
  午后兰点召集文教委员会,讨论与美国Pullman , Washington 之State College ofWashington 交换学生之人选。王季午来谈,为明日请W. H. O. 派来肺病专家Dr.Laurie 事。晓峰与郑石君来谈约请钟钟山。近国文、哲学请熊十力与钟钟山二人皆负盛名,而年均在六十以上。余以为徒事装饰品而与实际学生无多大补益,因渠等所教过于高深,于学生学问与操行不能有所影响也。函沈亦云(膺白太太) ,为振华科学馆募捐,并借莫干山白云山庄为五月〈八〉〔九〕日观测日蚀之用。
  彬彬上学期成绩太坏,有机60 ,分析不及格补考。彬既要读化学而如此马虎,故余今日中膳后督责之。
  Frank D. Fackenthal of Columbia University (N. 卫Sunday Times Magazine , Jan.11 , 1948) , "Honors for distinguished anonymity". Dr. Fackenthal said , "w e are notafraid to let our students leam truth , we know they will make up their minds that an organizedsociety which fears independent thinking is unworthy of man's God-given intelligence."接骆琼华、王雪艇、Information Please Almanac (1948) 、王季玉、杨昌业、.49寄George Hedl町、Brentano's 二函王季玉、沈亦云函
  
   晨52°,昙,潮湿。日中阴。下午昙。晚56°。
  东北法库与本溪均先后失守,共军离抚顺十公里。
  晨七点起。晨操后早餐。上午作函与叶楷及朱福忻、张宝壁。俶南来,谈决定下午召集学生代表、干事,谈于子三殡葬事。中午孙稚蒜约贝时璋中膳,到贝先生夫妇、允敏、汤朔、谈家桢、江希明、储润科诸人。贝在法国时间最久,曾见周麟(浙大在法之毕业生)。汤为孙稚蒜侄婿,而稚苏之女则嫁与欧阳。三点召集学生代表、干事谈话,到李浩生、谷超豪、陈业荣、李景先、徐曼琛、胡则维、蔡希尧、唐超汉、徐良咏。余以理事会为"于故〔主〕席"殡葬问题的建议于代表会之油印品中有关于谓"当局以卑劣的手段来阻挠我们",谓"校方答应付做坟之钱四千七百余万,但校方如此不履行诺言支付墓工款实在令人遗憾",又谓"于子三之尸尚存在杀人者手中",又谓"及早主动地解决是必要的"。一方面剌激省政府,而一方〔面〕则谓学校曾允为于子三坟墓出钱,这全非事实。建议里并谓校方意见与原案有着相当的距离。关于于子三安葬事,学校并无义务要安葬他,但人死以后总以入土为安。鉴于上次纠纷,如由学校安葬,自治会不再参加意见,定期安葬完全依照学校办法。
  学校安葬的办法一如安葬普通已故之同学一样。当李景先、陈业荣及李浩生均有意见发表。谈至四点半散会。
  余至篮球场及求是桥一观。求是桥马路正在改造,费款约六千万元,因需填土荡之一部,将路线改直。篮球场四周之坐位亦费数千万元云。晚膳后借允敏至庆春路一走。乔和生来,因上学期二分之一不及格,故己退学,欲求介绍至浙赣路。
  惠康来,知湘湖农场杨已在接事,此事邦华事先未曾告予。又惠康媳妇来讲,霞姊于前年分三亩田与她,去年由她收租。今年不给,由霞姊自收,渠颇不服。谓霞姊自有之田八亩已卖去,将款收利息,一年之间化为乌有云云。后询惠康,知家中确有坐吃山空之势,惠康现月薪三百〔万〕元,每月可汇家一百余万元,因每月要粮一石多,故亦觉不敷用也。谭天锡、任雨吉、刘操南、林哗来,谈筹备天文学会事。
  接王尚德、杨昌业   寄叶德生、朱福忻、张宝堃函 朱骝先、戴天佑、项远村、孙晓楼、吕蔚光
杭   阴。晨52°。
  营口失守,辽源国军撤退,二地均于廿六失守。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与杨一飞、Dean Roscoe Pound ,邀请Pound 于春间来校演讲,并嘱杨一飞同来。同时嘱杨能发起组织哈佛同学会南京〔分会J.因战前南京本有Harvard Club 也。又函宋子文,嘱在广州组织一同学会。函朱祖样告以已寄四百美金由赵元任先生转去。发函告同学关于于子三安葬事。接导留先函,知三月五日开UNESCO 中国委员会,余决定前往。函韩庆牒,嘱星期四(四日)派车接余自下关人城,并购星期五之卧车回沪。
  午后三点开校舍委员会,讨论关于校景布置事,森林系邵均提出意见,谓四千万元不敷全校之用,故只布置阳明、梨洲、舜水三馆之附近。讨论一年级宿舍问题,决定推委员七人作初步校舍之布置。罗苑电灯,照灯头算只一百七八十万,而竟用至五百一十万,皆由有人用电炉所致。人皆疑沈思岩太太与李祁二人,但均不敢说出口。欲总务去查,总务方面不愿管。因此所多出之度数欲学校付款,余不赞同,主张平均每人住罗苑者分摊。六点约贝时璋、邵勋、熊伯衡、王德崇、劲夫、晓峰、季梁、家祯晚膳。忽来吴沈纪与孙怀慈,谓因报端见余欲辞职,遂来挽留,并带毕业同学244 人签具之手擂来。客散后余与怀慈、吴沈纪、劲夫谈半小时。
  十点将就寝,孙斯大谓有学生王敦清(生物二)与一女生陈恩明(外文二)在庆春门铁路附近行走,为路警所捉,因城门上曾有布告不准行人沿铁轨行也。经余打电话与城站路警,经毅成询问无结果,直至十一点半始睡,殆十二点以后始有人报告谓二人已回。
  卅六年第一学期退学留级统计表(三+七年二月)退学情形共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二分之一不及格38 人20 7 7 4两次留级3 人2重修不及格8 人2 4 2自动退学26 人26总计75 人47 11 11 6留级23 人4 8 7 4寄杨一飞、朱祖祥(赵明强)、Roscoe Pound 、宋子文函
   晨雨50°。西冷印社梅花盛放。下午转冷,晚45°。
  晨七点起。八点起生物系二年级生王敦清来,知昨晚八点馀渠与外文系二年级生在庆春门散步,沿铁轨行走。因三天前曾因路上有阻石等致临时发警报令自沪来之火车停开,自此以后禁止行人在轨道上行走,城门旁出有布告。二生犯禁,路警带往城站询问,旋即释放。二人并不回校,乃向西湖湖滨游玩,直至夜深始回,如此实干违校纪也。次令女生陈恩明来,陈,广西人,外文系二年级生。据云昨晚被拉至城站,主要原因是由于与兵士口角,到城站后即放走。渠以受惊,故二人遂往西湖湖滨,直至十二点,据云彼时尚有同学未睡云云。余告以一女生单独与男生外出直至深夜始归,是易起误会的事,但陈恩明似〈腆〉〔恬〕不为耻。余告以汝若不以学校名誉计,亦当为个人名誉着想。学校受父母、国家之托,不能不如此着想也。
  九点偕松松乘车赴西湖饭店晤吴沈钮,未几公路总局李君(李兆槐?)来。遂借至罗苑看梅,有二株已落,二株则尚未开足。在晓沧办公室坐谈半小时,知李在杭州公路总局管理国道,即京杭、杭徽二道。京杭全程327 公里,曾有全部铺柏油之议,但目前无此能力,仅汤山至京一段而已。十一点借李、吴二人至西泠印社,在大雨中赏梅。社中有梅十余株,均在盛开,顶上近茶室一株最盛,因枝展开作平顶故尤觉花多。在茶室中饮茶后即下山,送王仁东太太返校,并由李君约孙怀慈同至天香楼中膳。谈及上海申新九厂工人闹事,据云经理为浙大毕业生,向来办理成绩甚佳,待遇亦较他厂为优。此次因竞〔选〕立法委员,社会局局长拥护一人,而党方另拥护一人,二方争持不下,遂利用工人捣乱,共产党乘机活动,因有此惨剧也云云。膳后回己三点矣。
杭   晨晴40°,无霜。日中晴。傍晚41°。杨柳微露绿色。
  玉海楼书八箱到校。至西冷印社看梅,梅花多落,惟有一株白梅盛开。今日秤得去衣106 磅。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数通。适晓峰来谈玉海楼书已有八箱善本到校,其中有宋、明版本,尚有二十箱在温州I ,亦将运杭。孙延钊返里后,其族人颇有反对无条件送给浙大之办法。而租赁孙家旧图书〔屋〕之军官,又以书如送给浙大则不肯迁出,因此有先送五千万元作为付房客之用之议。余决定提出星期三行〔政〕会议。
  土木系高楠〔后作"高珊"〕 来,渠〔系〕高平子之侄,住仁和里五号。
  中午偕贝时璋、允敏赴安吉里八号黄羽仪太太家,到晓沧夫妇,李祁及宁而。
  宁而已辞外文系助教职,就弘道英文教员职务。膳后借晓沧至十六号许绍橡寓,许不在,晤其岳丈孙养瘤。二点趋车至西拎印社看梅花,并拍数照而出。回后作函与农山。六点四十分李伯纶自沪来杭,余借允敏及松松赴浙大医院。
  Soviet Culture by George C. Guins , The Russian Review , Autumn 1947.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culture of W. and Soviet Union: 1) Although the capitalist W. is aprey to the materialist culture , it has not renounced either religion C or J idealism. The seelements are encouraged by church , philosophy or idealism. In the Soviet Union , however, the slightest manifestation becomes taboo. The materialist approach to life has become sovereign ruler of the thought of conduct. In the Soviet world socialism has become not merely a means of improving life , but the ultimate goal , a sort of idol all must be sacrificed. 2) In the W. the historically formed stratification of society and hierarchy of social groups , the division into upper and lower classes , have continued to fonn the basis of social life. The democratic foundations of the state structure of W. natìon svouch safe the possibility of moving from one class of socìety to another , and the better ment of their material conditions by means of an organized struggle for their ìnterest. In Soviet the upper classes of the pre-revolutionaηtime have been exterminated , and theoreticallyequality has been established without any division of upper and lower classes.3) In W. both culture and democracy have arisen upon the foundation of individualism.State exists in order to protect individual. In Soviet collectivìsm holds full sway. It inculcates the notion that man is only a tiny particle of the nation , its purpose is to toil for the realization of the aims of state.
  接叔永、希文、王季玉函 羽仪太太、农山、张国维、顾恩、赵意
  寄Bumpus 、希文、叔永、农山函
杭   晴。晨39°,下午45°。

  •Every time we allow the govemment, because of our own individual failure to take over a questionthat properly belong to us by that much we surrender our índividual responsibility. Dwight Eisenhower艾森豪威尔" An open letter to students" <致大学生的公开信》。陈宗器来。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数通,并阅Julian Huxley 赫骨黎致教育部函。十点半方欲借振公赴仁和里仁和坊晤高平子,在途遇季午与李伯纶来,遂借王、李二君赴市政府晤周企虞。余询以凤凰山葬蒋百里事,孔家出面反对,渠无意见。关于庆春街粪夫挑粪,自侵晨至日中络绎不绝,渠亦无办法能提早出粪之时间。出至竹斋街浙卫生处晤处长徐世纶,据云杭城有八个医院:广济、省立、市立、浙大、浙江、时疫、医专、仁爱,以仁爱为最大,有床百余,广济只80 ,市立亦只八九十而已,浙大70 ,合共不过六七百床。现正进〔行〕扑灭老鼠以防鼠疫,美国带来有种药,名1080 ,于三分钟可将鼠杀死云。出至洗纱路市卫生局晤局长翁文渊不值,遂回。约请李伯纶、王季午、李天助、南京卫生署徐女士(上虞人)、徐世纶、翁文渊、晓沧、劲夫、季梁、俶南、乔年等中膳。膳后一点半由季午陪伯纶赴西玲看友,遂告别。
  下午气象研究所陈宗器来谈,知研究院住屋分甲、乙、丙、丁四种,租金以10元、20 元、30 元、40 元为底数加倍,如今85∞倍。则甲种即八万五千元一月每人一间也。气象所现有地震(傅承义)、地磁(陈宗器)及气象,故可称为Institute ofGeo-physics 地球物理研究所也。
  Dr. John C. Ferguson {福开森博士} Shanghai Eve阳53P吨e 3. Dr. Ferguson 与其夫人于1887 年来上海,最初十五年专心教育。他是Methodist (Episcopal J Church 送来的,于1888 年成立金陵大学, 1897 至上海, be帽came 1st president of Nanyang College 南洋公学。五年之间设法张罗建筑及设备,至1902 年离去,与盛宣怀策划Appointed secretary to the Ministrγof Commerce , 1903-07 foreign secretary of Imperial RR. Administration. 1911 年为邮传部Foreign Secreta巧, 1902 11 ~亚洲文会会报》主编, 1911 家于北京,直至其末年。嗣后氏为红十字会奔走,并潜心美术。1912一14 为纽约城博物馆搜集美术品, 1919 年出版Outline01 Chinese Arts ~中国美术大纲}, 1927 Chinese Paintings ~中国绘画}, 1931Noted Porcelains ~著名陶瓷}, 1937 Cαtalog 01 Recorded Pαintings ~史载绘画目录》。
  他个人搜集美术品全部给金陵大学。1899 1929 氏为《新闻报》主人, 1936 BostonUniversity 波士顿大学母校给以LLD. 法学博士。大战开始自1941 年在北京为日人所拘,人集中营二年, 1943 (年〕十月送回国, 1945 年八月三日逝世。一子Charles 在上海, Robe时在Boston , Duncan 在N. Y.接朱胜连、膺自夫人、空云鹏(岳南)寄叔永、农山、姚尚午、乐秀文、台湾浙大同学会
  
杭   晴佳。晨42°,草上有霜。
  Mrs. Ufford 来。
  晨七点起。余原定明日赴京出席星期五之UNESCO 中国委员会,己函电接洽购车票等事,不料今日接函电,知星期五因委员中鲜能到会,结果改到星期六,但校务会议已定星期六,故只有不到会矣。邦华、劲夫来谈,谓杭州本地士绅徐立民系开布厂、丝厂为业,有山地千余亩在徐下地方,欲捐与校中。余以学校受此山地以后管理必生问题,据云徐家用一管理员外再加八个工人、二只猎狗,其费用之大可知。余〔拟〕于日内往徐下视察。
  学生徐扶明来谈三月五日费香曾失踪三周纪念,将在学生救济会展览香曾遗著,而同时谷超豪、陈业荣、唐超汉三人亦来谈三月五日香曾怀念会事及校工待遇、自费生借款等种种问题。Mrs. Ufford 来,谓今日下午四点约沪江大学校长凌宪扬茶点,约余前往。惟今日下午适有行政会议,拟请梅太太与允敏往Ufford 处。下午沪江大学校长凌宪扬来谈,知沪江校舍并无重大破坏,惟树木均被斩伐。现有学生千人,本学期收学费四百二十万元,杂费二百八十万元,教授最多月支一千三百万元,大多数一千万元左右,但均有住宅,并每年发四担米,每周十五小时授课,故精神较为贯注云。学生宿舍有热水,女生宿舍有浴室,故环境较佳,读书亦能安心。
  教授与重要职〔员〕仅七十人,均有住宅。林卓然为教务长,凌本人在美国,回来不久,曾于余离Cambridge 后到剑桥云云。
  下午三点开行政会议与预算委员会联席会议,讨论中国文学系郑石君提孙延钊捐助乃翁仲容先生"玉海楼"藏书,因在温州受弟侄辈反对,要五千万元寄去作运费以搬三十箱书,此案讨论后通过。推定七位院长为四月一日校庆筹备委员。
  谢觉予报告此次运来白煤十吨。王爱予、苏步青、佘坤珊等三人即提将煤售去,以差数作小学基金, <买>c卖〕价每吨840 万元。学生王敦清、陈恩明不守校规,各记小过一次。至散会已六点余矣。
  接骑先函 电赵春吾函
  寄霞姊、士芳、希文函韩庆潦函骗先电
杭州赴留下    晴,晨46°,外间草上有霜。下午56°,睛。院中玉兰花开数朵。

  牙科医生萧卓然(余德明)夫妇到校。航空〔学校〕胡维群到校。晨七点微有地震(杭州l《正报})。晚过兴先、周志成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长明寺巷43 号Ms. Ufford 寓早餐,遇沪江大学校长凌宪扬,绍兴南街福康医院院长潘连奎及吴君等。膳后吴君先走,乘8:00 车赴沪。
  沪江毕业生、地方银行张振华来,以民卅一年美国杜立德将军(Jimmy Doolittle)在于潜自飞机下降后〔赠送〕之各项纪念品送给其母校。据云,民卅一年四月十八日晨,美国杜立德将军率轰炸机十六架分八队共八十人炸东京。原定在午后,因航空母舰为日本渔船所瞥见,恐其报告,遂提先于上午九点飞往东京轰炸。炸后飞至浙江,原定至街州下降,适天雨迷途,而衡州飞机场我国无线〔电〕虽经事先通知,说明美国飞机随时可以轰日本,但竟毫无防备。浙江温州亦不知情,闻机声放高射炮。杜立德所率机至下午七点因油罄,机中五人用降落伞下垂,每二秒钟跳下一人,十秒钟后机即撞山顶,其地即在于潜县境附近。杜立德落在西天目山山足。当晚五人即立雨中不敢动。造天明遇乡人,初均逃避,后又疑为德国人,又欲置之死地。时张振华方在于潜地方银行为主任,见杜立德召集其余四人之纸条,遂与接洽,因得聚会。并为打电话与重庆,渠等在于潜自十八晚直至二十三日。
  五人者1. H. Doolittle , Paul 1. Leona时, P. E. Cole , H. A. Potter 及Fred A. Braemey0 Doolittle 现〔在J Shell Oil Co. 为董事长云。临走时张君请彼五人签名并留影Z王。
  八点半别Mrs. Ulford ,回校。借邵均、劲夫、邦华及东街路400 号庆成攥丝厂接总经理徐立民及袭锡安二人,同坐校车赴留下屏风山茂庆林牧公司,离城十四公里。先走杭徽路十二公里,到留下再转杭富公路二里余,遂下车走二里至公司。有山地1300 亩。据徐立民,渠原籍绍兴人,五岁来杭,于民十七八年购地造林,陆续经营至民廿六年。松、杉已满山满谷,兼种梨、樱等。沦陷〔后〕其地因森林郁茂,55成为难民逃避所,多时至三千余人,故于地方颇为有益。但至民三十四年,因盗匪出没太多,无法使管理者安居,袭遂离去,所有松、杉、楝木均为地痞所砍去,离胜利只半年而已。昔年徐每星期均自沪来杭一次(在沪办有庆济纺绩广,总管理处在上海山西路255 弄16 号,有工人400 名,厂在宜昌路125 号,有住宅在江宁路1017号)必至留下,好像小孩提携不遗余力。而一旦尽付斧柯,故欲全部赠与学校或他愿受之机关。又谓目前所需是在保林不是在造林,因小民不识,常在山上砍伐也。
  当余等在场内走时,见有被伐之马尾松甚多。现雇有工人八人,袭锡安有一弟为管理员,每年山上种茶,本年可得一亿数千万元。但临时须雇工,每月共需米十四五担,如此则收人除外尚须补贴一百担米。场内养猎狗三只,消耗亦大云。
  接Miss Margaret Sells 、范国梁寄范国梁、Margaret Sells
  
杭   晨睛有霍49°,下午晴58°,晚阴。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与上海浙大同学会吴沈纪等,复挽留辞职函。因该函系吴恕、三起稿,故劈头即有肯定认余以于子三之事而辞职,由振公起稿作一复。
  徐道觉来,知渠将于四月间出国赴University of Texas。谈家桢为渠设法得Fellowship,每月可得100 美金。但政府规每月须有150 元之生活费,故尚须购每月50 元之外汇,半年三百元再旅费300 元,合六百元,渠以官价12,000 兑一美元,已经得到此数,亦己在美领事馆得Visa 签证云。
  十一点借振公至学士路学士里五号晤高平子,为第一次至其寓。屋系二层洋楼,民廿二年造,其侄高珊即住楼下,沈其瑞亦租其屋住云。平子上海之家具书籍将悉数移杭。原籍江苏金山。据云,李鸣钟(天文研究所同事)在沪赋闲极潦倒云。中午回。午后四点借高尚志、吾舜文等打网球一小时半。晚六点半至学士路85 号吴望假寓晚膳,到沈主席成章、雷法章、阮毅成、陈宝麟、张毅夫、汪日章、张君甫、徐梓等。九点田。
  接蔚光、刘福泰、项宗沛、丁普生
  寄吴忧纪、Prof. S. Lilley
杭   晨昙,起风(NE) , 54°。
  An ambassador is an honest man sent to lie abroad for the good of his country.晨七点起。九点杜清宇来,渠现在汉口仍任航委会养〔氧〕气厂事,自葛正权辞厂长后,厂移汉口,接收日本人之气体〔厂〕。己爆炸四次,第一次死八人,第二次九人,将继任之厂长炸死,遂由杜继其职,最后一次则将厂中俄国工程师炸伤Z王Z玉。
  午后一点借梅太太赴岳王路弘道女学看英文教科书展览会,有商务、中华、世界、中正各书坊之教科书,英国文化协会亦有书寄来。遇Miss Margaret Sells ,田浩征、骆匡畴、晓沧诸人,并晤弘道校长周觉昧。周,宁波人,弘道毕业,在1918 年至沪江,在弘道已近卅年。据云,此校〔系〕北长老会、南长老会及浸礼会三校所合,故名Union Girls School ,美国大使J. Leighton Stuart 之母亲为南长老会女校之校长云。弘道有学生八百人,小学尚在外,造福于社会不浅也。现陈立夫人、严仁屡夫人均在校教课云。
  回。三点开校务会议,讨论各院系教员、助教名额问题,设立合作社问题,久任教员聘书问题及棒薪调整问题等等,自三点直至七点,晚膳后继续讨论至十点。
  据教务处报告,冬季毕业生83 人,退学75 人,休学80 人,故比上学期少246人。共1862 人,其中女生234 人。
  俄国贬币值之结果。The New Stαtesman & Nαtion Jan. 17 , 1948 , p. 45. From aMoscow correspondent. A month has now passed since the Stalin - Zhdanov decree ofmoneta巧reform and abolition of rationing. It is already evident that it has brought considerablebenefit to the productive workers. Any family with a typical income of 1500-2000 rubles a month is much better off today than before the de-rationing. Basic foodslike potatoes at 1 ruble a kg and bread at 3 rubles , meat at 30 rubles a kg , represent asmall item in the family budget. The Soviet Union is the first country in Europe to wipethe slate clean of the financial tangle of the war. The productive worker is better off, thespeculator & hoarder penalized. What could be favorer?
  寄朱胜连、唐觉、青年会函
杭   晨阴50°。下午阴。三点微雨,五点后大雨,七点止。

  赴超山探梅,梅大盛。杨柳绿,尚未见燕子。〔补记:晓沧《探梅诗》见前页, 1965 年补入,梅花六瓣的"六"字也是后补。〕晚七点四校至法学院,赵之远、李浩培请晚膳,到祝修爵、孙晓楼、邵勋等。
  晨七点起。学生自治会代表谷超豪、魏琼来,并借法院所传受有微伤之学生十余人。因明日开庭审判关于一月四日流氓闯入校中打人案,因地方法院当轻伤之被殴学生为被告,故在被传之列,而学生恐被判决有罪,故不愿出庭,欲学校保证不致被判有罪,但学校当然不能保证。谈半小时。鲍律师、俶南、浩培来,余即离坐。
  旋与鲍祥龄、浩培、俶南谈明日开庭前余等先往地方法院见庭长章鸿烈,说明此案公平处理之需要。十点半赵之远来。十一点半赴刀茅巷良贤里九号晤叔谅。渠近肺病复发,吐血数次,卧病旬日,昨日始能起。余与谈数分钟,据云曾照数〔次JX57光,但未见明晰云。
  午后一点借晓沧、允敏、松松乘车至清泰门水厂前,与毅成车会后同往超山探梅。超山在杭州城东北,距校38 公里。初由沪杭公路走20 公里,路沿钱江堤甚平如石匠,至乔司转向西北往〈唐〉〔塘〕栖路上,经临平又十公里即至超山,离〈唐〉〔塘〕栖仅三公里而已。抵超山之报慈寺后即下车,路上近超山即有梅花成林,至报慈寺巳二点三刻。在寺外有宋梅,所云宋梅殊不值一看,但见其本干巳枯,从旁枝有开花者,花作〔六〕瓣。人寺内大明殿阶前之绿梅一株方盛开,余等拍一照。
  后有唐梅,恐亦不过七八十〔年〕前物也。大殿有俞曲园写对联,出寺门向右有吴昌硕墓。余于民廿六年初曾至此遇陶孟和拍一照,至今犹在也。再走小径上山,舆夫群集,儿不能举步,同游者惟禧寿康(惠兴女学校长)乘舆带阮厅长小公子上山,允敏、毅成夫妇、陈宝麟夫妇及全家、《申报》黄行天等均步行拾级而登,至半山有妙喜寺,沿途有梅树甚多,均在盛放,过妙喜寺后则树木少矣。在妙喜寺略停。乃往上再拾级登至山巅,为玉喜寺,内有上圣殿,时己近五点,又将雨,乃下山。五点一刻离报慈寺,途遇浙大土木系廿五级陶杏乘工路局车在途抛〔锚J.草之借行,五十分钟到杭城。
  〔作者原在3月6日页下录有晓沧诗) 藕肪、毅成招游超山观唐宋梅并瞻吴昌硕先生墓}:"杏花放后出郊限,还向超山一探梅。卅里平塘话沧海,数回微雨洗尘埃。高人埋骨魂犹活,古木当春意未灰。鼓勇同登众峰顶,危时郁勃若为开。"接郭志肯、陈悟皆、霞姊、陈祖源、王士正、单菊亭、美国大使馆武官处
  
杭   晨雾48°。上午阴。下午晴55°。阳历58岁生日。
  杨行良来。一月四日工人(流氓)侵入校内殴打学生案开审。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借舒厚信、俶南、浩培三人乘车赴地方法院〔晤院〕长章鸿烈。渠系道墟人,为景臣先生之侄孙,毕业于杭法政学校。余等与谈"一四"事件工人(流氓)如何侵入学校殴打学生,学生自卫因而伤及工人,而法院以互殴起诉实不合理。以为司法应独立,不受政治影响。章院长以为工人方面怕处罚金过重,故如校中放弃罚金,则亦可撤销诉讼云云。余等兴辞出。留俶南、浩培、厚信在院,余回校。闻十点开庭,校中证人为舒厚信及剃头公司(校门内)之主人及校警二人,工人方面只受伤最重之陈瑞标一人而已。
  中午允敏约请允仪、庶为、士楷、波若、羽仪太太及皑儿、宁而、阿彭等在寓吃面。新聘之湘湖农场主任杨行良来,谈湘湖农场将来实施情形及组织办法,余不主张将留剩之自种田悉数分与农夫,并主张设技术设计委员会。三点约俶南、斯大、振公、子桐四人谈葬于子三坟于凤凰山事。余主张由汽车送人及灵枢。自校至停云山庄至凤凰山敷文书院,不准集体步行。定明日召集自治会负责人谈话。晚六点半偕彬彬至香港皮鞋店延龄路购短统黄皮鞋,价92 万,较佳者180 万元,犹忆民卅四年秋余在杭购皮鞋,价只五千元(较战前贵千倍) ,去年夏就要十二万元(二万四千倍) ,今则九十二万即十八万四千倍也。
  回阅J. B. Conant "The President' s Report" , 1947 ,其中有云: Universities havealways aimed to be intemational in their outlook , the world of schol缸百hip & sciencerecognizes no nationalities , and in theorγstops at no frontiers. .. To provide a matureunderstanding of alien culture and ideologies has never been more difficult and nevermore important than today. 今日妇女节,学生演戏。
  接霞姊函 金克南函
  寄陈大齐、沈士远电希文
杭   晨晴53°。午后转南风69°,大热。子夜雷雨。玉兰尽开。

  日本芦田均组内阁,民主党有阁员七人,社会党左派加入,右派亦加入。Wedmeyer 魏德迈、Chenault 陈纳德均出席美众院外委会,报告美国应军事援华, Douglas McArthur 麦克阿瑟亦有同样去电。
  晨七点起。今日院中之白玉兰已盛开,为拍一照,正朝曦己盛之时也。阅Bird著Guide Book 01 Ha略chow ~杭州指南} (Hangchow Holidα, ys ~杭州假日}, by GeorgeE. Bird 上海1948) 。全书不过数万字而价索四十五万,可谓贵矣。事务处蔡君向旅行社购得,而书后一图未附书内,旅行社如此不规矩亦可齿冷也。书中关于历史方面错误甚多,如云Marco Polo 马可波罗之Cansay (Kinsay) 行在为天国,谓苏小小为东坡之妹,冯小青为东坡同时之人,把南齐与明代之人物均搬到北宋,余虽未暇细阅,即此可见一般矣。但书自亦有长处,如书后之图把重要西湖游览名胜地点尽放在一张上,一目了然,对于名胜照片亦多美善,中国游览指南之所不及也。
  晚膳后化工四学生陈霖来,谓"一四"事件发生后,学生愤不能泄,作衣冠葬于校内。余在坟旁劝告学生,当时有人责问,大叫"校长回来说明理由"即渠云云。
  渠事后深悔孟浪云云。又农化二学生罗盛唐途中相遇,谈及渠二分之一不及格事。
  借允敏〔至〕建德村晤梅太太、黄炳坤、严仁屡及俶南。下午与自治会代表李景先、谷超豪、曲旭东、陈业荣谈葬于子三事。
  James A. Hunter , Illinois 1914 ,于1913 年到中国为Y. M. C. A. 书记,近二十年来作乡村工作,最近在UNRRA 十八个月,将继续留华。抗战期内在陕北工作。
  Mrs. Hunter is Maude E. Bull. 1915 。
  Prof. Alfred North Whitehead Hα, roαrd Alumni Bulletin Jan. 24 , 1948 , Editorial.His noble phrase "Education consists in the habitual vision of greatness" conveys what59he meant to the student. He also said , "The deepest definition of youth is life as yet untouchedby tragedy. And the finest flower of youth is to know the lesson in advance ofthe experience. Y outh is peculiarly susceptible to appeals for beauty of conduct. "
  接李相勘电希文函寄毅成
  
杭   晨昙66°。中午73°。地翻潮。午后72°。

  青岛火药库爆炸炸死60 人,重伤220 人,轻伤550 人,房子倒者2∞0 幢。今日在仁斋宿舍谭天锡房内捉获窃贼一名(王正业,上海人,年20 岁,佩有校徽)。东关单禹声、王家骥来。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十点半借浩培赴高等法院晤庭长王悍(乐明,诸暨人)。
  渠在校兼课,任国际法等课程。谈本年一月四日暴徒侵人校内事,希望法庭予工人陈瑞标等以一罪名,庶几是非可以大白于天下。回后学生自治会陈业荣来,对于于子三葬事,学校所定各点无甚异议,惟希望以学士衔给予于子三。因中国陋习,人事后均从优予名分,故如张百丰职本监工,墓碑上写工程师是也。
  作函与美国大使馆Harris 。午后青年会王撰生借中央宣传部《春秋画报》主编刘伟民来谈。三点开行政会议,报告于子三十四日出殡,办法己与自治会学生代表陈业荣等商定办法,及一月四日流氓闯入校内地方法庭开审事,今晨已与王乐明庭长商谈,希望能给暴徒以一种罪名,给与缓刑,则学生亦可气平,而是非亦得大白于天下。又基金会愿借美金与浙大,五万元为度,但要教育部担保于二年以后归。三年还清此款,将来难免不在教育〔部〕所拨与本校美金内扣除,故事先得与教部声明,希望不要在浙大应得之款内扣去。邦华报告湘湖农场收化,每年可一千担谷子,将以此数留农场用,校中出二位职员、一位教员之名额,工人由生产项下开支。
  关于龙泉馆、罗苑之电灯出费问题,二月份每度已达一万五千元,故校中电费己兰亿有余,超出一个月经常〔费〕二亿九千万元之数,用电不能不省。每家能装电表计算自易也。六点请行政会议会员晚膳。膳后余提辞职问题,以为只有经济支配权交出、总务机构加强J)II 导轮流管理,余始可打消辞意。谈至九点半散。今日天气骤热,又气闷,潮湿如霉。
  接王季玉函又支票一百万元台湾气象局薛钟桑寄George L. Harris 、王季玉函、高平子
  
杭   晨阴温72°。上午九点转北风,气温降。上午68°,下午66°。十点雨,下午雨止。
  Yield larger things to which you can show no more than equal right , and yield lesser ones ,though clearly your own. Better give your path to a dog than be bitten by him in contesting for theright. Even killing the dog would not cure the bite.晨六点半起。今日天气更热,但九点天转北风温度渐降。十点即有阵雨,寻止。余至图书馆阅New Republic 期刊。董伯豪来谈,为其女出洋护照签字时,上海美领事馆验身体照X 光时发现肺病有问题。近来上海美领事馆护照Visa 宽严不一,如徐道觉去Texas 大学在沪竟未验沙眼,且渠素患肺病竟得通过。如仲撰以验身体竟致不欢而变计去英国,不知何故也。现自费生去美国必须两千元美金存贮之保证云。
  午后阅J. G. Randall (Illinois 历史学教授)著"The Great Dignity of the RailSp1itter" , New York Times Mag. Feb. 8 , 1948 ,中有句云(见本页之上面眉批)"与人相争,大事如是非各半,不如相让;小事则虽我是彼非,亦可饶他一着。走路遇狗,切弗与争,虽把狗打死亦不能补被狗咬之痛苦也"云云,可知林肯之礼让矣。林肯为总统时,时时留神使不发〔脾〕气而能和心静气的讲话、写信。在1862( 年〕九月Pope 将军第二个Bull run 战败以后,各省主席曾集会讨论,有劝林肯辞职之意。殆省主席来见林肯时,林肯告以彼等主张改良作战计划,渠甚赞同,结果各省主席均拥戴林肯之主张。1862 年十二月Bumside 将军在Fredericksburg 打败以后,上议院议员之反对林肯,思有以改变内阁,但林肯始终不为所动。以上所译一段乃见于《寄应受罚之军官Capt. James M. Cutts} ,开始就说" Altho吨h what 1 am now to say toyou is to be , in form , a reprimand , it is not intended to add a pang to what you havealready suffered. .. Y ou have too much of 1ife yet before you. "UNESCO 进修学额六名人选已于三月六日之会议决定,即: ( 1 )科学与社会发展(叶企孙、戈定邦) ,影音教育(张骏样、戴公亮) ,战区儿童教育(陈鹤琴、俞庆棠) ,图书馆学(蒋复穗) ,教育行政(李建勋、董任坚) ,音乐教育管喻宜置。
  接Dean Roscoe Pound 、单纬章
杭   晨64°。下午渐冷64°,阴昙。子夜后大雷雨。
  捷克外交部长马沙里克跳楼自杀, Jan Marzaryk 前总统之子,年61 ,信国际主义。吉林失守。严钦尚、钱鸿绪来。下午思安得、邦华、家玉、劲夫来(汪日章来)。自治会杨振宇来。
  晨七点起。上午地史系教授严钦尚来。渠系中大毕业,晓峰学生,在澳洲SydneyUniversity 习地理。谓澳洲待中国人甚好,但不能改变其白澳政策。在十九世纪末叶有中国人四五万人,而今日反只七千人云。澳洲各种事业均缺人,但不愿招致欧洲南方之人,而要A吨10 Saxon 盎格鲁-撒克逊人云云。钱鸿靖(土木系)请作介绍函与教部韩介轩。吴穰初来谈,谓土木系不需要建筑学教授,但校中建筑元人照顾,总务方面引为苦事。前有毕业生乐于文( ?)荐其兄来,至今又无消息,故61余拟约其来浙大作监督建筑事宜。
  中膳后借允敏至金芝庙巷16 号叶楷家晤姜淑雁不值,遂回。女青年会潘玉美来,要允敏作队长赴外捐款。四点洗浴。晚膳时俶南借子桐来,知已去警察厅晤沈局长,并至停云山庄看于子三之灵枢,谓保存甚佳,可谓〔无〕问题。沈局长并定于下葬之日(十四)亲至停云山庄视察一切,但谓别无戒备,希望该日能安然被过也。
  晚膳后至舒鸿寓,适渠与尚志等将去开会,遂谈数语即回。八点汪日章来谈组织浙省青年运动委员会,嘱浙大派一人,余推孙斯大。
  Dictionary , Malcom Cowley in New Republic (Feb. ?, 1948) Book Review: 英文字典最伟大者为0物rd English Dictionary , 经1857 1928 年完成,共71 年,大多数主笔未竟功即逝世。其次为美国之Century Dictionary 于1891 年出版10 Vols. 。但字数之多元过于Webster International 。但销路最佳为Collegiate , 书亦轻,价5.00 美金,其次Funk & W;αgnal's Standα时,价较昂六元,但宇较多,有十四万。第三种通用字典为阳nston , 销路仅次于Web. Collegiate , 每年卅万本,但字数较Standαrd 少,宜于High School ,以Century 为范本。第四为Concise 0物rd , 对于普通字之解释可称尽善尽美,价3.75 较Winston 4. 50 更廉,最新出者为New American College Dictionary, 书较大,价五元,有字132 , 000 。
  接Hedley寄O'Reilly (Associated Harvard Clubs) , Prof. R. Douglas Laurie
  
杭   晨阴潮湿60°。午后阴58°。晚七点雷响,子夜雷雨。
  院中玉兰将落尽,迎春盛开。
  美国在Guam 关岛、Saipan 塞班岛、Tinian 提尼安岛主岛之剩余物资价值五千万金售与中国,规定今年六月运毕。最大困难为中国之运输自New Guinea 新几内亚至上海黄浦江每吨十七元美金,但自浦江口到上海城要十八元云。
  晨七点起。上午与陆翔伯及谢翔等谈浙大预算问题,本年一、二各月经常费为二亿九千余万元,但二月份电费一项即三亿四千万元。一、二两月所用每月十四亿,故如临时费来亦不过能抵三个月之亏空而已。幸生活补助已发1 6月份132亿,又发三月份四十七亿, 1 2 两月之建设人员七亿,如作每月(1 3月)四十七亿计算则每月可多十二亿,因目前所发生活补助事实上为三十五亿也。但如此一、二两月应为九十四亿,于132 亿中除去尚多三十八亿,目前库存四十六亿,所余已无矣。至于名额方面,教部规定本年为742 名,此数不知何从得来,去年二月间为534 名,加建设人员72 名,下半年加新设森林、哲学、人类,增班法律,各三人为十二名,医学院增八名共626 名,加十月间医院名额167 ,则共为793 ,今云742 不知何故也。目前问题( 1 )建设人员七十二名,是在742 名之内, (2) 医院补助费何以不另列而算在原来浙大预算,而浙大预算没有增加, (3 )学生公费三月份要十二亿,而教部只发九亿,而最要者为(4) 生活补助费究竟一、二、三各月每月若干,所余之数可否扣而移作经常所亏之数,如此则四十万〔亿〕元〈零〉〔临〕时费可作建筑之用矣。
  阅报见万松岭前植林消息,谓香绅钱士青、余绍宋、钟毓龙等以本市凤凰山外万松岭自宋以来遍植松树,故名万松岭。明代建万松书院于此,清改敷文书院,将于十四日会同孔氏南宗奉祀官在圣泽亭举行植树典礼。余以校中定明日葬于子三时间相同或有冲突,故请振公、子桐往晤余绍宋。据云虽得通知,但不拟参与。次至扇子巷134 号晤孔姓,据云明日只二十余人行一仪式云,想不致有接触也。八点召集子桐、振公、俶南、斯大诸人谈明日安葬于子三事。
  接陈其可、单纬章、蔚光
  寄Hedley
杭   晨雨53°,上午阴,下午雨52°。

  葬于子三于凤凰山。
  晨六点廿分起。昨晚雷雨,疑今日于子三又不能下葬,幸到七点时雨渐止而微露青天。子桐借灵车先行,于6 h 55' 出发。到七点半,俶南、舒厚信等赴华家池,农院学生来大学路集合,因农院一年级有一百余人登记前往也。此时天雨虽〔止〕而云黯仍蔽夭。八点余,校车兰辆、雇车二辆载学生二百七八十人往停云山庄,俶南、振公、舒厚〔信〕亦借Jeep 往,至停云山庄即随灵车赴凤凰山。余与家玉留校等消息。幸天未雨,未十一点学生即乘车回,振公、俶南等亦来。知今日秩序甚佳,警察局沈局长并在场照料。送葬车过膺白路后曾唱挽歌,但歌词不如过去之激烈。送葬者到敷文书院后,曾依秩序单行,并有李浩生等演讲,沈( J (定一之公子)读祭文。沈i卖祭文时闻者泪下。李演说时有谓"于子三虽死如生,三五月以后,汝之坟将移于西湖之滨,为千万人之馨香拜祝,吾辈此时不为闭门读书之时,而为起而奋斗之时"云。闻报馆方面有四访员在旁观礼,吾恐政府如重视此事,难免不有下文也。
  午后工学院四年级生任亚冠、许邦士、申屠琛三人来,代表全级接洽参观旅费津贴事。童点借允敏、松赴城南竹斋街,在吴山下停车上城惶山。余十余年不履其地,允敏初未曾到此。余等经太岁、药王、白衣、火神等庙,在太岁庙见康有为立碑云是南宋观星台遗址,不知何所根据也。再上至城惶庙,遂折回,循原路下山。乘车至大井巷胡庆余堂药店内,看蒙养之鹿十余头。二点半回,时校内于子三衣冠葬己掘去,于大雨中焚化中。
  
杭州   至南京晨雨48°。中午至上海,昙有阳光。过无锡后又雨。晚南京52°。杭州见乌如燕子者远远飞行。

  与允敏结缩八周纪念。
  晨六点十分起。早餐后七点二十分即趋车至振恒小筑约劲夫,并遇季梁,遂至珍珠巷约廉先,七点四十分至城站。余等四人上车不久后,八点车即开行。上次至京头等车票价七十六万八千,此次相距不过一月,价已一百廿二万八千,但乘车者人仍不少。遇浙财政厅厅长陈宝麟、第六区绥靖司令官周岩(奉璋) (浙江人)及汤元吉昆仲。据汤云,台湾糖产本年后大可增加。去年只三万吨,因去年之震乃民卅四年日人降服年种。今年可卅万吨,明年五十至八十万吨。惟台湾之水利均成问题,因日本管理森林斩伐禁止极严,自中国人接收后,人民任意斩伐森林,窃取装水铁管,而台湾之电力全恃日月潭,故不久电与水均将成问题云。又谓台湾气象台台长石延汉之被免职,完全因与后任基隆市长有误会,而魏道明突令警察二十人子夜拘禁,实属非法云云。汤于数日后即去台湾。与陈宝麟谈物价,据云浙江省公教人员及工人现每月配给米四斗一人,全赖有十三万担之周转,杭州市每日销米二千担,即月六万担,即约四千吨也。
  十二点馀至上海,天已雾。至北站餐室与劲夫、季梁三人中膳,吃客饭每人五万元,但菜不佳,点菜则每菜十二万至十五万元不等。一点半车又开,过无锡后又下雨,沿途见田中油菜、蚕豆均未开。阅How αnd Why 01 Photography ~照相术的原理~ by James McAfee ,论照相内影子倒转之理The r町of light from an object crossbehind the lens so the image is reversed , left to right and top to bottom. 沈括《梦摸笔谈》卷三:"窗隙中楼塔之影,中间为窗所束,亦皆倒垂,与阳健一也。"~西阳杂姐》谓,海翻则塔影倒,此妄言也。影人窗隙则倒,乃其常理云云。可知沈存中己知Camera Obscura ,早〔于〕意大利Battista PO由出书述此(1560 AD) 五百年也。
  七点五十分到下关,即有考选委员会秘书富介寿(眉生)、科长吴鼎来接,并遇郭志嚣。人城住考试院内,与沈秘书长士远同晚餐。晚宿考试院公明堂二楼214号。
  
  
南京   晨阴50°,窗口46°。日中阴。下午50°。竟夜雨。
  HaηγTruman's speech to Congress appealed for universal training. He said, "Since the close ofhostility , Soviet Union and 山agents have destroyed 东欧、中欧各国之独立."晨七点半起。八点半早餐。九点借季梁及劲夫赴鸡鸣寺,胜利后未曾至此。
  见豁蒙楼依旧如故,但旧时张之洞、张涤生所书之匾均已杳然,而易以戴季陶所书之新匾。张仲髦所书之联亦已不在,为可惜也。壁上虽琳琅,元足观者。远眺后湖,见新洲、麟洲、趾州均添不少栋宇,台城之旁亦巍然建屋,玄武湖水草亦尽除去,南京尚可谓在继续建筑中。
  九点半至北极阁晤九章不值,与蔚光谈片刻即回考试院,开卅六年高等考试典试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到狄君武、闻亦有、刘师舜、谷春帆、刘克俊、方颐积、虞振铺、胡肖堂、缪赞虞、金善宝、曾由勋、叶谦吉、赵启雍、富介寿,监试委员李正乐及沈士远副委员长、科长吴鼎等。开会后,首由吴科长报告关于边区考试人员优待办法,广西、辽宁已列人,讨论后加人贵州、云南二省。对于青年军退伍后从宽录取办法亦有讨论。此次考试,高等考试笔试人数共4990 人,特种考试高级邮务人员笔试者911 人,高级税务人员笔试者341 人,共6242 人。最后决定录取标准,民卅三年度建设人员与行政人员一律48 分;卅四年建设人员五四分,行政人员四八分;卅五年建设人员51 分,行政人员48 分。后由闻亦有提议本年定行政人员50 分,建设人员55 分,税务、邮务亦以五十分为及格。列表如下:考试种类参考人数录取人数普通行政1627 52教育行政262 22社会行政125 5土地行政160 8卫生行政42 6经济行政273 11财政金融635 3户政人员58 3外交官184 7会计审计480 39统计人员40 3建设人员1084 74高级邮务911 11高级税务341 24合共6242 267、总平均七十分以上者只八人,均在建设人员内。在院中膳后,下午签名于榜末。三点借劲夫、晓沧、季梁去教部,晤周纶阁、马小波、戴天佑。四点半至铁汤池经济部,五点回。晚膳张启华来,七点至珞咖路廿二号,八点回。胡瑞祥、胡瑞昌昆仲来。瑞祥在考选委员会,瑞昌在佳叙部,均科长,四川大邑人。
  寄允敏65
南京   晨阴雨48°,下午阴雨51°。杏花盛开。

  晨七点起。季梁乘八点车返杭州,余托带致叔永一函。九点至中央大学晤任美锷于地理系,仍在科学馆,与战前地位相同。系主任现为李旭且,徐近之将去积石山与Milton Reynolds 等共同探测,而沙学泼则仍兼训导长事。至大礼堂楼上校长办公室晤贺壮予,谈片刻。遂至教育部晤杭立武,与谈教职员生活朴助费问题,据云昨开会未有决定,因张岳军缺席,大致四月起更正为十七万倍。出至国府路香铺营18 号晤次仲,谈半小时。渠竞争立法院委员落选后甚为懊丧,故允敏嘱余往见。渠现在私立建国法商学院兼课数小时。出至薛家巷七号晤杨一飞不值,至司法部与杨谈十分钟,知陈建新、黄新民等三人之案最高法院尚压积,缘目前只分发至去年四月间之案件云,嘱余作函与司法行政部。
  十二点回。在院与劲夫、晓沧、廉先三人中膳后,劲夫与张启华来。三点,九章、蔚光〔来〕。借蔚光、晓沧及天文所陈彪,乘Jeep 出太平门赴天堡山顶天文研究所,是为胜利后余第一次抵此。路线仍旧,但太平门内国防部顿增二百亿之建筑。上山晤陈遵妨,知所中只张缸哲与陈二研究员,张于十二〔日〕抵沪(由美国回) ,前日去上海,或将至杭州。台址高出山麓276 公尺,抗战时期房屋被破坏不少,但现已修复。8" Refractor 折射式已可用, 25" Ref1ector 反射式天文镜于四月底可以应用,变星仪现在昆明,惟4" Meridian Circle 子午仪因未带出己损失。
  至于北京所带之旧仪器,明正统时之Armillary Sphere 全无损失(浑仪与简仪) ,Lοuis XIV 路易十四送康熙之地平经纬仪及Celestial Sphere 天象仪均被弃于山下,己修复。图书方面无损失。至四点半,借陈遵娟、蔚光、晓沧回,余回考试院。
  晚,前东大、中大学生汪德和、叶桂馨、王炳庭、昂礼恭、童世芬、李鹿苹在洪武路南山餐厅约晚膳。
  寄叔永函
南京至杭州   晨阴48°。院中玉兰尽落。
  欧洲英、法、荷、比、卢五国订协定:攻守协助,五十年为期。
  晨六点半起,盟漱后整理行装。早餐后与晓沧、廉先二人乘考选委员会车赴下关,由工役老丁送至车站。此次高考,院中各送川资兰百万元,头等车自杭至京一百廿二万六千元,来回二百四十五万二千元,两天膳食与茶房小账,虽不行动,己三百万矣。余与廉先坐头等车,晓沧坐二等车,二等稍挤,头等车则甚空。余在车中阅书时多,头、二等亦无甚分别也,二等车价亦八十二万八千。
  二点半车至上海有一小时之停留,余与晓沧赴膳厅吃咖啡。又至管理局二楼运务处营业处晤朱啸谷,湖北人,北大毕业后至Pennsylvania ,与晓沧前年在Berkeley 同轮回国,故相识。在车上遇许绍楝与郑文礼。四点车开,钱塘号在沪停留如此之久,实无理由可言。在车阅Herbert McKay The World 01 Numbers {数的世界~ ,始知Oblate spheroids 局球面, Prolate spheroids 长球面与Ellipsoid 椭球面之不同,以Deasil 顺时针方向与Withershins 逆时针方向之意义,凡顺钟向行者为Deasil ,反钟向行者Withershins ,此与中国天文学上右向左与左向右有两种行动之区别〔之〕来源有关,盖行星日月之行动为视若Withershins 而实为Deasil; 而恒星之行动视若Deasil 而实为Withershins 也。八点半到城站。
  卅六年高等考试结果:分数最高建设人员梅宁远,75.86 ,嘉兴人,浙大化工系卅六年毕业。化工系同时考取者尚有谭大年(丽水,民卅) ,金松寿(义乌,民卅二) ,韩穰玄(萧山,民廿六年),金文华(诸暨,民卅六) ,俞洪昌(宣平,卅四) ,任世铮(永嘉,卅四) ,李仍元(宜兴,卅六)。化工卅五人中浙大得八人〔旁记:寿能安〕.此外土木取九人,森林五人,矿冶四人,机械六人(浙大一人晏成栋) ,垦殖一人,电机三人,建筑八人,水产一人,农艺、园艺六人(浙大郑志炬) ,农经五人,兽医一人,'水利一人(浙大卅四钱家欢)。行政人员分数最高为社会行政张先圣64.22 ,中大卅六,四川隆昌人。社会行政五名,教育行政廿二人,普通〔行政〕五十二人,卫生行政六人,户政三人,会计审计39 人,经济行政11 人,统计3 人,土地行政8人,财政金融3 人,外交人员7 人,高级税务人员9 + 13 ,高级邮务11 人(浙大教育一人张仁彰)。建设人员投考1084 ,取88 人,其中中央大学22 人,浙大11 人,中正7 人,交大6 人,厦大5 人,广西4 人。
  接三益、盛家廉、刘j泰、卡慕华、赖兆亨、支钟藩、么振声、王季玉、温甫、杭立武函 阮毅成函Brentano's
  
杭   晨阴49°。日中雨。下午六点52°。
  脑威〔挪威〕、瑞典、丹麦三国之首相在Stockholm 斯德哥尔摩聚会,决加入民主集团。芬兰将被迫接受苏联军事协定。化工四许邦士来。农化学生罗盛唐来。
  晨七点起。上午阅来往公文信件。化工系四年级许邦士来谈,为毕业旅行事。
  余告以明日开会解决。农化学生二分之一〔学分〕不及〔格〕将被开除,央求王曰琦及蒋炳贤为之改分数,勉强得60 分,欲向教务处交涉,教务处不允。上午邦华来,又晓沧来谈。
  午后嘱定安赴地方法院晤章鸿烈院长,谈审判一月四日工人闯入校内殴人案,希望能定工人以罪名。四点借耶衡叔、晓峰、郑石君赴竹斋街附近蔡官巷郑家,晤新来杭州之熊十力。熊,湖北人,少年时革命,后至北大任教,蔡先生任校长时即进去。抗战时期应马一浮之约赴乐山人复〈兴〉〔性〕书院共事,后以意见不协而离复性。在复性时曾一度于日本人炸嘉定被伤,目前虽年己65 而尚曼稣健谈。今日谈67哲学之重要,与学校应分别知识与智慧之不同,并评康有为、梁启超、张嘉森见解之不妥。五点兴别,至清和坊亨达利配一玻璃面,价25 万。今日接朱嘉谷寄来物资一包。
  美国众院外委会通过五亿七千万元援华,其中一亿五千万为军援,四亿二千万为经济援助。据《东南日报》驻美记者莫如俭通讯,美国国务〔院〕计划其用途为一亿三千万元购买粮食,包括麦一十一万l吨,米四十五万l吨,再加临时救济二千一______. ,/ -.J 2 .. u , /' I - f--I I ...J...L. ./ -.1 6五百万美元亦购粮食,可得粮食八十万吨。以一亿五千万元购棉花七百五十万包,估计自今年二月至明〔年〕六月,中国纺〔织〕工业需九百万包,不足一百五十万包,需向他国购买。以→亿一千万元购石油二千五百万桶,供十五个月之用,由波斯湾地区供给。以三千万元作化学肥料,可得四万二千吨(NH4 )2 S04 硫酸接、四万吨磷质肥料。以二千八百万元购四万二千吨之烟草,以二千四百万买五千五百万元医药,此外尚有加强上海电力公司发电十万KW( 一千四〔百〕万元) ,改良粤汉路(六千一百万元) ,开发萍乡煤矿及湘潭煤矿。
  接朱嘉谷寄内衣四套(七元六) ,肥皂四块,牙膏二管(82   
杭   晨微雨50°,日中大雨,晚雨48°。
  范国梁来。谢承范来。叔同来。
  晨七点起。今日仍继续下雨,风力较大,雨亦加强,自晨迄晚不止。上午至图书馆,见UNESCO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赠之New Encyclopedia Britαnnica ~新大英百科全书~ ,与余去年所购一册完全相同。约熊十力明日晚〔膳〕。十一点叔同来,渠在行政院被派来杭调查敌伪产业,住商务书馆楼上,约叔同在寓中膳。膳后谈至一点半,渠先走。
  二点廿九级化工毕业生谢承枯来谈,系代表廿九级来挽留余者,并带来一函,有孙翁宿、赵梦环、张哲民、黄宗勤、周敏先、潘家苏、潘际娴、吴恕三、周勤文、梁德荫、郑璇、吴己啡、王章麟等四十人,余告以余决不随便撇于而去。并介绍其见家玉。
  三点洗浴后,开预算委员会,决定以今年上半年之临时费四十亿除拨一亿六为中学外,馀以卅亿为建筑,八亿四为水电,决定以一亿五千万为求是桥填荡。四年级参观每人给至多廿万元,预算委员会组织俊下星期三讨论。今日得Needham 李约瑟自法国来电"Deepest thanks splendid gift books , if not too late please addressCaius College , Cambridge , England , not Paris. "云云,幸余事先己告上海British Council 英国文化协会将书寄Caius College 凯斯学院。
  又今日接元任夫妇函,知朱祖样四百元己寄去,赵端瑛、王承绪还英国之四百元,正在探询其是否需美金抑英镑云云。又赵太太来函知前去之函己收到。接上海王强(恕堂)账房函,知陈家二嫂(王宗瑶)之父亲王仰先老伯于三月十八下午三时去世,宗瑶来信未提及,前日在京遇次仲亦未谈及,想系中风也,因王老伯素来血压甚高。君韧想不在沪。
  接谢承范等函接赵松乔、何~昆、British Council 、许超(重远)函 李约瑟电丁铭铺函予政函元任夫妇函
  
杭   晨雨46°,上午雨,下午阴47°。桃花盛放。

  美国上议院外交委会通过援华十二〔个月〕中四亿六千三〔百〕万元,以一亿元为军援(参看十九日日记)。晚约熊子真、张叔同晚膳。
  晨七点起。八点后作函数通。一致王宗瑶二嫂慰问丁外艰即王仰先老伯之去世;一致元任,谢其寄款至朱祖祥与MarγCarr 还王承绪与赵端瑛之账目。自治会代表杨振宇、陈业荣二人〔来J,知交通大学来杭游历之学生己到校,将住北教室,因乔年事先已答允于晚间可住宿也。
  中膳后至校中新辟之邮政局晤其主任陈治麟(仰尼) (安徽人)不值。至商务三楼(中正街)敌伪产业整理处晤叔同,借乘车与允敏等至大华饭店,为BritishCouncil 之Walters 定房间。
  
  知四月十五日以前全己定去,遂〔至〕九莲村柏庐晤浙赣路陈处长,请其于廿五号留一房间。遂与叔同等至灵隐,见沿途桃花均已放。回至九里松觅保长王君永熙不值,由其太太领往翼如之墓上,在墓前与叔同行礼后即上车。墓在荒野,非有人指领不能辨认,惟墓后尚有"天地正气"之碑而已。与六弟、允敏至玉泉观鱼,五点回校。六点约请熊十力、谢幼伟、谢群、苏步青、王劲夫、振公、晓峰、郑石君晚膳,谈至八点半散。
  宋孔平仲撰《续世说》卷三"雅量"述及委师德荐狄仁杰,及戒其弟唾面自干事。卷二《政事~:"周豆卢勋为渭州刺史,有惠政,华夷悦服。鸟鼠山其山绝壁……由来乏水,勋马足所践,飞泉涌出,有白乌翔止厅前。"足见White crow 白鸦曾见史传也。道州之民多矮,每年常配乡户贡其男,号为矮奴。阳城为太守,不平其以良为贱,乃抗疏论而免之。卷二裴度不信术数,不好服食,每语人曰:"鸡猪肉蒜,逢着则吃。生老病死,时至则行。"刘知远,微时为晋阳李氏赘婿,常牧马犯僧田,僧执而答之。知远至晋阳,召其僧命之坐,慰谕赠劳,众心大服。唐明宗与冯道语及年谷屡登,四方无事,道曰:"臣常记昔在先皇幕府,奉使历井怪之险,臣忧马颐,执警甚谨,幸而无失。逮至平路放替自逸,俄至颠陨,凡为天下亦犹是也。"69寄王君韧、宗瑶
  
杭   阴雨。晨47°。

  英、美、法三国主张修改对义〔意大利〕和约,以Trieste 的里雅斯特给义,南斯拉〔夫〕提出抗议。上海交大学生380 人来校住宿,游玩西湖。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与British Council 之Dr. Walters 及Joseph Needham o 中午程振华在中国酒家约请叔同,约朱善培夫妇、王子培、振公等中膳,据司机龚司务云,此席需三百万元,连二成捐税及司机费用恐尚不止此。程振华极廉省,平常不烧饭,吃藕粉以果腹,但极喜赠馈,余最厌恶此种习惯,今日因其请叔间,并闻系西餐故遂去,允敏未同往。膳后回。
  顾俶南来谈。渠急于摆脱训导事,推李浩培,而同时家玉亦欲辞总务。余以对内非家玉所长,而俶南任训导己一年有半,故均准辞。总务方面拟约朱仲翔或储润科。仲翔允于暑后考虑,储润科亦有难色。余以觉予专力对外较相宜,而事在立即解决,故今日约润科来谈。渠尚在犹豫中。训导事,度李浩培亦不肯即允,拟先组训导委员会,以步青、晓峰、浩培诸人组织,然后由委员会推定一人,半年为期。因时间过久,决元人愿干也。
  晚六点邵禹敷约晚膳,到振公、季恒、仁庚、炳坤、高锡昌、周子亚、明星颖、李楠等。九点回寓。允仪、陈效仁在寓,为学生壁报造谣攻击陈效仁之母亲张宝莹住罗苑事。
  中国字典(参看三月十二日记DictionarγH 辞海》蔡手民先生序文中有云《辞海》之编,收字一万三千余,收复词十万余,自撰成三十余万条中选择而来(依陆费伯鸿) ,{中华大字典》收字四万八千余,较《康熙字典》多三分之一({辞海~{中华大字典》条下) ,则《康熙字典》之字数殆只三万二千余也。费寅(景韩)著《记四库全书~(浙圄《图书展望》复刊六期卅七年一月)谓《四库》改用活字版起于乾隆卅八年十二月,副总裁金简之奏请,计刻大小木宇二十五万三千五百个,则其中重复必多也。中国印刷以佛像为最早,晋葛洪《抱朴子·登涉篇》已有"以枣心大木刻入山符以佩带,用避不祥",唐玄类"以回锋纸印普贤像"。唐咸通九年有《金刚经》刻本发现于敦煌石室,其次书为历书。
  接吴均一函寄莫拉公司A:r'thur Murray 、赵松乔、朱福忻、元任夫妇函Needham 、Hedley 、Walters 函
  
杭   晨阴47°。终日阴。
  晨七点起。寄张伍哲函,请其于四月一日校庆来校演讲。余本思请适之,但去年秋天曾约其来校演讲,渠不愿来,谅本年亦不见得有此游兴耳。寄希文函,附去陈学勤照片。陈系浙大机械系毕业生陈宗元之妹,陈立为其从堂兄,江阴人,现在其舅父处为会计,廿六七岁。其妹与姊均出嫁,因貌稍侵兼高度近视,故未出阁。
  家玉介绍与希文欲一见面,故余将其照片寄去。
  午后自治会杨振宇来谈,为救济清寒同学事。讲师助教会代表胡步青、杨忠道、黄焕馄来谈新聘助教不配给眷属宿舍事,知今年助教讲师会巳新举职员主席黄焕馄、秘书杨忠道、联络胡步青、学术孙彼祥、康乐徐贤议、会计谢福秀、事务汤翔等。
  晚六点半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杭州分会在舜水馆心理室开会欢迎新社员,要余去演讲。陈卓如主席,到四十余人,过鑫先、吴志华等均在,丁绪宝亦到。卓如致辞后,余述Association of Scientific W orkers 科学工作者协会在英国与Federation ofAmerican Scientists 美国科学家联合会之工作,并说明此类团体有世界性,故前年十一月在巴黎举行World Federation of Scientific Workers 世界科学工作者联合会,目的在于提高科学工作人员本身在社会上之地位(待遇,及重要性) ,如何增加社会及人群之幸福,策励科学的进步,使科学能大众化、普遍化。最后述及科学工作人员之疏稀。据科学促进会李振翩之调查,则自助教阶级起仅得三千七百余人,中央研究院调查所得更少,但目前团体如中国科学社、自然科学社、学艺社等等,均互不相统一,分散精力,工作效〔率〕通减少,故实有统一之必要也。八点余先退。将十一年前在绍兴庙下禹陵、兰亭、三江闸、风雨亭、宁波雪窦、舟山群岛、超山探梅之照相取出检定,真如隔世矣。幸有〔民〕廿五年以后之日记可资查核。十点睡。
  接上海哈佛大学同学〔会〕秘书R. K. D. Nieh 又O'Reill町、虞承藻、郭大智
  寄张钮哲函希文函附陈学勤照片(陈宗元之妹,江阴人)
杭   晨阴,低云,气压高,47°。下午48°,阴。

  川岛芳子(金璧辉Manchu Mata Hari) 伏法,在北平第一监狱枪毙。山西蔚县丰镇失守。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与上海哈佛同学会R. K. D. Nieh ,并函黄炳坤、士楷等。约士楷于四月四日去绍兴东关保驾山扫墓。南开校友会浙大分会化工三吴嘉祥来,谓交大之南开校友在杭游览者甚多,拟定今晚六点举行欢迎,约余演讲。余以下午有行政会议,到六点必不能了,故婉谢之。
  今日嘱注册课查明民甘五年以来在校学生死亡人数,结果颇为困难。因学生之离校者其记录均载在一起,不知谁为自动退学,谁为停学,谁为开除,谁为死亡也。后由孙亮甫查得有杨世煌、熊大莺、蓝端寿、蒋韵、张祯裕、聂士坤(自杀)、李金长、戴树本、周惕扬(二人翻车)、林仁钦、程慈晖、秦国宾、张崇信、胡尧明、王作新(溺水死)、华安谷、陈舜钦、陈汉灿、于子三(死于狱中)、杨锡焕、赖慈立等廿一71人,但此单不完全。平均每年死二三人之谱。余阅《哈佛大学同学录》知去年一年死学生五人,三人自杀,一人汽车碾死,可知病死之死亡率浙江大学超出于哈佛大学。午后蔡金涛、马师亮及蒋君在在增来,渠等仍在资源委员会,马在天津,蔡在上海,来杭游玩。事先未定房间,故嘱劲夫设法,后得西冷房间。
  三点半开行政会议及预算委员会联席会议,讨论四月一日浙大成立廿一周纪念程序,时间决定为上午八至十,拾点后举行运动会决赛,下午请范绪宾、贝时璋讲演,并约张钮哲讲天文。次讨论助教职员请假办法,四年级学生参观津贴办法,决计依照向例。教授会议请以临时费四十万万元作为购米款。以此四十亿上次预算委员会己议决建筑校舍,且明明为建设费,当然不能买米。通过拆去理学院大门及墙,以砖砾筑理化室四小间、价九千二百万元通过。师范学院、农学院学生要办夜校,以经费无着未通过。七点散。晚膳后,至建德村晤俶南,定廿六开训导会推常务委员,又晤润科,约其为总务长代家玉,家玉将专对外。九点回。
  寄R. K. D. Nieh 、上海哈佛同学会、黄炳坤函士楷函
  
杭   晨雾44°,中午47°,晚50°。晴。敷文书院樱花盛开,万松园之挑花亦开。
  晨七点起。上午司法行政部谢冠生借高等法院首席推事玉秉彝来。谢,蝶县人,此次回里扫墓,余托其将邸伯瑾、黄世民、陈建新等三人从速催最高法院审判。
  今晨得British Council 科学管理人Dr. Walters 电,知又改期来杭,定四月一日来。
  余为打电话告知九莲村之王癫君,改定四月一日之房间。
  午后借家玉、增禄、陆翔伯、张左手谋太太(龚宝锻)同往至凤凰山看枣谋之墓地。先至黄羽仪之墓,在其旁浙大地区之界外有一穴,枣谋太太认为可用。次至于子三之墓地,见棺已人穴做郭,但尚未全覆士。校中己用三千余万元。为立碑事,学生会主张有一简单之传,余不赞同,主张与羽仪、京谋一律,单书一名,至多生卒年月而已。
  四点邦华来谈,萧辅欲将农艺场作为农院总场,否则辞农艺系主任。余甚不以此办法为然,借邦华乘车赴华家池农场,先至后穰馆,次至园艺场。见所培花木甚多,今年将所租之地均收回自种,农艺〔系〕种小麦已高半尺,由王先之领观,余在此拍数照。并至农场办公室看农具,系UNRRA 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所赠小型机器二具,但亦用Gasoline 汽油,故在国内甚难应用。又看到UNRRA 送之肥料Phosphate磷酸盐,有六吨半之多,每吨值一亿云。农场己有活动房屋四座在应用,三座作教室。五点半回,借沙凤苞与邦华同回城。八点借李浩培至九莲村晤谢冠生不值,与王额谈片刻,留刺而田,知谢将于明日嫁女,其婿即为周岩之公子,亦蝶县人。
  九点回,与庶为夫妇、润科谈。
  接Dr. Walters 电熊十力函
  寄马彩虹(省府无线电台)
杭   晨晴佳47°。晚58°。子夜雨。
  今日交大学生六百人离校,而约翰、暨大、立信各校四五百人来校。师教三孙开源、来。又农经学生代表来。
  晨七点起。八点晓沧来谈,为舜水馆前拆墙事。玉承绪来,知元任寄英国MaryCarr 函已收到,同时接朱祖祥美国来函,知元任寄去四百元美元给赵明强作旅费者亦已收到云。中午约请马师亮、蔡金涛及蒋苍苍增中膳,并约新聘教授土木高铺、航空胡维泽、机械柯元恒中膳,又到劲夫、杨耀德、周北屏等。膳时谈及共产党之残杀行为,因马师亮原籍陕北米脂,蔡金涛苏北南通,二人原均小康之家,故缘身受其祸,痛之切齿。马谓傅作义在平津剿共甚有办法,其方法亦系依样葫芦于共党,但傅能吃苦耐劳,故可成功云。膳后蔡金涛、马师亮上楼至寓一坐。
  下午三点开训育委员会,到仲翔、王军如、振公、季梁、邦华、劲夫、晓沧(中途病)、晓峰、季午、浩培诸人。首讨论训育委员会组织常务委员,产生新训导长以继俶南。讨论良久,邦华、仲翔主张由院系负责此事,易说而难行,故训导长之责任甚难减轻。当决定委员为七人,以李浩培、王劲夫、蔡邦华、王仁东、郑石君、朱善培、陈卓如、钱琢如、谈家桢、陈鸿遣、王驾吾、赵之远、朱仲翔、王承绪等诸人中接洽。
  次谈师院同学会及农院同学会请求办理夜校案,决定以一课室为限,指定王承绪、吴昌孚二人为指导员,不常前去听讲。次讨论清寒同学互助会事,准由训导处借款一千万元,五月中归还。散会己六点矣。晚农化学生罗盛唐来,为二分之一不及格将退学事。
  接宫锦云电 A. C. Scott , Functional officer , British Council 、朱祖祥、Walters 接吴兆棠、沈士远函李振翩
杭   晨阴50°。下午雨。晚雨52°。

  总务长改请储润科,家玉专对外。
  晨七点起。昨天气甚佳,但子夜后又下雨。晚间昨日北教室至深夜未熄灯,故今日招自治会杨振宇来,责以何以昨日不但有约翰学生而且有暨南、立信会计专科学生来校住,且不守校中按时熄灯之规则。渠谓事先亦未知有暨大、立信之学生来云,不知是否系明知故犯也。交大学生在校时,本校学生晚会欢迎,欲借体育馆,舒厚信不允,自治会学生衔之,交大学生又怂恿闹事。适体育组拟于廿八、九两日举行强迫运动,以选四月八日之浙省运动会选手,忽有一千一百余人签名反对此事,73厚信见事不妙,遂以天雨为理由取消运动会,所谓火底抽薪之办法也。农化学生罗盛唐来,为二分之一不及格事,渠央求王曰琦、蒋炳贤二人为之改分数,但教务长不承认,余当然亦不能允许其改也。
  储润科来。家玉今日已去京、沪,以后渠专对外。总务长事将由储担任,但只允担任至七月底,以后须由朱仲翔,余将于明日与仲翔谈之。午后与俶南〔谈) ,渠决定以后不视事。训iI导一职必须另觅人。今日晓峰、振公二人又与李浩培商之,未得结果。晚六点借允敏、松松赴建德村丁种〔宿舍〕刘宝善家晚膳,渠请自苏州来之女师校长俞女士饪(式如) ,并到浙赣路顾c )君夫妇、俶南、庶为二家。顾抗战前住枯岭路四十号,其长公子系希文同学(南高附中) ,时相过从。顾之住宅沦陷时为伪外交次长住,其夫人曾售与,胜利后遂为卫戍司令湘人张某以卢毓骏律师用计骗得顾亲自出售收据,故遂元法收回云。·九点囚。下午洗浴。
  南京大学教授刁作谦、万国鼎、方东美、王德箴、刘季洪、卢前、沈刚伯、罗良铸、萧公权、黄龙先等-百人发表宣言,分析时局险恶之根本造因:一方由于中共不循民主常轨发为武力之争夺,同时政府未能实行民生主义,形成官僚政治。提出挽救当局四点: (→)广罗各方贤能; (二)厉行法治主义; (三)裁撤骄枝机关; (四)严惩贪污; (五)加强地方自治。又对于经济方面清算豪门资本、土地改革、银行及公用事业国营、紧缩通货、改良税制、改良公教人员、士兵待遇云云。
  寄范国梁函美国气象学会(寄会费七元半)、Walters 、蔚光、子政、温甫函
  
杭   Easter Sunday 复活节 晨雨52°,下午一点雨54°,晚天雾54°。院中迎春花尽落,柿树见芽,玉兰舒叶,桃花落尽。
  晨六点起。允敏骨节痛至不能起床,至下午一点始起,亦未能进膳,云胃不佳。
  报载研究院第一次院士选举结果,计物数组廿八人,生物〔组〕廿五人,人文组廿八人。地理、天文无一人在内。数学除原有者外有陈省身、华罗庚、苏步青、许宝掠,物理叶企孙、赵忠尧、严济慈、饶育泰,化学曾昭抡,地学黄汲清、杨钟健,余所不识者仅殷宏章、袁贻瑾、李先闻、余嘉锡、杨树达五人。研究院院士八十一人中,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各九人,浙大四人,中央大学三人,南开、武大、复旦各只一人而已。
  晨晓峰来。下午晤朱仲翔。午后叔同来,借出至罗苑晤晓沧、孟宪承,绕道苏堤回城。晤仲翔不值,借季午至寓视允敏Rheumatism 风温病状,予以Aspirin , Sulphadiazineo 晚8 : 30 Listen to 美国华府Arlington Church Sunrise Service , President。f New Brunswick Theological Semina巧。
  作民国廿七年与卅七年教职员与学生之比如下:

  按学生人数以甘五年为最少, 541 人,卅四年最多, 2710 人,相差五倍之多。职员人数除医院外民卅七年实只140 人,故为二倍,非三倍也。表中教员与学生之比廿七年为1: 4.8 ,卅七年1:5.5 ,但若将医学院除去则为1:6.0 。理学院之比例特低,卅七年为1: 2. 2 ,而工学院特高1:8.9 。实际二者应加以平均,因理院教员不少教工学院学生也。最可注意者法学院之比例为1: 1 1. 2 ,师院为1:8.8 ,而医学院则目前教员与学生之比为1: 1. 6 。经费方面甚难有精确之比例,一则因经常费实际只占学校极小一部之经费,如卅七年一月经常费为二亿九千万元,但生活补助为四十七亿,即生活补助费为经常十六倍也,如照此数则经常费比十年以前增十万倍。教员薪水战前最高360 ,本年最高六百元者,以八万五千倍计最初卅元,尾数八千五百倍,可得七百四十万元即二万倍也,但物价则已卅万倍矣。
  接么振声函
杭   晨大雾,五十尺外不辨人物,50°。地尽湿,如大雨。十一点晴。下午睛。晚54°。

  青年节。国大代表在京开幕,参政会停止职权,到会代表16∞余人。
  晨七点起。雾浓极,在楼上不能见慈湖中之水。八点后雾更浓,地湿如经大雨,即廊下之地面亦潮。九点雾渐上升,但天阴如将雨,至十点始稍见青天,十一点见阳光,下午天气甚佳。
  上午朱仲翔来谈总务事,渠与家玉、润科均谈过,润科允担任至七月底,嗣后要仲翔担。渠谓如一年〔级〕主任辞去,渠可以担任。午后二点至建德村丁种十四号晤李浩培,告以俶南联任训导长一年半不能再留,且身体确不能支持。此外晓峰已任年余,劲夫拟请其任预算委员会主席,仲翔将任总务,故均不便请。拟嘱其任半年,渠允任至八月底。
  二点借允敏、允仪、庶为、松松等乘车至凤凰山敷文书院。庶为等均为第一次上山,走道上日本樱花尚盛开,但二三天内将凋谢,盖已至盛极而衰,不若上次星期四五之佳矣。在此遇勘君及管坟之姚姓工人,知兵士常有来此折花研柴之举,拟将〔请〕省政府出一布告于山上。遇陆翔伯夫妇为主事谋勘墓地。余与庶为至于子三墓地,并至魁星阁旧址,其地即在羽仪坟墓之上。四点下山,至万松园见桃花尚盛开。今日湖上游人极盛,在凤凰山数得外湖有游艇百艘以上,而湖滨游客肩摩踵接。宁宁去宝假塔,谓上山者拥挤不堪。余等自万松园赴学士桥一号黄杨楼,乃黄鸣龙昆仲之宅也。黄氏扬州人,以盐业起家,其兄弟姊妹多留德,余去年在剑桥见黄鸣龙(行四) ,庶为与黄鸣驹相熟。今日扣门有陈太太应门,余等人门周览,见内有两宅,一为黄鸣龙之妹家姓汪,现已售与金刚公司薛姓,种垂杨甚多。建筑不大而树木优于汪庄,在园内拍数照再至黄宅,由黄呜呆(行五)招待坐片刻乃出,遂回,已五点矣。打网球十分钟。
  接浙大同学会重庆、广州分会、希文函寄John & Edward Bumpus (十仙令)、Brentano's 函
  
杭   晨晴51°。下午阴,起NE 风。下午57°。晚雨。
  柏林苏军检查英美进城之火车致发生严重问题。祷辅成(慧僧)在沪逝世,年76 。农经系四年级生蔡人宝等五人来,为高考事。俞锡荣来。王兆澄来。
  晨六点半起。招陆子桐约翰两校各五六百人来校住北教室后,上海大中小学均纷纷来校要求住校,可以不出分文而解决住的问题,膳的问题无形中亦减少大部负担。今日约翰学生大部已离校。交大则廿六去,约大廿六来,但校中之水电费用开消甚大。余令子桐计算度数以使得一估计,并约学生自治会代表来。下午李德容与杨振字来,规定自四月七日以后不再招待,且七号以前以复旦(400 人)、职业学校、铭贤奖学金学生及南洋模范四校为限。又谷超豪、陈业荣来谈于子三墓碑事,余告以不能有传记,但可有生卒年月。圣约翰学生代表史久余来,因时已晚,余未见。
  晚膳后借允敏、松至泰和村十六号晤胡太太,遇珊珊,知已进艺专,璜瑛在Michigan ,工课甚佳,刚复将于四月间赴美国,系王漠显之函云云。十六号门外造屋二间,价约五千万元云。
  回。李天助、王季午来谈,知教部戴天佑有信来,谓美国救济委员会有款补助建筑医院,工资之全部、材料1/5 ,戴拟一计划假定美救济款项为120 亿,教部列80亿,再加原有预算则共有二百亿以上。地点方面,李主张用旧高工地址,而将医学院建于龙泉馆,傅与药物学系、人类学系相近,余允提出明日行政会议讨论。
  接G. B. Cressey 葛德石、顾培慕、张钮哲函王德昌、陈鹤琴、Amè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Social Science
杭   晨阴湿56°。上午阴,下午阴。晚八点61°。

  "1 rather would trust a man and be deceived than distrust him. " Ghandi 甘地:"宁人负我,毋我负人。" New Stαtesman & Nation Feb. 7 , 1948 , p.108晨六点半起。上午为明日校庆事接洽演讲人员,决定请人以后允担认者甚少。
  昨振公各方张罗结果,今日决定请爱予与范绪宾二人。朱正元来,为张惠谋葬时费用事,决定将四月至七月份之薪水拿出,可得五千万之谱用于葬事。学生陈业荣来,为贵州学生塞永泽生肺病借款事。孙宗彭来谈,知为提取药品、冰箱曾赴沪住八日之久。
  午后二点开行政会议、校舍委员会联席会议,讨论明日校庆节目,决定校友会请陈泽凤作代表,教授会请郑石君作代表致辞;八点开始,十点前即可毕事;下午二点在第一教室请范绪宾讲"自〔然〕科学的发达新工程",及王爱予"对于提倡科学的几点意见"。次讨论校舍问题,医学院原定在华家池,现又变计,欲在城内,因此校舍遂发生问题,因原欲将一年级移至城内也。王季午报告教部有来函,拟由美救济款项下拨助建筑工资,预定每校(武大、北大、浙大)医院可一百廿亿,而教育部拨材料费之4/5 亦需一百余亿。季午意拟将医院办于高工遗址,而将医学院移龙泉馆,但劲夫即反对此议,结果函庄达卿来校再从长商讨。次中学沈铸颜报告,认一年级之房屋不适宜于附中,因之一年级明年只能仍在华家池矣。次决定以教部所拨卅亿作为建宿舍之用。最后邦华与邵均报告立民林场送给校中事,未作决定,已七点,散会。
  寄二嫂、沈士远、李旭旦、顾培慕、王尚德、胡娱函n
  
杭   晴。晨60°。下午65°。
  美众院正式通过援华法案,军事援助一亿五千万,经济四亿二千万。参院法案通过援华四亿六千三百万元,其中一亿为军援,但期限为一年,众院为十五个月。本月指数定廿四万倍(沪京杭)。浙大成立廿一周校庆。傅承义及新夫人杨若宪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三刻陈泽凤、王劲夫来,即借至体育馆参加第廿一周浙大成立纪念。初到者不多,至刷点半坐己满,三百人左右,即开会。余主席,并嘱振公宣读各方贺电函,计有重庆、成都、广州、南昌及李相勘个人等。次余致辞,讲约半小时。首述孟子'性善说与杜威人生能受益于经验说为根据,而推及两种力量爱与恨之伟大,可超于原子弹。认民主国家应有基本信条,即认人民是大多数能向为善。
  次述共产主义的力量在于恨,而目前民主主义之所以未能尽情发奋,由于对于爱之乏信心。因此在国际上共产集团以威胁,而民主集团以利诱。此二者皆所谓PowerPolitics 强权政治也。但爱之毅力如何,颇有人疑惑。苟能尽量发奋,爱之作用很大。殷鉴不远,即在印度的甘地。他是一介匹夫,看来弱不禁风,重不过九十磅,手无寸铁,竟能把大英帝国根深蒂固的殖民〔统治〕一旦取消,这是何等力量。印、回二族世世仇恨,他独毅然排难解纷自任。去年八月十五日印度独立,回、印二国即分裂互相残杀,印度欠Pakistan 巴基斯坦五亿五千万卢比, Patel 帕特尔、Nehru尼赫鲁恐回族用以击印政府。甘地绝食,不但回、印残杀因以减少,印度政府即以五亿五千万交Pakistan ,这又是何等魄力O 一月卅日,氏被刺以后尚以手加额,表示宽赦。他真能爱他的仇敌。他平生常说"宁人负我,毋我负人,我也做到了"。
  这才配称圣人。阳明先生一日问其生徒,说道:"你今天在市见到什么东西?"他说:"我见满街统是圣人。"Bemard Shaw 萧伯纳说甘地是千载一人,何圣人之多至于满街走耶?此所谓圣人,乃有作为圣人之可能耳。次报告十二年来经费,教职员、学生之统计等,共讲四十分钟。次教授代表郑石君讲浙大成立时之历史,知当时原初为研究院之计划在罗苑定计,并知渠曾代农专主持人职务。次陈泽凤讲演,最后学生代表陈业荣致辞。唱校歌后散会,十点。
  十一点约季梁至车站接British Council Science Officer Dr. Walters ,遇李厅长正在接台湾教育参观团许恪士等。约顶Talters 在校中膳,知其与Lilos 同在一Office o谓Roxby 逝世后,迄元人继任,现已定Miss Grier ,牛津某院院长也,并有一万三千镑购书赠与各大学之意云。膳后送Walters 至九莲村招待所,晤王癫,余与季梁回。
  二点至一号教室请王爱予、范绪寞演讲,但昕者寥寥,不过二十人之谱,遂告延期。
  二点半借爱予等至工学院看展览,并至史地展览室。
  晚膳约H. V. Walters 、傅承义、梁守柴、沈丹泥、李乔年、郑晓沧、蔡邦华、王季午、李浩培及理学院同人晚膳。膳后八点,晓沧送Walters 回九里松,余则上楼,因二嫂自德清洛舍与丁文元、蕴姑同来此。知菇姑之女儿十九岁已出嫁,因之二嫂迟来。余去函渠等未收到,盖函于前二天始发出。二嫂欲为丁文元在浙大谋事,此真难事,因渠从未做过公务员,向业商,因目前经营不易,故欲改行也。余询二嫂以余家表亲,据云外婆家顾姓在孙端附近之寺东有一舅母,向在海盐,姨夫在新建庄,表兄蒋阿莲、阿芳在祈园作事。二哥两联襟名甘尧臣、王炳堂。甘尧臣已逝世,元后。
  余家有一女仆在雇卅余年,是里江岸人。又云父亲过世是因久不得余信而急死,当时余寄回家之款为邮局杨渭峰所扣云。渭峰卒以是下狱,父亲病吐血,因以不起。
  民国十七年四月一日,国立第三中山大学改称为中华民国大学院浙江大学,简称浙江大学,此乃根据十七年二月廿八日中华民国大学院令"现大学委员会议决第三中山大学应改称中山大学,又各大学区不加国立二字,嗣后第三中山大学应即改为浙江大学"云云。当时工学院有振吾、穰初、赵廷炳、沈开听、王凤扬、余谦六、陈嗣虞、虞开仕、许应期、乔年、劲夫、耀德、殷源之修吟、葛祖良、陈庆堂、潘承听、徐名材、浦邀生、周铭、陈念中、金钧素、杨肇廉、阮'性威、潘家淘。
  民国十七年国立第三中山大学二月份职员录时梦麟为校长,刘大白秘书长,赵述庭秘书,陈石珍校长秘书,沈肃文事务主任,郑莫扩充教育主任,孙祥治、胡伦清均处员,裴子为教育管理处处长,俞子夷初等教育主任,蔡绍牧、马宗裕、胡其华均已到校。
杭   睛晨60°,下午晴68°。紫来洞樱花盛开。

  今日称得去衣余108 ,彬连衣122 ,宁108 ,松44 。下午为楼福庆、戴铭瑾证婚。
  晨六点半起。作函数通。九,点傅承义、杨若宪夫妇及梁守架来,即乘车赴九莲村柏庐接H. V. Walters o 傅与梁均福建人,在北平多年,清华毕业。杨,南京人,为赵元任太太之堂妹,幼在女高师附中即住赵家云。余与允敏及杨、〈赵〉〔傅〕、梁、Walters共六人同坐一车。允敏虽发风捏,今日亦勉强走至紫来洞。余等先赴灵隐,见路上附中学生络绎,因一部师生今日放假旅行也。自灵隐过苏堤至玉皇山,拾级而登,至紫来洞附近见满处樱花盛开,己稍稍有落,在此拍照数帧。留允敏〔于〕七星亭,余等继续登山,至山顶游览一周后遂下山。今日天气佳良,游山之人不下数千,因值樱花及山下桃花正盛放时也。樱花有数株视若碧桃,双瓣,但瓣大而叶杆与挑不同耳。
  十二点下山赴西挣饭店。又过苏堤,堤上杨柳仍旧,而桃树已较战前为少。紫来洞内冬夏可为茶馆,但春季则殊潮湿不能坐人也。在西玲遇经理劳君。今日中膳极简单,价每Plate 廿八万元,加税二成。膳后另加咖啡一杯六万元,六人共吃二百四十万元。膳后送Walters 至田家园医学院,余与允敏遂回。
  贝时璋来谈,知贝老先生于日前在宁波原籍落水遇难,极为扼腕。浩培与润科来谈,又邦华来。四点送允敏至女青年会开募捐大会,余至聚丰园中国酒家为医学院楼福庆医生与助产士戴铭瑾证婚。楼,萧山人,医专毕业;戴,镇江人,为研修之79女,研修本人亦到。余祝彼等天作之缘,以韬光〔庵〕有宋之问对:"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此对非彼戴,但张冠李戴耳。孟子说"未有学养子而后嫁者也",助产就是学养子,故助产士嫁人就是先学养子而后嫁人。晚膳后余至"华盛顿"配表。
  八点至法院街34 号晤寅初。
  接陆次兰函朱福~斤、么枕生函寄任叔永、庄达卿汇么枕生八百万元
  
杭   晨有阵雨62°。上午昙。午后一点起阵雨。晚晴63°。
  浙大院内紫荆开花。
  Truman 杜鲁门签字于十二个月内用六十亿九千八百万美金为欧洲|十六国、西德经济援助,并为土耳其、希腊、中国之军事援助。许恪士、汪勘予来。汪日章来。森森、能能来杭。
  晨六点起。昨晚十二〔点〕以后直至侵晨三点复旦有七百学生来校,使终晚不能安睡,且复旦学生秩序不佳,男女高声叫喊,子夜声彻云霄,使全校扰攘不堪,又值天热,故一早即起。上午汪日章来,商借住罗苑正觉堂,余告以张宝莹尚未住人校中,壁报已大肆攻击,若校外人住人必发生问题。
  孙稚蒜来谈,要添加职员,欲用医院名义,及农、理各系用药学系卢比事。台湾教育厅厅长许恪士借艺专教员汪勘予来,余询以台湾教育状况。知台民有百分之七十五儿童入校,每至早晨八点街上自行车均满,骑往学校或工厂,十二点钟吃所备之点心,下午五点即回。台民从前极守秩序,但胜利以后受上海去台者之影响,秩序日以败坏,如旅馆食堂算小账向为台湾习惯,与侍女作不规事情,皆上海带去之坏习惯也。关于石延汉之何以被捕,台民对于陈公侠之去思,渠不甚愿多讲。并约余于夏中去台湾演讲,余询以言语困难如何,答以台民可以昕普通话云。中膳后森森(天宜)、能能(英多)姊弟二人来,知默君尚未到京,二人均住寓内。午后作函与Prof. George B. Cressey 关于American aid to China 对华美援。
  绍俗喜将雄鸡Castrate 阉割称阉鸡,声若"献鸡"。其势取以作菜称为腰子,为绍兴名肴之一。又绍俗于清明前后孵蛋,使将出胎,然后取而食之,称活蛋。他方人见蛋内有毛如小鸡已成熟,不忍食,余则以从小惯食,故喜食之。此次回绍扫墓,亲友以活蛋相赠(每枚一万二千元,生蛋五千元) ,余每餐必峻二三枚。
  接张振华片谢承范、谭启同、Hedley 函 Prof. Lilley of Camb.
  寄杭立武、次兰、黄怀官函 教育部代电
杭〔赴绍兴〕   晨阴60°。上午十点后睛。下午晴64°。在绍兴闻燕子之声但据云春分后燕子已到。

  所谓欧洲十六国经济援助,乃包括英、法、比、荷、卢、脑〔挪威〕、瑞典、丹麦、冰岛、爱尔兰、奥国〔奥地利〕、土耳其、希腊、意大利、葡、瑞士云。
  晨五点半起。七点借允敏、士楷、兰益、松松、杨其泳太太与二小孩出发,乘1080号汽车赴绍兴。临行时阴云密布,有春雨连绵之意。一路平顺,沿途油菜花盛开,萝卡花亦有开者,但所种不多。草子开红花,至东关附近始渐多,但远不及余意想中之多。据云种晚稻者可能种小麦、油菜,因其成熟时期迟,但欲种早稻则不能种小麦、油菜,故只能种草子矣。七点出发后,八点过钱清衙前。九点至东关后永兴车站,即有霞姊、大姊、朱三店王太太、杨其泳、惠康、国梁等相候矣。己雇好一乌篷船,乃即上船,由此出发赴保驾山后山父亲母亲坟前上坟,时阴云尚未拨开。十点至后山,在坟上约一小时余。在坟旁行祭祖礼,父亲基上尚有石碑,当即着做一碑。大哥承祖之墓即在坟旁,已于去年士楷着手制碑。祭后再上船往掉尾山祖父大江公坟上一祭。在保驾山遇友、安二堂兄、金克南、二嫂、丁文元及蕴姑、芬姑及其丈夫等。祖父坟旁见章子梅之坟,余别子梅在战前,不料竟成永诀,其令郎左手根亦久不见矣。十二点馀祭毕,由掉尾山回至保驾山后山空家台门中膳,到些家联生公公、阿友哥等。联生系叔辈,些家二十余户由渠在此出面支撑。大江公之坟亲鲁阿有来谈还租事,并与联生谈抽壮丁及大选,知保驾山地方尚安静。一点半乘原船回东关大木桥,至老屋略坐,〔遇〕渭庭,知今日亦自城来此上坟。遂借往孙家台门晤杨祝侯,韵侯之弟也,遇屠善夫,在此拍一照。遂乘〔船〕回至汽车码头。四点借士楷、允敏、松松、金克南及其表弟,别三益、朱圣莲、渭庭等回杭。至校适六点,知森森、能能曾至九里松翼如坟上扫墓。膳后至建德村一行。今日交坟亲王一洋五万元,鲁阿有洋四万元,船夫五十万元,菜三桌在外。〔补记:今年五月间寄泰和中正路怡昌厚号王义煌侠魂基地租金一百七十五万二千,以十元(战前)底数乘江西倍数。〕接赵九章函寄Prof. George B. Cressey
  
杭   晨晴60°,下午阴62°。

  森森等回沪,今日补放春假一天。法学系学生魏琼来谈发起《中国学生报》。
  晨六点起。森森、能能二人决定今晨回沪,由彬彬、松松送往车站。余作《浙大概况表》寄美国大使馆。午后借允敏、松松至田家园浙大医院晤王季午,看X 光之肺部照片,并与民卅年在贵阳医学〔院〕杨济时所摄相比,知余右肺有一空孔如豆大,此外尚有数小点均在下部已Calcify 钙化,左肺较佳。心形稍小,但A。此a81( [主〕动脉)管向上伸长,此五年中更甚。据季午云,此病可转为Arteriosclerosis 动脉硬化,系动脉力弱而涨大之故。余臀部常觉痒,初疑为虱蚤,但又疑为癖。据李医生云系年老时皮肤干燥所致,须多吃鱼肝油云。允敏为女青年会捐款,计杭州卅组,每组要捐三千万元。而浙大自成一组,允敏为组长,故出动募捐颇为麻烦,巳托刘震华医生。刘,外科主任,河北人,前步校教育长刘震清之弟,据〔云〕刘巳辞步校而来南京,因陈辞修为国防部长后尽调老人而易以黄埔新人云。四点回。黄炳坤来谈。
  "To vanquish the enemy is impossible without the most buming hatred of him. "From a book in Russian , Pedαgogy , by B. P. Yesipov & N. K. Goncharov , translatedby G. S. Counts & N. P. Lodge , John Day Comp. , $ 2. 00. In the book much ismade of the defense of fatherland; the obligation to work; the duty to follow socialistrule; the pride in Stalin , "the leader of workers of the entire world. " Hate of the enemyis necessary. Stalin's picture is found in every class-room and the translations choosethe title "1 want to be like Stalin. "寄希文
  
杭   晨阴62°。上午晴。

  森林系教授朱秀芳来。
  晨六点半起。今日复旦等各校学生多已离去,校内为少安。晨阅《遵义新志~ ,第二章《气候》系束家鑫、贺忠儒二人所著,根据民卅一年至卅四年之材料。
  晨许道夫兄许传经来。渠任重庆国立工业专科学校教授,在魏元恒离国赴美时为,代理校长,号伯纶。胜利前浙大曾嘱其来校任教,以事未果。又森林系教授朱秀芳来。午后自治会学生膳食股胡则维来,为学生膳食公费加至一百一十万元事。
  昨至医院,将余卅年所拍胸部照与今年阴历正月初一照相比,知肺部情形变动甚少,而大动脉则向上伸长Enlargement of aorta ,是为动脉筋肉大弱之证。余血压素低,但过去只96一100 mm (Systolic 收缩压) ,而今年已120 mm ,可知年纪之影响。Ao血扩大可成为Aneurysm 瘤(swelling of an arteηdue to stretching of itswall). The most common site is ao由. Unless treated the swelling usually increases insize until it bursts. The subject of disease must be careful in avoiding exertion or physicalstrain. 闻二嫂言,父亲病没前吐狂血,恐亦系Ao由大动脉之出血也。俞大维信父亲病某种而死者,其子亦往往如之,言亦甚有理。余喜爬山,而登山实于心脏不利,故嗣后当切记,不要勉强。
  接么枕生函庄达卿、任叔永、徐先志、w. J. K. Mandy (British Council) 、戴廷礼寄George Harris 、美国大使馆Blanks 、赵九章、s. Lilley (Cambridge) 、庄俊
  
杭   晨晴66°,午后75°。

  美国杜鲁门指令Reconstruction Finance Corporation 给中国五千万,欧洲卡亿,希腊、土耳其军援五千万, Trieste 的里雅斯特五百万美金。
  晨六点一刻起。上午陈业荣为大夏学生来校住宿三天事。缘自三月廿四以后,交大学生六百人来杭游玩,住宿于校,以后约翰、暨大、复旦、南洋模范、上海女师职业等校络绎不绝。学校水电一项损失甚大,己再三告杨振宇,四月七号以后不再招待,故今日陈业荣特来央求也。
  张钮哲来,知系昨日乘美国汽车自上海来,住西玲。同来者系MacArthur 麦克阿瑟总部所派之人,目的在于测量地图上之经纬度,以从前日本、中国、逞罗〔泰国〕等不相连续不能互相比较也。余事先已为接洽莫干山,但因莫干山不在日蚀最完全区,故渠等要至武康与余杭交界之处二城间之荒僻地点,以避尘俗人之麻烦云。天文学〔家〕尚未到,领袖者为Father (Jusuil) Heyden ,高丽观测日蚀者为VanBiesbroeck ,即缸哲之老师也。
  午后三点开行政会议,决定拒绝艺专汪校〔长〕来罗苑借住,理由是本校教员无屋可住者有数十人之众;即日起停止热水供给;明日浙江省运动会停课一天;教职员借款限每人薪水113 0 决定以后不得学校同意,不准他校学生来校居住,并登沪杭各报。此次浙大损失之重大,计电灯一项文、理工二处即已超出平时四百四十余〔度J,每度二万四千元,巳一亿有余矣,水与他桌椅尚不在内也。六点散会。午后八点半,借允敏至站接任叔永夫妇来杭。
  磕头健身法: ( {大公报》四月廿日大公园) ,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上:"张廷老名琪,唐安江人,年七十余,步趋拜起甚健,自言凤兴必拜数十次。老人气血多滞,拜则肢体屈伸气血流申,可终身元手足之疾。"清咸丰大学士全庆自谓有养生之术,翁同解尝得其秘诀,在日记有云"渴全师(咸丰六年丙辰充会试副官) ,师言每日磕头120 ,起跪四十次,此法最妙"云云。又据《无辜碍室随笔》引常熟乘衡居士《荷香馆琐言》云:"吾乡翁松禅相国每夜必在房中行三跪九叩头五次乃卧,其法传自全小汀相国庆。"翁晚年体气极健,自谓得力于此。
  接陆次兰函Shirley M. Duncan , U. S. Educational Foundation in China
  
杭   晨晴65°,中午78°,下午81°。晚起sw 风,76°。十点后风力强SW,二点后渐弱。

  侵晓N oTruman nominated Paul G. Hoffman to administer the 5 ,300 ,000 ,000 E. R. Program 欧洲复兴计划。洛阳陷落。浙省第六届运动会。学生救济委员会。
  晨六点黎明即起。八点半趋车至梅东高桥省立体育场,参加第六届省运动会。
  83此场地系陈柏青长场时所布置,抗战时期被敌损毁无遗。至卅六年十一月,始以今年五月举行全国运动〔会),乃着手建修,共费款先后三次计八亿六千万元。本省运动,徐伯蒜(锡麟)提倡最早,在绍兴立体育会,事在光绪末年。第一届全国运动会于民国十九年四月一日在杭州举行。浙省第一届运动会则于三月十六至十八举行,运动员五百十八人。此次第六届,与会之田径赛队员计1760 人,较之五届800人犹多出一倍。本届会长为沈成章,副李超英。总干事赵欲,二副高尚志与场长周伯平。在司令台遇雷法章、李超英、陈柏青、方青儒、许鸿、高尚志、屠镇州等。九点开始升旗,行礼如仪,雷秘书长代表沈成章讲演约半小时。次李超英致词。九点三刻开始运动,第一节目为四千小学生会市。杭市共有万余小学生,今日到四千人,余拍数照。次径赛大学组100 公尺第一预赛,第一名孙怀远。时场中秩序稍乱,余即抽身回,时十一点有奇。
  储润科、王劲夫来谈,谓学生今晚有演讲,题为"共产党渡江"。拟于明日告诫杨振宇,此种瓜田李下之论题,必有一日警局将人校捕人也。
  三,点至女青年会开学生救济会,到许绍操、蔡竞平、周觉昧、李培恩、Dr.lrving(长老会7 、潘玉美、王接生、Dr. Sturton 等(未到会者方青儒、李超英夫人, Vannevar, Ufford ,金润泉、邱夫人六人未到)。首由潘玉美报告新选出之理事,次陈维新、爱琴二人报告会中工作。关于有肺病之赴浙大医院透视,如有肺病者每人给奶粉五磅,另廉豆浆。12 个女生做蚊帐300 400 顶,可借与杭州大学学生。本年春季预算二亿七千万元,夏、秋二季未定。现英美援华会已停止工作,将来款要自U. S. China Relief Missiön 美国援华会取得,但亦只至今年六月底止,有四千五百万美金云。选举常务委员李培恩会长,坐副会长,周觉昧书记, Ufford 会计。蚊帐分派,以登记人数定。清寒同学互助会求协助,决定方针一致努力。六点半约叔永夫妇在"楼外楼"晚膳。
  之江图书馆毛克勇送The New Testαment ~新约全书~, Amer. Bible Society ,N. Y. . 1859.寄Trewartha 、H. V. Walters
  
杭   晨阴,转北风,72°。上午十点66°,阴,时雨数点。
  Russia and Finland signed a treaty for ten years. The Soviet will send troops to aid Finland incase of aggression only of Finland give consent.
  晨风已转北,天气骤冷。黄炳坤来,为作函报告Harvard Associated Clubs 书记。'Reilley 以远东区Harvard Club 事,此信由渠代写,可感也。
  今日见送部报告,知浙大林故主席奖学金为张传宗所得,平均91. 83 (师教4),中正奖学金冯缵刚91. 27(物理四),其余安良奖学金十二人,每人只十万元,平均分数均在85以上,为邓恢煌(桂全县)、吴应寿(铜仁)、王庆伦(织金)、王璇(乐清)、王荣初(蝶县)、顾宝琮(金山)、王绪(贵州沿河)、骆如楠(诸暨)、潘家铮(绍兴)、梅仪慈(宣城)、舒兴汉(荆门)、高永煜(嘉兴)云。
  午后召集药物系孙稚荪、农学院林汝瑶、吴载德、萧辅、陈鸿逵、孙羲等,谈药物系损失卢比如何赔偿事,无结果散。汪胡桢(干夫)偕印度人Major N. B. Gadre ,Superintending Engineer , Public W orks Department , Bombay,及在南京之东方语言学校v. Keener 二人来。又复旦大学兼任地理教授卢村禾来,并带地理学生二十余人来,知复旦有学生三千余人,教员房屋甚为充足,因得不少敌伪产业也。卢村禾要余与学生讲话,余与彼等谈约十分钟,彼等即下榻西湖旁之罗苑。
  五月十日徐柏园说〔货币〕发行增加仅及物价上涨五分之一(即1/5) ,则三月底当为一百万亿,六月底二百万亿,即战前廿万倍。到六月中,王云五说是一百三十五万亿,因之物价大涨,因两个月相差倍余也。以上见宜移今《物价涨风的新阶段》,《观察》四卷二十期。
  在国民大会报告,财政部俞鸿钧谓已发之钞票为法币68,000,000,000,000,即六十八万亿也。俞飞鹏报告中国士兵需要四千万担之米(全国出产约16%) ,目前士兵有五百万,美援中将以八千五百万元购四十万吨之米(即六百四十万担)。
  
  俞大维报告铁路现况:全国有30000 公里,其中11 000 在东北,只3000 公里经修理, 600 公〔里〕可行车,全国只13000 可行车。轮船吨位1,030,000 吨。张厉生报告内政,谓全国县份80% 成立民意机构。朱驷先报告教育:全国中学5832个,学生1,870,000 人,专科以上学校207 所,学生十四万人,小学廿九万所。
  接汪戢哉、谢家玉、台湾谢有为
杭   晴佳。院中紫荆盛开,枣树出叶,湖中碧桃盛放。见燕子群飞,但在绍兴时已闻燕子声,并知春分己有燕子。

  庄达卿来。
  晨六点起。上午作函二通。九点借允敏赴西玲饭店,与叔永、衡哲、汪安球乘车赴松木场黄龙洞。见紫藤、紫荆、碧桃均盛开,在黄龙洞拍数照,并进茶。叔永与汪安球均未到过黄龙洞,此时花卉盛开为洞中一年最佳。洞中陈设犹如苏州之留85园与狮子林,但天然环境较佳。叔永在清涟寺外有地三亩,欲租与校中造屋。余以玉泉太远,拟与艺专汪校长日章谈之。十一点回西玲桥,在小舟上拍一照后,即别叔永。至车站接西湖号车来杭之庄达卿,借回校中膳,膳后谈一小时。觅陆子桐来谈校外能建医院之地点。三点开校舍委员会,谈约一小时。能建医院之地点,不外高工旧址,求是里旁之民地与操场旁之金润泉地。四点半,余等至操场横河桥一带实地察勘后晚膳。膳后又谈至九点,送庄达卿至九莲村柏庐,与陈处长电话,始得四号房间。十点回。
  今日下午汪日章借省党部王宋烈来,据云,此次暨南大学学生来杭住校回沪后,左右二派学生发生殴斗后,被拘学生王忠义、叶惟洁二人告发此间学生陈业荣-、彭国梁、刘季会兰人有响应共产党之趋势。适今晚学生开座谈会,讨论共产党渡江问题,余嘱浩培召学生加以警告,恐迟早难免不发生警察来捕学生之举也。
  接Trewartha、浙省银行赵之远寄O'Reilley 、Miss Shirley M. Duncan 、上海美国新闻处Frillmann
  
杭   晨晴56°。上午睛。下午阴59°。
  南美〈州〉〔洲〕 Colombia 哥伦比亚首都Bogota 泼哥大发生革命。
  晨六点起。八点借储润科乘车至九莲村柏庐接庄达卿,途遇凌竹铭,并遇侯苏民。九点借达卿、润科至田家园医学院,由王季午、李天助、刘震华会同视察。在外科部分看到近来外科部分所割下之盲肠及于一只、小孩之腿一只等,及解剖之器械。并见到在院之浙大学生,大多数系割扁桃腺等轻症,惟有一外文系学生凌波患T. B. 结核病,不重,但似有神经失常现象。十一点趋车至东街路,约蔡邦华同至农学院视察后穰馆、一年级教室等。知东亚所建筑尚佳,但本校毕业生吴某所建筑者Finish终饰最坏,水落管子漏水,屋顶白粉己龟裂破碎。十一点四十分回城。在寓坐廿分钟即趋车至楼外楼,允敏、松同去,至则达卿之妹徐太太与其子媳张仁涛夫妇及二子(六岁、三岁)已先在。张仁涛系上海英美烟〔草〕公司浦东厂厂长,有工人三千余,此外杨树浦尚有工厂亦有三千余工人云。
  余询以烟之来源,谓大部得自山东、河南,现交通虽阻断,但该厂有八年之材料云。
  今日为张君夫妇结璃十周纪念,又见有母舅同在西湖,故渠硬欲出酒席资。二点膳毕,即借张君等同赴云栖寺。见寺前四五围大之枫树均已抽叶,余为拍一照。瞻览莲池大师之塔院后回至钱塘江桥,趋车过桥。至萧山即回头,因达卿从未经桥上也。车回途至湖滨,别张君等。即送达卿至车站,乘西湖号车返沪。遇竹主生。回校。时允敏之友人宋女士在校,带一小孩来,其夫姓朱,不幸已去世。
  接Harvard Cooperative Society 16.46 支票一纸(为去年之利息云)
杭   晨昙56°。日中晴。晚64°。

  张文治(岭南毕业)与Li Choh Ha。在美得Guggenheim 古根海姆奖金。张讲古代中国哲学。李发明Growth Hormone 生长激素,金陵毕业。张在Dartmouth ,李在加州大学。学生自治会杨振字来。陈柏青夫妇来。复旦卢村禾来。
  晨七点起。上午学生自治会杨振宇来谈,因报载"暨南大学学生自杭回后互相殴打,结果被捕学生王宗义供出共党阴谋在发动全国学潮。长江以南由浙大为总机构,受香港之指挥。主要人物为陈业荣(自治会理事) ,刘季会(女生)及彭国梁(清寒学生救济会)三人云"一项,询余之意见。余谓外间此种传说吾辈闻之固极烦恼,但最要还在自省。内省元疚,何恤人言?自省有愧,应即改正。并告以上海各大学嗣后概不能招待,大夏大学学生本日必须出校等。下午复旦地理教授卢村禾来,渠对于本校招待复旦来考察地理学生,在罗苑招待表示谢意。
  陈柏青夫妇来,借同至游泳池及网球场上一转,约其明晚在校晚膳。午后三,点开行政会议,报告British Council 之2∞-.3∞镑应购何种书籍。次讨论学生数百人签名要求以罢课方式来达到全部公费、平价米及人权保障诸项,是否校务会议前次议决案依然可以进行,即解散自治会,如再有骚扰即呈部解散学校。当时苏步青认为不必由校务会议决定即可如此办理,余则谓议决案离今已三四月,且此系学校大事,自有从长商讨之需要。结果定明日下午开校务会议,今日晚召集学生理事会。
  午后六点晚膳,余询彬彬签名要开会讨论罢课,由他领衔是否是他自己签名。
  据云,系陆翔伯之子代签,余责其何以不与责备陆。七点召集学生理事会理事谈话, (到〕刘万甸、张令智、向惟波、高亮之、钟伯熙、张中、陈明达、蒋健华、方子夷、金陈廉、沈效良、杨振字、包洪枢、胡则维、李景先、李德容、方友敦、杜横亭。
  接么枕生、汪锻哉、希文函
  
杭   晨昙。上午62°。晚雨。

  美国煤矿工人四十万人经John L. Lewis 一电,停工廿九天后将复工。
  晨七点起。八点陆翔伯来,缘前日起有学生发起为要全体公费、平价米以及声援北平被捕学生,要求自治会代表会发动有效办法即罢课,签名以学号而堂安为第一名。余昨晚询明,系陆翔伯之子〈陆锦城〉〔陆宗定〕代签,故余告以事实并嘱其切实告诫。据云渠并不知有此事,但知其自己签名并己〔受〕督责云云。
  八点三刻,借李浩培赴省府晤雷法章,谈平价米事。据云省府自己供给已嫌不足,故须向江西购米,但省立学校学生不能得平价米。至于清寒同学救助金,省府赞其事,今日下午本有清寒学生救济办法之会议(浙大孙祁出席)。渠并示余以俞嘉庸之报告,谓浙大自治会壁报上有以"总理叛徒"为标题,绘一形如蒋主席者、背87插-"斩"字之壁报云云。次至洗主席办公室与沈成章谈,知省府方面似不久将见诸行动,而学生之壁报及自治会之言论亦随处可以造祸。
  下午三点开校务会议,讨论校舍问题。医院原定在华家池,现以地方辽远又要移至城中,故一年级迁大学路遂成问题,讨论结果由校舍委员会实地勘察后作详细计划决定。次关于学则修改问题讨论甚久,依教务处提出办法通过。福利委员会存废问题。七点晚膳。膳后叉开会讨论学潮问题,以今、昨两日《申》、《新》及杭州《正报》所登"浙大为共产党所策动中心",故迟早军警必来校捕人,而学生尚不自检点,到处张〔贴〕反政府、骂人以及侮辱元首之壁报。今晚代表会叉开会,以沪、杭报纸之侮辱罢课一天。余等散会后陈业荣及李德容二人来报告,余告以事实胜于雄辩,侮辱谩骂之壁报必须撕去,则谣言自息。至于平价米,目前办不到,但今日青年运动会开会讨论,拟筹二十亿为清寒(杭州1)救济之用云。
  接胡颂翰、王季玉函
  
杭   侵晓雨不止,六点停,62°。下午66°。晚雨。
  浙大停课一天,为抗议上海《申》、《新》二报登浙大为共党活动中心。
  晨六点半起。上午陈柏青夫妇来,知今日下午渠之公子(在中大)将订婚,约为证婚人。自治会代表杨振宇、李德容二人来,为清寒学生救助金事。今日自治会发宣言为反迫害、反污蔑罢课一天,但余告彼等若反动之漫画继续不绝,则人人自将曰:浙大为反动之大本营,甚至军警人内捕人,自召祸端,并嘱令彼等将侮辱之漫画先行除去。
  午后借允敏至建德村甲九号贝时璋处慰其父丧,并致送膊仪一百万元。知贝老先生为出野外摘野葱而落浅水河中,两手犹持葱云,时在下午三点左右。次至谈家桢处,知去年十一月做水泥坟在宁波,去三千万元云。电机系廿九级毕业生冯绍昌来,渠于去年在Illinois Chanutefield 见到,并曾拍数照。下午四点至膺白路十九号晤子宽夫妇,知其在无锡办厂。五点半至英士路四十六号,为陈柏青大公子陈奕万与朱锦华女士订婚(朱杭州人) ,到高等法院孙鸿烈及二夫人、李超英夫妇等。
  晚膳后八点半田。
  Sense & Sensibility in Politics , Leonard W oolf, in a review of books in The NewStαtesmαn & Nα, tion Oct. 18 , 1947. The book M. Ginsburg Reαson & Unreason in Society, 1ρngman , 1918. "Not only in the world of the 20th century more unreasonable thanthat of 19th , but whereas our ancestors at least believed that it was better to act rationallythan irrationally , large number of people today believe in the opposite. .. after 1918 therule of u町eason began firmly to establish itself over the greater part of the Earth. .. Fascism, Nazism & Communism made opinion and truth in politics a criminal offence and promotedemotion , primarily the emotion of hatred to be the directing force in government."
  接墨西哥寄来El Norte (北方H一月十八日)报一份(内有余小传)
  寄希文函
杭   晨阴,有雨意,63°。日中阴。晚六点阵雨。十点64°。

  罗登义来自贵州,谓贵阳米价一百万一市担(杭二百四十万) ,鸡蛋17∞(杭6500) ,猪肉三万元一斤(杭108 , 000) ,相差三倍之多,遵义漏谭更廉。
  晨六点半起。上午改赵昭嗣所记录余于四月一日校庆日之演讲,非常费时。
  因为记录得毫无系统,前言不接后语,其中又插了许多英文,我当时并未讲的,所以费了一个上半天还只改了一半。
  今日全省运动会最后一天,游泳节目在浙大举行,事先发了四百张的游泳券,但一大早就有许多青年、中学学生闯人池旁。八点未到,观众即蜂拥前来。下午一点余至池旁观比赛则秩序已稍佳,但上午耽搁了不少时间,才能有此秩序云。游泳节目甚多,除公开游泳〔组〕、大专组,高中组、初中组外尚有女子组也。彬彬〔参〕加二个竞赛,一为二百〔码〕俯泳得第一名,一为四百码自由式得第三名。→般而论,可谓成绩不佳。五十码自由式为最坏,有人竟半途用蛙式或Side-stroke 侧泳。
  时间之成绩如下:oun u mmen上海七届全Free Style 浙六届运动会, . (运〕会World Record55.9" 吴传玉1γ.5 公1 '34". 4 吴裕芳大1 '44". 0 龙白云口lenBreast StrokeWorld Record1'7.3"会中(浙)200 m 2 '5 .4" 2'35.0" 公3'38 张如道大3'48.8 堂安3 '33. 1 11400 m 4'38.5" 陈震南5'4.4" 公7'43.6 张如道大8 '22. 8 张承炎7'48. 3 堂安800 m 9 '50.9"1500 m 18'58.8 陈震南23 '2". 3 39 '7"仰泳100 m上海七届全〔运〕会Olympic冯朝玉1 '16.9" 1'5.9" •5 '43.8"W omen W orld Record2 '21. 7"5'01"Breast Stroke1'9.2"2'5 1. 9"6 '8.4"100 m200 m400 mFree Style59.4"89六点半约陈柏青夫妇及体育科舒厚信、高尚志、胡士煌、吾舜文、章祖愈、屠鼎镇、杨鸿材晚膳,知此次大专锦标浙大得径赛、游泳、垒球(Soft ball) 、女子篮球及女子Soft ball 六个,而之大得足球、篮球、网球、田赛等四项云。大会成绩无一特别出色,但天气甚佳,能于预定期赛毕。参加者二千二三百人,为浙省空前之举,浙省府共用十四亿,浙大用五千万元,总算今日告圆满结束矣。
  接郑天挺回电寄王季玉函John Cabot 、福建福安地方法院、项远村、胡颂翰、周寄梅、楚珍、章元善
  
杭   晨阴60°,晚阴61°。
  院中树木均发叶,即荆薇、小枣树亦均抽叶,惟老枣树未发青。大门外有三棒,向西之棒树靠近女生宿舍者冬天叶尽黄,以为将枯死,近亦抽芽,想因冬季太寒之故。马宗裕病故。
  晨六点起。八点陆子桐〔来J,知事务处职员马宗裕病故。渠病已半载,初为胃惯癌,后转黄胆病,住浙大医院以太贵,出外吃道士仙丹无效,转为肾脏病,最后心部延及,于晨间去世。其长子在北平,尚有女及子四人在杭,身后非常萧条,年仅五十二三而已。有侄为浙大土木系毕业生。余嘱陆子桐为之办后事,学校借五千万元治丧。
  孙稚拣来,又润科来谈。今日将四月一日之校庆之演讲改正,交晓沧一阅。晨前中央研究院职员赵子衡来,知现在中央政治学校图书馆办事。渠太夫人于近去世,年84 岁。余约其于晚间来校晚膳,适周企虞招待台湾来杭观光团约晚膳,余遂未能往。
  午后三点开预算委员会、校舍委员会联席会议,首讨论房屋之分配。次讨论预算问题,谈及药物学系卢比之分配与赔偿问题。余前拟定一数为各系所用卢比数变成美金113 ,即农艺560 美金,蚕桑350 美金,病虫害与化学各220 美金,物理200 美金,其余尚有生物、农化、园艺三系则为数甚少。但农学院对于如此分配始终不服,余决与蚕桑孙费、病虫害陈鸿遥及农艺萧辅面谈后决定办法。关于下年度一年级移大学路后房屋支配问题,指定吴穰初、李乔年、王劲夫、储润科、蔡邦华五人从长商讨后决定办法,提出下届校舍委员会决定之。散会己六点三刻矣。
  赵子衡于五点半己来此,因余等约其在寓晚膳也。渠大公子在邮汇局,二公子为工程师,幼子在同济读新闻学。渠述吴均一自渝回京时,其夫人在重庆逗留二个半月,为余又蒜所刁难,因均一与傅孟真不睦之故。又谓王勉初排斥赵子衡,故赵又以去职云云。
  接卢村禾(复旦地理教员)、叔永、余文琴、Hedley
  寄任叔永函
杭   晨佳58°。下午晴佳63°。
  菲列宾〔菲律宾〕第一任总统Manuel Roxas 以心脏病逝世,尚有两年未满任,以副总统EIpidioQuirino 继任。卢于道来。
  晨六点半起。作函数通。学生自治会陆延琦来,为星期日行车至华家池事。
  十点乘车至农学院晤陈鸿适、萧辅及吴载德,商药物学系卢比Rupee 被各系用去而赔偿物价损失事。物理、化学、生物三系均已同意照中英科学合作馆所送物资之价30% 折算付款,如此化学、物理均须付200 余美金,生物约九十美金。而农学院邦华争持甚力,因农院各系所分美金甚少,故一经扣除则所余元几也。今日所谈结果,蚕桑系得两个Incubators 孵化器、一只显微镜,而出三百余元之代价,认为满足。农艺系仅得三只显微镜,须出五百余元(已减至三百廿元) ,觉贵。而鸿遥则根本不承认赔偿之原则,与余争论几一小时之久。余以病虫害系有一部Cikada 书籍在回杭途中受损失,赔款项下未得购买,云另给200 美金。但渠认为二者须并为一事,余则以为截然二事,不然则各系均将于赔了药物系后又群向学校另谋抵补也。十二点回。
  二点卢于道与陈卓如来,知卢析薪与科学社职员三人均住罗苑。二点半借钱临熙、高尚志、俞国顺三人打网球。今日天气佳,余打球时觉头晕,但须奥即愈,不知何故。脉搏在120 稍出头。打至四点。回。洗浴。约陈卓如夫妇、卢析薪明晨赴外野餐。七点借允敏至慎大购买面包。
  接Shirley Duncan 、Harvard University寄任叔永(照片七张) Geoffrey Hedley 函熊全治、余文琴函赵明强、朱祖祥函汪敬熙函
  
杭   晨昙58°。下午晴64°。晚星尚明亮。柳絮满地。

  意大利国民大选。杜立德轰炸东京六周纪念。为郑士俊与王鸿来在青年会证婚,下午三点。
  晨六点起。作函与次仲,告以H. G. Wells 威尔斯, Huxley 赫骨黎之Sc陀时e ofLife < 生命之科学》四本己到。今日为郑士俊与王鸿来结婚期。晨郑士俊来,邀余下午三点到青年会。今日为六年前(参看三月四日记)杜立德轰炸东京,下午七点在天目山降下,杜立德即在其内。而今年今日又是苏、美两国势力消长之试验,试验地点在意大利之国民大选,可说是两种集团之试验。
  昨下午卢析薪来,未几晓峰带来《现代学术文化概论》第一册,华夏图书出版91公司印行,并拿来一百万元稿费。因册中含有《科学之方法与精神》一文,故今日始敢与陈卓如等作郊外之游。计昨日送郑士俊结婚礼四十万元,今日购面包四个廿二万元,鸡蛋廿只十六万,鸡蛋糕四万元,酥糖十块十万元,再加九溪十八涧茶碗十万元,藕粉五碗十五〔万〕元,下赏五万元,所带糖、酱牛肉不算,已用八十二万矣。
  八点半借允敏、松松赴哈同花园,并送霞姊、杨其泳夫妇赴灵隐烧香。九点借卓如夫妇、小孩凡凡与卢析薪,乘车经苏堤先至六和塔,与析薪、卓如登塔之最高层,凡凡与松同行,卓如夫人有孕近八九个月,允敏不愿走动,留车中。六和塔建于吴越时代,在月轮山下,南宋绍兴时重修。在开化寺内塔下有乾道元年(1165 )及隆兴二年(1 163) (均孝宗年号)刻碑,四周有金刚经,不知何时所刻也。下月轮山后趋车至九溪十八涧之九溪桥稍坐,进茶与藕粉后,遂往理安寺一走。见寺前周母之金刚经塔塔顶已全毁,理安寺前之楠木本有一二百棵,均百余年物,全己杳然,真可谓大煞风景。入内则香火不盛,除前门大殿幸存外,后殿均毁未能兴修。由此出,回至九摸桥,时十一点,即进所带之面包果品等。十二点出发赴云栖,因此二地较远,普通徒步行者所不能到。在云栖寺,析薪购董其昌书阿弥陀佛经碑帖,询寺僧价,寺僧不肯说。卢给以十万元,僧亦不言。实际此数实太少也。莲池大师法号保宏,见其塔院前崇祯年之碑上。送析薪等至罗苑,二点回。
  三点至青年会,为郑士俊、王鸿来证婚。郑,安庆人,晓峰为之主婚。新人杭州人,介绍人为方麟及谢文治。余致辞谈及郑、王结婚系百家姓中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八百年前结下。次谈及六年前杜立德将军第-次轰炸东京,及今日;意大利之大选等。
  接教育部密电吴意元函寄陈次仲函希文、森森函
  
杭   晨晴佳。上午64°。下午晴73°。
  美援463 ,000 ,000 dollars ,将由Economic Cooperation Administration 经济合作总署Paul Ho筐,mann 主持。剃头。小猫生一黑猫。
  晨六点起。昨晚小猫捉一老鼠,乃起,时在子夜二点,而工学院电机实验室以东电灯全亮,后得孙斯大言,知电机实验室之电线不归总机关,且有人住内,而以东各室则电线均接在该屋内也。
  郑石君、晓峰来,为国文系研究所事。润科来谈,又召陆子桐来,嘱购明日车票赴京。又叔谅来,知渠病已有进步。接王季玉来函,知沈亦云女士己为振华女学捐科学馆募得二千万元之数。得Trewartha 教授函,谓决定下年度来中国,要余为之计划时间之分配,余即为作复。
  中膳后至建德村丁种一号吊祭马宗裕,遇其夫人及侄马元骥。知马宗裕自去年春起即患胃痛,当时不以为意,至今年初始转剧不能起。去年冬曾至浙大医院住二星期,后又至浙江病院,均不能检视出一确实病症。季午昨告余,疑为胃癌,但亦无确证。据马太太,身部各处浮肿,但随肿随( ),最后面黄腹肿云云。校中现给与十二个月薪水,另为之请抚恤金于教部。主革谋定于本星期三下葬下凤凰〔山〕。
  余适于明日去京出席全国学术审议会第三届第一次大会,于廿三始能回,故不能参加矣。马宗裕定星期日(廿五)出殡。晚膳后借允敏至刀茅巷口杨其泳家晤霞姊,并至建德新村晤贝时璋不值,回。台湾学生陈泽炙、蔡海金、吴才木来,为台湾生公费事。渠等台湾省公费虽加60% ,但所得月仍不过120 万元,较之中央所得为180万元相差尚远也。
  接项远村、李旭旦、汤吉禾函理昂、章友三、王季玉、Trewartha 、骑先、朱圣禾、士芳函卢嘉锡
  寄Trewartha 函
杭至京   晨阴68°。中午至上海阴。晚至南京晴68°。纱窗纱门上贴满了柳絮。
  晨六点起。昨日下午余家所养之猫生一小猫,松松大为兴奋,时时去看,引起大猫之不安,小猫黑色。晚间余等自刀茅巷回,大猫己移小猫至Sofa 上。中国俗称属老虎之人看小猫即不能留,允敏颇怪余去看了一眼。昨晚将大猫关房后闹了一夜,今晨起小猫己不见,想系为大猫所吃矣。
  七点半借允敏至车〔站),余即上车。八点车开。余遍觅叔谅不见,遇季午。
  沿途见田上所种多小麦、胡豆与油菜。杭州附近草子不多,近嘉兴渐多,约占114至115 之面积,至嘉善与松江间则竟占农田面积一半以上,尽作红色。油菜亦已黄,但未至全盛时期。可称锦绣河山。未至上海约半小时,则草子(紫云英)亦绝迹矣。十一点即进中膳二吃一鱼,面包一块,咖啡一杯,十八万元。十二点半到上海。原定一点半即开,但因铁路工人要求发米,故聚众数百拦阻火车云。须问南京陈伯庄回答后始能开,余以为今日不能成行,但至四点车竟开。上海附近油菜既少,草子绝元,真如、昆山间油菜约占1110 之面积。田之大部为小麦与豆,至苏州附〔近〕草子渐多,约占5% 之面积,至元锡附近又绝迹矣。六点至无锡,七点至常州天己黑。十点半至南京,即有希文及森森来接,渠等己待三小时矣。余以RemìngtonPortable 雷明顿打字机一架交希文,嘱于三月内学成打字交还。十二点睡。
  今日在车中阅Reader's Digest < 读者文摘》述及神经病可以用破脑骨手术Lobectomy及Pectomy ,在美国试行已有成效;又大麻疯过去只知用Chaulmoogra Oìl大风子油,但近发明Sulpha 磺滕类药,名Promìzol 及Dìazìne 二嗓,试用均有效,但93须经一年至十八个月云。檀香山Molokai 莫洛凯岛之Kaulaupapa 麻疯院已应用。
  又伤风可用Glycol Super 医治,已在Lockheed Aircraft 洛克希德飞机制造厂试验有效云(见Reader's Digest April 1948 0 1) "Now we can prevent cold". 2) "New lighton leprosy" 麻风. 3) Time Magazine , April 12 , 1948.
  寄吴意元、章友三(项远村)、任美锷、朱圣禾等函
南京   晨昙64°。下午晴71°。珞咖路洋绣球开花,紫藤也开花。
  意大利总选举揭晓,基督民主党占胜利47.9%,共产党领导人民阵线31.7%,社会统一党7% 。
  晨七点起。丸点乘森森车至中央研究院,遇余又蒜与罗宗洛二人。罗亦为本届学术审议会会员,遂相借赴教育部。此次为第三届委员第一次会议,尚系第一次大会。过去曾开过四次常务委员〔会J,但均非大会。而此次开会通知于十七始发出,地近者如杭州亦于十九始收到,廿日、廿一日如何能赶到,故余甚怪教育部办事之疏忽。今日到会者,委员朱驷先、杭立武、陈百年、张道藩、罗宗洛、王抚五、戚寿南、艾险舟、袁敦礼、周鸿经等,部中陈东原,李德毅亦列席。通过本届(卅五、六年)著作奖金计一等三千万元,二等二千万元,三等一千万元。文学二等杨树达,三等徐复;哲学二等张雨堂;社会学二等马学良、施之勉、刘铭恕,三等曾仲谋、张秀勤、窦季良、徐松石;奖助金黄贵祥;古代经籍三等胡朴安(已故) ( {周易古史观~ ) ,杨明照。自然科学一等奖王福春({三角级数之收敛理论~)为本届唯一之头等奖,二等何景《兰州植物志》,卢翠({中国气候图籍~ ) ,温甫原列三等后改二等;三等吴达璋、周尧、郑励俭。应用科学二等蔡金涛-沈家楠、管相垣-涂敦鑫、柏实义一康振黄、林国铺、王清和、蔡方荫;三等奖唐耀、余陆、湛湛溪,盛彤笙、钟盛标、王仁权、陈椿庭。工艺制造二等郑重知;绘图二等郑白,三等俞云阶、都冰如。
  奖金名单决定后即散会。
  据昨日之报告,学术审议会之职权现只限于审查教授、副教授资格,硕士论文,著作奖金。而对于教育上基本问题完全不谈,诸如大学课程之改进,训导之实施,此与原来立学术审议之意旨完全不同。据油印分发之表,自卅年度成立以来所审查之合格教授2685 人,副教授1260 人,讲师2068 人,助教2699 人。合格之硕士学位论文汁226 人,计文46 人,理38 人,法22 人,教育22 人,农61 人,工17 人,商14 人,医6 人,其中可注意者农之硕士独多,大抵以农之论〔文〕易找题目也。
  在部中膳后至国府路香铺营十八号晤次仲不值,遇陆君夫妇,余留-刺告次仲以四本H. G. Wells and Julian Huxley 著之Science of Life 巳带到珞咖路廿二号,要他凭名刺来取。二点回。睡一小时余。
南京回杭州   晨睛南京65°。晚杭州72°。
  宁宁重伤风,温度39°C 。
  晨六点起。七点半将款一百万元交森森还与余又蒜, Scie配e 01 Life 书四本交与希文,凭次仲名片来提取。由森森开车赴下关。上车后八点别希文、森森,车即开,一路平顺。在车上遇南京新大陆酒家(鱼市街26 号)经理丁振德,询之,知系赴绍兴购酒者。据云抗战〔前〕酒坊多在阮社,现只剩二家,不如东浦之多矣。又谓绍酒→坛新酒65 斤,就地售七十万元,加酒税一百万元,自绍运京火车费五十六万元云。在京可售三百五十万元一坛,由车运二星期可到,用船运要一个月云。
  余沿途留心田中作物,自京至杭颇有不同。此时紫云英、油菜、萝卡均开花之时,故一望即知面积之多寡。此次来回,在嘉善、松江之间田野最为美观。松江、枫泾一带紫云英竟占田野50% 之上,近嘉善油菜渐〔多J,紫云英渐少。桑树以嘉兴、无锡二地为最多。

  今日在车中阅A. V. Hill 著Living Mαchinery 第一、二、三章。八点半到杭州即有龚司务来接,知今晚家中请客,到陈子宽夫妇、孙宗彭夫妇、启元、庶为、绪宝夫妇等。九点告别。
  《续世说》卷第三,宋孔平仲(义甫)撰,进士聂夷中诗云:二月卖新丝,三月祟新谷,医得眼前疮,刷却心头肉;我愿君王心,化为光明烛,不照缔罗篷,惟照逃亡屋。卷六:王勃为沛王府修撰,诸玉斗鸡互有胜负,勃戏为《橄英王鸡文》 ,高宗览之怒斥勃,不令人府。{喜宗善骑射、法算,至于音律、蒲博,无不精妙,好蹦鞠斗鸡。
  与诸王斗鹅,鹅一头直至五十缮,尤善击球。元宗开元十三年作水运浑天仪成,上具列宿,注水激轮,令其自转,昼夜一周,另置二轮络在天外,缀以日月逆天而行,淹速合度。置术柜为地平仪,令半在地下,又立二木人,每刻击鼓,每辰击钟。
  接叔永、周载之、章清函吴兆棠、范国梁 接Francis H. Styles American Citizen Section ,Am. Consulate , Shanghai
  
杭   晨阴68°。日中阴。下午风,阴66°。晚阴。

  Eclipse of moon月蚀。美国Federal Judge 联邦法官T. Alan Goldsborough 罚John 1. Lewis非法罢工洋二万元,煤矿工人会一百四十万元。斯(之和)望春来。
  晨七点起床。宁宁寒热仍未退,乃于上午请医务〔室〕冯医生来,据其诊治大概感冒耳。上午作函数通。气象班(兰班)学生斯之和(望春)来校,携来火腿两只,茶叶一包,据云在其故乡任农业推广部主任职务。作函与墨西哥El Norte 报纸之主笔Basave 及Stechert 公司。
  午后余太太来。叉子竟来,知其于上月十号始由昆明回京沪,但两星期后又将赴滇。渠此次来杭,系受中国棉业公司李升伯之约,至拱鹿桥拟办之经纬纺织机器制造公司。缘去年萧山推广美棉成绩极佳,而萧山方面钱塘江冲积土塞塞成田数千万亩,故如能〔植〕棉则其地利无穷也。晚六点约季梁同至湖滨路90 号即前行总〔行政院救济总署〕之屋,现租与桥梁公司,而经纬厂即暂居楼下云。
  六点一刻借季梁、仲奇及子竞女公子同往楼外楼晚餐,遇周企虞、阮毅成、陈宝麟及张忍甫等。九点回。子竟明日即去沪,二周内去昆明云。昆明物价约抵京沪之半数(贵阳只京沪二分之一)而待遇廿二万倍(京沪廿四万倍) ,且云南大学之教授与京沪同一待遇,故在云南生活比较舒适。子竟所办钢铁厂每月出一百吨,现全国每年也只二三万吨而已。战前每吨二百元,现则二亿元一吨,相差百万倍也。滇越路因越南多共产党,故未进行建筑,滇缅公路仍通行。自上海至昆明飞机票目前二千万,因停武汉、桂林二地,故需八小时。昆明目前人口三十万,冬夏气候均佳,渠劝余夏天赴昆明云。下午医生冯群山来为宁宁诊治感冒。
  接张宝望杨守仁陈建功寄范国梁函G. E. Stechert 、Director A. Basave , El Norte 、王仁东先生
  
杭   晨阴60°。晚九点半雨,64°。樱桃上市。
  昨副总统投票:李宗仁754 ,孙科559 ,程潜522 ,于右任493 ,莫德惠218 ,徐传霖214 。过半数须1523 ,今日重投。林迪臣太守生日纪念。宁热退。
  晨六点半起。上午舒厚信借贵州出席全国运动会贵州代表伍白夫(教育厅三科科长,出席选手总干事) ,李实(《贵州日报》特派员) ,严文炜(《贵州日报》驻京沪办事员)兰人,知有六十五个代表,由贵阳乘车出发,经长沙至南昌,坐浙赣路到杭州,走一星期有余。此次出席费用廿八亿,但以京杭物价高出贵阳至四倍之多,而预算只计两倍,故犹嫌不足云云。伍白夫曾在航空学校办事,与徐宝箴、刘衍淮相熟云。又贵阳师范学院体育主任韦增辉来,知王克仁现在独山为专员;贵州师范学院自齐洋林辞职后一颇不振;张梓铭虽当选为国大代表,但以校中有党派争斗不敢离黔云。十点借严群、振公赴孤山林社参加祭林迪臣太守,到蚕桑学生及前校长陈石民,现任校长缪君祖同,朱文园,熊凌霄及自上海〔来〕林太守公子林桐宝(敦民) (上海重庆南路169 弄甲十二号淡定轩)、其夫人及妹。据云林太守有子五人,过于1900 年。祭毕,余为拍一照而回。
  午后润科、邦华、李浩培等来谈。晚膳后偕允敏至梅太太、胡太太等处。八点回。阅《大美晚报》。
  副总统之争。这次副总统竞选李宗仁、孙科、程潜竞争甚烈,但到第三日(廿五)忽然程潜与李德邻均放弃竞选。据李德邻致主席团函,谓"后来发觉有人以党之名义压迫统制,使各代表无法行使其投票之权"云云。而另悉国民党某权〔威〕委员说,本月廿三日《新民报》所载南京交通服务社启事,其中竟谓"蒋公应利用其国际威望〈不〉〔赴〕欧游访问,藉以增进国际对我谅解;李先生倘能膺选,对于安定时局胜任有余,对外亦足具条件"。从上二则可见党内意见之不一矣。
  接么枕生电 刘福泰电 胡瑞祥、胡瑞昌函 么枕生、王尚德、理昂、王季玉、Brentano's ,卢于道
  寄思安德(慰问父丧)、Pestalozzi F oundation 裴斯泰洛齐基金会
杭   晨微雨,十点停。下午阴。晚64°。
  副总统第二次选举,李宗仁1163 ,孙科945 ,程潜616 票,无人当选。绿灯网球会自上海来杭,今日在校比赛。士楷约周忠勋中膳。沈主席〔请〕张伯苓校长晚膳。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刀茅巷建德村丁种宿舍一号吊马宗裕之丧并送殡,到贝时璋、谈家桢、朱正元、何增禄、杨耀德、储润科、束星北诸君。余等致祭后见灵枢上车,即与允敏先回,未送葬至四明公所。严孟群来,以其叔祖几道先生墨迹嘱题,已有张君胁、胡适之所题跋。余以几道先生为余在复旦时之校长,而孟群之父亲为余在Illinois 及Harvard 两校青年同学,故亦不能辞。
  十二点至七龙潭七号士楷家中膳,今日请灌县航空学校之教官周忠勋,系乃超之老师也。周于民卅年到遵义为体育系助教后,以不得升讲师,遂去灌县空军幼年学校。知乃超已高、171 cm (即5'7.3勺,在高中一,后年夏即可毕业云。在校伙食甚佳,过去每天吃牛奶,现则尚有鸡蛋二枚,故发育颇佳云云。
  97一点半回。二点半绿灯网球队来校打网球,余即前往。至学生网球场上,与其队长侯大年及其公子侯开第及队员相见。侯开第年仅十五而球艺甚佳,与高君打双打,与之江大学李君(杭州之Champion 冠军)及同学打两Set 盘,均以6:0 取胜,余与尚志合打绿灯队之第五队,亦以6:2 , 6:1 败绩。至四点三刻在会议室进茶点而散。
  七点至九莲村,沈成章约张伯苓先生晚膳,到齐世英(迭生)、许绍操、朱祖舜、黄缸生、严仁庚、王撰生、胡健中、雷法章诸人,谈至九点回。贝时璋适在寓,来询廿七号中央研究院开第一届院士茶话会是否去出席。余告以此次大概要决定第一〔次〕大会之时间,余方自京归,不欲再〔去〕,贝先生以星期天上海有演讲亦不能往。余意步青与均一二人中最好有一人能去。
杭   晨晴64°,下午晴73°。
  下午开G. E. Refrigerator No. NC - 6 - DB 冰箱。
  晨六点半起。七点四十分至振恒小筑苏步青寓不值,遇其夫人。回。八点司法组代表陈全华、叶炳炎等来谈,拟请李浩培院长晋京交涉,司法组可以得公费,因其他大学之司法组均已得公费也。余允李院长可以晋京,但学生不必再派代表前往。孙斯大来谈,知自费生己向市政府交涉,可得平价米,其理由于省立学校之自费生向得市政府平价米之优待。而省政府不以告人,但艺专汪日章得消息后与市府交涉而得米。艺专学生以告浙大学生,因是与市府交涉,而浙大635 自费、公费生亦可得平价米矣。此类事不公开进行,使人失信,无怪学生不能信任〔政府〕。
  马宗裕之子马松年来领一年之抚恤金。
  今日阅报。下午阅陈寅恪《长恨歌笺证》(《元白诗笺证稿之一》) ,见《清华学报》十四卷一期,谓霓裳羽衣舞出自天壁,开元时始输人中国,又引欧阳修《归回录》"寇莱公尝知邓州而〔自〕少年富贵不点油灯,虽寝室亦燃烛达旦……杜祁公为人清俭,在官未尝燃官烛,油灯一位,荧然欲灭,与客相对清谈而己"。评"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元人私语时"云,玄宗临幸汤泉必在冬季春初,绝无七月七日去华清宫之理。又引《梦溪笔谈》白乐天"峨眉山下少人行,施旗无光日色薄",峨眉山在嘉州,与幸蜀路并无交涉云。"六军不发无奈何",唐代实只四军。结论谓《长恨》为具备众体裁之唐代小说中之歌诗部份,与《长恨歌传》之为不可分离独立之作品。又谓白(乐天)陈(鸿)之《长恨歌及传》实受李(绅,公垂)元(慎,微之)《莺莺歌及传》之影响,而微之之《连昌宫词》又受白、陈之《长恨歌及传》之影响云云。《淳桔临安志》载白乐天《虚白堂诗》"平旦起视事,亭午卧掩关。除亲簿领外,多在琴书前。况有虚白亭,坐见海门山。潮来一凭槛,宾至一开娃。终朝对云水,有时昕管弦。持此聊过日,非忙亦非闲。"又"虚白堂前街退后,更无一事到中心。移床就日;檐间卧,卧咏闲诗侧枕琴。"又《留题郡斋》诗:"吟山歌水嘲风月,便是三年任满时。春为醉眠多闭阁,秋因晴望暂赛帷。更无一事移风俗,惟化州民解咏诗。"
  接卜慕华函(其妹卡琪华带来,为其姊静思为牙医事) 叔纲、邸眉时、陆华兆、高平子函 丁炜文
杭   晨昙64°。日中睛。下午64°,晚63°。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丁炜文,为季穰生来校教法律事。余以去年已告李浩培,李不甚同意季蘸生之来,故作罢。故余嘱炜文向法律系中教授提出,则不以亲友资格而以专家资格提出较为合式也。黄子坚来,余陪同其至舜水馆、梨州馆、学生宿舍及图书馆等一周。据云南开大学部分现有学生1200 人,教职员240 人(职员近百人) ,经费月一亿五千〔万〕元,而水电两项需二亿二千万,其情形亦正与浙大相同也。
  前日严孟群持又陵严几道先生墨迹本嘱题跋。字系民九年庚申所书,于翌年辛西(1 921 )去世。有其二子臻、玻跋,又有顾顿刚、张东蒜、胡适之、张君胁、黄子通、谢幼伟、张晓峰题字。余为题云"光绪季年(卅三四年)侯官严几道先生长复旦公学时,余为第四班学生。人校不数月,几道先生即去职,故虽名为及门弟子而实未得亲聆教诲。仅忆当时复旦学生均敬畏先生,尤珍什先生之墨迹。每有先生书布告,数日后辄不见,盖为学生攫之去矣。民初余至美国人伊利诺大学与哈佛大学,两度均与孟群君之先翁家骑兄同学,日相过从,更得知几道先生为学之谨严。
  民五与家骑兄握别于剑桥,忽忽卅余载矣。家骑兄己谢世,哲嗣孟群君近顷来武林,掌教浙大,以几道先生之墨迹见示,并嘱题跋。余素拙于书,但念师德友谊,亦不敢不从命也。民国卅七年四月竺可桢敬识"云云。
  晚五,点赴青年会参加南开校友会欢迎张伯苓校长茶话会。先撮一照,人坐己五点三刻。雷法章秘书长为主席,致辞约半小时。次请张校长讲演,述其个人身体起居、学校现况及对于国家之观感。渠今年73 ,但精神甚健。每晨体操15 分钟,晚听无线电,上午至校视察一周,下午见客,习以为常云云。又谓十年以后南开仍为私立大学。余佩其识见之高超。次沈主席讲十五分钟,述与张均为海军出身,并述张弃海军而入教育之原因。次黄子坚报告南开概况,最后余述在南开半年之观感。张伯苓谓渠办大学有三个政策,即经济公开、责任分担、师生合作。又谓自来初得力于严范孙先生,继得力于基督教云云,余亦钦佩其见解也。讲毕散已九点矣。
  寄丁炜文函
  
杭   晴晨58°。

  今日第三次选副总统,李宗仁1156 票,孙科1040 票,程潜515 票。
  晨六点半起。书几道先生遗墨跋(痛堂老人遗墨丁亥孟冬之月从孙群)共二百余字。余久不作楷书,今日偶作,觉更不能登大雅之堂矣,书竣即去梨协|馆交与严孟群。晨黄炳坤来,交与四十四卷四号之《东方杂志~ ,内有黄著《自由主义是否没落》及周子亚著《政治理想与政治实验》二文。黄君文系从历史眼光着想,谓自由主义因其发展经过遂与资本主义结不解之缘,遂变成少数资本家利用之工具。
  周文比较从哲学着眼。
  中午假寐一小时。二点至华藏寺巷邦华寓中,知华藏寺之屋租均成问题。房东每家索八斗米一月,照现在上等白米价需三百余万元,现有王福山、王季梁、陈鸿遥与蔡四家己允每月各出240 万元,房东不允。与鸿遥谈,劝其不辞主任事。三点回校,开行政会议与校舍委员会联席会议,决定五月一日起用夏令时间,时间表如下:夏季(拨早六点半起身八点上课十二点中膳二点上课六点晚餐十点半熄灯一小时)冬季六点半起身八点上课十二点中膳一点上课五点晚餐十点熄灯决定职员加薪限于二、八两月;通过陈建功、徐道觉二人进修;支薪办法请俞国顺、孙斯大、陆子桐兰人整理;学生宿舍之灯闻礼斋前晚电灯曾走火,第三宿舍之职员用电炉亦几遭焚如,可危也。次讨论房屋置配问题甚久。六点余王接生、张伯苓校长、黄子坚相继来。至七点雷秘书长来晚膳,知张仲述将于明日下午钱塘号到杭州|。
  
  
杭   晨阴64°,午后晴76°。
  李德邻当选副总统1438 票,孙科1295 票。么枕生来。
  晨六点起。作函与希文、士芳。又么枕生自天津来,知渠回北方后不久赴东北,自西安行需三个月之久。沈阳测候所规模虽不及长春,但房屋亦不〈大〉〔小〕,兼任东北大学教授,校中房屋更佳。惟校中乏煤,故十一月后即不能上课。喊启芳已辞职,以工院刘君继任。此次来沪自津至沪三等舱三百余万元,二等九百余万,头等舱则一千二三百万元,在海中五天尚平安。此次幸得余一电致招商局局长徐家禹始得购轮票,但已待轮二十五天(自四月一日至廿五云)。
  招陆子桐来,分配分隔间、罗苑正觉堂与平等阁之屋,即以给严钦尚、么枕生、熊伯衡等诸人。中午严仁赓约在知昧斋中膳,到张伯苓、黄子坚、雷法章优俩及允敏、仁屡夫妇。知昧斋为杭州著名之小吃店,但余尚为第一次也。伯苓先生年虽七十三而体气尚健,精神墨稣,且健峡亦健谈,惟声音不大耳。每偶见知昧斋日中有电灯未关者,辄令仆人关之,在此时实为难得也。膳后回至九莲村拍一照,二点半回。
  接英国文化委员会电话,知Silow 夫妇将于星期日中午车到,要见谈家桢与杨新美云。学生自治会杨振宇、天文学会沈世武来,约于五月初演讲日蚀。余即作函与陈遵勋,因张钰哲不知在何处,已失去联络也。六点邦华来谈,知农艺系萧辅主张将农场全部归与农艺系,而他系则不赞同,因此变成僵局。王先之为农场主任,相当努力,但萧攻击甚力。近并发现攻击王先之捏名揭贴,语侵邦华。余谓余初到浙大时,农学院李德毅亦曾有攻击余之传单,但只要问心无愧,则亦无所谓也。七点至《东南日报》,应胡健中、许绍橡二人之约。因张仲述于八点半到杭,故待至八点半余借黄子坚、雷法章到站相接,仁赓夫妇亦来,车到后即借仲述至东南报馆晚膳。十点至九莲村,遇邢契莘、叶声钟、赵连芳等。十点半偕仁赓回。
  接陈伯庄函 Brooks 、熊正理
  寄士芳、希文函 李家恕、卢析薪函 谈家桢、杨新美、熊正理函
杭   晴。晨68°。午后86°,热。晚起南风。

  晚宴请张伯苓、仲述昆仲。下午至兰天空。
  晨六点半起。上午晓沧来谈。中午借允敏及仁屡夫妇至九莲村招待所,应沈主席宴请张伯苓、仲述昆仲之约,到邢契莘夫妇、毛君、赵连芳、周企虞、项兰蒜(塘沽新港工程局)。邢将军现在天津塘沽新港工程局为局长,渠夫人于去年去世,今年三月新婚。新夫人亦同来,福建人,年33 ,邢年62 云。余与张仲述、周企虞均为1910 C. E. M. 学生。余长企虞四个月、彭春两岁。一班七十四人中以陈天骥为最幼,杨锡仁与仲述次,现则均白发苍苍矣。惟企虞尚无白发,仲述头亦秃,而余则两鬓亦全自矣。
  二点半借雷法章、仲述、仁庚夫妇、允敏、南开体育教员侯君(乐秀荣)及一张女士乘车至灵隐,在冷泉亭旁拍一照。自此趋车至上天些圆通寺。寺方在将罗汉装金,一罗汉一两金,计四千万元,在此亦拍一照。余与允敏、仁屡等先回校。至六点又至楼外楼,约伯苓、仲述、沈主席、雷秘书长、胡健中、许绍橡、周企虞及晓沧、严仁屡晚膳,一席价500 万元,连小账及加二〔成〕税、水果、车夫等达八百万矣。席间胡健中及许绍橡大谈杭州之凶宅。八点半散。余为British Council Dr. Silows 夫妇定房间,招待所及"西冷"、"大华"均客满,乃托企虞在"新新"觅一房。因南京国民大会将副总统选出后,大部人将来杭州游玩也。九点半回。
  101
  
杭   晨阴75°。上午雨数点。院中海桐开花。
  今日起夏令时间。本月指数定卅二万倍。Dr. R. A. Silow & Mrs. 来。
  今日起行用夏令时,时间拨早一小时,原早晨六点改成早晨七点,故六点半起床钟在Local Time 本地时之五点半已打矣。晚上关灯改在十点半(原九点半)。
  上午嘱振公至艺专询汪日章以艺专学生得平价米事,据云艺专自费学生上月每人得三斗半,公费生一斗五升,共计有七十人之多,故此事市政府虽欲掩饰亦无从也。
  但上午周企虞尚打电话来,谓艺专绝未得平价米(一百六十万元一担) ,但可以在市上购销便宜之米,相差每担只十五六万,而实际米价已三百五六十万,则一担可差至二百万元也。企虞此种欺人之谈,真不知何用耳。但省政府对于此事恐不甚了了,故余函严仁E慧,嘱其向雷秘书长说明艺专学生确已得到平价米之配给,因此浙大有同样之要求也。
  中午借谈家桢赴车站接Dr. R. A. Silow 来校谈,遇一素不相识美国人Fargo来游杭州,而事先并未定房间以致无下榻之处。幸余已为Silow 等得九莲村招待所屋,昨日在新新旅馆所定62 号屋遂得让与Fargo 夫妇。午后Silow 等参观化学、生物系。余于五,点至二我轩取前日所照之小照( snapshots) ,并至"华盛顿"行,为宁宁修理表。晚六点半请Silow 夫妇、谈家桢夫妇、王季梁夫妇、劲夫、邦华、陈鸿适、孙稚苏晚膳。八点半散。
  接叔谅、胡振锋、顾一樵、方子卫、三益、陈其可
  寄叔谅函 建功函 严仁庚函
杭   晨71°。
  今日量秤得:彬彬高5'7一",重125 lbs (夏衣) ;~了~-宁FT高"'"4 ''1111 一5" ,重102 lbs;松松高3'10一"8重42 lbs; 又祯去衣108 磅。
  晨七点起。上午为彬彬等量高度,知宁宁二三年以来高度长得极少,松松似在同样年岁时较宁为高。十点半雷法章借教育部中等教育司长吴兆棠来,以密报一件见示,谓北方各校如南开、北大、清华等将派代表于五月初在浙大开会,讨论组织全国学生联合会。余以此类代表人数必少,难有捉摸,允约孙斯大于今晚去外宾招待所看吴兆棠。中午省府请吴兆棠中膳,余未往,约李乔年、诸葛振公前往,以李浩培尚未回杭也(以司法组学生公费事)。余告雷秘书长,谓艺专学生确有一个月七十余人得到三斗之平价米,此事己两度询汪日章,今午振公与汪均到外宾招待所,可以面询也。
  午后三点借R. H. Silow 夫妇、谈家桢、松松乘车赴灵隐、岳坟及玉泉游览,知Silow 今日上午参观农学院极为详尽,下午又曾至畜牧场。自玉泉出后,遂赴江边看六和塔及钱塘江大桥,三点馀回至西玲饭店。遇劳经理,知西玲建筑于1931 年,有床七十余,但拥挤时可至100 。今日在此晚餐,计费三百六十余万元,每Plate 四十八万元,连Cocacola 五杯得此数也。谈至八点馀始送Silow 到九莲村告别。
  Silow 系剑桥毕业生,专门为Plant Genetics 植物遗传学,致力于农业方面,尤注意于Cotton 棉花之遗传学云。
杭   晨阴68°,日中阴,晚68°。
  立法院专科以上教员被选者今始发表,计周鸿经、程其保、欧元怀、胡应华及程毅志。候补人:张云、张良修、萨孟武、黄龙先及任培道。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公文。中午约Antony Spurr 、Stephen Sturton 、季午、谈家桢及Silow 夫妇中膳,余接Silow 著The Scientifìc Acti由ities of the British Council inChinα(Published in Science & Technology in Chinα) 。据Dr. Sturton 云,广济医院现病床120 ,医生十二人,故病床多于浙大医院(68 )而医生则较少(浙大25 人)。
  Silow 与Dr. Sturton 均为英国剑桥人, Spurr 则为Lincolnshire 林肯郡人。膳后谈先生、王季午陪Silow 夫妇看浙大医院。余则先送Sturton 往广济,并有一德国人(前Schmidt 公司,现Transmarina Scient. Supplies 公司) Edward Huebner 来校招揽生意。
  二,点至外宾招待所,其地警卫森严远过于九莲村招待所,而一切招待则不及远甚。晤教育部司长吴兆棠,遇艺专汪日章校长。谈及"五四"学潮。因教部得情报,谓南开、北大等学生均派代表来浙大开会,因此特务随之以来,欲乘机加以逮捕。余认为,如北大、南开学生余可不管,浙大学生不能来校逮捕。有确认之共产党则在校外逮捕,廿四小时以内送法院,亦不致发生问题也。
  三点回。开本年第一次计核委员会,到佘坤珊、储润科、陈鸿适、雷男及钱琢如,通过生产机关每三个月报告账目一次。自治会学生代表杨振宇来,欲于明日总请假一天,等于变相之罢课。余嘱孙斯大、振公与杨生谈,告以外面已谣言浙大策动学潮。至晚膳后李德容、杨振宇等又来,谓明日有十二队篮球要比赛,晚会要预备。余以此事发动太迟,学校停课必须开行政会议,故未允。今日下午四点Silow夫妇回沪。晚八点半陈遵妨到杭,由振公去接。
  接李浩培、陈遵妨函 胡振锋《祁连山报告》
  寄姜立夫函
杭   晨雨62°。

  浙大学生罢课一天(总请假)。陈遵伪演讲日蚀。
  晨六点半起。本校参加运动会学生于六点即出发赴沪。八点学生相率不上课,因自治会布告总请假一天也。杨振宇来,余告以五四罢课是浙大自治会有计划之举动,何以事先不掬诚相告?而且今日罢课,事先毫无准备,结果等于元事可做也。晨阅《科学世界·日蚀特辑》。
  中膳后前武昌高师毕业张三元(攘垫,前江西吉安师范校长)[来〕。于民廿七年浙大在吉安时曾数度相见,一别十年矣,真恍如一梦也。渠现自办庐陵中学,有新生两班云。据谓吉安大街己烧去三分之一,泰和则有屋元人住。渠有-子在政治大学外交系毕业,在外交部服务,年26 ,名张勋。〔渠〕之意欲外调欧美,此事余曾函托王雪艇。余托以泰和松山侠魂墓事,因地主索高价租金也。王承绪借UniversityChina Committee secretary 大学中国委员会秘书A. G. Morkill 来,渠在伦敦住China Institute ,.Jlt来系视察国内各大学,而尤注意于文学与蚕桑O 故今日下午嘱其由承绪陪同看农学院,明日上午约来校看文学院。
  四点约陈遵妨在第-教室讲"日蚀",渠提及民廿五年赴北海道与余青松参观日全蚀,民卅年九月又借张缸哲在临挑参观日蚀,两次均见冠层。前者系近日中黑子之M缸. ,故冠层作五角形,后者近黑子Minimum 作翼形。五月九日之蚀可见者,有Bailey's Bead 及Diamond Light , Shadow Band 影带诸点。余询以何以美国观测团不去莫干山而去余杭横湖镇,则己在不但人Annular Eclipse 环食带,且在其中心也云。渠述1560 年Tycho Brahe 第谷年十四岁
  
  ,八月廿一见日蚀,始有意于天文;1605 年Kepler 开普勒始见日冕; 1706 Cassini 卡西尼始见日理( Prominence) ;1780 始发现Bailey's Beads o 谈一小时,听者座满,问答半小时,五点三刻散。晚约林同济、汪日章、吴兆棠、陈遵勋、张晓峰、储润科、孙斯大及振公晚膳。九点散。
  接理昂、吴~元电金华汤吉禾
  
杭   晨昙61°。日中睛。晚八点雨68°。
  执行《美援法案》中美同日(二日)公布,据援华法案4ω 节甲款所核准之资金,除关于建设计划者外,将以赠与方式供给中国。关于建设援助之资金,其偿还条件留待日后决定。按404节甲款所批准之数为1948 年不得超于三亿三千八百万。本法案实行起一年之内另拨一亿二千五百万,以赠予形式对之附加援助,其条件由总统决定。
  晨六点半起。司法组组长邵禹勋及法律系主任赵之远来,谈司法组学生罢课问题,余召司法组学生代表叶炳炎等三人来。余告以欲争公费不必出之于罢课,如教育部欲给公费则己,不给公费则罢课又有何用。至于一年级罢课更无理由,因一年级之法律系本元普通之公费也。上午蒋鹏(亦凡)来谈。
  中午约请London University China Committee 之secretaηMorkill 来校,约其中膳,并到王承绪、蔡邦华、张晓峰,赠以浙大校舍图一张。据云渠自1934 年Silcock时代即己至China Institute ,现渠为China Institute 之secretary ,在Garden Square 购屋,最重要事为与中英文化庚款董事会取得联系,故此次特来视察蚕桑研究所云。
  今日余试以水置面盆中,于院内由水中看太阳之影,虽见阳的disc ,但阳光仍大,不能不用墨镜也。兰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关于昨"五四"全体总请假作为旷课论,照章扣分。实行大门于十二点晚间闭门,如有要事须每人说明理由并报名始得开门。六点散会。六点半借允敏至华藏寺15 号季梁家,到周庆祥、贝时璋及徐晓。季梁太太试用余所赠渠之pressure cooker 高压锅,此器煮物因压力故,食物煮熟极快,二十分至二十五分即足矣。Demant (季梁太太)在Latvia 拉脱维亚之父母于Hitler 希特勒到时即先后去世,有一兄现在Australia 澳大利亚为Pianist 钢琴家,常有来信云云。

  接陆宝淦寄韩庆潦、任家弊、理昂、方子卫、胡振锋、丁文元、卡琪华、杭立武
杭   晨微雨,八点转睛,69°。下午晴热77°。晚74°。

  U. N. Atomic Energy Commission 联合国原子能委员会工作了廿二个月之久,近提出于安全理事会,请求停止工作,因苏联不合作之故。允敏昨起觉腰痛,由于风湿,今日更剧。
  晨六点起。七点陆次兰来,为其侄陆洋将于本夏在浙大机械系毕业向沪宁杭两路谋事。谈及沪宁杭路局情况,谓抗战〔前〕每月收一百八十万元,而目前九千105亿元,即收入增加五十万倍。抗战前沪宁车头等六元,现则一百五十二万元,即廿五万倍。但待遇未增反减,高级职员之薪战前可以购六十担米,现则六担米而己,中级职员亦相对减少,惟工人仍可购得两担米之工资。但人员则大增,自战前之14 , 500 人增至目前23 , 000 ,工作则减少,因苏嘉、杭自己停驶也。
  中午浩培来,知赴京交涉司法组二、三年级公费无结果,因教部之意,凡民卅六年以前无公费之学生不能再有公费也。午后司法组学生叶炳炎、赵槐、黄文敏、张昌平、陆以德五人来,欲余赴京。余告以公费事极难有希望,但姑以死马作活马医,由余作函与朱部长,以谢总务〔长〕带京,因觉予明日本定去京也。余嘱彼等即日上课,并召去京之方为良、陈全华二人回校。
  自治会服务股学生来,为五月九日赴莫干山观测日蚀事。余与增禄商谈,定于星期六上午赴余杭看张钮哲、陈遵妨等,星期日晨即在图书馆顶上观测日蚀。
  后借松松到刀茅巷见郭任远前租之屋,现己在修理,据云一个月可以修好。索租金每月米九石,因抗战前租每月九十元,子桐意以为每月四担或可行云。
  附中本届毕业成绩最佳之学生六年级部份:王被德,六年平均80 ,邸, 87 ,88 , 87 , 90 ,镇江人。陆'↑岂, 81 , 84 , 85 ,邸, 86 ,邸,浙浦江人。高中部:梅仪昭(梅太太二女) ,三年来成绩82 , 81 ,86 (上学期)。马松年(宗裕子) , 84 , 80 , 83 0 张原, 84 ,83 , 79 0 毛雪莹, 83 , 80 , 83 。初中毕业生:苏德洋(步青子) ,邸, 86 , 91 0 李发林, 80 ,83 , 87 0 毛念申, 81 ,邸, 87 0 徐禄华,一, 87 , 88 0 邵祖培, 84 , 82 , 80 。
  接Lynda Grier (British Council) 函章元善、高西宾、许世琛函Inter. Coun. of Sc. UnionsProf. G. M. Burgers
  
杭   晨昙71°。日中昙。六点起雨。晚大雨,六点半起,子夜止。晚71°。
  下午在省政府开会讨论平价米,到汪日章、雷法章、李秘书、省田粮处科长陈殿华,杭州市府田粮科陈孝感,结果陈殿华允以二百零九万一担糙米让给浙大与医专学生,本学期六百石之数尚待调节委员会通过云。
  晨六点半起。上午司法组代表叶炳炎来。余允派觉予赴南京,并致〔函〕朱部长,交涉司法组之公费,但讲此事希望极少,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而已。服务股杜横亭来,为五月九日赴莫干山借车事。接泰和王义煌函,索侠魂坟租谷年四石,本年需四百万元之谱,实为索诈(敲竹杠)行为。因谓泰和荒落,有屋元人住,而荒坟一年租金竟至四担谷子,实是骇人也。
  今晨起松松觉头痛,余为量温度得38.4 吧。冯群山于早晨来视允敏之病并为松松一诊,据云系扁桃腺发炎,下午温度39°。三点余,谢觉予赴沪转京。王爱予、江希明等来谈办小学事。
  四点半至省教育会,余演讲"日蚀在科学上之重要性"。述预告日蚀之由来。
  Saros 之算法以十八年十一日113 为期,由于Eclipse years 蚀年为346.62∞天,而朔望月为29.53059 天,故十九蚀年却等于223 synodic months 朔望月。19 x 346.62 =6585.78日,而223 x 29. 53059 = 6585. 32日,两者几相等也。不过十八年又十一天以后所见之日蚀不在同一经度,而在其〈东〉[西)120。经度,因〔相差〕尚有三分之一日也。但比较精密的可以Ecliptic limit 计算,如日距交点(node) 在18 0 31' 以上则日蚀为不可能,如在15 0 21' 以内则必有日蚀。次述《夏书·后L征篇}"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曹奏鼓,啬夫驰,庶人走,毒草和尸厥官,罔闻知,昏迷于天象,以干先王之诛"。疑非仲康即位后五年(2155 BC) 之天象,而为后人误会者,因四千年以前决无术推测日蚀也。惟《小雅》 周幽王六年〔公元前)776) "十月之交,朔日辛卵,日有食之,亦孔之丑"则比较可靠。世界认为最早之记录。Herodotus 希罗多德谓(558)(585) B. C. Thales 泰勒斯已预告日蚀,此日蚀即促成Medes 与Lidians 人停战。春秋日蚀37 ,有十八个系全蚀,十五个系环蚀,二个不确。二个在南方,北方不可见。有人疑刘散所造,恐非事实,因若后人所加,则不止此数,且其年代如720B. C. (隐三年)、709 、695 、676 、669 、668 、664 、655 、648 、645 、626 诸日蚀,均非由十八年十一天所能推出也(参看五月十日之日记)。次述1698 年Halley 哈雷发见月之位置,一千余年来相差(前进) 15' ,由于日蚀所定。但以后断定乃由于地球自转,以潮沙之故而延长。1845 Le Verrier 勒威耶发见水星近日点之移动,每百年前进差别41" ,至Einstein 爱因斯坦之相对论出而始得解释云。
  接王义煌函Trewartha 、Harvard Club of Philadelphia 、R. A. Silow 、Harvard Alumni Director、谢庚、李声金
杭〔赴横湖镇〕   晨雾66°。下午晴。在武康闻布谷、黄莺。
  上午赴余杭转横湖,道不通。下午由京杭国道至横湖赐璧镇。允敏仍病骨节痛,松松发热。
  晨六点起。天雾。决定赴余杭县天文研究所及美国观测队所在地横湖镇。余约何增禄于八点出发,碰巧张缸哲太太与交通部之廖君忽来询张佳哲等观测日蚀地点在何处,欲前往。廖与张太太亦在车上萍水相逢者。余即约张太太在寓早餐,而廖君赴车站客枝取行李。八点增禄、绪宝二人来。待至八点半廖君未来,乃启行。由龚司务开往,即出钱塘门由松木场往,一小时到余杭,乃杭徽公路。由余杭转弯至城车站一询,知横湖须经瓶窑,应走京杭国道。余适带一图,知自余杭有一县道公共汽车道赴瓶窑,询车站云可通,乃取小道往。行十五六公里,尚差瓶窑五公里,一地名长乐镇,有站中人云公路未修好,有一桥不通,须回杭州后始可往瓶窑。时已十点余。余等乃大懊丧,悔不先在公路局一问。乃循原路回至城,在奎元107馆吃面,而令龚司务回校加油井报告校中,来回约走80 公里之路。
  十二点又出发,循京杭国道过瓶窑后约四五公里见左边一叉路上写"去横湖",而循此路又走九公里(共44 公里) ,见有绿色篷帐,询之知为日测观测团。时下午一点,即引至钮哲、遵妨等所居陈姓民房,晤等施士元、夏坚白及同人。钮哲尚不知其太太将来,因廖君及林君二人已早余等先到始知之。一点半由饪哲引导上山去看美国观察团。此地名赐璧镇。美国观察团在一高250 m (Long. 经度119 。
  50 '30" , Lat.纬度30 0 26 '10") 之小山名东坞岗上,竹林颇多,兼有松木。美国领队为Father Hayden ,其人系Georgetown 大学天文教授,曾在哈佛大学读天文,以前尚在马哈拉工作。尚有Nat. Geogra. 地理学会派来照相之Joe Gray , US Army SignalCo叩s , Sgt. 美国通讯兵中士J. F. Austen 等。所带仪器极简单,只有Celostat 定天镜一具,47%"长镜头之电影机一具,一架Hammerstein 之无线收音器,能昕时间与Honolulu 檀香山转华盛顿之广播Time Signal 报时信号,及电影照相器,能于一秒拍24 照片,有Sound track 原声带。适中央通讯社汪映天、《申报》黄行天亦来,遂同拍数照。余等于三点馀下山,三点半至山下看天文研究所之设备,有照相机及Photocell 光电池测光器等。四点半出发回,六点到校。七点至周企虞家晚膳,到John M. Cabot 夫妇、顾一樵昆仲、薛次莘等。
  接中美文化教育基金会函又中美教育基金会、华盛顿大学函Shirley M. Duncan
  
杭   晨雨数点。上午阴。午64°。下午四点起雨,晚大雨。
  今晨六点半起。松松仍有热度。天又微雨,七点似有转晴希望,但八点又转阴。日蚀时间本为(夏令)9 h 30'初亏, 10h51. 6'食甚, 12h20. 7'复圆,但整个时间均在overcast 阴天,惟十点五十分左右觉天阴如黄昏将近黑夜,房中作字几须开电灯耳。
  余于八点至建德村,与严仁赓、梅太太、黄炳坤商今晚约请Cabot 夫妇(美国驻上海总领事)。昨日据Father Hayden 谈,知Father Selga 两眼已因Trachoma 沙眼而瞎,但时与渠通讯中。又Manila Observatory 马尼拉气象台于抗战期内已全部毁坏, Depermann 尚在Manila ,惟报时工作已停。且菲岛独立后有气象台台长必须为菲律宾〔人],其人未必为Jusiot ,故马尼拉气象台即使恢复,景况亦不同矣。余告以Algue's 书余颇重视,渠颇叹美国人现鲜知Algue 之工作,为可叹也。此次渠等在武康工作几达一月,而今日天气阴沉,废然而返,失望可知。午后British Council之Scott 来。
  六点三〔刻〕借王劲夫、李今英、严仁赓、郑晓沧至西玲饭店,约美国上海总领事Mr. John M. Cabot 及其夫人晚膳(每Plate 四十八万元) ,并到顾-樵。据Cabot云,这次美国大选,美国将用八十亿美金,每人平均将达五十美金,而中国此次国民大会选举总统,国家用七千六百亿,个人方面孙科用九千亿云云。
  中国历史上之日蚀《书经·肮征篇}:"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有人定为仲康登极之年,即2155 或2137 或2128 B. C. 0 {诗经·小雅}:"十月之交,朔日辛卵。"有人定在周幽王六年十月朔,即776 B. C.八月廿一日。春秋240 年有37 次日蚀,战国与秦14 次,西汉60 ,东汉87 ,魏晋86 ,南朝36 ,北朝79 ,唐103 ,五代30 ,宋164 ,元62 次,明152 次,清到同治82 次,民国以来民廿五年六月十九及民卅九月廿一两次。
  National Geog. Soc. of Washington with several U. S. Government Bureaus cooperating will set up 7 stations , 2 in Aleutian Islands , one each in China , Japan , Korea ,Siam & Burma. Should Adak & Kiska Ise. be clouded at the time of eclipse , B29planes will photograph from above the clouds. From the data gathered , together with the known distance between Earth & Moon , it is possible to calculate with great accuracy the distance between the observing stations. Their positions on the Earth surface should be established correctly within 45 meters.
杭州   晨雨61°。日中雨。晚62°。

  朝鲜南部今天选举,南韩合格选民八百万人。南京首届立法院开预备会。U. S. EducationalFoundation 之George Harris. Miss Shirley Duncan 来校参观。孟闻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张孟闻来,余交以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Scientific Unions下所设Committee on Science & Its Social Relations 之秘书Burgers 来函,并嘱孟闻与析薪能作一《中国科学在社会上之影响} ,余并允为作《近代科学与中国社会》文。
  午后二点半约美国大使馆Fulbright Act {富布莱特法案》之U. S. EducationFoundation in China 秘书George Harris 及Shirley Duncan 来校参观。六点半约渠等茶点,并到劲夫、季午、邦华、增禄、晓沧、季梁。据Harris 云, Trewartha 来中国,须在大学教书时多出游〈时〉方合乎Visiting Professor 资格。渠虽有房屋津贴,但只合于二人用度, Trewartha 带四小孩来,费用必庞大可观。关于Fulbright 款,只能用于Fellowship 奖学金,今日只送二十美国教授、二十个学生,将来侯Smith-Mundt Act通过后,方有钱可以津贴中国教授、学生去美国云云。六点三刻告别。
  春秋卅七个日蚀,有四个日蚀为非蚀(即值十五年五月,宣十七年六月,襄廿一年十月,襄廿四年八月) ,三个〔有〕月份上差误(襄十五年八月,襄廿七年十二月,昭十七年六月) ,有一个在晦(宣八年七月) ,且自成公以后日蚀均在朔,有人疑心汉刘散以Saros 沙罗周期加入其中。不知刘敌当时完全用算法,尚无此精密之算法也。三统历以365.250162日为一年, 29.530864日为一月,尚不〔及〕四分〔法〕。以365.25日为一年, 29.530851 为一月之精密,则测日蚀不应准。徐光启1ω《崇祯五年疏》讲日食:"所载日蚀,自汉至隋凡293 ,而食于晦者77 ,晦前一日者兰,初二者三,其疏如此。唐至五代凡一百十一,而食于晦者一,初二者一,初三者一,稍密矣。宋凡148 ,则无晦食,更密矣,犹有推食而不食者十二。元凡四十五,亦无晦食,更密矣,犹有推食而不食者一,食而失推者一,夜食而书昼食者一,至加时先后至三四刻者. . . . . .即臣等新法遂成,似可悉元前代之误,而食限或差半分上下,加时或差半刻上下,虑所不免。"接吴仿、三益、刘福泰、单菊亭、徐诵明、孙毓华函寄希文函
  
杭   晨阴61°。日中阴。
  国家法币总数:据蒋主席三月底向参政会之报告为七十万亿(70 trillion) ,但据近悉每月之用途为二十四万亿,自一至四〔月〕已用九十六万亿,将上半年之预算巳用罄云云。此次国民大会用七千六百亿云。Novalgin 罗瓦而, Bayer Leverkuse〔原记于5月10日〕。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Trewartha。十点半借佘坤珊及方重赴艺专,参观British Council 所陈列之十八世末十九世纪初诗家画家之事迹及关于此诗人之书画。参观者约二十人左右,顾俶南亦在也。William Blake 布莱克生于1757 ,卒于1827 也。
  幼时有绘图天才,能自出心裁装潢其所绘之图,但不为人所喜亦不顾也。生平郁不得志,穷死于家,但有不少青年如Samuel Palmer , George Richmond 等均崇拜之。
  著名画有Illustration of Book of job , Illustration of Divine Comedy 等。十二点回。在艺专遇Scott 夫妇。司法组学生陈全华、叶炳炎等来,渠等尚未上课,而且要求学校出派代表之旅费为条件。余告以司法组学生决议派代表,学校不能出钱,后李浩培由法学院图书费借支了事。又自治会膳食股胡则维来,为购米事。
  午后三点半开校舍委员会,讨论下年度一年级是否迁入问题。下学年二、兰、四年级除农院学生外,计男生1070 人,女生150 人,复学生30 ,总共1250 人。仁、义、礼、智、信及西斋一、二楼两座白铁房可容1240 人,女生宿舍160 人。一年级迁人后如招新男生实到250 人,则合计为男生1350 人,尚缺110 人男生之铺位才日招女生50 合旧生为200 人,尚缺四〔十〕人之铺位。将仁斋楼上教职员让出,可得96个铺位。教室需八个,除将大礼堂楼下辟作教室二个外,尚差六个教室。讨论良久未得结果,乃请陆子桐、吴程初再作详细研究,提出星期五之会议。
  七点至艺专,汪日章请晚膳,到晓沧、张君川、Scott 夫妇及艺专教〔师〕周圭(方自)、周碧初、苏松涛诸人。九点半散。Scott 明日回南京, Mrs. Scott 在BritishCouncil 管图书云。今日为允敏购Bayer 公司出品罗瓦而片五粒,计二百八十万元。
杭   晨阴59°,下午62°。
  Erwin Reifler, Shanghai's Chinese language wizard is hailed in America as philology's atom splitter.His essay "On the Chinese language in the light of comp缸ative semantics" was read before thePhilosophical Society in Philadelphia.晨七点半起。上午作函与British Council 代表Lynda Grier 及Wisconsin 大学之Trewartha 教授。上海故友陶行知所办之育才学校校长马侣贤函并派代表屠公博来,约十四晚看该会在青年会演出之舞蹈音乐会。育才小学现在大场赵家花园,另有办公室在四川北路843 号南三楼,有学生300 余人,自13 岁至18 岁云。
  今日报部以本校教职员人数列表如下:

  下午三点开行政会议,报告中美教育文化基金会补助浙大理学院借款五万美金请教育部担保事。次谈及British Council 与美国Fulb吨ht Act 将聘美、英教授,但无宿舍可以容留如何处置案。决议以六担米一月之租金将刀茅巷27 号周姓之屋租赁,楼上作余住家,楼下为会议室及别用,而余所腾出之屋则住外国教员,此事提交校舍委员会决定。次讨论建德村房租问题,及外文系学生凌波住医院不肯迁出问题。
  接育才马侣贤校长函 王漠显函 王季玉函
  寄Lynda Grier 、R. S. Briant 、Glenn T. Trewartha
   晨晴61°,日中睛,晚69°。

  Luigi Einaudi age 74 , elected 1st Italian President for a term 7 years. 允敏去医院电疗。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与Intemational Council of Sc. Unions 之CSSR 秘书Burgers,告以本年六月间巴黎会议不能前往。步青来,谓得建功自美国来〔函J.定七月底动身,决计回浙大。余去函上海姜立夫,无复函。近日学生壁报攻击张晓峰不遗余力,谓其只顾史地,将国文、英文置诸不足轻重。又有人主张史地分系。而郑石君主张之国文研究所,则教育部竟照准,可知教育部只顾情面而不问是否应设或值得提倡与否,事实此时设立国文研究所可说毫无需要也。
  午后阅天文书籍关于日蚀部分。晚膳后借允敏、松松赴刀茅巷27 号看屋,楼上五间、楼下三间约廿四方,再加厨房、下房三间,索价每月米六担,因战前租与郭任远,时月九十元值九担米也。但六担米时价将达二千四百万一月,可谓吓人矣。
  楼下之屋留一间为会议室,一间为会客室。此屋缺点在于出路不好,且四周民房密集,自楼上窗中四望皆屋顶也,院子又不在门前,故允敏不喜之。
  接金润泉、汤吉禾、希文函寄张钮哲、李旭旦、张三元、孙毓华、刘福泰、单纬章寄J. R. Burgers 、Delft
  
杭   晨阴62°。
  新犹太国以色列Israel 于今日诞生于Palestine 巴勒斯坦。孙伏熙、江一清来。李施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孙伏熙、江一清二人来。江,中大毕业生,前在北暗见过。
  孙伏熙乃伏园之弟,绍兴城内人,曾在艺专教过图画、文学云。改五月七日余在教育会之演讲。因记录者既不能完全了解日蚀之原理,而余之演讲又未充分预备,故改演稿遂倍形困难。
  午后三点开校舍委员会、预算委员会联席会议,决定下年一年级迁至大学路,将第三宿舍之教职员十四家移往华家池。第一宿舍全部移住刀茅巷,在原址造教室八间。预计造教室四十万万元,迁第三宿舍至刀茅巷卅万〔万〕元,改造女生宿舍三万〔万〕元,造华家池厨房七亿元,改良第三宿舍二亿,合八十二亿元,已超出全部之建设费八十亿矣。决定校长办公室楼上为国外交换〔教授〕住宿之用(即Fulbright Act 及British Council 教员) ,并通过医学院建X 光,及修理费二亿八千万元,化工系改水管三亿元等等。
  晚八点僧允敏至青年会,昕上海育才学校旅杭公演音乐舞蹈会(收费十万元一票)。计有嘉戎酒会(新疆歌舞) ,恩赐歌剧,猴戏,及胜利舞,第二部音乐有四重奏,杜呜心之钢琴,杨秉孙之提琴,及合唱《五月》、《薪水是个大活宝》等,至十点休息时间余先走。近两日允敏吃药并至浙大医院电疗,己觉风温稍佳。
杭   阴。晚68°。

  谢觉予回。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日蚀在历史上之重要性"文。谢觉予回,托购冰溟淋粉,计去一百四十余万元。知浙大教职员之夏布每人一套可有办法,闻可值四十亿,而吾人代价只五亿而已,每人可得一丈五黄卡基及若干白布。关于司法组学生公费仍无希望。
  今日壁报上攻击文学院晓峰、坤珊及石君仍层出不穷,但所写壁报之人不过限十数人。晓峰来,谓将出公告宣布辞职,余挽留之。学生中下午有知此事〔者〕去告孙斯大,谓不能以少数之意见而萌退志。教授会亦大为不平。下午步青来谈,谓学校应筹对付办法。余五点赴史地系与晓峰谈,劝其弗辞,遇李春芬、严钦尚、谭季龙诸人。又据俶南报告,谓国文系教授有星期一罢教之举。余劝晓峰加以阻止,因此风不可长。学生无理取闹之壁报应如何取缔是问题耳。
  六点送松至弘道女学中学部看游艺。余与允敏至合作食堂,应方重夫妇之邀晚膳,到坤珊、绪宝、仲崇信、蒋炳贤、严仁庚、谢文通、谢幼伟、陈乐素、戚叔含等九对夫妇,梅太太、郑儒针、李祁诸人,直至九点散。送李祁回罗苑,接松回寓已近十点矣。
  陶知行说,我们的孩子都是从百姓中来,他们还是要回老百姓中去,以他们所学得的东西贡献给老百姓,为老百姓造福利。他们都受着国家社会的培养,要以他们所学得的东西贡献给整个民族,为整个国家社会谋幸福。他们是在世界中呼吸,要以他们学得的东西帮助改造世界。
  A metasequoia committee 水杉委员会in China w描organized with 司徒莱登、翁咏霓、胡适之as chairmen for preservation of metasequoia 0 在川鄂边界万县附近,此树生殖于一亿年前,分布于北半球。Prof. Merrell of 哈佛大学refer to this as livingfossil 认为是活化石。郑万钧于去年在Mo Ta Chi 谋道溪得此云,约有100 株。u.of Col.送Prof. Ralph Chaney 将来云。
  接希文函谢强函寄顾一樵、周鲠生、郑天挺、沙学泼等函
  
杭   晨阴,九点出太阳,66°。下午晴佳。晚71°。
  晨润科夫妇、坤珊、石君、邵传民、叶左之来。
  113晨六点半起。上午润科夫妇来谈半小时,为总务上各种问题。未几坤珊、郑石君来,为学生壁报攻击晓峰及渠等二人事。又叶左之来,知今日下午史地系将开会讨论。午后苏步青、贝时璋、王爱予、钱琢如等五人来要求,学生如此嚣张,学校要有一处置办法。未几俶南、仲翔来,以史地系全体教员函交与,以为如不能挽留晓峰或谴责学生,则全体将辞职。么枕生亦来。郑石君、哪衡叔来,以徐声越及任铭传不上课函相示,哪亦表示不能上课。对于以上诸公,余均表示壁报上言论系少数学生所为,绝非公论,但有侮辱师生与攻击个人之处,学校可以查明负责人加以处罚。至于壁报如何处理,留待校务会议讨论决定。训导长李浩培适于星期六有私〈人〉〔事〕去沪,于星期一始能回。
  据云杭州《群报》系浙大学生所办,而浩培为董事。今日登一浙大学生去信,攻击晓峰,并涉及坤珊,谓其学问平常,并喜跳舞与打牌,行为似流氓云云。此实攻讦个人私德,可以起诉也。坤珊喜Bridge 桥牌与跳舞亦是事实,但不能以此为罪。
  真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中午蒋经国约在静江路廿四号〈晚〉〔中〕膳,到汪日章校长、雷秘书长、沈主席、张毅夫、方自俄国回之舒君( ?)、警备司令王云沛等。
  一点半即回。
  午后写《观测日蚀在历史上之重要性》。晚膳后借允敏至中正巷晤晓峰及鲁珍,知晓峰房租现己贵至七百三十四万元,计占薪水百分之卅,承听可说是善理财矣。晓峰在图书馆旁新造一屋,费七千万元,以土墙倒压死一小孩为不样,不愿住。
  将以六亿出售,另赁一屋云。
  接Miss Lynda Grier
  寄希文函 黄羽仪太太函
杭   晨晴68°,下午阴76°。
  严群昆仲来。冯世则来。
  晨六点半起。寄Miss Lynda Grier 函,告以British Council 所派英文教授,浙大可支配以房屋。下午适上海之British Council Dr. Walters 及Mr. Manley 总务来,与谈片刻。
  壁报侮辱文学院老师事件更形扩大。法律系二年级学生景诚之所办之《群报》登有《张其向引咎辞职,佘坤珊更应滚蛋》标题,其中攻汗坤珊不遗余力,而此景诚之乃外文系读工课不及格因而转法律系者,此事势必引起诉讼。今日停课不教者有徐声越、任铭传、挪衡叔、王驾吾诸人。文学院教员全体与晓峰同进退,史地系同人昨开会亦有同样决议,谓学校如无办法则将全体辞职。理、工、农教授联名表示愤慨,不日将罢教。幸今日浩培己自沪回,余先与振公、俶南商,以为明日原定开训导委员会不如即开校务会议。结果必须开除壁报编辑刘万甸,因此而引起学潮,但此自然之演变不可阻止之事也。与浩培商谈后,召自治会代表、主席陈业荣来,告以事态之严重。彼允于今晚开会后撕去一切攻击文字,余告事已太迟,动了教员公愤,必致有处分办法也。晚膳后晤坤珊、浩培诸人。十点半睡。
  晚间与允敏论米价。现米巳涨至七百万一担,较三月底增三倍。秤一两之米计其数得1500 粒,而七百万一担(1 40 磅) ,即每磅五万元,每磅十六两,每两米三千元,每粒米价为两元也。
  〔补记:到八月廿日发金圆〔券〕之前晚,杭州米价每担为〔法币〕六千万元,比五月十七又涨了八倍,自此以后米价暂时冻结在每石〔金圆券〕廿一元八角,即〔法币〕六千六百万元。十月底市中无米可买,起大恐慌。黑市由八十金圆渐涨,杭州|到四百金圆,甚至七百金圆,即二十一亿法币一担。十一月初开放限价,农人米渐来市上,米价初为二百金圆一担。至十二月初,京、沪起恐慌,人民迁港台,米价又跌〔至〕二百元〔一〕担,即法币六亿元,比三月份高约九十倍。〕
  接李旭旦、希文、陈建功、次仲、国际地理学会、张宝垄、王仁东、张孟闻
  寄Miss Lynda Grier 函Trewartha 、G. E. Stechert
杭   晨阴72°。晚雨。

  晨六点半起。上午寄允中函,并附去《观测日蚀在历史上之重要性》文稿,请登《科学画报》。自治会学生壁报因上星期六晓峰辞职、中文系教授叠有罢教事,农、工、理各系教授苏步青、贝时璋等卅余亦有将罢课之议。今日曾招杨振宇来,嘱将壁报谩骂晓峰、坤珊最严厉之三张漫画、一张壁报(说佘坤珊去天津吃安眠药事)之姓名交出。浩培亦嘱壁报编辑刘万甸交姓名,但至下午三点迄未交出。同时有史地系学生,武槌、董海青、杨孔娴、史应潮、冯世则五外文系代表来述对佘坤珊不满时,同时有外文系七十二学生(未签名)一函,中文、外文〔系〕亦有同样函件,对系中历举应改革之事等函。
  午后三点开校务会议,讨论自治会壁报问题。余首述此次学校处置缓慢原因,缘浩培于星期三接上电话,星期四赴上海,至星期一始回,故壁报上有攻击晓峰事遂致搁置至星期六。晓峰提出辞职,而此事遂形扩大矣。次浩培报告甚详。后因谈及《群报》上有《张其向引咎辞职,佘坤珊更应滚蛋》一则消息,因《群报》上刊登社长为景诚之,法律二学生,而主任编辑为李浩培。虽大家明李浩培完全挂一虚名,且已由景诚之出函道歉,并声明事与浩培无〔关J,但讨论孙宗彭、王爱予、江希明三人均涉及总编辑,引起浩培之大不快,忽然离席并来函辞去本兼各职。由会中即请季梁、晓沧、赵之远三人赴浩培处,坚促其重来开会始了事。今日决定限期令刘万甸交出四张壁报之人名,予以严惩,如不交出,刘万甸即予以开除。同样景诚之亦须交出《群报》上给消息之浙大学生姓名。次谈以后壁报处置问题。讨论甚115久,迄元具体办法,时己九点三刻,乃散。
  寄杨允中函并《观测日蚀在历史上之重要性》文
  
杭   晨雨65°。日中雨。

  开除史地系学生刘万甸、法律系学生景诚之。英士大学徐震池来。航空工程学会石怀琦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航空、土木、机械、化工二年级代表来谈,要求建设训练班要公费事,谓交大早已有公费,其法将全班报建设人员训练班,如在五十人以上则将超出之数报普通。此种作伪办法,实足为大学之耻辱。但现在一般大学生情绪只要能得公费,无论什么藉口通可以,所谓妄冀非分之财,已成普通一般的行为矣。
  下午又有电机系代表甘明道、陈以松、朱匡宇〔来) ,谓电机系非公费生亦想染指。
  但教部要浙大办航空、化工、机械、土木、药物、农艺六系双班,而无电机,此真所谓异想天开矣。又研究院毕业生周光裕(生物)、潘瑞炽(生)、任知恕(物理)、李文铸(物理)来谈毕业文凭事。
  上午与恨南、李浩培谈处置壁报问题。余主张即以余名出一通告诫学生,说明不可攻击个人、侮辱师长,如有意见,尽可依正当途径发表也。下午开行政会议"ì) 11导委员会联合会议,决定即日下午出布告开除自治会壁报负责人刘万甸与《群报》社长景诚之二人,因均不肯交出骂人之投稿也,同时并出《告诫同学书》。
  下午七点半召集学生代表会谈话,并约李浩培、李乔年、顾俶南、孙斯大诸人到会,到学生51 人。余首述此次壁报谩骂越出范围之外,而且所说有下流握艇之话,《群报》骂人滚蛋,勒令交出骂人之投稿,均抗不交出,故不得已开除壁报负责人刘万甸、《群报》社长景诚之。即有学生陈业荣、杨振宇相继说明希望学校能收回成命,汪安球代表史地系〔同学〕希望张晓峰之弗离去。此外向惟波提出高尚志骂人事,尚有张鸣铺。刘万甸亦有辩答。陈业荣提出文学院改良建议案,余谓此事与骂人截然二事,不能混为一谈,自有正路可循也。陈又谈及刘万甸并不负责而被开除,反成为英雄。经顾俶南指出此由于自治会审查法之不合理,对于骂人有保障而被骂者之毫无保障也。十点一刻散。
  接叶良材函寄希文、谢觉予、茅以升(贺其子于越结婚廿万元)
  
杭   雨。晨62°。
  大总统蒋介石、副总统李德邻就职典礼。湖北老河口失陷。承德危急。共军已在五英里内。学生罢课(为"5.20" (一周年J ) ,但仍有少数人上课。
  晨朱仲翔来谈,渠以为训导事最好由各院系分负。此次文学院发生壁报上之攻击,最初文学院教授与学生师生间即可开会讨论,解除误会。并述过去晓峰与史地学生间己生隔阂,于外文、国文〔系〕方面不甚接洽云云。并劝余住外边,余以此时尚可不必。至于壁报骂人由来已久,正应乘此时解决。自治会包洪枢来,据云己接洽孟宪章于下午三点讲中日问题,马寅初于下午八点讲经济问题云。得浩培报告,知自治会康乐股张开炎(化工三)向训导处借健身房,为今晚营火会之用,切11 导处不允。但今日自治会仍报告营火会在健身房,余乃与浩培至健身房晤高尚志,知张开炎蒙蔽体育组诸人,谓已得校方同意。
  下午三点开训导委员会。余报告昨晚召集学生谈话经过,并觅张开炎来,责其何以蒙蔽体育馆负责人,并责〔其〕强欲在今晚于健身房举行营火会。渠始允改在保国厅举行,马寅初之演讲亦移往该处,实则马寅初之演讲实为中心之Attraction吸引力也。次讨论壁报审查执行办法补充数点,原来规定壁报(1)不违背政府法令, (2) 不捏造事实, (3) 不作攻击。凡壁报主编人应负责审查,并负报之全责。现补充:"凡违反上述条例之壁报,训11 导处得令负责人撕去,并提交人名。自治会须于二小时内即除去;女口不交出人名,编辑者应负责任;二小时以内不撕去,训导处得代撕。"次决定明日下午三点在校长办公室开教员谈话会,报告处理壁报经过情形。七点余至九莲村,遇金鼎、熊十力、余绍宋、张汉威,又张文襄之孙公子张某,及主人沈成章与雷法章。九点回。
  今日接到网球二筒六个,计原价美金三元五角。Tennis ball 网球税则为20% ,原价二筒球为3.50 ,税百分之念为七角,抵合国币球价六十六万元,进口税132 , 000 ,附加税六万六千,码头捐9240 ,共费廿万0 七千二百四,外加验关费五万五千元。每元美金约抵十八万八千六百元。
  接教育部密电 接宝莹函及球六个(Tennis Balls)
  寄王漠显
杭   晨阴,下午晴。晚75°。

  意大利选Luigi Einaudi 为第(一)[二〕任总统, Premier 总理为Alcide Gasperi 。老河口克服。装电表。景诚之、吴耀辉来谈。
  晨六点半起。余侵晓未明即醒,决定于明日下午招待四年级生茶话,并告以如下星期自动罢课,必致引起严重结果。九点余至顾俶南处,与谈此意,渠称善。晤步青不值,因余拟请俶南与步青二人亦在明日谈话也。自治会代表陈业荣、史应潮(与沈立信教育三均为民主大同盟之领导人)、蔡为武三人来谈,询刘万甸是否可以减轻处分及改进文学院问题。史应潮为女生,而对于丑恶之壁报亦不以为耻。
  陈业荣询史地分系问题,余认为史地二者日后必分,但目前元人力与物力,此事必117须经校务会议通过。至于晓峰个人,目前文学院教授全体与共进退,即余个人亦决不能令其辞去。国文系之白话文教授郑石君早已在物色,不过须有一定标准耳。
  壁报自治条例必须更正,否则永远发生问题,因目前办法只对于骂人者有保障,而被骂者毫无保障也。
  三点召集教授、副教授及讲师代表(五人)谈话,共到114 人。余首述处置刘万甸经过及自治会抗议,将有下星期罢课之表示。次李浩培、乔年、步青、俶南、爱予、朱希亮、朱正元、徐贤议、江希明、丁绪宝均发表意见,大抵认壁报著作人自首为惟一出路,否则刘万甸必须开除。景诚之则无一-人同情者。步青提出→办法,即如星期)上课,每课第一时无人到班上,即本学期再不上课。余嘱举手,赞成此种办法者有46 人之多。五点半散。晚至刀茅巷。
  报载世界运动会田径选手为陈美郎400 m 、楼文敖10 000 m 及黄两正Lowhurdle 低栏、游泳选手吴传玉100 m。据余看上海成绩与1936 年〔奥运〕成绩相较,则田径短距离成绩应选徐天德之100 m (世运10.3" 、全运1 1. 1") ,较优于陈美郎400 m (世运46.5" 、全运50.9") 。而游泳方面则陈震南400 m (世运4'38.5 飞全运5 '04.4") ,较优于吴传玉之100 m (世运55.9飞全运63.5") 。
  接谢家玉、徐仲年(父亲外文)
  
杭   晨昙72°。晚月色甚佳(望) , 76°。
  美国洛氏基金今年捐助二千三百四十万金为资助各国慈善事业之用,北京协和独得一千万金。Foundation president 基金会主席Raymond B. Fosdick 。王士任、殷元章来。
  晨六点半起。据昨训导处报告,谓星期四学生罢课前一天签名,谓已得1054〔票) ,已得大多数。昨有人提出怀疑数字,经理事会交代表会查实只970 票,而其中有四十三号码重复,故实为927 人。此数依代表谓已超出,而照教务处之统计,则相差一票不能称为多数。经于人李景先、张令彗引咎辞职。但此事以少报多,欺负同学,训导委员自必予以处分也。
  今日试电表中开无线电所用之电,开廿分钟走二厘,即每小时六厘。度上月电费三万五千元,则每小时为二千一百元也。接霞姊函,知惠康之长女苏琴己与沥洒薛姓订婚,男家送食米八石,绍酒四坛云。
  下午二点在体育馆招待四年级毕业生班,到约四百人。各院院长(除劲夫己去上海) ,总务、教务长,一年级主任外,并请苏步青、顾俶南二人致辞。余首谈本届毕业生为湄潭、遵义患难之交,不日将人社会,勘以就业时应注意之点:是非与利害关头之不可忽视是非而专重利害,以及健康之道。次谈及目前学校之危机,迫切希望师生合作等。次请步青讲,渠述及民廿六年毕业班临别赠言时,当时只有两桌七八十人而已,而今则竟达四百六七十人,多于民廿六年全校之数云。俶南以余意述刘万甸处置事情。说毕,毕业班中郑启良(师范数〔学系J )起立述刘万甸处置之冤枉,谈甚久,同学不耐而鼓掌,余乃起而止之,继有任亚冠代表说数语而散。
  晚七点偕仲翔赴华家池与一年级谈话。余述浙大之组织,自校务会议、行政会议、各委员会以及教授会、学生自治会之职权,标榜教授治校精神。次讨论浙大校风: (1)万事公开, (2) 实事求是, (3) 师生合作,此点甚隔阂,由于接触之机缘太少之故。余讲几一小时。次仲翔讲如星期一罢课,必酿成恶果。九点回。
  接霞姊自东关函 士芳函 束星北、希文、默君函
  
寄束星北函 杨允中函
杭   晨阴74°。下午82°。晴热,换夏衣。晚十点雨,雷声。批把上市。

  今晨外文四蔡昌荣自首写壁报,晚外文四叶立义、外文三张锡昌、航工二胡润杰均自首。
  晨六点半起。孙斯大来,报告张君川在方重家商议,其夫人叶之秦似有参与攻击坤珊之嫌疑。四年级生李荫帧(教育)、董立(农经)、朱传鼎(机械)三人诉,呈五月廿日自治会以全校同学名义罢课,而实际签名不尽不实。原布告谓有1054人,发现总数只970 人,其中有重复号数的人,实签号数为927 人。昨日名单公布后,其中有36977 、36926 两学号查无此人。即所称之927 ,亦不足全校1855 人数之半数云云。
  未几,外文系四年级学生蔡昌荣(四川人)来自首。谓《迎新送旧》之原文,其中有"余主任将赴天津服安眠药片"一段刻薄话,并有"方重教授道德文章四海洋溢,我们欢迎"云云,是他所写云云。中午约陈泽凤在校中膳,并到顾俶南、李浩培及孙斯大。陈泽凤允四学生可自首,但须有保证始敢出头。余等均以此事办不到。至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及训导委员会联席会议,讨论1054 人签名于五月廿日罢课问题。自今日签名单公布后,又发现了二三个号数(一个重复、二个无学号)不尽不实之处,着交训导处澈查其事。次讨论蔡昌荣自首后处分办法,决请校务会议办理。
  晚六点半至仁和路三义楼应土木系高祺与其新夫人沈愉之宴会,到霞初、钱令希夫妇及小孩昆明,高之岳丈,及鲁君夫妇(南开毕业,在浙赣路) ,至九点回。外文系叶立义、张锡昌二人来自首,余详询之,认佘坤珊对于学生平日太不接近。但二人对于外文系之应如何改进,并不与晓峰谈过,更不与余谈。余责其事先不商院长、校长,而径自在书报上信口雌黄,又有含血喷人之言论,并嘱其凭良心向张、余诸先生道歉,至于处理必由校务会议决定。
  
杭   晨71°。日中雨。晚72°。
  Charles 1. Stillman will head Mission to China for reconstruction projects ,上海电力与粤汉路为重要目的,总数六千万金。劲夫自京回。
  晨六点半起。上午写壁报漫画学生胡润杰亦来自首。余询以是否昕过史地系课,是否知史地系内容,与晓峰先生有否接触?均云否,但何为而画万民伞上加乌龟之漫画,则瞠目不能答,因疑其人必为有人买通,代人受过者。因其人成绩极坏,航空系一年级时物理不及格,而竟会留校也。兹将自首之四人籍贯、学业成绩、壁报关系随列如下:成绩人名籍贯年级壁报关系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胡润杰瑞安航工二物理、数学不及格劣万民伞与乌龟张锡昌绍兴外文三82.8 , 72. 1 67.0 , 65.1 67.0 麻将牌与跳舞叶立义绪玄英语四72.4 , 70.8 65.1 , 65.563.9 , 65.2 53.6 麻的B ,蚊学院蔡昌荣江津英语四66.9 , 61. 3 73. 8 , 71. 6 68. 1, 77. 1 69.6佘坤珊到天津吃安眠药余意蔡昌荣罪名最轻,可给一大过;张锡昌、叶立义情节较重,予以二大过之处分;胡润杰则年级最轻,而本不干己事,信口雌黄,予以停学一年。此予所拟者也,嘱振公至坤珊、晓峰家,询彼等对于处置此事之意见。晓峰不坚持严办,而坤珊则以为非停学、开除不足以惩处。为澈查1054 人签名五月廿日罢课事,甘11 导处与学生代表又有争执,决定明日学校审查,并请乔年、俶南、耀德三位亦出席参加其事,地点在校长办公室。
  午后三点开校舍委员会,决定征收横河以北至庆春路、城河以西至大学路间之地产。在工学院大门内造办公室,以目前院长办公室为教室,楼上四个,楼下二个。
  又决定一年级迁城内,附中迁华家池,给附中卅亿作迁移修建费用。六点三刻散。
  晚电机系学生楼宇希、蔡希尧、俞克耀三人来,为争取建设人员训练班事。又朱传鼎、李荫帧二人谓此次五月二十日罢课签名至多不达八百人。又谓冯世则因同情于佘坤珊,而自治会向惟波(膳食股)藉口其将饭取出,停止其膳食半月。又谓学号33126 其人并未签名,有人代签。
  接卢庆骏函 沙学泼函
杭   晨雨68°。院中芙蓉开花(杭州称一丈红,元锡之蜀葵)。

  翁咏霓为行政院长。看牙科医生。
  晨六点三刻起。助教代表杨忠道、黄焕媲二人来,谈今日下午校务会议开会讨论壁报攻击教授问题,希望能从宽发落,但闻有若干教授仍极激烈云。司法组代表陆以德、叶炳炎、陈全华等六人来,为公费事。又史地系四年级陆希舜、舒兴汉二人来,挽留张晓峰。自治会杨振宇、陈业荣来,为审查五月廿号签名罢课名单中冒签名问题被人告发事。渠等欲知告发人之姓名,余不允,只允将朱传鼎、董立、李荫帧等三人之呈文缮一份交与。八点至浙大医院看牙科余德明大夫(因肖卓然于星期四、五、六始到校) ,以左上门牙之牙床又发生疼痛。渠为余照X 光照相,照毕即回。
  自九点起,浩培、斯大、俶南、乔年与学生审查五月廿号签名罢课之学生号数,直至晚七点始得结果。签号977 人,重复号数120 余人,有三四号数元人,有二号数系退学之学生,实际只得848 人,其有代签者尚不在内。而全校学生1832 人,半数为916 ,相差达68 名之多,故此〔自治会〕理事自必有处分也。
  三点开校务会议,余报一星期内处理壁报侮辱教授,而致开除刘万甸事。讨论甚久,讨定刘万甸、蔡昌荣、叶立义、张锡昌、胡润杰五人均记大过二次,留校察看。
  次讨论壁报问题,及五月廿日签名罢课签名数目谎报问题,均交训导处拟办法。至七点半散。晚膳。又下午法学院司法组学生四十人左右,以公费元着、学籍有问题,群来办公室。经余说明学籍必力争,而公费虽可与教部办交涉,而希望极少。
  代表说话者有魏琼、陆以德等,而最粗卤者为吕桂文。晚在UNO 办事之余作民来。
  
  
杭   晨晴68°。

  Socialism: Each works according to his ability , and receives according to the work he perfo口ns.Communism: Each works according to his ability , and receives according to his needs. Distiniction betweenmental labor & manual labor disappears. 社会主义: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共产主义: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的差别消失。晤李浩培。王讷吉、沈金相、谢家玉来谈。
  晨八点至建德村晤李浩培,谈司法组学生要公费。缘学校巳准法律系二、三年级学生转司法组,而事先未获教部之同意,此点实系疏忽。而学生准转司法组后又要全部公费,故事情更形困难。决定派孙斯大赴南京交涉司法组公费事。余以长途电话与教育部马小波通电话,渠意浙大司法组系民卅六年后所办,是时全部公费之议己取消,故二、三年级不准。再司法组若转,亦不能全盘公费矣。上午及晚间,司法组代表陆以德、陈全华、叶炳炎、〔张昌平〕等四人两次来谈,其意无非欲以任121何方法能得到公费。余屡次告以浙大精神乃是实事求是。过去公教人员有公粮时,每人以人口多少报公粮,至多可报至五口得-石,少则一人仅二斗。于是纷纷报成五口,虽单身人员亦报五口之家,惟浙大独依人口报销。建设人员训练班之公费亦如此办理。电机系要报建设班已不准,欲实是事求是,不得不如此也。
  十点借允敏出。余去看牙医李培德不值,在"大喜"购红Plastic 塑料筷子十双,去一百万元。批把索六万至十万元一斤。
  午后开行政会议,决定六月七号起电灯关闭延期一小时至晚十二点半,毕业典礼照常举行,并恢复《浙大日刊},校门定十二点关闭等各点。自治会干事欧观群、张令鲁、李景先三人来,为五月廿日罢课签名不尽不实事。据司法组学生代表叶炳炎(三,半公费)、陆以德(二,半公费)、张昌平(二,半公费)、陈全华(二,自费生)四人云,三年级共39 人,其中半公费12 人,自费10 人;二年级60 人,其中半公费(3 9)(27J 人,自费13 人,故共有半公费39 人,自费23 人,若教育部允全部公费,可得全公费云。
  
  
   晨睛69°。
  晨束星北借车赴莫干山,言定七点出发,至八点馀始出发,言定二点(下午)回,至下午七点始回。上午韩裕文来,为之作函与陈之迈,因渠得Cornell 康奈尔大学之哲学Fellowship ,但以英语不佳,欲于暑中人华盛顿之Wilson Teachers' College也。黄羽仪太太来,因庄泽宣之屋将以四千美金出售,故渠不得不另觅房屋,欲住晓峰所租之潘承听屋,现价已至175 万,但亦不得不忍痛出此数也。晓峰新造之屋以倒土墙压死一人,故不愿自住。
  昨晚与晓峰谈,渠可回文学院办公,但总以学生不明睐近来渠为学校努力状况,如向蒋慰堂捐款建筑百里馆,向孙贻让后人捐玉海堂之书。谓史地方面现方努力于版图、方志、钱塘江流域之调查。余告以史地虽可分系,而目前不能分,以限于经费与人力也。
  下午偕尚志、俞国顺、杨鸿材等打网球。六点洗浴。晚阅Reαder's Digest. ~读者文摘》转载Williams College 威廉姆斯学院校长J. P. Baxter 载Atlantic Monthly ~大西洋月干。一文,题为Inflation Hits Colleges ~通货膨胀冲击大学} ,谓目前各校均人满为患,而基金之利息自5% 减至3.5% ,故莫不焦头烂额。Wm. College 需要基金二百五十万金,哈佛九千万金。渠个人有一个月有二十四天在外〔募〕捐款,美国政府虽予每个G. 1.退伍军人以五百美金之津贴,但学校〔对〕每人尚须贴出相同之数。同时物价高涨,如生物实验所用之田鸡近七年来自每打72ø 涨至( $ J2.25 ,化学药品涨60% 。要增学费则使贫者不能人校,要不增教员,则教学之效力甚差,教育待遇平均只增189毛而物价增569毛。在西方大学有一人演讲而1500人听讲,师生之间无见面之机会,有问题须书于纸上,由书面回答云云。
  接Lynda Grier 、徐仲年寄陈之迈(为韩裕文)
杭   晨晴71°,下午县74°,晚晴佳75°。

  晨六点半起。司法组学生五十人来,为全班公费事。余告以造接教育部朱部长来函,谓学籍未准,故公费此时更不能谈。学生乃谈及四月十八号部令准司法组成立后法律系二、三年级可准转系,但公费以原有公费者为限,两者实相矛盾。相谈甚久。最后余允有十个公费生担保则可以借给六月公费,但六月底如部中不允即须归还。景诚之来询被退学处分请减轻,并谓现一学生愿自承担,但其人为退学学生沈健,故知全元诚意矣,拟置之不理。
  午后睡一小时。接梅儿自上海转寄函,知渠与鸿慈近况尚佳,渠气喘亦未发,并寄平孙十个月半照片。二个月以前尚有一信迄未收到,谓不久将他迁,不知往何处也。作函数通。晚膳后借允敏往梅家,知梅太太患感冒。晤黄炳坤、严仁展及庶为夫妇。
  苏联对于弱小民族之待遇。"1 found in Yakutsk evidence of one of the SovietUnion's greatest achievements , and one which the best & most progressive Americansmust applaud: its handling of the terrible problem of national & racíal mínoritíes. "接耳留先函希文函梅儿自上海转来函(谓近身体佳,并附平孙照片)寄陈维新函Archer O'Reilly 、陈建功、王仁东、卢庆骏函Bumpus , Brentano's
  
杭   晨69°,晚77°。晴佳,有风。

  中央社北平电:本市农、工、商、学、自由职业各团体,以中央大学、浙江大学中潜伏匪职业学生,鼓励风潮,应共匪军事暴动,非彻底肃清依法惩办不能安定秩序,巩固后方,请教部、青年部解散中大、浙大,重新登记云云·晨六点半起。上午钱琢如来,告以佘坤珊迄未上课。因自被学生谩骂以后,渠即不上课。外文系同事曾有一度往余处挽留之议,但迄未见实行。因叶之薯(方太太)、李今英、方重均与余有嫌隙,助教陈建耕更恨坤珊切骨。故此次学生发动攻余,陈、叶二人不无嫌疑,而事出后更无恳切之表示,余更不乐,故有休假一年之说。余去年曾告坤珊,谓武汉对于方印象尚佳,而因其夫人叶之薯常与人闹,遂致不能相容。余劝坤珊弗聘叶,而坤珊坚欲聘之。余谓外文系从此多事矣,今不幸而吾言果验矣,因叶与张君川阴谋去余也。与琢如谈后,余嘱振公见戚叔含,与戚约李祁等出面邀余上课。
  123上午与南京孙斯大通电话。午后三点至物理系看Signal Corps (美国〕通讯兵于1940 年制气象电影,共二种,-为General circulation 大气环流,一为Cyclone 气旋。四点借王凯基、俞国顺、谭天锡打网球至五点半。洗浴。晚膳后至刀茅巷27号看屋,遇房主周君,知旬日内尚不能交屋也。八点借允敏乘车赴慎大购面包,每枚八万元。又至方裕和购虾尾,每斤六十四万元,笋干三十二万至五十六万元一斤,紫菜五万元一两,冰糖十六万元一斤,白糖亦至十三万五千,较阳历年初已五倍矣,至年底则本年将卅倍也。
  接张叔同、张彭春(仲述)、郑天挺函
  
杭   赴莫干山,当日回。晨两次下小阵雨,寻止。日中阴。晨72°,晚79°。
  测得荫山高度为525 meters 即1720 feet 。塔山未去,向称高2300' , George B. HangchowHoliday (杭州假日》谓塔山高2700',更不可靠。
  Time Place Altitude上午10:40 莫干小学30 meters11:20-30 石壁坞凉亭290 m11 :50 绿荫旅馆420 meters12: 10 荫山中国饭店525下午3:15 天池寺250 meters3:35 溪桥边115 113:50 救济会会所80 m4:10 莫干小学70 m6:00 浙大40 m晨六点即起。见满天阴云,惟云不厚,间微露青天。风自东来,云为A. Cu. 乃昨晚普通Al. Cu. 所变成者,但厚度已增加,且有不少的Turbulence 瑞流,风力三四级之间,曾下小阵雨二次,抵地后不久即干。余初以云层相当厚颇疑与五月九日(日蚀天气)之情形相似,但见Al. Cu. 之云块在南方与西方均作Lenticl巾ris 芙状,知云正向下沉,故料想元大雨,故遂决计行。龚司务开车,借允敏、松松、庶为、允仪往,彬彬、宁宁二人均不愿往。8 :30 A. M. 在湖滨取得备胎后即出发。出武林门,自此至莫干山庚村凡61 公里(至分路处三桥村53 公里) ,至9:50 A. M. 抵山足庚村之莫干小学,一路平顺。田野中己插秧,至莫干山后闻画肩到处高唱,傍晚又闻黄莺、伯劳等,告春莺亦不少,沿路六月雪盛开,石榴花将谢。
  在莫干山小学晤校长郑'性白不在,遇总务徐萍州,为浙省合作事业管理处视察员。据云郑君于今晨赴上海,现小学有学生二百余,八十人住宿在图书馆。余等至图书馆参观,允仪与郑君之姊即黄伯樵夫人,及膺白夫人均为同学。询是否可于暑中借住图书馆,徐君认为可行云。在校借得雨伞一把,即雇二轿子上山,每轿六十万元,轿夫三人,每人十二万元,馀交管理局,较去年八月适贵十倍也。余与松松、庶为三人步行土山。十点四十分出发,计行一小时半至荫山,中途只在凉亭小慧、而已。今日适值无雨亦无阳光,故徒步极形舒适,至荫山即打发轿夫,余等在中国饭店泡茶,取所带干粮食之,至一点半即循新马路而下。上山时见"绿荫"正在招租,但闻普通一所小洋房需五六十担米→季,余等不敢问津也。上下山之时间及高度如上表所示,不过上山下山同一地高度差40 meters。下山时允敏与允仪走得极慢,计二点半钟始至小学,又略停后四点半出发,六点即回校。
杭   晨阴76°,觉热而闷,Calm 静风。下午三点起雨。晚78°。

  泰安、肥城失落。上海各大学校长、教授上书Truman 杜鲁门反对美国扶植日本。会计主任谢屡告假出国,以詹咏梅代理。
  晨六点半起。昨在野外一天,今日稍觉倦。八点半司法组学生陈全华来,又孙斯大来,知在部与唐培经司长交涉结果,己允拨司法组学生公费。中国事往往私人交涉于短期内可解公文来往数月所不能解决之问题。浩培上次之所以不能通过,由于先与朱部长商后,再接洽科与司,朱不允后即无法进行矣云云。阅w. MandelA Guide to the Soviet Union {苏联指南} , Dial Press , N. Y. , 1946 ,关于科学部门(Chap. 23) 。今日晓沧交来艺专教授周圭(方自)以所绘扇面绘竹相赠。午后,一年级法学院及工学院学生均来要求公费,但自民卅六年度公费均已停止,只有奖学金办法矣。建设人员训练班浙大不设电机,而电机系学生自龙泉来,原为机电系后人总校电机系,报人册内。余主张应注明现在电机系,原人机电系,但不能作假,冒称机械系。
  士楷来,谈及霞姊子及孙辈之无用。霞姊子三人,惠成早逝,惠森于民廿五年来杭读书,患肺炎病故。现只留惠康一人,其人最元用,每月得多少薪水自己不知,账目归杨其泳管理,其蠢可知;而其子国梁又极不懂事,愚鲁不亚于乃父。在附中考不取,人树范〔中学〕不及格被开除,赴沪方子卫元线电学校,虽尽力学习仍不能收昕,近来函谓无多大进步(毫无进步)。方子卫来函说,其精神离迷恍惚,不知如何是好也。士芳有信给士楷,知已被停职,将回来,如此只可回绍居住,势必住东关老宅,与霞姊同住矣。元晋家中则大小媳妇住在一起,大姊又管家严,常川住杭,所开无线电修理店楼上房间不大,而元成又睡楼下,如此实〈逼处〉〔迫促〕.此亦是大小不安。余谓不如由元晋每月给母亲若干费用,带大媳回东关居住,则两方均舒适多矣。元戚在省府电台,亦不愿居人篱下者,三方均方便,不知何故不出此策。
  接张侄哲、范国梁、黄澄中、杭立武
杭   晨阴雨76°,NE 风。下午昙。晚74°。

  新阁名单正式发表,顾孟余副院长,王云五财政部长,何应钦国防部长,关吉玉粮食部长,李敬斋地政部长,又经济部之名改为工商部,馀仍旧。本月杭州生活指数卅二万倍。谷超豪、沈世武(天文学习会)来。
  晨六点三刻起。作函数通。农院学生袁可能来,为一年级宿舍住附中学生事。
  会计处詹咏梅来,渠以谢屡出国代理会计主任。机械学生包洪枢来,为公费事。霞姊送来松松穿布鞋二双,略嫌小,以一双还杨其泳家。
  上午浩培来谈法学〔院〕拟新聘教授三人,余告以下学期如旧人不去,新人之住宅将成大问题,因目前宿舍己不够分配。午后开计核委员会,仅到陈鸿适、雷力回及润科三人,因通知太迟之故。谢幼伟来谈熊十力住屋,缘渠现住人类学教室,而人类学需屋用,遂发生问题。现渠尚支北大之薪水,但料想下学期必停止无疑。
  谢欲将其本学期薪水去建筑,实际半年薪水只抵二三亿元,何能建一楼房,因熊十力非楼房不住也。国文系又聘一钟钟山,将来抵校亦必发生许多麻烦。余数次此辈老先生之来,以为徒事装饰品,不能于学校有点滴之利益。因目前学生对于旧文学等均敝展视之,哲学系尤应向新途径走,不能徒慕虚名也。
  晚晤庶为、允仪,谈及校长办公室有向公家领私人物品之事,如莲子等。余颇疑校长办公室三个校工金发颇刁猾,疑其有作弊嫌疑。因余从未向学校领私人应用之物品,惟草纸一项,余个人所用者由学校供给,嗣后余亦当停止施用。允敏并当面告知,谓私人决不要公家之物件来用,余意以后凭余开条签名取物。
  晚冯异侯来觅事,余前已为作介绍函至沪,并无效验。渠欲至浙大,余告以士芳欲来浙大余早拒绝,自己之侄尚不欲位置,何况别人。欲介绍与市政府周企虞,余以为必需有指定位置渠可胜任而有缺者始行,渠乃快快而去。
  接郑子政寄方子卫、张孟闻、范国梁函,王仁东、刘福泰、朱圣禾、顾元、周圭、郑子政函
  
杭   晨晴71°,晚79°。
  今日上海美总领事John Cabot 在沪招待Cardinal 红衣主教Francis Spellman 在同孚富茶点,余未能往。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与希文,英国文化委员会Miss Grier 及美国大使馆Merchant 谢其送Chinα Aid ~援华》之报告。
  下午开行政会议及训育委员会连席会议,讨论关于毕业生离校后所领公物归还问题,下年新聘教授住宅问题,新生宿舍及中学移华家池问题等等。最后讨论到一百Barrel 桶酒精事,缘此项酒精原为医学委员会所拨给作为医学教育之用,而当时未通知医学院。余仅批注〈意〉 "医学教学"四字,因此引起医学院王季午之责问,实则当时决元瞒过医学院而随意支配之意。关于抚恤金,由学校先垫半年,侠款到后再付余数。次讨论训育委员会事,李浩培报告清查五月廿日签名罢课事。
  讨论甚久,决定欧观群发起签名罢课与理事会秘书李景先、张令智均有操纵欺骗嫌疑,各记大过二次。另出布告,告诫自治会以任意随时罢课且以签学号如同儿戏之不当。次讨论法律二休学学生沈健自承《群报》骂"佘坤珊更应滚蛋"。云消息为沈所作,意欲减轻景诚之之处分。讨论结果以沈为代友负责,而景诚之在《群报》迄未道歉,且在各小报上继续攻击余之言论,亲自送往建德村,以此沈健自承之函只可置之不理。七点散。晚冯斐来。
  钱塘江之水力电《大公报》六月二日第三版《源头活水即是煤》 ,布德著,谓钱江上游之电力:(1)桐〈江〉〔庐〕七里洗(芦茨坝)六万NL; (2) 徽港街口八万匪;(3) 徽港邵村二万旺; (4) 徽港洋溪坝二万七千旺;(5) 乌溪江黄檀口三万旺; (6)常山港灰埠一万匪,六处合计二十二万七千旺。战前沪杭两地每日用电为二十五万匪,复员后减至十七万匪,如果CAV 成功了,则足以补目前之不足而有余。
  接国恩光u嗓县地方法院检察官周寄梅、黄澄中(江山县府)寄希文函Miss Lynda Gr町、Lington Merchant 、美大使馆
杭   晨昙73°,日中睛,晚82°。
  金宝善、董时进〔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校长办公室两月以来所领物品,因闻孙宗彭在外传说有校长公舍去保管股领莲子之传说。初阅四、五月之领物单,并无莲心,且所领物件亦不多,只勘平泉领纸(毛边、十行)等不少,但亦均为公用。余乃询润科,以后取发票来看,始发现有茶叶铺所出莲芯两斤价卅二万元,盖茶叶之名称也。余疑始释。盖余家中从未向公家领什么物品,甚至草纸亦不领也。嘱振公晤李絜非,为出版《浙大日报》事。
  午后假寐一小时。五点至网球场,与钱令希、俞国顺、王凯基等打网球至六点。
  金楚珍与徐世纶来,遂约晚膳。今日适邀请新来教授朱惠方、李方睡、萧卓然、严钦尚、么枕生、罗登义及邦华、季午、润科、乔年晚膳,膳后谈天一小时始散。上午董时进来谈片刻。
  "True liberals of all shades of opinion , agree to the fundamental principle that majorityrule shall be loyally accepted so long as it respects the basic right of minority. ""As a minority , the communists give no difference to any majority , they reject all127the rules of the democratic game , they concoct plots , infiltrates at all weak points , crippleevery machine they can touch , and stand ready at any moment to seize power byforce. " Article by Allen Nevins "What is a communist? How can you spot him?" NewYork Sundαy Times Mαgazine May 2 , 1948.寄郑子政、科学工作者协会、翁咏霓、陈柏青函Haroard Alumni Bulletin 五元七角五分
  
杭   晴。中午77°,下午六点半80°。

  至浙大医院洗牙。
  晨六点半起。上午任心叔(铭传)来谈,知孙仲容(贻让)先生所搜罗之故物,向来由公子(行三)延钊保存,现承其转让古物多种。心叔将单子开来,计有麦鼎一件,委君孟-件,汉万岁砖一块,汉五凤砖一件,王应麟汲古堂砚一块等等,现藏史地系。其所藏善本,亦取来到校矣。
  中午邦华来。余告以湘湖农场之农民告发张东旭收租时上下其手,并收农家妇女为干女,常宿其家,并引诱至杭玩耍。此事经杨行亮证实。余认此事严重,将来难免不引起乡民之攻击浙大也。
  中午徐世纶处长、翁文渊局长、雷秘书长约在太和园中膳,到金楚珍、王季午、李方酷、孙序经( ?)、郑介安等。三点至田家园医学院看牙医萧卓然,今日洗牙较李培德为详密,四点半回。学生邵浩然(外三)、徐型仪(外四)、唐超汉(史四)、朱钟立、莫续刚(史三)五人来。渠等发起所谓文学院革新运动会者,谈及史地分系及外文、国文合并等。又康乐股学生陈明达、周西林二人来,欲请管夫人来校唱歌,因航空学校定今日请管夫人在大礼堂唱也。余即嘱振公作公函,嘱沈思岩带交管夫人。下午五点沈思岩来,知已与管喻宜童及其陪奏人范继森说好,明天晚八点半在浙大演奏。余觅孙斯大来,嘱与沈思岩二人转告学生自治会,明日卖票所得须作寒清奖学金之用。八点晤季梁不值,至张王军谋太太家。
  东北九省面积与人口内政部方蜡司编吉林辽北安东辽宁兴安嫩江黑龙、江合江松江县数18 18 18 22 7 18 25 17 15市2 1 2 4 1 1 1 2面积72 ,675 121 ,000 62 ,279 68 ,300 278 , 0∞ 67 , 000 257 ,000 135 ,000 84 ,000sq. km人口7 , 315 ,∞o 4 , 9∞, 000 3 , 340 , 0∞ 9 , 940 ,。∞ 322 , 0∞ 3 , 300 ,∞o 860 ,∞o 177 ,000 2 ,542 ,000另有东北九省行政区域图,民卅六年七月内政部方域司编。
  接G. E. Stechert
  
杭   晨晴75°,晴(日中),晚睛。

  管夫人喻宜置在本校唱歌Louise Kevan , soprano , m继森伴奏。
  晨电话范继森,嘱于今晚八点半借管夫人在校演唱歌曲。范因昨日沈思岩之接洽故己允来演奏,即嘱杨其泳发请帖。学生自治会康乐股学生陈明达、周西林来,又陈悟皆来,为苏浙皖区经济部工业护导处欲于暑假调查杭州|工厂,拟觅浙大学生担任其事。葛正权、柬星北来,知葛君带有原子弹影片来校演映。近有二学生发神经病,一为农化二罗盛唐,因不及格退学而致神经失常,屡央蒋炳贤、王日琦改分数,且至孙善处终日不肯走,非得到及格分数不可,拟告其家属来领。一为农化四女生周道荫,因失恋而致神经失常,拟准其告假回里(因陈晓光追求故,陈在遵义时已发现同类事情)。
  午后二点在物理〔系〕映演英国制片{Atom山Energy 发展之历史》礼,大概注重英国科学家部份。自十九世纪初Dalton 道尔顿, Faraday 法拉第,至J. J. Thomson 汤姆孙, Rutherlord 卢瑟福,直至打破原子核、广岛轰炸为止,共五卷,需一小时余,系葛正权带来者。
  晚六点半约管夫人喻宜置,伴奏钢琴家范继森及葛正权在寓晚膳,到朱善培、李浩培、王劲夫、王季梁、沈思岩夫妇、允敏、李树化等。膳毕八点半,请管夫人在体育馆演奏、独唱,自八点半起至九点四十分。节目分两段: Part 1. Le Violette (LaTraviataH 茶花女~, Scarlatti 斯卡拉蒂, Pαrlα 《说吧~ by Arditi 阿尔边蒂,Ständchen {小夜曲~ by Schubert 舒伯特, Wohin? {去何处? ~ by Schubert , {教我如何不想他H 赵元任) , {故乡~ (陆华柏) , {思乡由~ (夏之秋) 0 Part 11. QuandoM'en vo' solettαby Puccini 普契尼(μ Bohème {艺术家的生活~ ) , }ewel Song {珠宝之歌HFaust{ 浮士德~) by Gounod 古诺, Di tαle Anwr (Il Trovatore {蒋吟诗人~)by Verdi 威尔第,{在那遥远的地方~(青海民歌)、《小黄鸭鸟H 蒙古民歌)、《跑马溜溜的山上H 康定民歌)、《莎里洪巴H 新疆民歌) ,始终大受听众欢迎。今日昕众在体育馆坐立皆满,售票→万元、二万元,并装广播使馆外人亦可昕到。散后请管夫人茶点,并约航空学校教官数人,十点半散。伴奏范继森,南京人,曾横渡长江得第一名,现在上海音专。管夫人,萍乡人,现居家武昌云。
  
杭州   晨睛76°,日中睛,下午二点半80°。

  Roger Lapham, Director of China Aid Program 援华计划主任抵沪。六月六日工程师节。
  晨六点半起。上午九点至罗苑,借允敏、松儿前往,先晤沈思岩夫妇,次晤晓沧。遇周子亚,谈美国建设日本之政策。十点借乘车先至外宾招待所晤管喻宜聋,知今晨去莫干山,闻渠等昨回己甚晚,因在宽桥跳舞也。范继森今晨已乘车去沪。
  129管夫人之丈夫闻系广东人,二人在金陵大学及金陵女大相识。管任事于武昌,为农业学校校长,已有小孩三人。管已卅八,出外歌唱其夫并不甚赞同,但渠将于日内赴新疆。七八月间受UNESCO 之聘赴意大利、法国、英、美考察音乐教育,即UNESCO 六个Fellow 之一。留名刺出。
  至青年会看工程学会之展览会。今日为六月六日禹王生日,故称工程师节(相传修己背部生禹于石纽,在夏历六月六日云)。有自来水公司之图表,知杭州自来水取于钱江至清泰门外护城河,然后上水塔用绿气( Chlorine) 杀菌。用水量自七月份最高点减至二月份最低点,每日自一万三四千Cubic meters 立方米至五六千cubic meters 。次阅览塘江工程及海塘工程,知海宁之塘堤于光绪时由石块所造,甚为坚固,惜年久失修,现正拟钢骨水泥代之,每公尺要350 美金,三公里约需一百万美金。次观浙皖交界之街口水电〔站J,提高水位80 公尺可发电八万KWh(旺〔时)),需美金二千八百万元云。
  晚六点半至青年会参加中国工程师学会杭州分会晚餐,会长侯家源、副会长周象贤(企虞)均不到,秘书沈景初代表报告,会计项志远亦有报告。人席后抽签分奖品,余得毛巾一块,肥皂四块。此次开会,浙大曾捐助查千万元之数云。至八点一刻余先回。晚学生自治会邀张纲伯来校演〔讲〕中日问题,反对美国之扶日政策。
  
  
杭   晨晴72°。
  President Eduard Benes (捷克)不赞同新宪法,因病辞职。新总统为共产党Klement Gottwald。晨管喻宜置来校游泳。下午借张自立打球。
  晨六点半起。八点青年军学生胡家栋、张兴民来,谓学生壁报张贴骂青年军之文字,指青年军为职业学生,因此引起公愤,迫令自治会交出作者姓名。作者自称甲申,答复后青年军认为不满意,仍强迫要作者姓名,并同时通知青年军杭州负责人许福绵。许于上午八点半来,谓此间青年中学与艺专之青年军同学闻讯均不满意于此等谩骂,如不严办,将于浙大以不利云。
  下午自治会杨振宇借学生高亮之、刘忠潮来,刘自承为写壁报骂青年军之人。
  其时适张兴民、胡家栋等五人亦来,继之有周秉义、陈美云、方兆华等,渠等群情'愤激,余解慰之。谓刘既自承并道歉,应以宽大为怀,不事追究。但胡家栋等仍欲要刘细问,适刘万甸、李训导长亦来,时约在下午兰点左右。余责刘万甸不应在壁报上再登骂人文字。刘自承过失,并愿道歉,但胡家栋欲与刘万甸、刘忠潮当面谈话。
  余谓此时冲动甚大,如两方谈话,必闹无疑,但刘万甸又自愿前往,结果刘忠潮被引至西斋102 室盘问至一小时之久。至四点,杨振宇、向惟夜二人报告,谓刘忠潮被青年军审间,学校应予以营救。故余遂电话训导处,嘱孙斯大去解围O 结果把刘忠潮带至训导处,自四点询问直至九点。李德容等屡次来言询审过久。九点,余又打电话与训导处,嘱迅即结束。九点一刻浩培始借刘忠潮来,认其口说游移。余询刘忠潮,据云年廿二岁,义乌人,处州中学毕业,人土术系一年级,父名刘美君,业农,有二姊一兄。兄巳战死,为师范生,曾人喜鹊歌咏团。此次文字为其所写,由魏玉田(一年级常务理事)(补注:地下党员〕缮写,但责任应全由彼负云云。其人极可悯。自治会与青年军二方均怕刘忠潮之安全,余即留刘忠潮与彬彬同房间睡,至十点方令刘生上楼。土木工程学会干事会忽发一油印传单,谓刘忠潮受疲劳询问,已人昏迷状态,连饭也没吃。这全非事实,因李训导长曾与刘生同进膳也。此传单发出不久,即闻喊打声。即有杨振宇来,余遂借至西斋102 室,见青年军学生罗振南(电机二)被人以砖打,右眼角出血甚多,户外人人汹汹,余即解慰之,并劝学生散去。回后又有数批学生来谈。最后又有杨振宇、李浩生等来,怕晚中有事,故把电灯开至天明,并请有华家池学生二人来西斋102 ,一〔人〕身上带有手枪云云(周秉义、沈子慧二人)。十二点别后,余即睡,约一小时,忽听门外有人声,起而人己下楼。乃至会客室,见云搓方与一学生谈话,询之知为管国维,住西斋二楼102 号。
  因见罗振南二次被石击,流血甚多,故特来,拟请特放车赴医院。余嘱其带看护验伤,渠不愿往,以惧自治会人殴打也。余乃令其宿于客室,上楼二点。嗣后睡不佳。
  接熊全治、Lynda Grier 函 希文、谢家玉函
杭   晨晴。上午十点81°,午后88°。

  晨青年军方兆华(中文二)、李轶千(农艺二)、谢煌仁(电二)来。
  晨六点半起,即嘱看护徐荣华、医生张光耀验罗振南之伤。适青年军方兆华等来,欲送罗赴医院,余允之,并嘱张医陪往。据张医云,罗生脉搏与温度正常,惟右眼角创伤出血甚多耳。沈铸颜来,知其口回映石时不慎手腕被玻璃割破,在映石停三天,故来迟云。余请其速进行迁移计划,并嘱振公赴省党部晤副秘书长许福绵。
  许系浙大学生,故对浙大事极热心。时适青年中学学生得青年军被浙大壁报所骂,又为罗振甫被打事情绪高涨。许方赴省府与会,到青年中学徐思贤、艺专校长汪日章及军警人员,已拟定于今日下午一点半来校寻衅,以艺专之青年军当头。振公、斯大劝许福绵停止此次计划。各方转辗磋商,始得将前头部队撤退。十二点半振公、斯大回,始知此行于目前大有补益,但谓青年中学徐思贤与许福绵将于二点来。
  中膳后余去刀茅巷廿七号一行。
  二点半浙大学生张兴民借徐思贤、许福绵来,渠等谓青年中学学生极为愤慨,有一触即发之势,故校中必有适当处置,并要求开除写壁报之刘忠潮、魏玉田及昨晚主使打罗振南之张令彗等五点。余允三点开训导委员会讨论。三点廿分开会,决定刘万甸开除学籍,刘忠潮、魏玉田各记大过二次。此外主使殴打之人查明退学,参加检查西斋102 号人员查明严办。七点杨振宇、陈业荣来,又周尚汾、吴伯131翔、谷超豪、任亚冠来。
  接汪胡祯寄刘水衣(沪臣)、顾金甫、熊十力、熊庆来、韩庆谦、卢温甫、翁咏霓函
  
杭   晴。晨82°,下午89°,晚86°。 晚有〔闪〕电。
  德国分家V - E Day 欧洲胜利日以后三年0一个月,东西德国将分家,英法美三国管西德。
  西德东德面积s. m.95 ,80046 ,000人口mil. 钢铁煤80%20%工业61%39%物-N吻阳市、。、-F3 《J4b-45701786%14%晨六点半起。今日热如炎夏,为今年自来最热→天,因好久不下雨也。上午王季午来,以医学院三年级下年度有生理、生物化学及解剖三实验室需成立,而目前地方与设备均成问题。故急欲设法购置玻璃器具与得适当之实验室。杨振宇来谈,谓同学方面不满意于刘万甸之处置,定今日晚在义斋开大会云云。午后开行政会议时得报告,谓青年军同学在青年中学因不满意于张令营未被开除,今日闻自治会又要开会,拟全体出席,如有口角即酿成血案之消息。故即嘱孙斯大前往省党部与许福绵接洽。
  至下午六点,余等开行政会议J)rr导委员会未散时,即二人借来,报告局势之严重,谓本校青年军同学七十余人将出席全体参加大会。如有骂青年军者即口辩,必致发生争执。如有殴打情事,则外面之青年军即行加入,不分皂白逢人便打。如此则金华中学与英士大学之惨案又将发生于浙大。乃决定由余出布告,嘱停止开会,并招杨振宇来,嘱其制止开会。不允。余与俶南、劲夫、季午、仲翔、斯大、邦华诸人同往。到会(在义斋前)不过二三百人,且散在各处。杨振宇讲后,余即报告时局之严重。如青年军学生参加,必致闹成武剧。但余讲后有人欲走时,李德容即嘱各人坐下。余等离会场时,余所贴布告多已撕去矣。
  晚膳后借仲翔外出,八点至青年会到中央大学同学会,遇蒋宗良、严慧峰(攫)(中国实业银行)、陈天伦、贡沛诫及本校同事季梁多人。八点开会,贡沛诚、陈天伦、侯锡钧主席,振公报告校史,余与季梁讲数分钟,贡沛诫亦稍演说。陈天伦捐款一千万元。后为游艺节目,如丁绪宝之电学、胡哲敷之古琴等等。至十点左右始散。借胡维群同回至寓。遇胡维晓,知学生自治会尚在开会,议决要训导长辞职,取消五人调查委员会,收回开除刘万匍之成命等项。允敏与松松至晚十-点始回。
杭   晨昙,热如炎夏,81°。下午87°。晚起风,雨数点。
  UNESCO 派印度文学家L. Obroi 来杭。
  晨六点即起。昨晚几于终夜不能成寐。晨招诸葛振公及顾佩甫来,谈增加校警问题。适联教组织、派Dr. Obroi 来,教部派参事阮康成(新会人)同来,余以校事不能陪同参观,借至农学院托晓沧、承绪二人前往。十点半借俶南晤省府雷法章,告以此次校中处置壁报骂青年军,并嘱制止青年中学有来校打人之举,渠允唯唯。
  继与沈成章谈,谓王云沛适在开会,故青年中学来校寻衅当不致实现云云。午后回校始悉,蒋经国曾来函告青年军及青中,谓不能打浙大,故此事遂告平息,青年军复员学生亦大部分回校矣。
  十二点馀至外宾招待所,即昔日日本领事所住屋,其地风景极佳。今日系周市长请客,到李厅长超英、周企虞、Dr. Obroi 、阮康成、王承绪、郑晓沧及市府教育厅职员等。一点一刻始人席,二点半散。
  余至浙大医院晤罗振南,据云昨曾有热度,但今日已退,面呈微白,因出血太多也。据李天助医生,渠可以出院云,惟需休息耳。渠谓当日动手搜查箱笼及身上(西斋二楼102 号)为李德容与胡惟一云云。晚七点后陆续收到刘万甸、刘忠潮、魏玉田、部分青年军及自治会等收回开除刘万甸成命之函件。八点开会。余报告后,孙斯大加以补充O 大家对于学生自治会请李浩培引咎辞职一点非常愤慨,对于处置问题认为训导会的处置可不加复议,因之通过二个议案,均加重在于慰留李训导长浩培,并派代表前往慰问。散会己晚十一点半矣。
  
  
杭州    农历端午晨晴热81°,八点半83°。下午91°。晚热无风,昙。

  Palestine 巴勒斯坦之犹太人与回人两方均接受UN 派代表Count Bemadette 停战一个月之议。Obroi 回沪。
  晨六点起。冯异侯来觅事,欲至浙赣路局。据允敏谈,昨方重太太叶之秦告允敏,谓佘坤珊曾云校长方面消息,叶之秦与陈建耕、张君川联合反对坤珊,此殆依据贝时璋之言。因一月前当外文系闹事时,孙斯大报告谓张君川在方家深夜密谈,疑有排余之举,适贝来问学校对佘坤珊之态度,余即告以斯大之报告。继而思有语病,遂追往贝家,告以刚才所言不能证明叶之秦与张君川有密谈反对佘坤珊之事,不料贝早已告余。而余竟以告方重夫妇,谓校长方面传说叶之秦、张君川密谈排佘坤珊。真所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矣。
  谢家玉来谈,知下年刚复之薪水,敦复仍一味推委,谓七八月间将回国云。此是敷衍之谈也。十一点借江希明、王季梁、顾俶南三人至岳家湾汤团弄七号,晤李133浩培及徐家齐,代表校务会议慰劳,并表示一致拥护其政策,谈约四十分钟,始借李浩培等回刀茅巷。中膳后假寐一小时。午后詹咏梅来,谈及学校提借支一个月之生活津贴放商业银行以收利息,有背于中央法令。中国实业银行严慧峰来,谓该行可出月息二角一分,即十亿元出二亿一千万之利也。润科来谈,知明日将开预算委员会讨论此事。招自治会代表会蔡为武来,嘱今日晚代表大会开会万弗再提干涉学校行政之事。晚膳后至刀茅巷二十七号,又晤贝时璋不值。
  Expo此& Import Board: 本年我国进出口管制委员会foreign exchange grants 一月份为US $ 15 , 287 , 000 , 2月份12 , 587 , 000 ,三月份为8 , 710 , 000 ,以上为Licensedimports 许可进口量。
  接周麟函(由Dr. L. Obroi 交来) 接吴沈纪(双寅)
  
杭至上海(由沪杭公路)   晨睛84°。
  钱塘江试航成功,试航钱塘江之海螺轮于十二日到闸口。尚有江南轮大于海螺,长99' ,吃水7' ,搁浅于八堡,须于潮大时可免搁浅。
  晨四点无风又热,不能睡乃起,见星月歧洁,寻又卧至七点。未几斯大来,知代表会议决罢课、校内游行、要求收回成时间地点距离命,否则绝食。八点借沈铸颜赴附中看新翻之屋。八点半至建德村晤俶南与浩培、爱予商谈。
  八点半回校。有学生六百人正在游行。蒋书楠偕柳支英来,知蒋将赴美国。 十点自治会代〔表〕蔡为武、刘季会二人来,游行学生群集校长办公 室围墙,并在大门外装一广播机,要余对请愿学生演讲。 余告学生代表,谓余可简单对集〈弄〉〔拢〕之学生演说, 不能回答多种问题。 十点半余至校长办公室大门,对学生谈话。 首述余对 于办大学之基本信仰,谓必须有人人 可以为圣人之信仰,然后可以办教育。 次述余认大学应以教授为重,主张教 授治校乃是余十二年来之一贯政策。 最〈述〉〔后〕讲到目前之困难乃在有 两种权力存在于学校,即自治会与校务会议。但校中最高权威只能以校务会议为依归,故学生壁报以及一切自治章则与校规及校务会议议案〔有〕所冲突即须修改。至于每个学生在校之自由,学校必须予以保护,如读书自由不能由自治组织纠察以剥削之,身体自由不能〔由〕同学随意听信谣言任意搜查。余讲半小时后即有学生先后提出问题,余答数回后即入内,与振公、俶南、乔年等谈。振公又主张即时用强硬办法,余坚持不可。学生在外虽有秩序,但继续提出问题,直至中膳。膳后余即至刀茅巷,继至罗苑召集校务会议,余报告后即请季梁代理。三点乘车赴沪,晚八点半抵枫林桥中央研究院。知仲济、化予适迁入福履理路,与仲济等谈片刻,遂借家玉乘车至乔家栅小吃,因时已晚不果,人一西餐馆与龚司机三人共去160 万元。回院。由王景山招待住贵宾室。
上海至南京   晨睛,上海83°。车至无锡雨。南京雨,下午76°。

  Cease fire at Palestine 巴勒斯坦停火,犹太人与阿拉伯人战争四星期后暂时停战四礼拜讲条件。
  晨五点即起。收拾行李。盟漱后时已六点,即下楼叫龚司务,并在贵宾室留廿万元与王景山。六点上车,由龚司务开车至北站,经亚尔培、福照路、西藏路到车站,时离开车尚有四十分钟也。余即告龚司务以谢觉予之地址。七点火车开。自京至沪之火车票,头等己涨至194 万元,若加卧车在三百万元以上矣。在上海时天晴而热,但至苏州无锡间天即雨,沿途亦时雨时睛。在车中膳,一点廿分车抵下关时天阴雨停。余即上建康路公共汽车,车上军人颇多,秩序尚佳,而军人均不购票,可知在首都之军警均不守法,因照例军警亦须出半票也。一点三刻至珞咖路廿二号晤希文、六弟及天宜,知二姐仍在湘未还,亦不知何时始能返。能能亦回家,因渠己在复旦休学,人航空公司办事,将于八月间与复旦一毕业生临海人周至柔亲戚王镇宙结婚云。希文购得航空信封百余相赠,余云无此需要也。又以一百七十万元购冰漠淋粉五磅,余以为有钱应购木器比较购冰漠淋粉更为有用也。
  晚八点馀接振公电话,知自治会代表己与校务会接洽,校务〔会〕要求三点:即(1)向李训导长道歉, (2) 星期一上课, (3) 执行上次议决案,不再反对。闻自治会蔡为武初允星期一上课,后又改称须今日开代表大会商决云。
  乍浦黄山。昨经乍浦未停,按乍浦属于嘉兴平湖,为一小镇,中山先生《建国方略》中拟辟为东方大港者。其地有九峰为障,黄山即其一峰,山间林整尤美,民廿一、二年曾辟为风景区,各地人士纷纷购地建别墅,有天然海水浴场三处。沦陷时期日人派兵防守,但已日就荒芜。胜利后平湖县政府会同战时抗日名人黄百器夫妇组织黄山建设委员会,西起陈山东麓,经黄山、长山、晕顶山、高公山、骑龙庵山为建设地区,初步工程已动手。战前树木尽行砍伐,现正组织黄山公园,并筹设一•135小型水电厂。海水浴场已有相当规模,已经筑木房数百间,为外国人士租去一空云。(见京《中央日报》六月十四日)
  
〔南〕京   晨晴72°,下午80°。
  晨七点起。九点半又得振公电话,知今日校中已上课,并知学生自治会已电余,谓"本日起复课,静候返校处理。学治会寒"云云。余告振公,谓要余回校,必须澈底执行校务会议议决案,学生自治会暂时停止活动,修改自治会壁报章则,使与学校章则无抵触为止。
  十点至教育部晤唐培经,知渠于四月底到高等教育司。余告以目前浙大最大困难为房屋问题,因医学院三年级之解剖、生物化学、生理全无实验室,教职员一百余家住校内,单身教职员尚不在内。据唐司长与马小波之意,以为须侠下半年预算定后始有办法,但此不知道等至何年何月。司法组公费事高等司云尚在搁置,因恐被部长批驳。唐要余与骑先再谈。医学院一百亿医院建筑费可即拨,医学院名额亦可增加,但须再去呈文云云。
  十二点晤戴天佑不值。适驷先来,余与谈学生壁报近事及学校建筑经费之迫切,并嘱向徐柏园约期晤谈浙大借款一千亿事,并提及谈家桢出席世界优生学会旅费与司法组公费事。最后骗先欲晓峰担任英大校长,余以为不可。述及暨大、同济大批开除学生后而得暂时之安定。校大开除之学生由同学会为之觅事,因之反而弄巧成拙,但余则以为事体不如此之简单也。
  晤周纶阁,知中大定七月廿七八考试,并决定在上海也招生,愿与浙大联合云云,报名费廿万元。至国货路广东小吃店安乐厅中膳。膳后赴香铺营迷途,三点始至香铺营十八号晤次仲,渠详述王君韧父亲四月底去世之情形,大抵以血压太高脑充血之故也。四点回珞现路。洗浴。
〔南〕京   晨晴76°,S 中阴云,下午79°。
  晨七点馀起。上午十点晤陈布雷。遇蒋君章及徐佛观,据蒋云,此〔次〕贝祖贻二次赴美确为改革币制事。日本人所抢去天津存银五千万银元业已运回,此外尚有若干银币,但数目不可知耳。与布雷谈,余告以校中学生壁报攻击教授及青年军近事,及余暂时离校之经过,并提及校中宿舍、教室之缺乏,非有千亿元之建筑费不能满足需要。余嘱其与四联总处徐柏固一谈。
  下午睡片刻。七点在寓晚膳后,吕蔚光来约后日至气象训练班讲演,闻有学生一百余人。又谈及数日前地学系为胡肖堂作长地学系廿年纪念会中,李春芬、任美锷均主张地理系毕业生应有组织。不放松已得之地位,门户之见极深,可称鄙陋之至,此种看法,中大、浙大毕业生犯同样之病。叔谅来谈,余嘱其向徐柏园接洽四行借款。据布雷云,建国法商学院及萧铮、陈果夫所主持向农民银行借款,也只借得三五亿,且定二个月归还,浙大欲借一千亿其事非易。叔谅则主张大批开除学生,以为浙大自治会主干份子其叛国之迹已著,元容宽恕也。余则以为此种政策与浙大作风大不相伴,不能施行。如欲施行,亦必另派人前往也。
  九点借森森(天宜)、能能(英多)、希文三人赴香铺营文化影戏园看一英国影片,名为( ),述一富家翁之遗产为私生子与侄儿争闹事,其情节实一无可取,徒使余坐二小时头痛耳。
  接振公函
  寄季梁二函 允敏函
〔南〕京   睛。晨78°,下午83°。
  自美国返上海一周年。下午至西康路美大使馆与Miss Shirley Duncan 、Borchardt 、李伯纶、谈家桢中餐。今日秤得去衣98 磅(下午五点)。
  晨七点半起。八点谈家桢来,渠欲约余晤翁咏霓,适翁已离家去办公室未果。
  九点左右,浙大自治会派代表蔡为武来邀余返校。余告以欲余返校则必须澈底执行七十四次校务会议之议决案,及修改自治会章则使与校中章则无冲突。此二点我已于昨日函代理校长王季梁先生。渠颇怪校务会议处置之不当,以为学生应可列席校务会议。余告以此事不能办到之理由,并述目前校务会议与自治会之所以处于对立地位,完全由壁报条例之不合理,以及历次自治会之处分不当,如搜查教职员、学生,及禁止要上课者,不准上课等等。京中有人主张大批开除学生,如去年之江、暨南,今年之同济,均行之而有实效,至少可相安于一时。自治会尽〔向〕余致敬、献旗,而从不听余之劝告,其矛盾极为显著。余素来以君子待人,故凡事均主从宽办理,但如内部秩序不能维持,则外力自必侵人,我即不能为同人、同学作任何之保障。故校务会议之议决案必须执行,不得抗衡。自治会壁报章则但保障骂人,迭次发生纠葛,故必须加以更正。此二者若不达到,余决不回校。于短期内若无圆满解决,余决请部另简人来校云云。谈一点半钟。
  至十一点,余至教部借谈家桢晤骝先,请部暂垫350 金镑作谈于七月赴瑞典出席国际遗传学会之旅费。并晤贺师俊,托向四联总处借款一千亿元事。又至文教处晤韩庆漉。一点至西康路14 号美国大使馆晤George Harris 夫妇。一点半MissShirley Duncan 约中膳,到Miss Borchardt 、谈家桢、李伯纶、Mr. John ( CRM 总务),三点回。四点蔡为武又来谈一小时半,弄得唇焦舌敝。六点得振公电话。
  寄振公函(附张三元片) Trewartha 函
〔南〕京   晨晴79°( 十一点),下午睛,晚81°。
  午Geo嘻e Harris 约午餐。
  晨七点起。八点宛敏渭来谈,渠欲至气象局办事,以无屋可住而止。据云宝望出国前一星期于去年阳历元旦己结婚。八点馀蔚光来,约余至三牌楼中大农学院气象训练班对学生讲演。由王庭芳在彼主持,局中费二十亿,为中大农学院修理蚕室应用,有学生105 人,乃第一次局中训练班也。自八点四十分讲起,至九点廿分。
  余述气象班训练,除得些技术以外,最要是科学精神,即是丝毫不苟是也。并述抗战时期遵义县政府调查小麦之产量为例,结果面粉厂办后,每年只能做六星期之工作而已。但若气象报告不精确,则航空、航海可使巨轮沉没、飞机毁灭,其责任大矣。并谓中国人对于正途出身观念之错误。讲毕至休息室稍坐。遇黄际美(中大土木系副教授) ,并至中山北路看中央气象局新地址,有地十四亩,惜半数为水荡。
  中午偕谈家桢至(西康路)琅呀路21 号Mr. George Harris 寓中膳,到Mrs.Harris , Joe 与金陵大学文学院一女教员。二点即告别。因谈君己得赴瑞典之旅费,下午四点车赴沪也。
  两点半蔡为武又来,谈一小时。余告以余意己决,渠谓自治会愿停止壁报工作,候下学期再说。余谓若自治会停止工作,则修改自治会壁报章则延至下学期亦行。三点半偕蔚光至北极阁气象所开气象学会理事会,到温甫、厦千、国华、肖堂、九章、晓寰、蔚光诸人。决定双十节在京与自然科学社等举行年会;会费增加十倍;《气象学报》继续印行;请Rossby 为名誉会员各案,记录闵乃杰女士(气象局)。
  寄振公函交谈家桢(下午四点去沪)带去
南京   晨79°,昙。下午晴80°。
  晨晤British Council〔〕、朱骝先。晚看影戏。
  晨七点起。杨其泳带有雨衣及衬衫、允敏、振公〔函〕及校中呈部要保证借款一千亿之公文〔来〕,与杨其泳早餐,托带两函回杭州。十一点至北平路英国文化委员会晤Lynda Grier ,知British Council 之总务Mandeng 已于上星期六去杭州。看文化委员会拟送之英文教授所住之屋。Miss Grier 年已六十左右,闻曾担任Oxford女子学院院长,谈一刻钟。晤Mrs. Drake ,谈及教授英文事,知希文在Mrs. Drake处读英文己两月余。次晤Scott 。
  十二点至教育部。以校中公文交骝先签字后,转托马小波嘱交总务处向四联总处担保浙大借款一千亿。十二点半回。午后政治大学校长顾一樵来,约明日中午在介寿堂中膳。电话与叔谅,嘱其向四联总处徐柏园准浙大借款一千亿。布雷意以为此事宜由行政院院长翁咏霓设法,叔谅认为咏霓甚难如此办理,拟于明日商布雷出私人函云。
  阅《古今说郭丛书》八集,钱塘瞿存斋(佑) (洪武永乐时人)著《归田诗话》三卷。
  晚借森森、能、叔同乘车赴新都看影戏,为《璇宫艳后》,述Bemard Shaw 萧伯纳Cleopatraαnd Cαesαr 《克委巴特拉与尼撒》事。在新都与森森等失散。十二点回。
  《归田诗话》卷上王荆公《咏北高峰塔》云:"飞来峰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不畏浮云遮望眼, 〈自〉〔只〕缘身在最高层。"卷中南京王泸溪《送胡忠简滴岭表》:"痴儿不了公家事,男子要为天下奇。"秦栓见而大恶之。胡号檐〈溪〉〔庵〕。
  卷下《罗刹江潮》,钱思复以浙江潮赋得名,起句"维罗刹之巨江兮,实发源于太末。"罗刹乃浙江之别号也。卷中刘后村(克庄)诗:"黄童自吏往来忙,负鼓盲翁正作场。死后是非谁管得,满村昕说蔡中郎。"(或作陆放翁诗)
  接周绢白、郑晓沧函 振公、卢嘉锡函 允敏函 王季午
  寄允敏、季梁函(交杨其泳带去)
南京   睛。晨78°。晚月色大佳,78°。
  印度第一任印人做总督者查理就职, Mountbatten 蒙巴顿退位。顾一樵约中膳。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说郭丛书》。吴仲常来谈片刻。十二点顾一樵以车来接,至洪武路介寿堂南山餐厅中膳,到管喻宜置、喻君、本栋、济之、刘英士、徐佩王昆、张缸哲诸人。席间〔谈及) Reynolds 探险积石山及反美援日诸种问题,有谈及今日南京《中央日报》社论《有感于交大程校长的谈话》一文,指交大为沪市共匪反叛政府、扰乱秩序中心之一,交大校长答复吴市长以"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来掩饰不守国法云云。这篇文章听说是上面交下,而编辑员纷纷辞职。《中央日报》社长是马星野,主编是陶希圣。这类议论实是有背大学教育之基本信仰,不应在《中央日报》发表也。膳后借一樵、徐佩E昆至中山门外中央政治学校及谭墓。
  宋魏道辅(泰) (襄阳人H 隐居诗话》是"曾布妇弟书"中称引章悖目王介甫为孟子后一人,见《说郭丛书》二集云。元微之作《杜工部墓志》先杜后李,韩退之不以为然,诗云:"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蚌畴〉〔蛇蚌〕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李肇《国史补》载韩愈游华山穷极幽险,心悸目眩不能下,发狂号哭,投书与家人别,华阴令百计取之,方得下。
  明文震亨编《长物志}({说郭丛书》一集) 海棠西府为上,贴梗次之,垂丝又次之。余以垂丝娇媚,真如妃子醉态,较〔前〕二种尤胜。木瓜花似海棠,但木瓜花在叶先,海棠花在叶后。桃为仙木能制百鬼……但桃性早实,十年辄枯。玫瑰一名徘徊花,葵花一名西番莲,芙蓉宜植池岸。插子乃越桃或林兰之俗名,古称禅友,出自西域,其花多微细虫。玉替洁白如玉,紫者名紫尊。水仙单瓣者佳,取佳者移盆盎,置几案间。冯夷服花八石,得为水仙,六朝人呼为雅蒜,大可轩渠。凤仙号金凤花,花红能染指甲。杜鹊性喜阴畏热,别有一种名映山红,又名羊掷踢。松以天石为最上。玉兰花时如玉圃琼林,最称绝胜,别有一种紫者名木笔,古人称辛夷。又日桶为木奴,出自洞庭,红者更佳,街州皮薄亦美。黄橙可调脸,柑亦出洞庭。香橡大如杯孟,瓢可作汤。银杏雄者叶三棱,雌者二棱。
  接祝修麟电话
〔南〕京   睛。晨75°,午后80°。
  美国会通过援华四亿元,至明年四月止,以一亿二千五百万美元赠与中国,以二亿七千五百万〔美〕元作为经济援华,交由经济援华局处理。美国援外计划最后通过之数为六十亿三千万,援欧削减二亿四千五百万,援华削六千三百万。游明陵、谭墓、音乐台。次仲来。《中央日报》记者黄汉哗来。
  晨七点起。前日起伤风,今日更剧。九点借叔同、希文、森森、能能赴东门中山门外游,由森森开车。以二百万购面包(十万元一个)、罐头品,至郊外Picnic 野餐。首至明孝陵,胜利后第一次,见陵前翁仲、石狮、象、驼均无恙,门外之六国文字(1 909 年立)亦在,院内樱梅完好如故。十点趋车至陵园花房,则术架犹在而玻璃杳然。在此闻子规声,并见沿途乌柏开花(绿色)。十一点半车至总理陵前之音乐台,泡茶,切面包等食之,并拍照甚多。十二点车赴灵谷寺谭墓,昨日也曾来此。适总统夫妇亦来。宋美龄穿Slack 长裤,带黑镜并带一凉帽, Slack 筒裤在西俗非女子正式服装,总统夫人服此甚不称。闻其前在Wellesley 威尔斯利学院,星期日服Slack 行街上,一般人引以为怪云。
  二点回。至香铺营文化影戏园,拟看Mαgic Boω 《剑胆琴心} ,以看者甚多乃回。睡一小时。《中央日报》记者黄汉哗来,余询以昨日之社论系何人所作,据谓系陶希圣云。五点叔谅来谈,云四联总处秘书徐柏园已去沪,明日可回,布雷己云作函与徐云。晚胡金麟〔来〕。十点半睡。
  刘向《说苑》卷十七鲁哀公问于孔子曰:"智者寿乎?"孔子曰:"然,人有三死而非命也者,人自取之。夫寝处不时,饮食不节,供劳过度者,疾共杀之。居下位而上件其君,尝欲无厌而求不止者,刑共杀之。少以犯众,弱以侮强,忿怒不量力者,兵共杀之。此三死者非命也,人自取之。诗云:人而无仪,不死何为?此之谓也。"宋叶梦得《石林诗话H{ 古今说郭丛书》六集) 王荆公晚年诗律尤精严,意与言会,浑然天成,不见有牵率排比处,如"含风鸭绿鳞鳞起,弄日鹅黄袅袅垂。"又"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欧阳永叔《崇徽公主于痕诗}"玉颜自昔为身累,肉食何人与国谋。"此是二段大议论,而见于七宇之中。又永叔尝寿其师杜正献公云:"貌先年老因忧国,事与心违始乞身。"文与可,名同,与苏子瞻厚。子瞻出为杭州通判,与可送行诗有"北客若来休问事,西湖虽好莫吟诗。""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此唐张继题城西枫桥诗也,欧阳文忠尝病其夜半非打钟时,盖公亦尝至吴中,今吴中山寺实以夜半打钟云。旧说徐敬业败,与骆宾王俱不死,皆去为浮屠以免。宾王居杭灵隐寺,因续宋之问诗,人始知之。而唐《新书》不载,今《宋诗》乃载《宾玉集》中,惟破题"莺岭郁岂晚,龙宫隐寂寥"是宋作,自"楼观沧海日,门昕浙江潮"以下皆骆句也。
  接沈金相函
〔南〕京   晴晨76°。午后四点80°,阴昙。

  开封城内有巷战。浙省府改组陈公侠为主席。中午傅承义请客。下午祝修麟来未遇到。
  晚Mrs. & Mr. Drake 请晚膳。
  晨六点三刻起。能能赴沪。作函与允敏、王季午、季梁。十一点至教育部晤唐培经,询下年度预算,据云国家新定宪法为教育经费占159毛。下年预算原定教育七十二万亿,后被主计处削改为四十万亿。希望经常费能较六月增三四倍,而临时费改变过去平分办法,分建筑与设备,建筑方面给与房屋缺乏如浙大、中正、英士三大学,能各得一千亿,设备费亦如之。但立法院如何通过,则不可知云。
  出后晤杭立武次长,询及冯斐之留学津贴,汇兑本可以1 万二千元代美金一元。因中央银行之耽搁,自五月卅一号后骤然将官价停止,用牌价为四十七万四〔千〕元兑美金一元,即无法出国矣。据立武说,美援一部份将用以救助大中学之教职员,渠询余之意见,余以为此事最好依照教职员实有人数配给,如平均每人能获米月一石,则有大补益也。晤戴天佑,谈片刻。
  十二点半至小九华中央研究院E 宇宿舍傅承义家中膳,到九章夫妇、省身夫妇、临照夫妇及万保山、姜立夫。据钱云, UNRRA 所购工、农、医之仪器共三百二十万元,运费在内占一成,计工二百二十万元,农五十万,医五十万元云。现分发只二百吨,尚有一千七八百吨未分发也。研究院下半年所开经费为一万亿、美金一百五十万元,而教部所开为四十万亿即40 Billion (million millions) ,值美金约四千万元也。二点半回。借气象所割草机至珞咖路。晚式苹来谈,知在汉口路国民中心小学教书,其妹式权、式敏均已出阁,苹苹之未婚夫莫君在香港、广州云,将赴法学音乐云。七点半至汉口路上海路陶谷新村15 号,应Mr. & Mrs. Drake 之约BritishCouncil 酣睡,到吴贻芳、北京大学英国学生Haliday 及希文。八点三刻于月光下借希文走回。
  接叔谅函函赵元任夫妇(托购Kodak Film No. 120 一卷, 135 Kodachrome 一卷, Vitamin B 四瓶,鱼肝油精丸四瓶, Dr. West 牙刷四校,男女夏用上下内衣各四套)141
  
〔南〕京   晨晴76°,午后昙80°。

  晨倪志超(尚达)来。晚浙大南京校友会成立。Splenatic 脾气大, Choleric (from Greek bile)肝火旺, Gallbladder 胆囊→gallant 胆大,可知中西同→来源。
  晨七点起。八点余倪志超来,知自离成都航空研究所后即在华西,后改就金陵大学教物理,谓金陵事务办得很好,事事有规则,但权在美国一女子名Miss Priest(Bursar) 会计手中。金大教员素来亦不问校事,惟老教员如Bates 等均尚留校。对于校内无线电之装置,渠以为是孙明经所办,广告作用多于实际。魏学仁、柯象峰、章之汶均先后得British Council 之邀而赴欧云。
  九点半乘洋车赴香铺营晤次仲,遇吴仲常,谈二小时。至碑亭巷曲园中餐,吃番茄牛肉、一盘炒蛋及酸辣汤连银〔丝〕卷,去二百万元。两点回。睡一小时。气象班学生孙毓华来,知曾在武功农校授气象,后至西北大学地理系为副教授云。武功被共产党沦陷时, (共军〕不入校内,但校中同事之财物均为护路警及中央军抢夺一空。谓胡宗南将军之军队在陕久有家小,不愿战,临阵即逃,可慨也。
  七点乘天宜车至太平路曲园酒家参加南京浙大同学会,到朱芬芬(女)、何紫玉(女)21( 民国廿一年〕、江从道15 、鲍友恭15 、粟宗肯23 、贡树梅23 、刘守绩29 、马梓南23 、张启华14 、姚宝仁23 、杨怀仁30 、张汉松31 、刘宗粥31 、张效乾31 、祝修麟32 、赵修贤32 、黄增林35 、蔡圭侯30 、刘世骋30 、马步原31 、周颂德30 、程自强33 、何呆29 、袁裕生28 、吉上宾30 、刘培楠24 、陈仰圣28 、马家振28 、李继强28 、任家骋25 、宋达泉23 、严屡雪、钱英南23 、计国纶24 、陈仁贤31 、朱邦旭33 、黄盛智32 、蒋以明32 、朱宝英33 、阐家卖33 、储笑天33 、王清泉33 、谢劲松33 、倪振群33 、陈藻真32 、施学海32 、李良纯34 、庄严32 、张世烈32 、胡金麟35 、洪珊32 、阮炳贤25 、莫春生24 、朱林35 、周起昕35 、周详35 。餐前刘守绩说数语后,余即席致辞。首述学校为社会之缩影。因政治不安定,所以学生喜作政治活〔动),但学生对于政治可以有主见,不能有活动。二述办教育者之基本信仰与警察厅长不同。学生青年多不满现状。三述办浙大之方针: (一)教授治校, (二)求是,(三)法治。过去国立大学浙大最守法,滕维藻、何友谅、潘家苏均由校中交军警。九点半回。
  接季梁、允敏、六嫂(李辉)、王仁东、士芳、李宪之函寄蒋君章
  
〔南〕京   晨阴,午后阴80°,晚九点半微雨。
  晨晤徐柏园。晚至九章家吃饺子。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四通。十一点至中山东路105 号晤四联总处之秘书长徐柏园。遇贺师俊。与徐柏固商谈教教育部担保浙大借款一千亿元事,知布雷、叔谅之函己到,惟教育部担保之函尚未到,离签出之日盖已一周矣,教育部办事之缓慢可知。十二点半回。中膳后睡一小时。
  五点至中央研究院晤萨本栋,谈半小时。谈及化学教授,余告以卢嘉锡将于下年回浙大。渠称傅鹰(肖鸿)、张锦夫妇,夫专门理论化学,妻生物化学云。约余又有、介绍包工修理房屋(珞咖路)。六点至成贤街68 号九章寓中,此即民八、九年杏佛住家之地点,民十九、二十年钱安涛办博物馆及动植物研究所者,现住有卅家之多,所出租金分五元、十元、十五元、廿元四种,以生〈物〉〔活〕指数千分之十计,电灯每表可点十五度由院出云。在九章处遇立夫。九章有女二,一已长大入中学,一与松松等高,小一岁。立夫也有二小孩均在沪,现拟迁眷来九华山住,费用不贵云。
  谈及地球上空中Circulation 大气环流,九章谓〈九) (近〕两年来对于温带内之空气运行大有发现,知过去所谓空中盛行〔风〕带乃一种Jet circulation 急流也。九点半回。十点半睡,天己微雨有人霉之意矣。
  白乐天《忆杭州》诗句"自别钱塘山水后,不多饮酒懒吟诗",又"所睡水路无三百,官系何因得再游",又"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三年为刺史,无政在人口,惟向郡城中,题诗十余首","吟山歌水嘲风月,便是三年任满时。……更无一事移风俗,惟化州民解吟诗"。苏子瞻《忆杭州》 诗"寄谢西湖旧风月,故应时许梦中游","居杭积五载,自忆本杭人,故山归无家,欲买西湖邻","前生我己到杭州,到处长如到旧游。更欲洞霄为阳旦,一庵闲地且相留"。
  寄仲济、达卿、允敏、季梁函
南京   晨雨78°,上午雨,下午微雨,五点停78°。

  开封失落。晤翁咏霓。蔚光来。
  晨七点起。上午吕蔚光来,据云将于十一月间召集气象会议。晨八点半至琅呀路十七号晤翁咏霓,翁为行政院长后第一次见面也。余托以浙大为校舍建筑向四联处借支一千亿元,请其支持。渠对目前政局极为悲观,谓傅孟真有函给骗先,告以美国方面意见,以为中央军尚不能抵御共产军,则美军毫不能为力。
  目前华中军事形势极不利于中央。开封于日前失落。蒋总统到郑州十里铺飞机场时几为共军所包围。主将各不相统属,各自思保存实力。山东军事亦不利。
  南京空虚空,共军有直捣浦口之可能。余询以何以勘乱与行宪二事并进,因战争时期不能实行民主也。渠亦以为然。对于财政部,渠主张蒋廷献,经蒋主席之二天考虑始允诺。T. F. (廷献〕来电以党部CC 派之捣乱为虑,不敢就,电复咏霓。
  咏霓以之示主席,渠亦无如党部何,只云只可另行物色。美援有物资等于抗战前143三分之一,米与棉(米、麦四十万吨,棉三十万吨) ,足用军用在外之汽油,但军事不利则诸事无法进行。近来物价高涨,由于滥发纸币(前三个月俞鸿钧报告为七百万亿元,近来王云五发表为一千七百万亿元云)。谈半小时,余兴辞出。午后睡一小时。
  作函与Prof. C. G. Rossby ,通知其被选为中国气象学会名誉会员。四点馀至山西路大华剃头,不加油,去十九万元(加油廿二万) ,此为南京特等理发铺也。六点半晚膳,膳后借森森、希文至香铺营文化电影园看Mαgic Bo仰,述拿破仑时代一奏小提琴者之故事。九点看毕,森森车相接,并至香铺营十八号与次仲告别。晚新住宅区停电。
  接振公、布雷(荐方厚兰)函沈金相函农学院毕业同学会函寄六嫂、Prof. C. G. Rossby 、Robert Stone
  
京至沪   晨阴,潮湿,76°。途中阴,间有微雨。下午上海阴80°。
  下午晤任叔永、庄达卿。
  晨未六点即起。余告森森以房屋应修理之处,如厨房、下房之水落铁皮均已失落,厨房至大房之天花板腐烂,以及窗上钩子、玻璃之应配等。余托研究院余又蒜、觅包工来估价,但昨日未到。据森森云已于旬日前估计,据云需二亿元,此在抗战前实不过二百元而已。但在抗战前二百元不过半个月之薪,而今之二亿则占半年之薪水矣。
  七点半偕希文、森森至车站。八点别森森、希文,车开。一路平顺。余在车阅费孝通之《乡土中国》及近出《观察》周刊,内有严仁屡《关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文。费孝通谓中国乡间无文字之需要,不免言过其实,因下种、插秧、收获等在在皆需随时季,倘是不明四季、不有黄历安能耕种乎。但其分析中国社会与西洋社会之别确有见地。
  二点一刻到上海北站,即有谢家玉来接。打一电话与叔永,未通。遂至研究院晤吴学周(化予)、仲济,遇王以康、伍献文。知农山在京己旬日,惜未能与之一谈也。五点乘校车赴高安路102 号(新十四号) ,晤任叔永( Sophia 以病未见)。遇查良钊,知云南大学左派学生审问同学确为事实,查以校事棘手亦欲脱离。叔永处见孟真明信片,知定七月间归国云。美国方面待遇中国人颇不佳,以美国援助中国而中国人反美也。六点乘车至复兴西路即白赛仲路45 号晤庄达卿,即在达卿家晚膳。渠告以谣言蒋主席飞机在开封上空为共产军所击之传说云。八点半回。九点子政借逸云及其长女薇(钱景文)、小黑(钱景仁)来,知美钞旬日前尚只一百廿万元,今则三百七十万,米每担三个月前四百万元,今则一千七百〔万〕元一担,盖物价狂涨,离国家破产之日不远矣。余十二去京在车中吃炸鱼、面包、咖啡要十八万元,今日来沪在车吃同样东西四十一万元。闻子政在中央航空公司每月得一亿二千万,但航空公司2/3 之钱用于汽油,两个月以内因蚀本有停航之虞云。
上海至杭   晨晴77°,中午阴80°。
  物价大涨:本月十日杭州米价每石六七百万,今日一千八百万;鸡蛋初旬一万五千元一个,今日三万八千元;肉初旬二十四万一斤,今日三十二万元。
  晨七点起。至拉都路(襄阳南路)辣飞德路口之乔家栅汤圆店,吃汤圆四枚,计去廿万元,此乔家栅乃以小吃出名者也。至391 号拉都路晤陈悟皆,谈及近二三日来物价高涨之原因,谓前日美金之价尚只每元一百八十万元,而昨竟至每元三百六十万元,由于东北、华北之法币均来沪及开封失落,对于前途均非常悲观。
  十点回。打电话与茅唐臣,未到办公室。阅费孝通著之《乡土中国~ ,渠认中国乡土社会既非人治亦非法治,乃以礼治。十一点半打电话与茅唐臣,知汪干夫未曾遇到,亦不知其电话。余以不能等待,决计今日下午出发。十二点趋车至科学社,遇张孟闻,谈片刻。余至霞飞路口之美心广东馆吃饭,一汤、一菜、两碗白饭,去廿六万五千元。回院后,于一点五十分借龚司机夫妇乘090080 车,循沪杭公路出发回杭。二点十分至上海中学晤其校长沈亦珍,在该校参观几一小时。
  知该校有学生1500 人,女生约三百人,学生每学期需自带一担多之米,此外两次伙食费约二百余万元。余参观其寝室及教室颇为整沽,教职员共九十余人。经费省立〔学校〕每月只拨二三百万元,但电灯费每月二亿元。有一礼堂甚佳,足以容全校,饭厅设备亦不差,亦略有理化、生物设备,并有金工、木工场,但不甚利用耳。
  五点廿分到乍浦,曾至黄山一转。此地为著名海水游泳场,离大路只一公里。
  即到山上,闻抗战前树木甚多,惜沦陷时斩伐殆尽。今日 星期六 ,有上海同时到海水浴场者百余者,分乘四五卡车来。山边己筑有许多临时之木屋。停廿分钟又前行。又黄湾盐务处童姓随同至黄湾,据云浙西四盐场年出盐只十二万扭,余姚出三百六十万担。每担之本钱,黄盐135 万元,板盐一百二十万元,加税四十五万一担,再加贮蓄手续、警务等,每担盐成本三百万元,现市上买〔每〕担四百万元。浙江产盐有余(姚)、头(宁波头山)、温、台四场,浙西诸场为数极微云云。到黄湾后渠即下车。余于八点廿分进城,八点半到校。知校中安静如常,彬彬考试己将毕事,惟中学因搬家事在罢课中。
  接严振飞、翁咏霓、陈果夫、杭立武、稽山中学、朱仲华、
  
杭州   晨睛77°,日中昙,下午86°。
  晨七点起。今日天气较热。八点郑晓沧与沈铸颜二人来,谈中学迁校事。缘余离校后中学教员中即有鼓动学生要迁华家池,浸至于向晓沧及季梁请愿,最后出以罢课。迄今日起照例已届学期终结,故校中己决定照原定计划于七月一日起考试。晓沧不赞成附中迁华家池。由于训导上将发生大困难,事事受农学院学生之牵制,渠主张迁龙泉馆或刀茅巷。但迁龙泉馆则同样训导受影响,刀茅巷距离相差亦无几,故余以为附中若不搬则只可留吴牙巷矣。二者权其轻重,自以迁华家池为宜也。
  九点半至华藏寺巷晤季梁,遇劲夫,谈半小时。晤邦华不值。晤晓峰,渠下年欲辞文学院院长,余以为不可。渠不主张去陈建耕与张君J 11 ,但闻佘坤珊坚欲去此二人。余以去留均须以成绩为标准。陈建耕随李今英与方重二人工作,其工作如何要以李、方二人之意见,而二人均不赞同去陈建耕者。附中学生代表蔡杭芝(竞平子)、汤安中二人〔来〕谈片刻。午后睡一小时余。阅新到之New York Times 0晚膳后七点借允敏、松松至刀茅巷晤李浩培不值。与杨耀德谈。杨对训导主张从宽,以为导师制之应恢复,师生应有接触之机会。余亦甚赞同此说,希望其与晓峰一谈。遇润科、万一诸人。又至顾俶南家,谈至八点三刻回。
杭州   雨。晚77°。晚十点后大雨。
  晨六点半起。八点资源委员会派人事处处长龚祥瑞来Interview 面试本届赴资源委员会服务之毕业生,计有电机、机械、土木、化工、化学、病虫害、农艺,共十七人之谱。龚君系清华政治系毕业,为钱端升、张莫若之学生,与李浩培为英国留学同学云。
  农学院毕业生章恢志、丁振麟、王先之、屠愣(农林部推广蕃殖场)四人来谈,以省政府改〔组〕希望浙农业改进所能与浙大农学院取得密切联系,以过去莫定生不录用浙大毕业生也。汪干夫来,知其于昨到杭,余本约其乘汽车由沪来杭,惜未知其地址,故未能在沪谋面。王季午来,谈甚久。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开行政会议,决定毕业典礼改在七月五日举〔行〕,因一号时间过于局促也。准暑〈校〉〔期〕留校学生办暑期补习班,但不得用电灯,副教授最高薪提高至460 ,讲师至360 元。
  六点散。晚允仪来谈。阅New York Sunday Times May 23 , 1948 。
  《纽约时报》评共产党。New York Times July 2 (星期五) , 1948 Editorial "Theycannot cooperate". Italy is the last of the nations to learn (西欧国家) that the popularfront means the complete subordination of the socialists to the communists. In the Sovietsphere it has been a device used to put 共产党少数in power , a ladder to be kick asideas soon as its purpose is served. One of the charges against Tito is that he clings to thepopular front instead of concentrating power in the supreme directorate in Moscow.Mr. Secchia (意大利共产党) said Moscow has the right to direct all non-Russian communistsbecause the interests of 苏联are identical with those of workers of all countnes.
  
杭州   晨昙77°,下午84°。三点廿分大雨,雷,四点廿分止,81°。

  共产党国际情报局开除南斯拉夫共产党籍,宣判南国领袖Tito 铁托为叛徒,因为Tito 信〔仰〕民族主义,以农民为主体,反对农村中之阶级战斗,走上小地〔主〕阶级之行径,推行人民阵线,不行一党专政。陈鲤、华景行结婚。
  晨六点半起。今日工学院与农学院下年度之聘任名单均已交来。生物系贝时147璋、物理系何增禄亦来谈,大致均无甚困难。生物系陈柏林派赴贵州以共产〔党〕嫌疑被拘,校中薪水不能继续支给,因不知何年始能释放也。罗登义则下半年仍回贵州,告假半年,但实际罗在杭州不过两个月而己,而人人如照此办法则二个月均可支半年薪水也。最困难之问题。厥为文学院郑石君要聘新文学教授而又不敢开罪于旧人。钱琢如己来为张仲浦说项,谓其人已在校五年,尚无大过,又谓外语系方面有若干人不能不去,意即指陈建耕与张君川也。但如去张与陈,则必起轩然大波,势必致佘坤珊离校不可。毕业班临走不请余,七十五人联名不要余作外文系主任,则外文系学生舆论之不满于余可知矣。余与方太太、梅太太又均不睦,而与戚叔含亦未投机,可称到了众叛亲离之局面,尚能留乎?余告贝时璋以孙斯大见张君川在方家密谈之说告贝,贝即以转告余,余以告方。幸余告贝时即下按语,谓半夜密谈所讨论之事或为文学或为国事,不能断定其为排余。且事后经张君川告知,乃悉是晚经余召集外文系同事在余家商谈如何挽留余,但余既未辞职,何从挽留?开会至夜半,张君川以道远留宿方家亦事理之常。余既明白其事,何以将茧语转传与方重夫妇,且余之按语并不重提,此真所谓庸人自扰也。
  后借允敏、松松至英士路晤毅成夫妇,遇衙州徐专员,坐片刻。至李超英、雷法章家,均不值。遂至李树化家(灯心巷) ,知李将于明日去Siam 追罗,省视其七十一岁老母亲,廿年不相见矣。其父经商,故于逞,其兄在Cααhin云O 最后至安吉路晤黄羽仪太太,谈半小时。九点回。
  接毛汉礼、R. Briant 、张泽群、Prof. Lilley 、上海哈佛大学同学会
  
杭州   雨。晨80°,下午雨80°。

  省政府主委陈公侠及委员李季谷、周一鹊等视事(昨到杭)。理学院聘任名单于今日始交来。比念惹来。晚外文系学生叶宣生来。土木系蔡为武来。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佘坤珊昨来谈话后,余以文学院事不能再停,故迅即嘱振公赴晓峰处,与商下学年文学院聘书事。邦华来,农学院之聘书即可发出。季梁将理学院、季午将医学院之名单亦交来。
  中午至外宾招待所,雷秘书长以沈成章之名义宴请新到之省府委员,到陈公洽(侠) ,民厅杜伟、教厅李季谷、建厅贡沛诚及侯苏民、汪干夫、孙鸿霖、俞履安、徐世纶、陈贻、俞嘉庸、洪景JII 、孙义慈及各!日厅长等O 知李季谷系前一师学生,曾为杭中校长,与佘坤珊同事多年,秘书长张延哲燕京毕业生,曾在哈佛大学学经济,周一鹊习生物,亦在学校多年。贡沛诚希望与浙大农、工两学院取得密切联系。二点回。
  三点开行政会议,决定七月五日浙大举行毕业典礼邀请之人客,约晓沧代表教授演讲,并向省府借军乐队,中午宴请来宾。校内游泳池决于下月十二日起开放,门票要二万元,月票四十万元,只限于校中教职员家属及学生。七月起,电灯改早于十点半熄灯。晚徐晓在寓晚膳。
  New York Sunday Times Editorial on "Japanese Emperor System". (May 30 ,1948). "Renewed & more open discussion in Japan of possibility that Emperor Hirohitomay abdicate within a few months marks at least a measurably approach to the idea ofdemocracy. .. If Hirohito (裕仁) abdicates he would presumably be succeeded by his14 year-old crown Prince Akihito. .. But the best hope of a liberal Japan is to have thisfossil survival disappear altogether. That .possibility is now being debated in high nationalcircles. ,,接希文
  
杭   晨昙79°,下午83°,晚84°。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作函数通。复王仁东函,仍请其回国。因西北大学有请其任教之意,渠意欲留美,如学校允其如此办理。但校中当然不能照准,因渠两年进修对学校当然有义务。为私人着想,无疑以留美为方便。此时在中国,经济如此困难,早不保夕,谁不想久居国外,存"危邦不入、乱邦不居"的思想。但为学校着想,不能不请其回国。渠函系十七号所写,但因〔余〕在京,所以耽搁了一个多星期。寄元任函,请其〔交〕严德一回国旅费二百元事。彬彬欲学开汽车,余劝其学打字。一因学会了开汽车,没有什么用处在中国;二则汽车是公家的,打字机是自己的,所谓求人不如求己。但打字机得留心用, Remington Portable 雷明顿打字机到了南京两个月,初到尚有八成新,经希文、森森、能能两个月用后,已变成一部旧打〔宇〕机了。
  郑石君借晓峰来,谈意欲国文系增加名额,余不允。以学生年年减少,教员岂尚能年年增加?现各系均不愿作恶人,如化学欲添聘刘芸浦,但不愿去严文兴,亦其一例。外文系,晓峰之意仍拟留张君J" ,将陈建耕调至文学院。下年度训导势必换人,李浩培只能维持至七月底,现拟征求杨耀德之同意,今日嘱振公去接洽。
  晚钱家老太太来。余与允敏至王仁东家,告玉太太以余已函复仁东请其回国。
  渠意似欲仁东留美,而〔自己〕仍可留居杭州|。但余以为如此校中不能准许,因一年以后势必仁东继续留美,甚至王太太亦去美国也。以余之地位不能不为学校着想也。
  接章耐安、杨昌业函缪经田(UN) 函寄宝壁、希文、元任函 王仁东函
  
杭   晨昙81°。下午88°,起东南风,似即舶掉风。

  杨新美离校赴英。
  晨七点起。七点三刻么枕生来借气象书籍。渠到校己二月余,而竟然未到过图书馆,亦奇怪事也。沈金相来,为辞附中校长事。前日附中教员刘哗、俞大奎、张叶芦、张生春四人来谈,攻击沈铸颜不遗余力。余告诫俞大奎等,谓不应以本校毕业生联谊会名义对于附中行政有所主张。且闻学生罢课以后,公然出布告予学生以同情,极足予人以口舌。今日铸颜来,对于俞大奎、王道骋深致不满,谓王于学生罢课之前一日以补课为名召集学生谈一小时,攻击沈铸颜不努力主张迁校云。
  十点半偕朱仲翔晤省府秘书长张延哲,并晤主席陈公洽。渠系求是书院学生,故可说浙大为其母校。仲翔因在台湾办理盐务,故与之相稳。张延哲本为台财政厅厅长,后以严家淦代之。陈主席对于开发浙省矿产、水利、农垦极为注意,允于下星期一到校参加毕业典礼。渠作风与沈成章不同,因沈事多交雷法章办理,而陈则事必躬亲也。十二点至罗苑晤晓沧不值,回。膳后睡一小时。
  今日午后起东南风雨天雾,犹如苏东坡诗中所云"兰时己断黄霉雨,万里初来舶悼风"。殆即舶掉风之开始,而天气亦骤热,今日为88 0 F 。下午附中校友会唐为根来谈。三点开校舍委员会,讨论一年级迁校本部问题,困难甚多,尤以附中迁华家池一层为然。今日无决议,但主张附中迁华家池拟以三百亿为限,医学院至龙泉馆西库。七点散。晚膳后借允敏至翁隆盛购祁门红茶一斤,计去二百四十万元,洋铁盒两个六十万元,请杨新美送给通伯,因杨新美得British Council 之Fellowship奖学金将赴英国也。
  寄Gimbals , N. Y. C. (附四元二角五分)、剑桥公司函
  
杭州   晨睛82°,下午睛89°,晚十点88°,子夜86°。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与British Council 之Rosalind Day ,为吴祖基请奖金事。
  王季午来谈医学院事约一小时余。医学院因教员难请,故不但薪水高,而名义亦特别高。普通在大学做讲师者一人医学院便为副教授、教授,如农化系廿七年之徐达道,其同班均尚为讲师,而徐到医学院为副教授,即其例。学生康乐股陈明达来谈,为游泳池减免收费事。
  午后睡一小时。阅各院交来聘任教员名单。现惟国文系郑石君及教育学系郑晓沧因均在辞职,故尚无名单,其余己交来。困难问题为外文系学生、同事不满意于佘坤珊,但余欲去张君川与陈建耕,结果以陈建耕调文学院而以余体假留校支双薪,而以戚叔含代理。此外则理学院各系人数均年年增加,物理、数学等系均多至廿四五人,而学生人数〈人数〉年年减少,房屋成问题,薪水所得不足以温饱,此真所〔谓〕背道而驰也。
  Raymond B. Fosdick Not Dollαrs αlone , Fα, ith is αlso needed: " At bottom the crisisin the world today is a moral crisis. What has broken down is not so much an intricateeconomic mechanism , as it is men's confidence in himself and in his fellowmen.According to Prof. Whitehead , "All centuries are dangerous. It is the business of futureto be dangerous. "Toynbee "The character of our response detennines the chances of our survival. "" We have been maneuvered into a position where we are defending the status quo ,leaving the Soviet Union the exploitation of the worldwide hunger for a new & betterlife. The Czechs have a better reproach. The Americans seemed willing to fill our stomachswhile the Russians filled our heads. ""America is preoccupied with the task of raising the material standards of living ,our ideal is beginning to be not so much a world peopled by wise & happy men , as it isa world in which ‘ every family has its automobile and every pots its chicken' . .. A solid foundation is an essential basis for a high civilization. But it is a basis not a super帽structure. Today it threatens to lead us to disastrous consequences that mankind lives bybread alone. " N. Y. Sundαy Times Jurte 6 ,咱.
  寄Miss Rosalind D町、贾景德、张孟闻、张勋之、毛汉礼、孙拳、佘坤珊函 刘福泰电
杭州   晨雨82°,十点雾,晚81°。

  晨邦华夫妇来。朱善培来,为邹松云事。
  晨邦华夫妇来谈半小时,知华藏寺巷之房屋租金现为八斗米。因米价之激增,需一千二百万元之数,即薪水收入三分之一也,而学校津贴则不过三四百万元而已。朱善培来,为邹松云事。
  下午作本届(民卅七级)毕业生统计,计本届502人,可毕业者440人。此502人之籍贯统计查得如下:浙江44%,长江下游三省(苏、皖、赣)25%,中游三省(鄂、湘、川)15%,南方四省(闽、粤、桂、黔)10%,北方及东北5%。以省别言之,包括十九省四特别市,最多浙223人,苏86,湘40,皖30,粤17,鄂16,黔15,川十一人,闽九人,赣8人,桂7人,鲁、豫各6人,燕5人,甘肃、台湾、山西、吉林、辽宁各一人而已。以男女之分布论,女生占64约1/8数。以浙省而论,以绍兴(12人),嵊县(12),东阳(11),杭州(10)为最多,诸暨(8),永嘉(9),青田(8),金华(7),嘉兴(7),郭县(7),临海(8),再次永康(6),余姚(5),吴兴(5),富阳(5)。浙江总人数223,七五县中只平湖、新登、昌化、武康、安吉、常山、分水、云和、庆云、景宁、泰顺、玉环十二县无代表,而江苏省86人,宜兴(12),常州(10),吴县(9),无锡(6),四县几占其半数。浙西之学生远少于浙东,如素称富庶之"金平湖、银嘉善",平湖竟无一人,而嘉善只一人,大概因浙西近上海,学生均往上海之故。较之过去,则浙大成立(17年)后八年中自17-24(1928-1935)八届毕业计530人,浙江约占60%,江苏约四分之一,其余各省之人数极少。毕业生大学部份迄今至(不算民卅七年)为3300人,其中三分之一在上海也。
  接卢庆骏
  
杭   晨昙79°,上午微雨即止,下午昙。

  浙大第廿一届毕业典礼,省长陈公洽到校演讲。
  晨六点即起。八点仲翔来,借至体育馆看毕业典礼会场布置。九点省长陈公洽即来,考试院之王讷言亦来。偕陈主席至文理学院参观。据云其兄陈威曾入求是书院,渠个人亦尝至求是云。此外来宾到者有郑士铭、教厅李季谷、法院孙鸿霖、章鸿烈、艺专汪日章、医专蒋鵾(亦凡)、审计处陈柏森诸人。九点一刻即开始行礼。首由余致词,述本校历史后,并谈及本校设备情形,如书籍全校不过西文书三万、中文书六七万,而西方大学如哈佛有五百万本、东京帝大一百廿五万本,早稻田亦六十万卷。房屋尤为缺乏,如今日之礼竟须在破旧不堪雨操场举行,而此雨操场可以举头自隙中看到青天,不能蔽风。最后励学生以自力更生。目前苏联供给我们以马列主义,美国供给我以白米面包,但吾人生而有知,应该有独立之思想,不能人云亦云,食人唾余,更属可鄙,故自强不息实为目前之急务。次授毕业证书,请来宾陈公洽演讲。渠述经济建设之重要及生产之应推进,最后并述将尽力以扶植浙大云。教授代表郑晓沧致辞,大有诗意,余请其作诗赠毕业同学(今日未照相)以留纪念。最后毕业生代表任亚冠致词。渠措辞尚适当,惜穿短衫,甚不适场合耳。唱校歌时,幸由沈思岩指挥,否则虽有歌词能唱者仍极少也。十一点即散,约陈柏森、王讷言、蒋亦凡、李季谷、贡沛诚、陈宝麟、汪日章等在校中膳,并有李教务长、润科、俶南、各院院长、振公、朱仲翔、梅太太等诸人作陪。二点半散。
  午后作函与希文。晚晤郑石君,请其弗辞中文系主任事。渠以请聘钟钟山、丰子恺并拟将刘操南升讲师,额子超出,欲去一二人势有困难,如〔去〕周意则徐声越、陆维钊等不赞同,欲去张仲浦则钱琢如等反对。且刘之升讲师,王驾吾等均反对之。又晤杨耀德,请担任下学期训导长事。十点回。今晚宁宁在贝家未回。
  接陆展叔
  
杭   雨。晨NE Wind 80°。下午79°,气压至29.00"。台风侵浙。物价继续狂涨,鸡蛋每枚四万余,肉六十万一斤。

  晨大风雨,风来自东北,盖台风己在浙海滨也。八至九点气压自29.40"降至29.35" ,十一点续降至29.20" ,二点至29.00" ,雨仍不止。但二点后风力仍大,两点半又降至29. 11" ,三点至29.00飞但三点以后因开会未上楼,直至六点半晚膳后仍是29.00" ,不知是否气压表只能到29. 00" ,九点升至29.20"矣。六点半风向己转WNW ,风力稍弱,直至十点风雨不止。
  今日严君群来,以近来所著《分析的批评的希腊哲学史》见示( Pre-Socrates 前苏格拉底) ,谓希腊最早的哲学派是School of Miletus 米利都学派,以Thales 泰勒斯, Anaximander 阿那克西曼德等为先驱,发源于小亚细亚。Thales 即预告585B. C. 之日蚀者, Anaximander 是进化论的起源者,以为人类原是活于水中的鱼变成的。继之者为Pythagoras 毕达哥拉斯派,创轮回说,并有不许肉食、人可投生为畜类、畜类亦可投生为人、即灵魂之轮回说,含有宗教性,尤其近于佛教。Euclid 欧几里得第一部份是Pythagoras 所创,认宇宙之本体是数字。相信地球是圆的,并不在宇宙的中心,分宇宙为十层,而是以与地球相称→个天体Counter Earth 反地球为中心,然后地球、月亮、太阳、五大行星和恒星,这是很进步的天文观了,但严君很批评他以数目本体论。
  三点半开招生委员会、行政会议联合会议,决定开放校舍为招生时宿舍之用,不在广州招生,及通过蔡邦华、王劲夫、李乔年、顾俶南、诸葛振公、王倘、陈立、何增禄、王爱予、吴征铠、钱琢如等十九人为进修教授。今日适接陈建功及朱福忻函,知刚复已到美国,建功并曾遇到,云于八月底乘General Gordon 戈登将军号回国云,如此解决了八月份停薪的问题。
  接侯家源、吴葆之、朱福忻(檀香山)函 陈建功函 张福运、缪经田寄希文函附《大美晚报》
  
杭一莫干山    晨昙76°,气压29.42"。下午睛85°。晚莫干山小学81°。

  泰安收复,兖州危急。参加浙大团契夏令会。卅七级代表陆希舜来。
  晨七点半起。上午有外文系毕业生二人来攻讦坤珊,谓其对于毕业生不尽力介绍,而反谓毕业生成绩不良,故主张换主任。陆永福及王承绪来,谈暑期学生补习班事。午后杨耀德来,谈渠不能担任下学期训导事。
  二点借梅仪芝、松松、彬彬、允敏及严仁屡夫妇,乘龚司务开校车赴莫干山。
  2:15自湖滨出发,3:50至莫干山小学,即遇周西林及毕业生肖纯德(在金华教会中153学)及小学代理校长徐学南(萍州)。于六点在膳厅晚膳。偕Spurr在附近一走后,七点半开会,请小学代校长徐萍州讲乡村工作,王胜林主席。八点廿分继续开会,诸攫高主席,余讲"信仰是力量"。述中国之病症是由教育、建设均与乡村脱节,述费孝通《乡土中国》所云各节与徐君之经验相合之处(目前小学尚未放假,正在考试,而自二号〔起〕浙大团契夏令会已在假地开会,且闻浙大科学工作者人员协会于小学放假后十五号亦将来此云)。次请严仁赓讲演。渠谈及新近在LosAngeles洛杉矶开会之世界道德学会,谓其顽固,因攻击Marx之唯物史观,并述马克思与耶稣相似。马克思之学说诚有其优点,但其主张阶级战争流弊滋多。余颇不以严君之言为然。严讲毕,游艺节目如独幕剧《娶妻广告》及各方言之欢迎词等。
  今日到者有学生(大部份浙大,李承欧、梅仪慈、谢福秀等)六十左右,陈维新夫妇及杭州华东神学院何亮(下西大街16号)、卓兆华(学生救济委员会)、Spurr,台湾学生亦有二人到会。十点散。余与允敏住郑性白校长室,严仁赓夫妇则住小学之客房。余上床后即睡去,松松亦然,惟允敏因老鼠闹即不能睡。
  接沈亦珍函及《上海中学校刊》朱恒璧函 贾景德函 萨本栋函
  
莫干山一杭州    晨阴78°,七点雨八点止。十点雨至下午一点。晚晴79°。
  杭州人口为五十二万九千人。
  晨五点半打钟后即起。原定借梅仪芝、严仁屡夫妇、松松、彬彬六人上山,允敏一人留小学。但到七点天雨,因而欲行又止。法学院助教李j路来,渠为严仁屡夫妇嘱在车站办事之二年级生。冯建丁为严雇二顶轿子。到八点雨止,余等至庚村管理局得轿两顶。去年剧月每轿为五万元左右(四万八千元) ,今年五月卅号六十万元,今天则为二百四十万元(到山顶又给每顶卅万元酒资)矣,物价增加之速可为咋舌也。
  八点廿分自庚村出发,彬彬、松松、仪芝与余四人步行。今日元太阳,故不觉热。过绿荫旅馆人内参观,知江南公司已租赁开张,经理关姓,房间大者每日700万元,小者二三百万元,伙食每日六百万元,中西菜均可。余于民廿五年曾与侠魂、默君住此先后数星期之久,彬彬、森森亦曾来此。今日见其房子格式如旧,但闻已大加修理云。再上己过十点,忽下雨,到荫山后雨不止。但以轿子目的地己定为莫干山442 号Rev. & Mrs. Ufford 宅,故不便变更,遂冒雨前进二里许。余与松有雨具,仁庚夫妇坐轿,惟仪芝与彬彬则灌雨到Rev. Ufford 处。
  到时大受Ufford 夫妇〔旁注:住长明寺巷四十三号〕之欢迎。时绍兴之蒋(医院院长)方在,与谈数语,闻其为Rochester 医校毕业生。442 号宅建于民十七年,地在天主堂之上,几为全山最高之处,宅对杭州SE 向,天晴时可撩望甚远。屋不甚大,但楼上有卧室三间,楼下亦然,另一厨房。泉水作饮料极佳。今日适有MissMalter ,慧兰中学之Miss Petersen , sL.道之Miss Lauds Downe 等来,故进膳时竟有十二人之多。二点天雨已止,余等即启行,先至莲社,再循级而下至剑池瀑布。前日大雨后今日飞瀑较过去数次所见为大,乃拍数照。升至莲社,循新路回。四点至小学。四点三刻启行,六点十分到杭州。
  接庄达卿函
   晨晴77°,午后85°。紫薇(院中东边一株)放花。据子迁移自院外者今发芽。

  今日发下年度聘书。王仲侨到校。本届外文系毕业生陈尊来。陈明达、张申来。晚委子匡、孙鸿遥在太和园请客。
  晨六点半起。上午朱善培来,为去年开除学生余介石之子说项。缘渠将宿舍玻璃二十余块藏在箱内,搜出后处以退学处分。善培为之缓颊,欲重入学校,余不允。乔年来,为补习班学生说项。缘补习班已有三人升,尚有周茂清之弟、刘宝善之子等三人亦欲进大学不加考试,余亦不允。郑石君、张晓峰来,以国文系新聘钟钟山、一新文学教授、一助教,故须去三人。己决定去张仲浦、周意及刘操南。缘刘屡欲升格,但以批评王驾吾为任铭叔、徐声越所不满。周意则以新近聘请者,而张仲浦则为比较不重要者。张与周二人拟介绍与附中。康乐股代表陈明达、张申来,为刘万甸说项。余告以刘不能再回校,可以令转学。未几孙斯大来谈,知胡则维与叶玉琪二人已决定转学北方,李德容亦有不来之意云。但此等传说殊不可靠。罗振南在法院告发张令智、周尚汾等四人指使打人案云有撤消可能。
  午后睡一小时。邦华来。王季午来谈,知解剖学教授王仲侨巳到校。暑期补习班教书学生高万湖(教四)、王昌荣(教三)、吴大胜(物三)三人为晚上开放电灯教校工事,余不允。
  七点至太和园绍兴同乡会,委子匡(《民报》主编)、农工银行经理孙鸿遥二人请客,到省府钱宗起(呆埠人)、李季谷、贡沛诚、陈宝麟、张延哲及许钦文、电话局丁局长、王秉彝首席。闻前高法院长郑文礼患肝癌己至不可救药地步。又委子匡谓杭州有十万绍兴人,山、会二县七属则有二十万,惟并无会馆。九点至合作食堂贺钱琢〔如〕夫妇为其子克仁完姻之喜,新人系上海大同毕业生云。九点半回。
  接余介石、American Express 、梅太太函 寄冯异侯函 梅太太电
  
杭   晨睛81°,晚82°。

  樊城失落,襄阳危急。开学生救济委员会。下午用冰箱试验得为200 watts 即四盏电灯。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Anthony Spurr 来,赠以其姊Majorie 赠松松小书,余谢之,并以所著《阴历与阳历》一文见赠。王劲夫谈农场支临时工资事。步青来,谈卢庆骏不拟归回,遗缺聘不到人,暂请谷超豪为助教抵补之。晓峰来谈,渠欲辞文学院长及史地系主任职,谓学生屡屡攻击,故以退避贤路为是。余劝其弗辞,并谓校务会议下学期开会时可以提出院长可以轮流任职,候通过后晓峰再辞职不为迟,如目前退避乃是不啻为学生壁报所打倒。但晓峰坚欲将聘书退回,谓渠可暂时倩人代理。结果不出所料,郑石君辞国文系主任,经晓峰挽留已有允意,但一闻晓峰辞职即将全部国文系聘书退还,此事遂又变成僵局矣。又师院晓沧对于李相励、王欲为、潘渊、朱希亮均不满意。李去年休假,本年拟予以兼任聘书,因只三小时之中学教育也。王欲为今年休假,明年亦不拟再聘。李浩培来函欲辞职院长,为新聘教授无屋可住之故,余挽留之。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在新造(三亿六千万造十八方,本年五月落成)之学生公社开学生救济委员会、学生公社联席会议,李培恩主席,到惠兰徐校长、弘道周觉昧、鲍作卿牧师、Spu町、舒厚信、蔡竞平、卓绍华、陈维新、陈爱琴等。陈维新报告上期春季经费六亿元,以一亿六千万为工读,一亿四作福利事,计由浙大女生做蚊帐700 顶,用两架缝纫机, 400 顶已借与人。又对于肺弱者有65 人,每人给与五磅奶粉,夏季预算两个月为十五万〔亿〕一千〔万〕元,其中工读一项占十二亿九千〔万〕元,每人可得七百五十万一月,计共九十人,浙大占六十人。次讨论暑期工作。
  五点会尚未完,余先离席,参加预算委员会讨论医院167 名额问题。目前校中经费几全赖医院所多名额之生活补助费以维持之,议决拨部分医院及医学院〔经费〕为扩充设备用,季午之意, 167 名中以2月给大学,留5/7 医院、医学院自用。
  七点散。晚膳后晤舒厚信、李浩培。
  接陈立素函
  
杭   晨阴80°,下午阴87°,六点微雨,十点80°。
  上午邸肩时来(诸暨城内复康药房)。
  晨七点起。昨开预算委员会,知截至六月底止,卅七年度之经常费结欠十二亿,扩充改良费结欠五十八亿,学生膳公费结欠八十八亿,共计一百五十八亿。幸有生活补助费(七、八、九各月)结存五百三十六亿,故有378 亿之存余。但因多发六月份半个月薪计102 亿以及十天来之用度,故目前存余只202 亿矣。
  今日终日未出门。作函八通,均〈计〉〔寄〕国外者。但陆续有人来。下午刘操南来谈,为升等事。缘徐声越与任铭叔二人反对刘升甚烈,发聘书时因名额太多须减去二人,或主去周悉,因年事较短,或主去张仲浦,因非国文系出身。而徐、任二人则以周、张工作均不差,应先去刘,因此郑石君以棘手元法应付欲辞职。刘今日来,攻击任铭叔。余告以任未曾来余处面数刘生之短。晚膳后陈晓光来,谓今年未加薪,殊为不公允,因渠以为工作向来努力也。余询以曾否兼事,据云曾与同学数人办一工场Blacksmith Shop 铁匠店,但迄未成功云云。又沈思岩来,亦为增加薪额太少,实则沈己加40 元(自400 元加至440) ,已为晋两级,校中最多之晋级也。
  晚膳后至谢家玉处听其新购之Philco 9 灯泡收音器,据云以一亿八千万购得,在美国度不过值三四十元而己。
  蒋百里:"生活条件与战斗条件相一致者强,相离者弱,相反者亡。"见《东南日报》七月十一日汪赞源著《浙南观感》。又谓我们今日勘乱战事尚没有与改善民众生活紧接在一起,勘乱只是政府军队的事,人民对战乱只有低潮而无高潮,乱何以平,国何以安?
  寄Reg. Briant 函Charles F. Brooks
杭   晨79°,日中晴。

  庄达卿来杭。暑期游泳池开放。允敏生日(六月初六)。
  晨六点半起。上午玉且来,为介绍至教育厅李季谷事。孔样嘉来,渠已辞杭州师范校长,将赴教部就事云。为丽F肩时作函与杨一飞,询哪伯瑾、黄新民等三人之上诉于最高法院何时可以开庭。步青来谈,以本年在校既不支双薪而航空学校又无可兼之课,故有赴南京就中央研究院事之必要。孙宗彭来谈,为聘书事。
  中午至车站接庄达卿,遂与达卿及严君群借回。在校与达卿、严君群、陆子桐、储润科等中膳,膳后谈片刻。送达卿赴陶社看屋上之梁是否须修理。因陶〔社〕由学校租赁,王驾吾、吴均一及严君群三家居住,月出四担米。现又届订约期,而房东陶焕卿太太必欲校中修理屋脊大梁,因梁己为白蚁所蛙云。余睡一小时。三点借松松至游泳池游泳二十分钟,此次水中有铁锈,而游泳人亦不少,故不能久留。
  四点半开校舍委员会,通过下年度单身教职员留罗苑者不供给茶水。五点借达卿、晓沧、邦华、劲夫、润科、程初等至农学院(华家池) ,并至刀茅巷看建筑地点。
  七点至太和园中餐,到季梁、达卿、李浩培、王季午、劲夫、邦华、晓沧、霞初、润科诸人,谈至十点始因。今日为允敏阴历生日,余误记为明天,至晚间始知之。
  美国黑人近五十年之进步"The N egro Since 1900" by W. E. B. Dubois 杜泼依斯, New York Sundαy Times Mag. Oct. 21 , 1948. "Julius Rosenwald 于四十年以前在Springfield , 111.伊利诺伊州斯普林菲尔德发起反对lynching 私刑处死运动,于1917 年发动Rosenwald Fund 。因1900 年至1940 黑人人数在美国自九百万增至一157千三百万,乡村中未有增加而城邑中增至350% 。工会会员1900 年三万人, 1930十万人,抗战间一百万人。寿命增长亦不少, 1900 年黑人生下小孩平均可活32年, 1947 年增至57 年。1870 年90% 不识文字,至1948 不过20% 。在1910 年在学儿童1 , 644 , 000 ,占儿童45% ,至1940 年入学儿童4 , 188 , 000 ,占64% 0 1910年黑人进大学者不过五千人, 1948 有八万八千人, 1917 年只324 人得学位, 1948年5635 人得学位。第一版Who is Who {名人录》元一黑人,至五十版1948 年有91 个黑人,在American Men 01 Science {美国科学家名录》有七十七名黑人。自1900 1918 黑人几乎不参加投票(北方在外) ,今日不但北部二百五十万黑人投票,即南方十二州亦有六十万黑人选民。1947 有six members of city council 6 个市政会成员, 33 members of state legislature 33 个州议员(其中有两个senator 参议员) ,并有two N egro congressmen 两个黑人众议员。在Baseball Major League 职业棒球大联盟现有黑人ball player 球员, 1948 年Yale football team 耶鲁大学橄榄球队选黑人为1949 年队长。1900 年平均每二周有一次Lynch , 1947 年只有一次lynching o "接吴藻溪、希文、倪步青寄张宝垄、熊全治、赵松乔函Brentano's, Holiday Bookshop 、David Liule 函、
  
杭   晨昙79°。日中昙。子夜发风。
  庄达卿回上海。晚汤恩伯约Cocktail Party 鸡尾酒会。
  晨七点起。上午阅各院系所聘教授人数。余竭力思束紧,而各院系则拼命思扩充,能用进一人总想多用,以为多用人就是事业。上午季梁、增禄等均来谈,欲增聘助教,余期期以为不可。黄羽仪太太、张意谋太太来谈,为发抚恤金依六月份待遇事。余允询教育部究竟六月份公教人员借支半月〔而〕此半月作如何算法,即六月份待遇是否仍为四十二万倍,不过加了一个半薪,或是加薪当作六十三万〈亿〉〔倍〕发薪,因教部规定抚恤金以每年六月份待遇算也,余允此点询教部。但黄太太又欲学校发七至十二月份之抚恤金,此点上次行政会议通过先发六个月,馀数侯款到后再发,故余不能赞同,黄太太大不悻,一怒而去。
  中午庄达卿来。借王季午、达卿、季恒及李乔年中膳,膳后谈半小时。遂至沿求是桥新造宿舍及龙泉馆视察。据达卿之意,以为医学院之生理、生物化学及解剖等实验〔室〕即筑在龙泉馆之东边,医院扩充在田家园六号,筑三楼,而一年级迁后华家池以给与中学最为合宜云。午后四点送达卿至车站,告别后回。
  吴均一来谈,为Laboratory of Vital Statistics 人口统计学实验室事,缘医学院有此需要,余谓目前无法扩充。又张宗汉来,欲支七月份薪,余〔谓〕不可。陈维新与卓绍华谓学生救济委员会拟办员〈公〉〔工〕子女小学,欲借浙大之屋宇。陈维新明日去沪赴美,陈爱琴则今自己去沪云。
  六点半至外宾招待所浙赣闽绥靖主任汤恩伯之鸡尾酒会,到省参议员多人,遇马寅初、陈公洽及李季谷、贡沛诚、陈宝麟、金润泉、张忍甫、方豪、储裕生、童蒙正、陈贻、方青儒、罗霞天、张毅夫诸人。八点借马寅初赴灵隐寺,回至平湖秋月吃茶。
  九点半回。
  接希文函
  寄王仁东函
杭   晨阴78°。上午微雨,下午阴,晚阴。

  丁应豪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中正巷晓峰处,以阻于水,至马路尽处不能行而止。农经卅六级学生黄家振来,谈去年因大考舞弊被开除,欲人校,余不允。昨增禄为余介石之子余宁旺为取宿舍玻璃而被开除,欲恢复学籍,亦不允。陶美华、黄兆铭来。
  陶系生物系本届毕业生,欲赴美求学。考试服务团陈明达来,知信、智二斋不能迁出为考生住宿事。家玉来,云今日即去京办理四联借款。丁应豪来谈,又允仪来。
  王季午来谈医院名额事,余主张医院167 名额中拨113 给大学,即56 名为大学,111 名为医院与医学院也。十一点半至游泳池泳泪,昨日有三百多人游泳,今晨略有雨点,但地不湿。上午只五六人到池而已。现购票每次二万元,月票人四十万元。舒厚信又以若干同事有亲戚欲来游泳,渠不甚能拒绝,余颇以游泳池拥挤为虑。舒主张多收费以示限制,余主收五倍之费,即每月二百万元也。
  下午三点开行政会议,通过本年休假人员十七人。李乔年以尚未达七年,故自动撤消。钱琢如年代更少,故亦不能通过。招生定廿四五等数天,今年与交大、清华、南开均冲突,故希望来杭投考者不过多,招待考生膳宿学校已在筹备与暑期留校生合作。华家池交通车自十六起即停开。晚膳后借允敏、松松赴建德村晤刘宝善夫妇,出至泰和村晤华昭复及王承绪二家。九点回。
  接黄仕松函张宝望函寄希文函Drake 、卢庆骏函
  
   晨雨80°。下午上午均有阵雨。下午83°。晚昙81°。
  晨六点半起。上午熊伯衡来谈。孙宗彭借解剖学教授王仲侨来。渠系山东人,方自广东中山大学来此。谓王抚五以身体太坏而辞职,继任者张子春尚在法国,现由陈可忠代理中。沈铸颜来,渠仍欲辞职,并推国文系之胡伦清自代。但胡无办中学经验,余根本不知其人,似无足取。沈主张去任大遥外,王道骋与张续渠•E159均须解聘。余劝其少去人,不然多滋纠纷,并知高中二已开除一壁报负责人张姓学生,故沈如继续长校亦必有一番纠纷也。
  午后睡一小时。宁宁以打伤寒针反应甚大。湘湖农场之主任杨行亮〔来J,适润科亦在坐,谈及湘湖五百余担米之处置。有人捏名信攻击杨售米,在闻家堪五月售出当四月报等各节,杨以为人挟嫌诬告。余告以不如照原议,所有仓谷售与校中,九折作价,运费由学校出。润科来,谈八月后总务处职员之薪给问题。五点借松松至游泳池游泳。今日来者不多,因天阴且有阵雨也。晚借允敏至顾俶南家、丁庶为家。
  七月十八日《东南日报·云涛》载《梅光迪日记》,选录自民国卅四年二月十四日至十月十五日,其间经遵义至重庆,在渝曾看医多人。五月二十八日看中央医院吴执中,在湘雅任教,谓只需保养不需药物。五月卅一遇朱经农,告以先治胃,戚寿南令吃Vitamin B 。六月一日与林伯遵往访闻亦齐医师( Chicago 芝加哥医科毕业) ,诊视称心脏病无妨须先治胃病。六月十六至闻亦齐医师处,谓仁济医院大便检查胃中不出血,故胃中不须割治,闻君〔谓〕但此后饮食宜特别规定,量宜少,质宜富。在渝阅书甚多。七月四日至英大使馆晤Seymour 薛穆夫妇。七月六日参加中正中学毕业典礼并演说。七月廿一日回遵,九月十日起又授课,八月廿七日"近来余之胃更弱,动辄得咎,世上良医良药果安在乎。"是时病已重,而竟不知肾脏病,何也?迪生日记述及肾脏者惟二月二十日日记曾有"予欲乘休假期间至渝检查身体,如以X 光线照视心脏、肺部及肾部等"云。渠至渝后,余曾致书嘱详细检验,初不料为肾状病,及至十二月间病已将不起,始赶赴贵阳医学院检查,则实嫌迟矣。据李医生事后告予,谓其小便中早有蛋白质,则应于二月以后即不食盐与蛋白质。余悔当时仍请其于秋间教课,应令其休息也。
  接希文函 地球物理学会函 寄陈宗器、三益函
  
杭   晨晴78°,下午晴88°。
  江文汉及Mr. & Mrs. Kitchen 来校。停止华家池交通车。晚王季午之小女在寓过宿。
  晨七点起。宁宁因打伤寒第二针发热,体温38.4°,脉搏90 。余与允敏、彬彬、松均无应响。上午十点至图书馆晤沈丹泥,又至文学院晤晓峰。十点半世界学生服务基金会执行干事克庆恩W. J. Kitchen 及其夫人来, YMCA 全国协会校会组主任、救济委员会执行干事江文汉同来,余与克君夫妇谈一小时余。Kitchen 毕业于State College of Pennsylvania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于去年至Mexico City 墨西哥城出席UNESCO ,与Stoddard (Illinois 校长)为同学,亦与Prof. Mather 相识。渠询及中国政治情形及大学状况,渠信此次共和党之胜利(如十查月间获胜)为最后一次,将来必有不景气现况,而民主党或他党将起而代之。余告以中国所畏惧者乃美国人利用日本兵以拒俄,而把中国变为战场云云。
  十二点半中膳,到Kitchen 夫妇、舒厚信、江文汉、允敏、卓绍华诸人。王撰生、潘玉梅以去莫干山未到,润科亦未来。午后谈半小时,渠等至学生公社。三点半约蔡邦华陪同参观农场。据思安得云,紫荆名Red Bud 或Spring's Deceiver ,紫薇名Crepe M yrtle。院中书带草已廿年不分,故丛长繁茂过甚,棒树与黄杨均发生虫害。
  院中东边因新造舜水馆,将外墙向南者毁除。有插子花已十余年,因在新打篱笆之外,移植院内时已在暮春四月底,迄六月则原来树叶全落,不见抽芽,至七月初东边一枚始见有绿芽,想可复活也。
       各校教职员数
学校 教授 副教授 讲师 助教 共教员 职员 学生
复旦    175 32 26 233+
北洋   50 16 17 49 132 106
四川大学 135 29 62 95 321 263
浙江大学 148 70 58 122 398 145+69(医院) 1800
北大 (共1253) 204 60 92+41 282 574 3768

接The American College Dictionary《美国大学辞典》
杭   晨晴80°,下午88°。四点阵雨,一刻钟即止。子夜三点大雷雨。
  太原危急。中央、中国航空公司停止售客票。晚汪日章请客未往。
  晨六点半起。上午王季午来谈,为办理生理、生物化学、解剖各科事。余谓生理、生化应归医学院,不应归理学院,缘此乃属于Pre-clinic 临床预科而非Pre-medical医学预科。但以孙宗彭系由生物转生理转药学,因之欲包揽生理、生化,殊不以为然。实际生化在化学系或生物系亦较在药物系为合理也。赵之远来谈,知渠下年仍留浙大。
  润科来谈关于游泳池管〔理〕。余主张给管理者以每日一百万之酬劳。暑期留校同学张申、厉熙晖来,为停止华家池至校本部交通车事,余不允恢复。渠等主张由学生购汽油收票价,但汽油不久将停止配给,校中不能考虑积囤汽油以为上课时之用。龚司机请求升为职员,余不允。因职工如有一人升职员,势必源源而来也。
  午后阅七月份Reader's Digest 及五月份之Hαrvard Alumni Bulletin。九点三刻睡,至子夜后三,白、倾盆大雨雷,且发北风略带东。余起关北窗,雨大风急,须着雨衣。忽有明亮之电闪,继之以雷,灯亦即灭,但二分钟后灯又明,雨稍停,风亦止。
  但不久又有大风雨,风向似转东,但因卧未起,不知其确向也,次晨起则天已雾。近日已将大暑而忽如霉天。今日,日中黑子最多年,或以为主夏热,但日中辐射多则蒸发大,雨量多。
  大学入学考试之难易。以浙大而论,理工较农医之取录分为高,如理工42 取及格,则农与生物往往降低至38 分之类,但以成数而论,则理工反较农为易,阅下数可知。此系去年之比例也。

      物理 化学 数学 电机 化工 航空 农经 农艺 森林
  投考人数 52 40 25 345 335 95 117 100 26
  取录人数 13 12 10 47 46 7 1 5 1

  接印度人Gadre , N. B. (Bombay 孟买)
  寄胡适之函(为介绍英文教员叶维之事) 基金会函(收到补助理院五万美金)
杭   晨晴。下午83°,四点半阵雨,五点止。
  John J. Pershing 去世。孙稚荪请客。
  晨七点起。上午阅Reader's Digest。昨接士俊自南充来函,知渠仍在四川丝业公司之蚕种制造场,谓去夏调南充后责重事烦,公私坎坷,到今春始稍得安定。对于我去年去电、函、及士芳及二嫂之函电,均无一字提及,可称放荡之至,余即回信呵责之。
  中午至孙稚荪家中膳,到王仲侨夫妇、贝时璋夫妇、润科、季午太太等。王仲侨初自广州中山大学来。据云,中大房子甚好,但设备极差。关于解剖之设备,抗战时全未搬出,但已装箱。至胜利后接收后三日始不见,为中国军队取去。如此军队安能治国安民。
  膳后已三点。回途中遇沈学年,方自开封陷落逃回。据云此次开封陷落死亡士兵、人民六万人。共产党于六月廿一入城,渠于陷落前无法回南(沈学年应农林部之邀与同事七八人赴豫视察且虫) ,即在危城中度日。共产党人域,将六十六师士兵俘获,对于百姓尽力宽大,打开城门,任人进出。惟满载物资、法币而去,计有五百车之多。沈与农林部职〔员〕七八人出门,虽经检查,并不留难。谓共产军正规军纪律甚佳,但土八路则不然。渠等初向东,因战事,路不通,折向许昌行二十余日始抵京云。谓共党退出后,第五军知城内已无敌人,始进城。谓国军均欲保存一己实力,不互相援救,而共军之士气则远胜国军云云。
  晚膳后借允敏、松松徒步至肃义街、马市街,晤钱琢如、诸葛振公均不值。至中正路中国无线电公司晤元成,坐半小时,渠生意不恶,惜太忙耳。冯异侯又来,要写介绍函与胡健中。今晨剃头付卅万元(校中剃头规定廿万)。
  接士俊函
  寄士俊函希文函
杭   晨睛81°,日中阴,下午84°。晚七点阵雨81°。晚79°。

  回教与犹太人在Palestine 巴勒斯坦第二次停战。青年夏令会开会(西大街铜元路建国中学)。停止乘用小汽车。
  晨七点起。八点坐黄包车赴西大街建国中学参加青年夏令营。此乃青年部所办,请汪日章为主任委员。沈祖慰、曹俊、王宋烈为副委员。此兰人不知为何许人也。余以汪之力邀,且有浙大学生在内,故前往。坐洋车需廿五分钟,索价十五万元。到后未几即开会,汪日章主席。到学生浙、苏、皖三省约三百人,浙大有十二人。张兴民亦在内,许福绵为干事,为期二星期。汪报告后请省主席陈公洽演说,述国家政策应以爱、诚、建设为主体,不应以共产党之诈、恨、破坏为手段。次张毅夫演讲,称林肯为Dr. Lincoln ,亦希闻之事也。述及总理孙中山之《建国大纲》中第四条《民族主义》之解释,渠能背诵条文甚熟,与陈立夫相似,但一味陈言之是述。道及南京《新民报》之被封,攻击其他报纸({大公报~)同情之不是。次郑通和讲国民党团原有六百万人,而本年重新登记只一百零二三万人。最后汪日章再要来宾讲话,无一人愿讲。余上台说数语,述及Hegel 黑格尔之学说创国际战争与Marx 之主张阶级战争,均以恨为出发点,不如释伽、耶稣、孔孟之以仁爱为出发点之优越。
  散后余至安吉路十四号晤羽仪太太,不值,回时巳十一点。乔年来谈。又德国人Ewald Huebner (Transmaria Sc. Supplies 兴华科学仪器行)徐伯诺来谈,知渠在浙大医院装X 光器材。渠父母均在北平,氏本人生长于中国,妻在上海,因非Nazi纳粹,故得不遣回云。中膳后睡一小时。五点馀至游泳池游泳。卓绍华来谈。
  接陈遵勋、周纶阁、徐尔濒、黄尊生、陈大齐、王尚德、研究院函寄袭冲曼函/
  
杭   晨昙79°,下午84°。四点半雷未雨,七点三刻雷,九点廿分雨。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郑通和来,渠主持上海中学十有余年,于上海中学之建设大有禅益。  
  前月廿六日到上中参观时,殊觉其规模之完整宏大,学生之有礼貌。其女郑学荷同来,在化学三年级,暑中尚有补习实验也。郑明日即回青年部。王季午、蔡邦华先后来。钱琢如来,表示渠不能任训导长。余请渠与杨耀德商之,因训导长不可一日无人,而李浩培实际已不负责,现处中均由孙斯大作主矣。午后睡半小时。
  阅New York Sunday Times ,乃史地系所借来者。吴均一、晓峰来。吴必欲早日成立人类学研究所,谓怕傅孟真七月回国后阻止此事之实现,此亦异想天开矣。前军械库职员查绍伯来。民廿六年浙大接军械库时,查在局库任事,及库撤消改任浙大会计处二个月。查,海宁人,与晓沧同乡兼在高等学校同窗,曾在库十余年之久,故对于库之产业地权甚熟。余嘱其与润科、子桐同参观库址。四至五点借松松至游泳池。七点至建德村晤严仁庚,并与杨耀德再谈训导长事,适钱琢如亦在。杨坚不愿任训导长,只允任训导委员会委员。但只有委员会而无训导长,事实上不无困难也。八点三刻回。九点廿分阵雨,七点三刻已闻雷声矣。
  接教部电步曾函 寄希文函 教部电谢觉予函 步曾函 霞姊函等
  
杭   晨潮湿78°,阴,雷雨。
  邵传志(力行)来。
  晨七点起,觉倦而喉微痛。卅七级代表陆希舜来谈,以同级生在中大者函中一部见示,谓中大已发毕业生以九月份之公费,可以移借。史地系将校舍图交来。润科来谈,谓王爱予云浙省府本月预备发薪水一百万倍之说,即电话秘书长张延哲,云并无其事。
  接美国张宝堃赠送之Winston S. Churchill 邱吉尔著The Second World wiαr'TheGαthering Storm《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一一-风云紧急》。又得Carl G. Rossby回信接受中国气象学会名誉学会会员: "Dear Dr. Coching Chu , Y our letter reachedme during my summer visit to Chicago. 1 am deeply grateful for the great honor of beingelected an honorary member of your Soc. , which in spite of many difficulties & preventionsis continuing to make to the creation of a strong science , capable of contributing ina most significant manner to our knowledge & understanding of atmosphere , etc. "云,我认以为二者均极有价值(书与函二者)。
  仲翔来谈,知应塘工局请赴衙州、兰溪一带考察,谓浙江矿产虽不及华北,但在德、日诸国,早已大事开掘。因华北多煤,遂不重视。谓钱塘上游江山、常山至兰溪行于红沙岩,方向自西而东,兰溪以下行〔于〕粗面岩。自南而北,前者老而后者新,地文上年代不同。又谓浦阳江原由西小江人曹娥江,故古称三江口〈曹娥、浦阳与钱塘) ,自三江口闸成以后潮水不能〔过〕三江口,而浦阳江经一山以〔人〕钱塘江矣云。夏朴山来谈,为薪水事,渠以教授薪只400 而任铭善教部核定讲师支440 ,因之不平云。厦大学生赖锡云来。晚曾氏兄弟自南京来投考,交来森森函,云明日可到。
  接胡金麟、希文函 宝赞(送Winston Churchill The Gathering Storm)
  寄卢于道
杭   晨阴80°,下午睛,晚85°。

  太原危急,香河、徐水失守。马寅初来校。邵天宜来。晚约王仲侨、沈学年、张宗汉、陈美珍等晚膳。
  晨六点半起。上午沈铸颜来谈,渠允不再辞,但阅到任大适、张续渠等十二人联名攻击之函后又觉不快。现任大适、张续渠、王道骋决去,而余主张金松即沈铸颜之婿亦不续聘,渠对于此颇觉有难色也。马寅初来,渠欲来校任课,云可教经济学六小时。余嘱定安向李浩培征同意,浩培以经济学名额已满,且校中元专系为言。余于晚膳后至法院路晤寅初,告以校中无余额,只能请其抽暇演讲而已。
  十点半至浙大医院看牙医萧君,知其明日去沪将办出国手续赴Columbia 大学。在医院晤刘宝善太太,知医院中药剂师兰人连盟罢工,由于受季午训斥之故。
  中午至方裕和购清水橄榄二斤,每斤八十万元,笋干一斤一百廿八万元(贵者一百六十万元)以赠默君。午后医院药剂师萧、施二君来,告以昨与季午口角,因季午开方要DDT 与酒精而不写用途。但数周前曾训斥彼等,谓开方必须注明用途始可授受,施、萧二人不免怀意气。被季午呵斥后,与余姓女子三人同罢工。季午约孙宗彭,得顾学寞之助,决计令施、萧辞职。余聆施等言后即约李天助来谈,嘱施等自动辞职。五点借松松至池游泳。
  七点约陈美珍(小儿科,绍兴人)、王仲侨(解剖)、张宗汉(生理)、吴均一、何增禄、王季华、沈学年晚膳,沈谈开封脱险之经过情形。八点半趋车送张宗汉等回罗苑,余至法院路晤马寅初,谈半小时回。森森来,知默君己回,并以豆鼓、熏肉相赠,皆带自湘乡者。知能能定本月廿八出阁云。
  接默君函 三益函 庄达卿、China Foundation 、谢家玉、韦[ J 等函 寄宝莹函
  
杭   至京 杭州晨晴80°,南京晚87°。

  晨六点起。收拾行装,早餐后别允敏、森森、彬彬、松松、宁宁等,乘龚司务开校车至车站。八点"金陵"开车,头等车票价为五百八十五万。十二点半至上海。车中人尚不拥挤,在上海停一小时,一点半复开则车竟坐满矣。在车中吃中饭,猪排、面包与咖啡,去一百五十五万,与上月十二号十八万、廿五号之四十二万相差远矣。
  在车中阅Winston Churchill 著The Gαtheri昭Sωrm , 本年三月出版,系张宝垄赠送。
  165在车中阅数章,关〔于) Munich 慕尼黑约章,及第二次大战之开始数章。书中关于远东事件著述极少,即"九→八"日本占领东三省为第二次大战之远因,日本占了东三省,列强莫奈何,才引起了德国之希德拉〔希特勒〕得以抬头、莫索列义〔墨索里尼〕之敢于侵犯阿比西尼亚,这又引起了卢沟桥事件。Churchill 眼光只见到欧洲,对于亚洲、美洲竟全然置之度外了。他对于印度一日不能忘怀,对于爱尔兰之独立亦认为遗憾,可称传统的帝国主义者。但对于希脱拉〔希特勒〕之强横跋雇确有先见之明,不可不谓高人一等矣。文章写得极流利,读来不觉讨厌。
  八点抵下关,即有觉予及教育部文教处金君来接。余与觉予至珞动日路晤二姨。
  渠于十五到京,住长沙七个月之久,回后觉其精神尚佳。谈及翼如葬事,据云定星期日约于右任、沈成章、居觉生等委员聚会。默君之意欲推委员会主持其事,余以为委员会只能谈谈而已,安得办事耶。能能定廿八在介寿堂与王镇宙结婚。王,台州人,在航空公司办事。又九弟之第三子式鲁来京考大学。
  
南京   晨83°。日中昙。入晚阵雨。晚十点84°。
  浙大在杭州招生考试。中国委员会执行委员会第七次会议。
  晨七点起。九点乘洋车赴成贤街教育部,车夫误昕成贤街为金银街,走错了路,至九点三刻才到部中,但今日到会人寥寥。余先与家玉同与高教司唐培经谈片刻。十点半始开会,到朱驷先、杭立武、吴贻芳、瞿菊农与余五人而已。叔永嘱萨本栋代表,但萨亦未到。因研究院之院务会议,余乃代表任叔永。首由文教处韩庆谦报告,述及澳国为响应联教组织援远东各国文教复员,特派人来华访问,并给奖学金与远东各国: (1 )专家九人,时间六个月至十个月;(2) 研究生9 18月九人;(3)未毕业学生三年至四年,每年二人。教部对于未毕业学生发生疑问。次报告三年来美国捐华为教育重建之用详数,计三年来达三千万元,联教组织下年度预算等事。次讨论中国委员会本年大会定于九月间与中央研究院院士会议先后举行,以节费用。本年大会于十月十八至十一月五日在Lebanon 黎巴嫩之Beirut 贝鲁特举行,决推朱部长、经农、月涵、菊农、通伯五人出席。次讨论1950 年是否邀请UNESCO 在中国开会,决先呈院核准。十二点散。
  在部中膳后借菊农回珞咖路。菊农为晏阳初要农业推广人员。四点出,再至部中晤总务司贺师俊,催拨八月份学生膳费,迄今只拨七十亿,而事实上每人需九百万,有公费生1660 ,缺八十万万,允即拨。晤骗先,又提辞职事。:ì!!汪德耀、杨公达、吴伯超诸人。
  出至中大,晤周鸿经不值。至地理系遇徐近之,借至新安里十号之一。见模范监狱一带珍珠河水溢岸,棚户多没水中。晤胡肖堂,嘱向刘敦帧(士能)要监工人员。七点半回。晚家玉来。今日遇从前珞咖路用过车夫名胡荣华,云曾至湖南并知侠魂己去世。渠现租车,每日租价卅万,所入在一百四五十万,每月休息五六天云。
南京   晨晴83°。日中阴有风。下午86°。晚昙85°。

  晨晤咏霓。晚沈成章(鸿烈)请居觉〈僧〉〔生〕、于右任。
  晨七点起。打电话与琅珊路翁咏霓约会晤,八点三刻往,遇谢季华,徐厚甫亦在座。厚甫两年来主持大同煤矿公司,据〔云〕大同煤为全国储藏量之最大者,计四百亿吨,为Bituminous [coal J 烟煤,较之抚顺之七亿吨、淮南之六亿吨相差甚巨。
  煤层在70 公尺之地面下,惟Dip 倾角甚小,初为3°,后几平云。但两年以来已被共产党破坏二次。日本人时期可出每天一万二千吨,第一次破坏后修复尚可出每天三千吨,塘沽新海港原为此矿而设云云。矿工最多至12 , 000 人。与咏霓谈支借一千亿元事,缘教育部预算已于前日通过。咏霓谓四联总处借款确须由财政部担保,但主要仍在秘书长徐柏园云。余回后家玉电话来,告以接洽经过,并告以徐柏园赴沪,一二日后始能来京云云。
  十一点出至考试院锥叙部晤沈成章、雷法章二人,知今日晚沈将邀余晚膳。次至文昌桥十五号晤周纶阁不值,其所租〔屋〕乃农山所有也。回。得胡肖堂电话,谓己接洽刘士能,请其为浙大要一建筑工程师。适有十二三年前毕业之高乃聪,现为中大建筑委员会委员,因中大建筑委员将完成,故或愿来杭,缘高为杭州人,向住苏州云。中膳后睡一小时。
  阅默君交来唐榆生经手抗战前在九里松购地账目,知于民廿六年七月初曾付九里松地保王永熙洋二千元作为定洋,以为购地十亩余之用。此十亩地并不在一处,沿马路者有六亩四分,每亩剧百五十元,其余在里面者尚有四亩一分,作二处,作价每亩四百元,合计共需七千元。而所付定洋实只二千元,尚需五千元,以价目一百万倍计,地价尚需五十亿。至于建筑计划,据去年十一月估计约十八亿,迄今至少在二十倍即三百六十亿,墓道尚不在内也,如此已非四百亿不可矣。七点借默君二姊至锥叙部,沈成章请晚膳,到于右任、居觉〈僧〉〔生〕、万耀煌、沈士远、贾景德、马国琳、田炯锦等。膳毕于己先走,偕居觉〈僧〉〔生〕、沈成章略谈翼如墓地事,九点即回。
  接振公函 杨霞华函
  
〔南〕京至杭州   晨南京83°。晚杭州87°,晴。
  Cominform (Communist Information Bureau) 共产党情报局攻击南斯拉夫Marshall Tito (JosipBroz) 铁托元,帅。蒋总统至莫干山。
  167晨七点即起。收拾行装,别默君二姊、叔同六弟及能能、式鲁等,乘默君车赴下关,希文与赵津二人同行。能能廿八与王镇宙结婚。余原拟留吃喜酒,但以珞班路客人过多,默君自湘乡来时又带族中张姓男女各一人,而九弟之子式鲁事先又来京参加考试,以此珞咖路廿二号有如客枝。余与希文同房己觉局促,若森森回来更无处可住,且余在京无非打扰人家,不能于婚事有所补益,故决计今日启行。
  七点三刻到站,希文送上车。八点别希文,车开。余嘱希文八月三日侠魂逝世十年纪念来杭一叙。昨晚洗浴时发现楼上浴室之磁面盆已被拭子上之铁丝弄到自磁满处有黑色爪纹,乃系新自湘乡来之女仆所为,余甚为愤怒。因从前汉奸住此宅六年之久对于器物均善为保管,而亲戚住人以后反不知爱惜,将纱门、纱窗以及玻璃等弄坏后毫不加以修,大小便筒三个多已破坏不堪。六弟亦屡为余言之,云应作函与二姊嘱其修理。余昨晚己告默君,告以秋冬必回南京,不久不得不作函请其早日让屋矣。默君自己之屋高价出租,而对于所居之屋从未加以修理,实使余大不快也。
  今日沿途无事,取希文给彬彬英文小说The Face of the Clam by Luther Whiteman读之。初读觉其书毫无意义,述加州沿海Sand dunes 沙丘有几个Vagabonds流浪汉在那边做种〔种〕无聊事情Cults 迷信活动之故事。二点半到上海,四点才开,在上海留二小时,无聊之至。天气又热,汗流泱背。八点半到城站,雇黄包车人校,允敏等均不知余将回家也。天宜已于昨晨去沪。今日在车中午吃猪排,索一百六〔十〕万元,去时仅八十万元耳。茶一杯今日十万元,前三日只七万耳。而简任出差,每日只可报四十二万,此非政府强迫公务员作弊乎?
  接杨兆龙、林一民、王仁东、卢析薪函 贾景德、士芳(汇一亿二千万元)、谈家桢、徐志萝、襄冲曼、许恪士函及电
  寄戚叔含、丽F肩时、沈鸿烈、张廷休
杭   晨晴81°,下午90-91°,子夜88°。
  松松进浙大医院割扁桃腺。
  晨七点起。晨孙斯大来谈,知有暑期留校学生厉熙晖去建国中学访其姊,适建国中学在办青年夏令营,因厉生带警察徽章,因口角被扣,并有被打情事。李乔年来,知杭州招生共到4322 人,每人报名费五十万元,得廿一亿元余,报名之少,为东南各校之最。而看卷与作事之人,则均希望报酬提高。决定较去年高卅三倍,即每看一本三万三千元,如此看卷子即需十亿矣。而职员报酬每日一百万,计二三亿,尚不在内也。此次考试,时有一教育系学生邹善卿闯入考场,意图作弊,拟予以记二大过云。润科来谈,云教职员均患穷无分文,七月份薪水成数应速追发,但倍数迄今未定,要本星期才能定。故余主张先发八月份六十三万倍之数。外间谣传七月份沪、杭、京一百六十万倍,系谣传也。王季午来谈,又季梁、劲夫及霞初来。午后睡一小时。
  下午阅职员各部加薪单。王爱予及张其楷来报告,谓方重太太叶之秦在国文卷子〔中〕翻阅其女公子之卷子,认以为不妥。余即借往,果见方太太在国文部觅卷子,见余人,悻悻然而去。六点至游泳池。晚借允敏至陆攒何、丁庶为家。八点半回。
  陈明达借厉熙晖、沈效良、池志强、段友华等来,谈二十五晚厉生在青年夏令会被〈帮〉〔绑〕拷打经过。据云,渠有妹厉箴在建国中学,本年毕业要考浙大。廿五晚,晚膳后厉生往觅其妹,并遇其友华绵绵,二人均将赴沪考中大。三人方欲出校门,适有东阳同乡王人豪来与厉生谈话,突有人出于扭住厉生,声称"你是浙大职业生",不问皂白就打。王人豪劝阻无效,被人众绑将教室,与厉箴、华绵绵二人掩了眼睛就审问。自八点直至十一点半,并录口供。此时将厉生眼睛放开,即见有素相识之王宋烈副班长来问询,因其身上有警察局徽章,遂送往警局,直至侵晨四点。
  至次晨见有同学路过,遂告陈明达去保释云云。
  接卢嘉锡函
杭   晨昙84°,日中睛,傍晚90°。

  邵英多结婚。松松割扁桃腺。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李相勘来谈,谓校中只给渠兼任聘书,因所教只三小时之中等教育。但渠知有若干工课因王欲为之休假,渠可担任何以不给。渠颇怪晓沧之欲停渠职。但若以系中人数太多言,则应以新进之赵端瑛为当去之第一人,因赵亦无课可教也。余允与晓沧商之。
  借孙斯大出至建国中学晤汪日章、许福绵、王宋烈及东阳人王人豪,二王皆厉熙晖之同乡长辈也。余询二十五号厉熙晖被殴打之经过。据云厉时至青年夏令营,因之被人所疑,当其借厉箴、华绵绵二人出门,有人指其为刺探情报。渠即逃避,不久被迫及,为群众殴打。时汪日章在场,将其扶至楼上教室审询。其初自承为艺专学生,而王人豪谓其胸前挂有警察局徽章。审询时既未扎住眼睛,亦未加以敲打,与厉熙晖所言完全不符,但迫其自承为职业学生亦是事实。余告许福绵,谓单看壁报不足为罪,厉之错误在于不带浙大校徽而挂警局徽章。但青年夏令营学生逢人便殴亦是不对,校中当来函质询云云。
  出后余至浙大医院,访郑晓沧、杨耀德二人割扉状况。孙稚环太太患伤寒,允敏亦去访。今晨松松在院割扁桃腺,用去125 cc (麻醉剂〕始失知觉。余到时已将十点,松已醒。颇怪何以用全部〔身〕麻醉剂而不用局部,因醒后觉不适也。十点回。钱文选来,为其孙报名事。渠系前清时英国留学生,与叶公绰(誉虎)同时,于民初为旧金山领事五六年之久,著有《钱氏家乘》等书,并以近著《广德县志稿》一169册见赠。并谓钱吴越王樱在江南之功德,钱家有祖传铁〈圈〉〔券〕在蝶县云云。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廿分开行政会议,讨论厉熙晖被殴打事。六点散。晚厉生在草坪上报告被殴经过,闻昕者仅数十人云。丁庶为、朱习生、孙斯大先后来谈。
  接赵元任太太、Mr. E. Sowerby Orake 函(此函交与戚叔含)
  
杭   晨昙82°。下午晴92°。晚十点88°,睛。
  十四届世界Olympic 在伦敦开幕。作Ice Cream 冰洪淋。
  晨六点半起。上午tt铸颜来,为附中经费及人事问题。缘附〔中〕本年将停聘任大遣、张续渠、王道韩、〔耿家举〕等四人,而同时其女婿金松则继续应聘,因之引起浙大毕业生在附中同人之不满。余对于任、张、王之去职同意,但以为公平起见,则其婿金松亦应去职也。再加高二学生因张炳恒以壁报主张迁校批评校长而被开除,故学生中亦难免响应也。
  孙斯大来,报告昨晚暑期留校同学会中学生厉熙晖报告情形,谓李浩生当场提出抗议涉及中央,可称小事大做。步青、王季梁、李乔年等先后来。又丁荣南来,余告以出纳室主任决请陆攒何代理,因孙季恒不愿再居虚名也。昨日至中央银行借款,由张忍甫与丁荣南接洽借到200 亿,可以最低月八分利出借。近来中央银行转借三行亦月二角四分,三行省行出借月息三角,商业银行高至五角云。中午允敏以冰棋淋粉制冰漠淋。五点孙斯大来,谓己晤到陈雪屏,谓昨晚夏令会学生本有来浙大寻衅之事云。六点廿分李季谷、陈雪屏二人来谈,余约彼等明日晚膳。八点借允敏至刀茅巷晤贝时璋、黄炳坤等。回。学生陈明达擅自接电线于北教室达五十码之多云。
  "Supersonic Speed" : W aldmar Kaempfert , New York Sunday Times MagazineJune 20 , 1948. According to aeronautical engineer subsonic speed means anything lessthan 600 miles/ an hour , transsonic 600 900 miles/hour , & any speed over 900 milesan hour is supersonic. The speed of sound at sea level is 761 m/h and at 10 ,000-40 ,000 I ahout 663 m/h , hecause of low T. and P. The flow pattern in case of air hasthe speed of sound. When the plane is travelling at the speed of sound , there is no timeto send pressure wave ahead to prepare the air , to tell it that it must flow over & undera wing. There must he an advance pressure wave , if there is to he this safe smooth flowof air.
  接徐仲年、李振东
杭   晨睛83°。午后睛89°,最高91°。晚88°。
  南韩大韩国选李承晚为总统,李范责为总理。人口二千八百万,南韩占2/3 。以38 0 N 为界。北韩有兵廿万。蒋总统、咏霓返京。约李季谷、陈雪屏晚膳。萧卓然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庄达卿介绍伪北大毕业建筑系欧阳掺来,于卅五年名义上毕业于北洋工学院,两年来在建筑工程办事。适胡肖堂来函,谓前介高乃聪不能来浙,另介萧永龄,在西北水利局任〔职〕工程处,以父丧回吴江。余以萧路远未必可靠,遂约润科与欧阳一谈。觅陈明达来,警告以嗣后不得再拆装电灯。卓绍华来,渠允以学生公社为办成人班之用。
  乔年来,谈理化卷子看卷先生欲将看卷一本算二本,此种较量锚妹之精神使余大为〈大〉〔不〕快。吴均一来谈,欲专请一考古专家,余允聘兼任。邦华及沈丹泥来谈,为华家池图书馆事。贝时璋来谈,为赴研究院兼任事,并以仲济函见示。仲济八月一日赴英。步青、增禄来,知朱嘉谷将就聘江南大学。嘉谷支二年校中薪水兼住学校房子,回国后忽就江南大学,实非道义所许。午后睡一小时。作函与默君、希文。
  三点半开训导委员会,讨论关于厉熙晖事件之处置,决予以警告。此次招生有教育系学生入考场护航认识之女生,被监试者查出,决予以退学处分。次讨论风化问题。近来男女生人夜至子〔夜〕后侵晨在草坪上谈情,终夜不寐,决予以制止。
  晚请陈雪屏、李季谷、石延汉、佘坤珊、晓峰、李相励、石君、润科晚膳。
  接Paul W. Frillman (USIS) 、竹森生函 谢家玉、朱驷先函 胡肖堂、家玉电
  寄联合国(成功湖)新闻处Wanagar、缪经回函许恪士函又电谢惠元函曾继锋、顾学裘函 寄希文、默君
杭   晨晴85°,下午晴90°。

  松松自浙大医院回,体温38.2°C。报载默君上海古神〔父〕路51 号〔屋〕昨被盗劫。
  晨七点起。允敏将松松接回。松于廿八在浙大医院割扁桃腺后稍有热度,未几即退,昨又升至37.8 吨,今日38.2 ,但因在院不便,今日接。
  上午附中教员罗聚源、张叶芦、刘哗、张生春四人来,谈本年附中辞退王道韩、任大遣、张续渠及耿家举四人事,攻击沈铸颜私心太重,谓金松(铸颜之婿)教公民半年,高小上课只上课二小时,六年制高三只四小时,体育教员朱培生不上课。任大遥亦来谈,去年渠为稽核委员,在九月间沈与会计黄钦黑(已离校)有冒领八、九、十各月公粮之事。体育教员俞海林,中学学生聘为附中教员,且加课钟点云云。
  未几朱善培来,谓近将邹松云由训导干事升为组长,加薪廿元,无异逼其去职。事务吴寅生忽调童军,而童军主任吴贤临与吴寅生积不相能,无异迫其去职。出纳徐171君亦调人,注册耿家举亦另调。下午耿家举亦来谈,谓在校多年并无过失,因教生物钟点太少而被停歇,家在合肥,无法回家。任大遥亦来,欲向法院提起诉讼,余劝其勿必。下午蒋亦凡来谈,欲将医专刀茅巷地售一部于浙大,索价亩一条金子即卅亿也。士楷来谈。
  午后召沈铸颜来,询其关于耿家举、任大造所举各点。据云,渠己介绍耿家举赴严州中学,但耿不愿前往。又关于冒领八、九、十各月公粮,渠承认为事实。此事将来难免成为口实也。允仪来。又刘宝善之子刘承寿,因去年考大学未取,人补习班成绩列第四名,未能保送。余素来反对补习班保送办法,因补习班在大学绝元地位,元非恐子弟失学而设。而不经考试,又可保送,均属自私自利之举。而校中教务会议,竟不顾公平是非舆论,而竟欲全体保送,使余大大不满。后经乔年来谈,准送115 ,计成绩齐全者十五名者,故只能送三名,而刘名列第四。前曾屡次来说,余均不允。今日往华家池报名考英士大学,途中翻车伤手足。刘宝善大懊丧,余亦深觉不快。但此事余只良心无愧而已。
  接杨昌业函 张梦文、汪敬熙、范国梁、赵松乔、张叔同、卢于道寄Paul Frillman (U. S. I. S. Shanghai) 、郑石君
  
杭   晨晴热86°,下午二点半92°。
  浙赣路通至株〈州〉〔洲〕.可通粤汉路。赴九里松。松松发热。张延哲来。
  晨六点半起,觉甚热。松松于上月廿〈九〉〔八〕割扁桃腺后,两日来有体温,昨下午38.2°, 今晨37.8 ,下午38.4 ,深恐系伤寒。但晨问李天助来,认为割扁桃腺之后果。九点借振公、子桐、彬彬三人乘校车赴九里松晤保长王永熙,适其人不在寓,乃由其子引领同乘车赴灵隐大门外对面之饭馆,遂与谈翼如墓地事。
  据云地亩价需七千元,实付二千元,其中尚有王永熙所代付之款不在内。在民国廿六年请一孔姓堪舆家到处看穴,并在九里松筑了二丈高之台以望气,如此化去时间不少。待要葬时,则芦沟桥事变己起,而草草人另一穴。胜利后又不急急于落葬,但时时有人来问询而已。余询地价情形,据云沿公路之叶姓已付五百元,俞姓一百元,王景照三百元,现在作坟之王永泰三百元等等,实际收二千元,而已付去堪舆家作台之款不在内。至于地价,临公路之地,战前市府地价为二百五十元→亩,而实付八百元,现则市府定价五百万元,依比例一千六百万元。但黑市价每亩金子一条(四十亿)最少,战前八百元等于八十担米,则亦需三十二亿也,可知将来地价之纠纷必大。与子桐谈后,知目前步骤为: (一)向市府地政通知地亩业主以要收之亩分。(二)次则决定地亩价目。(兰)过户手续及领图照。
  (四)钉界牌。王永熙之意,亦以为最要是觅唐榆生来经于其事,以资熟手。又谓据堪舆家言,去年穴扩向北大利,今年又不吉,故须重新定向云。十点半偕振公等至灵隐寺一行,又至玉泉一转。十一点三刻回。
  下午睡一小时。耿家举之太太饶师岚来,为其夫被附中停职事。又晨省府秘书长张文理(延哲)来谈,谓省府已由中央拨到一万亿,故目前第一步将省府待遇提高。第二步治安想有办法。第三步即从事建设,拟请浙大同人帮忙云。余请拨给浙大同人每月七斗之平价米及学生自费者之平价米。
  寄汪墩哉、谈家桢、赵松乔
杭   晨睛84°,下午93°。

  总务长储润科辞,朱仲翔继。襄冲曼来。
  晨六点半起。松松体温又高达38.1 0 C ,故疑为是伤寒症,且松〔便〕中曾出血,而又大便不通,与伤寒征象相近也。允敏上午取小便到浙大医院去验。戚叔含来,知方重夫妇迄未应聘理由是他们子女二人去年均未考取,今年要不考而进大学。去年补习班上曾加入,后因无保送之权利故中途退出。余谓如方家子女可以不考而进学校,则任何教职子女只要中学毕业均可不考进校,我们就成为特殊阶级,安能如此办理耶?邦华来谈,为农民告发职员陈刚事。步青来,云其十三岁儿子自日本来此不费一文云。日本情形胜于中国,因有美国之接济也。董伯豪来,又吴穰初来,余告以工修股沈帧、章厚培、何苗生三人均不能监工,亦不能打图样。近进欧阳掺系庄达卿介绍,故兰人中必去其一人。顾俶南来,与商训导长事,因同事中无一愿就者。
  李相勘本有就意,因渠本学期工课太少,只三小时,就训导事则可改专任。但渠与校中学生一谈,有谓李若任训导,则自治会立即贴壁报攻击,因渠与费香曾曾一度交恶,而学生方捧香曾也。俶南荐朱善培,余瞩振公往晤,谈无结果。善培荐季梁,余以为不可。季梁先生年已逾耳顺,渠不能再任此种常常受气之事。余读迪生日记,悔不趁其自重庆回遵义之便劝其休息,如然,则尚可延年益寿。
  下午暑期补习学校工作学生叶开文(化工四)、吴大胜(物理三)来谈,谓本年高初中补习班五班有学生300 ,小学有200 人,识字班200 人,人数共有七百之多,学费收入可得二亿三千万元,教读者可得报酬云。据王承绪云,工作精神尚佳。晚附中毕业生谢炳麟(农艺三)、唐为根(土木二)、武仲璋(本年航空毕业)三人来谈,对沈铸颜表示不满。
  接陈柏青、谢家玉、默君、李相勘寄霞姊、姚尚午、黄仕松、庄达卿、卢嘉锡、宋达泉、孙晓楼、谢惠元、通伯173
  
杭   晨晴85°,中午晴,下午92°,晚九点91°。

  希文来。侠魂逝世十周纪念。朱仲翔来谈。今日秤得帧104 磅,士楷117 ,波若135 ,希文140 lbs ,彬1211bs ,宁102 磅。
  晨未六点,希文自南京来,参加侠魂逝世十周纪念,并带默君二千万,叔同六弟一千万元作为祭奠之用。闻上月廿八王镇宙与能能在介寿堂结婚,到客人→百余人,于右任证婚,沈成章与周至柔亦到。卅日晨古神〔父〕路51 号被盗事极离奇,缘事先能能已接二恐吓信。但此次能能尚未到沪,物资亦多在京,何以在此时抢劫亦费解。作函与科学与社会委员会C. S. S. R. 之主席1. M. Burgers (Delft , Holland)0 张续渠来,渠未接附中英文教员聘书,决计回福建永安原籍。农化系毕业生刘嫩春(女生)来。朱仲翔来,谈发八月份薪水倍数事。孙斯大来,谓渠已接洽朱善培,有任训导长之可能。下午四点半善培来,渠对训导亦乏兴趣,表示不愿就,余嘱其再考虑而出。
  松松热度日高,极为可虑,三日来之温度:6 AM 12hOO 16hOO 20hOO八月一日37.8 37.8 38.4 39.0八月二日38. 1 39.2 39.2 39.4A月三日38.2 39.0 39.4 39.6从上边温度之变迁极似伤寒,但王季午昨来时谓松松既不头痛,又不肠痛,且精神尚佳,又若不似。近日便结不通,今晨因三日不大便,更觉腹痛。幸今晨己大便,故肠痛已好,而温度仍继续增加。
  晚王承绪来,以李相励之函相示。缘晓沧以教育学系人材须有调整,王欲为、潘渊、李相勘、朱习生均在将调整之列。李既休假,故本年只予以三小时之课给以兼任之职,李已电复不就,但近又来校,坚欲留校,因此遂成僵局。且欲为、习生等既知有此消息,咸不直晓沧之所为,此事遂成棘手矣。相勘既不能就训导事,而朱仲翔适就总务,故拟以一年级属诸相助,再当与晓沧谈之。
  寄通伯函Prof. J. M. Burgers
  
杭   晨晴85°,下午91°,晚七点阵雨雷,十点84°。
  克服襄阳。松松温度与昨相同。
  晨六点半起。上午张宗汉来谈生理助教事,缘张宗汉原在中正医学〔院〕任教生理,二年前即欲来浙大,时浙大尚只有医学院一年级,无需要。至去年又来函,余以询王季午,季午以孙稚荪为顾问。稚荪与张宗汉虽为同学,但稚荪素轻视张,欲介俞建章,因此又不成。张与吴均一谋以人类学系名义来浙大,但人类学系无助教可拨,而张之实验乃成问题矣。学生陈明达来谈。
  中午成斐然、夏玉芳夫妇〔来〕,余知夏在最高法院,请其为邮伯瑾三人上诉事速谋解决。渠谓恐特种法庭成立后,此事将推委于特种法庭云云。王季午来诊视松松。士芳来,借其太太与三小孩,据云自海南岛海口来,因途遇台风费了十五日,本来五日可到。自海口至广州二天,广州至上海三天。自广州至上海二等舱票五千余万元,四等舱一千七八百万元,此来二大人、三小孩化了一亿余元。渠只支了六月份薪,赖年来积蓄得以维持,因在海口收入月二千余万元,支出一千余万元(五、六月份)足矣。米价只杭州一半,水果更廉云云。渠因与农林场场长刘其C J 不睦,遂致为锤叙部解职云云。约士芳等在寓中膳。假寐一小时。
  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家玉报告经费接洽经过。今年下半年修建为2020 亿,特别费230 亿(23 , 289 , 000 , 000) ,经常570 亿(57 , 708 , 000 , 000) ,即每月88.0 亿,较六月增四倍(原为十七亿)。七月份教职员生活倍数沪杭已定为一百六十万倍,除已发六十三万倍外,尚须发九十七万倍,约需五百亿,现校中教职员生活基数为五万五千六百六十元。现加发三个月四十二〔万〕倍,即126 万倍,共得719 亿左右,此数已不日可到,如此则可以补发七月份之九十万倍矣。五点半散会。八点偕邦华晤马寅初,知其将应台湾大学及燕京大学之聘。渠欲〔来〕浙大,苦无额子,故允其兼任,教四小时,以一百六十万倍计,每月只三千余万元而已。
  接G. E. Stechert (Brentano)寄陈公洽、韦人骗、徐志萝、郑鹤声函
  寄费孝通《乡村生活> Peαsant Li庐in China 、建功函李季谷、Cambridge Trust Co. 、徐振
杭   晨晴81°。上午睛。下午二点90°,雷。2:15 雨,三点止,88°。晚84°。

  晨六点起。松松热度比昨未增,可知确系伤寒而温度已到最高点也。农经系毕业生王万仓来。本届农业经济系只能留一人为助教,熊伯衡主任主张择三年半中成绩最高者。注册课报告蔡人宝(龙泉人)平均8 1. 74 ,王万仓81.50 。但实际分数算错,王万仓应为82.92 0 但聘书已发,余允为蔡院长言之。九点乘长生洋车赴浙大医院,以大便(松)样本交季午,季午以Merck Manual {默克手册)(医生用)一本相赠,此乃CNRRA 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赠校中,有十本之多。
  晤晓沧,谈关于李相勘事。余以为李既来,拟以李任一年级主任,则虽只教课三小时,仍可作兼任,而晓沧则以为校中岂无辞教员之权。余以晓沧尚未出院,侠其割搏病愈再谈。十点回。士芳来,余允再函沈成章。渠原定明日赴萧山转绍兴东关,但以今日客横加价自二百〔万〕加至四百余万一天,故决计今日下午赴萧山。
  175丁荣南来,据云杭州有一中医名王幼亭,专治伤寒,住忠清巷存仁堂。近来伤寒蔓延日甚,故每日挂号只限70 人,每人门诊收120 万元,故每日可得一亿之数。又在浙大医〔院〕遇一浙大毕业生在拔灰指甲,十指甲皆去,颇痛苦,近已十日,但觉新长者仍不甚佳。渠交余一方:用花椒、大蒜、五加皮、荆芥、生姜、明矶、防风、凤仙花、地骨皮等加醋、陈酒,放入其中廿四小时即愈云。下午邵力行〔来J,据云一二日内即赴南京晤默君云。
  孙斯大来,谓李相勘经朱善培等之苦劝,巳允就训导长事。五点半至游泳池。
  今日下午二点闻雷,二点一刻起雨,三点即止。温度只低2 。F ,即西北风即止,天仍闷热,四点半又有雷声。松松温度上、下午与昨日一样,晚八点为38.9 吨,比昨稍低。晚膳后王承绪来谈两次,传晓沧意以为李相勘虽允为训导长,但杨亮功如必欲渠前往,则不宜强留。余以为此事全在李相勘个人〔而〕已。但相勘如为训导长,恐不免有反对者。相勘于二十号左右曾有辞聘之电,但此电留振公处,迄未寄与晓沧。此事晓沧亦引以为大快。余在电上未批明交晓沧,而此电乃在振公处压搁也。
  接严振飞、徐近之函 寄李今英函 默君函 寄卢析薪等C. S. S. R. 印刷品
  
杭   晨晴80°。下午睛。晚有雷电未雨。十点87°。

  樊城克服。The alleged kidnapping of Mrs. Kasenkina and Samarin family , both Russian citizensin America.晨六点一刻起。竹森生介绍斐章女校校长胡碗如及赵述庭来。竹森生捐资购卧龙桥宋庄(即郭庄)屋建立女学,请胡为校长。胡曾于赵述庭在台湾教育任内任第一女师校长,此次欲邀余及晓沧为校董。赵住东流纱路28 号。郑石君来,又晓峰来,余与谈叔谅事,缘叔谅因身体不佳已不能教课。近考试院改组,又改为参事,而校中以驻京代表名义。但自谢家玉任驻京沪办事员以后,不免重复,故与晓峰商,拟自十月以后停薪。事实上因渠亦无若干工作可做也。
  午后睡一小时。作函与英国S1. David's College , Kent 之Principal 校长D. JustinSchove ,谈及其所著《千余年来中国气候》一文,并提及唐山老教授Mr. Chatley现已退休居英国云,并以原文寄与蔚光。五点半至游泳池,见体育课之李君正在教许多教职员子女人水跳之姿态。六点三刻出。回。
  梅太太来,知渠将应香港某中学之聘迁家赴港。余责以大义,此时时间太迟,学校觅人不易。且李祁告假,郑儒喊离校,方重、叶之秦夫妇又以小孩不能入校为由不愿应聘,如李今英再去香港,则外语系自必发生极大困难,戚叔含前己表示不愿居代理主任名义。晚膳后与家玉谈,知有一薛太太愿出巨资在浙大办小学,王爱予之意以为不如由薛主办,学校资助较为合式。
  大学生向往都市。《大公报》、《东南日报》八月十一日消息:厦大调查毕业生服务地点,216人中愿在南京者126(一人可写二个志愿) ,上海者122人,留在福建者仅33人,福州、厦门26人,留校者3人,仅4人愿服务其他内地。
  寄蔚光函Lt. D. J. Schove
  
杭   晨晴84°。下午晴92°。晚十点半90°,无风。

  朱嘉谷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何苗生来,渠于四年前到龙泉分校任职于庶务处,因杭后因建筑委员〔会〕需人调会中,但会中除建屋开标之外并无他职务可做,故事实上等于闲散职员。此次建筑费定为2020 亿,乃有专人绘图之需,乃以缺额,故不得不去人。庄达卿近荐一欧阳掺来,遂致何苗生不得不去职。何家有老母,并有一妻二小孩,余己允给九月份遣散费,渠请多给数月,拟提下届行政会议。
  十一点朱嘉谷来,知乘Wilson 总统号三等舱。此轮与Pres. Cleveland 同样新式,头等舱自600 美金起至一千余元,三等舱五六人一间,与General Wiggs 头等相仿,但吃中国菜,且同舱多华侨终日赌钱云云。渠此次代带钢笔三支、铅笔一支,袜、underwear 及pants 均一打,彬彬雨衣一件,系宝望代购,价为十六元。又叶楷代购之维他命。据云在人口时税关检查颇严,且费时极久,如带一留声机必费一礼拜之时间云。渠幸未纳税,因衣物等件可不必税收也。
  松松今日温度巳较低,上午六点半37.4°, 脉搏邸,几为Normal 。下午四点脉搏102 ,体温380.0。现在浙大医院患寒热者有孙稚蒜太太,何增禄太太及仲崇信太太,均为高温。渠等与松松均于上月九日去合作食堂参加钱琢如娶媳之喜酒,故恐系Bacillus Typhoid 伤寒杆菌为患,宴席中有此微菌遂致同患此症耳。今日晚间大热,十点半尚90。,又无风,树上枝叶不动,睡后挂帐嫌气闷,不挂帐又有蚊子。
  入睡后屡醒,起二次,十二点温度88°,四点86°,但仍觉热不堪耐。
  农村复兴联委会人选,我方蒋梦麟、沈宗瀚、晏阳初,美方毕范宇、摩耶,共五人。
  寄晓峰、咏霓函
  
杭   晴晨85°。下午94°,楼下90°。
  上午陈公洽省长来。下午吴双寅(沈纪)来。
  晨六点半起。气温又降至85°, 但火伞高张又风不扬坐,故觉热极,为今年第一日也。午后楼上房中至94 。F ,惟至晚六点半略有北风耳。晨八点半至建德村晤李今英,与谈下半年留校事。渠去意巳坚,但云昨曾与方重夫妇、戚叔含谈,拟留李,177祁在校。又为方重之女儿说项,请校中放宽尺度收容。余告以降低程度收容,乃是困难之事,因教职子女可收容,则弟妹亲戚均可收容,将来校中将无法拒绝一切外人之说情矣。李今英之应聘书迄未寄,可知其早有离校之意,渠云拟赴增光中学云。至叶家巷十三号晤晓峰不值,遇张太太,知渠等自中正巷迁移己数天,临行与房东潘承听颇有争执,缘一资面盆已破,潘索三亿元云。
  十点省政府陈公洽来,谈及建设计划。渠意以农业为主,欲有50 100 农村工作人员,并要设委员会谋划浙江建设工作,并谈及大学思想事。余告以办大学之方针以开导为主,渠亦赞同。对于过于子三事件之处,渠表示不赞同省方办法。渠又询余以绍兴县长之人选。余离绍多年,实不能有所介绍也。〔补记:陈主席嘱物色绍兴县长,定安介绍高世梁(复旦经济、参〔议〕会秘书)与张光楷。〕午后吴沈纪来谈,知本月十八将乘General Wiggs 赴美国Ann Arbor 安阿伯读水利工程学,并谈及购煤事。王季午来,谈一小时,并诊视松松。允敏脚腿肿Dropsy,朝晚均有,余询之,据云非心脏亦肾脏症也。阅唐贤龙著《台湾事变内幕记》,对于陈公洽深致不满,但其所言似有背〈影〉〔景〕,未能全符事实,且有人人以罪之嫌。晚晤胡昭刚、朱福忻。
杭   晨阴83°,日中晴,下午92°,六点至七点阵雨,晚82°。
  上午农林部次长周昌芸及贡沛诚来谈。
  晨六点半起。昨晚虽未雨,但因子夜后发风,故稍觉凉爽,但至中午又热。四点后即满天阴罢,六点始有阵雨,七点即止,骤觉凉爽。六点游泳时水温尚高,而人在空〔气〕中觉冷。上午八点剃头,据云校内己卅万元,余付五十万元。
  晓沧来,渠以相勘教育系教授兼训导长聘书见还,以为相勘可单任训导长,而以中等教育界赵述庭,余不以为然。因相勘在校八九年,不能骤将其功课给述庭,且事先己发兼任聘书,但晓沧犹坚持应以训导长〔不〕兼教育系教授,余允之。但因此事,在师院将聘书耽搁一天。相勘已知之,下午来谈,谓晓沧既如此排挤,渠雅不愿再留,但明日去沪为安大招考后,将回杭与晓沧理论云云。相助为训导长,可以解除学校一个困难,但是学生反对,恐亦难免,尤其系中发生纠葛以后。
  贡沛诚借农林次长周昌芸来。周系德国留学生,习农,渠今日参观农学院。今日得叔永函,邀余赴乍浦,余劝其来莫干山。中午阮毅成夫妇来,余托贡沛诚及毅成为物色莫干山休息一星期之地点。午后天仍热。阅New York Times (July 11 ,1948) 。五点一刻赴游泳池游泳。四点后即有雨意,六点始阵雨,但雨不多,且时雨时止,七点即停,温度较低。晚作函与驷先。
  Annalee Jacoby 评John K. Fairbank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α 一书,谓"I can not remember another volume which holds , packed so tightly , as much scholarly informationabout a single book. "又谓"He can read Chinese texts as < a> galloping 8 pagesan hour-" 云云( "N. Y. Times Book Review" ) ,以上所云不免有过奖之处。
  Magazine Seebon James Reston 著"The Convention System一-A 5-count Indictment"《选举大会制度一一五项指拉》谓Lord Bryce 谓是美国政治制度之弱点, IrwinS. Cobb 谓徒滋纷扰而无成就之机构。据Reston 制度之不佳理由有五: (1 )代表名不符实,如南方诸州共和党大会亦有多数代表; (2) 代表所举人选不代表民意,并不选人民要选的人;(3) 在朝政党派可以操纵党员大会选出之人,如1948 年民主党选Ha町Truman; (4) Delegate 代表之多寡使大州如N. Y. 常占胜利,如1948年杜威之N. Y. 有97 票, Stassen 之Minnesota 明尼苏达州只25 票; (5) Convention之环境太扰攘,不能平心静气选得当的人云。
  接任叔永函台湾薛钟彝函
  寄王仁东函 薛钟彝、许恪士函 任叔永函 寄朱骝先辞浙大校长函
杭   晴晨79°,下午四点88°,晚87°。

  中午接唐培经电话。石延汉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接阮毅成电话,谓莫干山管理局局长王正谊已与洽商,莫干山住居可用前汉奸张啸林之屋,毅成可同往,各得二间。日期定后,先一天通知,王正谊可派轿子来接云云。未几贡沛诚厅长亦有电话,谓与王正谊己说妥云云。
  郑石君为添新文学教授事,欲添聘二位兼任教员,一为布雷介绍之蒋祖怡(杭师蒋伯潜之子) ,一为徐仲年介绍之孙伏熙(春苔)。又欲添一本届毕业生为助教。
  余以国文系名额已满,添人实为困难,只允添一兼任而已,石君颇为快快。琢如来,以刘操南升讲师之论文相示,谓刘在国文系欲升讲师而所交文章涉及科学,而琢如将此事搁置,遂使其上次升等委员会不能升等。至于国文系反对其升等,由于允仪事先曾为其赴张晓峰处二次说项,并谓允敏亦赞同其升等。此种言语更由晓峰传与周文清教授,因之任铭传(心叔)等诸人大不以刘为然。当国文系欲去张仲浦时,任、徐(声越)二君即反对,谓必先〔去〕刘操南,卒之张仲浦、周意与刘操南三人均留校,因之新聘教授发生困难。
  中午打电话与教部唐培经,询2020 亿建设扩充改良费之支配,因电线不灵不能明晰,乃作函与谢家玉。下午石延汉来谈,余告以余不能去台湾,缘松松发热所致,并谢其国台湾气象局薛钟彝。叔谅来谈,渠决计去京,谓京中一切布置就绪故。
  晓峰曾有留渠为省立图书馆馆长之意,李季谷己允考虑,但叔谅不愿就。余示以昨晚所书给朱驷先辞浙大校长并推荐胡刚复函。渠此次行李赴京得朱酒仙之助,当公家物件算,故不出重大费用,余将来迁京不知如何办理也。吴耕民借邦华来,为179蒋芸生房屋事。晚约梅太太、仪慈、昭复、朱嘉谷夫妇晚膳,膳后严仁屡太太、梁永康太太、谢幼伟太太及王倘太太来。
  寄翁文渊、薛钟彝、周纯白函黄炳坤、严仁庚、Franz Michael 、A. F. Ufford 、Lottie Ufford 、家玉接Lottie Ufford 、黄炳坤
  
杭   晨晴83°,午后90°左右。晚九点88°,晴。
  民廿三级潘圭绥来,求荐函与贡沛诚。
  晨六点半起。松松热未退。唐觉来,知渠将于十五日在杭结婚。仲翔来谈,又步青、王劲夫来,均以房子缺乏为言。而建筑费大增,杭州土、木、石匠等一工增至三百二十五万元。接士芳函,知其已到东关,谓一家六口每月需八千万元之费用,故不可一日元事。绍兴米价〔每〕石三千四百万元,肉128 万元一斤,鱼96 至80万,白菜六万元。较之海口,米价相若,而其他物价贵三倍云。彬彬今日至浙大检视鼻腔,谓右鼻腔有Inf1ammation 炎症须开刀。宁宁左耳疼痛,因游泳水人耳之故。现有梅仪芝、谢觉予小孩及振公三小孩均患耳痛。松松近日温度元变化,晨37.2°,晚38.2°。唐觉来谈,为十五号结婚事借款。
  午后三点开行政会议,决定下学期收费七百万元,计赔偿及讲义三百万元,体育一百万元,杂费二百九十万元,学费十万元。较之上学期二十万元贵35 倍,较去年秋七万元多一百倍云。叉开预算委员会,余报告经费事。下半年(7一12月)之经费,计经常577 亿(内附中十亿) ,建设二千O二亿(内建筑17∞亿, u. N. R. R. A. 工学院2∞亿) ,临时二百三十三亿(内药厂180 亿,医院十二亿) ,生活补助一千三百二十六亿,公费膳费三百六十亿,共4498 亿。北大6850 亿,中央大学6622 亿,中山5078 亿,但东北大学与长春大学预算更大云。七点散。晚膳。今日希文与李洪新赴六和塔、虎跑等地。
  晚膳后晤郑石君,谈请孙福熙及蒋君兼课事,询允仪病状,并与王爱予、顾俶南谈考新生监考事。又至刀茅巷底晤陈叔谅。叔谅已决计搬南京就考试院参事事。
  余告以Franz Michael 在U. of Washington Far Eastem Institute 华盛顿大学远东研究所为副主任,由Hummel 之介绍在杭州向Chu Jen Chiu 购方志三千种。余叠询人,元一知有朱姓藏书,但谓田家园浙大医院之地主王缓山,号体仁,藏有方志三千种,其选择之精为私人全国藏书之最。今日叔谅告余,谓王绞山于民甘四五年时托朱遂翔在北京搜集方志。廿六年冬杭州陷落,其书为日人所占。王续山于廿七年去世,其三子各据方志若干,一部为日人所毁。现拟索价二十根金条或美金一万云。
  九点半回。
  接秦元勋、冯敏结婚帖(地点:贵阳科学路艺术馆)
杭州   晨睛84°,午后四点91°,晚九点85°。晤周企虞(象贤)、阮毅成。

  晨闻小猫叫声,黎明不能睡。松连日温度早晨均在37.2 0 C ,午后38 。左右,不知究为何病也。上午张晓峰来,据云其公子镜湖今年方在史地系毕业,近忽患盲肠炎。觅李天助医生,认为荆疾,不劝割治。至昨觅周仲奇,始诊定为盲肠炎,即送医院。因入院迟,故己溃烂不能割治,变为腹膜炎,病状极危,己打Penicillin 青霉素40 , 000 单位,病极危险云。
  余适得装冲曼函,告余谓袭克思、
  
  定七月卅一日由美国启程回国,就北平师范学院事云云。余以其尚未接浙大聘函,故拟作函至香港,嘱袭克恩来杭州L 十点邵力行(传民)来,以默君函见示,嘱即进行翼如葬事。十一点馀借振公与传民乘车赴市政府晤周企虞,以默君函交去。渠怪去春默君来时,当时曾与地主言明二百万元,而默君只允一百万元,故未成交,将此事托与毅成,致搁置年半之久,现则价目大涨矣。当交地政处徐处长来,与传民、振公交谈,决定一二日内即觅地主讲价,侠价定后即付交,可以作过户及出图照手续。
  出至英士街54 号晤毅成,询王绞山之方志图书。据云只1100 种,其中只一二十种抄本或孤本。王绞山为盐商,与钱士青为同辈,故欲购其书,以与钱士青商为便。但方志散存其子女处,购买不易云云。至华盛顿钟表行配眼镜,十二点半回。
  三点至游泳池,与希文、彬彬游泳。卓兆华女士来,谓美国救济委员会Mr. Thor 要来看余,余约八九点钟。
  五点半开稽核委员会,到雷力田、陈鸿遣、陈卓如、朱仲翔、钱琢如。惟佘坤珊一人未到,至吃饭时始来,可谓只享权利,不顾义务。会中决定农场账(五、六、七月)交钱琢如、陈卓如审查,湘湖农场账交力田、鸿造审查。六点半散。晚膳除到稽核委员会外,劲夫、邦华、叔谅、石君诸人。晓峰以其子病未到。八点半散。
  接周恕凌、E. S. Drake 、滕维藻、袭冲曼函默君寄中华自然科学社袭冲曼函
  
杭   晨睛83°。

  晨钟道锚(映奎)来,借同其二公子德炜及大公子。
  晨六点半起。近来家中用途浩大,松松开刀,希文自京来,又请朱嘉谷晚膳,故八月份之六十三万倍之薪给早已用罄,不能不向学校借支矣。本月收入尚赖默君送侠魂逝世十周二千万元,叔同送一千万元。而一百六十万倍之薪给报上虽登,而财部迄未拨给。
  九点美国人1. Clifford Thor , Associate Administrative Secretary , National Students181Relief Committee (上海圆明园路133 ,学生救济委会副总干事)来,余嘱卓兆华乘车陪同参观农学院与医学院。九点半乘包车至东平巷八号,晤石延汉不值。出至浙大医院晤王季午,知何增禄太太与张镜湖二人病况均严重。前者温度己退至38 吨,但脉搏(120 + )、呼吸仍高。张镜湖之盲肠已割,但留内之肠不能动作,因受毒而麻痹也。余询松松是否可上莫干山,渠以为不动为是。
  十点半回。约振公去看建设厅厅长贡沛诚,为士芳觅事。余知沈成章未必肯为士芳位置,虽是娃叙部曾有解职另候任用之说。谢幼伟、李乔年、郑石君、戚叔含、陈鸿造等相继来谈。蒋亦凡为医专请一眼科教员李君,欲其24 岁之苏克兰夫人来浙大教英文,而欲浙大供给住宅。佘坤珊竟口头允许,余认以为不可。李浩培欲请经济学教授,要余函卢庆骏觅黎禄生,初己拒绝。接叔永函,约十七日来杭同往莫干山。但王季午以为松松有体温,以不远行为妙,只能看数日来之温度再说。
  公务人员(中央) 文职员561 , 541 人,职员317 , 634 人,公役117 , 648 人,技工、警工126 , 259 人;武职4 , 941 , 590 人,官佐646 , 747 人,兵士4 , 295 , 443 人。下半年总预算公布,岁出岁人均为三百廿三万亿六千余万元。岁出最多国防部一百卅万余亿占389毛,教育部五十万一千亿占15.3% ,粮食部10.9% ,财政〔部J5.1% ,交通部1. 6% ,农林部1. 149毛,水利部1% ,外交部1 %,社会部0.879毛,内政部0.829毛等。
  与各年度相比,如以民廿五为一(十二亿元三) ,则廿六年为1. 1 ,廿七年为0.9 ,廿八年为1. 6 ,廿九年3.5 ,卅年8.2 ,卅一年2 1. 3 ,卅二年43.2 ,卅三年112.3 ,卅四年5 , 003 ,卅五年5 , 475 ,卅六年34 , 500 倍,而卅七年上半年173 , 472 倍,下半年为243 , 000 倍。岁入预算中,货物1 , 127 , 000 亿占34. 5% ,关税23. 7% ,盐税18.3% ,国有营业5.2% ,所得税4.9% ,土地税3.7% ,印花税3.2% 。
  接杨亮功电叔永函唐培经函家玉函吴承洛、黄炳坤寄默君函E. S. Drake 、卢庆骏函蔡夫人、徐仲年(介孙伏熙)、陈布雷(介蒋祖怡)
  
杭   晨83°,下午91°,晚88°。
  开招生委员会,决定杭沪新生。
  晨六点半起。上午接许恪士〔电J,嘱赴台演讲,余再电不能往。九点开招生委员会,各院院长、系主任亦列席。决定本年预备取新生实到三百人,除选定学校保送44名教部预备保送者外,预备再取三百人。报考人数,杭沪4240名,福建883人,南京582人,武昌363人,合为6068人。决定二十人中取一人,故杭沪区可得212人。闽、京二区卷子未到,武昌卷子托武大看,侯日后再出榜。杭沪区先出榜,分数决定后再定甲(理工),乙(文、法、师),丙(医、农)之取生数。因甲组成绩最佳,乙组最劣,不能以同分数录取,亦不用同样%录取。故余主张甲组以45分,可取125人,7%;乙组41分,可得34人;丙组42分及格,可得45人,4.1%(考生甲组1829人,乙组1283人,丙组1098人。)定后即折弥封。
  中膳后三点即竣事,计(乙)法学院6人,教育系6人,外文系8人,中文系5人,史地系8人,哲学一人,以上34人。(甲)电机系43人,机械系18人,士术系17人,化工系24人,航空系6人,化学系5人,物理系8人,数学系4人,共125人。(丙)医学院19人,生物系5人,药学系1人,农艺5人,园艺1人,农化11人,病虫害一人,农经系2人,共45人。成绩最优学生均在甲组:
人名 平均 国文 英文 数学 物理 化学 史地 公民
0222 吴经灿 72.45 65 80.5 68 66 74 82 76
0142 庄亚辉 64.90 42 82 36 98 82 65 30
朱启磐 63.75 65 55 72 88 63 42 35
10232 王立群 59.95 60 50 40 81 84 66 30
叶又新 64.10 45 44 74 93 69 78 33
邵天宜 29.3 56 15 4 52 29 26 23

  五点晓沧、虞开仕、骆匡畴来,为有人具名李勉之(住宿舟河下51 号) ,告发十五六日附中考试题目世漏。余〔嘱〕虞、骆二人至宿舟河下51 号,知系久丰号纸店店主陈剑鸣,系虞之学生,询元李勉之其人,可知为匿名无疑。晚八点半至车站接刘英士至九莲村。
  接唐培经、谢家玉函三益函许恪士电教育部电
  寄任叔永电又函 谢家玉函(默君函、叔同函由希文带交)
  
杭   晨晴83°,午91°,下午晴,晚上十点半88°。
  中午在太和园请刘英士、贡沛诚、李季谷。
  晨六点半起。约李浩培、顾俶南、诸葛振公、孙斯大及刘英士在寓相会。刘参事来此目的,以上星期四总统府密令逮捕各校职业学生,其对象系: (1 )国际学联(青年)活动分子, (2) 历次主动罢〔课〕人员, (3) 反动刊物之主编人。步骤由特种法庭检举,向校中提人,不到,再提,最后通缉、开除。如逮捕,交特种法庭。此项办法专限于学生,不迁涉及教员。刘恐陈公洽派大批宪兵来校逮捕学生,致肇事端,故特来杭疏通。余告英士,谓上星期日陈公洽来,巳与当面接洽。渠亦主张疏导,不主张操切从事,当不致有派宪兵捕学生之事。谈至十二点。至太和园中膳,到刘183英士、建设厅贡沛诚、教厅李季谷及振公、浩培、俶南、斯大等。菜价四千万元,连小账等五千三百万元,可谓贵矣。二点半季谷陪刘英士赴灵隐,浩培、俶南、斯大同往。余嘱振公赴乔年处,嘱弗辞教务长事。
  午后阅Science月刊及周刊。电话阮毅成,约于星期二赴莫干山,并告以叔永夫妇于星期二中午可到。
  浙大教职员名额已发聘书(八月十六) 402 名卅六年度核定534医学院第一次15法律、哲学系一年级6建训班72人类学一年级3法学院二年、哲学二年、森林- 9医学院二年级8医院167医〔学〕院二年级6820 名哲学(3) 、人类(2) 、药学(5) 、森林(1 2) 未加入接许恪士电赵材标电郭达峰函职员145 名附中52 名599给医院105704总名额820已用名额704余116 名,其中56 得自医院寄任叔永电(为汪安球去莫干山) 黄炳坤函李季谷函John & Edward Bumpus
  
杭   晨84°。
  晨汤马伟来。新生出榜。下午晤陈公洽。晚李季谷请客。
  晨六点半起。八点乘车至松木场黄龙洞左近广济医院分院晤黄炳坤,欲参观麻疯院,适黄己入城未果。遂至英士路54 号晤毅成,渠尚未起,乃回。未几黄炳坤来,余询以莫干山上住、食情形。王承绪来,为发助教曾明协|及兼任教授赵述庭聘书事,知晓沧已去上海转台湾。余以李相勘事未解决,不能发赵之聘书。晓峰来,交来所拟浙江研究院章则,所以为省主席陈公洽参考者。刘英士来电话,知目前尚不拟有行动(省府)。余以陈公洽当面谈,谓如有行动,必以见告,故放心。但刘英士以为特务行动往往省府事先亦参与。
  今日新生发榜,邵天宜(森森)又落第。二姨闻之必大懊丧无疑。邵传民与振公今日均约在市政府相会于九点,结果地政处并无接洽地主之事。但主张以战前之地价乘公务人员倍数,如战前每亩四百元则应为六亿四千〔万〕元(目前1 , 600 , 000倍)。但实际公务人员薪给指数,除卅元外,实只此数十分之一耳。定日内由徐处长约地主之一叶姓来商谈再定。
  午后三点开行政会议及校舍委员联席会议,余报告下半年浙大预算数,并讨论下年度建筑费2002 亿应如何支配。五点借仲翔、晓峰、邦华、劲夫至外宾招待所晤陈公洽,谈一小时。渠主张办农民学校,请浙大赞助。晚六点半至游泳池。七点半至杏花楼,李季谷请客,到刘英士、高良佐、周一辑、钱宗起等。李季谷大谈许季菇被台湾人高万件〔杀〕事极详。
  高等教育的三个目的: (1)利用人的智慧与训练以解决社会问题,并兴建公众事业;(2) 谋划直接了当的国际合作途径;(3) 更完美的民主生活的实现。" HigherEducation for American Democracy" , A Report by President's Commission on HigherEducation. Chair George F. Zook. 见Scie即e April 16 , 1948.
  接晓沧函家玉函
  寄戚叔含函
杭至莫干山   晨睛85°,午后90°。晚至莫干山,十点81°。

  无锡旅行团主席团徐贤议、任知恕、杜横亭、陆小绿来谈。秦大钩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华藏寺巷十五号晤季梁,约今日借叔永同赴莫干山,渠以其夫人病足不良于〔行〕未允往。遂至振恒小筑晤李乔年,嘱其弗辞教务长事。八点半园。秦大钧(空军航空研究院院长)(来),知现在南昌,有同事五十余,副院长林君。元锡旅行团讲师助教会代表徐贤议,研究生代表任知恕,同学代表陆小绿、杜横亭等来。余询此会目的,据〔云〕有一百人,目的在于游历。余戒彼等在外弗事宣传,免得引起误会,自贻伊戚。教育系学生方宝庆、任从先、孙开源来,为考试新生时护航生邹善庆被勒令退学说项。陈乐素、谢幼伟二人来谈,为房租事。二人各月租一石米,半年交一次,依目前价每人三亿,由学校代付,分六个月扣还,房租津贴即停止。梅太太来,为方重女说项。此次考试英文得76 分,国文45 分,但数学0 分,且平均亦在41 以下,渠意欲得为旁听生,将来考得好可以升大学。余不可,认以为随班偷昕则可,但不得有学籍,更不得有学分。梅太太本人仍未应聘,以仪昭如赴金女大学音乐,则每学期学费即七担米,元力负担,惟有往香港始可云云。
  十二点至车站接叔永夫妇。遇朱酒仙,据云渠饮酒量年轻时可十二斤黄酒,现则五斤云云。沪宁行车时刻已改,西湖号改晨八点半上海开,十二点廿五到杭。钱塘号在上海原停一点四十分钟,现己改停只十分钟云。叔永夫妇在寓中膳后即少息。原来电拟约汪安球同来,余以车中人太多己回绝矣。
  中膳后叔永等略体息,余即将公文批好,在校支一亿五千万元旅费。四点半别允敏、松松,借叔永、衡哲夫妇及希文由校出发,至慎大购面包(面包每个七十万)。
  至英士衔接毅成,遂由西大街出武林门,循京杭国道至庚村。路中在瓶窑停廿五分185钟,因怕轮胎太热也。至庚村已六点廿分,即有管理局之姚君在彼相等,并遇浙大外文系学生冯世则。余与叔永等坐轿四顶,希文与姚君婴如同走上山。由新路至张啸林之别墅,名林海别墅,现以逆产充公,为管理局之招待所。即由王正谊夫妇在此招待晚膳,到武康县长张君(诸暨人)、宁波工业职业学校傅秋霖及姚君等。
  膳后在平台上星月之下谈半小时,王局长夫妇回寓所。十点三刻睡。
  寄许恪士、王讷言、竹森生、李季谷函谢家玉
  
莫干山   晨(林海别墅)80°,午后五点82°。
  晨天微明,希文即起。余亦不能睡,乃起。林海别墅为全山最佳屋之一,不在最高处,但其结构坚固。全局以石造,外加钢骨水泥,墙垣均以石砌,向东南为二层楼房,在新马路上比较低处。据王正谊云,可招待五六十〔人〕云。余与希文一间,叔永夫妇一间,均临东南,早晨观日出甚佳,毅成住后间稍差。临南、东二间之间有浴室,为Built-in 之浴缸,墙全系磁砖,并有自来水装置,电灯亦装好,惜目前元电耳。
  昨晚余等在平台上谈及乍捕,因此次来莫干山起因由于叔永之欲游乍浦。毅成谓要游乍捕,只能住在黄伯器家,即"双枪黄伯娘"也。其人原籍松江,为天湖盐枭之首,但为人豪爽,在女子中更为杰出。日人沦陷江浙,渠不为屈。成名以后,嫁乍浦夏于声。夏亦不识字,现为乍浦镇长,黄伯娘则为平湖县参议员。其人值得一晤云云。黄伯娘虽不识字而竭力提倡教育,由毅成之怂恿,已办一中心小学云。晨早餐时张洪仁县长来,知武康县有人口五万余,抗战时县城尽毁,渠带兵为游击。
  现县府方建造,人民赋〔税〕极重,每亩至九角,三倍于绍兴。抽壮丁须二十五担米一个丁。与林海别墅之老工友老韩谈,知其随张啸林多年。林海别墅建于民国十八九年,造费二十万元左右。张并给地与杜月笙,于民廿年造427 号屋。
  九点半由管理局周、姚二君及张洪仁县长之领导,往大礼拜堂(Assembly Hall)旁442 号Rev. A. F. Ufford 家。Ufford 夫妇不在家,余等略待。Ufford 夫妇先后回,谈至十一点半,在此遇Mr. Nasmith 。张洪仁在莫干山旅馆请中膳西餐,到管理局王局长(正谊)太太、徐局〔长〕、张洪仁、姚婴如,任太太亦乘轿来到,并遇经理沈君。据云莫干山旅馆有房间24 间,每二房间一浴室。房间不大,价连二成捐、一成小账二千余万,一天至三千余万元。此旅馆原名菜根香,抗战前为简照南所办,现上海人经理云。在山上称〔第〕一,次则为皇后饭店。二点下山。回寓睡一小时。
  三点借希文至荫山游泳池,知购票必须检查身体,且须购星期票,故遂回。至钱新之寓下游泳池,长50' ,广30' ,每票收100 万元,每两周一换水,换水要五天云。五点回。傍晚方欲〔阅〕费孝通著Peωαnt Life in Chinα ,得管理局电话O 知振公来电,要余回杭,余大为扫兴,回接电话,打诸葛振公与刘英士均不能通。晚不能成寐,月色大佳,方期盘桓数日,岂料仅有一日之缘乎。
莫干山回杭州   晨晴莫干〔山)77°。下午杭州、191°,晚86°。

  北平开始传学生,有三十多人送特种法庭。〔补示:特务来校捕学生〕晨天未明即起。在晨光亮微中与希文吃咖啡、面包。叔永亦先起。日出后拍一照,即叫毅成之门告别。余同来不能借往,有始无终,甚引为遗憾。给仆人老韩(东关长塘人)四百万元下赏,雇一挑夫(三百六十万元) ,借希文大步下山。6h 40'出发,七点半即到鹿村管理局,与冯世则谈数语。7:40 龚司务车出发,一路平JI顷。
  因早晨路上温度低,无车胎爆发之虞,故一路无患。此次余在山一天二晚,仅用面包等(糖)六百万元,上山挑夫、轿一千万元,下赏四百万元,挑夫三百六十万元,游泳二百万元,实只用二千五百万而已。所带一亿五千万元,余数还了学校。
  8:50 到杭州。先至九莲村松庐晤刘英士,时渠方起床,而会报处之委子匡已先在。谈三十分钟,约于下午四点去看省府主席陈公洽。九点半回。振公、定安均尚未到办公。与孙斯大谈,约定十一点请李浩培及顾俶南来。晤允敏,知余前天离家后,松松之温度即于下午高升,次日38 0 C余,昨、今均在39 。以上。余甚觉烦恼,但回家亦稍安心耳。十一点刘英士来。此次要浙大与省府合作逮捕,完全由于国府之命令,己见沪杭报端。而刘英士怕省府不通知学校,擅自人校而捕人,因之坚欲要省府于捕人以前将名单示余,得余同意。余与俶南、振公均以为不便。盖学校不能指定何人要逮捕也。但因事先已与陈公洽约好,故四点借刘英士、孙斯大二人同往,即在陈公洽会客室相谈,到特种法庭庭长王家帽、首席检察官袭朝永、会报处秘书委子匡(绍兴同乡会会长)、统计局俞嘉庸。省府交出学生名单,系中央发下者,计十九人。其中有教员四人,即张君川、冯斐、曾明洲及附中化学教员胡君。学生名单中多系离校者,而蒋世澄居第一名,可知此名单之不可靠。余与孙斯大说明,学校只知学生在校是否守法或〔安〕分守己,更不知其暗中有何活动。如欲逮捕,必须有确切之证据。陈公洽主张不要牵连太多,至多三人。由俞嘉庸指定吴大信、楼宇希及李浩生。余不知吴大信、楼宇希为何人,李浩生则一度为代表,故知之。余等并不加以可否,但三人恐均不在校也。六点回。游泳。晚晤晓峰不值,晤增禄。
  寄E. J. Brill 书店(支票二元)
  
杭   睛。晨83°,午后三点89°,晚十点85°。

  以金圆券为本位币制实行改革,发行金圆券,收兑法币,以三百万元折合金圆→元,限十一月二十日前兑掉。收兑人民所有黄金、自银。金圆券发行额二十亿为限。松松发高热:六点39.6°, 十二点40 0 C o晨六点半起。松松发高热,六点己39.6°,且心胸觉不适,不欲进饮食。过去发热三星期迄未有此现象,但自余去莫干山之日即温度骤〔升) ,允敏与余均不知187措手。昨周仲奇来,以为是肾状或发炎,否则为Influenza 流感,但症状不甚像。周劝吃Quinine 奎宁。梅太太来,谓去年仪昭等亦高热数星期,后吃。uimne 而愈。
  乔年来谈周本湘升讲师,因升等委员会两次不为通过,余为之批准。
  沈金相来;余告以下学期一年级,经教务、训"导、总务三方面之讨论,决计仍行在校本部,华家池屋可作别用。沈以一年级如迁人,则附中势在必迁。余乃告以如迁华家池,则附中学生只能走读。委子匡来谈,据孙斯大报告,楼宇希(药物系)、李浩生(师范)及吴大信(电机)三人,现均尚未到校云。劲夫来谈,知陈悟皆之子考机械得44.95 ,未取。又马宗裕之子亦以考法学院40.95 ,差0.5 未取。拟于福州及武汉发榜时有余额可以加入。
  朱仲翔来谈,关于库存应每日有报告,及支票上校长签字,盖章可由总务长代盖,向来由人事处主任代盖章也。余二项均赞同。晓峰与戚叔含来,决计加李今英薪水二十元,由余个人薪水内扣下。据戚叔含云,李之求去,因去年李今英与李祁均求越级加薪,今年李祁已加,而李今英未得,故欲去云云。
  中午松松温度达40 。C ,叫胸痛、腹痛,三点半以后温度略退至39 吨,则精神又好。王季午于下午五点来诊视,认为无危险,但不能诊定为什么病,疑心或是肺病,但不能如此高温,劝明日至浙大医院照X 光及抽血验Typhoid 伤寒症。顾俶南太太亦来。下午八点松体温又增至39.9°。晚膳〔后〕余至刀茅巷口访三益,因闻其将回东关也。三益屡来,谓士樵媳妇极不孝,有食物必以好自留,与其翁以最坏者。
  渠面瘦而脚肿,身体远不如前,骨瘦如柴,自云回东关后,将成永诀。今年己七十三,余嘱士樵善视之,拟予以四五百万元作旅费也。回后允仪来谈。晚松松睡眠不住,至一点后几于不睡。
  接黄羽仪太太函吴沈纪函土芳、郑儒铺、Europa Publications Limited 、黄宗颤、周西成寄Europa Publications Limited 、王仁东函
  
杭   晨雨,闷,82°。日中雨。晚雨81°。
  新币发行后,公教人员待遇以四十为基数,超过部份二折,三百元以上一折。王云五报告只需六千万美元即可收回所有法币。现以黄金、白银、外汇三者合二亿美元、可靠的资产二亿美元为准备金,战前法币发行额十四五亿万,现金圆券限二十亿,数目相等。国家岁入支出战前五亿美元,以后限于九亿美元。
  晨六点半起。松松温度仍高,但比昨晨39.6。较好。九点浙大医院张医生来,遂乘09.0080 车借松松、允敏、允仪等赴浙大医院。由直大方伯至绸业会馆后,改由龚司务抱至浙大医院,在委医生房中稍息,即为松在耳上取血,验红、白血球之数,结果红血球4. 5 million/1 C. 旺,白血球4800? ,均较正常略低,但并不能作为有病之征象。小便中既无蛋白质,亦无糖。又抽血5c. c. ,以培养Bacillus Typhoid伤寒杆菌细菌。最后在X 光室照X 光照片,时间上,,,五分钟内即洗出,验得确有10T. B. 结核病。自肺管之淋巳腺扩大肺部上部,已有黑点延及中部,故可断定AcutemiliarγTuberculosis , Typ40id form 伤寒状急性呆粒型肺结核病(so called from clinicalresemblance to typhoid fever) 。王季午认为下学期应休养不能读书,但认为不是立刻危险。回后余查The Merck Manω1 (默克诊疗手册~ ,知此病其来甚渐。温度上午自99 。一100 oF ,下午102 。一104。,脉搏甚高,且有呼吸困难等Dyspnea ,咳嗽少见,时间四星期到六星期,则与松松之病状完全相合。
  午后仲崇信夫妇来,知仲夫人亦曾发过高热,达104 0 以上三四日之久。但其来也骤,三日之后即渐下降而愈,似与松松之病不同。梅仪慈于晚间来,谓去年仪昭亦发高热,但吃金鸡纳而愈。松松前起己吃金鸡纳,故今日上午热稍退或由于此。但至晚八点高至40.3 吨,且不能入睡,至十点犹醒,恐晚间又不能安睡矣。晚委子匡来谈。
  接张宝壁、胡肖堂等函
  寄郑儒铺函
杭   晨雨80°,下午82°。三点起大雨,至九点未止。

  金银、外币处理办法: 人民持有金银、外币者,须于九月卅日以前向中央兑换金圆〔券),黄金〔每〕两二百元,白银〔每〕两三元,美元四元。并可得存贮,凭输入许可证支付。松松晨体温39. 护,下午40.3°。浙大学生施侠、吴大信等三人被特种法庭所捕。
  昨晚松松直至十一点始能睡,至四点馀又醒,高热未退,频叫腹中有气或胸腔热。
  五点闻门外有叫子〔哨子〕声,余不以为意。至六点馀即有学生向惟波及毛安信及校警二人来报告,谓六点前有特种法庭之便衣警十余人来校捕人,当将住礼斋108 号化工施侠与仁斋108 号吴大信及方宝庆捕去。施侠拟于今晨借毛安信回上海(施,崇明人) ,吴大信则尚高卧被拖去,来时有熟人带领云云。未几陈明达亦来。余告彼等以教育部曾来公事,以政府捕共党可以随时随地拘人。余将此事询明,嘱特种法庭出传票。如罪名甚轻,可由学校保释。如施侠者闻系误捕。余打电话与特种法庭王庭长未通,乃打电话与省政府秘书〔长]张延哲,请由学校保释。三人姓名籍贯如下:吴大信学号35191 药学杭州人父亲吴伯盛住杭州文龙巷14 号方宝庆34930 理化兰溪人父方迎灿兰溪永昌邵同兴转上吴方三角荡巷28 号施侠34321 化工三崇明人父施应昌崇明沈家湾九点吴大信之兄吴大振(省银行)及其妹吴芝寿(史地系一年级)来。余嘱与189孙斯大于九点半同往小车桥第一监狱见特种法庭首席检察官装朝永,保释吴大信等三人。直至下午一点,孙斯大始借吴大振来,并将方宝庆、施侠保出,惟吴大信因有与共产党通讯之嫌疑故,未能保释。下午曾通电话与张延哲,谓吴之家属均在杭州,可以质询其过去之情形。如能保释,则家属亦可负一部责任。陈明达等又来,余允在留校同学会中作一简单报告。
  松松上午频叫腹痛,直至九点始稍好,但温度仍高,玉季午来时精神稍佳。据诊断认为非Acute Miliary T. B. ,谓不〔致〕如此严重,系肺门淋巴腺受T. B. 侵入延及附近肺部而腹膜之淋巴腺长大,故觉腹中有气。下午一点至三点睡二小时,故松精神较佳,但四点温度已至40.3 oC矣,头上加冰水。
  晚在工学院大礼堂暑期留校学生聚会,到刘季会、冯世则等一百余人,陈明达主席,邀沈侠、方宝庆二人报告。会中提出六项要求: ( 1 )协同家属进行营救工作(吴大信) 0 (2) 对特种法庭之非法逮捕提出抗议。(3) 依北方律( ? J 拒绝特种法庭进入校内,如被传,请校中教授辩护。(4) 确实保障同学安全。(5) 查明捕人军警〔所持〕同学照片之来源。(6) 开放路灯。
  
  
杭   雨。晨阴至午阴。晚雨。终日在80°一81°。
  人民外汇资产应予以登记,限十二月卅一日前登记,在国外者向当地领事馆登记。三千元以内者免。松松皇之40.7 oC (1 05.3 0 ) 之高温,打Streptomycin 链霉素二次,每次约2 gr. 。叔永、毅成在寓中膳。
  晨六点半起。松松温度38.8 ,较昨稍〔低〕十二〔时〕39.5 ,但下午四点骤高至41. 7 。时王季午适在楼下开训导委员会,上楼商榷认为情形严重,即嘱李天助来,带Streptomycin ,拟一天打六次,每四小时一次,合1 cc 0 因据王季午看法,系Lymphatic 淋巴性带T. B. 细菌人腹膜,造成Peritonitis 腹膜炎,此系Acute MiliaryTuberculosis 常有现象。玉、李二人虽不明言,余知情形十分严重。六点打一针后,八点量4 1. 2°,到十点再加要徐荣华看护来家打一针,侵晨二点再须一针。据李、王二人云,松抵抗力薄弱,故T. B. 微菌到处蔓延。近日腹中胀痛,今日又大便不通,灌水人肠亦不出,可知其严重性也。
  今日叔永夫妇借毅戚、王局长正谊下山。余约彼等中餐,约十二点半直等至下午二点,到梅太太、庶为夫妇、季梁及毅成夫妇、叔永夫妇及王正谊。三点别叔永,渠与衡哲赴城站转沪。余因训导委员会开会,故先离席,会中到李浩培、俶南、劲夫、邦华、孙斯大、乔年、耀德、记录陆永福。决定与特种法庭交涉,嗣后逮捕学生须经学校,非万不得〔己J.均由校中转与学生,使其自行到庭。学生接传票后应到庭,如不到庭,应与以警告,再不到,即予以暂时退学,令离校。又决定非本校生员一律不得住校,毕业生至本月卅一号为止。六点散。
  接蔚光、田炯锦、顾绍荣、徐仲年、士俊、杭立武、叶彦谦
  寄士芳、蔚光、温甫函郑石君、宝莹函(托购《Lowell 传》、哈佛〔校〕歌谱、《同学会会刊》二年及游泳裤二条、剃刀一把) 士芳又函士俊
杭   晨80°。时雨时阴,下阵雨数次。

  松热:晨39.5-39.0 吨,晚40.1 。希文去沪返南京。前浙高法院院长陈文礼去世。
  今日侵晨二点及晨六点,护士徐荣华来打Streptomycin 两次。余均为松量温度,二点跌至39. 1°,但六点又升至39.5 ,使我心不安之至。八点又稍跌至39.0 。
  大便昨日闭结,今日已通,允敏以为松之小腹稍软云。八点余出至清泰路口福昌为松松购Bovril 牛肉汁二两,去九百五十万元,又椅子、拧橡水各一罐,去一百万元。
  中午温度至39.0°,但下午又渐高,四点39.9 ,八点40. 1 。在五点时觉腹〔痛J.七点后则因热度高不能出汗,继续哭泣呻吟者几半小时以上。余与允敏二人均觉痛苦之至。五点李医生来,为以橡皮管放气。据云,渠与王季午二人均尚不能断定为Acute Miliary Tuberculosis ,缘X 光肺部肺门虽扩大,内部虽已有染及,但尚不到Acute急性地步,惟腹膜受淋巴腺之T. B. 菌毒,亦可发高温。但松松腹部不痛,故非普通之腹膜炎也。今日张医来,取去小便与血,将再验。因上次所验看不出是伤寒症,而孙宗彭太太屡次验血与大便亦均〔无〕结果,庄永照与何增禄太太则均有反应。Streptomycin 今晚继续以每四小时一次之期间,每日打1 gr. ,售价为二千七百万元,尚系医院向病人借来者。此药系Streptomycin Merck (calcium chloridecomplex) ,系一种antibiotic agent 抗生素,第一次为New Jersey Rl吨ers University 新泽西拉特格斯大学农业试验场Waksman 所发现。13 gr. of streptomycin Merck 含1. 0 gm. of pure streptomycin base ,专治Meningitis 脑膜炎、endocarditis 心内膜炎,frequently helpful in Tuberculosis 肺结核、Peritonitis 腹膜炎云云。
  今日下午二点希文去沪转南京,渠留下三千万元,以一千万元为松购牛肉汁及拧穰水。午后吴大信之兄吴大胜(物理三)及陈明达、池志强、张昌年等来,谈保释吴大信事。又士楷夫妇、庶为夫妇均先后来。
  接皮高品、陈悟皆寄顾绍荣、杨仙靖、汪德耀、徐仲年、郑儒械、王仁东、羽仪太太、周销自寄默君、唐培经、谢季华、瞿菊农函
  
杭   晨阴79°,时有阵雨。晚81°,雨。

  松展热度38.0-38.7 ,晚40. 1 oc 。
  晨六点半徐荣华来打针,即起。昨晚松松睡眠甚佳,晚八点气闷,呻吟后即入191睡。十点、晨二点、六点均打针,至晨八点量温度为38 。C ,允敏甚喜。且松早晨精神极佳,喜笑自若。然自中午后又渐差,因温度增高,三点左右又哭,四点温度至40 吧。余适在开会(行政会议) ,请季午、天助二医生上楼,为服Bromide 涣化物稍安,但至七八点又觉热不可当。八点温度40. 1 ,与昨晚相同。允敏与余均大失望,以为Streptomycin 之无效验也,因迄今日六点己打2 gr. ,即十二次矣。王、李二医认以为有Typhoid 伤寒症之可能,若然则病源已知,加以养护,数日内热自然渐退。
  明日所验大便培养之菌,可以分晓有否Bacillus Typhoid 伤寒杆菌也。但松松神志过清,似非普通之Typhoid 也。
  今晨八点,余至省府晤陈公洽,等半小时。余告以星期日特种法庭逮捕学生事,引起全校之不安,故希望嗣后非有特殊重大罪犯,弗至学校捕人,否则学校中学生人人自危。学校方面得传票后自当尽力交出学生使技案。如屡告不到,即暂时停止其学籍,迫其离校。陈主席赞同此项办法。但谓京中重视杭州捕人事。最初吴铁城曾打电话,问捕几人。昨蒋总统又亲来〔电〕话问浙大捕几人。认为名单有四十人(大概系俞嘉庸所供给,其名单全不可靠) ,而何以只捕三人,颇怪浙省过宽云云。今日上午吴大信之父吴伯盛赴监探视吴大信,由余约张秘书长及委秘书子匡,嘱介绍相见,并嘱吴伯盛与特种法庭首席检察官袭君一谈。下午开行政谈话会,沈铸颜、谢家玉均有报告。
  接卢庆骏电(告黎禄生不能来)
  
杭   晨昙78°,晚晴82°。
  上海兑金圆〔券〕拥挤,兰天兑出二千四百多万,即七十二万亿元法币也。其中美钞三百多万,黄金五万一千两,白银五万九千两,银币十四万余。
  晨六点半起。昨日发薪,八月份原定160 万倍发,现发金圆券则底数40 ,三百元以内照二折,以外照一折。原薪710 元应可发得133 元,给廿元与李今英(因越级加薪)应可得131 元,三百万算一元即三亿九千三百万元,比前加一倍有余(七月份160 万倍为一亿五千六百八十万元)。
  今日上午松松脉搏比前稍低,温度亦稍低。余颇患其心脏发生变化,因昨晚温度在40 。C ,而脉搏只120 次,以为心脏衰弱之征兆。询李天助,以为否。今晨陆续来视病者有陈乐素太太、昭复、叶楷太太。下午沈思岩太太送来椅子水二罐,黄羽仪太太送牛肉汁及桃子,又庶为亦来。如此送物,将来何以为报?作函与元任,报告下学镇、赵如兰二人归还1600 元旅费之账目(见本日记簿后面)。下午松松温度又高,但至39.7 。为止(四点) ,而腹部亦不如昨日之鼓胀。六点王季午夫妇来,允仪亦来。今日下午曾为松吃两次Bromide ,故神志迷糊有睡意,七点左右即入睡,不如昨日之痛苦呻吟。但八点馀又醒,出汗,温度仍为39.7°,比昨低了三分。晚间Streptomycin 继续打。晓峰来,知张镜湖发腹膜炎打24 瓶(24 gram) 之StreptoII13rein,每瓶二千七百五十万元,又输了四次血,每次200 cc ,每(100]cc 价三四千万元,现镜湖之病可以告痊,而所费已不货矣。叶楷太太姜淑雁来谈,谓其兄患淋巴腺结核,亦用Streptomycin 打好云。
  晚学生吴大胜及陈明达、方子夷来,知吴之父亲曾于昨至省府晤委子匡,所询甚为简单,大概系关于吴大信平日思想问题。但今日《东南日报》己载吴大信为负责与香港共产党机关通讯之人,吴亦自承如此,则此案殆必成立,一时不能保释矣。
  吴大胜亦云其弟之思想与彼不相合,因其喜接近左派学生也。晚因三益将与朱文华回东关,寄酶,予四百万元作为旅费。
  接毕中道
  寄Allis Chalmers , Prof. Joliot Curie 约里奥·居里介邹国兴函 晓峰函 元任函宝壁函支票六十二元
杭   晨晴79°,晚晴82°。

  院内枣子已熟,经雨后红者多腐烂。四月间新移植子树东边一枝早长叶,西边一枝近亦长叶。松松下午体温又到40.2°,林椿年医生来。建功来。三益回绍,朱文华同行。
  晨六点半起。仍为松松打Streptomycin ,十点体温曾低至37.7°, 但十二点又升至39.6 ,二点至40 ,四点至40.2 。上午黄羽仪太太及蔡邦华夫妇均来谈,以为有请其他医生诊视之需要。二点以后因温度太高,情势紧张,余虽觉不适,勉强乘车外出,初至邦华处不值,乃至安吉路邀羽仪太太同至长寿里省立医院宿舍晤内科主任林椿年,福建人,德国毕业,前在北京行医多年。余将松之病情告知,并将四星期之温度图交阅,遂与同车来校诊视松之病。季午等今日有会,故李医上午来,后因温度状况甚佳,下午均未来。林医来后为详细诊察,认腹膜不痛,故以为非腹膜炎,昕心、肺亦无重大病痛。但谓眼瞌扩大,或有蝴虫,故嘱于大便中验寄生虫及T. B.微菌。渠以伤寒之成分亦少,如系T. B. 则应设法退热,故嘱购肺结核退潮热之药,名Elbon ,每日二粒,分四次吃。渠并谓高热于T. B. 不利,一则因速其进行之速度,二则消费蛋白质也。但欲断定病症须先知Widal Reaction月已达反应之有无;血中各种血球种类如Lymphocyte 淋巴细胞在20 25 则非T. B. ,如有结核性病则Lymphocyte 即增加;X Ray 照片显示肺之情形; Blood Culture 血液培养物中〔有〕否Streptococcus 链球菌与Staphylococcus 葡萄球菌。因昕松松之心脏肺动脉( Pulmonary artery) 第一音有杂音,故有Endocarditis 心内膜炎之可能云云。即请羽仪太太外出购Elbon tablet (瑞士Ciba 公司) ,二十枚一千一百万元。五点半时即为服半片,六点松温度退至39.4 ,但八点仍至39.95 矣。
  晨建功借步青夫妇来,谈甚久。建功较出国时肥硕,身体亦佳云。秦元勋已在193美经商,在贵阳娶亲后即赴美国云。前湖北省长王东原来,同来者朱泰信(皆平,唐山交大教员) ,二人住柏庐九莲村,云有相当时期,愿与熊十力等相见云。
  寄二益函并洋四百万元作为回绍旅费
  
杭   晨阴80°,日中晴,晚85°。
  松松体温晨照旧,吃Elbon 退热药。振公告假。下午发热。
  晨六点半起。九点至盐桥白衣寺特种刑庭晤首席检察官袭朝永,李浩培、孙祁同往。余等告以吴大信如案情较轻,学校可以担保释放,如案情较重则希望早日开审。据袭朝永(原在杭州地方法院任推事)云,吴大信任香港通讯联络员,其信件系交另一人,而由吴收。询吴收信人系何姓名,答云已忘其人。至于前往访问,则如少数人(一二人)未始不可,但须每次经学校介绍。余等希望以后用传询方式而不用拘票。据云已拿出八张拘票,而只有三人被拘(二人已保释) ,故尚有五人待拘。余等嘱其在外拘捕,免得引起问题。袭云当与省府商之。余等乃兴辞而出。
  至浙大医院晤季午不值。回。十一点半季午来谈,余告以林椿年所询各点。
  据云Blood culture 无葡萄球菌亦无链球菌( Staphylococcus & Streptococcus) ,故无心脏内膜炎之可能( Endocarditis )。大便中人院〈割〉〔诊〕治以前已验得无寄生虫,故非为蛐虫,且此时亦不能服(SJ antonin 一类药,恐将伤肝也。Leucocyte 白细胞数字己查二次,下午可将表拿来。午后六点季午又来,并带来浙大医院正式报告,又交Vitamin B 与Vitamin C 丸若干及润肠药Paraffin 。据云诊断既系肺病,营养、休息为最要。医院报告如下:八月廿一验小便无蛋白质及糖,廿四五均验大便。廿一验X 光照片肺部,据Dr. F. C. Chang 口头报告Hilum Tuberculosis with moderateparenchymal involvement of both uppers.Differential count of leucocyteBlood Examnation 验血红血球白血球Poly Lymphocyte Mono EosinAug. 21 , 1948 4.5 mil. 4800 77 0,毛20% 2% 1%Aug. 25 , 1948 5100 34 '1忘64 0,毛2%Widal reaction 1/40 1/80 1/160 1/320 1/640Aug. 21 , 1948 。3 2 ±(事先巳打防o. H. A. B. H 4 4 4 3针) ABC 4 4 3 2Typhus 斑莎伤寒LX 19
  接胡肖堂、叔永、默君、陈悟皆函
  寄希文函 宝莹函(收回支票,因碍于国家法令也)
杭   晨阴84°,闷热。八点火伞又高张。日中晴。下午90°。七点雨寻止。晚85°。

  晚请王东原、朱皆平、熊十力。
  晨六点起。今晨松松体温曾退至37.2 ,但下午二点又高至39.7°, 脉搏在100 120之间,体温如此忽低忽高不知何故也,此外病情无大变化。九点三刻赴长寿路25 号晤林椿年医生,并以浙大医院对于松松病状报告见示(见昨日记)。渠以为大体是T. 丘,因若系伤寒,松松之神志不应如此清醒。所可疑者,李天助医生以为就其体温言,脉搏似过低,因温度在40 0 C 时,脉搏总在120 也。林医以为侯热退后可以再作Blood Sediment 试验云。至安吉路晤黄羽仪太太,谢其赠蕃茄。回途至振恒小筑晤张枣谋太太及步青。十点三刻回。李天助来。午后假寐一小时。吴学义太太(女中王校长)来。剃头,今日化一百万元,现浙大剃头店价为25 ø ,外间大概二倍于此也。
  晚七点约前湖北省主席王东原、唐山工学院教授朱皆平及清华教授陈梦佳( ?)晚膳,并约仲翔、熊十力、严群、谢幼伟、张晓峰、章定安作陪席。熊十力大谈其鬼,谓其年幼时曾以斧击鬼,并述麻城、天乐二县李、张二姓假尸还魂事。九点余散。今日闷而热,七点大雨廿分钟即止。熊十力送来《十力语要》四本。
  希文在浙大医院X 光验肺结果。Examined August 24 , 1947 。
  Lungs: Heavy hilum shadows , lung markings are generally increased. Mottling ofincreased density are present along the thickened trunks. Costophrenic calci are sha叩Diaphragmis smooth on both sides. Heart is not enlarged. There are accessory ribs articulatingwith the 7th cervical vertebra on both sides.Conclusion: 1) No impo由nt parenchymal change in the lungs.2) Cervical ribs of both sides.
  
杭   晨阴83°,阵雨。中午85°。晚阴。

  许肇南来。
  晨六点半起。松松晨温度比昨为低,十点左右降至36.8 ,已在正常之下。但至十二点三刻己升高至39.6 ,二点又至39.9 矣。但四点即下降,下午六点即至38.4°。阅Discoveryo 上午学生池志强、陈明达等来,为保释吴大信事,由定安代195见。渠等希望能保释,否则明日开审。但余电话袭朝永,知日内尚不能开审,因侦查尚未能告结果也。校中立场以为罪轻则由校保释,罪重则快快开审。至于开审,并非公开的。可以旁听,乃系特准旁听云云。
  今日接Gimball 公司邮局寄来Plastic Roussex 盒四只,其大者盖与边已坏,价四个美金左右,实际磁制亦不贵于此也。前日严德一自美回,转交Walter Hacker赠Redwood flower flax 二个,系Califomia red wood (sequoia 红杉)制。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开校舍委员会,决定医学院实验室,六十二方即日招工投标,附中迁华家池。原来一年级生房屋概交与附中,吴牙巷房子作为大学教职员宿舍。五点馀散会。
  今日李医生又为松松取血3 cc ,为第二次Widal reaction 试验之用。因第一次Widal Test 并不能证明有否伤寒症。白血球Leucocyte 化验之结果: Lymphocyte 淋巴细胞589毛, Polymorphonucleus 分叶核白细胞419毛, Eosinophile 嗜曙红细胞1% 。
  但正常时Poly. 应为60一70% ,而Lymph 只25 339毛,故Lymph 嫌太多。此乃慢性症之表现,故疑为T. B. 。
  接卢庆骏、Prof. Trewartha 函希文函接Gimball Plastic Boxes寄叔永、次仲、士芳、胡肖堂、王讷言、方重、李应林函
  
杭   晨昙80°。午后85°。晚83°,睛。
  晨腹泻,疑是前晚约王东原晚餐时吃醉鱼所致。熊十力回寓后当晚即觉不适,终夕不寐云云。许石楠来,系教育厅李季谷介绍,欲其在史地系当编辑,但薪水由教厅出,缘许为公洽之养子云。此类事余颇不赞同。但为苏步青事,李季谷出力荐诸陈公洽得一参议名义,可支甘薪,此皆所谓别开生面者矣。
  学生代表池志强、沈效良、吴清融、丁国祥、王昌荣、任武雄飞段友群、刘君桓、左大康、蒲代植等来谈,为保释吴大信及探监事。余告以学校已尽最大之努力,不能保释,其势必起诉无疑。至于探监,在侦查期间以内,只能见家长,故一切可与吴大信之兄吴大胜代为传达。吴意元来,知其将赴Minnesota 明尼苏达大学。晓峰谓戚叔含欲辞外文系主任。因李祁、方重均要走,而郑儒械不能回,余遂约晓峰至罗苑与李祁面谈,嘱其本学期不走,候来学期再说,渠已首肯。次至竹斋街四宜路四宜亭廿号裘冲曼之弟家晤裘冲曼,询裘克安何时可回,能否来浙大。适裘冲曼赴蝶县未回,遂返校。
  今日松松晨间温度至36.6°, 此在十点。但在十点半即入睡,十二点醒,量之又在39.2°, 如此迅速不知何故。但四点、六点之温度统与此相近,八点即在38. 7°。六点李医来打Calcium ostelin 维丁肢性钙针。余阅其广告,知此药医治不发热之肺〔病J Afebrile ,于温度高低相差之T. B. 不相宜云云。晚王季午来,余告以广告中所云,决计以后停止。六点至游泳池游泳。晚作函数通。
  接李季谷函(为冯异侯介绍与浙省二区专员吴求剑交孙县长录用) 元任太太、徐守谦、叔永
  寄张孟闻函 徐佩琅、沈学植、程用仪、李季谷、陈序经、陈学溶、陈悟皆、杨亮功、傅梦秋函
杭   晨晴80°,下午90°,晚87°。

  江敦义来(屯溪江校长子)。李树化来。
  晨六点起。今晨松温度又降至Normal ,神志亦佳,但至中午又升至39. .80 .余认为昨日打了一针Calci -Ostelium 所致。但四点以后即连续降,至八点(晚)已到37.8°,较昨为低,故一般而论仍较昨日为低。今日六点半李医为取血验Malaria(在虫)。晚间允敏发现松腹部有白点如癖子,是Typhoid 伤寒将好现状,但亦无从断定。今日据浙大医院报告知前天抽去3 cc 血作Widal Test ,结果几与第一次完全相同,不能证明有Typhoid o上午学生代表池志强、左大康来谈,为保释吴大信事。余告以本星期侦查可以完竣。可以保则学校自当尽力,惟律师不能不准备耳。午后三点半开行政会议,讨论房租问题。现校中住宅分三种,以每方38 分、28 分及20 分计。今日决定嗣后以四百万倍计算,即每方五角、三角七分、二角七分金圆计。如余住屋约五方,即为二元五角也。
  十一点李树化来,知其于前日由逞罗回。其兄在景迈为领事,并往景迈视其72 岁之老母,留景迈、曼谷各一月云。盔披文系法西斯手段,陆军派对于华侨尽力压迫,不准有高小华文学校,如私塾不能超出七人。谢保樵为中国公使,束手无策,谢系文通之叔云。晤顾俶南,商及训导长事。又晤严仁屡。
  水杉,英名Meta Sequoia ,系一种上古遗留下来之红松,从前西伯里亚及日本与化石中均见之。近中大之干锋发现于万县附近,郑万钧定为古代遗留之种,后在利川陆续发现一千余株。其木可造纸。水杉可高至55 meter ,三公尺直径,且易长,但需在800 1100 m 高度为宜。曾钻得标本,已生长600 年。又据步曾云,在云南保山有一王君砍打一台湾杉,数其年龄可1700 年云。See Discovery Oct. , 1948 ,p.297 ,有照片。
  接陆次兰、希文函John & Ed. Bumpus 、Alice Balcher (litÙe) 、邹秉文函寄任叔永、傅梦秋、士芳函熊十力函卢于道函(又件CSSR) 毅成、希文
  
杭   晨睛83°,中午88°。

  沈友仁(文辅)、丁绪淮、何苗生来。入杭州扶轮社为会员。
  197晨六点起。近来因松松天天打针Streptomycin 每四小时一次,故每晨六点即起。晚上二点已有三天未打,稍可安睡。昨晚十二点大门左近之居户相骂,大声叫喊,又醒,几一小时不能成寐。晨间振公以身体不佳,下午常发热。今日验身体,在浙大医院检查,定安亦告假。渠二人均不甚康健。
  晨沈友仁来,知在农林部棉业改进所孙恩麟处。此次至杭,与省府接洽事云。
  绪宝借其七弟绪淮来谈。渠耳稍聋,为庶为等之从弟,现在本校化工系。前日许肇南来,已廿余年不相见,年六十二,亦须发种种矣。舒厚信来,云将于九月九日体育节举行全校游泳比赛,渠将于比赛后赴台湾。王劲夫来,为欲参加工程学会在十月间举行年会事。何苗生来,求觅事。松松今晨温度在六点只36.6 ,在正常之下。
  直至十点后,十二点升至卅七度余,但下午二点又39.3 矣。二点后温度又降,六点至38.3 ,八点38 度以下矣。
  晚七点借王季午、周子亚及舒厚信赴杭州扶轮社RotaηClub ,由舒介绍余为会员。到会员二十人左右,李培恩为会长,今日未到,蔡竟平Cabbage 代主席。
  今日人社者石延汉与余二人。遇张自立、张振华、之江大学Mr. Days 、Mr. Irvmg、田浩雷诸人。晚膳后张自立有一报告,即散会。今日交入会费一元(金圆)。又九月聚餐费二元。八点半即回。约苏步青为训导长,渠已应允,故下星期即可发表。
  RotaIγClub: An organization of business and professional men founded for the purposeof furthering the ideal of service to others in all relationships. The 1 st Rotary Clubwas founded in Chicago , 111. on Feb. 23 , 1905 , by a lawyer Paul P. Harris. The membersmet in rotation at offices of places of business of various members , hence thename. In 1947 , there were 6 ,288 clubs with 305 ,000 members. Object to foster the idealof service.寄G. E. Stechert (要Geographical Review 、Nature missing numbers)
  
杭   晴。晨83°,晚87°。
  松温度终日在38 0 C下,八月十七后第一天也。松松秤得40 lbs ,帧、允敏各1001bs( 连衣) ,秋〈珍)[贞) 102 ,朱妈122 lbs 。
  晨六点半起。昨晚因胃中不消化故睡眠不良,起二次,二点后几于不能成寐。
  晨作函于荷兰Brill 书店,购《欧洲十八、九世纪冬季温度之记录》一书,系Easton著,原文系法文。又函希文、韩庆攘,告以六号〔乘〕 金陵号"赴京参加UNESCO 中国委员会,但至下午因〔思〕天气过热,且离校三天,有一天开会二天在车中,实在费时间、精力,故又改变计划,不到该会。且本月廿三又有研究院院士会议,故更决计此次不再出席,拟明天去一复电。上午高资教会所办兰育大学康德育来,乃为销行《时兆月报》者。
  今日松松温度上午与昨相仿,但中午、下午二点、四点、八点均未超过38 吨,故情形己较往日为佳,余仍疑为是伤寒症也。孙季恒来谈,知其第三公子在农院三年级,近患伤寒已二星期,高热曾达40.5 吨,昨更形焦急,因病人高热中胡言乱语,故今日约其晚膳渠不能到云云。上午至游泳池游泳。
  下午七点约许肇南及仲崇信夫妇晚膳,仲太太以小孩病不能来,又吴穰初亦未到,仅到张挺三(树森)、士楷、陈仲和及王劲夫。据许肇南云,迪生(勤庄)初到Wisconsin 大学,常住屋中看书不外出,渠与同屋,一日见其久无动静,人门视之,则鼻孔出血,盖已中煤气毒矣。此事余向未之闻也。阅Geographical Review Prof. E. G. R. Taylor" Geography in War & Peace" {战争与和乎时期的地理学~ , c 系〕在British Association 1947 Dundee 演讲。又上午法律学生任武雄及电机系王文阁、蒲代植,机械系王国拌、钟伯熙等来谈,为吴大信事。
  寄Brill 函 希文、韩庆潦函 谢觉予函
杭   晨睛82°。
  第二次招生委员会。松松温度降低,中午37.6 。季恒幼子孙怀定去世,系伤寒,入浙大医院八点过世。
  晨六点半起。白色小猫出生己两个月,昨晚忽不见,偏觅不得,大猫(去年八月生)到处寻觅,至半晚朱妈始见之。晨间见小白猫卧地不甚动,起则乱走,疑其傍晚跌于地上而内部受伤,但小猫仍能饮食,不过不活动而己,大猫常吮献之,真所谓献棋情殷也。
  上午电话与特种法庭袭朝永首席,知吴大信案侦查已完结,起诉书己交与吴大信本人(星期四送) ,故下星期将开庭。余嘱李浩培晤特种法庭庭长王家楠,设法准旁听公开审判,并私人约徐家齐、鲍祥龄辩护。十二点法警张志良、胡成章二人来。交来传票二纸,传刘万甸、李浩生二人。余嘱将传票留下。刘万甸巳被开除,不应在校。李浩生曾赴无锡,有否到校不得而知。如已到,当嘱其到庭。上午九点开招生委员会,决定南京、福州二区所取学生结果,及格分数南京甲组50,乙组41,丙43,取38 人;福州甲组47,乙组43,丙组44,取二十五人。讨论文学〔院〕提案:有一科特佳者教职员子弟得通融作试读,如平均在70 分,得升二年级。余不赞同,付表决亦未通过。
    本届所取学生表
     南京 沪杭 福州 保送
国文系   0 5 1 1
外文系   2 8 1 1
史地系   2 8 1 0
哲学系   0 1 1 0
人类系   0 0 1 0
      4 22 5 2
数学系   1 4 l 1
物理系   3 8 1 4
化学系   1 5 1 0
生物系   0 5 0 0
药物系   2 l 2 0
      7 23 5 5
电机系   11 43 0 12
化工系   9 31 2 8
土木系   l 12 2 l
机械系   0 16 0 2
航空系   1 6 2 2
      22 108 6 25
师院教育系  0 6 3 5
法学院   0 6 4 0
医学院   1 19 2 2
农艺系   2 5 0 l
园艺系   0 1 0 0
植病系   0 1 0 0
农化系   0 11 0 2
农经系   1 2 1 l
蚕桑系   1 0 0 0
森林系   0 0 0 0
      4 20 1 4
合共    38 204 26 43
遵义保送杨德威一人,不分系。

  接霞姊函 马小波函 萨本栋函 傅斯年、陈次仲函 希文函 Maryhelle Bouchard(U.S. Embassy)
  寄希文函(附Silex Iron熨斗说明书) 马小波函 萨本栋函 韩庆濂电 舒厚信函 Maryhelle Bouchard(U. S. Embassy)
   晨昙83°。日中阴。晚七点起雨,82°。

  荷兰皇后Wilhelmina 逊位,年邸,女王Juliana (29) 继任。冯玉祥传说在苏轮"胜利号"于黑海中焚死。
  晨六点起。九点半至长寿路晤林椿年医生,余示以松松退热情形,并告以两次验血做Widal Reaction 均无结果,而血中Lymphocyte 特多,至占白血球(总数4800 5200) 50 60% 。林医认为是T. B. 结核病无疑,且谓Elbon 退热药须继续吃。今日下午松体温退至37.6 ,但Streptomycin 仍继续一天一瓶(价自八元八角金圆涨至十四元)。晤朱仲翔不值。下午仲翔来,余告以省府公务员七斗米一个月之津贴,浙大可有希望,但须造册报销云。并告以季恒之子孙怀定于昨晚在浙大医院患伤寒兼及肺炎去世。四点馀借仲翔徒步行至众安桥小营巷(银枪板巷)孙季恒家中, [晤〕孙太太,未〔几〕季恒亦回。孙太太极怪浙大医院不听季恒之警告,可能有肺炎而于三天前即打Penicillin 青霉素。缘孙怀定去青年军夏令营(在苏州、I ) ,在苏得病,认为系腹膜炎,送到杭州已是高热"。余。当日即送医院,认为Typhoid医治。在院十余天,看护招待不周,且抽血次数甚多,而不肯打Penicillin 。咳嗽己将一星期,继以吐血,昨晨大吐血后始打针,已嫌迟矣。
  特刑庭发表吴大信提起公诉书。犯罪事实证据:化名吴怀忠,迭与时在港、穗,署名吴怀民者通讯。卅六年十二月函有"结束四大家族封建势力、大地主、大买办的统制……这里估计刘伯承大军不久就要渡江"等语;十二月廿二号"劝告离杭同学尽速转入农村";廿六日函"{自由》已出版,内容甚好,今日给你两本,一本交华家池阅览室,交娃娃亦可,一本交你"云云。以上四次反动函件系被告亲自密取,经本市治安当局侦悉,请本庭拘案。获案之初,供认系友人嘱托代取,但该人友人姓名忘记等语。函内并有嘱转致"娃娃、姥姥、秀岩、容夫、斯基、老汉"等一批化名,足证被告在反动组织中占重要之地位,显系意图破坏国体,颠覆政府。应认被告触犯刑章第100 条第一项之罪,并应依勘乱时期危害国家、紧急治罪条例第二条第一项论处云云。据浩培云,重则死罪,轻则无期徒刑。
  接张孟闻函寄谢家玉函
  
杭   晨阴80°。下午阴82°,雨。晚81°。

  为透露改币消息,财部主任秘书徐百齐及职员陶启明被拘。布告苏步青为训导长。
  晨六点半起。晨间为张令警在宁波被捕事,打电话与保安司令王云沛、教育厅长李季谷、省府委子匡及特种刑庭首席检察袭朝永,均云不知有其事。余即作一函与张孟闻。振公与邵力行二人为翼如墓地,已与叶姓地主谈妥。叶姓地三亩余,近201马路者以550 元,里面者以300 元一亩出售,尚约需一千金元之数。今日下午觅王永熙、市府地政科人员、叶姓地主谈妥,若付五百金元(半数)由浙大垫付,电默君嘱速汇还。
  午后四点开校舍委员会及行政会议联席会议,决定吴牙巷住家职员32 家,其中3 家给附中,其余归大学,由陆子桐、蘸初及仲翔指定。但有张挺之、董幸茂、蒋芸生等在内,尚有第三宿舍楼上九家及第一宿舍数家亦在内,小学中教职员子弟每人补助约一千二百万元之数。阅New York Sundαy Times 报。松松体温终日在37 。
  以下,脉搏起[ ?],自明起停止吃Elbon ,又Streptomycin 亦减少分量,但每日仍五次。上午学生任武雄、吴大胜、左大康三人来谈,为吴大信事。
  又今日行政会议时谈及预算问题时,余以图书馆主任对农学院图书室一直未曾布置,曾允以加一个名额(图书馆连主任原为十六人,允加至十七人)。但仍未进行,邦华以房子空着,学生无书可看总非办法,故屡提此事。而沈丹泥置之不理,余甚引为不快。故余对于此事在会议上曾肆以攻击,谓如此有书不能看,买书更何用。且漏、永、遵三处图书馆分列亦只用十三四人,今用十六七勉可应付。且事务人员在浙大各方均极紧凑,不能随便增加,非独对于图书馆为然也。
  寄张孟闻函傅孟真函
  
杭   晨雨79°,上午阴腥,下午雨80°。
  化工系学生徐绵库来,云将赴屯溪职业学校就事。台湾台北籍学生简石春来,送凤梨和柠檬。
  晨接李乔年辞职书,大概为沈丹泥事,余嘱振公往留之。因图书馆之不能尽满人意不始于此时,余之不满沈,特因其未辟农学院之阅览室而己。昨振公与邵力行与叶姓谈之结果,叶姓之地共四亩→分,有一亩沿马路, 550 元一亩,内部300 元一亩,共需付1325 元左右,已由浙大垫付500 元,尾数于十天之内付清,故昨已电默君,嘱速还款。尚有靠马路余姓地约一亩七分比较麻烦,后面葬穴则为王永熙等族人地,均可元问题,故余于今日作函与默君,嘱其速来。
  下午钱临熙与卢鹤续来谈,为借款在丙种宿舍添造一间事。余与朱仲翔谈后觉每人如借二百四十金元,行之于少数人尚可,如人数多则学校无此能力。但如钱、卢二君可借,则不能阻他人不借,故决计拟在银行设法。杨行亮来。余与仲翔谈,拟于星期日往湘湖视察,天雨作罢。为乔年辞职事,余请振公与乔年谈,劝其弗辞。但渠意以为既请沈丹泥,应任其放于做去,故不得不准其添人。但余意则以事务人员必须减缩,余对图书〔馆〕己允加人,已是另眼看待。而沈对于华家池图书馆因未达到添二人之要求,→年中竟不将图书馆设立,置之不闻不问,实在失职。
  如医务组主〔任〕要添人不遂而将华家池之医务不管,切iI导处生活指导要添人不遂将华家池训导处不管,则又成何体统。故乔年如因此而坚持,则余不能〔不〕任其辞职矣。余拟约恨南或爱予继任,如沈丹泥辞,拟约皮高品回任。晚吴均一约朱皆平、王东原、王季午、张晓峰、李季谷、张延哲、贡沛诚、朱仲翔(庭桔)晚膳,并看李述彭制杭州石膏模型。
  接王讷言函 回法征函 寄士芳函 唐培经函 默君
杭   晨阴76°。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乔年家与谈图书馆事不值,晤步青亦不值。遂至浙大图书馆。阅Atlantic Monthly 及New Republic 等期刊。十点囚。乔年来谈,渠辞意,已坚决,故教务长只能另约,余颇属意于王爱予及顾俶南,明日必须决定矣。十一点至学士路东南书店定《观察》周刊-月。膳后假寐一小时。
  今日松松温度仍在37 。下,彬彬患腹泻。晚家玉自京回,带回赵太太在Boston代购、托由傅孟真带回之女大衣两件,→为允敏,一为宁宁,前者咖啡色,有夹层及里子,后者为天青色,呢尚佳,价均为29.95 美金。
  下午二点开训导委员会,讨论关于吴大信提起公诉后处置问题。教部规定须与以开除处,而中大则以停学名义。决定吴大信以停学名义,告知其家属。被传学生刘万甸巳开除〔补记: (工课?) J 。李浩生未到校,通知其家属。出布告:为学校安全起,宿舍不得收留住宿校外人,以及开除、退学、休学及被传未到之学生。决请步青、俶南、浩培、仲翔、耀德、江希明为训育委员会常务委员。六点至游泳池游泳。
  Sunspots. "Stanley Jevons , a noted British economist of a past generation , seekinga the。可to explain business fluctuation advanced the thesis that they result from the re圄cuηence of sunspots. Sunspots , he argued , affect the weather , which affects the crop ,which in tum affects markets and business prosperity." George Seule "Boom Days forthe Economic Prophets" , New York Sunday Times Magazine Aug. 8 , 1948.接贺壮予病故消息、郑儒械父亲寿仁电希文函傅梦秋函(晓沧自台回,带)白汉熙、胡颐、糖业试验所汪仲敖函
  
杭   晨阴昙74°。

  天文学习会沈世武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步青来,知建功来〔谈〕关于进修事,渠仍坚持。但余以乔年与琢如前已否决,而建功思以五年算七年,事实上大有困难,故拟介绍至齐鲁大学兼课。天文学习会沈世武来,谓欲观测变星,欲余函Harlow Shapley 介绍书籍。
  、203余谓此事不必烦Shapley ,因其为忙人,终日满天飞,而同时尚要主持研究工作,故函张子春可矣。梅太太为交杭立武函,为方重太太小姐进浙大事。余以为如教育部分发到校可元问题,若欲学校通融,则此门一开,以后效尤者不可胜数,从此浙大学生均可经考试未及格之学生人校矣。
  步青来谈,知建功已到校。余定星期〔日〕约建功、嘉谷、严德一等晚膳。今日乔年来谈,知其辞教务长己坚决,不可挽留,故决计约王爱予担任,余约振公征求玉爱予同意。中午借周子亚赴青年会参加Rotary Club 扶轮社会议,遇Richard Norton、Mr. Vannevar 诸人。李培恩( Bean) 主席,由王撰生( K. S. )报告上星期苏州RotaIγAssembly 开会情形。一点半即散会。决定下届要余讲演,余决定讲Bores ofChien Tan River "钱塘潮"。三点浙大游泳比赛,余为总裁判。舒厚信以明日赴台湾,故今日未到。自三,点直演至五点半,但参加者并不踊跃,共分八组,每组只三人至五人而巳。
  二童难孔子问题之解答。《列子》二童问孔子,日离人中午时远抑清晨时远?etc. 此问近得新解答: Everyone has noticed the strange phenomenon 出at 由e moon appearsto be larger when seen near the horizon than seen when overhead. Actually whenmeasured the diameter is smaller when near the horizon. The standard explanation hasbeen that the moon seems larger when seen in juxtaposition to distant subjects on the horizonthan when seen against the expanse of the sky. Since the effect is the same for anunbroken horizon at sea , this explanation is not satisfactory. Prof. E. G. Boring ofHarvard (Psychologist) show that the effect arises from a peculiar property of the brainand eye. .. When an object is seen directly ahead of the face , with the eyes set squarelyin socket , it appears larger than when seen at angles above or below. Fred L. WhippleEarth , Moon & Plαnets , pp. 101 102 (1946).接仲楼自英国明片杭立武、六弟、陈公洽、傅明德函
  
杭   晨74°,下午78°,晚79°。
  汪丽泉带来广州分会浙大同学会赠校庆纪念象牙球一枚。
  晨六点半起。上午陈建功来谈,为今年休假事。查建功与步青均于民廿二年被任远聘为教授,建功于甘九年休假,适满七年,自卅年至今又为七年。但去年去美国未支薪,但不能〔算服务J.故须至明年夏始满七年。步青去年休假,实提早了一年,故以后须有八年服务始得体假。
  电话特种刑庭庭长王家橱,询吴大信何日开庭。答以明(十一)下午二点。允可给旁听证卅张,但须有人出庭辩护。余即与李浩培商。因鲍祥龄在南京,故决请徐家齐出庭。即日作函(浩培信)嘱去特种刑庭看案卷。此次之事,吴大信之父伯盛全不在乎,好像此事似应由学校办理者。此种态度,殊为索解也。
  梅太太、晓峰、戚叔含三人又来,为方重之女说项,欲令其随班昕讲,如明年考人,则所读功课即可不重读。余认为不妥。如此元异于承认其为特别生,但以为苟英文入学考试考得好可以免修。午后假寐一小时。午后二,点阅Bums 著First Stepsin Astronomy {天文学入门} ,乃系极通俗之书。因余要预备星期四RotaηClub 演讲"中秋月与浙江潮",故先读此书。五点至游泳池游泳。明日游泳池最后一天开放,余以开会不能到,故今日实为Farewell Swim 告别泳矣。晚膳后晤孙稚蒜,嘱其建筑药圃事先与李浩培、吴均一取商量态度,弗要一意孤行。晤王爱予,请其担任教务长事,渠己允星期二可就职。
  接特种法庭函 慕尔堂(上海) Sidney R. Anderson 函 陈序经函 郭大智、郑子政、士芳
杭   

  汉奸王揭唐在平伏法。杭州特种刑庭审理学生吴大信案,徐家齐出席辩护。士芳、霞姊来杭州。
  晨六点半起。接傅梦秋〔函J.系遵义朱民彝带来者。遵义保送新生每年只限一人,而梦秋忽自出主意,又另推荐遵绅朱某之子来校,实使校中发生困难,故己去电嘱如得遵县政府及考选委员同意,则可以明年一名递补。
  十点半至鼓楼水利局旧址塘工处,晤总务司邵福阵,因副局长汪干夫及董总工程师均不在局,与邵君谈一小时余。邵君交阅海宁观测高潮、低潮自民十八年以来之记录。一般而论,海宁之潮以七八月为高,但与冬、夏相差不多,每月二〔次〕Spring tide 大潮均有差别,但日潮未必较夜潮为大。邵君之意以为钱塘江欲通航大轮实为可笑Ridiculous 之主张,余亦以为与五六年前之开发西北相似。但乍浦港则可开发,悍可吐纳大量舶来品,以火车、公路通内地。又钮因楚赠以钱塘江旧图一张。十二点回。徐晓来,知于前日到校。
  午后三点开行政会议及预算委员会,决定本学期华家池与罗苑行车时间表。
  家玉对于此次在京交涉经费事有一报告,预算方面1100 元之建筑费: (1 )医学院之实验室建筑;(2) 一年级迁移后教室修改;(3) 存中馆之水电; (4) 吴牙巷宿舍修理;(5) 华家池附中修理;(6) 庆春门宿舍修理。六项尽先用支,所余费作为建修宿舍(教职员)。尚有扩充设备费710 亿,以二百亿为修缮, 200 亿为扩充设备,却0亿为杂支,七十四亿为水电,馀交中学。会计詹永梅报告,以七月份为率则需用柴113 , 000 斤,计1710 元;水5307 度,@ 17 ø 一度,计九百十四金圆;电16700 度,@17 ø 一度, 2865 元,共三项5484 金圆,即法币164 亿。现每月经费约3100 元,即加三倍亦只12400 金元而己,而汽油及其余消耗均不在内也,故经常费总是不够。
  接默君函205寄傅德明贺仪一千万法币(金元三元三角) 陈博文、陈悟皆、郭大智、王讷言、张子春函
  
杭   晨晴76°。

  印度Pakistan 巴基斯坦之总理真纳去世。公布王爱予任教务长。顾以俭与黄宁而在冠生园订婚。
  晨六点半起。上午钱琢如借洪鲤来,知洪已辞北暗电厂职务,来杭就事。士芳、丁应豪来。据士芳云,渠和绍先回东关老屋后住侧屋之楼云。晚间晤霞姊,知二人于昨同来,在东关老宅自二嫂搬人后大有雀巢坞占之慨,故二家时有纠纷。自士芳、绍先回后,小孩更易有纠葛,绍先素来不管云。上午阅Baker Astronomy { 天文学》及F. L. Whipple Ear吭, Moon & Planets 。庶为来谈,知允仪己赴上海、无锡。
  严仁屡夫妇来谈,北大尚在邀严北去,余劝其本年留杭,渠谓储安平来信邀余为《观察》周刊作文。
  中午至"冠生园",今日黄宁而与同班毕业生顾以俭订婚。顾,淮安人,现在中国农业机械公司作事,定本月廿六即在杭结婚。到客人卅人左右,羽仪太太、贝时璋、郑晓沧均为主人,到蔡竟平夫妇、林椿年医生、周觉昧校长及其姊弘道小学李主任、魏春孚夫妇、阿彭,惟章't岂因病未到。膳后无仪式,仅在订婚书打一章而已。二点半回。晚膳后晤霞姊,谈半小时。至泰和村晤仲崇信、许肇南不值。
  南宋吴自牧《梦粱录》卷四《观潮}:都人士自八月十一日起便有观者,至十六、十八日倾城而出,车马纷纷,十八日最为繁盛。盖十八日帅座出郊教习节制水军,自庙子头直至六和塔,家家楼屋尽为贵戚、内侍等雇作看位观潮。白乐天《咏潮》诗:"早潮才落晚潮来,一月周流六十回。不独光阴朝复暮,杭州老去被潮催。"苏东坡《中秋观夜潮》诗:"定知玉兔十分圆,己作霜风九日寒。寄语重门休上钥,夜潮留向月中看……"治平郡守蔡端明诗:"天卷潮回出海东,人间何事可争雄……寻思物理真难测,随月亏圆亦未通。
  "八月十五日中秋节,此日三秋恰半,故谓之中秋,此夜月色倍明于常时,又谓之月夕,此际金风荐爽,玉露生凉,丹桂香飘,银瞻光满……卷十二:月朔夜半子(时)尽,则午刻潮平于地。次日潮信稍迟一二刻,至望日则潮亦如月朔。每月初五、二十日下岸,自此日渐小,初十、廿五后又渐大O 以初一至初三,十五至十八为最大。
  接赵春吾、王天一、默君函卢毓骏寄默君、希文
  
杭   晨晴76°。
  冯斐来辞行,廿一日赴美国Drury College , Missouri 。
  晨六点半起。上午冯斐来辞行,渠欲美国留学已将三四年之久,半年前得Drury College (Missouri , Springfield , founded 1873 。学生九百人,校长J. F. Findlay, Private InstÏtution) 年九百六十美金之奖金,又得教育部之奖掖,以曾任讲师二年以上,故虽未有美金2400 元之数,亦得出洋云。中午高尚志、舒厚信来谈,为医学院造实验室,利用新垫土造,初不知其地属于体育系预期田径跑道之内。余允如该处给与医学院,则体育场必须另觅地点。午后假寐一小时。
  阅1948 Nωtical Almαnac 《航海天文年历》,知余昨、前两晚所〈地〉〔定〕木星及月亮之位置,木星所差地位尚不多,月亮之位置所差甚巨。四点半杨杰来与陆子桐谈,拟以刀茅巷廿七号所租之屋(月租六石)作为余之住宅。〔余宅〕改为单身教职员住宅,单身教授住之,可住八九人,拟请范绪宾、周北屏、Spurr 及杨杰、卢嘉锡住之。收租金较多,普通不过一二元之租金,住此屋须三四倍之多。五点至史地系晤晓峰,借地球仪为星期四讲演"中秋月与浙江潮"之用。又阅南宋周密(潜夫)著《武林旧事》及吴自牧著《梦粱录》。
  周潜夫《武林旧事》卷三《观潮》:浙江之潮天下之伟观也,自既望以至(八月)十八为最盛·…. .每岁京兆出浙江亭教阅水军朦幢数百分列两岸·…. .并有乘骑弄旗标枪弄刀于水面者,如履平地。吴儿善泪者数百,皆披发文身,手持十幅大彩旗,争先鼓勇,溯迎而上,出没于鲸波万例中,腾身百变而旗尾略不沾湿。
  淳拈《临安志》卷十《江潮》。宋姚宽《西溪残语》云:旧于会稽得一石碑,论海潮依附阴阳时刻,疑是国初燕肃所为( ?)今具载于此云云……是故随日而应月,依阴而附阳,盈于朔望,消于础魄, 〈随〉〔虚〕于上下弦,息于辉脯(女六切,朔而月见东方) ,故潮有大小焉。今起月朔,夜半子时潮平于地之子位,四刻一十六分半,月离于日,在地之辰,次日移三刻七十二分对月到之位,以日临三次潮必应之,过月望复东行,潮附日而又西应之。至后朔子时四刻一十六分半,日月潮水亦俱复会于子位,于是知潮当附日而右旋,以月临子午潮,潮必平矣;月至卵西,沙必尽矣。
  接傅梦秋、陈叔陶、陈悟皆、卢嘉锡、谢文龙
杭   晨阴71°。

  Pakistan Govemor 巴基斯坦总督General Mohammad Ali linnah 真纳将军去世后(去年八月十五即位) ,继任者为Sir Kha删wa句Ija Na臼Zlml晨六点起。阅Nαutical Almanac 0 '八点与孙斯大谈,知史地系陈业荣因肺病在疗养室,不能复学。余以为此事应通知其家族,速来领回,因渠自己不能回乡也。
  207现有法学院之女生徐良咏为之服侍云。遵义保送(去年)学生刘汝腾、(本年)杨德戚来,余告以本年不能保送两名,如今年保送二人,则明年即不能保送,否则今年保送之第二名朱民董忠即不能入学云。学生秦万春来,云楼宇希之父亲楼定元欲见予,缘楼宇希以异党嫌疑有被传被拘之说也。
  厦门大学教授、中国海洋学研究所所长唐世凤(诗风)来。渠夫人为王敏,南京女师毕业生。唐系江西泰和人,住三都吁,余托侠魂及衡儿之坟墓事,托其与胡开渠及王姓地主交涉,不要每年乱索租金。告以侠魂之墓在华阳书院附近之松山,并予以照片一枚。
  午后王季午来,知接刘瑞恒信,云于十八〔日〕星期六将与ABMAC (AmericanBureau of Medical Aid to China 美国医药援华会)之President Magnus J. Gregerson同来杭州,预备星期日(十九日)至海宁看潮云。即电话至"大华"、"西玲"各处,均云无房间。而浙赣路陈处长亦云九莲村柏庐此时无空屋可得,缘王东原尚未离去,而李德邻夫妇将来也。外宾招待所则早已为省府所占用,陈公洽来时,省府已为租长生路屋,但陈夫人日本人,以为外宾招待所乃前日本领事馆,故必欲寓其地云云。请季午与振公至西湖旁各旅馆,为刘瑞恒及默君定旅舍,竟无一空者云,两月前均已定完云云。晨得王讷言电话,嘱士芳前赴省政府晤人事处郑处长云。
  阅淳桔(理宗H 临安志~ ,宋施诗撰原六卷,阮元补注,存第五卷至第十卷,前四卷缺,光绪七年印。又万历《钱塘县志》系邑宰聂纯中编于万历卅七年,光绪十九年印,记于本月后之空页上〔见本年末附录"读书笔记"部分〕。
  寄王天一、卢毓骏、赵春吾、陈叔陶、傅梦秋
  
杭州   晨晴70°。
  晨六点半起。上午邦华来,为加拿大约派五人赴加考察物理、化学、生物、农工各科事,条件为月给180 Canadian dollars ,来往美圳、|旅费及学费、研究费均在外,以六个月为期。余曾致函与邦华、劲夫、季梁、增禄四人,嘱推人选,以中国委员会萨本栋近有来函于廿号以前推定四名名额也,大概于本月廿六日大会时即可决定。
  此项奖金系由UNESCO 转来者。
  晨吴均一来。又医学院实验室审查投标者资格,计卅一家愿来投标,但须经审查后始可投标。下午三点开行政会议。体育组舒鸿提出异议,以目前之体育场跑道乃去年借Bulldozer 推土机开山将土挖去而成,故作为医学院实验室,则体育场之计划即不能实现自南至北四百米之跑道。步青与王爱予均帮舒厚信讲话,穰初提出以高工原址作为医学院之用,此事遂告一段落。晚打字作英文稿The Bores ofChien Tang River {钱塘潮~ ,预备明日在扶轮社之讲演。
  澳洲之兔子:一Fairfield Osborn The Plundered Earth {劫后地球~, p. 161 62. The first record of existence of rabbit in wild condition in any Australian state appearedin 1827 , but the menace started from 1859 , when the clipper lightning arrived inHobson's Bay , with 24 rabbits for Thomas Austin of Barwon Park near Geelong. 6 yearslater , Austin had killed 20 ,000 rabbits on his own and adjoining property . . . Withinthe next 30 years the animal multiplied so quickly , migrated so widely . .. They becamea pest of the most critical kind practically throughout the whole commonwealth. In 7years , 1883 1890 , the New South Wales was forced to spend .f 1 ,500 ,000 to controlthe scourge. In W. Australia more than 2000 miles of fencing was erected at the expenseof .f 500 ,000. But after it was all up it was found that some rabbits were alreadyon the other side . .. The predatorγanimals that existed in Australia such as dingoes &hawks are incapable of acting as automatic control. Subsequent importation of wild foxproved a complete failure.
  接朱骗先、陈悟皆、张星娘(中国地理学会)
杭   晨昙73°。
  荷兰女皇Wilhelmina 即位五十年( 68 岁)逊位,以其女Juliana 继任,其夫系Prince Bemh缸d。荷兰放假一周。中午在扶轮社演讲。晚在浙大第一教室讲演。
  晨六点半起。季梁来,欲以王子培膺选中国委员会加拿大进修名额。但余以时间短促只有半年,若以向未到国外的应选,实太不上算。中午至青年会参加RotaryClub 扶轮社中膳。遇汪干夫,询以今年看潮何地最宜?渠以为最好在海宁之东七里庙,但恐潮水上岸。阴历初三王东原乘汽车至该处,曾将汽车冲人田中,幸人立在较高之塘上,故为安全计,不如赴陈文港云。渠谓Establishment of port 每日潮之延期为0.8 小时( 48') 云。遇钱士选、Donaldson 、Rip (Day) 、石延汉、劳君。
  余询劳君,知西玲饭店房间已定至月底,双十节前后之房间亦均定去云。今日到一客人李秉成,新自Cornell 康奈尔大学归国。孙君(T阻)入会典礼,礼毕余演讲TheTheory of Tides and Bore in Ancient China ,讲二十分钟,有英文打字稿约1400 字。
  二点回。
  晚七点至第一教室,在天文学习会讲"中秋月与浙江潮"。首述中秋之意义,述天文与气象上"秋"意义之不同。次述中国〈中〉〔古〕代"月到中秋分外明"及"一年明月今宵多"说之不可靠,因月明视其高度、远近而定。以高度论应以十一月(阴历)月当头为最。如今年十一月望其高度为87X o ,几于在天顶,而月近则一年一度在月望时。但九月(八月望)适值远日点。次谈及中秋月中外同庆之原〔因J.以其望日前后四五天均于六七点钟时上山,故西文称Harvest ,原因由于此时晚上月东升时赤经天天增高,黄道与地平角度最小之故。次谈及潮沙之理由。谓2泪宋代姚宽《西溪丛话》中潮沙之理甚为正确,为同时西洋人所不及。即至十六世纪Galileo 伽利略写Dialogue {对话} ,尚以为潮沙由于地动,且不以月能影响潮沙为然。1. Kepler 开普勒虽知月为主因,但并不能说出理由,与五百年前北宋之邵雍、沈括相似。当时文人如范仲淹之诗中"把酒问东溟,潮从何代生?宁非天吐纳,长随月亏盈"。蔡端明({襄泉州建洛阳桥})诗"天卷潮回出海东,人间何事可争雄?寻思物理真难〈解)[测) ,随月盈亏亦未通"云云。昕者百余人,余讲一小时十分。
  回。霞姊来谈家事。
  接台中国书馆黄仍瑞( Bancherd , Ti阳Magazine , Weather Bureau)
杭   中秋晨昙。日中阴,气压渐低。晚元月光,77°,NE。

  下午五点省府招待李德邻副总统。驷先来杭。刚复回杭。
  晨六点半起。上午学生王镇坤来索余昨日演讲。渠系湖南武冈人,恐不易懂余之语言也。得徐守谦〔函) ,知中央航空公司有查镇湖(阜西)、郑子政及金咏深在管理气象,郑为股长,金为预报员,查为经理云。季午来,知刘瑞恒明日下午借Gregerson 川Tebster 诸医生来,一行共九人之多。Gregerson 为ABMAC President ,故医学院不能不招待。现各旅馆均已预定一空,故不得不将刀茅巷廿七号布置住人,并为默君留房间也。明且预备默君来,故特发请帖约晚膳,但默君至今晚尚无回音,不识能来否也。
  午后三点开校舍委员会,决定解决药物学系与法学院院址纠纷问题,先绘图再分配。医学院决暂在高工原址预备建总办公厅地点上作建筑,收购大学路地,着总务处先行调查入手,并分配祝汝佐、俞国顺、张宗汉、蒋芸生诸人之屋。五点散会。
  余至保假路十号即外宾招待所参加省政府之李德邻招待会,到者杭州各机关代表六七十人。陈公洽于会前与余谈,谓渠有计划欲筹款一千万金,傅浙大得在凤凰〔山〕建立校址。余说,心题其议,但不知款从何处出也。又谓将以四百万金元造省立医院,询余以地点何处相宜。余以为应在于市民便利之处。渠谓在城惶山足下云。五点半李德邻来,即入座。陈主席致辞后,李演讲半小时,述共党秋季攻势之不足惧。次张毅夫、张衡均致辞。余以时己七点,未终席先出。至西玲饭店晤驷先不值,拟出,遇周企虞。未几驷先来,借其如夫人与甥女,谈约十分钟回。在会上遇浙江省银行董事长斯烈(要馨)、妇女委员会吴曼倩(斐君) (云有三子女在附中)、徐若萍、李培恩、余绍宋诸人。
  吟中秋诗,夜不能寐,忆昨日演讲中秋月,得五言绝句如下:"何事中秋月,人间独断魂。只缘平地起,夜夜在黄昏b" 因据天文上的测定,中秋月前后几天东升时间相差不多,均在黄昏。
  洪亮吉《北江文集·释岁》:八月十五日谓之中秋。按中秋节唐初尚未盛行,故虞世南、欧阳询等作《类书·岁时部》皆未列人。唐以前八月十五日入于史传者惟《隋书·新罗国传》。
  接卢嘉锡电徐守谦、襄克恩寄希文函Paul W. Frillmann
  
杭   雨。晨76°。下午有阵雨,阳光。晚雾。
  特刑庭宣判吴大信徒刑拾年以阴谋罪。张福范、赵荣琛来。驷先来浙大。晚默君来杭。
  医学院实验室开标,最低数四百亿左右。
  晨六点半起。上午向文学院借《诗韵} ,作中秋月五言诗(改正昨晚子夜所成)。张福范来,渠与刚复同乘Cleveland 轮于十四到上海者,现渠家眷己到,住屋成问题。今日医学院实验室房屋开标,投标者二十余家,最低标四百余亿,离理想与估计亦不远也。
  赵荣琛自湄潭回,知施教耐已获自由,现在贵阳,而陈柏林尚在押。施现与汤独新同住一处。渠自贵阳至杭只八天,而自湄潭到遵义至贵阳费十五天之多,可知内地旅行之困难也。在遵义曾以误会一度被扣,因湄潭县参议会叶道明被暗杀事而被疑及。叶在内地会礼拜堂(舒厚信住宅)与人谈话,头在窗口,向内,时己晚九点,凶手以枪对其脑后开枪逸去。事后以凶手穿谈色衣服于次日获得,供出与叶作〈化> (对〕之人为前县参议会议长韩仲强,故韩等均被逮入狱,送贵阳云云。余留赵中膳。
  二点借步青、浩培及吴大胜及其妹赴白衣寺特种刑庭。先晤庭长王家橱,谈廿分钟,即提吴大信来。余询吴狱中情形,云在狱八人同住,一日两餐,尚能温饱而已。可以读书,惟晚间虽有电灯而挂得很高,不能用。渠希望能保释,王家帽认为不可能,但不愿吐判决几年。王仍希望吴大信能深自悔悟,碑可减轻罪名云云。三点未到,即至刑庭宣判。旁昕者只有余与步青、浩培、孙斯大及吴大胜兄妹五人而已。王家帽升庭,二陪审,一记录。宣判阴谋罪(较内乱〔罪〕减轻若干) ,徒刑十年。较余等预料为重。王并读判决书,以其与吴怀民通讯,有策动内乱阴谋,化名吴怀忠,行施并联络工作。处十年有期徒刑。吴即要求覆判(即上诉)。余等即回。
  开预算委员会至五点。驷先借方秘书来,即请其出席。余略致辞后,王爱予、朱仲翔、苏步青等均有报告,述及校舍、训11导等问题。七点士楷赴车站接默君,至八点未到。余等先晚膳,到邵力行、士芳、霞姊、士楷、波若、刚复、昭复。至九点默君始到站,由邵力行、士楷接来,住刀茅巷27 号。
  寄萨本栋函211
杭   晨星79°。下午有阵雨。晚杭州雷雨82°。
  赴海宁四堡看潮。昨医学实验室开标,杭州协泰得标10359 元,材料另给值6330 金元。两层楼六十二方地, 270 元-方。
  晨六点半起。嘱宁、彬二人赴刀茅巷廿七号候默君。余与步青召集学生自治会前届代表陈明达、包洪枢等十人谈话,谈及吴大信昨日判决情形。包起立欲学校援助吴大信覆审,并要军警弗再人学校。余告以学校不能代学生打官司,因吴大信政治生活乃是他个人之事。至于阻止军警入校,必须校内元校外人居住在内。如有己开除之人如刘万甸,或〈未〉〔己〕传而不到之学生如李浩生住在学校,则学校元从保障军警〔不〕入内也。省政府方面接洽结果已使浙大被传学生减至最少限度,故若再有罢课举动,将来难免不再来捕人。次步青劝学生弗因吴大信判决十年而罢课。散会后不久张延哲即有电话来,询浙大是否星期一起罢课。实际今日下午自治会始讨论此事,尚未作决定。
  中午约振公夫妇、程振华、刚复夫妇及毅成中膳。毅成于一点始来,已散席。
  默君亦于十二点半始到,故膳后即动身乘2081 车由龚司机送去海宁,同往者刚复夫妇、张继龙及允敏、默君。余原定一点出发,但因各人耽误,出发己一点十余分。
  沿途至四堡车又多,故到海宁城边己二点廿分,潮头方过约十分钟,与余原计时间相合。此处今午潮以水到岸观之,高不过八九尺而已。附近居民均谓晚潮较高。
  自二点半出发,三点十分回至四堡,见候潮者许多在彼等候,见钱临熙、项远材(杏芳)、余永柏诸人,浙省府顾问黄云山、湖北缉私处长王悦澄等。待至三点四十三分,始遥见远处一线沿精山、鑫山而来。初作黄色,企望一刻钟后乃见白浪,时分时合,南北二岸均有至。一边在乔司附近,-边在南岸。至四点十三分,第一潮始至四堡岸,水涨约二三尺,但仅系普通浪头,并不壁立。五分钟又增高水面二三尺。
  故潮头之速度,自海宁至四堡计需二小时也。四点三刻出发回,五点馀到校,别默君至寓。
杭   八月十八日潮生日晨晴79°,晚昙81°。
  Hyderabad 海德拉巴皇帝入印度联邦,人口16,000,000,其中7/8 为印度教,但国王为回教徒。浙大学生罢课一天。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中秋月与浙江潮》文,自昨晚九点半开始,到十一点睡。
  今晨八点半开始着手,到下午二点做成一半,{中秋月》部份共约三千六百字之谱。
  晨余见陈明达到处巡逻,知其又在策动罢课,以表明同情于吴大信受十年徒刑之处分。今日又值阴历八月十八,有若干学生本已请假赴海宁观潮,故因此更可得同情。余得步青报告,知上午八点只王爱予班上有八人上课。至九点前余与仲翔、劲夫二人赴工学院视察,见理事会宣告罢课报告,即将其拿去。并警告陈明达,谓如此行动将酿成军警再来校中拘捕人之举动,渠等负其责任。结果上午上课则仍寥寥,闻电机二年级尚上课云。中午允敏赴沧州I [饭店〕晤蒋君表兄嫂。渠等借校中车赴海宁观潮,允敏即回,未同往。中午时警察第三分局局长倪广姓(平阳人)来,询罢课情形,余告以今日有一部份学生罢课,但有许多人则藉口赴海宁、七堡一四堡观潮,渠即去。
  下午二点将《中秋月》文写竣后,即开预算委员会。决定扩充设备费七百亿之用途,以二百亿为修缮,二百亿为扩充设备,又加七十四亿,二百亿为杂用,留百分之四为附中。农场农夫名额原为长工五十八名,此外有月工、短工,名目繁多。今日规定长工外加十五名,在教职员余额内开支。直至五点,开行政会议。决定布告告诫学生不得再有溢出范围之举动,决定十月二日 星期六 召集老校务会议等各案。
  晚膳后借允敏赴刀茅巷廿七号晤默君,知今日曾与振公在九里松测地,现坟地及道路均大致决定。余告以明日去京,住研究院,并告以浙赣路招待所于二三日后可以有空屋云云。回。嘱勘健平、石作珍二人将《中秋月》文缮就,登明日之《日刊》。   
接希文函,要买W. S. Maugham 毛姆Abridgement 01 Ten Novels , or The Art 01Plain T,α:lko接希文函寄Cambridge Trust Co. 函二通 裘克安、储安平函
杭州至南京   晨昙79°。晚南京80°。路中阴,未雨。

  晨六点廿分起。收拾行装,并将《中秋月》文稿改定。七点廿分贝时璋来,余即早餐。七点四十分借允敏、时璋乘车出发,接步青赴车站。八点上车。金陵号已改为8:30 开。今日适李德邻副总统亦回京,故有军乐队在站欢送。遇沈鲁珍,据云渠已不甚至上海矣。8:30 车开。一路平}I顷,车中有三人在一起,不烦寂寞。一点至上海,即有雨农上车,亦在二等第六车中,故又多一熟人。余与步青下车至北站餐室中餐,吃一猪排、面包与牛奶,去二元八角。回车后,未几车即开行。七点四十六到下关。自二点出发,共只五点四十六分,较之沪杭一段为速也。在下关有陈德洪与吕君相接,余等以未进晚餐乃至国民饭店(山西路口)晚餐。雨农以胃不佳不能进食,据云己近二十年矣。渠住家在复旦校中(江湾) ,而南京文昌桥之屋租与蔚光等,农山之屋租与周鸿经。农山现在复旦每周兼二小时之课,而大部份之时间则在南京中大。科学社以经费无着落,故孟闻与析薪二人亦不洽云。理事会则亦不顾问社中之事,因此社务不能,十分紧张。
  晚膳后赴鸡鸣寺研究院,余与时璋、步青住心理所楼下,雨农住楼下。余等三人一间。遇饶树人、张子春,谈及U. T. C. 购书籍、仪器数年不到事,以为应公开发213表经过。
  Fairfield Osborn Our Plundered Planet , Little & Brown & Co. , 1948 0 说世界人口在十七世纪中只四万万(1 630) ,到1830 有八万万, 1900 十六亿,如今则二十亿。
  此二十亿之人口分布于全球大陆五千万方哩上,平均每〔方〕哩40 人。但事实上只半数之地可适于住人,故半数之人口集中于1/20 面积上,平均密度为每方哩400 人。依美国U. S. Depa由阳1t of State 国务院有二十五亿acres 英亩of arableland 可耕地,至多亦不过四十亿。以全球人口二十亿算,每人只二acre 而已,但Itis a general accepted computation that 二〔英〕亩半of average productivity are requiredto provide a minimum adequate diet for each person 。
  
  
南京   晨79°,日中阴81°。

  晨六点半起。贝先生以床有臭虫,不能眠,起捉得十余枚之多云。早餐时遇冯芝生、梁思、成。八点三刻借贝、苏二君至小九华山下物理研究所,途遇施汝为、陈省身二人。在物理所晤钱临照、姜立夫。钱陪同参观物理〔所),据云去年春物理所建筑及四所之宿舍共去八十亿,地亦在内。今年年初造数学楼一百五十亿,即五千金圆,而近包工建化学所即需三十查万金圆。宿舍二层占地卅八方,要二万四千金元,即每方约六百金元也。钱方做Aluminum crystal 铝晶体之实验,始crystal 伸长度数可量至十万分之一mm 。施汝为在作磁学工作。浙大有二毕业生在此工作,一姓李,一姓殷。在数学所遇胡世祯(Topology 拓扑学)及王宪钟。次至立夫家中,谈片刻。十一点至教育部晤马小波、唐培经。遇方秘书,知驷先于今日始回。
  十二点半至院中膳,遇孟和、李润章、子竞诸人。膳后卧片刻。借步青至中央大学。余至地理系,知地理系已迁至体育馆附近。并至田字房旧址气象系,知徐尔顿已到中大。借旭旦赴大礼堂晤周鸿经,余告之周以Prof. Trewartha 将于一月间来华。渠有家族五口同来,余珞现路之屋愿让渠居住,以将屋中各处修理好及木器配好为条件(即以房租购木器也)。四点,余乘中大车至珞咖路。希文不在,惟赵津之子与一女仆在,并遇杏清。留一条与希文,回心理所。陈省身来,知渠曾至Sorbonne 在Prof. Cartan 处习一年,故与汪德昭相识,因系同时也。谓建功可以支兼任薪月二百元,作二折计四十元金圆云。据住珞咖路之杏清告余,云默君玄圃租与意大利大使馆,索价年5000 美金并修理约需6000 金,意使馆允4500 金年租及修理,事终未谐云。
  
  
南京    秋分节晨75°。子夜起雨,下午雨。
  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会议,廿周纪念。
  晨六点半起。上午九点周纶阁来谈。十点至研究院开第一届院士会议,到院士五十余人。3留先主席,将蒋总统致词〔读〕约十余分钟。次翁咏霓以评议会资格报告,述院士之责任。院士代表张菊生(元济)及胡适之致词。十一点廿分即散。
  此次院士八十一人,分三组,计数理组28 人,生物组25 人,社会组28 人。而其中有十八人在国外,如华罗庚、吴大献、郭沫若、李仲撰等。告假者吴稚晖、陈寅恪、梁思永等又十余人。
  与步曾谈Meta Sequoia 水杉。谓其与美洲之Sequoia 属一族,但早已灭种。自Cretaceous 白圭纪至Pliocene 上新世之时代,亚、欧、非均有之,现则惟在万县、宜都间七八百里地有之。其树不及Sequoia 之高,木质劣,但可制纸,且易于生长云云。
  院士中年最长者吴稚晖年84 ,次为张菊生年82; 年最幼为陈省身38,次华罗庚、许宝辗均39云。中膳后睡一小时。三点开会,分组坐,计数理组到15 人,生物组15人,人文组14 人。讨论明日会程,推定胡适之、李宗恩、李济之、秉农山、李润章及余六人加萨本栋为委员,于今晚讨论其事。讨论选举本届评议会之手续及下届院士十五名提名之办法等问题。开至七点散。在院西餐。九点开小组会议,到适之、济之、润章、陈通夫(临时加入)、伍献文(代秉)、李伯纶、萨本栋。决定本届暂不举Foreign member 名誉会员,及明日选举评议员之程序等。十一点散。
  回。遇杨忠道与步青。算本届院士81人之籍贯,计浙江十八人,江苏15 人,素评议会苏多于浙,而第一届院士则浙多于苏,数学五人中浙占其四也。十一点半洗浴。睡。
南京   阴雨。晨75°,晚74°。
  山东济南失守。院士会议选举评议员。
  晨六点三刻起。九点至院中开院士会议大会,选举第三届评议员。查第一届评议员系丁在君时代以大学校长选出,第二届由各大学教授分组选出,早已满期。
  因战事将结束一再展期改选,故今年必须选出。暑中推定评议员提名委员会,结果将全数院士、评议员加入共计候选人102人,第一次投票要选数理组十人,生物组十人,社会科学组十二人,每科以三人(如物理一科)为限,每科不限必选一人(如考古组无人当选,见后面)。上午选二次。第一次数理组得8人,生物组6人,社会组8人。第二次无结果。第三次以次多数之(加倍候选人)为限,且当选者不限于超出半数,乃全部选出。计数理组陈省身、苏步青、吴有训、李书华、叶企孙、庄长恭、翁文顿、竺可桢、茅以升、凌鸿勋十人;生物组秉志、伍献文、陈帧、胡先骕、钱崇澍、李宗恩、林可胜、汤佩松、冯德培、俞大绂十人;社会科学组汤用彤、胡适(46票当选)、陈垣、赵元任、李济、梁思成、王宠惠、周鯁生(马寅初第三次当选,但来函放弃)、陈达、王世杰、柳治徵、冯友兰十二人。次推论文委员会,每组三人;数理姜立215夫、谢家荣、吴化予; 〈生物〉〔社会〕陶孟和、傅斯年、陈达; 〈社会〉〔生物〕汤佩松、邓叔群、贝时璋。演讲委员会,各组一人:陈省身、伍献文、李济之。又推各组秘书:数理竺可桢、生物李宗恩、社会汤锡予。
  今日计算院士籍贯及学校,结果如下:浙18,苏15,粤8,赣7,鄂7,闽、湘各五,鲁、豫、蜀各三;以学校论,北大11,清华10,浙大4,中大3 ,辅仁2 。中午时中央圈、博物馆及编译馆招待,由赵士卿、曾女士等招待。知博物馆(人文馆)占地800 方,当二年前以念一亿包出,但以物价日贵有十分之二未完成,现需一百万金元之数云。下午继续开会。五点散。偕贝、苏、姜、饶四君赴天文台,遇浙大本届物理系学生孙君。晚膳后晤戈定邦。又宛敏谓来。天文台24" Reflector 反射望远镜尚未能应用,仅用8" Refractor 折射望远镜及变星台中5"天文镜与3"子午仪而已。
  接张孟闻函 允敏函 羽仪太太函 校中公函
  寄允敏函
京   晨阴72°。 下午82°,阴。
  九月十七Count Bemadotte 因调停犹阿战争被人在近东Jerusalem 耶路撒冷刺死,刺客为犹太之Stem Gang 斯特恩帮,助手法国人Andre Serrot 亦死。院士会议闭幕,蒋主席招待。晨朱福连来。下午茅荣林来。
  晨六点半起。九点起开院士会议,讨论议案。议决确定百万为兆;数目字以三位进;小数点决定用Point; 七次太平洋科学会议决定参加,并派定步曾、余、咏霓、本栋等为委员,决定人选(晚间决定谢季华、伍献文、朱树屏、沈宗瀚、郑万钧诸人)。次讨论,汤佩松提由本会发表宣言,对于学术独立表示主张。对此讨论最久,并涉及军警包围学校及研究学术经费问题。决定原则通过,将议案送交各院、部。讨论至此己将一点。又通过国家学术研究补助金,及适之提"博士学位应由大学考试授予"案,以修改民廿年公布博士授与办法。至此第一届院士会议己告终结。
  中膳教育部招待。膳后与步青、时璋谈至三点。出。送余又苏夫人奠仪二十元,并至成贤街68 余宅吊唁,余又蒜已到院办公。晤九章,九章嘱于各科学团体双十年会时作文登《大公报》,余允之,大约四千字左右云。九章晚,心脏疼痛,类似Angina Pectoris 心绞痛,不能多做工作,余劝其静养。出至教育部晤马小波,谈数分钟,即至中央大学晤周鸿经不值。拟赴美大使馆晤George Harris ,因值星期六不办公,遂至国际理发店剃头。
  五点至考试院晤叔谅不值,遂回。与张子春、张钰哲谈片刻。洗浴。浴后立夫、陈省身来,谈至七点半。出发至黄埔路总统官邸晚膳,到院士约四十人,并约何敬之、贾敬德、张伯苓、吴达锥等作陪。蒋总统及夫人即出。晚膳极简单而精致,但五十岁以下人均觉得不能果腹云。九点一刻即回。
南京   阴。下午75°。

  第二届UNESCO 中国委员会。Charles E. Hughes 休斯病故美国,年86 岁。郭大炎、罗廷光来。晚车赴沪。
  晨未六点即起。因苏、贝二先生晨车赴杭(钱塘号) ,余送至山西路口,同往者尚有陈达及雨农五人,均浙江人。余在山西路下车后即赴珞咖路廿二号,遇式烈(知其考取兵工学校)及张杏清。待半小时,希文始来。据云,默君玄圃租与意大利大使馆索租金年五千美金,租两年,一次交足,而公使馆只允出4500 ,但出全部修理费,默君不允云云。
  九点至研究院开第二届联教组织中国委员会年会,到一百余人,遇叔永、金楚珍、罗廷光、林卓然、凌纯声、赵述庭、廖茂如、吴贻芳、朱经农、程其保诸人。开会后驷先报告毕,外交部刘师舜、社会部谷正纲演说(谷正纲述"中国传统性文化之重要")。次胡适之以副主席资格述UNESCO 中国所得之益及应努力各点。次请UNESCO 派来华visit 之Chief of Field Operation Mr. W. E. Purcell 演说,述巴黎方面情形。最后有程其保(主任秘书)方自巴黎回之报告。接着萨本栋述对于UNESCO 之失望,以及中国委员会年来之无事可做。次讨论。李润章与适之均认应继续加入,本栋则主张可以退出,燕树棠亦有此主张,会场空气顿形紧张。最后张道藩起立,述吾人虽未努力,而UNESCO 虽未能满吾人之欲望,但本年亦不能退出。大会于一点散。
  后小组会议。余与叔永、企孙、唐臣在自然科学组,谈至三点。加人执行委员会,决定派赴加拿大之五人人选。自然科学组候选人最多,计十七人,而实际只选二名,由UNESCO 选定一人。初步选定四人,计戈定邦、邓叔群、蔡邦华及周发岐(北平研究院化学所) ,十人选举,每人投二人,计戈、邓、周各五票,蔡四票。馀组以四点开大会,故暂时停止开会,加入大会。晚吕蔚光来,谈至十点。借李润章、梁思成乘车至下关,登11 : 10 卧车赴上海,余等到时离开车尚有四十分钟。希文曾约十点来研究院,余因梁、李二人同行,未能久待。
  
  
上海回杭    晨昙。下午75°。晚间到杭。

  前南京一女师毕业生欢宴默君,到士楷、波若、鸿遣、叶徙如、振公、杨义久、童建一、赵文荣夫妇、蒋圄节、薛涟夫妇、口慕扬、吴时俊、徐瑾、程振华、汪爱琴(方局长太太)及朱善培。
  晨六点起。七点一刻车到上海北站。余别李润章、梁思成二人,至站中购下午217钱塘号车票。先至第一柜,上书"凯旅飞快车钱塘号"等。余去时售票者谓不售杭州票(实则钱塘号于下午2:30 开, 1:30 始售票)。乃至第一柜〔汀,上写售金陵号、西湖号等。余告售票员谓要钱塘号杭州头等,而售票员不听,给与头等票乃西湖号,因此时适售西湖号票也。余得票后亦不视察,即行至北站餐室早餐。至下午1:30 上车时,余看车系第五号,而带行李之Porter 搬运工谓钱塘号元第五号头等。
  及钱塘号车来,第五号确为二等,看票乃知为西湖号对坐票。幸离开车时间尚有五十分钟,遂至站长室,站长告以钱塘号车票于车开前一小时始售票。余不懂规矩而售票员未昕明余要钱塘号票,故此事过失仍在于余个人,不得不另购一票也。但祸不单行,损失-张西湖号头等车票尚是小事。先是朱福忻回〔国时〕为余以十二金元购一钢笔金套Parker 51 ,余以去年允希文生日赠钢笔,即以此与之。近森森在沪失去一Parker ,希文颇有戒心,余到京后希文坚欲将其Parker 与余之钢笔对调。
  余所用为Waterman ,外表不漂亮,余即与之。今晨余原定与李润章等合雇一汽车。
  但因需购车票,余遂留下,及购票、进餐后乃上15 号公共汽车,车上人挤,余以双手攀悬木,为抓手抓去钢笔毫不觉察。车至北京路哈同路口,余下车行至福照路(中正中路)961 号晤二姊(宗瑶)、次仲谈片刻,即至吕班路与次仲访稚叔。渠方高卧,等廿分钟始醒,知稚叔冬夏不辍为人写单幅,日约十幅,可得百金圆,但亦苦矣。渠谓写尽已收之七十幅后不再写,但余恐未必有此清福也。稚叔已不良于行,故此次未能参加院士会议。他说中国院士会好像"无牛狗耕田";次大谈英国人用丸药迷醉Roosevelt 罗斯福、Stalin 斯大林与Hitler 希特勒等。在此时,余觉余之Parker 已不翼而飞矣。中午借次仲在东华俄国菜馆中餐。晚七点到杭。
  接毛汉礼、谢文龙、路季讷、吴清度(壁城)、王仁东、李超英、游学泽、F. Joliot Curie 、过旭初
  
杭   晨阴72°。晚雨。院中紫薇全落,柿子已熟。满觉陇之桂花巳落,但院中桂花尚未开。
  张启华来。卢嘉锡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家玉来,谈关于陈悟皆在上海代售福利委员会煤斤事,与庄雍熙颇有误会。张启华来,为其子人先修班事。玉爱予借卢嘉锡〔来J ,为厦门大学要物理学教授。校中原定胡济民,因欲留英再一年不能来,故须另请人前往。李口来,为住屋事。邦华、穰初、朱仲翔等均先后来。
  午后丁应豪来,给以士芳函,要士俊寄来之款(法币一亿)。此款由四川汇来,于日前已到,余即交与。士芳被浙江省政府派往三门,为人事处管理员,己约丁应豪之弟(丁文元第二子)同去,现士芳留东关待丁云。
  下午嘱振公赴省府,询陈公洽允给购翼如墓地三千金圆之数是〔否〕可靠。渠至省府晤张文理秘书长,张不知陈公洽有允拨三千元之事。谓此即使省长允许,亦须经省府会议通过,然后审计处始得不阻难,故必须由国葬委员会去公文,故此款(三千金圆)决非数日之内可以到于也。
  Fairtield Osbom Our Plundered Planet , Little Brown & Co. , Boston , 1948.p.96 世界上文化之摇篮多成为沙漠废墟,其故由于人之不善利用土地。如北Syria 叙利亚曾有100 以上之城邑,曾以木材、酒、榄油出名,在意大利Tiber 河旁之Testaccio 有瓶堆积如山,均于古代由Syria 所进口之酒与油也。当时Syria 用Terrace 梯田农田制。Lebanon 之Arvad 于1472 B. C. 巳种麦。
  Page 108 土耳其亦有同样情形,最著者为Analolia 山上森林斩伐以后, Silt 淤泥将港口淤塞。昔年大港如Torsus 已在十哩之内地, Menderes 河向海扩充河口,每百年半哩。土耳其政府正从事植林。
  Page 144 意大利在罗马全盛时代Pontine Marsh 原为膏腆之地,由于人口之增加,山上斩伐森林,泥土被水冲刷至下游成一沼地,即Pontine Marsh 。
  p.14轩7 Ma血hon牧之习惯使西班牙之沃土成癖壤。
  p. 155 The historian Gibbon wrote of the Mongols "From the Caspian to the Industhey ruined a tract of many hundred miles which was adomed by the habitation and laborsof mankind , and 500 years have not been sufficient to repair the ravage of 4years. "Page 179 美国全国十九万万英亩地40% 为森林,今日降至7% ,多变为grazingland 放牧地。如西方原有一亿三千五百万英亩森林,现其中八千万亩成为草地。1934 年五月十二有著名沙囊(Dust Bowl) ,自洛基山至大西洋岸均空中满扬沙尘不见天日。1935 年成立Soil Conservation Service 土壤保护局。
  接张宝堃又士俊及款卅五元(由丁应豪交士芳,一亿)
  寄路季讷
杭   晨阴71°,日中雨,晚70°。

  法国Henri Queuille 组阁。医学院实验室开始建造,在高工地址,"协泰"承包计付款一万兰千金圆,砖瓦三千元。
  晨六点半起。接王天民函,知《中秋月》一文登本期《大众科学} ,并寄来《大众医药》与《大众农业》各一本。卢嘉锡来,为厦大缺乏物理教授,前曾介胡济民,但胡暂不回国。故卢到校后特与卢鹤续、束星北等谈,欲卢与束赴厦门云。季梁来,余请其任一年级主任。
  十点出至中央银行晤张忍甫,询以美金储蓄之办法。据称所有校中或私人在美国之存款必须于九月卅日以前在中行登记,说明数目、存款地点及银行、存款用219途及转入何行等各点。余私人尚有美金八百元存剑桥信托局Cambridge TrustCo. ,校中则有五万元存纽约花旗银行,校中之款乃借自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为理学院购买图书仪器之用,余个人之款为付会费、购期刊等之用。
  至延龄路颐香斋对过之国华修笔铺,修理Parker 钢笔。余于十年前托姚卓文在香港以十元购得,余甚喜其粗细得宜,历抗战期间均用此笔,惟以应用过久,笔套上之螺旋太宽,故笔套易脱,而顶上之帽又不慎于换墨水时失去,另易一黑色之帽顶。去年在美国历试Ball Point Pen , Parker 51 及Wate口nan ,无一称意者。近希文以金套Parker 51 换余之Waterman ,前日在沪为抓子攫去,故今日费一块金圆交"国华"修理螺旋,竟然可用,且焕然一新(因帽子亦另换)。余大喜过望,胜于金套之Parker 51 也。晤默君,据云近在沪以一万六千金圆购得新Dodge 汽车,又拟以五万元作翼如墓及享堂,但围墙须费去二分之一云,近在玄圃旁售地三亩余,以此款再建一住宅云。余告以珞咖路廿二号将租与Trewartha 事。十二点回。中膳后睡一小时。
  三点开行政会议。议决为附中教职员子女,特开赴华家池班车,上、下〔午〕各增一班,取费每月二元五角。通过农业机械所租赁华家池地廿亩案(此机关名称为善后事业委员会机械农垦管理处浙江分处)。
  接王天民、过旭初函毛汉礼、汪德耀函
  
杭   74°。
  将Cambridge Trust Co. 存款八百元美金交中央银行登记。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作函与Trewa时la 及美国大使馆George Harris ,为出租珞咖〔路〕廿二号房屋事。余函大意愿以此屋出租,条件一年为期,住者任修理费及配制木器,此项木器于一年后归业主所有。步青来,谈及本年毕业女生沈立美、陶美华、方暨岚、聂其灼四人占据女生宿舍不肯搬往职员宿舍事。余召沈立美等四人来谈,劝其即日搬出。
  中午至青年会参加扶轮社星期四会,借王季午同往,允敏亦同去,遇DeanHoward H. Preston ,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及卓绍华、思安德等。同时邵力行(传民)在二楼请默君,并约其郎舅张钟琦、张国强、张国威(浙赣路调度所副主任)及家属,菜甚丰富。至二点半回。午后作函与中央银行张忍甫,将余存CambridgeTrust Co. 之美款800 元登记,声明转人纽约中国银行作为(1)购书、期刊之用;(2)为付会费之用;(3) 为将来子女学费之用。作函与Stechert 定期刊四种: 1 )Scie时e;2) Popular Astronomy; 3) Discovery; 4) Geogrαphical Review 0 惟第四种因本年只到一本,故如过去不补即停止,其他如Nature 每年要二十元,嫌太贵,W orld Report 则没有多大新闻,决停止矣。
  晚学生代表陈明达来谈,谓教育学系二年级女生李雅卿昨晚在其寓延龄路25号悦来杂货店被捕,缘李于下午至车站接一高姓友人,与市民医院王护士同往,未几李与高在悦来被捕,而王亦在市民医院被捕云云。
  接阑仲元、次仲、希文、叔永寄希文函士俊函张忍甫、George Harris 、Trewartha 、张宝望函Geo. E. Stechert
杭州   晨阴74°,下午晴80°。

  今日起改钟点,办公时间亦照改。作息时间六点起,六点半早餐,八点上课,十点熄灯。学生干事(公社)潘其西来。祝兆华来(兰益兄作故,年七十三岁)。孙宗彭太太于今日下午3:30病故。
  晨六点起(夏季时间己改为正常时间)。松松今日楼下晒太阳,但晨间温度高至37.5 ,旋又归回37°,想元妨也。陈明达等以自治会理事会名义乱发传单,谓李雅卿人无下落。而李雅卿之家属怕此等传单于李反而不利,故央同学来校说明,不希望有此类传单。余以电话询张文理,据云李雅卿去接之客高姓,以为拉拢共产党之看护而来,因之市民医院之玉护士与李均被捕。高宿李家中,故联带及之云。
  九点开车至里西湖宋庄即郭庄,斐章女子中学开幕典礼,到创办人竹森生、主生董事长、钱文选(土青)、张忍甫。校长胡现如主席、报告,知此校筹备己十一个月,由竹蒜生为纪念乃父而设,以卅万购买郭庄、造马路、装电灯,连基金己费四百金条,即四千两金子,值八十万元金圆云。十一点礼毕后,余与张忍甫先回。
  午后迄今日止,学生报到:旧生1360 人,新生文学院22 ,理学院25 ,工学院119人,农学院饵,师院21 ,法学院9 ,医学院14 人,共225 ,全校1585 人。尚有武昌、福州限于十月十一日报到。关于教育系二年级生李雅卿于前晚被警厅逮捕事,兹查得其详情,今日下〔午〕陆永福等二人至延龄〔路〕二十五号询其父李作尧始知之。前(廿九)日下午李雅卿与市民医院已辞职之看护王秀霞到车站去接中学同学高停云。高系上海人,曾在大夏读书,以功课太坏不能留校,乃考杭州艺专。因行李多,故请李、王二人相助。李、玉二人曾至浙大,接高后,至延龄路廿五号,王旋回市民医院。李、高在李寓晚膳,至十点左右警察即来询王秀霞,云不在,警即上楼将李、高二人捕,旋又至市民医院捕王。闻现拘捕在竹斋街行宫前刑警队云云。
  通缉湖大学生中共党名单于廿三日公布({东南日报~ ) ,计李浩生(退学)、楼希宇(退学)、陈业荣(病)、刘季会(退学)、徐型仪(毕业)、彭国梁(毕业)、陈耀刚(退学)、刘万甸(开除) ,现惟陈业荣一人留校中。
  接叔谅函毅成函寄汪德耀、韩庆糠、阙仲元、游学泽、张梓铭、汪日章函221
  
杭   晨晴76°,日中晴77°。
  晨乔和生来。晤警察厅周厅长。严慕光来。下午rl廉县学生张小浦、裘荣安、周万生来。校务会议。
  晨六点半起。上午十点偕步青及斯大二人至白衣寺特种刑庭晤袭首席,询教育系二年级生李雅卿之下落。据云警厅已于昨晨通知,暂拘留刑警所。谓其于民卅五年曾被警所拘,旋即释放,并云李已自承为共产党云。余等出后嘱斯大赴延龄25 号'悦昌号晤李之父亲询问,而余与步青至警厅晤周厅长。渠系嘉兴人,其人较前任沈为坦白。据云此次线索系来自王秀霞。缘王秀霞劝市民医院某医生赴苏北任事,其人决定往而旋又变计,乃将其事告知友人,王秀霞遂为人所注意。造王、李二人被逮后,王秀霞供为共产党,其入党乃李雅卿所介绍,因之李之资格较王为老,至于上海来之高停云则并未入共党。余要求一看李雅卿,周即允,陪往附近(太平坊附近)之刑警处。有一张副队长接至办公室,余与步青坐于Sofa 上,周坐于板凳上。旋即召李雅卿来,态度从容,自承为共产党,于今年二月由(农经二)朱元明在时事坐谈会中谈到思想问题,因而入党。但朱认其不努力阅读用功,故屡呵责之云云。朱元明即于去夏闹罢课时受停学一年之处分者。李并自承王秀霞之入党,乃其所介绍于朱元明者云。但李本人既于两年前因售卖思想左倾书被捕,度其所云由朱介绍一节未必可靠也。李与王均l蝶县人。十二点别周回。二点l蝶县同乡学生张小浦、裘荣安、周万生来询,余告以晤裘、周二人所得之消息,但未及朱元明。孙斯大来,谓曾晤李雅卿父亲李作尧,知两年前警厅发觉"悦来"存有大批违禁书,乃将李雅卿捕去,并发现李之兄李斐自共产区寄给李之信件,但一天后即释放云。
  三点开校务会议,通过人类学系设立研究所,及校务会议人选仍照向例办理(以13 票对8 票通过)。
  寄任叔永、张孟闻函 路季讷、李超英、王天一、过旭初、阮毅成、胡雨融、陈序经
   晨阴75°,下午阴75°。院中桂花将开。
  打网球。晚请新教员,到赵明强、方正三、朱祖祥、邵锋、张庄伯、陈柏心、牟宗兰、杨杰、卢嘉锡、徐纪楠、蒋国节。
  晨送严慕光赴东阳。据云在北京市上有共产党之钞票出现,有人愿以共钞一元兑银圆二枚,其价值反比金圆为高云。北京方面时有与共党通声息之人云,北京城内尚安静。慕光回东阳原籍后即返沪,乘十一号飞机赴昆明视察北平研究院,再返北平。谈及昆明中央银行厉德寅走漏金圆改制消息案,谓厉因浙江人,在滇为本地人所不满,且太露锋芒,此次事昆明本地人以有机可乘故以去之为快云。慕光临行以所著《高中物理学》上册一本相赠。
  寄南京九章所长一电,缘在京时九章与任美锷二人为十学术团体在京年会宣传,欲在《大公报》发表一论文,约四千字左右,余己先允之。不料返杭后事务丛集而精神不佳,本拟于今日着于作文,但心绪不甚宜于榻管,中午、下午又均有应酬,故打一电与九章,嘱另觅人。为时仅一星期或尚可觅得一人也。九点半借允敏至九莲村柏庐晤默君,谈半小时,遂与默君、允敏至罗苑晤晓沧夫妇。十点借晓沧至中央银行楼上,参加斐章学校校董会,遇竹盎生、森生昆仲,钱士青、张忍甫、沈君及校长胡碗如。据竹蒜生报告,知渠办此女中已捐出地产计官巷口、未央新村房屋九幢及灵隐头门外之房屋作基金,另拨八十亿元,而第一〈亿〉〔期〕所拨之宋庄房子尚不在内云。预期每月需一千金元之经常费,教员薪七百元,故所得房租在战前可得月五百元,现则相差甚巨,须补贴云。竹主生云,在君于四十七岁时曾戏谓主生,谓欲敲洋人一笔竹杠,即欲向泰山人寿保险公司保二千镑之寿险,因渠知其寿命不能过五十年也。渠卒于长沙,年49 耳。述及高宗武、陶希圣之反正,谓陈公博第一人欲反正,而高继之。高之反正,主生与有力也。但陈公博到港后以穷于资,得陈璧君五万港币而回南京云。又谓孟和之患心脏病Angina Pectoris 系打male hormone雄性激素。查点半照相后散。余与高尚志、胡士煌、田豪征、萧辅、俞君打网球。
  寄九章电
杭   晨阴68°。十点后晴。院中桂花初放,芳芬巳可闻得。

  东北义县、兴城、绥中相继失守。学生救济委员会。
  昨与竹主生谈,谓胜利之初国家有九亿元之美金,但迄宋子文下台、张岳军接于时,此数己用罄,为时不过年余耳。乃作为军事及发售与商家购汽车等之用,其时兑价限2020 元。宋子良之中孚公司、孔令侃之扬子公司得有特权,可以买外汇,而一时洋商亦大发其财。宋子文之误国殃民如此。余谓胜利后伪币调法币以200: 1 ,上海工资之特别提高,与接收之不合理三者,虽非宋子文之主张,而皆在其行政院长任内为之。故宋之罪,贪污犹其次,而刚惺自用、不学无术罪,为尤大也。
  上午阿友哥来,知三益哥于十月一日卵时病故于东关福昌朱三店内,由士樵与其姊招拂,幸寿穴、寿礼等均有预备。三益兄今年七十三岁,为余堂兄弟中年最长,次即为友哥,年69 0 三益兄去年冬在杭精神尚〔佳J,今夏腹泻精神差,脚肿,表示心脏不佳。而士樵之媳妇又与之不睦,时时有怨言,故于月前要回东关。临行前余尚至士樵寓言别,但耳聋故无法通话,临行送四百万元。时金圆券方改制,四百万元只足作路费而己。渠函中曾数次谓恐一去将成永诀,不料其言之中也。阿友哥来募建保驾山空家〔祠〕堂,前在沪巳募得到元,到此后士楷捐十元,余捐卅元。
  223浙省训练团教育长戴轶群来谈。下午假寐一小时。三点至华家池附中。四点至青年会开学生救济会,到竞平、王接生、周觉昧、Irving 及干事潘其西与卓兆华,缺席许绍棒、福寿康、万克礼、Mrs. Vannevar 、Stu巾n (National Students Relief Committee)、潘玉美、李培恩、金顺泉、李超英太太等。接全国学生救济委员会来函,以外国款项来源减少,救济工作必须紧缩办理学生救济会之工作范围,仅能选择少数地区之少数学校办理少数项目之救济,惟学生公社之己经设立者(浙大有学生公社)当尽量拨款以维持,救济工作可由代办云云。今日经到会人议决暂行维持,向各机关个人募捐成立奖学金。六点散。七点借允敏至柏庐,与默君至英士街54 号毅成寓晚膳,到警察局周局长、钱文龙、孙福熙、戴轶群等。十点回。
  接蔚光、陈遵妨、李振翩、王尚德函学生救济委员会寄蔚光、陈遵妨、李振翩
  
杭   晨晴66°。
  日本民主党芦田内阁因阁员受贿辞职(昭和电工舞弊)。国恩光来。Dean Howard H. Preston来校( U. of Washington) 。
  晨六点起。上午国恩光来,知其由蝶县法院调往温岭为首席检察官,离渠之家乡瑞安已不远。据云三门系新辟之县,须由临海前往。十点接之江大学Prof. H.H. Preston 来校,渠系第一个Fulbright Act {富布赖特法案》下U. S. EducationalFoundation 美国教育基金会所派之Exchange Prof.交换教授,向在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为Dean of Business School 商学院院长,教Banking & Accounting 银行与会计学课程,据〔云〕明年二三月间即回国。余约李浩培、周子亚、黄炳坤、严仁E屡亮八元,而烧饭、冰箱等均在内矣。因电廉,故大家不愿关电灯,谓美国西北为电最廉之区,因Grand Coulee Dam 大古力水坝与Bonneville Dam 发电之故。Seattle 西雅图最大之工厂系造船、Boeing 波音飞机厂与Aluminum 铝厂,铝之原料来自南美之British Guyana 英属圭亚那云。三点告别。
  六点约省府贡沛诚、钱宗起、陈宝麟、周一鸦晚膳,李季谷、杜伟等未来,朱仲翔、晓峰、邦华及劲夫作陪。席间钱宗起谈及战时中央调查各省之山洞,分甲乙丙丁四种,视其大小、深广而定,限二个星期报竣。福建新任某县县长,素习化工,初到任,复文谓其县中山洞甚多,如派五个人调查,需六个月竣事,如二星期,只能抄志书而己。省府因以对上峰,中央准延时间,卒以七个月上报,得复谓各省报告以闽为首云云。
  昨在毅成处晚膳,谈及岳庙中匾联之多。毅成谓己摒弃不少,但有一联欲默君书写,即"南搜君臣轻社穰,中原父老望施旗"。岳飞之死,不死于秦栓,而死于高宗也。明代土木之役,英宗北拧,于忠肃力主立景宗,及也先还英宗,景宗死而英宗复位,于忠肃以牺牲即为一例。谈及白云庵,谓其地清末时荒落,故革命党人常以此为集会地。徐锡麟赴皖任警厅事前,浙人欢宴于此,伯蒜即席演说,"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之慨。后陈英士谋革命亦常聚于此,因僧人意周和尚赞同革命云。民国初椿辅成为民政厅长,以海宁陈阁老所给予大定寺五百亩予白云庵,日人来时将意周和尚?捉去,不知下落云。又谓太虚与灵隐寺之某僧及普陀之某僧却非和尚,为黄花〈巷)[岗〕役革命军人。清廷求之,急人一寺,寺僧庇之得免,以是落发为僧云。
  赵孟舶《岳王庙诗~ :岳王坟上草离离,秋日荒凉石危危。南渡君臣轻社穗,中原父老望挂旗。英雄己死睡何及,天下中分遂不支。莫向西湖歌此曲,水光山色不胜悲。
  接希文函寄胡适之电
杭   晴。晨天气大佳63°,晚68°。院中桂花香溢四室。

  晚顾贻训来谈。左大康(自治会代表)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至浙大图书馆。阅George Sarton 萨顿著History of Scie町e《科学史》中关于希腊罗马时代对于潮沙之原理之发现,因余于RotaηClub 演讲时曾述及欧洲在Newton 、Kepler 时代无潮沙起源之理也。今日阅Sarton 之书知大不然。在纪元前三世纪330 B. C. Pytheas of Marseilles 已知潮沙由于月亮。纪元前三世纪Dicaearchus (Aristotle 之门徒)信日球影响潮水。纪元前二世纪Seleucus 解释潮由于地球自转、空气受月亮之阻力而生。一日中潮沙有大小, Inequality of tides由于月亮在黄道上之位置。但至Poseidonius (135 51 B. C. )说明潮沙由于日月共同影响,并说明Spring tide 大潮与Neap tide 小潮。英国人Bede (673 A. D. ) ,依据罗马Plury 之说,成立潮成立之学说,并创造Establishment of Port 名称(自月亮过子午线迄大潮时间)。到886 A. D. Abu Mashar 写Astrology {星相学》书,以潮由于Astrological reason 而起,此说影响John Kepler 0 Galileo 不信Astrology ,故连日月成潮之理亦拒绝之。
  下午又至图书馆。阅《图书集成·乾象典礼"八月半"中节下有元微之"一年秋半月偏深,况就烟霄极赏心",白居易诗"人道中秋明月好,欲邀同赏意如何?"此时尚无独明独大之意。到宋韩琦说"月满中秋夜,人人惜最明",苏东坡"定知玉兔十分圆,己作霜风九月寒。寄语重门休上钥,夜潮留向月中看"。到唐庚(宋) "应缘人望望,故作出迟迟",则不但明而圆,而又出得迟矣。阅《玉海》卷四,述及吴严峻著《潮水论~ ,唐卢肇《海j朝赋》。宋沈括评卢肇以潮由于日为不合理。但卢、吴225二人之文偏觅不得。
  兰点廿分开校舍委员会、行政会议联席会议,决定以法学院法庭屋给药物系,而由药物系拨二十亿给校中,另为法学院添屋。
  寄希文函
  
杭   晨晴63°。晚71°,晴。
  学生自治代表左大康、蒋建华来。司法组陈全华、李之菲、陆以德来。严慕光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接士芳自三门县来函,知三门新自南田县分出,其县城不及东关之大,而县政府反不如天花寺。渠每月所得不过廿八元,不足以糊口,逞论养一家五口也。渠谓留三门只能一月。余去信告以若不告而去,将来难觅事。因从此人事处即不能再为设法也。允与人事处商另调地点。朱仲翔、董幸茂诸人来谈,又学生自治会代表左大康、蒋建华来谈。中午借允敏外出。余至Y.M.C.A. 参加RotaηCluh o 遇钱士青,知其公子若龙巳应清华之聘,但愿来杭。因其父年己七十五,愿留其子在杭也。若龙留美国十二年,习化工。
  膳后Dean Howard H. Preston 讲Monetary Inf1ation "通货膨胀",以币制贬价为战后常有之现状。美国革命时代之Continental 卅五元票可不值一钱,俗话说Notw。由a Continental 。南北战争之Green hack 绿背纸币二元八角票面才值一元。第一次大战后,法国法郎以五法郎抵一金法郎,俄国去掉九个圈,德国马克去掉拾二个圈。目前中国八月十九,只去掉六个圈又用三除,尚算不坏也云云。至于补救,别无办法。二点,余以允敏在外相等遂先走。今日到会者尚有杭州建设委员会蒋宗尧等。二点至九莲村晤默君,知墓图于明日始可绘好,故迄未将包工说好。在浙大包工之建成协记愿承揽,连围墙、享堂大约三万五千元,但近来洋灰、洋钉、砖瓦均有价元货,恐建〈功〉〔成〕亦不肯包矣。四点回。
  严慕光来,今晚去沪,廿一日飞昆明。余请其代作一复函与Prof. Frederic Joliot约里奥-居里, College de France ,为邹国兴事。据云东阳尚安静,但义乌、诸暨均有匪出没,农人则以工价、米价高,收成好,尚相安云云。晚庶为来,又士樵来,知三益哥于一日晨身故于东关后永兴朱舜莲婿处。自杭回后,脚肿稍好,但寻又患腹泻,并患高热。余推想或因Typhoid 所致也。晚默君来托墓地事,并有诗纪念葬地云:"十二年前梦,惊呼泪不收。寸心孤月歧,双鬓一湖秋。肝胆深深裂,山河细细愁。劫余怜我在,葬子石莲头。"
  接汤马伟函 士芳函 陈宗器
  寄蔚光、F. Joliot (College de France) 、国际气象学会函 哈佛同学会函 士芳函
杭至无锡    晨睛64°。日中晴。晚无锡72°69°。

  晨六点起。为翼如墓地事,留一函与振公。七点三刻李浩培来,遂借允敏、松松、浩培及步青赴城站,即上车。余与允敏、松在第一节。自杭至锡为1820 万元,即六元一角左右,小孩半价。今日车颇形拥挤。自杭赴京开会者有赵松乔等,亦同车行。8:30 车开。一路平)1顷。松松在车中曾为量温度二次37.5 0 与37.2 吧。一点半至上海。自杭州至临平一带农田种麻颇多,稻已黄但未收割者居十之九。在沪停留一小时。在此上车赴南京十学术年会团体者多人,计张季言、袭次丰、胡敦复、严振飞等。余托步青,嘱将十一日之公开演讲能约萨本栋最好。如必欲余讲演,则题目以"科学与社会"为宜,因前寄题目为"中秋月与浙江潮" (函告蔚光与陈遵胁) ,嫌范围太小也。在上〔海),宗瑶二嫂与阿八亦上车。二点半自上海出发。
  至昆山,见田野十之七八均己收割,大抵为早稻也,昆山附近之民居均四周植树木,故形式极整齐。
  四点一刻至无锡,由严德一帮同照料下车,次仲与蒋东孚之二公子行岩在站相接。余等别严德一、Lilos 夫妇等人无锡城,至城西南西水关堪桥巷20号蒋东孚表弟家中,次仲于先二日已到此。道舆、信主及东孚夫妇均在寓中,寓名"香草居",极为精致,占地五亩,有松、石、花、鱼之胜,艺兰甚多,故稚晖叔〔名〕之为香草居。
  有明梅兰株,日本松、黑松甚多。又有自松江移来重九吨之太湖石,形如象鼻。有宋人所题诗句,室内有陈列大理石及明、清人书画,有倪元璐书"日月笼中鸟,乾坤水上萍"对,及毛西河字等。晚膳及允仪、宜生(曾同)夫妇及四姊、五姊、大姊等均到,晚膳菜亦极精致,有炙鳝鱼、蟹粉、鱼翅等。十点曾同等告别,余等亦上楼。
  
  
无锡   晨晴69°,下午晴77°。

  法国四十万煤矿工人罢工,要求增加工资每月13 美金(自五十七元增至七十元) ,因上月法国生活指数加6.8% ,政府允加每月$ 8.50 未能协议。法国最重要工会CGT (ConfederationGenerale du Travail) 有会员廿五万人。
  晨六点起。八点在香草居院中拍照数帧,其中一帧系口口题字之太湖石。九点借东孚、允敏、二嫂、二姊及道舆、行岩、信翠等赴万松院庵内为岳父母做佛事。
  在此遇岳父之友华林、孙振亚等。行礼后,余预备十一日在南京之公开演讲,题为"科学与社会"。十二点赴新生路290 号子宽宅,由宜生夫妇招待。子宽因一日晨受寓中小偷之袭击而腰受伤,故未能到锡,其夫人亦未来,但五姊、二姊及子宽兄之子均到。一点在子宽寓吃素席,系"功德林"之菜。
  膳后二点半,借高君(二婿)及信臣二人乘黄包车赴城西南方之锡山及惠山。
  先至惠山寺门外,有昕松石,上有明人题刻,再上为惠山天下第二井。因今日 星期日 记. 1948 年22.7六,全域中小学学生旅行来此甚多,几元插足之地。故余等即由此登锡山,途经一谷,中有一石,俗称陨石。但其石质为Quartzite 石英岩,与山上石相等,决非陨石由。登锡山后全城在望,以altimeter 高度表测得高60 公尺。自此拾级而下,至寄畅园。系秦氏产,中有大槐树,其根全部在水中。并至惠山公园旧址,由此循惠山路,沿途均有泥菩萨店,兼做石膏像。自此坐车回香草居,稍休息。六点余,又借道舆(蒋家大公子)赴万松院。由此再至新生路290 (号J.应曾同之约晚膳,遇蒋家三表兄彻士(东孚二弟)及子宽之友周君。周君述及子宽在其寓被贼扭伤之情形。
  晚九点回。
  《川西农田的集中~,{观察》五卷四期p.15 ,成都通讯。) 11 西平原有二千〔万〕公顷以上岁无荒歉的良田(靠了都江堪) ,年产约一万五千万石的稻谷(即一千万吨左右)。抗战以迄今年供军粮全国二分之一至四分之一,今年四川一省配给为二千四百万市石。但四川农地集中在少数人于中,尤以川西平原为然。川西平原土地90% 集中于军阀和官僚、大地主。据说民国初年大部份土地尚在小地主和自耕农手中,而现在拥有数千亩甚至万亩的大地主已不甚稀奇了。据《四川经济》对川西农地的调查,在民国廿五六年,川西平原新兴地主户数占总户数719毛,占田地879毛,以地主身份论,军阀占2% ,占田489毛;官僚地主占人数24% ,占回199毛;其他新地主占人数559毛,占田2% 。其中新旧地主变迁最厉害的要算大邑县(刘湘、刘文辉的故乡) ,新地主占88% ,占田999毛。其中军阀以3% 之人数占田669毛,每户占田平均兰千亩,最高三万亩。崇庆县新地主户数占579奋,占田869毛,其中军阀地主以2.6% 之户数占田579毛,最高达一万五千亩。金陵大学调查华阳、彭县农村经济。自民国26 30 年华阳县买田者军政界占349毛,彭县旧地主(大部是军阀、官僚)占679毛,崇庆以西之辄县南北数十里、东西廿里之田在一家子中。郭县人士对调查者说,再过几年辄县土地全部将为非郭县人所有了。
  
  
无锡至南京   晨晴68°,晚睛。
  New York Sunday Times' leading editorial today "Cold War has 2 fronts" <冷战有两条战线> ,说美国外交只顾到欧洲,藐视了东亚,以致于华北、东北尽入共军之手。中央政府虽腐败,但犹可改良。共产政府则必与苏联携手而与英美对立矣。会葬岳父母于无锡梅园之馒头山。
  晨六点未到即起,允敏、宗瑶等亦起。八点早餐。餐前在西水关堪桥巷20 号即香草居院中看金鱼,有水泡、朝天龙等等种类甚多,所饲系小红虫,每缸之水一星期换一次,多时抗战前曾养至六百多缸。蒋东孚对于艺兰,栽大丽,养金鱼,种牡丹、苟药、杜鹊以及松柏等均极有兴趣,故园艺所集极精。九点趋车至新生路290号子宽(曾同之父)宅,借允仪、二姊赴公园一走。十点半车始到西门,因所装顶篷过高,遂走至西门上车。计同往者廿六人:蒋东孚及彻士兄弟与四姊,陈家二姊、五姊,次仲、宗瑶夫妇,阿八,允敏,蒋家道舆(大公子)、惠芳夫妇,行岩,大婿鲍冠与及其夫人,子宽友人张国威(能摄影) (曾同以厂事忙未往) ,徐仲年,堂松等。
  车向西行十五公里到太湖边之梅园,再三公里即至馒头山,岳父仲英公之墓即在其上。按仲英公民廿六年过世,享年74 ,杨太夫人廿九年去世,享年76 0 墓在馒头山上,可见太湖。丑山未向(向南西南) ,近华藏寺,大姊允散之棺亦附葬于此。
  一点半下棺于穴。事先棺已停山边,而穴已掘好,故为时仅二小时即入穴。余等即下山,乘原汽车至小宾山之杨家花园锦园。由此上船泛太湖,至毫头清。余〔民〕二十年曾至草头洁,与若水同游,迄今忽忽十六年矣。当时住梅园二天,今日寻踪迹迄不可得也。在草头清拍照数帧,并在此中膳。四点半上原车。汽车已自陆路上来,由董头请归城亦十五公里,经蠢园及宝界桥,今日一天可谓尽揽无锡之胜矣。
  六点回香草居,别东孚夫妇及信臣。至新生路290 号,别允敏、允仪、次仲,即在此晚餐。六点三刻至无锡车站,鲍冠与已在站相等。车定7:18 开,但误点至8:20始至。因非对号坐且无头等,故人极拥挤。幸鲍冠与由窗口入,占一位置,让与余坐。到常州后,冠与亦得一位置。沿途均有耽误,原定十一点到,至下关已12:20矣。蔚光、温甫、李鹿苹等均在站相接,陈德洪亦来。余遂宿气象局,睡己将二点矣。
南京    重九晨晴69°,日中晴,晚81°。晚发风,阴,微雨。

  参加十科学团体卅七年联合年会,上午地球物理、气象学会论文,下午余在研究院公开演讲"科学与社会"。
  晨起己七点。因昨睡已晚,而蚊子又作祟,故一醒日高己一丈矣。在寓早餐后,徐近之来,邀至附近照相馆拍一照。金廷秀来。九点借蔚光至中央大学气象学系,参加气象学会与地球物理学会。宣读论文,计气象方面有十五篇,地球物理二十篇,共卅五篇。而中午12:30 须至励志社,参加中央研究院、教育部、中大与政治大学之宴会,故须赶速读完。初定每论文只限五分钟,限著者亲自到场者才读。计气象学会读之论文有朱炳海《从降水相对系数所得到的几个事实~ ,玉鹏飞《静力学观点之大气质心重心论~ ,陶诗言《中国近地面层大气之运行~ ,吕蔚光之《天漏~,及徐尔癫Genesis of Horizontal Mass Divergence in the Atmosphere ,计费五十分钟之谱,因《天漏》及其他文均有讨论。次继续读地球物理学会论文,因尚有时间,故延长每篇为八分钟,计有傅承义Energy Flux of Seismic Surface Wave ,吕蔚光《中国古代气象问题~ 0 [吕文〕涉及马延英昔年所著"以东京湾有珊珊推到古代中国纬度必有变动,须移动五度"此说,余向怀疑此说,蔚光亦不主张此说。讨论时李善邦、石延汉均怀疑Wandering pole 南北极移动为不可能之事。次谢家泽读《京沪229急频率之分析》、《南京霍雨频率之分析~,陈宗器《地磁偏角长期变化与太阳黑子数之关系~,谢家泽《南京市秦淮河排贮雨水问题之讨论~ ,赵仁寿代读石油公司翁文波、李德生等在台湾测Gravity Exploration ,秦馨菱Geiger-Muller Counters for Detectionof Radioactivity 。
  此时己十二点余。乃借李善邦、陈宗器等赴励志社,应中央研究院、中央大学、教育部、政治学校邀中膳,到近三百人。据大会总干事报告,注册人数326 人,论文170 余篇。朱号留先代表致词,余答词。在此遇熟人甚多,农山、析薪、刚复均在此相遇,叔永于昨返沪。
  借李浩培、苏步青至九华山。余回局后睡半小时。四点至中央研究院礼堂,余作公开演讲。周纶阁主席。余讲"科学与社会"五十分钟,昕者约80 90 人。五点至北极阁气象所。今日为重九,向为登高之日,故今日下午有不少人来山上云。
  晚陈宗器约晚膳,在大华餐厅,即昔日之元锡同乡会也。到陈宗器、李善邦、傅承义、薛钟彝、刚复、石延汉、蔚光等。九点回。洗浴。希文来。
  
南京   晨阴69°。日中微雨数次。下午66°,阴。晚雨66°。

  锦州危急。太原城郊激战。至孝陵卫农业实验所。《大公报》上见张靖子(丙辰)著《中国天气》文。
  晨六点即起。因晚间发北风,天气骤冷。因刚复言今日地理学会有采石矶之旅行,故于6:30 往中大。以为是学术性的旅行,至中大大礼堂门口始知全为游玩性质,中大地理教员均未参加,故遂退回。十点左右在气象局山西路办事处前拍局中同人照,余与严德一亦参加,局中有李鹿苹、苑礼恭、毕中道、王维屏、王炳庭,均为东大学生;叶桂馨、卢差,中大学生;欧阳海、阐家卖、段月薇、张汉松、束家鑫,为浙大学生;萧望山与金廷秀,为气象班学生。现在南京有人员130 ,其中约30 人在北极阁上气象天气预报组,尚有调用人员中曾广琼亦气象班学生也。
  十点半借严德一至孝陵卫中央农业实验所,所长沈海搓以病感冒未到。见副所长吴福帧(雨公) ,知战时旧建筑大部尽毁,惟新建筑已不少,分为农艺、土壤、病虫害、蚕桑(孙本忠)等十余组,遇朱凤美等诸人。余与严德一经马君领导参观农业机械部份,经美Intemational Harvest Co. 之补助,有农业机械教授四人在此协助,各种收获、种植机械均有。次至园艺杂粮部,见有红薯产量之比较。以红薯挂种于苞谷上,可以增产量不少。如平均亩产3000 斤红薯、450 斤苞谷,如红薯挂种于苞谷上可得苞谷370 斤,红薯3700 斤,因挂种后红薯产量大增也。次至稻米部,正在配梗、柏二种之杂交,又有蒸谷米,经试验知可增Vitamin B 云。午后假寐半小时。
  五点至珞咖路22 号。
  六点偕肖堂与蔚光至华侨招待所。气象局招待到会之气象学会、地球物理学会会员,到石延汉、薛钟彝、傅承义、陈宗器、李善邦、叶桂馨、徐尔额、国华、厦千、刘恩兰女士、长望〔等〕卅人左右。席间蔚光发起为余预备明年祝六十寿辰出纪念专刊及气象局中建筑纪念室,余闻之大有啼笑皆非之慨。九点回寓(气象局)。十点睡。
南京   晨雨61°,下午阴64°。

  长春失守,郑洞国以身殉。国军退出烟台。国军退出郑州、开封。
  晨六点半起。阅《观察》五卷四期,内有浙大学生被捕详记,其中颇有事实不符之处。十点乘Jeep 车赴珠江路地质调查所,晤李善邦、李屡阳所长(春垦)、周副所长等。在地震室见到李善邦自制之HorÏzontal Pendulum Seismograph 水平摆地震仪,槌重100 屿,可放大160 倍,有N-S 、E-W 两个Component 部件,并另制同样地震器为北平之用。又自台湾方面得了数种同类地震仪。前在莺峰所失去之Galitzen地震仪三个。Components 曾被携赴日本,近已查到搬回。惟气象所因元人负责地震部份,遂致所失去之Galitzen 一无消息也。李白制之地震仪,近曾收到日本与俄国之地震,并预一幅送甘肃云。次借李春垦与周君赞衡赴陈列馆,看许氏禄丰龙Lufengosaurus Kuenei Y oung 及周口店陈列室。据李唐阳云,局中现有四组出发调查,有一组在浙江三门湾。
  余因十一点有约,兴辞出。回局。借蔚光至山西路南轩,开中国科学工作人员协会理事会,到长望、潘寂、梁希、干锋、蔚光及浙大毕业之周女士。长望报告前于九月十九在京所开代表大会情形(杭州过兴先、任志亚二人到) ,推定理事候选人,决定《中国科学工作人员宪章》之原则数点。中膳后二点回。
  四点循山西路至鼓楼小火车站,循轨道行至研究院晤本栋,遇孟真。余询本栋以厦门大学需要物理教员有否人可介绍,渠亦一筹莫展。出至考试院看科学展览,未见特别出色,资源委员会有水力发电模型,交通部电话、电询机械等尚好。楼上陈列近年出版科学书籍,另一室陈列动植物标本则太不整齐。五点至叔谅寓坐片刻,蔚光亦来,遂同回。渠要余为出席亚洲区气象会议在十一月十日印度Delhi 德里所开台长会所需之旅费作函与咏霓。七点约希文来局,同出叽陋。
  寄翁咏霓函
  
南京   至杭州晨雾,睛,56°。晚杭州I 66°。

  山西太谷失陷,太原危急。
  晨六点未到即起。老尤即将面水等拿来,并收拾行李。余给老尤下赏五金圆,231洗衣一圆,在局中早餐,未给资。七点未到蔚光即来,余托蔚光代送浙大毕业生、现在局任事段月薇与庄严(培汉)结婚礼六圆。余告蔚光:十一月十日在新德里聚会之亚洲区气象台台长会议时间迫促,除余昨函外,须亲自接洽;局中图书馆须有专人主持,若目前有书而闭在箱中,殊无意义。
  七点廿分蔚光送至车站。八点别蔚光,车即开,一路平顺。余原定十二日回杭,但昨日天雨终日。且钱塘号到昆山附近机车有阻碍,停三小时,于下午四点半始到上海云。车至无锡,允仪上车,在二等。一点半车至上海北站。不见允敏、松松,余至北站餐室。因今日钱塘号抵沪迟到十分钟,故时间极局促。幸有去年毕业机械系毕业生}ß君在室中指挥,嘱侍者速做菜,故得餐毕上车时尚有十分钟。而允敏、松松亦于此时始到,宗瑶送至车站。允敏以君韧之助,始购得两张头等票,十二点在Sullìvan 中膳,膳后途中三轮车阻于红灯,故到站较迟云。余在车中遇陈石珍、严钦尚、赵松乔、程觉民及中正大学江北二学生。七点到站。约允仪同下车,即有龚司务在站相接,先送允仪至建德村,回。与宁宁、彬彬同晚膳。膳后洗浴。十点睡。
  Advìce About Heart Trouble , by Dr. Charles M. Cooper , Reαder's Digest Sept. ,1948.1) Bring your weìght down to norrnal , do not overeat.2) Do not run to catch a traìn , refraìn from physìcal effort ìmmediately after aheavy meal.3) Curb your emotional reactions , blood pressure may jump 100 points in responseto an outburst of anger.4) Indulge in mental task only when your mind is fresh.5) Try to be cheerful under all circumstances.6) Stop smoking as tobacco is injurious to those afflicted with degenerative cardiovascularlesions.
  
杭州   晨晴62°,日中晴,晚67°。
  院中桂花虽尚开着,但香味己差,且泥土上有不少落英,系前日大雨所打落也。
  晨六点半起。八点剃头。现剃头价目校中二角六分,外间四角至六角不等。
  九点徐家齐律师来,谈吴大信被判处徒刑十年事。吴上诉而审判官方面以为十年太轻,亦要求覆审,但大信之父亲吴盛伯迄未表示,亦与律师未见一面。晓沧来,据云渠与吴盛伯为高等学校同学,曾往视盛伯。渠之所以如此漠视,实由小孩太多云。但大概吴盛伯亦不甚以其子为然,因最初盛伯曾云渠自己读工科,对于吴大信自理科转史地颇不赞同云。其兄吴大胜亦以大信交友不慎所致,可知大胜亦不直其弟之所为也。余即约徐家齐离职,继任者为新昌人东大毕业(文史地)的梁念置,与黄厦千、宋楚白(兆珩)λ、黄驾吾、陆维钊同班。余等先招吴大信来谈,知其与那伯瑾、陈建新等四人共一房间,故不嫌寂寞。渠面容尚佳。据云有院子可以自由出人。次招李雅卿来。渠与女政治犯八人同住一屋。因在侦询时期,不能接见。渠于四日下午移至第一监狱,曾在特刑庭开审一次。同时被捕三人中高停云己保释,王秀霞与李雅卿同拘一室中。
  起诉书于九日送到,谓李雅卿加入共产党,有叛国行为,以《刑法》二十三条第一项起诉,最重为五年徒刑,故其事似不严〔重〕。余询李如何介绍王秀霞,答云王与其姊在市立医院,二人不相能,故王求李介绍至苏北做事,李因以介绍与朱元明,即原来介绍李雅卿人共党者云云。徐家齐嘱李雅卿作一自白书,以为代其辩护之证据,辨白书写好后交与徐,始转特种刑庭。李系一元主见之女子,而竟以政治人囹圄,亦可谓冤枉矣。十一点回。
  膳后假寐半小时。仲翔、铸颜、季梁先后来谈。左大康来,余以事忙,嘱振公告知今晨在第一监狱接洽情事。晚膳后七点半至九莲村柏庐晤默君,谈翼如墓地事。
  余劝默君能早日将工程包出,以便动工。程觉民亦住柏庐,未遇。
  接士芳、李雅卿、陈布雷
杭   晨晴62°。
  日本民主自由党吉田茂组织保守派内阁,日本议会民主自由党151 席,社会党110 席,民主党90 席,协同党30 席。袁绪英来。李锋来。
  晨六点廿分起。步曾来。约其至生物系参观,中午在寓中膳,下午四点在第一教室演讲"生命之意义"。晚约在办公室晚膳,到贝时璋、仲崇信、吴长春、蔡作屏、季梁、刚复、晓峰、朱习生诸人。中午步青来谈,以史地系四年级生陈业荣化名仲荣、化工潘志新均以患肺病住疗养室,但每晚引外人至室中开会,己为外间所注意Z王。
  午后二点嘱高直侯借步曾至农学院。四点请步曾在第一教室演讲"生命之意义"。今天出布告时已在午后,而昕者竟座为之满。步曾历述飞Tirus 病毒之结晶体如生物亦如非生物,而生时可令之死,亦可使复活。动物之出长,由于动〈活〉〔物〕以侵略为主,以夺取植物为资生之道,雌雄性之生成由于Cell Division 细胞分裂不能发展至最大之程度,故不能不有二个配合以发展个性。且谓个人是无足重轻而应以全体为依归,因人生短促乃为保存种族之过渡性agent 而已。但末后对于唯物观又大肆攻击。五点散。六点晚膳,到董聿茂、贝时璋、吴润苍、王季梁、仲崇信、吴长春、朱习生诸人。
  浙大经费状况:大学经费现以生活补助为大宗,即每月部发83 , 109 圆,再加七233拾二人建训班人数,约六千六百元,合九万元,而目前所发约七万三四千元,至于其计算方法如下:教职员名额742 x 102 (40 + 52 + 10 = 102 ,平均薪)圆=75 , 684 圆工人名额493 x 15 (工人平均薪)圆7395 ~ 83109 元技工名额1 x 30 (技工薪)圆30下学期所加之教员人数、工友二十名不在内。所余约一万元,而下半年每月经常费亦只384 亿(一月即12 , 800 元) ,与所余生活补助费相等。按经常费自六月份加一倍,七月份起加二倍,六月份起之一倍已发至十二月,加三倍之数只发到八月而已。
  浙大现有学生1800 人,附中500 人,教职员(742) 合眷属2800 人,校工合眷属900 人,合6000 人。每日每人七合米,每天要米四十二担(米限价廿-元八,黑市五十六元)。每月学生需十万斤柴,老虎灶亦十万斤(限价一分六,黑市倍之)。油每人月十二两,即月1350 斤,限价65 ø , 黑市一倍余。
  接吴德之(祯埔)函(赣县县府)
  寄士芳电 蔚光金圆六元(段月薇、庄严结婚贺礼)
杭州   晨晴62°,日中晴,晚68°。晚A.cu,云见霞,月色亦佳。
  锦州陷落。国军在平绥东段获胜。下午在青年会演讲"联教组织"。联合国同志会浙江分会成立。晚南开同学会开会纪念伯苓先生勿学五十周纪念并生日。
  晨六点半起。昨晚十点忽觉腹痛,泻二次。初系是洗浴后不着衣裳受冷,但后知朱妈亦吐泻,料想系中膳时蔬菜中不洁物所致也。晨起又水泻一次。上午九点半至柏庐晤默君,遇高良佐,知其在省府办理物价问题,谈半小时。出。十点至安吉里八号晤羽仪太太,遇其婿顾以佳。十点三刻回。至教仁路国华照相馆取无锡所撮之照,余嘱其多印几张,渠不肯。据云印二寸每张限价四分,洗软片三分,如此印十张只四角三分,而本钱要一元四角余,故不愿多印也。余于下午将底片交与"二我轩",嘱其依照本钱〈付>c收〕款。十一点回。
  仲崇信、刘云善、胡步青、吴长春、朱希亮约胡步曾中膳,并约余与季梁作陪,余以腹泻未人席。下午三点至青年会,应〈总> (联〕合国组织杭州演讲分会之约,讲"联教组织UNESCO" 。周子亚主席,在演讲厅讲演,到一百余人。余讲演大致:(1)联教组织之起源:卅四年十一月1一16日伦敦教育部长会议奠定了宪章,并以巳黎为永久会所; (2) 联教之目的:开宗明义宪章绪言,即云战争既发动于人心,故和平之堡垒须建筑于人心。自人类有史以来世界各民族之昧于彼此习俗及生活,反为造成猜疑、失信之普通原因,即因此隔阂而爆发战争。故联教之组织目的在于促进各民族间教育、科学、文化之合作,推进对于正义、法治及人权与基本自由之普遍的尊重,此即联合国所确认不分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以期有所供献于和平与安全;(3) 工作方法: ( a) 用电影、报纸以及一切传播方式促进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问之了解, (b) 推动国民文化教育之普及, ( c) 增进知识,增加人与人间接触之机会; (4) 联教之机构: General Conference , Executive Board , Sec. General & Secretariato分六组:教育,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美术,电影教育及图书馆、博物馆,在各国则有National Commission 全国委员会;(5) 成绩:民卅五年十一月巴黎第一次大会,卅六年十一月墨西哥第二次大会,本年在Beirut (Lebanon) 黎巴嫩贝鲁特第三次大会;(6) 成绩之检讨与将来展望:或谓我国担任经常费六十万美金,超过于各大学及研究院所得以购图书、仪器之数,而我们所得无非一千架不适用之电影器,以及少数奖学金(法国四人,加拿大五人,联教六人)与参加会议之旅费津贴(本年十三个学会)与己允而未到之数百吨之纸(半价售给)十二副Shop 工场零件而已。
  或谓我国内战方兴未艾,何必侈言世界和平,此皆不然。目前世界已如门庭,若英美能与苏联流捏一起,则国内决不致有战争,即?%
杭州   晨晴60°,下午阴,子夜后雨。
  今日起换冬内衣。羽仪去世四周纪念。主计处派省政府会计处吴宗澄、股长王成章来校查账。赵楷(准如)送佛子五只来。
  晨六点起。水泻已愈,但宁与松松二人又泻,因此遂疑心厨房所购之菜油必掺有桐油,遂致昨晚朱妈之吐泻与余之水泻也。接教育部来文,追查九月十九、二十两天罢课及以自治会名义反对特种法庭事。此事余当日即切责陈明达,因自治会未改选以前元权可以任意用自治会之名义也。此事当与步青酌办答复。绪英来谈,知刘文翩已辞宗文校长职,赴义乌本乡办中学,以宗文创办人操权,刘不能作主,而与同事亦有不协也。定安告假三礼拜返里,故振公较形忙碌。
  下午改李之菲交来余昨在青年会{UNESCO 文教组织》之演讲稿。二点与允敏至安吉里八号羽仪太太处。今日为羽仪去世四周纪念日,故约羽仪太太至凤凰山羽仪墓前致祭。乘车同往者羽仪太太、其大姊、顾以俭与羽仪清华同班(1924 )骆君(其荣?)。到墓致祭后,余至意谋坟地上视察。管山人姚姓告余,谓孙季恒欲葬其子怀定于王军谋墓旁,但其地已〔在〕浙大范围以外,且其墓掘下数尺即发现石廓。今晨有I姓出面干涉,云其地为回教教友所有,因之发生争执云云。四点由苏堤回至安吉里。五点回校。晚膳后作函数通。主计处派省政府会计处专员吴宗澄、股长王成章来查账,詹咏梅约之同来见余。吴系中央研究院旧同事,杏佛被刺,由渠送往医院云,后即离院。余告以王毅侯巳去世,渠尚未知也。
  钱塘江明代以后下游何以向北。绍兴有三江口,为浦阳江、曹娥江与钱塘江会合之所。自明代景泰魏骥(看廿四日日记)筑麻溪坝,又在临浦下游凿开磺堪山,将浦阳江由新坝过义桥镇入钱塘江,在闻家堪之上游。钱塘江在其〈北〉〔南〕岸骤增一股支流,遂使钱江有向北侵蚀之趋势。推想在其更前汉唐时代钱江取道于湘湖,至今美女、越王诸山临湖壁立,想系昔日之江岸也。浦阳江入钱江以后,其前人曹娥江一股遂名为西下江。在三江口筑闸以利山、会、萧三县之水利也。
  接王季午函 陈叔陶、金克南、士芳、家玉函 王鞠侯、Brentano's , Cambridge Trust Co.
  寄于诗莺
杭州   晨雨,下午雨,晚阴。晨65°,下午65°。
  适之来校。骆其荣、郭凤呜夫妇来。
  晨六点半起。觉右肩背发痛如风温模样,其痛也骤,而作一线状自右肩至背心。上午曾请张德明来为余按摩,并为允敏摩右臂,但不觉甚何效力。
  昨日在羽仪处所晤到之骆君及其夫人郭凤鸣。郭系允敏在北高师同班同学,后转南开,四川人,曾任成都女子师范学校校长,现任绎亭大学预备学校校长。适之借竹主生来,途遇潘企新,故约之同来。适之于昨到此,明日即赴沪,住新新旅馆。郭凤鸣曾在适之处读过书,故亦相识。余即约适之明日在寓中膳,因允敏屡言欲一见适之于此也。中午骆其荣夫妇即在寓便餐。
  今日报载,昨下午己公开审询两女共产党员王秀霞与李雅卿。李系浙大教育系二年级学生,本年二月间经朱元明之介绍填写自传,加入共党。审判时被告未请辩护律师,李雅卿答复支吾,王秀霞坦然承认。二人均以《危害国家紧急治罪条例》第三条第一款提起公诉云云(据云该条即加入共产党活动,最高处五年有期徒刑)。晨自治会左大康、裘荣安即来谈,谓何以特刑庭不首先通知学校。余告以李雅卿在其家被捉,并无告学校以开审之义务也。后余电特刑庭王庭长家橱,据云被告委请律师,须由律师向法庭声明,则不但公开审判,即预备审判亦须邀律〔师〕出席。余询以是否可以重开辩论,渠以为如经律师申请,可以考虑云云。适学生自治会定晚六点开会报告此事,余以六点须赴默君处,请步青、斯大前往。
  六点晚膳后即至武林路西大街42 号晤霞初,即邀其至九莲村访默君,谈半小时。邵梅记之老板及伙计(朱姓)来,即与谈建筑价格,据邵所开墓、墓道、祭堂及住宅共需六万一千元,据霞初估计以为所差不多。因日来暗盘大涨,物价因受限制不能明涨,但瓦砖、水泥均无现货,洋钉限每人买四两,洋瓦涨至每封35 ø 金圆,水泥定价每袋四元三角,黑市至十二元。因物价随米价,米价随金价,而黑市金价每两七百元,较规定二百元涨二倍半矣。八点半回。电适之,请明日演讲。
  寄王宗瑶、蒋东孚、陈曾同照片 黄炳坤函 士芳
杭   晨睛64°,午后70°。院中桂花几全落。

  请适之在校演讲。适之"自由主义"讲演中引用王安石《拟寒山拾得二十首》第四云:风吹瓦堕屋,正打破我头。瓦亦自破碎,岂但我血流。我终不填渠,此瓦不自由。
  晨六点半起。右肩酸痛未愈。寄李振翩函,为介绍其向美国基金会要补助旅费Travel Grants of U. S. Edí.lcational Foundation o 十一点允敏与松松赴新新旅馆约胡适之来校。十二点适之借郑石君来,并约步青、阮毅成、丁庶为夫妇、振公、季恒、晓峰作陪。中膳后方一点,在院中拍一照留纪念。严仁庚、丁绪宝夫妇均来。一点半,适之借晓沧、晓峰至文学院。二点约适之在体育馆演讲,题为"自由主义",昕者八九百人。听者大部均驻足而立,但终一小时二十分,鲜有退者,亦可知适之演讲之魔力也。适之小余一岁,近来人甚肥硕,但演讲时己汗流泱背矣,因下午相当热也。述自由主义为中国之固有产物,以《吕氏春秋》为证,并引王安石白话诗。
  述浙江余姚明代三位大师阳明、梨洲、舜水均为提倡自由主义。述东汉王充(仲任)之自由主义。但以为中国之自由主义缺乏了政治之自由,且少容忍之精神,故自由终不达到,而人民亦无由解放云云。二点讲至三点廿分。回至办公室稍坐,由允敏送往车站。
  三点半开行政会议。讨论员工、学生米荒问题,因市上无米可买。今晨派陆子桐去市府,只允拨100 石。但学生每日需十石,而教职员、校工人数更多,连家属倍于学生,日需三十石左右。二和米行存校中有140 石米拟予扣除,而华家池今年可收到0 石粗米,亦以运杭。此外讨论学生公社、建筑、牛奶场舞弊、讲师助教会办补习班等诸问题。六点三刻散。晚八点半默君来,据云后日晨回京。晨学生章洪焘(化四)来报告,谓周小燕将于廿二来空校演唱,余拍一电欢迎周来杭。
  接朱文华(绍兴税捐局)、王鞠侯、《世界气候志》、涂长望、李正偏函寄李振翩、George Harris 、周小燕电
  
杭   晨阴Hazy 68°,下午75°,晚晴73°。陈省身来。冯言安来校,莫定生同来。学生自治康乐股蒋连华、合唱团袭维刚来。晚李德毅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与Lynda Grier ,为介绍教授来华事。陈省身来,渠嘉兴人,但从未到过杭州,余约其明日游云栖。冯言安、莫定生来。冯于宜山时离开浙大,迄今垂十年,中间曾至昆明及中正大学,现在赣州,现回里省亲。据云泰和自浙大离去后曾有人拟将浙大码头改为天翌码头,但未能达目的,因地方人士己公认此名称也。自治会康乐股蒋连华与袭维刚来,谓小提琴家马思聪己到杭,而高音女唱家周小燕亦将于明来杭。余谓周小燕与其〔妹〕周澄佑来杭,昨已有学生告知章洪237焘,余己打电欢迎。马思聪〔则〕余打电话与沈思岩接洽其事。
  中午至青年会,参加扶轮社中膳。遇Richard Norton ,请介绍中文会话教师。
  又遇R. S. Lautenschlager 及其兄。此人向在齐鲁多年,回加拿大七年,近自NewYork 参加u. N. O. 来,故今日谈U. N. O. 情形。谓苏、美不两立,在欧洲美国欲扶植德国,在东亚扶植日本,其意欲与苏联抗衡而已。渠主张以为U. N. O. 不应在美国或美、苏等国,而应在瑞士。美、苏虽有争执,但Shouting 吵嚷终比Shooting 打仗为好,口舌愈激烈,战争愈可避免。美国金钱笼罩了西欧与东亚,日本、德国之工业将不全部卸除,中、英虽然内心反对,然不敢说话云云。
  兰点开行政会议、预算委员会及校舍委员会。决定附中迁移华家池,给百六十二亿即五千六百金之预算;农学院设立罐头设备;造三十方之宿舍,可住六家;给一百五十亿为福利委员会筹设合作社等各点。晚李德毅与蒋君(桐油专家)来,知渠等赴广西、贵州调查桐油,在宜山度双十节,市民犹有忆及浙大者。长沙亦缺米,每人只能购五升,一般情形似大难将至状态。李德毅因在杭无处可住宿,故余留其住彬彬房中。
  寄Lynda Grier 函
  
杭   晨阴,雨数点,71°。日中睛。
  默君回沪。借陈省身游云栖寺。D. W. Clark , former democrat senator from Idaho , whocame to China on special mission for the senate appropriation committee , recommand that U. S. givefull mili tarγaid or none at all.晨六点起。七点半借允敏送默君回南京,先至九莲村柏庐,再送往城站,八点馀告别。在车中遇陈柏森。上午自治会左大康来,谈李雅卿重开庭辩论事。缘十八日特种刑庭公审李雅卿,到十七晚始告李本人,而其父亲李作尧与校中均不通知。李十八〔日〕公审时,以未请律师开审,实际十五日余与徐家齐赴第一监狱,已约定徐为律师。后询王家橱,王怪徐事先未去申请,且谓无通知其父亲之义务,不免强词夺理也。今日李作尧与裘荣安来,余嘱与徐律师一谈,并托浩培再电商王家帽。但未几特种刑庭即来公文,谓不便再开辩论矣。
  接周小燕〔电J,允来校演唱云云。小提琴家马思聪近己到杭,请沈思岩去接洽。午后三点半,约陈省身、建功、步青、琢如等赴之江大学及云栖齐鲁大学。本约姜淑雁,以事未往,乃邀允敏同行。先到之江大学晤周西屏,周系Michigan习数学,后至德国,本校物理教员周北屏之弟也,教数学已二年。在之江遇卢嘉锡及王驾吾,驾吾只教课三小时而兼秘书,故颇忙。陈卓如休假,今年亦在之江。次至范村云栖寺看齐鲁大学,有学生二百七十人,其中九十人为女生,均住在寺中之香客室。由刘遵宪借见胡校长。现浙大教员在此兼课者束星北、李乔年、陈建功、王曰玛、王爱予、王承基,竟至七八人之多。此风实非优良,徒以口不敷出不得不尔耳。
  束星北在校支双薪,而又兼课,实支三份薪水矣。六点至太和园晚膳,到陈省身等六人。七点半回。
  学生自治会招待各院院长及校长,到仲翔、邦华、晓峰与余,到理事左大康、陈全华、张秉珠(总务)、郑春辉、吴清融(学术)、金祖潮(膳食)、郑永年(总务)、符锡仁(康乐)、汤一铭、方子夷(服务)、刘君桓(秘书)及代表会陈明达等。自治会招待之目的,在法除隔阂,但其所举各点,均系要款项或房子者,其中最迫切者为米与油之问题,为粮食问题。仲翔今日下午曾至省府要每天五十担之米,但张秘书长颇有难色,又校中仓库存有二和米行140 担糙米,事先未得校中同意,昨查出后决定将此米售与校中,以市价计算。此事显然引起陆子桐之不快,亦有人为说项者,但原则不能更变也。
  接周小燕电
  寄仲撰、淑彬夫妇元任、步伟夫妇函希文函
杭   晨阴72°,下午阴76°。

  晚请刘瑞恒、Dr. W ebster 0晨六点起。上午沈思岩来,知周小燕于昨己到杭,定今日在航空学校演唱,星期一允至浙大。即定星期一下午七点半在健身房演出,收票价一角,为限制人座之用。由沈与孙斯大、陆子桐等当面说明该日应如何招待,并定明日晚宴请马思聪夫妇与周小燕及其妹小林,邀沈思岩夫妇、李树化作陪。与仲翔约明日借邦华、蘸初及晓沧赴萧山湘湖,看农场之水利及收成。王季午来谈,知刘瑞恒今日可到,借Dr. Webster , ABMAC (American Bureau of Medical Aid to China) 。午后允敏赴外觅照相馆,为取得市民身份证之用。
  下午二点在特种刑庭宣判李雅卿及王秀霞案,以二人均自承加人共产党,判有期徒刑各二年半。李雅卿以律师未能辩护要求重开庭辩论,未准。步青与斯大及学生三人前往昕审判云。
  晚约刘瑞恒及Dr. Webster , J. P. 晚膳,到Mrs. Gunde 、徐苏恩、刚复、稚孙、季午、天助等。Dr. Webster 系协和第一任Resident Physician 住院医师,现在Columbia大学Medical School ,专于Plastic Surgery 整形外科学。Mrs. Gunde 系Webster之秘书,徐苏恩毕业于Harvard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哈佛公共卫生学院。余询Webster 以哥伦比大学校长何以选任Eisenhower 艾森豪威尔,彼谓因目前之美国大学校长大部时间均在于张罗经济与办理事务,故与教育界无关之人亦可行,只要其能长袖善舞而已。渠对George Marshall 马歇尔之政策(对华)甚不赞同,认以为一种错误政策云。八点渠去医学院讲Plastic Surgery ,余~明晨早须赴萧山湘湖239故未往。阅Hαrvard Classics , 始知Cinderella {灰姑娘》之故事出于Grimm's日lω《格林童话~ ,在Aesop's Fables <<伊索寓言》中有关于The Horse & the Ass {马与驴)) ,其Moral 为Better Humble Security than Gilded Danger ,绍兴人所谓好死不如恶活也。
  接李季谷函寄周鲠生函Brentano's 函希文函默君电
  
   晨侵晓雨,六点后雾。日中晴。晨73°,下午82°,晚78°。
  联合国日。晨赴湘湖。晚请周小燕〔与〕马思聪、王慕理夫妇晚膳。
  晨六点一刻起。七点半即趋车,至华藏寺巷接邦华,西大街接穰初及仲翔,并至罗苑接晓沧,经钱江大桥赴萧山湘湖,收过桥费伍十万元。八点出发,九点到闻家堪,即下车走,往东汪村至湘湖农场。今日天气热,故走得汗流泱背。农场正在收晚稻,有一种红脚光和lJ ,每亩可收二石谷子。遇王先之与杨行亮,谈及本年收获后向农民要租谷办法。议照去年分五等,亩收149( 斤〕谷子者收租谷56 斤,收411斤者收租谷154 斤,以此类推。次至仓库,知去年存谷尚有五万斤左右,约二百担左右。除自留一部外,馀均售与校中,作价依时价,日后如有调整依支款时〔价〕算钱。
  在场得阅《萧山湘湖志~,系民国十六年出版,周易藻编,卷一、卷兰有关于湘湖之历史。据毛奇龄(大可H 孙凯臣占堤岸》文云:萧山湘湖,宋熙宁、大观间县民殷氏议以崇化等九乡有田高阜,乞筑为湖,以御旱潦。政和二年杨龟山(时)来宰是邦,审地势,依山为岸,筑土为塘,通筹九乡水利,溉田146 , 800 亩。历南渡高孝二庙,顾冲长郡,度地势定高下,定诸乡放水之则,勒于县门。顾冲《水利约束记》云:水穴一十八,每穴阔五尺,自水面掘深三尺,名曰陡门。景泰(明)七年大水发自衡、严,钱江高涨,水反从东西小江冲入内地,时魏骥以尚书致仕,乃修筑麻溪、西江诸塘,虽巨波震荡,总不为害,天顺五年亦然。骥著有《水利事述~ ,现闸之可寻者尚有八,即揪口坝(萧山县城旁)、盛家港、横塘、塘子、河墅、杨歧、凤林、石岩(淳安)是也。照章立秋前三日开闸,白露后三日闭闸,此乃对横塘、塘子、河墅、凤林四闸而言。凡遇大旱始行开放者有揪口及盛家坝,永远不闭者杨歧。宋淳熙十一年定例云。
  中膳后,一点半借邦华、仲翔、晓沧、程初、王先之至青山头场中所办小学,据云有学生62 人,女生四人,今日 星期均 未到。有湾里庄人保长张有留来云,渠等十八家之田地八十二亩,系民十六年来自己开垦,近被农林部峰东实验场收为场。但此田乃由校划归浙建厅,又由剧于拨给华东蕃殖场者。二,点半经东汪闻家堪而回,至校已五点。晚请周小燕、马思聪。
杭   晨雨72°,下午雨。

  营口克复。冯新德、叶学洁约晚膳。晚周小燕独唱会,其二妹周澄佑伴奏钢琴,向来者程复盛、颜廷阶、施君夫妇、艺专冯君。
  晨六点起。得周小燕电话,知拟迁入九莲村柏庐招待所,余即嘱龚司务开车前往,并电话(2520) 招待所,知昨定兰、四〔号〕两房间,四号又为人所占。余与陈处长接洽,允另给一房,于下午可空出云。周之母亲昨发寒热,今日〔巳〕好云。周小燕今日在体育馆演唱,因位置只限900 人,教员得到0 ,学生600 位置,故向隅者不在少数。教员、学生每人只限一张,而学生须抽签定之。今日民教馆与《申报》储裕生请马思聪奏提琴,送票六张来,以冲突而天又下雨,故不能往。
  得〈韩>c朝〕鲜〈韩>c汉〕城Seoul (大韩民国外务部) (邮票有李舜臣将军像)文钟律(Moon Chong Yul) 来函,自称生于1923 年汉城,毕业于汉〔城〕之商业学校,在外交部任事一年,愿来浙大读书云云。阅气象研究所陶诗言著The mean surfaceair circulation over China (Memoir Vol. 15 , No. 的。中述霉雨之成因,由于两种不同之空气接触而成。但系何两种,则颇有异议。长望以为是Em 赤道气团与Tp 太平洋热带气团,而么枕生则以为是Tp 与NPC 变相大陆北方气团之接触,二者颇难定。但日本亦有霉雨,陶诗言以为是日本气团与Tp 气团之接触,日本霉雨与中国霉雨相同,故以么说为近理也。又"舶掉风"古人视为早干之兆,故Tp 在下层,似非为霉雨之原因也。季梁来谈。
  晚七点半在健身房请周小燕女高音独唱,有《天伦歌》、《长城谣》、《思乡》、《牧羊恋歌》、《踏雪寻梅》、《牧羊姑娘》、《在那遥远的地方》、《走西口》、《跑马溜溜的山上》及西曲,昕者座满。
  竹蔬生给予浙大斐章奖学金六名,计工院三名,理、农、医各一名,均在二年级,近己选定如左:理,物理赵松龄:农,农艺顾文浩;工院,机械陈振声、土木张迪民、航空高冠群;医,薛启冀六人云。
  接徐近之函中央研究院照片李雅卿、哈佛同学会、〈北)[南〕韩文钟律Moon Chong Yul寄徐近之函中央研究院函
  
杭   晨雨63°,晚阴62°。

  杭州市内食物竞购一空。抢米之事已见于外埠,杭州亦有皮炭不可终日之势。
  晨六点半起。今日雨而天气骤冷,与前天之懊热迥不相同矣。上午十点至中央银行晤张忍甫,询余前将在Cambridge Trust Co. 之八百元登记后转入纽约中国241银行及以后支用之手续。适前田粮处处长陈贻来,谈及杭州购米之困难及抢米之状况。陈谓目前杭市存米一万余担,足市民四日之消费而已,故市府有向外购采之议。但报载市府已登记之粮食足够一个月半之用,殆未必可靠耳。出至慎大购面包,见玻璃柜中陈列全元。数日前尚存之chocolate 均已销售一空,而等在里面欲购面包者不下四十人之谱。此是可怕现象。恐兰四日以内将会发生抢购之风潮。
  政府若不当机立断,于数日内将粮价提高,势必引起革命矣。
  至"商务"购得李俨著《数学史论丛》第二辑。十一点回。午后史地系四年级女生金陈莲来,为陈业荣事。渠即招呼服侍陈业荣者。至史地系查《萧山县志~,仅得《山阴县志~,后在嘉业堂藏书中得之。晚阅《萧山县志~(民廿六年)及《山阴县志~(嘉庆初年)读之。
  阅《山阴县志~ ,知在历史于绍兴水利有政绩者兰人:汉之马臻,明之汤绍恩及清之俞陆凉也。马臻于东汉顺帝永和五年到绍,乃筑大堤以蓄水,名曰镜湖。东堤自五云门至曹娥,西堤自常禧门至西小江,湖周围358 里,溉田九千余顷。成化间浮梁戴玻守越,建扁拖闸为尾间以?世水,然闸口稍隘。安岳汤公绍恩,于兰江之浒建大闸百余丈,分为二十八洞,此又一大变也。自嘉靖丁酋后一百八十余年,康熙二E辰俞陆凉修复海塘长堤四十里(见《山阴县志》卷二十(水利)陈纹著《俞公塘纪事略~)。
  接默君函寄士芳、朱文华(绍兴税捐处)、G. E. Stechert check of 10 dollars( Cambridge Trust Co. )、默君函
  
杭   晨60°,微雨。下午阴60°。
  武林门人民抢米。京、沪、汉各地均形物资缺乏。行政院议打破限制物价,元结果。各地人民不安,形势严重。彗星Milkman Comet nearest earth today , distance 50 m. miles , brightness2nd mag. star 光亮二等星,天黎明时可见。
  晨六点半起。日来米粮各大城均起恐慌。九点即电话周企虞,渠约面谈。与陆子桐借往,周觅陈科长同谈。据云上海有糖与布,故以布易米,农民均愿脱手,米源乃畅。杭州毫无物资,故束手元策。自下月十五起,有二万五千担之租赋可以作为公教人员之配备。现杭州需米,以五十四万人每日一千O八十担。过去数月间,在乡军官自江西私运米粮,每月数千吨,近又遭禁。余询以田粮近况,据云田粮以军米紧急,故亦无法应付。军米需二十万包,每包二百斤,即约卅万担也。渠劝余向萧山、临浦购米,以米之市场已由映石移临浦也。出至省府晤张文理,遇钱宗起,并向省府要米。
  张秘书长即为电萧山县府,嘱代为浙大罗致五百担米,并电田粮处处长陈宝麟,嘱准浙大借支一百担糙米。余即出。赴九莲村晤周小燕不值,遂回。始知周小燕等一行赴玉皇山旅行,但航校之汽车半途抛锚。故嘱于十二点半时派车去接,并于四点送至车站。余本拟派沈思岩夫妇往送,但周小燕以车中人数太多故劝阻。
  午后三点开校务会议,讨论粮食问题。决定明日派陆子桐至萧山购米;庄雍熙至市府提取一百担借米,并询油、柴等价格;决定星期六三点开校务会议;星期五七点召集一年级学生谈话。今晚则召集理事会谈话,到季梁、季午、刚复、步青、斯大及理事揭以法、方子夷、王国萍、包洪枢、蒋建华、张秉珠、陈全华、左大康、吴清融(学术)、刘君桓、郑永年、汤一铭、蔡希尧、陈祖蒜、金祖潮、皮名济。余首述近来粮食问题之严重,及学校交涉之情形。次及十月廿九号于子兰纪念会事。陈全华代表理事,包洪枢代表总务,金祖潮代表膳食,蒋建华代表康乐股致辞。最后左大康提出代表会议决星期五下午昙课半天,并要学校借校车去于子兰坟墓。余当场即拒绝,并告以如上墓时发生事故,学校不能尽保护之责。
杭   晨微雨57°,日中晴,晚60°。

  法国罢工更形严重。晚至艺专听马思聪奏Violin 小提琴。
  晨六点半起。上午派陆子桐至萧山购米,作一函与萧山县长华国漠,嘱设法为浙大购500 担米。陆子桐与王先之同往,到晚始回。据陆报告,谓萧山县参议会一闻浙大来萧购米即有戒心,群起而责难县长,经华县长解释,谓浙大乃至浙赣路车站运来江西之黑市米乃止。但黑市价极高,糙米每担五十元(限价2 1. 80) ,购得六十担,据云每日50 100 担可无问题也。柴与油,据子桐云亦解决,但价均超出限价(油65 一斤,柴1. 8ø 一斤)二三倍云云。阅孙逢吉著《台南之甘庶之产量与气候之关系},谓台蔚分两种,秋植者于九月种,春植者于十二月、一月种,须十四个月收获。但春植之收获远不及秋植,气候因数以平均最低温度为要。秋植者,自九至十二月最低温度低于平均则收获好, Coηelation coef.相关系数在-0.7 以上亦出于意料之外也。
  季午来,谈生物化学与生理两课如何可与理学院合作。因一向仗仰于孙宗彭者颇多,而孙多少有吞并此二科之意也。中午借王季午至青年会RotaηClub ,与听新自济南、青岛来之齐鲁大学教授〔讲演J 0 "Dutch" 中膳后,渠谈济南失陷前后情形,谓济南损失以城之中心(省府)及东部为大,因共党自东面及西南攻人, <专〉〔占〕齐鲁大学后,即在屋顶架炮打省府云。
  二点半至刚复家,与谈卢嘉锡,医学院合作,及王淦昌等问题。因王淦昌来信谓正之可来浙大,但未言明王本人将去中央研究院云。三点半回校,沈思岩己将B08ton 寄来之Decca Phonograph 电唱机打开,计价76 元,此外156 张唱片需320 元左右。五,点试验唱片,以Voltage 电压仍为110 而非220 (未果〕。七点借允敏赴艺专听音乐会。马思聪奏Violin ,所奏曲为《协奏〔曲n 、~Andrew 抒情曲》、《小夜曲》、《履舞》、《西藏音诗》。遇陈公侠、吴望饭。据陈主席云,德清菱湖有章荣初办243Calcium carbonate 碳酸钙厂,用工人200 ,又丝厂工人九百云。
  接张梓铭、王淦昌函士芳函中央银行函寄萧山县长华国漠(购米五百担)
  
杭   晨雨57°,日中阴,晚阴5r。
  学生会纪念于子三。晚召集一年级生谈话。试昕新到Decca Phonograph 0晨六点半起。上午陆子桐等又赴萧山取米,即昨所定购之六十担也,自米价每担为五十六万元。步青于下午赴富阳询柴之价目,因步青与富阳县政府之民政科长相稳也。接默君电,知于今日乘钱塘号车来杭,要九莲村柏庐房间。临时打电话不通,乃于下午嘱振公赴九莲村,知四号房间己另住人,勉强得七号房间。余以六点半与一年级新生谈话,故未能至车站相接。今午一点自治会代表会本定开临时紧急会议,解决柴米油盐问题。但市政府借给本校一百担已于昨晚提到,油业公会已允拨本校一百斤油,全数与学生,每生用每日0.4 两,即四十人一斤,一千二百人每日卅斤,一百斤可以吃三天之谱,暂可告一段落。柴则步青赴富阳,明日可得消息,故紧急会议之事遂作罢论。
  午后仲翔、鸿适、琢如三人赴畜牧场查账目,因有人(储锁芳)告谢家驹账目不清也,实则储与谢二人积不相能,故有告讶之事。六点半借季梁至工学院大礼堂召集一年级生谈话,到二百人之谱。季梁介绍后,余报告浙大行政之组织及校训"求是"之由来与意义。七点半讲毕即散。钱塘号脱班迟到。
  浙大1948 年新生统计,今年考取、保送学生共355 名,实到250 人,女26 人,男224 人。
  女3647312男212112720101114〔男〕共3
  文学院243 理学院271 工学院131农271币13法12医16
  京海岛南上青男2312213湾南西州川东疆台河陕贵四山新   接默君电(说今日钱塘号到杭) 寄希文函 男117352216544江苏建南徽西东浙江福湖安江广
  
杭   晨雾,八点又阴,56°。
  中央官吏今日下午离开沈阳,共军即入城。留在葫芦岛、营口之士兵尚有九师之众。〔补示:见New York Times Oct. 31 , 1948〕 校务会议。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王淦昌,欢迎正之来浙大,并为希文向纽约Brentano's 定购Rudolf Flesh 著The Art of Plain r,αlk , 作为本年他生日的礼品。今日陆子桐来谈,知萧山购米以五十六圆一担,购得六十担,已运校中(限价廿元)。庄雍熙来谈,谓兰溪有菜油,可购兰四千斤,但价每斤1. 80 ,而限价44 ø 。余允购二千斤。
  下午步青自富阳回,渠在富阳一带有平阳同乡甚多,且有友人为民政科长,故路道极熟。柴之限价为1. 8ø 一斤,而黑市己至七分。在富阳新桥步青接洽得有一百卅担三分五一斤,有四十担二分五一斤,因新桥之乡长马良骥有田五千亩可以设法给柴也。现校中所需米,学生方面每日约十二担,月三百六十扭,全校每日约四十二担。油每人每月为十二两,每学期注册学生共1659 人,以1600 人计需1200 斤,即每日四十斤也。教职员、校工倍于此数。柴学生每月需十万(担)(斤],老虎灶烧水全校用亦十万(担)(斤],教职员、校工约十五六万〈担)(斤],故为半个月全校供给足用。计需米500 担,柴廿万(担)(斤],油2000 斤之数。拟命庄雍熙明日赴兰溪,子桐星期一再至萧山。
  午后三点开校务会议。此为本学期第二次,但新选之评议员为第一次,计此次当选者:顾谷宜(48) 、李寿恒(46) 、孟宪承(42) 、储润科(41) 、杨耀德(39) 、诸葛膜(39) 、吴耕民(38) 、贝时璋(37 )、钱宝琼(35 )、江希明(34) 、陈鸿遥(34 )、何增禄(34) 、吴定良(32) 、严仁庚(31) 、李天助(28 )、赵之远(27) 、陈建功(26 )、束星北(26) 、谈家桢(26) 、戚叔含(25)、萧辅(22) 、吴钟伟(1 9) 。今日大半时间在讨论粮食、柴、油问题,决定储半月之粮,并由总务与训导与教授会、讲师助教会、学生自治会等随时取得联系。晚膳后讨论各委员会之通则,直至九点,因人数不足法定人数而散会。
  寄王淦昌、Brentan白(为希文购Rudolf Flesh The Art of Plain Talk)
杭   晨晴54°,晚睛59°。

  晚医学院开院周年之前夕请客。今日赠家玉气喘药Rexall Asthmatic Powder, contains Stramonium10% KN03 , 6 oz. , United Drug , Boston. 120 tablets Tedrol , Ephedrine hydrochloride 3/8gr. , Phenobarbital 1l8 gr. , Maltine Company , N. Y. 。
  晨六点半起。家玉来谈,知近患气喘。余以去年在Boston 及Honolulu 所购之药拟交与梅儿者,结果元法寄交胡鸿慈,因消息业已不通,故至今尚留在此,即以Asthmatic Powder 哮喘粉一盒又Ephedrine 麻黄素五十粒,名称见右面边上〔见本日245事要栏内〕。九点因沈思岩陪同马思聪赴玉皇山游览,故派车往,即乘车赴九莲村柏庐晤默君。据云渠将在江湾之地皮售去一块,得款四万余元,此款为森森(天宜)在沪购一新汽车Dodge 道奇,化一万六千圆,而尚化500 圆作衣服,修理古神父路房子,结果所余只一万余元云云,可知天宜之挥霍也。余劝默君嘱天宜住暨南校内,将汽车调到南京。余颇悔当时不通融将天毅由附中保送浙大,因去年天宜毕业名列第八,而当时保送六名,后保送至七名。但以当时天宜志愿不在浙大,故未将八名亦一并保送。迄今思之,对于天宜之前途不得不悔当时之未能通融也,但恐天宜若来亦未必能安心读书耳。
  十点借允敏、松徒步至六公园,湖滨公园之草地几于全部踏坏。十一点半至英士路54 号晤毅成夫妇,因阮太太于二旬前曾举一男,允敏送蛋廿枚、Klim 奶粉一磅。十二点回。下午二点派家声至九莲村,取默君还校之款7200 元,为前借口, 000之尾数。下午王季午太太带二女公子来。范惠康自湘湖来,带来鸡子一只,鸡蛋廿枚。波若来,带来猪肉二斤,据云购自黑市,价2.40( 角)[元〕。渠家中久不食肉,今日始购得数斤,以肥者留家,以瘦者奉余。适飞飞来,余一月不见,其面部瘦去不少,可知久不食肉之故,所谓面有菜色。余虽不忍受,但以波若远道而来,又不好不受也。晚至医学院晚膳,纪念明日为医院成立一周年,请各院处长及全体医院、医学院同人共十二桌,在此物资缺乏时期淘不易也。八点四。
  
杭   晨睛54°,下午62°,晚睛。
  今日起,清晨学校起身钟自六点〔改〕成六点半。马思聪在学校演奏。
  晨六点起。七点廿分至将军路一号省政府人事训练班,应戴轶群之邀演讲。
  现有之人事训练班来自各县人事处,共一百九十人,中有女子六七人。其地址原为建设厅,甚为宽敞。余讲题为"科学与社会"。首述科学对于社会之影响,自三千年来均甚显著。天文为科学之鼻祖。举《诗·幽风>"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屠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 {诗·庸风>"定之方中,作于楚宫。
  按之以日,作于楚室"及《小雅>"月离于毕,傅谤沱兮"三诗,以表古代衣食住行靠了天文。古代文化均起于星月胶洁之地,如印度西北、巴比伦、埃及与黄河流域。
  热带以内不能产生甚高之文化(Inca 印加与Mexico 墨西哥是在高原上) ,天无三日晴即不能有天文。次述中国古代二大发明,蔡伦之纸与《宋书》所说张衡所提之指南针,对欧洲|文艺复兴与哥伦布发见新大陆之关系,由此而造成工业革命,以至于近代科学之兴起。但纸与指南针中国知之甚早,何以近代科学不能产生于中国?则以(一)数字之不精密,如人口统计、土地统计、福建抗战时报告山洞之数目、遵义县产小麦之数目等,均可表示政府之调查不精密; (二)不能用客观眼光,如去年刘治华以《易经》预料行星,近来重庆杨妹之能绝食数星期而生活自如; (三)不肯用于。此不〔仅〕中国人,古代希腊人、现时印度人亦如此。
  九点至青年〔会〕晤牙科田〔医生J,以在美国所制之Bridge 压牙根作痛也。九点半回。黎瞌生(照寰)来,约明年二月或五月至亚洲文会讲演,又至上海UniversityWomen's Club 讲UNESCO 。晚五点约默君在寓晚膳。膳后六点半在健身房请马思聪、王慕理夫妇演奏音乐,有Beethoven Romαnce in G, Minuet in G, M缸BruchConcerto in G minor。休息后有Sarasate RomαMα Andαlωiα 及马自编Tibetsia 。马手法极为纯熟,不愧为中国提琴圣手也,渠十二到法国,十九岁〔回〕中国,素负盛名。
  余亦初次(在艺专为第一次)得聆其奏技也。八点半借至医学院。
  寄张孟闻函 罗霞天函
杭   晨昙59.5°,中午阴,下午阴,晚63°。

  晨看牙医田志。下午打网球。陈方济(农学会总干事)来。
  晨六点起。上午丸点至青年会晤牙科田志君,询渠以牙床上因去年五月在美国所做钢Bridge 觉有压力,是否于牙齿有害。他昨日本说有害牙根,余昨一天未带。但今日他又说元大妨碍,如久不带则钢桥将无用云云。
  出至中国银行晤张忍甫,不在。告其协理,余决计将所存于Cambridge TrustCo. 所存八百美金交与政府。虽明知将来购办书籍、付会费等一定会不方便,而且甚至一纸明令收归国有,但余以国法既如此规定,不得不尔。前次晤竹在生,渠亦以为可以不必也。允敏上月有黄金若干变为金圆,价值二百元一两。而目前杭州市价,据默君云已到九百五十元,仅两个月而已。人民之损失可知。因此遂无人敢信任政府矣。目前政府之所以不能取人民之信用,由于每次立法结果使奉公守法之人处处吃亏,而横行无忌的人逍遥法外,如扬子公司孔令侃即其例。更有何人愿守法?从此遂使奉公守法之人亦要偷盗犯法,此所谓率天下之人而尽归于偷盗也。
  如此政府安得不失败哉!至慎大购面包,知限价时每个面包为二角三,今日已一元三角,涨五倍有余矣;油价二元二角,较定价五倍;米价议价为八十元以上,亦四倍;柴每斤一角,五倍。
  午后三点借胡士煌、田浩征、俞国顺三人打网球两Sets o人口问题。Nαture Sept. 18 , 1948 , Europe's Population in Interwar Years {元战争时期的欧洲人口~ by Dudley Kirk 0 罗马全盛时代有人口二千三百万至三千万,中世纪时因瘟疫、灾害人口增进甚缓,到16∞ A. D. 约一万万。18∞年167 ,棚,则人,1850 年187 mil. , 1900 年401 million ,到1940( 年) 540 million 0 (预计〕到1970 西欧要有6.6 千万壮丁,少于现在,而俄国壮丁比现在多13. 2 million 。
  Sir Henry Tizard "The Passing W orld" {过去的世界~, Nαture Sept. 11 , 1948 0英国最后一次之虎疫在1893 年, 1885 年death rate 死亡率20/1000 ,现在12/1000 。
  2471885 年英国二十岁少年可望活41 岁,现在47 岁,这是由于Nutrition 营养及Preventionmedicine 预防医学进步之故。英国死于第二〔次〕大战的只第一次大战三分之一,伤兵80% 均痊愈。美国大战死人少于南北战争。但人口如此增进,七十年以后将两倍于今日,全球生产量不能继续增加,每年所增二千万人民如何可以养活,大是问题。
  寄希文函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并将Cambridge Trust Co. 美金制百元寄去)
  
杭   晨昙61°。
  American President Election 美国总统选举, New Y ork A. B. C. Broadcast at 11 p. m. , E. S.T. is Dewey 杜威16,790,000 , Truman 杜鲁门 18,131,000。Both houses went 民主。国军退出沈阳。
  晨六点起。九点至青年会田志君处洗牙,其工作较去年蒋医生似尚(麻胡〉〔马虎〕。十点回,在盐桥购-表带。步r'í'.f民衍,杭军警发现-共产机构,其中涉及航空系三年级学生张传绪,但其人本年术i i:1世飞李天助、王季午来,知昨晨医院开刀死→病人,其人系本校蚕桑系讲师孙承镜介绍,为其亲戚堂房嫂,因阴户生瘤而怀孕七月将产,故非割不可。进院三日,昨晨开刀。因病人血压低,用逐步麻醉,由~ Resident 住院医生郭姓者动手术,用Novocain奴佛卡因(局部麻醉) 15 cc ,病人即抽筋,不久而死。学生自治会代表寿纪仁、左大康来,询米粮等问题。寄G. E. Stechert 及英国}ohn & Edward Bumpus 函,嘱订购期刊并寄Invoice 发票。
  午后三点半开行政会议。宣布本届各常设委员之名单,计聘任升等委员杨耀德、孟宪承、陈鸿适、王季午、李乔年、李浩培、贝时璋、张晓峰八人;校舍委员会吴馥初、王劲夫、李浩培、胡刚复、李天助、王承绪、张晓峰七人;章则修改委员会李浩培、李乔年、诸葛麟、钱琢如、郑晓沧、赵之远、周子亚七人;预算委员会王爱予、李乔年、陈鸿适、孙季恒、储润科五人;稽核委员会丁绪宝、江希明、储润科、严仁庚、束星北等五人。次仲翔报告校中购置柴、米、油三项情形。计米在萧山购得到元一担糙米六十担, 62 元一担者150 担,白米75 元一担者两百担。合白米390 担,其中以90 担交学生。可有三百担白米,湘湖之米在外。油在兰溪购得四千斤,价二元二角,运费尚在外。柴在富阳已购得者五十担,尚有二百十担不久可到,价每斤四分。
  次讨论米之分配问题。所余三百担白米以五十担予校工,每人配一斗米,教职〔员〕以人口计,每口配一斗,三人以上则以超出三口之数平分余米。此米将来由省府所拨之每人七斗米扣除,人口多者按照原来米价扣还。农场牛奶原价每磅17 ø ,决定涨至每磅-元,等于二个鸡蛋价。中学学生之米,校中不受理。六点三刻散。空军军官学校教官程复盛来,还以周小燕所借之Hangchow Holiday 书。
  接王义喧、梁仁函金克南函寄霞姊、二嫂函G. E. Stechert 、John & E. Bumpus (购书)
  
杭   晨晴61°,下午阴,晚62°。

  希文〈廿七> (廿八〕岁生日,彬彬〈十八> (十九〕岁生日。
  晨六点十分起。作函数通。十一点半至青年会看回志君,洗牙。田君,萧山人,生于1920 年,抗战期毕业于贵州安顺之军医学校,与浙大医院目前之牙科魏医生为先后同学云。加入扶轮社中膳,遇Richard Nortono 渠要余介绍中文教师,余为在校刊登一消息,结果过鑫先、徐家齐、姜辛帽诸人〔报名J 0 Norton 来中国两年,年25 ,住车驾桥五福弄五号,己娶妻。现→女仆一男仆,每月给米二石,供住宿不供膳。经物价增加二石米需160 圆,等于渠个人薪水百分之四十云。因限价取消后物价普遍增加四五倍,如昨剃头,在青年会剃头二元三角,鸡蛋已涨至五角一个,猪肉四元一斤,洗相片从前2"者四分,现为二角;烧饼、油条原为五万元,现为一角金圆〔等于旧币三十万元J.诸如此类。膳后董守义讲伦敦之世界运动会。兰点回(借周子亚走回)。
  玉季午来,谈前日医院用局部麻醉Novocain 而致死之病人喻福莲,系本校桑蚕系孙承镜之堂兄孙鹏庚之妻。孙本人并无起诉之意,孙承镜居中怂恿派法院验尸,玉季午颇以为患。余昨己召孙承镜来谈,渠矢口否认从中捣蛋。但季午咬定是孙承镜。今日下午振公与孙谈,据云要医院出二千元丧葬费云。
  五点借仲翔至省政府晤秘书长张文理,遇民政厅杜伟。又晤财厅陈宝麟,知财厅可拨省级公务人员及浙大、英大、艺专等三校自十一月份起每月七斗元代价之米。其中四斗由杭州市民食调节会支配发给,工役长警每人亦可各得二斗五升,尚有三斗则须由省财厅另划各县之田赋,由各机关自去洽领。目前民食调节委员会之四斗中有二斗己发,本校可得一百卅四石八斗云。又据陈宝麟云,浙江赋税年可一千万余元,实收六成多即年七百余万元,而每年粮食尚不足一百六十万担,向由芜湖、九江供给,本年又须供给军粮二百万担之谱,虽年成尚住,但仍须外省接济云云。晚膳后借允敏、松松至外间一走,上月底晚间六点各店均闭门,今日已有若干小铺开者。
  据董守义云,此次伦敦Olympic 最可宝贵之人物,为十项运动获第→名者,美国人17 -year old Bob Mauhias , best high school football player in Califomia , a basketballstar , champion of decathlon 0接希文、Miss Lynda Grier寄张宝垄、金克南249
  
杭州   晨睛59°,下午晴66°。

  定安回。"It is education forms the common mi时, just as the twig is bent , the Iree inclines. "一一-Alex. Pope晨六点半起床。九点至青年会看牙医田志君,今日始将牙洗竣。余询以共价几何,渠坚不肯收,后云只付五元足矣,实不能抵付药费也。出至九莲村晤默君,知吴达锥有函来云,蒋总统巳允拨三万元为建墓费。默君又拟将此款兑成金子。侣,目前问题在邵梅记虽订约,而未按日期(十一月一日)动工,故-切均系空话也。
  余意先将墓完成,而默君信占者言,谓今年风水不利。十点回。农经系学〔生〕张广建、王高仓二人来,云愿去农村建设委员会服务,嘱余函梦麟。孙承镜来,谓医院麻醉死妇人喻福莲家愿和平了结,但要借1200 元。余觅王季午来。王不愿,作罢。
  午后作函与印度Calcutta 加尔各答大学Sengupta 教授,询印度廿八宿事。四点至网球场,与萧辅、俞国顺、孙载三人打网球一小时。洗浴后晚餐。
  晚阅《新印度季刊)) New lndiα 第二卷一期,为甘地专刊。又见New York TimesBook Review 上有《甘地自.传》出版, The Stoη 01 My Experiments with Truth {我体验真理的故事~, by M. K. Gandhi 于1921 年写而到今年始在华盛顿The Public Aιfairs Press 出版,价五元, 640 ppo"Migrant Birds" {候鸟~ by George Dock ,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 "Goldenplover nest up as far as the northemmost limits of law , and winter down as far as CapeHom. The arctic tem , seldom nest S. of Maine , crosses Atlantic to France , and skirtcoast of AfrÌca to winter ìn S. Oceans , some travel a year round trip of 20 ,000 miles.In migration , some species show an uncanny sense of timing. One of the Shearwaterswhich summer through the N. Pacific and nests on an Island near S. Australia by tensof thousand had their vanguard arriving at 7 :45 p. m. on Nov. 23 every year.寄Prof. P. C. Sengupta , Ep 度大使馆函金克南、希文
  
杭   晨睛61°。中午阴,起西风。下午昙。
  在青年会昕Dr. Sherwood Eddy 演讲,孙恩之翻译。
  晨六点半起。九点至英士街市参议会,参加参议会召集之去京请求升杭州为直辖市委员会,到会长张佐时(到后因出席法庭即走)、鲍祥龄、朱一青及会外委员祝绍周、黄元秀与余三人。讨论结果以中央军事不利,中央心慌意乱,决元,心管理到杭州升格事。据秘书处报告,谓去年十一二月间杭州派代表去京请求升格,被内政部否决,理由是杭州人口尚未到五十万(那时四十三万)。现已达五十三万人。
  依据政府定例,直辖市须有人口百万以上,或则五十万人以上而有特殊重要性者。
  西安与青岛均未到百万人口而成特别市,杭州国际地位亦甚重要,故此次颇有希望。讨论决请祝绍周函内政部部长彭昭贤,侯得有结果再去京。参议会对面之教育会于昨十二点(午)突遭焚如。因有金华师范与绍兴师范学生来杭参观借住在内,火起于金师学生住宿房内,救火车〔到〕时已不可熄,损失甚大。
  午后陆绩何与谭天锡赴中纺公司,调查本校福利委员配布事。缘八一九金圆券币制政策实行后,物价表面限价而暗中升腾。市内到十月已无布可购,而此时中纺尚有少数之布。但福利委员会未公布通知,少数人则得布一匹以上,因此受人攻击。上次行政会议遂派陆攒何、谭天锡二人去查。据庄雍熙、葛振华二人云,十月一日以后福利委员即未配布,而查检结果则账簿上以浙大名义购者计有十九匹(至少数)之多,此事谭等认为庄之疏忽可以不必深究,以不了了之。
  晚七点至青年会,参加杭州青年会复会二周纪念典礼,主席徐佐青。首由王揍生报告青年会历史,谓成立于1910 年,第一任总干事为马文车,至民八年新会所落成,总干事为董成光,直至抗战〔后〕二年前董与王撰生来此复会云。次省府陈主席致辞五分钟后Sherwood Eddy 演讲。氏年已七十七而精神墨练,视之如五十许人也。氏首述儒、释、道均不救中国,欲救中国必需正义、友爱、真诚与信仰。述及朝鲜李承晚信教之由来。最后述耶卢大学同学四人立意来中国之热诚: (一) HenryLuce 之父亲创齐鲁、燕京等大学; (二)为Harlan Beach ,长沙耶卢之发起人; (三)Edward Hume 医生; (四) Pidkin 死于拳匪之乱云。
  接黎照寰送《亚洲|文会会报》艾险舟函 沈慧贞函 士芳函 刘次萧函 (介学生张洪烈) (嘉兴) 王鞠侯函
  寄戚叔含函 Nature 、黎照寰函
杭   晨晴55°。下午风,阴。晚56°。农场菊花盛开。
  翁咏霓辞行政院长。京沪杭区戒严,十一点后停止交通(十日起)。蒋慰堂来。中午在蔡家中膳。
  晨六点半起。天气甚佳。九点借允敏、松松徒步赴华家池农学院,自庆春门校门直至华家池农场门口,走廿五分钟。初至神农馆前晤章恢志,遂至北面之园艺场看菊花。据章恢志及其助教孙彼祥云,现有菊花四百种,较之战前六百种己减少二百种,其中有若干颇为稀罕而名贵,如毛菊等。颜色以绿色与墨色为贵,因其稀有。
  若干小花菊,形如繁星,亦可珍重。自此出至附中看学生膳堂,见附中学生所吃菜每人一盘,以萝卡煮、咸菜。据云,菜、柴、油三项每月十四元余,而大学部则菜更坏,放菜煮萝卡,极少菜油,故目前膳食极成问题也。十一点一刻离农学院。十一点三刻回校。见庆春门大街等购公价米之市民群集,闻昨日米之议价为八十六元,今日己为一百廿元,萧山售米米价至少一百七十元。承造医学院实验室之协泰昨巳停251工,因昨日工人要求增工资每日一斗三升米云。
  午后陆子桐、许道夫、庄雍熙、葛振华相继来。据庄雍熙云,向中纺公司〔领〕十月份配布先后九次,共十七匹,乃系校工王某所为。王闻澈查即向渠辞职,渠不允,不告而去。但据谭天锡与葛振华之报告,则庄雍熙事先本已知情,可见庄有假公济私之嫌也。许道夫来,为向江西采米事。余与家玉谈,商粮食部办理,并嘱家玉至〈今〉〔京〕办理向中行透支事,因校中需款购米,学生之米尚缺二百担始能过本月份云。
  中午蔡作屏约至其寓(刀茅巷七十五号)中膳,到晓峰与蒋慰堂,知百里先生之灵枢己由慰堂之妹自广西运回。谈及国是,慰堂谓大维意在徐州、蚌埠仍须有…决战,如国军不胜则政府将完全改组云。渠对于孔、宋二人亦认为国人皆曰可杀,若蒋经国于查出扬子公司偷盗国税、私运汽车数千百部入国,予以枪毙,必大快人心云云。午后默君来,余陪之在校内一走。
  接艾险舟函
杭   晨晴54°,九点阴。
  31st Anniversary of Russian Revolution。米价骤贵如脱缰之马,昨上海不〔过〕四百五十元,今日闻叫七百元。下午四点请Sherwood Eddy 博士在工学院大礼堂演讲。
  晨六点半起。近日物价狂涨,为向来所未有。〔米〕昨日萧山170元一石,杭州250 元,而上海到450 元。今日闻上海已到700元。余借丁荣南至中央银行晤张忍甫,谈及照向例透支问题。据云中央命令杭州发钞票本月份不能超过二百万元,故目前无钞票可发。时有邮政局职员亦向银行要钞票以备发十一月份之薪水,但未能支得。余遂与荣南至省府晤张文理,适周一鹊亦来。余本意欲省府能早日发七斗之米,而周→鹊所主管之机关亦乏米,故余亦元从开口矣。局势严重竟至如此也。十点回。
  仲翔、步青请今日召集紧急会议(行政会议)。午后二点召集,讨论物资购置问题。现校中只有四万元之存款,尚欲购米,亦只能得二百担米,但校工、教职员、学生均要款,故此时决不能有钱购米。幸湘湖尚有一百五十担米及本年田租,估计约可得二十万斤谷子,即约十二万斤米,即约九百担米也。此数非一时可有,故目前实有派人前去之必要。过兴先与王先之于今日前往,于星期三可以来会报告。
  次讨论现在校中已有米之分配。计有省府民食调节委员〔会〕己垫付之一百担及近送之一百卅四担糙米,作为校工与教职员之分配。每人可得二斗,校〔工〕一斗二升五。此外学校所购189 担糙米, 200〔 担〕白米,归学生与教职员家属及校工家属平均分配,如此学生每人可一斗米,较之己配给(第二次)之一百担糙米可多出四五十担之谱也。校工先发一个月薪,又学生方面今天又支去三千元之数。福利委员会校工张某,因有冒名领布嫌疑己捕获。外边已有人贴无头榜要求公审庄雍熙,因其主持福利事业也。四点Dr. Sherwood Eddy 来,请晓沧代余主席。在工学院礼堂讲演,题为"建设新中国",与余在青年会所听者一样,闻昕众甚多。六点约Dr. & Mrs. Eddy 晚膳,到潘其西、Tony SpUIT 、晓沧、梅太太、允敏、王撰生。七点半散。
  寄艾险舟函
杭   晨阴55°,下午阴,子夜雨56°。

  东京法庭宣布:扳垣征四郎及土肥原贤二为日本侵略中国的主犯。此外主要人员:荒木贞夫、梅津美治郎、武藤章、广田弘毅、大岛浩、烟俊六、东条英机、木户幸一、南次郎、桥木欣五郎、大川周明、松井石根、平沼麟一郎、小矶国昭亦为主要人员云。
  晨六点半起。丁绪宝、卢鹤维、蒋炳贤、钱令希等四人来,谈福利委员会有偷盗盖章信件私向中纺公司购买阴丹士林布之事,嘱查明。余请彼等推定二人为代表,澈查庄雍熙购办中纺公司布匹之事。接厉德寅自沪函,表白渠在昆明中行任内金圆券发行消息迟公布数日,为滇省人士攻击而停职事。德寅来函谓镰币非金困券之辅币,故中行自应收兑,中央初元明令镰币权作金圆辅币之通令。政府指示办法于廿四日始到,而廿一日已发行金圆券,渠因平素在滇在隙者甚多,故有人乘机攻击。此类事渝、蓉、桂、万各行均有,谓不日将来杭云。
  午后,为福利委员会校工张金水偷买中纺公司布匹事,因前委派之委员五人朱仲翔、钱令希、I绪宝、陆攒何、谭天锡均不愿审询,结〔果〕余前往会同审询。张金水系杭州临平人,于今年二月始到校。渠自承向中纺公司配布及偷取名单擅改图章是事实,但对于葛振华、庄雍熙二人均是不知情者云云。次召张金水之保人李裁缝及福利会另一校工李姓者来问,知李裁缝系张金水同乡,亦为临平人。老李到校己三年,河南人。据云张金水于事发觉后即觉不安,但亦并未见其有布带至校内云云。询问共计二小时。余个人觉此事系张金水〔所〕为,于葛振华、庄雍熙二〔人〕似无关涉,但外间一致攻击庄雍熙甚力,疑其通同作弊。余以为二人失职是事实,但为与张金水通同作弊则证据不足也。
  晚、浙省府委员钱宗起来谈,知沪杭路工人要求发米,每人石半,遂致罢工。但人晚巳复工。钱谈及杭州每日均有抢米之事,而今日艺术专门学校赴萧山购米十余石,出发不久即为就地人士所抢。此时若不设法,必将出大乱子云云。
  接方兆铺函厉德寅函Mrs. Lottie H. Ufford
  
杭   晨阴56°,日中阴。
  Oswald Spengler Decline of the West < 西方的没落), "In Chinese perspective as in Chinese2臼technique , directional energy is wanting. .. The Chinese wanders , but nevertheless reaches his goal. "晨六点起。七点即乘车借允敏至柏庐送默君。七点半,余至省政府晤陈公洽。
  遇塘工处徐世大,知渠得每月美援十万元之接济,故处中职员每人己得四斗之米井已发全薪。惟去年所筑海宁尖山之挑水坝,今年阴历八月初三己冲去一部,至九月初三大潮全部冲去云。晤陈公洽,嘱其电话张忍甫接济金圆券,渠允打电话。渠对于默君计划在翼如墓前造屋极不赞同。出,即回。允敏送默君至车站后,又接Sherwood Eddy 夫妇及居停主人Ufford 至车站,渠等乘浙赣路赴南昌,在站等一小时始上车云。
  上午召葛振华、庄雍熙来谈,询配布事。时又觅校工之房东于太太来谈,云张金水于来校前系在永华汽车公司办事,从未做过单帮,与张自己所云做单帮及其保人所云在浙赣路者均不相符。于太太承认借给数次钱,-次为五十元,一次210元,合共有五次。随借随还,拆息三天每百元五元。-次曾看有蓝布四匹带至家中云云。学生代表左大康来,又附中学生高三平奋(萧山)、蒋洪良(诸暨)、蒋宗平(诸暨)、于丽健(河北)四人来,均为米事。午后胡昭华来。
  三,41、开行政谈话会。决定发教职员十一月份薪水,增加数约需十一万之谱。
  又公费生膳食费加至十五元,米、油二项在外。次讨论福利委员会校工张金水套购阴丹士林布、金刚呢等十九匹问题。庄雍熙、葛振华任令张仆偷校中正式函件前去配布,固属失职。但是否与张仆通向作弊,现无确证。加人李浩培、范绪卖、储润科三人,于原有五人委员(丁绪宝、谭天锡、钱令希、朱仲翔、陆攒何) ,由李浩培召集。
  沈金相报告,附中亦有假名向中纺盗购六匹布之事,系民厅章某起意,怂恿附中教〈育)(员J (兼新群中学)范崇照出面,联名九人向中纺购布。章任意再加三十三人,购得六匹布。此系十月廿九日事,即中纺配布最后一天,时外面布价已大涨矣。
  接家玉电br>   寄希文函
杭州   晨晴51°。日中晴佳。下午53°。晚晴53°。
  徐州会战中央讯国军告捷(《东南日报》十四日)。物价猛涨之势今日已停,米价每石四百元。
  晨六点半起。温度低如冬天。但今日无风而太阳极猛。上午接陈宝麟电话,知民食调节委员会可再拨四十担〔米〕给浙大,于下个月扣除云云。丁绪宝来谈,云今日至中纺公司调查浙大福利委员会十月份配售布匹事,谭夭锡、钱令希同往。
  今日校中发给本月份之一倍半薪,而学生之伙食费增加四元五角亦今日发给,于是教职员与学生均较为安心。明日中山先生生日假期,后日可以发菜油每人一斤左右。菜油当初购时二元二角,现则为十六元一斤,计制倍之多,故油、米二事本月以内可无问题矣。
  十二点徒步赴青年会,在途以六元五角购得肥皂一块。但今日物价猛涨之势已停,米价每石减至四百元。途遇Antony Spurr ,偕至青年会。本月交款十二元后,曾吃二餐饭。但膳厅谓以后每次须交一斗米,故今日议决,以后不再聚餐。每星期四饭后一点到,二点散。余恐如此办理来者必减少,因乏兴趣也。今日"CC" 沈景初与" Bull" 钮因楚工人报告赴台湾工程学会观感,谓台湾之日月潭之水力发电可以供给全省四分之三之电力,谓台湾人十分之九识字云云。三点散。徒步回。
  刚复、昭复来谈卢嘉锡事。化学系久欲嘱卢嘉锡长期留浙大,卢以家眷在厦门,故颇有难色。今日与刚复谈,拟给三千元与卢,作还回国旅费五百美金之用。
  此数系萨本栋借给者,得萨之了解,可以此给卢作为移家之用。吴正之廿二可到上海,十六日所乘U. S. Transport "General Butner" 可以抵Manila 马尼拉,嘱余作函欢迎。下午步青来谈,知法院出传票来传法律系学生厉熙晖与张新民二人,大抵为夏间厉熙晖在青年部训练部被殴打事。接陈雪屏〔函〕,要余重新登记为国民党党员。关于政治党派,余均不感兴趣。前被选为中央委员,实非余意料所及,故虽经布雷来函,余亦未去登记也。
  接陈雪屏
杭   晨阴51°。

  政府命令金、银、外、汇准许国民持有,并改订汇兑率:黄金每两千圆,白银每两十五圆,银币每元十圆,美钞廿圆。下午为胡玉堂、章曼丽证婚。
  晨六点三刻起。今天天气佳,上午曾有一度之阴野,下午一直放阳光。八点借Antony Spurr 徒步自学校起身,经东街路、中正街直至膺自路铁冶路口,经苏堤旁转人支路至玉皇山下,共走七十分钟。在此休息十五〔分〕钟,乃上山。九点半至七星亭稍息,至山顶,见李紫来道士之新建筑己在着手进行。旁处工人停工,而山上木工依旧工作。大殿有一上海妇人做道场,询之乃谓系做五十岁寿辰。在此体息先后约半小时,吃茶一杯。乃下山,时在十点四十分左右。十一点馀至山足,复循原路走回。
  今日沿路见店家物资多已陈列,如皮鞋、布店、杂货,旬日均无货色,今日j荫街统是矣。但物价虽比前、昨为低,如米价四百元一担,番薯六角一斤,木炭一元五一斤,而较之限价时则均十倍以上。如Parker 钢笔要360 元,又花生米售6.80 一斤。约Spurr 在寓中膳。昨在校工处以十元购得猪肉一斤,故今日可以有猪肉吃。
  午后二点半在史地系图书室为胡玉堂(Bom 生于民七年)、章曼丽(少胡七岁)证婚。章乃章墙之第二女,青田人,前在遵义水桐街三号同寓数月。章培今日未到,渠仍在陆大任事,由新人姨夫元锡秦君代表云。介绍人顾俶南、张晓峰。仪式简单,仅备瓜点茶水,时局至此,亦不得不尔也。四点即散,余与允敏、松走至盐桥255问询物价。
  自八一九发行金钞后迄今二月余,物价己元限制。故自一日起已自由定价,从今日起金圆券闻己达到二十亿元的限度。故银根奇紧,杭州中行向来需每月三千万金圆,一日起本月只限二百万元,因之不能不发本票。今日乃有政府放弃从前主张金、银、外汇不准持有或流通之议。近两月来,政府己自人民手中搜罗得一亿九千万美金价值之金、银、外币,拨六千万美金向外购粮食,其余变相出售。每两黄金提升至一千元,不能流通。银元每元抵十圆,可以流通。而且人民要兑换金、银、外币,必须将另备同数的金圆券存入银行,一年内不动用。
  寄吴政之(S. S. Butner , Manila , P. 1. )、士芳
  
杭   晨晴55°,下午阴60°。
  日本战犯经十一国组成之军事法庭判决,阴谋策划珍珠港偷袭之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南次郎、武藤章、广田弘毅、梅津美治郎均处绞刑,其他十六人无期徒刑,重光葵七年,东乡茂德廿年。
  晨六点半起。上午学生郑明泼、陈明达二人来,为厉熙晖被特种刑庭所传。因厉不在校,而郑、陈二人当八月间在青年训练团因看壁报而被殴打事而致被送警局,后经学校保释,由陈、郑二生签名领出,二人怕将来要传他们。余谓厉生看壁报不应有极大罪名,保释可由学校负责,渠等始退。后询斯大,知厉熙晖此数目不在校中,大概避匿不见也。十点步青与斯大赴特种刑庭晤袭首席,据云并无重大罪名,学校可以保释云。
  午后三点借尚志及田浩雷打网球一小时。五点季梁、邦华、福山、鸿遥来谈,谓华藏寺之住屋渠等房主早欲加租,而渠等正愁每月八斗米元以应付。近房东告彼等,从十一月起不再收房租,限十二月底出屋,故必须由学校设法。按类此者尚有陈乐素、谢幼伟、谈家桢、朱善培等等,此类事拟提星期三行政会讨论。因振恒小筑尚有三幢屋,校中购来两年,而住户军官杨姓至今不肯出屋也。晚阅刘朝阳著《殷周历要点H 参阅本月空页〔见本年末"读书笔记"部分〕) 。
  布雷于今晨八点在南京去世,昨晚尚处理文稿云。布雷原名训恩,宇彦及,又字畏垒,慈溪人。十四岁进秀才,人浙高等学校,曾任《天锋日报》、《商报》、《时事新报》主笔,现任总统府国策顾问。
  据参加审问日本罪犯之吴学义君云,处绞刑之七罪犯,其致死之原因有强国为其背景:东条之死由于美国因其发动珍珠港偷袭,武藤章为其助于;木村之死由于英国主张;广田之死苏联实主之,而中国方面以圾垣与土肥原为"九一八事变"之主动,故力主处以极刑,至于松井则以南京大屠杀案故无可脱罪云。
  (十二月十二补记)1 )东条英机,实行日本极权独裁。2) 土肥原贤二,浪人,劫搏仪往东北,称满洲Lawrence 0 3) 武藤章,法西斯蒂宠儿,为东条内阁领袖,又称菲律宾之虎。4) 圾垣征四郎,"九一八事变"幕后人物,曾任平沼、近卫二内阁陆相。5) 松井石根,中国通,为1937 华中日派军总司令,年七十。6) 广田弘毅,即"广田三原则"之草拟人,曾任首相,赞成侵略。7) 木村兵大郎,近卫、东条二内阁均任陆次宫,又为缅甸日军总司令。
  接希文、王淦昌
  寄余纶扬(贺敬十元)、家玉
杭州   晨54°,阴终日。

  布雷于昨晨患心脏病去世,年58 0 至满觉陇、杨梅岭,登六和塔。下午四点为土木系毕业生余纶扬证婚,新娘戴宁安,主婚余尊生、戴永辛1],介绍韩夏琛、郑晋明。
  晨六点半起。八点约赵松乔、陈吉余及一广〔东〕同学(丘宝剑)及彬彬、松同行,并送允敏至罗苑。余等先乘车至石屋寺,在此下车已八点半。徒步行,行程如下:时间地点高度时间地点高度8 -10 大学0.0 11 .20 六和塔顶68 m8.50 水乐洞60 meters 11 .30 六和塔底10 m9 -10 • 杨梅岭120 m 11.35 沿江马路-5 m9 ,43 九溪桥22 m 12.00 大学。
  停四十分钟途中在水乐洞停数分钟,九溪桥饮茶小恕。在徐村口见一小规模蜡纸厂,据云用树皮制造,宁波人所设。至六和塔,曾上至顶俯瞰十余分钟,其余时均未体息。
  因松松随行,兼之赵君等须看土地利用,故一路行走并不甚速。在满觉陇去时右边为石灰岩( Permian 二叠纪) ,左边为沙岩( Devonian 泥盆纪) ,故左边有不少茶园而右边无之。茶叶正在放花,谷中弥觉可爱。过杨梅岭两边均为沙岩,故两边均种茶叶。有台阶,所以阻止侵蚀。管茶园正在挑士、爬梳。而茶花盛花,花白而中黄,花粉极多但不见蜜蜂,殆因今日不见太阳也。途上见有野生之Raspberry 山莓,颗粒不大。询农夫,据云土名"夹公"或声如"甲公"。前在遵义时询士人,称云"迫尔"Pearl 珍珠,可吃云。在九溪桥吃茶,每杯一元。今日来游者仅余等数〔人J,与夏季、中秋、双十之盛况迥不相同矣。
  午后四点土木系毕业生余纶扬结婚,在中国酒家(即聚丰园) ,借化学系助教商攫尔(d屎县人) ,以车来接余至聚丰园。遇余之父亲余尊生(经商在沪,与胡庆余堂有关)及新娘戴宁安之父亲戴永钊,此外则多〔为〕两家亲友。余,镇海人。戴,郭县人。余所相知者,惟浙大数毕业生而已。行礼极简,行礼后晚餐,餐后即回。
  257在席上遇浙赣路之杨科长,萧山站郑站长,均国籍。据云浙赣路有员工二万人,较沪宁杭少数千人。自上次罢工后,浙赣得每人米一石,金圆五十。但米只五斗可发,两路则米二斗,金圆一百云。
  
  
杭   晨睛,北风,54°。下午晴53°。晚睛,月色大佳51°。 昨子夜后闻雨声,但晨石板已干,惟土尚湿。茶花盛开(九溪十八涧) ,中山公园枫叶火赤可赏,中山公园枫红赤美丽可赏。
  河北医学院齐清心偕王大夫来。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河北医学院齐清心(万福安大夫同来)云,卅年前曾在剑桥相遇,现长河北医学院,已由保定迁天津。未几蒋慰堂〔来〕,知百里夫人亦到,住民政厅杜时霞厅长处,其第二婿黄立富则住大华饭店。适晓峰亦来,乃谈及葬百里先生于敷文书院之计划。慰堂谓渠与百里夫人今日已到凤凰山看过,择定前杭州伪市长墓即目前孔子像台坡下面花坛上。余恐孔家及其背后之魏颂唐作梗,故嘱慰堂央省府出面与孔家一谈。慰堂谓此事已与陈主席谈过,而杜时霞为百里先生弟子,故必可帮忙也。余约百里夫人明晚在校晚膳。
  午后阅卢鹤纹令翁卢景贵先生著( manuscript 手稿H 汤武伐架纣年代考} ,对于武王伐纣二月甲子之怀疑一点,余甚为同意。但定武王伐纣之年份为1046 年B. C. ,或汤伐架之年为1751 (B. C.] ,根据《国语·冷州坞》之说,则不敢赞同。因周初十二次之有无甚成问题,安望人民能依据十二次以定年岁,并定日之在析木耶?卢景贵著《汤武伐架纣年月考》:宋祖冲之曰"古之六术并同四分,四分之法久则后天以食检之,三百年辄差一日……以此推之古术之作皆在汉初周末,理不得远" 0 {史记·周本纪}"文王盖即位五十年……盖受命之年称王……后七年而崩"又"武王即位……修文王绪业。九年武王上祭于毕,东观兵,至于盟津,……不期而会〔盟津〕者八百诸侯。……居二年,闻纣昏乱……率戎车……以东伐纣。十一年十二月戊午,师毕渡盟津……二月甲子昧爽,武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纣兵皆崩畔纣。纣走,反人登于鹿台之上,……自蟠于火HU--" 于是有二疑问: (一)伐纣之岁,是文王受命纪年抑武王纪年? (二)所〔言〕二月甲子是否二月? {史记·鲁〔周公〕世家}"武王九年,东伐至于盟津……十一年伐纣至牧野……破殷人商宫"。又《尚书·洪范}"惟十有三祀王访于寞子",又《封禅书》"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宁而崩"可知是武王之年。《国语》载冷州ft鸟答周景王之问"昔武王伐殷,岁在鸦火,月在天驷,日在析木之津,辰在斗柄,星在天毒……岁之所在则我有周之分野"。按十二次为降委、大梁、实沈、辑首、辑火、辑尾、寿星、大火、析木、星纪、玄梅、撒誓。如以星纪为冬至周之纪元,则析木应为周之十二月也。
  乃刘散以为甲子乃为二月五日殊乏根据。《周本纪》内二月字样恐系作伪,即《尚序》"惟十有一年武王伐殷,一月戊午师渡盟津"亦为散所改。
  接唐佩经、卢亦秋、家玉三函
杭   晨晴46°,草上见霜。晚睛51°。
  Wm. Bullitt 前美驻俄大使抵沪, as representative of Joint Congressional Comm. 。中央军退出承德。晚约百里太太、蒋慰堂、黄立富晚膳。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刘朝阳《周殷历文》及卢景贵《汤代武王伐纣日期考》竣事。今日钱琢如为附中子女交米二斗三升事来谈,余即将刘朝阳及卢景贵所著两文交还,并将Eberhardt 著之《汉代天文学史》(见Hαrvard }oumal 01 Asiaticlnstit附)一本借阅。今日赵松乔交来谭其骥著《杭州都市发展之经过》(登本年三月六日《东南日报·云涛>)交阅,余阅后(见本日记六月后记)(见本年末"读书笔记"部分〕即可交还。下午拟打网球,至体育馆元人应战,败兴而返。
  六点约百里太太、黄立富、蒋慰堂、蔡作屏及晓峰、晓沧、允敏晚膳。黄立富为百里先生二婿,其父亲黄荣辉为余幼年Illinois 大学同班毕业,向在沪经商,颇有资产,为匪徒规舰,于沦陷时期为绑匪绑票,因要求未遂以致撕票,可云惨矣。渠在Purdue 毕业回国未久,学M. E.机械工程,拟办aluminum 铝工厂云。百里先生之坟既决定葬于敷文书院,已由杜时霞(伟)厅长经手交一赵姓交包工,估计需三千七百元,暂居孔家。如有纠葛,由杜出面交涉云。慰堂谈及前次教育部由美国《租借法案》所购材料,计两年一百万美元,中托u. T. C. 世界贸易公司,尚有十余万元未用,现决交由各校在美国负责人经办其事。教部近曾来文,余初不知其意也。八点客散。
  刘朝阳Fundamental Questions αbout Yin αnd Chou Cαlendar , p.45 46。两种五谷奈与禾,在甲骨文中早见之。而年字乃由禾而来,二字同意甚或同音。年之意原来照《说文》是年谷(稻)熟也,故丰年称受年或称受禾,而高粱之收获则称受茶。
  《说文》又说,秋字原来意即谷熟也。在甲骨文中求年、受年不限于秋季,十二月亦可有之。可知彼时之十二月实为现今之九月或秋天,可知甲骨文中春夏秋冬四季与寒暑元关(但何以秋字有禾旁,未免自相矛盾矣。祯识)。参观本月空页〔见本年末"读书笔记"部分〕。
  接杨新美、美国哈佛同学会、谢景蒜函
  寄张文理、陈雪屏函希文、唐培经函
杭   晨52°,上午阴,中午54°。蒋百里灵枢至城站。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淳茄《钱塘志》。九点徒步赴青年会看牙医田志君,因左259上门牙后之牙根觉触物即痛。据田君云此牙之牙根已露,因右门牙已拔,故左上之牙根殆亦腐烂,须拔去,但劝赴浙大医院照-X,光以证实之。徒步回,每次均走廿七八分钟。今日物价已较前日低,如橡牌肥皂一块一周前(星期四)六元五角,近日三元四角,米价跌入二百元关。但午后忽有谣言,米商均将米藏匿,城站之米均不见。傍晚士樵来报告,谓有传说徐州己失落,谓国军初大捷,后为伏军所袭,遂致损失甚大,因此谣琢繁兴云。
  三,点开行政会议。报告蒋公百里葬凤凰山敷文书院孔子像之下方;教育部昔年拨Lend Lease (租借法案》一百万美金款尚有十余万元留u. T. C. 处,预备分给各研究所,教部来文要指定留美代理人员,本校指定熊全治(在Wisconsin 数学系为Instructor) ;次讨论教职员发研究费、学生添伙食费事,均以库存一万九千元,无从发给,须向银行借款;福利委员会校工张金水偷买布匹事,今日李浩培等九委员有报告证实张金水向中纺偷盗学校公函前往购买,但职员葛振华、庄雍熙事先知情不报告亦属失职,决定张金水送法院;美国女子协会嘱报送二名女子入美国大学,各校推人,本校推外文范文涛、农化孔良曼;牛奶加价事,自十一月一日前之17 ~一磅增至一元一磅,近又照市价七折增至四元四角八分,咸认为太贵,决定依照三个鸡蛋作一磅牛奶算价,近来鸡蛋已自每枚一圆二三角跌至五角矣。六点散。晚阅New York Sund,αy Times 及Shanghαi Evening Post 0
  
杭   晨46°,草上见霜(十七日)。午后56°。
  美国上海总领事Cabot (John) 二次明令留沪、京、杭、平、津之美侨撤退。
  晨七点起。上午十点至中央银行晤张忍甫,商借款事,透支一个月。教育部己来电,谓中央银〔行〕己准延期六个〔月〕可以透支一个月之经费。张谓目前无金圆票,无可设法,明日有二十〔万〕元钞票可到,惟渠今日去沪,因托协理沈焕文办理。
  余回校后,即嘱丁荣南明日电话沈协理。中膳后徒步赴青年会参加Rotary Club ,到二十人左右,李培恩主席,请新由香港回杭Dr. Stev. Sturton 报告在港数星期为判审日本战犯之证人经过。据云在香港住青年会,战时Sturton 被日本人拘留三年,初在上海,后在北平。因其业医,故为犯人被虐待而医治者甚多,经手欧美人卅一人,英国占三分之二,余为美国人及希腊人。中国人之疗治者数,在数百以上。其所知以虐待致死者,有英国巡捕名Hutton 与Watson ,二人同以有与外国通讯嫌疑,被日本以棒击, Hutton 头破发狂最后毕命。另一苦工王姓中国人,以窃取铁器被日本人打死。此次所审日本人,为执行凶打之Sergeant Y oshida 及长官Col. Kenosete 云。
  回校后,学生第二膳厅胡显风、陈霖来,谈公费生本月所发十五元菜钱尚不足。
  余召孙斯大来计算,除米与菜油己由校供给外,柴每人需四十斤,价为17 ~一斤,每人约七元,菜、盐、酱每人每日五角,月十五〔元J.故需每生廿二元。故决计本星期再给三元,下星期给四元。唐觉夫妇来谈,渠等新婚后住单身宅不方便,欲住王兆澄之丙种宿〔舍J.缘王夫人原在医学院,现将去湘。但季梁亦要此屋,而其夫人不赞同。王仲侨亦要此屋。余主张拨王仲侨。六点至刀茅巷75 号蔡作屏家,渠约蒋百里太太、二小姊、五小姊及黄立富、慰堂、邦华夫妇及允敏晚膳。八点半回寓。
  十点家玉夫妇回,与谈十分钟。
  接赵九章、蔡作屏函 教育部电
  寄杨新美函骆来侠(中航公司)
杭   晨昙51°,晴。

  接布雷灵枢至四明公所。
  晨六点半起。今晨将万历《钱塘志》六本(光绪十七年刻)、淳桔《临安志》四本(光绪七年刻)自文学院玉梅楼藏书借得后己三月,今日交还。余阅《钱塘志~ •有县疆及县志图,称望江门为永昌门,城内有虎林书院(顾宪成时创办) .可知非光绪时。但县疆图中精山与鑫山均在南岸,与今日同。可知蜻山移人萧,钱江由南大门转流北大门,乃万历以前之事也。余又阅道光庚寅咸淳《临安志~(潜说友著) •有皇城、京城及浙江图,其时庆春门名为东青门,今浙大所在为妙明寺及文营司地,皇城大内在嘉会门即凤山门西、万松岭东一带地方。李泌所凿六井在钱塘门与楚豫门、涌金门之间,城内河道与今相仿佛,惟街道之变动颇大。今之武林门昔称余杭门,清泰门称崇新门,望江门称保安门,清波门之南多一钱湖门。
  下午一点借振公、晓峰、劲夫、晓沧等赴南星桥车站,出凤山门,在站接者甚众,遇许绍楝、徐世大、周企虞、李季谷、陈宝麟、汪日章等。二点布雷灵枢专车自沪到,由洪兰友率领来杭,家属一二十人亦随来,叔谅亦到。在站公祭后,步行执绑至四明公所,又由各团体公祭。据叔谅云,布雷萌自尽之意后,即嘱其夫人与叔谅去沪。
  于十二晚吃安眠〔药〕。致诸弟一函及诸子女、友好各一函。十三晨,叔谅拟乘晨车启行,尚未出发即接电话。前往时脉搏已停,惟手尚微温耳。回途至凤凰山一转,视百里先生墓地。晚胡玉堂夫妇来。
  布雷自杀遗书,今日已见报端。有《上总裁书》二通,谓"病象日增,实已不堪支持……与其偷生尸位,使公误计以为尚有一可驱策之部下,因而贻误公务,何如坦公承认自身己无能为役,而结束其毫无价值之一生…. . .书生无用负国……"第二函中云:"常痛‘瓶之罄兮,惟垒之耻'之句,抑郁不可终日……年近衰暮,无补危局。韩愈有言:‘中朝大官老于事.ìê:知感激徒搏炯。'布雷自问良知,实觉此时不应无感激轻生之士。而此身己非自放危艰之身,长日彷徨,惭愧无地。"接张宝望函寄Wm. M. Okin 、Ass. Harvard Clubs 、Millington(China Trade Press)
  
杭   晨晴53°,下午59°。
  葬蒋百里先生于凤凰山。Rev. Noel Slater (Secretary of China Christian University Assoc吨,tion) 偕齐大胡校长、仲崇信君来校不值。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约徐家齐律师来谈,为押张金水赴警察局地方法院事。
  因张之友人请交保,而校中曾押张于校中→星期之久,故将来开庭难免不责难浙大以过二十四小时拘留审询也。
  十点半偕步青、晓峰、晓沧、允敏赴凤凰山敷文书院,参加蒋百里下葬典礼。
  到时蒋百里太太、杜时霞等己早在。坟墓在花台中间。入穴后浙大同人设祭。
  在此遇邵裴子、周亚卫、胡维先诸人。十一点趋车至新新饭店晤叔谅及布雷夫人,适渠等去范村看墓地,由布雷夫人王允默之姊何育杰太太招待,详述布雷去世前情况。十二点与允敏、晓峰等至楼外楼应百里太太之招中膳,到杜时霞,蔡竟平夫妇,钱学森之父亲钱〈俊甫)〔均夫〕及百里先生之二、四、五女公子及婿黄立富等。据(俊甫) (均夫〕先生〔云〕渠与百里先生系求是同学,幼年相知且同年(67) ,去年又结为亲家。均夫先生只一子即钱学森,去年与百里先生第三〔女〕公子结婚,今年巳举一子。据云,学森在MIT 麻省理工学院只每周教三小时,但因有流体力学实验,甚忙。最近Princeton 与U. of California 均要Jet Propeller喷气推进器飞机实验,约学森去主持,己决计去California ,但MIT 未肯放云云。席间百里夫人饮酒过多,颇有酒意。渠亦以其夫已安葬,极为快乐云。余眼见百里先生之坟莹于二三天内成事,而布雷之坟墓亦定二星期之内做好,但翼如之坟却因默君轻信风水先生之言年向不利搁置。余亦爱莫能助,为痛心也。
  二点别百里太太,余至青年会剃头。三点在青年会网球场上打球,到张自立、高尚志,之大张君、田浩雷、陆君等。五点徒步回。知本月份一倍半增加薪水二十四万元己到,乃决计发下月薪,因本月份所有增加部份已发给也。
  福利委员会昕差张金水因盗名向中纺公司购买十九匹布事。前星期三于九人委员会报告到后,次日(十八)即送法院,法院今日传庄雍熙对质,庄颇惶恐,因怕有人误攀也。但庄、葛二人均一询即返。此次事外面谣言极多,人人有被疑为配到布匹之人。余读万历《钱塘县志外纪)) p.47 有云,杭州人喜道听途说,称为杭州风。有谣曰:"杭州风,一把葱,花簇簇,里面空。"浙大谣言之多,亦杭州风也。
  接杭立武函(介绍Rev. Noel Slater)
  寄希文、张宝莹函
杭州   晨雾重heavy f~吨,楼中不见慈湖。午后62°。花开始凋谢。

  菊晨六点三刻起。九点半借允敏、松松至建德村晤增禄及其夫人,其夫人自八月初患伤寒住浙大医院几四个月,本月六日始出院。现尚卧床,仅吃稀饭,可称九死一生矣。出晤顾俶南及太太,其女梅生患感冒甚久,近已稍痊,但时发气喘。出至泰和村晤方重夫妇,方本学期曾至安徽大学教英文二个月,近始田,余嘱其弗再赴皖。本学期戚叔含与李今英二人教课太多,请其在浙大任课,渠本告假一学期也。
  晤华昭复,知刚复去沪系接迎吴正之至浙大。正之乘U. S. Transport S. S. GeneralButner 于上星期五、六(十九或廿日)到上海,事先王淦昌曾来函,谓正之有来浙大之可能。
  十一点余借松至刀茅巷廿七号晤卢嘉锡,渠方在作函与其c. 1. T. 化学老师Pauling。余劝其下年留浙大,弗去厦门。渠以时局如此,杭州不免波及,故不敢带眷来杭。十一点半借允敏乘车至九里松翼如墓地上,晤王永熙不值。见场上仅有工人二,闻有一毛姓者日来→次,默君所雇潘姓亦未到,在场上有檐木四根及石子三十车,余元别物,不知可成基也。余鉴于百里先生之墓三天即就,费仅三千七百元。布雷之墓现正着手,亦定三星期可进穴。而翼如之墓着手二月到今,仅购地十余亩,迄未动工。一则以工程浩大,包工承包以后不能开工,二则昕信风水先生本年不要下葬。余恐此事将无期耽搁矣。余对于不信风水、不造祭堂、不筑围墙,亦屡为默君言之,但渠迷信甚深,亦只可任之而已。
  十二点半至英士路54 号毅成家中膳,到陈宝麟、李超英夫妇、沈景初及诸暨人黄君、马君、省银行童君等。二点半囚。参加南高、东大、中大留杭同学会,陈天伦主席。四点借李今英(梅太太)、允敏至长明寺巷四十三号晤A. F. Ufford o 因渠等本拟明春返国,现以接上海美总领事通知,嘱美国人民快速撤退,故渠夫妇己预备离杭。其留下之屋可住二三家,欲租与浙大,但不愿租与小孩众多之人家,并提王季梁太太。五点告别后即晤季梁夫妇。晚间图书馆捉到一偷打字机之贼,打字机于前天晚失去,沈丹泥即来报告。
  接教育部电又函寄默君函
  
杭   晴56°。

  杭市长周象贤辞,任显群继。赵材标、赵楷(准如)来。
  晨召新来巡长张志荣来,报告昨晚所捉得图书馆窃取打字机贼事。据云此贼名沈文海,年19 ,住东街路216 号,初中肆过业,有兄业香烟买卖,因收入微,原在岛3沪学徒,因以返里,常来图书馆看书。校中学生以常有失窃等事,故群起责难,并有欲殴打之者。余嘱张巡长于二十四小时以内必送警察局,且不准殴打。寻于下午送警局。
  下午前东大农学院毕业生、现任西安警备副司令赵材标及英士大学赵准如来。
  赵材标回诸暨省亲,据云陕西之兵士不愿与共产党交战。赵楷仍在英士大学,谓英大本月倍半之薪水尚未发,故教员因此而罢教。余谓一倍半之数浙大亦始领到,于星期六到(惟浙大明日再拟发二倍半,本月可发五倍于原薪之数)。
  晚膳后约允敏、松松至菜市、盐桥一走。询市中物价,知一周以来无变化,米价二百四十元一石,花生米每斤六元四角,鸡蛋每枚七角,肉八元至十元,牛肉七八元一斤,蕃薯一元三角,糖每斤四元八角,盐每斤一元余,菜油每斤七元六角,炭一元剔角一斤,柴三角余一斤云云。但恐时局不好,则物价必骤高。下午孙祥洋、严文兴二人来,谈整理外汇事。家玉来谈,谓明日进医院割碍。
  为了浙大农场牛奶的价目定为每磅抵三个鸡蛋,作如下的统计:鸡蛋和牛奶营养价值的比较牛奶每〈两) (啊〕有热量18 Calories , .'.一磅有288 Cal (W. Cullis The Body & lts Health , p.131) 。
  鸡蛋每〈两) (呐〕有44 Calories ,每个约60 Cal ,所以一磅牛奶约等〔于〕五个鸡蛋热量。
  鸡蛋和牛奶的成份牛奶鸡蛋Protein Sugar Fat Vitamin3.309毛4.5% 3.5%14.8% 0 10.50%A B C D Fe Cu P+ + + +7 0 + 。
  ++ ++ 0 ++ + + +照英国价目算,牛奶每磅6d. (penny) ,鸡蛋每个1 d. ,约一磅牛奶抵六个鸡蛋。
  以上根据Cullis The Body & lts Health 书。据农院估计,每磅有九个去壳鸡蛋,含635 Cal ,每磅牛奶含325 Cal ,故一磅牛奶等于五个鸡蛋之营养。
  接卢守耕Dan Paul , Alumni Committee for University Memorial Activities寄默君函(附何叔'陶)
  
杭   晨微雨59°,日中阴,午后阴62°,傍晚微雨。
  放弃保定。
  晨六点半起。上午至图书馆。看协泰所造医学院之实验〔室J.动工已五十天,自十一月一日起几乎停工,今日亦只九人工作。因工人要每日糙米一斗,而十一月以前则工价只金圆一元九角,相差约十倍。余以如工作停顿于校中必不利,故回后询穰初以尚有若干工,答有需三四百工。余谓如此亦只差三四十担米,不如由校中给此数之米。嘱令尽速完成,好在料子均由校中现成拨给,至于将来补给款项由审计处与双方会同商榷。至图书馆晤沈丹泥,催速定明年度外国期刊,并视察沈文海偷窃Royal Typewriter 打字机之路线。借阅图书馆关于营养书Henry C. Sherman& Caroline She口nan Lanford 著Introduction to Food & Nutrition {食品与营养导论> (Columbia U. ) , MacMillan , 1943 0四点赴华家池。自校门至农场门十五分钟,至畜牧场廿三分钟。畜牧场有牛卅头,而只十只有奶。近以食物不良出奶甚少,每天约九十磅。牛种有Gumey ,A yrshire , Short hom 和Holatien ,故雄牛有四只,有母牛两只不久将生产云。

  左〔上〕表见Henry Sherman & Caroline Lanford Introduction to Food & Nutrition
  接教育部唐司长函(又特种法庭传张传绪)
杭   晨阴,有雨意,61°。上午雨,下午阴。

  共军入保定。正之到杭州。打长途电话约唐培经。
  晨六点半起。上午熊十力来谈。渠定二十六日去广东,因以时〔局〕不定,故南迁也。余告以万一时局紧急,此时米粮由校中通盘筹发。但时局如何,只可昕天由命而已。蒋亦凡来,询浙大公费生贷金办法。余告以国立大学曾得中央银行之允许,可以透支一个月之经费,现浙大已透支剧万元之数云云。
  梅太太来,借同至长明寺43 号晤Ufford ,知其于星期一乘轮回国,明日即离杭,将回Malden 老家云云。关于渠离杭寓所处置办法,谓前天王季梁太太前去看屋,以房子太大,经济力不够,不愿住。言明昨夜等回信,又不去回信,故昨晚BaptistMission 浸洗教会开会巳交与其他美国人居住,但如此等美侨撤退则房子亦只可任之而已云云。所言与季梁告余者不同。因季梁谓渠愿〔住〕此屋,但要学校派一校工,事出两歧。但Ufford 既云此屋巳另派看守,则学校当然不谈此事矣。
  午后唐榆生来,又潘芝淑来借车运水泥,均为翼如墓地事。唐带来默君函,欲邵梅记履行造屋造坟契约。但原来应付之款70% 即三万五千元尚有一千五百元未付,且工资已增十倍,故无论任何包工亦无法进行。余告唐谓,据余个人之意,翼如葬原地已逾十年,家中一切安好。入土为安,可以不动。即以墓石作坟,如此材料己足够,而工可大事减少,所余一万五千元足够用矣。下午李锋(雏凤)来,云去台湾高雄测候所,明日成行。三点开行政会议。七点约增禄及丁绪宝赴车站,接正之与刚复。八点车始到,在车站遇杭州电灯厂副经理(浙大民十七)陈瑞忻(烈忱) ,借正之吃点心后送至医学院。
  鸡蛋五个与牛奶一磅营养价值之比较表(Sherman & Lanford Introduction toFood & Nutrition) :热量Protein Calcium Vitamin A B, B2 C鸡蛋五个334 Cal. 30.2 gms. 0.13 gms. 2700 340 microg. 791 micg. 。
  (226 grs): (Int. Unit)牛奶一磅313 14.9 gms. 0.54 gms. 865 227 950 9 mg(454 grs) :接钱后坤、刚复、默君、许道夫、熊十力函(以河南杨生钧为言) 刚复电
  
杭州   Thanks giving Day 感恩节晨阴雨55°。日中阴。子夜后雨。
  Rev. Ufford 夫妇离〔杭〕。晚约熊十力、吴正之在校晚膳。左大康、汪家华来。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作函与默君,为翼如墓地事。余以为应因陋就简,早日料理竣事,不宜再事拖延,以致旷日持久。默君以为与邵梅记既己订约,则原合同经费之内自应完工。而实际包工以工价骤涨十倍,当然不肯贴钱。如诉诸法庭,未必胜诉,即使胜诉,无非将包工押起,于工程无补。故劝葬地不必移动,只要在原来位置上加砌石廓水泥与墓道,侯时局太平再为重建,亦不为迟。想接到此函后默君一定大不以为然也。据希文来信,默君以为余不陪彼去看凤凰山是不要他葬。但翼如目前之墓穴是十年以前所看好的,我只可以告她有此机会,不能主张要她来迁墓穴也。为梅仪慈赴美国读书,作英文函一通。午后Rev. Ufford 夫妇乘西湖号车回美国Malden 老家,余嘱允敏借梅太太、仪慈同往送别,季梁太太亦同往。季梁太太不承认亦Ufford 住宅四十三号长明寺巷屋绝对回掉,但Ufford 夫妇则咬定谓王太太不要,所以给另外一美国人住了。终之此事极可惜。因目前浙大同事缺屋,而长明寺既离学校甚近而不要多少房租,可住二三家也。
  中午至Rotaη 〔昕〕 Dean H. H. Preston 讲U. S. Postwar Financial Policy "美国战后的金融政策",谓基于三种原则: 1) Humanistic Principle 人道原则; 2) Business商业; 3) Security 安全云云。余托思安德、王撰生谓美国人如有离校,浙大愿负保管之责。二点半回。午后步青与斯大至特种法庭,为传拘陈业荣事。陈现肺病极重,不能起床。法庭袭朝永首席允由法医验明后准其住校。
  六点约吴正之及熊十力晚膳。熊明日即赴沪转广州。晚餐时有刚复、绪宝、增禄、步青、爱予、晓峰、石君、幼伟诸人。据正之云,近American Association 美国协会出《百年来科学大事记》中,中国人能列名其内,只彭桓武与王淦昌二人而已。余劝正之即移寓杭州。但住宅尚成问题,由是知长明寺43 号住宅放弃之为可惜也。
  Thanksgiving Day 之来源。由于Pilgrim Colony 初到美国,种子下去到秋天有否收获殊不可知。1621 年为第一〔年〕收获。1623 年夏天大旱,至七月中Plymouth之Govemor Bradford 指定一日为Fasting and Preyer 禁食与祈祷,不久降雨,秋收有望。遂于七月卅日作Thanksgiving o 1789 年华盛顿总统以Nov. 26 为谢恩节。
  1864 林肯定每年十一月第四个星期日为谢恩节(见《大美晚报》甘四副刊)。
  接希文函
  寄默君函附仁甫函(为墓地事) 介梅仪慈赴美大学
杭   晨雨48°,终日雨。上午见雪珠。晚雨46°。傅作义兵放弃漆县。熊十力去沪转粤。

  晨天气骤冷。近宁宁己得赵太太购来之大衣,而彬彬尚无大衣,余以民二十六年在杭所制旧大衣与之。此衣甚短,因彬彬高出余六寸,故长短殊不相合。欲新制一袭大衣,此时无能力为之,非数百金莫办。现报载公教人员薪水比十月增五倍,267余约可得八百元之数,而物价则比十月底已十倍至卅倍不等。
  晨七点熊十力乘校车赴城站往上海。八点半束星北来,为其亲戚葛振华被告失职事,因张金水窃名购布案也。晓沧来谈,并交来曾明洲来函一通,谓家中母亲己去,苦不能来,欲请长假云。其实曾明洲于九月间离校,本学期一事未做,白领三个月薪水,系中亦不理会。人事处发觉后始将其停薪。因来告长假也,过去均由魏春孚代领云。
  午后三点正之来辞行,乘西湖号车回沪,聘书已发。今日寄元任夫妇一函,告以所购雨衣已由正之带到,并嘱寄交纽约Empire Building 之中和公司洋二百元美金,为浙大病虫害〔系〕购仪器之用,此款系下学镇、赵如兰二人退回旅费八百元之最后一批(详单见收支一览表中)。晚阅李絜非著《浙史纪要》。
  George Marshall to the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Feb. , 1948) : "The U.S. 自hould not , by its actions , be put in a position of being charged with a direct responsibilityfor the conducts of the Chinese govemment & its political , economic & militalγaffairs."Nathaniel Peffer: China's crisis is a crisis for us {中国的危机也是我们的危机}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 Section , pp. 12 76 , Nov. 14 , 1948. There are 3 thingsAmericans can do. One is to continue as it has , frittering away money in the name ofaid , which has already proved useless and must be abandoned at once. The other 2 areto make a forcible intervention in China now , or to do nothing now and let come whatmay. Neither is without risk. But on balance it is sounder to forego intervention and letevents take their course , meanwhile retaining full freedom of action. If the worst comesto the worst , and if the communist should elect to adhere to the Russian block , it willtake them years just to recruit & train enough men and to organize the countη.寄元任函
  
杭   晨阴48°,日中阴。晚雾,星光佳47°。
  中央发表孙科为行政院院长,翁文澈准辞。
  晨六点半起。今日费竟日功,将福利委员会购布案之文件从头再复看一遍。
  将七人委员会之报告,庄雍熙与葛振华二人之案辨,束星北为辩护葛振华之来函,重阅一遍。并招葛振华,庄雍熙,福利委员会之校工李奠崖,及委员会主席(查勘委员会)李浩培,均面询。戴宗岳、潘二人不承认张金水有托购布之事,惟沈帧曾谓张金水要购布,渠允可用他名义。余之结论以为,张金水既送地方法院,则其是否牵涉他人由法庭办理。行政部份,葛振华所保管之七十七人签名之购布文件,放抽屉内,被张金水盗取十余日之久而未发觉,同时其个人之图章放抽屉内,可由校工李奠昆随时盖章以买布,实为失职。庄雍熙发现张金水窃名取布后,不加以责备,而但曰"我已向学校辞职"。你辞职我不管,拾月中明知可以买布,而不告同仁,亦属疏忽。二人均应有处分。但庄雍熙如停职,退为教员,无非减轻责任。葛振华如停职,即须离校,故葛振华之处分又不免太重。前晚己书好葛振华免职条,昨晨一早即嘱高直侯暂缓发表,并以胡步青所介绍农经系卅四年毕业生方载辉为福利委员会组员。
  后曾徒步至法院路公益里一号仲翔处相商。上午十一点唐榆生来,知翼如墓穴旁余姓地发生问题。因余姓之父亲曾售给一分,地由王永熙经手售与国葬委员会。而尚有何姓地四分。据余姓之子现役军官〔云〕系余姓地而何姓〈逃〉〔盗〕卖,已向法院起诉,并觅张佐时为律师。唐榆生与张佐时相识,故定明日同去勘地云。余告唐榆生,谓既墓穴发生问题,则不如葬在九里松临马路俞姓或叶姓地上,因该地已购就,可元问题,且围墙与房子之范围均可减少。振公与唐均赞成此意。余即作默君一函,恐其迷信风水太深,未必肯昕从此策也。
  寄希文函默君函
杭州   晨晴45°。日中晴,房内44°。下午晴45°,气压30.4飞菊花多萎谢,乔木多落叶。

  孙科为行政院长已通过立法院。哈佛同学会在校长办公室开会。
  晨七点起。今日起甚冷,昨起西北风,冷如严冬。今日下午太阳虽佳,风亦不大,而房中温度仍在44 度左右。上午唐榆生来,约余及张衡(佐时)至王永熙处中膳,并勘墓地。余以今日下午有演讲要预备,故嘱唐觅振公同往,因振公知九里松墓地较余为详也。
  中膳后走至田家园浙太医院晤谢觉予。渠于昨晨为痒疮开刀,由刘震华动手,用局部麻醉。据云所用药影响过大,打人旺门后半身失去知觉,神经震动甚剧,血压降低至80 以下,急打强心针四针始稍好。于术十五分钟即毕事,但至次日晨尚不能咽物(流质) ,下便一晚不通云。可知前日富阳乡民孙某因打局部麻醉而致死,大概亦〔由〕于药力太强之故软。晤张镜湖,知其盲肠炎割去已十天,三四天可以出院云。
  二点半在楼下会客室开本年杭州哈佛同学会,到黄炳坤、梅李今英、张延哲夫妇、刚复夫妇、严仁屡夫妇、季恒、幼伟、姜淑雁及二公子、李春芬、晓峰、赵之远、田浩征、绪宝夫妇等,沈思岩协助唱留声机片。拍照后,余报告哈佛近况,依据PresidentJ. B. Conant 1947 年Presidential Report {校长报告~ ,及近收Hαmαrd AlumniBulletin {哈佛同学会通报》等。谓自本年秋季起,哈佛大学之学费,文理学院自400 元增至年525 ,法学院400 增至600 ,医学院575 增至800 ,商学院自600 增至269800 。有学生全校12 , 500 , Conant 计划于四年之内减至Prewar year 战前之8000 ,College 自现在5400 减至3800 人。1947 48 年度捐得6 , 370 , 000 + ,而Lamont 死后捐遗产五百万元尚不在内。此外, Lamont 生前捐1 , 500 , 000 作为undergraduate本科生图书馆建筑。校中另设Harvard Fund Council 哈佛基金会要捐同样数目。
  Conant 又主张捐一千万元为General Education 通人教育之用。此外尚有Society ofFellows ,系十六年前Lowell 校长所提倡,校中有八个Senior Fellow ,校长、文理学院院长另指六名,可以有权指定Junior Fellow ,全部公费,既不指定所读课程,亦不用得学位,以三年为期,得庚续三年。本年所取八个人中有-位山东人Hao Wang 王浩,清华毕业,读Mathematical Logic 数理逻辑云云。(馀续下→页)
  
杭   晨晴40°,日中睛,晚睛。终日在41° 左右。
  蒋夫人飞美国。晚毅成夫妇来。
  晨七点起。觉冷,但风己止。今日九点杭州市长周企虞(象贤)与任显群交代,余派陆子桐前往代表。又派丁荣南至中央银行借款,商榷至再,仲翔亦往,始允给廿万元。报载行政院通过本月杭、京、沪公教人员比照十月份增加五倍,即六倍发薪,而立法院以为太少,尚有异议。但十-月己到月底,而经费、薪水均一元增加,是以不能不沿门托钵,向银行借债度日。艺专教员,因不能维持生活,己罢教数日。浙大本月已发十月之五倍,现定十二月一日又发一部,薪水三百下者发一百元,三百元以上者发二百元,以资维持。
  中午舒鸿太太来,谓美国救济委员会经女青年会送给浙大小孩衣服二百件,大抵多破旧不堪。嘱允敏组织委员会分配。五点访李今英,为询Margaret Sells 来函欲将Richard 英文教材之影片暂存浙大。晚膳后余自菜市桥走,向众安经官巷口中正街回至校中,去五十分钟。庶为夫妇来。又毅成夫妇来。今日下午阅H. H.Faulkner & T. Kepner 著American History Course 3 ~美国历史教程三》第四章关于工会组织之历史,知一百年以前美国农工下等社会之贫苦不亚于中国,→周难得肉食一次,家无书籍、玻璃、磁器云云。
  哈佛近况(续前页) :本年又为Lawrence Scientific School 成立百周纪念之期。
  该理学院创立时期情形,与目前迥不相同。当时读科学之目的,在于要知上帝创造世界之用意何在,在于使知道其如何巧妙,故非由科学无从阐明。这时有位名教授叫Joseph Loveri吨,是Prof. of Math. and Natural Philosophy 数学与自然哲学教授。
  他讲天文、地质,并曾至外边演讲,最著名者为《世界之末日》一讲。首讲将来太阳系如何会行运到一点,和旁的星冲突,吸力如何的步步增加,火山如何将喷发,地球上如何的将玉石俱焚。但是这种状况据估计是机会极少,容不着作祀人之忧天。
  有一次,一个集会要他演讲,只肯出-半钱。结果Lovering 只讲火山喷发为止就不讲了。主席请他继续,他说Not for fifty dollars 。这位Lovering 作了五十年的教授,自1838 起。
  接朱骑先函(介徐钟济)
  寄吴正之函(约其来校)
杭   晨晴,重霜,40°。。日中昙。上午43°,晚46°。

  周亚卫来谈,住襄社,在孤山。
  晨七点起。今日草上霜甚重,但风不大,故下午温度已较高,而气压亦降低甚速。今日Rev. Donald Irwin 送来英文书数本,即以交浙大图书馆。又接弘道MargaretSells 小姐来函,谓有Dr. Richard of Harvard University 所赠之Bωìc Englìsh《基础英语} 16 mm film strip 影片送给与Westem Language School 西语部。因该校暂时已停办,故拟交与浙大保管。余即作函复之,并嘱陆子桐前往提取,暂交保管股。
  中午刚复借龚建章来。龚,广东人,中大毕业后至伦敦之School of TropicalMedicine 热带病医学院,回国后在武大为教授。近以眷属在南京要疏散,为孙宗彭所知,欲将其截留。余谓本学期本校已上课三分之二,不能临时添课,只有下学期请其来。又王季午来谈,谓联总送给医学院之廿二箱仪〔器〕由沪运杭,为人类学系所截留,抬往人类学系。余不以事为然,乃觅均一来,与王季午面谈。季午面斥其行为的不当,但允酌量可配给显微镜与人类学系。午后左大康、包洪枢二学生代表来,询杭州调查人口事。三点至健身房邀田浩雷、萧辅及张君打网球,至五点。
  洗浴。阅刘延献著《广阳杂记》。
  《广阳杂记》卷一有张苍水(煌言H 南东道上》诗→首,颇为沉痛:"国破家亡欲何之,西子湖头有我师。日月双悬于氏墓,乾坤半壁岳家祠。惭将赤手分三席,特为丹心借一枝。他日素车东浙路,怒涛岂必是鸥夷。"接士芳函寄戚叔含、Margaret Sells (Union Girls' School)
  
杭   晨晴48°,较昨热。下午晴。晚53°。

  梅太太(李今英)赴沪转广州|。
  晨七点起。上午阅沙学泼寄来《关于四川盆地综合地理》一文。谓四川盆地非为河谷,乃一种浅丘地形,面积二十四万〔平方〕公里,成都平原不过其中之一小部。东半部为山谷地或川东折曲区,西半部川西为山谷地。四川系合长江、自民江、沱江与嘉陵江而言,浅丘之间则无河谷,仅有溪流,如金刚背、歌乐山之间地形即其271一例。在长江与嘉陵江会合有重庆,与眠江会合处有泸县,与〈眠>c沱〕江相交处有宜宾,再下则与黔江会合有活陵,与赤水河会合为合江,此种在德文称"合川位置" Conf1uenzlage 0 四川因冬季少风而温和,故建筑不向正南云云。
  午后阅J. B. Conant" Understanding Science" 。三点开行政会议。决定星期六开校务会议;并决定校工与司机等酌量增加待遇;借款事由福利委员会办理;湖南学生有欲告假回里者,议定休学时间,原定过学期2/3 不能休学,本学期再延长二星期等等。高直侯报告市政府办理教职员、学生身份证,因人手过少故嘱本校自己书写卡片,由市府核准。至于六日起调查户口,乃由警察厅办理云云。
  接唐培经、罗登义函韩祖德(照片三张)、Margaret Sells寄E. P. Forsie (16 Califomia St. , San Francisco) 、士芳函D. A. Irwin 寄杨则久(结婚贺礼十元)
  
杭   晨阴50°,下午昙53°。
  中央军放弃徐州。招商局江亚轮于兰日载宁波客人、逃难者4000 余人,晚8:30 船尾炸裂,不久即沉,救出者不过610 人,死者三千余。该船原只可载2250 人,载重2090 吨。来往海门、上海间之椅子船主人张翰庭救起四百人。
  晨七点起。今日较热。各种谣言盛传,有谓浙大将搬家,有谓中大己解散,而学生、教员中有不安于心者。下午梅仪慈来,知梅太太(李今英)巳于昨日去沪,购定轮票辈梅仪慈、仪昭、仪芝三女及本修回广州。余询仪慈功课将如何办法?告以其母亲已事先有结束。足知其早有准备也。学生中亦纷纷摇动。台湾二女生早己回台。今日又有电机二年级生蔡彰华回台,来告辞。湖南学生亦纷纷告假。
  中膳后,余徒步赴青年会Rotary Club ,与李培恩、蒋亦凡二人约在星期日中〔午〕12:30 至浙大中膳,并约齐鲁大学吴校长及艺专汪日章。今日决定廿三日Rota可会员晚间聚餐。二点借周子亚与思安德走回。思安德谓皮市巷、紫荆观巷Miss Wood 处有Christmas Card 可购。余于晚膳后走往紫荆观巷23 号,遇刘小姐及Miss Wood ,购得Christmas Card 六张,每张二元。今日陆子桐购买糙米五百担,每担195.00 元。法学院学生沈文信、蒋建华等近来在晚上大敲锣鼓,唱歌跳舞。
  世界人口与粮食本年九月8 15 号British Association 在B吨hton 大会,到1700 人,讨论问题注意粮。会长Sir Henry Tizard 演说中即提及粮问题(抵〔指Tizard〕为牛津Magdalen College 之院长) ,谓1885 年英国人口死亡率,英国为20%0 ,1948 年为12%0( 千分之廿减至千分之十二)。该时初生小孩一年以下死亡1月,现时1125 。该时廿岁之人民可望活至61 岁,现时68 岁。世界人口生长甚速,但食粮生长不及如此之速。英国而论,如利用科学,食粮于五年之内尚可增20% 。
  但全世界人口每年增二千万,七十年以后将两〔倍〕于今,有四十万万。故将来物理学之进步虽可以增加吾人之Comfo时,但世界之和平与繁荣将全赖生物学之进步云云。其次则有农业组主任Prof. G. S. Robe归on 之演讲,谓人类历史上一万年来均患食物不足,惟欧美赖机器之发明,于近150 年来始有大量粮食之出产。欧洲人口激增,一百年内自二万万增至五万万,而生活程度又提高,故食物仍为重大问题。
  Robertson 对于grass 特加注意,谓all science of nutrition cannot replace grass 。谓以科学利用可以鱼草解决于饲牛问题。Sir John Russell 谓英国之耕田逐年缩小,在1891 年为每人一个英亩,现只每人0.56 acre ,一百万英亩为机场、房子所占, 2%百万〔英〕亩改为畜牧地,但战后英国人依赖于arable land 农耕地之食物反而增加。
  1939 本国出产粮食占30% ( calorie 按热量计算) ,其中60% 为Live Stock Produce畜产品,现时本国出产粮食占40% ( calorie) ,而只30% 来自animal produce 动物产品。又Prof. T. P. Hilditch (利物浦大学化学教授)谓英国战前每年进口猪油、奶油八十万吨,即每口每星期十二两(美国人一周卅两) ,同时花生油、植物〔油〕亦为八十万吨,现则猪油、奶油减少一半,花生油等减少至659毛,目前正奖励东非洲种花生。
  接默君函张孟闻函
  寄叔谅函(为校中经费事)
杭州   晨睛50°,下午睛53°,晚睛。

  晨学生左大康来。杭州市长任显群来。汪日章来。Illinois 研究生谢成侠来。化工毕业生朱藻琳(卅二)及其夫人陈尊(卅七化工)来。江亚轮失事冒险拯救难民乘客450 人者,为金源利机帆船船主张翰庭。宁波同乡会登记死亡人数3575 人,被救者的0 人,绍兴同乡会登记死亡20 人。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作Christmas Cards 与Prof. Charles T. Brooks , Ward 先生之姐Miss Marion DeC. Ward , Tony Spurr 姐夫R. S. Briant 及G. Barbour 等四人,每张卡片化二元,邮费一元。作函与驷先,询应变办法及拨经费。
  中午任显群来。渠系宜兴人,于民廿七年始由意大利回国,在军界服务于军粮之运输,后至台湾办理交通,最近在上海办理民食之分配,于日前在杭接事,继周企虞为市长云。关于公教人员七斗米之无价米,四斗由市政府民食调节委员会供给,三斗由财厅之粮食委员会分配,十二月仍可发给云云。左大康(自治会干事)来谈,谓学校是否迁移。余谓此系谣言,不足为据。外间有人传教育部给浙大五十万元搬梅县,全系无稽之谈。左大康又谈及人口调查,希望弗来校内。余告以此事巳与任市长、沈局长谈过,学校可以负责调查。但苟如此,则学校必须负责调查,不能敷衍了事也。杭州人谢成侠来谈。渠系安顺兽医学校毕业,后赴美国Kansas 一年半,至Illinois 在Prof. Almer Robe由处工作云云。
  273接宝莹函唐培经函寄希文函拜年片四张(Charles T. Brooks , G. Barbol叽Miss Marion DeC. Ward , R. S.Briar川寄朱骗先函
  
杭州   晨睛47°,霜。

  徐州会战中,中央第七兵团司令官黄百韬在碾庄殉职。打电话至南京教部高教司唐司长。
  晨六点半起。上午召陆子桐、孙斯大二人来,谈如何节省电费事。因目前校中经常费每月一万二千元,而电费增加自十月份每度一角七分,本十一月份一元三角,十二月份尚不可知,总在四五元一度,故电费非省不可。校中用电九月份八千五百度,十月份增至一万一千四百度,十一月份自必较十月份为多。如此单电一项必在五六万元之数,超出于经常费四五倍之多,故必须设法也。束星北来谈。又马元骥、胡步青来,询学校应变方针。
  午后兰点开校务会议,到者四十余人,讨论应变方针。教授会提出即派人赴教育部要应变费,并要余至京。余答应前往,但须有人同往,以便留京坐索。因今日曾打电话与唐培经,谓教部正在筹划拨给各大学两个月经费以应变,但是否能通过行政院不可知。故今日教授会束星北、储润科提议,通过此提案。余谓此时赴京索款非短期内所能生效,必有人同去,预备留京一相当时期始可。以后有人赞同刚复去,亦有赞同仲翔及家玉。但仲翔总务事一时亦不便脱身,而家玉则割治搏疮不久,后日又要割鼻子〔鼻子手术],故事实上均有困难也。次讨论迁移问题。决计暂时不提,亦不提前放假。惟休学申请之期已到,决计延期二周。准学生仍可休学,到目前为止不过四五十人,比平常时相差不大。刚复提出在非常时期大学应当担任何种工作,讨论后即散会。
  下午邵力行来谈,为邵梅记建筑工程如何履行合同事。邵梅记主张再加十二万元方可造墓及围墙,而默君竟则一钱不肯加,反而要造祭堂。目前办法将所有邵梅记己购之钉、玻璃及木头先运至场地,但邵梅记谓己元钱运输。
  寄张宝荤
  
杭州   晨阴53°。八点半下雨至下午三点止。阴。四点雨57°。
  约李培恩、汪日章、蒋亦凡中膳,齐鲁大学校长吴克明未到。
  晨七点起。晨起觉热而潮,八点半起即雨,九点后雨渐大。借允敏、松松乘龚司务车赴安吉里八号晤羽仪太太,阿皑方发气喘。据羽仪太太云,羽仪之六弟在澳门、香港开有淘化大同罐头公司Amoy Canning Co甲oration ,成立于1908 ,乃继其父业。每年盈利甚多而不肯给其己孤寡之嫂(羽仪行四)以利息,虽其母亲近来约羽仪太太去澳门,渠亦未电阻止云云。谈三刻钟即出。至英士路54 号晤毅成夫妇(毅成赴省党部追悼郑礼蒜) ,晤其夫人。据云立法院每委员发五千元之安家费,但要到京方可领到。此时政府各机关各各不同之办法,实令人不能满意。出至46号英士街晤李季谷,其寓即在省教育会旁。省教育会屋于一个月前金华师范借寓,房中失火全烧,屋之墙垣、窗户均完好,惟屋架巳焦而顶则倒胡。据季谷云,省会现只二团兵及警察二千人,故只能维持秩序而已。出。巳十一点,至长生路8 号晤张延哲不值,遇其夫人。渠有五小孩,自十查岁至一岁。有二女八岁与七岁,均能弹钢琴,甚娴熟。十一点三刻回。
  十二点约李培恩、汪日章、蒋亦凡三校长及本校步青、爱予、仲翔、刚复、劲夫、邦华中膳,谈及杭州专科以上各校如何取得联络问题。三点散。四点借松松走至田家园浙大医院晤家玉,知痒疮割后己可起行,惟明日须割鼻子。余以昨开会时有人主张家玉去京索款,故劝家玉于割鼻后赴京。大约下星期五六可以成行矣。五点回。
  晚廿九年机械系毕业生洪鲍(池孙)来谈。渠现在观巷75 号办理实业社,工程事务系制造纺织手工业机器,并借农民以棉线以织布。渠并有意将洪氏所有地廿亩在西冷附近者办一求是中学,要余为董事长,以其夫人钱炜为校长。余告以目前时局不佳,筹款恐不易云云。
  接默君电
杭州   雨。晨57°。日中雨。

  日本前首相芦田均为昭和电工会社舞弊受贿一百万元事,经日本众院以140 票对120 票逮捕。芦回系民主党。傅作义兵撤出密云、怀柔。
  晨六点半起。上午玉之香来。王十年来均在农民银行管理元线电,南京形势紧急后,农民银行疏散至塘栖。知之香于三号离南京时车站上纷乱非凡,乘客均由窗口爬人,车上行李乱堆,元票者占了位置,购票者无法进车之现象。自四号以武力驱逐无票之人,且不准乘客带行李,故秩序较良好。农民银行疏散职员己去一千余人云。
  接Dean Howard Preston 之江大学电话,约明日下午三点来校演讲。作函与黄炳坤,论校务会议选举事,渠主张讲师、助教亦有被选举与选举权事。接希文函,并寄来支票,计余与允敏二百元,彬、宁、松松各一百元,因十二月份之薪水已发也。
  余于下午复一函。昨默君来电,谓今日钱塘号〔到〕。但昨钱塘号误点,原定晚七点到,至子夜尚未到,故今日关照龚司机早点探听消息。李今英来函,解释不别而行之理由。谓适有公司搬家有便轮可搭,即去,告假三星期云云。实则梅仪慈等四275小孩均离学校赴粤,显系逃难的Panic 惊慌模样。不料继之而起者有李祁,渠亦急于赴岭南,还要支一月份薪水,余不允O 后由晓峰设法,将熊十力名下之十一、二月份钱支借。李祁为人自私自利,过去行为已可概见,临走亦复如是。此辈人受高等教育有何用,为人师表更足愧死,大学中不应有如此教师也。凡临难苟退之人,余均不能赞同,而一般人〈难)[对〕此等行为既不加以指摘,视为应有之事,可谓咄咄怪事。
  新发明之药,此种名为antibiotic 抗生素,使微菌互相残杀。最初发明者为Penicillin 青霉素,使肺炎之死亡率减半, Syphilis 梅毒于十天内可以治愈,脑膜炎、猩红热、白喉均可用Penic山n 。从此科学家大事搜集其他治病之antibiotics ,现已经知有效者有Streptomycin 链霉素,治肺病。美国四十八个海、陆军病院治疗结果,于肺部之T. B. 结核病尤有效。其次则为Chloromycetin 氯霉素,患伤寒者用此药平均二天半即愈,但目前尚不能大量出产。Aureomycin 金霉素可治Typhus 斑莎伤寒、Rocky Mountain Fever 洛基山热。抗战时已发现的尚有cl山roquine 氯喳,可治普通在疾。
  接韩庆潦、李今英、希文(寄来二函又支票二纸) 次仲函叔谅电寄庄至可(为次仲事)、蔚光、九章函希文函叔谅函黄炳坤函
  
杭   晨雨56°,下午阴,晚56°。
  羽仪太太去沪转穗。默君来杭。Dean Howard H. Preston , Fulbright Professor at HangchowChristian University , Colleg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 ~~attle , Wash. 。
  晨六点半起。默君于昨乘钱塘号来杭。龚司机于晚七点去接,到十一点回时余已先睡。今晨天未明,五点半龚司机又至车站相接始接到。此次默君带行李十余件之多,又带仆役二人,故校车来往两次始可接送完毕。赵卿亦同来,可知人言南京出城者不准带行李(随手携者除外)〔之不确〕。据赵津云,此事只行之数小时,因中国不爱守法,尤其是党国要人。余因此觉政府之无能,实由于在上〔者〕之不守法。上有好者,下必有甚也者。如在上者能守法,则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恒。车中带有十几件行李,既不寄行李票,则占了许多位置。自昨日起车子既不付号,自然纷乱非凡,成了Panic o 近来逃难之纷乱,酿成许多惨剧。
  沪南间江亚轮〈二〉〔三〕号载了四千人,出吴淤口爆炸,死了大半。昨报载中航机飞台湾和重庆飞沪的,统出了事,死伤四十四人之多。吁可哀也。今日黄羽仪太太也着了急,把宁而、阿彭、阿皑统带沪,乘轮去广州,因黄尊生曾来信劝往广州也。
  此事星期日见丽时尚未决定,昨魏春孚来言始知之。李祁则坐浙赣路去广州。
  十点借允敏、振公赴九莲村柏庐晤默君,知渠于昨晨在下关上车,带行李十余件及赵卿等仆扒工人,购得头等票二张而来。于晨二点到站,但到五点始得叫赵卿至浙大来令龚司机相接云云。渠在珞咖路之书,已装箱欲运回湖南,又欲运京国学图书馆。余劝其不必运湘,余有《百袖本二十四史》亦〔在〕珞咖路,亦可一并运国学图书馆。谈一小时后至竹竿巷77 号看赵姓之屋。内有农院毕业学生潘君超云在内,计楼上下有房屋二十间,索价十余担谷租一月,但云楼上已有三间租出。屋甚佳,但可住之屋均在楼上,故此屋又只可放弃矣。如承购愿以一百万金元出售云云,即五十条金子,校中元此能力。出至女青年会晤潘玉梅女士,为救济会送来破旧衣服十余包事。十二点半回。下午三点法学院约Dean Howard Preston 讲演"美国战后经济状况"及在中国之观感。
  寄张孟闻
杭州   晨阴53°,下午昙57°。

  共军在北京附近已至顺义。航空学校一练习机跌落于华家池。
  晨七点起。上午丁荣南来报告,知十一、十二两个月之加成数七十二万金圆之通知书己到中央银行,故明日即可发加成之数。但会计黄培福主任已于今晨赴京,而叔谅亦于明日可到杭。家玉为学校需款事今日提早出院,只割了鼻子的一边,以后有暇痒疮与鼻均须重割云。上午命振公去竹竿巷77 号赵宅,询房子是否仍可出租。因今日接九章函,谓气象研究所有意迁移杭州也。但结果自昨午余等去视察后,下午该屋即为资源委员会所租去云。
  午后开行政会议。通过蚕桑研究所租华家池农场地廿九亩租赁合同;讨论讲义收费问题及一年级公费生问题;U.T.C. 购到六十箱仪器、药品支配问题等各点。六点散。晚膳后出外一走,自菜市桥至众安〔桥〕走到〈观)[官〕巷口,由迎紫路大方伯东街路田,需时五十分钟。今日阅J. B. Conant "u nderstanding Science" 。
  晚电马寅初,约明晨爬北高峰。
  《吃米饭能降低血压~ , Wm. 1. Lawrence , New York Times , Part E. 9 , Review01 the Week , Science in Review N ov . 21 , 1948 0上星期N. Y. Academy of Medicine 开会请Dr. Waller Kempner 讲高血压治疗法。以700 病人治疗之经过,其中70% 吃饭70-900 天后,得良好效果,并且于心脏、肝、血管病均有好处。因肾脏炎而生之Edema 肿胀亦有益,心脏扩大亦有神益。但30% 病人无影响。饭食中少盐、脂肪与蛋白质,所谓Rice Diet 乃每日2000Calories 之热量,只有5 grams fat , 20 grams of protein , 200 milligram of chlori肘, 150mg. sodium 。每天吃米(dηrice) 250 350 grams ,可另吃水果但不能吃牛奶,或n川So 一天可吃一个Banana ,但白糖可任意多用100 gr 500 grams Tomato 或Vegetablejuice not allowed 。每天只可吃700 10∞ grs 水。此外Vitamin A 五千units ,D 1000 units , Thiamine Chloride 5 mg , Ribof1avin 5 mg , Niacinamide 2. 5 mg , Cal-•277cuim Pantothenate 2 mg。如情形略好,可加non-leguminous vegetables , pot创oes ,lean meet or fish without salt 0柏林冬天的食物:同上, P. E. 1 , Berliner's Daily ration: lard 一两,鸡蛋或肉或鱼二两,面包十七两半,面粉或马铃薯粉三两,米或面二两,糖一两,共计每日1%磅。
  
杭   晨阴56°,上午睛,下午阴,晚58°。
  长淮中学学生住灵隐寺与住华藏寺第二联合中学学生发生冲突,出事在本月八日。在电影院,长淮中学学生与东北安东流亡学生发生冲突,当晚长淮学生冲入华藏寺,捕去山东学生卅二名,至今三人失踪。借马寅初赴北高峰,至翼如墓上。晚学生自治会学术部杜松贤、吴清融来谈。
  晨六点半起。八点借松松趋车至法院路34 号晤马寅初,约其同往北高峰。余带- altimeter 高度计,可以量高度。量得高度如下:时间地点高度8.05 • 浙大0 公尺8.34 • 灵隐庙前60 m8.56 • 半山亭200 m9 .,-1-0-1-0-. , 05 北高峰300 m10.22 韬光寺前140 m10 .25 黄鹤亭122 m10 .57 灵隐寺大门40 m计北高峰为高出浙大校址300 公尺,故在海拔980 尺左右。上山时由进香大路上,下山时经韬光〔寺〕。阳光甚好,故觉热。自灵隐至山顶,计走廿五分钟。北高峰寺中只三个和尚,现住持名隐松,向在南高峰为住持。抗战期间,北高峰住持始调来此,有徒弟名普照。余一年未上山,见客室楼房均焕然一新,并陈列有沈成章书之对子。据云新屋于五月间落成,楼上、下可住十人,惟山上伙食不甚方便。
  晚间无电灯及电话,故不及玉皇山之方便耳。自窗遥眺,可见五云山及琅当岭,并遥见杭州蒋广昌之墓地,系民七、八年造,费八十万元。蒋系兴业银行之股东,即晓沧之亲家也。墓分五层,有108 穴,可称五世同穴矣。欧美作五年计划,吾人有五世计划。可惜不是为民生而为民死耳。下山时借至蒋氏宗祠一观,外写"静观众妙"四字,内住长淮联中流亡学生,到处大便。灵隐寺前殿亦满,据云元人管理。
  昨日有学生三百人与山东流亡学生相殴打,伤数人。松松叫"流氓学生、流氓学生"不止。询有否人管理,亦无知者。
  十一点车至九里松王保长永熙家,默君、邵传志与赵律师已先在。余等至翼如墓地及德华墓上一到。十二点在王宅中膳。膳后谈墓穴与工程事。余主张移动基穴。因喻姓地主为争坟而起诉讼,故如取原墓穴则一时不能兴工也。今日又到一风水先生陈姓,亦赞成移动。至于工程,邵梅记老板亦到,余告以速开一详单决定进行办法。一点十分到青年会RotaηClub。三点回。晚刚复来。
  接九章函士芳函希文函
  寄骗先函(为邵裴子书籍事) 九章函士芳函
杭   晨微雨55°。午见阳光,未几又阴。

  UNESCO 第三届大会在Beirut 举墨西哥之外长Jaime Torres Bodet (46) 代Julian Huxley 。
  前枯岭市长、现任北洋大学教授谭炳训来。
  晨六点三刻起。作函与九章及Van Evera ,为气象研究所将搬杭州租屋事。又函Dr. Silow ,嘱来杭演讲。十点借振公、刚复、晓沧、家玉、晓峰五人赴九溪十八涧旁之俞村,参加布雷下葬典礼。余等到时,布雷之枢方将人域,叔谅、叔舍、蒋君章、林君等均在旁。陈公侠主祭,张毅夫陪祭。礼毕即散。在此遇邵裴子、阮毅成、陈宝麟、汤吉禾、蒋君章、韩祖德、任显群等。十一点馀即乘原车回。
  中膳时接吴学义函,介绍戴达夫。因疏散眷属返赣途中被火车碾断足部,请进浙大医院。又北洋大学工学院教授谭炳训来,为北洋觅迁校地址。以北洋在天津校址适在军事范围以内,到处是壤沟, <过)[故〕欲往厦门或漳州|。谭抗战时任枯岭市长,曾为气象台事与之有来往,据云此次东北损失计四十万人,长春二军、沈阳十军全部装备均付共产党。Wedemeyer 并于二年前劝放弃长春与沈阳,蒋主席不从。杜幸明谓沈阳我军不能出击,而蒋必欲出击。我军之失败实由人谋之不喊云。
  午后至图书馆。阅November Atlantic Monthly。晚膳后徒步赴佑圣观巷189 号晤韩祖德,知其现寓膺白路95 号,遂走至三元坊石爱文笔店晤石延汉,遂回。得石延汉电话,托其为气象研究所觅屋,并知气象局将迁台湾云。今日晤毅成,渠谓54号英士路亦欲出租云。
  No Place to Hide , by David Bradley , Atlantic Monthly Nov. , 1948 。几百分之一〔克〕的锚Radium ,如到了人的骨头,可以致人于死。Plutonium 怀更厉害,若由呼吸、饮食、创口到血中无法可以取出,若到骨髓则血球不能生长。在空气中Gamma线或中子和X 光有同样作用,使细胞中分子游离ionize o X 光线专家断定受光线每日最大量之限度,每日为1110 单位(即Roentgen) 。但若偶一照到,则人可忍受百倍或千倍于此数。天空中之Cosmic Rays 宇宙线和游离放射,每年(365 天)不过一单位。钟表店伙计之做Radio Dial 夜光表盘者,年久多贫血症。人医院照X 光照片,肺部可吸收1110 Roentgen ,胃部则10 40 单位。但此种局部受光,可受到四千至六千单位亦无碍。1946 年七月一日在Bikini 比基尼作原子弹试验,时有四279万二千人参加,氏为其中之一人云云。该文己成书, Little & Brown 出版。
  接吴学义(介绍戴达夫)寄赵九章函Kepler Van Evera 、Dr. Silow , R. A.
  
杭州   晨阴54°,下午晴58°。

  蒋夫人在华盛顿Blair House 晤Truman (Harry) 0 Paul G. Hoffman (Head of Economic CooperationAdministration) ,于今日抵沪。
  晨六点三刻起。借家玉至中央银行晤张忍甫,为借支一月经费事。因教育部已有来文谓照向例可以透支一个月,而财政部方面迄无明令给中央银行。目前已支借廿八万金圆,而浙大经费以教职员薪水作十月份六倍算,约有六十万圆,故尚可支借卅二万圆。目前物价尚廉,因时局太劣,农夫、商人均不愿有大量米谷等在手,故均愿脱售,米价最好者每石不达三百元,柴、油亦无变动。大家愿购金子、银元。金子每两己至二千九百圆,官价二千圆而已。银元式十余元(官价二十元)。
  可知市民、农夫均看重金银而轻货物也。杭州中央银〔行〕挤兑情形虽不如上海之热烈,但已拥至马路,途为之塞。现每人只能兑二两,每日以五十号为限。上海则每人可兑十两,每两可盈余八百元,二两即千六百元,十两即八千元,故人群趋之。
  闻政府有现金五百万两,即可换得金圆券一百亿。据《东南日报》今日金融消息,谓政府亏负每月需二三十亿金圆,故五百万两黄金亦难支持甚久也云云,可知金融问题之严重矣。
  
  当八月十九日发行金钞时,原定最高额为二十亿,至十月底所发数约当此数之大半耳。目前发行数,不见报上公布。
  下午与家玉、仲翔谈,拟以现有校中存款购米、柴、油等各项,以备不虞。刚复来,知明晨大同〔大学〕有电来约渠前往,明晨开会,下午即行。余以正之来函见示,告以正之己到沪,就浙大〔事〕尚在犹豫中云云。晚膳后七点借允敏、松、严仁屡夫妇及昭复赴罗苑,昕前月新到美国Victor 、Columbia 各公司之唱片,系赵如兰所选,共一百五十三张。今日所昕者Beethoven SyT叩hony No. 5 , Carmen , Ai巾,LaBoheme , Beethoven Sunset Sonnet (疑为Moonlight SonαtαJ , Ave Mariα 。九点半固。
  今日到者,有晓沧及大女公子、俞子夷夫妇、王季午夫妇、卓如夫妇,卅人左右。
  接吴正之函
  
杭州   晨睛热56°。
  上午晤默君、韩祖德。下午吴学义来。
  晨六点三刻起。九点叔谅来,知布雷在徐村之坟墓立碑、筑围墙仍尚有待。借叔谅、允敏赴九莲村柏庐晤默君,遇赵建新律师(住开元路43 号,电话1994) ,谓水亭子有屋可租,平房十余间,要米二百四十担→次交足,可住二年。余谓气象研究所决无此能力。十点出。至膺白路95 号晤韩祖德夫妇。其夫人乃李立侯之女,于去年在南京被汽车压倒去世,迄今凶于无下落。出至将军路九号晤李鼎芳太太,李己去台湾矣。李夫人姓查,海宁人。十一点半回。
  接教育部转来情报,谓:"自八月廿二日由此间会同特刑庭拘捕吴大信后,坐校长之态度即形转变,甚至包容奸伪匪谍学生之一切非法活动于不问不闻,而对于特刑庭之传讯则加拒绝。兹举其事实如下: (一)被漏网之学生李浩生、楼宇希侦查己到校。由特刑庭传讯,均以未到校拒绝; (二)李雅卿被捕时,自认由朱元明介绍。朱虽休学,但仍潜留校内为自治会工作,经特刑庭传讯,以离校拒绝; (三)吴大信、李雅卿被捕后,亲到拘留所慰问,在交谈中暗示彼等弗自承认; (四)吴匪被捕后,九月十九、廿两日竟由学生决议正式罢课,并印发宣言长期罢课之重大学潮,当局事先不加制止,事后亦未予主谋分子以正式处分; (五)浙大匪谍学生拒绝特刑庭之传讯,并严密校内巡查,预备以武力阻止人校逮捕; (六)十月廿九日于子三自杀周年,举行殉难纪念,有鸣钟志哀、发动扫墓等等,学校当局竟不问闻. .…·无怪社会人士认浙大为共匪之租界。总之各情,浙大当局包容匪谍学生之非法活动,实责不容辞……"教育部将此文附寄外,另有文曰:"坐校长密鉴:兹抄送该校有关情报一件,实情如何,仰即查明具报为要。教育部亥虞(十二月七日) 0 "此项报告当然为俞嘉庸所作。所谓余暗示吴大信、李雅卿弗自承共产党,全属子虚。因彼等自承后则罪名可以减轻。且校中发现共党能剔除,则校中风潮较少。余素来主张,政党不要入学校也。
  接教育部密函 蔚光函 F. Joliot Curie 函(准邹国兴在其实验室工作)
杭   晨微雨56°,下午阴。

  中央卫生实验院防治吸血虫病之徐锡藩君来。
  晨七点起。八点馀至省府晤陈公侠,谈及浙大辅助省府合作事。关于象山港之开发,据云水底无详细测量图。次谈及军统局对于浙大学生不能了解之处。余告以过去如李浩生、楼宇希、朱元明等三人,特法刑庭来拘捕时其人已不在校。至于有时或潜行来校,校中或无所知亦是事实,决无故意放纵留在校内之事。校中壁报确为左派学生所操纵,校中自应加以取缔。公侠对于学校行政之困难颇为谅解。
  余嘱振公与委子匡一谈,并嘱其复教育部来文一稿。午后余并以来文示步青与孙斯大。定明日下午开训育会议,晚间召集学生自治会干事谈话。十一点与孙斯大去看壁报。在《费巩壁报》土见到有捧张学良、杨虎城之文。大致说来,可谓一致反对政府之言论,无怪乎外间攻击"浙大为共匪张目之中心"矣。许多新闻译自《字林西报~,但均为对于政府不利之消息,盖得自共产党广播者也。
  281下午何家大姊来,知元晋与元成兄弟不能相处。元成之四川老婆为人尖刻精明,不愿其母留杭州,故在家啧有烦言。母亲又喜多管事,以致口角。元成现己移住在《正报》社,而何家大姊亦将回绍过年。元成、元晋二人均甚努力,自受余之提拔而学无线电,二人均成家立业。元晋开一无线电修理店,生意颇不错,其所娶四川太太亦能协助修理。元成则在省政府无线电台为报务员,亦有月薪八十元,外米七斗,可以勉强过活。但竟不欢至此,使老人不快,言下流泪不止。次谈及东关老屋自二嫂子住人后,与惠康媳妇积不相能。余前函己指定霞姊住正楼,二嫂住偏楼,但尚有惠成媳住偏楼一间,同时为厨房事亦屡有冲突。昨杨其泳回东关,余己面告之矣。
  浙大会计黄培福自京回。谢觉予不日将去沪转京。王季午与徐君知伤兵将来杭州住浙大医院。四川学生陆小绿、湖南学生杨俊宇、两广学生赵宇口欲分发去本省学校,请教育部分发。
  接Canadian Council of Reconstruction through UNESCO 、硕安函张鸿漠函寄J. B. Conant (Harvard University) 、Ronald Adams (British Council) 拜年片陈剑修函蔚光、希文函硕安函
  
杭   风NW。[晨〕睛55°,中午53°,晚睛50°。
  中央军退出通州、良乡、长辛店。松八岁生日。法律系四年级生邵穆熙来(邵,安吉人)。
  晚约学生自治会谈话。
  晨六点半起。上午接Brentano马书店寄来Rudolph Flesh 著The Plain Talk , 余即以交家玉。因渠明日西湖号车去上海,星期六转南京也。法律系四年级生邵穆熙来。邵,浙江安吉人,谓曾被特务监禁十九天之久,缘渠在安吉时曾组织有青年团体,不久以前因举发县政府科员贪污被撤职,其人怀恨告发其为共党。一人被骗至某处,被监禁。询问极严,并欲以严刑询问,经渠一一承认对方所需要他承认之事始止。后经主管人员再询,始吐实,乃得释放。但谓不得告诉人云云。回后失去青年团团徽一枚,不知何方所取也。中午约默君、允仪、庶为夫妇、士楷、波若夫妇等在寓中膳。缘今日为松松八岁生日,而希文寄了一百元金圆为他做生〔日〕之用,故特备了菜蔬请几个客人。
  三点开训育委员会,到步青、杨耀德、顾俶南、朱仲翔、钱琢如、劲夫、季午、季梁、晓峰、晓沧等。决定发起节电运动,壁报责成自治会有人负责,并定期清查户口各点。五点余散。晚七点召集学生自治会干事谈话,述及今日下午所讨论各点。
  余讲约十五分钟。节电运动,因本年九月电灯用8800 度,十月用11 , 000 度,十一月即用14000 度,而电费每度九、十两月一角七分,十一月一元一角,十二月巳增至六元一角,而十二月之〔用〕电较十一月向例更多。故每月需八万元以上。而每月学校经费只一万二千元,故非减少消耗不可。调查户口,今日诸葛秘书至市长宴会与任市长谈。据云学校可以由校中负责,因此校中不能不尽力从事。预备定期调查员生户口一次后,侯数星期或数月后再抽查一次。壁报,因时有对于危害学校安全之言论,故不能不加以取缔。步青亦加以十分钟之说。学生方面由陈全华、左大康二人发表意见。至九点散。
  寄希文(Rudolph Flesh The Plain Talk , 交家玉转) 寄教育部函
杭   晨晴45°,日中晴,晚月大佳46°。今夜月当头。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与默君,为建筑翼如坟墓及购米事。又寄希文函,告以昨日收到之Flesh 著The Art of Plain Talk , 己交家玉于今日赴沪转〔京〕。曾继锋来,为夫人在医院生产后借款事。近日接宝望寄来之Streptomycin 链霉素三瓶,系九月十二所寄,今日才到。因限于五元之值,可只能寄三瓶,实价每瓶$ 2. 13 ,因美国寄航空,十二瓶共价25.56 元,而邮费共十五元,故由普通邮寄。适以西部美国水于罢工,遂于今日收到第一包仅三瓶,其余九瓶不久可到。今日询杭州药房,每瓶要130 金圆,可见美金已值六十元矣。
  午后三点开行政会议,讨论节电运动。拟定上午至下午一点一律停电,分图书馆不开放晚间,及超支灯头与超出灯数之取缔各点。通过杨士林去丹麦,年以一年薪水七成之补助。下午湘湖农场杨主任来,知本年租谷已收自种者三万余斤,租出五万余斤,尚有三万斤待收。所养之鱼如链鱼、鲤、蝶、蜘、青鱼、草鱼、包头鱼等约有二千斤,定二十号用网牵鱼。决定售与教职员,以七折市价出售,校中用车往载。
  会后至女生宿舍看电灯,知每室五人均有三盏灯,拟定四人一盏,五人以上两盏,不得超出25 watts ,定期查宿舍O 今日收到Time Magazine 二本。
  今年最大之彗星。本年最明亮之彗星在十一月底可以见到,此彗星为一飞机师Capt. Frank McCann 于十一月四日在Caribbean Sea 加勒比海飞行时见到,报告于Miami 迈阿密。十一月七日哈佛大学南非天文台Bloemfontein Observatory Prof.John Paraskevopoulos 亦发现,名之为1948-L ,普通称为McCann-ParaskevopoulosComet。此星于天微明时可见,十月廿七日离地最近,为五千万哩,尾长15°,彗星明亮等于二等星。
  接默君函何植栋函希文函Streptomycin 三瓶(张宝望寄)寄默君函希文函加拿大文教会函
  
杭州   晨重霜42°,晴佳。晚晴佳,月光大佳49°。

  北平已被包围。适之昨飞京,陈寅恪夫妇同行。
  2臼晨六点三刻起。今日发起校中节电运动,登启事于《浙大日刊》上(星期五可登出) ,缘电费日贵而耗电冬季大为增加,故不得不设法取缔。如下表所示:月份用电度数电费$九月85701 ,456十月11 ,4471 ,946十一月14 ,09614 ,800十二月头十四天9 ,86460.170照此用法,则十二月一个月之电费必超出十二万元,即十倍于每月之经常费用也。现每月校中经常费为一万二千元,故昨日行政会议议决三项势在必行。执行时困难重重,因各系只知道自己之利益而不顾学校之利益也。但日后市政府如停日电或分区停电,更有何法足以补救乎?昨日文理学院部份上午九点至下午二点停电,今日检查结果只用了八十度,普通要用一百卅度,省了五十度一天。即每日三百卅金圆,月约一万金圆,等于全校之经费也。学生方面已有感悟,故拟自动发起节电。今日将工学院部份日电自八点至一点亦关闭,省了电灯23 皮、电力52度,而文理院部份亦省五十度,故二部可省去125 度,以每度六元算,即每日750元,一个月二万余元也。
  中膳后至青年会参加Rota町Club 。今日Rip 讲Hindu God "印度神"。又市长任讲演市政近况十分钟,谓第一步增加收入。过去十月份省中营业税,杭市二十万元,而全省不过一百七十万元。自整理后,单杭州一市可得一百五十万元左右。此外自来水。
  接普生拜年片希文函
  
杭   晨晴46°,有霜。日中睛佳。晚60°。
  美国House Committee of Un-American Activity 审询Whittaker Chamber 所指偷窃外交秘密文件: Alger Hiss , Pres. of Camegie Foundation for Intemational Peace 。上午剃头。蒋玉清、石福畴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九点半至青年会,晤田志君医生看牙齿,缘上右牙之牙床又发生炎肿。经田医视看后谓确系发炎,认为左上门牙与右犬牙二者均须拔去,但如何镶法则成问题。第一步须视旬日前在浙大医院所撮X 光照片。
  十点半徒步至九莲村柏庐晤默君,渠方与邵梅记老板及翼如亲戚邵君商谈。
  邵梅记开账单,计围墙(巳减去三分之二)、祭台、上坟路及圭表与祭堂共十四万八千元,而祭堂占半数。至于前所得70% 约上所订之三万五千元之材料,渠只云以七万元抵,如此尚须给邵梅记七万元。默君意欲所购物作价十二万元,邵梅记不肯承认,后默君谓祭堂可以不做,如此减少半数。而做坟之工程原未开在内,据邵梅记云,须三四百工,约一万余。余谓如去祭堂而添坟之工程,则给邵梅记以七万元之材料即可双方兼顾,邵梅记尚未允。
  十一点,余因要走回校遂先行。自开元路至环城西路,穿小车桥、武林路而达法院路到校,计四十分钟。下午二点,雨岩之孙侄女蒋玉清及石福畴来。蒋谓于雨岩送葬时曾见到〔余〕。渠二人均向在镇江江苏医学院,石于民卅一年毕业,专门皮肤科。近以吴定安去美国留其婿家不愿回,代理校长洪式间又病,故校中无人管理,遂等于无形停顿。现二人住其同学姜同瑜处,即吴牙巷38 号宿舍也。石希望在浙大作事。下午四点卢嘉锡来谈,知星期日将去厦门,但船票未定好云。晚招士樵来,嘱其令丁应豪至寓,将士芳所要之冬衣一套及默君所写之宇交与三门县政府士芳处。
  接赵九章、韩庆潦、吴公权、孙毓华函
  寄金克南函
杭   晨晴54°,下午热,下午晴62°。

  徐钟济来。晚黄炳坤、童丽芬在"高长兴"请晚膳,为其儿弥月之喜。
  晨六点半起。上午九点至青年会看田志君牙医。十点半因。步青借统计处之徐钟济来谈。徐与王爱予为同学,在英国学统计,系江苏泰县〔人J.因疏散来杭。
  邦华自其家漂阳回,谓京杭国道上自京来杭之车络绎于途云。作函与俞鸿钩,询前移存中央银行之八百美金如何迄今已一月余杳元消息,而美国方面学会与书坊之索款书迭次来催元以应。故拟请渠说明一办法,另函张忍甫亦为此事。
  余在晓峰处见叔谅一函,颇怪浙大不将所谓职业学生严办。实则此事叔谅离校己久,不悉校中情形。如叔谅能回杭后至浙大任训导长,便知此中困难矣。俶南与步青均思以德服人,若用以力服人办法,则同事中即有不赞成者。步青只允担任训导至一月份,故叔谅来杭时,如时局不恶化,可请渠继任训导长也。、得杨绰庵寄来袖珍卅八年日记簿,颇为适用,内有铁路、水运、航运里程表及中国粮食出产表、人口密度表等等。
  午后杨士林来,嘱作函与Kaas Clauson ,因渠将赴丹麦。姜淑雁来,要余作函与George Harris ,因渠将〔赴〕美国,带小孩二人至其夫叶楷处(现University of Kansas)。晚六点走至延龄路、仁和路口高长兴酒店,今日黄炳坤夫妇请客,到客三桌,遇陈乐素、沈鲁珍、顾俶南、季梁优俩等。八点半走回,计卅分钟。昕Voice ofAmerica 美国之音广播,知蚌埠己放弃,中央军退至张八岭一带。阅Henry AaronYeomans 著{Abbott Lawrence Lowell 传》。
  接张孟闻、希文、钟仲襄函张宝垄(寄Yeomans Biography 0/ A. La即re~e Jjo~ell)寄陈叔陶、韩庆潦、吴公权、何植栋、汤吉禾函寄俞鸿钧函杨绰庵、张忍甫、希文285
  
   晨雨58°,日中雨,晚57°。
  拔去上左门牙一颗,原有上右门牙(假牙)亦一同拿去。赵九章来杭。
  晨七点起。八点半在微雨中走往青年会,晤田志君医生。余上右门牙于三年前拔去,在南京何英祥处装假牙,时约在1946 年八九月间,迄十一月去巴黎、伦敦。
  去年到美国剑桥Dr. MacDonald 为余诊牙时,所装假牙尚未有问题,故不之动。六月回国,八九月间牙床又肿,乃看杭州李培德医生将假牙拿出另装一个,半年中元问题。近来又时时发生牙床发炎问题,因所装假牙在牙根处,食物易于搭住,故常发炎也。与田医生几次商量,最后决计将左上门牙亦一并拔除,另做Bridge 。余上门牙本生成暴露,四十年前母亲常教余以献之,因门牙暴露极不雅观,但卒无效。
  今日田医为打二针拔去,毫不觉痛,亦不出很多血。苏东坡谓欧阳文忠面部"面白于耳,名满天下。唇不掩齿,无罪得谤"。余办浙大颇为宵小所不谅解,横逆之来有自,决非拔一齿所能为力也。
  十点走至九莲村,途遇程孝刚,十余年不相见矣。晤默君,正与王永熙讨论石匠筑坟事,谓邵梅记已说定愿以前拨三万五千元打围墙及造路、筑平房三间云云。
  走门途颇泥泞,但胜遵义多矣。
  午后三点僧允敏至灯芯巷李树化处,送Porte Wine 二瓶、白糖五斤、袜子四双、shirt 二件,为本年宁宁、松松二人学琴之费用也。出至上西大街62 号晤吴学义(仲常) ,其夫人兄、妹家均住此。夫人王姓,义乌人。五点回。晚八点九章自沪来,知所乘西湖号车于八点出发,原于十二点可到,但在宽桥等处等待,直至七点〈至〉〔始〕到云。据云研究院除历史所移台湾外,余均集中上海。本栋近来胃病查出有Carcinoma 癌症,且已有肠与项,恐为不救之症也,其病类似羽仪。九章患狭心病Angina Pectoris ,而张怪哲则患吐血及胃炎,何病之多也。八点三刻借九章至田家园寓医学院。九点一刻田。
  寄杨绰庵(谢送日记)、George Harris (介绍姜淑雁赴美事)
杭   晨雨56°,中午睛,下午阴,晚62°。
  今日湘湖农场送鱼千九百余斤到校,与福利委员会以七折售与教职员,自二元八角至四元不等,以包头〔鱼〕、链鱼为多。
  晨七点起。九点至青年会看牙医田志君,作上门牙之石膏模型。十点半回。
  与九章至工学院及图书馆一转。九章于二十年前曾在工业专门〔学校〕为学生,后以思想左倾被校中所知,几于开除,故离校。但目前可称为右倾阶级矣,可知左倾、右倾于年纪大有关系也。
  中午约九章在寓中膳。膳后渠赴范绪寞处,因二人为清华老同事也。作函与宝壁,渠现在华府Weather Bureau 气象局看图书馆所存记录。据〔谓〕上月在Indi咽ana 大学S. S. 飞Tisher 教授处,相处极好。缘Visher 方得了美国地理教师学会DistinguishedService Award of National Council of Geog. Teachers ,故宝望在渠家留至廿三天之久云。又函赵如兰,谢其购置Phonograph 及唱片。接熊十力自广州来函,谓途中所见,谓"中国人无论有知、无知,均元念乱之心与畏祸之感,只是麻木酣嬉、无知元觉。如此以往,种类即存,决当万世为奴。……此番又重有所感,窃欲以学会一类名义结集小数人,徐图扩充"云云。目前欲以学会相号召,恐甚不易也。
  午后仲翔来谈,谓收发室所收到有汇票之信件常为人窃去,前有学生带二金元汇票为仆人所窃后己开除,近王仁东寄其太太信中有二十美元,收发室送到,已不翼而飞。最近又有被拆情事,显然有人开拆,责令方福祥、些士樵二人负责赔偿云云。又中膳后出纳室吴月峰来哭诉,谓束星北之小孩与渠家小孩相打,束不明皂白,前往吴宅打渠之颊云云。晚杨行亮送鱼二条来校。
  接家玉、硕安、宝望、中国银行(温)、熊十力函
  寄Niels Clauson-Kaas (Denmark ,交杨士林带去)、张宝壁、赵如兰函
杭州   晨雨58°,上午雨,下午微雨,晚56°,子夜后雷。

  日本战犯士肥原、广田、木村向美最高法院上诉,廿日以六对一票否决,故将拒绝受理。赴港中航机失事, Quistrin Roosevelt ,彭浩齐(学沛) ,学生者卅五人。翼如墓旁联:史献开国,柱下犹龙。勋德在民,天际翔凤。默君拟稿。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乘长生包车至青年会看田志君牙医,作上门牙之石膏模型。余告田君谓明后日将赴上海、南〔京],渠谓一二日不能做得好,故须于沪回后始可,镶上总在年底矣。回后晓沧来谈,默君嘱赵卿带函来要余写翼如墓旁之联,余嘱罗韵珊书写。昨午束星北手捆吴月峰颊事巳引起多数职员之愤怒,余劝增禄要星北道歉了事,但学校不能为此事而出面也。为介绍次仲至台湾大学教法律,今日作一函与傅斯年。
  傍〔晚〕杨行亮来报告,谓萧山县有人人湘湖农场来筑路,余电话张文理瞩制止。今日见报载教育部有令各大学合并及迁移之计划,余乃决定星期四去京一行,约九章在沪先购卧车票。晚阅Yeomans 著Abbott Lawrence Lowell 。
  罗惠尔校长传(1856 1943) 。氏毕业于哈佛1877 年,成绩并不甚佳,但法学院则以第二名毕业。1909 五月继Charles W. Eliot 为校长,与Eliot 政策不甚相合。
  Eliot 希望Jerome Greene 为继任人,但Harvard Corporation 选定Lowell ,由Board ofOverseas 同意o Lowell 不甚赞同无限制选课,且注重成绩。氏最初即同情于学生,颇愿采纳学生之意见,在任内提倡Concentration 制度;成立导师〔制J House System;阻止运动之专业化; General Exam 之实行;力主张请全国最有名教授;维持言论自由。
  东条英机Hideki Tojo土肥原贤二Kenji Doihara板垣征四郎Seishiro Itagaki松井石根Iwane Matsui寄希文、温甫、小波函孟真•木村兵太郎Heitaro Kimura广田弘毅Koki Hirota武藤章Akira Muto
  
杭   晨大雨56°,侵晓有雷电。
  塘沽失守。孙哲生组阁(孙阁名单见下)。教部修正大学院系科目: (1)注重基本训练,减少必修学分,集中科目;(2) 各院共同必修科国文、第一外国语,各八学分; (3 )学系不得分组;(4) 共同必修科在大教室内教。九章去沪。陈乐素来谈。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至青年会看牙医田志君,余欲交治疗费,渠不肯接受,云待门牙配好再说。将来只能送物件礼品也。至慎大购面包,十月底十四两一个面包售23 ø , 十一月中即售四元,现价相同而小。白糖则价已增,旬日前车糖五磅廿五元,现为三十四元矣。芝麻酱(童天润)旬日前每斤六元,现为七元二角矣。回。
  陈乐素来谈,知杭州、I{ 大华日报》载,政府派飞机抢救教授,廿一日已载出国立院校梅贻琦夫妇、李书华、袁同礼、张其如(北大)、英千里(辅仁)。惟乐素之父亲援庵先生为辅仁校长不见姓名,乐素颇为怀念,欲余至京探询英千里或胡适之。前日柬星北捆吴月峰之面,经增禄之劝告,已在《日刊》登道歉启事。下午三点开行政会议,通过节省印行讲义,及节电委员会所通过各点省电办法。余并报告明日决计去京,因新阁业已组成,教育部长已易人,而复有迁移、合并院校之议,并索一至三月份之经费,将其寄杭中行以备不时之需。决定在南面体育场之缘边筑一短墙;来年元旦不作团拜,亦不另作庆祝仪式;不用仪器及重要名册、成绩,可装箱放图书馆。节电运动结果,约可省电三分之一,即每月四千度至五千度,值三万元之谱也。
  晚八点半学生自治会向惟泼、包洪枢、左大康等数人来见。余以今晨与包、左二人巳谈过要去京之事,故拒不见。不料九点半又有助教三人,代表讲师助教会来。余下楼与谈,均系不相干之事,其目的乃是要余见学生。故渠等去后,学生代表十余人来,即来要余弗去南京,为余一离校,校中不免恐慌。余告以星期一二即回。且此去为报载各大学、院有合并、迁移之谈,而政府正在改组,故不能不往云云。渠等遂去,时己十点矣。
  今日报载孙哲生就行政院长,以明令发表之阁员如下:外交吴铁城,财政徐堪,交通俞大维,内政洪兰友,国防徐永昌,教育梅贻琦,卫生林可胜,司法梅汝嗷,粮食关吉玉,社会谷正纲,水利钟天,心,地政吴尚鹰,侨务戴愧生,工商刘维炽,资委会孙越崎,尚有不管部之政委张群、翁文顿、陈立夫、张治中、朱家韩、张厉生,副部长吴铁城兼,秘书长端木↑击。
  接希文、俞鸿钧寄士芳
自杭至沪    晨雨,日中雨。晚八点后在上海大雨,53°。

  日本战犯东条英机、士肥原贤二、武滕章、松井石根、广回弘毅、木村兵太郎、板垣征四郎七人今日在东京绞决。日本人民数百万将应MacArthur 麦克阿瑟之请作和平祈祷。松井、土肥原均忏悔,希望中日和好。
  晨天黎明六点后,即闻学生脚步声,知有异。六点半即起。家声来报告,谓有学生来见余。余洗盟后下楼,见有学生约一百余人,由向惟没报告,谓学生不能安心在校读书,怕余去京后有危险或不回。余告以不能不去,因迁校问题虽校中不愿提,但教部有否办法不能不面询,且一、二、三月份之经费亦未到,不能不去索。但学生中曾有要余不去者,余颇愤'慨,告彼等:汝等不得包围校长室使余失去行动自由。余今日必去京,否则余不负学校之责。彼等大部散去,尚留二十余人。余再与彼等谈十分钟,乃早餐。学生推向惟泼、吴大胜与余同往。余谓渠等二人往京,余不反对。八点趋车至良山门,因城站人多,故上车已改良山门也。~陈柏青与陈柏森,未几车来即上车,约8:40 车开,与原定钟元差。路上略有停留,但一路顺利,远较余所闻者秩序为佳。中午一点至西站,别柏青,与向惟泼、吴大胜二人同乘车至祁齐路320 号中央研究院。在〔火〕车上,柏青告余以十年前在浙大之司机张侠被开后,忽大得法,曾在云南经商,又为中纺之青岛经理,后娶皮皑白之侄女,在青岛自称浙大教授、为中大校友会会长。但近与其妻将离婚,事近《儒林外史》中一类人物也。
  抵研究院后,与化予、九章谈,知本栋之癌症已在腹部、项部取片切视,检定为Malignant Sarcoma 恶性肉瘤,且有已到Metastasis 转移之危险。余等至附近中山医院第七医室355 号头等病房看本栋,适己人睡,乃下楼。据云每日住院费320 元,饮食、手术、药品均不在内。晚遇萨太太(黄搬慎) ,知渠定廿九号借本栋坐PanAmerican Airway 泛关航空公司飞机赴加州大学医院,但以未得赵忠尧一万美金之保证,故手续未全, Visa 等均办好。余允明日赴京告钱临照(代理总干事)。四点至白利南路研究院晤子竟,为九章向工程研究所借屋数间作气象所办公室。在此吃稀饭后,参观工程研究所,见气象所之箱子正在移人纺织馆。五点至高安路14号叔永处晚膳。膳后至研究院。九点半至北站。
  
南京   Christmas Eve晨雨。日中雨,骤冷。下午41°。晚八点半39°。
  
  蚌埠前线积雪半尺。昨上海挤兑黄金达十万人,被践踏死者九人。按官价每两二千元,市价三千七八百元;银元官价二十元,黑市四十元左右。
  昨晚十一点一刻车开,仍能按时刻进行。晨五点半即醒。六点半到龙潭。天未明起。外间温度骤低而雨不止。七点十分车己到站。下车见吴大胜亦同车来,谓向惟波已回杭云。出下关站后见陈德洪与刘福藩二人来接,即乘车至中山〔北〕路山西路口气象局。时蔚光方起,与谈片刻,知王炳庭、茹礼恭、卢温甫尚留京,而李鹿苹则已赴广州。余劝温甫,谓台湾不可不设一分台,以备交通部万一迁台则有立足之地。
  九点至文昌桥晤中大校长周纶阁,知中大已放假,学生三千七百人中己走千余人。教员人发二月遣散费外又一千元,学生坐火车至株州只四十元而已云。中大己派范存中至台湾,胡肖堂至福州,另二人至广州。但迁移计划不易实行。余告纶阁,谓乘此时机应将小营国防部之建筑与地皮与中大之三牌楼地八百亩对调,庶几文化机关与军事机〔关〕可不在一起。但据云中大附中停课后即为空军所占,成贤街宿舍三幢中大付款赎回后,又住军队家眷矣。乘中大车至赤壁路三号晤梅月涵,遇顾毓瑰,知昨所发表教育部长,渠决不就。月涵并谓清华己继续上课,谓迁移不易成事实。但谓渠之来京,事先已有决定云。晤适之,询以陈援庵是否南下。据云名单中原有其名,但渠不愿离平,天津方面航运仍通,南开诸人可来云。出至教育部晤驷先、立武,各谈数语。遇韩庆漉,谓将就国立师范学院事,甘八到杭州,托谋下榻之地。晤唐培经及马小波。适家玉来,遂借至医务组晤戴天佑不值,与周君谈片刻,为杭收容伤兵及药品事。僧家玉出,约明晨乘钱塘号赴沪。
  余至研究院晤钱临照,谈本栋癌病事,并交九章所带之款。钱告余以本栋领得护照之情形,值王雪艇最后一日到部办公也。谓研究院移粤、移台均不易。十二点至北极阁上气象所晤陈宗器、宛敏渭,见图书馆中书柜已全空。十二点馀回轩中膳,并至"小苏州、1" 购面包,每枚五元。晚约希文在局中晚膳。八点吴大胜借物理李寿楠、殷鹏程来,据云浙大毕业生在化学所者有余柏年(化工廿五)、气象胡岳仁、动物顾国彦等云云。
  
  
南京   至杭州晨阴39°。
  (南京)物价叉开始大涨,上海米价每石骤增100 元自340 → 440 ,因黄金、银元暂时停兑之故。
  晨未六点即起。时天尚黑,而电灯已无电。昨子夜时忽房中电灯大明,至侵晓要电时又无电矣。南京之电灯用处盖极少,远不及杭州之佳。即以上海而论,法租界之马路上电灯亦极黑暗,不及杭州也。未七点,吴大胜亦来。蔚光与余同时起身,吃面后家玉亦来。七点借家玉、吴大胜乘Jeep 车赴下关。余与家玉坐钱塘号头等车,吴坐二等车。车虽不对号,但位置头等甚空,二等亦不算挤。
  在车中遇李润章,渠与梅月涵系同时为政府派飞机所接出者。据〔云〕陈乐素之父亲陈援庵之名原亦在被邀请飞京之列,但坚不愿来。润章谓傅作义之四军兵可以对付聂荣臻,但林彪兵到达后〔则〕不能抵抗,故不能不人城。谓北京有十万大军与百余万市民,粮食颇成问题。清华、北大、燕京均已上课,渠允不久至杭小住云。在车又遇史汝橱,现在中国农业机械公司任事(号方舟) ,办事处南京大光路27 号。方成立可工作,又值此变乱迁移广州,渠则暂在苏州住家,在上海中正东路1314 号办公云云。车至无锡后即挤,苏州后更挤,于下午二点一刻到上海北站,较原来迟三刻钟,在站与家玉告别。
  余原定如车迟到则在上海停留,现车既迟到有限,故决计乘原车赴杭。钱塘〔号〕应于下午二点半启行,但在站停一小时余,三点四十分始出发。天气阴雨而天又渐黑,故车行极缓,在嘉善、嘉兴间又等东行西湖车十五分钟,故至嘉兴已六点四十分,映石七点半,长安八点十分,过觉桥己九点十分。幸至良山未停,于九点半到城站,误点二小时半。别吴大胜,雇一洋车至校。正九点五十分,时允敏尚未睡,因今日团契举行圣诞节聚会也。允敏为余烤面包、作奶粉汤。十点半左右睡。
杭州   晨阴雨41°,日中阴雨41°,晚41°。

  旬日前荷兰军队在爪哇夺取荷印首都Jogjakarta ,并掳取总统1. R. Soekamo 苏加诺及首相Mohamed Hotta。今日UNO 之Security Council 联合国安理会,限廿四小时以内释放彼等。
  晨七点十分起。上午作拜年片若干,均以回答来信者。九点馀借允敏、松松赴法学院人类学系所举行之台湾高山族文物展览会。高山族亦为蒙古种人,但恐杂有马来种,头较汉人为长。今日所展览者乃无锡丁惠康博士(丁福保公子)及庄学本所藏,有武器、装饰(贝类、蛇皮)及日用品如竹篓、烟斗等。高山族并无文字。
  出至法学院图书馆,吴均一在系中,李浩培在院中。十点借允敏赴学士路陈乐素家,告乐素以余赴京后曾晤适之、月涵、李润章等,渠等均谓陈援庵先生不愿离辅仁而离平,故政府曾以飞机去接而渠决计不南来,遂任其留北京云。据目前看来北京当不致有战争,因两方均在避免也,谈半小时。
  至九莲村晤默君不值,遂至慎大、冠生园及晚香斋购糖果,为过年用。近日又金子、银元停兑,故物价又大涨,五日前白糖尚只卅五元五磅,今日己五十七元矣。
  宁波年糕亦由一元六角一斤涨至二元四角。十二点回。午后阅刘献廷《广阳杂记》。此书十五六年未阅,其中有不少迷信,但亦有极具价值之议论也。
  《广阳杂记》卷三梆州地当骑田岭盼,高在天表。相传梆地与南岳祝融峰291齐,理或然也。有转水之车,设架置轴,贯二轮于轴端。轮周列三十幅,桓藤为之,以凑于轴。编竹为方列,置之两轴之间以为齿。以水之高下为低昂,没于水际者十之三。齿端横竹筒如辐之数,外轩而内鞋。轩者低,留节而窍其程之端,顺水之势而斜带焉。揣水激其药,茹行而轮动。水只知带茹而流,而不知到之反出水而上矣。只催前茹之上也,而不知后茹之复水而下矣。只知带肃而动也,而不知筒之己携水而升矣。筒既携水而升,势既低斜,水必下注。迭出迭人,迭注迭转。刻木为槽,槽于轮旁以受水焉。承之以视,分灌田间,名日筒车。此法不用人、牛之力而水自升,亦水法之最善者矣云云。
  接次仲函Information British Embassy 、王友鳖、希文、田豪征、徐仲年、章斐、马秀卿、袁嗣良函D. A. Gegg (Science Office , British Council , Shanghai) 、士芳寄章斐、英国使馆、王友樊、马秀卿、Miss SHMA (412 Swinwongse Road , Bangkok) 、李伯纶
  
杭   晨阴雨40°,日中阴41°。
  荷兰兵几占全部爪哇。湖北襄樊危急。
  晨七点起。寄次仲、李今英函,又拜年片若干张。将冬制服一套送给士芳,此制服系西北呢绒公司所织羊毛,驼绒里子,民卅四年允敏在遵义为余制。不久抗战胜利,校迁杭州,故余只用过一个冬天。衣裤均尚九成新,今日交由中正路之公路局会计带交三门县政府,连信一同带去。
  九点半至青年会晤田志君医生,配门牙之Bridge o 据云星期三再去一次可以试戴矣。谢幼伟来,为束星北要还熊十力屋上之瓦事。邦华来,谈关于萧山县知县华国漠偏昕地方人士虞协等之议,擅人湘湖农场造路筑堤。今日沪、杭物价普遍上涨,上海米己至每石五百元之谱,杭州市上己见市民排队要平价米。履霜坚冰至,可不惧哉。与仲翔及荣南谈,定于廿九星期三发新年一月份薪水,因目前大家又等钱用也。自治会左大康、郑永年来,云今晚六点有干事会,邀余到会。余以湘湖事须与邦华商谈故未允。缘萧山县政府华国漠擅作主张,不得校中同意,擅派人至浙大农场筑路打围〔墙〕。今日与邦华商后,决计见陈公洽,拟将浙大农场二千亩地除一二百亩作实验外,馀交与自耕农,浙大负监督之责而已,省得地方士绅之垂涎,思各分一窗也。
  二点开行政会议。报告去京之经过情形: (一)政府并无令各大学迁移、合并之意; (二)教部发卅万元,连银行透支尚存二十余万,勉可以发一月份薪水。至于一、二、三月份经费支付书,向例每年年初均略迟延,大约于一月初十边可到云云。
  决定庆春路校中大门旁小屋二间现为外文戏剧班及另一舞蹈班所占者,分配作储藏室;原有储藏室作校工〔室J ;龙门书局另订合同,始可租屋;杨新美太太返里后,其所出之屋,与法学院陈柏心屋住(投票决定)。晚膳后晤刚复,谈至八点。
  寄次仲、李今英、希文士芳冬制服一套(交由中正路公路局章会计转去) 寄姚尚午(并洋一百元)
杭   晨阴40°。

  Rear Admiral E. M. Zacharias blamed blunders of Yalta on U. S. intelligence reports whichverestimated日本军力,他说罗斯福的顾问急于要令俄国加入战争(按Alger Hiss 系俄国奸细)云云。傅作义部下放弃张家口。宁生日(十八岁正)。张雯(演参)来。
  晨七点起。上午邦华来,谈华家池农场事。目前浙大名下尚有二千亩之田地,因萧山士绅虞协规舰甚久,蓄意攫取。其目的亦非为萧山之平民,欲假借学田等名义以肥私人。故与邦华谈,校中过去将湘湖收化,尽数充作农民公益之用。现既有此等地痞之刁难,拟将农田尽分给农民,以符中山先生"耕者有其田"之宗旨。邦华又谓陈鸿造以华藏寺之屋房主要收回,渠又为广东人,故有他去之意。余怪邦华昨天未到校舍委员与行政会联席会议,不然杨新美之屋可分给与鸿遥也。
  中央大学张雯(演参)来,知中大迁校,理、工、农、医实无法搬家,且范存中到台湾后觅屋无着落。政治大学派刁作谦赴广州,亦无结果。可以〔见〕觅屋之不易,迁移之运输更难矣。接黄俊而(阿朋)自香港来函,羽仪太太一行十四(七日离杭)到广州,十九到香港,住其叔父所开淘化大同厂。余前托张宝望在美购Streptomycin链霉素十二瓶(后又加三瓶) ,前次己到三瓶,去关税卅五元。近接邮政局函云上海海关谓尚有三包(内盒)已到,要输入许可证云云。今日请浙大医院出一证明书。
  四点约仲翔与邦华晤省府张文理,谈萧山县县长华国漠擅人浙大筑路事。张对于此事全不接头,陈主席去浙赣路未回。故遂与邦华、仲翔晤建设厅厅长贡沛诚。余告以华国漠如此目中元人,擅在浙大筑路,其目的全系为讨好于萧山之少数士绅,对于浙大过去水利上之功绩一概抹杀,而妄称欲筑堤垦荒,全系抹杀事实。
  贡允于日内即〔与〕邦华同往湘湖察勘。五点,余与仲翔二人先回。晚膳后借允敏、松松至吴牙巷晤蒋玉清不值。晤么枕生,见墙上电灯开关忽有火花,乃一路电线保险丝忽断,大概系有人偷装电炉也。现吴牙巷住卅五家,尚有南京及他处逃难来者十家,每月用电费六千余元,大家不思节省犹可,而不顾走电危险,全屋只一大门,真炭炭可危也。
  接黄俊而函Prof. Ju-Chin Chu (Washington University , St. Louis , MO)寄羽仪太太、谢觉民(Syracuse University) 、Prof. Ju-Chin Chu 、吴正之函293
  
杭   晨阴40°,Alto.Cu 1°,Calm。九点起雨。雪。晚大雨。

  中午后大贡沛诚夫妇来谈。蒋玉清夫妇来。贡沛诚、李季谷二君来。森森、安安来。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至青年会晤牙医田志君补门牙。十点半田。建设厅厅长贡沛诚及其太太(含松)及陈克宣〔来〕。贡厅长谈及省长陈公洽已去街州,故昨日决定今日暂不去湘湖,侯陈主席回后与面谈再去。但昨贡己打电话与萧山县县长华国漠,嘱其在浙大湘湖农场之工事暂时停止进行。贡厅长并谈及要介绍一浙大农经毕业生为第四科科长以便联络,其所管事系油、茶、丝、棉之生长等等各事云云。贡之夫人亦为东大毕业生,陕西人。
  接Dean Howard Preston 电话,约于元旦中午在车驾桥五福街Presbyterian MissionRev. 长老会牧师Vannevar 处中膳。余请李浩培约Preston 于星期五来校讲演。
  午后因复British Council E. Sowerby Drake 函,特至银洞巷八号晤戚叔含约定如何回法,因日前向英国聘人实不相宜也。来去均在大雨中。回。作函与SowerbyDrake 及u. S. Educational Foundation 美国教育基金会之George L. Harris 。渠来函谓Prof. T. Trewartha 原定明年二月来,现已作罢云云。余即复一函。
  四点馀森森(邵天宜)借蒋硕安来,系由上海开新购Dodge 车来者。八点半出发,三点即到,闻出发时上海为晴天云云。安安因镇江江苏医学院无形中停顿,渠算四年半结束下学期,在浙大为实习医生。森森则在暨南大学为一年级生,现亦放假。谓上海各国立大学均无迁校之计划云。余询安安以硕平所介绍于希文之女友。据云姓齐名希如,与安为幼小同学,后去瑞士,与硕平等进瑞士学校,习家政,但以受剌激故神经失常,时时嬉笑。又谓能能己去广州,因中央航空公司己迁移,而其丈夫王镇宙则在上海住古神父路51 号云。
  接士芳寄钟仲襄、士芳、李季谷、陈裕光、中央银行、蒋子奇函
  
杭   雨终日。晨42°,S 中43°。
  埃及总理Mohamed Fahring Norkrosky Patha 为Muslem 8rotherhood 青年会员Abdul Hamid A. Hassan 所刺死(十二月廿八日)。今年政治上人物刺死者,尚有Mohandas K. Gandhi 及CountFolke 8ernadotte (UNO) 。陈其可来。
  晨七点起。硕安在寓早餐,餐后雇车送硕安至田家园浙大医院人院作实习Intem。九点与仲翔谈,现在校中各部定《日报》至七十五份之多,每月费六千七百卅六元,开春报价必涨,尚须增加,故实有节省之必要。吴牙巷用电各家不自留神,因之电火浪费甚多,月计六千余元,有若干家不愿出费,因之实有装表之必要也。中国人之缺乏组织能力到处皆然,实则卅五家住户可以组织互相监督,则用电自少矣。
  十二点借允敏与周子亚乘车赴青年会,参加RotaηClub 之Ladies Noon Meal 。
  会长李培恩因事去沪未能到,蔡竞平( Cabbage) 主席。各人各带礼物一事,有女客者每客亦一名带一份,计今日到卅八人,由各人抽签得礼物,余得Gillet 纸盒剃刀一把,允敏得西湖小幅风景绸织品一件。次游艺,由Mr. Holland 主持。二点散。
  今日中膳各人出膳每席念元。二点半回,周子亚与刘太太同回。
  晨陈其可自苏州来,渠长昆山中学兼苏州社会教育学院教授二事,近均已辞去,欲在浙大谋历史教席。余告以浙大目前无历史教员添人之需,嘱其径向晓峰一谈。下午阅David Bru川I部驷先辞部长F职、后,梅月涵不就,现由政务次长陈雪屏兼代,高等教育司与总务司统将易人云云。
  接Mrs. Howard H. Preston 接张继志、汤吉禾、徐洽时、陆希舜、周其初拜年片
  寄希文函George Harris 、E. Sowerby Drake 、中央银行
杭   晨雨46°,气压29.65"。下午阴,有转晴趋势。
  下午Dean Howard Preston 演讲。晚间约默君等在寓晚膳。晚戴轶群请客,以家有客未往。
  希文来杭。
  今晨侵晓五点忽闻猫大叫,宁先起,余起视之,乃龚司务之猫来房中与吾家猫相斗也。余起逐猫,碎一玻璃窗。又睡,至七点起。日来苦雨不止。前日下雪后以为天可晴,孰料下午转雨,而气压降低。今年冬至打雷。冬季有雷,乃久雨之兆也。
  九点半至青年会看牙科医生田志君,余告以门牙上后觉有二种不便:一,下门牙顶住False teeth ,二则上牙床吃过东西后易于受食物在内。今晨田医将下门牙磋去几厘,而将假牙齿用水〔胶〕泥封后,但余中膳、晚膳后仍觉牙缝间夹了许多东西,总是人为的牙不及天然的好也。田医不肯收酬劳,所以拟写横幅送他。十点半回。
  午后二点请Dean Howard Preston 在法学院作- Forum 演讲,题为Price Controlin U. S. during War Time "美国的战时物价控制"0 Preston digress 题外话甚多,但所讲者关于统制物价者尚少,而对Federal Reserve Bank 联邦储备银行、Taxation 税收、Bonds 债券所讲较多。谓美国currency 货币发行二千四百亿元而准备金亦相仿, Federal Reserve Bank 如我国之中央银行,但非政府所有。且政府不能向FederalReserve Bank 借款,可以购政府之Bond o Tax 方负担亦大,如抗战期间每年最多之National income 国民收入146 billion ,但T缸得了1/4 ,如Prof. Preston 每年要付1600 元之税。Bond selling 在美国并不强迫的, OPA 于June 1946 后废止。嗣后物价渐增高,利息在战时只lX %,国家的债每家要到6,060 元云云。今日在会议室295讲演,只到法学院同事,允敏与严仁赓太太亦到。五点散。
  希文自京回。昨六点离珞咖路,八点下关上车,次晨到沪,下午三点至杭。在车上未能吃东西,甚至元水可饮云云。默君与森森亦来,未几石福畴、蒋玉清夫妇亦来,并约徐晓同晚膳。余等祭祖后即进晚膳,并吃年糕。
  接吴崎、萧山田粮处、傅孟真电 顾贻训、毛振琮结婚函
  寄陈柏青函(为滕和卿事) 孟真电 Dean & Mrs. Preston